CTP跑團紀錄

與佳涅宛、雪崩騎士團聯軍的獨立戰爭終戰20年後,帕先迎來了新的希望與威脅
回覆文章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26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CTP跑團紀錄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 CTP-Age 1
      CTP-A1S0
      CTP-A1S1
      CTP-A1S2
      CTP-A1S3
  • CTP-Age 2
      CTP-A2S0
      CTP-A2S1
       CTP-A2S1-1:比武大會、國家計畫、評定
       CTP-A2S1-2:農娜與維加德、龍骨商會、切割亨利卡斯、葛蕾塔與艾達斯、鐵水鎮之戰
       CTP-A2S1-3:梅琳娜、梅奇德拉寇、岸防軍、亨利卡斯、婚禮前夕
       CTP-A2S1-4:中場、女武神、礦山、結算
I am mean and mean is me.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26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A1S0紀錄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Record-A1S0.txt
==============================================================
Guild: Chronica Terra Paseinum
Channel: 文字頻道 / ctp-a1s0
==============================================================
 
Spoiler:
GM:               Tropicalo
CDB龍骨商會/赫萊佛:      Saxton
CLD拉德斯之環/艾達斯:     Anka
OGW黃金之翼騎士團/亨利卡斯:  Vincent
 
==============================================================

GMTropicalo:差不多可以來開始了
  不要擔心,我會很溫柔的,大家系統都還不太熟(包括我),
  但我們都對PbtA有一定程度的認識,讓我們一起玩出點什麼有趣的故事吧
  👍 (2)

GMTropicalo:第一個場景我有兩個想法,
  一個是黃金之翼騎士團沒有能夠準時盼到應該要帶來Amber的龍骨商會的貿易船
  於是派出亨利前往商會的礦山城去關切。
  另一個是礦山城的礦坑被不明怪物攻擊,
  於是派出赫萊佛帶著怪物留下了線索,前往拉德斯之環去請求這些秘術高手為他們解惑。
  你們喜歡哪一個

Vincent:1
Anka:1

GMTropicalo:標準答案應該是:「小孩子才做選擇,我全都要。」

Vincent:突破盲腸

GMTropicalo:我們有聊過黃金之翼騎士團現在為什麼缺amber、wealth和luxury嗎?
  Amber最簡單,是因為龍骨商會礦山出問題
  wealth好像是支援國政花太多錢?
  沒錢就很自然沒辦法提供luxury
  這樣是嘛

Vincent:缺財富是因為都拿去全國建設,等於是舉債中
  然後也是因為都在忙著工作,很少享樂

GMTropicalo:嗯嗯
  在這種狀況之下,龍骨商會的貿易船又沒有帶來琥珀,
  讓你們陷入了更大的危機,畢竟在這塊寒冷的大地上,
  製作各種護符、施放各種魔法,都需要琥珀,
  琥珀作為最重要的一種寶石,是帕先人不可或缺的玩意兒
  於是艾瓦索羅就派出手下的第一幹將
  亨利卡斯
  讓他趕去龍骨商會一趟了解到底是什麼狀況



*Move: Zoom In*
GMTropicalo
  像這樣把故事拉近到人物視角時,系統稱作 Zoom In,
  我們先來看一下Zoom In的規則

  Zoom In
  當故事圍繞在某個特定派系的人物身上時,說明該人物現在身在何處。

  1. 派系玩家可以請求仲裁者的NPC支援。
  2. 該玩家解釋他們準備做什麼。
  3. GM描述環境,或是問玩家關於環境的問題
  4. 其他玩家可以創建或是使用現成的快速人物加入隊伍
  5. 人物們依照派系的資產選擇裝備
  6. 開始

GMTropicalo:這次先跳過1.~4.,因為是GM導入劇情而不是玩家切視角,
  我們直接看到5.,選擇裝備
  裝備分成4種,武器、裝備、運輸和跟隨者
  > **Prepare and Provision**
  When your Clan outfits your character, they can access special tools
  based on their circumstances. Start with your Assets, adjusted based
  on your character’s gear move.
  暫時無效化一個資源,你就能選擇一項:

  • 得到一件額外的裝備(有著一個tag)
  • 在其中一項裝備上增加一個tag
  • 得到大量某種武器、裝備或是運輸工具以裝備整支隊伍

  Each option can be picked multiple times.

GMTropicalo:這條Prepare and Provision其實是在講額外你可以做什麼。
  譬如說你現在要去打鬼魂,一般的武器是無效的,
  武器需要有ghost touch才能打鬼,
  這種時候黃金騎士團只好先暫時無效化peace,讓派系能夠提供打鬼武具

Vincent:比如說我暫時無效化文化,用以得到一件做工精美的衣服,可以幫助我的交涉這樣?

GMTropicalo:exactly
  當然也會需要描述一下是如何暫時無效那條資源
  接下來是武器
  Armoury
  所有派系都能提供有著近戰 Melee tag的武器
  tag的意思就是在什麼狀況下可以使用,
  像是有melee的武器才能使用在近戰,
  你拿弓的話,弓的tag是far,就無法再近戰使用

GMTropicalo:這邊檢查一下黃金之翼騎士團的資產裡頭,
  選擇的幾項選項,影響的是裝備、跟隨者和運輸,
  沒有可以讓武器追加tag的,
  所以我們就知道亨利帶上的武器很單純就是只有近戰和遠程用

GMTropicalo:接下來看裝備
  Outfits
  派系能夠提供人物有著家紋Heraldry或是精要 Practical 兩種tag的裝備
  Heraldry: the outfit displays your Clan affiliation boldly.
  Practical: the outfit is unremarkable but can be easily repaired.

  所有派系都能提供兩種:
  一種是一眼就能看出你的派系的裝備,像是有家紋、有紋章的精美盔甲,
  另一種是比較平凡,看不出來是哪位的,不容易被認出,但比較容易壞掉

GMTropicalo:ogw(黃金之翼騎士團)的資產有這條:
  隱藏在眾人耳目之外,只在需要時出現(裝備:精要 Practial、簡便 Subtle)
  意思是說可以除了基本的兩個tag之外,還能免費增加其中一個
  因為practical本來就有,意思就是你的裝備可以同時又heraldry同時又practical。
  可能就是在需要時才會顯露出來的紋章之類的概念
  Subtle: the outfit helps you avoid notice. If you have cover or do not
  move, you will not be seen.
  Subtle的話則是讓人物更易於躲藏

Vincent:heraldry 同時又 practical 好難想像
  practical 應該是如果壞掉容易修補
  但不起眼
  如果同時選 heraldry 跟 practical 就是看得出是黃金之翼,但並不好看
  還有個補丁之類的

GMTropicalo:嗯嗯
  就是標準品的感覺
  很容易找到備料修補
  所以這裡就可以請亨利決定一下,你這次要準備的裝備是哪種?
  是有家紋的還是低調的?

Vincent:我選 heraldry 跟 subtle

GMTropicalo:黃金之翼的雜魚在穿的
  所以是有著家紋,但不會太笨重,便於你躲躲藏藏之類的

Vincent:在袍子下穿了繡有家紋的衣服
  旅行時就低調點

GMTropicalo:gooood
  接下來就是運輸
  天大地大,擁有旅行手段的人物會比較輕鬆
  你擁有的運輸工具有著下列一種tag:
  Drawn: A cart, wagon or sled drawn by animals. Slower than a mount
  and requiring a trained driver, but can carry larger loads.
  Mount: An animal ridden by its passenger(s). Capable of intelligent and
  independent action, but can carry small loads.
  Ship: A vessel made to travel river, lake or sea. Both fast and able to
  transport large loads, but restricted in where it can travel.
  第一種就是馬車雪橇之類,第二種是坐騎,第三種是船隻
  三個標準tag要擇一
  然後黃金之翼擁有的特殊運輸工具是武裝篷車
  ‧武裝篷車(Transport:推拉的 drawn、耐用的 durable)
  你可以選擇你要坐船、坐馬車、騎馬去,或是你要坐你們家武裝篷車出門XD

Vincent:沒有要載貨的話就騎馬去就好了
  選 mount

GMTropicalo:那你是獨自去嗎?
  還是會帶follower?
  > **跟隨者 Followers**
  在派系行動與人物行動之間,存在著被稱作跟隨者的小團體
  有時候人物會有一批派系成員跟著執行任務,或是一群雇用來的打手
  這些人會擁有下列至少一個tag

GMTropicalo:
  tag的列表
  Artisans: They can make or perform beautiful work.
  Astute: They’re great at spotting hidden or ambiguous details.
  Drilled: They work well together in dangerous situations and will not
  panic or break.
  Genial: They’re great at getting others to open up or listen.
  Hardy: They can endure a great amount of hardship.
  Horde: There’s dozens of them, able to make use of weight of numbers.
  Magic: They're trained in calling upon the powers of the kami.
  Rogues: They’re skilled at thievery and running cons.
  Scholarly: They have vast knowledge and can decipher and use written
  texts.
  Shadowy: They’re great at avoiding notice and appearing where they
  should not be.
  Spiritual: They have an instinctive connection with the land and its
  spirits.
  Strong: They can perform on physical labour: harvest, construction,
  clearing debris, etc.
  Therapeutic: They are skilled at healing humans and animals. With a
  few day’s work, they can remove a Heavy Wound.
  Vicious: They’re skilled at using violence. In battle, they give your
  character the cleave tag.

GMTropicalo:
‧記載詳盡的帳冊和分門別類的特許書(跟隨者:學術的 Scholarly、精明的 Astute)
‧隱藏在耳目之外,只在需要時出現(跟隨者:不合常規的 Roguish、潛伏的 Shadowy)
  黃金之翼騎士團派系的資產又有這兩條
  所以你可以帶上的跟隨者一種是書記官/商人類型的,一種是密探類的

Vincent:是可以帶一狗票嗎XD

GMTropicalo:是

Vincent:話說 tag 可以選幾個

GMTropicalo:跟隨者的用處,一個是可以直接幫助你,
  譬如說你如果帶密探,然後你在礦山城決定順便去順手牽羊摸走他們的財寶時,
  跟隨者的roguish和shadowy就直接可以幫上忙,讓你的行動有優勢
  你也可以給他們命令讓他們執行,這種時候是用下指令的另外一個move,
  這個狀況是他們聽命執行,你自己不出手,這時看的是跟隨者的quality(標準是1)
  有戰鬥能力的跟隨者和你一起作戰時,
  則是類似幫你的武器追加area的tag,讓你能夠造成大規模傷害

Vincent:我想四個 tag 都選XD 學術的、精明的、不合常規的、潛伏的

GMTropicalo:意思就是你又帶密探又帶書記出門

Vincent:對

GMTropicalo:沒問題
  所以我們總結一下,亨利帶著一般的近戰武器、
  穿著又有家紋但低調、便於行動的護具,
  帶上了書記以及密探,騎著馬往龍骨商會的鐵水鎮去了
  到這邊還能理解吧
  第一次比較複雜,以後習慣就很快知道自己能帶的東西是什麼了

Vincent:
  書記官維加斯 Vėjas,溫和又聰明的書記官、會計
  密探阿達斯 Aidas,機靈的密探

GMTropicalo:其實follower更接近是一群人,不是一個人

Vincent:可以免洗嗎XD

GMTropicalo:不如說就是免洗的意思XD
  就是三五個不需要記得名字的手下,當然你要取名字也很好,不是說不能取
搞不好之後戲份多了以後可以用quick character登場

Vincent:哈哈哈,好,很棒
  希望他們活到用得到名字那時候

GMTropicalo:你們這隻小隊伍離開耶路蔑列並,往鐵水鎮前去,不一日就到了鎮邊
  鐵水鎮是在大河邊,但你沒有看到他們自豪的船隊,
  只看到熙熙攘攘的商人拉著馬車篷車在這邊進進出出
  大河邊有個貿易市集,一旁的懸崖上有個雄偉的山寨/城堡/要塞,
  你不太確定該怎麼稱呼那個建築
  山寨後面控制了帕先最大的礦山,也是當年龍骨商會同意加入革命軍的理由
  當年可能還是艾瓦索羅提出用礦山作為條件,換取龍骨商會加入一起對抗雪崩騎士團
  經過20年,他們也發展得挺好,不斷準時供給整個國度需要的精鐵、金銀、
  還有最重要的琥珀
  直到這次
  亨利卡斯你來到了礦山鎮,打算怎麼做?

亨利卡斯:這附近有旅店可以休息嗎

GMTropicalo:當然有旅店囉,看你要高檔的還是低調的,
  雖然沒有你們耶路蔑列並繁榮,但也是帕先境內數一數二的貿易鎮

亨利卡斯:去低調的
  叫密探打聽最近礦山鎮有什麼流言

GMTropicalo:讓他們打聽流言
  我們這次使用
  > **下達命令 UNDER ORDERS**
  當你指示一群跟隨者去執行與他們專長相關的任務時,擲+tag
  10+:完美地達成;7-9,達成,並擇一
  • 他們缺少某個線索
  • 發生了什麼不祥的後果
  • 為了達成任務,他們付出了代價:失去一個tag
  當一群跟隨者失去了所有的tag,他們就沒有用處了。
  他們可能是受傷、疲憊、或是不願意再幫助你
  利用Followers Professional Care恢復跟隨者的tag

GMTropicalo:roguish和shadowy都符合,所以是+2
  我丟出11
  完美的完成

GMTropicalo:最近雖然龍骨商會維持營運,
  但不少人在傳言說礦山裡頭發生了什麼事,導致產能出現了問題
  有人說夜裡還急著在鎮上找醫者/牧師進城去急救
  不過那些牧師出來之後都不願意說裡頭到底怎麼了
  有人說是商會老闆病重要死了
  有人說是礦坑坍塌死了很多人
  龍骨商會維持著市集,商品也都沒有短缺,
  看起來一切如常,但鎮上流傳著各種不祥的傳言
GMTropicalo:亨利接著怎麼辦

亨利卡斯:嘖嘖嘖
  那我去找龍骨商會負責琥珀的負責人好了

GMTropicalo:嗯嗯
  找他打算怎麼處理

亨利卡斯:問他為了準時遞交琥珀,我們能提供什麼幫助
  不過話說我們在契約上有寫到如果沒按期交貨的話會有什麼對應的處置嗎

GMTropicalo:我猜沒有

亨利卡斯:沒關係
  我個人也覺得這種處罰條款容易把人逼得狗急跳牆

GMTropicalo:負責人應該不會請你們幫助,
  他反反覆覆只是說他們有在處理了,一定能夠解決的,不用擔心

亨利卡斯:他看起來是什麼狀況
  他壓力大嗎
  還是怕被究責、沒面子之類的

GMTropicalo:壓力應該不小
  但應該未必會覺得沒面子
  感覺像是天災發生了我們有努力搶救
  不是我們的錯

亨利卡斯:如果他不需要我們的幫助,那我就要請他幫忙了,
  問他有沒有琥珀庫存之類的
  先拿一點來交差,幫他掙取一點時間解決問題

GMTropicalo:嗯嗯
  負責人表示上頭的指示是庫存要優先提供散客,
  大筆訂單他們另外會派代表去溝通
  如果急需的話你們大概可以用零售價在礦山鎮的市場取得
  但會比原本的價格貴上不少

亨利卡斯:「我知道礦山裡出事了。琥珀短缺讓我們很擔憂,沒有琥珀就沒有護符,
  沒有護符就會有無數的家庭被邪靈侵害。但更讓我擔心的是,礦山是否還能營運。」

GMTropicalo:亨利希望他們說出真相對吧

亨利卡斯:對

GMTropicalo:我們用
  > **交涉 Find Common Ground**
  當你請求他人為你做事,擲+Cunning,成功時,若你同意對方的條件,對方
  就會照辦。7-9時,對方玩家擇二,兩項都必須達成。10+時,對方擇一:
  他們會依照你的意願行動,只要你……
  ……有第三方為你保證
  ……他們可以調整該任務,增加或移除某事
  ……他們可以在任務消耗他們任何東西時放棄任務
  ……你必須減少對他們的威脅
  ……你必須支付他們有價值的東西
  ……你必須全盤說出你的目的
  ……讓對方得到對你們派系的影響力
  這個move

亨利卡斯:好,我要用這個XD
  我請他說出真相

GMTropicalo:Cunning +2
  擲出8
  負責人的條件是你知道狀況知道不能洩漏給「必須知道的人」之外的傢伙
  還有不要再催他們,他們一旦礦坑重開會優先給你們
  同意的話負責人就願意跟你坦白

亨利卡斯:喔喔
  好,答應他

負責人:「20年來一直沒有任何問題的……」
  「或許是我們挖得太深,挖到了不該挖的地方。」
  「那天夜裡,坑道裡首先是開始地震般震動,」
  「接著是地鳴,或者我們以為是地鳴,」
  「接著怪物從不知道哪裡出現,屠殺我們的礦夫。」
  「我們馬上派了戰士入礦,但那怪物又快又狡猾,」
  「我們損失慘重,只能盡量把傷者救出來……」
  「數以百計的礦夫被我們留在裡頭,我們只能無能為力地聽著他們的哀號愈來愈微弱,直至斷氣……」
  負責人沉重地說

亨利卡斯:沉重地聽著負責人的描述
  「風神在上,公平紳士在上,這真是不幸。」

GMTropicalo:「我們已經有在處理了,你也認識赫萊佛吧?」
  「我們讓赫萊佛去找那些拉德斯之環的人了,」
  「一但我們知道那些怪物是什麼,該怎麼對付,我們很快就能恢復運作。」
  「但在那之前,我們的庫存必須優先供給散客,」
  「以免礦坑的問題被大家知道,會造成更大的恐慌。」

亨利卡斯:「你們的處置沒錯。」
  「有任何關於那怪物的情報嗎?」

GMTropicalo:「這部分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所有的情報、線索只有非常少數的人知道,赫萊佛統整之後,
  帶去向拉德斯之環諮詢了。」負責人說

亨利卡斯:「不確定零售的琥珀和本來訂單預計的琥珀數量比例大概是多少,」
  「如果我們這邊沒有貨的話,謠言之風很快就會吹到耶路蔑列並,然後四處亂吹。」
  「若是我方在市場上大筆買進,這樣的行動意圖更加明顯。」
  「建議還是將庫存按比例出售給我方,在這緊急情況下,」
  「我同意以零售價購買,如此一來也可以彰顯成本。」
  突然覺得應該派出武裝蓬車當交通的,這樣就可以運回去了

GMTropicalo:只好先簽mou
  拉進去打出來

亨利卡斯:礦山發大財

GMTropicalo:負責人同意,你可以用wealth交換amber
  接受的話,你可以刪掉amber的需求,但會變成有雙倍的wealth需求

亨利卡斯:我們是不是沒有 wealth XD

GMTropicalo:簽帳

亨利卡斯:雙倍的話會怎樣

GMTropicalo:不會怎樣
  就是需要很多錢而已
  正式的規則是第二個同樣資源要換成別的資源

亨利卡斯:那就先簽了

GMTropicalo:XD
  好,簽是簽了,反正目前也沒有運輸手段,我們可以晚點再安排運輸事宜
  那亨利在礦山鎮事情已了嗎?
  你要完成任務回家去
  還是要去拉德斯之環湊湊熱鬧

亨利卡斯:我想兵分兩路,請書記官維加斯把琥珀運回耶路蔑列並,
  我則是帶密探阿達斯去拉德斯之環找赫萊佛
  看維加斯是要在這裡找黃金之翼空閒的蓬車還是要回耶路蔑列並再拉商隊出來還是怎樣
  他那麼聰明總會有辦法的
  他可是有精明 tag

GMTropicalo:好喔
  那這邊我們就切到赫萊佛

Vincent:👍



GMTropicalo:小夜幫龍骨的資產只有和船隻和跟隨者有關
  和武器與護具無關
  所以標準攜帶的武器也是melee,可能是劍或斧頭之類
  護具則可以選擇:
  Heraldry: the outfit displays your Clan affiliation boldly.
  Practical: the outfit is unremarkable but can be easily repaired.
  接著是運輸,赫萊佛打算騎馬去?還是坐船?話說坐船能到秘環嗎?還是雪橇?
  最後是跟隨者,赫萊佛受命前往秘環去詢問怪物的真身,會帶上跟隨者嗎
  ‧導航士(品質1、探索 exploring、天文學astronomy)
  ‧艾辛戰士(品質1、戰鬥 fighting、掠奪 pillaging)
  龍骨有兩種跟隨者,水手和戰士,看赫萊佛有沒有要帶
GMTropicalo:@Saxton 幫我決定一下,
  然後我要問你幾個問題:你們礦山發生異變,雖然沒有能夠打倒怪物,
  但你們也得到了一些線索,線索包括什麼?
  商會會長請赫萊佛去秘環諮詢,你對這個任務怎麼看?
  你信任秘環嗎?說起來,你們商會裡頭本來有秘環派來常駐的宮廷術士嗎?

Saxton:武器選斧頭。
  看來弓箭算是特殊裝備,要有資產才能拿到?
  護具選Heraldry
  赫萊佛坐船到附近後再看是要步行還是找馬騎。
  拉德斯之環應該常常跟商會交易,自然會在幾個密環據點鄰近的河岸有商會的人可以接應,
  借馬移動應該都很容易。
  會帶少數幾個跟隨者一起去,應該有導航士也有艾辛戰士
  線索的部份,應該會有怪物外貌的畫像,甚至是部分怪物的肢體。
  雖然沒有辦法完全擊退怪物,但是應該有勇猛的艾辛戰士給怪物嚴重傷害。
  諮詢秘環這件任務,我認為沒什麼問題,
  畢竟怪物又不是我們生出來的,而且我們擅長的是砍人不是砍怪物,找懂的人商量也很合理。
  再說礦山減產受害的也不光只會是我們商會,琥珀或其他礦物減產對秘環的巫師應該也很麻煩。
  秘環的巫師沒有派人常駐我們商會,所以我才會帶人往秘環跑。

Saxton:突然想到,商會裡可能有個女巫家族專門處理巫術相關事宜,
  確認施法材料品質,所以才沒想到要找宮廷術士

Vincent:原來是有艾辛女巫😆

Saxton:想說艾辛人不是很重視女巫嗎?
  要處理婚喪喜慶之類的

GMTropicalo:所以你們的女巫不知道這是什麼怪物

Saxton:大概只懂海上的跟到處都有的怪物,大陸地底的還沒學好

GMTropicalo:你可以暫時無效一個資源,得到一把弓
  只好去找拉德斯之環?
  赫萊佛帶著幾名隨從,坐便船到秘環附近,然後騎馬往秘環前進
  但沒有走多久,你就發覺自己這一小批人被盯上了,
  森林裡有別人隱蔽著氣息觀察著你們,不知道是敵是友
  赫萊佛有什麼打算?

赫萊佛:先仔細觀察一下四周環境,看看那邊適合跟不適合交戰和可能有埋伏的位置
  確認好環境後才對那些鬼鬼祟祟的人大喊:「是朋友的話就出來說一聲,不然就斧頭侍侯!」

GMTropicalo:
  > **●戰爭藝術**
  當你仔細地研究過戰場之後,你在會戰時能夠多丟一個token。當你在戰鬥中結算時若要遭到重傷時,可以以失去1的insight替代。
  我稍微解釋一下這個move
  這個是適用於「會戰」的move,
  所謂的「會戰」指的是PvP玩家對抗玩家的一個特殊規則,
  雙方各自丟籌碼,然後抽看是抽出誰的然後付出籌碼,
  有點像是賭博的一個特殊規則。
  未來有機會你們要PvP開戰的時候我再來解釋
  我只是想解釋一下這個move在現在的場景不適用

赫萊佛:OKOK

GMTropicalo:赫萊佛一行身處在穿越密林的一條林中小徑,
  你知道繼續往前走一小段路就會有一處拉德斯之環的哨站,
  那邊會比此處更易於防守,畢竟敵人躲在林中,你們沒有任何地形優勢,
  只能靠各自的戰技
  你還是決定要喊叫嗎?

赫萊佛:那我覺得還是盡快移動到拉德斯之環的哨站好了

GMTropicalo:好的
  赫萊佛在不利防守,又不知道是何方陣營埋伏的狀況下,
  決定趁對方尚未合圍,突圍前往哨站

GMTropicalo:涉險 Disarm
  當你承擔風險,試圖解決危機,擲+Bravery
  7-9時,你爭取到時間,但擇一:
  • 安全是有代價的,GM說明代價為何。
  • 這只是暫時的解決,危機隨時可能再次發生。
  • 危機依然存在,只是改為威脅其他人或其他地方。
  10+狀況解決,除非又發生嚴重改變
GMTropicalo:我們用涉險解決這個問題
  我擲出7
  幫我三擇一
  要不要考慮一下:危機依然存在,只是改為威脅其他人或其他地方。
  XD

赫萊佛:我剛剛確實在這樣想XD

GMTropicalo:結果變成跟在後面的亨利卡斯被襲擊XD
  😨 🤣

赫萊佛:我覺得不要欺負亨利好了,看看能不能順手解決掉
  我選• 這只是暫時的解決,危機隨時可能再次發生。
  恩....選這個好像是最糟糕的
  還是選• 安全是有代價的,GM說明代價為何。
  結果給GM添麻煩XD
  糟糕,怎麼想都覺得是丟給亨利是最佳選擇
  不猶豫了,選• 這只是暫時的解決,危機隨時可能再次發生。

亨利卡斯:搞不好我會解決這個危機啊😜

赫萊佛:我是想找個好地點打打看啦XD
  都盯上我們商會了就要修理回去
  有機會的話拉哨站的人一起打也不錯

GMTropicalo:你們衝進了哨站,卻發現哨站裡沒有人
  更精確說,哨站的人都死光了
  哨站本來就不是有重兵駐守的地方,平常也只有兩三個負責傳遞消息的哨兵兼馬伕
  從各種蹤跡看起來是今天出事的
  顯然剛才那批人已經攻進哨站過一次,放你們躲進哨站,搞不好是故意的
  赫萊佛有什麼想法嗎?
  繼續待下去,可能會被圍困在此
  但衝出去也可能在更不利的地點遭到攻擊

赫萊佛:我覺得就先躲哨站然後臨時做個加固,然後找看看哨站有沒有什麼武器或狼煙之類可用的。
  馬要帶進建築物裡,如果真的變成消耗戰的話,就只好殺馬來吃
  「拉德斯那堆書呆子,連自己的地盤都管不好。」
  赫萊佛一邊抱怨一邊觀察哨站外的狀況

GMTropicalo:嗯嗯
  赫萊佛一面組織防禦,一面碎嘴抱怨拉德斯之環的傢伙
  此時,外邊卻派出了使者想和你們和談
  赫萊佛會願意聽他們怎麼說嗎?

赫萊佛:聽聽看他們想做什麼

GMTropicalo:他們要你們把馬和女人交出來,交出來就放過你們

赫萊佛:「有本事就自己闖進來拿啊!雜碎!」

GMTropicalo:雙方一言不合,他們沒過多久就進行了一次試探性的攻擊
  結果被你們逼退,沒有站到任何便宜
  對方的死傷還比你們更加慘重

GMTropicalo:赫萊佛身邊的艾辛戰士:「我們一鼓作氣殺出去吧!」

赫萊佛:衝殺!

GMTropicalo:好
  > **攻擊 Fiercely Assault**
  當你使用合適(擁有適當tag)的武器試圖傷害、捕捉、驅除敵人時,擲+Might
成功時,你達成目標,對方受傷、被俘虜、或是逃走。7-9時,你擇一,GM擇二
10+時,你擇二,GM擇一
  two; on a 10+, you choose two and the GM chooses one.
  Character list:
  • 脫身的路線清楚明確
  • 你造成可怕的傷害,敵人也畏懼你
  • 你得到了有用的裝備
  • 你得知了有用的情報:問一個問題,依照答案行動有單次優勢
GMTropicalo:一般是用這個move
  因為艾辛戰士有fighting tag,可以讓你額外+1
  讓你從+1變成+2

赫萊佛:5+1+2=8

GMTropicalo:那就是你從上面擇一
  我從下面擇二:
  GM list:
  • 對你而言重要的某人或某物受到傷害
  • 有別人之後會找上你
  • 你遭到敵人反擊,依敵人決定傷害
  • 你的行動造成了更大的混亂,連國度的和平都會被影響
GMTropicalo:我選
  • 有別人之後會找上你
  • 你遭到敵人反擊,依敵人決定傷害

赫萊佛:選• 你造成可怕的傷害,敵人也畏懼你
  選了之後才想到要問這一條會造成什麼影響

GMTropicalo:一般人的生命就是兩顆輕傷和兩顆重傷
  你在攻擊的時候中了一斧,不過對方用的是簡陋的砍柴斧,你受1傷
  打傷你的人,被你一斧頭砍近肩膀,力道大到斧頭卡在骨頭之中拔不太出來,
  你好不容易拔出來,那傢伙就噴了一堆血倒下了
  強盜們吃驚於赫萊佛的神威,大喊一聲就四下逃亡去了,
  逃走時還不忘發出雜魚的叫囂:
  「不要太得意!天上鷹眼盯著你,不管你逃往哪裡,我們都會回來報仇的!」

GMTropicalo:艾辛戰士:「沒想到這麼弱,一開始根本就不用躲進哨站嘛~」
  你們順利解決了強盜

赫萊佛:「誰知道這種弱雞也敢盯上咱們商會。」
  「算了,東西收一收準備上路,那些哨站的人的遺物也順便帶去給拉德斯之環。」

GMTropicalo:好der
  你們簡單收拾了戰場,此時黃金之翼騎士團的亨利卻帶著幾個隨從悠悠哉哉地從林道後方出現
  亨利見到了顯然剛經過一番激鬥的赫萊佛,這個龍骨商會的幹將身上甚至還綁起了繃帶
  亨利和赫萊佛見到彼此,應該沒有特別要幹嘛吧?
  從赫萊佛身上搾取更多情報之類的,沒有的話,你們就結伴同行前往秘環的大學城囉

亨利卡斯:關切一下剛才的狀況
  之類的
  可以一同前住大學城

GMTropicalo:嗯嗯
  赫萊佛對亨利這傢伙怎麼看?
  他幫助過你
  是赫萊佛掠劫失利,得到亨利卡斯的援手嗎?

赫萊佛:某次打劫...更正,清剿阻礙商路的山賊的時候,
  對手意外的比預期中還要裝備精良且人數眾多,結果反而被圍困,
  是亨利卡斯帶人來解圍的。
  對赫萊佛來說,亨利卡斯是救命恩人,也是在黃金之翼的有力幹部,
  就算之後還了恩情,打好關係還是有好處的。

亨利卡斯:你們是覺得打敗山賊取得戰利品是合法的這樣嗎
  其實也蠻妙的,把山賊換成商隊感覺就不對了

赫萊佛:就跟冒險者一樣,幹掉怪就是要Loot咩
  再說我們是造福社會,不是打家劫舍

亨利卡斯:很可以
  感覺這些「山賊」不是真的山賊,是流亡騎士之類的獨立組織

GMTropicalo:赫萊佛和亨利抵達了大學城
  赫萊佛打算怎麼做?
  你會和亨利解釋狀況嗎?

赫萊佛:去找艾達斯,看他能不能幫忙調查襲擊礦山的怪物,還有解決的方法
  會告訴亨利礦山的狀況吧

GMTropicalo:赫萊佛要怎麼跟艾達斯開口?
  話說你是要請艾達斯調查?
  還是要請拉達斯之環調查?
  有點微妙的不一樣
  是派系對派系?或是人對人?

赫萊佛:我想說找艾達斯幫忙介紹可以找的人之類的

GMTropicalo:嗯嗯嗯
  好喔

赫萊佛:「艾達斯,快來帶我去見拉達斯之環可以洽談的人,我們商會有要事商談。」
  「我一直搞不懂這裡要找誰才好,你帶路比較快!」


GMTropicalo:@anka 拉達斯之環面對龍骨商會忽然就派來的使者,會由誰出面接待呢

艾達斯:會是派系中負責這種送往迎來工作的中階層幹部
  Tunga
  艾達斯會把人帶到負責日常庶務的辦公室,然後把Tunga找來,
  說龍骨商會的人有急事要商談
  請他處理

赫萊佛:「我是龍骨商會的赫萊佛,有事商談。」
  「首先,通知貴方一件事,你們在通往河岸的哨站駐紮人員已經被盜賊殺害,還請多注意道路治安的問題。」
  「再來是,龍骨商會想要委託你們調查這個怪物。」放下裝有怪物殘骸的箱子,
  「鐵水鎮的礦山深處出現很多這種怪物,導致大量礦工的傷亡。」
  「希望拉達斯之環能調查這怪物的弱點,並且協助我們消滅怪物。」

Anka:我想想怎麼回喔
  明早處理

GMTropicalo:不用想太深入,現在也只是A1S0,
  我只是想過場一下讓大家的人物先登場,
  稍微扮演看看,如果有機會就使用一下move
  A1S1才是真正的Season start。
  Legacy的特色是主要視角其實是派系,人物視角是用來達成派系的意志。
  用仲裁者交付給派系的任務來驅動所有動機
  現在人物動機還有點薄弱,說真的人物的move也比PbtA少了一些,
  可能會有點難用感XD

艾達斯:要收錢喔
  Tunga表示,這種臨時委託幫忙的事情,必須要另付委託費
  如果龍骨商會願意出錢
  拉達斯之環就幫忙調查

GMTropicalo:合情合理
  赫萊佛怎辦

赫萊佛:「你們地盤的盜賊猖獗,我們商會的探險隊下次遠征的時候可以幫忙打掃,你覺得如何?」
  露出身上的傷口「你看,嚴重的連我們商會都敢搶,不覺得事態嚴重嗎?」

Vincent:It’s Viking time

赫萊佛:@vincentchang 話說前面跟亨利解釋礦山的事,
  我是不是應該要用扮演的方式講?而不是我回答「會告訴亨利」就結束了?XD

GMTropicalo:比起用扮演或是一兩句話帶過去的問題,
  個人意見:更重要的是你是否有所保留,還是一五一十通通都交代,
  或是你一面說的同時一面誇張的礦山的問題,
  或者是你依照派系的命令閉口不提某些部分

GMTropicalo:「我把所有細節都告知亨利。」←這個就比「我會告訴亨利。」好
  「我告訴亨利所有細節,同時也問他對這怪物有沒有什麼看法。」
  「我只告訴亨利上頭同意我公開的部分,保留部分機密的情報。」
  或者也可以這樣講,就算你扮演來說明結束,最好還是解釋一下你的行動和動機
  「亨利我跟你說,這次襲擊礦山的怪物絕對是你沒有看過的妖孽....(省略三百字)」
  「我大致上和亨利解釋所有狀況,雖然沒有期待,但也問了亨利看他有什麼看法。」
  個人意見,角色扮演是個溝通的遊戲,就算我們今天玩的不是PbtA而是D&D,
  扮演同時也場外解釋一下自己想做的事情,應該都更能幫助團員和GM進行遊戲

赫萊佛:Ok
  我是在想說我是不是沒有給小黑說話和互動的機會
  我會再調整一下,太久沒玩反應很差

GMTropicalo:沒事兒

艾達斯:純粹的勞力交換並不是我們的風格,
  不過龍骨商會也算是我們的老客戶了,我可以做主讓費用打個八折,不能再低了。

赫萊佛:「嘖,好吧,成交。」

艾達斯:「成交。」
  招招手,找來一個文書人員,把赫萊佛帶去簽委託

GMTropicalo:八折是什麼
  1 wealth的80%嗎

艾達斯:對

GMTropicalo:80%是要怎麼算

艾達斯:好吧我錯了,那就收三分之一就好

GMTropicalo:1/3是要怎麼算

艾達斯:收1 wealth
  原價3
  打折1

GMTropicalo:哈哈哈哈哈
  好

赫萊佛:有夠貴的XD

GMTropicalo:超級
  打個比方,如果仲裁者決定要蓋凱旋門
  只要拿到五顆資源,譬如說stone、wood、recruits、wealth、peace就可以達成本age的任務
  開3wealth大概就是要你們派系蓋半個凱旋門的意思

赫萊佛:以後要把拉達斯之環的商品價格調高一倍XD

艾達斯:一切都是機制的問題啦

赫萊佛:我知道XD
  因為最小單位是1

GMTropicalo:嗯嗯
  @anka 這個調查怪物的工作
  是要花多久時間?
  好幾週?還是一兩天?

GMTropicalo:@Saxton 怪物的特徵是什麼?你要跟拉達斯之環他們提供哪些資訊?

艾達斯:等提供完再看看
  應該至少一週

赫萊佛:線索有怪物的畫像和局部肢體殘骸
  這次商談有帶來,所以可以直接轉交拉達斯之環

GMTropicalo:畫像上面畫什麼
  肢體是什麼樣子

赫萊佛:畫像是跟據存活的工人和戰士的描述畫下來的。
  線條頗潦草,但看起來像是蠍子的樣子。
  殘骸是蠍子怪物的其中一隻腳,上面有很多武器砍砸的痕跡。
  存放不知道多少天了,所以也沒有再流出血液。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那就看 @anka

赫萊佛:這時間是隨拉達斯之環開的嗎?XD

艾達斯:要翻書
  查資料
  現場探勘
  初估兩週

GMTropicalo:嗯嗯嗯
  艾達斯只會打架
  應該也不會下去調查對吧

Anka:當保鑣
  保護調查人員

赫萊佛:「我的事辦完了,亨利你要怎麼辦?我是打算明天就回去礦山,去找那群畜生躲在哪裡。」
  「拉達斯的人應該沒那麼快出發,應該要準備個幾天。」

亨利卡斯:「你打算自己清除礦山裡的怪物嗎?」
  話說赫萊佛把怪物的情報一五一十告訴亨利卡斯了嗎
  我想問赫萊佛知道龍骨商會的下一步是什麼嗎
  感覺很消極且束手無策

赫萊佛:「剛剛給拉達斯之環的東西你也看到了吧?又是蠍子疑似又耐打,我不可能獨自幹掉牠們吧?」
  「我的工作是確認戰場和對手的狀況。牠們一次襲擊就搞垮了幾條坑道,」
  「還讓礦工跟戰士死傷慘重,我得準備好再戰的情報。」
  「我們懂海上的一切,但是不懂地下的鬼東西,只能找可能懂得人找出消滅怪物的線索。」
  「不過雖然我們付了錢找援軍,但也不是打算待在一旁不做事。」

GMTropicalo:所以赫萊佛沒打算等待他們研究,是要馬上回去礦城囉

亨利卡斯:「你們是不小心在礦山挖到了怪物的巢穴,是這樣嗎?」
  「所以現在礦山是停擺的狀態?」
  在最不利的狀態,也就是礦山鎮淪陷無法營運的情況,
  可能得找別的礦山或供應商來供給琥珀及其他礦脈

赫萊佛:如果不是商會管事的把赫萊佛攔住跑這一趟,
  不然在礦山早就下去探索了
  隨從是用來盯著赫萊佛出門用的。
  「誰知道是挖出來的還是自己跑出來的,礦工都死了誰能回答。」

GMTropicalo:是怕赫萊佛殺下去就是了

Vincent:[「我們最喜歡叫死人出來答話。」

GMTropicalo:好

亨利卡斯:艾達斯指的意思是不是他要帶祕環的法師去礦山打怪物

艾達斯:法師去看看
  艾達斯陪同

GMTropicalo:探勘而已
  路上碰到只好順便退治
  不過因為評定馬上就要召開
  可能也沒空去礦山了,只能等待評定結束
  一週後就要評定,大概只夠你們各自回家然後準備一番就得立刻前往首都
  如果沒有三位沒有特別想做什麼,我們就結束e0然後進入評定吧

艾達斯:礦山只好放著

亨利卡斯:可以結束

GMTropicalo:你們已經沒有琥珀需求了不是
  現在變成一貧如洗的國家最大商會
  只要想辦法賺錢就是了

亨利卡斯:如果我們放著不管的話
  也不會有琥珀需求是嗎XD

GMTropicalo:正常不太會
  之後會長需求,大概都是move造成的

亨利卡斯:如果這樣的話那我就告辭啦😆
  可能黃金之翼有別的避險機制在啟動了
  所以我只要想辦法賺錢就好了
  好,那我就告辭赫萊佛,掰
您沒有權限檢視這篇文章所附加的檔案。
I am mean and mean is me.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26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A1S1紀錄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Record-A1S1.txt
==============================================================
Guild: Chronica Terra Paseinum
Channel: 文字頻道 / ctp-a1s1
============================================================== 
Spoiler:
GM:               Tropicalo
CDB龍骨商會/赫萊佛:      Saxton
CLD拉德斯之環/艾達斯:     Anka
OGW黃金之翼騎士團/亨利卡斯:  Vincent
 
==============================================================


《評定》

GMTropicalo:你們覺得帕先一年一度的評定日會在哪一天?
  俾斯米爾決定的神聖的日子?獨立紀念日?諸神回歸之日?

Anka:獨立紀念日

Vincent:感覺獨立紀念日應該要開心點
  感覺是類似哥倫布紀念日,拓荒者來到帕先,召開第一次會議的日子
  開拓記念日

GMTropicalo:嗯嗯嗯
  是以前殖民地時代留下來的規矩?
  離開以實巴替之後
  找到適合的營地後胡亂紮營睡覺之後的第一個早上
  先人(好像也沒有那麼先)就開始了為了在這片酷寒之地生存下去而召開的會議
  可能是由數日組成,前夜大家還得靜默禁食
  隔日一早就開始宴會之類

Vincent:對

GMTropicalo:話說你覺得你們派系會由誰來參與這項一年一度的評定會

Vincent:這是不是都是由首領來參加的
  好奇譚古有把職務交接給下一任嗎

GMTropicalo:可能有些派系老大不太出門
  沒有
  畢竟也才40多,看起來還能再戰數年

Vincent:我在想是不是蕾蕾塔
  應該也還是艾瓦索羅

GMTropicalo:你說黃金之翼騎士團是蕾蕾塔與會?

Vincent:我剛剛想到這點時,也覺得不是

GMTropicalo:她應該不是黃金之翼騎士團的人?

Vincent:他不是
  不知道她現在是什麼身份

GMTropicalo:殖民地她出了不少錢
  是班底門商會的會長
  不過應該退休不管事了

Vincent:我剛細思極恐
  黃金之翼看似財雄勢大
  其實班底門商會、北風商會、四風商會
   (以前的設定不知道現在是不是有修正) 都是不同的商會

GMTropicalo:四風在綠海吧
  什麼意思

Vincent:細思極恐的是這些不同的財團其實不一定會聽黃金之翼騎士團的
  只是因為有利可圖才跟我們合作

GMTropicalo:應該不聽啊
  也未必合作吧
  你們是你們
  他們是他們

Vincent:對
  沒關係
  我們只要確保能夠維持金融秩序就好了

GMTropicalo:你們會鑄幣之類?
  為什麼大家同意由你們維持秩序咧

Vincent:應該會
  我們是在公平之神蔑列並前立誓的神聖騎士
  誓言維護公平的交易

Saxton:黃金之翼持有金礦之類的?

GMTropicalo:你們是負責公證?

Vincent:對

GMTropicalo:其實你們不做生意
  是下面的附屬商會如E&J在做生意
  騎士團的本質是確保交易有公平地執行,彰顯公平紳士的正義
  其他商會不隸屬你們,但都願意在你們的監督下,按照你們的遊戲規則進行交易

Vincent:沒錯
  但我想像我們也會有一些稅收用來維持運作

GMTropicalo:手續費

Vincent:但需要多退少補,至於稅率的內容等需要經過辯論與協商達成

GMTropicalo:遊戲規則搞不好也會有他們的人參與討論

Vincent:這也是我們覺得我們是真正的自由之民的原因之一

GMTropicalo:龍骨會是誰來開會 @Saxton:
  拉達斯之環會是兩位巨頭出場嗎? @anka
  還是都派手下出場而已

Anka:應該是瑪麗出場

Saxton:那就會長出場吧

GMTropicalo:好
  有空可以想想現任會長是什麼樣的人
  那就來評定 move

  《Holding Court》
  At the beginning of each season, the Emperor calls on each Clan of note
  to serve them. Roll +Favour.
  On a 6-, you’re beneath their notice. They don’t demand anything of you,
  but others see your isolation: lose Influence on each other faction. The
  GM says what faction is taking your place in the court.

  On a 7-9, they have something they need from you. The GM picks one:
  • They wish you to deal with a threat.
  • They wish you to solve a particular mystery.
  • They wish you to convince a faction to aid the regime.
  • They wish you to obtain a particular resource for the regime.
  If you do it by the end of the season, gain 1-Favour. Otherwise, lose
1-Favour.

  On a 10+, you are given trusted access to a part of their regime. The GM
  gives you control over one or more Surpluses invested in their Project,
  and says what the Emperor wants done with them this season. If you
  achieve it, gain 1-Favour and add 1-Progress; if you fail at it, lose 1-Favour,
  the Surpluses, and 1-Progress.

GMTropicalo:我沒記錯的話,三個派系都是貢獻+1
  所以要請三位丟 2d6+1
  不過
  拉達斯之環
  有宮廷術士的move
  《宮廷術士》
  獨立戰爭時,拉德斯之環為勝利付出了許多。在仲裁者召開評定時,你可以擇一:
  ‧當眾宣揚你們在獨立戰爭的貢獻,在擲評定時以優勢擲骰。
  ‧對仲裁者的統治挑三揀四,在擲評定時以劣勢擲骰。
  此外,拉德斯之環也被期待在大公國碰上各種奧術相關的疑難雜症時能夠提出  解決方法"

GMTropicalo:有打算使用嗎?

Anka:沒要用

Saxton:[2d6+1] Roll: [2, 2] Result: 5

GMTropicalo:嘖嘖
  龍骨商會的會長躲躲藏藏
  低調萬分
  譚古連龍骨商會有來參加評定可能都沒發現
  可能是礦山出了狀況
  希望不要引起太多關注
  但你們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龍骨商會有些狀況
  龍骨商會如果擁有其他派系的影響力的話,失去之
  龍骨本來擁有拉德斯之環的影響力,現在沒了

Saxton:該死的拉德斯之環XD

Vincent:看了感覺真可憐
  2d6+1] Roll: [5, 1] Result: 7

GMTropicalo:黃金之翼騎士團的話⋯⋯
  我想想,等最後一起講
  等拉德斯之環丟完XD

Vincent:好😈

Anka:[2d6+1] Roll: [5, 2] Result: 8


譚古:「今年是獨立建國第二十年。很多人認為我們連第一個十年都撐不過去,
  但但我們不僅撐了過來,現在還走到了第二個十年。」
  「讓我們敬那些不看好我們的人一杯。」譚古舉杯
  「也為我們自己敬一杯。」

Vincent:艾瓦索羅舉杯
Anka:瑪麗舉杯
Saxton:不知名的會長舉杯

GMTropicalo:為了慶祝獨立20年,譚古當眾宣布了今年將舉行前所未有的盛大慶典,
  讓遠近的人都知道帕先依然活得很好

  舉辦盛大的慶典是本age 的仲裁者project 。
  我明天會把project整理一下給大家看怎樣會完成怎樣會失敗,
  就是評定決定的國策的意思
  大家可以貢獻資源幫助他完成,也可以從中破壞
  也很有可能在努力的過程中不小心破壞
  這就是人生

Anka:瞭解

譚古轉向艾瓦索羅:
  「老友,我需要你的幫忙。替我說服那些至今依然躲在邊境,和我們不相往來的崩雪仔吧。」
  「雖然不想這樣講,但帕先的和平確實不能沒有那些崩雪仔。
   如果他們不出席慶典的話,人們會懷疑這和平只是一場幻夢的。」
  仲裁者給予黃金之翼騎士團的任務是:「解決那些不聽中央政令的崩雪仔」

Vincent:[這題好難
  艾瓦索羅欣然曰:「是的,他們也是帕先的一份子。
   是時候放下彼此的成見,結合彼此的力量共創家園了。」
  「我們將會提出慷慨的提議,相信他們定然不會拒絕。」
  [我把你當人看再把你好好教育

接著譚古轉向瑪麗瓊娜:
  「為了讓新一代的孩子們也能知道先民的辛苦,我們打算製作新的教材讓孩子們研讀。
  「為此,我需要你的協助。圖書館員或是書記,歷史學家或是小說家或是吟遊詩人⋯⋯請把人才借給我吧。」
  仲裁者給拉德斯之環的任務是「上繳資源:學者 scholars」

瑪麗瓊娜:「譚古老朋友,培養人才是創造未來的基礎,這個請求我們怎麼可能拒絕協助呢。」

GMTropicalo:諸君還有要在首都做些什麼嗎?
  沒有的話,接下來就是各位ㄉㄉ們回到根據地,開始要執行自己該做/不該做的事情了

Vincent:我們可以做什麼XD

GMTropicalo:譬如說
  《Using Favour》
  When you request assistance from the Emperor, they are magnanimous
  in their support. Roll +Favour. On a hit you get the assistance in the form
  of a loaned Surplus; on a 10+ there are few strings attached, on a 7-9 it’s
  a mixed bag.

  On a miss, GM picks one: the Emperor sends their most incompetent
  lackey to oversee the surplus, or the assistance they send is effective but
  cares not for your wishes
GMTropicalo:像這個是要吐favor來向仲裁者請求協助

Vincent:這個感覺有點危險

GMTropicalo:回到根據地,大家就可以執行派系最重要的move
  《閱讀風向 Read the Wind》
  你集合了派系的要角以及盟友,擲+Reach,
  並從下列問題中擇一詢問:
  • 我們要怎麼取得「某物品/某地點/某人物」?
  • 我們要怎麼取得「某資源」?
  • 「某組織」最近有什麼動向?
  • 「某地區」最近有什麼狀況?
  成功時,你得到問題的答案。
  擲出10以上時,你可以決定答案的關鍵地點在哪;
  擲出7-9時,從你諮詢的盟友中擇一來決定這個地點。
GMTropicalo:這個move在ffty裡頭是派系move不是人物move

Vincent:好,艾瓦索羅回去了

Saxton:會長也只能回家

GMTropicalo: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感覺
  意思應該是說大條的事情,是要派系視角來解決
  人物能解決的是相對小條的問題

Vincent:這個系統有意思



《龍骨商會》

Saxton:我丟想問問如何取得ale
  [2d6] Roll: [4, 3] Result: 7

GMTropicalo:龍骨商會召開的小評定有誰參與?有外人嗎?
  譬如說有黃金之翼騎士團的人的話,就是小黑幫你回答,
  有秘環的人就是Zeel回答
  不然就是我回答啦XD

赫萊佛:商會內的幾個家族主長參加,沒有找外人

GMTropicalo:嗯嗯嗯
  那就由我回答可以嗎

赫萊佛:OK

GMTropicalo:不過話說回來是要先弄酒嗎XD 我以為有別的更重要
  商會裡頭還有誰?
  其他家族的人嗎?

赫萊佛:我只是想先試試看閱讀風向而已XD
  其實應該要先度過難關
  派系move有限定一次只能用一個嗎?

GMTropicalo:沒有喔
  可以問到爽
  但也可能出現不好的事情
  像隔壁那個

斯凡:「酒的話我們可以跟新教他們商量一下吧?」

比約恩:「又要跟新教賒帳嗎?我們是要欠新教幾次才行?」

GMTropicalo:新教在獨立戰爭時就幫助過你們
  一直對你們挺好
  但相對的你們在人家面前也總是有點抬不起頭
  (新教有你們影響力)

赫萊佛:是XD

GMTropicalo:你們討論老半天
  結論就是總之先去問問新教吧XD

赫萊佛:我覺得
  先解決礦山問題比較重要XD
  來丟度過難關
  不過因為我找了拉德斯之環來幫忙,擲骰會有額外影響嗎?

GMTropicalo:你要度過什麼難關
  礦山的怪物喔

赫萊佛:是
  還是動用武力?

GMTropicalo:不過 渡過難關是要丟mood,龍骨現在mood是-2,其實也蠻危險的

赫萊佛:這擲骰感覺也是很賭命

GMTropicalo:我得思考一下
  因為怪物應該是一個front,是需要達成若干條件才能解決
  @Vincent: 你有什麼意見呢?礦山怪物原本是一個front,
  需要先辨識真身,查出弱點才能依照怪物習性反擊。
  你覺得用渡過難關可以用來處理怪物嗎?

  《渡過難關 Holding Together》
  當你的派系遇上困難、受到誘惑、發生內鬥,擲+Mood
  成功時,你的派系大致上戰勝了考驗,並擲一:
  • 派系因叛逃或是傷亡而損失了人手。得到需求:Recruits。
  • 其他的派系對你們伸出了援手。該派系得到對你們的 Influence。
  • 危機並非徹底解除,而是演變成其他較能掌握的問題,描述之。
  擲出10以上時,你的派系因此試煉而茁壯,更為強大。
  除了上面擇一之外,另外得到富足:Morale。

Vincent:我想一下
  Holding Together 的意思有點像 harm move
  是你受傷或被打時用的
  在 AW 中你受傷害要丟 2d6 + 你受的傷害數量
  harm move 是你丟愈高會發生愈多慘事
  可能是本來你被揍一拳,傷害 0 點,但你丟 harm move 2d6 = 12
  你就昏了

GMTropicalo:喔
  我懂了
  現在碰到的礦山怪物,不能用hold together解決
  但如果一直無法解決,礦山怪物開始觸發MC的hard move時
  就可以用hold together抵抗之
  這種感覺嗎?

Vincent:對

赫萊佛:好

GMTropicalo:感恩

Vincent:這感覺滿危險的
  或者是本來只是個不太順利的小事,
  因為你責怪某個屬下,心懷不滿的屬下就走人,
  引發眾叛親離 (觸發點:發生內鬥)
  別的派系拿高薪引誘跳槽 (觸發點:受到誘惑)
  礦山無法營運,在大會上被鄙視 (觸發點:遇到困難)

GMTropicalo:那龍骨還有要辨明其他風向嗎?
  還是先等秘環說好要來調查的傢伙看看再說?

赫萊佛:如果自己調查礦山的話,也是丟閱讀風向嗎?

GMTropicalo:是
  或是說要看你想問什麼問題

赫萊佛:那我先丟一次看看
  [2d6]` Roll: `[6, 3]` Result: `9`
  礦山的礦道是否有安全不再坍塌的路線

Vincent:應該是要從問題的選項中選擇一個來問

赫萊佛:「礦山」最近有什麼狀況?

Vincent:你要問的應該是「我們要怎麼取回礦山?」?

赫萊佛:喔對喔
  所以應該選:我們要怎麼取回「礦山」
  腦袋一直在想要怎麼取得情報,反而沒想到要問怎麼取回

GMTropicalo:要取回礦山不就是打倒怪物嗎?
  我們把龍骨付錢請來調查的專家視為給你們+1,
  讓你的檢定從9→10,於是小夜你可以決定一個關鍵地點。
  這樣處理如何?

Vincent:突然想到,黃金之翼一開始就對財富有需求,
  交易琥珀後變兩倍需求,閱讀風向失敗之後,是不是對財富有三倍需求

GMTropicalo:我先問一個問題,亨利在礦山簽約時有立刻支付Wealth嗎?
  還是會等Amber抵達耶路薩冷……耶路蔑列並之後再派人付帳?

Vincent:應該是要立即付

GMTropicalo:好

GMTropicalo:所以現在維加斯又失敗,等於是你們多增加了一個Wealth需求而且也沒有解除Amber的需求
  至於閱讀風向失敗……
  比起再增加一個Need: Wealth,我想移除黃金之翼騎士團在德里克赫魯特的Peace
  德里克赫魯特,從前的私貿易聖地,至今上繳的稅收依然是你們黃金之翼騎士團的重要收入
  評定結束之後,你們聽說了德里克赫魯特周遭出現了強盜,讓貿易陷入停滯
  所以失去了Peace,也沒有能夠產出Wealth

Vincent:好
  風波真多

GMTropicalo:是啊
  然後你們現在只剩一個Culture
  卻有Wealth x2、Amber、Luxury一共四個需求
  Mood變成-3
  再增加一個Need的話就會觸發Move

  《陷入危機 Fall into Crisis》
  當Mood低於-3,消除一個需求並擇一:
  • 有人趁派系虛弱時占我們便宜,失去一個重要的盟友或領地
  • 派系陷入內鬥,Grasp以劣勢進行,直到內鬥結束
  • 派系封閉不與外界接觸,Reach以劣勢進行,直到閉關結束
  • 派系的秩序崩壞,線人們不在忠誠,Slight以劣勢進行直到你們正常運作
  • 你的裝備不合格,永久失去一項資產選擇
  每項選擇在一個時代中只能選擇一次

Vincent:等我們開始在耶路蔑列並召集冒險者跟傭兵時,就會失去文化了XD

GMTropicalo:慘慘慘
  連丟四個1的詛咒

Vincent:半身人的彩卷頭獎
  可能哪天艾瓦索羅出外時遇到半身人,說借了這麼久的榮華富貴,是時候償還債務了

GMTropicalo:說的也是齁
  明明中了頭獎
  卻順風順水過了大半輩子
  黃金之翼騎士團現在大概就是急需消除Need以免陷入危機,
  還要把被強盜的問題解決,還有找出維加斯和琥珀去了哪

Vincent:我大概有些想法要怎麼做

GMTropicalo:龍骨的話大概還是想先處理礦山怪物
  拉達斯之環可以等丟完閱讀風向再說
  啊,還有你們被委託去協調叛逆的雪崩騎士團
  拉達斯被請求提供學者

Vincent:首先亨利先召集冒險者跟傭兵,去尋找維加斯,
  再來就是請龍骨商會幫我~~打劫~~平定德里克赫魯特週遭的強盜

GMTropicalo:聽起來不錯
  不過請人~~打劫~~豈不是又要支付他們其他東西?

Vincent:看小夜願不願意幫我這個忙XD 再想想

GMTropicalo:嗯嗯
  你們還有對蓋索家族的影響力
  還有favor 1
  都是可以使用的資源

Vincent:對欸

赫萊佛:好
  關鍵地點我想應該是礦山的背面陰影處,多了一條可以通行隧道之類的

GMTropicalo:你的意思是說,你們想到了一條以前棄用的舊通道,可以從那裡進去採礦不會被發現?
  可能暫時可以維持運作?
  還是指可以利用那個通道去幹掉怪物?XD

赫萊佛:我是想說怪物是從這裡進入礦山然後築巢
  所以應該可以從這裡去幹掉怪物XD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我還以為怪物是本來就在地底的

赫萊佛:修改一下,應該不是從這裡進入礦山,可能是挖錯路結果跑到地面

GMTropicalo:主詞是誰?

赫萊佛:怪物

GMTropicalo:怪物從地底深處挖洞結果挖到地面來?
  結果牠又回去,進入你們的坑道攻擊你們
  所以現在這條坑道的價值就是可以讓你們偷偷潛入地底,可以從後方偷襲怪物之類?

赫萊佛:是

GMTropicalo:好
  拉達斯之環派來的法師,一個叫做維爾列塔(Violeta)的法師和其護衛艾達斯來到了鐵水鎮
  維爾列塔是個不太講話的女法師,動作緩慢輕盈,常常一不小心就讓人忘了她的存在。
  雖然一問三不答給人有點不太可靠的感覺,
  但拉達斯之環畢竟是收錢辦事的,她和其護衛下了坑道探勘一陣,果真在兩週之內給出了調查報告

Vincent:[是財哥嗎😆

維爾列塔:「怪物是……水晶蠍,是靠吃水晶為生的……怪物。但也不是只吃水晶……琥珀也吃。」
  「你們的礦坑應該是在什麼地方和土元素界有了接點,才會出現這種怪物。」
維爾列塔:「我們在下面調查時,也遭遇過一兩次水晶蠍,
  我們懷疑怪物的巢穴就在你們的琥珀礦洞窟之中……
  不過我建議你們不要殺進去,牠在琥珀周圍可以直接吸收琥珀,
  在那裡是打不死牠的。可能要把牠引到沒有琥珀的地方。」

斯凡:「牠都有吃不完的琥珀了,我們還能用什麼引誘牠離開?」

比約恩:「放著不管的話牠會不會把琥珀吃光啊?」

維爾列塔聳聳肩,覺得自己已經完成任務,等你們滿意就打算走人回去拉達斯之環的研究室覆命

赫萊佛:天啊,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呢😵‍💫
  乾脆試試弄一車琥珀或水晶在礦坑口附近引誘水晶蠍看看,釣出隧道然後再從背後偷襲
  使用武力可以拿到新據點嗎?

GMTropicalo:可以喔
  你要去打哪裡XD

赫萊佛:沒有,只是先理解字面上的意思XD
  如果要執行這個項目的話,我可以先用Trade暫時交換成Amber,
  然後對礦山動用武力嗎?

GMTropicalo:首先是,我覺得弄個一車的琥珀的話,不會需要動用資源
  第二個是,你也可以考慮Zoom in到赫萊佛的人物視點,用他來執行細節
  我們搞不好也可以來做幾個quick character來組隊打打看XD
  看你意下如何
  我覺得都很好
  動用武力也是第一次試

赫萊佛:來打打看好了XD
  Zoom in這件事,如果玩家有需求的話隨時都可以喊嗎?

GMTropicalo:就是有適合的場合就可以啊
  所以要來組隊打打看嗎?XD
  要的話,就是赫萊佛
  然後其實艾達斯本人作為護衛其實有在場
  看小黑有沒有興趣來做個quick character試試

赫萊佛:打!



《快速人物 Quick Character》
GMTropicalo:You’re a supporting character: here to assist the
  party, flesh out the House and give you a voice
  in the fiction. If you survive this mission, pass
  this sheet to the House’s player for use in later
  scenes.

  開宗明義跟你說你是配角,你是來支援隊伍的,讓派系有更多活人,
  也讓你在故事發展中能夠發揮一下
  如果沒有在行動中葛屁的話,這個快速人物之後交給派系玩家,以後還可以繼續出場

  Stats
  Split +1, 0, 0, -1 between your stats. Add your family bonus to 1.
  Relationship
  Sibling, child, cousin, aunt, rival, protege or peer of the family’s main
  character.

GMTropicalo:還得決定一下和派系主角的關係XD
  快速人物的move是直接依照role來決定

  o Leader
  When you train a group for a few days, hold 3. When they do what
  you trained them for, spend hold 1-for-1 to add +1 to their roll’s   result
  or take any consequences they suffer onto yourself.
  When you die, gain 3 more hold. Spend it when you wish to give
  another character’s roll advantage. Each beneficiary says how your
  memory inspires them
  像是可以玩現在還沒有名字的會長ㄉㄉ,自動有兩個move,
  一個可以練兵集氣,一個是死亡的move

  o Champion
  Say a narrow field you’re an expert in: scavenging, diplomacy,
  hunting, etc. When you use your skills, reveal a secret about the
  situation and get fleeting advantage acting on it.
  When you die, reveal your mission’s final step. If the party does    it, the
  mission succeeds.
  Champion有點像專家,要先講自己的專長是什麼,
  使用專長時可以揭發秘密然後得到單次優勢

  o Rogue
  When you break the law of your House or the Arbiter, roll +Steel.
  On a hit they have higher priorities than punishing you. On a 10+ get
  fleeting advantage when you socialise with their rivals or enemies.
  When you die, your House finally respects your outlook. Say a way
  they change in your honour.
  Rogue好像有點難用,還得違反派系或仲裁者的法律

  o Outsider
  You have strange abilities. Pick a stat: you can take 1 harm to roll
  it with advantage. When you do, describe how side effects twist the
  area or your body.
  When you die, a terrible curse plagues the area. Those that untangle
  and banish the curse may Learn a Ritual from your lingering spirit.
  這Outside也很像怪物,可以扣血來得到擲骰優勢,
  然後解釋這能力怎麼影響了該地方或是自己的肉體
  怪咖

Vincent:我用 Champion 好了,我叫做 Halfpas 霍夫帕斯,
  有一半艾辛血統跟一半鐵民血統,專長是打獵
  武力 2
  勇氣 0
  機智 0
  知識 -1
  我就當作是赫萊佛的表弟好了
  我帶著一把半獸人用的強力角弓
  然後繼承獵人本色 move

Saxton:我想像的現在的龍骨商會,雖然主幹是艾辛人,但其實也是有不少混血兒的族人

霍夫帕斯:赫萊佛是混血的嗎
  還有會長到底是誰😆

Saxton:誰知道,可能有吧XD
  會長就是那個...那個誰啊?XD

GMTropicalo:XD

Vincent:突然想到,這個艾辛商會一開始出海是為了尋找治療之泉,
  但其實,俾斯米爾應該就可以幫她治療了對吧

Saxton:那個應該是幾百年前的事?

Vincent:原來過這麼久了
  messnger 的搜尋好難用,搜不到以前的記錄

Saxton:艾辛傳奇是回歸前還是回歸後的事?
  治療之泉是海爾格在找,只是找著找著就找到另外一支到處漂流的艾辛人
  然後這批人的後代組成了龍骨商會

Vincent:對欸,印象中好像是回歸前
  現在都兩百年後了

GMTropicalo:沒有特別講回歸前還是回歸後
  你們去打的那個帝國,可以是古沙蘭斯帝國,也可以是伊勒里亞帝國

Vincent:啊,好像是回歸後
  印象是設定在「諸神黃昏」之後的冰島
  只是把諸神黃昏換成諸神回歸

GMTropicalo:諸神回歸應該是好事
  諸神黃昏應該不太妙XD
  應該是沒有明確講啦
  看大家想怎樣就好
  如果是一兩百年後也ok

Vincent:忘了怎麼設定的,應該經歷了一些氣候災變之類的

GMTropicalo:有火山爆發

Vincent:好像是火山爆發
  大家才逃到冰火島

GMTropicalo:是

Vincent:有印象嗎😆
  不知道龍骨的傢伙們未來打算何去何從

Saxton:其實我連故鄉在哪我都不知道XD

GMTropicalo:你們搞不好大家還有在抱怨
  小孩子只會講佳涅宛語
  不會講艾辛語了

Saxton:真的

Vincent:感覺現在這些人跟以前動不動就要進英靈殿那父祖輩不太一樣了
  不知道大家還有沒有在重視榮譽



《水晶蠍退治作戰》

GMTropicalo:你們組成了作戰小隊
  赫萊佛可以說明一下計畫嗎

霍夫帕斯:「哥打算怎麼做?這次可以如願進入英靈殿了嗎?」

赫萊佛:「根據拉達斯之環的維爾列塔女士的報告,襲擊礦山的怪物叫做水晶蠍,
  是專吃水晶的怪物,甚至琥珀也是牠們的食物。」
  「由於他們會用…嗯… 吸收?的方式吸食寶石,
  除了進食之外還會治療自己,所以只要在礦洞內就殺不死他們。」
  「然後,我們商會的戰士發現礦山後面有新發現的山洞,可以通到礦道裡,
  所以我打算派一隊人用商會庫存的琥珀引誘水晶蠍子讓離開礦坑,
  然後另一隊人從後山的山洞潛入從背後偷襲。」
  「各位覺得有問題嗎?」

赫萊佛:話說赫萊佛的輕傷可以消除掉嗎?都過那麼多天了XD

霍夫帕斯:「沒問題!聽起來 it's a GOOD DAY to DIE!」

赫萊佛:「呆子喔,你們死了會算我失職耶,所以不准你進英靈殿,要進也是我第一個進!」

GMTropicalo:那就是誰去當誘餌的問題了對吧XD

霍夫帕斯:「那當然是我去!」

赫萊佛:那就我帶隨從偷襲好了
  放生表弟XD

霍夫帕斯:那我就帶一袋貴重的寶石

赫萊佛:表弟應該也要帶隨從,一袋可能不夠要好幾袋
  不過乾脆用拖車拉好了,推車應該比較容易移動?

霍夫帕斯:可以
  帶一狗票倒楣鬼拉一車琥珀進礦坑

GMTropicalo:那客將的艾達斯
  就當作跟著伏擊隊囉
  成功引出來怪物後,在坑道兩面夾攻
  對吧

赫萊佛:是

GMTropicalo:那霍夫帕斯用disarm
  之後攻擊用assault
  霍夫帕斯幫我丟個+bravery
  《涉險 Disarm》
  當你承擔風險,試圖解決危機,擲+Bravery
  7-9時,你爭取到時間,但擇一:
  • 安全是有代價的,GM說明代價為何。
  • 這只是暫時的解決,危機隨時可能再次發生。
  • 危機依然存在,只是改為威脅其他人或其他地方。
  10+狀況解決,除非又發生嚴重改變

赫夫帕斯:唱著歌拉拖車:「
  ef ég kúga
  ekki grípa mig
  Skilmálar þínir eru í rauninni þeir sömu og mínir.
  Ef ég fer á hárgreiðslustofu nuddherbergi
  ekki grípa mig
  Þegar þú ferð á hótel til að opna herbergi, þá er það það sama og mitt.
  Ef ég hakk og limlesta hvern sem er
  ekki grípa mig
  Ég nota bara stjórnunarhnífa
  og þú notar byssur
  Ef ég er of hrokafullur
  ekki grípa mig
  það sem þú gerir
  Reyndar helvítis kjáni en ég」

赫夫帕斯: [2d6] Roll: [5, 3] Result: 8
  選擇安全是有代價的,GM說明代價為何

GMTropicalo:霍夫帕斯(帶的琥珀)成功把怪物引出巢穴,
  但霍夫帕斯的大嗓門,讓怪物注意到了誘餌小隊
  怪物衝向誘餌小隊,瞬間就倒下了幾個倒霉鬼
  霍夫帕斯也在怪物的攻擊中受了點輕傷

赫夫帕斯:霍夫帕斯吹響戰鬥號角

GMTropicalo:伏擊隊先聽到了騷動,接著才聽到號角聲
  接著就是要assault了齁
  《攻擊 Fiercely Assault》
  當你使用合適(擁有適當tag)的武器試圖傷害、捕捉、驅除敵人時,擲+Might
  成功時,你達成目標,對方受傷、被俘虜、或是逃走。7-9時,你擇一,GM擇二
  10+時,你擇二,GM擇一
  Character list:
  • 脫身的路線清楚明確
  • 你造成可怕的傷害,敵人也畏懼你
  • 你得到了有用的裝備
  • 你得知了有用的情報:問一個問題,依照答案行動有單次優勢

  GM list:
  • 對你而言重要的某人或某物受到傷害
  • 有別人之後會找上你
  • 你遭到敵人反擊,依敵人決定傷害
  • 你的行動造成了更大的混亂,連國度的和平都會被影響
  說明一下你們伏擊隊是要怎麼展開攻擊

赫萊佛: [2d6+1] Roll: [6, 1] Result: 8
  選• 你造成可怕的傷害,敵人也畏懼你
  聽到號角聲後,伏擊隊先衝上去牽制水晶蠍子的腳,然後赫萊佛用力砍斷蠍子的尾巴

GMTropicalo:嗯嗯嗯
  你的隊伍中,有什麼你重視的人在嗎

赫萊佛:好像沒有,表弟在誘餌隊那邊

GMTropicalo:沒有的話,我會說,
  你揮舞手上那把傳說是希爾德親手鑄造的那把劍,一舉砍斷了蠍子的尾巴
  然後就折斷了
  可能水晶硬度太高
  傳家寶劍居然就這樣斷了
  果然應該拿鈍器來打?
  水晶蠍收到了嚴重的傷害

赫萊佛:「啊?!我家的古董啊!!」

GMTropicalo:牠揮動鉗子,又是幾個倒霉鬼倒下
  準備要殺出血路逃走
  @anka 也幫我丟個assault
  我們就來看艾達斯能不能成功撿下尾刀XD

艾達斯:可以
  我查表一下
  [2d6+1] Roll: [4, 2] Result: 7
  選造成可怕的傷害

GMTropicalo:好好好

赫萊佛:差點沒撿到XD

GMTropicalo:那我一次說明所有後果
  赫萊佛造成傷害2,被反擊傷害1,然後骨董寶劍壞掉
  艾達斯同樣造成傷害2,我的選擇是傷害1,
  同時艾達斯要護衛的維爾列塔也被波及,也吃傷害1
  雖然艾達斯未必重視維爾列塔,但任務上她是艾達斯必須保護的對象
  這樣大家有問題嗎?

艾達斯:沒問題

GMTropicalo:順便一問,艾達斯和維爾列塔什麼關係?

艾達斯:認識的人
  這樣而已
  肌肉棒子 vs 書蟲宅女

GMTropicalo:看來艾達斯慘了
  你愈不重視
  派系的處罰應該就要愈重
  讓你重視

艾達斯:嗚啊

GMTropicalo:不然這選項就不成立

艾達斯:不能是之後某人找上我嗎😅

GMTropicalo:看來這個書蟲宅女應該很受瑪麗瓊娜或是農娜的重視

艾達斯:想來是農娜看好的

GMTropicalo:嗯嗯

赫萊佛:可能是內弟子之類的?

艾達斯:回去要被農娜定身起來打罵

GMTropicalo:不過艾達斯犧牲(?)了維爾列塔,至少成功擊殺了水晶蠍
  真是
  可喜可賀

赫夫帕斯:是只有一隻而已嗎

GMTropicalo:只是
  你們去收復的琥珀礦坑時
  受傷的維爾列塔陰沈地告訴你們
  這水晶蠍看來已經吸收了足夠的能量
  Reproduced了

GMTropicalo:赫萊佛又受1傷害
  給尖刺刺得滿臉是血

赫萊佛:「痛死了!」

赫夫帕斯:我要追獵他

GMTropicalo:3點傷害已經是重傷了,欸5傷會死喔

赫萊佛:我的第一點傷害過了兩星期以上都不會好嗎?XD

GMTropicalo:好啦
  會

赫夫帕斯:我打獵時可以揭開一個祕密
  是隨我說嗎

GMTropicalo:對
  會提供與此秘密相關的move單次優勢

赫夫帕斯:「這一切都符合我夢中的預言。」
  「布萊斯在夢中對我說我會進入英靈殿。」
  「還說在赫萊佛臉上留下疤痕的蠍子會帶領我到他們的老巢。」
  「只要跟上他就可以找到他們的巢穴。」
  「我們今天就把他們送回老家!」

GMTropicalo:巢穴不就是這裡嗎

赫夫帕斯:我說的是其他幼蠍所在的地方
  不知道是土元素界還是哪
  還是更深的地下

GMTropicalo:應該就只是鑽到地底

赫夫帕斯:好

赫萊佛:「喂!你不是女巫!不要亂說話啊!」

赫夫帕斯:「你是說我騙人嗎!」

「女巫建議你先休息包紮一下。」維爾列塔說
  「再多來幾次⋯⋯會死⋯⋯」

赫夫帕斯:「我往下挖也要把他們趕盡殺絕!」

赫萊佛:「你、你、!」
  「可惡!做兄弟的就是要陪你走到底啦!」

赫夫帕斯:「這才是艾辛好男兒!鏟子拿來,我挖!」

GMTropicalo:嘖嘖
  那
  《取得空間 Shake It Off》
  當你試圖尋找掩護或創造空間以喘口氣時,消除1點輕傷
  GM說明當你休息時狀況有什麼改變。
  若你有幾個小時可以休息,移除所有輕傷。
  我本來想用這個

赫夫帕斯:赫萊佛可以在旁邊休息,我帶小弟們開挖

GMTropicalo:追緝的行動
  我們一樣用disarm大家覺得如何
  涉險 Disarm
  當你承擔風險,試圖解決危機,擲+Bravery
  7-9時,你爭取到時間,但擇一:
  • 安全是有代價的,GM說明代價為何。
  • 這只是暫時的解決,危機隨時可能再次發生。
  • 危機依然存在,只是改為威脅其他人或其他地方。
  10+狀況解決,除非又發生嚴重改變

赫夫帕斯:可

赫萊佛:好

GMTropicalo:誰來丟?

