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AY]之四

版主: BlackWolf

回覆文章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070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PLAY]之四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10年 2月 6日, 22:08

   ****************************
   *                          *
   *   Call of the Evil Eyes  *
   *                          *
   *     邪    眼    召    喚     *
   *                          *
   *        Part Four         *
   *            4             *
   *                          *
   ****************************



       GM:         Blackwolf
       柯洛特:           Danath
       帕斯卡:             loio
       愛德溫:        Tropicalo
       瑪希米蓮:            Zeel
       諾里安:               辛律





  *    *    *    *    *    *    *  





  時間是午夜,鐘塔前的祭典才結束,路人行人稀少,僅有督依德諾里安趕在
回家的路上。

  回想起慶功宴會,諾里安不禁笑了起來。最喜歡熱鬧的戰士柯洛特老早便因
疲憊而倒下,被人送回城堡與十字軍,錯過了所有好戲;向來愛喝的愛德溫一如
往常地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甚至還和幾名少女跳起了荒誕的舞步,看得同為滅影
者的聖騎士瑪希米蓮是連連搖頭。不過這是個美好的夜晚,在艱苦的戰鬥之後,
誰不想要放鬆一下呢?諾里安自己的老友,帕斯卡也是喝多了些,口齒不清地到
處跟人炫耀這幾年來的冒險經歷。

  諾里安沒有喝什麼,他念念不忘的,只有他在宴會場中並沒有見到自己的妹
妹莉莉安。他加緊腳步,很快便到了山腳區,尚有一段距離,他卻看到了被熊熊
烈火燒紅的半邊天空。

  一股不安泛上心頭,諾里安狂奔而去,果然看到了火頭正是自莉莉安與自己
的故宅冒起。

  諾里安以槍頭推開木門,立刻被烈火與濃煙給嗆了兩口。他右手在面前搧了
搧風,卻見莉莉安渾身是傷,竟被一條粗大的鐵鍊綁在柱子之上。

  諾里安搶上一步,卻透過破了個大洞的屋頂,看到二樓上站著一名食人魔,
他也看到了諾里安,便即以低沉的聲音笑道:「嗨!英雄!你以為事情就這樣結
束了嗎?呵呵呵呵……」

  諾里安倒抽了一口涼氣,慌亂地後悔在先前的戰鬥中將好用的法術都已消耗
完畢。

  「你知道為什麼德魯伊都不喜歡管閒事嗎?」食人魔也不等待諾里安回答,
自顧自地繼續說道,「因為那些愛管閒事的德魯伊都死光了。哈哈哈哈哈!」

  諾里安雖是顧慮敵人,但眼見火舌便要攀上莉莉安,再也不顧一切,吼叫一
聲,變成棕熊衝向莉莉安,一爪將柱子揮斷,抱著莉莉安便闖出屋子。屋子隨後
便在轟隆聲中倒塌,食人魔的身影與他那難聽的笑聲一起消失在夜空之中……





  *    *    *    *    *    *    *  





  仍是深夜,城堡與十字軍。

  *GM:你救了莉莉安之後你打算怎麼做?
  *GM:這時其他人已經已經在城堡與十字軍愉快的休息了
  *諾里安:先安頓好莉莉安,然後傳訊給神林會的人
  *GM:你要怎麼傳訊
  *愛德溫:手機啊
  *GM:再來就是你要在哪安頓莉莉安?
  *諾里安:就facebook上留個言啊
  *瑪希米蓮:打電話到傳呼台要他們call到回電為止啊
  *愛德溫:那就只好plurk一下

