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劍聖西恩

版主: Zeel

回覆文章
頭像
Beholder
追尋者
文章: 473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20日, 20:48

[背景]劍聖西恩

未閱讀文章 Beholder » 2012年 9月 4日, 04:01

  「劍者,無劍。」
  這是爺爺最常說的一句話。
  也是西恩在十五歲的那一年從家人口中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在很遙遠的過去,依據家族口耳相傳的事蹟,西恩家曾經也是當地望族,宅邸座落在白色王座,世代以劍聖之名為人所知。在法奧共和國創立之時,除了侍劍者外,還有一群劍聖為了他們的理想與主君,默默地奉獻他們的生命與劍,西恩家即是當時的其中一支的後代。
  這些都是老人家的床邊故事,西恩並不會那麼在意家族過去的榮耀,畢竟現在他只是個白色王座週邊的某個小村子裡,老鐵匠的獨孫子。但唯有一點絕對是正確的,無論是西恩的爺爺、西恩的父親、亦或是西恩自己,踏上劍聖之路是自己人生唯一的方向,儘管母親為了生下自己難產而死、父親為了理想而失去了生命,爺爺也因為過去的經歷而鬱鬱在心。
  所以,在修補鐵鍋農具之餘,西恩接受了爺爺的教導。為了成為劍聖,無論是劍術或是學識,西恩都一一銘記在心,至小至今沒有間斷過。

  西恩的童年雖然沒有父母的陪伴,但他並不感到孤獨。除了爺爺之外,還有一群同村的好友。除了胖子艾德、愛唱難聽歌的貝貝多幾個人外,擁有兩間鍊金術專門店、在薩斯提海姆創立了賽壬騎士團、甚至打垮漂浮於天空的黑色要塞的鍊金術士卡伊拉,和其妹溫妮費(Winifre)也是他的兒時玩伴。
  溫妮費是個愛笑的女孩。西恩非常喜歡她的笑容,兒時回憶中她總是遠遠被拋落在二哥卡伊拉的背後,但西恩總是會慢下腳步,拉著她的手、繼續追逐著卡伊拉和其他玩伴。在新加入的孩子王丹絲羅出現後,卡伊拉總是跟在丹絲羅身邊,儘管那兩人總是大步向前進,根本不管後面的人有多難追,但西恩和溫妮費始終帶著笑容遠遠的追隨在他們的背後,直到丹絲羅與卡伊拉消失的那一天。
  卡伊拉雖然不是個好哥哥,也總是抱怨東抱怨西,甚至做點小小惡作劇,但只要有他在,溫妮費就能夠開懷大笑。所以當他失蹤之後,溫妮費也哭了很長一陣子。為了再度看到溫妮費的笑容,西恩繼續拉著她的手,帶著她到處在鄉野間亂跑亂竄,直到卡洛琳,也就是丹絲羅的母親,讓溫妮費成為侍劍者學徒。

  爺爺去世後,因為有卡洛琳的幫忙才順利完成身後事。
  「你還有其他的親人可以依靠嗎?」卡洛琳問。
  「沒有,爺爺走了之後就沒有了。」西恩的神情看起來相當淡定。
  「如果願意,你可以到我這來住,跟溫妮費一起接受侍劍者的訓練。你,有成為侍劍者的天賦。」
  西恩思考了一會兒。

  「劍者,無劍。」
  卡洛琳仔細聆聽著西恩想要說的話。
  「這是爺爺常說的一句話。雖然我還不是很明白這是甚麼意思,或許是指使劍者不該單單只注視著自己手中的劍,而是該把眼光放在遠方。」
  「儘管父親為此而失去生命…。」西恩輕輕地補充這句話。
  「所以,我要去旅行。」
  「我要去見識這個世界。」
  「這不是去冒險,而是去尋找使劍者應該做的事、應該盡的責任、必須完成的義務。」
  「我,是劍聖。」

  最後西恩帶著些許的盤纏和卡洛琳的祝福,獨自踏上旅途。
  走過一座一座的城鎮,旅費用完就當地做些粗重的工作換取生活費。有時跟著商隊,探訪幾座貿易繁榮的大型城市和名勝古蹟。
  最初是半年,之後平均一年才回家一次。一路上沒有太多的麻煩,但危及生命的狀況也不是沒有。每寫滿一本筆記,就會再複製一份,與書信寄給溫妮費。
  直到第二次獵巫戰爭爆發,各國變的騷動不安的時候,十九歲的西恩才結束短期旅程,回到故鄉。
  但卻又遇到很奇妙的狀況…。

  自己親手關門的鐵匠鋪居然開始營業了,而且鐵匠是個年紀頗大的老人。過了一陣子才發現在西恩很小很小的時候,這個名為歐杜林的老人曾跟爺爺喝過幾天的酒。雖然爺爺說他只是個酒友,但感覺的出歐杜林跟爺爺是同類。
  「聽說你在旅行啊?」老人一手抓著下酒菜,口中灌入不知道哪來的烈酒。
  「因為我想走上你跟爺爺一樣的道路。」
  「…雖然沒什麼不好,但也沒什麼好。」
  「所以希望您能代替爺爺,繼續指導我。」
  歐杜林吞下最後一口酒。
  「只要你能回答我一個問題,並且能讓我滿意的話,指導你一段日子也是沒問題的。當然,機會只有一次,回答不能讓我滿意的話就另請高就吧。」
  西恩興奮的點頭。
  但很快的就說不出話來。

