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Mars Colony: Terra Ravianum

回覆文章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239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紀錄]Mars Colony: Terra Ravianum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V:話說
  你有想像譚古一行人過去拓荒會在哪嗎?
  有一個拓荒政治遊戲感覺可以玩看看?
T:沒
  可以啊
V:傑傑
  遊戲原系統叫做 Mars colony
  在講述被地球宣傳為烏托邦殖民地的火星其實面臨各種生存危機跟社會議題,正在崩潰邊緣
  於是地球派遣主角凱利去火星治理,期待火星在凱利的英明治理下能夠免於崩壞的命運
  凱利要面對火星上的眾多派系,在解決各種議題時有時會需要抉擇是否冒著醜聞爆發的風險欺瞞人民
  在故事結尾可能會恥辱被放逐,或成為被愛戴的領袖
  大概是這樣的遊戲
  我們可以用譚古玩玩看
T:XD
  也可以啊
V:我回家整理一下規則
T:一個玩家而已喔
  這麼嗨
V:對
  Mars Colony
  聽說是一次跑團的長度可以結束的遊戲
  聽說是前期設置討論階段比較花時間
  大概就是設置一些政黨派系,火星殖民地上的重要角色,寫下玩家有感的政治議題(恐懼)
  主要跑團就是玩家跟 GM 輪流設置場景自由扮演
  場景有三種:一是描述主角的個人場景,二是 GM 講述殖民地議題和困難的場景,三是玩家讓主角採取行動改善議題的進展場景
  一場遊戲的進展共有九次,九次進展之後遊戲就結束了
  主要的擲骰機制會在進展場景這邊
  進展場景就是丟 2d6 來決定各別議題進展的程度
  主角的聲望一開始是:
  欽佩:9
  鄙視:0
  欺騙:0
  會隨著進展場景而改變
  當鄙視上昇到 5 的時候主角就會被人民唾棄,遊戲就提早結束了
  大概是這樣
T:嗯嗯嗯
  所以要先從製作恐怖卡開始
V:線上的話,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好工具是可以這樣翻牌的
T:只有擲骰
V:沒關係,我想一下



V:對殖民地的名字有什麼主意嗎

T:整批去拓荒的人們
  只有這一個殖民地嗎?

V:這批人是多少人啊
T:數萬人
V:爆幹多
T:奴隸好像就上萬
  應該還會有一些不想和佳涅宛和談的異教徒
V:原本的火星殖民地至少就分五個區
  每個區都有自己的代表
  所以我們這邊也至少會有五個區
T:可能會按照各派系分區嗎?
V:這要看你怎麼安排,但可能按文化和派系分也是個辦法
  按文化分區的話優點是分區的內部團結力很強
  但各區就可能互相競爭
  或是看不爽對方
T:異教徒、崩雪仔、黃金之翼、奴隸、聖火仔
  還是強制他們打散
  比較平均

V:https://miro.com/welcomeonboard/b3VzWWd ... 0100035652
  你是用手機嗎
  還是平板
  手機好像不太好操作
T:平板沒有messenger

V:原本的角色圖裡有:
  市長辦公室
  眾議會
  新聞局
  地球委員會
V:所以殖民地可能也會先寫個:
  領主/執政官
  五個區的議會
  商會聯盟
  內地派來的騎士團委員會

T:市長是誰

V:想像中這個殖民地的市長這個角色應該是法西弗

(當時未知索拉和法西弗會決定攜家帶眷前往克里蘭)

T:嗯
  雖然懷疑他會想做
  但也可以

V:也可以弄個別人啦
  佳涅宛的名字是要用哪個文化的風格比較好
  我們可以亂數產生

T:Lithuanian

T:一時片刻也想不到人
  啊
  搞不好會叫蕾蕾塔出來
  她家裡有錢
  是大股東之一
  大統領蕾蕾塔

V:很不錯欸
  目前寫了領主蕾蕾塔
  大統領這職位目前可能是經由議會選舉出來
  因為誰也不服誰
  也沒有武力後盾

T:嗯嗯

V:執政官應該是主角,也就是譚古XD

T:喔

V:是具有內地授權認可的職務
  蕾蕾塔可能就是負責當一下精神領袖
  副手是法西弗
  不過法西弗可能也不管事
  他的職務是萬一蕾蕾塔有什麼三長兩短
  他要負責在職務交接期間善後
  還有一個參謀長的職缺不知道是誰
  他負責內政團隊的運作
  侍衛隊長是山姆,是大統領手邊的武力
  如果有內亂什麼的她也要負責去處理

T:參謀長
  內政感覺是艾瓦索羅
  或俾斯米爾
  或索拉
  或埃爾

V:埃爾那麼漂泊
  我以為他會在商會那邊

T:他沒商會啊
  他是瑪諾亞的人
  之後變銀龍的人
  勢必要來拓荒

V:嗯嗯
  我指的是殖民地這邊的商會

T:他去管商會喔
  嗯嗯
  還有誰
  維克多

V:晚點也可以去問問
  說不定大風吹XD
  維克多不知道會不會在這邊管理法師們
  算法師工會嗎

T:宮廷法師
  農娜

V:對欸還有農娜
  宗教派系的話好像有點複雜
  俾斯米爾研究了當地的信仰之後把當地的神話跟國教的神話體系結合
  變成兼容併蓄的形式,就很像基督傳播時把一些原本的信仰中的角色換成基督教聖徒之類
  不太確定會不會還有些信仰的派系之爭

V:https://miro.com/app/board/uXjVOX8WQOE=/
  嘿嘿嘿
  我們先來進行第一階段
  先寫恐懼卡好了
  可以寫一些對現實生活中政治的恐懼
  恐懼卡在左下那些黑色的卡片

T:一人3張
  最怕的就是被中壢李姓選民綁架國政
  還有政府為了島內人民犧牲島外僑民
  還有隔壁的敵國攻擊

V:好🤣
  「還有政府為了島內人民犧牲島外僑民」
  這一點真的是
  很有感吧

V:接下來就是選政黨
  雖然嘉涅宛的時代應該不會完全像現代政黨
  但我們可以設定為派系
  對應到我們選擇的政黨

V:我想選民進黨(主要)、國民黨(次要)、民眾黨(邊緣)、時代力量(邊緣)
  你有什麼想法嗎

T:我想要民進黨(溫和改革)、基進黨(激進改革)、樹黨(德魯伊教)、國民黨(顛覆執政黨)

V:樹黨也不錯
  你說的是有林佳諭的那個樹黨對吧

T:是

V:那要選一個主要的派系
  再一個是次要
  其他兩個是邊緣


T:其實會不會殖民地的狀況應該是
  激進改革才是主要
  德魯伊黨第二
  溫和改革派和母國派系都是邊緣

V:如果基進是主要
  那光譜上應該是廢奴、傳統信仰、殖民地獨立佔大多數這樣囉?

T:我覺得是
  這是人民的組成
  但菁英團隊不太一樣

V:好XD
  改一下

V:那基進跟樹黨有何差別
  我第一個聯想到的是基進在獨立議題上更激進,偏鷹派
  樹黨的德魯伊較保守中立,傾向維持現狀

T:差不多
  所以主要是黃派(激進獨立派)
  次要是綠派(德魯伊教派)
  兩個邊緣的是藍派(溫和獨立派)
  紅派(加強母國統治派)
  你覺得迅爪那些人會來嗎

V:滿有可能的XD
  說不定是殖民地議會其中一員

T:那是不是蘿瑟米芮也會來

V:蘿瑟米芮會擔任職務嗎
  還是會在迅爪的分區生活

T:我想想
  她能幹嘛嗎

V:你可以看一下 NPC 區
  行會聯合中有一個是詩會
  如果她想的話她可以擔任詩會的代表

T:感覺會是阿佐拉斯之流

V:阿佐拉斯感覺有點靠不住
  但也可以

V:接下來就是要幫所有列出來的 NPC 決定派系
  在這些階段也可以調整一下各 NPC 的設定
  在角色區用貼紙代表他們的派系

T:白板很酷
  不過可能要用電腦比較好用

V:還是要改用 google doc

T:如果有手機也易於操作的最好
  白板不知為何不太適合
  但電腦版可能挺好

V:你有下載 miro 的 app 嗎

T:有
  明天我操作看看電腦再說

V:好
  可以試試

T:PC版很好用

V:讚🤣
  我看差不多都選好了
  火星之子是跟聖火騎士團有關係嗎

T:聖佛瓦啊
  聖火只是火星之子下面的武裝集團

V:原來如此
  我還看到有蓋索家的人
  農娜可能會移除
  她可能當宅女
  不捲入政治
  索拉可能要問問她

T:「我還看到有蓋索家的人」
  以實巴替伯爵的次子,那個蓋里耶斯的跟隨者,蓋里耶斯被凱他們幹掉之後,他被剝奪身分,索性就離開佳涅宛

V:原來如此
  看到很有趣的點是騎士團議會中的 Julijonas Kukanauskas 竟然是激進獨立派系XD

T:應該還是會有聖火仔想要徹底脫離佳涅宛、法茲的控制

V:既然埃爾不當商會代表
  那就找來了艾瓦索羅前女友,四風商風的幹部 Sylvie 來這邊獨立創業
  也就是雇用山姆追殺艾瓦索羅的雇主

T:怕

V:譚古自己會是哪個派系

T:我覺得都不是
  是利己派系

V:如果一定要選一個最利己的話
  他會參加哪個
  或是最靠近哪個

T:表面上是母國派系
  實際上是激進改革
  這種感覺

V:那我就先選,紅色派系?
  在遊戲中的表現好像也是這樣XD

T:好
  貫徹始終

V:那接下來要選一個你的雞絆人物
  這個人會住在殖民地某處

T:哪種羈絆

V:是跟譚古有關係的人
  Relationship
  1 Spouse
  2 Parent
  3 Sibling
  4 Child
  5 Friend or Enemy
  6 Lover
  
  Complication
  1 Severe Illness
  2 Major Deceit
  3 Substantial Debt or Wealth
  4 Outcast
  5 Politically Powerful
  6 Addict
V:看我們要用丟骰的還是要用選的

