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獸人狩獵季

出自Xaraser
跳轉到: 導覽搜尋
The Orc Hunting Season 半獸人狩獵季 Ver Iteno Epik Be Tssanted
建立縮圖錯誤: 無法找到檔案
團名 TRPG半獸人狩獵季
GM Tropicalo
系統 D&D 3e Xaraser
跑團方式 網路
性質 連貫 並行
起始等級 3-4
時間 回歸後869年
地點 克里蘭
開催時間 2001
戰役 Original

  刺骨的冷風從荒涼海吹來,暖和的日子不到三個月,克里蘭的冬天卻已經跟著冰凍之海的水氣一起來到。珍珠海以南,夏曉之月不過是夏天的開始,但在克里蘭這塊寒冷的大地,這已經是熊開始冬眠的天氣了。對南方人來說可能致命的冽冬,對北方居民來說,卻只是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必須克服的那一部份。


  一隻孤獨的渡鴉從東北日盡堡的方向往南方急掠而去,在這天氣顯得分外顯眼。


  「什麼時候克里蘭開始用渡鴉傳遞軍情?」伊恩問道。


  「蒼鷹大概全被凍死了。」卡維特呼出一口白氣說道,「在這種該死的天氣裡不圍條圍巾出門可不是個好主意。」


  蒙地卡羅大笑:「我敢打賭,你那天從軍營溜到附近的民家時一定有記得圍圍巾。」


  卡維特哼了一聲,轉過頭向隊伍最後的兩人說道:「馬可拉法爾,你們怎麼樣?」酷寒之下,卡維特想要反駁的慾望也冷卻許多。


  「我很好。」拉法爾簡潔地說,但泰勒馬可便沒那麼輕鬆。


  「我一直流鼻涕,我覺得我的鼻子快要掉下來了。」年輕的侍從在搖晃的馬背上艱難地回答。他和他的父親同樣對冷天氣過敏。


  蒙地卡羅讓跨下的座騎慢下來,直到緩步在泰勒馬可身邊踏行:「如果鼻子掉下來的話,沾點雪黏回就好囉,聽說羅帝倫人都是這樣所以才會有那麼高的鼻子。」


  「不要聽卡羅胡說八道。」拉法爾說,「『我寧願相信一條蛇也不願相信蒙地卡羅的舌頭。』謬爾堡的人這麼說過。」


  「看到克麗西雅了,子……我是說,伯爵。」騎在最前方,一直沒說什麼話的伊恩這麼說道。


  「太好了,我要找個有火爐的地方喝威士忌,還要鹿肉。」卡維特‧庫克‧隆尼伯爵說道,同時在腦裡幻想出食物與酒的香味。


  「等一下不要立刻跑去火爐邊,」蒙地卡羅對兩名年輕的侍從警告說,「溫暖的空氣會讓你們不知不覺之間小便出來,我可不希望坐在兩個尿尿小童的旁邊。」


  「好了好了,」卡維特插嘴說道,「安分一點,至少表現出一個伯爵手下見習騎士的樣子。」


  「那太難了。」蒙地卡羅聳了聳肩,「就好像要你停止……」


  卡維特咳了兩聲,制止他繼續說下去。但沒有抑止住泰勒馬可的求知欲。


  「停止什麼?」


  「喔,我是說停止流鼻涕。」蒙地卡羅漏齒一笑,「你們父子倆可是一個樣,流起鼻涕來便如暮色河般一發不可收拾。」


  卡維特嘆了口氣,知道真正沒辦法停止的,其實是蒙地卡羅的嘴無遮攔。卡維特的伯爵稱號稱號才剛拿到不久。他在第三次獅鷲戰爭的戰場上得到了他的騎士頭銜,那時候伊恩和蒙地卡羅還只是兩個青年侍從,而現在這兩人都已經是他身邊的見習騎士了。


