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AY]之五

版主: BlackWolf

回覆文章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070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PLAY]之五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10年 2月 7日, 23:44

   ****************************
   *                          *
   *   Call of the Evil Eyes  *
   *                          *
   *     邪    眼    召    喚     *
   *                          *
   *        Part Five         *
   *            5             *
   *                          *
   ****************************



       GM:         Blackwolf
       柯洛特:           Danath
       帕斯卡:             loio
       愛德溫:        Tropicalo
       瑪希米蓮:            Zeel
       諾里安:               辛律





  *    *    *    *    *    *    *  





  眾人往半身人聚落的方向移動,莉莉安與諾里安領著眾人沿著郊外的祕徑前
進,一路上並沒有碰上什麼危險。

  走著,莉莉安忽地發出了一聲驚叫。瑪希米蓮搶上前去,很快便發現了她吃
驚的原因:只見前方不遠處,一個小小的聚落已成了焦土,小小的房舍正自燃燒
著,許多小小的身軀已被燒成焦炭,七橫八豎地散落於聚落之間。

  「怎麼會……」克里蓋爾臉色慘白,和眾人立刻開始尋找生還者。不久,一
名督伊德大喊:「這裡有生還者!」

  眾人趕過去,莉莉安看了看那人,說道:「這是梅狄爾,長老的兒子……」
瑪希米蓮與督伊德手忙腳亂地為他治療,只見他身上滿是抓傷以及啃咬的傷口。

  「爪傷和咬傷嗎……」瑪希米蓮看向梅狄爾,「攻擊你們的是不是犬魔?」

  諾里安嘆了口氣,他已看到附近幾句殘缺的遺體:「是犬魔嗎……」

  「犬魔?那些怪物叫做犬魔嗎……咳咳……」那半身人艱難地喘著氣回答,
「咳、咳……山丘跑者在上,幸好他們吃飽了……我母親呢?她還活著嗎……」

  瑪希米蓮:「莉莉安,妳認識他的母親嗎?」

  「他媽媽就是丹瑟莉長老。」莉莉安回答道,「梅狄爾,很抱歉,我們沒
看到她。」

  帕斯卡看了看焦土村落:「我覺得還有人活著的可能性有點低……」

  半身人梅狄爾掙扎著爬起來,望了望四周:「天啊……發生了什麼事……」
話才說完,又吐了一大口血。

  瑪希米蓮:「你不要亂動,我們只有穩定住你的傷勢而已。」梅狄爾沒有回
答,只是默默地流下淚水。

  愛德溫見數名督伊德與聖騎士都忙著給梅狄爾最妥善的照料,自己也樂得輕
鬆,便看向蓓,問道:「你剛剛在東張西望什麼?」

  蓓嘆了口氣:「他們知道我來找你們,因此提前攻擊了半身人聚落……那些
犬魔吃了屍體之後,變得更加強大了。」

  愛德溫看著梅狄爾,說道:「我想這應該不是哀傷或怨天尤人的時候。接下
來呢?」

  「你們說的沒錯,再拖下去只會讓牠們更加強大。」蓓點頭。

  「半身人被搶先一步滅了,接下來我也不期待能有什麼盟友了」帕斯卡嘆了
口氣。

  愛德溫聳肩說:「反正我們也習慣沒有盟友了。」

  瑪希米蓮聞言,看了愛德溫一眼:「這句話聽起來真是沒有氣勢。永恆者就
是我們的盟友,要相信遍在之眼會看顧我們才是。」聖騎士起身,高聲說道:「
我們趕快回去,將聖堂裡的不潔之物除去!然後再來找城主好好的計較這筆帳!」

  愛德溫冷笑一聲,沒有回答。神林會治療了梅狄爾身上的傷痛,卻無法解除
他心裡的打擊。眾人將梅狄爾一人留在半身人的聚落,便往城裡前進。

  *GM:話說你們要怎麼進城
  *愛德溫:帕斯卡大大一定沒有隱形
  *帕斯卡:當然沒有
  *瑪希米蓮:從剛剛出來的地方進去?
  *GM:科科
  *愛德溫:沒什麼好說的當然就殺進去
  *愛德溫:1.大門
  *愛德溫:2.出來的地方
  *瑪希米蓮:2
  *愛德溫:3.聲東擊西
  *瑪希米蓮:ㄟ,第三點好像很有趣
  *愛德溫:叫樂團去硬衝城門
  *帕斯卡:叫樂團攻城貌似不錯
  *瑪希米蓮:樂團在大門陽動,然後我們從側面殺回去
  *愛德溫:或者是我們就認份點集中火力一起衝
  *愛德溫:都擠?
  *瑪希米蓮:陽動作戰或是硬衝
  *瑪希米蓮:瑪希投硬衝一票
  *柯洛特:聲東擊西不錯
  *諾里安:聲東擊西一票
  *帕斯卡:聲東擊西一票
  *瑪希米蓮:看來聲東擊西佔多數,那就趕快動手吧 xd
  *GM:你們要讓多少神林會成員進行聲東擊西作戰?
  *GM:4名6級遊俠、6名4級德魯伊
  *帕斯卡:那就跟樂團如此此這般這般
  *愛德溫:那要看他們得花多少人才有辦法製造混亂
  *瑪希米蓮:金屬德魯伊全員陽動,只留下莉莉安陪我們? XD
  *帕斯卡:我們把不能補血的全部投入城門好了A_A
  *柯洛特:聽起來就像是雜兵丟出去老兵留下來XP
  *GM:克里蓋爾再見~
  *帕斯卡:還是他們其實已經為了補我們乾掉了XD

  克里蓋爾聽了眾人的潛入計畫,連連點頭:「這種作戰方式是我們的長處,
交給我們。」

  「麻煩你們了。」愛德溫點頭道。

  諾里安用力握了握克里蓋爾的手:「請多加小心!」瑪希米蓮等也紛紛招呼
了幾聲。

  眾人接近諾里安先前以法術造出的缺口,伏在草叢中窺視,果見缺口處有三
隻犬魔,並且還有一隻黑身長頸的二足蜥蜴在那裡。

  遊俠們悄悄地接近,接著一陣箭雨射去,然後克里蓋爾便領著遊俠們往遠處
跑去,那蜥蜴怪叫了幾聲,領著犬魔便往遊俠逃走的方向狂奔而去。

  諾里安在腦中搜索著知識,根據牠黑色膚色與紅色眼睛,多半是屬於下層界
的生物。帕斯卡更看出那蜥蜴乃是地獄掠食者,是一種奔跑速度極快的狩獵者。

  *瑪希米蓮:帕斯卡如果講出來,聖騎士就得救人了……
  *愛德溫:開口沒人了否
  *GM:沒人了

  「克里蓋爾成功了!快衝吧!」愛德溫叫道。帕斯卡心中閃過那些遊俠可能
的結局,正想說話,但又想到瑪希米蓮若知道這蜥蜴的來頭,肯定不願犧牲那些
遊俠,但這卻有只會誤了大事。帕斯卡咬了咬牙,附和叫道:「快衝!能衝多快
就衝多快!」

  眾人也不多說,快速衝入破口,成功進城。莉莉安回顧遊俠與蜥蜴消失的方
向,喃喃地說道:「希望克里蓋爾他們平安才好。」

  瑪希米蓮叫道:「快,我們往聖堂前進。」

  *GM:你們打算光明正大奔去還是潛行過去
  *瑪希米蓮:這種時候的話,瑪希會光明正大的衝過去
  *柯洛特:光明正大衝過去
  *諾里安:感覺我們好像很難潛行的樣子
  *柯洛特:是阿
  *柯洛特:我知道了,我用盾牌偽裝我只是蚌殼來潛行好了(打飛)
  *GM:好

  *愛德溫:當然這次要換德魯伊們犧牲了
  *愛德溫:反正帕斯卡和諾里安都知道路
  *愛德溫:我們找小巷去
  *愛德溫:最好是有後門從後門進去
  *帕斯卡:科科
  *瑪希米蓮:光明正大的從小巷過去
  *諾里安:光明正大的避開敵人(挺)
  *愛德溫:yesyes

  *GM:啊
  *GM:我本來都準備壯烈犧牲的場景了XD
  *GM:很好很好
  *帕斯卡:沒關係我們還是可以聽到慘叫

  眾人也不多說,快速衝入破口,成功進城。莉莉安回顧遊俠與蜥蜴消失的方
  諾里安與帕斯卡指了路線,眾人閃入小巷,往滅影者聖堂的方向趕去。忽然
之間,什麼東西猛然從天而降,不知從哪裡跳到眾人面前。

  那是另一隻地獄掠食者。

  「……在巷子裡我們是逃不過牠的追殺的。」莉莉安咬了咬牙,「我們會阻
止他,諾里安,你們去吧。」

  「這……」諾里安遲疑著,他絕不願留下妹妹於危險之中。

  瑪希米蓮也叫道:「莉莉安小姐!」聖騎士更是抽出長劍便想上前助戰。

  「快走吧!」愛德溫見狀,忙拉住諾里安,又對柯洛特點頭,戰士會意,上
前把瑪希米蓮給拉開:「沒時間考慮了,諾里安。」

  諾里安用力咬了咬牙:「好吧……莉莉安你小心點!」

  督伊德們也沒有回答,那全身刺青、赤裸上身的德魯伊大喊著,丟出法術攻
擊掠食者:「以天空、大地、海洋的意志!」

  眾人聽著後方法術與嘶吼的聲音不住傳來,也只能硬著頭皮不去多想,繼續
往滅影者聖堂的方向趕去。好不容易到了聖堂的後方,瑪希米蓮正在尋找入口,
街道卻忽然安靜了下來。