T:哈哈哈
  我覺得都可以

V:那我就丟骰
  [6, 4]
  天R這三小
  Lover / Outcast
  OTZ

T:譚古的新歡嗎
  而且還被殖民地exiled

V:你想有可能是誰嗎 OTZ

T:沒

V:感覺也是個聖火騎士

T:譚古是雪崩騎士團

V:感覺是類似菲歐娜的人

T:太激進被outcast嗎

V:對

T:搞不好是夜隼的人
  但譚古沒有很喜歡夜隼
  還有誰比基進還激進

V:我有點忘了夜隼後來怎麼了

T:沒幹嘛啊
  想賣情報給譚古說可以幫他顛覆雪崩騎士團,結果被拒絕
  想和亞洛伊斯合作,也被亞洛伊斯拒絕
  可能還在忙著守護以實巴替

V:先問一下譚古的 lover 會是怎樣的
  他喜歡哪種人

T:喜歡對前途有幫助的人
  所以才會跟那個誰求婚

V:但是被拒絕XD

T:慘
  也可能是別人看到了譚古的前程似錦
  可能是金主
  或是武裝力量
  不過也蠻可能其實是酒家女之類

V:那的確可能是暗影之手的人
  她可能也看不爽夜準,想脫離他

T:夜隼應該不太算暗影之手
  不如說暗影之手想幹掉他

V:嗯
  那她就是暗影之手
  但為什麼會被 outcast 呢

T:但譚古跟暗影之手也沒交情
  還砍死他們的人

V:譚古還會跟哪邊的人有交情
  冰之塔的有機會嗎

T:冰之塔就他去拆的啊

V:XDDD
  天R
  到處樹敵

T:異教徒可能還好一點

V:但譚古可能會跟異教徒交往嗎
  對發展不好的感覺
  感覺正道可能會是
  某個出身良好的貴族千金,也在騎士團任職
  跟譚古交往
  但因為在殖民地違反了跟異教徒和平相處的協議攻擊異教徒而被逐出

T:李戡

V:不過她沒有離開殖民地,而是潛伏在某處
  可能還吸收了之前激進派的主戰派聖火騎士

T:這種人也會來殖民地喔
  你們的賣點不就是不分宗教沒有奴隸階層嗎

V:理論上是這樣
  意識形態可能沒那麼快改變

T:嗯嗯
  跟她交往有什麼好處

V:跟她結婚的話會有來自家族的奧援
  她可能跟你一樣是表面紅統派,骨子激進派

T:嗯嗯

V:她被 outcast 是不是某次衝突事件不得不違反和平協議出兵
  然後背了這黑鍋

T:可能是法西弗家族的人
  姐姐妹妹之類

V:感覺她比法西弗老練
  應該是姊姊

T:挾持法西弗那些鷹派騎士
  看來就他的人

V:XD
  好
  接下來要選三個議題
  是譚古最極需處理的
  大氣
  灰塵
  重力
  輻射
  能源
  天然資源
  水
  物料
  資金
  人口疾病
  營養
  衛生
  醫療
  犯罪
  恐怖主義
  社會動盪
  腐敗
  勞工
  交通
V:這些只是參考,也可以選一些像是燃病、宗教衝突之類的
  或是春潮

T:大地精王國
  雖然人類的地圖上沒有這個東西
  但殖民地其實是在搶他們的地盤

V:這還不錯

T:營養是指食物之類嗎

V:對

T:那就營養

V:好

T:勞工
  不對
  應該是社會動盪
  階級對立

V:好
  這個就我的理解應該是宗教信仰不同、族群不同、階級不同造成的分裂

T:同意

V:好,那可以正式開始了
  開場由玩家開始
  玩家敘述譚古來到殖民地擔任執政官的背景
  還有你跟殖民內地的關係
  母國算是以實巴替嗎?
  還是會屬於教會或騎士團

T:應該是騎士團
  至少表面上是
  名號大概是獻給正義女神的新領地之類

V:合理XD

T:殖民地有大半的人是當時俾斯米爾和艾瓦索羅、譚古三個人出資,然後煽動以實巴替的人們解放的奴隸
  大部分可能都是異教徒
  春潮戰爭稍緩之後,俾斯米爾和一些原收割者的幹部就離開以實巴替往北方發進
  法西弗的姊姊可能煽動了那些鷹派的聖火騎士綁架法西弗,準備趁這機會奪權
  不太確定這事情會怎麼收場
  可能稍微流血衝突

V:法西弗的姊姊奪權本來是打算取回騎士團的領導權嗎

T:應該是喔
  可能男尊女卑,自己覺得比法西弗厲害,但光環全在弟弟頭上

V:感覺這件事是譚古跟他們對戰,打到後來兩人陷入愛河
  從戰場上戰到床上XD

T:可能達成某種協議,就讓騎士團加入遠征隊

V:嗯嗯

T:出錢出力
  看來遠征隊的菁英階層大多敵視騎士團
  蜜月期很短
  接著又罔顧和平協議攻擊異教徒
  就得找回還在以實巴替的譚古上任

V:原來如此XD

T:其實應該是羅帝倫周遭的異教徒很敵視殖民地
  被動反擊
  結果就被議會趁機弄掉

V:真是內憂外患

T:殖民地的頭子看起來都是和平主義者

V:不過法西弗的姊姊應該早就想好了
  後著就是找來譚古上任
  跟異教徒開戰也是不得不為也

T:與其說是異教徒不如說是原住民

V:對
  正名XD

T:可能是雪崩騎士團主導,趁機換掉聖火騎士團的人,想說換譚古是雪崩的人
  殖民地議會反而是被動

V:嘖嘖嘖
  好
  第一幕開始
  第一幕是個人場景


  【第一幕】
  【個人場景:前任總督】


V:譚古上任後
  行程滿滿,忙到沒日沒夜
  執政官辦公室聽說是索拉領導工匠建立的
  殖民地很多基礎建設還在施工中
  在這裏竟然有魔法加持的恆溫咒文
  實在是高級的享受

T:真是過太爽
  比起這種享受,應該加強防禦工事才對

V:在你進入臥室想休息時
  注意到裡面有個人躲著
  原來是法西弗的姐姐
  給他個名字好了
  就叫做蜜拉好了

蜜拉笑著說:「好久不見,我是來當面恭賀你的。」
她從懷中拿出一瓶酒:「留到重要場合的好酒。」
譚古:「也可能這爛攤子我也收拾不了啊。」

V:你們喝到爛醉
  第二天天亮時一起在床上醒來
  應該說
  你醒的時候她已經醒了
  不知道她已經醒多久

蜜拉:「這次回來主要是找你敘敘舊,不是來談政治的。」
「這個爛攤子是誰搞出來的,你應該也明白。」
「戰爭就是政治的延伸,政治免不了派系鬥爭。」
「你眼睛可要睜亮一點。」蜜拉笑著說
「總之我想跟你說,當你有需要的時候,我和我的人馬都會支持你。」
「我眼睛向來雪亮。」譚古挖著挖鼻屎回答

T:現在最嚴重的是哪個問題呢

V:三個都很嚴重🤣
  就像你說的防禦工事很重要
  也不知道大地精何時會襲擊殖民地
  再來就是殖民地雖然
  號稱各種族宗教平等
  但是實際上是處於一種各國派系各有分歧的狀態,誰也不服誰
  意識形態的落差也很大
  最後就是你們帶了這麼一大群人到殖民地
  馬上浮現的就是糧食跟補給的問題
  不確定你們從以實巴替帶來的存糧可以撐多久
  譚古可以衡量一下🤣

T:應該是只要商道沒出問題,就不會斷絕
  要看今年收成
  才知道第二年要不要燒錢仰賴後方母國

V:的確
  那第一幕結束?
T:這麼迅速

V:第二幕換玩家選擇
  看你要個人場景還是進展場景

T:進展

V:好
  你要處理哪個議題?用什麼方法?
  打算達成什麼目標

T:當然是
  帶領(誘導)騎士團去痛打大地精一頓
  解決內部問題最好的方法
  就是把內部問題變成外部問題

V:你指的騎士團是指雪崩騎士團嗎還是聖火騎士團
  跟母國請求奧援?
  還是你在殖民地有自己的人馬
  還是要找蜜拉的 outcast knights
  如果要調動雪崩騎士跟聖火騎士,是不是要跟騎士團委員會交涉

T:應該有一小撮自己的人馬
  雪崩仔一動,燒火仔就沒辦法坐著看戲了
  應該先調動雪崩騎士團,然後誘使聖火騎士團合作


  【第二幕】
  【進展階段】
  【處理議題:階級對立】


V:很好XD
  進展階段是丟 2d6,丟完如果沒有失敗就可以再丟 2d6,一直丟到失敗或者玩家決定退出
  如果決定退出的話就可以把之前 2d6 的結果加到該議題上
  累積 20 的話表示大致好轉,40 的話表示完整解決了這問題
  如果 2d6 的其中有一個骰子是 1,就視為失敗
  失敗的話,之前的 2d6 全都不計分
  除非玩家選擇欺騙,這樣可以把擲出 1 之前的分數計入
  那我先丟第一個

V:5,6=11
  要繼續還是退出?

T:意思是說單純擲骰看運氣?

V:對
  說明書有說這不是個需要策略的遊戲
  但如果要完成三個議題
  一個議題需要40點
  總共只有九個鍵戰
  所以一次進展至少需要13點

T:繼續

V:3,6=9
  爆幹強
  譚古是軍神嗎

T:我這樣就20了

V:要繼續還是退出?

T:怕
  只好繼續

V:5,6=11
  累計31
  你是打算一次幹翻嗎

T:這樣不就可以快速解決問題

V:還要繼續嗎?

T:這其實是一個賭骰子的遊戲

V:對
  原來如此

T:而且還可以欺騙

V:噢對了
  欺騙會累積欺騙點
  如果失敗的話,會把一個 token 從尊敬移到藐視
  五個藐視就 game over
  如果欺騙的話,不會移到藐視,而是從尊敬移到欺騙
  每有一個欺騙 token 就會增加醜聞爆發的機率

V:比如有一個 token
  丟到 [1, 1] 就會醜聞爆發
  有兩個,丟到 [1, 1] [1, 2] 就會爆,依此類推
  醜聞爆發時,欺騙 token 全部會移到藐視
  而且之前欺騙得到的分數也會歸零
  以上🤣

T:怕爆
  哭哭

V:還要繼續嗎?