  伊恩從那時候就是個一板一眼的年輕人,而隨著年齡的增長,他那保守固執的個性也更甚之。絕大多數的時間他都面無表情,即使是戰場上面對生離死別時也是一樣。相較之下,蒙地卡羅就有著天壤般的差異。他長年跟在卡維特身邊薰陶,結果變的和他的主人一樣,臉上總是掛著充滿神氣的自信微笑,但也同樣的給人一種輕浮的感覺,雖然蒙地卡羅自己並不認同這點。


  卡維特敢打賭這兩個傢伙寧願幹一輩子的見習騎士。聖菲爾林和馬魁克都不是什麼有錢的家族,而在這個年頭成為騎士的開銷可不小。再說,這兩個年輕小子都和自己感情很好,如果他們自立門戶,他也會很麻煩的。


  畢竟這兩名侍從要訓練的路還長的很。


  不顧哥哥的反對,拉法爾‧克麗西雅‧羅爾哈克從去年開始跟著自己,他跟著卡維特參加了去年在修迪亞對抗骨箭半獸人部落的戰爭,而當時他才不過十歲。這也是讓卡維特得到伯爵頭銜的一場戰爭──雖然這伯爵目前還只是個沒有領地的頭銜。


  卡維特‧庫克‧隆尼的父親是名騎士,曾在三郡擊敗過綠海人的軍隊,退休後回到家鄉海風郡,用他在軍中的那一套訓練卡維特。十年前卡維特參加了奧克薩的侵略軍,並且在戰場上由克里蘭高王冊封,得到了隆尼爵士的稱號。戰後,他的戰功讓他取得子爵的頭銜,和他的朋友、拉法爾的兄長同樣的頭銜。但卡維特真正在軍中大放異彩,是在去年那場對付半獸人的戰鬥。他只損失了不到五十人,就在迴雁谷殲滅了侵擾茹亞超過五年的半獸人部落。


  這個功勳讓他受到奧克薩國王的注意,今年的回歸之日,他被國王邀請到王宮裡參加晚宴,就在晚宴上,他接受了伯爵的頭銜──只是虛銜。奧克薩國王並沒有冊封克里蘭貴族的權力,只有克里蘭高王才有這個資格,而卡維特正是一名宣示效忠克里蘭高王的騎士。國王只能給他虛銜,而封地和稱號,則得看高王的意思。因此也可以說,這次卡維特回到克麗西雅,有一半是來向他的領主要采邑的。


  卡維特沒有想到的是,他九歲的兒子泰勒馬可居然執意要和拉法爾一樣成為自己的侍從。馬可從小和拉法爾一起長大,後者成了侍從而自己卻不是,這大概是馬可無法忍受的原因。


  泰勒馬可比拉法爾還要小兩歲,身高也比他矮了一截,不過這是因為拉法爾身上有著克里蘭人血液的關係。一般說來,泰勒馬可已經比同年孩子要高出許多,他看起來像是個強壯的青少年,而不是未滿十歲的小鬼頭。


  「我們是卡維特‧庫克‧隆尼伯爵!」伊恩對灰色城牆上的守兵大喊。「對!你沒聽錯,就是伯爵!」蒙地卡羅的聲音加入,彷彿身為伯爵的是他自己。


  城門緩緩打開,五騎迅速地進入城堡,木門關上,把冷空氣阻隔在外面。



  *    *    *    *    *    *    *  



  高齡七十一歲的克里蘭高王拉法葉‧馬克格蘭地‧克麗西雅就坐在那個鋪著冬狼皮的鐵王座之上。灰白的長鬚垂在胸前,綁成了辮子──這是為了紀念寒冬中矮人對克里蘭初民的恩惠而留下的習俗。


  在他左右手邊的,分別是索加堡伯爵修古蘭以及布登堡伯爵文尼斯特。修古蘭是高王的侄孫,而文尼斯特是高王的孫女婿,也是男丁稀少的克麗西雅家中最為著稱的幾名騎士中的佼佼者。