  眾人經歷了忙碌的一日,又喝了點酒,正在房裡舒服地準備就寢。這時一身
狼狽的諾里安卻揹著莉莉安闖入:「愛德溫!快來幫我!」

  眾人一看,只見諾里安兄妹滿臉黑灰,莉莉安更是渾身是傷,愛德溫連忙趕
到諾里安身邊開始協助他給莉莉安包紮。

  「諾里安!怎麼了?」愛德溫問道。瑪希米蓮聽到敲門聲,接過了妮可端來
的清水與布條,也急忙來到諾里安身邊:「這是發生什麼事了?」

  諾里安手忙腳亂地給妹妹治療著,同時回答:「莉莉安被一個食人魔法師攻
擊……有清水嗎?」

  「天啊……發生什麼事了……」妮可不可置信地搖搖頭,「食人魔?哪裡來
的食人魔?你們不是擺平那些壞人了嗎?」

  帕斯卡一聽,忍不住摘下了眼罩:「是在哪裡被攻擊的?我想應該不是城裡
吧?」

  諾里安搖頭道:「我不知道……我回家時莉莉安就已經變成這樣了……那傢
伙離開前還揚言這就是多管閒事的下場。」說著不禁握緊拳頭。

  「所以事情還沒結束。」愛德溫搖搖頭,重重地嘆了口氣,接著轉向妮可,
「還有酒嗎?」妮可一愣,又點了點頭,接著離開房間。

  向來怕麻煩的帕斯卡聽到,忍不住縮回被窩,捲成一團哀嚎了起來:「拜託
別再來了……」

  「哥哥不在,我就隨便拿了,他應該不會介意吧……」一會之後妮可帶了兩
瓶酒回到房間,正自嘟嚷著,諾里安卻夾手奪過酒瓶,便以口就瓶大口灌落。

  愛德溫瞪著先前在宴會中滴酒不沾的諾里安,又是嘆道:「我聽說奧格堡的
西蒙大師也有這樣大口喝紅酒的愛好,有機會可以認識一下。」

  「等他回來時,我們再跟他結帳就是了。」瑪希米蓮回答妮可說道,接著揚
揚眉毛,看向愛德溫問,「你要酒是要做什麼?」


  愛德溫以憐憫的眼神看向瑪希米蓮:「當然是喝啊。」帕斯卡從被窩裡鑽出
頭來,睜著充滿血絲的雙眼問道:「你們不會想喝到早上吧?」瑪希米蓮說道:
「謝斯你就先睡吧,這邊應該用不到你。」卻繼續以不以為然的眼神盯著牧師。

  只見諾里安直到喘不過氣才放下酒瓶,心有餘悸地說道:「如果我再晚一點
回去的話……天啊……」

  「你們別喝太多了。」妮可急忙勸道,「對身體不好的。我們這裡畢竟是城
堡,用不急擔心的。」

  「我如果不多喝一點的話會對腦袋不好的。」愛德溫對妮可笑了笑,接著轉
向諾里安,「你打算怎麼做?」

  諾里安點頭,坐下拿出紙筆開始寫信,片刻便已完成,他喚來拉夫,拉夫看
來並不比眾人有精神,但仍是搖了搖尾巴表示了解,隨即奔出旅店。

  「有個理論是凡是冒險者住的地方,很高機率是城市治安死角。」帕斯卡挖
著鼻孔看向妮可。

  瑪希米蓮則是嘆道:「先讓我休息一下,不然不要說食人魔法師了,就連路
邊的老鼠我也打不死……」

  「總之,先等神林會那邊的消息吧。」諾里安說,「等找到了那個食人魔,
就是我履行責任的時候了。」

  愛德溫點頭道:「很好,那現在就是我履行給予腦袋休息的責任的時候了。
我想我勸你你大概也不會睡,想睡大概也睡不著……剩下的酒你可以喝光不用客
氣。」

  「沒關係,我這邊有些舒緩神經的草藥。」諾里安從身上摸出了一個小木盒
道。眾人臉色一變,連忙各自強自睡去,好在一天的折騰,入睡並非太困難。






  *    *    *    *    *    *    *  





  深沉的睡眠之中,卻有詭異的夢境折磨著眾人。

  黑暗之中,出現了模糊的人影,耳畔也傳來混亂的字句,似乎像是來自另一
個遙遠的時間和空間。嘶嘶呢喃著的音節聽起來全然陌生,像蛇一般纏繞、糾結
著你的心靈,可以清楚地感知知道這股力量是惡意的,但卻無法明白了解它的意
圖是什麼……