赫夫帕斯:我丟
  大哥休息

GMTropicalo:有優勢,所以是3d6取兩高喔

赫夫帕斯:[3d6] Roll: [4, 3, 1] Result: 8
  7
  🙃
  安全是有代價的,GM說明代價為何

GMTropicalo:代價是
  霍夫帕斯追蹤到了水晶蠍,水晶幼蠍們展開了背水一戰

赫夫帕斯:可以
  死命不讓他們逃走,掙取時間讓赫萊佛來圍堵他們,與他們一決死戰

GMTropicalo:7-9的話
  我擇二,霍夫帕斯就如願上英靈殿
  10+不是今天
  如何

赫夫帕斯:沒問題

赫萊佛:表弟啊~😂

GMTropicalo:那就來assault吧

赫夫帕斯:[2d6 + 2] Roll: [5, 4] Result: 11
  我好神

GMTropicalo:你不覺得表弟就很想上英靈殿嗎
  一直立旗

艾達斯:一直拆旗耶

GMTropicalo:當赫萊佛趕到的時候
  你們只看到霍夫帕斯一個人站在哪裡一動也不動,渾身是血
  地上滿是水晶蠍的屍體
  你們原本以為霍夫帕斯光榮犧牲了
  But not today

艾達斯:wow

赫夫帕斯:應該是看到女武神了
  女武神:「Not today.」(踢回)

GMTropicalo:從此之後,霍夫帕斯就被稱為水晶蠍殺手之類
  亂帥一把

赫萊佛:「霍夫帕斯!!!」

赫夫帕斯「我幫大家報仇了...」
  滿是鮮血的臉上一付釋然的表情

GMTropicalo:龍骨商會靠著赫萊佛兄弟和艾達斯的努力,居然一舉殲滅了作亂的水晶蠍
  水晶蠍的殘骸不知道能不能變賣
  給你們一點wealth好了

赫萊佛:😍

GMTropicalo:說起來你們是不是要馬上付給拉達斯之環wealth 1

赫萊佛:好像是

GMTropicalo:好慘
  那給你們2wealth好了
  水晶蠍聚集了天地靈氣
  土元素界的精華都在此
  可以以高價賣出

赫萊佛:大概把吃過的水晶都吐在這邊了

GMTropicalo:換得了2 wealth
  一點需要付錢
  所以是秘環與商會各得1 wealth
  作戰成功
  你們還有要做什麼嗎?
  沒有的話,我們就結束這個場景

赫萊佛:好
  感謝各位大大的支持!
  此外,我要派我的探險隊,從北風峽灣開始往北方海岸探索
  這樣下一季就可以開始獲得資源了XD



《拉德斯之環》
Anka:[2d6]` Roll: `[5, 1]` Result: `6`
  閱讀風向6
  噗哈哈
  原本要問如何取得學者資源
  這下

GMTropicalo:瑪麗瓊娜在會議中提到了需要派遣學者去首都編撰教材的事情
  農娜為難地說:「但我們需要學者才能繼續研究藥材,你知道怪病完全沒有要緩解的態勢。」
  「這種時候還把人抽走,大家士氣會更低落的⋯⋯」
  大概就是交出學者,可能會增加士氣morale的需求的意思

Anka:我還不是很確定規則上可以做些什麼來增加士氣
  也是閱讀風向嗎

GMTropicalo:好問題
  理論上,你如果自己有想法,可以提出來,大家覺得合理就可以執行
  比方說,你覺得大家現在是擔心疫苗做不出來所以士氣下降,
  那就讓農娜出來跟大家精神喊話一番就可以提振士氣
  比方說,亨利覺得他可以先去和班底們借錢,用影響力換wealth
  聽起來都很合理,就可以直接執行
  如果一點想法都沒有,那才用閱讀風向
  畢竟閱讀風向是一個move,執行任何move都有失敗風險

Anka:那讓我想想
  「這是我們增加影響力的好機會啊農娜。」
  「這次參加評定,我注意到龍骨商會他們顯然出了什麼狀況。」
  「趁現在讓我們的人積極參與,建立關係,未來派系的利益才會更高。」
  瑪麗瓊娜說服農娜
  「真的需要人手的話,我們讓學徒工也參與進來好了,做些庶務性工作。」

GMTropicalo:具體說來,就是要把還不能獨當一面的學徒也拉上來做一些原本他們還不能做的工作,以解決人手不足的困境嗎

Anka:yes

GMTropicalo:@Vincent: 問你的意見:狀況就是,因為被要求提供學者,
  於是秘環閱讀風向想知道怎麼取得學者但失敗,
  後果的MC move是交出學者還會額外造成士氣下降。
  於是秘環打算動員學徒來幹活解決問題。
  我的問題是,我把這個行動判定是hold together來渡過難關,
  依照我們先前討論,這個move是用來對應MC move,
  我想問你覺得這樣處理合理嗎?

Vincent:當然可以,劇情上就是玩家對派系內部施加壓力以解決問題,
  符合行動的 trigger 中的「遇上困難」。
  但 MC 提出的條件還是成立,亦即交出學者會產生需求:士氣,
  表示在渡過難關 10+ 時得到的充足:士氣,在交出學者時會跟需求:士氣抵消,
  但玩家也可選擇不交出學者。

Saxton:拉達斯之環得到了1點財富,應該也可以把財富轉成學者,這樣就可以交出1點了

GMTropicalo:渡過難關 Holding Together
  當你的派系遇上困難、受到誘惑、發生內鬥,擲+Mood
  成功時,你的派系大致上戰勝了考驗,並擲一:
  • 派系因叛逃或是傷亡而損失了人手。得到需求:Recruits。
  • 其他的派系對你們伸出了援手。該派系得到對你們的 Influence。
  • 危機並非徹底解除,而是演變成其他較能掌握的問題,描述之。
  擲出10以上時,你的派系因此試煉而茁壯,更為強大。
  除了上面擇一之外,另外得到富足:Morale。
GMTropicalo:@anka 拉德斯秘環來幫我渡過難關吧

Anka:難了
  [2d6-1]` Roll: `[4, 2]` Result: `5`
  😨
  調整值居然是-1

GMTropicalo:Mood跟需求和資源有關
  要想辦法變成正的
  才會開始有加值
  我想想
  眾人們聽了瑪麗瓊娜的計畫,
  對那些尚未完成訓練的學徒是否能夠頂上學者的空缺沒有太強烈的信心
  農娜也只能聳肩表示由瑪麗瓊娜做主
  @anka 可以決定一下是否確定要把學者送去首都

Anka:hmmmmmmm
  送

GMTropicalo:送去的話,首先基本的是你會失去學者,接著得到士氣的需求
  加上你的渡過難關失敗,會再增加學者的需求

  GMTropicalo:《搬有運無 Logistics》
  當派系將資源從某處移往另一處,或集中資源,或將資源分散時,
  Mood每低於零1點則擇一:
  • 說明必須經過誰的領地,你需要對方的同意才能通過
  • 需要花點時間,直到下個Season開始才會完成。
  • 運輸沒辦法繼續,GM說明需要做什麼事情才能繼續
  • 你盡了全力才順利交貨,GM指定一項資源,得到該資源的需求

GMTropicalo:派出的當下,你失去學者和失去士氣,但尚未對學者有需求
  加上礦山得到的wealth 1
  Mood 變成-2
  幫我擇二

Anka:必須經過龍骨的領地
  盡了全力

Saxton:要經過我的同意喔?XD
  我想想,我們領地也是很忙的,人要忙著準備復工,船要忙著運貨,
  要帶你們這麼一大批人也是很花力氣
  過路費要1點財富也太貴了我不太好意思,給我1點影響力就答應讓你過XD
  還用船載你們的人過去

Vincent:我們是不是要找個方法共同編輯地圖
  這樣才知道誰的地盤在哪裡

Saxton:微軟的onenote可以共同畫圖的樣子
  而且免費

Vincent:這麼棒

Saxton:我好久沒用了,先試一下
  雖然可以畫,手機沒辦法貼圖
  不能在圖片上畫標記
  所以另外想別的方法吧

Vincent:等我回家再研究看看

Saxton:https://www.pkstep.com/archives/35868
  LiveBoard線上白板~多人共同協作繪圖板,可在電腦、手機App上同步編輯與畫畫。(網頁版、Android、iOS)
  突然想到,影響力是可以這樣交易的嗎?

Vincent:總覺應該可以?至少不用觸發搬有運無?

Saxton:現在拉德斯之環觸發搬有運無,選擇要經過我的領地
  要過要經過我的同意XD
  所以我在收過路費

Vincent:收影響力不錯,而且影響力可以用來幫助盟友

Saxton:我是覺得收1點資源感覺很貴,覺得收影響力比較剛好

Vincent:說到這,黃金之翼騎士團的 move 有商人之都這條,
  只要耶路蔑列並還在,就不會觸發搬有運無,
  但亨利卡斯叫維加斯運回琥珀還是失敗了,覺得有點妙

Saxton:派系規模的行動跟個人規模的行動的差異吧

Vincent:其實這也算 PbtA 常見的問題

Saxton:之前玩艾辛傳奇的資源是用一個家庭消耗量作為一點,這個基礎就感覺很怪
  埃納爾用一點可以養活自己家的食物等於艾德蒙用一點養活自己家的食物

GMTropicalo:我覺得可以
  在你們開始pvp 之前,影響力可以互相幫助

Saxton:@anka 那過路費1點影響力看你覺得如何?

Anka:可⋯⋯⋯(咬牙)

GMTropicalo:在瑪麗瓊娜的獨排眾議之下,拉德斯之環借道龍骨商會的地盤,
  派遣了學者們前往首都協助大公國的教科書編撰事業
  龍骨商會得到 1 拉德斯之環的影響力
  拉德斯之環原本就是位在山地,人力較為吃緊的領國
  這次抽調了各單位的人來頂替減員,大家都竭盡所能希望能讓任務圓滿完成
  得到 需求:Luxury
  大家完成任務之後覺得應該需要好好享受一番放個假之類
  @anka 這樣ok嗎?

Anka:ok

GMTropicalo:當然還有秘環得到1 favor

GMTropicalo:那
  接下來就是黃金之翼騎士團的部分
  @Vincent: 我記得好像有好些計畫
  打算先做什麼呢?
  我記得有提出的就有德里克赫魯特的稅收被盜賊奪走、失蹤的書記官、還有譚古請託與解放軍交涉共三個



《黃金之翼騎士團》

Vincent:先找回書記官

GMTropicalo:有什麼想法嗎
  沒有的話
  也是可以
  《**閱讀風向 Read the Wind**》
  你集合了派系的要角以及盟友,擲+Reach,
  並從下列問題中擇一詢問:
  • 我們要怎麼取得「某物品/某地點/某人物」?
  • 我們要怎麼取得「某資源」?
  • 「某組織」最近有什麼動向?
  • 「某地區」最近有什麼狀況?
  成功時,你得到問題的答案。
  擲出10以上時,你可以決定答案的關鍵地點在哪;
  擲出7-9時,從你諮詢的盟友中擇一來決定這個地點。

Saxton:可以自己決定耶,那就說是被解放軍搶走,然後就可以藉口出兵解放軍(誤)

亨利卡斯:我先丟閱讀風向
  [2d6+1] Roll: [1, 1] Result: 3
  悲

GMTropicalo:XD
  你本來是想問什麼問題

亨利卡斯:我們要怎麼取得財富

GMTropicalo:嗯嗯嗯
  你們本來躺著就會有稅收入帳的,
  之前敢大筆一揮就用高價買入琥珀也是想著反正馬上錢就進來
  看來是稅收出了狀況
  黃金之翼騎士團的稅收也沒有入帳

亨利卡斯:真是不妙
  天啊,難道要去討債了

GMTropicalo:話說我們順便來處理
  E0的工作
  你叫那個書記運回琥珀對吧

亨利卡斯:對

GMTropicalo:下達命令 UNDER ORDERS
  當你指示一群跟隨者去執行與他們專長相關的任務時,擲+tag
  10+:完美地達成;7-9,達成,並擇一

  • 他們缺少某個線索
  • 發生了什麼不祥的後果
  • 為了達成任務,他們付出了代價:失去一個tag
  當一群跟隨者失去了所有的tag,他們就沒有用處了。
  他們可能是受傷、疲憊、或是不願意再幫助你
  利用Followers Professional Care恢復跟隨者的tag
GMTropicalo:書記有幾個能派上用場的tag就+幾

亨利卡斯:維加斯有學術的和精明的
  [2d6+2] Roll: [1, 1] Result: 4
  這骰子是要亡我嗎🥲
  我連丟四個 1

GMTropicalo:太恐怖
  看來是
  書記官根本沒有回來

亨利卡斯:天啊
  雪上加霜

GMTropicalo:他和他押運的貨物都失蹤了
  真的
  愈來愈多問題要處理
  我在想是遭遇到強盜,被劫走了
  這年頭真是不太平
  拉德斯之環境內也有強盜
  從鐵水鎮要運回耶路蔑列並路上居然也有

亨利卡斯: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我們在境內貨運不會觸發般有運無

GMTropicalo:你沒有觸發啊
  你使用的是命令followers
  你覺得你應該根本不會觸發嗎?

亨利卡斯:應該不會觸發,但既然都丟了兩個 1
  合理的解釋應該是他叛變了

GMTropicalo:意思就是說失敗的並不是運輸這件事情
  而是這書記官根本就是內鬼嗎

亨利卡斯:我決定關鍵地點是在一個叫做 Aldbridge 的地點,是我們得到消息的目擊地點
  跟本不在往耶路蔑列並的商路上

GMTropicalo:如果你這樣ok的話,那就這樣安排,
  然後以後記得你們轉移資源不需要logistic檢定,連讓follower去執行也不用

亨利卡斯:好

GMTropicalo:ok
  書記官跟你多久了
  我在想他應該不是南方人
  雖然能力很好,而且艾瓦索羅也常常講說要不分族裔
  但實際的結果就是他就算經驗好、能力強,也只能做個小小的書記官

亨利卡斯:這名字也是鐵民名字

GMTropicalo:不確定是鐵民裔還是佳涅宛人

亨利卡斯:感覺是佳涅宛人
  這年頭連風民在這裡都取鐵民名字了

GMTropicalo:是啊
  這樣的話
  我想他應該是
  怎麼說
  也不是有預謀的,也並不是別的派系的奸細
  而是這次得到這個機會
  自然而然就決定要叛逃
  你覺得亨利卡知道他懷才不遇的心情嗎

亨利卡斯:「維加斯啊維加斯,我真是看錯你了。」
  亨利卡斯多少知道他懷少不遇的心情
  所以特地委託他一些重任
  想說如果他表現得不錯也可以幫他美言幾句
  沒想到他為了區區一點琥珀就叛逃了

GMTropicalo:真是
  結果背叛了亨利卡斯的信任
  看來他老兄的才能有限
  要幹也不幹大筆一點

亨利卡斯:如果真是如此,這對黃金之翼來說是罪不可赦的
  亨利卡斯接下來要負責組織團隊去追討回琥珀

亨利卡斯:嗯
  Aldbridge是鐵水鎮往耶路蔑列並的反方向,是往北的一個小鎮,
  你們一開始是查出維加斯帶著車隊往北行,組織了團隊去追緝
  抵達Aldbridge之後,得到更多情報,聽說維加斯除了原本雇用的人手之外,
  還額外雇用了護衛/傭兵
  Aldbridge繼續往北走,就是Knights Emancipator的地盤

亨利卡斯:事情遇來遇麻煩了,如果他們進入解放者騎士團領,就不好處理

GMTropicalo:艾瓦索羅會知道這條情報嗎?知道的話會不會給亨利卡斯什麼指示

亨利卡斯:我想想
  我知道了
  為了避免與解放者的關係複雜化,
  如果維加斯進入他們的領地,黃金之翼就不進行干涉
  (意思就是如果要進入解放者的領地就要隱藏身份)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務必在那之前幹掉就對了

  動用武力 Claim by Force
  當你的派系用武力奪取,或是確保某資源時,擲+Grasp。
  成功時,派系取得該資源,但也付出了一些代價。
  7-9擇二,10+擇一:
  • 此資源尚未完全成為你的,你派去的武力必須留在該處,直到下一季開始為止。
  如果他們在下一季開始前離開,或是被驅逐,你失去該資源。
  • 由GM指定一項資源,你的派系得到對該資源的需求。
  • 你造成了混亂與傷害,提高Turmoil
  這次來用這個如何?

亨利卡斯:好
  [2d6+1] Roll: [6, 1] Result: 8
  • 此資源尚未完全成為你的,你派去的武力必須留在該處,直到下一季開始為止。

GMTropicalo:比起資源無底洞
  要不要考慮
  • 你造成了混亂與傷害,提高Turmoil
  這個

亨利卡斯:也可以啊

GMTropicalo:要擇二

亨利卡斯:搶到了琥珀之後,解放者又出來鬧事嗎
  那就造成混亂跟武力必需停留在該處
  看來我們把事情鬧大了

GMTropicalo:嗯
  維加斯想說只差一點點就能進去解放者團領
  就佔了個小山岡死守
  還派了人突圍去解放者處求援
  你們也聽說解放者已經組織人手要打過來,開始猛攻
  最後總算在援軍抵達前打贏了
  維加斯的人可能很多只是車夫
  維加斯跟他們講黃金之翼騎士團不會殺傷他們,真的不行投降就好
  但刀劍不長眼
  還是不少人犧牲
  被箭射死總是沒辦法

亨利卡斯:我們有跟解放者打起來嗎

GMTropicalo:你覺得呢?

亨利卡斯:還是變成我們在守山岡

GMTropicalo:換成你們被圍困嗎?

亨利卡斯:對

GMTropicalo:這麼兇
  看來解放者這些人真的已經不太聽令中央
  你們固守的這個山崗算是誰的地盤?
  無主之地嗎?

亨利卡斯:山頭是無主之地?
  公海?

GMTropicalo:ok
  那Aldbridge就是帕先境內
  應該算是直屬地了

亨利卡斯:不過解放者可能宣稱維加斯是受他們庇護的對象 (which is nonsense)

GMTropicalo:嗯

亨利卡斯:因為至少要跑進大門才算
  電影都這樣演

GMTropicalo:所以他們在強詞奪理

亨利卡斯:對

GMTropicalo:但一方面你們才剛打過一場,
  一方面這裡離他們地盤比較近,人也比較多
  所以被困住
  亨利卡斯被困在Aldbridge附近的小山崗
  消息傳回耶路蔑列並
  黃金之翼騎士團會有什麼行動

亨利卡斯:派兵去交涉
  簽和平協議

GMTropicalo:派出支援去逼他們和解就是

亨利卡斯:對
  維加斯可以給他們

GMTropicalo:• 此資源尚未完全成為你的,你派去的武力必須留在該處,直到下一季開始為止。
  如果他們在下一季開始前離開,或是被驅逐,你失去該資源。
  但就算談判成功,你的人還是得留在那裡

亨利卡斯:好

GMTropicalo:我來看看和談該怎麼處理

亨利卡斯:可能談判還需要一些時間?

GMTropicalo:應該是
  交涉 Find Common Ground
  當你請求他人為你做事,擲+Cunning,成功時,若你同意對方的條件,對方
  就會照辦。7-9時,對方玩家擇二,兩項都必須達成。10+時,對方擇一:
  他們會依照你的意願行動,只要你……
  ……有第三方為你保證
  ……他們可以調整該任務,增加或移除某事
  ……他們可以在任務消耗他們任何東西時放棄任務
  ……你必須減少對他們的威脅
  ……你必須支付他們有價值的東西
  ……你必須全盤說出你的目的
  ……讓對方得到對你們派系的影響力
  用這個覺得如何?不過這個是人物move

GMTropicalo:可能是亨利卡斯得到back up之後,還是由他來負責談判
  還是會有其他人來負責談判?
  還是應該來寫一個談判move

亨利卡斯:亨利卡斯談好了
  我看看喔
  我印象中應該有
  https://ufopress.co.uk/the-world-of-leg ... ily-rules/
  看一下 Conduct Diplomacy
  這邊寫的是對盟友用

GMTropicalo:FFTY裡頭這個被拿掉
  放到人物裡頭
  我猜想他是希望用扮演的

亨利卡斯:對
  用人物進行比較有趣
  沒關係
  亨利卡斯來好了
  話說解放者帶頭的人是誰

GMTropicalo:我想想喔
  開個miro來看看有沒有名字可用

亨利卡斯:miro 上有寫的應該到現在都是大咖了

GMTropicalo:別這樣
  你們也二代
  人家也有二代嘛

亨利卡斯:也是

GMTropicalo:是小瑪卡斯

亨利卡斯:嘖嘖嘖

GMTropicalo:他爸也叫瑪卡斯,也是獨立戰爭的戰爭英雄之一

亨利卡斯:不知道我跟小瑪卡斯有沒有見過面😆

GMTropicalo:多半有吧
  你們找了支援,他們也又從後方調人過來
  從小衝突演變成一觸即發的戰鬥
  這時你要求雙方會面和談
  解放者那邊沒有什麼猶豫就答應了

亨利卡斯:「小瑪卡斯,又見面了。」他應該知道我是誰吧

GMTropicalo:「你不是有用箭跟我打過招呼了嗎?亨利卡斯。」
  小瑪卡斯和你行禮

亨利卡斯:「那一定不是我,你看我像是會打仗的人嗎?」
  「比起軍人,我比較像個商人。」
  「我的父親俾斯米爾和你的父親瑪卡斯,在獨立戰爭時曾一同併肩作戰。」
  「建國之後,很遺憾的,貴騎士團和俾騎士團並未在意識形態上取得共識。」
  「我們今天的衝突,根源也在於此。」

小瑪卡斯:「我不是商人,太複雜的我聽不懂。」
  「我也不願意發生無謂的衝突,但是維加斯向我們求援,而我們也答應了。」
  「我們不會就這樣空手離開。」

亨利卡斯:「如果我們把維加斯交給你們,你們就會退兵嗎?」

GMTropicalo:話說
  你有黑名單的move

亨利卡斯:對欸

GMTropicalo:你們現在有人在黑名單裡頭嗎?

亨利卡斯:應該還沒

GMTropicalo:好

Vincent:那我可以拿這個威脅他XD

GMTropicalo:是不是
  還蠻殘暴的
  有要提這件事嗎

亨利卡斯:「維加斯背叛了我們的信任,把悠關許多家庭安全的琥珀偷走,
  這樣破壞交易神聖公正性的人,你們打算包庇嗎?」
  我想先知道他怎麼想的
  他應該也不想打,他的意圖是打算搶走琥珀嗎

小瑪卡斯:「為了維加斯,你們向手無寸鐵的車夫出手,殘殺這些非戰鬥人員。」
  「親愛的亨利卡斯,我不認為正義在你們那方。」
  「釋放維加斯和其他人員,我們就退兵。」
  「琥珀你們可以帶走,但人不行。」

亨利卡斯:「我同意也不同意。」
  「我同意的是讓你們帶走維加斯。」
  「我不同意的是這些無辜者的命要算在我,這些人之所以會死,是因為維加斯。」
  「願神憐憫。」
  「那麼,以公平紳士之名,我們達成協議?」

小瑪卡斯:「他們是因維加斯而死,或是被你們射死,」
  「這問題還是麻煩你去問他們的家屬怎麼想吧。」
  小瑪卡斯起身,向你伸出手:「祝達成協議。」

亨利卡斯:話說我有神術可以用嗎
  我本想用一個艾瓦索羅會用的神術
  雙方真心達成交易時會出現錢的符號

GMTropicalo:XD
  好問題
  FFTY其實沒有法術只有ritual

Vincent:在 legacy 中 ritual 就是魔法物品/科技遺物
  我覺得我們可以好好探索這塊

GMTropicalo:Enact a Ritual
  When you perform a ritual of the land, say a thing you want it to do
  based on your understanding of it and roll +Lore. On a hit it does   roughly
  what you want: on a 7-9 pick one Blessing, on a 10+ pick two.
  Blessings
  • The magic does exactly what you desire – no more, no less.
  • The magic is far more powerful than normal.
  • The surge of power heals a Flesh Wound.
  • Select two Banes: the GM cannot pick them.
  • You gain fleeting Advantage.
  • You gain an insight into your someone's current state.
  The GM picks one Bane
  Banes
  • The land’s power warps your body in some way.
  • The land demands a small sacrifice from you.
  • The land shows you something it thinks you need to know.
  • The land’s creatures avoid, attack, watch or crave you.
  • The weather changes suddenly and dramatically
  我最初的想法,是Ritual是影響更巨大的大型魔法
  比較傾向用類似DW的方式來處理施法者

Vincent:喔喔喔
  其實你看他的設計
  就是那種撿到古代高科技產品,然後根據你的知識啟動他
  他有點像是使用魔法物品

GMTropicalo:是啊
  是古老大地留下來的秘儀
  對對對
  就是這個

Vincent:帕先這裡以前是龍族跟龍語族和月神族的大地
  也許也會有這些有的沒的

GMTropicalo:是這樣沒錯

Vincent:回想一下就像你說的
  法術的話也許用 DW 的方式處理比較好

GMTropicalo:因為FFTY是個只有ritual的設定
  我只是想說剛開始,簡單一點為妙

Vincent:嗯嗯
  好
  就先從簡

GMTropicalo:先按照原版來玩
  愈來愈熟可以開始魔改
  愈玩會愈多意見
  很多有趣的東西
  也很多很詭異

Vincent:對
  遊戲本身就有 custom move 的魔改空間

GMTropicalo:是
  回歸正題,亨利卡斯想要確認雙方都是真心的法術
  我覺得可以直接放就好不用檢定什麼

Vincent:好

GMTropicalo:小瑪卡斯的確不想跟你們開戰
  也知道鬧下去對他們沒好處
  能弄回維加斯已經是他們的勝利

Vincent:那就達成協議,安排後續交接事宜

GMTropicalo:好

Vincent:背骨仔送他們

GMTropicalo:ㄎㄎ
  算是解決了一個事情啦

Vincent:對,後續要統他們
  這題最難

GMTropicalo:難
  簡報一下:亨利卡斯得到線報,知道維加斯帶著車隊往北方前進,
  還在Aldbridge招募人手,懷疑是要帶著琥珀投靠北方解放者,
  於是亨利卡斯帶兵出征,而維加斯好不容易逃到與解放者的邊境,
  覺得有機會獲救,拒絕投降,
  亨利卡斯只得使用武力,不少非戰鬥人員像是維加斯雇用的車夫也在混戰中陣亡,
  好不容易勝利,解放者的小瑪卡斯帶兵包圍亨利卡斯。
  最後亨利卡斯和小瑪卡斯雙方都得到援軍之後達成協議,
  黃金之翼騎士團得到琥珀,但叛逃的維加斯被解放者帶走了

Vincent:一場因捲琥珀潛逃而引發的殺機

GMTropicalo:大公國的turmoil+1
  獨立建國20周年大典的失敗進度也+1

Saxton:🤟

GMTropicalo:好
  接下來
  黃金之翼騎士團還有兩個任務:沒上繳的稅收,還有邀請解放者參加慶典
  在繼續之前,
  @Saxton: 和 @anka 有什麼行動嗎?

Saxton:這個Aldbridge在地圖的哪邊?

GMTropicalo:在鐵水鎮和耶路蔑列並的反方向
  離解放者的領地比較近

Vincent:沒上繳的稅收我想花費蓋索家族的一點影響力,
  請他們給我盈餘:和平幫我處理,
  然後亨利卡斯跟小瑪卡斯交接完之後,想談一下出席解放者參加慶典的事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好像很厲害
  你希望蓋索家族幫你恢復德里克赫魯特的和平
  於是德里克赫魯特應該要上繳的稅收就能夠被取得了
  這樣嗎

Vincent:是
  當初譚古成立讓蓋索成立新的在地武裝,為的不就是這個嗎

GMTropicalo:的確如此
  蓋索和黑毛率領翼騎兵出擊,驅逐了德里克赫魯特周遭的土匪
  但沒有能夠抓到土匪的首腦

Vincent:這些土匪是很有組織的武裝部隊嗎
  還是不知哪來的流匪

蓋索:「不堪一擊。」

黑毛:「很臭的鐵鏽味。」

GMTropicalo:並不是非常有組織,武裝也沒特別好
  但又比雜亂無章的土匪好一些

Vincent:希望自由大道暫時沒事

GMTropicalo:暫時沒問題了
  稅收也順利繳出
  所以砍掉一個wealth需求
  然後加回一個peace
  龍骨和黃金之翼暫時都是mood -1
  拉德斯之環-3

Vincent:拉德斯之環好慘

GMTropicalo:稍微
  閱讀風向蠻恐怖的

Vincent:在我跟解放者騎士團談之前看龍骨跟拉德斯之環有沒有要幹嘛
  看要衝康我還是想做什麼
  如果沒有的話我就要來召集我的盟友來閱讀風向了

Saxton:我有幾個閱讀風向想丟XD
  龍骨商會打算去找解放者商談做定期貿易,
  搬運貨物(執行搬有運無的move)的工作可以完全交給我們負責,
  但是希望解放者提供領地自由通行權和小麥給我們

GMTropicalo:就是會讓他們有trade
  你們得到wheat
  的概念囉

Vincent:是指消除解放者交易需求,龍骨得到小麥盈餘這樣嗎
  感覺龍骨應該是要自行承擔風險來消除解放者的交易需求(每季丟搬有運無?),
  然後解放者消除小麥盈餘讓龍骨得到小麥盈餘,然後龍骨再度自行承擔搬運風險
  龍骨都承擔這麼多了要不要乾脆點邀約解放者出席建國二十週年祭


Saxton:就是這樣。另外在我需要丟搬有運無的時候,
  如果給通行權,我就可以直接選經過他們家的領地而且已經取得他們的同意了
  如果我得到他們的影響力的話就可以這樣幹

Vincent:ㄎㄎ
  真期待

Saxton:突然發現波里斯居然有醫藥的盈餘

GMTropicalo:我覺得
  解放軍願意在邊界和你們貿易,他們可以提供小麥或是牲口,看你們要用什麼資源換
  或是讓他們得到對你們的影響力
  就不用出資源
  話說龍骨是派誰來談

Saxton:那就會長來吧

GMTropicalo:會長有名字了嗎?XD

Saxton:維加德
  Végarðr
  工程家族上代家主與女巫的長子。由於商會拿到礦山經營權並希望全力經營礦山生意,
  前會長與各家族討論後決定推薦擁有學識並熟稔工程的維加德接任會長職位。

GMTropicalo:這樣的話他們就由老瑪卡斯來和你們會長談

維加德:「不考慮建立雙方的貿易路線嗎?你們不需要考慮運輸,
  可以在極低的風險進行交易,這樣不好嗎?」

GMTropicalo:意思是說,隔壁黃金之翼和他們在打山崗攻防戰的時候
  你們在後面談生意對嗎

Saxton:對吧?
  他們打架現在不關龍骨商會的事XD

老瑪卡斯:「我是很信任你們,我的朋友。」
  「但我們領內實在不太確定武名赫赫的龍骨能不能相信。」
  「畢竟你們不是以熱愛和平著稱。」
  「合作關係,和信賴夥伴關係,都需要時間經營。」

維加德:「在國外,我們的確不是。但在國內,我們可是共處一舟,互相扯後腿對你我都不好。」

老瑪卡斯:「我想我們可以從邊境的合作開始,讓領民們慢慢知道你們能為我們帶來許多好處。」

維加德:「可惜,沒能獲得你們的信任是我們商會無德,就照你的意思吧。」
  「有機會我們再合作。」

GMTropicalo:所以你們的合作是
  雙方在邊界交換物資
  你們出什麼?要換什麼?

Saxton:就不換了
  沒賺頭
  等等
  我想一下
  我覺得我要先去找新教

GMTropicalo:😆
  新教那邊
  龍骨又是派誰去

Saxton:等一下啊啊啊!
  我稍微釐清一下思緒XD
  算了,我覺得新教沒有物資可以跟解放者交易

GMTropicalo:大部分都不是用交易來的
  我想

Saxton:我覺得我直接用財富找矮人工程師來幫我解決我的工程師需求
  工程師需求解決應該我的metal也可能可以解決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所以和解放軍的談判的結論是什麼
  是決定不和他們貿易就是了
  是有要在邊境貿易,只是小麥就不買了
  還是連邊境貿易都決定不做?

Saxton:我覺得讓居民去邊境做點跟重要物資無關的小生意,就小麥不買了

GMTropicalo:Ok
  這樣解放軍應該還是會解除trade的需求
  你覺得呢

Saxton:這麼爽
  那就完全不交易

GMTropicalo:得罪對方也沒關係

Saxton:只是沒做到生意而已,才沒有得罪

GMTropicalo:我覺得會欸
  你們跑去找人家談
  沒關係
  反正他們本來就缺respect
  不被尊重很正常

Saxton:那就得罪吧XD

GMTropicalo:總之就這樣
  你要找哪裡的矮人?
  派誰去談?

Saxton:帕先應該也有一些礦坑是矮人在營運,像是寶石或金礦之類的
  應該也會有矮人的領地

GMTropicalo:帕先最大的礦坑在你們手上
  矮人應該蠻敵視你們?
  或是
  覬覦
  想參一份
  想很久了

Saxton:啊,這很糟糕耶

GMTropicalo:你們有礦沒技術
  他們沒礦有技術
  不應該是一拍即合嗎?XD
  怎麼會很糟糕XD

Saxton:我們還有錢,可以用鈔票甩他們臉
  技術入股很糟糕
  所以我要用鈔票打臉他們

GMTropicalo:誰要去甩?

Saxton:讓會長繼續跑
  反正會長都出門了,出去逛一圈再讓他回來

GMTropicalo:會長不是玩家人物
  其實應該很難用
  也不能交涉

Saxton:不然就讓很閒的赫萊佛去吧

GMTropicalo:他不是才剛清了礦山怪物
  怎麼可以說他閒XD
  所以你們的目標是那種經營小礦的矮人嗎?
  所以你們要拜訪的是那裡的,是什麼樣的矮人

Saxton:去找那種經營不善的矮人吧,用錢聘請他們,讓他們幫我處理礦山並且培養新人

GMTropicalo:赫萊佛會怎麼說
  應該不是真的要拿錢打他們臉?

赫萊佛:「鐵水鎮有豐富鐵石可以採掘,薪水又不錯,身邊的人又好,要不要考慮來龍骨商會工作?」
  「雖然你們這裡也算是個不錯的礦坑,不過依照各位矮人大哥的技術,繼續在這裡幹也太埋沒你們了。」

矮人:「的確是很埋沒沒錯。」
  「再好的技術,沒有富美的礦挖,也是枉然。」
  「蘊藏再多的礦,沒有技術夠好的技師,同樣也是糟蹋。」
矮人技師眼睛閃爍看著赫萊佛
  「你們出多少?」

赫萊佛:1點財富

矮人:「包吃包住包麥酒對吧?」

赫萊佛:「包吃包住沒問題,等礦山正常營運後,就讓大家喝酒喝個夠。」

GMTropicalo:矮人接受1 wealth的薪金,他們能夠讓龍骨不會再缺少技師
  之後你支付wheat 或livestock或ale,他們可以幫你出產metal或amber

赫萊佛:好

GMTropicalo:此外
  他們在上班時間之外挖的
  算他們的額外收入
  不上繳

赫萊佛:嘖嘖
  這個出產是指我會有盈餘還是不會有需求?
  如果我沒支付上述的東西,metal的需求就不會解除?

GMTropicalo:你如果是有需求,就會讓你沒有需求
  你如果沒有需求,會變成富足

赫萊佛:OK

GMTropicalo:就得到1的意思
  同意雇用他們嗎?

赫萊佛:好喔
  就雇吧

矮人:「那之後就叫你老闆啦!」
  「不會讓你失望的。」

赫萊佛:「我不是老闆啦,會長才是你們的老闆!」

「好的,老闆!我們去慶祝吧!」矮人拉著赫萊佛就走

赫萊佛:錢好難賺orz

GMTropicalo:武力奪取最快

Saxton:真的
  @Vincent: 真的不考慮打解放者嗎?XD

Vincent:你那麼想打的話可以自己打啊😜

GMTropicalo:打啊打啊

Saxton:XD
  應該是可以拉拉德斯之環一起打
  不過重點是沒有藉口啊~

Vincent:顆顆,有意思



GMTropicalo:那就是看拉德斯之環有沒有行動
  沒有的話就是黃金之翼的談判


《黃金之翼騎士團的談判》

亨利卡斯:簡單的說就亨利在交接完之後向解放者提議請他們出席建國二十週年祭,
  作為代價是幫他們建立貿易路線,消除他們交易的需求

GMTropicalo:嗯嗯嗯
  他們只願意在邊境貿易
  不願意讓你們的武裝商隊進入

亨利卡斯:可以
  可以在他們選定的邊境設立貿易站

「此外我們還有一個要求。」老瑪卡斯說
  「我們要譚古表現他的誠意。」
  「我們和他並肩作戰,為他流血,但他沒有給予我們應得的回報。」
  「現在我們也不要求取得我們應得的,我們只要譚古展現他的誠意。」

亨利卡斯:他指的誠意是什麼意思

GMTropicalo:我也不知
  他們要respect

亨利卡斯:聽起來
  對
  就是要個 respect

GMTropicalo:比起trade什麼的
  他們更看重respect

亨利卡斯:其實我是有方法可以解決,但我先問過譚古意見好了

GMTropicalo:所以是先答應下來就是?

亨利卡斯:我先答應我會轉達,並且先幫他們處理好貿易的事項以示誠意

GMTropicalo:好👌

亨利卡斯:說不定譚古聽了大怒要我們攻打他們也不一定

GMTropicalo:搞不好像那個誰
  攣河城那個
  他要的是娶他女兒
  放他鳥,他就殺你全家
  佛雷是不是

亨利卡斯:好兇
  對

GMTropicalo:真的兇

亨利卡斯:龍骨商會做的事,如果衝康的是別的艾辛人,可能就要流血了

Saxton:其實我不知道國內派系之間開戰,執政官會不會說什麼

GMTropicalo:不知道欸,你們覺得呢?
  應該就上法庭裁決

Saxton:上法庭我肯定輸啊

亨利卡斯:總之我先轉達
  譚古怎麼說

GMTropicalo:是由艾瓦索羅去談嗎?

亨利卡斯:對
  艾瓦索羅說如果譚古想懷柔他們的話,就答應下來

「誠意是什麼玩意?」譚古問

亨利卡斯:「就是頭銜、禮節,這些有的沒的。這是我們最擅長的。」

譚古:「那些傢伙可是想在獨立戰爭勝利後稱王的傢伙。」
「若不是我們行動更快,現在帕先就是他們的禁臠了。」

亨利卡斯:執行的部份,我們這邊就會動用我們這邊的文化影響力
  請他們來耶路蔑列並作客

GMTropicalo:然後殺光嗎?

亨利卡斯:給他們上好的禮節對待
  大唱連爺爺您終於回來了
  授銜儀式
  精美的茶會
  巴拉巴拉
  讓他們爽爽的
  捧上天
  到時候再捧殺

譚古:「索性就大辦一場授勳儀式。」
  「再次讓國民向所有的戰爭英雄表達謝意。」
  「好,我同意。」
  「弄不死他們。至少灌死他們。」

艾瓦索羅笑著答應

Vincent:那我們這邊,就用我們的文化盈餘,換給他們消除尊重需求,這樣可以嗎
  邀請他們盛大出場

GMTropicalo:先不用

Vincent:好

GMTropicalo:可以下次評定再正式發布
  這次讓他們承諾即可

Vincent:我本想用雪中送炭😈
  可以
  那我算任務達成了?

GMTropicalo:算喔

Vincent:桀桀桀
  很好很好

GMTropicalo:那就又回到拉達斯之環,沒有特別要做什麼的話,可以考慮turning of season啦

Anka:好像似乎⋯⋯要想想怎麼解決luxury
  但目前沒有什麼具體想法,我想像
  想,明天中午回

Saxton:你可以解決藥物

Vincent:也可以直接下一季啊
  我還需要把和平搬到首都

Saxton:和平要怎麼搬?

Vincent:可能是把守衛調走?

Saxton:我開始覺得我根本沒必要急著解決需求
  Mood只要不是太低應該就對派系影響不大

Vincent:好像是,看隔壁拉達斯之環都 -3 了也不要緊

Saxton:陷入危機 Fall into Crisis
  當你的派系用滲透其他組織/派系,解釋他們打算做什麼:
  將時間稍微往前進,再問玩家他們的派系現在忙些什麼
  當Mood低於-3,消除一個需求並擇一:
  • 你們讓目標對某資源的需求更多/更少。
  • 有人趁派系虛弱時占我們便宜,失去一個重要的盟友或領地
  • 你們在目標搬弄是非,製造混亂。
  • 派系陷入內鬥,Grasp以劣勢進行,直到內鬥結束
  • 你們在某行動中隱藏了自己的存在,或是嫁禍給其他人。   • 派系封閉不與外界接觸,Reach以劣勢進行,直到閉關結束
  • 你們暗中破壞/干擾了某項事物,讓其在你指定的關鍵時刻出問題
  • 派系的秩序崩壞,線人們不在忠誠,Slight以劣勢進行直到你們正常運作
  • 你的裝備不合格,永久失去一項資產選擇
  擲+Sleight。成功時,派系成功達到目的,7-9時擇一:
  每項選擇在一個時代中只能選擇一次

Saxton:好像得選這個了?

Vincent:你是說陷入危機嗎

Saxton:對

Vincent:這應該要 -4 丟?

Saxton:喔,超過-3

Vincent:這好危險
  消除一需求就是 -3
  隨時又會 -4

Saxton:那我用影響力去跟拉達斯之環要1財富就有機會執行了XD

Vincent:真的欸,影響力可以直接取得一個盈餘
  兇

Saxton:我是不是考慮直接用掉啊
  不然換季評比又丟爛骰子就…

Vincent:但為何要衝康拉德斯之環😆
  就算拉德斯之環爆掉對你們也沒好處啊

Saxton:他丟骰子我也可以用影響力幫他加一顆吧?
  陰謀好像可以幫忙降低需求耶

Vincent:真的欸

Saxton:我可以用請求支援 Call in a Debt,找拉德斯之環幫我執行陰謀嗎?
  應該說協助我執行使用陰謀 Subterfuge

GMTropicalo:消除你對拉達斯的影響力,
  讓拉德斯支援你的行動(以優勢進行)的意思嗎?
  可以
  但他們也可以拒絕(進行渡過難關檢定)

Saxton:趁現在有機會就試著玩玩看XD
  失敗就算了XD

GMTropicalo:可以啊
  《 **使用貢獻值 Using Favour**》
  當你向仲裁者請求協助時,描述你如何向仲裁者說明問題,擲+Favour
  成功時,仲裁者以資源的方式支援你。
  10+時,仲裁者的資源正符合你的需求;
  7-9時,仲裁者只是隨便送來某種資源
  失敗時,GM擇一:
  .仲裁者同時派出了廢材監督者來確保資源有妥善使用
  .監督者能力出色,但他只聽命中央,不會理會派系的意見
GMTropicalo:貢獻值也可以變成資源

GMTropicalo:三個派系本來都有貢獻1
  黃金之翼說動了解放者
  秘環提供了學者
  變成貢獻值2
  貢獻值上限就2而已,沒事可以用一用

Vincent:使用陰謀 move 我看了一下原文,他的第一項原文是:
  > They make a resource appear more or less desirable.
  > 使某資源看起來更有吸引力,或使某資源看起來無吸引力
  說明是文字是:
  > Use the first option to get people to assist your Claim by Force, or use it after a Claim by Force to stop people taking your new asset back.
  看起來是對 NPC 用的

GMTropicalo:你看的是什麼?

Vincent:https://ufopress.co.uk/the-world-of-leg ... ily-rules/

GMTropicalo:ok
  對
  是對NPC派系用的
  不過前半部,他說某資源更有吸引力讓對方願意協助
  這什麼概念

GMTropicalo:譬如說龍骨想搶解放者的wheat
  於是對新教使用陰謀讓新教也想要wheat
  於是新教就協助龍骨攻擊解放者

Vincent:對

GMTropicalo:我好奇的是
  所以新教會得到小麥嘛
  幫龍骨搶到小麥,和新教對小麥需求更大
  這兩個不太一樣的概念

Vincent:這個 move 本身不會改變需求跟盈餘
  我覺得陰謀的問題就在這邊

GMTropicalo:讓人家更需要小麥,幫你搶了小麥,
  但他還是沒有小麥,所以接下來是要搶你嗎

Vincent:就算搶到地盤,龍骨要把小麥分給新教嗎
  對
  新教不會多出需求:小麥,但如果龍骨不把小麥給新教,
  新教可能馬上就會發現自己被騙了

GMTropicalo:不過這其實只是敘事問題
  規則上,這是陰謀,本來就不合理
  是用陰謀去影響別派系
  沒有mutual benefit

Vincent:也可以把小麥給新教,當作一切沒事
  嗯,感覺陰謀會產生很多後果
  以這情況來說可以繼續用陰謀嫁禍給,比如黃金之翼好了

GMTropicalo:不然就再用一次陰謀
  讓他們對小麥的需求減少XD
  北七

Vincent:真的是滿陰險的,危險程度不下於武力奪取

GMTropicalo:有感覺了齁
  派系Move影響都很大

Vincent:但我想各派系應該也是會照著他本來的行事風格進行

GMTropicalo:各派系都有想做的事

Vincent:嗯嗯

Saxton:所以龍骨商會可以搶解放者小麥,然後用陰謀嫁禍說是黃金之翼搶的?

GMTropicalo:可以啊

Vincent:來來來XD
  給我一個藉口把礦山搶走😈

GMTropicalo:內耗會亡國ㄚ😆

Saxton:沒啦,要看Zeel有沒有要幹嘛
  看影響力給他支援一下ok

GMTropicalo:有什麼想法了嗎?
  決定pass進入下一季也是一個選擇

Anka:抱歉忙到忘記
  我們進入下一季吧

Saxton:噗哧

GMTropicalo:沒事兒
  有空回,沒空說一聲
  完全不急der
您沒有權限檢視這篇文章所附加的檔案。
I am mean and mean is me.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26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A1S2紀錄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Record-A1S2.txt

==============================================================
Guild: Chronica Terra Paseinum
Channel: 文字頻道 / ctp-a1s2
==============================================================
Spoiler:
GM:               Tropicalo
CDB龍骨商會/赫萊佛:      Saxton
CLD拉德斯之環/艾達斯:     Anka
OGW黃金之翼騎士團/亨利卡斯:  Vincent
 
==============================================================

GMTropicalo:說起來,雖然我們是turning season
  但編號上我卻是按照影集用s幾e幾來計
  會不會讓人搞混啊?是不是其實應該要改成A(age)和S(season)?

Vincent:好像可以欸🤣🤣🤣
  episode 應該是每次 zoom in 的內容

GMTropicalo:嗯嗯
  還有之後感覺要用討論串把事件也分開
  Anyway,因為Season 1 黃金之翼騎士團的武裝行動,
  殺傷了一些Aldridge 的平民,造成了國度混亂上升
  我得擇一

GMTropicalo:
  The GM picks one for each point Turmoil exceeds Control:
  • There’s a disaster: lose a point of Progress.
  • Raiders strike: give the Clan with least Favour a Need.
  • An affliction strikes a settlement: plague, poisoning, murders or
  something weirder.
  • Separatists, fanatics or revolutionaries claim a region as their own -
  mark out the borders they claim on the map.
  • The Shadowlands sends Bloodspeakers into the land; pick what they do
  from the Subterfuge options.
  真是每個選項都很災難
  不要再增加Turmoil了啦😆

GMTropicalo:我選:分離主義者佔領某區域
  這樣就可以消滅他們搶錢搶糧搶娘們了

Vincent:不是 MC 推薦的嗎😆

GMTropicalo:應該不是解放者,而是另一個勢力

Vincent:龍骨終於有東西可以搶了

GMTropicalo:我有兩個想法,一個是盜賊團,黃金之翼請蓋索驅逐的殘黨
  一個是一群龍語族原住民

Vincent:兩個都很有趣

GMTropicalo:⋯⋯why not both
  總之有批分離主義者出來鬧事了
  接下來就是S2評定

Saxton:龍語族是指說龍語的生物嗎?

GMTropicalo:和鐵民一樣,是一種人類語組

Saxton:Aldridge在哪?

GMTropicalo:Aldbridge在哪? @vincentchang

Vincent:在龍骨鐵水鎮北方過河
  某座橋
  我用藍色畫了一槓

GMTropicalo:好,明天更新
  評定結束之後大家可以開始研究該怎進行本季任務



《A1S2評定》
GMTropicalo:首先是A1S2的評定
  大家一樣來丟2d6+貢獻值吧
  一樣要問 @anka 是否要用宮廷術士move
  "‧宮廷術士
  獨立戰爭時,拉德斯之環為勝利付出了許多。在仲裁者召開評定時,你可以擇一:
   ‧當眾宣揚你們在獨立戰爭的貢獻,在擲評定時以優勢擲骰。
   ‧對仲裁者的統治挑三揀四,在擲評定時以劣勢擲骰。
  此外,拉德斯之環也被期待在大公國碰上各種奧術相關的疑難雜症時能夠提出解決方法"

Vincent:[2d6+2] Roll: [6, 3] Result: 11

Saxton:[2d6+1] Roll: [6, 5] Result: 12
  這個嚇到我了

GMTropicalo:評定丟10+的意思,是仲裁者會將目前project收到的資源交付給你們,
  讓你們利用該資源在本季結束前完成任務
  嚴格講,現在只有收到秘環繳的學者

Anka:這次要動用優勢了
  Anka:[2d6+1] Roll: [3, 2] Result: 6

GMTropicalo:一樣是瑪麗瓊娜來參加評定嗎?
  瑪麗瓊娜會怎麼說

Saxton:拉德斯之環貢獻不是+2?

GMTropicalo:是+2

Anka:那這樣剛好9?

GMTropicalo:而且,優勢是3d6擇二高
  不是多+1

Anka:抱歉,規則沒記清楚

GMTropicalo:沒,就Legacy和其他PbtA 故意不一樣

Anka:所以拉德斯現在是丟3d6取2高+2?

GMTropicalo:對

Anka:[3d6] Roll: [3, 2, 2] Result: 7
  5+2=7
  真是靠北

GMTropicalo:骰運不佳

Vincent:不錯了啊,有 hit

Anka:瑪麗這次護送學者到首都

Saxton:突然想問
  首都在哪裡?XD

GMTropicalo:關於首都
  現代是在葉爾羅賓
  就是遊戲中的耶路蔑列並
  看來古代有個其他的首府囉?

Saxton:感覺上是葉爾羅賓比較適合,
  但既然要另外找,首都是要找有淡水的地方嗎?

Vincent:我記得北邊有另一個城市
  在葉爾羅賓北邊一點
  我想首都可能是在這裡,理由是這裡比較能夠防守來自東南的攻擊

GMTropicalo:我其實今天有想過這個問題
  一個是耶路蔑列並看來應該不是殖民地初創的據點,
  看來首都應該是那個殖民地老城?
  另一個選項是首府現在是譚古蓋的城堡,他的城堡就是國家的首府

Vincent:殖民地老城大概會在哪
  我想像是個有古代遺跡的地方

Saxton:依山傍水的據點都被玩家占走了XD

GMTropicalo:傻傻的
  依山傍水會被艾辛人搶劫

Saxton:也是

GMTropicalo:聰明人才不住水邊

GMTropicalo:老城應該很靠佳涅宛
  聽起來不會是首都
  那就城堡吧

Vincent:https://waterdeep.ktx.tw/wiki/index.php ... C%E5%9C%8B
  發現古代設定

GMTropicalo:那個已經沒用了
  跟口罩販賣機一樣

Vincent:冬季時河流冰封,水運斷絕
  看到葉爾羅賓馬鈴薯餅肚子好餓

GMTropicalo:餓

Saxton:那要座落在葉爾羅賓右側那塊樹林跟山脈的交匯處嗎?

GMTropicalo:首都叫作 Dumblin,譚古說這根本就是個泥巴山 Dumblas,
  結果在這裡蓋了城堡,後來發展成帕先早期的首府
  可喜可賀首都就這樣決定啦



Anka:順便又參加了一次評定
  然後跟在場眾人大談自己當時即時出現
  逆轉戰局
  云云

譚古:「好漢說好不提當年勇。」
  「瑪麗瓊娜,你們這次把秘環的學者都派過來了,
  聽說你們連學徒都得開始做學者的工作,人手嚴重不足啊。」
  「本季就麻煩你們著重人材培養,補足人力的缺口吧。」
  CLD任務:取得recruits或是取得scholars

譚古:「艾瓦索羅,和解放者協調的,就是俾斯米爾的兒子嗎?」
  「他這次有來嗎?」

Vincent:應該有來吧
  搞出這麼大件事應該要來一下

「正是在下。」亨利卡斯行禮
「亨利卡斯向您致敬。」

譚古:「不用多禮,你的父母親和我以兄弟稱呼。」
  (瞎扯)
  [有這麼好嗎

Vincent:應該要有吧,以前冒險者都被他們夫妻補血😆
  亨利卡斯對於能跟解放者談和似乎十分期待
  不知其實譚古和艾瓦索羅想捧殺他們

譚古:「我把拉達斯之環的學者交給你們管理,
  等他們擬好教本之後,也讓他們開始儀式的規劃。」
  「要讓解放者那些傢伙也倍感尊重。」
  「讓他們無話可說,乖乖來參加慶典。」

「對於能夠擔此任務,在下倍感殊榮,必定會讓貴客發自內心讚嘆。」亨利卡斯高興的說

譚古:「龍骨商會,說起來你們上次有來嗎?」
  你們應該是會長維加德來吧?
  「這次慶典需要大量的食物,我要讓慶典期間人人有肉吃。」
  「要請你們大量採買牲口運到首都來。」
  「資金你們離開前記得去跟財務總管先拿。」

會長維加德:「是的,龍骨商會將全力為您服務。」
  評定這種大事都是交給會長來參加

譚古:「帕先的未來,掌握在各位手中。」

GMTropicalo:大家還有要幹嘛嗎?
  譬如說使用貢獻值之類
  沒有的話,評定就結束囉

Vincent:不用

Saxton:找財務拿錢

GMTropicalo:A1S2任務:
  CLD:取得recruits或scholars
  OGW:國度交付scholars,用以籌備慶典邀請解放者
  CDB:交付wealth,用以購置慶典所需牲口

Vincent:讚
  因為現在是新一季,所以我也取回琥珀了對吧
  消除琥珀需求?

GMTropicalo:是

Vincent:另外就是因為我為解放者建立貿易站,消除他們的交易需求,
  這樣我可以用雪中送炭 move 也消除我的一個財富需求?

GMTropicalo:《適材適所 Right Tool For the Job》
  當你的派系使用資源以應付危機,消除該資源以解決或緩解該危機
  雪中送碳的核心是這個
  RAW我會說不行,因為你沒有消耗資源

Vincent:可惜,本想說拓展新市場時同時也增加稅收的,下次吧😆

Saxton:打下來就有稅收了

GMTropicalo:那就回到各派系的領地內
  看各位打算怎麼做吧


《龍骨商會》
赫萊佛:我的探索者發現了什麼!
  我的跨國貿易可以得到什麼!

GMTropicalo:探索者好雞肋
  因為我們已經有地圖
  在空白地圖上會發揮更強大

赫萊佛:探索者不就是用來在地圖上發現資源採集點用的嗎?XD

GMTropicalo:大概跟你報告北方海上有很多海王類
  他們還宰了一隻鯨魚回來
  雖然不是靠貿易得到,但你得到了龍涎香
  算香料好了
  Spices

Vincent:我的萬事皆有價才雞肋
  這個要花費 coin 才能用
  但現在沒 coin 可用
  > o Everyone Has a Price
  > When you try to flip an agent of your enemies to your side, remove a
  > Find Common Ground option they can pick for each that is true:
  > • They have accepted a lavish gift from you.
  > • You have brought them evidence of their master’s disloyalty.
  > • You have made a credible threat against their loved ones.
  版本更新後被改成這樣
  就沒有 coin 了

GMTropicalo:這個move本身就很雞肋

赫萊佛:不知道可不可以上繳鯨魚

Vincent:龍涎香很貴重欸

GMTropicalo:你得到的是龍涎香
  不是鯨魚
  是spices

探索者船長:「我們可以組織捕鯨船團。」
  「在北方海上獵殺鯨魚。」

GMTropicalo:大概可以得到鯨魚肉,約莫視為livestocks吧

赫萊佛:我覺得補鯨魚比較酷
  這樣我要派人去補鯨魚了

GMTropicalo:我還在思考要怎麼寫
  應該是custom move
  我想想覺得
  《下達命令 UNDER ORDERS》
  當你指示一群跟隨者去執行與他們專長相關的任務時,擲+tag
  10+:完美地達成;7-9,達成,並擇一
  • 他們缺少某個線索
  • 發生了什麼不祥的後果
  • 為了達成任務,他們付出了代價:失去一個tag
  當一群跟隨者失去了所有的tag,他們就沒有用處了。
  他們可能是受傷、疲憊、或是不願意再幫助你
  利用Followers Professional Care恢復跟隨者的tag
  用這個move就可以
  不過要捕鯨的話需要你暫時無效你的transport
  下一季開始他們回來才會回復transport
  @Saxton 覺得如何

赫萊佛:我派去補鯨魚,最快也要下季才能拿到肉嗎?

GMTropicalo:你覺得呢?我直覺是要花一季,因為要去海上不知多久,
  不過探索者和國際貿易也是一季,捕鯨不用一季似乎也說得過去。你怎麼想?

赫萊佛:執行Followers professional care是要花費什麼嗎?

GMTropicalo:好問題
  Professional Care
  When you rest a few weeks in safety with access to a relevant Surplus,
  heal all heavy wounds. The GM says how the local area changes while
  you’re being treated.
  依照文字來看,我覺得不需要花費,唯一就是要時間
  你覺得呢?

Vincent:我覺得 ok
  休息時環境或事件可能改變



GMTropicalo:你們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領地,招開了各派系自己的評定,
  同時也聽說了一支龍語者強盜,
  不確定是不是之前騷擾德里克赫魯特那支,
  在龍骨商會和秘環的邊界附近佔地為王的消息
  不太確定中央是否也得到消息了,
  但確定的是這支土匪在CBD與CLD的邊界上,不處置的話恐怕不會有好事
  如果沒有其他問題的話,大家可以開始決定派系本季要先做什麼了

GMTropicalo:BTW我們第一季沒有用到
  > **Zoom Out**
  當故事在人物視角把問題解決之後,拉回派系等級
  沒參與的玩家解釋他們的人物在這段時間做了什麼
  依照回答,他們能在派系行動中得到單次優勢
  將時間稍微往前進,再問玩家他們的派系現在忙些什麼
GMTropicalo:這季要實裝XD



《黃金之翼騎士團》
亨利卡斯:我先處理授勛儀式的事,聚集學者們規劃整個活動流程,
  解放者的貴客住在最好的公館,還要安排小朋友吟唱詩歌
  消除解放者的尊重需求

GMTropicalo:哎呀
  不過譚古的泥巴山城堡
  好像沒有什麼高級公館

亨利卡斯:這個都可以處理
  就像明明就是破舊眷村,改一改就變成什麼日式老屋文創打卡地點
  如果這有符合雪中送炭的話,我還想順便辦個祭典讓大家休閒娛樂,
  消除我的享樂需求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老舊的兵舍
  變成充滿歷史感的網美店
  用譚古給你的Scholar變成Culture然後消除解放者Respect對吧
  這樣有滿足雪中送炭,順便消了自己的Luxury
  本來這樣應該會再給你提升貢獻值
  但OGW的貢獻值已經是+2
  無法再升

亨利卡斯:對
  描述有寫說學者可以主持儀式,也了解天象等等,想說應該也蠻適用的😆
  沒關係


《拉德斯之環》
艾達斯:好難
  可以用wealth交換recruits嗎
  大量招募人手
  人海戰術

GMTropicalo:這麼簡單粗暴的當然可以啊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

艾達斯:或是兩巨頭開班授課
  密集加強班
  把學徒工教育到可以做專職研究人員的程度
  但感覺沒有改善局面

GMTropicalo:花貢獻
  花影響力
  你想要補的是scholars 還是recruits

艾達斯:補scholars

GMTropicalo:當然如果除了資源換資源之外實在想不到
  總是可以read the wind

艾達斯:決定了,召集派系要角來開會,討論如何取得scholars
  閱讀風向
  [2d6]` Roll: `[5, 5]` Result: `10`
  終於喔

GMTropicalo:你可以決定關鍵地點
  不過先等我
  我認為,秘環最大的問題,是只有兩巨頭
  以前下面有很多大師各自搞派系
  你們沒有那一堆大師
  意思就是也少了很多scholars之上
  巨頭未滿
  這種等級的
  不如趁這機會改組?
  擴大法師議會
  你覺得法師議會本來有多少人?




Saxton:其實我想,把龍語族盜賊趕到解放者那邊去。然後假扮成盜賊、把船拖到解放者據點的那條河的上游,由上而下去襲襲擊解放者,搶走他們的牲畜XD


艾達斯:本來應該很小
  3-5

GMTropicalo:嗯嗯
  不如增加席次
  更多機會
  年輕人不會被老屁股佔著位子沒發展
  可以從內部升
  也可以外部招聘
  甚至可以看看有沒有以前冰之塔的舊成員
  進入狀況更快
  你覺得如何?

艾達斯:趁這個機會擴充到13-15人
  我覺得
  也是個辦法
  瑪麗沒有很想
  但是農娜說服了她

GMTropicalo:看來這意見是農娜提的?
  或許其實農娜心中有幾個目標也不一定

艾達斯:農娜有幾個想提拔拉攏的

GMTropicalo:像是一起待過收割者的⋯⋯
  史塔西斯
  維克多師徒
  六指XD
  這幾個人可能身邊都會有一群弟子
  會是現成的scholars

艾達斯:這幾個都蠻好的
  史塔/維克多/蛇眼/六指

GMTropicalo:你可以決定關鍵地點在哪兒

艾達斯:是一個地區
  還是一個地點

GMTropicalo:愈細對你愈簡單啊
  我都可以

艾達斯:我想想
  感覺上面那些人,應該會在黃金之翼的地盤從事傭兵商隊老本行
  自由大道吧

GMTropicalo:這我倒不確定XD



《拉德斯之環:艾達斯的探訪》
GMTropicalo:維克多和六指說起來都是龍棋會
  維克多與六指其實都是龍棋會的人
  農娜應該偶爾會見到
  說起來農娜是龍棋會,但瑪麗瓊娜和銀龍有仇(?)
  兩人會不會有衝突?
  我覺得最有可能繼續幹傭兵的是六指
  但六指和瑪麗瓊娜關係也不太好XD
  維克多的話,要看漏爺意見
  目前正在自由大道的,你覺得是六指還是史塔西斯?

艾達斯:hmmmmm
  六指

GMTropicalo:居然
  所以你們決定要招募的對象
  是女性公敵嗎

艾達斯:先撿進來

GMTropicalo:嗯
  你們打算怎麼招募他?

艾達斯:提供議會席次
  和研究資金補助

GMTropicalo:所以是派出艾達斯去說服囉

艾達斯:對

GMTropicalo:好吧
  那就是要來Zoom in
  你有要使用影響力叫出仲裁者支援嗎
  @Saxton @vctc 有人要做quick character出場嗎?
  畢竟
  交涉是要丟cunning的😆

艾達斯:以最近的運氣
  還是用吧

GMTropicalo:那就是需要cunning高的NPC
  Arbiter's Voice

Vincent:看忌羅想出哪種 quick character

GMTropicalo:朝中有沒有這種人物?
  擅長交涉
  舌燦蓮花

Vincent:艾瓦索羅🤣

GMTropicalo:本來艾瓦索羅應該就是the Arbiter's Voice
  可惜被抓去派系
  莫非是艾瓦索羅的兒子
  說起來艾瓦索羅有結婚嗎?

Vincent:應該要結婚吧

GMTropicalo:"莊嚴的儀式,紀念在獨立戰爭中戰死的勇士,之後舉辦盛大的宴會
  所有派系都必須派出一些成年子弟在宮廷裡服務"
  艾瓦索羅的兒子靠嘴巴吃飯也是很合邏輯的
  剛好他正在宮廷裡值勤
  或是阿佐拉斯

Vincent:突然陷入思考
  艾瓦索羅會跟誰結婚

GMTropicalo:神秘
  艾瓦索羅有一堆前女友
  但這些前女友又還是待在艾瓦索羅附近
  有什麼原因嗎

Vincent:我覺得戰錘山姆和席薇亞其實都不太適合做老婆
  席薇亞是千金 CEO
  會想經營自己的事業
  但當然後來風水流輪轉

GMTropicalo:難道艾瓦索羅最後是為了政治聯姻結婚了嗎

Vincent:我覺得有可能
  但在殖民地有什麼政治聯姻的必要嗎

GMTropicalo:龍語族啊
  像海一樣多的龍語族
  真正的本地人

Vincent:這個可以

GMTropicalo:所以應該就是為了和龍語族建立關係,犧牲色相

Vincent:龍語族不知道有沒有派系什麼的
  還是經此結婚之後
  他們都被我們吸收了
  貨出去,錢進來,龍語族發大財

GMTropicalo:你覺得是像盧斯波頓的老婆?
  還是像艾德慕塔利的老婆
  佛雷為了嫁女兒給盧斯波頓,答應送他跟女兒重量一樣的黃金,盧斯波頓就娶了個肥妞

Vincent:可能是耶路蔑列並現址所在的龍語族部族
  的酋長女兒
  擅長烹飪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該處本來就是貿易中心嗎

Vincent:常在家擺席宴客
  對
  想像中是像 Julia Child 或莊祖宜那種很會做菜的官夫人

GMTropicalo:XD
  好
  所以艾瓦索羅的大兒子
  最後也成了擅長交涉的人
  嗎

Vincent:當然要
  這就是有錢人家的教育
  凡事都可協商

GMTropicalo:好
  大兒子叫什麼名字?

Vincent:就叫 Emko 好了
  恩科
  話說龍語有什麼語言範本嗎?我在想艾瓦索羅妻子的名字

GMTropicalo:白俄羅斯
  俄羅斯語
  或烏克蘭

Vincent:那就來個菜市場名好了,Yelena

GMTropicalo:換個別的如何
  Helen是希臘語來的

Vincent:有什麼推薦的菜市場名嗎

GMTropicalo:
  https://www.behindthename.com/name/zhanna
  https://www.behindthename.com/name/volha
  https://www.behindthename.com/name/ulyana
  https://www.behindthename.com/name/tamara
  Tamara如何
  好帥

Vincent:好,就 Tamara

GMTropicalo:那你要使用艾瓦索羅之子嗎?
  作為中央派來協助秘環招募的人員

Vincent:好,我就用恩科

GMTropicalo:那就看@Saxton ,如果沒有要出quick character的話我們就直接開始這段捉拿招募六指的Zoom in
  恩科認識艾達斯嗎
  農娜與艾斯華的雙胞胎兒子

恩科:這要問 @anka 不確定他們會不會三不五時來耶路蔑列並或首都走動
  應該是彼此知道,但熟識程度就不清楚了

艾達斯:彼此認識,但不算非常熟識的程度

GMTropicalo:嗯嗯
  @vctc 為什麼中央聽說拉德斯之環招募六指需要協助之後
  會派出恩科呢

恩科:因為六指叔先前沒事喜歡來我們家蹭飯
  我們都喜歡旅遊和美食

GMTropicalo:忘年之交來著

恩科:譚古開會時講到祕環要找六指回來任職時我脫口而出說,
  如果我是六指叔我一定拒絕的,自由自在慣了回不去被人管的生活,我懂他的
  譚古就說,好,你懂你去

GMTropicalo:你行你上

Vincent:哈哈哈

Saxton:我想一下要建怎樣的人物
  維甘塔斯
  Vygantas
  武力 1
  勇氣 0
  機智 1
  知識 -1
  佳涅宛人,拉德斯之環的門徒。擅長魔法,
  但由於在派系中成績不突出但體能良好,所以派去當拉達斯的隨從兼護衛,
  好在需要時將拉達斯找回來。

GMTropicalo:艾達斯還需要護衛喔XD
  Anyway,拉德斯之環查出了六指可可納‧B‧燕麥粥人在德里克赫魯特,
  派出艾達斯與維甘塔斯主從,外加從首都鄧布林派來的恩科,
  一行人前往德里克赫魯特捉拿招募之
  德里克赫魯特,正如之前所說,位在帕先南部,
  再往南走就是克里蘭的黑堡

維甘塔斯:重點是要把這個傢伙的去向報告回去XD

GMTropicalo:在獨立戰爭期間,克里蘭的盟友通過這條山道持續向起義軍供應物資,
  雪崩騎士團曾經在附近掠劫商隊,也數次攻擊這個山上的小鎮,但始終無法徹底切斷克里蘭的支援
  這麼說來,索拉和法西弗住在克里蘭
  六指也以克里蘭邊境的德里克赫魯特為據點
  這還真是
  莫非是舊情難忘?
  @vctc 德里克赫魯特是個什麼樣的地方?統治者是誰or什麼?

Vincent:算是境外貿易的樞紐,商隊和異國商人熙熙攘攘

GMTropicalo:六指也在這裡的話,上次居然還被盜賊肆虐

Vincent:統治者應該是黃金之翼的某個職務
  自由大道守護者之類的

GMTropicalo:嗯嗯
  感覺上次肆虐的強盜應該真的有點強
  守護者和六指的傭兵團都處理不來

Vincent:的確有點嚴重

GMTropicalo:你們來到德里克赫魯特,
  先前侵擾商人的盜賊團已經由中央出兵消滅,繁盛的貿易也已經恢復,
  但仍然可以看到被倒塌的城門和被燒毀的酒館等等
  在佳涅宛制裁帕先的時候,珍珠海岸的各種商品就經過克里蘭送到北方來
  你們也販賣琥珀之類的各種物產往南方去
  六指應該主要是接商隊護衛的工作
  但聽起來好無聊
  可能他讓手下去接
  自己到處遊蕩冒險
  可可納的傭兵團叫做中指團(the One Finger),標誌是一隻比著中指的手
  你們向中指團打聽團長的所在,但他們說已經好一陣子沒有見到可可納了

中指團:「確實他走的時候是說他要去追查那支盜賊團的下落,先前的圍剿雖然成功,
  但賊頭好像逃走了,團長好像有點在意那些賊子。」中指團的人說
  「不過也很可能他只是在窯子裡醉到不省人事而已。」

GMTropicalo:中指團的人不知道團長在哪
  你們打算怎麼辦

艾達斯:「我們先從最有可能的地方找起好了。」
  提議先把周遭的窯子找一次
  「根據瑪麗瓊娜大師的說法,可可納這個人性好漁色,或許真的就在窯子也不一定。」

GMTropicalo:你們走進窯子
  打算怎麼做?
  是佯裝客人付錢進去?
  還是進去就問?

艾達斯:艾達斯當然進去就問

GMTropicalo:好
  你們進入窯子,正在思考要如何下手打聽六指時
  卻看到艾達斯抓了個人就開始問人在哪

「你誰?」皮條客翻白眼
「來鬧事的話,你們可找錯地方了。」皮條客使了個眼色,兩三個大漢就上前圍住你們

GMTropicalo:怎生是好?

Vincent:看艾達斯表演

艾達斯:「我們有事情來找六指的而已,別緊張。」

「沒有這個人。」皮條客揮揮手請你們離開

維甘塔斯:「真抱歉啊,我們少爺沒有惡意,只是不太常來這裡光顧。」
  偷偷塞一枚金幣到皮條客的手裡。
  「我們只是來打聽有沒有一位叫做可可納的半身人來這裡光顧過。」
  「也就是剛剛說的六指。」


皮條客皺皺眉,老實不客氣地收下金幣:「誰不知道六指是誰?他還欠我們錢沒還呢。」
  「你要幫他還嗎?」皮條客向維甘塔斯眨眨眼
  旁邊那些打手也頗富深意地看向你們

維甘塔斯:「我兩袖清風,都沒有辦法來這光顧了,怎麼可能幫他還債。」(攤手)
  「但是如果找到他的話,倒是可以把他的下落告訴你們。」

皮條客聳肩:「如果找到他的話。」

維甘塔斯:「聽起來最近六指都沒來過?」

「沒來過、沒來過。」皮條客揮手就想送客

維甘塔斯:轉頭看看少爺和恩科

你們正要被趕出去,一個髒兮兮的小鬼送了封信給恩科

恩科:看看信中寫什麼

GMTropicalo:信上要你們去後門找老約翰

恩科:信上有署名嗎

GMTropicalo:沒
  去嗎?