T:好可怕
  只好繼續

V:4,6=10
  41
  軍神啊

T:富貴險中求

V:應該不用繼續了🤣
  你可以講述一下譚古是怎樣進行計劃,計劃又是如何成功的

T:大地精汗國是類似斯巴達那種奴隸國家,大地精是軍事貴族,領內有很多龍語族的人類是農奴,大地精汗國自己在大汗去世之後也有汗位繼承問題。現在的大汗是嫡長子,但是昏庸遠近有名,他一上任就整肅了有人望的異母弟。異母弟逃去境內其中一個部落,那個部落又仲介他來到殖民地。
  這件事情對殖民地內部保密,在騎士團會議時無腦宣布要直接出征大地精,騎士首領們因為了解深諳天候和地形的大地精有多厲害,立刻否決這種提案,但剛愎自用的譚古還是率領自己那一小搓的雪崩騎士跑出城,果然沒過幾天大地精的大軍就來到殖民地城外開始圍城,大家都以為譚古在外面戰死了。
  對大地精汗國,譚古放出殖民地將擁立異母弟登上汗位的消息,所以大地精大汗氣噗噗率軍來攻城,殖民地沒攻下,汗國的後方卻被譚古和擁立異母弟的部落聯盟爆打,最後大地精撤軍的時候被城裡軍民一心ko,好不容易逃回家又被聯軍攻破首都
  對大地精來講,這應該是一場對抗暴政的內戰,畢竟圍繞著汗位發生的戰爭一天到晚都有,殖民地在他們眼裡應該只是支援其中一方的盟軍。
  殖民地一方的史料應該則寫成征服了大地精王國、解放了受到奴役的龍語部落云云。

V:譚古威武XD
  既然大地精王國己經解決了,就要再另設一個議題
  那就弄個燃病怎麼樣
  可能是前來殖民地支援的騎士團援軍帶來的

T:燃病不是瑪諾亞搞出來的嗎

V:他是為了研究蕾蕾塔的解藥跟冰之塔合作
  出了差錯才變成燃病這樣嗎

T:好像不是差錯
  就是在實驗
  冰之塔的實驗

V:話說蕾蕾塔的那個病是怎樣
  印像中他們是不是有什麼怪怪的家族血脈

T:是

V:是惡魔嗎還是什麼精類

T:魅魔
  會吸收身邊的人的精氣

V:拉烏斯 QQ
  總之我想選人口疾病
  或是你有更想選的嗎

T:好
  可能是新型的疾病

V:D&D 除了殭屍病還有什麼病啊
  狼人病嗎

T:mummy rot

V:那就是有點像鼠疫的好了
  但一直變種
  有一例是患者從墓地爬出來攻擊人
  但不確定有沒有關係

T:好喔

V:入冬之後感染人數增多

T:Xi variant
  (維尼)熊化症

V:熊化病也不錯
  北境也有冬熊

V:第三幕,對抗場景
  譚古大截後回到殖民地首都
  總督蕾蕾塔、參謀總長艾瓦索羅、大主教俾斯米爾、大德魯伊綠羽、火星之子米蓋爾正等待著你。

  【第三幕】
  【對抗場景:防治疾病】

「譚古,謝謝你卓越的眼光和洞見,過人的決心和行動力,為我們取得了重大的勝利,大地精汗國與我們締結盟約,你功不可沒,所有的新地移民都欠你一份恩情。」蕾蕾塔笑著說,與會人士也一一致上恭賀。然而勝戰的喜悅還是揮不去會議上瀰漫的沉重氣氛。

「直接進入正題吧,」蕾蕾塔坐下來,「在你不在的這段時間,好幾種新的疾病在殖民地內開始流傳。我們擔心入冬之後疫情會惡化。目前有一例患病者從墓地爬出來攻擊人的事件,雖然不確定是否和疫情有直接關係,但需要我們高度警戒。」

艾瓦索羅說,「我們可以繼續瑪挪亞的遺產,從中研究解藥,這樣一來之前的實驗者也不算白白犧牲。」

蕾蕾塔說,「繼續那個研究會需要犧牲更多實驗者,我無法接受。」

米蓋爾說,「我們也可以動員殖民地內的牧師利用神術進行治療,只是目前人手有限,無法提供足夠的治療量能。」

俾斯米爾說,「現在開始招募更多的神職人員,或許有辦法在未來得到足夠的治療人手。」

「要招募可以,但真神信仰的傳遞要由火星之子主導。真神信仰不該混合原住民信仰。」米蓋爾指的是俾斯米爾混和風族神話和原住民神話的新教。

俾斯米爾眉頭一皺,「神話的源頭都是一樣的。」

綠羽打圓場,「我們同意讓新地住民自由選擇的。依我看,為了族群的延續,我們應該人道消滅確診者。」

大家有點吃驚的看向綠羽,綠羽聳聳肩,「長病不如短痛,你們會因為採納這個建議而感謝我的。」

「你怎麼看?」蕾蕾塔望向譚古。

T:那就只好高調招開記者會發布緊急事態宣言,去神社宣示抗疫決心,然後什麼事也不做,就像日本政府那樣

V:笑哭
  笑著笑著就哭了

「犧牲更多實驗者這種事情絕對不能接受!」譚古義正嚴詞地說,「我們要請火星之子的牧師們全力治療病患才行啊!」

T:然後放一些人去拿病患當白老鼠做研究

V:XD
  表面上說絕不人體實驗
  實則偷偷實驗這樣嗎

T:這是治療的一環
  要打倒疾病,病人身上的元素是最重要的
  還要柔性勸導民眾減少非必要的社交和各種大小活動

V:艾瓦索羅說,「研究解藥總比人道消滅好。」
  蕾蕾塔堅決反對

T:趁機投資宅配物流服務的商會

V:艾瓦索羅最愛口水戰了,大家又長篇大論口水戰了一番,還是說服不了蕾蕾塔

譚古:「憑空是研究不出解藥的,沒有患者的樣本,根本難以取得進展。」
  「不然那就讓患者自己決定。」

T:[為了殖民地的大局,你是否不反對貢獻自己作為疫病研究使用並在藻礁上重啟核四?

V:蕾蕾塔說,「不用說了,人體實驗這件事沒得談。人體實驗造成我父親的死,造成菲歐娜的死。無論如何,殖民地不能進行人體實驗。」

V:散會後,艾瓦索羅私下找譚古
  「殖民地內無法進行研究,在別處研究總是可以的。」

T:怎麼跟我想的一樣

譚古:「不錯,就像總督所說,殖民地絕對不能進行人體實驗。」

「女人難免情緒用事,尤其是之前發生了那樣的事。」艾瓦索羅嘆口氣,「還是要以大局為重。」
「這件事交給我吧,我會做得滴水不漏。」

譚古:「好,我們要相信總督。」

V:相信黨
  艾瓦索羅離開後
  米蓋爾又來找譚古

「人體實驗和消滅確診者是絕不可行的,擴大神職者,以神術治療才是正道。」
米蓋爾嘆口氣,「怎生那俾斯米爾以疫謀擴張,傳播他那奇怪的異端信仰。」
「真神信仰歸真神信仰,原住民信仰歸原住民信仰。」
「參在一起豈不是亂了套,我都不知該怎麼教小孩了。」

譚古:「殖民地宣言就是建立宗教自由平等的富足之地,這是眾人認可的規章。」
「但我跟你講。」
「你讓教會的教士們認真出力,好好控制好聖火騎士團和雪崩騎士團內部的疫情。」
「人家看你各位正義女神的追隨者都沒事兒,百病不侵,自然就會相信我們真神才是真正有威能的宇宙大能者了」

米蓋爾:「這是自然。」
「我等火星之子才是真神信仰的正道。」
「藉此機會正好展示真傳道統的威能。」
「交給我吧,正義必勝!」

V:所以直接接到第四幕
  進展囉?

T:好啊

V:所以第二個進展就是

T:對抗疾病


  【第四幕】
  【進展階段】
  【處理議題:疾病】


V:進行抗疫,表面上請牧師治療
  私下研究疫苗

V:1,6
  怎辦,爆了
  要失敗還是掩飾
  失敗的話就蔑視 +1
  掩飾不會得到蔑視,但會謊言 +1

T:艾瓦索羅誤我

V:XD

T:失敗

V:被抓包
  好
  你可以決定一下是怎麼失敗的
  我想像是實驗被抓包
  雖然查不到你們的頭上
  但疫苗就沒進展

T:艾瓦索羅的政敵是誰?
  應該是被抓耙仔發現

V:我看看喔

V:肯定是騎士團圓桌會議的人們
  他們一直想弄掉總督府的人馬
  扶植自己的人上位
  母國黨們
  沒有疫苗,光憑那些少少的神職者跟本杯水車薪,緩不濟急

T:真是

V:我看到 OJWP 多一個 Spin-off by Apocalypse
  到時候可以借我開團玩玩看嗎

T:那個就之前跟廚餘和忌羅玩PBTA時開的版啊
  原本說要隱藏
  結果不能藏起來
  結果就擺著沒有用
  不過當然可以

V:所以這一幕的結局就是,實驗開始沒多久就被抓包這樣嗎
  即使設在境外,但受試者還是殖民地的志願者
  有天被查水表踢爆
  這樣嗎

T:志願者被買通,騎士團就逼著譚古帶隊去逮人。雖然譚古總算來得及通知艾瓦索羅,讓他趕在最後一刻銷毀資料、抽身而出,但至今為止的成果全都化為烏有

V:悲
  艾瓦索羅應該不會自己下去做研究
  他有一堆眼線耳目間諜
  潛伏在各處
  他以前是對抗暗影之手的,看來他從暗影之手身上學了不少
  實驗主導者應該是某個前冰之塔法師
  怎麼都不會查到你們身上
  但疫情擴散開來,還變種
  有些是變殭屍
  有些是變狂暴熊

V:我剛問忌羅
  忌羅說農娜會想研究解藥XD
  還說農娜會試著魅惑蕾蕾塔XD

T:魅惑魅魔喔
  厲害喔

V:不知道會怎樣

T:對農娜拿患者來做實驗的作為感到痛心疾首

V:好
  下一幕


  【第五幕】
  【對抗場景:疫情爆發】


V:對抗場景
  境外人體實驗的首腦農娜被抓
  這件事有點難辦
  不確定要怎麼審
  結果還沒發落
  農娜就逃獄
  現在正在通緝中

T:XD

V:冬天期間疫情爆發
  疫情期間多有出現殭屍攻擊事件
  還有些變成狂熊
  俾斯米爾跟綠羽擔心、過了冬天,狂熊變體會造成更嚴重的傷害
  綠羽說最終還是要消滅他們,應該在確診時就進行消滅

綠羽:「這是自然法則,否則消滅的就是整個族群。」

V:整個殖民地陷入互相猜疑的狀況
  另一方面,殖民地議會也擔心如果春天到來時疫情不受控制
  冬天可能會面臨糧食危機
  米蓋爾提議要跟母國以提高貢金的代價請求支援

譚古:「總督說了,處分和非法實驗都是不可能的。」
  「希望大家共體時艱,攜手度過難關。」

V:這回答
  很日本風

米蓋爾:「當受到死亡威脅時,在自然狀態下的人必然會盡一切所能來保護他自己。保護自己免於暴力死亡就是動物最高的需要,而權力就是來自於這種需要。」
「我擔憂當人民不同意其權力存在時,這個主權代表了什麼意義。」

T:供三小
  誰?