  突然之間,渾身動彈不得,眼前僅剩一片漆黑。空氣是冰冷的,皮膚傳來潮
濕的觸感。那嘶嘶的低語聲竟已來到耳邊,在耳邊交談著,又好像正在對自己說
話,說的是聽不懂的異語言。

  隱約間,有人步步接近,恐懼幾乎化作實體,爬上心頭,接著一團冰冷黏稠
的觸感貼上臉頰。驚恐之中,並發現那東西是活的!它在臉上蠕動著、耳朵劇烈
地疼痛,溫熱的液體自耳中流出!當意識到那東西正在從耳朵爬進腦袋之中時,
渾身的血液幾乎也要凝結。

  想要驚叫卻又發不出聲音,黑暗之中,那東西卻不住蠕動,朝腦袋深處不住
推進……

  正以為這一切永遠不會結束之時,那嘶嘶聲中卻出現了清楚的字句。一個瘋
狂的人聲尖叫大喊著:「巨鐘敲響!大門開啟!」

  接著,又陷入了更深沉的睡眠之中……





  *    *    *    *    *    *    *  






  次日一早,愛德溫醒來時,整個房間裡依然是諾里安的草藥味。便連拉夫不
知何時也睡在諾里安兄妹的身邊,敢情是妮可或戴維斯放牠進來的。但惟獨不見
蓓,看來是整晚沒有回來。

  「嗚……我的頭……棍……一定是昨天喝太多了……什麼噁心的味道阿!」
柯洛特呻吟著爬起,揉著腦袋,看來頭痛得很煩躁。

  「試試這個吧,聽說可以解酒。」諾里安從包包裡摸出一顆果實扔給戰士,
連連打著噴嚏的帕斯卡見狀,揉著鼻子不以為然地看著柯洛特服用那果實,抱怨
道:「難怪我老是夢到我還睡在荒郊野外……就是這味道。」

  瑪希米蓮評論道:「治療宿醉的方法,就是一開始不要喝那麼多酒。」

  諾里安將小包包收回懷哩,卻見到一張字條在拉夫的嘴邊。諾里安檢視那字
條,發現那竟是用德魯伊祕語寫成的:「知悉,至神林集合。」

  「有回信了,看來我們得跑神林會一趟了。」諾里安收拾行裝道。

  「好,諾里安,我得先去神殿,否則我會完全幫不上忙。」愛德溫點頭道,
瑪希米蓮也說:「愛德溫,我也得跟你一起去一趟。」柯洛特翻了個身,觸痛了
自己的傷口,不禁也抱怨道:「這裡真的沒地方可以好好的治療傷口嗎?」

  「神林會?他們總算想出動了嗎?」帕斯卡說著,聽到敲門聲,也不稍事整
理,便穿著睡衣跑去開門,只見門外是戴維斯,他端著早餐掩著鼻子:「什麼味
道?蠟燭過期了嗎?各位早,我送早餐給你們。」