恩科:去

GMTropicalo:你們去了後門,一個獨眼老人領你們進去、上樓,來到一個大房間
  六指就坐在裡頭

恩科:傻眼
  「六指叔你竟然躲在這。」

可可納:「仇人太多,不小心一點不行。」
  「我和店家有講好,會幫我付帳的才會是朋友,不幫我付的就打發掉。」

恩科:「真是太有道理了。」

可可納:「……但我後來發現就算是朋友也不會幫我還債。」

恩科:「會幫你還債的才別有所圖吧!」
  「啊,不過今天這些人也是別有所圖就是了。」
  「他們應該也沒有要幫你還債的意思。」

可可納:「你是農娜和艾斯華的兒子。」可可納看向艾達斯
  「你是小跟班嗎?」可可納看向維甘塔斯
  「肯定沒好事,說吧,你們想要幹嘛?」

維甘塔斯:身上的披風應該畫有拉德斯之環的徽章
  「我只是少爺的跟班而已,不可能有錢幫忙還債。」
  「但是不知道少爺有沒有錢當您的債主。」

艾達斯:「我們是來找您到秘環就任法師議會議員一職的。」

可可納:「你是說那個想模仿冰之塔但又模仿不好的那個密環?」
  「瑪麗瓊娜在裡頭獨掌大權呼風喚雨的那個密環?」
  「是誰派你們來的?你們不知道瑪麗瓊娜和我勢同水火嗎?」可可納傻眼

艾達斯:「我說的是我母親農娜和瑪麗瓊娜大師為了傳承北地魔法而建立的密環。」
  「這次正是瑪麗瓊娜大師指派我們前來,邀請您就任法師議會議員。」

可可納翻白眼:「瑪麗瓊娜怎麼會覺得派一個晚輩過來講幾句我就會願意去幹什麼議員?」
  「她怎麼不自己來?」

恩科:雙手一攤
  「我就跟譚古叔說要你去密環任職根本不可能。」攤手
  「你在這邊自由慣了,怎麼可能回去聽人頤指氣使。」
  「看你在這裡的日子過得也算不錯⋯⋯應該是不錯吧?」

維甘塔斯:「就任的話應該就可以大搖大擺的跟瑪麗瓊娜大師吵架,還有研究經費可以還債...吧?」
  「這樣想的話不是不錯嗎?」

「我沒欠債啦!臭小子!那是切口!」可可納說

恩科:「話說回來,一開始想找六指叔的目的倒底是想解決什麼問題?」

維甘塔斯:「現在法師議會人太少了,需要增加人手協助知識的擴張。」
  「只有瑪麗瓊娜大師跟農娜大師在地議會,能做的事太少了。」

恩科:「喔對,意思就是現在的兩位大師憑自己的實力搞不出一個冰之塔對吧。」

維甘塔斯:「六指大師能加入議會,也就能擴大拉德斯之環的知識領域。」

「我看起來像是有辦法提供智慧的建言的人嗎?」可可納說,
  「我在德里克赫魯特有同甘共苦的弟兄、有老相好們、過著自由自在的日子。」

恩科:看了密環的兩位一眼

維甘塔斯:「大師的兄弟也是魔法領域的專業人士嗎?」

可可納:「他們是砍人的專業人士。」

維甘塔斯:「也可以,乾脆一起來拉德斯之環如何?帶著好兄弟一起來同甘共苦吧。」
  「少爺也是砍人的專業人士,一定能夠有良好的交流。」

可可納翻白眼,一言不發

恩科:[你是要讓他們互砍嗎

維甘塔斯:[誰知道XD
  [我只覺得Zeel再不解決這狀況我會繼續胡言亂語下去XD

恩科::[看向忌羅


GMTropicalo:那就來
  《交涉 Find Common Ground》
  當你請求他人為你做事,擲+Cunning,成功時,若你同意對方的條件,對方
  就會照辦。7-9時,對方玩家擇二,兩項都必須達成。10+時,對方擇一:
  他們會依照你的意願行動,只要你……
  ……有第三方為你保證
  ……他們可以調整該任務,增加或移除某事
  ……他們可以在任務消耗他們任何東西時放棄任務
  ……你必須減少對他們的威脅
  ……你必須支付他們有價值的東西
  ……你必須全盤說出你的目的
  ……讓對方得到對你們派系的影響力

Vincent:嘖
  算了我來

艾達斯:拍謝剛剛被抓公務訊息

恩科:[1d6+2] Roll: [2] Result: 4

GMTropicalo:《請求支援 Call For Aid》
  當擲骰失敗時,你可以說明某個人物剛好就在附近,並且能夠提供協助
  若對方同意,協助者說明他們怎麼支援,並擲同樣的檢定
  如果成功,你將你的成功往上提升一級:6變成7-9,7-9變成10+。
  7-9時,協助者會共同承擔你的行動的結果
  如果對方失敗,你的結果降至6-,同時協助者也共同承擔後果。
  如果協助者的Back Story與你有關,協助你時能以優勢進行
  還有這個可以用的說

恩科:讚啦
  原來我丟錯了
  再丟一次
  [2d6+2] Roll: [6, 5] Result: 13

GMTropicalo:嘖嘖

維甘塔斯:水喔

GMTropicalo:恩科不是一直在旁邊講幹話而已XD
  我想知道恩科怎麼談

恩科:「六指叔,我知道你不願意,但我也知道你是個重情重義的好漢。
  你之所以窩在自由大道,是因為這裡離克里蘭最近吧。」

「是又怎樣?」可可納罕見地挪動了下屁股

恩科:「在我心中,也很明白你擁有自由的靈魂,那也是我很嚮往的。」
  「周遊列國,品嘗天下美酒佳餚,多麼快意的人生。」
  嘆一口氣
  「現在這些密環的傢伙,之所以會找上來,是因為帕先真的遇到問題。」
  「光靠他們是搞不出另一個冰之塔的。」

可可納:「……」

恩科:「他們也無法處理疾病的問題。」
  「照理來說,這問題是我們這代人要自己解決的。但,沒有人教他們。
  因此譚古叔叫我一定要說服你出山。」

可可納:「要我去也不是不行,我有一個條件。」
  「讓我打斷瑪莉的手。」

恩科:「噗。」
  「我很贊成啊。」
  看向密環的兩位
  維甘塔斯:
  看向少爺
  「瑪莉的手骨換得帕先的和平,聽起來非常值得啊。」

艾達斯:「大師的手還有其他的需求,我的手先讓你打斷可好?」
  「我自己是不敢跟大師提這個條件啦,但我自己的手骨倒沒關係。」

維甘塔斯:「我們是可以把這個要求傳達給大師,就看大師願不願意回覆您吧。」
  「畢竟我跟少爺不可能也沒有能力逼大師獻出她手。」

艾達斯:(我都忘了瑪麗當年為什麼對三指這麼壞了🤣
  (黃金船?

恩科:因為發現他偷帶黃金
  艾達斯:
  對喔

GMTropicalo:😆
  半身人報仇,二十年不晚
  所以你們決定回去商議就是了齁
  那就是看瑪莉打算怎麼處理
  打算用什麼秘術蒙混過去也都可以
  可可納沒有要深究,他就是圖一個形式

艾達斯:瑪麗表示
  就給他打
  只要他來擔任議員
  以後還怕整不死他

維甘塔斯:我還以為是會長一支
  假手給六指打

恩科:辛苦六指叔了

GMTropicalo:😆
  那就
  過程就不細述
  總之你們成功說服了可可納
  這樣囉

艾達斯:感謝恩科

GMTropicalo:《Zoom Out》
  當故事在人物視角把問題解決之後,拉回派系等級
  沒參與的玩家解釋他們的人物在這段時間做了什麼
  依照回答,他們能在派系行動中得到單次優勢
  將時間稍微往前進,再問玩家他們的派系現在忙些什麼
  因為大家都有參與
  所以這次就沒有人需要問啦

維甘塔斯:[我好像都在練孝威XD
  應該紮草人、釘釘子,上面寫瑪麗瓊娜的名子讓六指去折


《龍骨商會》
赫萊佛:我覺得我先解決第一件事,先把財富換成牲畜

GMTropicalo:嗯
  你打算找誰交易?

赫萊佛:現在看起來好像只有解放者有資源orz

GMTropicalo:不至於吧
  只有解放者裡頭有寫
  不代表只有他們有啊
  單純表示了「他們有」的意思

赫萊佛:喔喔
  這樣的話,我覺得我的領地市場其實就可以買到足夠的量
  因為我領地也沒有欠缺牲畜
  現在有欠缺牲畜的應該只有新教,所以不可能去他們那邊買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沒有Surplus也沒有Need的意思其實是指數量就是剛剛好
  沒辦法擠出來做其他事,但也不會少到需要特別注意
  但你說的對,你們鐵水鎮畢竟是個貿易重鎮,
  外地商人剛好趕了一批來賣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你覺得這外地商人會是哪裡人?
  來自西方大草原的遊牧民族?
  來自鐵水鎮西部草原的半游牧民?
  來自鐵水鎮北方的龍語族?
  佳涅宛北方的大地精部落?
  還是佳涅宛的商人?
  還是其他?

赫萊佛:佳涅宛北方大地精部落吧
  他們離鐵水鎮比較近
  西方部草原民族不一定會找我們,因為鐵水鎮有點偏遠,而且南方有首都跟黃金之翼
  可能比較好賣
  這樣說來,鐵水鎮有很多貿易可能來自於東方或佳涅宛

GMTropicalo:大地精驅趕的牲口
  包括了猛瑪象
  還有野牛
  猛瑪象高達五到六公尺,據說霜巨人會把猛瑪象猛馬騎
  野牛也比你們所知道的牛大上許多,有三四公尺高
  都是長滿厚重的毛皮
  大概也只有騎著座狼的大地精有辦法馴服這些野獸
  雖然似乎和原本想像的不太一樣,但應該還是能算牲口啦XD

赫萊佛:好像很有嚼勁?
  我是說做成肉的話

GMTropicalo:所以你要交易這些猛瑪和野牛囉

赫萊佛:買!
  這些肉應該可以吃吧?XD
  猛瑪跟野牛XD

GMTropicalo:可以吧
  好不好吃是其次
  可能需要長時間的燉煮
  才能煮爛

赫萊佛:咀嚼久一點比較有滿足感
  就買XD

GMTropicalo:嗯
  你們會由誰出面和大地精接頭?

赫萊佛:想說讓有利害頭銜的水晶蠍殺手霍夫帕斯去
  不對,好像不是要遠行

GMTropicalo:大地精的頭目撒赫巴齊斯
  (Şahbazdiş,大地精語意指 Eaglefang)和你們做完生意之後,
  問你們有沒有辦法弄到草藥?

撒赫巴齊斯:「部落裡發生了疾病,很多人倒下了。」
  「可以的話幫我們多注意一下。」

赫萊佛:我讓佳涅宛人出身的沙里厄斯(Saulius)來接待好了,
  就是之前拉住赫萊佛別衝進礦坑的總管

沙里厄斯:「真是嚴重啊。」
  「還有其他症狀嗎?如果能有更明確的消息我們比較好找適合的藥物。」
  「有嘔吐嗎?發燒嗎?身上有斑點嗎?」
  「總之龍骨商會會盡力為您尋找草藥,還請等候通知。」

撒赫巴齊斯:「我們一開始以為只是受了風寒或是被凍傷,
  症狀包括了畏寒、發燒、身上沒有斑點,但舌頭會變成藍色的。」
  「從來沒看過的怪病,巫醫說先收集各式藥草回來再試試哪個有用。」

撒赫巴齊斯哼了哼:「身體太差才會倒下,我是覺得生死天註定,
  不過巫醫都說話了,只好來你們這問問。」

沙里厄斯:「這…聽起來是很嚴重的傳染病!請您要重視巫醫的意見,這要是有個意外是會滅族的。」
  「我們會去找有用且價格適當的藥物協助你們,還請多多注意身體狀況。」
  到時候用兩倍價格賣出XD

GMTropicalo:👍

赫萊佛:Alliance Move 當有人找上你們提出資源的需求,得到影響力
  因為大地精找我要資源,所以我就得到了他們的引響力?儘管我還沒給他們資源?

GMTropicalo:對
  但他們不是派系

赫萊佛:了解
  @anka 拉德斯之環會想打盜賊嗎?想打的話等你回來一起打XD

Anka:可啊

GMTropicalo:那就看看黃金之翼騎士團有沒有需要處理的事

Vincent:要等忌羅回來去打流寇
  我看看還有什麼
  對了,我確診了,隨時會昏倒😆

GMTropicalo:蝦咪
  保重啊

Saxton:😷
  保重啊



《開放邊境》
GMTropicalo:話說回來,龍骨買回來的牲口
  是不是需要

Saxton:我是想打完盜賊之後再把牲畜送去首都,怕路上被搶

GMTropicalo:喔
  好
  剛好在講同一件事XD

Saxton:XD
  捕鯨也是打完再來處理
  剩下應該就是查大地精的疾病
  解放者的Trade消失是我的錯覺嗎?XD

GMTropicalo:消失了啊
  黃金之翼騎士團建設往北邊的商道

Saxton:突然想起來這一季要決定探索者要往哪走
  讓他們開船往西邊海岸走好了!

Vincent:話說需要幫龍骨建立商道嗎

Saxton:好啊
  其實我有想在下一季把黃金之翼和拉德斯之環找來討論要不要互相開放過境
  在需要搬有運無的時候就可以直接選可以通過對方的領地

Vincent:不過有兩件件事希望龍骨商會能夠答應,
  一是希望龍骨商會保證不會做出損及帕先利益的事,
  二是希望可以給我們一點影響力
  黃金之翼在境內運輸都不需要搬有運無

Saxton:原來如此
  帕先的利益是沒問題,不過影響力有點可怕,要不要直接說你想要什麼東西?

Vincent:如果你們沒有違反第一點的話,那影響力基本上不會使用
  就是個擔保品

Saxton:這件事的回覆先讓我保留吧,我認為這個條件有可能會影響我商會的運作

Vincent:好

Anka:感覺可行

Saxton:黃金之翼看來不需要,不然我們自己簽就好了XD

Anka:純粹的open board嗎

Saxton:還是你有什麼想法?
  還是可以直接在Alliance Move追加一項跟簽約領地直接免除搬有運無之類的?

GMTropicalo:搬有運無也不單純是許可
  包含了執行的風險
  畢竟開放邊界不代表不會被搶嘛

Saxton:開放邊界也行啊,基本上只要mood夠高就不怕XD
  mood只要控制在-1以上就OK
  只是找誰搬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Anka:先純開放好了

Saxton:再簽個貿易協定,讓拉德斯之環可以得到Trade的盈餘
  減緩一下Mood的壓力

Anka:感覺
  商會會得到一點影響

Saxton:照前面解放者的狀況,龍骨商會應該沒有得到額外的東西
  如果拉德斯之環要給我的話我收XD

Anka:給!

Saxton:那直接來協助我解決東方大地精的傳染病問題吧!

Anka:好!

Vincent:我還要做一件事,我要稍微增加手續費來補足財務缺口

GMTropicalo:我會覺得你們需要認真換個什麼東西
  或是建立個什麼貿易站
  才能幫拉德斯之環得到trade盈餘
  光簽MOU又不代表真的有做生意
  就像韓國瑜簽了不知道幾億的MOU
  結果也是沒有賣啊

Saxton:是要在拉德斯之環建立貿易站沒錯

GMTropicalo:那會不會要投入個什麼資源來蓋
  我覺得要移除Need應該是簡單的
  要從正常變成Surplus會要求比較多
  Trade作為盈餘,是你某個據點可能是貿易中心
  有大量商人會去
  如果別的派系也有Trade盈餘,是不是代表他也有貿易中心?
  那你的貿易中心會不會受影響?
  我的意見啦
  還是你們覺得Trade surplus可以這樣得到?

Saxton:感覺上是派系要跟很多領地和派系有貿易關係之類的,才會得到Trade。
  這樣的話龍骨商會會有Trade是因為跟很多領地有貿易關係,
  如果要得到第二個Trade盈餘,可能就是要跟另一個國家有一定程度的貿易。
  黃金之翼沒有Trade盈餘,可能表示貿易規模沒有龍骨商會大

GMTropicalo:一定是因為他們把錢都花光了
  或者是他們真正的心力是放在
  維持公平的交易這件事情上
  黃金之翼本身不貿易
  貿易的是旗下的小商會
  那就是說龍骨現在和拉德斯之環有貿易關係了,
  可能拉德斯之環再補個一兩個派系建立起貿易關係,就會有trade的盈餘囉?

Saxton:我覺得有可能是
  @anka 總之我們就先簽個貿易協定,只有開放邊境,
  拉德斯之環沒辦法得到Trade,所以也不用給我影響力
  不過龍骨商會本來就還持有1點影響力,
  所以直接拿這一點來請拉德斯之環協助處理傳染病

龍骨商會總管沙里厄斯:「感謝貴方答應與我方簽下貿易協定,這肯定能令雙方促進良好的關係。」
  「另外在東方的大地精部落似乎正在流行奇怪的傳染病,
  症狀包括了畏寒、發燒、身上沒有斑點,但舌頭會變成藍色。
  雖然似乎還無人死亡,但這導致部落的大地精失去勞力,
  要是傳進公國可能將面臨國力上的衰弱。」
  「麻煩你們盡快找出藥方解決這流行病的問題。」

Anka:我想想
  這個聽起來
  跟我們最近在研究的風土病似乎有點相似?
  農娜想了一下,我們就派人去現場好了
  拉德斯之環決定由剛剛打斷瑪麗手骨的六指大師帶隊處理傳染病問題

可可納問農娜:「你也覺得由我去?」
  「我還以為由二十年前曾經成功研發能治癒熱病的藥劑的農娜大師出手,
  是最好的選擇呢。」可可納說
  「難道秘環和我所想的差不多,只是瑪莉專擅弄權,
  依照個人好惡擺布的遊樂場嗎?」可可納問農娜
  「看在都曾在收割者同甘共苦的份上,請告訴我,
  這個決定是瑪莉個人的決定,還是你也同意?」

農娜:「既然曾在收割者同甘共苦,你也知道現場並不是我最能發揮作用的場域。」
  「我希望由你帶隊,到現場瞭解情況,收集資訊,
  這樣身在後方的我們才有辦法對症下藥,找出最好的處理方式。」
農娜對六指表示:「瑪麗和我都認為,目前的秘環除了你之外,
  其他人去現場處理這件事情,都無法使我們放心。」
  「拜託你了。」

GMTropicalo:好
  六指乖乖前往大地精牧人那裡去了解狀況

Anka:先來疫調
  發病先後
  接觸點
  共同接觸源頭等等
  還有發病症狀

GMTropicalo:嗯
  話說
  秘環內部是不是也有疾病問題
  Anyway,秘環總算開始研究疾病
  研究需要時間,成果換季之後再說



《黃金之翼騎士團:提高貿易手續費》
GMTropicalo:回到派系視角
  拉德斯之環完成了任務,得到scholars
  接下來
  換誰?
  黃金之翼騎士團和龍骨商會有什麼打算嗎

亨利卡斯:我要提高手續費來解決 wealth 需求的問題

GMTropicalo:這事情有點大條
  感覺應該是請來全國各大商會頭頭
  跟他們宣布
  然後大家就會翻桌
  我是說抗議、反對
  然後看最後怎麼說服他們

亨利卡斯:對
  可能要開大會
  然後各種辯論

GMTropicalo:嗯嗯
  反對最劇烈的會是誰?

亨利卡斯:~~龍骨商會?~~ 🤣

赫萊佛:錢難賺,龍骨商會肯定不贊成

亨利卡斯:艾瓦索羅可能也不一定贊成

GMTropicalo:那是誰決定的?

亨利卡斯:黃金之翼騎士團年輕右派份子

GMTropicalo:亨利卡斯帶頭推動?
  就是他了😆
  艾瓦索羅不贊成,但也放手讓他們搞事
  龍骨商會也激烈反對
  還拉了幾個派系組成聯盟

會議桌上吵著正激烈,密探阿達斯從陰影中冒出來,在亨利卡斯耳邊問道:「要不要想點辦法處理一下龍骨商會?」

亨利卡斯:「處理這個詞好可怕⋯⋯」
  「你有什麼想法?」
  提高稅收應該只提高 1%
  應該不會對所有產業造成衝擊
  但可以支持黃金之翼繼續運作
  如果有盈餘也可以拿來援助需要資助的派系

赫萊佛:「提高手續費對國內經濟影響太大,如果只是黃金之翼騎士團經營不善的話,
  我們能籌措一些資源讓你們週轉,之後只要記得還款就可以了。」
  「沒必要做出影響國家的決策。」

阿達斯:「在他們內部活動活動?」

亨利卡斯:好,就讓阿達斯做吧

GMTropicalo:阿達斯也就是想建議
  《使用陰謀 Subterfuge》
  當你的派系用滲透其他組織/派系,解釋他們打算做什麼:
  • 你們讓目標對某資源的需求更多/更少。
  • 你們在目標搬弄是非,製造混亂。
  • 你們在某行動中隱藏了自己的存在,或是嫁禍給其他人。
  • 你們暗中破壞/干擾了某項事物,讓其在你指定的關鍵時刻出問題
  
  擲+Sleight。成功時,派系成功達到目的,7-9時擇一:
  • 你們的進展緩慢,效果要到下一季才會反映出來。
  • 你們留下了可能被循線追查的線索

GMTropicalo:讓他們對財富沒那麼需求,就不會對這件事那麼在意了

亨利卡斯:這感覺有點壞
  亨利卡斯還是親自跟會長交涉好了
  簡單的說就是跟會長說,我們這些稅收不會對所有的產業造成衝擊,
  如果有盈餘也會投入公共建設中
  對所有產業都是好事
  而且還賣個人情
  說之前琥珀貨交不出來違約的事我們也沒跟龍骨計較
  反而還高價購入幫龍骨渡過難關

GMTropicalo:👍
  畢竟他密探
  只會這種路數
  有趣的是
  說服的對象是會長
  嚴格講是npc
  一樣讓小夜來選嗎?

亨利卡斯:那就交涉
  [2d6+2]` Roll: `[5, 3]` Result: `10`

GMTropicalo:擇一
  你覺得npc會長的選擇應由 @Saxton 擇一或是由GM擇一

亨利卡斯:應該是會長 (GM 擇一)

GMTropicalo:@Saxton 會長是什麼樣的人
  我找到他有學識、熟稔土木
  但不太確定他奸不奸
  影響力和第三方擔保
  兩個不太確定
  不過以說法來看,亨利卡斯還講到先前琥珀的問題了
  看來第三方擔保比較好
  他們要求請出德高望重的人物擔保
  不會造成大家損失
  他們就能接受

亨利卡斯:這個第三方可以是蔑列並嗎😆
  還是要譚古
  不確定哪個對他來說更重要

GMTropicalo:感覺艾辛人沒有很重視蔑列並
  但應該也可以
  Respect

亨利卡斯:那就在公平紳士前起誓
  保證不會造成大家損失

Saxton:給我一點財富我就不對這個議題有意見XD

GMTropicalo:他有財富給你就不會有這個議題了XD

Vincent:除非我印鈔票

維加德:「未來若因此政策造成商會損失。」
  「由黃金之翼騎士團負全責。」

「好。公平紳士見證。」亨利卡斯信心滿滿的說鎮

Saxton:小黑上次不是說要給我商站?
給我這次議題就過

Vincent:你不是不要
  你忘記上次談的內容了嗎
  我的條件是只要你保證不違反帕先的利益
  影響力是抵押
  我們要的就只是需要確定你是帕先的盟友而已

Saxton:我只是不想給你影響力

Vincent:還是說這段契約在公平紳士前立誓你就可接受?

Saxton:我拿這次交涉來當條件,要我答應議題就把商站給我
  我沒有要答應你前面說的條件

GMTropicalo:這次交涉的對象到底是誰?
  是npc會長還是赫萊佛

Saxton:會長

Vincent:亨利卡斯跟 NPC 會長交涉啊

GMTropicalo:那到底應該由小夜決定還是我決定?

Saxton:啊那GM決定吧XD

GMTropicalo:說真的find common ground寫法看起來是對pc用的
  npc時由GM決定也是可以
  由派系玩家決定也不是不行
  我是希望大家有個共識XD
  畢竟pbta的特色就是
  規則都寫得會有灰色地帶XD

Saxton:NPC就交給GM決定吧XD

GMTropicalo:那會長就是要第三方作保
  如果商會未來利益受損,就要他們付錢
  以後商會缺錢就說是因為手續費提高害的
  要他們拿錢出來

Vincent:可以

GMTropicalo:這樣的話
  亨利卡斯強推的手續費提高方案,就在龍骨商會帶頭妥協的形勢下勉強落幕
  但那些小商會看起來似乎還是對這事情充滿疑慮

Vincent:如果可以為了 1% 手續費而缺錢那我看這個商會也可以收一收了

GMTropicalo:1%手續費
  ubereat就會死了

Vincent:可以購買 uberpass

Saxton:有點好奇這個手續費是怎麼收?
  是國內有交易就要通知黃金之翼?還是使用他們的設施就要付?

Vincent:應該是使用銀票、在交易站交易、委託購買、委託拍賣等等的服務會用到

Saxton:開銀行債卷行之類的嗎XD

Vincent:對啊
  也提供公證服務



《龍語族盜賊》
GMTropicalo:龍骨商會說要處理盜賊的事?

Saxton:是
  聽說有盜賊出沒,得去剿匪

Vincent:剿匪也是黃金之翼要處理的
  剿匪可以三個派系一起
  對了,還要跟六指叔詢問盜匪的情報

GMTropicalo:那個匪?

Saxton:龍語者強盜
  盜賊在龍骨商會和拉德斯之環的邊境,
  所以沙里厄斯去找拉德斯之環談剿匪的事,順便談開放邊境

沙里厄斯:「感謝貴方答應與我方簽下貿易協定,這肯定能令雙方促進良好的關係。」龍骨商會總管沙里厄斯說。
  「另外在東方的大地精部落似乎正在流行奇怪的傳染病,
  症狀包括了畏寒、發燒、身上沒有斑點,但舌頭會變成藍色。
  雖然似乎還無人死亡,但這導致部落的大地精失去勞力,
  要是傳進公國可能將面臨國力上的衰弱。」
  「麻煩你們盡快找出藥方解決這流行病的問題。」

GMTropicalo:我確認一下,一件事情是你要用影響力叫秘環協助你解決傳染病
  《請求支援 Call in a Debt》
  你的派系向派系擁有影響力的其他派系尋求協助,失去你的影響力,
  並擇一:
  • 在以他們為目標的move中以優勢進行擲骰
  • 從他們得到一個資源
  • 讓他們協助你們的行動,如出兵、提供諮詢或是保護某重要事物
  如果玩家派系拒絕,他們必須進行渡過難關檢定,如果他們對帕先的貢獻值
  低於你,則此檢定須以劣勢進行。

GMTropicalo:我得知道龍骨自己要怎麼處理
  才能知道秘環要怎麼協助
  然後,第二件事情是邀請秘環合力對付盜賊團隊吧

Saxton:我是打算選• 讓他們協助你們的行動,如出兵、提供諮詢或是保護某重要事物
  想請他們協助解決疾病,提供疾病的資料與解決方法,能不能找到藥材就不強求
  是,想說在邊境上,就找他們合作處理

GMTropicalo:那我們先處理盜賊,反正那個請求支援的用法我還需要釐清一下
  @anka 你們隔壁的龍骨商會派了他們的總管沙里厄斯過來,
  說希望和你們一起剿匪
  所謂的匪,就是那群最近出現在邊界的一群龍語族盜賊
  你們怎麼反應?

Anka:「龍骨是我們要維持的好夥伴,就答應下來吧。」
  農娜如是說
  瑪麗因故不在
  農娜話事中
  然後照例派出最能打的艾達斯
  農娜指示,你就去把龍骨找出來的盜賊打到不敢再有妄想就好
  其他的事情給他們處理

GMTropicalo:ok
  龍骨得到了承諾
  所以你們具體要怎麼合作對付盜賊?
  你們覺得合作剿匪,主要出兵打的,是龍骨商會還是拉德斯之環?
  我會覺得由主要出兵的擲動用武力
  《動用武力 Claim by Force》
  當你的派系用武力奪取,或是確保某資源時,擲+Grasp。
  成功時,派系取得該資源,但也付出了一些代價。
  7-9擇二,10+擇一:
  • 此資源尚未完全成為你的,你派去的武力必須留在該處,直到下一季開始為止。
  如果他們在下一季開始前離開,或是被驅逐,你失去該資源。
  • 由GM指定一項資源,你的派系得到對該資源的需求。
  • 你造成了混亂與傷害,提高Turmoil

Anka:龍骨吧
  我們只是助拳人

GMTropicalo:因為其實也沒有什麼合作這種東西
  使用影響力 Lend Aid
  你的派系干涉了派系擁有影響力的其他派系。
  花費1點影響力,讓目標派系擲骰時增加一個骰子(優勢)或是減少一個骰子
  若那顆骰子的結果比該派系原本持有的骰子結果都大,你得到對他們的影響力
  如果比對方的骰子都小,GM會告訴你發生了什麼不幸。
  像Lend Aid需要花費影響力才能讓人得到優勢

Anka:還是說,龍骨是委託密環出兵

GMTropicalo:拉德斯之環只有黃金之翼騎士團的影響力,沒有龍骨商會的影響力

Anka:然後使用影響力,讓密環多一個骰子

GMTropicalo:也是有可能
  @Saxton 可以決定一下

Saxton:我覺得用影響力讓拉德斯之環協助龍骨增加一個骰子,由龍骨帶頭打盜賊

GMTropicalo:所以是沙里厄斯帶了部隊來到拉德斯之環,邀請秘環出動精銳支援的概念囉

Saxton:啊,還是我可以Zoom In讓人物行動帶隊去打?

GMTropicalo:當然也是可以
  我只是有點懶得zoom in

Saxton:XD
  那派系打打就好XD

GMTropicalo:看你啦
  Zoom in有比較有利的話當然zoom in好
  確定嗎?
  不過你要知道沙里厄斯是不能zoom in的
  他是npc
  要zoom in要用赫萊佛

Saxton:赫萊佛Zoon In好了。
  沙里厄斯其實是來交涉,交涉完才回去通報出兵

GMTropicalo:ok
  所以是一邊派出赫萊佛一邊派出艾達斯出來剿匪就是了

赫萊佛:YES YES

GMTropicalo:所謂盜賊
  就是一支龍語族的漁獵部落
  他們住在河邊,三不五時男人們就會騎馬出征,主要是攻擊旅人和商隊,偶爾騷擾聚落
  比一般的盜賊多了些婦孺,而戰鬥人員又比一般的部落多出不少
  赫萊佛與艾達斯來到了個可以觀察到附近地形的高地,觀察著這支盜賊暫居的河岸營地
  你們打算怎麼做?

赫萊佛:「拉達斯,你帶人偽裝成商隊經過附近,把他們的部隊吸引出來,我再帶人從背後夾擊,你覺得如何?」

艾達斯:「很好。」
  「就這樣吧。」

GMTropicalo:嗯嗯
  那艾達斯丟個涉險
  成功的話,赫萊佛的攻擊會有優勢
  這種方式進行如何?

赫萊佛:我OK

艾達斯:[2d6+2] Roll: [6, 1] Result: 9
  bravery對吧

GMTropicalo:7-9時,你爭取到時間,但擇一:
  • 安全是有代價的,GM說明代價為何。
  • 這只是暫時的解決,危機隨時可能再次發生。
  • 危機依然存在,只是改為威脅其他人或其他地方。

Anka:暫時解決

GMTropicalo:你覺得是發生了什麼事
  艾達斯做了什麼
  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問題只是暫時解決呢

Anka:艾達斯引出的只是一小股賊兵
  主力沒有出現
  雖然剿滅了一部分敵兵,但主力隨時可能再出沒

GMTropicalo:嗯嗯
  艾達斯帶領的小隊成功地引出了龍語族賊兵
  不過躲在暗處的赫萊佛看得清楚,艾達斯引出的只是他們戰鬥人員的小半數,
  剩下還是有不少人在營地裡,看來艾達斯帶的人太精銳,人數太少,反而讓賊人沒有覺得要出動大部
  但無論如何,作戰是照著計劃進行沒錯
  赫萊佛要照原定計畫去合圍夾擊嗎

赫萊佛:我覺得就先清掉這批人,然後再做打算吧。

GMTropicalo:那就丟吧

赫萊佛:[3d6] Roll: [5, 2, 1] Result: 8

GMTropicalo:《攻擊 Fiercely Assault》
  當你使用合適(擁有適當tag)的武器試圖傷害、捕捉、驅除敵人時,擲+Might
  成功時,你達成目標,對方受傷、被俘虜、或是逃走。7-9時,你擇一,GM擇二
  10+時,你擇二,GM擇一
  two; on a 10+, you choose two and the GM chooses one.
  Character list:
  • 脫身的路線清楚明確
  • 你造成可怕的傷害,敵人也畏懼你
  • 你得到了有用的裝備
  • 你得知了有用的情報:問一個問題,依照答案行動有單次優勢
  
  GM list:
  • 對你而言重要的某人或某物受到傷害
  • 有別人之後會找上你
  • 你遭到敵人反擊,依敵人決定傷害
  • 你的行動造成了更大的混亂,連國度的和平都會被影響

赫萊佛:取兩高的話是7+1還是等於8

GMTropicalo:你擇一我擇二

赫萊佛:• 你造成可怕的傷害,敵人也畏懼你

GMTropicalo:
  • 有別人之後會找上你
  • 你遭到敵人反擊,依敵人決定傷害
  赫萊佛受到傷害1
  你們夾擊敵人,這些馬賊眼見後路被斷,發起了狠跟你們拚了,
  就連赫萊佛都在混戰中受了點傷
  但赫萊佛見血之後愈戰愈勇,直接把馬賊的上半身砍飛
  原本反抗激烈的龍語族強盜見狀,士氣大受打擊,紛紛放棄抵抗,各自四處逃竄而去
  你們小追一陣,把那些想逃回營地的強盜幹掉,往其他方向的則沒辦法只得由他去
  夾擊戰算是順利達成
  但敵人的暴起也給他們的營地爭取到了時間,你們回到營地周遭,
  看到強盜們已經集結成防禦陣,老弱們被保護在中間
  即使如此,剩下的盜賊數量也已經剩下一半多
  應該不成問題了
  你們打算如何處理這剩下的強盜們

赫萊佛:「我們是龍骨商會的戰士!前面的馬賊放下武器乖乖投降!
  投降就饒你們一命!否則就在這裡殲滅你們!」
  「我數五聲!」
  「三!」
  「二!」
  「一!」

GMTropicalo:龍語族投降了
  你們會怎麼處置這些人

艾達斯:俘虜起來當勞工
  可以抵銷recruits的需求吧?

赫萊佛:盜賊基本上就是犯罪奴隸吧?要交給首都還是各領地自己處理?
  如果可以各領地處理的話,就交給拉德斯之環充當勞工,我們去搜刮村子

GMTropicalo:嗯
  他們好像也沒搶到什麼東西
  除了爛命一條就沒了
  奴隸可以做為recruits
  看你們誰要

赫萊佛:窮到只剩下馬的馬賊
  那就給拉德斯之環吧
  拉德斯之環大豐收XD

同行的奧斯塔夫(Øsstafr):「為什麼讓給他們?」
  「我們出的力比較少嗎?」

赫萊佛:對喔,我們還出影響力

GMTropicalo:奧斯塔夫是斧頭家族的戰士
  霍夫帕斯:「他們負責誘敵,是最危險的工作。」
  奧斯塔夫:「但真正作戰的是我們,流血的是我們。」
  霍夫帕斯手按上斧柄:「你不認同赫萊佛的決定嗎?」

赫萊佛:「抱歉抱歉,我忘了這是由我們商會撥出資源執行的任務,所以這些戰利品就歸我們。」
  「如果拉德斯之環有需求,可以跟商會提出交易。」

GMTropicalo:幾乎要打起來的兩人看赫萊佛改變主意,這才罷休
  所以最後還是龍骨商會帶走奴隸囉

赫萊佛:對

GMTropicalo:好
  龍骨與秘環打敗了盜賊
  《Zoom Out》
  當故事在人物視角把問題解決之後,拉回派系等級
  沒參與的玩家解釋他們的人物在這段時間做了什麼
  依照回答,他們能在派系行動中得到單次優勢
  將時間稍微往前進,再問玩家他們的派系現在忙些什麼

GMTropicalo:@vincentchang 在他們討伐盜賊的時候,亨利卡斯都在做些什麼?

Vincent:那就繼續賺錢吧,經營新五十一街修道院
  走訪牧人、酪農、小農,調查農作物的銷售情形,然後找合作的機會




《龍骨商會:運送猛瑪象》
Saxton:消滅盜賊之後,我就可以把牲畜送去首都了。搬有運無我的Mood大於0,所以應該不用選選項。
  接下來就派人去捕鯨魚!

GMTropicalo:《下達命令 UNDER ORDERS》
  當你指示一群跟隨者去執行與他們專長相關的任務時,擲+tag
  10+:完美地達成;7-9,達成,並擇一
  
  • 他們缺少某個線索
  • 發生了什麼不祥的後果
  • 為了達成任務,他們付出了代價:失去一個tag
  當一群跟隨者失去了所有的tag,他們就沒有用處了。
  他們可能是受傷、疲憊、或是不願意再幫助你
  利用Followers Professional Care恢復跟隨者的tag

Saxton:我的跟隨者艾辛戰士或導航士都有兩個Tag,所以擲骰+2
  [2d6+2]` Roll: `[6, 2]` Result: `10`

GMTropicalo:不是這樣
  你要先決定你是派什麼跟隨者
  有兩個tag,但這兩個都和捕鯨有關嗎?
  ‧艾辛戰士(品質1、戰鬥 fighting、掠奪 pillaging)
  比方說艾辛戰士被派去捕鯨
  大概就是+0
因為戰鬥和掠奪都沒用

Saxton:喔,所以Tag要跟捕鯨魚有關才會加

GMTropicalo:yesyes
  tag的意思就是當符合情境時能+1

GMTropicalo:
  ‧導航士(品質1、探索 exploring、天文學astronomy)
  應該是派導航士吧,你覺得這兩個tag都有用嗎?

Saxton:探索應該可以順利找到鯨魚?

GMTropicalo:我覺得兩個tag都有點微妙,加起來總共給你+1你覺得如何?🤣
  好像有點相關但又好像也未必

Saxton:好XD
  那...我重丟還是直接用上面的骰子?

GMTropicalo:
  • 他們缺少某個線索
  • 發生了什麼不祥的後果
  • 為了達成任務,他們付出了代價:失去一個tag

GMTropicalo:擇一

Saxton:• 為了達成任務,他們付出了代價:失去一個tag

GMTropicalo:好
  那收穫等到以後再跟你說

Vincent:嘖嘖
  真硬啊

Saxton:OK



GMTropicalo:修道院不歸黃金之翼騎士團
  意思是說亨利卡斯回家幫忙嗎?
  賺錢是指幫新教賺錢?給自己存討老婆本?還是替黃金之翼騎士團賺錢

亨利卡斯:替自己賺錢,然後再出給黃金之翼

GMTropicalo:好,你研究了各地農作的價格與貿易通路,
  下次派系要閱讀風向問如何取得Wheats的時候以優勢進行

亨利卡斯:那我就來進行讀風向以判斷如何取得 wheats
  [3d6+1]` Roll: `[4, 1, 1]` Result: `7`
  6

GMTropicalo:真是
  你覺得發生了什麼
  好不容易調查好的市場忽然又出了什麼大變化
  突如其來的天候異常,把這季的農作都給破壞了?
  農作忽然被某派系大量收購走了,造成農作短缺?
  或是農作價格飆漲?還是不知名的作物疾病散佈開來?

亨利卡斯:我們不是幫解放者建商道嗎
  解放者的農產品傾銷
  倉庫都滿了
  沒地方存放
  需要蓋新的倉庫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那你們會得到wheats嗎?

亨利卡斯:蓋好倉庫前得不到吧,沒地方存放

GMTropicalo:嗯嗯
  好
  那黃金之翼騎士團得到Need: Lumber,拿到 lumber之後才能蓋倉庫,
  蓋好之後會得到wheats surplus,但必須在下一季結束前完成,不然wheat會壞掉
  這樣如何

亨利卡斯:好
  伐伐伐伐木工

赫萊佛:亨利卡斯不考慮把多餘的wheats送給新教嗎?

亨利卡斯:我是想囤資源救密環
  密環倒掉的話疾病就救不起來了
  密環也需要 wheats
  @tropicalo 啊,還是說我可以直接把小麥送拉德斯之環
  真是突破盲腸

GMTropicalo:可以啊
  可以參考tSoI的送禮物move,到時候就問秘環有沒有感到黃金之翼騎士團的友善,有的話你們就得到秘環影響力
  如何

亨利卡斯:那就送拉德斯之環小麥
  當作是慶賀六指叔新官上任賀禮

GMTropicalo:那你覺得問題是什麼
  秘環派出了可可納去研究傳染病
  不過調查結果要到下季開始才會知道
  目前就剩下 @vincentchang 的閱讀風向失敗
  看 @vincentchang 覺得失敗的問題是什麼,原本說問題是解放者傾銷,
  所以太多需要蓋倉庫,但送人就好,那就應該不是問題,看來問題應該是別的

Vincent:總覺得失敗後來問玩家發生什麼事好像有點怪怪的,
  這問題好像有點籠統並且是讓玩家自己想題目
  自己想題目自己想解法
  anyway 我看了一下 legacy 的 MC move (他叫做 reaction)
  看到兩條覺得滿有趣
  > Highlight a weakness of their family
  > Think about the weaknesses of their approach: Tyrants rely on their neighbours being weaker than they are, and the Servants need others to recognise their moral authority. By forcing them out of their comfort zone you give them opportunities to find new solutions, grow, and adapt.
  >
  > Use a reaction from a Faction or Threat
  > You may have Factions or Threats prepared. Each of those will have their own reactions to activate when the time is right.

Vincent:第一條是家族的弱點,有可能是黃金之翼裡有人主張送小麥給拉德斯之環會讓人質疑黃金之翼的公正性 (尤其最近才剛提高稅收),所以只能用新教的名義贈送

Saxton:[新聞快訊:黃金之翼用稅金收買拉德斯之環!

Vincent:[名嘴:黃金之翼圖利拉德斯之環

Vincent:第二個是現有的 threat,不清楚現在有什麼 threat,
  可能是疾病爆發?或是拉烏斯的養子把小麥都壟斷了?
  或是時職秋收,突然的疫情爆發讓收割無法進行
  如果現在已經有疾病 Fronts / Threat 我會推薦使用這個,
  如果沒有的話就出 highlight a weakness of their family 這條,只能以新教名義贈送

GMTropicalo:下次改善
  那就我來說明問題啦
  黃金之翼騎士團都談好了和農民們的交易條款,結果解放者的農作進入市場,導致市場價格暴跌。
  你可以選擇依照原本的條款,用較高的價格交易,花費wealth購入wheats。
  或是選擇用新的市場價,不用花費wealth得到wheats,同時得到needs: respect。
  @vincentchang 黃金之翼騎士團會怎麼做呢

Vincent:那就
  依照原本條款,花費財富購入



Saxton:我好像還沒講這一季我的探險隊要往哪邊走的樣子?
  找到了XD

Vincent:你是要從北海往西邊海岸探勘嗎

Saxton:是啊

Vincent:酷

Saxton:現在先讓探險隊在沿海探索,等之後在東邊的那條河建立據點後,
  就可以往東探險了,說不定以後可以跟極光王廷做貿易XD
  這樣看來大家的事情應該都處理完了,應該可以下一季了?

Vincent:我還要把小麥送給密環
  而且亨利卡斯還沒 zoom in 過,這樣可以換嗎🤔

Saxton:啊
  對喔
  突然發現亨卡利斯不知道都偷偷摸摸去幹什麼了
  我送牲畜去首都GM不知道有沒有漏掉XD

GMTropicalo:亨利卡斯沒意見就可以換

GMTropicalo:@anka 收到到wheats,會感謝黃金之翼嗎?會的話讓對方得到影響力

Saxton:解放者士氣高昂了!
  接下來究竟會不會造反呢!?

Vincent:現在應該是他們這二十年來最不可能造反的時候

Anka:會

GMTropicalo:好
  那就是拉德斯之環消除wheats的需求,接著黃金之翼騎士團得到秘環影響力
  最後本季還有什麼要處理的嗎
  龍骨商會要把牲口移動過去的logistic還沒有丟對吧?

Saxton:Logistic要丟骰子?不是只看mood的正負大小?

GMTropicalo:欸對
  你是正的所以沒事
  那就
  要交出去了齁?
  牲口

Saxton:Yes

GMTropicalo:還有哪個派系要做事的嗎?
  或是要結束本season的也可以提出

Vincent:我用雪中送炭減掉我一個財富需求
  就可以結束了

GMTropicalo:好
  因為是OGW提出,龍骨和秘環都已經zoom in過,就是沒人可以veto的意思
  那就本季結束啦

Saxton:👏

GMTropicalo:因為依然是混亂大於控制的狀態
  
  The GM picks one for each point Turmoil exceeds Control:
  • There’s a disaster: lose a point of Progress.
  • Raiders strike: give the House with least Favour a Need.
  • An affliction strikes a settlement: plague, poisoning, murders or
  something weirder.
  • Separatists, fanatics or revolutionaries claim a region as their own -
  mark out the borders they claim on the map.
  • The old empire sends agents into the land; pick what they do from the
  Subterfuge options.

GMTropicalo:我選這條
  • There’s a disaster: lose a point of Progress.
  我猜應該是
  龍骨上繳的牲口
  猛瑪象和巨型野牛
  實在太巨大
  引來圍觀
  結果牲口就暴走
  沒有做好準備的城衛一時難以控制場面
  暴走的猛瑪象在城裡大鬧一場,撞爛幾棟建築,踩死了幾個人

Vincent:混亂大於控制不是一 age 一次嗎

GMTropicalo:你講的是
  project的entanglement

GMTropicalo:我講的是
  Turning of season 這個move

Vincent:我們現在的混亂跟控制分別是多少啊

GMTropicalo:
  控制:0
  混亂:1
  只有完成project能加控制

Vincent:是不是除了把建國二十週年記畫完成沒有別的方法可以增加控制
  怎麼有點怪怪的

GMTropicalo:哪裡怪
  混亂也只有兩個move:Claim by Force和Subterfuge之中,
  作為選項的一個,被選擇時會增加

Vincent:Turmoil 影響範圍很大
  > State of Emergency
  > If Turmoil is over Control, all Houses attempting to use Logistics must
  > pick an extra option - even if their Mood is positive.

GMTropicalo:對
  意思是Claim by Force和Subterfuge沒事不要選增加Turmoil
  會選增加Turmoil,應該是想要破壞project
  我們第一次增加Turmoil,是因為我說不然來增加一下混亂看看,所以 @vincentchang 才選
  但我也沒有執行這條
  否則剛才龍骨也得logistics

Vincent:如果知道規則是這樣我就不會選 Turmoil

GMTropicalo:我的提議是,我們在本季結束時,觸發disater,減少一點進度,然後把這一點Turmoil取消掉

Vincent:可以

GMTropicalo:好



Saxton:每季評比的任務繳交的資源都不算在完成計畫需要的資源嗎?

GMTropicalo:這個分成兩個部分齁
  計劃本身
  以及評定的任務
  舉例:
  Entanglement
  Increase this project’s Progress track when
  a House delivers a military surplus to the war
  front, e.g.: Recruits, Defences, Leadership,
  Weaponry, Morale, Scouts, Spies, Transport.

GMTropicalo:意思是說只要上繳這些surplus就能拉進度
  這個不是任務,是你資源夠多你想繳就可以繳
  你如果有五個你可以一次繳完直接讓計畫完成
  這個是計劃本身能夠提高進度的方式

GMTropicalo:評定的move
  On a 10+, you are given trusted access to a part of their regime. The GM
  gives you control over one or more Surpluses invested in their Project,
  and says what the Arbiter wants done with them this season. If you
  achieve it, gain 1-Favour and add 1-Progress; if you fail at it, lose 1-Favour, the Surpluses, and 1-Progress.

GMTropicalo:你丟出10+的時候,像是本季的龍骨和黃金之翼騎士團,
  會被交付特別任務,得到某個資源去做某件事情,完成的話得到favour和拉一點進度
  黃金之翼的任務是用scholars變成culture
  龍骨是wealth變成livestocks
  你完成了,所以得到favour和拉一點進度
  但是你不會因為你拿國家給你wealth買來的livestock上繳出去而額外拉進度

GMTropicalo:計劃本身那個是你無私貢獻,掏自己腰包出來貢獻國家
  任務這個是你妥善完成任務,但那個 livestocks是國家的wealth買的
  所以雖然你交的 livestocks在列表中有,但不會加進度
  @Saxton 這樣可以接受嗎?

Saxton:OKOK

Vincent:我們是不是再兩個就可以完成建國二十週年慶計劃了

GMTropicalo:對,進度-2

Vincent:好吧,下一季應該可以完成

GMTropicalo:花個三季完成還算合理的感覺
  畢竟進度要五顆
您沒有權限檢視這篇文章所附加的檔案。
I am mean and mean is me.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26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A1S3紀錄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Record-A1S3.txt
==============================================================
Guild: Chronica Terra Paseinum
Channel: 文字頻道 / ctp-a1s3
==============================================================
Spoiler:
GM:               Tropicalo
CDB龍骨商會/赫萊佛:      Saxton
CLD拉德斯之環/艾達斯:     Anka
OGW黃金之翼騎士團/亨利卡斯:  Vincent
 
==============================================================



GMTropicalo:首先是A1S3的評定
  大家一樣先從丟2d6+貢獻開始吧
  CLD是+1,OGW和CDB是+2

Saxton:[6, 1] Result: 9

Vincent:[2d6+2] Roll: [2, 2] Result: 6
  我骰運真差

GMTropicalo:On a 6-, you’re beneath their notice. They don’t demand anything of you,
  but others see your isolation: lose Influence on each other faction. The
  GM says what faction is taking your place in the court

Vincent:甘
  剛剛才得到的秘環影響力又沒了
  本想用這影響力救祕環
算了下次

GMTropicalo:解放者的貿易路線打通之後,大量物資進入市場
  市場被打亂,價格波動嚴重,再加上先前提高的手續費,
  部分商家把手續費轉嫁到人民身上,人民開始頗有怨言
  黃金之翼騎士團應該忙著處理這些事情

Vincent:[只好 QE (誤

GMTropicalo:[那就只好買美金了

Vincent:[你們有買嗎 QQ

GMTropicalo:[今天買成定存

Vincent:[聰明

GMTropicalo:[我手上本來就還有美金,是看要買多久的定存

GMTropicalo:anyway,艾瓦索羅在評定時只是匆匆露面一下,
  可能是跟譚古交代說有事情需要處理,譚古也沒為難他們就讓黃金之翼本季放假
  代替黃金之翼的位置的是蓋索家族
  解放者近來把盈餘投入市場,轉手就開始招兵買馬、汰換老舊的器具,最近兵強馬壯
  雖然解放者答應了會參加即將到來的建國慶典,但肯尼斯‧蓋索還是很擔心解放者會另有圖謀
  所以近來積極活動

GMTropicalo:
  • They wish you to deal with a threat.
  譚古:「維加德,你們先前和拉德斯合作,剿滅了一支龍語族盜賊對吧。他們化整為零,往東北進入北風峽灣附近了。」
  「我希望你們加強北風峽灣的防衛,不要讓盜賊有機可趁。
  或者是主動出擊,襯底消滅那些盜賊,看你們能做到什麼地步。
  不過峽灣附近也有其他的艾辛海盜出沒,盡可能加強峽灣的守備總是好的。」
  @Saxton 龍骨商會的任務大概是給北風峽灣弄Fortifications,
  或是徹底消滅龍語族盜賊,總之要維持北風峽灣周遭的和平

維加德:「了解,龍骨商會將全力維持北風峽灣附近一帶的安全!」
  「另外,小的想請求總督大人向我領民與戰士,給他們鼓勵與讚揚,
  讓他們知道帕先大公國的維持與運作都有他們的努力支持。」
  我想用一點貢獻值換取士氣
Saxton:[[2d6+2] Roll: [4, 1] Result: 7

GMTropicalo:好
  譚古派他的弟弟瓦拉迪密拉斯(Vladimiras)率領了一小撮人,
  帶著聖法拉利的白旗去了鐵水鎮,象徵中央對龍骨商會的支持,
  鐵水鎮的戰士和人們看到了從前獨立戰爭飄揚的旗幟,
  想起了當年自己或是父祖的光榮事蹟,感受到了自己在大公國的歷史中佔了舉足輕重的一頁

Anka:[2d6+1] Roll: [4, 3] Result: 8

譚古:「聽說你們讓可可納那傢伙加入秘環會議了⋯⋯到底怎麼做到的?
  呃不,我的意思是,這樣好嗎⋯⋯你們領地裡頭的傳染病狀況如何?
  疫情有好轉嗎?慶典已經準備妥當,很快就要開始了,
  你們現在人力也比較充足,要請你們全力控制疫情,不能讓瘟疫擴散開來。」


GMTropicalo:@anka 秘環的任務是解決傳染病
  @everyone 在評定還有什麼要做的事情嗎!沒有的話就移動到各自派系的場景囉

Saxton:@vctc @anka 我找黃金之翼和拉德斯之環討論一下,關於建國計畫需要的資源。

赫萊佛:「之前我們運氣不錯得到了龍涎香(香料),
  我打算將它分裝處理成嗜好品(奢侈)送到首都,
  兩位有辦法提供剩下的資源提供慶典使用嗎?」

Vincent:應該可以吧

Saxton:總之我可以解決掉一個,剩一個就靠你們啦XD
  總之我沒事了XD

GMTropicalo:👍



《龍骨商會》
赫萊佛:1.我的探險隊找到什麼?
  2.我的貿易風得到了什麼?
  3.我要讓領地內的手藝人準備準備精美的香爐,
   然後把龍涎香分裝成薰香(將香料變成奢侈)

GMTropicalo:往西方前進的探險隊,西方的海邊都是一望無際的草原,
  海水又冷又冰凍,時常有冰山、浮冰出現,不適合行船,幾乎不見人煙
  你的捕鯨船也回來了,給你帶回Livestocks,但因為已經宰了,所以本季結束就會消失
  導航士失去了天文學的tag

老船長比亞特(Bjartr):「北方海上太可怕了,
  我們所知的天象知識是派不上用場的,所以的星辰以奇怪的方式旋轉、跳躍,
  我閉上眼只看到混亂的諸星,海凡德恐怕是想阻止我們在那裡航行。」

赫萊佛:看來似乎別再繼續北海探險比較好?XD

探險隊隊長赫洛亞(Hróarr):「西方海邊可以看到一些人在浮冰上獵海豹,
  第一眼看到時我還以為他們是穿著厚重毛皮的人,結果他們與其說是人,
  不如說是熊,這些熊人住在冰屋裡,過著在茹毛飲血的原始生活。」

GMTropicalo:龍骨得到異國交流 Foreign Contacts
  這樣一來,你們Mood變成+4
  觸發資源充沛
  《資源充沛 Flush with Resources》
  當Mood超過+3(資源比需求多三以上),消除一項資源並擇一:
  • 你將該資源換做情報,視為閱讀風向詢問GM問題,與該問題相關的行動以優勢擲骰
  • 將盈餘送給盟友,本時代進行Reach檢定都有優勢。
  • 舉辦盛大的慶典,展示派系的強大,本時代進行Grasp檢定都有優勢
  • 買通更多線人,本時代進行Sleight都有優勢
  • 投資在裝備上,派系可額外選擇一項資產(永久性)
  每項選擇在一個時代中只能選擇一次

赫萊佛:這個我晚點再決定,因為資源可能會用掉不少

GMTropicalo:嚴格講,因為你很多move都是讓你在Season一開始就得到Surplus
在得到的當下就會立刻觸發
  沒有機會讓你把資源弄出去、賣掉
  你可能得在前一季就留空位
  不然每季一開始都會立刻觸發

赫萊佛:喔喔,所以這個是只要滿足條件就必選的?

GMTropicalo:我認為是當你拿到會讓你Mood爆表的資源的瞬間就必須做出決定
  但我們可以從下次開始

赫萊佛:請讓我下次開始m(_ _)m

GMTropicalo:ok der
  可以慢慢消化你的Surplussssss

赫萊佛:一口氣就會用掉三個了XD
  viewtopic.php?f=174&t=2483
  翻到微光的大北方
  這一篇寫的範圍是極光王廷北方那一塊冰原嗎?

GMTropicalo:yesyes

赫萊佛:好奇北海下面不知道有沒有人魚王國之類的XD

GMTropicalo:快點開發潛水科技

赫萊佛:@anka 我們需要拉德斯之環完夢

Anka:😂

赫萊佛:突然想到要再問一下,如果盈餘大於4的話,
  是要一直觸發資源充沛 Flush with Resources直到mood = 3為止,
  還是說一季只會觸發一次?

GMTropicalo:好問題
  會一直觸發喔
  不過盈餘一但大於4,就立刻觸發,然後就立刻等於3了
  不會讓你是5
  但你變成3之後,又得到別的,又會再觸發一次

赫萊佛:好
  差點忘了還要派探險隊,這次往東方沿著海岸走
  因為捕鯨導航士掉一個tag,所以這一季剩下時間讓他們休息



《黃金之翼騎士團:估價》
亨利卡斯:我想問出龍涎香的精確價值或費用
  那些猛瑪跟氂牛的價值跟費用也問一下好了

赫萊佛:估價真棒

亨利卡斯:哪裡棒

赫萊佛:可以找出正確的價格不是?
  說不定龍涎香有兩點資源的價值
  雖然要有人肯買就是

亨利卡斯:是不是想一想也沒那麼棒了?😆

赫萊佛:也還好啦
  可能可以賣到克里蘭,就真的有兩點價值
  畢竟他們不靠海
  鯨魚肉說不定也可以XD

GMTropicalo:
  may always ask the GM for an honest appraisal of an object or service’s worth.
  我看了一下原文,應該是問某特定物品,或是服務的價格
  資源是沒有價格的
  這看起來比較像是在有coin的架構下發揮效用的move
  但我們不使用coin了
  @everyone 你們覺得呢?

赫萊佛:看起來資源不包含在估價範圍耶

GMTropicalo:我是這樣覺得啦,世界上的事物的價格大多數其實都是浮動的,
  單純看買賣雙方合意而已,如果你們有本事找的到人願意拿兩點資源跟你買一點資源,那就可以換兩點回來
  用說服拐騙人家掏錢,或是痛打別人逼他們買他們不用的東西
  之類

赫萊佛:剛剛突然覺得,資源根本就是一種不同種類的貨幣,不能單純認知為物品

GMTropicalo:嚴格講,當我稱呼它為資源時就有點在誤導大家了
  原文是Surplus和Needs
  Surplus: Morale→很有士氣
  normal→正常
  Needs: Morale→士氣低迷
  不能量化,只有三種狀態
  Surplus: Morale的時候又得到Morale,正常是要大家討論,換得到合理的、別的Surplus
  沒有double Surplus

GMTropicalo:搞不好可以用使用陰謀
  《使用陰謀 Subterfuge》
  當你的派系用滲透其他組織/派系,解釋他們打算做什麼:
  • 你們讓目標對某資源的需求更多/更少。
  讓目標願意出高價買
  之類

赫萊佛:得到第二個士氣的話,是不是就可能拿去換成隨從的Tag或品質上升?
  就大家發憤圖強精進自己

GMTropicalo:也挺合理

亨利卡斯:大概可以理解為,可以問得為了要得到某物品或服務需要付出什麼

赫萊佛:黃金之翼跟我買這些東西,就會得到我的影響力

亨利卡斯:好像可以買欸,不過你不是要送去給譚古嗎

赫萊佛:是這樣打算,因為目前好像只有我持有奢侈品(如果可以換的話)
  剩下的資源除了財富之外你們都沒有
  祝福看起來可能是相對容易弄得到的
  不對,在考慮買之前要先確定價值是不是真的超過一點資源啊XD
  龍骨商會開始大量處理自己手上的盈餘!
  1.我要把龍涎香分裝的薰香(Luxury)貢獻到首都讓慶典有進展。

赫萊佛:「大公大人,這是取自珍貴的北海鯨魚的龍涎香,在慶典上使用肯定能讓民眾了解這個國家有多富庶!」

GMTropicalo:[ 「咱們已經獨立建國了你還在那邊總督總督,你是心繫壓榨人民的殖民者嗎?太平洋沒加蓋,你懷念祖國可以游回去~~」

Saxton:[啊XD

GMTropicalo:[ 沒啦總督是殖民地時代才有,建國後就叫大公(Prince)了

Saxton:已修正XD

赫萊佛:2.把Livestocks送到鐵水鎮讓矮人認真生產Metal。
  3.把犯罪奴隸(Recruits)送到北風峽灣蓋防禦工事(Fortifications)
  4.把Foreign Contacts轉成Scholars,因為能跟外國文化交流的人,更懂得如何與世界文明交流

GMTropicalo:給他們加菜要他們乖乖工作的概念嗎

赫萊佛:是說矮人嗎?
  上次寫的,要投資源矮人才會乖乖工作XD
  支付wheat 或livestock或ale,他們可以幫你出產metal或amber
  大概被商會雇傭之前太窮,沒吃飽飯

GMTropicalo:窮到只能喝酒

GMLivestock消除Metal
  3.和4.我比較有疑問

赫萊佛:這個我是想說讓他們去挖土挖石頭去堆起防禦工事
  雖然罪犯可能沒有人權,不過這樣搞死他們好像也不是很好?
  不然這條先取消好了我再想想

GMTropicalo:我在想,要蓋防禦工事可能需要 Lumber,然後你現在有了一國交流的知識,
  但你如果要教育出一批Scholars,就會需要抽調人手去接受新知,那些Recruits就可以頂上

赫萊佛:仔細想想,帕先的人大多是解放奴隸,龍骨商會這樣幹好像會搞壞名聲?

GMTropicalo:也就是說你需要取得Lumber去蓋Fortification
  把Foreign Contacts投入教育之後,你會變成需要Recruits來頂替那些去接受教育的自由人的工作岡位,
  於是又要把犯罪者Recruits扔進去
  我的感覺啦
  歡迎其他意見XD

赫萊佛:我想一下喔
  沒問題,我用Recruits換成Scholars好了
  不對,我再考慮一下XD
  忘了還有貢獻可以用,可以再考慮一下別的選擇

GMTropicalo:可以喔
  目前的
  方案一:
  1-a. 丟奴隸去北風峽灣現地採集建設。消耗Recruits,得到Fortification
  1-b. Foreign Contacts用以教育Scholars。消耗Foreign Contacts,得到Scholars,增加Recruits需求`
  
  方案二:
  2-a. 取得Lumber轉換為Fortification。需先取得Lumber
  2-b. Foreign Contacts教育Scholars,Recruits補充被抽調的空缺。消耗Foreign Contacts+Recruits得到Scholars

赫萊佛:我想先問問,如果我有Scouts的盈餘,用閱讀風向找龍語族盜賊的聚集地和偵查海盜會有幫助嗎?
  或者我直接就會知道他們在哪?

GMTropicalo:一般是用影響力讓你的move得到優勢,擁有Surplus沒有明確規則讓你move有優勢,
  不過就像你說的,你手下如果有充沛的Scouts,想必也是對閱讀風向這種事情有幫助
  但盜賊和海盜會需要分開處理,海盜難度比較高



《黃金之翼騎士團》
亨利卡斯:我回新五十一街修道院生產麥酒

GMTropicalo:真是樸實無華的獲得Surplus的方式
  不過新教缺Wheats
  想必是先前解放者傾銷的時候他們也收購了足夠的Wheats來釀酒
  好,修道院大量收購穀物趕工,現在倉庫裡堆滿了Ale

亨利卡斯:太棒了,可以送去首都了嗎😆

GMTropicalo:不行啊
  那是新教的

亨利卡斯:噢噢噢

GMTropicalo:你這傢伙XD
  都把新教當作囊中物捏

亨利卡斯:那就黃金之翼跟新教買
  再送去首都

GMTropicalo:OGW現在沒有Wealth,需要得到Need: Wealth才能從新教取得Ale
  可以嗎

亨利卡斯:可以

GMTropicalo:這邊我要穿插一個事件



《龍骨商會:酒荒》
GMTropicalo:龍骨商會忙著製造薰香、又動用商隊送去首都,還忙著宰鯨魚啊、挖礦啊、籌備北風峽灣的防禦
  國家機器動的正厲害
  鐵水鎮卻開始有人不滿了
  老船長比亞特和探險隊隊長赫洛亞在酒館打了起來
  雙雙被綁住,抓到當天執勤的赫萊佛面前
  仔細一問,才知道是因為酒館庫存的酒水見底,賣的又貴又限量
  在礦山工作的矮人和城下町的鐵匠根本喝不起
  倒是探險隊和捕鯨船的人馬,辛苦了一整季,賺的荷包滿滿,這次回來就想在鐵水鎮好好放鬆
  結果酒水根本不夠
  就從口角演變成推擠,最後動起手來
  還好沒有人動刀動斧頭
  赫萊佛會怎麼處置這場騷動

比亞特:「是他們先出言不遜的!」

赫洛亞:「是他們先動手的!」

比亞特:「真要動手就不會只用拳頭了!」

赫洛亞:「不然來用斧頭比劃比劃啊!」

赫萊佛:「你們…你們…,難道只有你們想喝酒嗎?!我也想喝啊!」
  「上次霍夫帕斯差點上英靈殿的時候我想喝!家傳寶劍斷掉被訓話的時候我想喝!
  被上司使喚一下去送貨一下去找人一下去剿匪一下去談判…。」
  「我、我也想喝啊……。」
  赫萊佛悲傷地摀臉…。
  「再忍耐一下,我會跟總管討論一下怎麼辦。總之我答應你們,
  過年的時候我會讓你們喝到酒!現在就給我忍耐一下!」
  「忍住!」

GMTropicalo:赫萊佛勉強壓制了雙方
  所以 @Saxton 有要去找誰談嗎?

赫萊佛:會去跟沙里厄斯總管談這件事,只是從派系的角度應該是有辦法解決這件事

沙里厄斯:「聽說新教久違地釀了一大批麥酒。」
  「把那批麥酒弄過來吧。」

赫萊佛:我原本是想將trade轉換成wheat,但是這樣轉有點奇怪,
  所以想說能不能變成欠缺wealth然後得到wheat。
  理由是,因為黃金之翼提高手續費,然後解放者又把wheat投入市場,
  導致持有wheat的小商人跟農民都改用wheat交易商品而不是用wealth。
  小麥價格太低,手續費上揚,乾脆以物易物

GMTropicalo:竟然
  是想透過以物易物規避手續費嗎
  太惡劣了

赫萊佛:是XD

GMTropicalo:黃金之翼騎士團不管嗎
  拿Trade出來換的確不是很合理,描述上感覺像是你為了取得Wheats炸掉自己的市場一樣
  所以你是打算Needs: Wealth來得到Wheats?

赫萊佛:這可能是短期現象,一部份商人跟農民受到影響

GMTropicalo:有Wheats要幹嘛?

赫萊佛:跟新教換酒
  想說他們釀酒也要原物料

GMTropicalo:他們的新酒已經被黃金仔收刮一空
  要的話得預定,下一季才會有

赫萊佛:沒問題,我猜過年應該也是下下季,時間上應該是來的及

GMTropicalo:不過沒有人答應你等到過年啊
  你不怕下一季大家就暴動?XD

赫萊佛:可惡XD

GMTropicalo:沒啦
  願意等就沒差
  不願意等的話,可以讓新教得到影響力就加班趕給你

赫萊佛:就等吧

GMTropicalo:好
  所以赫萊佛應該是跑了一趟51街修道院
  回到鐵水鎮的路上
  被你阿兄抓住了
  阿兄有名字嗎
  不然我取
  叫「黑衫」埃納爾(Einarr the Black shirt)

赫萊佛:OK啊

怒氣騰騰的埃納爾:「你是要到什麼時候才肯回來把斷劍重鑄?」

赫萊佛:「我也很忙啊,整天跑來跑去的,我也想放假啊!」
  「再說是老哥你的技術比較好,幫我弄啦。」
  「我弄的話很快就碎掉了,所以還是拜託你啦!」

埃納爾:「你忘記先祖的教誨了嗎?怎麼可以不自己上?」

赫萊佛:「我、我知道啦...,我會找時間處理啦,有放假的話。」
  「一直拖延是會被眾神處罰的!天打雷劈!」

赫萊佛:「請海凡德指引我可以休息的好日子!」

GMTropicalo:你覺得
  赫萊佛與哥哥,還有家主老爸的關係如何

赫萊佛:對哥哥老爸來說,赫萊佛應該是個很皮的臭小子吧,不練習打鐵整天往外跑
  老是跑去狩獵

GMTropicalo:那為什麼傳家寶劍會在赫萊佛手上呢

赫萊佛:上次打蠍子的時候,因為心急就不小心把家傳劍當作副武器的短劍帶走了
  因為劍鞘都破破舊舊的
  可能是哪天老爸叫赫萊佛去保養,結果做一半就被總管叫出去辦事,
  然後就隨手放在倉庫裡,結果後來拿錯

GMTropicalo:原來是拿錯嗎
  結果還弄壞
  慘

赫萊佛:可能一邊罰跪一邊被罵,結果沒多久又被叫出去跑腿
  今年真的忙XD



《拉德斯之環:傳染病》
艾達斯:六指大大的疫調做的如何了呢

GMTropicalo:六指送回了一些患者,包含了重症輕症和死者,說是要給農娜深入研究治療。
  可可納寄回來的書信整理了發病的時間點和人際接觸之類的調查,還有基本觀察到的症狀。
  秘環的傳染病研究進度+1:■□□□□
  此外,可可納的信中提到,這件事情有點詭異,需要深入調查,請派出更多的幹員,否則難以繼續。
  秘環需要投入Spy前往大地精牧人那邊供可可納指揮,才能得到進一步情報
  或者是要靠研究那些送回來的病患/死者

艾達斯:派出更多的探員
  支援六指
  同時研究樣本可以嗎?
  還是互斥?

GMTropicalo:當然可以同時
  六指的調查需要更多探員,秘環得抽調原本領地內部的情報人員出去,這會讓秘環得到Needs: Spy,可以嗎?
  研究樣本的話,應該是農娜親自出馬?
  那維爾列塔和跟班艾達斯可能需要Zoom In

艾達斯:可

GMTropicalo:我先說明狀況
  研究的話應該是需要用Lore
  @anka 的艾達斯之外,會需要有高Lore的quick character,
  那就看 @vctc 和 @Saxton 要不要創角登場

艾達斯:嗯嗯

GMTropicalo:可以用先前登場過的維爾列塔,也可以寫新角
  @vctc @Saxton 你們有要用quick characters加入艾達斯的zoom in嗎?

Saxton:No XD

Vincent:pass

GMTropicalo:農娜帶領團隊研究了一陣,
  認為這和二十年前冰之塔開始研究,之後還在殖民地爆發的「基洛夫熱毒症」有八成相似
  於是,農娜讓維爾列塔先依照二十年前就研發出來的治療方式與藥劑,將目前的患者分成數組開始施藥
  事情就是在施藥的時候發生的,維爾列塔完成藥劑之後和艾達斯一同前往患者的隔離所,
  施藥之後,維爾列塔便開始記錄患者的各種狀態
  過了半晌,其中一名患者開始發出粗重的喘息聲,皮膚上的斑點顏色愈來愈深
  接著突如其來地炸掉了
  說是炸掉,又有點像是變形
  患者的體液濺得到處都是,隔壁床的患者、維爾列塔都被噴了一身,患者變成某種巨大的、扭曲的怪物
  中間還勉強看的到人形,兩條腿懸在原本的身體下方垂著擺盪,真正接觸地面的卻是幾條又像是觸手又像是樹根的肢體
  手和腦袋的地方也變成類似樹鬚或是氣根和鞭狀物
  足足有七八呎長

GMTropicalo:艾達斯該怎麼做?

艾達斯:「哇靠。」
  叫威爾列塔往外退
  自己留下來掩護
  隔離所有沒有窗戶啊
  不知道丟出去會不會更不好

GMTropicalo:靠
  把人丟出去喔

艾達斯:把怪物丟出去啦

GMTropicalo:XD
  現在隔離室裏頭,大概除了怪物之外還有三床病患
  臨怪物最近的是隔壁床的病人,第二的就是維爾列塔
  然後是艾達斯和其他兩床
  總之,你的行動是要先掩護威爾列塔撤退對吧

艾達斯:對

GMTropicalo:《涉險 Disarm》
  當你承擔風險,試圖解決危機,擲+Bravery
  7-9時,你爭取到時間,但擇一:
  • 安全是有代價的,GM說明代價為何。
  • 這只是暫時的解決,危機隨時可能再次發生。
  • 危機依然存在,只是改為威脅其他人或其他地方。
  10+狀況解決,除非又發生嚴重改變

艾達斯:[2d6+2] Roll: [3, 3] Result: 8

GMTropicalo:擇一

艾達斯:暫時解決

GMTropicalo:艾達斯是怎麼爭取時間的?

艾達斯:衝上去肉搏
  用身體擋著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維爾列塔順利地脫出隔離病房
  艾達斯上前堵住通往外面的路線
  但那怪物也並沒有特別在意你,觸手捲起其他一床的病人,把那病人往上頭一帶,數條觸手纏住那人,端頭吸住病人,好像在吸取什麼東西一樣不住蠕動
  艾達斯怎麼辦?這裡還有兩個病人

艾達斯:好
  上去砍殺怪物
  吸引注意力

GMTropicalo:《攻擊 Fiercely Assault》
  當你使用合適(擁有適當tag)的武器試圖傷害、捕捉、驅除敵人時,擲+Might
  成功時,你達成目標,對方受傷、被俘虜、或是逃走。7-9時,你擇一,GM擇二
  10+時,你擇二,GM擇一
  two; on a 10+, you choose two and the GM chooses one.
  Character list:
  • 脫身的路線清楚明確
  • 你造成可怕的傷害,敵人也畏懼你
  • 你得到了有用的裝備
  • 你得知了有用的情報:問一個問題,依照答案行動有單次優勢
  
  GM list:
  • 對你而言重要的某人或某物受到傷害
  • 有別人之後會找上你
  • 你遭到敵人反擊,依敵人決定傷害
  • 你的行動造成了更大的混亂,連國度的和平都會被影響

艾達斯:[2d6+2] Roll: [5, 2] Result: 9
  可怕的傷害

GMTropicalo:艾達斯有什麼重視的人嗎?