  只見蓓抬起頭,看向尼布格靈汀城中央的高塔。

  「你們先進去吧。」蓓說。

  「你又要幹嘛了?」愛德溫張目望去,只見那裡似乎站著一個人影。愛德溫
揚了揚眉毛,「喔!你去忙吧。」

  「祝你們好運。」蓓看了眾人一眼,便即離開。

  眾人沒有找到後門,愛德溫嘆了口氣,站到了一扇美麗的五彩落地窗前。他
昨日與瑪希米蓮拜訪聖堂時,從內部看過這扇窗,正午時分,光影投射到地上,
是寧靜與聖潔兼具的設計。

  愛德溫:「砸了這裡進去吧?除非你們怕褻瀆了永恆者。」

  「卡法在上,請原諒我們。」瑪希米蓮微一遲疑,握著聖徽便開始禱告。柯
洛特二話不說,便以盾牌砸爛了玻璃,領頭闖入聖堂。

  *GM:
  * abcdefghijklmnop
  *1██████破破破破██████
  *2████        ████
  *3██            ██
  *4██            ██
  *5█              █
  *6█              █
  *7門     炎炎炎炎     門
  *8門 OO  炎黑黑炎     門
  *9門 OO  炎黑黑炎     門
  *0門     炎炎炎炎     門
  *11█              █
  *12█              █
  *13██            ██
  *14██            ██
  *15████        ████
  *16██████大門大門██████

  只見原本光明的禮拜堂中間那股永恆之火,如今卻成了黑暗的祭壇。柯洛特
在那團黑火之間,看到了許多人形,竟是成為祭品的滅影者聖堂神職人員。

  「不好……看來這是來晚一步了……」柯洛特瞪大眼睛說。

  愛德溫見到黑色的鮮血凝結在祭壇與聖像之上,永恆之火變成巨大的黑色火
焰,深幽黑暗得直入看不見的淵藪。他倒抽了一口涼氣,接著眼光一掃,便在一
邊的門旁看到了那拖著長尾巴的骷髏型惡魔走了出來。

  「歡迎來到通往地獄之門。」骨魔桀桀地笑著。

  柯洛特:「你就是那個……躲在領主背後的傢伙是吧……」

  「受死吧。」骨魔回答。

  瑪希米蓮高聲喝道:「褻瀆者!今天就是你滾回老家的時候了!」

  *GM:大家丟init
  *GM:給位置
  *愛德溫:10
  *愛德溫:h3
  *瑪希米蓮:init = 13,H2
  *帕斯卡:init=11
  *諾里安:INIT=12
  *諾里安:i2
  *柯洛特:16+2=18位置G3

  「我先上了。」柯洛特也不回頭,對身後的夥伴交待了一句,便一個翻身縱
躍,往骨魔衝刺過去!

  *GM:柯洛特丟will save
  *瑪希米蓮:oh no
  *諾里安:爽
  *柯洛特:....方了...
  *帕斯卡:Q.Q
  *瑪希米蓮:你這個遜咖蚌殼…
  *諾里安:你....是誰派來的
  *瑪希米蓮:骨魔派來的!
  *帕斯卡:一定是不忍心毆打同為鈣質的同伴
  *愛德溫:沒關係讓柯洛特當沙包!

  但見戰士人在空中,卻忽給一陣恐懼靈氣包圍,不禁嚇傻了。他落地之後,
竟然連盾牌都無法出手。但骨魔卻是絲毫沒有憐憫心可言,他那帶刺的長尾巴竄
出,刺入柯洛特的身體

  *GM:受了7點傷害
  *GM:然後丟fort save
  *瑪希米蓮:慘
  *柯洛特:11+8=19
  *GM:你感到一陣虛弱
  *GM:力量-5
  *柯洛特:慘!

  瑪希米蓮本要與柯洛特一起衝出,眼見如此情景,不禁停下了腳步,帕斯卡
與愛德溫則趁瑪希米蓮這一遲疑,各自給聖騎士施放了牛力術以及虔誠護盾。

  諾里安見狀,則召喚了獨角獸出現在戰場之中。

  *GM:好機歪喔,獨角獸有restoration
  *諾里安:獨角獸內建反邪惡法陣

  瑪希米蓮衝上前去,只覺同樣的恐懼靈氣襲來,但聖騎士手一揮,便即驅散
了心中的恐懼。她接著一劍揮出,準確地砍中骨魔。

  *GM:瑪希的武器什麼屬性
  *瑪希米蓮:沒有屬性 QQ

  瑪希米蓮長劍叮的一聲,竟被骨魔的硬皮給彈開。瑪希米蓮目瞪口呆,骨魔
卻發出了駭人的笑聲:「呵呵!聖騎士。下地獄吧!」接著尾巴刺出,被瑪希米
蓮閃開,但隨後的兩爪終究是避不開了。

  *瑪希米蓮:竟是有DR,完了完了
  *愛德溫:我們跑吧~
  *諾里安:我們有辦法打穿DR嗎?
  *GM:愛德溫知道要good屬性才打得穿
  *帕斯卡:瑪希沒記bless weapon?
  *瑪希米蓮:我沒有聖法術欄位 orz
  *瑪希米蓮:我可以拿聖水潑武器嗎…
  *帕斯卡:愛德溫,我的頭又痛了
  *愛德溫:我當然不會記bless weapon
  *諾里安:我相信大家的頭都很痛

  柯洛特早已躲到一邊發抖,雖在瑪希米蓮的鼓舞之下回復了心神,但仍是心
有餘忌。

  *瑪希米蓮:GM大大,可以用英雄點換取聖水淋武器視同Good嗎 QQ
  *GM:好
  *GM:你可以試試
  *GM:就跟你說平日要多禱告
  *瑪希米蓮:我天天都有禱告…QQ
  *帕斯卡:光禱告不拿職業等級也是不行的啊Q.Q

  諾里安怒吼一聲,變身成為棕熊,移上前去協助瑪希米蓮,而帕斯卡則給自
己施展了高等法師護甲。

  瑪希米蓮怒斥一聲,又是一劍砍向骨魔,骨屑紛飛,但牠卻兀自笑著說道:
「沒用的沒用的!」

  「Eye of Omnipresence!」愛德溫後退一步,開始吟唱咒文,
  「I cast you out Evilborne!」
  「 Cast out die evil being with thy almighty restless fire of heaven!」

  *愛德溫:Cure Critical Wounds 轉Dismissal 打骨魔
  *GM:will 16
  *GM:有過嗎
  *愛德溫:DC=28
  *GM:XD
  *愛德溫:-怪物的HD
  *GM:HD=8
  *瑪希米蓮:竟是被逐退 XD
  *柯洛特:!!!
  *諾里安:帥啊!!!
  *帕斯卡:感謝蚌殼為我們爭取的時間

  愛德溫手一揮,骨魔腳下登時出現轉著刺眼光芒的伏妖法陣,「呃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骨魔尖叫著,發出駭人的痛苦喊聲,渾身被光芒籠
罩,那喊聲最後卻變成笑聲……

  骨魔逐漸淡去的身影狂笑著:「哈哈哈哈哈……我會在地獄等著你們的。」

  棕熊大吼一聲,柯洛特也興奮跑向愛德溫,拍了拍牧師的肩膀。牧師卻只是
轉頭看向破碎的玻璃窗外的天空。

  「遍在之眼仍然看著……嗎?」愛德溫嘆了口氣,窗外的天空依然灰暗。

  帕斯卡抹去額頭的汗道:「呼~還好成功逐退。」

  「愛德溫,幹得太好了!」瑪希米蓮叫道,接著拿出聖水,將聖水打開,灑
入祭壇。

  只見聖火遇上了邪火,發出白色的光芒,接著彷彿給黑色的火焰燃燒殆盡,
消失無蹤。

  瑪希米蓮苦惱地說:「糟糕,看來單憑聖水沒辦法淨化這褻瀆的存在……」

  帕斯卡看著依然旺盛的黑色火焰說:「現在問題是這個要怎麼辦……」

  愛德溫走上前來,簡略地檢查那股黑火。

  *愛德溫:religion 19+6=25
  *愛德溫:spellcraft 14+14=28
  *帕斯卡:spellcraft 13+21=34
  *GM:愛德溫你知道這種瀆神儀式
  *GM:會讓邪神在這裡的勢力大大增長
  *GM:甚至可以開啟通往下界的大門
  *愛德溫:嚴肅:「這需要純潔的心靈才能熄滅....」(看向瑪希)
  *諾里安:純潔的心靈?拿獨角獸測試瑪希就知道了XD
  *愛德溫:逆行的方法?
  *GM:需要用很多正能量中和
  *GM:從天界引導正向的力量平衡這負面的能量
  *愛德溫:獨角獸來來channel正能量~咦獨角獸咧?