  帕斯卡接過早餐:「只是某人的特製精油罷了。」

  「精油?就算是神林會的成員做的精油,也沒這個那麼奇怪。」戴維斯苦笑
道。

  「是啊,你可以想像三年都在忍受這種味道的感覺嗎?」帕斯卡回答,只見
早餐是烤蘿勒馬鈴薯和起司和牛奶,也不等其他人便開始大吃。

  諾里安:「這是改良版的配方。」

  瑪希米蓮看了毫無規矩的眾人一眼,自顧自地開始進行早禱,同為滅影者的
愛德溫卻和帕斯卡等開始橫掃食物。

  眾人正吃得不亦樂乎,遠方卻傳來一陣號角聲。

  戴維斯看了窗外一眼:「喔?看來再過不久領主就要公告了。」

  「殺摸空告?」帕斯卡嘴巴塞滿食物說著。瑪希米蓮看戴維斯有聽沒有懂,
細嚼慢嚥地將所有食物吞下腹中,先擦拭嘴邊,又擦了擦手,這才問道:「有聽
說公告的內容嗎?」

  戴維斯搖搖頭:「有興趣的話,你們也可以去看看啊,聽說會在領主宅邸發
表演說的樣子。我先去忙了,有需要的話儘管告知。」

  眾人見時間也差不多,稍作準備後便出發往領主宅邸的方向行去。雖有提到
眾人夜間不約而同所做的惡夢,但匆忙之中也不及多作討論便即離開,才來到旅
店一樓,只見一樓門庭若市,比起慶典的人潮絲毫不會遜色,走下樓的時候,人
潮卻忽地安靜下來,千百對眼睛不停打量著一行,最後轟地一聲有人高呼滅影者
瑪希米蓮的名字,接著一片喧鬧,人群呼喊著所有人的名字,竟是為了近距離看
這些尼布格靈汀的英雄而來。

  尼布格靈汀的英雄艱辛地一面打招呼一面離開城堡與十字軍,回頭卻仍見到
朝人們仍自發出興奮的議論聲,看來戴維斯最近會大賺一筆。

  *愛德溫:開始覺得多吃戴維斯幾天也是剛好而已
  *帕斯卡:轉型成冒險者之夜半價的夜店
  *瑪希米蓮:cosplay滅影者入場可以打八折
  *GM:XDDD

  眾人沿著城門大道往上城丘區前進,小丘頂的男爵宅第就是你們的目標,此
時已經有不少人聚集在那裡了。眾人混入人群之中,帕斯卡打起瞌睡,諾里安眼
神掃了四周,只見人山人海,尼布格靈汀五千人的居民,大概有一半都在這了。

  然而群眾的神色卻有些焦慮。愛德溫看向空中,只見天空竟也是焦慮的,黑
色的巨大雲朵遮蔽了陽光。

  瑪希米蓮壓低聲音對牧師說道:「我總覺得要出事了。」

  愛德溫尚未回答,卻有一陣號角聲傳出,人潮也安靜了下來。

  靠近塔頂的露台,一名約六呎高,穿著白色上衣與紫色披風,留著黑色短山
羊鬍的人影出現在眾人面前,正是尼布格靈汀男爵艾瑞克二世‧巴特‧格靈汀福
德。

  艾瑞克二世高舉雙手,群眾沉默地等待男爵的發言。

  「尼布格靈汀的善良居民們,今日我帶著沉重的心情將各位召集於此地,承
認混亂降臨了我們的城市。非法之徒在市集開始時便開始作亂,即使冒險者們英
勇的行為也未能將這些瘋狂作結。」艾瑞克二世沉痛地說道,「當我們歡慶他們
的英勇時,刺客計劃威脅他們的生命。」

  艾瑞克二世頓了一頓,繼續說道:「本城的守備隊即日裁撤。為改善治安問
題,我被迫推行新的法規以重整尼布格靈汀的秩序。本人,艾瑞克二世‧巴特‧
格靈汀福德,在此頒布新的政令:市集結束。城門區的貨攤在今日日落以前需全
部移除。在日落後,城門區的任何貨攤、推車、貨車將會銷毀。所有城門關閉,
在新的公告頒布以前,無人能進出尼布格靈汀。「本城一律禁止攜帶武器,違者
將被逮捕。至於滅影者聖堂,他們的神沒能保護我們的城鎮,因此被勒令關閉,
其祭司被判定為罪犯。在此頒布針對卡法祭司長法林、光明武士麥利斯以及其侍
祭等人之逮捕狀。「為了持持吾等城市之新秩序,我召喚所有健全的市民徵調入
伍,即刻向軍營報到。無法之徒將會明瞭到,我們不會容忍任何對我們律法的違
背。藐視者殺無赦,正義即刻執行。」