艾達斯:妹妹

GMTropicalo:好
  • 對你而言重要的某人或某物受到傷害
  • 你遭到敵人反擊,依敵人決定傷害
  我選這兩個

艾達斯:看來妹妹應該是遇到研究室感染了

GMTropicalo:首先是你們交換傷害
  你造成怪物兩點,怪物也對你造成兩點
  妹妹叫啥來著
  艾達斯拿什麼武器?
  逃出去的維爾列塔叫來了支援

艾達斯:巨劍
  妹妹的名字沒設定的樣子
  我晚點再找個合適的

GMTropicalo:那怪物伸出幾隻觸手,抓住病人的木床朝你砸來,
  艾達斯一劍劈開,接著就和觸手展開近身戰,你砍了怪物幾劍,怪物也狠狠地抽了你幾下
  你好不容易找到了個空檔喘口氣
  眼角餘光才看到木床的一半飛到門邊,妹妹正從門下爬出來,看來是剛才被你劈開的門給砸中了

艾達斯:囧

GMTropicalo:噗的一聲,被抓住的病人好像被吸乾了一樣,本來只是病懨懨,現在乾巴巴地皺成了一團,
  怪物順手就把那人乾甩向艾達斯,然後又捲住了另外一個病人抓了過去
  艾達斯怎麼辦

艾達斯:撥開人乾
  上去再砍

Saxton:[艾達斯會殞落於此嗎!?

GMTropicalo:再丟assault

艾達斯:[2d6+2] Roll: [5, 3] Result: 10

艾達斯:wahaha
  脫身的路線清楚明確
  可怕的傷害

Saxton:[不選• 你得到了有用的裝備嗎?XD

GMTropicalo:我選反擊傷害
  所以艾達斯再造成怪物2點傷害
  然後怪物也打2點
  艾達斯已經是重傷狀態
  再吃傷害就會死喔
  不過選得好,可以脫逃
  看起來是
  艾達斯在巨大的怪物目前毫不示弱,揮舞巨劍斬斷許多條觸手,
  還趁機砍中了本體,切開牠身體,噴了艾達斯滿臉體液
  然而怪物吸收了病患的生命力,看起來並沒有因這幾下斬擊就受影響
  艾達斯的妹妹也不是施法者對吧?
  一樣只會砍人?

艾達斯:妹妹是法師

GMTropicalo:好
  那就是妹妹的冰球掩護著艾達斯
  「快點撤退!」妹妹和維爾列塔在後方用法術掩護
  艾達斯可以順利退出隔離病房
  艾達斯怎麼辦?退嗎?

艾達斯:退
  也只能跑了

GMTropicalo:艾達斯在伙伴的掩護之下逃出隔離病房,
  看到外頭除了妹妹和維爾列塔之外,農娜也到場了

「中計了啊⋯⋯」農娜說

GMTropicalo:一顆藍點從後方飛入隔離病房,然後炸出一片堅冰,
  你們看這冰魔法的威勢就知道是瑪麗瓊娜來了
  瑪麗瓊娜指揮著人們進去收拾

艾達斯:(差點要換角色紙

農娜轉向艾達斯:「所有的徵兆乍看之下和二十年一模一樣,
  但一旦施用了二十年前的治療方式,就會誘發變形怪物。」
  「我們被算計了。」農娜說
  「但相對的,我們也知道了對方即使不是二十年前的老朋友,也是與他有著密切關係的人。」農娜說

艾達斯:「真是巧妙的陰謀。」
  「原來母親大人的老對手們還在作惡啊。」

「誰知道呢?」農娜嘆息

GMTropicalo:好
  那就大概是這樣
  除非艾達斯還有什麼要處理的

艾達斯:這會不會接觸傳染啊
  碰到體液的

GMTropicalo:好問題

艾達斯:感覺不要問比較好😆

GMTropicalo:沒啦
  艾達斯是不會感染的

Vincent:只是帶原而已 誤

艾達斯:但是維爾列塔

GMTropicalo:可不是嗎
  Anyway,你們在秘環這邊的努力,除了知道了可能的敵人之外,也還是有所進展
  秘環的傳染病研究進度+1:■■□□□
  秘環抽調了Spy去大地精那邊,應該也能期待會有所進展
  不過要等下一季才會知道了
  @anka 沒問題的話我要
  Zoom Out

艾達斯:請

GMTropicalo:當故事在人物視角把問題解決之後,拉回派系等級
  沒參與的玩家解釋他們的人物在這段時間做了什麼
  依照回答,他們能在派系行動中得到單次優勢
  將時間稍微往前進,再問玩家他們的派系現在忙些什麼

Saxton:翻紀錄艾達斯妹妹的名字叫葛蕾特

GMTropicalo:我也覺得似乎有在哪裡看到過

Anka:感恩大家,我當下沒有查到

GMTropicalo:埃達斯在與怪物的作戰中也受到了重傷
  重傷不像輕傷會在換季自動治癒,需要特別的治療
  《專業醫護 Professional Care》
  若你在安全的、能夠取得需要的資源的地方休息了數個禮拜,移除所有重傷。
  GM說明該庇護所附近在你休息的時候有了什麼改變
  我覺得需要的資源大概是Medicine或是Blessing,一個靠醫術治療,一個靠神術治療

Anka:我本來就有medicine的需求
  但那是針對特殊傳染病
  這種一般傷勢應該不算在內吧?
  如果不算在內,那就是列入傷兵
  送回秘環休養
  暫時不能出任務

GMTropicalo:嗯嗯
  密環本身就缺medicine,可能會連治療這種外傷都有點難度,
  應該把你們送去新教療養
  俾斯米爾人很nice der

Anka:欠人情

Saxton:好朋友的兒子當然要救XD



《疾病管制中心》
Saxton:我在想,拉德斯之環的玩法,就是用影響力換別人的資源,然後去解決特殊的問題?
  現在疾病的部分好像其他兩家都沒有方法可以解決?

GMTropicalo:應該也不會吧

Vincent:目前帕先公國有什麼超自然事件是需要密環幫助解決的嗎

Saxton:可能哪天龍骨商會探險隊找到什麼遺跡,或者是海盜入侵帕先水域,
  開戰死了一堆人然後變成水鬼要處理

Vincent:我想了想,耶路蔑列並這邊應該還是可以有所處置
  使用文化資源,在港口設立檢疫隔離站,在市區建立醫療站,
  還要對感染者的隔離、病亡者的埋葬以及環境消毒等制定強制法令
  病人要及時送醫院隔離、冰鎮並用石灰塗身
  焚燬病家衣物
  一週內封閉患者住房,用石灰水塗封門,鄰居不得進入,與病人同居者不得外出
  病故者要領取許可證才能掩埋,由專職的苦力抬運和掩埋屍體
  如果藏匿死屍不報,要處以帶枷遊街、罰苦工等嚴厲處罰
  居民必需飲用開水、蔬果必需煮熟食用
  還免費提供石灰用於廁所消毒

Saxton:目前疾病發生在龍骨商會東方的大地精部落裡面
  拉德斯之環本身的疾病問題我不清楚

Vincent:總之自己治理的城市先顧好

Saxton:有點好奇,帕先的首都會有人口過剩的問題嗎?
  啊,不對,打完獨立戰爭所以可能還好

GMTropicalo:戰後應該都要有Baby Boom
  搞不好有喔

Saxton:所以首都大概Recruits多到爆炸XD

GMTropicalo:maybe
  好,解決秘環的Zoom in
  @vincentchang 這段時間亨利卡斯在幹嘛?

Vincent:亨利卡斯應該在為港口執行衛生行政法令

GMTropicalo:亨利卡斯開始在領內執行防疫措施
  未來對抗傳染病時的度過難關可以用優勢進行

GMTropicalo:btw,亨利是不是比起俾斯米爾更像艾瓦索囉?

Vincent:沒有啊,亨利卡斯那麼衝動,像俾斯米爾跟露緹希
  但也是滿有行動力的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Vincent:俾斯米爾是童年都在死亡威脅中度過
  長大後熱愛自由,對權勢和政治並不熱衷

GMTropicalo:那俾斯米爾最在意的是什麼

Vincent:俾斯米爾在意的是內心的平和吧
  亨利卡斯就相對比較有想經營的東西
  還有把這些平和帶給大家?



GMTropicalo:@Saxton 這段時間,赫萊佛又都在幹嘛?
  除了調停為了酒要打架的眾人
  還有罰跪之外

赫萊佛:赫萊佛帶小隊去找龍語族盜賊的根據地,
  遇到少數人就解決掉,遇到大隊人馬就只進行探查,然後讓商會的主力部隊解決。
  可以的話就是把盜賊聚集在河岸邊,然後從河上突襲
  另外我還要把Recruits換Fortifications
  就直接派去築城了

GMTropicalo:驅趕奴隸現地採集
  死多少沒差讓他們蓋防禦工事就是了齁

赫萊佛:是XD

GMTropicalo:好
  龍骨的部分

GMTropicalo:赫萊佛帶著奴隸們來到了北風峽灣,
  驅使這些奴隸開始進行防禦工事的修建,
  同時自己率領小隊開始在附近搜索傳聞中的龍語族強盜殘黨的下落
  接下來派系在進行閱讀風向以掌握強盜殘黨下落時,可以以優勢進行

GMTropicalo:這是拉德斯之環忙著打怪物時你們在做的事情



《龍骨商會:龍語者盜賊殘黨》
GMTropicalo:赫萊佛的小隊蒐集了一些情報回到了北風峽灣,接下來要怎麼做?
  要試圖整合情報確定盜賊殘黨的下落了嗎?


赫萊佛:是
  所以直接丟閱讀風向?
  [3d6]` Roll: `[4, 4, 1]` Result: `9`
  取二高是8
  我們要怎麼找到 龍語族盜賊的據點?

GMTropicalo:他們是殘黨
  人數也少,又怕被你們追剿
  沒有固定的據點
  反而比先前人多的時候更難鎖定
  他們現在只敢襲擊道路上的旅人和偏遠的居民
  常常攻擊一次之後就遠遁

赫萊佛:這樣看來還是只能偽裝成小商隊去釣魚了

GMTropicalo:機歪
  地圖讀不出來
  北風峽灣的東北方有一座蠻大的森林
  你們懷疑殘黨是躲在裡頭
  但你們的斥侯總是晚他們一步
  除了他們剛離開的蹤跡,證明他們沒多久前還在這裡之外

赫萊佛:簡單畫一塊上去了XD

GMTropicalo:最有效的辦法,一嘛就像你說的,誘導敵方出現
  二嘛就是動員更大規模的討伐軍去掃討整個森林
  三的話就是不要理他們
  畢竟他們只剩十幾二十個人,難以構成真正的威脅
  搞不好也可以派人滲透啦
  搞不好你們有龍語族的人可以當間諜之類
  有什麼想法嗎

赫萊佛:赫萊佛就帶人偽裝成運送糧食的小商隊從森林經過,
  少數人在外面用走的但大多數人都是藏在馬車裡
  等交戰之後再跳出馬車襲擊

GMTropicalo:具體而言
  大概是準備了多少人?
  少數人在外面是多少人
  大多數人藏在馬車裡是多少人?
  一台馬車可以藏多少人
  怎麼說,因為對方人數也少,要能誘出他們感覺會人很少

赫萊佛:我想想
  派五台馬車,車伕加護衛的人數總共8人,一台車塞3人,車上總共塞15人

GMTropicalo:okok
  感覺有機會
  那就是Zoom in囉

赫萊佛:OK!
  只是再來有事會晚點回XD

GMTropicalo:沒關係兒
  @vctc @anka 兩位有要使用quick character加入誘敵作戰嗎
  說起來,龍骨仔好像每次都是誘敵作戰

赫萊佛:獵人的本性吧XD
要抓獵物都要設陷阱

Vincent:他黨事務,pass 🤣🤣🤣
  說起來,有沒有什麼獎勵加入 zoom in 的機制
  不然之前都在處理他黨事務,自己沒有進展

GMTropicalo:沒有
  沒有加入他黨zoom in的就是可以說明自己在幹嘛,然後換你的時候可以得到優勢

Vincent:Ok ok

GMTropicalo:加入他黨zoom in在機制上沒有鼓勵
  有獎勵好像也不錯
  你們會覺得不加入是派系move會有優勢,加入也應該要有什麼獎勵嗎?
  或者是說能夠加入搞事就已經是獎勵了?

Anka:pass
  我覺得似乎應該要有獎勵?

Vincent:應該不用特別獎勵吧
  想加入就加,想 pass 就 pass

GMTropicalo:嗯嗯
  好!
  @Saxton 已經描述得蠻清楚,那就直接從丟涉險開始吧

赫萊佛:[2d6+1] Roll: [5, 4] Result: 10

GMTropicalo:你們躲藏在馬車中埋伏,刻意在森林附近的小徑誘敵,居然還成功地釣到了那些龍語族殘黨

赫萊佛:這會直接順利全部逮到不用再丟攻擊嗎?XD

GMTropicalo:還是要啦
  他們被你們殺了個措手不及
  有人調轉馬頭就想逃跑
  也有人想逃跑時但已經深陷重圍
  也有人打算跟你們拚了
  來吧

赫萊佛:[2d6+1] Roll: [5, 1] Result: 7
  • 你造成可怕的傷害,敵人也畏懼你
  抱歉,我換成:你得知了有用的情報:問一個問題,依照答案行動有單次優勢
  我想知道,盜賊搶走的物資或人都被帶去哪裡了

GMTropicalo:好
  隊上有什麼對赫萊佛重要的人否?

赫萊佛:就老哥吧

GMTropicalo:這麼慘

赫萊佛:赫萊佛老是說很忙,這次埃納爾就來加入任務看他是不是真的忙
然後太久沒上前線,結果就被砍了XD

GMTropicalo:嗯
  赫萊佛的對手和他交手幾次之後就想逃跑,赫萊佛追了過去
  把他放倒之後
  (折了幾隻小指?)

赫萊佛:(兩根,因為左右各一根)

GMTropicalo:問出了他們收藏贓物的所在
  回到你們馬車現場
  只見十多名盜賊倒在地上
  你的小隊也倒了大半
  剩下三五人
  你吃了一驚
  你離開的時候還是大獲全勝,沒有任何人出狀況
  怎麼回來時變成這樣
  你看到剩下的五個人包圍著一個人,但每個人手上武器都在抖,像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一樣
  那個人瘦瘦長長,手上拿著把細劍,身上濺滿血,但似乎沒有他自己的血
  接著赫萊佛發現
  埃納爾就倒在那人的腳邊
  浸在自己的血泊中移動也不動
  赫萊佛怎麼辦?

赫萊佛:那個人看起來像龍語族的人嗎?

GMTropicalo:龍語族的人和艾辛人和佳涅宛人
  看起來都差不多

赫萊佛:所以那個人跟我們看起來都差不多?

GMTropicalo:你們的裝扮比較特殊
  我是說龍骨商會的戰士
  但你們領內的人和龍語族看起來都差不多

赫萊佛:「把還活著的人帶走!」
  我掩護其他人撤退
  「海凡德在上!」

GMTropicalo:怎麼掩護

赫萊佛:我貼上去連續攻擊,不讓對方把注意力放在別人身上,甚至是把對方引開位置
  啊
  我想到了
  「來啊!來單挑啊!贏了就拿走戰利品!」
  「龍骨商會的戰士赫萊佛要求向你挑戰!」

GMTropicalo:好
  那你再丟個涉險
  成功的話,其他人可以脫身

赫萊佛:[2d6+1] Roll: [4, 3] Result: 8
  • 這只是暫時的解決,危機隨時可能再次發生。

GMTropicalo:嗯
  好
  我想想

赫萊佛:[這次看來要掰了!?

GMTropicalo:夥伴們彼此攙扶著,離開了現場
  那人也不繼續追擊他們,只是看著你
  偶爾同伴遮住了你的視線
  當你回過神時,那人不知道怎麼不見了
  夥伴們都脫離了陷阱
  但敵人也消失了
  赫萊佛可以看到那人離開現場,往森林移動的足跡,但完全沒有看到身影。想必是擁有什麼特殊的手段
  若是要追跡,赫萊佛也蠻有可能追上敵人
  除去這人,你們的行動算是大獲全勝,20左右的殘黨幹掉了15個,剩下5個逃走。
  你們大多數都是被那人打傷的,差不多都是輕傷,除了在你不在時面對敵人的埃納爾是重傷
  赫萊佛怎麼辦

赫萊佛:先撤退,把傷者跟俘虜帶走
  戰利品等休整過後再來找
  我是說,盜賊搶走的物資之後再來找

GMTropicalo:好
  你們撤回北風峽灣
  重新整備之後再次進入森林,回收了盜賊殘黨的贓物
  贓物數量應該很少,畢竟也只有二十人
  沒有到達能夠算是surplus的等級

赫萊佛:想說都這麼少人還一直拼命搶,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GMTropicalo:但我覺得可以得到surplus: order
  搶不是為了活下去嗎?XD
  這會再次觸發資源充沛
  你可以再挑一項

赫萊佛:XD
  我前面應該得到了財富的需求
  酒要下一季才能拿到
  所以現在加上order應該還是3?

GMTropicalo:你有先付訂金嗎?
  如果你已經先付,那就只有2,所以沒觸發

赫萊佛:先付

GMTropicalo:那就是多得到order
  你可以自己改嗎

赫萊佛:Okok

GMTropicalo:幫我加wealth的need然後北風峽灣有order
  然後recruits變成fortifications
  最後foreign contacts你還沒決定怎麼處理對吧?

赫萊佛:還沒

GMTropicalo:好

赫萊佛:@tropicalo 試算表有開編輯權限嗎?我沒辦法編輯
  啊可以了
  原來手機用瀏覽器不能編輯
  不對,是權限真的沒有開

GMTropicalo:再幫我試試看

赫萊佛:有了



GMTropicalo:@vctc @anka 你們在龍骨忙著討伐盜匪的時候都在幹嘛呢?

亨利卡斯:亨利卡斯在籌措買酒的經費

艾達斯:拉德斯之環在處理患者異變的後續,開發新款治療藥品

GMTropicalo:btw,埃納爾在和神秘人的對決中受到重傷
  輕傷會在換季時自動治癒
  但重傷是需要被處理的
  《專業醫護 Professional Care》
  若你在安全的、能夠取得需要的資源的地方休息了數個禮拜,移除所有重傷。
  GM說明該庇護所附近在你休息的時候有了什麼改變
  我覺得需要的資源大概是Medicine或是Blessing,一個靠醫術治療,一個靠神術治療

赫萊佛:老哥啊~你怎麼這麼慘~
  我想先將領地內的Medicine調來治療重傷者,讓領地內獲得Need: Medicine
  戰士受傷是為了保護領地的安全,所以商會有責任要照顧好他們

GMTropicalo:你哪裡有Medicine?
  我的意思是說,在哪個地方會有?
  要治療不一定會消耗Medicine
  但需要在能夠取得Medicine的地方治療

赫萊佛:從鐵水鎮的貿易品中先調出來用
  所以鐵水鎮會有

GMTropicalo:本來在市場流通的?

赫萊佛:是

GMTropicalo:可能原本要交給買家的東西,被你們臨時抽調出來就是
  嗯嗯
  你覺得對象是誰?

赫萊佛:周圍遊牧民

GMTropicalo:嗯嗯嗯
  好喔

赫萊佛:只能對他們說聲抱歉,看是延後交貨或是調用別的東西替代

GMTropicalo:沒問題的
  你不會增加Needs



《龍骨商會》
GMTropicalo:赫萊佛解決了(除了細劍男之外)所有的盜賊殘黨
  還有其他要做的事嗎?
  沒有的話要回到派系視點

赫萊佛:Ok
  差點以為要進英靈殿了XD

GMTropicalo:你老哥才差點進吧

赫萊佛:第一次出場就差點進英靈殿,有夠慘
  這樣我算是完成了評定的任務嗎?

GMTropicalo:你覺得算嗎?
  加強了防禦工事、消滅了盜賊,雖然還有海盜,但應該算?

赫萊佛:又剿匪又蓋城牆,應該完成了吧?
  我在想我的剿匪行動會不會連帶解決掉建國計畫的和平需求?
  還是說國內盜賊不是只有我現在打的這邊?

GMTropicalo:那可能要把海盜也解決掉

赫萊佛:那大概要下一季了XD
  最後我要用Foreign Contacts去熊人部落招募跟隨者:熊人獵人,然後派他們去補鯨魚!
  廣告標語:「對現在生活環境感到疲倦嗎?我們這裡有溫暖的氣候、嶄新的獵場、刺激的工作,龍骨商會歡迎您的加入」

GMTropicalo:Ok,熊人獵人原本就有Hardy的tag,
  但他們完全不懂航海,馬上就要把他們派去捕鯨,會是+0。
  等到下一季的話,可以幫他們加上航海術,以後可以+1

赫萊佛:加上航海術是我要另外投注資源?
  還是我的派系inheritanc就可以讓他們懂駕船與航行技術,只是要花費時間讓他們學?

GMTropicalo:花時間就好

赫萊佛:OK
  我在想可以來搞養殖珍珠之類的,然後做成各種奢侈品外銷XD
  @vincentchang 看小黑要不要來搞搞看XD

亨利卡斯:可以
  昨天有看到立陶宛特產
  有琥珀、蜂蜜、乳酪什麼的

赫萊佛:你可以提供食物或酒,我可以生琥珀給你XD

亨利卡斯:這樣只是我們在帕先境內左手換右手,沒意思

赫萊佛:其實我有在想能不能養殖海豹,看能不能每年收幾次盈餘然後去賣成肉或做成油



《黃金之翼騎士團》
GMTropicalo:@vincentchang 亨利卡斯又是忙著防疫又是忙著想辦法籌錢
  之後若有抗疫的渡過難關,或是要籌錢的觀察風向可以以優勢執行
  好,黃金之翼騎士團有什麼行動?
  除了要把ale運送去首部之外

亨利卡斯:我要閱讀風向,要怎樣取得財富資源
  [3d6+1]` Roll: `[5, 3, 1]` Result: `10`
  9

GMTropicalo:我想,帕先經濟上最大的困難應該是主要只有農牧業,價格較低,流動性也不佳,
  可能需要更多的一級產業,譬如說在帕先境內尋找更多礦產,或者是發展次級的手工業,讓貿易更加盛行
  尤其是像黃金之翼騎士團本身不做貿易,靠手續費,更是需要靠整個國家的商業繁榮來獲取利益
  你們手上有先前探查到尚未開發的鐵礦山,如果找到合適的承包商,應該可以獲得一大筆錢
  此外,獨立戰爭期間很發達的冶鐵業在戰後因為需求下降而沒落,
  或許也可以為他們尋找新的市場,振興這個產業,也能提升你們的貿易抽成

亨利卡斯:我大概有想到亨利有可能跟黃金之翼主流派系意見不合的地方,就是關於手續費/稅收/佣金的部份
  亨利認為黃金之翼也需要為自己謀利
  但艾瓦索羅的信條是克己奉獻那種,如果不賺錢那就表示帕先的商人不賺錢
  那亨利目前只好想辦法讓整個國家的商業繁榮起來
  目前的方針是先開發鐵礦山,廣召開發者諸如龍骨商會、拉德斯之環、矮人、大地精部落看有沒有人要承包
  看泥煤、硫酸鹽、琥珀、石油及天然氣有哪些資源,聽說大地精有科技可以使用天然氣跟沼氣
  然後請拉德斯之環研究煉金術跟冶鐵的技術
  理想上是要發展出蒸氣科技XD

GMTropicalo:應該會有一群金石矮人和一個擁有很多狗頭人的龍語族奴隸主兩方想承包你們那座鐵礦山
  開的價格都差不多
  看你想要包給誰

亨利卡斯:感覺好像金石矮人比較好
  兩方有什麼差別

赫萊佛:那個奴隸主感覺就很有問題啊?XD
  有那麼多犯罪奴隸可以用嗎?XD

亨利卡斯:不知是哪來的😆
  但換個想法,給他們工作也可以穩定社會

GMTropicalo:龍語族就是帕先的原住民啊,
  這商人看來應該是殖民地時代就看出佳涅宛人勢必會在此地成功,
  站隊精準,發了筆戰爭財

GMTropicalo:雖然最初的承包價格一樣,
  但金石矮人預估的產量比較低,他們自己的抽成也比較高。
  龍語族預估的產量高,抽能也低

亨利卡斯:那就用狗頭人吧

GMTropicalo:好喔
  這個商人在獨立戰爭中應該也是大力捐獻,贊助革命軍
  當年為了討好總督蕾蕾塔和新教的俾斯米爾還取了風族名字,
  現在有男爵爵位,叫哈夫里爾男爵(Baron Havryil)

一臉奸商樣的哈夫里爾:「合作愉快,有效率地將蘊藏在大地之中的財富發掘出來,讓財富產生財富,這才是生財之道。」

GMTropicalo:礦山在德里克赫魯特附近
  哈夫里爾繳清了簽約金,和黃金之翼交割了礦山鎮的開發權
  黃金之翼騎士團也消除了wealth的needs
  @everyone 本季還有人要處理什麼事情嗎?

Saxton:NO

Anka:nope

GMTropicalo:沒有的話,我就要讓黃金之翼騎士團繳出 Ale
  慶典的計劃就會完成了喔

Saxton:完成吧!

Vincent:那就結束

Saxton:我有一種黃金之翼賺錢好輕鬆的感覺XD

Vincent:羨慕嗎

Saxton:我要抱怨黃金之翼漲手續費,導致一般小農都缺少現金啦

Vincent:有這種事嗎?
  你說的小民是誰
  你嗎😆

Saxton:然後解放者又大量釋出農作物,害小農的食物變便宜
  我是照顧這些小農讓他們用糧食換交易品咧
  搞得我都沒現金了

Vincent:我也沒現金啊
  我還一直在虧損邊緣
  再吵就把你黑名單

Saxton:機歪XD
  一定跟解放者有一腿XD

Vincent:你去跟譚古說
  跟譚古說你要帶兵打解放者

Saxton:我要忙著打海盜
  解放者是想打啦,只是不好開口
  不想弄得是我主動開戰
  你心裡就是想主動開戰啊
  表面工夫要做好咩
  我們是為了大義,為了帕先的和平,才要先輾掉未來的禍根

Vincent:搞不好別人會覺得你們才是禍根啊

Saxton:明明我們就只是賺賺小錢而已
  XD

Vincent:那就默默賺錢不要想這些有的沒的
  等我賺到足夠的鐵礦跟木材再弄造船廠給你們玩
  到時候你出海搶劫,愛打誰就打誰

Saxton:我已經可以出海愛打誰就打誰啦
  我只是還沒找到目標打而已XD

Vincent:先打海盜

Saxton:等下一季
您沒有權限檢視這篇文章所附加的檔案。
I am mean and mean is me.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26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A2S0紀錄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Record-A2S0.txt
==============================================================
Guild: Chronica Terra Paseinum
Channel: 文字頻道 / ctp-a2s0
==============================================================
Spoiler:
GM:               Tropicalo
CDB龍骨商會/赫萊佛:      Saxton
CLD拉德斯之環/艾達斯:     Anka
OGW黃金之翼騎士團/亨利卡斯:  Vincent
 
==============================================================

GMTropicalo:在A2S0,我要導入一個訂婚宴場景
  訂婚宴是龍骨商會兩大家族的結合
  男方是鐵匠家族的嫡長子「黑衫」埃納爾,女方是造船家族的嫡長女依法
  以鐵匠家族的家主戴格‧克努特森和造船家族的家主「美髯」奧斯蓋爾為首,龍骨艾辛人的重要人物幾乎都到了
  @Saxton 你覺得這訂婚有重要到會邀請外人嗎?畢竟也不是代表龍骨的會長要嫁娶,也不是和外部的人結緣,只是派系裡頭的家族之間嫁娶,會不會邀請友好的派系或是中央?
  @anka @vctc 和男方的弟弟赫萊佛有私交的艾達斯和亨利卡斯會參加這場宴席嗎?
  然後最後是 @Saxton 幫我丟一個 +Might

艾達斯:有邀請就會,沒邀請的話只會送禮物

亨利卡斯:亨利卡斯應該會參加
  如果有被邀請的話啦XD

GMTropicalo:也是可以沒被邀請硬來參加啦XD
  不速之客

赫萊佛:不會找各派系的大大,但是認識的有關係的朋友都會寄喜帖
  赫萊佛會寄喜帖給亨利卡斯、艾達斯
  維爾列塔也會寄吧
  [2d6+1] Roll: [4, 1] Result: 6
  擲出6點

GMTropicalo:好
  所以艾達斯與亨利卡斯看來都會參加
  艾達斯本來是要和妹妹葛蕾塔一起來的,但葛蕾塔在出發前生病了,雖然症狀不嚴重,但農娜擔心會不會是感染傳染病,所以把她留了下來,讓艾達斯與維爾列塔結伴而來
  @Saxton 你有沒有身為新人的兄弟姊妹辦喜宴的經驗?

赫萊佛:沒有親自辦過,但是應該有幫下屬或朋友找女巫來辦

GMTropicalo:其實我是要問小夜本人XD

赫萊佛:喔XD

GMTropicalo:有的話應該理解,兄弟姊妹超操的
  根本就是免費勞工
  忙上忙下
  各種疑難雜症都要處理

赫萊佛:沒做過正式的,我老哥是自己公証然後辦幾桌家人自己吃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你們鐵匠家族好歹也是名門
  會辦很盛大嗎?

赫萊佛:當然要辦大一點,席開一百桌之類的
  商會各大家族應該都會派人來,不能失門面

GMTropicalo:怕
  你們應該忙得要死
  連你表弟,堂堂「水晶蠍殺手」霍夫帕斯都被抓來打雜

赫萊佛:他們家可能一整家人都會被找來幫忙
  霍夫帕斯的老爸或老媽應該是赫萊佛老媽的兄弟或姊妹,所以不管怎樣這一家人都會被抓來幫忙打雜XD

GMTropicalo:你們最擔心的,其實是家裡沒有足夠的麥酒
  但好在新教夠講義氣
  先前新教的人還不肯收訂金,但你們逼他們收下,要他們承諾一定要如期交付
  新教總算趕在婚期前把你們訂的酒送來了
  不僅是喜宴能讓大家喝個爽,市場上也再也聽不到有人為了酒的價格抱怨或是為了酒的供給大打出手的麻煩事了
  真是可喜可賀
  我把你Ale的Need移除了喔

赫萊佛:OKOK

GMTropicalo:亨利卡斯和艾達斯會帶上什麼作為賀禮嗎?
  亨利卡斯與艾達斯、維爾列塔剛好在門口碰到,
  門口迎賓的人穿著五顏六色的衣服,看起來倒像是個小丑
  你們認真一看,這才發現這個迎賓的小丑居然是武名顯赫,遠近馳名的「水晶蠍殺手」霍夫帕斯

赫萊佛:肯定是有人把水晶蠍的配色用在霍夫帕斯身上

「不……不要看我!」霍夫帕斯遮住自己的臉哭著逃走了

亨利卡斯:笑史XD
  竟然哭逃
  我送一個琺瑯鍋好了
  矮人工藝品
  貴到不行C
  [XsX n' MXrX 美學生活
  [【指定商品2件5折】LX CrXXsXt 圓形琺瑯鑄鐵鍋 24cm 4.2L 櫻桃紅 法國製
  [1. 台灣 LX CrXXsXt 公司貨
  [2. 煎煮炒滷炸,集多種用途於一鍋
  [3. 極佳的導熱性,能夠均勻導熱及保溫
  [4. 適合4-6人份料理,法國製造

赫萊佛:我們商會得矮人工程師看到這鍋子,會不會不屑地拿出更誇張的東西?XD

亨利卡斯:應該不至於吧
  他們是做品牌的

艾達斯:艾達斯送一把黑曜石小刀

GMTropicalo:殺異鬼用嗎

艾達斯:驅邪防災

GMTropicalo:雖然霍夫帕斯的確被打扮得有點過頭(多半是赫萊佛他們家女眷的傑作)
  但艾達斯和亨利卡斯其實都還專業地,循規蹈矩地做出了賓主應有的禮儀
  讓霍夫帕斯哭逃的原因應該是因為維爾列塔毫不掩飾地捧腹大笑

赫萊佛:XD

維爾列塔笑完,變回一臉舖克臉望向你們:「看什麼?」

亨利卡斯:「霍夫帕斯武勇過人,為了這婚宴犧牲色相只為博君一笑,真的是兩肋插刀,夠義氣。」

赫萊佛:「我表弟超讚的對吧?對吧!」

亨利卡斯:「真的是夠義氣!」
  [以前我當伴郎還被叫去跳小蘋果
  [後來覺得以對方的交情跟本沒必要做成這樣
  [現在的婚宴我 99% 都不去

GMTropicalo:[被抝
  @Saxton 你覺得喜宴是更偏艾辛人傳統?
  還是更受佳涅宛、新教影響?

赫萊佛:偏艾辛人傳統,但也有受到新教的影響

GMTropicalo:艾辛人傳統就是會在空地上辦各種比賽那種對吧
  SotI那種調調

赫萊佛:開頭有女巫的祝福,然後中場比賽玩鬧喝酒,結束的時候再新教的慎重一點的結尾
  這順序很怪XD,總之就稍微混雜一些新教的儀式

GMTropicalo:好
  看到草地上一群艾辛人在比賽擲石頭、擲木樁之類比力氣的活動,維爾列塔看向艾達斯:「你的話肯定拿冠軍。」似乎在慫恿艾達斯上去比賽,艾達斯怎麼辦?

GMTropicalo:@anka
  一、問題:看到艾辛人在那邊體育大會,艾達斯是那種會躍躍欲試跳下去參加的人嗎?還是沒興趣的人?
  二、先前退治水晶蠍時,艾達斯的7-9結果造成維爾列塔受傷(重要的人),但艾達斯其實不在乎維爾列塔,所以維爾列塔應該是農娜重視的高徒,艾達斯讓維爾列塔受傷應該會受處罰
  三、處罰就是要艾達斯以後對維爾列塔唯命是從。違背自己的意願,照維爾列塔的指令行事,Xp +1

維爾列塔:「你快去跟他們比賽扛木樁吧!」

艾達斯:「好!」
  下去參賽
  參加參加

赫萊佛:看到艾達斯下去參賽,赫萊佛也覺得手癢想參一腳XD

GMTropicalo:那我們來用這個
  《大力士》
  必要時,你可以呼喚你的真正力量。當你試圖以力量展現英雄氣概時,擲+Might。
7+:
  你可以搬動像馬一樣大小/重量的事物,讓你勉強完成你要做的事。
  10+擇一:
   ‧你可以把那事物放下而不會傷到那事物,或是傷到自己。
   ‧你可以把那事物扔出去,對那事物或是被撞上的事物造成可怕的傷害

艾達斯:[2d6+1] Roll: [6, 2] Result: 9

GMTropicalo:艾達斯打算如何震驚全場?
  大家都只是雙手扛一根木樁
  是打算單手扔木樁嗎?
  還是一手一根木樁?

艾達斯:一手一根木樁比較帥

GMTropicalo:好
  艾達斯試了一兩次之後覺得好像可行,於是一手一根木樁,居然用手掌就能把木樁給舉起
  身旁的人看到艾達斯的手指深深掐破樹皮,陷進木料之中,都不禁深深吸了口涼氣
  眾人對艾達斯奪冠沒有任何異議
  艾辛猛男紛紛來請艾達斯喝酒
  艾辛美女們也紛紛對艾達斯頻送秋波

維爾列塔看了看那些朝艾達斯拋媚眼的艾辛女子:「你可以去喔,我不會跟葛蕾塔講的。」

艾達斯:「哈哈哈哈妳就算跟她說也不會有關係的啊。」

維爾列塔:「You know nothing⋯⋯艾達斯⋯⋯」

艾達斯:露出困惑的表情

赫萊佛:「真不愧是艾達斯,比力氣沒人比的過!想要贏你的話真的只能靠拚酒了!」
  帶著微笑拎著酒杯拍拍艾達斯的肩膀:「想要找我復仇嗎?」

艾達斯:「喝啊!這次一定喝倒你!」

赫萊佛:「來啊!」
  來去搬酒桶XD
  「唉呀不對,今天還得招呼別的客人,所以不能陪你拚輸贏。」
  「下次有空的時候我們再來拚,不過我永遠記得當初拚酒輸給我的那次,你醉到滿臉糟糕的要命。」
  「維爾列塔看到的話肯定會笑的比霍夫帕斯的盛裝還誇張。」

艾達斯:「想逃嗎!」
  「 下次給我記著!」

赫萊佛:「想到你那張醉到不能讓別人看的臉,肯定不會忘啦!」
  「下次肯定找別人來欣賞!」
==============================================================



GMTropicalo:@vctc 亨利卡斯會攜伴嗎?還是就帶著奸險小人阿達斯?

亨利卡斯:帶一批手下來參加好像怪怪的
  可以帶阿達斯
  而且我好像也沒想過亨利有沒有交往對象

GMTropicalo:搞不好也不只是私人行程
  有嗎

亨利卡斯:應該要有
  但我一時間想不出來是什麼樣的人

GMTropicalo:亨利卡斯是幾歲?

亨利卡斯:二十歲之類
  滿年輕
  不然就青梅竹馬好了

GMTropicalo:斯尼人之類
  露提希那群族人

亨利卡斯:考傑斯塔族的
  金髮妹
  但可能不太會說族語,穿著打扮也是個都市人
  三不五時就吵著要結婚
  尤其是像這種場合

GMTropicalo:嗯嗯
  佳涅宛化的考傑斯塔族
  名字你想我想?

亨利卡斯:請 MC 幫忙好了
  不知道斯尼人如何命名

GMTropicalo:大概是拉脫維亞之類
  叫席佳(Siga),原本是風族語的名字席佳爾(Sigal),紫色的花的意思,這群考傑斯塔族都喜歡找俾斯米爾取名字,所以很多風族語語源的名字逐漸進入考傑斯塔族的文化中
亨利卡斯:好

GMTropicalo:@Saxton 你覺得赫萊佛有交往對象或是婚約者嗎

赫萊佛:可能曾經有朋友以上情人未滿的對象,不過婚宴之後應該會被長輩開始緊迫盯人。

GMTropicalo:現在沒有對象就是了
  準備開始被照三餐問

赫萊佛:是啊
  赫萊佛是商會幹部,不知道會不會被安排聯姻

GMTropicalo:看來也是個不由自主
  那你覺得老哥埃納爾的婚事是被安排的聯姻嗎?

赫萊佛:多少有被安排,不過也是有花時間讓他們相處
  感情上看起來也算是不錯啦

GMTropicalo:郎才女貌
  熱情的席佳和赫萊佛打過招呼,見過人家女眷,就拉著他們像是見習一樣跑去東看西看了,時不時席佳還和那群女眷回過頭看向亨利卡斯,然後發出嘰嘰呱呱的笑聲

「打算什麼時候提?」神出鬼沒的阿達斯忽然從身後冒出來

亨利卡斯:「你怎麼那麼喜歡從背後說話。」

「被愈少人看到愈好啊。」阿達斯回答

亨利卡斯:「早點結婚好像也好,這樣可以多生幾個。」

阿達斯皺眉:「雖然我不是在問這個,而且我沒結婚也沒有對象,薪水也沒有高到讓我可以從容地挑對象……但如果你真的想講這個話題我還是願意聽的。」
  他看離赫萊佛有些距離,這才繼續說:「我說的是龍骨商會。他們鼓動小商家改採以物易物規避手續費的事情,你有要和他們提起嗎?」

亨利卡斯:「沒關係,先不用提。」
  「我上次被艾瓦索羅洗臉。」
  「那些老派高層他們不想搞這渾水。」

「伊爾梅大人不是有出來替你講話?」阿達斯問

GMTropicalo:伊爾梅這個人,乃是莫茹公爵伐克三世與黃金之翼騎士團大團長米希塔別的么子,莫茹公爵「紫菊」迦法烈的么弟
  米希塔別的父親,前任大團長是亞比米勒,也就是艾瓦索羅的師父,等於在輩分上,這個伊爾梅算是艾瓦索羅的師姐的兒子
  幾年前伐克三世去世之後,伊爾梅因為和繼任的迦法烈是同父異母兄弟,自稱遭到迫害,被逼著流亡到了北邊,被艾瓦索羅收留

亨利卡斯:嘆一口氣
  「黃金之翼騎士團經營著整個帕先的商業活動,經營者卻沒有收取高額報酬,不是很奇怪的事?」
  「這也難怪你無法結婚了。」
  「沒關係,就讓他們以易物易物吧。」
  「我來之前還跟席佳逛了一趟菜市場。」
  「我發現幾個攤商的秤跟本是不準的。」
  「回來一秤才發現重量跟本不對。」
  「還有攤販趁我結帳時掉包。」

阿達斯點頭:「不只是各個地方,各個部族使用的度量衡也都不同。」
阿達斯摸出枚銅板:「說句難聽的,絕大多數的地方,咱們鑄的這玩意兒可真不太好用。」

亨利卡斯:「據伊爾梅所說,只有帕先的黃金之翼騎士團這麼清貧,哈哈哈。」
  嘆口氣
  「目前想不出什麼方法改革,太大的動作又會引發即得利益者反彈。」
  「也許譚古跟艾瓦索羅就是這樣四處搬運利益讓大家勉強滿意。」
  「等他們下台真不知會發生什麼事。」

「那你會支持伊爾梅嗎?之後的選舉?」阿達斯問

亨利卡斯:「我當然會。」
  「把所有利益都讓給各派系只會讓他們愈來愈貪得無厭。」
  「這跟本不是在宏揚公平之神,而是單方面助長貪婪之神。」

GMTropicalo:黃金之翼騎士團接下來要選出重要職務(職務名稱不知道叫啥?)
  這個職務與其說是在騎士團內有權勢,倒不如說是騎士團和公王關於財政上的顧問/執行者之類
  雖然職務在騎士團裡頭但其實是公國的財政總管
  初代大概就是艾瓦索羅
  還是其實這次是艾瓦索羅要退任,所以你們要選出新任

亨利卡斯:艾瓦索羅有屬意的接班人嗎

GMTropicalo:既然這個伊爾梅會幫亨利卡斯說話,代表他應該比較偏向騎士團自身利益必須先行確保
  看起來和艾瓦索羅觀念不太一樣
  我覺得艾瓦索羅應該會支持和他思想接近的人

亨利卡斯:當然

GMTropicalo:科斯圖提斯
  艾瓦索羅支持科斯圖提斯,他起初在E&J任職,是潔妮的副手,最後成為其丈夫
  從E&J被借調來,成為帕先黃金之翼騎士團創始成員和重要幹部,也是艾瓦索羅的獻身精神最堅定的支持者

亨利卡斯:很酷
  潔妮是跨性別
  神眷之地政確再 +1
  我們可以賣給迪士尼了

GMTropicalo:XD

赫萊佛:居然XD

GMTropicalo:[怕

亨利卡斯:[科斯圖提斯:「算你倒楣,我就喜歡這樣玩。」
  「我認同艾瓦索羅說的,英雄就是付出代價,為他人和眾人承擔風險的人。」
  「只是在那之前,騎士團要有足夠的實力做為後盾。」

GMTropicalo:阿達斯:「不是所有人都能當英雄……」

亨利卡斯:「非常同意。」

「還有另外一個新消息就是了。」阿達斯向前方努了努下巴

亨利卡斯:看看阿達斯示意的

GMTropicalo:那是小瑪卡斯
  雖然沒有被邀請,但解放者的小瑪卡斯作為代表不請自來了
  他們代表解放者,還有解放者新成立的商會來送禮物

亨利卡斯:「唉呀,是我的朋友!」

阿達斯:「他們讓維加斯在解放者裡頭成立了新的商會。」
  「有種不好的預感。」

亨利卡斯:「他們膽子真大,讓一個背骨仔這樣玩。」
「真要祝他們好運了。」

「會背叛人的傢伙,去到哪裡都會背叛的。」阿達斯陰沉地說

亨利卡斯:「就讓箭矢飛一會兒。」
  小瑪卡斯有在跟誰講話嗎

GMTropicalo:他們是不速之客,應該也沒有要攪和進來
  可能送完東西就要走

亨利卡斯:我去跟他寒喧一下好了
  熱情的打招呼


小瑪卡斯:「這不是亨利卡斯嗎~好久不見,最近事業經營得挺好吧?」

亨利卡斯:「老樣子、老樣子,你們一切都好吧?」
  「希望商路打開之後有更加繁榮。」

  「托您得福,靠著商路,我們把推積如山的穀物給清了不少庫存。」小瑪卡斯春風得意

亨利卡斯:「太棒了。我們正需要這些穀物。」
  「現場喝的這些麥酒都是解放者的土地釀出來的呢。」

「能夠讓國度內的物資更自由地流通,讓人民不會因為商人的利害關係而缺少生活所需,我得代表領內的人民感謝黃金之翼騎士團的貢獻。」小瑪卡斯向亨利卡斯鞠躬

亨利卡斯:「客氣了客氣了。」連連還禮
  「有任何需要都請不吝提出,我等一定竭誠相助。」

「今後若有什麼用的上我們的地方,千萬不要客氣。」小瑪卡斯也說

GMTropicalo:真是
  你來我往的客套話

亨利卡斯:哈哈哈
  那我就送他出去

GMTropicalo:你們把人送了出去,他們在馬背上還頻頻和你點頭致意

亨利卡斯:揮手道別

赫萊佛:為什麼一個開開心心的喜宴會被搞得滿是陰謀啊?XD

亨利卡斯:這沒有陰謀啊
  只是普通政治
  而且看完某劇之後覺得婚宴沒有見血就不錯了

GMTropicalo:因為亨利卡斯帶著奸險小人來赴宴啊
  阿達斯充滿擔憂地看著解放者的人離開
  「要不要找來這裡的小小鳥們多了解一下最近的狀況?」阿達斯問

亨利卡斯:「好,就這麼辦。」

GMTropicalo:你們滲透的是誰

亨利卡斯:想問解放者到這邊有什麼活動
  總不可能跑這麼遠就是來送個禮

GMTropicalo:是要用觀察狀況還是要用小麻雀?

亨利卡斯:這兩個有什麼差別啊
  歡察狀況跟小麻雀
  看小小鳥的描述可以選 group,所在處的 leader、enemy、labour、profiteers 都可以選
  雖然我不確定龍骨跟解放者是什麼關係,算 enemy 嗎XD

GMTropicalo:小麻雀看起來像是滲透你人在的地方,這裡是龍骨商會
  你如果是想知道解放者在幹嘛,感覺是觀察狀況
  莫非
  解放者是龍骨商會的enemy嗎?
  @Saxton
  這得看龍骨商會有沒有把解放者當作假想敵
  or已經是敵人XD

亨利卡斯:對XD

赫萊佛:目前還處於當作假想敵,因為還沒確認老大(譚古)的態度,只是這也只是龍骨商會在評比的時候聽到的狀況
  商會會去蒐集解放者的情報跟地形跟戰力,上一季的時候好像有傳出他們整頓了軍備的消息
  領土上因為有接壤,所以得特別注意

GMTropicalo:@vctc 這樣的話,我覺得小小鳥也是可以,這應該是你們派在龍骨的間諜,負責刺探龍骨商會怎麼應對解放者的消息
  你覺得呢?

亨利卡斯:可以😆

GMTropicalo:那你要問什麼問題?

亨利卡斯:我要問解放者到龍骨商會這邊,除了送禮之外還有進行什麼活動,總不可能只為了送禮而親送吧

GMTropicalo:我本來是讓他出來露個臉😆
  表達一下善意
  因為解放者商會新開張
  需要多結善緣吧

亨利卡斯:如果真是這樣也不錯
  所以他們主要是來跟大家表達善意
  也不錯

GMTropicalo:至少小瑪卡斯是
  也不能這樣講,應該說解放者這趟是認真只想要送禮,沒有其他用意

亨利卡斯:好
  那沒事了

GMTropicalo:此時,原本氣氛歡快的會場卻有人驚呼了起來
  居然有人膽敢在如此重要的日子裡鬧事!?
  或者說,艾辛人的婚禮沒有人鬥毆其實應該不太正常?
  但赫萊佛注意到,鬥毆的雙方是探險隊長赫洛亞與老船長比亞特
  你記得他們上次就曾經因為在酒場搶酒喝就起過衝突了
  沒想到你解決了酒荒的問題,他們還是一樣要打架
  赫萊佛怎麼辦?

赫萊佛:去拿兩杯酒硬塞進他們手裡:「怎麼啦怎麼啦?今天可是我老哥的婚宴耶,是喝不夠醉又要打起來了嗎~?」
  「這次又是為了什麼吵架啦??」

亨利卡斯:[戰鬥民族婚禮可以要喝十天的,怎麼可以第一天就掛彩
  [噢噢原來這次是訂婚而已
  [那你們可以約定婚禮一決勝負
  [訂婚弄到像是結婚一樣XD

GMTropicalo:這次酒夠多,是喝醉了打架
  事實上就是舊仇加新恨
  從上次奪酒之恨
  到比亞特抱怨赫洛亞仗著收入高作威作福
  赫洛亞則抱怨比亞特仗著人多在鎮上橫行霸道

亨利卡斯:狹路相逢

赫萊佛:「好啦,探險隊長赫洛亞與老船長比亞特要拳鬥啦!開始下注啦!」

赫洛亞:「……」
比亞特:「……」

赫洛亞拔出長劍,比亞特也抽出斧頭
赫洛亞:「有膽量的不要在這時候退縮。」
比亞特:「被砍死也比當膽小鬼好。」

亨利卡斯:這看來要見血了
  應該說要死人了

GMTropicalo:眾人看赫萊佛還說要下注,看來沒問題,就把圈子圍起來給他們兩個
  兩人打算打一場至死方休的決鬥
  赫萊佛有打算干涉他們嗎?

亨利卡斯:看看赫萊佛打算做什麼

赫萊佛:「兩位老兄,在喜宴上要是死人對我家可不好交代喔。」
  「我允許第一滴血,要死鬥這裡可不行。」

赫洛亞:「在這裡退縮的話我也無法對海凡德交代。」
比亞特:「大家選我當船長不是讓我來當縮頭烏龜的。」

兩人沒有答應赫萊佛,只是看了赫萊佛一眼,拿了武器進入圈子

GMTropicalo:赫萊佛要相信他們會自律只打到第一滴血,讓他們對決嗎?
  還是放棄隨他們去打?
  雙方的團體各自在背後叫囂
  或是加油

赫萊佛:就讓他們去打吧
  都上頭了我也不好繼續阻止

GMTropicalo:好
  赫萊佛嘆了嘆氣,看來沒有要插手 @vctc 有要幹嘛嗎?
  沒有的話我要繼續囉

亨利卡斯:話說帕先有禁止私鬥之類的嗎
  我印象那時迅爪過世時
  各部鬥打算用打的來選出新的首領
  後來譚古讓各部落服從於名義頭人蕾蕾塔
  如果不從的話就讓代理人山姆等等進行決鬥
  所以不知是有法制化還是有禁止
  不過在這裡我是外人,赫萊佛不制止的話我也沒立場介入

GMTropicalo:ok
  看來這只是跟推選領袖有關
  私鬥沒有辦法法制化禁止

亨利卡斯:部落民感覺也是在迅爪過世後大鬥小鬥私鬥鬥到消亡
  沒消亡的都融入到各派系中了

赫萊佛:有點好奇,在這群人裡面
  赫萊佛的地位會比他們高嗎?

GMTropicalo:赫萊佛的地位是什麼

赫萊佛:啊這個問題就算了XD
  赫萊佛應該是商會幹部,只是帶人而已,也不是說社會地位就高人一等

GMTropicalo:ok
  更像是平行的感覺
  你是PM,不是老闆
  沒有比較高級

赫萊佛:「海凡德在上,這次決鬥後就恩怨兩消,不准藉故報仇搞事!」

GMTropicalo:那就
  比亞特率先展開攻擊,他的斧頭又快又狠,砍得赫洛亞根本不敢接,只是閃躲
  比亞特後方的水手紛紛叫好
  比亞特斧勢暴風般旋轉,赫洛亞只顧閃躲,偶爾還退到人牆上,被人給推了回去
  赫洛亞像是被逼著反擊般刺出一劍,卻被殺紅了眼的比亞特用斧子彎曲處一帶一勾,往旁邊甩去,然後趁機砍了赫洛亞背後一斧,那一下雖然不足以致命,但也濺了一地血
  觀戰的群眾們如癡如狂激動地大喊
  有人叫比亞特砍死他,有人說見血了可以收手了,有人叫赫洛亞好好打免得害他賠錢
  比亞特朝腳步踉蹌的赫洛亞居高臨下地揮出一斧,赫洛亞卻忽地鑽進比亞特懷裡,然後  抓住比亞特持斧的手把他摔了出去,接著長劍往下一次,準確地刺進了老船長的喉頭
  赫洛亞高舉染血的長劍接受觀戰群眾的歡呼
  捕鯨船的水手們連忙搶上去,確保比亞特握著斧頭的手沒有鬆掉。比亞特咕噥了一句,但從他嘴裡出現的只有鮮血
  捕鯨船的水手們恨恨地看向赫洛亞,帶著比亞特的屍身離開了婚宴會場

亨利卡斯:低聲跟阿達斯說:「第一次看到這樣沒來由的葬送生命。」

阿達斯:「婚宴上出人命不算觸霉頭嗎?」

亨利卡斯:「他們遵從艾辛傳統,依他們的傳統,戰死是最理想的人生完結方式。他們也很重視榮譽,可以看作他們的騎士教條吧?這在各方面跟傳統的部落民很相似。」

赫萊佛:「老船長比亞特已前往英靈殿!讚頌他的英姿吧!」

GMTropicalo:艾辛人對至死方休的私鬥顯然見怪不怪
  一度劍拔弩張的場面,在捕鯨隊的水手們離開之後,很快又回歸原本的歡樂

赫萊佛:走近亨利卡斯:「感謝你來慶祝埃納爾的婚宴,只是讓你們看到這麼激烈的場面真是有點過意不去。」

亨利卡斯:「你們有人死了大家竟然還開開心心的。」

赫萊佛:「前往英靈殿是我們艾辛人的榮譽,握著武器死去是我們的宿命。」
  「不過至死方休的決鬥,跟過去比起來已經少很多了。」

亨利卡斯:「如果在那種情況,有一方為了保全自己或對方的性命,不願接受挑戰,會發生什麼事?」

赫萊佛:「會被族人認為是失去榮耀的人吧,會一輩子被身邊人看不起。」
  「能洗刷名譽的方法,最終都會走向英靈殿。」

亨利卡斯:「不過如果被挑戰的一方不是艾辛人,應該就沒差別吧?」
  「嗯,看來你們認為人人都難逃一死,但死後歸向何處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
  「你也會想去英靈殿嗎?」

赫萊佛:「要死的話,當然是握著武器去英靈殿最好。但是我是商會的幹部,必須思考讓屬下活著拿到勝利的方法。」

亨利卡斯:「擁有武勇的精神很可貴,要抵抗外襲時必不能缺少此種士氣。」
  [如果我是 MC 我就讓你未來選擇光榮戰死或恥辱的勝利

GMTropicalo:此時,訂婚的新人出來見客了,赫萊佛的哥哥「黑衫」埃納爾人如其名,穿著一身黑衣,配戴精緻的銀飾,看起來和平常那個只知敲敲打打的鐵匠判若兩人;而他的未婚妻依法戴著樹枝盤繞成的頭冠,中央鑲著一朵黃金打造的花,花蕊中央鑲著一塊尺寸不小的琥珀,看起來光彩逼人
  以兩人為首,雙方的家長紛紛入座,來訪的賓客則一一上前和他們喝酒,表示敬意
  龍骨商會中的各大家族
  重要的貿易夥伴
  有秩序地上去致意
  直到兩個部落民上前致意才出了問題
  這兩個部落民沒有喝酒,而是把酒杯裡的酒倒在地上

亨利卡斯:哇次奧
  哪來的
  直接 diss

GMTropicalo:他們是
  就先前埃納爾受傷,龍骨商會挪用要賣給別人的藥材去給埃納爾療傷用
  這兩個部落民就是這個「別人」

赫萊佛:嘖嘖嘖

亨利卡斯:完了
  不守信踩到紅線

GMTropicalo:「黑衫」埃納爾跳了起來
  他身上沒帶武器,但他仍然衝了出去一腳踢飛其中一個部落民
  另外一個部落民就和埃納爾扭打了起來
  群眾紛紛發出驚呼
  霍夫帕斯連忙招呼家人上前
  很快就制止了這場騷動
  那兩個部落民被打成豬頭,綁了起來

霍夫帕斯磨斧霍霍:「砍死這兩個不長眼的傢伙?」

「黑衫」埃納爾在混亂中也被打歪了鼻子,鼻血不止,被抬到後頭去了

部落民:「我們來這裡本來就沒有打算活著回去。」

亨利卡斯:「你們打算達成什麼目的?」

「殺了我們,還有千千萬萬個維赫婁。」部落民說
  部落民:「我們來宣戰的。」

亨利卡斯:維赫婁
  在哪兒

GMTropicalo:應該就在附近
  他們是遊牧民
  或者是半游牧

亨利卡斯:「等等,為何你們要宣戰?」

「就為了這穿黑衣服的,艾辛人背信忘義,沒有交付藥材。」部落民說
  「害死了我們酋長。」
  「我們會燒了你們的木頭屋子、拉垮你們的石頭牆、強姦你們的女人、奴役你們的孩子。」部落民說

亨利卡斯:「聽起來非常不妙。」

霍夫帕斯吐了口口水,砍了這部落民的腦袋

亨利卡斯:「等等,你們真打算跟他們打嗎?」對龍骨的人說

霍夫帕斯:「打不打是一回事,但沒有道理我們得接受這樣的羞辱卻悶不吭聲。」
  「何況我也不畏懼戰鬥。」霍夫帕斯說

亨利卡斯:「合理。」
  「我明白你們的武勇。」

赫萊佛:「當初也賠禮了,他們也接受了,現在要來鬧事,說要宣戰,這碴也太大。」

亨利卡斯:當初有賠過了喔?

赫萊佛:應該有吧

會長維加德咳了咳:「如果我們有什麼對不起人家的地方,他們據理來談,我們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但如果他們打算就這樣闖進來,讓我們艾辛人擁有悠久歷史與威望的家族與家人蒙羞,這就不是我們能夠忍受的了。」
  「戴格和奧斯蓋爾,我要你們知道龍骨商會所有人都與你們同舟破浪。」維加德說

GMTropicalo:戴格‧克努特森是鐵匠家族的家主;奧斯蓋爾是造船家族的家主
  這場訂婚宴發生了不少事情,最後在莫名被宣戰的衝擊下結束了

赫萊佛:紀錄:
  「Saxton — 2022/09/29
  只能對他們說聲抱歉,看是延後交貨或是調用別的東西替代」
  所以應該是賠禮了XD

亨利卡斯:難怪對方不爽
  害死酋長就得來一聲抱歉

艾達斯:(居然就這樣要打仗了😆

亨利卡斯:跟赫萊佛說,「建議你們找譚古仲裁這件事。」
  「我今天就先回去啦。」
  帶席佳跟阿達斯先離開

赫萊佛::「給你們添麻煩了,改天再開一桌酒水補償你們。」

GMTropicalo:會長維加德找來赫萊佛:「是我太草率了,但讓我再來一次我一樣會優先治療你哥哥。你們家族是龍骨商會的核心之一,我不可能眼見埃納爾重傷而什麼都不做。」
  「你怎麼看?還有補救的機會嗎?或者是我們應該開始準備備戰了?」維加德問赫萊佛

赫萊佛:「會長,有沒有需要先調查一番?當初賠禮也做了,沒道理突然就來宣戰,就怕是有人從中搞鬼。」

沙里厄斯:「我和赫萊佛去一趟吧。就算要開戰,也是要先搞清楚狀況,徹底把問題釐清,若真的無法和解,戰鬥也是交涉的一種形式。」

維加德:「我們都砍了人家的使者,你們不怕去了被砍頭?」

沙里厄斯聳肩:「他被砍頭是因為他言語羞辱我們。」
  沙里厄斯看向赫萊佛:「你怎麼說?」

GMTropicalo:沙里厄斯打算和赫萊佛作為使者去一趟維赫婁
  但感覺可能蠻危險的XD

赫萊佛:「先派人去刺探狀況吧,沙里厄斯是商會要人,要是出事對商會的運作影響太大。」

「讓誰負責?」沙里厄斯問

赫萊佛:「我啊。」

維加德嘆了口氣:「就先這樣吧。」

GMTropicalo:赫萊佛離開之後,在街上遇上了女巫索拉(Þóra)
索拉一看到赫萊佛,就指著赫萊佛說:「發生這些事情都是因為你搞斷了希爾德之劍!」
  「希爾德之劍指引我們的先祖渡過惡水來到這塊大地!」
  「這把先祖之劍如今卻折成數節,被人遺忘在房間的一角!」
  女巫敲著木棒,跟著赫萊佛身後:「Shame!」
  赫萊佛會有什麼反應嗎?

赫萊佛:「我知道啦我知道啦,別再唸我了,有空我真的會去修好劍啦。」
  「之後會好好地供奉起來,就先讓我把事情解決吧。」
  「還是索拉大人有沒有什麼指引我們解決事情的方向?」
  「想必海凡德有所指示吧?」

GMTropicalo:女巫伸出手,示意你舔她的手掌

赫萊佛:(舔)

GMTropicalo:她這時候應該要來講一句
  埃納爾留下的家訓之類

赫萊佛:要嘛別出手,不然就搞大的是吧?XD

GMTropicalo:他還有講過這種喔XD

赫萊佛:沒啦XD
  只記得不要衝動

亨利卡斯:[留情不動手,動手不留情 by 某拳名人
  好像真的有這件事
  印象是出手要謹慎

GMTropicalo:有啊
  到了第二季他兒子出場都還有遵循的家訓

女巫:「謀定而後動,一發而不可收拾,雷霆萬鈞!」
  女巫喃喃講了幾句不太連貫而且也不通順的話

亨利卡斯:[俳句嗎🤣

GMTropicalo:[「Strike First!Strike Hard!No Mercy!」

赫萊佛:「老祖宗的文學造詣真好,我會記得啦。」」

GMTropicalo:女巫索拉不知道是嗑了什麼還是喝多了酒,搖搖晃晃地走了

赫萊佛:「這下該怎麼辦呢…」(仰望遠方)

GMTropicalo:我知道你們應該覺得熱鬧非凡的訂婚宴應該要結束了
  BUT
  還沒
  赫萊佛回到家,正好看到奧斯塔夫離開
  奧斯塔夫就那個跟著赫萊佛去打強盜之後質疑赫萊佛為什麼把俘虜都送給密環的那傢伙
  斧頭家族的

赫萊佛:記得

GMTropicalo:赫萊佛進到內室,看到埃納爾的鼻子被接正了,但看起來還是有點慘

埃納爾:「雖然我很想說是因為我才剛養好傷,身手還沒恢復……」
  「但我就算是受傷前大概也是會被打斷鼻子吧。」

GMTropicalo:埃納爾的手藝精湛,但武藝實在沒有特別好,他能夠坐在火爐前專注數小時就只為了打製器物,卻沒有辦法練好武藝

埃納爾:「所有的問題,都是因我而起。」
  「要是我沒有受傷,就不會搞成這樣了。」埃納爾說

赫萊佛:「奧斯塔夫是來幫你矯正鼻子的嗎?」
  「看起來手法不錯,比本來的樣子更帥啊。」
  「真要說的話是我當初讓你們面對意外,要說錯是我的錯。」

「奧斯塔夫打算帶些兒郎出外歷險。」埃納爾說
  「我打算加入他們。」
  「我從來沒有參加過這種壯遊,沒有能讓別人依賴的本事,但我就要成家了,我得變成個更能承擔的男人才行。」埃納爾說

赫萊佛:「要去哪?」
  「才辦完喜宴就要離開?嫂子怎麼辦?」

埃納爾:「才剛訂婚而已,我會在喜宴前回來的。」
  「應該不會出海,北方積雪、冰山太多,不是適合出航的季節。」
  「我們打算幾匹馬,幾把斧頭四處走走,增廣見聞,也磨練自己的心智與手腕。」埃納爾說
  「早就該這麼做了。」埃納爾嘆了口氣

赫萊佛:「居然要我顧家,真是個難題啊。」

埃納爾:「我不在時,家裡就交給你啦。」
  「每天和老爸老媽的請安記得做。」

赫萊佛:「有老哥在家我才敢到處亂闖,這不是在報復我吧?」(微笑)

「當然不是,那是因為赫萊佛是個能讓人依靠的男子漢。」埃納爾說

赫萊佛:「去吧,記得要回來,太早去英靈殿的話我可不原諒你。」
  「我會帶希爾德之劍去英靈殿教訓你。」

GMTropicalo:好哩
  這樣訂婚宴可以落幕了

Saxton:龍骨商會頭上的暴風圈也太大,是我無意間搞砸太多事嗎?XD

Vincent:怎麼有一種又期待又緊張的感覺

Saxton:XD

GMTropicalo:索拉不是講了
  都是你打壞骨董害得大家被詛咒
  沒啦
  大家頭上都有

Saxton:我提起喝酒喝贏艾達斯的話題,這樣不知道有沒有算Mark一條經驗值?XD

GMTropicalo:有有有

Vincent:我想到跟席佳求婚要用什麼了
  俾斯米爾有銜尾羽蛇護符,我也弄一對這種銜尾羽蛇錢幣項鍊
  
您沒有權限檢視這篇文章所附加的檔案。
I am mean and mean is me.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26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A2S1紀錄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Record-A2S1.txt
==============================================================
Guild: Chronica Terra Paseinum
Channel: 文字頻道 / ctp-a2s1
==============================================================
Spoiler:
GM:               Tropicalo
CDB龍骨商會/赫萊佛:      Saxton
CLD拉德斯之環/艾達斯:     Anka
OGW黃金之翼騎士團/亨利卡斯:  Vincent
 
==============================================================

GMTropicalo: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開拓紀念日
  各派系的大老們趕往頓布林
  今年比較特別的是,因為各派系依照規定都會有派系要員的年輕子嗣在宮中服務
  像是艾瓦索羅的長子恩科
  @anka 拉德斯之環先前在宮中的人會是誰?
  @Saxton 龍骨商會之前在宮中的人又會是誰?
  這次特別的是,這批人有些任期即將結束,所以會換一批人入宮
  像是恩科的服務就即將完結,所以黃金之翼騎士團得派出新人入宮
  而為了慶祝這批在宮中接受了最好教育與訓練的帕先菁英們,
  能夠回到各家族、各派系去為國服務
  帕先公國還舉辦了比武大會,除了歡送舊人之外也是迎接新人的儀式

Vincent:亨利卡斯應該不用去吧?

GMTropicalo:可能已經服務過了?
  交換恩科的人會是誰呢?

Saxton:要多年輕的人去服務?十來歲的人?

GMTropicalo:你們覺得呢?
  還是都會有?

Vincent:如果說侍從,好像十幾歲差不多

GMTropicalo:嗯
  Page是7歲開始
  Squire是14歲開始
  可能兩種都有?

Vincent:應該也有更早就進去

GMTropicalo:應該喔
  大家可以先想想自己派系目前在宮中的人是誰
  這次有沒有要離宮換新人,新人又會是誰
  還有比武大會,派系會有人出來參加嗎?

Vincent:派
  找一個拿長槍的
  奧柏倫親王那種
  半身人長槍手

Saxton:我想之前去的應該是會長的兒子,接下來要去的該誰好呢…
  已經過世的老船長比亞特的…孫子去?

GMTropicalo:這是被欺負嗎
  (比亞特在A2S0才剛在決鬥中身亡)

Saxton:應該不是XD
  我再想一下
  讓我新寫的盾女總管的女兒去好了
  我是想說她們家比較都市化一點,比較願意去都市發展
  除了去宮廷服務外,也去探聽首都那邊的各種風聲
  她們家應該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女兒十幾歲符合入宮的年紀

Vincent:下一任就讓柯斯圖提斯的兒子(或養子)好了,因為他也想增加自己的影響力
  不知道伊爾梅有沒有子嗣
  柯斯提圖斯的養子或養女,應該是潔妮的學徒
  從小是孤兒,被潔妮收養
  從小跟隨潔妮學習秘法術
  突然想到 E&J 的店員梅琳娜在殖民地剛成立的時候就當過譚古的隨從
  派遣年輕一輩去宮中實習的傳統可能是在那時代就有的傳統
  梅琳娜那時才十幾歲
  現在都長這麼大了
  其實當初梅琳娜被派去的身分是間諜
  如果譚古打算胡搞瞎搞,艾瓦索羅就會有對應的動作
  但事後證明譚古的確為殖民地眾人帶來群體利益

GMTropicalo:梅琳娜如今會在哪裡
  還在黃金之翼騎士團裡嗎?

Vincent:對

GMTropicalo:沒有自己成家立業變成新派系?
  沃夫都變酋長了
  不過那是因為沃夫本來就酋長兒子

Vincent:對
  實質上應該是詹姆斯龐德上司那種
  情報總管
  但外表是個古物收藏店長
  她到現在依然獨身
  可憐哪
  不過也可能跟台北女子圖鑑一樣,年輕時一個換過一個

Saxton:其實是為了教育下一代、凝聚國民的向心力吧XD

Anka:農娜在獨立戰爭期間收的女學生斯維塔
  這次交換的話,會是瑪麗瓊娜的弟子尼古拉

GMTropicalo:你們人真好
  都不覺得是人質嗎XD
  作為人質教育他們忠君愛國之道,再把他們放回去各派系
  就會慢慢把各派系變成乖乖聽話的派系了

Anka:當然是人質啊🤣

Saxton:故意沒講那麼明啊XD

GMTropicalo:好,龍骨的前任宮人是會長的兒子,新任是盾女的女兒
  黃金之翼是恩科換潔妮的學徒
  密環是絲薇塔換尼古拉
  名字你們有空的話可以取,不然就是等我有空取一取

GMTropicalo:另外就是比武大會,黃金之翼騎士團說是派奧柏隆親王是吧
  那秘環和龍骨呢

Saxton:任何人都可以派嗎?
  我覺得就讓赫萊佛上場打比武大會吧
  啊不要,讓斯凡上好了
  讓戰士家族的人去打一打吧



GMTropicalo:奧柏隆親王是什麼人?你們騎士團裡怎麼有這種使槍高手?
  他是南方人還是北方人?

Vincent:半身人叫東東好了 tun-tun
  他們家本來也是奴隸,被解放後來到殖民地生活,但時不時還是會遭遇龍語族或其他人欺壓打劫,在殖民地建立初期被俾斯米爾救過之後,請求俾斯米爾傳授槍法
  家族的幾個兒子都被派去學藝
  習得之後家族成員時常勤練槍法,很快就臻於化境
  屢屢擊退外敵
  後來更是加入黃金之翼的商隊護衛,成為重要的武裝幹部
  這個被派去比武的半身人,小時候是兄弟間最瘦小的
  然後身體不好,常常生病
  哥哥們在練習時,他只能在旁邊看
  有一天,他幫哥哥代課幫他人練習
  結果發現他出乎意料的實力
  原來此門武術本來就仰賴原力那類的第六感第七感
  隨著訓練,這個小弟的身體健康也跟著改善

GMTropicalo:奧這次要換科提圖提斯的養子入宮,感覺應該是他們派系的人會派人去比武助威
  黃金之翼本地人派系的第一高手之類

Vincent:如果是這樣,半身人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

GMTropicalo:你的意思是這個人不是科提圖提斯派系的人?
  那就不應該派他啊
  應該要派科提圖提斯的人吧

Vincent:好啦
  直接改成他是柯提圖斯派系的人也可以😆

GMTropicalo:我只是想說既然這次都是科提圖塔斯的養子要入宮,比武大賽應該也會是他們的人XD

Vincent:可


Anka:比武大會很尷尬耶
  不就只能艾達斯上

Saxton:上啊
  我只是突然在想,考慮到斥候的暗殺move,赫萊佛要是太出名好像不太好
  不知道能不能把赫萊佛當燎原火來玩XD

Vincent:為什麼會尷尬
  不過我也樂見艾達斯自己上😆

Anka:文弱魔法師比什麼

Saxton:文弱?

Anka:懷疑什麼
  😂

Saxton:🤣

Vincent:文⋯⋯弱?????🤔



Saxton:話說在宮廷當人質,是要當幾年才會放回來?

GMTropicalo:不知道欸
  你們覺得呢
  三五年?

Anka:3吧

GMTropicalo:可能看情況?沒有一定時間

Saxton:國內安定的話可能真的三、五年就回來了

Vincent:七年如何

Saxton:可以吧?除非要繼承家主才提早放人回家?

GMTropicalo:好好好
  比武大會參加者:
  龍骨是斯凡
  秘環是大家樂見其成的艾達斯本人
  黃金之翼是拿槍的半身人
  這樣對吧

Saxton:是


==============================================================
比武大會
==============================================================
Spoiler:
GMTropicalo:那就先來開個比武大會
  我先來看看還有哪些人會參加
  解放者應該要出個鷹派的人
  拉慕那斯的兒子
  Vidmantas
  維德曼塔斯
  大地精沃夫(波里斯)應該也是派他的兒子之類
  澤馬士貝爾斯泰因就派法帝南

Saxton:蓋索家不會派人出來嗎?