  愛德溫嘆了口氣,諾里安則走了過來:「我可以用法術破壞祭壇的石材。不
過再這麼強大的邪力下,我不感保證法術的效果。」

  帕斯卡:「可是你要怎麼碰,被那黑火燒到怎麼想都不會有好事?」

  諾里安聳肩說:「這個法術好處就是不必直接觸碰目標,不過問題就像我剛
才說的……另外我今天只能再招喚一次像獨角獸這樣的強大生物了……」

  「唉……我實在不喜歡做沒有意義的事情。」愛德溫嘆了口氣,開始對著邪
火導引正能量。

  *GM:愛德溫丟超渡xd
  *愛德溫:turning check 13+2=15
  *GM:可以turn幾個HD的生物?
  *愛德溫:9

  帕斯卡見到愛德溫的雙手發出劇烈的光芒,不禁瞇起眼睛道:「引導正能量
嗎?要是我也會你們這些神眷者的招式就可以派上用場了。」

  瑪希米蓮對祭壇之事幫不太上忙,於是便四處去尋找任何可能有助於破解這
邪法的物品或線索。她打開門,卻見到……

  *GM:
  * abcdefghijkl
  *1████████████
  *2梯      █   █
  *3梯      █   █
  *4█      █   █
  *5█████  █門███
  *6門   門  I  H 
  *7門   門   奧   
  *8門   █   C   
  *9門   █  I  H 
  *0█   █  █門███
  *11█   █  █   █
  *12█   █  █   █
  *13█   █  █   █
  *14████████████

  瑪希米蓮一愣,認出中間的人正是先前見過的助祭奧西魯斯。聖騎士莉克舉
起長劍:「奧西魯斯!」

  奧西魯斯絲毫不理會瑪希米蓮,只是專注地看著愛德溫導引能量。

  瑪希米蓮看奧西魯斯沒有反應,眼神一掃,看到奧西魯斯身旁的地獄犬與三
名黑袍、作牧師打扮之人,卻只有奧西魯斯一人穿著引光者的白袍,不禁怒氣勃
發。

  *瑪希米蓮:叛徒確定
  *帕斯卡:aggro確定

  諾里安等人聽到瑪希米蓮的喊叫聲,紛紛趕來,看到奧西魯斯的神祕組合,
不禁猶豫了起來:「這邊是怎麼回事?」

  正在此時,祭壇光明大作!自愛德溫手中放出的柔和光芒壓制了黑色火焰,
黑火逐漸萎縮、蜷曲,眼看就要熄滅……

  「好耶!卡法在上!」帕斯卡高聲叫好,那股白光卻忽地嗤的一聲消失了,
「……咦?」

  黑色火焰再次燃燒起來,勢頭較原先更為旺盛。奧西魯斯見狀,不禁搖了搖
頭:「可惜呀。」

  「但是仍是很好的嘗試,」奧西魯斯拍了拍手,「差一點就成功了。再試一
次說不定會成功呢。」

  「這家伙……就是他讓聖堂被滲透的嗎?」諾里安問道。

  柯洛特一愣:「所以滅影者才會都沒什麼動作就是這個原因嗎?」

  瑪希米蓮揮了揮劍,堅定地說:「科洛特,保護愛德溫和帕斯卡,這些傢伙
由我來對付!」

  柯洛特嗯了一聲,卻不知道瑪希米蓮打算怎麼做。眼見衝突一觸即發,奧西
魯斯卻一派輕鬆地揮手說道:「用不著那麼激動,我是罪之主的薔薇使者,滲透
是我的本份,我做這事是很合理的。再來,我也沒有打算和你們起衝突。」

  奧西魯斯笑著說道:「我們的目的已經達成了,而且看來你們也無法解開這
火焰……」

  愛德溫聞言,看了奧西魯斯一眼,又踏上一步,再次開始導引正能量:
  「Distinguish die unnatural force of Hells and Abyss」
  「with thy unbeatable Light He the Eternity.」

  *愛德溫:再試一次
  *愛德溫:turning check 20+2=22, HD=12
  *GM:哇!
  *柯洛特:!!!

  隨著愛德溫的禱語音量加大,牧師渾身發出白色的光芒,導引出了更為強大
的能量,眨眼之間,黑色火焰便被熄滅。

  瑪希米蓮看了熄滅的黑火一眼,揚揚眉毛說道:「不要輕視永恆者的權能,
它是不會坐視自己的權柄遭到玷污的!遍照之眼永遠監視著邪惡,就如同引光者
將會永遠對抗你們黑薔薇一般!看吧!永恆者的大能便在這一刻展現了!」瑪希
米蓮長劍一揮,指向愛德溫。

  奧西魯斯歪歪頭,臉色一變:「……看來是我太小看你了呢。」

  帕斯卡看了看發光的愛德溫,掩住嘴巴忍笑轉頭對奧西魯斯說道:「你剛才
說什麼?噗噗……」

  「說大話看來也是薔薇使者的天職呢,真是盡業。」柯洛特大笑。

  愛德溫攤了攤手:「我不太喜歡做沒有意義的事情。」

  奧西魯斯抿抿嘴,摸著下巴,看起來很挫敗:「沒想到尼布格靈汀有這麼厲
害的人在,是我的失算。」

  「所以……你還打算阻擋我們嗎?」諾里安舉起長矛,指向奧西魯斯。

  「我們已經花了很多時間調查過,確定沒有這種程度的神眷者才下手的;就
如同你說的,我也不喜歡做沒有意義的事。」奧西魯斯聳了聳肩,「我承認我的
失敗了,現在我們會和平地離去。」

  *愛德溫:sense motive 8+6=14
  *瑪希米蓮:sense motive 5 + 10 = 15

  「讓他們走吧,與其耗在這邊。不如把時間留給城主……還有莉莉安。」諾
里安說道。

  瑪希米蓮收起長劍:「很好,告訴我們城主到底在計畫些什麼,那麼這筆帳
我可以跟你留到以後再算。」

  *瑪希米蓮:交涉 = 12 + 11 = 23

  奧西魯斯說:「後頭的人計劃什麼跟我們無關,再說,我們也不過是在這次
的行動裡充當他利用的棋子而已。喔對了,他們好像叫他『夢中語者』吧。」

  瑪希米蓮:「這個夢中語者是城主本人,還是利用城主的人。」

  「夢中語者絕不會是城主本人。」奧西笑了起來,樣子看起來很天真善良。

  *瑪希米蓮:sense motive = 18

  柯洛特點頭:「我覺得城主應該也只是棋子而已。」但瑪希米蓮卻不滿足於
這個答案:「那夢中語者到底是什麼!我相信你應該知情才是吧。」

  *柯洛特:瑪希:「那夢中語者到底是什麼!」
       奧西魯斯:「你可以菇狗一下。」

  「你們黑薔薇怎麼可能什麼都不知道就投入這種大計畫。」帕斯卡見奧西魯
斯搖頭,立刻反駁道。愛德溫卻嘆了口氣:「嚴格想來,我們也什麼都不知道就
投入這大場面了。」

  奧西魯斯點點頭,看向愛德溫:「嗯,對,我就是想這麼說的。與其說我們
是黑薔薇,不如說我們比較像冒險者,就跟你們是類似的。」

  柯洛特捏了捏下巴:「你這麼一說,好像真的是這麼一回事。」

  愛德溫哼了一聲:「少跟我們套交情。」

  帕斯卡:「你覺得等我們說了之後再跟著說會比較有說服力嗎?」

  奧西魯斯笑了笑,聳聳肩:「我們可以走了吧?」

  眾人看向瑪希米蓮,聖騎士點頭道:「你就走吧。但我會找到你,然後解決
這筆帳的。」

  奧西魯斯走向大門,臨走前,回頭望向你們,「有機會的話,我們未來會在
類似的場合再見面的──我有預感。」

  眾人看著奧西魯斯離開,都不禁鬆了口氣。帕斯卡也把抓著捲軸的手從袖子
抽出來說道:「還好瑪希妳比平常冷靜,不然我就要被迫動粗了。」

  *GM:XD 帕斯卡GJ

  瑪希米蓮沒有理會法師,逕自將犧牲的滅影者從祭壇上搬下來,開始進行簡
單的祈禱。眾人在一旁看著瑪希米蓮完成手續,聖騎士這才抬起頭道:「我們沒
時間在這裡停留了。下一個目標,城主公館!謝斯或是萊奇里瑪,帶路!」

  帕斯卡嘆了口氣,又把抓著卷軸的手收回袖中:「是是是……」

  *GM:你們離開聖堂
  *GM:穿過小巷
  *GM:路上已經沒有地獄來的生物了
  *瑪希米蓮:如果逐退失敗,現在應該還在砍骨魔 XD
  *帕斯卡:謝愛德溫大大無私分享
  *愛德溫:早知道我就拿restoration去轉dismissal
  *諾里安:以後尼布格靈丁就要立愛德溫大大的雕像了

  忽地,一個身影從暗巷中轉了出來,是個作乞丐裝扮的人。

  「黑暗中,吾持燭與汝同行。」乞丐喃喃說著,竟是天界語。他說完解開兜
帽,竟是瑪希米蓮的聯絡人聖約翰‧杭德‧李契騰伯格。

  李契騰伯格朝愛德溫點了點頭,牧師則也以天界語回答:「有影便有光,有
光方有影。同路人您好。」

  *GM:忍者台詞XDDDDDDDDDDD

  「我的天啊,萬有之眼在上,你們還活著。」李契騰伯格說道,「我一直想
找機會告訴你們這件事,但是一直沒機會,你們驅逐了黑暗的走狗了嗎?」

  帕斯卡略帶嘲諷地說:「是啊,當我們在和骨魔還有黑薔薇激戰的時候,都
不知道哪裡還有朋友呢?」

  「黑薔薇的成員已經撤走,但幕後的主使還不知藏身何處。」瑪希米蓮說。

  李契騰伯格:「那你們知道領主被控制的真相嗎?」

  瑪希米蓮搖頭說道:「我們猜得到領主遭到控制,但不知是何人或是何物控
制了領主。」

  「這一切都是那所謂的夢中語者的陰謀,至於那個夢中語者,他的真面目就
是……」李契騰伯格話沒說完,瑪希米蓮忽覺臉上一陣溫熱,視線一片染紅,一
支箭竟從李契騰伯格的後腦對穿,他雙目直視,便這樣倒在地上,當場死去。