  「滅影者聖堂這下可慘了……」柯洛特小聲說道。瑪希米蓮與愛德溫卻沒有
回答他。只見男爵說完時,一個身影緩緩地出現在塔頂,那身形竟有九尺高,枯
稿得像個骷髏,背後卻又長了一條蠍子般的尾巴。

  驚恐的私語聲於群眾間散開,男爵也沒有再說些什麼,逕自離開露台回到塔
中。

  帕斯卡挖著鼻孔說:「他是在搞笑嗎?」

  瑪希米蓮:「是被什麼東西操控了心智吧。這項舉動很明顯是針對能夠驅除
惡魔的滅影者而來……」

  「神林會是在城外嗎?」愛德溫看向諾里安。諾里安回看了牧師一眼,嘆了
口氣說:「很不幸的……是……」

  瑪希米蓮聳肩道:「我們最好是趁門還沒關上時,趕快去跟萊奇里瑪的朋友
們會合,不然就走不了了。」

  帕斯卡心中盤算,他卻已經認出那九呎的身影可是被稱為骨魔的巴特魔族,
他知道這魔物乃是嚴厲的督查者,專門負責鞭策較低等的巴特魔族,法師微一思
索,說道:「先閃人吧,莉莉安也要帶走。」

  瑪希米蓮卻持反對意見:「莉莉安留在旅社反而安全,我們現在已經成了對
方的目標,帶著受傷的莉莉安只會讓她陷入危機而已。」

  「看男爵那副德性……這城會安全才有鬼,背後還有巴特魔族……」帕斯卡
搖頭說,「總之你們自行判斷,不要等到整個城都是惡魔才想回來救人。」

  「巴特魔?你是說來自低層界的那種邪惡生物?」瑪希米蓮臉上變色,「難
怪第一步就找滅影者聖堂下手。」

  愛德溫看向督伊德:「諾里安?」諾里安點頭道:「讓我回去帶莉莉安吧,
你們先跟拉夫走。」

  「我想去聖劍之主祭壇看看,在城門碰面吧。」愛德溫說道,於是諾里安前
往旅店,其餘人則往戰神祭壇前進。

  眾人來到祭壇門口,卻見到六名守衛已駐守在那,穿的卻不同於前日守備隊
的舊有服色,顯然是領主組織的新守備隊。

  為首的隊長見到眾人,嚇了一跳,但仍是說道:「本城禁止攜帶武器!」

  愛德溫橫了守備隊一眼:「艾琳小姐呢?」

  「他在裡面,我們奉命來保護她。」守備隊隊長說道。

  帕斯卡看向聖騎士:「現在怎麼辦?」瑪希米蓮點頭,上前一步:「你們很
清楚愛琳小姐是誰救回來的,我們沒有加害她的理由。讓我們進去跟她談一下,
彼此都不要為難對方。」

  「要過去的話可以,先把武器繳上來。我們乃是奉命行事,請諒解。」守衛
回答。「你們知道,領主頒布了新法令……若有違抗者,處唯一死刑,我們也不
例外,不要為難我們了,我們是奉執行官的命令做的。」

  「執行官?」瑪希米蓮問道。守衛們彼此對看了一眼,遲疑地說:「報行官
就是,那個……那個異界召喚來的僕人。」

  帕斯卡:「惡魔?」

  瑪希米蓮不聽也罷,一聽之下登時怒氣勃生:「所以你們不是不知道自己的
城主作了些什麼……」倒是帕斯卡忍不住笑了起來:「聽從惡魔的命令來保護聖
壇……噗噗!」

  守衛反駁道:「我們是奉城主的命令!」

  瑪希米蓮冷言道:「為了對抗不知名的邪惡而引入另外一種邪惡……真是荒
唐。」

  *愛德溫:(拉下頭帶用魅惑射線射殺守衛)
  *GM:XD
  *帕斯卡:XDDDDDDD
  *瑪希米蓮:愛德溫大大受不了我們在這裡拖時間了
  *愛德溫:頂多就打趴他們嘛
  *GM:DC多少
  *愛德溫:15
  *瑪希米蓮:我看到nature20 囧
  *愛德溫:那只好讓他們受傷了