GMTropicalo:對齁
  蓋索家不知道會派誰
  大家都出親戚
  那就也出個親戚好了

Vincent:黑爪有出人嗎
  異教徒⋯⋯阿不,部落民有派人嗎

GMTropicalo:你說黑毛嗎

Vincent:對啦

GMTropicalo:比武大會的第一場比賽,由肯尼斯‧蓋索之子譚古斯塔斯出戰半身人東東
  看他的名字就知道
  肯尼斯在以實巴替一度成為蓋里耶斯的信徒,結果蓋里耶斯事實上是受到邪靈加布里附身,在佳涅宛首府奧斯拉波列掀起了一場沒有成功的暴動
  所幸被亞洛伊斯、凱‧朱流士、瑪麗瓊娜等人給擊敗,才沒有對佳涅宛造成太大的傷害
  但身為以實巴替伯爵之子的肯尼斯,結果就被佳涅宛侯爵剝奪了一切身分,遭到流放
  這肯尼斯後來跟著奴隸們來到了殖民地,在這塊蠻荒的大地得到了救贖,譚古為了降低雪崩騎士團和聖火騎士團對殖民地的影響力,讓肯尼斯和黑毛組織了新的、獨立的殖民地衛隊「龍騎兵」
  肯尼斯也在獨立戰爭中身先士卒,建立了許多武勳,戰後受封男爵

GMTropicalo:他為了感謝譚古給他重生的機會,連兒子都命名叫譚古斯塔斯
  雖然應該也有人會笑肯尼斯拍盡了譚古馬屁,但肯尼斯應該是認真感謝譚古讓一無所有的他重新找到人生意義
  這麼說來,他應該不能再使用蓋索的姓氏
  可能會用領地的名稱當新的姓氏
  領地叫做布隆達
  所以他老兄叫做譚古斯塔斯‧布隆達斯

Vincent:譚古斯塔斯加油

GMTropicalo:他應該是戰後出生,所以不到20歲
  可惜他的對手是黃金之翼騎士團的槍聖半身人東東

Vincent:真好奇誰會贏

GMTropicalo:雄壯的號角和一飛衝天的鴿子群代表了比賽的開始,譚古斯塔斯一開始就努力試圖殺進東東的攻擊範圍之內
  但東東速度極快,左閃右閃,充分利用了身材的優勢,偶爾還會採取正常騎士對戰不會使用的打滾來移動
  一次甚至趁著譚古斯塔斯高舉長劍,要斬未斬的瞬間,東東居然從對手的胯下滾了過去
  全場又是驚呼又是笑聲
  譚古斯塔斯可能動了怒,一連追擊了數下,攻擊之猛,逼得東東也不得不提槍後退
  正當觀眾們驚訝於譚古斯塔斯居然能逼退東東之時
  東東一個回馬槍正中了譚古斯塔斯胸口
  勝負已分
  裁判宣告了勝者是東東,東東大氣地拉起譚古斯塔斯(雖然半身人來拉一個高頭大馬的年輕人看起來有點滑稽)
  譚古斯塔斯看來也對東東真心折服,向觀眾行禮之後就退下,讓半身人接受歡呼
  東東接著就來到了公王譚古與公王王后法芙蓉,還有新教的總主教(還是會叫教宗之類?)俾斯米爾的面前,接受了貴人們的賞賜
  東東的槍術雖然沒有經過俾斯米爾直接教授,但他的槍術依然是師承俾斯米爾,你們看到總主教笑得合不攏嘴,顯然為高徒感到高興,還頻頻向譚古挑眉,像是在說自己的徒弟幹爆了你的義子一般

Vincent:😂
Saxton:😂



GMTropicalo:第二場比賽,是由風暴之子部的瑪穆,對戰班底們商會的伊爾茲巴塔斯
  瑪穆是個大地精,是沃夫和費蒂的長子
  他們倆應該有很多子嗣
  沃夫好像未成年就和費蒂好上,現在也才三十五左右
  另一方的伊爾茲巴塔斯,是埃爾的兒子,他身材修長,長了一對顯眼的兔耳朵
  瑪穆也用槍,但和東東不同,瑪穆的更長更大,沒辦法像東東偶爾會單手耍槍
  瑪穆揮動大槍時,雙臂肌肉賁起,筋肉糾結,再搭配上明顯的獠牙,光是相貌就讓圍觀的小孩哭了起來
  伊爾茲巴塔斯相貌俊秀,用了一把往前彎的弧型刀和一面小圓盾
  伊爾茲巴塔斯的彎刀也是遠近馳名,他老頭就是靠著彎刀和小盾奪取敵人的武器,卸武之後再把敵人捆起來
  獨立戰爭期間埃爾大概也捆過不少雪崩騎士團的要員
  身為騎士,過沒兩招就被卸武,接著被綁成肉粽應該是獨立戰爭期間,騎士團最大的噩夢
  只是伊爾茲巴塔斯看著瑪穆的大槍苦笑,不確定是覺得不好打還是沒把對手放在眼裡
  比武一開始,伊爾茲巴塔斯就把盾往前擺,重心後座,一附等待瑪穆攻擊的樣子,瑪穆一出手,伊爾茲巴塔斯就會用盾牌架開槍頭然後猛衝進去
  瑪穆快速把槍往後收,把原本持在後方的雙手移到中段,才能勉強擋住伊爾茲巴塔斯的衝鋒
  伊爾茲巴塔斯嘗試了兩三次,瑪穆終於反應不及,難以在長段和中段之間取捨轉換,最後被伊爾茲巴塔斯給殺進懷裡
  伊爾茲巴塔斯象徵地拿彎刀砍了瑪穆幾下,沒想到裁判還沒來得及宣判伊爾茲巴塔斯獲勝,瑪穆卻扔下大槍,撲倒了伊爾茲巴塔斯
  不過伊爾茲巴塔斯不愧是家傳淵源,在地上扭打沒幾下,瑪穆就被伊爾茲巴塔斯鑽到身後,絞住脖子,瑪穆掙脫了兩下還不肯認輸,結果居然就直接被伊爾茲巴塔斯給絞暈了
  原本看起來神態自若,穿著飄逸的伊爾茲巴塔斯經過一番地上的扭打,氣喘吁吁,臉上衣服上全是髒污,但他臉上的笑容卻更燦爛了
  伊爾茲巴塔斯接受了觀眾的歡呼,也接受了貴人們的祝福,他看向前一場的勝者半身人東東,又看了瑪穆落在場上的大槍一眼,像是要東東趕緊想好對付自己的對側,否則瑪穆就是他的前車之鑑

Saxton:埃爾一家人都是戰士的惡夢....

GMTropicalo:可不是嘛

Saxton:用馬踩他不知道是不是最佳解

Vincent:😂



GMTropicalo:第三場
  終於輪到了艾達斯
  艾達斯代表拉德斯秘環出戰,他扛著你們見過數次的那把大劍,看起來威風凜凜
  在陽光的照射下,艾達斯身上的鱗片之類的龍族特徵又更明顯了一些
  艾達斯的對手……
  是譚古的么弟瓦拉迪密拉斯
  瓦拉迪密拉斯之前曾經帶著聖法拉利的旗子去鐵水鎮待上好一陣子
  他老兄個性講好聽是單純豪爽,講難聽的就是不太靈光,但也因此和龍骨艾辛人關係不錯

Vincent:😂

GMTropicalo:他和奧斯塔夫和斯凡都挺好的,這次還和同樣要出戰的斯凡約好要決賽相見,來個頂上對決
  瓦拉迪密拉斯效仿他老哥譚古,自稱也是破腦槌法的傳人,同樣使用一柄長槌
  據說當年譚古也是手持長槌,從南天門一路殺到蓬萊東路,殺的血流成河,殺得佳涅宛聯軍兵敗如山倒
  如果瓦拉迪秘拉斯有個譚古兩三成的實力,那也是非同小可的對手
  @anka 面對拿著雙手長槌,攻擊力與攻擊範圍都更勝於你的對手,艾達斯會打算怎麼作戰?

艾達斯:貼身闖入大劍範圍
  拿起大劍
  擺出中段姿勢
  壓低身形
  然後向前闖入突刺

GMTropicalo:好
  艾達斯比瓦拉迪密拉斯更有戰鬥經驗,艾達斯以優勢進行
  3d6取二高的意思
  不過瓦拉迪密拉斯的威脅距離更長
  會有-1減值
  來, @anka 擲 +Might
  擲+Might
  成功時,你獲勝,並為對手擇一:
   - 他戰死了
   - 他輸得喪盡顏面,失去榮譽
   - 他身上被你留下了疤痕
   - 他被你打傷到得躺一陣子才會康復
   - 他在戰鬥中受盡羞辱
   - 他的想法經過這場戰鬥改變了
  - 他認同你的戰技

  7-9時,你的勝利附有條件,擇一:
   - 你贏得毫不光彩,失去榮譽
   - 你受了重傷
   - 你身上留下了疤痕
   - 你得躺一陣子才會康復
   - 有人因這場戰鬥將你視為畢生的敵人
  - 你的戰鬥將被上級審查

艾達斯:[3d6+1] Roll: [6, 5, 1] Result: 13
  他認同我的戰技

GMTropicalo:看來艾達斯應該輕鬆地闖入了瓦拉迪秘拉斯的長槌威脅範圍
  艾達斯是怎麼打倒瓦拉迪秘拉斯的?

艾達斯:突刺闖入大劍抵著喉嚨
  點到為止

GMTropicalo:有沒有使用龍之力?像是龍息啊、怪力啊之類的?

艾達斯:沒有

GMTropicalo:嗯

艾達斯:對方太菜用不到

GMTropicalo:所以艾達斯是瞬間就結束了這場戰鬥

艾達斯:對

Saxton:瓦拉迪密拉斯槌子才剛舉起就被劍抵咽喉

GMTropicalo:觀眾們發出驚呼
  開賽以來最速戰勝
  才過了一招就分出勝負
  觀眾們替艾達斯瘋狂歡呼
  也不知道到底是艾達斯太強
  還是瓦拉迪密拉斯太弱

艾達斯:中段突刺,瞬間闖入
  劍尖抵住喉嚨,分出勝負

Vincent:有無氧嗎
  無氧最速記錄

GMTropicalo:有比武大會認證團隊頒發最速證書

瓦拉迪密拉斯低頭:「是我輸了。」
「不是我太弱,是艾達斯太強了!」瓦拉迪秘拉斯向觀眾說,還主動拉起艾達斯的手,帶著艾達斯繞場接受歡呼

GMTropicalo:瓦拉迪密拉斯雖然不太厲害,但個性率直,常常在市井亂晃,大概深受首都頓布拉斯的庶民們喜愛
  原本對瓦拉迪密拉斯深感期待,看他輸掉大失所望的人們,看到瓦拉迪密拉斯如此推崇拉德斯密環的艾達斯
  於是紛紛又替艾達斯鼓掌叫好,認同了他們認同的瓦拉迪密拉斯所認同的艾達斯



GMTropicalo:艾達斯勝出後,斯凡緊張兮兮地來找赫萊佛

「有什麼建議嗎?」斯凡緊張地握著手上的斧頭,「我下一場就要對上艾達斯了。」

GMTropicalo:奧斯塔夫應該會是更強的戰士,但奧斯塔夫和黑衫他們去壯遊了
  出賽的榮譽也落到斯凡頭上
  斯凡總是待著一頂有著雙牛角,相貌威猛的頭盔,還留著一把大鬍子
  他的斧頭上刻滿了對牛頭戰神薩濤的祭祀咒文
  斯凡他們家是盾牌家族,在龍骨艾辛人之中比較叛逆,他們前兩代就開始信牛頭戰神,而不是祭祀傳統的海凡德眾神,一家都是新教中人
  在很多事務上,盾牌家族傾向都偏改革派
  之前說赫萊佛本人其實更偏向改革派,只是老爸和老哥他們都是堅定的傳統艾辛派對吧?

赫萊佛:可以這樣算吧
  「我想想喔...。」
  「就我來說,非常不想跟艾達斯打近身戰,他的怪力根本沒人擋得下來,再加上身手敏捷,根本沒機會贏。」
  「斯凡你的優點只有手上的那一面盾牌,如果能夠偏離他的攻擊,就還有機會贏他。」
  「嗯...,我是這樣猜想的。」
  「加油,要是爆冷門的話你就會揚名天下了。」

赫萊佛:牛頭戰神是屬於真神信仰嗎?

GMTropicalo:是
  牛頭戰神就是沙特拉,也就是厄爾斯戴爾
  還是岡薩格
  乾

赫萊佛:https://waterdeep.ktx.tw/wiki/index.php ... 4%E7%88%BE

GMTropicalo:好
  沒記錯XD

赫萊佛:比武大會不知道有沒有賭博,有的話就花點錢賭斯凡贏XD

斯凡點點頭:「不是我自誇,我們家的盾牌真的是使的出神入化。」
  「只要能夠擋下艾達斯的強力攻擊,我就能替家族掙回光榮了。」
  「瓦拉迪密拉斯沒能做到的事情,就讓我來做吧。」
斯凡:「薩濤祝福我的斧頭吧!」



GMTropicalo:第四場比賽,就是由得到了赫萊佛指點的斯凡,對上芙拉德拉嘉
  芙拉德拉嘉是哈夫里爾男爵的女兒
  哈夫里爾男爵就是……之前黃金之翼騎士團把礦山賣掉的買家
  龍語族奴隸主
  沒想到她的女兒倒是個戰士

GMTropicalo:芙拉德拉嘉也拿了一面盾,但配戴的是長劍
  比武一開始,兩人就紛紛試探地攻擊,然後用盾格開
  斯凡聽了赫萊佛的建議,似乎的確分外注重防禦,小心翼翼地用盾牌擋下每一下攻擊,  彷彿是在為待會對上艾達斯的比賽練習一般
  芙拉德拉嘉攻了幾次,沒有半點機會,反而卻攻得更快,把自己搞得氣喘吁吁
  斯凡見機會來了,難得地揮出斧頭,但角度和力道都沒有特別刁鑽,芙拉德拉嘉來得及用盾牌擋下
  但接著斯凡斧子一鉤,就把芙拉德拉嘉手裡的盾牌給帶開,芙拉德拉嘉瞬間中路大開,斯凡得理不饒人,頂著盾牌就向她撞去
  就在眾人為芙拉德拉嘉惋惜、驚呼時,失去了盾牌的芙拉德拉嘉卻一手搭著盾牌,往盾牌一蹬,藉著斯凡的力量往空中翻了出去
  芙拉德拉嘉落地之後完全沒有停頓,背朝斯凡倒退了一步,雙手反握長劍劍柄,劍尖則抵在斯凡後心

斯凡垂頭喪氣:「是我輸了……」

芙拉德拉嘉:「承讓。」

GMTropicalo:群眾爆出歡呼聲
  你們遠遠地看到
  在下注的賭客們紛紛驚呼
  絕大多數的賭客都壓斯凡勝出
  但有一注押了重金在芙拉德拉嘉身上
  答案揭曉,下了重本的人居然是哈夫里爾男爵,看來他對女兒非常有信心
  這奸商奴隸主居然還靠著比武大會狠賺了一筆

赫萊佛:結果是人家爆冷門XD

GMTropicalo:可不是嗎



GMTropicalo:另外一組,也就是在決賽前都碰不到的另外一邊的四場比賽也紛紛結束
  勝出者分別是鐵毛、維德曼塔斯、海都斯和法帝南
  鐵毛是黑毛的兒子,他是會變身成熊的變形者
  維德曼塔斯是解放者騎士團的騎士長拉穆那斯的兒子
  海都斯是譚古的小兒子,海都斯和他嚴謹自律的哥哥奧達斯不同,也和譚古一樣使一把長槌
  法帝南則是澤馬士貝爾斯泰因家族的騎士,看到他出場,你們才想起還有這個低調的家族。澤馬士貝爾斯泰因家因為有雪崩騎士團的背景,行事異常低調,唯一比較有打交道的是和龍骨商會在琥珀貿易上的糾紛
  法帝南的作戰方式和維德曼塔斯類似,都是標準的重甲騎士,法帝南拿鏈枷,維德曼塔斯拿釘頭槌,明顯都是經過專業訓練
  專門對付重甲騎士的戰法
  Anyway,對面的四名勝者也都出現,全部的八強都出來了



GMTropicalo:八強的第一場,就是半身人桶桶對上伊爾茲巴塔斯
  半身人前一場用高超的槍法擊敗了譚古斯塔斯,伊爾茲巴塔斯則是用精熟的破槍術快速地擊敗了同樣持槍的瑪穆
  兩人的對決也十分引人注目
  比賽一開始,伊爾茲巴塔斯就用同樣的戰法,盾牌擋下槍之後近身攻擊
  但半身人毫不給伊爾茲巴塔斯機會,他會快速地收短槍尖,還有左右轉換角度,讓伊爾茲巴塔斯的盾牌露出空隙
  伊爾茲巴塔斯接連的攻擊都無效,反而還差點被半身人的長槍突入,戳個正朝
  這樣幾次衝鋒,體力也耗損不少,倒是半身人以逸待勞,幾乎沒什麼大動作就讓伊爾茲巴塔斯陷入劣勢
  伊爾茲巴塔斯發了狠,武器脫手,居然雙手抓住半身人的槍身,奮力一舉,半身人竟騰空而起,被伊爾茲巴塔斯摔了出去
  伊爾茲巴塔斯大喜,但他也來不及撿拾武器,只得衝上前,打算和上一場一樣,來個扭打擒拿抓住半身人獲勝
  誰知
  半身人雖然是槍聖
  但同時也像泥鰍般滑溜
  他從伊爾茲巴塔斯的雙臂中脫逃了出來,腳一點一挑,槍又跳回了半身人手中,這次伊爾茲巴塔斯手無寸鐵,勉強擋了兩下,又試圖再抓槍身,但半身人及時一縮,反身一退,接著又是一招回馬槍
  槍尖準確地在伊爾茲巴塔斯胸前停下
  伊爾茲巴塔斯還沒來的及反應,裁判便宣判了勝利者是桶桶
  居然連續兩場都用同樣的招式勝出

Vincent:半身人比較短,長槍空隙也比較短

GMTropicalo:觀眾嘖嘖稱奇
  沒想到黃金之翼騎士團之中有這麼厲害的半身人



GMTropicalo:下一場
  由拉德斯之環的艾達斯
  出戰
  芙拉德拉嘉
  艾達斯之前看過芙拉德拉嘉用盾牌和長劍作戰,也知道她身手矯健
  而芙拉德拉嘉也看過艾達斯熟習戰技,出手準確毫不遲疑
  不過賭注是一面倒地押艾達斯勝出
  哈夫里爾男爵卻再次反其道而行
  再次重金出手重押女兒
  令這場比賽除了場上競技之外,場下也充滿了興奮的緊張氣息
  @anka 艾達斯會準備怎麼對戰拿盾牌與長劍的芙拉德拉嘉?

艾達斯:中段架勢,目標是用巨劍打掉芙拉德拉嘉的長劍
  打掉或是打斷
  接著再攻入防禦圈
  用巨劍抵住要害

GMTropicalo:聽起來不太容易
  一般持盾的戰鬥方式,會是盾在前面
  沒關係,搞不好可以巨劍賣破綻誘使對方出手之類

赫萊佛:[需要提供想法嗎?XD

GMTropicalo:來丟+Might吧
  雙方經驗差距不大,沒有優勢也沒有劣勢
  你有攻擊距離的優勢
  芙拉德拉嘉有盾牌防禦優勢
  +1/-1抵銷
  就正常丟+Might吧

艾達斯:[2d6+1] Roll: [6, 2] Result: 9
  將我視為畢生的敵人

GMTropicalo:強
  艾達斯你覺得自己是怎麼打倒對手的?

艾達斯:雙方試探幾個回合後
  我故意揮空一劍
  砍到地面
  對方上前想要攻擊
  我一腳踢在劍身把劍踢起來
  敲掉對方的長劍
  然後順勢下來敲在對方右肩
  打斷鎖骨

GMTropicalo:這麼殘暴

艾達斯:所以才有了新的宿敵

GMTropicalo:艾達斯施了巧計誘導芙拉德拉嘉進擊,然後趁對方攻擊之時打掉了武器
  艾達斯接住了自己踢起來的巨劍,往下一斬,鏘的一聲

Vincent:厲害厲害

GMTropicalo:力量之大,芙拉德拉嘉的肩甲都變形了
  以手感來判斷,艾達斯挺確定除了肩甲之外,連芙拉德拉嘉的鎖骨也給自己砸斷了

芙拉德拉嘉半跪到在地上,但很快又起身後退。她向艾達斯鞠了一躬:「我輸了。」
她取下頭盔,表情看不出來有什麼波動,但蒼白的臉色和抽動著的嘴角可以說明芙拉德拉嘉只是極力忍住疼痛

艾達斯:「很不錯。」
  「下次再打過。」

GMTropicalo:觀眾們為艾達斯的威武歡呼著
  賭客們開心地分著哈夫里爾男爵輸掉的賭金
  哈夫里爾男爵也很有風度,只是苦笑讓大家盡情調侃

艾達斯:舉起巨劍示意
  (稍微有點險

GMTropicalo:芙拉德拉嘉退下,讓艾達斯接受群眾的歡呼與貴人們的獎勵與祝福



GMTropicalo:對面組的八強戰,初戰是鐵毛對維德曼塔斯
  維德曼塔斯精熟各種戰技,但鐵毛是變形者,絕大多數的對抗武器與護甲的技術在這場戰鬥中都派不上用場
  維德曼塔斯只能採取完全防禦,等待鐵毛狂風暴雨的攻擊過後會露出破綻,或是耗盡自己力氣
  但牠沒有
  鐵毛的體力像是無窮無盡,維德曼塔斯的盾牌早在十招左右就被熊爪撕爛,後面的攻擊  維德曼塔斯全都只能靠釘頭槌勉強防禦下來
  大概在三十招左右,維德曼塔斯防禦到快耗盡力氣,於是發動了最後的攻擊,接著被鐵毛一爪擊飛
  維德曼塔斯像是一坨塞了麥子的麻布袋一樣在地上翻滾了幾圈之後一動也不動
  渾身黑毛的巨熊獨自站在場上高舉雙手咆哮
  又是嚇歪了小朋友們
  鐵毛青出於藍,看來比年輕時的黑毛還要更強壯



GMTropicalo:對面的另一場比賽
  由譚古之子海都斯出戰貝爾斯泰因家的騎士法帝南
  海都斯的長槌有了譚古五、六分的功力,長槌揮起來虎虎生風,極具威勢
  尤其是先前看過瓦拉迪密拉斯使長槌的樣子,現在更看得出來海都斯長槌的不同
  光是連揮動的風聲都不太一樣
  看來他們破腦槌法果然是需要靠威勢應和,使得順手之後利用離心力反覆揮打,實在不太好抵擋
  而法帝南恰恰跟他一樣,雙手鏈枷也是走一個狂揮亂舞路線
  鏈枷比長槌更陰險,攻擊軌跡極難判斷
  此時海都斯經驗不足的差距就顯示出來了
  接連幾個判斷錯誤之後,海都斯的節奏亂掉,被法帝南壓制住,落到了下風。海都斯愈  急愈亂,出手更不成章法,只能靠蠻力逼開對手爭取時間喘氣
  最後法帝南用了一個大長段打海都斯的下盤,海都斯沒想到下盤可以打這麼遠,被鏈枷的鏈子拐著了腳,跌了個五體投地
  法帝南拿鏈枷的尾端敲了敲海都斯的頭盔,發出兩聲清脆的響聲
  裁判宣告了法帝南的勝利,法帝南拉起海都斯,大概是勉勵了年輕人幾句,接著接受了眾人的歡呼
  你們這才注意到法帝南頭盔下是一頭飄逸的金髮,一張方臉,下巴留了些鬍子,體格也非常健壯,很有男子氣概
  不少迷妹們為她尖叫呼喊
  法帝南接受了貴人們的賞賜與祝福後
  很快就來到了準決賽



GMTropicalo:準決賽
  由槍聖桶桶出戰艾達斯
  艾達斯也看過桶桶連續兩次用同一招回馬槍擺平敵人
  桶桶也看過艾達斯不是空有蠻力沒有謀略的打法
  艾達斯打算怎麼出戰槍聖桶桶呢?

艾達斯:先手必勝
  目標是破壞武器,然後近身攻擊壓制

GMTropicalo:嗯
  那你直接丟might吧

艾達斯:[2d6+1] Roll: [6, 1] Result: 8
  險
  留下疤痕
  桶桶和艾達斯武器交錯
  劃傷了艾達斯的臉
  但是艾達斯快一步把劍鋒頂到胸口

GMTropicalo:嗚哇
  勢均力敵的一戰
  艾達斯一直想破壞長槍的木柄,但桶桶知道艾達斯的意圖,動作快得難以捕捉
  最後雙方決勝一招
  以些微之差,艾達斯沒有被槍頭刺中,倒是劍鋒已經頂到了桶桶
  桶桶爽快地收回槍,退下場

艾達斯:決勝戰看來要拿出壓箱底本領
  振臂高呼
  仰天長嘯

GMTropicalo:艾達斯混雜著緊張與亢奮的情緒
  聽到觀眾的呼聲
  這才發現臉上給槍頭劃破了
  一臉鮮血
  一邊滿臉血一邊呼嘯
  感覺蠻嚇人的
  又是一些小朋友被嚇歪🤣



GMTropicalo:對面那場,是鐵毛對法帝南
  對手型態類似,鐵毛依然是上去就猛毆
  但法帝南採取和維德曼塔斯截然不同的戰術
  法帝南掄起鏈枷猛力還擊
  讓鐵毛難以放手猛攻,時不時就得格擋鏈枷,甚至是避開難以擋下的攻擊
  鐵毛難以稱心如意掌握攻擊節奏,法帝南則加快速度,更加不讓鐵毛有機會穩住陣腳
  鐵毛一下比一下擋得驚險
  腳步愈來愈遲滯
  最後往後一躍,拉開了距離,跳出鏈枷的攻擊圈
  法帝南也沒有追擊,而是停了下來

鐵毛:「我還沒有輸。」
法帝南點點頭:「還沒有。」
鐵毛:「但再打下去我一定輸。」
法帝南:「你一定輸。」
鐵毛:「我認輸了。」
法帝南:「承讓。」

Vincent:他們是在腦中對決過了

GMTropicalo:觀眾沒想到準決賽居然沒有明確分出勝負,而是在分出勝負之前就落幕
不禁令人意猶未盡
  此時,為了讓絕賽雙方都有時間休息,應該要安排個歌舞吃食之類
  還是應該隔天才比決賽?
  先來辦個晚宴
  舞會之類
  介紹今年完成宮中任期的年輕人們
  感謝他們即將回歸各家族為自己家族貢獻心力
  然後順便介紹新入宮的青年俊才們
  搞不好還可以請到「黑絲」莉薇加和「疾風鼓手」索羅克夫婦
  或者是「純情笛手」阿佐拉斯和他的水仙妻子
  還是請到蘿瑟米芮也挺有可能


GMTropicalo:次日,比武大會的重頭戲決賽登場
  秘環的艾達斯出戰名不經傳的法帝南
  艾達斯準備如何對戰法帝南?

艾達斯:這場得動用絕招了
  用龍之吐息突襲法帝南
  理論上重甲騎士應該閃不過
  接著用龍之力往頭盔猛擊
  一力降十會

GMTropicalo:好
  艾達斯勝在藏有陰招
  法帝南吃過的米比走過的橋多
  雙方五五波
  都沒有優勢
  來丟+Might吧

艾達斯:[2d6+1] Roll: [6, 3] Result: 10

GMTropicalo:超強der

艾達斯:躺一陣子才能康復
  鐵定被打到腦震盪了

GMTropicalo:嗯嗯
  艾達斯開場就來龍息噴吐
  法帝南再怎麼經驗老道,也沒想到比武大會會有人噴吐
  被突襲個正著,然後對艾達斯緊跟在後的巨劍毫無警覺
  鏘的一聲
  艾達斯把法帝南的頭盔給打凹了
  在觀眾的眼裡,感覺法帝南的脖子都被打斷了
  驚呼連連

艾達斯:(沒辦法,感覺手下留情的話要吃劣勢了

GMTropicalo:相較先前的比試,觀眾們瘋狂為勝者歡呼
  這場分出勝負之後卻全場陷入沉默
  大概是沒想到比試會這樣瞬間結束
  一片靜默
  直到譚古哈哈大笑,站起來給艾達斯鼓掌,大家才想起今年比武大會的優勝者已經出現了

「農娜派你出來不覺得欺負人嗎?」譚古問,四處搜尋農娜的身影

「親愛的譚古,如果我們派其他人出場,就不是比武大會,而是法術大賽了。」旁邊不遠處的農娜站起來揮揮手,跟譚古說道。

赫萊佛:[艾達斯好兇

艾達斯:[ 凶獸 艾達斯

司儀:「讓我們會冠軍優勝者──艾達斯鼓掌叫好~~~!!!」

艾達斯:[ 這樣打一場,應該不會有人想跟秘環正面衝突

GMTropicalo:[ 搞不好又有人迷上艾達斯
  [ 像當年的農娜一樣
  [ 恐怖喔

艾達斯:[ 我要幫艾達斯生猴子~
  [ 剛剛在想比武大會可不可以噴魔法飛彈

赫萊佛:[芙拉德拉嘉成為宿敵,整天找艾達斯交手,最後從場上戰到床上(誤?)
  赫萊佛在觀眾席上鼓掌

艾達斯:艾達斯上去解開對手的頭盔
  確認傷情

GMTropicalo:應該不需要艾達斯擔心
  自然有人負責處理傷患

艾達斯:那就好

GMTropicalo:醫護人員送手法帝南的時候,艾達斯有瞥見一眼
  就
  昏迷囉

艾達斯:誰叫他穿重甲

GMTropicalo:感覺芙拉德拉嘉應該比較慘
  骨頭都被打斷

艾達斯:斷的乾淨俐落應該好得快
  老人家腦震盪危險喔
  不知澤馬士貝爾斯泰因作何感想

Saxton:法帝南很老嗎?XD

GMTropicalo:沒啊
  就30多

艾達斯:法帝南前面打太帥
  故遭此劫(?

Saxton:小心被貝爾斯泰因家列入黑名單XD

譚古起身:「那麼我就趁這個機會宣布吧……」
  「就任公王的這二十年來,多虧了前人的努力,才有今日大家能夠聚在一起,喝酒歡笑。」
  「獨立戰爭中犧牲的先人,奠下了和平的基石,但維繫國度的柱子,卻是依然活著的大家。」
  「永遠不要忘記,自由與和平得來不易。」
  「這二十年來我們做了很多,但還有很多尚未完成的任務。」
  「然則,我們努力朝目標前進的同時,『找到能夠繼承志業之人,讓未竟之志有人承繼』這件事情,也是非常重要的任務。」
  「所以,我在此宣布,我,譚古齊塔斯將在一年後退位。」
  「新任公王,將在一年後的瑟姆大會中經共同選舉推舉選出。」

譚古:「今年將是我身為公王的最後一年,也請各位繼續為了國度努力!」
  「現在讓我們開喝吧!」譚古舉起酒杯,一口乾盡,然後和法芙蓉離開了比武會場

Anka:譚古要退休了

Saxton:居然要退休了,嘖嘖

GMTropicalo:趁你們推翻他之前先自己下台
  艾達斯比武大會優勝的獎品是一雙手套,盒子裡頭附上的紙條是譚古親筆寫的,上面寫了這雙手套是他年輕時使用的,能讓你不會被卸武的魔法手套。他靠這雙手套讓某個以卸武和扭打出名的傢伙吃了大虧,也祝福艾達斯不會碰到這種難纏的對手

Anka:喔喔
  貴重品



Saxton:烏法(Úlfr),維嘉德之子,十四歲進入宮廷,待了七年至今二十一歲。

Saxton:西格麗澤(Sigríðr),龍骨商會前會長之女,現任總管一職,單眼獨臂的盾女,負責治安、特務、軍事後勤與戰略規劃相關職務。獨立戰爭期間西格麗澤與蓋索家的年輕騎士相戀,在某次會戰蓋索家的陣地被破,年輕騎士被軍隊沖散失去蹤影、西格麗澤重傷失去了眼睛跟手臂被送往後方,傷勢痊癒後才發現自己懷孕。
數年後年輕騎士被遣返回國,跛腳的他歷經千興萬苦來到鐵水鎮,與西格麗澤團聚。

Saxton:胡列克(Hugleikr),西格麗澤的長子,20歲,是個瘦弱的美男子。小時候很少露面,所以被認為是身體不好,在同年齡人之間沒什麼人認識。但相反的,偶爾會出現疑似外地的千金大小姐混在孩子群裡面,一起工作一起訓練一起玩耍,卻沒人知道她的來歷。只有少數人知道,那位千金大小姐就是胡列克。
由於胡列克擅長化妝的技術,時常遊走在男女之間,很早就開始擔當商會的密探。

Saxton:佛莉妲(Fríða),西格麗澤的女兒,14歲,可愛貼心又機靈的小惡魔,很得身邊大人小孩的疼愛,但有時候又很任性。跟老船長比亞特的孫女是好朋友。比亞特很疼愛孫女和佛莉妲,所以在他的告別式上佛莉妲大哭了一場。這次入宮佛莉妲知道自己作為人質的意義,所以也打算在不露馬腳的情況下為自己母親探查各種風聲。

GMTropicalo:強欸

Saxton:我也是寫一寫發現他們家好強
  之前說赫萊佛曾經有個朋友以上情人未滿的對象,我猜大概就是胡列克XD
  意外發現對方是男扮女裝,少年赫萊佛就心碎了

Vincent:[赫萊佛:「算你倒霉,我就喜歡這樣玩。」

Saxton:並沒有要進入新世界的意思XD

GMTropicalo:赫萊佛幾歲啊?

Saxton:差不多20、21吧


GMTropicalo:話說如果是獨立戰爭期間收的女學生XD
  獨立戰爭是20年前
  當年10歲的女學生現在也30歲了
  派入宮的應該不會是那麼資深的人

Anka:那就學生的學生
  農娜的徒孫
  戰後10年收的徒孫
  現年18

GMTropicalo:好
  那尼古拉是不是也改成瑪莉瓊娜的徒孫?

Anka:是

GMTropicalo:嗯嗯


GMTropicalo:@vctc 之前說德里克赫魯特的長官可能有個title是「自由大道守護者」之類
  有沒有想過自由大道守護者是誰?
  這是蠻重要的據點,感覺守護者應該也會在派系中是重要的大大?

Vincent:沒想過😆應該要有一定程度的武力,可能跟半身人家族有關係

GMTropicalo:難怪六指都待在那裡XD
  自己人

Vincent:自由大道守護者可能是東東的爸爸之類
  自由大道守護者可能本人不是很會打
  但他的兒子們各個都很厲害

Saxton:[東爸?東巴?

Vincent:東爸 Tun-pa
  叫 Tun papa 好了,桶爸爸
  來自於萊姆酒 don papa
  所以東東的翻譯其實應該叫桶桶

Saxton:他們家以前是經營酒館的嗎?XD

Vincent:可能噢,酒類經銷商

GMTropicalo:以前是奴隸
  莫非是在酒館負責搬酒桶的
  搬萊姆酒桶搬到光聞味道就知道酒的品質
  解放之後就變成酒商

Vincent:合理
  到殖民地之後也可以運酒
  https://www.donpaparum.com
  Don Papa Rum
  他們家的人的名字都是什麼 tun 什麼 cask
  Gayuma 之類
  什麼 port 什麼 sherry

GMTropicalo:話說蘭姆酒不是甘蔗釀的嗎?
  佳涅宛這麼北方
  該不會是黃金騎士團那些南方佬愛喝
  帶進來喝蘭姆酒的風氣

Saxton:佳涅宛種的出甘蔗嗎?

GMTropicalo:肯定種不出
  南方輸入的
  莫非他們以前是黃金之翼騎士團的奴隸?

Saxton:https://zh.wikipedia.org/zh-tw/%E5%85%B ... 6%E9%85%92
甜菜釀的蘭姆酒叫Tuzemak的樣子?

GMTropicalo:發現從南方輸入蘭姆酒太不經濟,結果找到了甜菜根
  反而在殖民地狂種甜菜根釀酒,逆轉輸入北方蘭姆酒去南方賣

Vincent:這個好


==============================================================
A2國家計畫
==============================================================
Spoiler:
GMTropicalo:一年後,現任公王譚古將退位,繼任者將由國家瑟姆議員推舉而出
  這個就是A2的國家計劃了
  我明天有空會把A2的Project細節補上
  話說 @everyone 你們覺得你們派系大佬們會事先知道譚古的退位計畫嗎?

Saxton:有可能不知道
  感覺譚古就是會突然發佈重大消息XD

GMTropicalo:的確有點像🤣
  所以維加德應該是嚇歪
  急急忙忙就跑去評定會看能不能搞清楚狀況

Saxton:不知道譚古有沒有屬意的接班人

GMTropicalo:可能要去打聽打聽
  派你那個誰啊
  盾女的女兒不是就是要進去當小密探的

Saxton:是XD
  會長兒子應該也認識不少人,之後可以去打聽
  不過我們感覺很忙,還要處理開戰事宜
  探聽譚古接班人可能排後面

Anka:應該沒人知道吧
  感覺上是譚古自己醞釀很久然後突然講出來

GMTropicalo:我想像中,艾瓦索羅、俾斯米爾應該是知道的,只是沒有洩漏
  甚至他們都參與了這個建立選王制的權力交接的計畫制定

Vincent:比較好奇譚古退位後要幹什麼

Saxton:未來新任公王也是要搬進頓布林嗎?譚古卸任得搬家嗎?

GMTropicalo:退位之後他會回到領地,以公國內其中一個領主的身分繼續活動
  也或許新任公王還是會需要借助他的力量,譚古在軍事上和搓湯圓上還算是有點才幹
  頓布林之所以是首都是因為譚古住這,換新的公王後,就要看新任公王住那裡決定首都在哪
  頓布林並不是一個特別大的城市,以都市人口而言,可能還不及耶路蔑列並、鐵水鎮甚至是德里克赫魯特


GMTropicalo:計畫:國家瑟姆的成立
計畫進度:■□□□□ □□□□□
 將所需計畫所需資源搬運到首都,計劃的進展+1
  各派系首長決議通過各派系席次分配:□Order
  選出國家瑟姆議事廳所在:□
  帕先國家瑟姆議事廳:□Stones、□Recruits、□Luxury
  充分教育人民選舉之事:□Knowledge(可重複)■議事流程(OGW)
  各派系選出代表的議員:
   大學城(拉德斯之環):□
   圖書館(拉德斯之環):□
   鐵水鎮(龍骨商會):□
   北風峽灣(龍骨商會):□
   耶路蔑列並(黃金之翼騎士團):□
   德里克赫魯特(黃金之翼騎士團):□
計畫失敗:□□□□□
 任何派系公然反對元首選舉制:□
 混亂高於控制(一Age最多一次):□
 譚古倒下:□
 支持改制的重要人物倒下:□
 因反對聲浪造成的武力衝突:□
 廣域疾病爆發:□


Saxton:幾個小問題問問,有點看不懂
  1.瑟姆是名詞?代指議員嗎?
  2.各派系首長決議通過各派系席次分配:□Order←這一項是單純上繳資源?還是各派系決議之後就會獲得?

GMTropicalo:瑟姆是立陶宛/波蘭的議會的意思
  上繳order,然後敘事上是派系討論後決定了席次

Saxton:好,感謝


==============================================================
A2S1評定會
==============================================================
Spoiler:
GMTropicalo:優勝者頒獎之後,譚古速速離開,留下錯愕的群眾們,但負責炒熱氣氛的各位音樂大師又開始表演,給遠道而來的人民們獻上觀感的盛宴,讓他們不至於被譚古即將退位的消息震懾
  各派系的領導者和重要幹部們集合在頓布拉斯的議事廳
  有些領導者看起來顯然早知道這項決定,也有不少人看起來和外面的群眾們一樣錯愕

譚古:「總而言之……事情就是這樣了。」
  「要避免元首的權力擴張、將權威掌握在眾人手中,而非獨裁者手中,只有靠選舉了。」
  「消息擴散出去之後,肯定會有非常多的波嵐,那就得請各位家主、會長、大師、領主們努力控制住領內的安定。」

GMTropicalo:國家計畫主要就是需要Order、Knowledge,還有建設大議事堂所需的Recruits、Stones、Luxury等,上繳這些資源都能夠提升進度
  此外還要選出各自據點的議員,方式你們可以自己決定XD
  可以比武大會,最能打的出來當議員;也可以由派系領導人指定人選、或者是要選舉議員也是可以,總之需要推舉出兩個議員。決定議員也能提升進度
  @vctc 你覺得俾斯米爾和艾瓦索羅是怎麼看這件事情的?
  @anka 農娜與瑪莉瓊娜又是怎麼看?
  @Saxton 維加德呢?

GMTropicalo:然後大家可以先丟評定 +Favour

Anka:現在貢獻值要歸零重新算嗎

GMTropicalo:不用歸零

Saxton:維佳德心裡大概會覺得:「X的,在這種忙碌的時候搞這種無聊的花招。」
  不過應該還是會猜想譚古是不是知道或發生什麼事情才決定要卸任大公職位,不然應該還會幹個五年八年之類的。

Vincent:艾瓦索羅應該有設想過這些情境吧
  俾斯米爾則是⋯⋯不懂政治?

Saxton:這也是想要被吐槽嗎?XD

Vincent:請吐🤣🤮

Saxton:乾脆來推薦卑斯米爾當大公好了

GMTropicalo:政教合一嗎

Saxton:那我來丟丟
  [2d6+2] Roll: [4, 3] Result: 9

GMTropicalo:嗯嗯嗯
  @Saxton 話說你順便幫我丟個hold together

Saxton: [2d6+3] Roll: [5, 1] Result: 9

GMTropicalo:帕先的冬天比你們想像中更為嚴峻

Saxton:[註定就是差那麼一點...

GMTropicalo:北風峽灣到了冬天,整個冰封起來
  一路往上流冰凍
  完全無法利用
  你們在這裡住了20年,河川水運在冬天無用這個你們是知道的
  但北風峽灣這座以探索北海為主要目的的新城鎮才剛建立起來
  你們從沒見過會整個凍起來的海港
  船隻被封在外海入不了港
  接著
  深諳荒北氣候的海盜就殺了進來,對北風峽灣展開了奇襲
  他們掠劫了被卡在冰塊中的船隻,直接越過你們以為是天險的峽灣,如入無人之境
  你擇一要選哪一個?

Saxton:• 其他的派系對你們伸出了援手。該派系得到對你們的 Influence。

GMTropicalo:誰會有辦法幫助你們?

Saxton:我想應該是拉達斯之環
  除了領地靠近之外,之前也合作過打擊盜賊
  有些治安上的合作活動

GMTropicalo:也是可以
  或者是你們之前給他們草藥的大地精可能更適合
  畢竟拉達斯之環沒什麼人可以出戰
  嘛都好
  你說了算
  不過秘環現在怪病猖獗
  他們派人來的話
  就是北風峽灣遭到感染的可能性也會升高

Saxton:大地精也是怪病猖獗,過來的話可能也一樣感染的可能性升高?XD
  不過上次來找醫療的大地精我還以為是在東方
  還是我修改一下好了,改成是黃金之翼騎士團來幫忙
  在意整體國土安全、又有充足武力的話應該還是他們比較適合

GMTropicalo:真的欸
  都好
  那就是黃金之翼騎士團助戰

Saxton:YES

GMTropicalo:他們得到一影響力
  你一直不肯給的影響力
  最後還是被得到了

Saxton:我覺得無所謂了XD

GMTropicalo:你們覺得黃金之翼騎士團是怎麼收到消息的?
  是誰帶兵來助戰?
  這應該是訂親宴左右的事情,龍骨艾辛人都去鐵水鎮參加的時候被海盜趁虛而入

Saxton:不知道黃金之翼會不會在每個重要城市都派人駐點

GMTropicalo:那也只是一丁點人啊

Saxton:我是想說這些人可能就是幫忙傳遞訊息

Vincent:應該是送完貨
  路過的武裝商隊
  調度一下應該可以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Saxton:北風峽灣有防禦設施,真要打應該也很難短時間打下來

GMTropicalo:啊就
  冰封了
  原本的地利變成平原
  防禦設施沒辦法發揮100%功用

Saxton:看來是連拖時間都沒辦法XD

GMTropicalo:剛要運貨進入北風峽灣的武裝商隊,或是剛離開北風峽灣距離不遠的武裝商隊
  即時趕上挽救了北風峽灣整盤被端走
  北風峽灣的資源中,Transports被凍在外海爆掉了
  發生戰爭,Order應該也有可能沒了
  Fortification倒是因為沒有發揮作用沒被燒掉

Saxton:慘
  南北都要被打,真是糟糕

GMTropicalo:更正一下:Order因為發生戰爭沒了
  Transport現在我倒是有點懷疑
  因為比亞特和那個赫洛亞
  他們都有出現在訂婚宴上XD
  豈不是代表他們沒有出海XD
  莫非是因為訂婚宴延遲了他們出海的時間
  導致他們逃過一劫

Saxton:應該是趕在冬天之前回來

GMTropicalo:嗯嗯
  好像挺有道理的
  因為訂婚宴所以改變行程,結果沒被冰封住
  那就只掉Order

Saxton:河流有冰封到會無法通到帕先的東南方水域嗎?
  更正,西南方
  因為河流交會口還蠻靠近北風峽灣的

GMTropicalo:上游的部分還能通行
  你說那條東西向的河喔

Saxton:對

GMTropicalo:那條應該是整條冰封
  比那條河北邊的水路大概都在冬天無法使用

Saxton:好XD

譚古向維加德:「北風峽灣的事情我聽說了,幸好有黃金之翼騎士團的武裝商會路過,才沒讓海盜得逞。」
  「往北海的探索因為經驗還不足,凡事謹慎為上,在那些海盜沒有完全消滅之前,是否先保守一點?」
  「此外,聽說維赫婁部和你們關係有點緊繃?」譚古問
  「這些龍語族並沒有服從帕先的統治,但一直以來也和我們相安無事,他們和我們的人混居、貿易、分享牧草地……」
  「……不管是透過武力,或是透過外交,我希望你們把維赫婁部變成真正的帕先人。」譚古說
  「讓他們的人來到頓布林,向帕先的公王宣誓效忠,他們會擁有國家瑟姆的席位,但他們必須要先將自己視為帕先人。」

GMTropicalo:給龍骨商會的任務是「收服維赫婁部」

龍骨商會會長‧維加德:「我們的水手有在隆冬前回來,人員船隻算是安全無疑沒有問題,但卻沒想到海盜居然踏過冰塊入侵,這是我們的疏忽,之後我們會準備更適合的防禦手段。」
  「對於維赫婁部的問題,我們會盡力用傷害最少的方式解決這個問題,但最後還是無法和平解決的話,龍骨商會會行使武力。」

Saxton:結果回去馬上開始動武XD
  有點好奇,北風峽灣被襲擊,解放者的臨河城市沒有被襲擊嗎?

GMTropicalo:搞不好海賊背後就是解放者啊

Saxton:顆顆顆

GMTropicalo:沒啦你說的對
  解放者大概也被搶了
  而且他們那邊更北邊,冰封的更嚴重,之前海賊也沒跑那裡去,警覺性更低
  而且他們也沒有路過的黃金之翼騎士團
  不過他們的城市都不在海邊
  大概只有海邊的幾個漁村被攻擊吧
  北方的河流冰封,海賊們不敢徒步往上游去
  會被騎士踩死

Saxton:沒有船的海盜就會怕馬



Anka:[2d6+2] Roll: [5, 3] Result: 10

GMTropicalo:@anka 這個是丟什麼?

Anka:評定+favour
  我是+2沒記錯吧@@

GMTropicalo:秘環不是+1?
  還是我記錯?

Saxton:拉德斯之環不是+!?

Anka:那我記錯了
  只有9哭哭

GMTropicalo:@anka 秘環的評定是9,也順便幫我丟一個渡過難關

Anka:[2d6-1] Roll: [5, 2] Result: 6
  死了


GMTropicalo:秘環的怪病大爆發了
  從第一次出現怪病開始,秘環上下就陷入草藥短缺的危機,而且這危機從來沒有好轉過,永遠都處在供不應求的醫療緊迫狀態
  之後開始疾病管制,又讓某些人抱怨都沒辦法自在生活,不能去說好的摸摸茶或是有人陪唱歌的店之類
  當年帶領帕先人民戰勝疾病的農娜大師,這次卻連秘環境內都控制不住
  還連格蕾塔都保不住
  不只是秘環的人們,帕先的人們對於秘環開始失去信任
  領內的人們也情緒低迷
  狀況非常嚴峻

Saxton:國家計畫的廣域疾病爆發是不是直接就Mark了?XD

GMTropicalo:我本來是覺得還沒啦,要擴散到龍骨商會才算
  不過秘環大爆發好像也很恐怖
  你們覺得秘環的狀況算是廣域疾病爆發,計畫失敗+1嗎?

Saxton:還沒擴散到領地外應該就還沒
  有哪個領地爆了的話應該就要Mark了

GMTropicalo:總結一下:失去了Respect,得到了Needs: Morale
  Mood變成-3
  還有格蕾塔的症狀目前連農娜也束手無策
  所有去照顧格蕾塔的看護人員也都被她傳染
  是超級帶原者
  只有艾達斯,不知道為什麼完全不受疾病侵襲

Saxton:格蕾塔是指農娜從宮裡回來的徒弟絲薇塔?

GMTropicalo:是艾達斯她妹妹啊

Saxton:喔喔

GMTropicalo:唯一的好消息
  就是六指在大地精那邊的研究調查頗有成果
  秘環的傳染病研究進度+1:■■■□□
  然後秘環爆發之後多了非常多的病患
  @anka 先前的大地精病患被你們做了一些實驗,還有人炸掉變成怪物。現在你們領內也有許多病患,很多是學徒、法師甚至是大師也逃不過
  秘環會將這些人用來實驗嗎?
  拿來實驗的話,進度再+1,不過不確定拿病患實驗會不會在輿論上出什麼問題


Anka:實驗
  沒在管的

GMTropicalo:ok
  那就是
  秘環的傳染病研究進度+1:■■■■□
  只差最後一步

譚古向農娜:「你女兒也感染重病的事情我聽說了,請務必堅持住。」
  「六指那邊應該也有一些進展了,相信最終一定能夠解決的。」
  「秘環是國家抗疫的第一線,如果有什麼帕先能為你們提供的協助,還請務必讓我們知道。」
  秘環的任務是:「阻止疾病擴散」

Anka:秘環決定開放對龍骨的貿易,全面輸入藥材
  交換龍骨對秘環的影響力

農娜:「我們需要藥材和人手,希望公國可以提供藥物資源,我們也需要讓一部分的研究人員先回來。」

GMTropicalo:秘環的favour有+1
  《使用貢獻值 Using Favour》
  當你向仲裁者請求協助時,描述你如何向仲裁者說明問題,擲+Favour
  成功時,仲裁者以資源的方式支援你。
  10+時,仲裁者的資源正符合你的需求;
  7-9時,仲裁者只是隨便送來某種資源
  失敗時,GM擇一:
  .仲裁者同時派出了廢材監督者來確保資源有妥善使用
  .監督者能力出色,但他只聽命中央,不會理會派系的意見

Anka:只好使用貢獻了
  [2d6+1] Roll: [3, 3] Result: 7
  靠邀咧
  好骰都被艾達斯丟光了😂

GMTropicalo:XDXD
  單挑的時候神威無比
  結果處理大事的時候
  你也有黃金之翼騎士團的影響力啊
  也可以直接要他們交出資源

Anka:這下只好動用對黃金之翼的影響力了
  請黃金之翼協助調度藥物

GMTropicalo:譚古交辦下去,承諾一定會提供拉德斯秘環支援
  但他們也沒有Medicine,你只能拿他們有的

Anka:人力可以調回來嗎

GMTropicalo:我是在說黃金之翼騎士團
  我們重新整理一下好了
  第一個動作是你使用favor ,譚古承諾一定會提供秘環資源(不確定會是什麼資源,因為你只丟出7)
  第二個動作是什麼?

Anka:第二個動作是承諾開放貿易,讓龍骨取得影響力,提供藥物

GMTropicalo:好
  不過這要看龍骨商會願不願意給你對吧?

Anka:對

GMTropicalo:是不付帳想給影響力的概念嗎?

Anka:賒帳
  對🤣🤣
  日後補款

GMTropicalo:好


Saxton:沒搞錯的話,拉德斯之環跟龍骨商會買東西也是要付錢,但是主動提出需求會讓我得到影響力
  跟龍骨商會訂又不想付錢的話,就得支付兩點影響力?而且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調到貨
兩點影響力,一點是Alliance Move,一點是支付費用
  所以確定要跟我們訂嗎?



GMTropicalo:第三個動作,你是要用影響力讓黃金之翼支援你們後面取得草藥的行動
  還是要用影響力從黃金之翼騎士團得到資源

Anka:取得資源
  不過看來黃金之翼沒有草藥,可以改成協助取得嗎

Saxton:你用影響力跟黃金之翼要,黃金之翼就要丟渡過難關把領地內的藥給你?XD

GMTropicalo:你打算怎麼取得草藥?你需要黃金之翼騎士團怎麼協助你們?

Anka:看黃金之翼提供方法,我們讓萬能的艾達斯去克服萬難
  請黃金之翼協助轉運,然後秘環排出人力護送

Saxton:拉德斯之環可以跟黃金之翼要酒,然後拿酒去跟波里斯交易藥草

Anka:喔喔喔這個方法好

Saxton:@anka 話說波里斯跟拉德斯之環有恩怨嗎?
  想說拉德斯之環應該只要花時間就可以把人力轉成學者,可以考慮讓波里斯派人來留學,暫時解決人力不足的問題

GMTropicalo:一開始好像選他們不接受秘環的宮廷術士
  所以不相往來,清光所有影響力

Anka:對
  用這招好了,來重新建立友誼的橋樑

Vincent:回家一看結果你們兩方都有危機
  如果本團也遇到危機就好笑了
  我先丟評定
  [2d6 + 2] Roll: [3, 3] Result: 8
  還行

Saxton:我是從一開始就滿滿危機啊
  Zeel是骰子爆炸造成的XD

Vincent:btw 拉得斯之環的屬性總合是 +1,但我看黃金之翼和龍骨都是 +2
  不知道有沒有問題

Saxton:沒有
  那是升級的時候拉德斯之環選斥候的盈餘

Vincent:啊
  原來如此
  拉德斯的 mood -3 了
  好悲催
  還沒幫到祕環,疫情就爆了

Saxton:你把酒給他就-2了

Vincent:給啊

Saxton:現在大家都炸了一個盈餘,不知道黃金之翼會炸什麼🥴

Vincent:大家加油,共體時艱

譚古看向身旁的伊爾梅,伊爾梅在先前黃金之翼騎士團內部的選舉中勝出,擊敗對手科斯圖提斯成為新任監察長,也就代表他同時成為了帕先公國的王室總管,掌理了帕先的財政大權。
伊爾梅:「實行選王制的消息一但傳出去,外國的保守勢力必將極力妨礙這個理想實現。守舊派將會堅決擁護王權與世襲的道統,恐怕他們為了破壞帕先的和平,將會有許多的小動作。」
  「帕先希望黃金之翼騎士團能利用手中的情報網,防範於未然。建立一個針對外國勢力滲透、反制政治宣傳的手段。」

GMTropicalo:黃金之翼騎士團的任務是:「上繳Spies」
  三方派系還有要在評定會上完成的事情嗎?
  沒有的話就要開始正式S1行動囉

Saxton:[說好的hold together呢(敲碗?)
  話說建國二十年慶典就是這場比武大會嗎?
  比武大會只是整個慶典中的其中一場

Vincent:我這邊沒有

Saxton:沒有

Anka:剛下班,沒有了

Vincent:我覺得我們這輪有點困難
  廣域疾病爆發我們就居居了
  @Saxton @anka 所以你們是打算拿酒去換藥材嗎

Saxton:是拉德斯之環要用影響力跟黃金之翼拿酒,然後再去跟波里斯換藥草
  有可能打算請黃金之翼搞運輸
  找龍骨商會買代價太高時間太不穩定,所以沒有傾向這條路線

Vincent:噢噢
  波利斯有藥材就是了

Saxton:sheet上有
  背景上波里斯拒絕冰之環術士的宮廷術士,所以拉德斯之環打算趁這機會重新建交
  至於龍骨商會能不能幫到拉德斯之環,我無法確定

Vincent:沒關係
  我去跟波里斯交易
  再把藥材給拉德斯之環
  看你們想幹嘛就幹嘛吧

Saxton:感覺很愜意喔XD

Vincent:哪裡看出愜意的
  我要救疫情啊😷
  只要廣域疾病爆發就直接居居了
  拉德斯之環感覺搖搖欲墜
  看龍骨要不要救一下

Saxton:我也是怕疫情爆炸才把救援北風峽灣的事改成黃金之翼
  有想救啦
  一直都有想

GMTropicalo:那
  我們這season就從拉德斯之環開始?

Vincent:可
  拉德斯之環加油
您沒有權限檢視這篇文章所附加的檔案。
I am mean and mean is me.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26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A2S1紀錄-Part 2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
A2S1-01-農娜與維加德
==============================================================
Spoiler:
GMTropicalo:@anka 想要跟龍骨商會商議挪用草藥
  是在評議會抽空由農娜和他們會長維加德講的嗎?
  還是準備在事後派出使者專程去談判?

Anka:專程談判
  農娜親自去談判
  帶上弟子去跟會長討論全面邊境開放貿易

GMTropicalo:是連艾達斯都帶上的意思嗎

Anka:艾達斯留守
  他必須看家

GMTropicalo:農娜帶上了得力弟子們,親自拜訪了鐵水鎮
  鐵水鎮的議事堂中
  一方坐了農娜和弟子們,一方則是維加德與龍骨商會的重要幹部們
  @anka 簡單來講,你就是希望可以先不付錢,從龍骨商會取得Medicine,願意讓龍骨商會得到影響力對吧,附帶一提,龍骨商會的派系Ally Move是人家主動上門跟他們要求資源時,他們會得到影響力。也就是這樣下來,龍骨商會會得到秘環的2點影響力。這樣可以嗎?
  可以的話,具體而言,農娜打算怎麼開口?做出什麼承諾或是讓步嗎?

Anka:可以
  農娜願意提供三次免費的秘術諮詢,或是一次秘術儀式

GMTropicalo:@Saxton 龍骨商會怎麼說?

Saxton:秘書儀式可以幹嘛?
  這是要用這個條件更換兩點影響力?

GMTropicalo:我也不知道可以幹嘛🤣
  不太確定這是除了2影響力之外,外加的條件;或者是想要用這個條件來談

Anka:外加
  就是如果來找人幫忙,原本可以取得影響力,拉德斯願意放棄,免費諮商

Saxton:拉德斯之環真是大手筆

Anka:不然要倒閉了

維加德:「拉德斯之環是我們重要的朋友,我們當然很樂意為各位服務,但我們領地很可能發生戰事,要馬上調到充足的貨源需要時間,貴方願意等嗎?」

Saxton:我不知道是這一季或下一季才有辦法弄到一點藥草,你要等嗎?XD

農娜:「如果我們願意派人支援的話,你們有辦法更快調到我們需要的資源嗎?」

維加德:「我們盡力試試看吧,如果需要人手我們再通知貴方。」

GMTropicalo:雙方握手
  拉德斯之環在鐵水鎮還有其他要做的嗎?

Anka:無
  趕快回去治病

GMTropicalo:好
  送走了拉德斯之環一行

沙里厄斯:「我們自己也焦頭爛額,哪有閒工夫幫助他人。」

比約恩:「總之先答應下來,總會有辦法解決的。」

GMTropicalo:這裡應該已經先讓龍骨艾辛人得到1影響力了齁?

Anka:yes

GMTropicalo:剩下的1影響力,等交出草藥才得到
  我想問的是,到時候草藥是交出去換影響力這樣而已嗎?
  有要付其他的資源嗎?

Anka:提供免費的秘術諮詢(不跟龍骨拿影響力)
  目前也沒資源可以跟他們換啊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好

Saxton:總會有辦法解決的-->赫萊佛(?)
==============================================================
A2S1-02-龍骨商會
==============================================================
Spoiler:
GMTropicalo:農娜親自出馬,和龍骨商會談定了初步的方案
  接下來換龍骨商會
  龍骨商會應該有很多事情得處理
  打算先處理什麼事情?

Saxton:首先,就是上一季的探險隊找到了什麼跟貿易風得到了什麼

GMTropicalo:上一季是冬季
  冰封大海
  沒有東西
  其實這麼北的地方
  可能有半年冰封

Saxton:上一次是說要往東邊沿海走,不過看來除非是夏季不然根本走不了
  貿易風的move其實也拿不到東西囉?西南方的水域是還可以通到克里蘭和法則海姆那一帶,不過是不是我根本無法出船往那邊走?
  現在應該還處於冬季,河水應該還結了不少冰,所以我想將Transport轉成Scouts,把做水運的人力挪去巡邏隊,讓舊人帶新人去巡邏
  把巡邏重點放在北方的海岸線提防海盜,還有南方半遊牧民族的周邊提防他們的動向
  空閒出來的船隻就讓造船家族的人保養維護
  鐵水鎮跟北方峽灣開始做戰備訓練,讓領地內的人民知道聽到鐘聲的時候要拿起武器去哪裡集合,老人女人跟孩子去哪裡避難。

GMTropicalo:Transports是船,要考慮把船拆掉來改裝成馬車嗎?
  可以考慮把領航員或熊人水手變成scouts啦
  有scouts之後可能要確定一下位置,是要留在北風峽灣警戒海盜,或是留在鐵水鎮刺探遊牧民的動向

GMTropicalo:整理一下:
  1. 貿易風
  往南方通往克里蘭的水路有通,但僅限南部水路,從鐵水鎮或北風峽灣出發走水運都無法抵達。不過龍骨商會是不是有和克里蘭走私琥珀的貿易路線?雖然可能多半也是靠水運,但為了掩人耳目也可能有一小支陸運車隊?雪橇隊?或者其實根本是和其他有陸運能力的組織合作?

GMTropicalo:
  2. Scouts
  transports是船,要把人在冬季調去當scouts的話,我有兩個想法,一個是把熊人水手,或是領航員變成scouts,這樣本季立刻就有。或者是花時間訓練,下一季開始可以得到scouts。或者你有其他想法?
  Scouts還需要如上面說的需要指定位置

GMTropicalo:
  3. 戰備訓練
  北風峽灣和鐵水鎮分別會派哪些人負責訓練?

Saxton:都要走私了,跟別人有合作關係的話暴露的風險也會變高XD
  目前看地圖,適合偷渡到克里蘭的路線似乎有兩條,我在地圖上畫了兩條路線,一條是鐵水鎮直接南下穿越山脈,沿著佳涅宛的國境再往南翻過一座山;另一條是向西南水域走,可能可以搭一小段船休息一下然後中途下船繼續向南穿越山區進入克里蘭。
  為了多加掩飾,也可能真的派馬車商隊出去,直到出國境後才跟走私隊匯合。
  走私琥珀的人應該是帶幾匹馬或驢子把琥珀裝袋就上路了,應該沒有用馬車或雪橇,因為不管那條路線都需要爬山,用馬車或雪橇走不了太遠。

GMTropicalo:我感覺只有西方的路線能行XD
  看來就是因為用幾批馬或驢子的走私可能量不會太大,所以才沒辦法真正改變澤馬士有專賣權的現狀,真正為龍骨商會帶來利潤
  加減賺

GMTropicalo:好,你們本季得到的是克里蘭走私路線買回來的Exotic Weaponry
  一些克里蘭製的闊刃巨劍
  話說菲歐娜就是用這個

Saxton:讓熊人裝備這批巨劍感覺很嚇人XD

GMTropicalo:XD

Saxton:讓盾牌家去練鐵水鎮,水手家的去練北風峽灣。
  我倒是沒想到要把跟隨者換回盈餘,不過這樣一來又很容易爆資源,這我要思考一下
  如果我把這批闊刃巨劍下放給艾辛戰士裝備,是會讓他們增加tag還是增加品質?增加品質的好處是什麼?

GMTropicalo:我發現這部分ffty有點混亂
  FFTY的Under Order是擲+ tag
  Legacy 2.0的Under Order是擲+Quality
  Under Order如果擲+tag的話那quality好像就有點雞肋
  我覺得改成Legacy 2.0好了,擲+Q
  這樣的話Quality影響他們在沒有主角監督下行動時的加值,失敗的時候也是扣Quality,等於也是他們的生命的意思
  @Saxton 這樣你覺得如何?

Saxton:要恢復Quality也依舊是用Followers Professional Care?
  命令部下是擲+Quality,那TAG還要留著嗎?留著的話只用來敘事和解釋這個跟隨者可以做什麼事?

GMTropicalo:對,回血用Professional Care;
  Tag是說明他們的專長,限制能做的事情

Saxton:那有適合的盈餘就可以決定要讓他們升級Quality或學會能做的事

GMTropicalo:有的時候花時間應該也可以
  像是你們之前讓熊人獵人變水手
  就不用花surplus,你們有教師可以訓練,花時間就好

Saxton:OKOK
  突然想到,既然拉德斯之環也算是學術機構,是不是有需要讓他們定義一下他們可以教學的領域?

GMTropicalo:你在思考他們答應你的諮詢不用錢嗎
  免費諮詢專線

Saxton:沒想到這麼遠啦XD
  只是想說有人可以教學的話,可以派人去學就不用另外準備盈餘
  雖然會被得到優勢和影響力之類的

GMTropicalo:嗯嗯
  廣域來講就是秘術啊

Saxton:會計之類的我們雖然有辦法花時間教,但是魔法啊或養殖之類的我們好像就沒有辦法

GMTropicalo:我覺得可以提出來討論啦

Saxton:OKOK

GMTropicalo:那我可以先換黃金之翼騎士團嗎?

Saxton:OKOK
  想到後面要開始丟一堆骰子我就胃痛XD
==============================================================
A2S1-03-切割亨利卡斯
==============================================================
Spoiler:
GMTropicalo:我想確認一下拉德斯之環最後決定要怎麼和黃金之翼騎士團求助?
  @anka 是要動用拉德斯之環對黃金之翼騎士團的影響力,跟他們拿資源?(他們只有Culture、Peace、Ale)

Anka:拿 ale 交換@medicine

GMTropicalo:所以是要跟他們拿Ale,然後要自己拿去換藥草?
  或者是叫 @vctc 拿他們的Ale去換成藥草然後交出來給你們?XD

Anka:如果可以這樣的話當然好🤣

GMTropicalo:可不可以要看你怎麼談、看他們答不答應啊
  所以你們是在評定會就講好這件事情了嗎?
  還是也是一樣,農娜帶領手下們在評定會後特地跑一趟談?
  去完龍骨去黃金之翼騎士團之類

Anka:我想想
  下班後回復

GMTropicalo:好

Vincent:黃金之翼願意全力協助防疫

GMTropicalo:不過
  其實
  欸
  對
  我在想其實他們就很願意支援

Vincent:不過拉德斯之環現在呈現一個大雄狀態
  救救我多啦欸夢
尷尬的是我們又不是主事者

GMTropicalo:沒關係 @anka 可以慢慢思考你這一段要怎麼和艾瓦索羅開口

Vincent:算了
  我們自己去用酒交易藥材,得到藥材後再用一元的價格賣給拉德斯之環

Saxton:我們不是有什麼贈送禮物的move?黃金之翼說不定可以倒拿個影響力XD

Vincent:其實只要用低於其價值的價格跟黃金之翼交易,都會得到影響力

Saxton:呃,居然是只要達成交易就可以得到影響力,沒有主、被動方

Vincent:不過取得影響力可能也是正面的啊
  為何要一直視為缺點

Saxton:沒啊,只是想說某種程度上蠻容易拿到的



GMTropicalo:@vctc 目前狀況大概就是亨利卡斯沒有接受到命令,但聽評議會上的狀態,就感覺到事情大條
  於是自作主張,明明艾瓦索羅他們也沒有正式談好,亨利卡斯就拿著麥酒打算去換藥草,支援拉德斯之環
  你說這樣好不好

Vincent:可以
  應該說亨利卡斯直接跟艾瓦索羅主張
  不應該等拉德斯之環經過種種考量之後再行動
  就是因為他們蹣頇的作為才導致帕先的危機

GMTropicalo:艾瓦索羅也同意囉

Vincent:我想艾瓦索羅可能還是要顧及對方顏面吧
  就讓亨利卡斯做做看
  但到時候如果出什麼包
  黃金之翼這邊是不負責的
  就說是亨利卡斯的獨斷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切割亨利卡斯就是

Vincent:對

GMTropicalo:艾瓦索羅也怕事情不可收拾,但又得顧及老友的顏面

艾瓦索羅:「我覺得可以。」
  「但現任監察長是伊爾梅。」
  「我建議你也和伊爾梅通知一聲,聽聽他的意見。」

亨利卡斯:「謹尊指示。」

GMTropicalo:伊爾梅是偏向要先顧及自身利益,才能幫助他人的那個派系
  感覺應該對亨利卡斯打算近乎無條件幫助秘環有點意見

亨利卡斯:原來是監察長不是財務長嗎XD

GMTropicalo:在黃金之翼騎士團裡頭的頭銜是監察長
  也等於是帕先公國管財務的大總管

亨利卡斯:「我也理解伊爾梅的想法,但若是拉德斯之環淪陷,帕先全境,包含黃金之翼也將跟著遭秧。」

伊爾梅:「同意。那就得確保秘環,乃至於帕先的人民記得我們在危急之時曾經伸出援手。」
  「『黃金之翼騎士團不是一群死愛錢的勢利眼。』」
  「務必把這形象塑造起來才行。」

亨利卡斯:「正是如此!」
  「如果要向拉德斯之環接洽,有沒有建議的人選?」
  「我不確定農娜跟瑪莉瓊娜能否善用資源,安排得宜。還是說我們只能把藥材交付給他們,然後聽天由命?」
  憂心的說

「剛完成宮中役職的恩科怎麼樣?他是艾瓦索羅之子,和兩位大師都認識。」伊爾梅問

亨利卡斯:「那就交給恩科吧。」
  「願公平之神、風之神,保祐帕先。」憂心地說

GMTropicalo:此時
  辦公室大門被推開,秘書攔不住進來的人,被那人闖了進來

亨利卡斯:誰啊XD

GMTropicalo:伊爾梅皺眉
  對方是個女的

「又是你,雅絲列莉亞。」伊爾梅嘆氣,「我不是說過我們沒有辦法幫忙了嗎?」

GMTropicalo:我不確定亨利卡斯會不會認識

亨利卡斯:他是什麼樣的人

GMTropicalo:雅絲列莉亞是小胖子亞薩夫的女兒
  小型商會豐收的收割的少當家
  亞薩夫當年跟著ㄉㄉ們一起來到殖民地
  莫名其妙就做起生意然後發了點財
  開了間商會
  做點小生意

亨利卡斯:如果年紀相仿的話應該認識XD

GMTropicalo:都戰後嬰兒潮,年紀應該差不多
  大概認識吧
  雅絲列莉亞臉圓圓的眼睛也圓圓的,看起來很和氣,平常也很和氣
  但她看到亨利卡斯,就抓住了亨利卡斯:「亨利你也來幫我求情!」

亨利卡斯:「雅絲列莉亞,我們在談重要的事情。」不悅的說
  「你又怎麼了?」

「我們家的商會都要倒了,還有比這更重要的事情嗎?」雅絲列莉亞急著說

伊爾梅翻白眼:「比你們家還重要的事情多著是。」

亨利卡斯無奈的說:「為什麼你們家商會會倒?」

「我說過了,你們家的生意看起來完全沒有好轉的跡象,你們提出的經營方案我也沒有信心,我沒有辦法批准借款。」伊爾梅說

GMTropicalo:總之就
  經營不善
  搞不好是亞薩夫年紀大亂搞一通

亨利卡斯:我是不是應該丟一排理財書給他看
  我建議她兩個方向

雅絲列莉亞:「就通融這一次吧,我求求你們了…」

亨利卡斯:一是出清掉他們商會現在所有資產,換到的錢也許還可以過晚年
  二是找個大股東入股,但經營權要換人

伊爾梅:「亨利卡斯,你就照你的想法去處理吧,順便幫我把雅絲列莉亞送出去,然後把門關好,要外面的侍僕不要再隨便讓人闖進來,否則就準備回家吃自己。」

亨利卡斯:那我就告別兩位大大,然後護送雅絲出去
  然後再跟雅絲談談
  「如果不善經營,再多的錢也會耗竭,反之,如果懂得經營,小錢也能長成大錢。」
  「雖說這是錢的問題,但這問題從來不在錢。」
  「你們現在有欠誰錢嗎?」

雅絲列莉亞:「有,很多債主……」

亨利卡斯:「你們欠了多少錢?把商會出清也還不完嗎?」

雅絲列莉亞:「商會是父親半輩子努力的結果……怎麼可以輕易放棄……」

亨利卡斯:「商會是你父親半輩子努力的結果,但你還年輕,你現在就可以重新開始。」
  「你父親是白手起家的,你也可以。」
  「也許你父親這次失敗了,又也許,你會成功。」
  「創業就是這樣的。」

雅絲列莉亞:「……也或許我有了周轉的資金,就能起死回生?」

亨利卡斯:「伊爾梅說你們提出的經營方案他沒有信心,所以問題不在於周轉資金。」

雅絲列莉亞:「人家都說換上伊爾梅當監察長,就只有風族人他才願意借錢。」
  「我還大力替他辯解。」
  「超後悔投伊爾梅的。」雅絲列莉亞說

亨利卡斯:「你可以去讀一本風族人的經典。」
  「我找一下。」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65219?sloc=main
  塔木德:猶太人的致富寶典
  書名:塔木德:猶太人的致富寶典,語言:繁體中文,ISBN:9789863923213,頁數:432,出版社:海鴿,作者:趙凡禹,出版日期:2020/07/29,類別:商業理財

GMTropicalo:風族人的財富密碼

亨利卡斯:「我想伊爾梅注重的並不在於風族人的血統,而是風族人的想法。」
  「自由大道守護者一家人也不是風族人,他們跟本不是人類而是半身人。」
  「但他們得到伊爾梅的器重,就是因為他們擁有風族人的智慧。」
  「桶家人在解放前還是一貧如洗的奴隸,卻能靠著節省和儲蓄和經營取得今日的成果。」

雅絲列莉亞疑惑地問:「器重他們的,不是科斯圖提斯嗎?」

亨利卡斯:欸對欸
  我記錯了
  「總之他們很善長經營。」

雅絲列莉亞:「我也很擅長啊……」

亨利卡斯:[真的嗎............