  瑪希米蓮驚叫道:「永恆者在上!李契!」她抬頭看向來箭的方向,卻在屋
頂上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持著弓,正是冷石。聖騎士咬牙道:「我現在開始後
悔當初沒有將妳就地正法了!蒂爾斯,上去將那傢伙拿下!」

  *GM:
  * abcdefghijklmnopq
  *1           ██████
  *2      ██████ ████
  *3    ███          
  *4    █        ████
  *5    ██ ██ █  冷███
  *6    ██ ████  ████
  *7    ██ ████ 柯████
  *8    █    ██帕瑪 ███
  *9    █     諾愛  ███
  *0    █ ███  ██ ███
  *11    █ ███ ███ ███
  *12   ██     ██   ██
  *13   ██ ██████ ████
  *14    █ ██████ ████
  *15   ██ ██████ ████
  *16  ██  ██████ ████
  *17  ██ ███████  ███
  *18  ██ ███████     
  *GM:屋高都是20ft

  瑪希米蓮尖叫著發號施令:「蒂爾斯和謝斯,把那傢伙從屋頂上弄下來!」

  但冷石只是冷笑一聲,隨即消失在屋頂之間。

  帕斯卡見狀,忙說道:「我看不到人沒辦法施法,你們誰想個辦法把她弄出
來!」

  柯洛特點頭:「我來吧。」

  諾里安在空中召喚了兩隻老鷹,但老鷹在空中盤旋,似乎看到了什麼,相當
不安,而愛德溫也給自己施展了聖域術。

  柯洛特此時仗著蛛行靴,跳上屋子的外牆,便往屋頂衝去。但忽地一把巨劍
從無中揮出,將柯洛特整個人給砍落地上,柯洛特吃了一劍,鮮血飛濺,又重重
摔在地上,顯然受傷不輕。

  眾人驚呼之中,看到樓上探出了一隻食人魔,正是諾里安遇見過的那傢伙。
而就在這陣混亂之中,巷弄之中也闖出了一名鼠人,趁帕斯卡不備以細劍偷襲,
但被帕斯卡的無形護盾給擋下。瑪希米蓮大吃一驚,但隨即回過神來,與鼠人在
狹小的巷弄之間綁手綁腳地交戰起來。

  諾里安高喊道:「小心,這家伙是個法師!」

  「不要停在原地不動,小心冷石的偷襲!」瑪希米蓮兩劍揮出,但一劍卻給
鼠人藉著地形給躲過。

  「這巷弄連手推車都推不進來吧?尼布格靈汀這城市是怎麼搞的?」愛德溫
大聲抱怨道。

  帕斯卡回道:「別抱怨了,要是走大路現在就不只這些了。」

  「那不是問題更大嗎?我們應該不是在貝彥吧?」愛德溫繼續抱怨道,接著
指向屋子,「帕斯卡!從屋子內上頂樓施法?」

  帕斯卡點頭道:「好好好,你們撐著點!」說著便跑向屋子,卻發現門是鎖
著的。

  *GM:鼠人一劍刺向你可惜只是徒然
  *GM:房門鎖的
  *GM:你要撞開還是敲開還是……?
  *愛德溫:跳窗XD
  *帕斯卡:有窗破窗XD
  *GM:好動作的法師xd
  *柯洛特:你真的是法師嗎XP

  *GM:你破窗進去,看到一對母女互相摟著,很害怕
  *愛德溫:「勇者辦案!」
  *柯洛特:這個好XP

  「我不是壞人!我上樓辦點事,不要開門,外面有大老鼠!」帕斯卡叫道,
接著迅速環顧四周,往頂樓跑去,卻沒有找到梯子。

  「自然之靈,萬物之力,蚊蟻蜂蠅,困我之敵!」諾里安吟唱起咒文,對食
人魔施展了飛蟲走獸,一堆蟲子出現在食人魔旁邊。接著又在諾里安的號令下,
兩隻老鷹持續搜索著食人魔,但其中一隻飛得太近,給食人魔一劍劈成兩半。

  *帕斯卡:有沒有人要巨大化跟ogre互毆的?
  *愛德溫:瑪希米蓮XD
  *瑪希米蓮:把我變大一定很有趣
  *帕斯卡:找不出來就拆房子吧!
  *瑪希米蓮:話說變大的話,長劍變成1d10?
  *柯洛特:把我變大好了,我應該可以把食人魔打下來
  *帕斯卡:照骰子往上+就是了
  *帕斯卡:+2str -2dex AC-1 ATK-1
  *瑪希米蓮:Good idea
  *帕斯卡:enlarge的負面影響還不小…考慮一下吧

  瑪希米蓮與巷弄出接連跑出的鼠人作戰,雖是遭到包圍,又有地形限制,但
轉瞬她腳邊便倒下幾名便回人形的鼠人。愛德溫見聖騎士吸引了鼠人群的注意,
便趁隙將記憶法術轉換為灼熱光輝,刺眼的光芒劃開陰暗的空氣,直接打中食人
魔。

  *柯洛特:站起來,對BPA轉3攻擊14+14-3=25傷害2+6+3=11
  *GM:巨魔飛在空中
  *GM:你打不到
  *愛德溫:其實我們到現在才知道食人魔是飛起來的吧
  *愛德溫:這樣對吧
  *柯洛特:是阿
  *瑪希米蓮:是啊
  *愛德溫:應該說,這樣對嗎GM
  *GM:是他飛的啊
  *帕斯卡:我的dispel早在上半話就用掉溜~
  *瑪希米蓮: 所以阿帕沒有dispel囉…QQ
  *帕斯卡:yesyes

  柯洛特原想攻擊食人魔,但看對方高高飛起,只得嘆了口氣,轉身無奈地和
瑪希米蓮一起掃蕩混戰中的鼠人群。食人魔居高臨下,開始施法,接著施放了寒
冰錐。

  *GM:除了帕斯卡
  *GM:大家ref save
  *GM:諾里安ref有掩護加值
  *瑪希米蓮:15 + 8 = 23
  *柯洛特:3+9=12 Orz
  *愛德溫:4+3=7
  *GM:DC18
  *GM:傷害36
  *GM:過了減半
  *柯洛特:挖勒
  *帕斯卡:蚌殼又倒了Q.Q
  *GM:這傢伙怎麼每戰必倒……
  *柯洛特:為何我一話比一話沒用 冏rz這骰子...
  *柯洛特:每一話都躺我的骰子對我真不薄0.0
  *瑪希米蓮:除了打倒冷石那次
  *愛德溫:慘
  *諾里安:過了
  *GM:我看了覺得好辛酸啊
  *愛德溫:鼠人掛沒
  *GM:被噴死
  *GM:變成冰屍

  *帕斯卡:這ogre法術總覺得快乾了
  *諾里安:飛蟲走獸包圍他還有辦法施法嗎?
  *GM:啊對
  *GM:專注DC多少
  *GM:喔……
  *GM:我丟20
  *GM:專注31
  *諾里安:他是寫沒有半法專注
  *GM:範圍多大
  *愛德溫:五呎吧
  *GM:他往上飛開然後往下噴

  帕斯卡在閣樓找到了梯子,於是自窗戶探出頭來看看外邊的狀況,見到眾人
狼狽的模樣不禁大吃一驚,微一思索,便拿出變巨術的卷軸在聖騎士身上施展。

  *瑪希米蓮:是說他飛起來我也打不到他…
  *愛德溫:你可以等我dispel

  只見瑪希米蓮身形爆漲,威風十足。

  諾里安見狀,便也召喚了巨鷹,在空中對食人魔做著牽制攻擊。愛德溫連忙
施放了解除魔法,企圖破除食人魔的飛行術,但光亮一閃,牧師卻無法抵銷食人
魔的法術。

  愛德溫一愣,接著尾隨帕斯卡躲入屋子裡,跑到了閣樓。帕斯卡見到愛德溫
來到,也是一愣,接著探頭出去,看到瑪希米蓮以聖療救醒了被食人魔法術打倒
的柯洛特。帕斯卡嘖了一聲,便從窗戶探出去:「創法者在上,笑吧!」

  *帕斯卡:DC22
  *帕斯卡:沒過8輪一直笑
  *GM:一招廢食人魔QQ

  只見食人魔在空中無法遏止地爆出大笑,諾里安讓巨鷹繼續攻擊食人魔,接
著和柯洛特對看一眼,雙雙也躲進屋裡。

  *帕斯卡:放馬希一個演怪獸大對決就是了
  *瑪希米蓮:瑪希上移五呎,然後嘗試跳起來砍食人魔
  *愛德溫:妳要不要試著爬牆比較實在
  *愛德溫:還是也可以ready等老鷹grapple下來打
  *GM:食人魔在30ft.上DC多少我不知道……
  *柯洛特:大體型體高16尺 要摸到巨魔還要跳14尺,14尺的DC超過50
  *柯洛特:DND的跳躍很哀傷,跳遠很簡單跳高爆難XP
  *諾里安:現實中也是啊,跳遠隨便跳都兩公尺
  *諾里安:你跳高兩公尺就可以去美國灌籃了
  *瑪希米蓮:改一下
  *瑪希米蓮:好吧
  *瑪希米蓮:試著爬牆
  *瑪希米蓮:climb = 4 + ..
  *瑪希米蓮:這鐵定上不去吧 = =
  *GM:我覺得你還是ready比較好
  *愛德溫:中肯
  *瑪希米蓮:原地待命,等食人魔落地砍他