V:他是說
  如果群眾怕死的話
  就會在恐慌之下失去控制

T:米蓋爾喔?

V:喔喔
  講這個的是綠羽
  我以為你剛才是回綠羽

T:是啊

V:他是怕民眾恐慌之後互相攻擊或者自己逃跑,不聽命令這樣

T:理解

譚古:「我理解你的意思,如果群眾怕死的話,就會因恐懼而失去控制,對失去控制的群眾而言,執政官、總督什麼都沒有任何意義了對吧?」

去找大小姐總督:「事態已經難以收拾了,當受到死亡威脅時,在自然狀態下的人必然會盡一切所能來保護他自己。保護自己免於暴力死亡就是動物最高的需要,而權力就是來自於這種需要。」

「當權力無法保護人民於死亡威脅時,人民也沒有認可權力存在的意義了。」

「不管總督同意不同意,我們得有行動了,我也沒有信心會成功,但若失敗的話,這是我的獨斷,總督你就推到我頭上就好。」

T:開始限制人民行動,患者強制隔離,讓牧師團在能力所及的範圍治療,治不了的反正也是沒救,就用來實驗吧

V:好
  蕾蕾塔終於軟化
  幕終

V:下一幕,換玩家
  你要進行個人場景還是進展場景

T:個人場景可以幹嘛

V:進行一些不直接跟議題有關的事
  愛幹嘛就幹嘛
  沒有目的的扮演

T:啊哈哈哈哈

V:但可能會從中發展故事

T:不會占用進展就對了

V:對


  【第六幕】
  【個人場景:防疫進展】


T:前次progress叫騎士團先顧好自己
  他們有顧好自己嗎?
  還是也是cluster

V:騎士團跟新教各自都在招募人手
  可以想見
  雙方的競爭越來越白熱化

T:各自都在cluster
  不過我覺得俾斯米爾的比較像舊教🤣

V:對欸🤣
  更復古

T:騎士團他們是信正義女神,其實是半跳脫帝國國教,跳槽去教廷的新教
  是國教教派的背骨仔
  俾斯米爾的教派像是某種跳脫帝國國教,融合古信仰的
  怎麼說
  新德魯伊教XD
  新諾斯教

V:可是俾斯米爾的又跟原本不同
  怪怪的

T:總之算是第三種選項
  帝國國教跟著衰弱中的帝國,在內地慢慢被教廷取代
  俾斯米爾也沒有投入教廷懷抱,而是選擇自己的路

V:俾斯米爾一開始也是有感於宗教的互相對立
  才深入研究
  從中發現共通之處
  可能會蠻受歡迎
  因為無論是傳統信仰或教廷信眾都可以直接無痛加入

T:嗯嗯

V:如果執政官跟總督下達隔離政策
  教團應該也會實施吧
  改以信件投遞方式

T:改以信件投遞方式傳染嗎?

V:如果這樣可以傳染就可怕ㄌ

T:找行會聯合的人
  要大家一起戒急用忍
  還要叫大家捐錢出來,趁早買大米,以免之後糧價上漲買不動
  也避免到最後得為了糧食被母國拉高稅收

V:阿佐拉斯說詩會的都要沒頭路了
  快餓死

T:他們應該沒有疫情也是快餓死

V:潔妮、索拉、席爾薇都很願意配合

潔妮:「沒有疫情時你們也是會餓死啊。」

席爾薇:「商會這邊願意配合,除此之外,可以跟工匠行會這邊協作,生產防護用具。」

T:口罩嗎
  還是大量鳥嘴面具
  用龍嘴好了
  討好一下銀龍
  以後殖民地的騎士出征都帶龍吻鐵甲面

索拉:「工匠會經過標準的防疫措施,會極小化染疫風險。」

V:哈哈哈
  可以
  搞不好她看到氣死
  覺得你在整她

T:都有都有
  說起來其實殖民地可能本來就有這方面的研究
  大地精有沼氣科技
  會用毒氣攻擊
  還會壓縮空氣
  可能先前的戰鬥之中已經累積了一定知識
  打贏之後又接收了不少知識或器具

索拉:「我們從大地精汗國取得的物品,讓我們得以研發防疫防護裝置。」

V:XCOM
  打敗敵人研發科技樹

T:酷耶
  現在還解鎖了解剖外星人
  我說解剖患者的選項
  那就只好抱持著期待開始進入progression

V:好
  照理說下個幕是換我
  我先簡單帶過一個個人場景


  【第七幕】
  【個人場景:舊友來訪】


T:喔好

V:我想要一個譚古的冒險老朋友來找他的場景
  譚古有什麼老朋友是還在當冒險者的嗎

T:瑪麗瓊娜?
  不對

V:瑪麗瓊娜是不是要重建冰之塔

T:我們祝福她

V:還是凱

T:他應該也不會是冒險者?
  身為審判戰爭的英雄
  感覺會進掌大權
  (然後光榮戰死)
  可可納?

V:好
  凱來找你
  喝酒敘舊

T:嗯

V:山姆也來了
  本來是騎士團想透過凱來遊說你稅收的事
  但凱顯然不想談這些

凱:「以往冒險就是想成就大業,那時候有多窮啊。想不到現在竟然會懷念那段日子。」

V:凱看起來有點鬱鬱
  稱不上快樂

譚古:「是嗎?我倒不會懷念以前。」

「我聽說你征服大地精王國的事,給你遲來的祝賀了。」凱幫譚古倒酒

譚古也替凱倒酒:「現在的一切,都是過往的努力換來的,你否定了現在,不就是否定的過往的自己嗎?」

V:不確定凱會怎麼回答🤣

T:我也不知道XD

凱:「你說的不錯。」
「我想我只是太久沒活動筋骨了。」
「好久沒打一場了,唉。」
「要陪我打一場嗎?」

T:原來是欠揍
  那就陪他玩玩

V:山姆翻白眼
  你們打來打去
  第二天醒來
  也忘了結果是什麼了

V:凱回去之後
  還是要處理正事
  你有助理嗎
  你的助理把你叫醒

「該起床了,老大。」

T:起床做正事

V:為什麼我覺得助理會是個女騎士
  小三類型的人
  總經理特助

T:自古以來助理都是女騎士嗎

V:應該不一定
  是他自己爭取這個位子
  然後做事細心又周到

T:我覺得蠻可能是商會的人

V:我知道了
  是梅林娜
  E&J 的店員
  前店員

T:喔

V:她應該蠻喜歡你的
  妳會跟她搞在一起嗎

T:譚古應該不是好色的人
  應該說懂得克制

V:梅林娜跟艾瓦索羅、潔妮都來自南方
  原屬於四風商會、黑石公會
  是黃金之翼騎士團麾下的人手
  梅林娜雖然是商會雇員
  但對於穿盔甲、武器裝備保養、各種規劃都做得有模有樣

T:這麼厲害

V:以前在當店員時很受年輕人歡迎
  因為早熟的性格,被年輕人稱呼為梅林娜姊姊
  但她其實還很年輕

T:不過這種事情應該是隨從來做?

V:嗯嗯
  應該是

T:隨從要牽馬,揹武器盾牌
  扛旗子

V:梅林娜平常也是背一堆
  拿十字弓短劍
  所以你有一個助理
  一個隨從
  隨從你會選什麼樣的人

T:其實應該好幾個

V:對欸
  你都當上執政官
  應該手下很充足
  如果手下很多,梅林娜就不用背一堆了

T:其實蠻可能是其他貴族塞來的沒繼承權的次子三子四子五子

V:一定要的
  沒繼承權就來打拼
  看看能不能雞犬升天

T:之類
  或是其他階層的兒子被弄來想升天

V:你也會起用殖民地本地人嗎
  什麼跟你去打大地精的年輕巴巴人之類的

T:用啊用啊
  投降的大地精都來者不拒

V:山姆是親衛隊隊長
  沒去打仗
  應該覺得有點可惜
  不過有任務在身
  畢竟農娜還在通緝中
  有次還想對總督做什麼

T:冰之塔的兇徒

V:是

T:阿冰之塔的逃犯

V:梅林娜跟你簡報接下來的行程
  很多瑣事
  隔離政策、牧師治療、實驗,還要見一堆人

V:於是,要開始進展了嗎?

T:好吧


  【第八幕】
  【進展階段】
  【處理議題:疾病】


V:針對疫情的進展
  1,5
  OTZ
  太硬了

V:要失敗還是欺騙

T:失敗玩過了
  等一下
  第一次就欺騙是怎樣
  還是沒有啊

V:還是沒有
  但不會有鄙視

T:只是沒有獲得contempt而已喔

V:對

T:真是
  那就失敗

V:你覺得發生了什麼事

T:蕾蕾塔愛惜羽毛
  又來作亂

V:是因為蔡英文,我是說蕾蕾塔改口要實驗所以被輿論攻擊嗎

T:是蔡英文,我是說蕾蕾塔私底下動員群眾來杯葛服貿
  或者是反對派夾輿論要脅總督

V:他媽的有聽錯嗎?這個狗官算是個人嗎?都什麼時候了!王八蛋不會這麼泯滅人性!都什麼時候了!我希望我聽到的這新聞是假消息。

T:總之因為總督三心二意,事情難以推展

V:看來就是如此
  因為輿論夾攻,實驗無法進行
  然後詩會又一堆人在哭窮,火上加油

T:總是有人比起解決問題,更想要藉著問題解決對手

V:這些人真他媽煩

T:不能解決疫情也不是壞事啦
  美國也沒有炸掉啊
  台灣也沒有崛起啊
  乾脆就像美國那樣
  為了讓大家不要餓死,鬆綁經濟政策
  人死一死,自然就沒有糧食問題了

V:QE 噢
  要 QE 的話要找艾瓦索羅

T:沒啦
  應該要趁這機會整肅殖民地的派系問題
  再不解決大家都要死了

V:的確是
  下一幕,對抗場景


  【第九幕】
  【對抗場景:族群衝突】


V:因為民怨沸騰的原因
  殖民地各處發生好幾起衝突事件
  有火星之子信眾跟新教信徒衝突的
  有因為不遵守隔離政策而攻擊執法者的
  還有不同區去搶別人糧食的