  守衛見到愛德溫的動作,感受到了威脅,立刻喝道:「違反命令嗎!」

  「對。」愛德溫說著,拿出釘頭錘。

  六名守衛一聽,立刻有三人跑去通報,剩下三名則以長槍擺出了防禦陣
勢:「念在你們曾經救過居民們一次,你們就快閃人吧。」

  帕斯卡挖著鼻孔說道:「講得好像本來要救的是你們一樣。」

  *愛德溫:要我們丟init嗎?
  *GM:守衛沒有打算要戰
  *GM:除非你們要戰
  *GM:要戰嗎?(Y/N)
  *愛德溫:Y
  *瑪希米蓮:Y
  *帕斯卡:Y

  戰鬥一觸即發,柯洛特卻看向同伴:「我說啊……啊煩死了,你們怎麼
都這麼頑固啊……」

  *GM:
  * abcdefghijklmnopq
  *1     ┌────┐      
  *2     |    |      
  *3     |    |      
  *4     |    |      
  *5     |    |      
  *6     └────┘      
  *7       聖像        
  *8      ABC        
  *9                 
  *10                 
  *11      瑪柯愛        
  *12        帕        

  瑪希米蓮舉起長劍道:「你們現在讓我們過去,還有讓城主恢復正常的
機會,不要往錯誤的道路上繼續前進了。」

  帕斯卡拍了拍柯洛特的肩膀說道:「柯洛特,我允許你發揮上次把食人
魔攔腰夾斷的怪力。」柯洛特卻苦著臉搖頭說:「……可是我不想跟他們打
耶,沒必要跟守衛打吧?」

  帕斯卡一聽,轉向守衛們說:「聽到沒,他大發慈悲可憐你們,還不趕
快回家去。」

  「說實在的,根據昨天的狀況看來,就算來了十個守衛也根本打不贏一
個食人魔,你們真的認為不靠我們的幫忙你們三人能保護的好市民嗎?」柯
特仍然努力試圖改變守衛的態度。