  帕斯卡忽覺一陣勁風來襲,果見一支箭向自己射來,但被力場擋下。帕斯卡
急切地看向攻擊者,卻是一名鼠人射手。

  *瑪希米蓮:媽的冷石該不會跑了吧
  *愛德溫:等你被射死的時候就知道
  *帕斯卡:應該不知道在瞄準誰

  帕斯卡見不是冷石,不禁失望地罵道:「為什麼都針對我!你們是沒看到那
邊那麼大的聖騎士嗎?」好像是配合帕斯卡的發言般,巷弄中接著便跑出數名鼠
人,朝瑪希米蓮圍攻而上。

  只見聖騎士盔甲噹噹作響,鼠人的攻擊絲毫無法撼動巨大化的瑪希米蓮。

  「再找不出人,我看解決那食人魔跟老鼠之後就全部進屋吧!」帕斯卡大聲
叫道。愛德溫點頭,卻忽地一陣異樣感,樓下似乎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他不暇多
想,探頭出去,確認了食人魔的位置……

  *愛德溫:Ray of IMW
  *愛德溫:命中是16 tAC
  *愛德溫:傷害17
  *GM:AC18 狂笑術會不會減AC
  *GM:啊不對,ray是touch
  *帕斯卡:Karfa Beeeeeeeeeeaaaaaaaaam

  愛德溫微一凝神,以第三隻眼射出傷害射線,那道細細的光束在空中一閃即
逝,準確地打中食人魔。食人魔狂笑著墜落地表,死了。但瑪希米蓮也不管食人
魔死的活的,上前一步兩劍連出,將食人魔斬成四截。

  「哈哈哈帕斯卡你看到了嗎?」愛德溫大笑道。

  帕斯卡東張西望:「我看到了,可是冷石在哪比較重要啊。」

  愛德溫還沒回答,樓下忽地一聲驚呼與怒斥,似乎卻是柯洛特與諾里安的聲
音。

  *GM:瑪希
  *GM:你禱告吧
  *GM:各位觀眾
  *帕斯卡:death attack嗎
  *瑪希米蓮:喔幹,卡法保佑
  *瑪希米蓮:我如果死了,各位就真的慘了
  *GM:一箭準確地射中瑪希的胸口
  *GM:箭矢被胸甲彈開
  *GM:冷石出現在屋頂上
  *瑪希米蓮:永恆者保佑 QQ
  *愛德溫:XD
  *瑪希米蓮:好像第二話也來過一次

  冷石沒有眼睛的面孔從屋頂探出,陰惻惻地笑著。

  *諾里安:幹你死定了!
  *帕斯卡:幹你死定了!
  *GM:然後跑走了
  *諾里安:.....
  *帕斯卡:.....
  *愛德溫:.....
  *柯洛特:........
  *瑪希米蓮:撿回一條命就好了,別在意別在意…
  *諾里安:我決定本團最討厭的人物就是她了

  帕斯卡跑到一樓,卻見到柯洛特和諾里安,但戰士卻拿著盾牌不斷朝督伊德
敲擊。法師微微一愣,只見一直退縮的諾里安終於被柯洛特激怒,大吼一聲,變
成棕熊,開始反擊柯洛特。

  *GM:XDDDDDDDDDDD
  *瑪希米蓮:喔更我快笑死
  *瑪希米蓮:為什麼要把自然變身浪費在蚌殼身上…
  *愛德溫:那你剛剛幹麻聖療把他救醒
  *愛德溫:給他一點不會死就好
  *愛德溫:放在地上也比讓他來打諾里安好XD
  *瑪希米蓮:誰知道這蚌殼那麼累贅 XDDDDDDD
  *GM:這蚌殼真的很會扯後腿XDDDD
  *GM:你們的友情真是太堅貞了
  *GM:明知會扯後腿還救他
  *瑪希米蓮:這一切都是神罰

  帕斯卡正想用魅惑人類術制止柯洛特的混亂,卻在窗邊看到一名眼神瘋狂的
黑袍人,順著他眼神,接著又看到了那懼噬體怪物。靈光一閃,叫道:「是困惑
術!媽的,又是你們!而且這裡什麼跑出一個嘴巴怪?」

  冷石逃離戰場、食人魔法師伏法,懼噬體和鼠人等經過一番激戰,終於被眾
人擊退。

  依照慣例,柯洛特回復了清醒,諾里安棕熊卻仍憤怒地對他咆哮,甚至作勢
要咬。柯洛特不禁四處逃竄:「嗚……我早就在反省了,誰知道這些傢伙的能力
我每次都中招……」

  「看來又給冷石跑了。」愛德溫嘆道。

  帕斯卡彈彈手指,解除了瑪希的巨大化:「到底是誰說要放過她的?」

  瑪希米蓮聞言,沒有回答,只是默默地去檢查聖約翰的遺體。他眼睛瞪大,
時間似乎停在生前的一秒,永遠不知道接下來發生在他身上的命運。

  「沒有下次了。」瑪希米蓮默默的把長劍收回劍鞘,單膝跪在李契的面前,
開始祈禱。

  「有時候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朋友的殘忍。」愛德溫看著瑪希米蓮說道,念
了幾句禱文便即離開。

  帕斯卡嘆了口氣:「你們也傷得差不多了,治療一下吧。」說著,拿出燃燒
之手法杖燒了食人魔的屍體。

  「諾里安,有沒有讓我永遠不會被這些法術亂了套的藥啊……」柯洛特委屈
地問道,但督伊德只是搖頭:「有那種玩意的話法師還能那麼囂張嗎?」說著忙
趕在帕斯卡之前檢查食人魔法師的屍體。帕斯卡停下作業,點了點頭:「法師就
是靠對付你們這種意志不堅的人吃飯的。」

  *GM:一些藥水(應該是治療藥水)、聖符、聖徵、戒指、短劍
  *GM:藥水有四枚,CLW和CMW各兩瓶
  *瑪希米蓮:那枚戒指有什麼功用嗎?
  *GM:protection +1

  瑪希米蓮搜出藥水,和柯洛特各自回復了些力量。

  「看來我要獨當一面還有點距離……」柯洛特低頭說。

  帕斯卡眼珠一轉:「你真想鍛鍊的話,我可以每天為你施放法術,一次只要
兩百枚金幣。」

  柯洛特忙問道:「真的有辦法鍛鍊?」

  帕斯卡正色道:「熟能生巧,當你每天都被迫做不喜歡做的事情之後,意志
自然會越來越堅強。」

  「……能便宜一點嗎?」柯洛特傻傻地聽著,竟是幾乎要被說服,「明明過
去生活了十幾年都沒遇過幾隻法師,這幾天下來我到底遇到了多少……這應該算
是我這一生以來最慘的一次冒險了,我到底昏迷了幾次、被法師玩弄了幾次……」

  *帕斯卡:Pearl of Power耶
  *帕斯卡:所以這是幾級的Pearl of Power
  *GM:1
  *愛德溫:XD
  *帕斯卡:哀傷…
  *瑪希米蓮:超哀傷

  帕斯卡忽地眼睛一亮,從食人魔的遺物中拿出了一顆珍珠:「喔喔?這是好
東西!」但仔細一看,又罵道:「媽的,一環的法力珍珠……」

  「李契,你的東西我就先借用了…等到事情平息,我會負責將遺物和遺體送
回去的。」瑪希米蓮喃喃說著,然後把戒指交給愛德溫,「愛德溫,戒指你先戴
著吧。」

  *瑪希米蓮:除了你之外,大家都有RoP
  *愛德溫:有這種事!?
  *瑪希米蓮:我和阿帕有
  *瑪希米蓮:阿諾也有 XD
  *瑪希米蓮:啊,小柯沒有 XD
  *愛德溫:那我戴好了
  *愛德溫:免得你們待會打不中他

  愛德溫聳了聳肩,不置可否地收下戒指,帶在手指上。

  帕斯卡拿著珍珠走向眾人問道:「你們有誰要用這個的,我的低階法術還夠
用。」

  愛德溫看向督伊德:「諾里安?」後者搖頭:「我的低階法術都還沒使用。
愛德溫你拿去吧?好歹可以多使用點治療法術。」

  帕斯卡點頭,將珍珠塞給愛德溫:「那就你拿著吧,我想你頭上的東西應該
快不能用了吧」

  「我們走吧,剛剛耽擱太久了。」瑪希米蓮說道。

  眾人動身往領主宅邸趕去,遠遠卻瞧見幾名守衛持著長槍擋在大門前。

  「站住!這裡是禁止進入的!」守衛叫道。

  「閃開,我們跟你沒有什麼好說的!」瑪希米蓮抽出長劍喝道,「骨魔已經
被我們逐退了,如果執迷不悟的話,我就將你們視為神敵,逕行討伐!」

  帕斯卡附和道:「我跟你說,惡魔被我們打敗了,所以你可以閃了,這裡沒
你的事。」在一旁的諾里安也幫腔說道:「我知道你們不是心甘情願為惡魔賣命
的,現在是結束這一切的大好機會。難不成你們想讓尼布格靈丁永遠這樣下去嗎?」