  「是關於羅帝倫的消息。」高王看完從日盡堡用渡鴉傳來的軍情後說道,「黑騎士開始行動了,軍隊在往克里努集結中。」


  「交給我對付吧!高王。」文尼斯特站了出來。


  「漂亮。」卡維特低聲說道,身旁的伊恩‧多斯伍德‧聖菲爾林則緊張地轉頭張望,確認沒有別人聽到這句話。


  克麗西雅高王已經垂垂老矣,有資格的繼承人中,文尼斯特的呼聲相當高──尤其以南部法奧尼亞的諸侯為主。文尼斯特是文海公爵的六兒子,背後有文海一派的諸侯支持。他身分尊貴、年紀輕輕便已有了伯爵的稱號,然而他所缺乏的就是功勳,而這次正是一個建立功勳的絕佳機會。


  「戰爭可不是兒戲,年輕人。」修古蘭伯爵說道,「羅帝倫的軍隊並不是公鹿。我認為應該交給更有作戰經驗的良將方為上策。」


  文尼斯特出生於回歸後八三六年,今年已經三十三歲,在克麗西雅諸侯中雖然算是年輕的很,但稱呼對方『年輕人』的修古蘭伯爵也才不過三十八歲,顯然是要刻意表現出對方的資歷淺。


  修古蘭是高王的侄孫,一向和文尼斯特作對。如果文尼斯特真的繼位成為克里蘭高王,最不高興的恐怕便是此人。他自己的繼承權順位很低,但他支持的埃拉爾斯卻是繼承順序中首位、克麗西雅的嫡曾孫。和他同個陣營的包括了法奧尼亞東部絕大多數的諸侯,他們認為克里蘭高王的稱號只能由克里蘭人繼承。


  文尼斯特是文海家族的兒子,是賽費隆人。


  這樣尖銳的評語顯然讓文尼斯特和他的手下不甚滿意。其中一名騎士甚至已經手握劍柄。


  「夠了,文尼斯特‧金休斯‧文海。」高王的護衛蘭恩卡南爵士厲聲大喝,聲音響徹整個大廳。


  「你沒有正式作戰經驗,的確是不適合。」高王緩緩說道,絲毫不理會文尼斯特怒視著蘭恩卡南的眼神,「然而,還有誰適合?」


  高王半瞇的眼睛從大廳的左方掃到右方,麾下騎士不是避開他的眼神就是後退一步。只有極少數的年輕騎士眼神中流露出企圖心──但他們太年輕了。羅帝倫的軍隊和半獸人並不一樣。


  「依下臣所見……」修古蘭想要推薦彌宗的馬克提爾子爵,他在第三次熱海戰爭時在克里蘭的軍隊中服役,也有過統帥軍隊的經驗。


  不過他還沒講完,就被大廳末端傳出了聲音給打斷了。


  「卡維特‧庫克‧隆尼願意替高王解決羅帝倫來的問題。」


  伊恩瞪著自己的主上,張大了嘴巴無法置信;而蒙地卡羅則是露出一副早就猜到了的表情。


  「啊,原來你回來了。」老克麗西雅說道,鬆了一口氣,「國王怎麼樣了?身體還好嗎?」


  卡維特嘴角邊浮起笑容:「國王身體安好,他也要我替他向您問好。」


  「嗯……」克麗西雅點點頭,「迴雁谷那場戰爭打的不錯啊,謬爾堡的馬克萊兒說你是難得一見的人才。嘿嘿,連國王都要我給你伯爵的頭銜,看來你真是有點能力。」


  「半獸人的勇氣和榮譽值得尊敬,」卡維特絲毫不管那些騎士的深呼吸,自顧自地繼續說道,「但他們的戰術則是遭透了。他們不是我想要的敵人。」


  高王拂了拂長鬚,不耐煩地制止文尼斯特:「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認為半獸人不是值得尊敬的敵人。」他頓了頓,然後轉向卡維特,「隆尼,你想要出戰是吧?」