T:還有不戴龍吻面具去商會遭到請出去結果回家拿刀刺殺店員的

V:對

T:還有堅持要去歡樂街喝茶的
  還有外地商人進城後不隔離跑去和小三見面的

V:再這樣下去不用等火星之子統你們就垮了

T:所謂攘外必先安內,抗疫必先剿匪

V:曼內特氣沖沖指控迅爪村的人搶他們村的物資

曼內特:「早該把這些異教徒趕出去!狗改不了吃屎!」

T:譚古大驚失色

譚古:「曼內特先生怎麼可以這樣講呢!」
「殖民地裡不分你我,沒有人是異教徒啊!」
「不要讓憤怒傷害了您的睿智啊!」

T:迅爪的人如果真的幹了,就依法行事

V:曼內特冷靜下來
  事情大概是
  曼內特的村子有人跟迅爪的村子的人交易
  說以後會支付
  但沒有講明時限
  結果疫情爆發
  迅爪的村子的人馬上來討支付的內容
  圍繞著這點產生了爭議
  最後迅爪的村子的人就自己去搶
V:延續 OJWP PbtA 的內容

V:這些本地人怪怪的地方是
  他們很重視諾言
  違反諾言就會被他們視為汙辱
  不過這種諾言有時候是很模糊的

T:原來如此
  那就認同曼內特的指控
  要迅爪的人歸還東西並賠償行動中造成的損傷,然後要曼內特的人訂出期限和未來如果違期的補償金
  再跟曼內特的人索取仲裁稅,拿這筆錢補貼迅爪
  叫迅爪以後記得要訂好日期

V:迅爪在他們村隆重接見你
  還以頭目之禮待你
  迅爪和他兒子以狼型現身,但其他幹部都以人型現身
  迅爪表示他出於對你的尊重會聽從你的指示
  但他要曼內特村的商人向他的人設席道歉

T:合理合理
  但是疫情嚴重
  不適合擺席道歉

V:依照你的理解
  異教徒的宴席
  很可能就是戰場
  不過也不一定啦
  不一定會打起來

T:商人怎麼想

V:怕啊
  他們都知道異教徒開設宴席就差不多是鴻門宴的意思
  他們希望譚古派騎士團駐守他們村

T:駐守啊
  但還是要他同意疫情過後去擺席和好

V:你的大地精隨從渥夫說:
「事情不會這樣就落幕的。」

「為什麼?」說話的是隨從伊格尼

渥夫說:「曼內特的人沒有 show respect,榮譽就是生命。」

伊格尼:「大地精也懂榮譽?」

渥夫:「比你懂得多了。」

譚古:「那照你說,商人該怎樣才能表現出 respect?」

渥夫:「婚喪喜慶要親自出席送禮,不然嫁女兒也可以。」

T:全都不適合在疫情的時候做
  總之叫他們約定在疫情期間安分一點
  疫情之後才處理
  不要在疫情的時候搞事

V:合理
  真是尷尬的時間點
  幕終

V:下一幕換你

T:沒有要幹嘛
  開始進展


  【第十幕】
  【進展階段】
  【處理議題:族群分裂】


V:這次進展你要針對
  族群分裂對嗎

T:對

V:你打算怎麼做

T:準備一些恐怖的數據,類似用座標單位凸顯族群分裂對防疫工作造成的負面效果之類
  去恐嚇各派系的頭人
  把大家關在會議室裡,沒有結論不放他們出來

V:就不就像是家長在小孩吵架時把小孩都關在一起
  說沒有和好就不準出來一樣嗎
  結果變成大逃殺

T:那也是命

V:好
  你召開了殖民地高峰會
  來丟吧

V:3,4=7
  還要丟嗎

T:丟
  這次要用欺瞞啊
  不然那邊空空如也

V:2,6=8
  合計15
  如果是 1, 1 會沒辦法欺瞞噢
  先說一下
  還要丟嗎

T:那就是人生
  當然繼續

V:2,5=7
  合計22
  你要一直丟到失敗或某個數值嗎
  22 其實可以見好就收

T:見好就收我就欺瞞不了了

V:哈哈哈
  好
  你要啟動丟到失敗模式嗎(y/N)

T:y

V:5,3=8
  合計30

V:3,1
  失敗了

T:好欸

V:你可以欺瞞 30 點🤣

T:所以是增加一點欺瞞
  然後30點進度

V:請說說你是怎麼欺瞞的

T:應該是跟騎士團的說
  現在遠水救不了近火
  我們派人去母國請求支援
  要大家在等待的期間韜光養晦
  和其他派系多多合作
  不然母國的人來了也只能接收到死光光的殖民地
  要他們不要怕其他那些想獨立的刁民
  不是不報
  時候未到
  等解放軍來了就去解放那些台獨分子

V:顆顆
  譚古簡直李登輝
  解殖教父

T:在騎士團頭目承諾下,各派系頭目簽了備忘錄
  同意向對岸賣出價值4億的蘋果

V:現在是紅統派一直想統其他人
  黃派跟紅派互看不順眼
  綠派覺得黃紅一樣爛
  藍派跟黃派走比較近,但路線不同
  藍派偶爾也會覺得可以跟紅派和平共存

T:藍派搞不好也很恨綠派
  信仰問題

V:這是一定的
  剛只是簡單劃分
  種族、宗教、鷹派鴿派、自由派社會主義派,不同議題各自都有不同光譜
  總之,在你的八面玲瓏,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之下
  大家表面上達成共識
  實際上都私下相信你在風頭過了之後會兌現你諾許他們的政治利益

T:怕

V:真心怕

T:阿輝伯當年大概也是這樣怕爆

V:真的
  心臟要很大顆

V:下一幕,個人場景


  【第十幕】
  【個人場景:法芙蓉】


V:最近有謠傳說
  殖民地內出現神祕的騎士團
  掃蕩境內的殭屍
  跟狂熊
  最近又出了一種變種
  是變成鼠人
  也被神祕的騎士團掃盪

T:媽呀

V:這天,法芙蓉來找你
  她告訴你他們接收了農娜
  重新開始實驗
  解藥指日可待

T:這麼棒

V:對
  她希望疫情結束後你能恢復她的名譽
  然後跟她結婚
  你怎辦

法芙蓉:「我已經厭倦了躲躲藏藏的日子了。」

T:譚古大驚失色

「我還以為你瞧不上我這個佳涅宛人。」
譚古,「跟我只是玩玩。」

法芙蓉:「我眼光有那麼差嗎?」

譚古挖鼻屎說:「現在還不好說。」
「我也可能忽然就身敗名裂。」

法芙蓉:「難道在你心中我這麼膚淺?」

「不是這樣,是我很膚淺。」譚古說著,把鼻屎抹在褲子上
「所以才會用膚淺的眼光看別人。」

法芙蓉:「哼哼。」
「總之你考慮一下。」
「不用有壓力。」

譚古感慨萬分:「沒壓力,只是疫情也可能根本不會結束。」
「或者是我們其中一個活不到疫情結束,甚至是兩個都活不到。」

法芙蓉:「還能說什麼呢?交由諸神決定了。」

T:求求骰子大神保佑我

V:好,下一幕
  要進展?

T:好

V:你要處理哪個議題

T:既然派系鬥爭稍微平緩,這次應該要來認真對付疫情


  【第十一幕】
  【進展階段】
  【處理議題:疾病】


V:好
  打算讓法芙蓉研究疫苗嗎

T:這病只有殖民地有嗎?
  殖民地之外
  原住民的聚落裡頭有沒有?

V:原住民聚落也是你們殖民地啊
  噢噢
  之外噢
  有些部落已經分崩離析
  有些部落採取隔絕措施
  誅殺外人

T:嗯嗯
  邀請原住民甚至是大地精的巫醫之類的也一起來參詳
  集思廣益

V:好
  那就丟

V:2,6=8
  感覺巫醫會說是因為部落民背棄了祖靈信仰被懲罰之類的

T:一定也有很多堅持祖靈信仰可是還是被懲罰的

V:對啊🤣
  還要繼續嗎

T:要啊

V:又是丟到失敗模式嗎

T:丟到20

V:好
V:5,6=11
  合計19

V:2,5=7
  合計26

V:這個微妙了
  倒底是法芙蓉研發出解藥了
  還是巫醫真的給了什麼有用的洞見
  他只會叫你獻祭背棄祖靈的人平息怒氣
  把火星之子趕出祖靈的土地

T:我覺得應該是原本的患者樣本總是有欠缺一塊
  結果弄到了原住民那邊的獸化人患者
  找到了拼圖的最後一塊

V:原來如此
  這樣就說得通了
  這邊的原住民還有豺狼人之類
  西伯利亞豺狼
  半人馬
  半人半蛇
  還有 Yeti

T:嗯嗯嗯
  真是
  我把你們當人
  要把他們好好教育

V:得到新的樣本後
  解藥的研發成功了
  終於得以控制

T:普天同慶

V:雖然還沒完全解除
  但總算有一線生機

V:下一幕,個人場景


  【第十二幕】
  【個人場景:刺客】


V:這天,譚古被刺客襲擊
  你們正要回城
  在路上被攻擊
  你在馬車裡
  刺客們騎馬追殺
  箭矢呼嘯
  馬車車夫中箭倒下
  你怎辦

T:刺客這種事情應該是我的老本行
  平常看著地圖策畫如果要暗殺誰要怎麼布置就是我的興趣

V:也是

譚古:「太糟了,一擊沒有成功就是失敗了啊。」

V:他們專業度頗低

T:但我不會駕車,駕車是艾瓦索羅的工作

V:梅林娜也會駕車啦
  梅林娜趕快去駕馬車

T:譚古飛撲到刺客的馬上,叫侍童把傢伙拿上來
  親自討伐刺客

V:這麼簡單的事譚古應該沒問題
  你跳到馬上

侍童喬治問:「你要長戰錘、長劍還是短劍?」

譚古:「當然是長鎚!」

V:喬治把長槌丟給你
  自己長短劍二刀流護衛馬車
  渥夫也騎射回擊刺客
  刺客紛紛被射死

伊格尼大喊,「抓活的!」

「你行你來。」渥夫埋怨

T:譚古大概也不行
  他沒有在留手的
  你們殺光刺客

V:伊格尼最後抓住一個快斷氣的刺客質問是誰派他來的
  還沒回話就斷氣了
  梅琳娜說,「沒關係,審問死靈還是可以問出來。」

伊格尼:「正義女神在上,這太褻瀆了!」

譚古:「這真是太褻瀆了!」

梅琳娜:「是是是。」
  「那我們要褻瀆一下嗎?」

譚古:「這叫作追查真相。」

T:讓她問

V:問出來後
  刺客說是
  法芙蓉派來的

T:譚古大驚失色

V:話說你的手下知道你跟法芙蓉有私下聯絡嗎

T:好問題
  人家都能直接在我的住所出現
  應該知道

伊格尼:「你打算怎麼做?老大?」

譚古:「死人不會騙人。」
  「但死人可能根本不知道事實。」
  「甚至敵人如果知道我們會褻……我是說,追查真相的話,故意用假身分雇用刺客也不一定。」
  「讓我們大張旗鼓調查一番吧。」

V:好
  你打算怎麼調查

T:調查這些人的底細
  調查哪些人知道回城時間和路線

V:這件事艾瓦索羅最擅長了

T:這種事情應該找艾瓦索羅來處理

V:查出來當然是
  騎士團的人

T:譚古大驚失色

艾瓦索羅:「沒想到騎士團這麼擅長謀略。」

譚古:「騎士團的人怎麼會想用法芙蓉的名義?」

艾瓦索羅:「要是我們討伐法芙蓉一黨,他們就有征討逆賊的名義出兵。」
  「進駐更多他們的兵力到殖民地。」

T:法芙蓉算是騎士團的逆賊嗎?