  守衛們猶豫著、點了點頭。長槍落地的聲音此起彼落,守衛們紛紛離開了崗
位。

  瑪希米蓮上前檢查門鎖,皺了皺眉,一劍將鎖批開。帕斯卡卻在旁挖著鼻屎
說:「妳剛剛看起來就很像聖騎士嘛,只是兇錯人了……」

  瑪希米蓮也不回答,推開大門,卻見到城主之妹、艾莉安娜小姐臉色蒼白地
站在門後。

  怒氣騰騰的瑪希米蓮一愣,正要說話,艾莉安娜卻顫抖地說道:「我哥哥要
接見你們……請跟我來。」

  愛德溫哼了一聲:「說得好像他還可以選擇不見我們一樣。」

  *瑪希米蓮:我在考慮要不要把小柯補到半滿
  *瑪希米蓮:不過還是不要好了
  *愛德溫:我身上只有CSW,你們要我把四環的CSW放給科科嘛
  *瑪希米蓮:不要
  *瑪希米蓮:補滿了他又打自己人
  *愛德溫:還是我可以拿pearl of power回CLW給科科XD 瞬間用掉
  *諾里安:我待會會讓獨角獸跟緊他的
  *帕斯卡:可是不補滿又會倒就是了
  *瑪希米蓮:倒了就可以立個英雄紀念碑

  眾人跟隨艾莉安娜走在冷清的長廊上,長廊兩邊牆上掛著歷代格靈汀福德家
的租先肖像畫。

  愛德溫受不了這氣氛,忍不住開口問道:「所以你老哥是為了什麼做這些事
情?」

  諾里安一聽,也問道:「您可以選擇另外一條道路的。」

  只見艾莉安娜微微顫抖著,轉過身面對著眾人,想說什麼,又說不出口,最
後仍是只有說道:「我哥哥就在裡面等你們,請進去吧,見了他之後自然就會明
白。」

  「不要害怕,艾莉安娜小姐。」瑪希米蓮仰著頭說,「永恆者將會照亮本城
的道路的。」

  「願卡法照亮我們的道路……」艾莉安娜提著裙子跑開。

  眾人對看了一眼,施法者們各自施展了幾個法術。瑪希米蓮向幾名夥伴點了
點頭,伸手推開大門:「滅影者瑪希米蓮‧法倫海特,晉見城主閣下!」

  *GM:
  * abcdefghijk
  *1┌─窗─────窗─┐
  *2|  台 座 台  │
  *3|  台台台台台  │
  *4門         門
  *5門         門
  *6|         │
  *7|         │
  *8|         │
  *9|         │
  *10|         │
  *11門         門
  *12門         門
  *13|         │
  *14|         │
  *15└───門門門───┘

  「免禮。」聲音從高座上傳來。只見他的身後是彩繪玻璃,其上繪著『鳥嘴
醫生』尼布格靈汀的肖像。而領主旁邊卻也站了一個穿著長袍,打扮成鳥嘴醫生
的人。

  瑪希米蓮高高舉起長劍,遙指向城主:「請城主閣下立刻中止進行中的褻瀆
之舉,不然只得跟閣下兵戎相見了!」

  帕斯卡見到領主身旁打扮成鳥嘴醫生模樣之人,不禁一愣,和諾里安隊看了
一眼:「『鳥嘴醫生』?這是什麼裝神弄鬼的傢伙?」愛德溫也愣道:「是在開
化妝舞會嗎?」

  領主沒有回答任何一句話,自顧自地說道:「你們做得很好。你們先是打退
了鼠人,再來打退了石盲蠻族,然後又打敗了『支配者』和傾聽者……甚至還驅
逐了城中的惡魔。你們證明了人類的可能性。」

  「講得你自己似乎不是人類一樣。」瑪希米蓮哼了一聲。

  尼布格靈汀將手從城主的肩上收回,說道:「我由衷地佩服你們。」

  「……或許你這次真說對了。」諾里安意識到城主的發言皆是由那鳥嘴醫生
控制所說,不禁低聲說道。

  瑪希米蓮搖頭:「廢話少說,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尼布格靈汀沒有說話,而是忽然指向眾人。

  突然間,那個惡夢又出現了!

  在黑暗中,一個什麼物體爬進耳中的惡夢!

  鳥嘴醫生幽幽說道:「只有那些研究最黑暗最隱密知識的人,才會知道這個
祕密:腦蛻變。章魚般的腦蟲從耳朵殖入受害者的身體中,腦蟲將吞食受害者的
大腦並與之結合,此時受害者的人格與靈魂將被抹殺,經過七天的腦蛻變過程,
受害者的身體將與腦蟲融合成為新的成熟個體……舊有的人格會被抹殺……除非,
被害的宿主其意志力強大到足以消滅腦蟲的意識卻又不殺死腦蟲的肉體。」

  眾人抱著腦袋,清楚地感受到那股噁心與恐懼,直到尼布格靈汀收回指頭。

  他看著喘著氣的眾人,將鳥嘴面具打開,其後竟然出現一張奪心魔的面容。

  「你們很好奇我為什麼要這樣做,簡而言之,我看到了他們巨大的計劃。」
奪心魔說道,「我的努力正是為了將他們計劃實現的日期拖延。」

  愛德溫問道:「誰?」

  奪心魔冷冷地說:「邪神,邪神的降臨。」他停了一會,又向眾人點頭,繼
續說道:「邪神的力量比這大陸上任何一個神祇的力量都強大,依靠神,是無法
取得未來的。最終,人類只能依靠自己。我在你們身上看到了這個可能性。」

  瑪希米蓮怒道:「依靠自己?你是指所有人改造成這種章魚頭嗎?別開玩笑
了!」

  帕斯卡若有所思地說:「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說這一切都是你的實驗?」

  尼布格靈汀點點頭,讚賞地對法師說道:「你果然是其中最聰明的人,了解
法師的思維。這一切只是我的小小實驗。」

  帕斯卡搖頭:「那我更不明白了,你如此大費周章只是為了做個實驗,以你
們種族的能力,把人變成奴隸不是更簡單?」

  尼布格靈汀搖頭:「不,我不是你所說的『你們種族』,我所做的正是為了
幫助人類擺脫被奪心魔奴役所做的努力。我的心,仍是人類。」

  帕斯卡失笑,不禁用眼睛從頭到腳仔細打量鳥嘴醫生。愛德溫嘆了口氣:「
你是想說你就是曾經成功抵抗過腦蛻變的反奪心魔?」

  尼布格靈汀點頭說:「正是。」

  諾里安正要說話,忽見瑪希米蓮抱著腦袋跌倒在地。諾里安驚訝地看著聖騎
士,問道:「所以……這個邪神是奪心魔想招喚出來的,而你想藉由這次的事件
讓這件事情曝光?」

  「如果人類能認識到自己的渺小,就愈有可能找出進化的方法。」鳥嘴醫生
說道。

  帕斯卡又問:「好吧,那麼確切來說,你指的邪神可是『語者』?」

  鳥嘴醫生搖頭:「『語者』就是我。我曾小小地為這城市的居民介紹了上古
邪神。而這位小姐,她剛才已經見過邪神的一小部分恐怖了。」

  「所以你到底想怎樣?」愛德溫問,帕斯卡也接著問道:「所以那些『傾聽
者』,包括埃文帝爾都是你指使的?」

  尼布格靈汀看向愛德溫,想回答牧師的問題,但聽到帕斯卡所說,又轉頭說
道:「埃文帝爾到了最後還是對你手下留情。我早應該知道他會這樣。」

  鳥嘴比了個手勢,一段過去的回憶進入你們腦中:

  只見兩個人在交談著,諾里安和帕斯卡認出那是他們的師父:埃文帝爾與李
奧那德。

  埃文帝爾:「尼布格靈汀找上了我。他讓我看了禁斷的知識。」
  李奧那德:「我們得把我們最好的徒弟送出城,這樣,這個城市的未來才有
        救。」
  埃文帝爾:「沒有用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李奧那德:「但是我們可以趁現在準備。」
  埃文帝爾:「我們無法違逆他,我們會徹底成為他的手下。」
  李奧那德:「當我準備結束,我會對自己施一個法術,這樣到了預定的時刻,
        我就會回歸大地。」
  埃文帝爾:「難道你真的要這麼做?」
  李奧那德:「神林會的傳承會交給莉莉娜,而我最期待的可能性則是寄託給
        諾里安。」
  埃文帝爾沉思了一下。
  埃文帝爾:「我們要把帕斯卡和諾里安安全地送出城。」
       「只希望他們會比我們優秀。」

  影像漸漸模糊,最後淡出眾人的腦海。

  帕斯卡睜開眼睛嘆道:「到頭來,他們做的這一切,也在你掌握之中。」

  「沒錯。」尼布格靈汀點頭,「現在,我最感興趣的,就是你們的思維。為
了人類的未來,就把你們的思維交給我吧。」

  諾里安:「你真的確定你和其他的奪心魔不一樣嗎?」帕斯卡點頭:「你知
道嗎?我認為你並沒有掙脫奪心魔的掌控,你只是把自己變得和他們一樣。」

  「未來的人類會感謝我的。」尼布格靈汀搖頭說,接著拍手道,「艾瑞克。」

  領主站了起來,拔出巨劍。

  「鳥嘴醫生,你這個膽小鬼。」瑪希米蓮揮了揮長劍,「你的所作所為只是
逃避,而不是面對。」

  尼布格靈汀說道:「順便告訴你們一件事,艾瑞克是865年公國比武亞軍。」

  *GM:
  * abcdefghijk
  *1┌─窗─────窗─┐
  *2|  台  N台  │
  *3|  台台台台台  │
  *4門         門
  *5門         門
  *6|         │
  *7|    E    │
  *8|         │
  *9|         │
  *10|         │
  *11門         門
  *12門         門
  *13|   瑪 柯   │
  *14|  帕愛 諾   │
  *15└───門門門───┘
  *艾20>>瑪17>>愛17>>柯13>>諾12>>帕11

  艾瑞克雙手持劍,緩布來道覲見之間的中央,不怒自威。

  「鳥嘴醫生,你這個膽小鬼。」瑪希米蓮揮了揮長劍,「你的所作所為只是

  瑪希米蓮唱著卡法的聖名,衝向領主,但被艾瑞克以巨劍格開。接著愛德溫
施展了定身術,但艾瑞克只是微微晃了晃,絲毫不受影響。

  「自然之靈,萬物之力,尖牙利爪,聽我號令!」諾里安召換了獨角獸,帕
斯卡則同樣施放了定身術,但他成功地束縛住領主的動作。柯洛特見狀,立刻趁
機衝上前去一盾把領主給打倒在地上。

  忽地兩側的門打開,冷石與一名鼠人衝了出來,夾擊瑪希米蓮,而後方也有
一名留著藍鬍子的矮人走出,竟是從前的隊友變形者高瑞葛.藍鬚!