  「希望高王給我這個機會!」卡維特高聲說道。


  「隆尼子爵你手下除了那兩個見習騎士之外連一兵一卒也沒有,擊敗半獸人的,是彌宗和謬爾的騎士,不是……」當初推薦卡維特負責骨箭半獸人的正是修古蘭伯爵,但如果卡維特真的,真的擊敗了羅帝倫侵略軍的話,那麼他的聲望勢必會大為提高──這是修古蘭不願意見到的。


  卡維特出身海風郡,是個道地的昂遜人。


  「你想要帶多少人?」沒等修古蘭伯爵說完,北境之主、克里蘭的高王便開了口。


  卡維特皺著眉頭,思考了一會:「除了我的見習騎士與侍從之外,一個也不用。」


  「一個也不用?」修古蘭大喊,「高王,這人是在說夢……」


  「高王!我和文海家寶劍獅鷲旗下的騎士都願意為您而戰!」文尼斯特同時喊道,依然不放棄這個機會。


  「繼續說,」刻意忽略了兩人的不滿,克麗西雅對卡維特點了點頭。


  像是要讓所有人都能清楚聽到般,卡維特‧庫克‧隆尼緩緩而大聲地說道:「我只希望高王賦予我募集戰士的權利。」「我會在蓋文堡和日盡堡附近招募戰士,銀盾騎士在索加堡和長谷同樣有備戰的需要。」


  大廳裡鴉雀無聲,所有人仔細地思考著這個計劃。


  「很大膽的想法。你想靠傭兵和賞金獵人與羅帝倫作戰?」高王問。


  「丘陵並不適合騎士列陣作戰。」卡維特簡單地回答。


  「沒有任何其他的要求?」


  卡維特想了想,接著說道:「可以的話,我從克里努奪來的土地希望能交給我處理。」他聳了聳肩,「我總是需要有些領地可以負擔軍隊的支出。」


  安靜了很久,高王從鐵王座上站了起來:「很好!卡維特‧庫克‧隆尼伯爵!你覺得巴瑟斯特的姓氏怎麼樣?」


  全場的貴族和騎士們竊竊私語著。原本是索加堡領主的巴瑟斯特伯爵家族是克里蘭高王領中歷史悠久的貴族家,第一次和第二次熱海戰爭中都曾在冬狼的旗下奮戰,但在一百多年前最後一位伯爵病死後家族絕後,索加堡也落入克麗西雅家族手裡,但巴瑟斯特這個姓氏依然是克里蘭貴族中的武家名門。


  「高王!我認為這個姓氏不應該這樣輕易給人!」修古蘭大聲反對──他自己也曾經向高王要求過這個姓氏,只不過被拒絕了。


  「我覺得很好。」卡維特面無表情地回答。伊恩和蒙地卡羅對看一眼,兩個人都可以確信自己的主上根本不知道巴瑟斯特代表著什麼。


  「那麼,我拉法葉‧馬克格蘭地‧克麗西雅在此宣佈,任命卡維特‧庫克‧巴瑟斯特為伯爵,全權負責北部羅帝倫的南侵軍,領地則是他所攻下的任何一吋土地。」


  「是!」卡維特右手的手套用力敲擊在左胸的白銀胸甲上,發出清脆而響亮的聲音。


  「北風將至,願你和你的軍隊在北風中如神木屹立不搖。」


  卡維特多少知道克麗西雅的打算,他知道高王心目中最認同的繼承人是誰,他知道高王為什麼給自己這個機會,他也知道如果自己成功,對自己的好友有什麼幫助。


  但他不在乎,卡維特所追求的,是在歷史的洪流中留下值得後人永世紀念的一筆。

戰役設定

地理

克里蘭

歷史

宗教

剛薩格血刃教團

百合姊妹會

牧者

梅菲爾女巫

政治

登場角色

玩家人物

非玩家人物

時間表

劇情記錄

Replay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