V:那只是個藉口
  他也算是前聖火騎士,對吧

T:法芙蓉應該還是有聖火騎士團內的身分和支持者之類
  她不是只是被殖民地解職流放喔?
  順便被鬥倒,拔階之類的嗎?

V:有的
  她的一些追隨者跟他到殖民地
  在騎士團內部也有支持者
  騎士團只是想藉用討伐她而加強對殖民地的控制
  鬥倒拔階只是手段

T:原來如此


  【工商服務時間】


T:岔題一下,你有看過 free from the yoke嗎?

V:沒有欸
  那是什麼

T:pbta/legacy的一個講類似俄羅斯趕走韃子之後統治領地和權力鬥爭的系統
  應該算legacy 2e的

V:什麼
  這不就是殖民地的故事嗎XD

T:我有playbook
  挺有趣的
  想看的東西太多XD

V:看起來非常讚欸

T:legacy有所謂的zoom in zoom out
  放大scale的時候,用的是house move
  縮小scale就變成個人冒險

V:真是太有趣了
  我本來有想說
  mars colony 的個人場景就用 pbta
  想到還要寫 move 就懶了

T:哈哈
  沒關係賭骰子也很好玩

V:https://sites.google.com/view/fantasyworldrpg/
  我有看到這個
  但這似乎比較適合殖民地的打工仔冒險者
  而不是譚古這層級的統治者
  於是就先 focus 在統治的部份

T:ok der

V:反正我們跑團時跑背景也是用自由形式

T:嗯啊
  最近有點在想參考FftY來試試看日本戰國題材

V:好主意XD

T:總之這是題外話,分享一下XD



V:你們開始調查之後
  騎士團當然會來關切
  說要幫你肅清逆黨

T:人真nice
  搞事的是聖火騎士
  還是雪崩騎士
  還是都有

V:這部份就不清楚了
  可能都有

T:那就
  表達感謝🙏
  那就稍微拉一些和騎士團還沒有牽連到很嚴重的
  組織團體之類
  開開刀

V:Nerijus 可以帶兵進駐
  幫你立威
  當然,他是紅統派XD

T:但我要開刀的就是她們的下游組織啊
  救國團
  婦聯會
  之類
  把線索引導過去
  凍結他們黨產

V:原來如此
  納里朱斯默默也知道你在打太極
  不過有進駐就算達到他們的目的
  看你接下來有沒有什麼動作
  沒有就幕終

T:沒

V:換玩家


  【第十三幕】
  【個人場景:新的武裝】


T:應該要重組殖民地武裝
  都引進黃金之翼騎士團的人了
  弄個新的

V:顆顆
  你沒注意到嗎
  商隊就是偽裝成商人的武裝部隊

T:類似Livonia Sword brotherhood

V:真是有趣
  這個新團體的團長會是誰呢

T:不知道欸
  你覺得呢

V:席爾薇應該滿不錯
  你也可以找回法芙蓉
  婉拒結婚
  但是跟她說要她當新的騎士團長
  也可以找山姆
  怎麼都是女的
  也可以找蓋索
  艾瓦索羅也可以
  迅爪也可以
  Domas 也可以

V:應該研發一下蠻族科技
  解鎖一下各部族有什麼異同

T:黑毛如何

V:好像不錯
  但我忘了他有什麼特別的
  只記得跟蘿瑟一起行動過
  他跟迅爪是同一個部落的嗎

T:是
  蘿瑟米芮在菲歐娜被凱砍死之後離開團隊
  去了山裡找到水仙的故鄉,碰到黑毛,打了一堆冰騎士
  然後在恆春碰上凱他們
  說起來漏爺超強啊
  玩家離隊跑去做別的事也能處理
  Respect
  還是其實是費蒂

V:費蒂也不錯
  嗯嗯
  我只是在想為什麼譚古會選他

T:好問題

V:因為他比較不那麼食古不化嗎
  比較了解人類文化?
  你有沒有看過恩里克轉過一篇
  在講野蠻人的文化
  他們可能就是那樣
  配偶、子嗣、尊嚴、言出必行、戰鬥、爭奪是最重要的價值觀
  還是起用一個部落來的以贏得部落民的支持

T:黑毛討厭騎士,說凱聞起來是鐵的味道
  但也沒有急著咬死他們
  還能和他們一起守衛恆春

V:以我之前扮演的感覺
  感覺他算明理人

T:算吧

V:費蒂是女的對不對
  那費蒂可能不行
  他跟沃夫搞在一起
  懷孕了

T:瞎咪
  我的page這麼厲害

沃夫搔頭:「我會負責的。」

T:我以為page應該未滿15歲
  不對,用人類的年齡去理解本身就有問題
  沒關係,一個自然信仰
  配一個真神信仰
  剛好

V:在你心中他只是個孩子啊
  沒想到要當爸了

T:應該要找個沒有騎士團背景的傢伙

V:收割者的可以嗎

T:收割者有誰?

V:拉烏斯
  但我不確定他行不行

T:我不太確定他還活著

V:被榨乾嗎🤣

T:畢竟他一直想做些會死掉的事
  像是捅銀龍之類

V:第一次看到小兵升變會變色的

T:我一直是以他已經死掉的預設在處理殖民地
  沒啦開玩笑的
  拉烏斯要換邊的話可能不會來
  伊文格蘭他們比較重視春潮,會留拉烏斯下來守護以實巴替
  蓋索啦

V:蓋索比較妥當啦
  跟後面歷史比較有銜接

V:我記得後來和瑟特海姆是蓋索家的人主政?

T:現在就是啊

V:嗯嗯嗯
  總之決定權在你

T:殖民地現在應該離開該國了
  在羅帝倫境內

V:就算再怎麼瞎的人選
  只要骰子丟得好

T:是

V:說不定都可以扭轉
  反之亦然

T:蓋索是個很好的傀儡
  就蓋索和黑毛做正副手吧

V:不錯的選擇
  讓他們統合派系

T:是

V:所以下一幕進展場景,就是要利用統合武裝勢力處理內部族群分裂造成的社會動盪對嗎?

T:好👌

V:讚


  【第十四幕】
  【進展場景】
  【處理議題:社會動盪】


V:一樣丟到 20 or fail?
  或是有其他擲骰設定?

T:族群分裂差多少?
  有lie 30
  10 or fail

V:好
  7,8=15

V:厲害厲害
  一統江湖了

T:藉著先前勝仗的威勢,拔擢雜兵出來成立殖民地武裝
  不分省籍
  不分宗教
  大家都以反共救國為目標
  借重黃金之翼騎士團的力量
  還挖了一些聖火騎士團和雪崩騎士團的牆角
  即使他們仍然握有力量,但各族群之間的衝突已經消弭
  疫苗研究出來後,商人乖乖去擺席賠罪
  給足迅爪他們面子
  大概也有幫助

V:讚,迅爪有面子對你也很滿意
  他要的就是面子
  也對啟用本省武將黑毛感到滿意
  第一任本省籍的幹部

T:是不是
  搞不好蓋索能力其實不錯
  只是年輕時誤信了蓋里耶布
  就像小夫也信宋七力一樣

V:真的欸
  跟錯人

T:把這次機會視為救贖

V:應該有學會罩子放亮點了
  Redemption

T:從一個本來沒有背負期望的傀儡變成了個男子漢
  讓譚古大驚失色

V:我接下來蠻想進行一個蓋索跟譚古的場景
  但我實在不知道蓋索是什麼樣的人
  大概是在沃夫的婚宴上
  沃夫婚宴不知道會找誰


  【第十五幕】
  【個人場景:婚宴】


T:以前是個被煽動的宗教狂熱年輕人
  現在不知道變怎樣
  在以實巴替和奧斯拉波列的政治鬥爭被犧牲

V:沃夫可能是現在的大地精汗國可汗的家人
  你收他為侍從也是為了兩邦友誼著想

T:之前擁立的新大汗的兒子之類
  半人質

V:當今可汗也派使節送了一堆馬作為賀禮
  俾斯米爾主持儀式

T:馬給page們先挑完通通交給蓋索黑毛他們

V:但儀式是遵照汗國的傳統
  烤羊肉之類的

T:反正俾斯米爾很罩
  什麼都難不倒他
  有問題的話多喝兩杯
  就沒問題了

V:俾斯米爾之前經歷過蠻辛苦的一段時間
  一直被幹譙
  多虧了你
  加速他推動融化當地神話的新教
  雖然極端保守派還是在
  但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T:新教和邪教也只在一線之隔

V:真的

T:紅派可能只剩武裝力量能說嘴
  群眾支持不太高
  但武裝的優勢也搖搖欲墜

V:哈哈哈
  騎士團也有派人來婚宴
  但他們在異教風格的宴會上坐如針氈
  渾身不蘇胡
  蓋索在婚宴遇上你

蓋索:「謝謝你給我這個機會,」
  「讓我有機會達成我一開始想達成的夢想。」

譚古:「沒有你和黑毛,現在各方勢力也不可能坐在這裡一起喝酒。」
「雖然如坐針氈,但他們至少坐著。」

聽了你的話,蓋索笑了:「說得好。」

T:漏爺說他被剝奪貴族身分
  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V:他以前到底做錯過什麼