  「沒想到在這種場合見面……」藍鬍子說。

  「冷石!」瑪希米蓮叫道,兩劍揮出,但冷石看也沒看,便以斧頭格開第一
記,接著一個下腰閃過了第二斬,便連愛德溫的定身術都沒有能夠定住冷石。

  「同樣的招式是沒用的。」冷石冷笑著。

  諾里安指向冷石,她身上登時發出淡淡幽光。但在藍鬍的提醒下,她立刻撲
滅了法術之火。

  「創法者在上,縛!」帕斯卡再次以定身術定住了冷石,看得法術連連失效
的愛德溫啞口無言。

  便連尼布格靈汀也讚賞地說:「不愧是支配者的徒弟,看來你可以繼承他的
稱號了。」

  「廢話少說,你看起來很喜歡看戲,希望你好好當個觀眾!」帕斯卡抹去額
頭的冷汗說。

  柯洛特盾擊連出,趁冷石不能行動連打,但領主艾瑞克卻在這時突破了帕斯
卡的束縛。

  艾瑞克隨手揮出三劍,那劍勢也不見得特別奇妙,但瑪希米蓮無論如何就是
無法擋下,巨劍接連斬在瑪希米蓮身上。

  *GM:傷害.........
  *GM:553
  *愛德溫:原來我們搞錯棚了
  *愛德溫:這裡是拍epic的,我們來這幹嘛
  *GM:55
  *GM:就某種程度來說這的確是epic團
  *瑪希米蓮:更,553嚇死我

  只見石屑紛飛,瑪希米蓮藉著石膚術擋下了部分傷害,但仍是在艾瑞克壓倒
性的劍術前身受重傷。鼠人趁機襲擊聖騎士,但卻被後者的盔甲擋下。瑪希米蓮
咬牙回身砍了冷石一劍,接著又揮劍攻擊鼠人。

  諾里安見敵人位置正好,一面指使獨角獸給瑪希米蓮治療,接著施放了招雷
術,雷擊落下,將敵人們電得東倒西歪。

  「以創法者之名,掌控你的心智!」帕斯卡憑著學派大師,敵對狀態也能施
展強力魅惑術的優勢,魅惑了鼠人。「你幫忙她攻擊!」帕斯卡指使鼠人協助瑪
希米蓮,但鼠人連忙搖頭道:「別開玩笑了,你不知道他有多厲害,聽我的快走
吧!」說完,頭也不會地逃走了。

  柯洛特見冷石已然搖搖欲墜,忙補上三下盾擊,登時將冷石給打倒。愛德溫
見艾瑞克要揮劍攻擊柯洛特,連忙施放了命令術,但艾瑞克依然不為所動,先是
隨手揮出兩劍,第二劍甚至將柯洛特的盾牌都給砍破,柯洛特連慘叫都來不及發
出便倒在自己的血泊中。

  艾瑞克看也不看柯洛特一眼,接著又順勢砍了瑪希米蓮一劍,接著又是一劍
揮出,瑪希米蓮立刻也成了個血人。

  *愛德溫:所以是第一劍打40喔
  *瑪希米蓮:第一刀22,第二刀18…
  *GM:第三擊一下
  *GM:兩劍打40
  *愛德溫:我們果然跑錯棚了
  *瑪希米蓮:哪來的強者
  *柯洛特:這傷害好恐怖(抖抖)
  *瑪希米蓮:這年頭強者跟警察一樣遍地都是了…
  *GM:就說他是全國比武亞軍

  瑪希米蓮眼見柯洛特倒下的速度,在領主毫無破綻的劍技前失去了戰意,拖
著戰士忙往後退,接受獨角獸的治療。

  諾里安咬牙,再次召雷,登時又將藍鬍子剛救醒的冷石給電倒在地。

  *GM:你們打屬性很強沒錯,但欠缺傷害製造者
  *帕斯卡:我已經不期待近戰可以打贏領主了
  *瑪希米蓮:用維尼熊去grapple領主?
  *諾里安:沒有維尼可以叫了
  *諾里安:可以叫一隻小維尼,可是應該九成揮空
  *GM:沒有魔法傷害法術嗎
  *瑪希米蓮:我們其實不是沒有傷害輸出,而是負責DD的老是自己倒掉
  *柯洛特:Q_Q
  *GM:這就有點哀傷
  *諾里安:不會要我雷破式轟完吧QQ
  *瑪希米蓮:你先轟,讓我回個血
  *瑪希米蓮:兩刀砍掉40,這還不是cri咧
  *瑪希米蓮:超暴力
  *愛德溫:幽靈手出來?
  *帕斯卡:yesyes
  *帕斯卡:你們比較希望笨蛋之手打鬍子還是領主
  *帕斯卡:NO SV 中了就掉 INT WIS CHA
  *瑪希米蓮:打鬍子好了,這樣他就不能放法術
  *GM:笨蛋之手真是imba
  *帕斯卡:要吃caster的atk啊,不imba怎行~

  *柯洛特:我的左盾牌爆了,我不是蚌殼了?
  *GM:不,你是兩個盾都爆了
  *瑪希米蓮:沒有盾牌那就完全沒有輸出了…
  *瑪希米蓮:拿著李契的短劍上去肉搏吧,小柯
  *愛德溫:這樣講
  *愛德溫:剛剛hold住人的時候其實可以直接拿他們武器過來不是
  *瑪希米蓮:對喔 = =
  *柯洛特:我突然不知道我能做啥耶 冏rz
  *愛德溫:你可以aid

  *柯洛特:那我AID諾里安吧!
  *愛德溫:aid諾里安幹麻
  *諾里安:我放法術有啥好AID的.....XD
  *柯洛特:還是馬希好了
  *瑪希米蓮:當然是要AID瑪希啊
  *柯洛特:AID馬希
  *GM:aid命中還是防禦
  *瑪希米蓮:防禦……吧
  *柯洛特:防禦XP

  艾瑞克一劍砍向獨角獸,獨角獸哀鳴一聲,立刻去了半條命。

  *帕斯卡:NO~~洽李~
  *柯洛特:查理!
  *瑪希米蓮:愛德溫還有Hold嗎?
  *愛德溫:x1
  *瑪希米蓮:再hold一次領主
  *瑪希米蓮:然後瑪希上去拼disarm
  *瑪希米蓮:不成功便成仁了
  *愛德溫:如果hold得住還幹麻disarm
  *愛德溫:沒關係
  *愛德溫:我就再hold艾瑞克
  *愛德溫:DC18
  *GM:要不要爆英雄點
  *愛德溫:我當過英雄了
  *愛德溫:翻譯:我沒有英雄點了
  *GM:XD
  *柯洛特:我的點數給他爆吧?
  *GM:好,柯洛特快立誓
  *GM:活過這次的話就信卡法
  *GM:已經信卡法了所以沒用
  *諾里安:他以前不是認真信的
  *諾里安:所以以後認真信的話就可以
  *瑪希米蓮:活過這次的話就加入卡法的佈道組織
  *GM:活過這次就受洗

  愛德溫再次唱起了咒文,對領主唱起了定身術。柯洛特緊張地看著領主發光
的身體,忍不住咬牙叫道:「天殺的……如果這次真的還能活著回去,我就不會
嘴巴上說信卡法,其實是信戰神了!」

  *GM:只見艾瑞克不為所動
  *瑪希米蓮:完蛋了
  *GM:但隨著柯洛特這樣說,法術好像產生效果了!
  *柯洛特:(感動)卡法聽到了(流淚)
  *GM:我丟了20所以……18+3的話,就定了
  *瑪希米蓮:這是第幾個20啦 QQ
  *愛德溫:你是說你丟11吧
  *GM:對

  瑪希米蓮見狀,大喜,忙出上前去夾手奪過艾瑞克手裡的巨劍!

  *瑪希米蓮:衝到領主前面搶下他的武器,然後往愛德溫的方向拋過去
  *愛德溫:靠我死定了
  *GM:XDDDD
  *帕斯卡:妳可以自己拿嗎…
  *GM:愛德溫丟一個dex check
  *GM:沒過的話就被刺穿
  *瑪希米蓮:等等
  *瑪希米蓮:那是長劍還是巨劍?
  *GM:巨劍
  *瑪希米蓮:我有盾牌拿不動巨劍
  *諾里安:拿了就砍人啦,客氣啥?