GMTropicalo:[應該就是不太擅長才搞成這樣
  亨利卡斯應該沒有要說服他幹嘛齁

亨利卡斯:我想說服他先去進修
  去找人,比如桶家的人實習
  然後跟債主談延長還款年限
  不知道可以延多久
  如果年限到了還還不出來就把商會渡讓給債主

GMTropicalo:嗯嗯
  那條件應該就是亨利卡斯幫忙引見可以教她的有力人士

亨利卡斯:對

GMTropicalo:然後有力人士願意先出錢度過難關
  或是作保人去延長年限
  不然瞬間就倒了

亨利卡斯:那我就丟說服
  [2d6 + 2] Roll: [5, 2] Result: 9

GMTropicalo:為你做的事情:「先去拜師,請師父出手協助延長還款/或是財務支援,同時進修提升能力,若事後狀況無法好轉,則商會由師父接手經營。」
  條件一個是亨利卡斯必須負責引見,一個是如果有力人士協助和債主們談判的過程中損害他們商會的利益,這個協議就作廢
  這樣如何

亨利卡斯:可以
  他們家商會是在耶路蔑列並嗎

GMTropicalo:不確定欸我沒寫
  你覺得是在這種一級戰區
  還是在偏遠一點的地方

亨利卡斯:我想找桶家的人來
  如果他們是在亂搞的話
  可能這邊一個那邊一個
  亂弄一通

GMTropicalo:可能亂擴張
  支店太多

亨利卡斯:想弄連鎖但不成
  也沒有旗艦點或總店
  變成要到處跑來跑去,很低效

GMTropicalo:嗯嗯

亨利卡斯:桶家的人有很多兄弟表兄弟
  找一個厲害又有意願的
  看他願不願意幫忙
  看要協助他們轉型還怎樣

GMTropicalo:應該願意吧
  科斯圖提斯應該會覺得這是挖伊爾梅牆角的好機會
  讓桶家兄弟好好幫忙
  做成非風族人聯手勝利這種propaganda

亨利卡斯:對
  https://youtu.be/beKW81R6zP4?t=155
  Kitchen Nightmares
  The Most HEATED Argument On Kitchen Nightmares?
  希望不要弄成這樣
  證明非風族人也能出頭天

GMTropicalo:嗯嗯

阿達斯從你身後冒出來:「這樣真的好嗎?」
  「這豈不是讓科斯圖提斯增加盟友?」

亨利卡斯:「也可能最後他們搞到撕破臉啊。」
  「沒啦希望不要這樣。」
  「國度的繁榮是最重要的。」
  「許多人只是沒有相關知識。」
  「你知道公平之神跟財富之神都是知識之神的神系嗎?」

阿達斯搖頭:「不知道。」

亨利卡斯:「總之我要說的是如果他們搞爆了反而更頭痛。」

「理解,不過他們如果成功也未必就不會頭痛,對吧?」阿達斯問

亨利卡斯:「對,真是令人頭痛的存在。」

「不過我覺得你做的是對的啦。」阿達斯摸出一張紙條
「維加斯成立了高利貸的部門。」阿達斯念著紙條上的文字

亨利卡斯:「真該死。」
  「這個東西合法嗎?」
  [palm face

阿達斯:「如果沒有讓雅絲列莉亞有點生機,她也可能轉頭去找解放者協助。」
  「不合法嗎?」

亨利卡斯:「我就怕這種事發生。」
  「不確定,但理論上不應該合法。」
  「就算合法,可能也是礙於解放者的面子。」

「要去調查他們的不法情事,揭發他們嗎?」阿達斯興奮了起來

亨利卡斯:「只是解放者容許這種生意,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因為高利貸而破產。」
  「不然過陣子調查是否有人因此破產好了。」

阿達斯:「謹尊指示。」

亨利卡斯:之後也要想辦法制定高利貸相關的法規

GMTropicalo:嗯
  搞不好有
  畢竟建國的人裡頭就有專家
  可能是被鑽漏洞
  甚至根本就是偷偷做
  防不慎防

亨利卡斯:應該要查在解放者境內合不合法
  感覺在譠古治下的領地應該不合法

GMTropicalo:嗯

亨利卡斯:讓阿達斯調查相關事宜
  [2d6 + 3] Roll: [6, 6] Result: 15

GMTropicalo:挖靠這啥

亨利卡斯:這麼滿

GMTropicalo:應該是不合法
  但解放者就一直半獨立
  公國的律法在解放者境內不太適用

亨利卡斯:不過如果維加斯在公國境內放款
  或是追債到公國境內
  應該有豁免權
  就拿這個對付高利貸集團好了

GMTropicalo:這就是他們和借錢的人怎麼談的問題了

亨利卡斯:先告知上級,下次會議 high light 出來



GMTropicalo:那麼
  亨利卡斯打算怎麼樣取得Medicine?

亨利卡斯:用 ale 跟波里斯交易

沃夫:「秘環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
  「我們也需要預備的草藥,以備不時之需。」

亨利卡斯:跟他說現在就是不時了
  如果祕環淪陷恐怕就會疫情大爆發

GMTropicalo:所以他才要留著啊
  秘環就
  已經淪陷了啊

亨利卡斯:「現在撲滅小火苗,只需杯水,等火勢漫延成森林大火,只怕再有十杯水也無法撲滅。」
  「不然,由你們贈予祕環,由你們取得功勞,也是可行的做法。」

沃夫:「秘環的人根本瞧不起我們,以前派來的宮廷術士還硬要我們全都按照他們的方式生活。」
  「還說:『是把我們當人看。』」

亨利卡斯:「是。」苦笑
  「農娜、瑪莉瓊娜為首的這些高層,你也知道的我不想講得太難聽。」
  「他們的反應速度和方針導致了帕先的危機。」
  「我們現在就是在幫他們收拾殘局。」
  「我聽到的消息是他們那邊也想趁此機會跟你們合好。」

沃夫想了想
  「那就好辦了。」沃夫說
  「我有一個兒子。」
  「她有一個女兒。」
  「我們贈送草藥給秘環,讓部落裡的巫醫們去照料秘環的病患。」
  「雙方結為親家,我們也接受他們派來的宮廷術士。」
沃夫:「聽起來是不是不錯?」

亨利卡斯:「在我看來,這是十分慷慨的條件。」點頭稱好

沃夫拍案:「好,我這就讓瑪穆準備押送藥草和巫醫去秘環!」

亨利卡斯:讚啦

GMTropicalo:所以這邊來看
  黃金之翼騎士團給了他們Ale,他們沒有拿東西出來
  他們是拿Medicine和Recruits去給秘環,條件是結親和派駐宮廷術士,這樣他們會得到  Respect,假以時日可能也會提升Scholars或Culture

亨利卡斯:我們應該會得到一點波里斯的影響力?

GMTropicalo:算黃金之翼騎士團得到他們影響力好了
  嗯

亨利卡斯:也不錯
  算是增加派系好感度

GMTropicalo:好
  那這邊也算暫時告一段落
  切割完亨利卡斯,這邊轉入秘環的場景

Saxton:亨卡利斯居然擅自幫拉德斯之環結親XD
  看來要被切割了XD

Vincent:就說亨利卡斯是屬於行(ㄔㄨㄥ)動型的

Saxton:這是在替自己轉職的伏筆嗎?

Vincent:ㄎㄎ
  鋪路
==============================================================
A2S1-04-葛蕾塔與艾達斯
==============================================================
Spoiler:
GMTropicalo:秘環中,負責留守的艾達斯與臥病在床的葛蕾特
  之前說過,葛蕾特是超級帶原者,所有曾經來照顧她的人都被傳染了
  最後大家發現艾達斯不受疾病侵襲
  就把照料葛蕾特的事情交給艾達斯了
  這次農娜出門和諸多大老談判,才會把艾達斯留了下來
  葛蕾特狀況不太好,躺在床上時而清醒時而昏迷,常常說著自己聽到有人在對她低語呢喃之類的囈語
  說有東西從耳朵鑽進她的腦袋裡
  講著一些恐怖的話

GMTropicalo:這天,艾達斯進到葛蕾特的病房裡,卻發現葛蕾特坐在床上,看起來正在等你

葛蕾特:「我大概快死了吧,所以現在才會迴光返照,比以前沒生病的時候還要清醒。」
  「雖然還有很多想做的事情,但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感到遺憾。」
  「真的要說的話,就是我一輩子都在修習魔法,就男孩子的手都一次都沒有牽過。」
  「當然也並不是說我想牽誰的手就是了……」
  「死掉之前,我希望好歹可以做過一次。」葛蕾特看向艾達斯
葛蕾特:「哥哥你可以幫我完成心願嗎?」

GMTropicalo:當然,龍族是爬蟲類,沒有像人類有那麼多的避諱
  但你們依然有一半是人類
  艾達斯不禁想起自己前陣子和維爾列塔之間的對話
  維爾列塔:「你可以去喔,我不會跟葛蕾塔講的。」
  艾達斯:「哈哈哈哈妳就算跟她說也不會有關係的啊。」
  維爾列塔:「You know nothing⋯⋯艾達斯⋯⋯」
  @anka 艾達斯怎麼辦?

艾達斯:哇喔
  這個問題好難
  答應的話感覺像是妹妹真的死路一條一樣

艾達斯搖搖頭:「妳會好起來的,母親已經出門去跟其他派系低頭求救調度資源了,相信很快就會有好消息。」
  握著妹妹的手:「相信我,會沒事的。」

GMTropicalo:那就
  來丟個涉險好了
  繁衍的真意
  葛蕾塔也是豁了出去
  用法術處理艾達斯

艾達斯:[2d6+2] Roll: [6, 3] Result: 11

GMTropicalo:艾達斯晃了晃
  發現妹妹居然使用農娜拿手的魅惑術對付你
  但你抵抗住了魔法效果
  接著葛蕾塔氣力耗盡
  昏死過去

艾達斯:其他人都不能進來
  只好急忙檢查妹妹的情況
  然後餵藥
  緊急處理
  對於妹妹的舉動並不覺得有什麼好生氣的

Vincent:隔壁棚是在演這個嗎
  https://cdn.discordapp.com/attachments/ ... x1142.jpeg

GMTropicalo:是這個
  https://cdn.discordapp.com/attachments/ ... I._V1_.jpg

Anka:這什麼

GMTropicalo:嗯
  接著農娜談完,帶著人回來了
  又過了幾日
  沃夫之子瑪穆也帶著載滿草藥的車隊來到了拉德斯秘環
  面對風暴之子的提案
  風暴之子除了提供草藥外,也將讓大地精為秘環的病患們看護、並頂上人力的缺口
  而秘環則把農娜之女嫁給瑪穆
  並要派駐宮廷術士,真正地為他們服務
  秘環面對這樣的提案,會怎麼回應?

Anka:議會要討論
  在外地的六指將通過魔法道具參與討論
  討論主題是婚禮的時間,和派駐的人選
  原則上要等葛蕾塔痊癒後才能出嫁

GMTropicalo:意思是收下草藥、接受風暴之子部的支援
  然後回應說議會要討論?

Anka:意思是婚約成立了
  只是人還病著
  等痊癒後會舉辦盛大的婚禮儀式
  宮廷術士會跟著婚禮隊伍一起過去

GMTropicalo:了解
  你們得到了草藥
  疾病研究的進度滿了
  問你個問題喔

Saxton:抽艾達斯的龍血下去投藥不知道有沒有效

GMTropicalo:對XD
  艾達斯立誓要解決目前在拉德斯之環領內肆虐的怪異疾病。只要艾達斯不主動逃避戰鬥,此疾病本身就不能傷害艾達斯。
  雖然是因為這條所以艾達斯不會感染
  但
  你有沒有想過
  艾達斯為什麼不怕怪病?

艾達斯:血統問題
  艾達斯的血緣更像龍

GMTropicalo:和葛蕾塔不一樣?
  說好的雙胞胎
  結果厚此薄彼

艾達斯:當時是說異卵雙胞胎吧
  艾達斯的龍族顯性基因比較強

GMTropicalo:沒問題
  現在你們已經掌握了疾病的知識
  但在沒有疫苗這種東西的年代
  你覺得你們是研究什麼東西
  什麼方式遏止疾病蔓延的?

Anka:口服預防藥物
  類似prep
  結合魔法儀式
  開發出口服治療和事前預防藥物
  有效阻斷感染傳播

GMTropicalo:還需要魔法儀式
  是在製藥的過程之中需要有秘術者參與嗎?

Anka:對

GMTropicalo:嗯嗯
  六指也帶著人回來了
  結合了所有手上的資訊和研究/實驗結果
  你們開始嘗試製作最初的藥劑
  由瑪麗瓊娜、農娜、可可納等最高級的大師親自操刀
  製作出來最早的藥劑
  應該會用誰來嘗試呢?是拿葛蕾塔來試?還是拿一些無關緊要的病患?
  畢竟上次試圖治療
  可是讓患者直接爆掉
  變成怪物

Anka:葛蕾塔

GMTropicalo:認真?

Anka:要挽回大家的信心
  要讓自己人第一個服藥
  認真的

GMTropicalo:好
  10+,藥劑完全成功
  7-9,成功但有點副作用
  來丟個3d6取二高+2派系的魔法研究能力

Anka:[3d6+2] Roll: [3, 2, 1] Result: 8
  5+2=7

GMTropicalo:恐怖

Anka:靠邀

GMTropicalo:副作用大概就是WTO不承認所以出國還是要陰性證明

Anka:副作用大概是容易拉肚子起疹子

GMTropicalo:你們製作的藥劑
  大致上是作用正常的,至少病症是可以被預防並且緩解的
  然而
  就像葛蕾塔所說,腦中不停的囈語
  你們沒有辦法解決
  秘環決定要以此結果開始量產藥劑嗎?

Anka:否定
  要繼續開發次世代藥劑

GMTropicalo:那秘環的疫情會繼續蔓延
  認真?
  用目前的結果開始量產、投藥→疫情會被控制
  繼續開發次世代藥劑→疫情繼續擴大
  或者是你有什麼其它想法?

Anka:⋯⋯投藥把
  我想先投放目前的藥物,控制疫情
  同時開發次世代藥物
畢竟控制優先

GMTropicalo:這會是誰的決定?
  農娜和瑪麗瓊娜和六指
  誰傾向先投藥、誰傾向不投
  繼續開發次世代應該大家都認同
  但有沒有人會認為不能拿這有副作用的藥品出去?
  還是大家都認同必須拿現有的東西開始用?

Anka:瑪麗要求量產 ,農娜要求開發,最後六指協調,先投藥,讓患者在醫療人員先取得保護
  患者和醫療
  同時繼續開發次世代

GMTropicalo:已經感染的和醫療人員先用

Anka:對

GMTropicalo:先不用來預防就對了
  靠物理措施來避免擴散
  之類
  好
  反正會有腦中呢喃的也只有部分嚴重的患者
  欸你認為這個特效藥會不會需要抽艾達斯的血之類的
  畢竟只有艾達斯不會被感染

Anka:欸
  不用
  原始藥物沒抽
  所以次世代就抽了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此時,農娜在評定會時請求協助,帕先的支援也來了
  俾斯米爾很忙沒有親自駕到,但他讓新教的幾個重要人物組團同來
  給大家祈福
  祈禱
  安定人心
  秘環得到的surplus是
  blessing

Anka:可以用wealth換奢侈品嗎

GMTropicalo:什麼奢侈品?
  比方齁,你要讓人人都有澡堂泡,這也是Luxury
  你要紅燈區開放一天免費,這也是Luxury

Anka:我在想,吟遊詩人表演團巡迴演出算嗎

GMTropicalo:我會覺得不算欸
  這比較像Culture
  不過我記得你一開始得到Luxury的Needs
  是因為你拉學徒去充當學者
  大家都覺得很幹
  工作莫名增加一堆
  重點是根本沒人教
  工作累積的不滿
  所以你要用野台開唱來減低大家的不滿
  好像也是合理的

Anka:狂歡節

GMTropicalo:我會覺得可以消啦
  好
  因為在這邊拖比較久了
  我準備要轉去龍骨商會
  我把一些待辦事項先講完

Anka:是

GMTropicalo:你可以思考思考,等輪回來的時候就可以處理
  1. 就是你剛剛提的你要消滅Needs: Luxury的事情,打算舉辦狂歡節,這是誰的主意?應該會有人出來反對,認為現在明明疫情還沒有真正解除就在狂歡會不會太瞎,又是誰會出來反對?那派系最終會怎麼決定?要辦還是不要辦?艾達斯又是怎麼想的?
  2. 繼續開發第二代藥劑的工作,會由哪位大師主持?你先前說第二季開始要抽艾達斯的血,這個主意又是誰提出來的?
  3. 六指認同現在秘環的方向,但他也提出了另一個問題,也就是即便這裡做好了一切來預防以及治療,但沒有解決根源還是沒有用。這次疾病爆發,所有的跡象顯示,一開始是有人刻意散佈的。根據大地精部落調查的結果,最早發病的人的共通點,就是他們都有和外地來的德魯伊有過接觸。六指建議要組成專案小組去追查這個德魯伊。專案小組會由誰負責?
  以上, @anka 可以先想想
  不過好消息就是葛蕾塔在服藥之後,很快(三五天)就復原了,只是腦中呢喃不斷消磨著她的心智,睡眠品質很差

==============================================================

Saxton:我突然在想,能不能對導航士下達命令去刺探遊牧民的動向,但我不確定探險這個Tag能不能去做偵查的動作。
  如果不行的話,就將導航士(跟隨者)派去當斥侯(盈餘),在敘事上有些優勢。

Vincent:個人覺得導航士應該不能等價於斥候,然後因為我們現在是用 tag 限制 follower 能做的事,所以限制就更大了
  某種程度覺得如果下達命令是用 quality + tag 能做的事更多,這樣就可以叫導航士去當斥候
  你可以丟一下閱讀風向看要怎樣取得斥候,應該最快

Saxton:我自己也覺得大概幹不了斥侯的工作,所以就換成盈餘吧,以後再找機會弄回導航士

Vincent:也可以
  遣散導航士雇用斥侯

Saxton:爆資源真的超頭痛XD

Anka:羨慕

Saxton:龍骨商會之所以是商會就是靠貿易跟交通啊,少了這兩個就不是商會了XD
  要塞是不動產,海盜沒解決之前也不能拆啊!!
  盈餘的交換順序,是先把異國武器下放給艾辛戰士+1品質,然後再把導航士轉乘成斥侯的盈餘

Vincent:其實龍骨也有點危險
  同時被海盜跟龍語族打

Saxton:應該還是優先處理龍語族,不然鐵水鎮被打掉就真的沒救了

Vincent:加油

Anka:我下次要先洗手再丟骰子

GMTropicalo:秘環絕體絕命告一段落
  我們回到龍骨艾辛
==============================================================
A2S1-05-鐵水鎮之戰
==============================================================
Spoiler:
GMTropicalo:這天
  你們忙著備戰
  卻來了個客人
  @Saxton 你覺得你們和班底門商會熟嗎?
  來的人是班底們商會的大小姐蕾雅‧拉烏西塔(Lėja Lauosytė)
  拉烏斯與蕾蕾塔的女兒
  雖然商會現在實際的營運權是在埃爾手上
  但自從拉烏斯身故之後,蕾雅的名字的確有比較常聽到
  對方的來意,是蕾雅聽說你們和她的哥哥,殺死拉烏斯的阿拉斯交過手
  對一般人來講,大家都知道拉烏斯與蕾蕾塔有一對兒女,哥哥阿拉斯和妹妹蕾雅
  拉烏斯死去時只聽說是意外身故,而且接著兒子阿拉斯也沒有了消息,班底們商會應該有管制情報

GMTropicalo:嗯
  這麼一講,蕾雅應該是聽說你們討伐強盜時有和她哥哥阿拉斯交過手,所以來跟你們問
  所以問題是:
  龍骨商會和班底們商會有什麼往來嗎?熟嗎?赫萊佛會認識蕾雅嗎?

赫萊佛:龍骨商會是帕先東部的大商會,班底們商會應該是西部的大商會,雙方應該會有東西方物資調度的業務
  帕先官方的交易可能有很多都是班底們商會負責洽談的
  為了談業務班底們應該也常常利用龍骨商會的水路
  雖然有良善的來往,但也有像是吵專賣權價格的時候
  只要是商會的重要人士,應該雙方都會很熟

GMTropicalo:嗯嗯
  班底們在佳涅宛時代就富可敵國
  到了殖民地結果變成僅僅是西部的大商會
  不知道是拉烏斯經營不善
  還是找了埃爾之後經營不善
  看來風光不復當年

「赫萊佛!」蕾雅看到赫萊佛進入會客室,像是等不及了一樣立刻站了起來,接著又像是察覺自己的失態一樣又坐了下去

GMTropicalo:赫萊佛認識的蕾雅,雖然年輕很輕,但一直是一副彷彿什麼事情都在自己掌握之中的悠然自得的態度,很少看到她這副模樣

「赫萊佛,你們見過阿拉斯了嗎?在哪裡?是什麼樣的狀況?我要知道你所知道的所有事情!」蕾雅等赫萊佛坐下,就迫不及待地問了一長串問題

赫萊佛:所以當初那個拿細劍把老哥砍成重傷的就是阿拉斯嗎?
  還把我們的戰士打到士氣潰散

GMTropicalo:照你剛才說的,你應該也認識阿拉斯
  看來砍傷埃納爾的人應該有蒙面之類
  所以沒認出來嗎?
  或是沒有蒙面,就是單純沒認出來?

赫萊佛:一定是當時他穿的太破爛一身邋遢又黑黑髒髒的,沒認出來
  而且消瘦太多

GMTropicalo:XD
  可能
  總之沒認出來
  赫萊佛會怎麼應對?

赫萊佛:「冷靜一點啦,這樣我很難說話。」

GMTropicalo:蕾雅應該還在服喪期間,大概穿個一身黑服黑帽之類

赫萊佛:「總之,那時候我帶人剿匪,正在對盜賊問話的時候,發現我們商會的戰士被一個拿細劍的削瘦男人打到士氣潰散,我老哥甚至還被砍到重傷倒地。」
  「那時候我報上名號要跟他單挑,好讓其他人可以撤退,不過他反而沒做出反應,只是呆呆站著。」
  「然後一陣風沙吹過,我回過神的時候他就不見了。」

蕾雅:「他去哪裡了?」
  「他還好嗎?」

赫萊佛:「我也有考慮要追上去啦,不過我們家的戰士和盜賊俘虜都在,只好撤退。」
  「我們是大河北方的商道交手的,如果他要躲藏的話,可能是去了北邊的龍語族的森林裡面了。」
  「他看起來破破爛爛又削瘦很多,我當時根本沒認出來是他,直到上床前才想起來那個人應該就是阿拉斯。」

「北方龍語族的森林嗎?」蕾雅點點頭,站了起來
  「赫萊佛,請答應我一件事。」
  「若之後還有任何阿拉斯的消息,哪怕是僅僅可能是也好。」
  「請務必第一時間通知我,好嗎?」
蕾雅低下頭,向赫萊佛請求著說

赫萊佛:「是可以啦,只是阿拉斯是發生什麼事嗎?為什麼自己在外面流浪?」

蕾雅苦笑:「有些事情我實在不方便說,不是故弄玄虛,而是愈多人知道事情就愈麻煩。」
蕾雅:「感謝你提供的訊息,我先走了。」

赫萊佛:「你別自己一個人就跑去龍語族的森林…呃…?」

GMTropicalo:如來時一樣完全沒有事前通知,她走的時候也是一陣風就跑了
  但赫萊佛發現原本她帶在身邊的人,多了一些身手矯健的傢伙
  顯然是有備而來

赫萊佛:看起來是高手,那就不需要擔心蕾雅的人身安全了

GMTropicalo:嗯
  有要特別做什麼布置嗎?
  譬如說派人去打探是發生什麼事情之類?
  去盯哨蕾雅他們一行人之類?
  還是因為你們自己也火燒屁股,決定先不管他們XD

赫萊佛:找我那個喜歡男扮女裝的好朋友去打探蕾雅他們的行蹤好了
  胡列克
  看他有沒有空去注意一下這件事

女孩裝扮的胡列克翹腳問,還露了半截大腿給你瞧:「給我什麼好處?」

赫萊佛:「我還以為到處打聽小道消息是你喜歡的興趣。蕾雅的情緒這麼激動,肯定有什麼大事發生了。」

「是你感到好奇吧?」胡列克笑著說

赫萊佛:「哈,無法否定啊。看你買什麼香水我付錢就是了,如何?」
  「只是別榨乾我就好。」

「好,反正我也很好奇。」胡列克說

GMTropicalo:請託了胡列克去調查
  龍骨艾辛還有什麼要做的嗎?
  把跟隨者換成Scout是確定的嗎?
  換成斥候之後,是要他們去掌握維赫婁部的動向?

赫萊佛:對

Vincent:[胡列克感覺也是跨性別或異裝者,我們的神眷之地政確又 +1
  [感謝大家的努力

赫萊佛:然後我要先丟第一個閱讀風向,想找哪裡可以狩獵牲畜,打算讓熊人去狩獵肉
  [2d6] Roll: [2, 2] Result: 4
  好,爆炸了

赫萊佛:我要把跟隨著換成斥候,不過在那之前要先把異國武器下放交給艾辛戰士,讓品質升級
  啊
  我好像想到什麼…
  我先問問,如果我把跟隨者換成斥候,這樣包含異國武器我就mood+4了
  我可以直接消除斥候去觸發資源充沛move然後選-舉辦盛大的慶典,展示派系的強大,  本時代進行Grasp檢定都有優勢 嗎?

赫萊佛:如果這樣可行的話,我的行動順序就是
  1.丟閱讀風向找狩獵點(前面已經丟爆了)
  2.丟閱讀風向,想知道韋赫婁的人流物流的動向
  3.把跟隨者換成斥候盈餘
  4.觸發資源充沛move,消除斥候選Grasp檢定有優勢
  5.把異國武器給艾辛戰士,將quility變成+2
  6.我們的慶典就是在韋赫婁地區實施軍演,讓沙里厄斯帶著軍隊去談判是否真的開戰還是要談和順便吸引敵方注意力,同時讓赫萊佛帶人去韋赫婁的後方聚落,只要確定開戰就開始掠奪

GMTropicalo:好
  @Saxton 先再幫我丟第二個閱讀風向

赫萊佛:[2d6] Roll: [3, 2] Result: 5
  爆光光了QQ

GMTropicalo:緊急關頭結果閱讀風向接連爆炸

赫萊佛:另外我是想問,南部那塊草原是有很多部族,還是已經統一成一個部族了?
  上一個時代出現的馬匪是從這片草原來的嗎?

GMTropicalo:哪一塊草原啊?
  那些大地精部落、龍語族、草原半遊牧民等字樣是我打的嗎?
  還是你打的?我忘記了XD
  我的認知是當我說某個方向裡頭有某個部族時,只代表這個地方有這個部族,不代表這個地方只有這個部族,而且他們也都會遷徙,沒有一定會住在那裏
  而你們的領地其實也更像是點,而不是線,更遑論是面,比方說龍骨艾辛很可能只有控制鐵水鎮及其周圍,還有北風峽灣以及周圍,河道基本上應該控制不了,所以你們才需要武裝船隊運輸。北風峽灣和鐵水鎮之間的廣大地區,名義上和實際上也都不屬於任何人,各部落來來去去,共有這塊大地

赫萊佛:那應該都是我打的,抱歉XD
  當初在買牲畜的時候提出了很多賣家,我把可能的位置先標上去了,還沒有經過認證
所以其實韋赫婁在哪我們根本就不知道XD

GMTropicalo:okok
  沒問題,他們都是在那裡沒錯,但同時那裡應該也會有很多其他別人居住
  我畫了個綠色的圈圈
  他們在這一帶遷徙,可能春夏就往北移動,秋冬就往南移動,在湖邊可能有個半定居點
  冬天一般大概會在半定居點過冬
  BTW,維赫婁也是龍語族
  你們要尋找鐵水鎮附近的狩獵點,派熊人獵手出去打獵
  你們在鐵水鎮附近本來就時常打獵嗎?有固定的獵場嗎?還是其實原本沒有這種有組織的狩獵,都是個人興趣之類

赫萊佛:我們的獵人家族就是專門負責管理狩獵行為的,根據季節跟族群大小來決定可以狩獵什麼哪些禁止狩獵。
  另外也負責訓練新人獵師,也負責教射箭和投擲相關的技術
  新人大部份都是在東側森林訓練,有經驗者才會去南部山區狩獵
  赫萊佛、霍夫帕斯應該都對東部森林和南部山區很熟

GMTropicalo:所以熊人獵手應該是派去南部山區狩獵準備糧食囉

赫萊佛:應該是

GMTropicalo:熊人狩獵隊沒有在應該回來的時間回來
  你們找來航海士們,跟他們宣布將解甲歸田,因為商會現在需要更多的斥侯來掌握敵人的動向
  航海士們當然是一番抱怨

維加德的弟弟比約恩:「大家要共體時艱!」
  「撐過這波難關,盛宴與美酒都等著我們!」

GMTropicalo:此時卻傳來號角聲
  許多人狼狽地逃入鐵水鎮中
  形形色色
  像是你們先前的探險隊和捕鯨船都開著河船回到鐵水鎮參加訂婚宴,順便避冬
  但是鎮裡頭的內港停不下那麼多船,有些船是停在防禦工事之外的外港
  逃進城的人中有些是外港的守備人員
  也有些是才剛出城要去貿易的商人
  現在只剩他和幾個護衛逃了進來
  有些是其他派系的商人,也逃了進來
  一些在鐵水鎮近郊的莊園耕作的農民
  也是攜家帶眷逃了進來
  他們都帶來了同一個消息

GMTropicalo:維赫婁人在城外到處肆虐
  他們騎著馬出現,並不特別殘殺人民,反而都有給他們時間逃走,也不特別追殺
  但不給他們收拾家當的機會
  把城外的人,不分青紅皂白通通趕進城裡
  反抗的倒是很乾脆地都被幹掉了
  龍語族遊牧民分成數支馬隊,到處清剿城外的據點
  險要地點的防禦工事、外港的船隻、農莊建築
  他們下手毫不手軟,該燒的都燒了
  好在鐵水鎮屹立數十年
  能夠收容大量的難民
  但即使如此還是讓備戰中的你們措手不及
  接著一些龍語族騎手騎到城門外弓箭射程之外
  在那邊插了幾根長木樁
  上面插了幾顆熊人的腦袋

GMTropicalo:鐵水鎮這下真的進入緊急狀態了
  現在的狀況就是你們的熊人海員/獵手可能被幹掉了
  此外,他們把人趕進你們鎮上,在外頭用高機動的騎馬弓手隊騷擾你們
  @Saxton 你覺得鐵水鎮城內糧食無虞嗎?
  會準備能夠打守城戰,還能夠餵飽難民們的量嗎?

赫萊佛:為了備戰應該是會儲備一些糧食,但可能也撐不夠幾天

GMTropicalo:除去糧食之外,鐵水鎮是貿易重鎮,被這樣封鎖,每封一天都會有龐大的損失,可能不會樂見打曠日廢時的守城戰?
  嗯嗯
  維加德找來了眾家族的領袖
  赫萊佛當然也在場

維加德:「大家怎麼看?」

GMTropicalo:龍骨艾辛會怎麼反應呢?

赫萊佛:艾辛戰士才不是一點圍困就會退縮的膽小鬼!
  每個人從小就做好上戰場的準備了,當然是要殺光他們全家,搶光他們的女人小孩跟錢財!

GMTropicalo:怕

赫萊佛:我記得以前礦山被水晶蠍襲擊的時候,赫萊佛有找到一條通往後山的通道
  我們可以從那邊繞背後夾擊這群馬賊

GMTropicalo:聰明
  話說後山是在城牆內?
  牆外?

赫萊佛:後山是指礦山的背後

GMTropicalo:所以是牆外?

赫萊佛:應該在城牆外了
  我們應該沒能力把整個礦山圍起來XD

GMTropicalo:嗯嗯
  合理
  你想用派系動用武力
  還是想zoom in戰鬥?

赫萊佛:這個階段我們應該還沒爆盈餘吧?XD
  那Zoom In好了

GMTropicalo:咦
  我好像忘了
  我看看
  嚴格講好像爆了

赫萊佛:喔喔

GMTropicalo:我忘記你有拿到闊刃巨劍
  遣散follower招募斥侯的話就會變+4
  還是讓你決定
  事情發生的時候,你覺得斥侯已經招募了嗎?
  招募的話就是變+4,觸發資源充沛
  還沒的話就是目前還是航海士followers

赫萊佛:應該剛招募完要出去的時候就被打來了

GMTropicalo:那擇一吧
  • 你將該資源換做情報,視為閱讀風向詢問GM問題,與該問題相關的行動以優勢擲骰
  • 將盈餘送給盟友,本時代進行Reach檢定都有優勢。
  • 舉辦盛大的慶典,展示派系的強大,本時代進行Grasp檢定都有優勢
  • 買通更多線人,本時代進行Sleight都有優勢
  • 投資在裝備上,派系可額外選擇一項資產(永久性)
  然後選擇要消除哪個surplus

赫萊佛:• 舉辦盛大的慶典,展示派系的強大,本時代進行Grasp檢定都有優勢,消除斥侯

GMTropicalo:嗯嗯
  本來是說要閱兵軍演之類
  現在人家打過來了,可能就是請來女巫緊急來個獻祭
  之前好像說你們現在沒有活人獻祭那可能是獻上牲口嗎?

赫萊佛:應該是
  現在這種緊急狀況也不可能活人獻祭減少自己軍力

GMTropicalo:好,所以Grasp在本Age都用優勢擲骰
  那還是要Zoom In讓赫萊佛出去打嗎?
  還是維持派系視角

赫萊佛:直接動用武力

GMTropicalo:好
  你們組織了奇襲隊
  準備通過礦山密道鑽出城牆外,偷襲那些馬賊
  奇襲隊之中會有誰呢?

赫萊佛:赫萊佛帶路,帶斧頭家的人出去

GMTropicalo:之前說鐵水鎮的戰備主持是斯凡,他應該留下來守城隊吧

赫萊佛:這批人應該就帶著那批克里蘭巨劍出去殺敵

GMTropicalo:其實也並沒有說斧頭家的就比較會打XD
  尤其是他們家的第一戰士奧斯塔夫也不在

赫萊佛:啊
  帶赫亞洛出去
  探險隊也是很威猛的

GMTropicalo:霍夫帕斯應該也會跟
  你的叔叔布蘭德也帶著堂哥海爾吉、比吉爾一同出戰
  也算是眾星雲集啦
  你們正準備要進入坑道
  此時卻從城牆那邊又傳來了號角
  敵人也發動了攻擊
  你們可以看到遠方的天空射進來許多火箭
  鎮上一些地方冒起了濃煙和火頭

霍夫帕斯:「相信斯凡他們吧!」
布蘭德:「我們的任務成功才能幫上守城的弟兄!」

GMTropicalo:確定要進入坑道,不回軍守城嗎?

赫萊佛:YES

GMTropicalo:好

赫萊佛:「動作快!兄弟的死活就看我們的腳程有多快!」

GMTropicalo:奇襲隊藉著天色鑽出了城外
  朝後方襲擊那些正在以火箭攻城的維赫婁人
  準備丟+Grasp,但我先講一下優勢劣勢
  你們從後方襲擊,理論上這應該會獲得優勢
  但維赫婁人實際上根本就準備好對付奇襲
  奇襲隊實際上是落入了陷阱
  維赫婁人敢進城的難民之中應該是有間諜
  一陣混亂你們也沒有來得及清查
  接著維赫婁人開始佯裝攻城,一陣混亂,就讓間諜有機會連絡外頭的人

GMTropicalo:這是fiction上的敘事
  機制上,這個是你第二個閱讀風向失敗導致的。
  第一個閱讀風向是想獲得糧食,失敗結果讓熊人獵手中伏;第二個閱讀風向是想掌握動向,失敗的結果是反而讓敵人掌握了方向

赫萊佛:純2d6真的不好過

GMTropicalo:這個是turn their move against them的reaction,我想說解釋清楚一點比較不會有爭議

赫萊佛:OKOK沒問題

GMTropicalo:別怕再怎樣你們也還是有Grasp +3
  那就來劣勢的Claim by Force,3d6擇2高然後+3
  擇2低,sorry

赫萊佛:我們有+3喔?XD

GMTropicalo:你們不是本來就+2
  喔乾我又搞錯

赫萊佛:我還以為是丟mood

GMTropicalo:優勢是骰數不是+1

赫萊佛:[3d6+2] Roll: [6, 4, 2] Result: 14
  6+4+2=12

GMTropicalo:更正:
  你們的獻祭有優勢
  然後中計是劣勢
  所以抵銷

赫萊佛:喔喔

GMTropicalo:會變回正常2d6+2
  sorry sorry

赫萊佛:那我重丟?還是照上面的順序?

GMTropicalo:XD
  重丟如何

赫萊佛:[2d6+2] Roll: [5, 1] Result: 8

GMTropicalo:讚
  • 此資源尚未完全成為你的,你派去的武力必須留在該處,直到下一季開始為止。
    如果他們在下一季開始前離開,或是被驅逐,你失去該資源。
  • 由GM指定一項資源,你的派系得到對該資源的需求。
  • 你造成了混亂與傷害,提高Turmoil
  擇二

赫萊佛:
  • 此資源尚未完全成為你的,你派去的武力必須留在該處,直到下一季開始為止。
    如果他們在下一季開始前離開,或是被驅逐,你失去該資源。
  • 由GM指定一項資源,你的派系得到對該資源的需求。


GMTropicalo:所謂的資源,我們在這裡敘事圍繞著的是鐵水鎮
  是據點來著
  奇襲隊的特攻中伏了,你們面對的完全不是被殺個措手不及的維赫婁人,而是騎著馬拿著弓,早就等著你們自己鑽出地道的馬弓手
  但即便如此,你們唱著艾辛戰歌,毫不遲疑地迎向馬弓手
  赫萊佛身旁也不斷有夥伴倒下
  但這阻止不了你們衝向馬弓手揮出斧頭
  甚至還有人化身為狂戰士
  中了數箭卻是愈戰愈勇
  @Saxton 你覺得是誰變成狂戰士?會是赫萊佛嗎?XD
  最終,反倒是維赫婁人的眼中首先出現了恐懼

赫萊佛:我覺得任何人都有可能耶XD
  就赫萊佛吧XD

GMTropicalo:恐怖喔

赫萊佛:箭筒用完就把插在自己身上的箭拔下來射回去之類的

GMTropicalo:維赫婁強弓傷害3,你護甲1
  受傷兩點
  但也正是渾身浴血的赫萊佛
  一馬當先連人帶馬斬倒了第一個馬弓手
  吹起了勝利的號角
  城內的斯凡配合你們,擊退了本來就只是佯攻的攻城隊
  馬攻手真正陷入了被夾擊的困境,很快就潰敗了
  馬弓手血薄一被貼上就要死
  赫萊佛殺到最後應該是六親不認
  連自己人靠近都差點被砍
  最後僥倖逃出的熊人獵手用套索套他才勉強讓赫萊佛安靜下來

赫萊佛:龍骨艾辛人的斥侯就是要第一個衝上去砍殺然後流第一滴血啦!

GMTropicalo:龍骨艾辛的鐵水鎮攻防戰勝利啦!
  不過鐵水鎮的防禦應該也還不能完全鬆懈
  你們的戰備可能整季都得維持著,以防維赫婁人趁虛而入捲土重來
  @Saxton 你覺得你們是什麼損失比較慘重
  是鐵水鎮的防禦工事(Fortification)比較慘?
  還是人員的傷亡更嚴重(Recruits)?

赫萊佛:Fortification應該都爛了

GMTropicalo:好
  那就是鐵水鎮得到Fortification的Needs
  倒是奇襲隊的存活率
  在赫萊佛的奮戰之下奇高無比

布蘭德:「讓我們感謝海凡德!」

赫萊佛:敗逃的維赫婁沒有留下什麼補給物資嗎?XD
  還是他們只想打短期戰?打算搶完就跑?

GMTropicalo:他們是現地補給
  吃的喝的都從你們的人搶來的
  也沒有想打短期戰,他們是想燒掉鐵水鎮
  連間諜都混進城了
  沒想到千算萬算,卻沒算到狂戰士赫萊佛

赫萊佛:恩恩
  我們應該幹掉他們不少人,不知道能得到多少馬匹
  想說乾脆剁成馬肉算了XD

GMTropicalo:好
  倒下的戰馬就被你們採集變成食材
  反而解決了難民糧食不足的窘境

赫萊佛:我是還想要追擊去搶他們的聚落
  沒搶到東西很難找東西去換藥材

GMTropicalo:應該是有難度

赫萊佛:你們不能離開鐵水鎮
  離開鐵水鎮,鐵水鎮會炸掉
  鐵水鎮在戰鬥中失去了大半部的防禦工事
  現在防禦的編組就需要大量的人力
  不太可能組織大型的反攻行動
  若是赫萊佛要帶精銳小隊
  可能不是問題就是了

赫萊佛:是想讓赫萊佛帶人去搶

GMTropicalo:但赫萊佛已經2傷了喔

赫萊佛:啊,還是命令部下去搶

GMTropicalo:拿闊刃劍的艾辛戰士們嗎?

赫萊佛:對XD
  就一支精銳部隊去
  應該也抽不出更多了

赫萊佛的堂哥海爾吉:「交給我吧!」

GMTropicalo:確定的話
  Exotic Weaponry要給艾辛戰士變成+1 Q對吧

赫萊佛:是的

GMTropicalo:那就是2d6+2 Quality
  精銳艾辛戰士XD
  大劍隊
  不拿盾只能雙手劍

赫萊佛:「願海凡德保佑你們走向勝利之路!」
  [2d6+2] Roll: [5, 2] Result: 9

GMTropicalo:
  • 他們缺少某個線索
  • 發生了什麼不祥的後果
  • 為了達成任務,他們付出了代價:失去一個tag

赫萊佛:• 為了達成任務,他們付出了代價:失去一個tag

GMTropicalo:是失去tag或是Q 1

赫萊佛:Q 1

GMTropicalo:好
  你是要讓他們追擊、搶點東西回來對吧

赫萊佛:對

GMTropicalo:說真的,要追擊馬弓隊實在有難度,尤其如果是本來你們那種拿盾的戰士
  但你們這批精銳戰士捨棄了護具盾牌只拿把大劍
  翻山越嶺有如囊中取物
  追了三天三夜
  總算鎖定了一支以為你們追不上的馬弓兵
  然而你們狂奔三天三夜也並非所有人都能跟上

海爾吉:「就讓海凡德傳唱我們的英勇!

GMTropicalo:他們決定不等剩下的人到齊,就以劣勢兵力展開襲擊
  起初的確也殺了個敵人措手不及,但接著維赫婁人就發現追兵比他們還少,組織起來反擊
  最後他們靠著不畏死、慨然迎接瓦爾哈拉的態度讓維赫婁人氣勢崩潰
  在付出了相當的代價之後,搶到了他們的物資
  @Saxton 你覺得會是馬匹Horse還是他們用的馬弓Exotic Weaponry?

赫萊佛:我覺得馬匹好了

GMTropicalo:好
  龍骨商會雖然戰勝,但維赫婁部應該也還沒有輸到一敗塗地
  或許也可以嘗試跟他們和談要他們投降之類
  你覺得商會裡,那些人會主戰?那些人主和?
  倒是女巫索拉認為必須要先舉辦Blot大祭典,感謝海凡德賜予大家勝利
  各方爭執不休

赫萊佛:我覺得...要打爛他們先XD

GMTropicalo:i know
  但你們本季出不了兵
  你可以想一下上面的問題,然後鐵水鎮之戰的章節就到此先告一段落,換黃金之翼騎士團XD

赫萊佛:OKOK
  我想問問,這場戰爭龍骨商會用的軍力是全部能動員的人力,還是只有在鐵水鎮的人力?
  北風峽灣是否也能出兵?

GMTropicalo:你們在北風峽灣有很多人?

赫萊佛:不是很確定耶

GMTropicalo:嗯
  總之,你們在北風峽灣的人可以行動沒問題
I am mean and mean is me.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26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A2S1紀錄-Part 3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
A2S1-06-梅琳娜
==============================================================
Spoiler:
GMTropicalo:又換回黃金之翼騎士團
  接下來黃金之翼騎士團有什麼打算嗎?
  黃金之翼騎士團內部
  以伊爾梅為首的派系,和科斯圖提斯的派系爭鋒相對
  圍繞了是否建立國家銀行的議題爭論不休
  贊成的一方以解放者開始經營借貸服務為理由,認為若放任他們隨便擴大,豈不是讓大家都知道背叛黃金之翼騎士團的人都不會受到任何懲罰
  反對的一方則認為這需要消耗太多的資源與人力,沒有必要在這時候做這種事情
  @vctc 你認為伊爾梅和科斯圖提斯誰贊成誰反對?
  而亨利卡斯又是贊成還是反對

GMTropicalo:
  《中央銀行》
  需求:Wealth、Order、Blessing
  黃金之翼騎士團描述貢獻最多的派系在帕先經濟體系的影響力,貢獻最多的派系說明自己是怎麼達到這樣的地位。各派系可以消除自己的Surplus並將其存放在銀行之中,下個Age開始之時,該派系可以收回自己的投資,同時消除自己的一個Needs。
  
  毫無貢獻的派系擲+Mood,10+時,沒有發生問題;7-9時,黃金之翼騎士團得到對你的影響力;失敗時,從三項需求中擇一,得到這項Needs。


GMTropicalo:國家銀行/中央銀行是黃金之翼騎士團內部小評定的計畫,架構類似國家的計畫,像是這裡的大銀行需要三個surplus,不僅限於派系自己投資,若有其他派系願意把自己的資源扔進來贊助也是可以。
  所以分為兩種身分:黃金之翼騎士團是擁有者,還有一個投資最多的派系,譬如說OGW投資wealth但CLD投資了order和blessing,那投資最多的就會是秘環。若OGW投資wealth和order,CDB投資了blessing,那擁有者與投資最多的就都是黃金之翼騎士團
  此外,除了是否要啟動中央銀行的建設以對抗解放者之外,派系也還有譚古交辦下來要提供Spies的當季任務,還有國家計畫也有很多事情要做
  有請黃金之翼騎士團行動

亨利卡斯:我有一些想法,但我還在追鐵水鎮的劇😆
  照之前的討論,感覺伊爾梅偏右派,科斯圖提斯偏左派
  但我想這些都是相對而言,依照議題的不同大家可能也有不同的立場,並非涇渭分明
  伊爾梅派與科斯圖提斯派應該也只是個粗略的劃分,各自應該在細節方面也有不同的想法
  對解放者的態度,艾瓦索羅的路線是統戰他們,不過如果都沒作為,就會變成綏靖主義
  所以這又牽扯到了一些外交議題
  如果說贊成或反對,我想大部份的聲音是贊成的,大概 6:4 的比例
  爭論的點應該在於是不是現在就要建立
  伊爾梅應該是反對現在建銀行,應該培殖黃金之翼的實力
  科斯圖提斯則是認為現在不建銀行就太晚了,並且建銀行能夠解決帕先的問題
  亨利卡斯認為因為接下來帕先要推動議會和選舉,所以也許這是個好機會來建立制度,長久以來黃金之翼騎士就有辯論的傳統,但從來沒有在政治制度上落實,這正是個機會建立解決爭議的制度
  (機制上就是要得到 knowledge 的資源)

亨利卡斯:所以順序上就是:
  1. 以優勢擲閱讀風向:如何取得間諜
  2. 廣徵公義,建立議事規則,擲閱讀風向:如何取得知識

GMTropicalo:那麼最後投票的結果,就會是6:4通過現在就要開始國家銀行的籌備,對吧

亨利卡斯:我想先建立議事規則,這樣大家對決議才更沒有疑議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亨利卡斯:我先丟第一個閱讀風向,大概會問梅琳娜之類的

GMTropicalo:好

亨利卡斯:[3d6 + 2] Roll: [5, 4, 3] Result: 14
  然後第二個閱讀風向
  [2d6 + 2] Roll: [5, 4] Result: 11
  看起來滿順利的

GMTropicalo:嗯嗯
  第一個是要怎麼建立防備佳涅宛的間諜網
  為此,亨利卡斯打算請教梅林娜就是

亨利卡斯:對
  說不定梅琳娜一直都有在運作
  只是因為太低調了所以沒人注意到
  不知道她有什麼交換條件

GMTropicalo:我也這麼認為
  你有沒有想過
  其實譚古屬意的繼任者是梅林娜

亨利卡斯:哇靠
  這麼說來有可能
  她也很早就在實習

GMTropicalo:梅琳娜當年在譚古身邊當侍從
  一開始是間諜
  結果後來喜歡上譚古,可能還跟他表白(色誘過)過
  但是被以未成年之類的原因被拒絕了

亨利卡斯:色誘是女忍者必備技能

GMTropicalo:結果成年的時候譚古就結婚了
  即使如此,梅琳娜應該是譚古的侍從裡頭腦袋最好使的
  蠻可能是機要秘書之類
  非常接近核心運作的職務
  思想上應該兼具艾瓦索羅和譚古之長(?)
  搓湯圓高手嗎?

亨利卡斯:梅琳娜是被艾瓦索羅的師父引兼給潔妮
  然後潔妮又引薦給艾瓦索羅
  艾瓦索羅再引薦給譚古
  可見梅琳娜的政治手腕十分高明

GMTropicalo:嗯嗯
  總之我覺得她搞不好會是譚古暗中屬意的人
  也蠻可能具有足夠的能力

亨利卡斯:像李登輝培養蔡英文嗎XD

GMTropicalo:你不覺得比較像那個ㄍ和ㄍ嗎

亨利卡斯:OTZ
  不舒湖

GMTropicalo:亨利卡斯來到梅琳娜的骨董店,說明了來意
  梅琳娜橫了亨利卡斯一眼,先叫他幫忙搬一個快跟他一樣高的瓶子
  再叫他爬上兩層樓高的梯子幫她拿一本帳本

亨利卡斯:幫都幫

GMTropicalo:那本帳本雖然放在那麼高,但上頭一點灰塵也沒有
  即使如此,梅林娜依然吹了吹封皮,抹去灰塵

亨利卡斯:[該不會是什麼武藝帳XD

GMTropicalo:她把那帳本推向亨利卡斯
  但她推到一半就停了下來,也沒有鬆手,依然按在帳本封面上
  梅林娜看向亨利卡斯,像是在等亨利卡斯自己開口

亨利卡斯:「請問,這是什麼?」

GMTropicalo:「你要的東西。」
  「譚古要的東西。」

亨利卡斯:驚
  「難道這個東西,不,應該說這些人,一直都在?」

梅琳娜:「野心勃勃的佳涅宛一直都在,我們的和平也一直都在。」
  「就是因為他們一直都在,因為我一直都在。」
  梅林娜眼神看起來有點哀怨

亨利卡斯:「那麼,你有什麼要求或交換條件嗎?」
  「這個多少年了......」

GMTropicalo:我也不知道梅林娜會有什麼要求
  要譚古離婚之類的嗎

亨利卡斯:她現在應該沒有想結婚
  可能有養貓之類的

GMTropicalo:XD

亨利卡斯:她的要求應該是帕先的和平
  但我不知道能怎樣給她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梅琳娜:「你覺得我是為了什麼做了這些準備?」

亨利卡斯:「你剛不是說了嗎?帕先的和平?」

梅林娜搖頭:「我是為了譚古才做的。」
  「但開始了之後,我才發現自己的任務有多麼重大。」
  「這個情報系統,遠非你們能夠想像,是我窮盡了心力這麼多年不斷改善而凝聚的智慧。」

亨利卡斯:「莫非,你想卸下這責任?」

梅林娜:「後來我常常思考,我為什麼付出那麼多在這上面。」
  「我現在覺得,不是為了譚古,也不是為了帕先的和平,多半是為了我自己吧。」梅林娜說
  「這個情報網,不能為了私人利益而運作,必須為了帕先運作。」

亨利卡斯:捧著這本書,感覺這本書的重量巨大

GMTropicalo:你覺得她是想卸下這責任
  還是想要更進一步

亨利卡斯:可能都有吧XD

GMTropicalo:我也覺得同時都有
  又有點想休息
  但她應該也是有點野心的人

亨利卡斯:他要能夠卸下這責任才能更進一步
  然後更進一步之前要休息一下XD

GMTropicalo:對

亨利卡斯:「我知道了,我會確保這本書為帕先服務。」
  這大概是亨利目前遇過最大的責任XD

梅林娜:「我交出去之後,給我半年的時間休息,誰都不准來煩我。」

亨利卡斯:「你值得放個長假。」

梅林娜:「譚古例外,我要他來陪我一個月。」
  「不,半個月也好。」
  「……一個禮拜也行。」

亨利卡斯:「我會跟譚古傳達的。」

梅林娜揮了揮手:「等我假期結束,我要進入樞機會議。」
  「這就是我的條件。」

亨利卡斯:「沒問題。帕先也需要您的智慧。」

GMTropicalo:亨利卡斯真是接了個難題

亨利卡斯:為了帕先,只能當責起來
  環視這間古物店

GMTropicalo:梅林娜就在這樣一個不起眼的小店舖裡頭
  低調地幹著驚天動地的大事業
  她的青春時光都花在這裡了

亨利卡斯:「那麼就告辭了,祝你假期愉快。」


GMTropicalo:其次是怎麼取得Knowledge
  你覺得關鍵地點在哪裡

亨利卡斯:https://zh.wikipedia.org/zh-tw/%E7%BD%9 ... 4%E5%88%99
  應該其實之前就有聽說某個人覺得自己不太會開會
  就寫了一本書
  後來他開會時就拿他寫的規則出來
  也小有名氣
  應該是部落民出身,但也是風民化
  一直想進黃金之翼騎士團但不得其門而入
  他在耶路蔑列並
  可能是信新教的
  他對議事程序的興趣始於一場由他擔任主席的教會會議,他在那場會議中深刻體悟自己並不具備主持會議所需的知識。在他日後參與的組織中,他發現來自全帕先各地的與會對議事規則有著非常不同的觀點,這些不同往往導致衝突,阻礙組織運作。他最終確信應該要有一本手冊,使各種組織能有相同的議事規則。

GMTropicalo:🤣

亨利卡斯:可能叫 Robertas
  羅貝塔斯
  奔狼部的
  他也弄一些像是敏捷跟 SCRUM 之類的組織框架
  跟風民或鐵民都不同的組織方法
  傳統派有些排斥他的做法,但羅貝塔斯的商會以這種方式運作下來,竟然能夠在一級戰區中堀起
  一些商業傳說都說這就叫狼性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4%BA%A ... F%E7%89%B9

亨利卡斯:羅貝塔斯應該是做水利工程蓋港口水壩的

GMTropicalo:所以是要請他出山
  把scale做大

亨利卡斯:對
  也許之前亨利就有耳聞過這人的傳聞了,可能也有讀過他的手冊,趁此機會正好去請教他,能不能把商業跟教會會議的規則用在政事上

GMTropicalo:這種人應該都很樂意推廣自己的方法
  我覺得他很樂意參與制定規則
  但他的商會不能沒有他
  感覺他們商會能在競爭中存活,完全是靠他的能力
  議事規則什麼的只能讓事情不會出錯,但他們商會不能只不犯錯,一直維持優勢是靠持續做出正確決定
  亨利卡斯有什麼想法嗎

亨利卡斯:https://point10coach.com/%E6%95%99%E7%B ... %EF%BC%9F/
點拾教練培訓
  
  何謂教練式領導? - 點拾教練培訓
  「教練式領導」能夠透視全局從旁輔助。假設你學會這個技能以後,你會發現很多人比你想像中的還要有能力,更可以協助一個人徹底改變...

亨利卡斯:他的理想應該是做到,既使沒有他,組織也可以生存
  就是自組織
  可能他的商會現在還沒成熟到這地步
  那他可以 part time 來擔任雇問嗎,在這期間黃金之翼會派人(包括亨利)儘量跟他學習

亨利卡斯:葉爾羅賓有一條河流經,叫寧曼河
  海風宮(Seabreeza Palace):畔寧曼河的舊王宮經過整修後,成為新的葉爾羅賓統治中心,卡維特即是在此辦公。
  他們正在修建的港口可能就是寧曼河的海風港
  想說黃金之翼也許可以收納他的商會作為官方的海風港陸軍工程團
  不過會叫海風宮是不是因為卡維特的關係啊
  那叫耶路蔑列並新港好了

GMTropicalo:嗯嗯嗯
  羅貝塔斯此外還想替廣大的小商人請命
  希望將先前提升的手續費降回來
  龍骨商會為首的大小商會在拉高手續費之後紛紛改成以物易物
  於是各種狀況層出不窮
  交易的紛爭時有耳聞
  羅貝塔斯認為把手續費降低回去,就能減少以物易物的狀態
  避免不少交易的偷雞摸狗
  亨利卡斯怎麼說

亨利卡斯:跟他說之前黃金之翼騎士團的收入只能仰賴少量的稅金、補助、商會的贊助、少量的直營事業收入,稽查人員、會計,這些都需要成本支出,導致黃金之翼長久的財政困難
  讓商會自由選擇以物易物也是讓他們自行衡量其中的風險後自由選擇
  但的確在不久的將來可能可以藉由中央銀行來支應必要的成本以吸收手續費
  邀請他應用他的議事規則在黃金之翼騎士團中重新提議手續費的議題
  @tropicalo btw 如果取消手續費的話會不會增加 wealth 的需求XD

GMTropicalo:之前靠這個解除wealth需求
  感覺現在下修就又會跑出來
  應該去關注一下那個礦山奴隸主礦山
  他們如果開始能產出,就不用怕這幾%手續費

亨利卡斯:好,這沒問題
  我現在在考慮龍骨跟祕環要先救誰
  應該是拉德斯之環
  接下來要做的事有:
  - 關注哈夫里爾男爵的進度
  - 找資源幫拉德斯之環消除需求,如果自己有需求的話也用雪中送炭消除

GMTropicalo:那你要先pass換秘環嗎?

亨利卡斯:好
  換祕環
==============================================================
A2S1-07-梅奇德拉寇
==============================================================
Spoiler:
GMTropicalo:於是又輪回秘環
  @anka 先前問的幾個問題,有想法了嗎?
  1. 關於狂歡節
  2. 第二代藥劑
  3. 追查德魯伊

Anka:關於狂歡節
  剛從首都回來的尼古拉提議舉辦,讓大家放鬆一下,畢竟目前已經有了初步的治療方法
  是時候放鬆一點
  瑪麗瓊娜反對,農娜也不太支持,但是六指和其他議會成員支持
  最終決定舉辦,用限定人數多辦幾場的方式取代大型群聚

Anka:關於第二代藥劑
  農娜,抽血就是她提議的

Anka:追查德魯伊專案小組的話,瑪麗會帶隊
  農娜留守研究
  六指和其他大師掌理庶務

GMTropicalo:嗯嗯嗯
  現在辦狂歡節
  人民們真的會開心嗎
  有點微妙
  Anyway秘環議會下令要辦
  誰敢不辦
  也的確有好些人悶了很久
  樂見其成
  於是秘環以開發出藥劑為名,灑錢舉辦了盛大但限制人數的多場慶典

Anka:希望有效

GMTropicalo:有效啊
  人們對於享樂的需求也是來自秘環長期的高壓工作環境
  還有把人手拉去為國家服務導致工作爆量
  這些抱怨,都在秘環的狂歡節下
  暫時被忘記了
  雖然明天起來可能還是要繼續消耗新鮮的肝
  到時候再叫大師們舉辦節日就好了
  秘環移除了luxury的需求
  也花費了wealth

GMTropicalo:至於第二代藥劑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會有呢喃聲?
  為什麼呢喃聲解決不了,但其他病症都可以解決?

Anka:感覺是一種魔法效應
  而不是病症

GMTropicalo:嗯嗯嗯

Anka:夢魘術之類的效應

GMTropicalo:龍族的血液,應該也是抗病症更有優勢
  用這加強的藥劑,感覺是對抗病症的效果更快更好
  但腦中呢喃可能沒什麼幫助?

Anka:體力恢復後也比較有辦法用意志對抗
  這種東西應該有個發信緣
  源頭
  讓病患撐著
  瑪麗去找出源頭炸掉

GMTropicalo:嗯嗯
  好
  那就是追查源頭
  瑪麗瓊娜有什麼計畫嗎?

Anka:派出探子去探查那群傳聞中的德魯伊動態
  有了下落後
  再看看怎樣才能炸得乾淨俐落

GMTropicalo:我是說一群喔?
  我還以為我是說一個

Anka:好像沒有講數量
  我一直以為是集體

GMTropicalo:好像有說是「追查這個」欸
  一群外來德魯伊
  好像有點顯眼
  單一的外來德魯伊比較有機會搞事
  anyway

Anka:好,更正為追查單一特定德魯伊的下落

GMTropicalo:在大地精部落有出現過外地德魯伊
  和他接觸者後來都得病
  以瑪麗瓊娜為首組成了調查隊前往追蹤
  艾達斯會去嗎?

Anka:留守
  不去

GMTropicalo:嗯
  那就閱讀風向吧

Anka:[2d6] Roll: [4, 2] Result: 6
  orz
  2d6好難啊

GMTropicalo:秘環reach+0喔?

Anka:+2=8

GMTropicalo:嗯嗯嗯
  瑪麗瓊娜有向誰諮詢嗎?

Anka:是指野外追蹤嗎?
  諮詢什麼?

GMTropicalo:你集合了派系的要角以及盟友,擲+Reach,
  並從下列問題中擇一詢問:
  • 我們要怎麼取得「某物品/某地點/某人物」?
  • 我們要怎麼取得「某資源」?
  • 「某組織」最近有什麼動向?
  • 「某地區」最近有什麼狀況?
  成功時,你得到問題的答案。
  擲出10以上時,你可以決定答案的關鍵地點在哪;
  擲出7-9時,從你諮詢的盟友中擇一來決定這個地點。
  閱讀風向這個move本身
  是決定敘事權的歸屬
  Where
  的指定
  如果你問龍骨,將會是小夜指定
  當然你也可以都沒有向外問

Anka:抱歉,我沒有意識到是這個move的諮詢。

GMTropicalo:沒事兒

Anka:瑪麗出發前一定問過六指,跟他確認大地精部落的狀況和傳聞。
  然後也會問龍骨和黃金之翼
  有沒有其他的消息可供比對

GMTropicalo:所以是龍骨還是黃金之翼?

Anka:現在要選的話,黃金之翼

GMTropicalo:@vctc
  秘環正在追蹤這個神秘的外來德魯伊
  關鍵地點會是哪兒呢?

Anka:拍謝,我有點中暑,現在頭很痛,得離線了orz

GMTropicalo:欸欸快去休息
  Ok der

Vincent:外地德魯伊,照星際大戰或哈利波特演法,就潛伏在密環啊
  可能有一些基地,一下在極光王廷,一下在克里蘭高地,一下在瘟神位於佳涅宛的舊遺址,但全都是讓帕先疲於奔命的圈套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秘環早就被滲透了
  黃金之翼騎士團被諮詢的人會是誰啊?
  是誰會知道這個神秘德魯伊的蹤跡

Vincent:梅琳娜?

GMTropicalo:又是她XD
  很合理

Vincent:可能她之前手上沒有一刀斃命的證據
  所以只能靜候
  不過情報來源要保密就是了

GMTropicalo:嗯嗯嗯
  瑪麗瓊娜正準備帶領燒殺大隊出發
  卻收到了來自耶路蔑列並的匿名信
  舉發了大地精與秘環內部散佈疾病的犯人
  有這個能力應該也是個大師等級
  多半是秘環創始成員
  @anka 你覺得會是瑪麗瓊娜派系的人還是農娜派系的人?
  還是都不屬於他們派系?一開始的創始者都會是些什麼人?

Vincent:這個人感覺是研究解藥最有功的人,疫苗橫空出世,彷彿鑰匙直接插進鎖頭,雖然有種種掩飾,但解藥的蛛絲馬跡還是露出馬腳
  那個人可能以為密環之外就無法術人才,又或者是恃才傲物,期待自己的聰明才智被看到
  這麼說起來,梅琳娜可能是借助了索拉的力量😆

GMTropicalo:你指的是
  龍骨商會那個索拉
  還是克里蘭那個索拉

Vincent:克里蘭的索拉

GMTropicalo:嗯嗯嗯
  研究特效藥功勞最大的人會是誰呢?
  又是秘環創始大師之一
  好像有印象說過秘環創始時只有三位還五位大師?

Saxton:只有說3~5個,沒有更進一步的設定
  其中兩個應該就是農娜跟瑪麗瓊娜

GMTropicalo:嗯啊
  我想先知道其他三個會是什麼樣的人
  為什麼會成為創始者
  再來慢慢研究出到底誰才是幕後黑手

Saxton:會不會有哪個有合作關係的德魯伊?XD

GMTropicalo:我覺得應該至少貼皮會包裝成秘術使
  才進的了秘環

Anka:當時經過戰爭
  殖民地有能力的秘術使死的差不多了
  瑪麗和農娜兩個人收攏起尚存的勢力,組建秘環
  潛伏者是當時混入秘環的第三方人員
  是真正的秘術使
  以系統上來說,本質是法師,兼職德魯伊
  或是戰爭期間改換了信仰門庭的法師
  加入瘟神信仰
  因此取得擴散瘟疫的能力
  我認為是基洛夫在佳涅宛的殘黨,逃入北方,改換身分在戰爭期間展露頭角,被德魯伊吸收,混入秘環
  大概是這樣

GMTropicalo:👍
  這人叫做「覆面者」梅奇德拉寇,他在獨立戰爭中曾經用冰風暴摧毀了佳涅宛的軍隊
  但也因法術而凍傷了全臉
  所以都帶著皮面具
  瑪麗瓊娜收到的匿名紙條,上面寫著「覆面者」梅奇德拉寇=「綠眼」瑪蒂斯
  「綠眼」瑪蒂斯,瑪麗瓊娜和農娜就知道了,那是基洛夫的走狗之一,你們一直以為在保巴斯的洞窟中就已經喪生了
  沒想到有人認為梅奇德拉寇就是瑪蒂斯
  瑪麗瓊娜帶著調查隊(實際上只是一群戰鬥法師)正要離開秘環,卻得到了這樣的情報,秘環該怎麼做呢?
  相信這情報嗎?相信的話,是要立刻掉頭過來對秘環內部展開清算嗎?或者是要先假裝按照原定計畫前往大地精部落,然後暗中潛回來襲及?或者是有其他想法?
  立刻調頭的話,就會是正面硬攻梅奇德拉寇和他的門人20年來布置的防禦,會以劣勢進行,但能讓他沒有時間應變
  暗中潛入的話,就會是偷襲梅奇德拉寇派,能用偷襲的優勢抵銷掉對方的防禦優勢,相對的如果他們還有其他計畫的話就會繼續進行

Anka:讓我想想
  採用殺回馬槍的方法
  先帶隊離開
  三天後殺回來偷襲

GMTropicalo:好喔
  那就是三天之後,瑪麗瓊娜帶隊殺回來
  預計殺個梅奇德拉寇派措手不及
  雖然還不確定這三天之內他們在搞什麼鬼
  但為了降低他們的戒心,瑪麗瓊娜認為這樣是最好的方式
  《動用武力 Claim by Force》
  當你的派系用武力奪取,或是確保某資源時,擲+Grasp。
  成功時,派系取得該資源,但也付出了一些代價。
  7-9擇二,10+擇一:
  • 此資源尚未完全成為你的,你派去的武力必須留在該處,直到下一季開始為止。
  如果他們在下一季開始前離開,或是被驅逐,你失去該資源。
  • 由GM指定一項資源,你的派系得到對該資源的需求。
  • 你造成了混亂與傷害,提高Turmoil
  在這邊,要動用武力確保的是奈芙卡凱因波列的安穩安定(Peace)
  沒有問題的話,那就來丟+Grasp吧

Anka:[2d6-1] Roll: [6, 2] Result: 7
  未完全成為我的,得到對資源的需求

GMTropicalo:嗯嗯
  梅奇德拉寇派系是以大學城的什麼地方為基地呢?你們是怎麼樣展開奇襲的?
  尚未完全成為你的,意思是有少數漏網之魚還在逃嗎?

Anka:以大學城的某棟校舍當據點,培養學生和徒弟
  瑪麗和農娜講好
  由農娜把梅奇找出談話
  然後瑪麗傳送入場奇襲
  戰鬥法師去清剿
  清剿過程中有徒弟跑了

GMTropicalo:好
  你們抓住了梅奇德拉寇,摧毀了這個隱藏在內部的敵人
  秘環的情況終於穩定了下來
  得到peace
  然而就在瑪麗瓊娜尋找機會的這三天,梅奇德拉寇門人們在參加了秘環主辦的狂歡會
  進一步地散佈了疾病
  雖然你們知道怎麼治療,但你們並沒有足夠給所有人使用的藥劑
  得到need: medicine
  拉德斯之環還有要做的事嗎?
  沒有的話我就繼續龍骨艾辛

Anka:沒有
  爛骰

Vincent:悲,沒有密環的影響力,也沒有 zoom in,幫不了

GMTropicalo:平時需要多儲備影響力
==============================================================
A2S1-08-岸防軍
==============================================================
Spoiler:
Saxton:我在想,乾脆放棄北風峽灣,把平民和物資帶回鐵水鎮,集中剩下的人手去衝殺韋赫婁
  反正冬天北風峽灣也不能幹嘛,等冰退了再回去

Vincent:可以是可以
  但我怕海盜趁機占走北風峽灣

Saxton:冬季拿下北風峽灣的好處很少,河水也結凍沒辦法開船,只能步進
  不過的確也是在猶豫海盜這點就是
  穩健一點就是找人替我守北風峽灣

Vincent:這好像比較妥

GMTropicalo:但以後你們要怎麼出海

Saxton:是說被海盜佔領的話嗎?

Vincent:這應該是指你們跟維赫婁僵持不下的話,你們等於是被卡在鐵水鎮這邊,斷你們經濟

Saxton:喔喔
  有點好奇,在這個時代地圖的價值有多少

Vincent:有可能是天價,有可能一文不值

GMTropicalo:有用的人有用
  沒用的人沒用
  大多數的人生命中不需要這種東西
  但找到對的買主,的確可以賺錢
  不過要作為事業可能有點難度?作為副產品比較可行

Saxton:@vctc 為什麼黃金之翼在丟閱讀風向取得間諜的時候可以用優勢?

Vincent:@Saxton Zoom out 時沒有參與的玩家在那時進行的行動可以優勢直曬啊

Saxton:啊…
  這次的room in都是一些短暫的個人劇,我沒認知到XD
  該死的蕾雅,幾句話就偷走我的優勢了,可惡XD

Vincent:不然你可以 argue 說那不是 zoom in 只是過場扮演
  跟 MC 申請一次優勢補助
  畢竟嚴格意義上的 zoom in 要 gear up 出任務

Saxton:話說這一季有哪個zoom in 是有出任務嗎?
  艾達斯我沒什麼印象有耶
  赫萊佛也只有幾句對話,沒有出任務,戰爭也是用派系move
  先不說出任務好了,其實只要有人zoom in,其他人沒有參加的話,只要描述自己在幹嘛就可以得到相關優勢吧?
  然後黃金之翼的小評定那篇,其實算是亨利卡斯的zoom in ?

Vincent:的確欸
  仔細一看龍骨都沒有 zoom in
  如果沒有 zoom in 的話,那應該也沒有 zoom out
  沒有 zoom out 的話輪到黃金之翼應該沒有優勢

Saxton:目前為止要算有的話只有兄妹半龍的粉紅劇?
  反而是亨利卡斯比較像是有兩個zoom in XD

Vincent:我剛剛看一下
  可能要推翻我之前的說法
  只要故事圍繞在派系的某個人物展開就算 zoom in
  所以廣義上來說赫萊佛也有 zoom in

Saxton:是
  應該就是蕾雅那一個

Vincent:然後艾達斯也有 zoom in
  我們現在感覺比較像回合制
  也是 ok 啦

Saxton:XD

Vincent:因為傳統上 PbtA 沒有硬性規定回合,或一個人能做幾個 move 之類的
  大原則就是大家 share 差不多的舞台時間

Saxton:我只是好奇了一下為什麼什麼前言都沒有亨利就可以用優勢擲骰XD

Vincent:噢噢噢
  所以說你可以 argue 一下優勢直曬補助😆
  你想的話啦
  不過我覺得鐵水鎮的兩個失敗都很精彩
  害我一開始沒回我自己的討論串在追鐵水鎮的劇

Saxton:接下來我有想要用Zoom in行動,拿黃金之翼的小評定這篇當藉口拿優勢也行啦

Vincent:這不是藉口,是規則😆

Saxton:2d6要拿到7以上風險還是很高耶
  都是啦XD

Vincent:是啊

Saxton:都拿到軍事優勢我覺得這一個時代乾脆讓龍骨商會一直打打打好了XD
  🥴

Vincent:😆
  譚古不是要你收服維赫婁嗎

Saxton:反正最終都是要打殘他們,都一樣啦XD

Vincent:總覺得事情一出錯就會一發不可收拾
  但這樣很好,請保持,期待😆 👍

Saxton:我有很努力不要增加國度混亂喔XD

Vincent:辛苦你了😆

GMTropicalo:其實我的認知只有亨利卡斯有Zoom in
  Zoom in的優勢我應該會問其他人這段時間在做什麼然後確定優勢

Vincent:我覺得問題可能是沒有明確 zoom out 出來
  才會大家誤會
  看大家有什麼想法? cc @Saxton

GMTropicalo:因為沒有zoom in啊
  兄妹那段不算
  蕾雅那段也不算
  鐵水鎮其實也是派系行動

Vincent:所以問題也不是 zoom out,是黃金之翼第一個閱讀風向根本沒有優勢?

Saxton:應該沒有吧XD

Vincent:了解了解

GMTropicalo:其實是這樣沒錯
  沒關係我們確定一下
  如果轉人物視角
  我需要明確說這是zoom in/ zoom out
  以免大家誤會

Vincent:沒問題
  這樣也好
  可以有一些是純扮演的場景
  Free play

GMTropicalo:是啊
  你不覺得
  我是從mars colony學來的嗎
  「我要在這邊插入一個場景」

Vincent:這樣就不會因為怕失去優勢就不跟蕾雅講話🤣
  [「蕾雅你不要跟我講話噢!會害我們失去優勢!」

Saxton:XD
  跟NPC避不見面XD
  😆 🤣

Vincent:笑史🤣



GMTropicalo:秘環那邊結束之後,又切回龍骨艾辛
  鐵水鎮的激戰之後,目前鐵水鎮的艾辛人可能還在舔傷口
  畢竟也有鎮外也有不少損失
  @Saxton 之前你說派去北風峽灣備戰的是水手家族對吧
  我看看水手家族是誰
  咦
  只出現過老船長比亞特
  anyway
  水手家族的家主帶著意想不到的客人來到了鐵水鎮
  是解放者的瑪卡斯父子

瑪卡斯饒富興味地看著鐵水鎮的人們忙上忙下修整工事

水手家族的家主:「這是解放者騎士團的瑪卡斯。」

瑪卡斯:「瑪卡斯‧利曼塔斯爵士,這是我的兒子。」
  小瑪卡斯也彬彬有禮地向你們行禮

水手家族家主:「他們來到北風峽灣,說是想和我們一起建立岸防隊抵禦海盜。」
  「我就把他們帶來了。」水手家族家主說,貌似覺得自己立了大功

瑪卡斯:「是的,海盜的肆虐對大家而言都是棘手的問題,龍骨商會願意談談嗎?或者是……?」


GMTropicalo:龍骨艾辛怎麼說?