  你揮劍的理由是什麼?長年累月下來忍受訓練的痛苦、旅行的痛苦、孤獨的痛苦,你獲得的答案是什麼?
  劍者,無劍。
  簡單的四個字,卻令人啞口無言。

  就在西恩煩惱的隔天,失蹤的卡伊拉回家了。
  看到卡伊拉平安回家,他的家人都開心的流下眼淚。溫妮費雖然不在場,但應該也很快就會得知卡伊拉回家的消息。
  儘管他年紀比自己還大,而且外貌也長大很多,但還是依舊一副孩子氣,一點穩重的感覺都沒有。唯獨最大的改變就是原本的黑髮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銀色,還有在眾靈之盾面前那不適合他的沉思。
  或許,這跟丹絲羅沒有一起回來的理由有關吧。
  西恩沒有多問,因為他知道這不是他該過問的。所以西恩只是在一旁看著,不像拿劍的手在努力的向卡洛琳學習劍術,儘管那看來相當笨拙。正午之時在眾靈之盾面前沉思著,偶爾翻閱著一些西恩看不懂的捲軸,閒時才跟朋友家人打打鬧鬧,度過歡樂的時光。溫妮費本來還打算賭氣不跟卡伊拉見面,但卻總是在恰巧休息的時候碰到卡伊拉,見面時溫妮費都撩劍要追打,最後卻落得東奔西跑搞得全身是泥巴。
  溫妮費都向西恩抱怨卡伊拉有多渾蛋有多欠打,但也總是開心地笑著。

  「卡伊拉,為什麼你要當冒險者?你努力的鍛鍊自己是為了什麼?」
  「因為我想出名啊,當英雄可以賺到很多錢,也會有美女投懷送抱喔。」
  卡伊拉露出大大的微笑。
  西恩直視著卡伊拉的眼睛。
  「…唉呀呀,被男人深情地看著也挺令人害羞的,是迷上我了嗎?」
  「…是有什麼信念在堅持著吧?」
  「啊哈哈,只是有一群很討厭的人在薩斯提海姆四處搗蛋,我想踢掉他們的屁股而已啦。」
  「這算是為了正義嗎?」
  「正義是什麼只有自己才清楚。」卡伊拉指指自己的心。「打著正義的名號為非作歹的人太多,所以不要想從別人的話語得到什麼是正義。但如果你認為這麼做是正確的,那就算有點亂來也要勇猛的往前衝喔。」
  人生話題到此為止,諮詢費就拿這份點心來代替吧!白吃白喝了一頓的卡伊拉留下這句話就跑走了。
  當天夜裡,卡伊拉再度離開了。
  歐杜林也要求得到答覆,因為無論結果如何,他都要離開了。

  西恩沉思著,歐杜林也靜待著答案。
  良久,似乎是覺得等不到答案,歐杜林嘆了口氣,準備轉身離開。

  「我,只是個劍士。」西恩吐出了第一句話。「儘管我練劍直到失去了握力,這些年來走過些許的城市,認識了一些人,但我還是不知道作為劍聖所應該具有的眼光要放在哪。為了正義?為了善良?為了和平?我想這都是片面的好聽話。」
  西恩吞了吞口水。
  「所以,不管在成為劍聖之前或成為劍聖之後,只要是我認為正確的事我就去做,不需要在意名聲,報酬也不要緊,只要能看到大家的笑容就是我最大的成就。」
  就像溫妮費的笑容那樣。
  「劍聖的理想、劍聖的目標、劍聖的君王?那種東西就等他們乖乖過來親吻我的靴子再說吧!連眼前的笑容都保不住的人要怎麼追求更遠大的理想!」
  西恩拔出腰間的大劍,定直的佇立在眼前。
  「我發誓我將永遠不會忘記現在所說的話,並矢志達成心中的正義與善良。就算未來的某天價值觀受到挑戰,我也將勇往直前!」
  「如果有天出現了兩難的窘況呢?兩邊都沒有錯且兩邊都有各自的正義。」歐杜林反問西恩。
  「那就先丟到一邊,喝碗酒,明天再想!」
  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回答啊。歐杜林皺起眉頭,不過隨後又大笑起來。
  「小子,去準備酒吧!今晚大吃大喝一頓,從明天開始直到分別為止,你能從我這學多少就算多少!」

  此後,西恩跟隨著歐杜林四處奔跑,鑽研劍聖之道。儘管只有短短一年的時間就分別,但至少西恩終於正式踏進劍聖的世界。雖然說不上辛苦,但心靈上總是不斷地面臨考驗。
  直到獵巫戰爭結束,零星聽聞了卡伊拉與丹絲羅失蹤的消息,又再度回到家鄉見了溫妮費一面。
  溫妮費因為還在受訓中無法離開法奧共和國,所以西恩決定代替溫妮費去探訪卡伊拉的行蹤,也作為接下來旅行的方向。

回覆文章

回到「26 破碎與腐敗 Das Zerschmetterte und Verdor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