  只見瑪希米蓮將巨劍往後一拋,愛德溫忙縮頭一閃,巨劍竟插在大門之上!
愛德溫嚇了一跳,叫道:「可以小心一點嗎?」卻發現諾里安絲毫不為所動,原
來仍處於施法的專注狀態之中。

  武器遭到破壞的柯洛特搶了上來,拔出巨劍:「雖然很不習慣,這武器就先
讓我用一下吧!」

  *GM:酷喔XD
  *愛德溫:柯洛特~~~
  *瑪希米蓮:你給我把武器放下
  *GM:2d6+3
  *GM:領主真的是劍技高超
  *GM:不是因為劍強
  *瑪希米蓮:到底有什麼見鬼的feat
  *愛德溫:+3也夠強了
  *愛德溫:我這輩子也只拿過一把+3
  *GM:他從六歲就開始練劍吧我猜
  *GM:畢竟這領主平常也不用幹什麼事
  *GM:就練劍跟喝茶
  *愛德溫:喔兩把,一把被丹絲羅幹走了
  *帕斯卡:我這一輩子也只拿過一把+3vorpal

  眼見情勢逆轉,才醒轉過來的冷石捨棄了同夥,逃離戰場。藍鬍子哼了一聲,
也同樣召來了落雷。天花板被諾里安和藍鬍子的落雷打得支離破碎!

  *GM:傷害11 ref DC 17
  *GM:屋頂崩落
  *諾里安:18,過了
  *柯洛特:19+9=28
  *瑪希米蓮:8 + 8 + 2 = 18,過
  *GM:大家的ref真高
  *帕斯卡:7+5=12...過!
  *愛德溫:5+3=8....過什麼
  *GM:有些石塊落了下來
  *大家受4點傷害
  *GM:XD
  *GM:愛德溫多少hp
  *愛德溫:所以是11+4=15的傷害?
  *GM:對
  *愛德溫:剩4
  *GM:絕體絕命啊

  *帕斯卡:cope de grace吧
  *瑪希米蓮:領主現在這樣有算cope de grace?
  *GM:有
  *帕斯卡:我也不知道你們為什麼hold了兩三次就是不斬人

  瑪希米蓮滿懷怒氣,一劍揮出,砍在艾瑞克的頸間,拉出一大道口子。領主
哀嚎一聲,噴出了大量鮮血倒地而死。

  「只剩下……該死的巨魔……跟章魚佬了……」柯洛特叫道。

  尼布格靈汀一愣:「為什麼殺死他?他被我控制,他是無辜的。」藍鬍子變
成的巨魔見了這情況,也不禁住手。

  愛德溫搖頭道:「如果我們被他殺死,那誰又是無辜的?」

  尼布格靈汀指著瑪希米蓮說:「根據你們的神的教義,這樣做,是符合善良
的嗎?」

  愛德溫哼了一聲:「自己生命受威脅時,沒有束手就戮的道理。」

  「所以你們的神,是不是很虛偽呢?」鳥嘴醫生聳肩說道。

  「錯了,如果我們為了這一點小義而犧牲生命,造成更嚴重的傷亡,那才是
目光短淺。」愛德溫反駁道,「……而且人是你控制的,你可以避免這些事情發
生的。」

  鳥嘴醫生點了點頭:「我看到的未來,有著全人類的嚴重傷亡。因此我選擇
放棄一個城市生命的小義。你們說得出這樣的道理,應該可以理解我為什麼要這
麼做。」

  帕斯卡點頭:「我明白你想說什麼,但是你完全可以避免這種事。」

  「你說的沒錯,帕斯卡‧謝斯,但這也是我的實驗的一部份而已。」尼布格
靈汀說,「我的目的只是為了讓你們了解我這麼做的理由。」

  愛德溫斬釘截鐵地說:「我只知道你絕對有更好的選擇。」

  尼布格靈丁舉起手指指向眾人,一直警戒著的諾里安忙以雷擊攻擊,但才心
意驅動,突然卻覺得心靈受到緊縛,動彈不得。

  才那也只是一個瞬間,下個瞬間,諾里安突然感到束縛解除,便招出落雷打
在鳥嘴身上。

  眾人身後的大門打開,蓓從門後出現。

  「你這小鳥,竟然違反我們的約定。」蓓說道。

  「你剛剛是不是想破壞規矩啊?」帕斯卡指著尼布格靈汀,「不然紫老……
女巫大人不會出現在這裡。」

  諾里安:「他恐怕不只是想,而是扎扎實實的出手了」

  尼布格靈汀拍了拍長袍,顯然絲毫沒有受到落雷的燒害:「你們以為他是什
麼?他也是屬於上古邪神的女兒。」

  「那又怎麼樣。」瑪希米蓮不屑地說,「在我知道的範圍裡,蓓小姐沒有做
出過邪惡的舉止。」

  愛德溫橫了瑪希米蓮一眼,聳肩說道:「謝謝你告訴我喔。」卻是毫無意外
的表情。

  尼布格靈汀冷笑:「瑪希米蓮,看看你還能不能感受到卡法的力量吧。讓我
為你們介紹一下,叛逆的百眼,眼魔蓓夏根。」尼布格靈丁做了一個很有舞台效
果的姿勢。

  「這麼想看我的眼睛嗎?你惹惱我了小鳥兒!接著這招!」蓓夏根怒道,接
著她那百眼法袍裡伸出幾個眼睛,對尼布格靈汀施展了一個法術,法術打中鳥嘴
醫生,他便化作一陣塵囂消失在眾人面前。

  「眼魔……而且還是貨真價實的……」帕斯卡吞了吞口水。

  柯洛特瞪著蓓的眼睛,傻眼道:「這……這什麼玩意?」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諾里安也愣愣地說。

  蓓夏根卻絲毫不理會眾人的錯愕,自顧自地生氣地說:「被他跑了!」

  「我以為你不太會生氣的。」愛德溫嘆道。

  蓓夏根怒道:「這傢伙太沒品了,簡直就是下棋輸了就翻桌的人,竟然把我
的祕密說出來。」

  只見藍鬍子甩了甩頭,回復人類的形態:「謝謝你們解放了我。」

  愛德溫笑了笑:「那沒什麼,本來再幾分鐘就連你都要倒在地上了。」他轉
頭,看到瑪希米蓮單膝跪地,正在為艾瑞克進行禱告,不禁失笑。

  愛德溫搖頭,轉向蓓問道:「所以他真的是反奪心魔嗎?」

  蓓夏根叉著雙手:「你們都知道了。的確是這樣。而我則是被人類學者叫做
理智眼魔的眼魔──其實就其他眼魔的觀點,我才是瘋了。」

  「講真的,如果眼魔的行事作風都跟蓓小姐一樣的話,倒還算是可愛的。」
瑪希米蓮完成祈禱,走上前說。

  蓓夏根對瑪希米蓮搖搖手:「千萬不要這樣想。眼魔的行事作風可一點都不
可愛。」

  「是嗎?你要不要試試看卡法還聽不聽得見你的聲音?」愛德溫跟著大笑。

  瑪希米蓮歪著頭說:「要試試看嗎?其實鳥嘴醫生的話說不定是真的。」

  愛德溫笑著搖了搖頭,「不,還是不要好了。」

  「所以你們其實都是自己種族的異類。」帕斯卡結論道。

  蓓夏根笑了出來:「哈,可以說是吧。要不是他那麼偏激……我可能會認同
他。」

  帕斯卡點頭:「我倒覺得他是被自己看見的未來禁錮住了。」

  愛德溫聳肩:「我想知道的是,上古邪神的降臨是真有其事?」

  「那是真有其事的……奪心魔來自未來時間的盡頭,他們認為一切都是註定
的。」蓓緩緩解釋道,「如果按照這劇本,的確有一天,邪神會降臨到這世上。
而這世界的諸神,都不會是他們的對手。」

  「所以那個……腦蟲是正常奪心魔那邊搞出來的把戲?」諾里安問道。

  蓓點頭說:「腦蟲就是奪心魔的幼蟲。幼蟲要寄宿在類人生物的腦中才會變
成奪心魔,就像蛹化稅變的過程一樣。」

  「我們……真的被腦蟲寄宿了?我可不想變成章魚頭。」愛德溫問道。

  蓓搖頭回答:「那傢伙只是想讓你們體驗他所受過的恐怖感……大概是為了
報復我讓鼠人們見過我所見過的恐怖。」

  「喔,那他肯定不知道多長一顆眼睛出來的痛苦。」愛德溫將頭巾綁上。

  蓓靜靜地看著愛德溫完成動作,這才開口說道:「愛德溫,現在你必需做一
個決定了,在巨眼之母和卡法之間。」

  「我的決定早就做了。」愛德溫嘆了口氣。

  「所以你願意放棄卡法嗎?」蓓瞪著牧師。

  愛德溫轉頭避開眼魔,更避開伙伴們的眼神,看向窗外:「你有看過我為了
這個遲疑嗎?」

  蓓夏根露出了神祕的笑容:「我就知道我沒看錯人。」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頭像
BlackWolf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079
註冊時間: 2006年 6月 8日, 04:09

Re: [REPLAY]之五

未閱讀文章 BlackWolf » 2010年 2月 8日, 02:39

太感動了,有這麼好的玩家身為GM真的覺得所有的準備都是值得的。Q_Q

回覆文章

回到「20 邪眼召喚:Call of the Evil Ey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