  愛德溫剛給瑪希米蓮施放了虔誠護盾,聽到柯洛特的發言,冷笑一聲:
「如果講得通的話,剛剛瑪希早就說服他們了,柯洛特!動手!」

  瑪希米蓮看了柯洛特一眼,揮舞長劍英勇地朝守衛們前進,只見守衛的
長槍紛紛刺出,卻被她身上的信仰之力給擋下,瑪希米蓮反擊,一劍打倒一
名守衛。

  「以創法者之名,瑪那加護我身。」帕斯卡吟唱了咒文,給自己放了高
等法師護甲術。

  瑪希米蓮將劍上鮮血揮去:「你們如果不願意退開,我就當作你們全都
成了巴特魔族的走狗!」

  「我們不是巴特魔族的走狗!」剩下的兩名守衛後退一步,拔腿便跑,
一面逃竄一面吹著號角。

  柯洛特蹲下,邊嘆氣邊看了看那名倒下的守衛嘆道:「哎……這個倒地
的還活著吧?」

  瑪希米蓮:「把他帶進去戰神聖壇,我們把握時間跟愛琳小姐談一談,
動作快。」帕斯卡點頭道:「趕快把事情辦完閃人吧。」

  進入塔里法拉的祭壇,只見愛琳與她的學徒莉亞圖正自坐著,愛琳一見
眾人便即起身道:「真要命!怎麼會變成這樣!」

  「一點小誤會罷了。」愛德溫說著,順手施展了治療小傷將守衛救醒。

  「愛琳女士,我們沒有時間多說什麼了。」瑪希米蓮指指愛德溫說,「
他和我都需要一些神術上的幫忙。城主很有可能是被邪教控制住了,我們會
想辦法解決這件事情。」

  愛德溫問道:「愛琳小姐,你要跟我們一起出城嗎?」

  愛琳卻搖了搖頭說:「我的身體不方便一直移動,只會給你們添麻煩而
已。」

  *愛德溫:那就快給我restoration!」
  *帕斯卡:「那就把你綁在盾上當會補血的盾牌」

  「目前局勢狀況不是很好,或許你們可以考慮轉移基地。」愛德溫建議
道。

  愛琳嘆了口氣,轉移話題道:「我不是專門用神術的神術者,因此幫助
有限。你們要我怎麼幫你們?」

  愛德溫問道:「你能施展復原術嗎?」愛琳點頭:「我可以準備一下。
除了復原術還需要什麼?」柯洛特比了比自己與眾人身上傷口:「我跟我的
朋友最需要的莫過於治療了。」愛德溫也點頭說:「如你所見,我們惹上了
大麻煩,有任何幫得上忙的東西嗎?像是立即的治療、藥水之類。」

  「這些東西我們都沒有,我只能準備神術。但準備神術需要一點時間,
我們最好換個地方。」愛琳回答。

  愛德溫看了正在審問守衛的瑪希米蓮一眼,忽地大聲說道:「有甚麼好
主意嗎?沒有的話,我記得有個破舊的小倉庫……」

  瑪希米蓮會意過來,劍柄一砸,將俘虜給打暈。愛琳淡淡一笑,將眾人
帶進祭壇底下的密室,帕斯卡遲疑了一下,打發拉夫前去尋找諾里安。

  眾人躲在密室之中,聽到外面不久之後便來了許多的守備隊,那名被打
暈的守衛信誓旦旦地說眾人往舊倉庫去了。瑪希米蓮聽到,不禁向愛德溫比
了個大拇指。愛德溫淡淡一笑,瑪希米蓮聽到守衛隊向愛琳問了幾句,便即
迅速離開,而諾里安也巧妙地在此時趕到。

  愛琳和諾里安打了聲招呼,便將眾人從密室放出來:「我準備了一個治
療輕傷、一個復原術、一個治療中度傷。」

  「麻煩你了愛琳女士。」愛德溫說道,「中度傷給瑪希米蓮,治療輕傷
我想柯洛特比較需要,復元術則是我。」

  諾里安叉手說:「我以為你們是打算出城?」帕斯卡聳肩說:「計畫跟
不上變化。」瑪希米蓮看了督伊德一眼,面無表情地說道:「訂定計畫的好
處就在於隨時可以改變計畫。」

  帕斯卡見愛琳開始施法,看向諾里安說道:「不過就算到了城門又要怎
麼出去?」

  諾里安回答道:「如果單單只要和神林會聯絡的話,我是可以變成動物
飛出去啦。」莉莉安也舉手說:「我也可以幫忙。到了中午我可以重新整理
神術,到時候我也可以幫上一些忙。」

  諾里安愛妹心切,忙道:「莉莉安你有傷在身,還是先顧好自己吧。」
他說著轉向眾人,「如果是要把你們都弄出去的話……」

  這時愛琳施展了神術之後,眾人覺得體力再度回到體內。愛琳說道:「
我只能做到這樣了,進一步的幫助,必需找其他的神術者。」

  瑪希米蓮忙說道:「愛琳女士,您已經幫了我們很大的忙,實在是太感
激了。」

  諾里安忽然問道:「帕斯卡,你印象中的城牆大蓋有多厚?」帕斯卡一
愣,答道:「你想用炸的嗎?那我看你要找龍來了。」諾里安搖頭道:「我
能用法術軟化城牆。」帕斯卡想了想,說道:「除了很厚之外我沒別的形容
詞了。」
  瑪希米蓮拍掌說:「……話說,如果走下水道呢?」帕斯卡轉了轉眼珠
道:「下水道……那你知道出口在哪嗎?」瑪希米蓮攤手說:「我怎麼可能
會知道。不過總是通往城外的吧?不得已也只能鑽次下水道了。」

