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局

版主: loio

回覆文章
loi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938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23:10

終局

未閱讀文章 loio » 2017年 3月 28日, 00:54

  眾人在黑白的鏡中世界打敗了齊諾的叛徒札布里,將他的靈魂燒至灰飛煙滅。
然而蓋里耶斯的生命早已被吸乾,成了萎縮乾枯的屍體。伯爵的次子肯納斯,也是
蓋里耶斯一黨重要幹部的他捧著老人的遺體與眾人一同現身在暴民面前,娓娓道出
了蓋里耶斯拼命與惡魔對抗卻壯烈犧牲的故事,但一批英雄無畏的進入惡魔的領土
打敗了邪惡,拯救了蓋里耶斯的靈魂。

  瞭解到事情真相的群眾紛紛放下了武器,對眾人跪下祈禱。軍團長里昂與莫瑞
迪烏斯侯爵宣布將會在往後慢慢與自然之民和解,但經過這次的事件,他們將會把
目標放在對抗邪惡,持續的往北方開拓,解救任何正在與邪惡奮戰的人們。群眾激
昂的情緒久久不散,侯爵的側臉露出了不知是放鬆還是別有居心的笑容。

  蓋里耶斯的葬禮在一週後舉行,上萬的群眾跟著棺木一同來到往昔聖徒沈眠的
十字架山悼念。而整起事件在蓋里耶斯死後,批判的矛頭落到肯納斯與一同叛逆的
低階貴族頭上,但在侯爵親自主持的審判中雖然保住了他的性命,但貴族身份與權
利一併被剝奪,而叛逆者除了平民僅受數週的勞役之外,貴族全數被判處絞刑,算
是暫時平息了貴族與平民間的矛盾。

  亞洛伊斯因戰功而成為騎士總管直屬的參謀,負責與異族人之間的斡旋,而家
族也因此地位上升,暫時推遲了家中子女與貴族聯姻的婚事。凱回到聖火騎士團的
故鄉與萊莎團聚,暫代重病不起的大團長職務的葛雷誠心請求凱能夠擔任牧師長一
職,共同管理騎士團。瑪莉則是有心想開啟屬於自己的冰霜魔法教派,過往的師傅
雖然樂意協助,但勸告瑪莉若是心有餘力,不妨去取得冰霜之心獲得更大的號召與
力量。蘿瑟米芮在事件後的某日收到了阿佐拉斯的來信,提到水妖赫緹雅願意與他
共結連理的喜事,邀請她與眾人一同來參與,同時黑牙與迅爪也邀請她加入伊文格
蘭也曾參加過的守護者秘環,平息越來越多的混亂與紛爭。

  而嘉比雅在事件之後便突然消失,瑪莉與銀龍的連結也不再持續。擔任參謀的
亞洛不久便發現基洛夫曾與雪崩騎士有過協議開發專屬於雪崩的精銳魔法騎士。然
而各地頻傳的慘案使騎士團高層震驚不已,馬上斷絕了與冰之塔的關係並查封整個
學院。但那些被改造過後的實驗體仍有相當的數量在外遊蕩,甚至雪崩內部似乎也
出現了一群鎮日穿著厚重鎧甲不曾脫下的神秘人士。

  在眾人各自過著自己的生活數個月後,紛紛收到了一封信。信上則是一張蓋著
黑色手掌印的不明記號,與數萬元不等的寶石,亞洛則是在半夜之時見到了意外的
訪客。曾在以實巴替見過的夜隼表明了自己是齊諾的聖徒,只是接下了一百年前溺
死的克雷芬委託才一直幫忙控制佳涅宛的黑暗勢力。在拒絕了夜隼重定契約的提議
後,夜隼說了些關於神祇與凡人的意義不明的話語後,消失於暗夜之中。

  ------------------------------

  我抬起頭伸了伸懶腰,揉了揉眉間。當我瞥見一旁的蠟燭僅剩手指長度時,
不禁訝異原來自己埋首在寫字檯前已經這麼久了。姐姐應該早就睡了,最近她好
像越來越有老媽的樣子,不過我希望她別老把我當小孩,說起來她也該為自己考
慮一下,只是每次見面都得吵上一架,實在不好意思坦白說出我的擔心。

  看著寫到將近結尾的一疊羊皮紙,我回想起了當年那個老邁的蓋里耶斯。雖
然我曾經跑去找凱叔想知道他們的故事,但是說到某些地方時,凱叔始終堅持不
肯繼續講下去,但是冒險中的怪物跟危機他倒是很願意分享。當年我沒有跑去參
加老蓋的暴動,說起來應該是我年紀太小,但姐姐當時年紀夠大也沒有扔下我,
說不定她那時就大概知道會是這樣的結局,不過姐姐後來也不願意提起這些傷心
事,最後我也只有凱叔這個第一參與者可以幫忙拼湊出當年這些事件的細節。

  我煩躁的抓了抓頭,決定不管明天姐姐願不願意,都要讓她在書的末尾簽名。
我不想讓過去纏著我一輩子,對姐姐來說也是。

  我隨意在最後一張羊皮紙上簽了自己的名字:『羅卡司』。吹熄了蠟燭後將
手稿留在黑暗的書房中離去。

  ---------------END-----------------

Zeel
英雄
文章: 1333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終局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17年 3月 28日, 11:23

感謝漏爺大大和大家的辛勞,審判戰爭跑完了!

回覆文章

回到「29 審判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