T:就跟蓋里耶斯和暴民們行動
  在奧斯拉波列鬧事
  蓋里耶斯被札布里附身
  近乎政變的暴動吧

V:噢噢噢
  也合理,聽描述感覺他是個有點激情的人

蓋索:「我以前一直以為,對付邪惡,只要 strike first,strike hard,no mercy,我就可以守護和平。」
  「原來,我錯了。」
  「現在,和平就在我們的手中。」
  「我以前甚至沒想過,可以讓各族群和平相處。」

V:蓋索可能喝多了,感動的說
  他用力握了握你的手
  甚至有點眼眶泛淚

蓋索:「我們要一起守護這一切。」

T:札布里想鬧事,附身在蓋里耶斯身上煽風點火讓審判戰爭打愈慘烈愈久愈好
  最好打到基洛夫也崛起,春潮也來襲,他才能獲取利益
  所以到處聚集狂熱份子散播仇恨言論
  肯尼斯本來應該也是這隻痛恨異教徒的傢伙

「總得先空出手,才能夠握手是吧。」譚古和肯尼斯握握手
「不過至少空出一隻啦⋯⋯」譚古說著,露出禮服底下握住匕首的左手,「和平得來不易,我們要更加小心謹慎。」

V:肯尼斯看到匕首不禁一驚

肯尼斯:「最近還有刺客的消息嗎?」
  「有傳言說刺客是法芙蓉的手下?」
肯尼斯沉吟一會兒
  「若是以往,我可能會直接討伐法芙蓉。現在的話,也許應該先思考,如果真的這麼做了,對誰最有利。」

「那就是了。」譚古說,
「從獲利的是誰開始看,很多疑惑就迎刃而解了。」
「不管有沒有刺客,總是提高警覺比較好。而且我建議你也這樣做。」

「你是殖民地重要的幹部,保重自己。」

「你說的對。」肯尼斯說

V:聖火騎士烏邦納斯走了過來

「執政官,借一步說話好嗎?」烏邦納斯笑著說

V:烏邦納斯也是圓桌會議的一員

T:我一直在想是誰
  Julijonas

V:我拿去 google 出現的中文翻譯是這個
  不知是不是真的這個發音
  一個打造安樂死雲霄飛車的工程師

T:好像
  有個叫Julijonas的人,他的姓氏是Urbonas
  Julijonas可能比較像尤里尤納斯

V:原來是我理解錯了
  是朱利安
  好

V:你跟尤里尤納斯走
  到那幾個坐如針顫的騎士那邊
  還有一個是雪崩騎士的瑪卡斯
  他們先是客套一番
  然後才切入正題
  大概意思就是他們被火星之子的高層綁架
  受到很多家族跟政治的限制
  他們想要在殖民地另外開闢屬於自己的領地
  這樣就可以脫離家族政治的控制

T:真是有見地

V:尤里尤那斯想跟圓桌會議的人攤牌
  但瑪卡斯不同意
  他想低調地先觀察情況

T:譚古大驚失色
  騎士團和教會是互為表裡啊

V:對

瑪卡斯說:「一旦脫離教會,你就是什麼都沒有了。」
「拿什麼籌碼跟老人談?」


瑪卡斯說:「教會那些老人,要殖民地無非就是幾個動機,擺脫異教徒的麻煩、抵禦北方外伍,跟稅收,這麼簡單。」

尤里尤那斯補充,「當然還有之前奴隸過盛的麻煩。」

譚古:「其實我自己是覺得,時間站在殖民地這裡。」
  「殖民地只會隨著時間愈來愈富足。」
  「母國的控制力只會每況愈下。」

瑪卡斯嘆了口氣

尤里尤那斯說:「如果國教跟教廷衝突,就是我們脫離的好時機。」
  「那時候他們的控制力就更弱了。」

瑪卡斯說:「我更怕他們一著急就總動員。」
  「那時我們都得捲入。」
瑪卡斯說,「殖民地的成功,對母國會是個成功的宣傳。」
  「也對維持國內的政局穩固有幫助。」
  「但若殖民地脫離了母國的控制,我只怕會兩敗俱傷。」

V:總之瑪卡斯希望漸進地改革
  但尤里尤那斯想利用殖民地在教會內部進行激進的派系鬥爭

T:嗯
  理解
  不過這些都還太早
  疫情還沒結束
  結束了才能處理經濟問題
  這些都解決,才有辦法處理獨立性問題

瑪卡斯說:「執政官,騎士團的人們不是笨蛋,你最近的動作很明顯了。依我之見,應該做點事讓利給母國,」
  「你懂的,殖民地對母國的聯繫同時關係著母國的穩定。」
  「當然,糧食和疫情的問題有問題我們可以一同想辦法。」
  「什麼事都可以商量。」

瑪卡司:「佳涅宛人的佳涅宛,新住民的殖民地。」

T:XD
  所以礦山法呢
V:那就坐下來談啊
T:你們那個私菸案解決了嗎
V:那如果XX黨再杯葛呢
  那就坐下來談啊
T:啊那個錢呢

V:尤里尤西斯只淡淡說了句
「遲早是要攤牌的。」

V:遲早要辱華何不現在就辱華

T:藻礁遲早要死的
  何不現在就給他死

V:有啊
  就是之前那個
  藻礁附身
  啊不是啦
  是苔蘚附身
  苔蘇變種

T:懾魂苔喔

V:對

T:春后的怒火

V:那個病的起因好像就是春潮

T:是

V:後來蔓延到你們這邊

T:好啦
  母國有沒有疾病問題
  可以送些疫苗回去
  買些糧食回來

V:賣疫苗換糧真是個好主意
  所以要進展了嗎XD

T:好


  【第十六幕】
  【進展階段】
  【處理議題:食物短缺】


V:這次有目標嗎
  真希望譚古成功

T:其實我常常覺得問題常常是一次好幾個都有進展
  而不是一次只有一個項目

V:我也覺得
  不過沒關係

T:Anyway這次應該是食物吧

V:他機制上就是這樣

T:Ok der
  Respect

V:咦
  我剛才看了什麼

T:我說我好喜歡賭骰子啊

V:XD
  [4, 4]
  要繼續嗎

T:要

V:[3, 6]
  17 了,繼續嗎

T:再來

V:[4, 3]
  24 了,繼續嗎

T:怕
  見好就收

V:好
  20 的話是不會太惡化了
  所以過程是如何的呢

T:應該就是委派艾瓦索羅還他前女友
  帶些疫苗回去以實巴替賣掉

V:原來如此
  真是用對人了

T:請總督也去好像也不錯
  宣揚一下殖民地的成果
  還有讓肯尼斯去給以實巴替伯爵長長面子
  幫忙穩定一下母國局勢

V:總督帶艾瓦索羅跟席爾薇
  「面子一定要做足。」──迅爪

T:也可以募資一下看有沒有新股東有興趣
  可以用大米入股
  發行債卷之類

V:債券很像艾瓦索羅會幹的事

T:總之換糧食回來
  至少度過疫情期間難以耕種拓墾的缺額
  疫情真正平息就能自給自足了

V:難以耕種拓墾的缺額這份看來是達成了
  真的
  兩個都還差一點點
  光明的未來就在眼前

T:但也只剩兩次進展

V:但一旦破缸
  就又分裂了 QQ

T:哭哭

V:快到結尾也愈來愈緊張
  明天再繼續好了

T:好喔

V:GM 自己竟然也緊張起來

T:因為你是governor
  不是gm
  一榮俱榮

V:4
  因為 governor 也沒有控制權
  控制權都仰賴骰子
  我只是扮演出殖民地的情況

T:哈哈
  很好笑
  沒有人有敘事權
  只能看結果補述

V:還滿新穎的體驗

T:真的

V:桀桀
  下一個場景也是個人場景


  【第十七幕】
  【個人場景:週歲】


V:法西弗的兒子滿週歲,邀請朋友來家裡
  索拉在家宴請你們
  感覺應該是以前村子的朋友
  不過以前的朋友們現在都是殖民地的重要骨幹
  不確定你之前有沒有來過索拉家,索拉家有一半是書房跟工作坊
  也是有魔法恆溫

T:普通熟?

V:還有幻想曲那種自動掃地掃把

T:XD

V:大家吃吃喝喝看小孩
  一大桌菜都是索拉一個人完成的
  當然有借助魔法的力量

T:聽起來不會太好吃

V:應該還不錯啦
  可能火是魔法
  舒肥那種
  魔法定時
  閒聊之間談到農娜
  一時氣氛有點尬尷

T:她不是回來了?