Saxton:我想龍骨商會來應對的應該是維加德,人家解放者老大來,會長不來接待太不應該了。
  會長拍拍水手家主的肩膀:「辛苦了,這裡交給我,你去休息吧。」
  這個水手家的家主大概是個年輕菜鳥XD
  可能水手家的是老頭專政,老船長死掉後才換了個沒世面的年輕人上台XD

維加德:「馬卡斯大人,好久不見,因為您都沒來首都參加評定會,根本沒什麼機會見到您。」
  「小馬卡斯也身體安好,感謝你前陣子在鐵匠家的喜宴上送來禮物,只是那時候有點忙,還來不及向你打招呼你就走了。」
  「外面有點冷,我們進大屋再聊。」

GMTropicalo:瑪卡斯也不是老大

Saxton:啊
  所以不是老瑪卡斯
  所以解放者一家人叫老馬卡斯、馬卡斯和小馬卡斯?

GMTropicalo:沒啊
  就瑪卡斯和小瑪卡斯
  解放者還有很多人
  不是他們家天下
  瑪卡斯父子只是比較多和外頭打交道
  就是解放者中鴿派的領袖

Saxton:喔喔,我還以為瑪卡斯就是老大

GMTropicalo:你覺得你們是知道瑪卡斯是外交擔當所以由維加德親自接見
  還是其實你們也一直以為他們老大就是瑪卡斯

Saxton:之前跟瑪卡斯談生意沒談成,至少知道解放者有這個對外窗口

GMTropicalo:嗯

瑪卡斯淡淡一笑:「解放者路途遙遠,沒辦法每次都參與國中要事,但是依然心繫帕先的安定繁榮。會長也請進。」

Saxton:先讓人上溫熱的酒招待他們,然後去找負責治安和軍事的西格麗澤總管來與會

維加德:「抵禦海盜這件事我們確實也想做,只是這半年來一直忙著大公交代下來的事務和剷除馬匪,只能來得及在北風峽灣建立防禦工事,沒辦法派人出海去處理那些海盜。」
  「而且現在...就像你看到的,鐵水鎮這裡也有點忙。」
  「河道跟海岸結冰,至少在冬季結束之前我們無法出海。」
  「瑪卡斯大人是帶來了什麼提議嗎?」

瑪卡斯:「不愧是縱橫七海的艾辛好漢,居然未來還有出海主動打擊海盜的計畫。要對付這些刁鑽又熟悉地理的海盜,不僅需要堅船與水手,還需要對該地了解通透的人才。這種事情我們解放者是絕對不敢妄想的,但即使如此,我們也願意盡一份力量,到時候要討伐海盜的時候,還務必讓我們知道,我們盡可能支援、配合。」
  「不過我們這次前來,不是為了未來可能的討伐作戰。」
  「而是為了在那之前,我們該如何保衛家園不受這些海盜的侵擾。」
  「我認為龍骨商會與解放者在海岸防衛上,有著共同的利益與需求,若能集眾人之力,建立起岸防體系,涵蓋鐵水鎮以及解放者的漁村與河岸市鎮,將使人民更能安居樂業,對於未來吸引更多移民前往濱海地帶定居,也會是一大拉力。」
  「不知道會長大人是怎麼想的?」

維加德:「我也是這麼認為,每次在國內四處奔波的時候,都會聽到有人在抱怨,明明帕先擁有廣大的河域和海岸線,卻一直都沒有魚吃。如果能建立更多的漁村與河岸市鎮,想必可以解決國內的漁業需求。」

Saxton:我的熊人跟隨者可以派去做巡邏海岸線的工作嗎?

GMTropicalo:你的熊人跟隨者
  被維赫婁人
  幹掉了啊
  可憐的熊熊們

Saxton:啊
  是死光了?還是這一季無法行動了?

GMTropicalo:被消滅了

Saxton:慘
  我想一下我到底還能派什麼去支援這件事XD

GMTropicalo:👍

Saxton:只好去跟譚古要斥侯好了

GMTropicalo:喔喔
  真是好主意

維加德:「我想想,雖然不是馬上,但或許我能派斥侯去巡邏海岸線,在有需要的時候通知貴方,那麼貴方打算提供什麼支援?」
  「只是這樣一來,我們的斥侯有可能需要進入解放者騎士團的領地,你們能給予進入的許可嗎?」

GMTropicalo:感覺好像可以寫成像是中央銀行一樣的小計畫
  我來思考一下再繼續好嗎

Saxton:OKOK
  結果是跟解放者合作起來了XD

GMTropicalo:
  《岸防隊》
  需求:Recruits、Transports、Lumber、Weaponry
  貢獻最高的派系說明你如何掌握了岸防隊,龍骨商會描述自己如何讓貢獻最高的派系影響岸防隊,但又不至於影響自己在海上的行動(無論檯面上或檯面下)。
  當海盜襲擊時,擲+Reach,10+時,你們完全沒有損失;7-9時,擇一:
  . 你們來得及撤離/組織防衛,但付出了一點代價
  . 你們勉強來得及做好部分的撤離/組織防衛
   . 你們沒有辦法撤離/組織防衛,但你們可以進行其他類似的行動

GMTropicalo:@Saxton 看看如何

Saxton:OK啊
  不過這看起來也不是短時間搞得起來的事?

GMTropicalo:對啊
  龍骨商會同意了下來,然後準備派誰去叫譚古出力?
  此外,聽說了商會打算和解放者一起出錢出力搞岸防隊
  女巫索拉就來鬧事了

索拉:「這是搞什麼岸防隊的時候嗎?」
  「海凡德的神殿的屋頂都被燒到坐在裡頭可以看星星了!」
  「大家在為了赫萊佛歡呼,稱讚這個折斷希爾德之劍的傢伙奮勇殺敵,帶領我們迎向勝利的時候……」
  「是否還記得出征前我們獻上了供品,海凡德愉悅地收下,並且祝福了我們的戰士!?」
  「現在戰鬥結束了,酒也喝夠了,難道不該來為海王做點什麼了嗎?」
  「Shame!」索拉重重地拿長杖敲Great Hall的地板

GMTropicalo:索拉要求,如果要把岸防隊的計畫放在議程上,那就也要把海凡德神殿重建也放入議程
  《海凡德大神殿》
  需求:Recruits、Lumber、Amber
  貢獻最高的派系說明為什麼海凡德大神殿的影響力、殿能吸引的人比預期的還多,龍骨商會說明自己是如何取得能夠蓋出這樣壯觀的神殿的財富。只要大神殿存在,貢獻最高的派系擲Sleight時+1;龍骨商會擲Reach時+1。

GMTropicalo:共同組建岸防隊也的確是有些人有意見

赫洛亞:「有了岸防隊那我們以後怎麼出海掠劫?」
布蘭德:「意思是我們以後不能去襲擊解放者了嗎?」
「美髯」奧斯蓋爾:「這樣會不會讓我們自己綁手綁腳?」
「新矛」奧斯蓋爾:「海盜什麼的,打回去、殺光就是了,哪需要和解放者那些傢伙合作?」

GMTropicalo:比起岸防隊,要花錢他們覺得蓋神殿比較實在
  但也有人覺得蓋海凡德神殿才是浪費錢
  贊成神殿的,主要則是虔誠信仰艾辛眾神的舊教信徒
  還有不願意和解放者合作,或者是重視艾辛人出海掠劫傳統的老派

斯凡:「我們現在沒有人力,難道下次海盜又來的時候要先去求神保佑?有了岸防隊才是長久之道。」
布洛克:「如果資源有限,我認為應該先組織岸防隊。」

GMTropicalo:贊成岸防隊的,包括了有切身之痛的水手家族
  還有投入新教的艾辛戰士
  還有主要在北風峽灣活動的人們

GMTropicalo:商會裡眾口紛紜
  赫萊佛怎麼想?

赫萊佛:「岸防隊很重要,這可以盡量避免北風峽灣再次被海盜襲擊。」
  「海凡德大神殿很重要,有海凡德的祝福與指引我們才能取得勝利。」
  「然而戰爭還沒結束,只是鐵水鎮的戰鬥告一段落而已。」
  「既然岸防隊的計畫跟海凡德大神殿都需要龐大的資源,而我們有一個敵人,那就去掠奪那些養馬的然後執行我們的計畫。」
  「只要我們能掌握岸防隊的實權, 想做什麼還不容易,同時還能探索解放者的周遭環境好讓我們未來執行軍事行動。」
  「我們是艾辛人,從遙遠故鄉流浪過來,甚至流血流淚才建立了龍骨商會,得到我們生活的土地。現在雖然遭遇了危難,但這也可能是我們增強實力的機會。」
  「大家,要為了一時的苦難放棄更美好的未來嗎?」

GMTropicalo:艾辛人可不是被講一講就會改變心意的XD
  你改變不了別人的想法
  別人也改變不了你的想法

Saxton:是沒錯XD

GMTropicalo:大家繼續針鋒相對
  商會是會長決定對吧

Saxton:對

GMTropicalo:商會長維加德會怎麼決定?
  總之就是大家努力收集資源
  小孩子才做選擇,我們全都要的概念嗎?

Saxton:表面就是全要,但私下應該優先處理戰事跟岸防隊

GMTropicalo:會長是這樣想的?

Saxton:應該說會排個事情的優先順序吧
  戰事是眼前要處理的,不管是和解還是繼續戰爭
  岸防隊跟北風峽灣的安全息息相關,會優先於大神殿

GMTropicalo:嗯
  兩個總管
  西格莉澤和沙里厄斯
  好像也都是實務型
  而且沙里厄斯是佳涅宛人肯定不挺舊教
  西格莉澤還和外人談戀愛,又是城市人,應該也不挺舊教

Saxton:沙里厄斯應該超頭痛要去哪裡籌那麼多資源
  但是表面也不好說出要放棄大神殿
  所以對大家說就是全要

GMTropicalo:看起來是支持蓋神殿的人比較多
  但是都沒有實權
  掌權的都是重視實務
  或是思想比較偏新教
  會長說要全部同步進行
  但如果資源全都扔進岸防和戰備
  人們應該還是會有不滿
  只是畢竟
  實權掌握在他們手中
  索拉也只是繼續氣撲撲

Saxton:應該是
  反正上面就是說全要,下面的就給我努力去工作

GMTropicalo:好,赫萊佛的想法和會長等高層的決策我都知道了
  接下來看龍骨商會實際要做什麼吧

Vincent:這好有趣
  追龍骨的劇總是不會令人失望

Saxton:接下來要做的事是:
  1.派沙里厄斯去找班底們商會調度藥材,看他們願不願意接受向拉達斯之環諮詢的費用由龍骨商會承擔的方式來支付費用,我想他們應該有在涉及買賣魔法物品的業務,會需要調查物品的用法。當然希望藥材能在這一季取得。
  2.找黃金之翼協防北風峽灣,可以的話下一季支付報酬或者在他們需要武力支援時幫助他們。
  3.如果亨利卡斯的room in 有成立的話,希望可以讓赫萊佛有對韋赫婁的行動有優勢。

Saxton:赫萊佛打算做的事是,讓韋赫婁跟週邊部族有小衝突,讓他們必須分心在其他方向,大致的做法是引誘兩個部族的斥候或巡邏隊互相交戰
  另外有適當的機會就讓屬下去掠奪資源

GMTropicalo:1. 沙里厄斯去了班底們商會,見到了大龍頭埃爾,但埃爾對諮詢費用免除的籌碼沒有興趣,他們認為自己就有管道可以諮詢。班底們商會可以為龍骨商會調度草藥,而且是立刻。條件是影響力2。
  龍骨商會會答應下來嗎?

Saxton:就答應吧,應該也沒力氣再為這件事分心了,至少答應給拉德斯之環的東西有著落了
  不過這樣看起來班底們商會要變成正式的派系嗎?

GMTropicalo:班底們是個faction
  他們有surplus有needs
  會照自己的方向做事

Saxton:喔,第一印象是覺得faction也是派系
  總之影響力ok

GMTropicalo:在Legacy中,faction是危害的一種,可能對大家有幫助也有可能有害。而faction的中文也的確是派系沒錯
  倒不如說玩家們控制的這個東西,legacy其實叫做family,是家族
  只是本團中我用派系稱呼
  所以班底們是faction,不是family XD
  對不起我搞得有點複雜 XD

Saxton:Ok的啦XD



GMTropicalo:2. @Saxton 找黃金之翼協防,需要的是人手,我可以理解成希望黃金之翼騎士團拿recruits去北風峽灣嗎?
  如果ok的話, @vctc 黃金之翼騎士團願意接受龍骨商會的請求嗎?交出recruits,費用後補

Saxton:如果軍隊就是指人手的話,應該是吧,看 @vctc 有沒有別的想法



GMTropicalo:3. 我覺得就通通都先不算吧,畢竟我沒有明確說這是Zoom In

GMTropicalo:赫萊佛想要做的事情看起來像是
  使用陰謀 Subterfuge
  當你的派系用滲透其他組織/派系,解釋他們打算做什麼:
  • 你們讓目標對某資源的需求更多/更少。
  • 你們在目標搬弄是非,製造混亂。
  • 你們在某行動中隱藏了自己的存在,或是嫁禍給其他人。
  • 你們暗中破壞/干擾了某項事物,讓其在你指定的關鍵時刻出問題
  
  擲+Sleight。成功時,派系成功達到目的,7-9時擇一:
  • 你們的進展緩慢,效果要到下一季才會反映出來。
  • 你們留下了可能被循線追查的線索
  確定的話,就來擲+Sleight吧
  另一個選項(畢竟龍骨Sleight+0 XD)是zoom in 赫萊佛,我們用實戰的方式試試看有沒有機會造成維赫婁與其他部落之間的衝突
  我覺得很少丟使用陰謀,試試看也很酷
  但赫萊佛的zoom in也總是不會讓人失望,我也很期待赫萊佛又會發生什麼故事 XD


Saxton:我先把馬的盈餘再拿去升級艾辛戰士的quility變成+3,受傷後目前+2
  然後讓赫萊佛zoom in 好了
  派系丟陰謀失敗的話我現在有點無力承擔XD
  說不定會變成我被圍攻

GMTropicalo:變成艾辛騎馬戰士
  所以是帶著騎馬戰士偽裝成龍語族/遊牧民
  去造成混亂

Saxton:對
  現在艾辛戰士變成手拿克里蘭巨劍的騎兵

Saxton:我是想說靠南方的草原應該還有個部落

GMTropicalo:很多
  沒問題
  你打算先怎麼做?是要裝成維赫婁人攻擊其他部族?
  還是先裝成其他部族攻擊維赫婁

Saxton:先派部下去搶韋赫婁的弓箭
  然後再裝備韋赫婁的弓去襲擊其他部族

GMTropicalo:你們在戰鬥中應該本來就有收到一些
  城牆上也有
  說起來馬匹根本就是他們的
  要偽裝成維赫婁人
  逃走時丟些武器、落下幾匹馬
  超像
  只要不要被幹掉
  不對,被幹掉還好
  被抓到比較麻煩
  可能要大家被抓到的話就勇敢面對瓦爾哈拉吧

Saxton:應該是
  赫萊佛被抓到的話真的就也要去瓦爾哈拉了

GMTropicalo:嗯嗯嗯
  要找強大一點的部族
  還是弱弱的
  太弱搞不好也不敢惹事
  太強風險又比較高
  勢均力敵之類?

Saxton:勢均力敵的可能比較好找,理想上是稍微弱一點部族,可以趁現在韋赫婁缺乏人力,看狀況搞事

GMTropicalo:嗯嗯嗯
  我覺得這樣的誤導行動,應該是涉險,不是一般的攻擊
  可以接受嗎

Saxton:Ok

GMTropicalo:另外
  因為你們有正港維赫婁人的裝備
  可以以優勢進行
  Ok的話就來涉險吧

Saxton:[3d6+1] Roll: [6, 6, 6] Result: 19
  …我第一次看到這種爆骰XD
  3個6是怎麼回事XD

GMTropicalo:媽呀
  到底是怎麼個成功法?
  是馬上引發雙方衝突嗎?
  說起來,鐵水鎮戰鬥中,我們選了暫時不能離開此處,我們現在赫萊佛把艾辛戰士帶去活動,會讓鐵水鎮缺乏人手,讓鐵水鎮失去peace
  這樣可以嗎
  我會覺得peace也沒什麼用,好像還好,先處理維赫婁的事情好像比較實在
  看你怎麼想

Saxton:如果等艾辛戰士回去的話這兩個資源就會回來嗎?
  我覺得還是先處帶去理韋赫婁,人力need應該很快可以處理掉
  遇到小聚落或小部隊就趁夜搶他們馬跟武器,遇到大部隊就用弓箭襲擊,拉他們的部隊去撞另一個部落的部隊
  連續數天都重複這樣的動作
  偽裝韋赫婁的時候就用韋赫婁的武器襲擊,偽裝對手部落的時候就用部落的武器襲擊

GMTropicalo:不會喔,規則上就是你不能調動,一旦調動就會失去。不過你不會缺recruits,你掉的是peace

Saxton:ok
  Peace不知道能不能用來招募外地人(recruits)住進鐵水鎮
  因為和平所以吸引外地人來發展

GMTropicalo:所以外地人來了就沒了和平嗎?

Saxton:我是在想比較像治安問題或是文書業務來不及處理
  各種食衣住的問題被提出
  或者醉漢吵架的事情增加

GMTropicalo:嗯嗯嗯
  合理
  以後可以試試

Saxton:龍骨商會拿到的兩個peace就這樣放水流了XD

GMTropicalo:赫萊佛這支特遣隊
  喔對了,我們這邊是Zoom in
  明確說明一下XD

Saxton:是XD

GMTropicalo:靠著先前得到的維赫婁人裝備,扮演維赫婁人大成功,襲擊其他遊牧民,讓其他部落的龍語族誤以為是維赫婁人在掠劫,成功引起了數場衝突
  本來就在鐵水鎮元氣大傷的維赫婁人經不起這樣的衝突
  陷入了絕境
  士氣低迷,人手也疲於奔命
  赫萊佛會想趁機攻擊他們嗎?

Saxton:派部下掠奪個一次就閃人
  然後就看黃金之翼要不要暫時幫我防守北風峽灣

Vincent:我想想
  下班回(誤
  我會幫忙,只是在想有沒有更好的方式幫忙
  好啦不要想太多,先答應下來

GMTropicalo:久違的艾辛出草
  你們回到鐵水鎮,赫萊佛的堂哥海爾吉帶的那支小隊大豐收,他們假扮維赫婁人攻擊其他的部落時燒殺擄掠,抓了好一些奴隸,也搶了一些龍語族的龍神信仰的金雕像銀雕像之類
  但你們回到鐵水鎮,卻發現艾辛戰士離開之後,維赫婁人的間諜在鎮上放了幾個火頭,又額外造成了一些損失
  但這些維赫婁人的騷動很快就被壓制下來,間諜們也被逮捕
  好不容易等你們艾辛掠劫隊回來,才有辦法組織起比較完整的普查,徹底把可疑人物給揪出來
  總之就是失去了Peace

GMTropicalo:這時,班底們商會也送來了草藥
  由埃爾之子伊爾茲巴塔斯率領武裝商隊押送草藥來到鐵水鎮

Saxton:哎呀
  忘記說我們去拿就好

GMTropicalo:收了你2影響力
  讓他們辛苦一下XD

Saxton:之後就直接送去拉德斯之環比敎快

GMTropicalo:那龍骨商會的行動到這邊也告一段落,換黃金之翼騎士團如何?

Saxton:Ok
  這算是我們搶到人力跟財富嗎?

GMTropicalo:沒有喔

Saxton:純描述XD

GMTropicalo:他個人收入

Saxton:喔喔

GMTropicalo:應該說他們小隊的個人收入
  掠劫的成果都得交出來也太悲慘

Saxton:也是XD

GMTropicalo:大家需要充實一下個人資產

Saxton:那這樣可以mark赫萊佛的陰謀詭計嗎?
  要不是沒血就可以下去搶了XD

GMTropicalo:我看看喔
  算

Saxton:這場戰爭新增很多龍骨npc,目前我不確定「新矛」奧斯蓋爾、布洛克這兩個是哪個家族的人

GMTropicalo:奧斯蓋爾是造船家族的啊
  美髯的兒子
  埃納爾未婚妻的哥哥
  布洛克是水手家族

Saxton:原來父子都叫奧斯蓋爾
  我只是不太能理解父子都用相同名字這個概念
  最後都還得用稱號或別名來區分他們
  外國人不知道在想什麼XD
  都不怕別人找錯人嗎XD

GMTropicalo:就文化不同囉

Vincent:以北歐人來說不難理解啊,奧斯蓋爾之子奧斯蓋爾
  桶家也有啊,tun -> tun tun -> tun tun tun
  我的想法是他們至少要生七個
  第七個可以叫桶
  所以到三桶時,已經連四代有生超過七個了
  如果不同兄弟都有桶的話,就叫別的桶
  但第一個出生的七子可以取名為 tun

Saxton:老桶小桶

Vincent:本來是想說 tun 是十的意思但十個好像有點太多

==============================================================
A2S1-09-亨利卡斯
==============================================================
Spoiler:
GMTropicalo:赫萊佛這邊有Zoom In,於是現在是Zoom Out
  @vctc 你在赫萊佛率領假維赫婁人嫁禍他們引發部落衝突之時會在幹嘛?

Vincent:人在外面要晚點回,我要想想,應該是丟風向籌資源之類的

GMTropicalo:沒問題慢慢想
  接著要換黃金之翼騎士團,你也可以順便想想
  1. 怎麼配合龍骨商會協防北風峽灣
  2. Zoom In期間的行動
  3. 之後黃金之翼騎士團自己的行動

Vincent:
  0. 想知道現在 google sheet 上的資源是不是還沒更新,看到拉德斯這樣有點令人害怕XD 如果拉德斯還是這麼慘就要想辦法協助
  1&2. 為了要配合龍骨,先跟譚古申請武力支援,如果這可以在 zoom in 期間行動,那就以優勢進行
  3. 確認得到 spy 跟 knowledge 了沒
  4. 根據 1&2. 的結果,可能要派亨利去跟赫萊佛交涉,看能不能以和平手段處理,也可能調整協防的條件(改為得到影響力?)
  5. 如果一切順利,把國家瑟姆的成立需要的資源移動:
  - 充分教育人民選舉之事:□Knowledge
  - 建立一個針對外國勢力滲透、反制政治宣傳的手段 □Spy
  6. 中央銀行方面,是我需要投入三個資源才能讓中央銀行開始運作嗎

Saxton:現在拉德斯之環應該是打平了,等龍骨把藥材送過去就會mood+1

Vincent:太好了,少一件事
  7. 我自己的想法是中央銀行建立後手續費就可以取消,成本由中央銀行負擔,但之前也答應讓羅貝塔斯進入黃金之翼並且就此議題上訴,如果他說服大家在銀行建立前就取消手續費而造成黃金之翼財政吃緊的話,亨利本人也需要負擔起填補這缺口的責任
  7.1. 如果羅貝塔斯上訴失敗的話,那就有必要利用知識資源宣傳/教育所有商家和消費者,在中央銀行成立前,可以自由選擇是否需要監管(中心化 vs 去中心化),監管是有成本的,甚至也可以民調一下大家的意向(雖然我想大家的想法可能是無成本監管)

Saxton:我在想,乾脆我給你影響力,你給我人力會不會比較簡單一點?

Vincent:但我沒有人力啊 QQ

Saxton:也是XD
  我在想會不會你派跟隨者過來就夠了

Vincent:別怕啦
  現在沒有,我可以生
  生了就有了
  viewtopic.php?f=89&t=1636
  叫這個伊曼努爾率軍守城
  伊曼努爾是藍岩矮人,藍岩矮人是用這篇裡寫到的武裝運輸車
  viewtopic.php?f=162&t=2990
  這篇是用巨羊,也許在帕先可以用巨牛之類的
  波希米亞戰車
  https://www.google.com.tw/amp/s/kknews. ... b4k5y2.amp
  胡斯戰爭中的利器——胡斯戰車
  胡斯戰爭,是中世紀後期的波西米亞人為了反抗德意志裔的壓迫,與天主教教廷的腐敗,而發起的抗爭。戰爭以捷克民族英雄胡斯(胡司)的宗教改革為旗幟,以胡斯黨人為領導,義軍與大半個歐洲的討伐軍頑強作戰,以少勝多,捍衛了捷克民族。而戰爭中發明的胡斯車堡,更在世界軍事史上有著巨大的影響。

GMTropicalo:看起來都有更新啊
  1. 我們就先從北風峽灣的問題開始吧
  為了龍骨尋求北風峽灣的協防,亨利卡斯打算請譚古出手嗎?所謂的申請武力支援是指打算消耗貢獻值換Recruits嗎?
  剛好為了要得到Spy,亨利卡斯也是得和譚古請示
  我們就算Zoom In亨利卡斯吧
  提到岸防隊,譚古和伊爾梅討論一下,認為岸防隊不能完全由派系主持,中央必須參與,於是願意出recruits
  也就是說,帕先中央會出recruits,不需要黃金之翼騎士團花費貢獻值(這也是岸防隊的小計劃有4個資源需求而不是3個的原因)
  另一個選項,是黃金之翼騎士團執意要使用貢獻值換來人力,然後黃金之翼騎士團將人力投資進入岸防隊,或者是黃金之翼騎士團將人力交付給龍骨商會,再由龍骨商會投資進入岸防隊
  @vctc 可以考慮一下上面兩個方向三種選擇

GMTropicalo:
  3. Spy與Knowledge都還沒取得。梅琳娜在等你和譚古談判;羅貝塔斯要等你確定放棄手續費(失去wealth),他就願意參加黃金之翼騎士團,為大家編撰議事章程(得到Knowledge)
  他會上訴他會請命,但是要不要通過還是黃金之翼騎士團的問題
  6. 中央銀行的小計畫,需要滿足三個資源才能建立完成,之後才會有效果。而這三個資源沒有全都要黃金之翼騎士團出,有其他人願意出也可以

Vincent:1. 的話如果中央有意出 recruits 的話那就最好了,如果需要將領的話也可以派出伊曼努爾協防北風峽灣
  2. 既然不用煩惱 recruits,那龍骨 zoom in 期間的議程就改為閱讀風向取得 fortification
  3.1. 要跟譚古報告梅琳娜的回復,也討論協防北風峽灣的事宜
  3.2. 取消手續費以取得羅貝塔斯的協助
  目前先這樣

GMTropicalo:好,在伊爾梅的斡旋下,中央派出了以沒有家中的次子為首,加上了各地的犯人和地痞,通通送去了北風峽灣,這批人由伊曼努爾率領,加上譚古的次子海都斯,還有肯尼斯的兒子譚古斯塔斯等人一起去了北風峽灣,這就是岸防軍的開始

Vincent:這群人感覺蠻帥的

Saxton:聽起來就好威猛

GMTropicalo:感覺軍紀會需要點時間加強
  接著來個優勢的閱讀風向看看怎麼取得forification187
  不過你是要在哪裡蓋fortification?

Vincent:說到這
  我們想弄的 fortification 是配置火砲的移動式鐵車隊
  星海爭霸裡面的人類攻城坦克

GMTropicalo:這是transport吧
  或是siege weapon

Vincent:他是可以架起來變防禦火砲的

GMTropicalo:想要一個可以移動的fortification
  還可以siege
  只能跟你說沒辦法
  AR 226年沒有火藥科技

Vincent:現在科技還無法嗎😆
  可惜

GMTropicalo:弩炮可能有機會

Vincent:恩恩

GMTropicalo:應該去研究哥布林沼氣科技
  用瓶裝天然氣
  高風險高報酬

Vincent:好沒關係,我是想說幫忙鐵水鎮修建防禦
  但希望龍骨跟維赫婁雙方可以談和
  研發科技也是個坑啊
  Civilization

GMTropicalo:如果只是要應急
  你可以無效你的武裝商隊,讓你那些武裝篷車進駐鐵水鎮
  勉強可以算是fortification
  但應該只能暫時

Vincent:嗚嗚嗚

GMTropicalo:太久你們商隊就沒收入了
  或者是你還是要丟個閱讀風向
  鐵水鎮被破壞的主要是城牆和一些外站的烽火台之類
  大概多半以木頭為主

Vincent:還是來閱讀風向好了,也來徵詢龍骨的意見
  [3d6 + 2] Roll: [5, 4, 2] Result: 13
  11

GMTropicalo:強
  你覺得關鍵地點是哪裡

Vincent:我想想
  可能是某個我們地盤的林場

GMTropicalo:鐵水鎮東北方的那個森林嗎?
  還是你們擁有的?
  那就是奧拉維揚波列也有個森林
  奧拉維揚波列是聖火騎士團的地方
  應該比較好講話,只是離鐵水鎮遠,要翻過山

Vincent:啊
  也不一定是我們的
  鐵水鎮附近的就可以

GMTropicalo:鐵水鎮旁邊的森林倒是很近
  但他們一直沒有對這森林出手應該有什麼原因
  要用木材的話,可能得談判

Saxton:我在想,我們礦山應該有很多沒有利用價值的碎石頭跟泥土,有可能當作建材來利用嗎?

Vincent:石頭防禦感覺要蓋比較久

GMTropicalo:顆顆
  拿廢石廢土不用談判,但鐵水鎮的礦坑已經停工蠻久了
  沒有付錢給矮人
  矮人就自己挖自己的
  賺了一筆錢
  矮人應該很樂意有人要把他們挖出來那些石頭泥土搬走
  矮人也是一群
  破壞大自然沒在手軟的傢伙
  而且鐵水鎮也不是他們家
  就亂挖亂扔亂塞
  不過如果聽說你們是要拿去蓋城牆
  搞不好這些廢土忽然又變成有價值的東西
  矮人們又說要拿錢出來買才能收購他們的上等石材

Saxton:[這些矮人吃我住我還賺我,真夠機車XD

GMTropicalo:不貪婪就不是矮人了嘛XD

Vincent:好賤
  我先問一下龍骨
  如果幫忙蓋防禦
  有機會跟維赫婁談和嗎
  這樣我也比較好跟黑毛談木材的事

GMTropicalo:人家都快掐死維赫婁了XD
  這時候要人家收手

Vincent:嘿啊

Saxton:我現在的想法是,把駐紮在北風峽灣的人手組織軍隊帶去維赫婁家去施壓,看是要投降還是要打,所以才在找人幫忙協防一下北風峽灣好讓我的人手可以調動

Vincent:好

Saxton:鐵水鎮本身就有一批人駐守而且不能移動,所以蓋不蓋要塞不是很重要

GMTropicalo:你已經動過了啊
  沒差了啦
  Peace已經消失了

Saxton:啊
  XD

Vincent:其實以我來看很重要
  被打下來的話我們的礦源又沒了

Saxton:我以為是鐵水鎮的精銳小隊行動,不是屬於北風峽灣的人手XD

GMTropicalo:是啊
  北風峽灣移動不會噴surplus
  你是武力奪取的選項裡頭有不能移動,所以鐵水鎮的人需要駐守
  不過你也出去奇襲了,所以鐵水鎮的Peace就沒了
  北風峽灣的人馬調動不會掉surplus
  只是可能會有別的問題
  anyway
  現在黃金之翼騎士團去跟中央要到了Recruits,他們準備編組成岸防軍,現在先打算暫時駐紮北風峽灣
  龍骨商會同意讓這些次子啊流氓啊犯人進入北風峽灣嗎?

Saxton:答應

GMTropicalo:同意的話,北風峽灣等於有人看守,或許你就能夠調動北風峽灣的人了
  帶領那批岸防軍的藍岩矮人伊曼努爾來到鐵水鎮跟你們解釋岸防軍的時候,也順便幫你們評估了一下城防和建材
  提出了使用森林木材或是坑道廢石的兩種方案
  當然伊曼努爾不知道矮人算是約聘人員,所以以為那些廢土廢石都不用錢可以直接用
  黃金之翼騎士團的態度感覺是願意幫你們重建城防,但希望你們能和維赫婁和談
  看起來龍骨商會的態度是覺得不需要蓋城牆,把北風峽灣那邊的人調過來去威嚇一下看看能不能和談,不想和談就順手幹爆他們
  所以對修城沒有太大興趣
  @Saxton 確認一下是不是這樣?或者是又有其他想法了

Saxton:差不多是這樣

GMTropicalo:@vctc 如果龍骨沒興趣修城,黃金之翼騎士團還是要修嘛

Vincent:對,我想用雪中送炭幫他們解決防禦需求順便解決我的財富需求
  同時也是為鐵水鎮陷落買個保險

GMTropicalo:所以順序是先同意羅貝塔斯
  取得Knowledge然後缺錢
  再來處理城牆

Vincent:沒錯

GMTropicalo:羅貝塔斯聽說黃金之翼騎士團最終同意了取消手續費
  感動落淚
  覺得自己真是為黎民百姓爭取到了福利
  他的聲望提高了不少

Vincent:築城應該可以創造一些內需,讓黃金之翼彌補財務缺口繼續運作

GMTropicalo:科斯圖提斯也趁機拉攏羅貝塔斯
  科斯圖提斯讚美了羅貝塔斯為人民請命的行動
  闡述了自己和艾瓦索羅將眾人之利擺在一切之上的理想

Vincent:真是令人頭痛
  己願他力

GMTropicalo:貶低了伊爾梅和亨利卡斯這些汲汲營營只想賺錢的商人嘴臉
  羅貝塔斯更加相信自己進入騎士團議會是有意義的
  很快就創作出了議事規章
  你們得到了knowledge
  同時財報又見紅了

伊爾梅:「真是令人頭痛啊……」

「怎麼感覺辛苦的是我們,結果壯大的是別人呢?」伊爾梅抱怨
  伊爾梅應該很年輕
  30歲左右而已
  但從小就在艾瓦索羅的師父身邊見習
  能力應該非常優秀
  菁英份子

亨利卡斯:「他們嘴上說都是為了人民,實質上為帕先付出的不是他們,是我們啊⋯⋯」
  「所有事情的運作都是錢錢錢。」
  「人的惰性就是只想被照顧,卻不想付出。」
  「如果想要被照顧得好一點就多付一點稅啊!」
  「算了抱怨完了。」

伊爾梅:「既然這條路行不通,我們就得開闢更多財源。」
  「先前賣出去的礦山,也要加緊催促他們產出。」
  「有空我們再重新檢視還有的其他獲利模式。」伊爾梅焦頭爛額
  「你有什麼打算?」

亨利卡斯:「我想要為鐵水鎮修建防禦作為鐵水鎮淪陷的風險規避。」
  「龍骨那些人殺紅了眼,沒有注意到風險。」
  「先有停損點,再有進場點。」

GMTropicalo:[發動獵鷹七號計畫

亨利卡斯:「修建防禦可以促進內需,這麼一來財報應該不會赤字。」
  「接下來可能要以公國的利益思考整體需求在哪。」
  「多多進行雪中送炭的雙贏行動。」

伊爾梅:「好,那就交給你處理了。」

亨利卡斯:「悉聽尊便。」

GMTropicalo:亨利卡斯打算用木材還是石頭

Vincent:木材

GMTropicalo:那就是需要和黑毛他們談判了

Vincent:仔細想想還是從奧拉維揚波列運送,這可行嗎
  我是擔心維赫婁人打我們的伐木隊
  到時候衝突又加劇

GMTropicalo:也是有可能
  畢竟那邊是戰區
  那就要去和聖火騎士團談判

Vincent:好
  去跟他們取得木材需要什麼條件嗎

GMTropicalo:我想想喔
  聖火騎士團的首府在奧拉維揚波列
  但大團長法芙蓉住在Dumblin

Vincent:噢噢噢
  想跟法芙蓉說明現在戰事的情況
  主要考量是希望確保鐵水鎮的安穩以及較低衝突

GMTropicalo:嗯嗯
  法芙蓉,大家可能不太熟,不過她在審判戰爭OJWP最後其實有登場,結局時,主和派的聖火騎士們依照佳涅宛侯爵的終戰命令,廢黜了被主戰派拱著堅持要對異教徒趕盡殺絕的法西弗,那些主戰派聖火仔就挾持法西弗,退回他們領地拒絕投降。
  這時才剛帶兵接連剿滅了冰之塔與騎士團內部惡黨的譚古,就帶著人馬以鎮壓叛亂之名包圍奧拉薇楊波列,而主和派的聖火騎士也在法西弗的姐姐,法芙蓉的率領下,加入包圍,希望能勸說對方釋放法西弗,雙方和解。
  最後的和談諾加斯也有參加,雖然雙方的首腦們都不願意見到進一步的流血紛爭,但長年和異教徒作戰,無法放下仇恨的主戰派騎士們突擊的和談會場,護衛的須蒙塔斯和薇陶蒂都戰死,諾加斯也揮淚斬殺了賈斯提澤,親手救出法西弗,才讓這場衝突畫下句點。
  之後法西弗對聖火騎士團心灰意冷,和索拉離開了故鄉。諾加斯則退出了聖火騎士團,正式成為波帕茨克子爵麾下的騎士。聖火騎士團雖然元氣大傷,但同時也肅清了團內的異議分子,法芙蓉順勢掌握了騎士團大權,成為了第一任女性騎士團長。

法芙蓉:「亨利卡斯你結婚了沒啊?」
  「有沒有喜歡的女孩子?」
  「國內所有的好姑娘我都知道。」

GMTropicalo:法芙蓉也到了喜歡作媒的年紀

亨利卡斯:「有,我正打算跟席佳求婚。」
  「求婚信物都訂好了。」
  「您應該見過席佳吧?」

譚古:「亨利卡斯應該不是來講這個的吧……?」

法芙蓉:「你好煩啊,到那邊去!」
  「有啊我見過,回歸之夜你旁邊那個女孩子對吧?」

亨利卡斯:[完了,法芙蓉不走我要怎麼講梅琳娜的事⋯⋯
  「正是她。」笑著說
  「很漂亮吧?」
  「席佳是我的青梅竹馬。」

法芙蓉:「漂亮漂亮!」
  「原來是從小就認識的啊~」
  「唉我們家奧達斯也都十八歲了,卻還好像對女孩子一點興趣都沒有。」
  「他和我們兩個一點也不像,正經八百的,又嚴謹又自律。當然是個非常出色的年輕人啦,只是總是讓人擔心他是怎麼想的。」法芙蓉憂愁

亨利卡斯:[該不會是喜歡男孩子
  「說不定他私下在女孩子間很活躍,只是您不知道而已。」笑說

「這樣好了。」法芙蓉說
  「你幫我找到適合奧達斯的女孩子,我就出木頭給龍骨商會修城。」

亨利卡斯:「這個沒問題,交給我吧。」

法芙蓉說:「爽快!好,木頭我也可以先給你。」
  「半年之內要給我好消息。」
  「辦不到的話……」法芙蓉露出陰沉的表情

亨利卡斯:「感恩您為帕先的和平付出的貢獻,我也會為奧達斯的幸福做出貢獻的!」

法芙蓉笑著點了點頭,似乎想到了什麼,速速離開去安排了

亨利卡斯:那等下還要私下找譚古傳遞梅琳娜的意思
  還有了解奧達斯喜歡什麼樣的女生

GMTropicalo:嗯嗯

譚古:「你是開玩笑的吧?」

亨利卡斯:「梅琳娜真的這樣說。」
  「公平紳士為我見證。」

「我可是結了婚的男人!」譚古揪住亨利卡斯的衣領
  「這我做不到。」譚古說

亨利卡斯:「別這麼說⋯⋯」
  對欸
  譚古跟誰結婚啊

GMTropicalo:法芙蓉啊

亨利卡斯:啊
  好危險
  怎辦 OTZ

譚古:「被法芙蓉知道的話,我不用等到退位就死掉了。」
  「你還不如現在捅死我。」

亨利卡斯:「嗯,有道理。那我幫你拒絕好了。」

「請務必這樣做。」譚古說

亨利卡斯:「那如果她說不用作陪,但要讓她進入樞機議會,這樣可以嗎?」
  「情報網的事,我會另外想辦法。」

「她想進入樞機議會?她怎麼了?」譚古驚訝地問
  「以前千請萬托她都拒絕。」
  「現在居然主動說要進入樞機議會。」

亨利卡斯:「她也是有野心的人吧。」
  「感覺她想放下情報網的重擔,繼續前進了。」
  「話說回來,如果需要下一任情報總管,不知道誰能接任。」

譚古:「艾瓦索羅那邊還有人嗎?」
  「恩科怎麼樣?叫他來當情報總管?」

亨利卡斯:「這是個好主意!」
  「恩科的消息也很靈通。」

GMTropicalo:恩科好像才剛被任命成為與秘環的外交擔當
  又要被調回中央嗎XD

亨利卡斯:外交跟情報也有些關係

譚古:「也可以幫我多留意一下看看有沒有其他人選。」

GMTropicalo:的確
  接下來要探聽奧達斯的情報嗎?
  是打算問他還是從他身邊的人探聽?

亨利卡斯:可能也要問恩科他的意向,說不定他有更適合的人選
  直接問奧達斯啊
  「阿達斯還是你要當情報總管?」

阿達斯:「我是探子,不是總管。」
  「如果我手下有十個阿達斯的話,我大概就能當總管了吧。」阿達斯說
  「事情都交給他們做就好~」

亨利卡斯:「也是啦。」

奧達斯:「對家族最有利的人選就是我理想的婚配。」
  「父親馬上就要退位了,我身為長子,肩負著家族的未來。」
  「不能因為些許兒女私情而影響到家族的利益。」

亨利卡斯:「嗯⋯⋯那你覺得什麼樣的對象對你的家族最有利呢?」
  [心中想像大地精格格不知道可以嗎

GMTropicalo:[奧達斯大概也會欣然接受吧

奧達斯:「國內某個大人物的女兒吧。」
  「可能和接任父親的新任大公有點關係,也能穩固新舊大公雙方背後的勢力。」

亨利卡斯:「難道要跟解放者聯姻嗎?」
  (煩惱)

「亨利卡斯認為我們必須要和解放者建立更緊密的關係嗎?」奧達斯問

亨利卡斯:「上一代有許多恩恩怨怨。」
  「解放者也還沒全然接受帕先的文化制度。」
  「或許這是一個方向。」

奧達斯:「艾瓦索羅叔叔跟我說過,他們可以的話也不願意這樣。但要化解問題,有時候是需要時間的。」
  「我理解父親和艾瓦索羅叔叔沒辦法把所有事情處理妥善的難處。」
  「我也願意承擔。」
  「雖然我不像父親和艾瓦索羅叔叔那樣有才能,但我還年輕,我有時間。」

亨利卡斯:「對於我們年輕人來說,時間就是最大的盟友。」
  跟他舉高利貸等事的例子
  「我希望能夠使他們接受帕先的制度。」

奧達斯:「高利貸……是合法的嗎?」

亨利卡斯:「並不是。」
  遠目

GMTropicalo:總之
  不知道奧達斯實際有沒有心上人
  但總之至少他聽起來像是他更傾向進行政治婚姻
  認命的感覺
  或者是覺得自己有使命

亨利卡斯:我覺得在古代這種事應該蠻正常的
  「萬一我們不幸跟解放者起衝突,也許你最佳的婚嫁對象可能就會是龍骨的某個大人物的女兒了。」開玩笑說

GMTropicalo:應該就是基本

奧達斯:「不管是解放者還是艾辛人,我都可以的。」
  「亨利卡斯你有聽說嗎?農娜大師決定把女兒嫁給瑪穆了。」

亨利卡斯:好,那我可能都物色一下
  「我知道,這也是不錯的結合。」

奧達斯苦笑:「這就是身在這樣的家庭中的宿命。」

亨利卡斯:「這是個雙方接納彼此的契機。」
  「你覺得這樣不好嗎?」

奧達斯:「對大公國來說,對風暴之子來說,對秘環來說,都是好的吧。」

亨利卡斯:「是啊。」

奧達斯:「對個人來說,是好是壞我不知道。但如果認為這樣的結合不好的話,那在未來的生活會比較辛苦的。」

亨利卡斯:「沒有身家底氣的小伙子,可根本沒資格進入政治婚姻呢。」

奧達斯笑了笑:「或者是次子,像是海都斯。」

亨利卡斯:心中想說如果長子出事,次子就有資格了
  「每個人在世上都有各自的任務。」
  「我會幫你看看解放者那邊有什麼好姑娘的。」笑
  要查查解放者那邊最親帕的派系是誰

GMTropicalo:嗯嗯
  當然就是瑪卡斯
  其他人都是鷹派

Saxton:[小馬卡斯XD

Vincent:[玩這麼大😆
  馬卡斯有女兒嗎😆

GMTropicalo:我只有寫兒子
  你們覺得有嗎?

Vincent:照理說應該有
  但要未婚
  而且也要親帕的

GMTropicalo:有也不奇怪
  嗯
  那就有吧
  Giedrė 紀葉德蕾

Vincent:晚點有聯合岸防會議時跟老馬卡斯談談
  忘了問奧達斯的興趣了
  該不會就是一般接班人的興趣
  擊劍、下棋、馬術、打獵
  啊
  不知道法芙蓉知道我這安排會是什麼反應⋯⋯

GMTropicalo:就
  琴棋書畫之類
  六藝
  禮、樂、射、御、書、數
  其實我覺得譚古和法芙蓉應該沒有特別教養他成這樣
  他就不知道幹嘛自己給自己很多壓力
  譚古也並沒有想要世襲權位

Saxton:[乾脆讓佛莉妲橫插一腳XD
 可是佛莉妲才14歲

Vincent:有道理
  沒關係,一個一個介紹

Saxton:可是佛莉妲才14歲

GMTropicalo:適婚年齡

Vincent:古代到這個時候差不多就可以了啊

GMTropicalo:好,接下來黃金之翼騎士團還要做什麼?

Vincent:要跟梅琳娜報告譚古的回應

GMTropicalo:梅林娜會有什麼反應呢
  我想想
  應該面無表情

梅琳娜:「我只是在試探他。很好,他通過測試了。」

亨利卡斯:甘😆來這套

「拿去吧。」梅琳娜把名冊推給你

亨利卡斯:謹慎的接過
  「太感謝你了🥺
  「日後如果有什麼可以效勞的地方請儘管吩咐。」

梅琳娜:「已經吩咐了啊,又沒用……」

亨利卡斯:「你也不想譚古被捅死吧⋯⋯」

梅琳娜:「算了,我要去放假了。」

亨利卡斯:「休假愉快。」
  我好像把要做的事都做完了,不知道有沒有遺漏
  看了一下差不多了,那就上繳知識跟間諜,其他的晚點再處理

GMTropicalo:這次應該算zoom in吧
  好
  修城所需的木材等下次輪到再說
  黃金之翼騎士團的貢獻一直都滿的
  應該多用一下XD

Vincent:我應該多做一點強化自己派系的事

GMTropicalo:對啊
  你都在憂國憂民憂龍骨憂秘環

Vincent:他們爆了都會倒楣到我啊
  現在感覺稍微好一點
==============================================================
A2S1-10-婚禮前夕
==============================================================
Spoiler:
GMTropicalo:那就換拉德斯之環
  @anka 你們在赫萊佛率領假維赫婁人嫁禍他們引發部落衝突之時會在幹嘛

Anka:我以為跟清洗內部是同一段時間?如果不是,那就是籌備婚禮,調度藥物資源

Saxton:拉德斯之環要求的藥材,龍骨商會已經拿到了
  只差運送

Saxton:只要沒有參加zoom in,應該就可以視為不同時間
  或者應該說,規則就是這樣子XD

GMTropicalo:對XD
  根據規則就是沒zoom in的人就是在做其他事
  我認同其實可能在同時間,但我不想破壞規則
  破壞規則比較麻煩

Saxton:我有點好奇,如果小計畫有投資的派系都投資了一樣多的量,那要怎麼決定誰的影響力最高?

GMTropicalo:怎麼可能一樣
  這是不會發生的不用擔心

Saxton:我記得有一次聊過,參加別人的zoom in沒有獎勵,所以可能不太會有動力參加

Vincent:沒有,你以為我寫一個雪莉桶出來幹嘛,就是我準備亂入用的啊XD
  有什麼好處?好處就是爽XD
  追劇追久了偶爾亂入一下嘛

Saxton:XD
  小黑的劇完全是另一種風格

GMTropicalo:你要亂入應該是寫別人派系裡頭的人物吧XD

Vincent:是塞維拉娜啦,塞維拉娜是嫁去龍骨的

Saxton:塞維拉娜不知道是喜歡在山裡跑的人還是強壯的人還是喜歡去海上探險的人
  斧頭家跟盾牌家不知道有誰喜歡小隻馬的XD

Vincent:他喜歡強大的戰士
  能打敗自己的
  找一個高大的好了
  塞維拉娜可以用盾牌防護下盤,夫妻合體技

GMTropicalo:該不會就是斯凡吧
  不過斯凡在比武大會打輸女人

Saxton:這不會離婚嗎XD

Vincent:斯凡家族最厲害的就是斯凡嗎

GMTropicalo:他都能去打比武大會了
  應該最強?

Saxton:我不知道耶,也許只是剛好帶他來

GMTropicalo:盾牌家和斧頭家現在名單上都只有一個人
  光棍司令
  @Saxton 快多生幾個人出來

Saxton:我再補補XD

Vincent:斯凡家族感覺不錯

Saxton:斯凡可能擅長帶人,武藝在家族裡只排第三

Vincent:不然就是原本嫁的已經往生了
  原本還有更厲害的
  現在當主母

GMTropicalo:蝦咪
  所以那個賽維拉娜是盾牌家族的主母喔XD

Vincent:不是
  單親媽媽而已啦
  看有沒有表兄弟要來接收

GMTropicalo:艾辛人也會收繼婚嗎
  好像會
  為了確保遺產不會被分掉
  所以是改嫁給家族排第二的嗎?
  斯凡的二哥之類?
  還是其實
  當初嫁的是斯凡的叔父
  所以是斯凡的繼叔母之類

Vincent:也有可能
  叔父娶年輕半身人
  好潮

GMTropicalo:前衛

GMTropicalo:秘環正在籌備著葛蕾塔與瑪穆的婚禮
  還有準備草藥
  前面黃金之翼和龍骨艾辛都有Zoom in
  所以你有兩次優勢
  @anka 你要先處理哪個?婚禮還是草藥?
  我是這樣看,閱讀風向看怎麼獲得草藥當然就是直接了當是medicine
  另外婚禮的話,如果辦的夠盛大,應該可以獲得morale,不過詳細要怎樣才叫做夠盛大,可能需要思考

Anka:先處理藥物問題
  [3d6+2] Roll: [6, 4, 1] Result: 13
  6+4+2=12

GMTropicalo:關鍵地點在哪裡?

Anka:在鐵水鎮
  商會把東西弄到手了
  只是還沒運來

GMTropicalo:有這種事
  @Saxton 你們有medicine了喔?

Saxton:班底們運來了不是?

GMTropicalo:對齁
  如果都已經有了
  那何苦丟閱讀風向XD

Anka:🤣

Saxton:再多找一個爆資源不好嗎?

GMTropicalo:可呀
  那就選另一個關鍵地點
  別的管道

Anka:我想想
  瑟米奈拉斯
  梅奇德拉寇的秘密栽培場
  準備用來製造藥物賺取功績

GMTropicalo:挺合理的
  你覺得康復了的葛蕾特是怎麼看自己要被嫁給瑪穆這就事
  艾達斯又是怎麼想的
  農娜是怎麼和艾達斯兄妹溝通的?
  瑪麗瓊娜怎麼想?感覺她會覺得這是合乎邏輯的判斷?

Anka:葛蕾特應該會內心氣炸
  但表面不表示意見
  配合一切
  艾達斯的話三分不同意三分如釋重負剩下的都是他自己也不確定的情緒
  瑪麗瓊娜私下找上她
  要她配合婚禮,實際上是去對方那邊當秘環的眼線
  瑪麗準備向外擴張,攫取資源,以應對未來可能的各項問題
  顯然拿艾達斯當幌子
  為了哥哥未來要領導的秘環
  讓妹妹去暗中搞事

GMTropicalo:為什麼
  葛蕾塔這樣就會被說服喔
  我覺得葛蕾塔應該會說:「怎麼不是你去嫁個大地精看看?」
  瑪麗瓊娜是認真覺得艾達斯會是未來秘環的領導人嗎?還是只是在唬弄葛蕾塔?瑪麗瓊娜想要擴大勢力,想利用葛蕾塔去交好風暴之子部這部分ok,但她真的覺得艾達斯適合領導秘環嗎?或者是這樣又能排除葛蕾塔又能獲得外部盟友,根本一舉兩得?
  你覺得葛蕾塔與艾達斯原本和瑪麗瓊娜的關係如何啊?
  我在想,葛蕾塔應該會覺得自己才是未來的秘環領導人,結果現在要被嫁出去,還要嫁給什麼大地精,應該是瑪麗瓊娜想要奪權的陰謀
  我認為瑪麗瓊娜拿艾達斯當藉口去說服葛蕾塔應該不太容易成功,反而蠻有可能被葛蕾塔洗臉
  於是瑪麗瓊娜就叫來艾達斯

瑪麗瓊娜:「秘環未來還不是你們兄妹的?我們藥草已經收了,恩惠已經受了,不可能反悔的。你是秘環未來的領導者,你去試著處理這個問題吧!也算是為你未來做預習。」瑪麗瓊娜要艾達斯去說服葛蕾塔

GMTropicalo:@anka 艾達斯怎麼辦?

Anka:我需要深思
  這個感覺要好好想想

GMTropicalo:辛苦了
  勢力裡面兩個派系有點競爭又有點對立,更厲害的是兩個派系的老大都是你自己的人物XD
  我覺得超微妙
  不像黃金之翼騎士團兩個派系都是NPC,艾瓦索羅就裝死就好;也不像龍骨商會新舊信仰反正會長就直接選邊站
  秘環內部的角力有夠high

Anka:這個問題好難處理
  艾達斯不是那麼精細的人
  要用理論說服葛蕾塔應該是辦不到
  搞不好還會被反過來情勒
  變成艾達斯配合葛蕾塔一統秘環
  我昨天怎麼想都覺得很有可能變成這樣
  等於是葛蕾塔和艾達斯達成密約
  這樣的形式
  未來會變成彼此協力一統秘環的合作模式

GMTropicalo:Gooood
  不過你回答的好像不是我的問題🤣
  我覺得艾達斯該怎麼辦反而最不需要想
  就是要說服和不說服然後看結果而已XD

Anka:因為還沒回答
  我被抓來台北開會
  現在正在回程路上🥲

GMTropicalo:好
  那就好

Anka:艾達斯決定,去跟妹妹曉以大義
  表示當下為了秘環的存續,這是不得不的決策
  希望妹妹能夠諒解
  低頭拜託妹妹

GMTropicalo:前面那些問題你會回答嗎?
  還是還沒想清楚?現在沒有答案?

Anka:會,再讓我想想

GMTropicalo:好喔
  《交涉 Find Common Ground》
  當你請求他人為你做事,擲+Cunning,成功時,若你同意對方的條件,對方
  就會照辦。7-9時,對方玩家擇二,兩項都必須達成。10+時,對方擇一:
  他們會依照你的意願行動,只要你……
  ……有第三方為你保證
  ……他們可以調整該任務,增加或移除某事
  ……他們可以在任務消耗他們任何東西時放棄任務
  ……你必須減少對他們的威脅
  ……你必須支付他們有價值的東西
  ……你必須全盤說出你的目的
  ……讓對方得到對你們派系的影響力

Anka:
  1 瑪麗覺得等她離開後就會是艾達斯被扶上去,未來的事情。
  2 她認為艾達斯不適合領導,但她和農娜留下來的安排足以穩定秘環,艾達斯只要做個象徵性的議長就可以了
  3 如果可能的話,艾達斯和親,葛蕾塔上位更好,只是時勢下變成這樣,那就順勢爭取

艾達斯:[2d6-1] Roll: [3, 1] Result: 3
  哈哈哈哈😂
  毫不意外地失敗了

GMTropicalo:也是一種戲劇表現

葛蕾塔:「我想過很久,我懷疑有人有意識地在削弱母親身邊的力量,可能是報復我們找六指大師進來,也可能是其他的原因。」
  「在這樣的關鍵時刻,深受母親教誨的我若是離開,就等於母親的失去了左臂右膀。你看維爾列塔最近也被調離關鍵的工作,難道沒有懷疑嗎?」
  「我想來想去,覺得還是這樣最好:哥哥你去跟母親提案,就說你捨不得讓我出嫁,希望把聯姻的對象改成自己,由你和風暴之子部的閨女聯姻吧。」

葛蕾塔:「我在內,你在外,我想這樣是最能夠確保我們的力量不受影響的好方法了。」

GMTropicalo:艾達斯只要照辦,與此相關的行動都能以優勢進行,並得到1 XP。
  @anka 艾達斯該怎麼辦?

艾達斯:糟糕
  艾達斯覺得
  好有道理
  🤣
艾達斯想了想:「我覺得這也是種方法,只是不知道對方對於聯姻對象變更會不會有所不滿,我先跟母親大人商量看看好了。」

GMTropicalo:XDXD
  那你覺得農娜聽艾達斯跑來說這個,她會怎麼想

Anka:農娜會覺得
  搞什麼鬼
  這是在找麻煩嗎

GMTropicalo:應該一開始就問你會怎麼講
  然後就擲交涉

Anka:艾達斯就是說,覺得妹妹嫁出去對秘環不好,由他代替整體來講利益比較大
  而且妹妹嫁給大地精太可憐
  這個也不用擲交涉啦
  農娜一聽就知道是葛蕾塔的說法
  當場把艾達斯臭罵一頓
  然後要他不要再給整個事情添亂
  然後她自己去跟葛蕾塔談

GMTropicalo:我倒是覺得農娜會同意
  把秘術使扔出去的確有點傷
  我知道了
  農娜明明知道這樣不好
  但事情又已經發展到她無法掌握
  她也是硬著頭皮幹
  現在有人來講正好
  她就裝著臭罵艾達斯一頓
  然後擺爛

農娜:「你有本事你去說服他們啊!」

GMTropicalo:叫艾達斯去和大地精談

艾達斯:對🤣
  農娜確實會這樣做
  逃避衝突

GMTropicalo:讚吧
  被切割的艾達斯
  「你行你上!」
  @anka 可以考慮一下
  覺得農娜會自己去說服葛蕾塔比較好
  還是農娜甩給艾達斯要他去說服大地精比較好

艾達斯:農娜會先跟葛蕾塔談
  出來之後
  再跟瑪麗六指等人談
  最後通知艾達斯
  如果真的有這個意願
  自己去跟大地精溝通
  不然整件事情維持原案

GMTropicalo:嗯嗯
  葛蕾塔當然不會改變心意
  我看瑪莉瓊娜會反對
  艾達斯應該比較好控制
  留艾達斯對她有利
  六指的話應該會反對瑪莉瓊娜
  於是
  最後還是得看艾達斯自己的意願
  @anka 艾達斯怎麼辦

艾達斯:艾達斯決定去跟大地精討論換人和親事宜

GMTropicalo:嗯嗯
  艾達斯準備跟對方的誰談?
  預計怎麼說?
  動之以情 曉之以理?
  然後最後幫我丟交涉
  優勢3d6-1

艾達斯:我得想想
  親自去拜會風暴之子部的領導者沃夫
  表示自己入贅風暴之子比妹妹加入更好
  對大地精部落的戰力提升更有幫助
  之類的意思
  [3d6-1] Roll: [6, 2, 1] Result: 8
  7
  真的很能體現艾達斯在這方面的笨拙

GMTropicalo:
  ……有第三方為你保證
  ……他們可以調整該任務,增加或移除某事
  ……他們可以在任務消耗他們任何東西時放棄任務
  ……你必須減少對他們的威脅
  ……你必須支付他們有價值的東西
  ……你必須全盤說出你的目的
  ……讓對方得到對你們派系的影響力

艾達斯:減少威脅,影響力

GMTropicalo:是我選

艾達斯:喔喔
  太急了

沃夫:「我沒有女兒,你不知道嗎?」
  「狀況未明也敢貿然跑來交涉,不知道該說是很有你們密環的風格,或者是該稱讚你愛妹心切。」沃夫笑了笑
  「沒有女兒倒也不是大事,收養一個養女就成了。」沃夫說,「你能接受嗎?」


GMTropicalo:收養養女嫁出去建立婚姻關係,這種事情一般顯示出來的是娶養女的這方要嘛有求於岳父,要嘛地位比岳父低,所以就算養女也好,還是想要成為親家
  以你們的狀況來看,的確是需要他們的草藥和人力(實際上也都收了沒錯)
  怎麼說呢,本來再怎樣就是嫁女兒出去,現在變成兒子要去娶別人養女,密環可能會需要做點什麼事情,尤其你們現在已經缺少morale,再這樣下去民心會進一步低落

沃夫:「如果我們要成為親家的話,我還有想要知道的事。」
  「你的母親和瑪麗瓊娜到底能不能夠合作?還是比起解決問題,他們更熱中互拆牆角?」
沃夫擔憂地說,「未來我們就是盟友了,我希望盟友的內部也是堅強而值得信賴的。

GMTropicalo:@anka 兩個議題看你打算怎麼回

艾達斯:「先讓我回答後面這個問題,我的母親和瑪麗瓊娜大師向來是合作關係,雙方都沒有互拆牆角的想法。」
  「或許秘環內部某些習慣會讓外界覺得我們習慣於內鬥,但我敢跟岳父您保證,並無此事。」

沃夫:「當哪天他們反目的時候,你會怎麼做?」

艾達斯:「我會站在能使秘環和盟友利益最大化的一邊,即便那是我母親的對立面。」

GMTropicalo:good
  那第一個議題呢

艾達斯:「娶養女一事,還需要談嗎?當然沒有問題。」

沃夫抓了抓頭:「你這麼爽快我倒要煩惱了。」
  「誰家才有適合的閨女呢……」沃夫傷神

GMTropicalo:anyway,風暴之子部與秘環之間的結盟並沒有因為從葛蕾塔換成艾達斯就有所改變
  你們依然舉辦了盛大的慶祝典禮
  只是沃夫得回去挑選養女的人選才行
  咦
  我想一下
  慶典期間,沃夫要收養養女嫁給艾達斯的消息不知道怎麼洩漏出去了
  有人跑來毛遂自薦XD
  是之前向黃金之翼騎士團買下礦山經營權的龍語族奴隸主,哈夫里爾男爵

哈夫里爾男爵:「小女自從和艾達斯大人在比武大會交手之後,就一直心繫其人,我還覺得奇怪,明明骨頭都被艾達斯打斷了,怎麼卻對艾達斯大人念念不忘,後來想想也是,我們龍語族可能血液中就是對高貴的龍族有著憧憬吶呵呵呵~」

GMTropicalo:哈夫里爾男爵大概會準備各種禮物和好處給風暴之子說服沃夫認他女兒做養女,然後再嫁給艾達斯,這樣他們這地位低下的家族就能同時和建國英雄沃夫和農娜雙方都建立關係
  沃夫基本同意了這個人選,會找來秘環的人確認這樣是否可行
  @anka 秘環會怎麼說

艾達斯:我有點忘記
  哈夫里爾和黃金之翼還有龍骨有怨嗎

GMTropicalo:沒啊
  哈夫里爾跟黃金之翼騎士團買下礦山
  然後開始開發,但目前還沒有產出
  然後他女兒在比武大會被你打斷鎖骨
  和龍骨倒是潛在的競爭對手所以關係可能微妙

艾達斯:不過即使有怨,接受這個人選也應該斃大於利
  同意了

GMTropicalo:弊大於利也答應喔

艾達斯:ㄉㄚㄘㄨㄛ
  打錯
  Z大於B

GMTropicalo:🤣
  很好
  於是
  哈夫里爾、拉德斯之環、風暴之子部,三方握手簽訂了賣女兒嫁兒子的契約
  此時,維爾列塔也率領著小隊,準備掃蕩瑟米奈拉斯的草藥培植園
  維爾列塔的小隊是由學院裡頭的導師們組成,他們擅長人際溝通還有明辨細微的線索,所以才能逐步破除叛黨的心防,找到這個培植園
  然而他們並不是戰鬥專長
  而培植園內還是有一批打算奮戰至最後一刻的敵人

GMTropicalo:《下達命令 UNDER ORDERS》
  當你指示一群跟隨者去執行與他們專長相關的任務時,擲+tag
  10+:完美地達成;7-9,達成,並擇一
  • 他們缺少某個線索
  • 發生了什麼不祥的後果
  • 為了達成任務,他們付出了代價:失去一個tag
  我們來瞧瞧維爾列塔小隊能不能成功繳獲medicine吧
  他們應該沒有tag所以就是2d6+1

艾達斯:[2d6+1] Roll: [4, 1] Result: 6
  啊啊啊啊啊啊啊

Saxton:我們有1點影響力,可是可以協助嗎?XD

GMTropicalo:
  《使用影響力 Lend Aid》
  你的派系干涉了派系擁有影響力的其他派系。
  花費1點影響力,讓目標派系擲骰時增加一個骰子(優勢)或是減少一個骰子
  若那顆骰子的結果比該派系原本持有的骰子結果都大,你得到對他們的影響力
  如果比對方的骰子都小,GM會告訴你發生了什麼不幸。
  讓他們增加一顆骰子(一樣取2高)
  但也有風險
  要用嗎?幫我確認一下,然後說明你們怎麼協助攻堅

Saxton:這樣他們骰子是重丟?還是我幫忙多丟一顆?XD
  總之幫忙
  我們派了一批人護送拉德斯之環訂購的藥草,然後運貨路線稍微出了點意外結果闖進了  維爾列塔小隊出任務的培植園。因為維爾列塔的請求,護衛加入協助攻防。
  看這樣解釋可不可以XD

GMTropicalo:追加丟一顆

Saxton:[1d6] Roll: [5] Result: 5

GMTropicalo:強欸

Saxton:這樣我還拿回了影響力XD

GMTropicalo:貨運專員:「I can do this all day」
  貨運隊長是誰啊
  怎麼這麼強

Saxton:厄文德的三胞胎兒子的老大,佛萊明格
  雖然才16歲,但看來是明日之星

GMTropicalo:佛萊明格在反抗軍的槍林彈雨之中,救下了陷入重圍的維爾列塔
  還身先士卒帶著只是來送貨的艾辛人突圍,在維爾列塔等導師團的火力掩護下,消滅了所有的殘黨
  順利控制了奸黨們正想要銷毀的草藥園
  然後佛萊明格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趕著驢馬就繼續上路了
  留下芳心激動不已的維爾列塔望著遠方驢子的屁屁和佛萊明格頭盔上的一對牛角
  @anka 秘環這一turn還有要幹嘛嗎?沒有的話我要換人囉

艾達斯:沒有

GMTropicalo:好
  那麼這一turn,就是結婚的人選從葛蕾塔換成艾達斯,然後對象變成沃夫收哈夫里爾的女兒當養女,哈夫里爾會給沃夫禮金,又會給秘環聘金(1 wealth)
  接著維爾列塔的攻堅隊成功地確保了medicine
  本turn得到了兩個surplus啊
  真是可喜可賀
  真要講的話就是所有surplus都塞在奈芙卡凱因波列,略為有點危險可以考慮分散一下

Saxton:佛萊明格送來一個medicine的話就是2medicine 1wealth了

GMTropicalo:你說班底們那批喔

Saxton:是啊

GMTropicalo:本來是說輪到你們才會抵達
  沒關係就一起來吧
  瞬間秘環變成mood +3

Saxton:既然交貨了,我就得到1點影響力和3次諮詢服務囉?

GMTropicalo:好
  那你加一下

Saxton:Ok
I am mean and mean is me.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26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A2S1紀錄-Part 4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
A2S1-10.5-中場
==============================================================
Spoiler:
Saxton:葛蕾塔不知道會不會逃婚XD
  我開始在想,把那批矮人工程師幹掉,我們是不是就可以拿到很多財富...XD

GMTropicalo:但你不怕哪天你們鐵水鎮就忽然坍塌
  裡面殺一堆矮人衝出來

Vincent:突破盲腸
  不怕
  殺光矮人搶光他們財物之後逃跑就好(誤
  龍骨跟部落民應該都蠻有榮譽文化😆

GMTropicalo:絕對有

Saxton:我在這一季把他們幹掉,還可以當作他們捲入戰或死光XD

GMTropicalo:壞XD

Saxton:我很心動耶,怎麼辦XD

Vincent:我一方面覺得非常不妥,但玩家另一方面又想看戲🤣
矛盾的心情

Saxton:亨利卡斯來幫我啊,拿到財富我就可以立刻投資銀行XD

Vincent:你如果想殺爆矮人我就旁觀就好啊🤣
  不是有給你防禦資源了嗎
  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Saxton:我只是對貪心的外人不滿而已XD
  吃我一堆鯨魚肉只產幾個鐵

Vincent:亨利一天到晚遭遇這些事
  現在也認了

Saxton:嘛,反正先當小金庫,等哪天時機好再幹掉他們

Vincent:🤣
  不知道我該說失望還是該慶幸

Saxton:請當作未來的樂趣


Saxton:厄文德
  Øyvind
  性格恬靜樸實的大漢,日復一日專注打理田地。在獨立戰爭時,由於身材高大老是成為敵人的目標,他拿起盾牌穿上厚重盔甲走到最前線承受敵人的攻擊,並數次化為狂戰士,從陷入劣勢的戰場中取得勝利救回無數族人的性命。最後與纏上自己的半身人塞維拉娜結為連理,生下三胞胎。
  因為塞維拉娜身材矮小又生下三胞胎,所以母子四人在產後皆身體虛弱,讓大漢為了一家生活費盡心力。但好在海凡德的庇佑,孩子們平安長大,家庭生活無虞。
  在三胞胎完成成年禮的那天晚上,塞維拉娜跟往常一下坐在大漢的懷裡,感受他的溫暖,唯一感到疑惑的是他手中擦拭的不是平常的農具而是經歷數次戰場的斧頭。在漫長的寧靜夜晚中,大漢輕柔地只開口說了一句,她們來接我了,接著就在滿月下前往了瓦爾哈啦。

Saxton:@vctc 塞維拉娜的老公來了XD
  本來是想讓他歸屬在斧頭家底下,不過放在盾牌家也OK
  算了,我還是照原定計畫放去斧頭家吧
  放盾牌家怪怪的
  不過被我這樣寫塞維拉娜,感覺至少3X歲了

Vincent:厄文德是斯凡的叔父嗎

Saxton:斯凡是盾牌家的人,厄文德我是放在斧頭家下面
  反正也沒說兄弟不能一邊歸屬盾牌家一邊歸屬其他家族

Vincent:合理

GMTropicalo:誰是兄弟?

Saxton:厄文德跟斯凡老爸是兄弟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所以龍骨艾辛的家族
  是什麼樣的概念?

Saxton:我對艾辛人家族的印象主要來自艾辛傳奇的團,所以我目前接收到的印象是,每個家庭基本上就算是一個獨立的家族,只是家族有大有小,小的就像埃納爾那樣的家庭,大的就像歐瓦家,除了血親外還有家將、奴隸,甚至是其他效忠的人。
  其他弱小的家庭為了生存或其他理由就會依附在大家族下,就像是歐瓦家底下有很多贊成他當領袖的家族或人。
  龍骨商會的家族除了龐大之外,同時也兼任相關的業務,所以部分家族不一定是為了生存,有可能因為擅長的工作或師徒關係而聽從相關的家族指示。
  所以斧頭家族被下面家族推翻的話,就會被該家族取代相關業務
  因為這些也沒有明確的規範,所以可能有模糊空間就是了
  商會核心的幹部成員,基本上都是從各大家族推舉上來的,超脫家族的結構並賦予了最高權力。不過要是有家族聯合起來拒絕這份權力的話,應該也很容易就崩潰了吧。
  赫洛亞的探險隊,赫洛亞可能本身是斧頭家的人,但底下有一批水手家的水手,所以跟比亞特有爭執的時候其實也很可能等同跟水手家族的人對幹。
  所以決鬥完之後斧頭家的人私底下可能還得跑去跟水手家的人和解XD

GMTropicalo:也就是說現在很微妙
  同時具備了傳統艾辛人的家族結構
  也有超脫家族結構的商會組織
  斯凡父子是盾牌家嫡系,厄文德就去了斧頭家當人家的家將之類

Vincent:酷
  幸好我們不是在玩艾辛傳奇,不然角色就會受到家族、商會等等的拉扯😆
  各種難兩全

Saxton:這也是流浪幾百年後得到的新制度
  沒有核心幹部的指引大家就會一盤散沙

Vincent:蠻合理的

Saxton:厄文德的問題可能是,他用盾牌用的太糟糕
  所以只好讓他專心練斧頭

Vincent:你是說長太高嗎
  身高差太多的確不太適合在盾陣裡面

GMTropicalo:盾牌家和斧頭家各自是擅長使用盾和斧嗎?
  為什麼其他家族都是職業,就他們是武器?

Saxton:這是我用比較簡單易懂的方式去分的,同時也負責相關的訓練
  斧頭家的訓練就偏重斧技、衝鋒之類
  盾牌家就偏重盾牌、防禦相關技巧
  獵人就斥侯、射擊、狩獵那些
  很遊戲方式的分類
  也可以考慮用別的分法
  另外也是想說,要訓練領地那麼多人,只靠一個家族不太夠,所以分出了幾個

GMTropicalo:嗯嗯嗯

Saxton:塞維拉娜的三胞胎:
  佛萊明格
  Flæmingr
  擅長使用各種武器的萬能戰士。
 
  佛羅迪
  Fróði
  是個水手,期望成為海洋探險隊的船長。
 
  佛爾基
  Fólki
  擅長潛伏在陰影中狩獵的獵人,跑的又遠又快。

Saxton:古爾布蘭德
  Guðbrandr
  龍骨商會前會長的弟弟,斧頭家的前任家主,在獨立戰爭中扛著一把巨劍便衝向敵人的勇猛戰士,並在戰爭的最後取下聖火騎士團總指揮葛雷提亞斯的人頭,替龍骨艾辛人取得偉大的榮耀。
  退休後一邊含飴弄孫,一邊指導年輕的戰士武藝,斧頭家的第一戰士奧斯塔夫是他最後的徒弟。

Vincent:塞維拉娜是年輕媽媽,孩子年紀應該沒那麼大

Saxton:哎呀
  那厄文德老婆不要用塞維拉娜好了,賽維拉娜另外寫
  或者小黑來寫?