V:她跟法芙蓉一起
  參加法芙蓉騎士團
  話說法芙蓉有被特赦了嗎

T:有嗎

V:要看你
  可能是還沒

T:好像沒有做什麼可以被特赦的事情

V:他們在疫情期間有掃蕩殭屍
  也有提供農娜的研究結果
  就看官方要不要把 credit 給他們

T:喔喔
  對齁
  我忘了
  好
  那就特赦吧

V:太酷了
  那倒帶一下
  閒聊之間談到農娜
  大家的目光看著農娜,農娜顯然不習慣成為大家的焦點

蕾蕾塔趕忙打圓場:
「別這樣,我們要感謝農娜對解藥的貢獻。」

V:經歷過這一切
  蕾蕾塔好像也走出喪父的陰影

V:法芙蓉跟大家講述他們 outcast 期間的各種故事

法西弗靠近你:「執政官,你還好嗎?」
「我注意到你跟我姊之間,好像有點微妙?」法西弗笑著說

T:譚古大驚失色

譚古:「有這樣的事?」

法西弗:「你們之前發生過什麼事嗎?」

譚古搔頭:「什麼事……」
  「應該沒有什麼特別的。」
  「約定婚約之類的算嗎?」
  「當然,是如果能順利解決殖民地的各種難題之後。」

法西弗說:「光明的未來就在我們眼前了。」

譚古搖頭:「我是悲觀主義者。」

法西弗:「我看索拉每天在工作室埋頭苦幹。」
  「那些數學的事我是不太懂。」
  「我衷心希望殖民地能成功。」
  「這樣就有人可以收服我姊了。」
法西弗笑了笑

譚古:「我也希望,但就是因為我對未來時常抱持恐懼,才有辦法戮力以赴。」

V:不知道索拉兒子叫什麼

法西弗:「自從生了小孩,我更常感到如此。」
「我無法想像若是失去孩子,我有沒有辦法能承受。」

譚古:「創造一個讓小鬼能夠放心在外面亂跑的國度,就是我們這些人的責任了。」

法西弗:「下一任總督的選舉,你有什麼想法嗎?」

V:目前殖民地總督的位置是公會和地方議會代表選舉出來

譚古:「選出誰就誰當囉。」

V:現在採取的是綠海那種類似城邦的民主制度
  法西弗擔憂普羅大眾的治理不能長治久安
  想要建立新的統治階級,或封建制度
  問你的看法

譚古:「很好啊。」
  「這種各方派系互相箝制的制度適合守成。」
  「我們還在草創,離守成可能還有一大段路要走。」
  「更有效率的制度對殖民地會比較方便。」

V:嗯嗯嗯
  所以想要更加集權一點對嗎

T:我以為是卸任之後的下一任
  不過都好啊

V:現在就要佈局了

T:原來如此

V:如果要走向集權
  就要互相通婚
  讓家族的人馬擔當幹部
  投票也是自己家族在投的
  實在是不禁讓人想起尤里尤那斯上次說的一席話

T:那得有人生很多才行

V:XD

「你也快點生孩子吧。」法西弗笑說

V:幕終
  下一幕,換玩家


  【第十八幕】
  【個人場景:殖民地的未來】


T:那就只好
  生孩子

V:要生之前要先結婚
  真的要生嗎

T:沒啦
  下一任誰比較適合

V:如果你們要原班人馬執政的話就是要繼續選蕾蕾塔
  然後彼此通婚
  一些職位會先讓原班人馬的家人擔當

T:但蕾蕾塔其實就是個神主牌

V:是啊

T:其實一開始她會當也蠻神奇
  不知道是什麼理由

V:因為各派系都不想讓彼此的頭上位
  也許也可以選一個尤里尤納斯
  就有點像李登輝當年能上位的原因

T:嗯嗯

V:但不同處在於蕾蕾塔沒有太大的野心
  但她有錢
  雖然無法有錢到十歲以下國家養
  還是有些資源可用

T:其實這也蠻有趣XD
  D&D裡面
  應該沒有人比冒險者有錢
  再怎麼豪商
  可能都比不上去打一條龍的報酬
  真是莫名的經濟

V:你說的沒錯
  除非
  你是冒險者豪商XD

T:四版五版好像有把數字整個拉下來

V:還有一點可以思考的是,蕾蕾塔是誰的神主牌

T:一定是俾斯米爾的

V:不是艾瓦索羅嗎
  感覺真正有實權的是艾瓦索羅、潔妮跟席爾薇這些

T:啊不就全都
  黃金之翼騎士團的人

V:對
  其實殖民地應該會變成

T:merchant republic

V:我也這麼覺得

T:挺好的
  但可能要有很重要的資源可賣
  掌握重要的商道
  有什麼利可圖

V:另一個勢力是火星之子
  我說的不是教廷這些人
  是從火星之子獨立出來到這邊
  法西弗、索拉、法芙蓉、譚古都是
  你們還挖了本來騎士團的牆角
  如果黃金之翼騎士團的方向發展,會走向雅典那種商人城邦路線
  如果走向火星之子的方向,會靠向斯巴達?

T:但在這大內陸
  鳥不生蛋

V:這就是接下來要思考的事了
  也許跟大地精汗國貿易
  有類似絲路之類的

T:嗯

V:其實還有很大一部份人口是原住民
  但原住民的族群比較多且分散
  各自都有自己的傳統
  到殖民地也是各個部落自己管自己

T:看來應該要做的是一體化

V:而且現在殖民地大家和樂融融
  是因為譚古之前讓大家覺得未來有一些被許諾的事會發生
  用疫情的藉口呼嚨過去
  不確定疫情過後大家是否會接受現狀

T:怕
  總之比起那些
  總是要先處理疫情

V:的確是
  那你接下來要怎麼處理

T:有了解藥和疫苗
  應該就只剩下時間問題?
  這段時間就嚴格執行防疫的隔離和經濟活動規制
  不讓疫情有機會因為人民放鬆又捲土重來
  像日本這樣第五波第六波我會受不了

V:好
  那開始進展囉?

T:好


  【第十九幕】
  【進展階段】
  【處理議題:疾病】


V:6,6=12
  目前總共 32
  繼續嗎

T:不是38嗎
  要

V:對對
  我看錯了

V:+9
  感人

T:疫情終結了嗎

V:疫情結束了

T:有沒有破獲爆發地武漢市場
  還有武漢實驗室

V:搞不好真的有
  在春潮某個不可名狀的基地
  找到一個奪心魔
  在散佈病毒
  不過這時他還不是用鳥嘴造型
  應該是全身黑袍
  頭戴一個異教面具

T:鳥嘴他活這麼久了喔

V:邪眼召喚的前一次出來作亂是五百年前
  也就是差不多是現在
  AR2xx

T:嗯嗯

V:不過感覺文藝復興時代再度出來作亂才是鳥嘴造型
  邪眼召喚是第三屆
  不,可能是第二屆的 after party

T:原來如此
  現在應該是帶著鹿角和木頭面具

V:好欸XD


T:文藝復興
  嚴格講來860應該也差不多是文藝復興的年代
  14-17世紀
  濱海17,內陸15-16
  黑死病出來搞一次
  邪眼召喚是餘韻

V:合理
  譚古會是怎麼查到的
  親自帶隊殺進去嗎
  還是這是蓋索他們查到的

T:也可能是控制失效
  鳥嘴擺在殖民地內的棋子
  因為隔離政策難以取得進展,沒辦法得到新藥劑的支援繼續擴大疫情,殖民地的追查又快要查到自己頭上
  鳥嘴又沒有要救他的意思
  他就叛變了

V:還不錯

T:以供出背後的鳥嘴作為交換,換自己的小命

V:感覺鳥嘴要取走他的大腦
  可以叫銀龍去強迫他退出
  銀龍總是要做點什麼

T:銀龍去嚇跑鳥嘴

V:疫情終於終結
  短期間瘟神不再有威脅了

T:真是可喜可賀

V:只要安全守成
  譚古就可以 happy ending 了

T:以遊戲來講
  我應該放棄最後的progression
  反正我已經有三個health mark

V:是
  但沒辦法XD

T:人生

V:還是有爆掉的可能

T:沒辦法

V:接下來的場景是
  葬禮


  【第二十幕】
  【對抗階段:喪禮】


V:迅爪在對抗瘟神的戰役中英勇戰死
  綠羽主持他的葬禮
  許多部落都前來致敬
  譚古也參與這場葬禮

渥夫說:「迅爪過世後,各部族失去一個強而有力的領導。」
「就在這個當下,各部落已經在隱隱較勁了。」

譚古嗤之以鼻:「強而有力的領導?是要打仗嗎?」

「打仗是以往的做法,在殖民地,能這樣做嗎?」渥夫問
「也可以聯姻。不確定你們是怎麼做的。」

伊格尼:「人類也是差不多會打仗啦,談不好的話。」

T:叫歐曼卡約恩出來如何

V:如果你找歐曼卡約恩的話
  不確定他會怎麼反應欸

T:嗯
  感覺他有可能能壓服各部落

V:他有很 barbaric 嗎

T:曾經
  但他現在是殘廢

V:好

歐曼卡約恩說:「我現在已經殘了。」
「如果我沒殘,我也會用武力向大家證明我是最有資格的領導者。」
「據我所知,你們不容許這麼做。」
「這問題要照你們規矩的話太難辦了,你找別人吧。」

譚古:「話說回來,各部落也不應該再有一個代表人物。」
「部落民和居住民都是殖民地的人,都是總督的子民。」

T:藉這機會就不要再有部落民的大頭人了

V:的確也可以
  歐曼卡約恩不置可否

T:那就這樣吧

V:那你要跟各部落宣達嗎

綠羽說:「就用這機會讓各部落向總督獻上禮物,認可總督為名義上的大頭目。」

T:宣啊

譚古:「這樣甚好。」
「以後就讓部落的向心力集中在總督身上吧。」

綠羽:「如果有人不服,就讓他跟總督代理人決鬥。」

「如果有人不服,就由我來吧。」山姆說
「我會以德服人。」

V:那就
  最後一個進展?

T:好


  【第二十一幕】
  【進展階段】
  【處理議題:食物】


V:最後一個進展應該是食物才對
  4+5=9
  現在收手就安全下莊了

T:太好了

V:不知道譚古是做了什麼事

V:可能是叫各部落獻上獵物
  不服的人就被打趴

T:應該是加速對降伏的大地精汗國的控制
  取得大片牧草地
  大群牛羊

V:嗯嗯
  真是太好了

T:真是可喜可賀


  【終幕】


V:譚古聲勢如日中天
  現在我們要各自簡述一下現狀
  我要講一下殖民地現狀
  殖民地的問題被譚古解決了大半
  不但終結了疫情、渡過了糧食危機
  還利用此機會統合殖民地各派系
  殖民地欣欣向榮

V:對於救世主:如果凱利在穩定至少三個健康指標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即至少 20 分),那麼人們將傾向於將火星殖民地內任何揮之不去的問題歸咎於其他領導人。救主在描述凱利的最終快照時還應該考慮人們對凱利的欽佩程度。

V:現在你要講一下,譚古任期結束後的狀況

T:哪方面的狀況

V:就是他的聲望,是否受人愛戴
  之類
  應該是
  滿好的

T:譚古大部分的心力感覺都花在派系鬥爭上
  每間事情到最後都是在鬥爭

V:真的XD

T:譚古畢竟那副德性,一開始看好的人應該不太多
  能做到這種地步真是
  大驚失色
  但也是因為他比較沒有舊勢力包袱

V:夾縫中求生存
  如履薄冰

T:才能幹一些正常出身的人做不了的事
  背後能稱作盟友的大概只有艾瓦索羅
  就算所屬的雪崩騎士團也是大家等著看笑話
  果然是令人
  大驚失色

V:而且到後來他們也想加入你

T:他們大概是犬儒嗎
  覺得自己只是被發配邊疆來幹這些爛差
  瞧不起認真的人
  偶爾還要troll一下

V:有可能

T:做做對
  沙包

V:沒有一百分就是零分
  沒想到是 happy ending
  我以為最後會爆掉
  真是
  可喜可賀
  看要不要把殖民地取名為
  羅帝倫XD

T:應該取個別的名字
  還在羅帝倫邊疆而已
  可能是烏克蘭

V:嗯嗯
  要看看地圖
  後來這地區叫什麼名字
I am mean and mean is me.
回覆文章

回到「Chronica Terra Ravia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