Vincent:塞維拉娜可以嫁盾牌家過世的叔父
  好啊

Saxton:雖然沒說斯凡幾歲,但我猜他叔父好歹也差不多40多歲了
  厄文德改完了XD
  我的心智圖越來越亂了

Vincent:尼奧
  Njal
  斯凡的叔叔,盾陣教練與戰術家,防禦大師,盾牌家史上最強大的勇士。曾在比武大會上擊敗塞維拉娜而贏得了冠軍以及塞維拉娜的芳心。數年前在一起襲擊盜賊 / 無主騎士的行動受到伏擊而喪生。
  那起事件就是最後亨利來救的事件
  在想喪生的重要人物可能不只他一個

Saxton:斯凡老爸、厄文德、尼奧是兄弟,尼奧應該年紀最小?

Vincent:可以
  尼奧在塞維拉娜之前應該也有個妻子過世了
  所以後來才會再娶塞維拉娜
  至於尼奧過世後他們家會很有向心力還是失和就不得而知了

Saxton:看塞維拉娜有沒有生孩子吧,有的話比較有機會為了財產吵架?

Vincent:當然要生XD
  現在想來,那些無主騎士可能也是類似維赫婁的 faction

Saxton:類似解放者那種半獨立的騎士團?

Vincent:對啊,還吸收一些龍語族流民?總之就是不受管轄

Saxton:感覺就是要消滅掉的盜賊窟XD
  有點好奇,拉達斯之環不是議會制度嗎?為什麼會有秘環領袖的概念?還是其實是指派系領袖?
  而且繼續維持議會制度的話,照理說不應該發展出有掌握全派系的權力?
  當然,檯面下控制其他派系領袖的陰謀之類的另論

Saxton:話說,鍊金術在神眷之地是不是一門重要的學問?
  過去跑神眷之地大多是D&D系統,鍊金術感覺頗…廢的,但實際上會不會有很多研究都是鍊金術學者默默在付出努力?

Vincent:其實,煉金術就是法術
  只是他們用金屬的符號當作暗號

Saxton:居然
  所地火球術可能是丟一包鎂錠去砸人?

Vincent:不過一般人的印象裡,煉金術就是轉化金屬跟提取靈藥之類的,於是在遊戲裡面跟施法也是分成不同系統
  在遊戲裡面,火球術就是用魔法轟人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09185
  煉金術新手指南:物質、心智、性靈煉金實作導引,靠煉金術原則轉變性靈自我
  書名:煉金術新手指南:物質、心智、性靈煉金實作導引,靠煉金術原則轉變性靈自我,原文名稱:The Beginner’s Guide to Alchemy,語言:繁體中文,ISBN:9789865572709,頁數:133,出版社:楓樹林出版社,作者:莎拉‧鄧,譯者:羅亞琪,出版日期:2021/11/22,類別:宗教命理
  我是覺得可能都有,有那種大家印象中搞化學搞科技的煉金術,也有以煉金術作為法術流派的煉金術
  劍與法則出現的那個赫拉提勒斯就是回歸前搞革命的,他要轉化世界😆
  他有黑白紅三個徒弟,各自有各自的任務,黑色學徒的任務就是破壞舊秩序,白色學徒跟紅色分別是重建跟統治之類的
  結果黑色學徒黑希帝把白色幹掉
  計畫就亂掉了
  本來新綠要玩的角色,是白色學徒的後人
  檯面上那些曙光大部份是紅色學徒的派別,包含丹絲羅跟她媽媽都是

Saxton:把神眷之地的法術直接視為鍊金術我覺得可能問題很多,光是施法材料的取得就可能養不出那麼多施法者,甚至早早就引發資源耗竭
  因為沒有探勘的技術,挖了無法保存

Vincent:不不不
  我指的是,比如說汞指的是意識,鉛指的是瑪那的感受
  並不代表一定要用貴金屬施法,就是一種法師,只是用的方法跟詞彙不一樣而已
  所以鍊金術是一種法術流派,而不是單指一門技術
  但我也覺得弄化學的那些煉金術也是存在
  或者某些法師也很自然的有掌握這些化學知識

Saxton:我其實是想問有沒有一群人聚集起來在研究這相關的研究

Vincent:應該有?

Saxton:然後這樣的學問會不會有一個名字來稱呼?
  拉德斯之環會不會有這個領域的學者組成的派系
  拉德斯之環或冰之塔或什麼法師團體有沒有這種派系
  或者神眷之地的居民其實還沒有這個學科的概念,要再過個幾百年可能才有?

Vincent:應該有,古代就有了😆
  冰之塔也有用啊

Saxton:感覺以後應該弄個帕先大學來提升科技的等級

GMTropicalo:秘環這次算有zoom in
  @Saxton @vctc 你們在秘環辦婚禮時會在幹嘛
秘環結束之後會換龍骨商會

Vincent:秘環結束了嗎?😆

Saxton:先備註一下嘛

Anka:物理意義上的結束大概快了

Saxton:不知道會不會換拉德斯之環開戰XD

Vincent:怕
  因為一樁婚禮引發的血案

Saxton:黃金之翼還可以在後方待命不用上第一線,應該就算還好?

Vincent:很多年前為了怕招人顧忌,黃金之翼有降低軍備
  武裝部份移交給蓋索負責
  避免軍權、財力全部集中在一個團體
  所以萬一出事,可能主要是蓋索家要負責

Saxton:這一季要是連黃金之翼都要總動員,我覺得就真的完蛋了

Vincent:的確是
  不過所謂出事,那時的假想狀況是嘉涅宛打過來或解放者內亂
  小風險就是鐵水鎮陷落,主要礦源停產
  大風險就是龍語族各部族連成一氣,解放者鷹派開戰,聯合嘉涅宛打過來
  那就真的居居
  還有海盜跟邊境遊牧部族,不確定他們動向

Saxton:這應該是國度混亂到極致的結果吧?

Vincent:國度的和平,靠大家守護😆🤣

Vincent:黃金之翼要查看哈夫里爾那邊生產的狀況,然後還想跟龍骨交涉,看跟維赫婁的衝突有沒有機會減低
  然後北風峽灣那邊要訓練軍紀
  事情好像有點多

Saxton:話說我們現在是AR幾年?220?

Vincent:審判戰爭結束差不多快要 205 年
  殖民地期間不知道幾年
  獨立後過了 20 年左右
  可能 230 之類的

Saxton:感覺至少也230了

GMTropicalo:AR 226
  我本來寫226
  不過你們說的對
  殖民地期間應該不會只有1-2年
  看來大概230
==============================================================
A2S1-11-赫萊佛與女武神
==============================================================
Spoiler:
Saxton:西格麗澤重整軍隊,讓傷患留守休養,只帶行動方便的人出擊。赫萊佛因為吃了兩點輕傷,再加上之前帶人到處亂跑,所以這一次被要求留守鐵水鎮。
  所以我在猶豫要去查蕾雅和阿拉斯他們兄妹的動向,還是應該去找那群矮人貪婪的工程師的動向。

GMTropicalo:所以是要大反攻囉
  由西格麗澤帶兵出擊,目的是徹底消滅維赫婁?還是什麼?作戰的目的為何呢?

亨利卡斯:話說亨利卡斯這時來得及跟龍骨交涉嗎😆

GMTropicalo:可以啊
  那就插入一段黃金之翼騎士團與龍骨艾辛的談判

GMTropicalo:亨利卡斯抵達龍骨商會時,副會長之一的西格莉澤已經在召集人手,一副準備出戰的樣子
  亨利卡斯要找誰談?怎麼談呢?
  跟著亨利卡斯一起抵達的,是聖火騎士團送來的木材,為了龍骨商會,亨利卡斯可是到處張羅資源,忙的不亦樂乎

亨利卡斯:這個不亦樂乎確定不是苦中作樂嗎
  我要找赫萊佛,跟他說我為鐵水鎮送來防禦工事的所需的資源作為支援
  希望赫萊佛幫忙說服龍骨降低衝突層級
  講到多年前,龍骨也是追擊盜賊,結果反而陷入敵人的包圍,付出了重大代價
  要不是自己當時路過救援,不知道會有多慘
  前陣子海盜事件也是,擔心好運總有用完的一天
  希望赫萊佛為了帕先的和平跟我一起努力
  大概是這樣

GMTropicalo:赫萊佛聽了怎麼想

赫萊佛:「我們也不是打算要把韋赫婁人都殺光,只是開戰的是對方,能不能結束戰爭也要看對方。」
  「我們有海凡德的庇佑,戰前準備我也都盡力了,若是真的開打…就看海凡德是不是要把我們一族都招去瓦爾哈拉。」

亨利卡斯:「你們龍骨被招去瓦爾哈拉,造成的混亂會牽連到整個國度。」
  「你不念這些防禦工事遭遇的恩惠,也看在往日我曾救過你們一次的舊情,幫我勸勸你們會長好嗎?」

赫萊佛:「總之會長他們有擬了一份談和的條件,就看他們願不願意接受。」
  「雖然他們可能有點辛苦,但應該還是有安全保障啦。」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韋赫婁還跟週邊的部落有衝突。」
  「如果願意投降,我們還可以幫他們進行和解。」

亨利卡斯:「你們打算怎麼跟他們談判呢?」

赫萊佛:「把部隊帶去他們家附近,再派出使者。」
  「投降我們就回家,不投降就只能繼續戰爭。」

亨利卡斯:「那投降條件呢?」

赫萊佛:「嗯…這我能說嗎?」

亨利卡斯:亨利卡斯等你說😆

赫萊佛:這種事情應該算機密?一般來說能說嗎?XD

亨利卡斯:看你啊

赫萊佛:「嗯…我沒有權力說出這件事,想知道的話問會長吧。」

亨利卡斯:反正赫萊佛不幫忙就是了
  那亨利就打道回府啦

赫萊佛:至少表明我們沒有要幹死他們啦

亨利卡斯:沒關係
  沒事兒沒事兒

赫萊佛:帶兵去給他們壓力,然後派出使者要求他們投降,如果拒絕就行使武力
  要求投降的條件:
  1.臣服帕先大公國並視自己為帕先人。
  2.將十四歲以上未成年的孩子交給龍骨商會教育,五年後讓他們決定要留下或歸鄉。
  3.交出馬與弓箭,只留下最低限度的武裝以示臣服。
  4.選定一處與大河邊相連的位置作為聚落的定居點。

亨利卡斯:我好怕
  不過沒關係
  感覺很精彩😆

赫萊佛:如果願意,龍骨商會願意幫韋赫婁去協調有衝突的部落

GMTropicalo:壞欸🤣

赫萊佛:害我虧多少本我就要都拿回來!
  為熊熊報仇!
  為了熊熊!

亨利卡斯:加油加油

GMTropicalo:這邊我先不處理
  我想問赫萊佛現在會在幹嘛

赫萊佛:雖然我想查矮人,可是感覺上阿拉斯兄妹好像不現在查可能時間就過了?
  所以去調查阿拉斯他們的秘密好了,看他們發生什麼事

GMTropicalo:怎麼查?
  之前你是跟蕾雅說最後在北邊的森林碰到
  要去森林看看他們的蹤跡?

赫萊佛:是
  應該就是去北邊森林看看

GMTropicalo:那森林是在北風峽灣東北
  有點遠

赫萊佛:也是喔

GMTropicalo:不是鐵水鎮隔壁的
  你沒有搞錯齁

赫萊佛:沒有
  那片森林就是那時候的事情長出來的XD

GMTropicalo:好
  有情有意

赫萊佛:班底們商會跟我們有長年的良好(?)關係,有事情我們很樂意幫忙

GMTropicalo:蕾雅帶了一批人
  不是毫無準備地進入森林
  赫萊佛呢
  自己一個人?

赫萊佛:找霍夫帕斯一起去

GMTropicalo:好

赫萊佛:都是獵人,可能比較會匿蹤一點

GMTropicalo:畢竟有人身上有傷

霍夫帕斯:「真是拿你沒辦法。」
  「不過最近道上真的是不太安穩。」
  「聽說維赫婁人胡亂掠劫其他部族,現在所有龍語族都彼此進入準交戰狀態了⋯⋯」霍夫帕斯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

赫萊佛:「真是的,這群人不知道腦袋在想什麼,和平相處不是很好嗎。」

「說到那次的行動,很多人到現在還是大大稱讚你的好主意吶~」霍夫帕斯說

赫萊佛:「也是為了能更順利拿下韋赫婁啊,只是想辦法搞些把戲。」

GMTropicalo:你們是怎麼移動?

赫萊佛:應該…騎馬到森林附近吧

GMTropicalo:嗯嗯
  然而
  就像前面講的
  各部族因為先前的挑撥離間
  現在人心惶惶
  已經演變成準交戰狀態
  也不是只有維赫婁
  各部族原本的舊仇加新恨
  通通升溫
  你們才離開鐵水鎮沒多久就被一群騎馬的不知道哪族的人從後方遠遠跟上

霍夫帕斯:「我們去趕走那些不長眼的傢伙?」
  赫萊佛去嗎?

赫萊佛:去交涉看看
  至少表明我們沒有敵意
  [我開始覺得我想回家了XD

GMTropicalo:別跑啊
  你自己放的火🔥
  🤣

赫萊佛:🤣

亨利卡斯:[🔥😈

龍語族:「把武器、馬匹全留下來。」
  「你身上的毛皮我也要。」

GMTropicalo:不知名部族的強盜如是說
  他們有十來個人
  霍夫帕斯手按上斧柄

龍語族:「殺掉你們我們再拿走也是沒差。」
  「你們自己選擇吧。」

霍夫帕斯氣不過,抽出斧頭就是往赫萊佛的馬屁股一敲
  「你快走!我跟他們拼啦!」霍夫帕斯叫道
  赫萊佛的馬匹吃痛,衝了出去

GMTropicalo:龍語族人還沒反應過來
  赫萊佛拉開了一點距離
  霍夫帕斯也還沒開戰
  赫萊佛該怎麼辦

赫萊佛:「白癡喔?快逃啊!」
  拿出弓箭學韋赫婁騎射,協助霍夫帕斯逃走

GMTropicalo:那你丟個涉險

赫萊佛:艾達斯Zoom in 的優勢可以用在這嗎?

GMTropicalo:應該不是這樣用的XD
  優勢比較會是用在西格莉澤的行動
  依照開始時的說明
  但沒關係
  可以用

赫萊佛:好XD
  /roll message:3d6+1
  [3d6+1] Roll: [6, 2, 1] Result: 10

赫萊佛:9點
  • 危機依然存在,只是改為威脅其他人或其他地方。

GMTropicalo:你要掩護霍夫帕斯
  所以變成威脅你嗎?
  會死欸
  我說真的

赫萊佛:啊
  會變成這樣喔XD
  那我改這個好了• 這只是暫時的解決,危機隨時可能再次發生。

GMTropicalo:好

赫萊佛:我本來以為會是去威脅亨利卡斯之類的

亨利卡斯:[會不會想太多XD

赫萊佛:XD

GMTropicalo:赫萊佛射倒了一個強盜
  現在的敘事比較像是你引火上身

GMTropicalo:霍夫帕斯也砍倒一個強盜,縱馬逃走
  強盜們兵分兩路追殺你們
  兩人被逼著失散了
  你最後看到霍夫帕斯時,他中了一箭但還在笑
  赫萊佛沒有受傷,但馬匹中了一箭
  跑著跑著前面有岔路,左邊上山右邊往河邊
  赫萊佛怎麼辦

赫萊佛:往河邊跑
  沿著河跑應該不會迷路

GMTropicalo:河邊結凍積雪半融不融
  難走捏
  赫萊佛在河岸濕地前進著
  看到上頭高地他們隔著不願說說笑笑,看著你一人一馬在濕地掙扎前進
  果然平常你們都坐船
  對附近地理太不熟悉
  你在泥濘中前進了許久,忽然發現前頭有白煙
  或者是霧氣
  也許是人家
  也許是營火
  炊煙
  赫萊佛怎麼辦

赫萊佛:「救命!強盜來了!」
  往營地?那邊射一箭
  射歪一點
  大概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XD

GMTropicalo:嗯
  你射了一箭過去
  發現那些煙是從地上、從水裡冒出來的

赫萊佛:沼氣嗎?XD

GMTropicalo:這裡有地熱,積雪在這裡都只積在外圍
  也不是沼氣
  就是溫泉溪
  明明外頭冰天雪地
  這裡鳥語花香
  綠意盎然
  不過植物怪怪的就是
  能在硫磺氣附近活下來的植物
  和你平常看到的也不太一樣
  當然這種時候
  赫萊佛的馬匹就會倒下
  滾了一圈爬起來,赫萊佛就看到有人在一池溫泉裡頭洗澡
  當然就是長頭髮的女性
  赫萊佛怎麼辦!?

赫萊佛:「快逃!後面有盜賊!」
  不知道沿著溫泉溪能不能游到河對岸
  至少盜賊的馬沒辦法直接穿越
  總覺得好像應該轉身面對盜賊英勇就義(?)
  「該死,死我自己就算了現在居然還要多賠上人命!」
  「媽的!自己的錯就只能自己去瓦爾哈拉還啦!」

GMTropicalo:馬賊從後頭也追了過來
  赫萊佛要挺身而出慷慨就義嗎?

赫萊佛:只好就義了
  赫萊佛的人生看來就到此為止了XD

GMTropicalo:好
  那來個涉險

赫萊佛:[2d6+1] Roll: [4, 1] Result: 6

GMTropicalo:帥喔
  [1d6] Roll: [2] Result: 2
  赫萊佛扔了弓箭,拿出斧頭準備跟他們拚了
  強盜們開始朝赫萊佛射箭
  赫萊佛中了一箭
  傷害2
  總共4傷了
  進入重傷狀態
  赫萊佛倒下之前,看到幾支箭從你後方飛來,射中那些強盜
  你回過頭去,看到那女的衣服也沒穿,手上卻拿著弓,正用迅捷的手法箭羽一支一支射出

赫萊佛:「女武神…嗎…?好美…。」(倒)

GMTropicalo:赫萊佛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
  大概做了個被瓦爾基莉帶去瓦爾哈拉之類的夢

赫萊佛:大概體會到霍夫帕斯慷慨就義的感覺了

GMTropicalo:霍夫帕斯是要保護傷者啊

赫萊佛:我是指當初在礦山殺蠍子的時候XD
  一副被女武神召喚的樣子(?)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赫萊佛昏倒不知道多久
  醒來的時候,人在一個小營地裡頭
  燒著溫暖的攜帶式銅爐
  鋪著毛皮地毯,上頭是羊皮帳篷
  赫萊佛出去一看,看到你的馬不知何時爬起來了,屁屁上中的箭也被治療了
  赫萊佛自己也是,身上的箭傷已經被處理過,先前的傷口也重新包紮過,換了一些新的草藥
  剛才的銅爐裡頭燒著一些不知名的藥草,聞起來有點助眠,似乎也讓你飽睡一頓
  畢竟從鐵水鎮攻防戰以來
  還出去假扮敵人
  應該也沒有幾天睡好

赫萊佛:「撿回一條命了嗎…?真的是好奇心不只會殺死貓,也會殺死獵人。」

GMTropicalo:你的馬也沒有理你,他正忙著蹭一頭全白的駿馬,看來肯定是母馬,白馬一直轉過頭不想理你的馬,但牠一直東蹭西蹭,看起來一臉豬哥樣
  接著你看到那個女的(現在有穿上衣服),從剛才戰鬥的地方走來,手上拎著一些龍語族馬盜的財物,手上一把小刀沾滿了血
  看來那些馬盜搶劫失敗,反而賠上了小命
  這女的反過來洗劫他們,大概還手下毫不留情把受傷的馬賊也全部幹掉了

那女的看你一臉蒼白,安慰道:「不要怕,不會殺你。」

赫萊佛:「嫁給我吧!女武神!」
  「…咦,不對我不是要說這個!」
  「我是龍骨商會的赫萊佛,雖然不知道小姐你的芳名,但非常感謝你的救助!」

那女的揚了揚眉毛:「……不用客氣。」

赫萊佛:「如果有幫的上忙的地方請告訴我,赫萊佛會盡力報答妳的恩情。」

「……」她搖了搖頭
  「你幫不上忙的,赫萊佛。」她說

赫萊佛:
「或許我個人能力有限,但…如果妳願意說說的話,或許哪天想到好辦法能幫上妳的忙。」
  「另外,不知道妳有沒有見到另一個被馬賊追趕的男人,他跟我一樣是龍骨商會的人,雖然不久前為了逃跑走散了。」

「沒有看到。」她說
  「……你要去找他的話,馬我幫你餵過了,你的東西在馬袋裡頭。」她說

赫萊佛:「啊,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妳?」

她看著遠處,不知道在想什麼
  「你能等我收拾的話,我陪你一起去找你的朋友。」她說,「幫助人要幫助到底。」

赫萊佛:「拜託妳了!我可以幫忙收拾!」

GMTropicalo:她盡量快速收拾了
  但東西實在不少
  赫萊佛也幫忙了一下
  但還是過了好一陣才能出發
  Btw,赫萊佛傷減去2

赫萊佛:赫萊佛肯定沒有看女武神看到出神

GMTropicalo:你來丟個獵人本色看看
  看看赫萊佛有沒有忙著分神結果找不到霍夫帕斯

赫萊佛:[2d6+1] Roll: [3, 2] Result: 6
  什麼鬼骰子XD
  不要在這種奇怪的關鍵給我6好嗎XD

GMTropicalo:想表現的時候就會失敗的赫萊佛
  你問一個問題
  ‧是什麼樣的狀況會留下這樣的痕跡?
  ‧對方擁有什麼能力?
  ‧這裡發生了什麼?
  ‧他們去哪裡了?
  ‧有什麼事物不太對勁?

赫萊佛:他們去哪裡了

GMTropicalo:嗯嗯
  霍夫帕斯選了往上的路
  勇猛地戰到了最後
  一個人幹掉了六七個龍語族強盜吧
  坐在地上的霍夫帕斯茫然地抬起頭,看到你們

「結果你還是死掉了啊……」霍夫帕斯說
  「還比我先死。」
  「居然帶著女武神來接我了……」

赫萊佛:「兄弟啊!」(衝過去擁抱)

「看來我還是比較厲害一點。」霍夫帕斯笑了笑,咳出血來

赫萊佛:「你還沒死!我也還沒死!是女武神救了我啊!」
  「抱歉啊,是我害你平白受苦了!」
  總之先幫霍夫帕斯包著止血

GMTropicalo:你實在不太確定霍夫帕斯還有沒有救
  女武神皺眉看著霍夫帕斯的傷口,搖了搖頭
  似乎想勸你,但看你也沒有要放棄的意思,還是跟著幫你替他包紮
  霍夫帕斯叫你不要浪費力氣你應該也不會理他?

赫萊佛:大概不會吧
  幫他包扎、讓他抱好他的斧頭,然後帶他上馬回家

GMTropicalo:嗯嗯
  女武神陪你們走了一陣,停了下來
  「我就陪你們到這裡了。」她說

赫萊佛:「…非常感謝妳。」
  「…還能再見到妳嗎?」

她苦笑,聳了聳肩
  「我叫……」她還沒說完,霍夫帕斯卻從馬背上摔了下來

霍夫帕斯:「斧頭……斧頭……」

赫萊佛:下馬幫霍夫帕斯抱好斧頭,然後再幫他包扎好傷口

GMTropicalo:霍夫帕斯把斧頭握在胸前
  露出滿足的笑容
  去了瓦爾哈啦

赫萊佛:「…去吧兄弟,去幫我探路吧。」
  「到瓦爾哈拉我們再好好喝一杯。」

「……你要把他帶回去嗎?」她問

赫萊佛:「帶他回家是我這做兄弟的最後能替他做的事。」
  「雖然無法回去我們艾辛人的故鄉,但至少能帶他回去現在住的地方。」

她點點頭:「相伴萬里終須一別,我們就此道別吧。」

赫萊佛:「願海凡德能指引我們再會。」

GMTropicalo:好
  那就就此分別囉

赫萊佛:是QQ
  都分別了QQ

GMTropicalo:結果連兄弟都丟了

赫萊佛:好奇心會殺死獵人

GMTropicalo:西格莉澤如果看到維赫婁人的人馬變超多,兵強馬壯
  應該就不會貿然行動
  會先回鐵水鎮吧?

赫萊佛:應該會吧

GMTropicalo:西格莉澤一邊撤收,一邊帶人出去打聽

赫萊佛:感覺事情完全不對勁

GMTropicalo:比維赫婁更強大,隱然是附近龍語族部落最強悍的一支
  莫澤布斯克部,因為維赫婁攻擊其他部,造成各部之間摩擦
  而出手控制局面了
  西格莉澤看到的,就是莫澤布斯克部的人,而不是維赫婁的人
  莫澤布斯克部似乎也有點野心,有點擺出想趁這次事件整合所有龍語族的姿態
  莫澤部斯克的酋長你們之前應該也有看過,搞不好在訂婚宴也有出現
  叫做波格丹(Bogdan),是個肥胖老人
  他老兄似乎提出了要維赫婁前任酋長的公主下嫁給他當妾,他就出來整合龍語族,替維赫婁主持公道的提議
  維赫婁死掉的老酋長之女維赫拉還沒有答應,說要考慮一下就離開了部族
  龍骨艾辛的敵人有可能從維赫婁變成莫澤布斯克
  龍骨商會有什麼想法嗎?

赫萊佛:真是有夠麻煩的
  讓我想想

Vincent:[看到霍夫帕斯死了真是百感交集
  [霍夫帕斯是半帕先人的意思
  [他一直想進英靈殿,這次也算得償所望了

赫萊佛:[赫萊佛真的是,應該乖乖躺病床上修養才對

GMTropicalo:[女巫索拉:「都是你沒有重鑄寶劍的錯!」
  [「Shame!」

赫萊佛:話說鑄劍要準備什麼嗎?

GMTropicalo:嗯嗯嗯
  霍夫帕斯的死
  連赫萊佛老頭都怕了
  父親戴格森要你趕快去重鑄寶劍
  女巫開了一張列表給你
  大部分都好取得
  琥珀啊什麼的
  只有其中一個要硫磺
  赫萊佛想到先前那個溫泉溪谷好像就有硫磺

赫萊佛:「我…找到了溫泉,那裡肯定有硫磺。」

GMTropicalo:但貿然出去
  搞不好又碰上那些亂跑的馬賊強盜
  赫萊佛怎麼辦

赫萊佛:[等下季傷好了再去XD

GMTropicalo:感覺也不能讓你帶人出去
  因為當年希爾德也是一個人自己打出來的劍
  要一個人獨自完成才行
  好那還是得等傷好XD
  龍骨艾辛還有要做什麼嗎?

赫萊佛:我想一下韋赫婁的事怎麼辦
  應該要派使者去談和看看

GMTropicalo:嗯
  派誰去?

赫萊佛:明天繼續行嗎?先讓我思考思考韋赫婁和莫澤部斯克的事情XD

GMTropicalo:當然

赫萊佛:感覺要變成龍語族大戰了

GMTropicalo:阻止維赫拉嫁給波格丹就好了啊
  叫赫萊佛去溫泉溪把維赫拉抓走

赫萊佛:XD
  感覺變成這個局面,就變得不能要求太多了

GMTropicalo:嗯嗯
  在我想像中,維赫拉應該根本不想打仗,是被族人逼著走到現在這步
  現在糟老頭說可以幫打,條件是當他妾,維赫拉應該也不太確定該怎麼辦

赫萊佛:開場的兩個閱讀風向真是太糟糕了XD

GMTropicalo:本來一開始如果真的有去談談看之類應該不會發展成這樣XD
  閱讀風向的暴走讓事情完全無法控制XD
  也不是壞事啦
  整個戲還是很精彩

赫萊佛:的確是很有趣XD

GMTropicalo:追赫萊佛的劇總是不會錯

赫萊佛:是GM給很多優惠XD
  不然我覺得應該是死定了XD
  受傷沒帶人還亂跑
  而且還沒有很明確的目標

GMTropicalo:畢竟有部分成功
  不會太慘
  完全失敗才會哭哭

赫萊佛:霍夫帕斯他們家好像絕後了QQ

GMTropicalo:多生幾個過繼給他們家

赫萊佛:只好看赫萊佛有沒有機會跟維赫拉生(?)

赫萊佛:雖然我覺得應該派點其他人去當使者,但我覺得讓赫萊佛去當使者交涉,畫面可能比較有趣XD
  會長跟總管們向赫萊佛交代解釋後,讓赫萊佛帶小隊去出使韋赫婁交涉談和條件
  談和條件:
  1.臣服帕先大公國並視自己為帕先人。
  2.交出一批弓箭以示臣服。
  3.選定一處與大河邊相連的位置作為聚落的定居點。
  只要韋赫婁與龍骨商會談和並臣服帕先大公國,莫澤布斯克就沒有理由插手這場戰爭,在戰後也沒有藉口介入臣服帕先大公國的韋赫婁部落的事務。如果強硬介入,屆時莫澤布斯克要面對的就不只是戰後疲乏的韋赫婁與龍骨商會,而是帕先大公國的總戰力,這對他們沒有好處。
  但如果韋赫婁拒絕談和並與莫澤布斯克聯手,只會讓疲憊的韋赫婁繼續流血而得不到好處。
  選定鄰河邊的位置作為聚落的定居點,雖然這會改變韋赫婁半游牧的生活習慣,但韋赫婁會成為帕先大公國東西方物資流通的節點,這將會帶來財富。而在危急的時候龍骨商會的船可以馬上進行軍事支援。
  交出弓箭以示臣服,這件事要盛大的做,讓其他部落知道韋赫婁真心誠意成為了帕先大公國的一份子。
  只要願意談和,龍骨商會將會替韋赫婁出面跟其他龍語族部落調停,由龍骨商會保證,未來韋赫婁無故襲擊、掠奪其他部落,龍骨商會將對韋赫婁使用武力,反之亦同。而削減武裝、限制聚落的定居處也是在表明誠意。
  如果韋赫婁臣服帕先大公國,相信應該有很多事情需要韋赫婁人重新學習,韋赫婁可以派遣一支馬弓手的隊伍到龍骨商會,一邊替雙方工作,一邊學習文化與知識。這是建議,不是必要條件。
  沒有提出政略婚姻,這是龍骨商會的好意,讓維赫拉可以好好考慮。

GMTropicalo:嗯嗯嗯
  赫萊佛作為使者,帶著少數人馬,來與維赫婁人談判
  維赫婁部基本已經被莫澤布斯克部控制了
  高大健壯的馬弓手進駐維赫婁部的營地,維赫婁人之中還有戰力的都已經開始攀親帶故想加入莫澤布斯克部
  留下一群老弱婦孺留在維赫拉營帳旁邊
  這就是遊牧民族的宿命,永遠只跟著強大的人走
  雖然莫澤布斯克認為不用跟什麼龍骨艾辛人談了
  波格丹相信,龍語族只要同心協力簇擁著同一支旗幟,就是對上帕先大公國國軍他們也不會處於劣勢
  不過維赫拉力排眾議,帶著少數剩下來,說話還有份量的戰士(雖然也蠻可能是波格丹默許的騎牆派),決定和龍骨艾辛談判
  赫萊佛進入營帳,對面是一群戴著尖頂頭盔的龍語族戰士
  正中的卻是赫萊佛在溫泉溪遇上,還陪著霍夫帕斯走了最後一程的女武神

「這位是龍骨的赫萊佛,這是我們酋長維赫德拉克之女維赫拉。」龍語族的人介紹道

赫萊佛:「海凡德啊,這是在捉弄我嗎...。」小聲呢喃

一旁的龍語族戰士:「我們勢單力薄時你們就百般欺壓,現在我們有了盟友,你們就來搖尾乞憐嗎?」

另一個龍語族戰士:「你們害死我們酋長,踐踏我們的盟約,現在還有什麼好談的?」

維赫拉朝那幾個憤憤不平的戰士揮了揮手:「龍骨的赫萊佛,你帶來了什麼訊息?」

GMTropicalo:@Saxton 會照原本計畫把你們的條件說出來嗎?

赫萊佛:我想一下喔
  「初次見面,維赫拉女士。」
  「我方認為,繼續與貴方交戰對雙方來說沒有好處,只是繼續耗費雙方實力讓外人平白介入並得利。」
  「再說我們根本沒有踐踏盟約,在調動物資之時也向貴方告知並附上賠禮,踐踏盟約根本是有人從中作祟。」
  「而如今還把不知善惡的外人當作盟友還暗自高興,難保這群人根本吃裡扒外。」
  「再說,佔盡優勢襲擊我方,最後卻狼狽大敗,難道不是因為被這群人從中作祟弱化了軍備。」
  「在這狀況下跟莫澤布斯克部合作,最終也只是被推上前線死路一條。」
  「不如與我方和解,共同效力帕先大公國。」
  「帕先大公國雖然國祚不長,但最終戰勝強大鄰國的佳涅宛並獨立自今,如今休養生息二十年,莫澤布斯克部對上帕先大公國國軍根本佔不了什麼好處。」
  「而且對外還有貿易交流,擁有豐富的補給與資金。」
  「要跟誰合作根本不言而喻。」


龍語族戰士:「我們會燒掉你的木頭城牆,拉垮你的神殿。」

龍語族戰士:「我倒想看看你們的城市陷於火海時還能不能講出這樣的話。」

赫萊佛:「打輸了才來說這種話,只是個無聊的笑話罷了。」

龍語族戰士:「那就等你們打輸了再看看你們還要不要談吧。」

龍語族戰士起身:「走了!」

赫萊佛:「再說你們的領袖都還沒說話,你們卻急著發言,看起來也沒有多忠心嘛。」

龍語族戰士們看了看坐在正中,不滿20歲的維赫拉,然後又看向赫萊佛,哈哈大笑,一面笑著一面離開了和談會場

赫萊佛:只剩下維赫拉一個人喔?

GMTropicalo:沒有吧
  你們的人都還在啊

維赫拉:「他們本來就沒有要和你們談的意思。」
  「作主的也不是我。」

赫萊佛:我是說韋赫婁的人馬XD
  就只留下維赫拉一個人在帳棚?

GMTropicalo:嗯
  只剩她

赫萊佛:媽呀

維赫拉看向你,如果你沒有要做什麼,她也只能跟著走了

赫萊佛:「妳還要繼續留在這個部落嗎?」

「他們是我的族人。」維赫拉說

赫萊佛:「沒有人跟隨你,戰士們甚至看輕妳。」

「因為我不夠強大。」維赫拉說

赫萊佛:「一個人永遠是強大不起來的。」
  「整個族群同心協力才能夠變的強大。」

「像莫澤布斯克那樣嗎?」維赫拉說

赫萊佛:「也或者像我們一樣,流浪幾百年也沒有被消滅。」

斯凡:「跟她有什麼好講的?走了吧。」
  「她就是個魁儡。」

赫萊佛:「我們一族的故鄉因為火山爆發而四散各地,而流浪到這裡的其中一支艾辛人就是我們。」
  「妳願意來的話,我們很樂意接受妳和妳的族人。」
  「『妳』的族人。」

維赫拉:「……」

斯凡吐了口口水:「她可是龍語族。」
  「幹嘛?赫萊佛?難道你要娶她嗎?你忘了我們鐵水鎮的斥侯被殺了多少人嗎?」

赫萊佛:「我們也很少人是純血的艾辛人啊。」
  「是敵人的話殺了也無妨,是自己人的話,就是最好的朋友。」
  「而且...她可是我的女武神啊。」

斯凡:「……你在說什麼玩意?」

「……早點遇到你就好了。」維赫拉嘆了口氣

GMTropicalo:維赫拉應該就是無能為力
  赫萊佛有要試圖說服之類的嗎?
  說起來其實也有觀察狀況這個move
  要不要用用看XD

赫萊佛:都忘了還有這個XD
  [2d6-1] Roll: [5, 2] Result: 6
  老是這種尷尬的結果XD

GMTropicalo:人生XD
  決定選哪一個?

赫萊佛:‧ 此處的誰或什麼會是我可以利用的機會?

GMTropicalo:你的目的是什麼呢?
  是之後的談判嗎?
  利用來作什麼?

赫萊佛:讓維赫拉投奔我們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我想想喔

赫萊佛:我覺得看起來很可能要擴大戰事了XD

GMTropicalo:維赫拉的狀況是,她爸死掉之後,強大的領導者去世,一些戰士直接就離開了部落
  為了振作部落的名號,戰士擅自派人來砸你哥訂婚宴,然後就開戰了,也不管她原本可能想要和你們溝通的企圖
  接著起初還蠻順利,打爆你們鐵水鎮外圍長年經營的防禦體系
  這段時間展現了能力的維赫拉可能一度掌握了權力,不過後來在鐵水鎮外的陷阱計畫成功,但結果還是打輸,之後就一蹶不振了
  又被你們驅狼吞虎
  戰士們現在已經完全把自己看做是莫澤布斯克的人,他們把前酋長的女兒嫁給波格丹,維赫婁就算是被併吞了,這件事情也不是什麼秘密,大家都知道
  也算是草原的真理
  維赫拉擔憂的是她背後有一群老弱婦孺,這些人對莫澤布斯克部沒有用,被併吞之後沒有人照顧很快就會死光
  波格丹雖然妻妾成群,但她嫁過去,至少還有機會可以照料他們
  我想這是維赫拉最大的問題
  赫萊佛提出的,在她聽來很大成分是赫萊佛自己一廂情願
  你看赫萊佛身邊,看起來地位也不低的斯凡,就一點善意都沒有表現
  可以利用的,反而不是怎麼說服維赫拉
  我覺得其實是說服斯凡
  赫萊佛如果能讓你們面前這個一臉機車樣的斯凡改變主意,或許龍骨艾辛人之中也有人也會改變想法
  @Saxton 你覺得呢?合理嗎?

赫萊佛:所以重點是要創造出讓維赫拉過來平安的生活環境,目前龍骨艾辛人對韋赫婁的仇恨度太高,不願意接納她們
  我想想怎麼說服斯凡

GMTropicalo:你覺得場上除了斯凡還會有誰?
  你會跟那些人去負責談判?

赫萊佛:造船家的「新矛」奧斯蓋爾和水手家的布洛克。
  應該都是些需要功績的人,所以來跟赫萊佛出任務

GMTropicalo:嗯嗯
  合理
  小奧斯蓋爾他們是造船家的,他們家應該算是傳統信仰的守護者
  堅定不移
  和你們鐵匠家長年來一直都是姻親關係
  不過他大概和你阿兄埃納爾年紀比較接近
  布洛克應該年紀比你們大一些,但水手家族好像後面都不太成材
  鳥鳥的
  這裡頭反而是赫萊佛和斯凡兩個比較年輕的戰功彪炳

赫萊佛:「韋赫婁殺了我們很多人,但反過來我們也是幹掉他們不少人,雙方都是血債高築。」
  「而且現在看起來,跟龍語族人開戰的機會越來越高了。」
  「要是開戰,就算贏了我們也不可能殺盡龍語族的每一滴血,肯定需要他們投降臣服。」
  「收留下維赫拉和她的親信,雖然短時間來看會拖累我們,但未來要求龍語族臣服的話,有維赫拉她們這份先例在,龍語族也能更誠心誠意投降。」
  這樣子說服在場的同伴看看XD

布洛克:「……聽起來有點道理。」

奧斯蓋爾:「如果現在就能夠讓維赫婁內部分歧,甚至是讓龍語族聯盟發生問題的話,那就有價值。但從他們對她的態度來看,我不覺得她能改變什麼問題。」

斯凡:「所以赫萊佛你是要娶她膩?」

GMTropicalo:每個人在意的事情不太一樣
  赫萊佛就來丟交涉吧

赫萊佛:[2d6+1] Roll: [6, 5] Result: 12

GMTropicalo:哪招啦XD

赫萊佛:我哪知道啦XD
  都是這種超劇情骰我也沒辦法XD
  我都覺得機器人是不是在故意操作了

GMTropicalo:有內鬼

斯凡興奮了起來:「如果你是要娶她的話那我就贊成,支持!」←顯然只是想看熱鬧

赫萊佛:「我想娶她!」

奧斯蓋爾:「如果是要以婚姻撫平雙方的恩怨,讓外人沒有藉口介入的話,那不失為一個好方法,反而可以讓莫澤布斯克失去藉口。」←認真思考了

布洛克:「……聽起來有點道理。」←他應該真的有在聽吧

赫萊佛:「當初遇到她的時候,我根本不知道她是誰,直到現在才知道她是韋赫婁的公主。」
  「這根本是海凡德在捉弄人啊!」

奧斯蓋爾提起槍:「那我們就把她抓起來帶走吧。」
  「不過她畢竟是龍語族,這就得委屈你了赫萊佛,不過解決這場戰事之後再離婚就好。」

GMTropicalo:奧斯蓋爾在意的是這件事情對龍骨商人有沒有好處,沒有很在意維赫拉怎麼想

布洛克:「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斯凡:「當然是……」
  斯凡還沒說完,那些龍語族戰士看維赫拉遲遲沒有出來,又進來看看狀況了
  斯凡向你們眨了眨眼:「不上嗎?」

赫萊佛:殺!

GMTropicalo:XD
  那就來戰

赫萊佛:嘛,可以無聲幹掉最好

GMTropicalo:okok
  那就是涉險

赫萊佛:[2d6+1] Roll: [4, 2] Result: 7
  • 這只是暫時的解決,危機隨時可能再次發生。

GMTropicalo:合理
  所以你們認真就是
  赫萊佛決定先抓走維赫拉就是了XD

赫萊佛:我是想說,先幹掉幾個人然後換上他們的衣服,偽裝成韋赫婁的戰士去找維赫拉

GMTropicalo:喔喔
  我以為現在還在會談現場
  你們是現場就要動手XD

赫萊佛:要行動就快吧,下次不一定進的來了XD
  現在就動手XD
  把屍體找個地方藏一下,不要馬上被發現就好

GMTropicalo:其實赫萊佛也還沒說服維赫拉對吧
  總之先抓走,後面慢慢溝通這樣嗎?

赫萊佛:先這樣XD

GMTropicalo:好
  在赫萊佛的號令下
  奧斯蓋爾扔出長槍,把那個一直說要燒掉鐵水鎮的傢伙一槍釘在地上
  斯凡跳上桌子,飛斧扔出把另一個傢伙幹掉
  布洛克倒是不見了
  維赫拉沒想到你們說幹就幹
  還沒來著反應過來
  看著她擺在帳篷上的弓和箭,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伸手去拿

奧斯蓋爾:「赫萊佛!快!」

赫萊佛:「跟我走吧,之後再回來救妳的族人!」

GMTropicalo:維赫拉還在猶豫不決

奧斯蓋爾:「快啊赫萊佛!」

赫萊佛:直接把維赫拉扛在肩上帶走

斯凡:「走啦赫萊佛!」

GMTropicalo:你們殺了出去,這才發現布羅克人在外頭
  他用網子套住了幾個聽到聲響過來看的維赫婁人
  還幫大家備好馬了

斯凡:「幹的好,布洛克!」

赫萊佛:「布洛克!回去請你喝到醉!」

奧斯蓋爾抽回長槍翻身上馬
  「逃回去就算我們贏了!」奧斯蓋爾說

GMTropicalo:遠處的龍語族人看到和談處出了狀況,紛紛追了出來
  艾辛人也衝過來掩護你們
  只是說到馬術
  艾辛人不管是馬術還是馬匹的水準,還有馬弓的技術
  實在不是龍語族人的對手
  險象萬生

「放我下來吧。」維赫拉說,「弓給我。」

赫萊佛:放下維赫拉,把赫萊佛身上的弓和箭桶交給她

維赫拉空拉了兩下熟悉這把弓,抽了一支弓,回過頭跟你說:「你是這麼霸道的人嗎?」同時一箭射出,正中一個正在追殺部落克的維赫婁人的馬匹,那倒楣鬼給馬給甩出去,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赫萊佛:「該果斷的時候就是要果斷!」

「是我太不果斷嗎?」維赫拉嘆了口氣,停了下來,斯凡肩頭上種了一箭,怪叫了一聲,維赫拉聽到聲音,又舉起弓,放倒了正朝斯凡連珠箭的維赫婁人

「第一次看到你你一邊抗敵,一邊還記得要示警讓別人逃生。」維赫拉說,「哪個才是你的本性呢?」她一面問,一面又射出一箭,又射中了正在和奧斯蓋爾纏鬥中的維赫婁人,這次這箭正中他胸口,那人立刻倒下馬去

赫萊佛:「哪個都是我,因為艾辛人的榮耀就體現在危急的時候!」

「這下我可不是為了你殺龍語族,我連自己族人都殺了。」維赫拉回頭過慘笑
  在維赫拉出神入化的弓技掩護下,你們順利回到了艾辛人陣中
  她或許沒有能力統御全族,讓族人信服,但她的弓技實在不容小覷

赫萊佛:感覺是個5級戰士或遊俠?

西格莉澤:「……這怎麼回事?」

赫萊佛:「這個嘛...韋赫婁的戰士都站在莫澤布斯克部那邊,大概可以算是被併吞了吧。」
  「所以我把韋赫婁的公主帶回來了。」

「所以戰爭無法避免?」西格莉澤問

赫萊佛:「很可能會發生龍語族部落聯合向帕先大公國開戰,必須要把消息傳達給大公。」

西格莉澤:「烏法!」

「我知道了。」烏法說,向赫萊佛點了點頭,立刻出帳

GMTropicalo:你們誰會是和黃金之翼騎士團之間往來的擔當?

赫萊佛:沙里厄斯大概負責了很多跟其他派系談話交涉的工作
  如果是軍事相關事務應該會是西格莉澤,不過她現在應該無法離開

GMTropicalo:好
  龍骨艾辛和龍語族聯盟之間的大戰一觸即發
  龍骨商會還有打算作什麼嗎?

Saxton:我想一下,應該是調動資源相關的事情

GMTropicalo:好

Saxton:或是其實要進入下一季了?

GMTropicalo:大家都zoom in過
  的確是換下一季的好時間點
  但還是得看玩家
  總之你看一下資源有沒有什麼要處理的動作
  結束就換人齁

Saxton:OK
  1.把Lumber換成Fortification。
  2.花費1點影響力,要求拉德斯之環給我Wealth。 @anka
  應該是沒時間去搞什麼小計畫了QQ
  3.花費一點貢獻,跟中央要Lumber,然後把Lumber和我們的Transport 交去岸防隊計畫。
  這樣岸防隊大概是靠船在巡邏XD
  剩下一點Weaponry就交給解放者處理

GMTropicalo:幫我擲個+favor
  @anka 龍骨商會派人來叫你還債了😆
  他們要wealth,要付錢嗎?

Saxton:[2d6+2] Roll: [2, 1] Result: 5

GMTropicalo:🤣
  真的很愛走極端

Saxton:我真的沒辦法XD

Anka:應該會說明緊急調錢的原因吧

Saxton:我們缺現金缺好幾季了,而且還要繼續戰爭,需要平抑物價

Anka:嗯,還錢還起來

Saxton:突然發現把船交出去沒有用,冬天根本不能開
  所以有木材的話就交木材吧

GMTropicalo:不過
  1. 拿聖火騎士團的木材去蓋防禦工事
  2. 跟密環要來wealth
  之後你們mood就+3了
  再花貢獻就變+4
  就又觸發資源充沛啦
  難怪會失敗XD

Saxton:啊
  因為我又放棄把船交出去
  糟糕XD
  那我變成改選資源充沛嗎?XD

GMTropicalo:總之現在
  Trade 鐵水鎮
  Transport 北風峽灣
  Fortifications 北風峽灣
  你有三個surplus所以mood +3了
  這樣你還要使用favor嗎?

Saxton:那我放棄好了

GMTropicalo:好
  那就先這樣結束嗎?

Saxton:不對,讓我想一下
  我先檢查一點東西
  如果我用favor換資源,觸發資源充沛並且選• 將盈餘送給盟友,本時代進行Reach檢定都有優勢,這樣我可以Reach檢定都有優勢外,還讓盟友得到資源嗎?

GMTropicalo:可以

Vincent:話說跟譚古借資源這個是不用還的嗎
  然後協防北風峽灣,這件事後來也是譚古出人

GMTropicalo:哈哈哈哈哈
  這麼剛好
  我也在思考這件事情
  所以看了一下原文
  原文是寫loaned surplus

GMTropicalo:所以其實是要還的

Saxton:那我算了XD
  這樣我之前還借了什麼還要查一下XD

GMTropicalo:好的沒關係
  之前給的就算了,畢竟是我翻譯問題

Vincent:不過那時是龍骨找黃金之翼幫忙
  說要還資源
  還是給影響力點數
  不過後來好像不了了之?

GMTropicalo:北風峽灣的兵力等於是帕先插股
  這個和龍骨商會無關

Vincent:所以龍骨也不欠黃金之翼嗎

GMTropicalo:這我不知道
  這是你們之間的
  看你們最後怎樣決定
  到底是影響力還是surplus

Saxton:開場的渡過難關嗎?
  那是給影響力
  所以黃金之翼現在持有龍骨1點影響力

GMTropicalo:ok所以龍骨商會是給黃金之翼影響力,請黃金之翼去協防北風商會

Vincent:好

Saxton:• 其他的派系對你們伸出了援手。該派系得到對你們的 Influence。

GMTropicalo:但黃金之翼最後是去跟聖火騎士團弄來木材給鐵水鎮重建
  所以現在黃金之翼擁有龍骨商會的影響力是1還是2

Vincent:所以我們欠聖火騎士團嗎?我以為是幫忙找老婆就可以得到資源

GMTropicalo:是啊

Vincent:感覺一直搬東牆補西牆

Saxton:黃金之翼用‧雪中送炭:當你使用「適才適所」(Right tool for the Job)以排除他人的苦難時,你可以同時移除自己的一個需求,支援我們木材
  這樣還會得到影響力嗎?

Vincent:防禦這個應該不會
  這是做慈善的
==============================================================
A2S1-12-礦山
==============================================================
Spoiler:
Saxton:昨天不知道是茶喝太多還是跑團太興奮,半夜一直睡不著XD

GMTropicalo:茶喝多了

Saxton:在水壺裡面放一點茶葉然後泡喝一整天
  如果我把盈餘付給班底門商會,會直接消影響力嗎?

GMTropicalo:你想消影響力喔

Saxton:先問問
  這感覺比較像欠款XD

GMTropicalo:班底們商會是狠腳色
  窮得只剩下錢
  我覺得他們寧願要影響力XD
  其他派系可能可以

Saxton:好XD

GMTropicalo:@vctc 黃金之翼騎士團在說服艾辛失敗之後還有什麼行動嗎?
  @anka 密環還有什麼行動嗎?
  大家都zoom in過,可以考慮turning season
  讓子彈飛一會兒
  除非你們還有事情必須在本季完成

Anka:婚禮籌劃還沒完成
  不過因為改成娶養女
  應該可以晚一季再執行

Vincent:那時一探聽就知道龍骨的意向了,亨利一離開馬上最速件報消息
  動用艾瓦索羅岳父的影響力,聯合跟黃金之翼有關的龍語族各部族、其他部落跟城鎮,聯合宣告在這場衝突中保持中立
  就是取得 peace 資源的意思
  如果還有辦法做其他事就是要確保礦源,避險
  如果還有辦法就是要籌措中央銀行的資源,要廣發資訊看有沒有其他盟友入股

Saxton:我想入股,但是沒錢XD

Vincent:你就算了,你還要我救濟

Saxton:我只是小小(?)的虧損了一些
  大概虧了5點資源
  不對,還要扣掉影響力
  大概虧3點資源左右
  我還是有救濟到拉德斯之環,也是有貢獻啦

Vincent:帕先感謝你

Saxton:顆顆

Vincent:還沒看 google sheet,龍骨應該不會需要丟度過難關吧

Saxton:不用

Vincent:士氣現在多少啊

Saxton:Mood2
 雖然少了兩隊跟隨者,但艾辛戰士Quility+3

Vincent:還行
  這麼膩害

Saxton:不厲害就沒辦法打仗了

Vincent:加油,最喜歡看龍骨鬧事🤣

Saxton:說的好像是我們在搞事,明明都是我們被佔盡先機XD

Vincent:不不不
  艾辛人要說
  這就是命運的安排
  諸神真是開了個大玩笑啊!

Saxton:這就是命運的安排
  海凡德也捉弄了赫萊佛的感情!

GMTropicalo:艾瓦索羅的岳父
  就是耶路蔑列並的龍語族的領袖
  在黃金之翼騎士團的號召下,共同表態反對加入維赫婁(莫澤布斯克)與龍骨艾辛人之間的戰爭
  也呼籲龍語族人不要互相鬥爭
  這位岳父感覺地位可能也和莫澤布斯克的波格丹差不多
  龍語族各部落的兩大巨頭
  岳夫已經半退休
  但波格丹還很活躍
  妻妾成群
  不過岳父麾下的一個部落出了點狀況

Vincent:什麼情況

GMTropicalo:應該是岳父的姻親,可能是姪子輩的傢伙
  諾夫古魯多克部
  他們說有一批艾辛人冒險者前陣子旅行經過這裡,他們也款待這些艾辛勇士,勇士也替他們討伐了作惡的哥布林作為回報
  結果這批艾辛勇士之中的領袖,就向那位姪子的女兒求婚了
  但那位公主瞧不上艾辛人,拒絕了他
  於是那群艾辛人離開之後,糾眾襲擊了諾夫古魯多克部
  經過一番激戰,諾夫古魯多克部好不容易才擊退了這些艾辛人
  艾辛人的首領也在戰鬥中被龍語族的士兵格斃

Vincent:這些艾辛人應該不是龍骨的吧

Saxton:😖

GMTropicalo:艾辛人首領叫做奧斯塔夫
  就是赫萊佛他哥說要去壯遊
  參加的那批冒險隊
  奧斯塔夫在戰鬥中被龍語族殺了
  赫萊佛哥哥埃納爾現在下落不明

Vincent:呃……

GMTropicalo:諾夫古魯多克部的意思就是雖然現在沒有問題,他們也無意和艾辛人作戰,但他們很擔心還會不會有後續的報復

Saxton:完了,新仇新恨

GMTropicalo:黃金之翼騎士團怎麼辦?

Vincent:那群艾辛人就是一群流浪團體對嗎

GMTropicalo:就是
  冒險者
  Adventurer

Vincent:我們騎士團的據點應該都有武裝
  派一隊人到諾夫古魯多克部的商隊據點強化防禦,但不要太高調
  另外在四週佈下耳目和斥候,注意異常的武力集結
  然後派阿達斯找出那隊人
  請他們上法庭解決爭端

GMTropicalo:嗯嗯嗯
  那麼諾夫古魯多克部也願意全力支援黃金之翼騎士團提出的和平協議
  你們得到Peace
  這次應該是在耶路蔑列並吧
  兩個據點都peace peace

GMTropicalo:另外,黃金之翼騎士團是要去催促哈夫里爾盡快產出嗎?

Vincent:先了解一下情況,進度如何,有沒有遇到問題

GMTropicalo:他們的礦山大概就是
  魔戒
  那個薩魯曼
  不是帶了一批哥布林在地下造武器啊、挖強獸人啊、砍樹啊
  哈夫里爾的礦山下面大概就是長這種樣子
  使用各種奴隸讓他們在下面開挖
  沒有那麼有秩序
  更混亂
  更chaotic

GMTropicalo:你們去拜訪的時候哈夫里爾男爵不在,他跑去拜訪密環去祝賀秘環的葛蕾塔要嫁給風暴之子的瑪穆
  接待你們的是哈夫里爾的女兒芙拉德拉嘉
  這時候大家應該還沒聽說艾達斯說服了沃夫,變成沃夫收養芙拉德拉嘉嫁給艾達斯
  芙拉德拉嘉依然包著脖子,被艾達斯砍斷骨頭的傷勢顯然還沒好

Vincent:這三小

GMTropicalo:什麼

Vincent:沒,我只是很驚訝而已
  沃夫收養芙拉德拉嘉這件事

GMTropicalo:你沒追秘環的劇齁

Vincent:我等等追

Saxton:只顧著追龍骨的劇XD

GMTropicalo:芙拉德拉嘉帶領黃金之翼騎士團的參訪隊參觀了礦山,你們原本還在懷疑他們用這些沒有技術的奴隸隨便開採到底行不行
  接著芙拉德拉嘉帶著你們參觀了倉庫,你們這才驚訝地發現就像哈夫里爾承諾的一樣,他們的產能果然比競爭對手都還多
  他們就是用奴隸的小命去提高產能

Vincent:我剛速速追了一下

芙拉德拉嘉:「第一批的產出我們已經在打磨,馬上就能出貨。」

亨利卡斯:「很好很好。」
  「你們的產能超出預期。」
  「對於你們的產出,你有什麼看法?」
  看看他的神情

芙拉德拉嘉皺眉:「你希望更高嗎?」

Vincent:話說他們這個礦區有名字嗎

GMTropicalo:總覺得我取過名字
  但找不到

Vincent:我剛也在找

Saxton:只有說礦山在德里克赫魯特附近

亨利卡斯:「我想知道對於新礦山的未來你有什麼展望。」
  我視察完礦山想要用一個觀察情況看看
  我對於礦山下的混亂有點擔心


芙拉德拉嘉搖搖頭:「我腦筋不好,你有什麼話可以直接講,不然我聽不懂。」

GMTropicalo:好,那就丟+lore

亨利卡斯:[完了,腦筋不好,難怪這礦山這麼亂
  [2d6 + 2]` Roll: `[5, 2]` Result: `9`
  咦,竟然是 lore
  通常不是 cunning 嗎
  我想知道我該注意什麼嗎

GMTropicalo:他們的礦山長這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winMu7-ZrI

亨利卡斯:太帥了

GMTropicalo:亨利卡斯會在意奴隸的小命嗎

亨利卡斯:會,因為奴隸也是資產

GMTropicalo:嗯嗯
  最顯而易見的就是近乎不存在的工安條件吧
  高壓的治理和微薄的給食
  奴隸起來反抗也不太令人意外
  還有別的問題嗎
  你可以問兩個

亨利卡斯:此處的誰或什麼會是我可以利用的機會?

GMTropicalo:你想要利用來做什麼呢
  讓礦山的經營更可靠一點?

亨利卡斯:對
  我要請他們改善工安條件,然後派出黃金之翼的經理人來協助經營

GMTropicalo:嗯嗯嗯

亨利卡斯:我猜弱點可能是她很笨也不想管這事?
  畢竟看起來

GMTropicalo:芙拉德拉嘉是武人
  哈夫利爾是奸商

亨利卡斯:對
  他的點數都壓在武力上

GMTropicalo:但他們並不會不願意改變
  她也知道礦山的經營不是她的強項
  如果有人願意伸出援手他們應該樂意接受
  但可能要維護她的面子
  不能說是來教她們
  武人都愛面子

亨利卡斯:這一定要的
  是來協助他們的
  想派出三個藍岩矮人
  CEO CTO CXO
  要找跟孔明一樣的

GMTropicalo:派對咖嗎

亨利卡斯:關羽問孔明說那個馬超怎樣,孔明就說:「馬超是不錯,只是不如二哥。」
  這就是會說話
  順著毛摸

Saxton:很會說話很會打廣告但是很容易被看破手腳?

亨利卡斯:不,這是懂得政治

GMTropicalo:二哥就算知道他是在順自己毛,也不會對這樣的人發脾氣嘛

芙拉德拉嘉:「這等父親回來你們再正式對他提出吧。」

GMTropicalo:看起來沒什麼問題
  黃金之翼騎士團還有要作什麼嗎

亨利卡斯:話說阿達斯之前有找到維加斯高利貸的罪證對吧

GMTropicalo:沒有吧
  不是都傳聞而已
  阿達斯只是拿著情報人員傳來的條子念給你聽而已

亨利卡斯:想跟解放者說維加斯違法了,請他們協助改正
  不是有請阿達斯去查嗎
  所以只是聽說?

GMTropicalo:原來如此
  好
  所以你們手上擁有阿達斯查出來的
  放高利貸的帳本之類的東西
  你想送去請解放者協助改正
  是送去解放者
  還是由什麼特定人物送去給特定人物?
  投黑函也是一門藝術

亨利卡斯:而且人在耶路蔑列並的雅絲列莉亞都可以跟維加斯借款了
  應該是放貸放到我們的地盤
  亨利自己去
  亨利應該有匹超快馬
  魅影駒

小瑪卡斯看向亨利卡斯
  「黃金之翼騎士團裡頭有派系的問題嗎?」

亨利卡斯:「任何組織都有派系的問題。」

「那就是了。」小瑪卡斯說
  「不是所有人都像我們一樣,希望解放者能夠好好融入帕先。」
  「也是有人比起帕先,他們更希望先能壯大解放者自己的實力。」
  「成立商會、放高利貸,都是他們壯大自己的手段。」

亨利卡斯:「依照帕先的法律,向帕先人放高利貸,在帕先境內放高利貸,都是違法的。」
  「如果向外邦人放貸,還說得過去。」
  「如果觸碰到底線,為了維護公平之神的威嚴,不得不祭出黑名單,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小瑪卡斯說:「所以你要指證理應執行、維護法律的統治者犯法嗎?」
  「你在威脅我們嗎?」
  「使出黑名單,只會讓他們有更好的藉口。」
  「說就是我們這樣的軟性政策,換來的依然是帕先的惡意對待。」
  「我們下台之後,他們只會變本加厲。」

亨利卡斯:「不是威脅你,身為執法者的你,應該理解若是法律不執行,就無法管治。」
  「想請你幫忙改善的部份,如果只向外邦人放貸,不知是否可行。」
  「維加斯可以在解放者內部放貸,或向外邦人放貸。」
  「維加斯向帕先人放高利貸,就是在侵害我國國民的財富。」
  搖搖頭,「這是公事,與個人無關。」

「我知道了,我們會與維加斯溝通。」瑪卡斯嘆了口氣

亨利卡斯:「感謝您的協助,我們這邊也會釋出善意。」

小瑪卡斯苦笑:「但他們背後是拉慕那斯。」
  「我們也不願意和拉慕那斯撕破臉。」
  「更何況……米格列大主教也是站在他們那邊的。」

亨利卡斯:「拉慕那斯想要什麼?」

「拉慕那斯……似乎有意推舉米格列大主教作為次任公王的候選人。」小瑪卡斯說

GMTropicalo:米格列大主教是殖民地時代開始就是火星之子的主教
  當時和搞新教俾斯米爾就處不好
  過了這麼多年,還被弄到這種地方來吃西北風
  應該充滿不爽

亨利卡斯:米格列應該是最麻煩的

「如果你們黃金之翼騎士團願意支持米格列大主教,我相信拉慕那斯會很高興地把你們當作盟友的。」小瑪卡斯露出笑容
  「不過我不這麼建議就是了。」小瑪卡斯低聲說
  「到底公王為什麼會在忽然宣布退位,還要用選舉的決定次任呢?」小瑪卡斯抱怨

亨利卡斯:「用選舉的方式也不錯啦,也許有天解放者真的也會出公王也不一定。」
「黃金之翼從來沒有想要角逐公王的位置。」
  「所以,我們也還在考慮支持的人選。」

小瑪卡斯看了看亨利卡斯,決定還是不要嗆黃金之翼

GMTropicalo:
  [「因為黃金之翼騎士團喜歡在陰影之中操弄魁儡線~」
  [「統治國家,也沒有非得坐在王座上才能統治嘛~」
  之類

亨利卡斯:這件事大家放心裡就好
  「奧達斯正在找老婆,你有姊妹嗎?」

小瑪卡斯瞪著亨利卡斯:「你在說什麼?紀葉德蕾你不是認識嗎?」
  「還有,你在講哪個奧達斯?」小瑪卡斯問

亨利卡斯:對喔,叫紀葉德蕾
  「譚古之子奧達斯。」

小瑪卡斯瞪大眼睛:「紀葉德蕾?跟奧達斯?」
  小瑪卡斯似乎慌了手腳:「我是沒有意見不過這應該要跟我爹他們談吧……」

亨利卡斯:「那就先請你問問伯父跟紀葉德蕾的意思,我們再從長計議。」

小瑪卡斯點頭:「不過我們家可以嗎?我們家可是區區爵士而已。」
  「不會門不當戶不對嗎?」

亨利卡斯:「在帕先,這種事是可能的。」

GMTropicalo:小瑪卡斯答應了
  還有其他行動嗎

亨利卡斯:沒了
  如果黃金之翼轄區有高利貸受害者
  就祭出庇護權
  就這樣

GMTropicalo:嗯嗯
  是否同意Turning of Season? **
  {Reactions}
  👍 (3) 👎
==============================================================
A2S1-13-結算
==============================================================
Spoiler:
GMTropicalo:@anka 拉德斯之環本季的任務是「阻止疾病擴散」。
  @vctc @Saxton 你們認為有成功嗎?

Saxton:有

Vincent:有

GMTropicalo:@vctc 黃金之翼騎士團的任務是上繳spies,這個確定有達成

GMTropicalo:@Saxton 龍骨商會的任務是「收服維赫婁部」
  @vctc @anka 你們認為有達成嗎?

Vincent:無 OTZ
  如果是打殘維赫婁或搶走公主的話那有

Saxton:我自己也覺得沒有,雖然公主在我們手上

GMTropicalo:嗯嗯

GMTropicalo:那就是結算下來,龍骨商會掉1點貢獻,變成+2,秘環和黃金之翼都+1,變成/維持+3貢獻
  目前沒有turmoil所以不會有壞事發生
  那就結束本季進入下一季啦
  A2S1有夠長XD

Vincent:真的 OTZ

Saxton:戰爭總是漫長的XD

Vincent:因為我們加入 free play,放映長度就跟著大增

GMTropicalo:一部分也是經過Age1,Prep長了超多肉
  從A2S0就爆發一堆事情

Saxton:龍骨商會還在爆炸中,拉德斯之環算是爆炸結束,黃金之翼感覺還在醞釀炸彈?

Vincent:我是在解炸彈好嗎
  黃金之翼比較無趣
  不會太 drama
  應該說都是宮廷劇啦
  底下暗潮洶湧

Saxton:接下來冬季就過了嗎?

GMTropicalo:過了

Saxton:接下來不知道能不能順利的燒殺擄掠XD
  我想問一下【燒殺擄掠】
  當你向沿岸的據點進行「武力奪取」時,擇一:
   ‧你能快速將據點內的資源搬上船
   ‧據點的居民不敢應戰
   ‧你在展開攻擊之前,瓦解了對方反擊的手段
  這是我擇一後,才丟動用武力嗎?
  如果我選‧你能快速將據點內的資源搬上船,然後動用武力又選• 此資源尚未完全成為你的,你派去的武力必須留在該處,直到下一季開始為止。
  這樣會發生什麼事?

GMTropicalo:也是要看前後敘事狀況
  忽然問我
  搞不好就你的船觸礁啊
  搞不好是資源雖然上船了但人上不了船啊

Saxton:主要是疑惑燒殺擄掠和動用武力在規則上是不是一起使用

GMTropicalo:嗯嗯
  感覺你這種選法,就會變成你的人和資源外加船
  都會stuck
  或者是
  你這樣選,就是利用transport解消了人和資源stuck的困擾
  讓動用武力的那項不利能夠被派系特有move消除掉
  這樣是不是比較合理?
  {Reactions}
  👍

GMTropicalo:我要整理A2S1的劇情紀錄應該需要花點時間

Saxton:奧斯塔夫好廢,我還以為他可能會成為赫萊佛之外的PM的說QQ
  啊算了,赫萊佛也是差點死掉,不該這麼說

GMTropicalo:他是啊

Saxton:原來如此
  想說上次打馬賊是跟著赫萊佛,可能是還沒成為PM

GMTropicalo:看來是打完就升級了
  龍骨商會之中還有其他PM嗎

Saxton:應該有吧

GMTropicalo:除去兩個副會長
  說起來好像很少看到各家族的家主出來幹事

Saxton:副會長底下應該有些幫忙打雜的PM,赫萊佛只是其中一個
  我們家會長也是有到處露面啦~
  艾瓦索羅才真的沒印象出現
  經濟貨幣都他們家在管的,大家都看他們臉色
  還要搞銀行
  我們底下的賣血賣命,他們幾句話就搞定了XD

GMTropicalo:別這樣說
  赫萊佛的傳奇故事可是會被寫成Saga,傳唱千年的

Saxton:我只能演武打戲啊,宮廷劇得靠黃金之翼
  不過黃金之翼要開始動用武力,應該也是國家要走到盡頭就是了

GMTropicalo:的確

Vincent:為了不要賣血賣命,只好用講的,而且千萬不能說錯話😨
  我們戲份剛好就好了,不用太多
  這樣我們才可以安心地看赫萊佛的戲😆

Saxton:如果把米格列大主教推上大公的位置,黃金之翼的戲份會不會更多?XD
  你們的傳奇要自己創造啊XD

Vincent:我們是走實業路線的,不用創造傳奇
  其實我有想過這件事,黃金之翼看起來為什麼會這麼沒錢,應該是因為到殖民地後弄了一大筆黃金作為貨幣的儲備黃金,然後公國成立後就發行了帕先公國的銀幣
  要維持經濟的平衡,還要預防嘉涅宛跟帝國的政策
  之前也有提過帕先境內還是有各種不同的貨幣和交易方式,也有以物易物,但黃金之翼沒有要統一貨幣的意思,而是去追蹤各貨幣和物價的走勢,必要時做出因應的對策,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有書記跟會計師在做這些事
  之前羅馬帝國收的交易稅是 1%,之前遊戲中收的稅金也是 1%
  中央銀行這件事,很難說是利還是弊,在黃金之翼內部也有很多討論,當然可能有些人會想利用中央銀行來擴權,但也有可能讓其他參與中央銀行的派系拿到話語權
  不過至少是一個手段,讓解放者能上談判桌

Saxton:黃金之翼不就是要拿這些存款去投資,賺到就變自己的?XD
  其他派系放存款也可以在不時之需拿來解決自己的問題,也算有好處

Vincent:你是說中央銀行嗎?我們不一定有錢啊

Saxton:我只是把盈餘用存款替代而已,也不一定是指錢

Vincent:我的意思是說得利的不一定是黃金之翼
  可能是任何派系

Saxton:中央銀行是國家的嗎?還是黃金之翼擁有?

Vincent:你這問題問得很好
  反過來問好了,如果消滅黃金之翼,等於是滅了帕先的骨幹

Saxton:目前我是以為是黃金之翼的產業
  還是弄成半官營半民營?獲利兩邊平分?

Vincent:中央銀行是國家的,但是是黃金之翼在營運
  還是你問的是在遊戲機制中的擁有者是誰
  如果是問遊戲機制上,那就是黃金之翼

Saxton:故事

Vincent:故事上是國家的
  就是類似某種公務員

Saxton:以現在黃金之翼跟國家連結的程度,滅了黃金之翼也等於滅了帕先啊

Vincent:的確是

Saxton:除非帕先開始跟黃金之翼切割
  但我覺得也不是短時間可以做到
  新任大公也不一定會這樣搞

Vincent:非常困難
  切割跟自斷羽翼一樣

Saxton:所以與其幹掉黃金之翼,不如乾脆滲透黃金之翼比較容易
  改變營運方針

Vincent:滲透後發現自己也變黃金之翼了
  如果是你你會想改變成何種方針呢
  之前就在建立議事規則就有廣徵公義問大家的意見

Saxton:可能也不是改變方針,可能搞得去圖利特定組織吧
  像是投資誰或讓誰入股

Vincent:龍骨嗎XD
  也不是不行啊
  但誘因是什麼?

Saxton:班底們很有錢啊

Vincent:
  其實你心裡想的是給我錢吧
  事實上也給了啊
  有給你防禦資源
  還有想要的嗎

Saxton:只是聊聊而已,不是龍骨商會要做的事

Vincent:如果真的想要的話可以提出來
  我們是做交易的

Saxton:只是在聊黃金之翼可能會發生什麼事不是?
  並不是玩家想要搞事啊XD

Vincent:我剛說的的確是可能的
  我記得很久以前就有問過龍骨說
  是不是會以帕先的利益為主
  那時本來想跟龍骨合作開拓海外貿易
  後來還有一些機會
  不過後來劇情一轉就變現在這樣了
  如果說之後會變怎樣的話
  我覺得可能的走向就是我們跟解放者會有一些拉鋸
  然後慢慢的把解放者納入帕先

Saxton:龍骨商會是覺得,黃金之翼跟大公之間可能有一些事情不是有相同的想法
  黃金之翼的利益不一定就是大公的利益

Vincent:像是什麼

Saxton:之前感覺黃金之翼想把解放者平和的吸收進來,但大公可能覺得直接打爆會更好

Vincent:譚古跟艾瓦索羅的想法是相近的,但或許在一些小地方不一樣
  然後黃金之翼內部的想法又不一定相同
  龍骨覺得想要直接打爆解放者嗎

Saxton:這是一直沒有去確認的問題
  但我覺得保持彈性會比較好
  完全被黃金之翼綁住可能在營運會有問題

Vincent:應該說與其說艾瓦索羅跟譚古路線不同,不如說龍骨很明確表現出就是目前沒想法吧
  可能也是以自身利益為主
  黃金之翼有其他想達成的事,所以自然就沒什麼動機會去投資龍骨
  但也不會見死不救
  黃金之翼的種種行事是建立在契約上,可能龍骨喜歡自由自在的,這一點是跟黃金之翼不同的

Saxton:我覺得現在的距離感是不錯,為了和平會互相幫助,但也不會緊密到會綁手綁腳

Vincent:帕先北方黃金之翼的屬性就是不會太搞事,南方的黃金之翼還出海去攻打別人,畫風也差很多😆

Saxton:應該是忙到無法搞事吧XD

Vincent:也沒那個資源 OTZ

Saxton:認真說起來我倒是對拉德斯之環有一點虧欠的感覺,當初東邊大地精的事我幾乎都丟給他們了XD

Vincent:現在最爆炸的就是龍骨

Saxton:如果能找到機會用斬首戰術幹掉波格丹,說不定對方就士氣渙散了

Vincent:追劇仔期待已久的好戲終於要上了
I am mean and mean is me.
回覆文章

回到「帕先風雲錄(Chronica Terra Paseinum by Free From the Yo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