  諾里安嘆息說:「不然的話……我還可以招喚一些地底生物來挖掘,不
過這樣我們如果要回城就比較麻煩了。」

  愛琳聽著眾人討論,若有所思,忽地又插口說道:「尼布格靈汀的城牆
大約是二十五呎高,五呎厚。城牆的石塊接縫能提供攀爬點,但有點難度。
下水道的話,為了治安的緣故,倒是沒有設計通到城外的。如果有的話,也
被封死了。」

  諾里安聽聞,嘆息說:「我的法術大概只能軟化四呎的石頭。」他想了
想,轉向妹妹問道,「莉莉安你有招換過土焢蟲嗎……」莉莉安忙搖頭說:
「不,我沒試過這種法術。」諾里安提議道:「聽說這種生物鑽土的速度很
快,要試試嗎?」莉莉安微一遲疑,說:「我對這種生物不太熟悉,沒有把
握能夠召喚。」

  柯洛特:「不管如何,坐以待斃也不是我的行事風格,總不能在這裡待
著不動吧?」

  帕斯卡說:「剩下一呎,不知道能不能硬是敲碎……」瑪希米蓮煩躁地
拍了拍劍鞘說道:「算了,我看就硬闖看看得了。」愛德溫聞言,舒服地找
了個位置坐下,嘆了口長氣,悠哉地說道:「或者我們也可以休息一下,等
蓓來找上我們。」

  帕斯卡敲了敲手掌:「對喔,那巫婆不知道跑哪去了。」愛德溫聽到帕
斯卡稱呼她為巫婆,不禁笑著說:「多講幾句,我想她很快就會出現了。」

  莉莉安見狀,擔心地說:「但……如果昨天那個食人魔巫師找上我們怎
麼辦……他是針對你們來的……師父留給我們的家被那個怪物給燒了……十
六和小妹也……」

  諾里安忙安慰了莉莉安一陣,而帕斯卡卻歪著頭思考著:「我不記得有
在哪裡招惹過食人魔」瑪希米蓮一聽,則苦笑道:「針對我們?確定不是針
對『我』?」她想了想,又搖頭說道:「不對,那次討伐的是巨魔不是食人
魔……」

  愛德溫打了個哈欠:「我也不記得,但很多時候就是因為不請自來才叫
做麻煩。你們聽過一個豬人妖魔磁鐵的傳聞嗎?」

  瑪希米蓮狐疑地看向牧師,柯洛特也問道:「那是啥鬼?」

  帕斯卡想了想說:「那個傳說中只要他在的地方就會有妖魔出現的豬化
人嗎?」

  眾人聽愛德溫與帕斯卡講了一會鄉野傳聞,幾乎快要正午了,瑪希米蓮
不禁不耐煩地說道:「愛德溫,我們還要等嗎?」

  「我沒有說要等蓓啊。」愛德溫眼睛眨了眨,驚訝地說道,「我是在等
時間準備神術。如果你們真要找她,我會建議你們繼續罵她。不過通常等她
找上來會比較簡單,也不會那麼痛。」

  *GM:XD

  「……」瑪希米蓮煩躁的撥了撥頭髮,沒有繼續講話。帕斯卡則嘆道:
「巫婆總是要等人罵了最關鍵的一句才會出現。等到正午那巫婆沒出現,你
們禱告完之後就走吧。反正都是要等中午之後去破牆,在這邊待著也好。」

  到了中午,莉亞圖準備了一些麵包和水給眾人充當午餐,愛德溫看看天
空陽光的位置,便開始進行準備神術的冥想與禱告。

  良久良久,莉莉安跳了起來:「我準備好了!」說著,幫諾里安治療至
完好如初的狀態。愛德溫看向諾里安,諾里安深深吸了口氣道:「恩,我準
備好了。」

  「願塔里法拉守護你們的腳步。」與戰神塔里法拉的聖武士愛琳簡單地
道別,眾人便在莉莉安的帶領下,往尼布格靈汀的東北方前進。不知是否因
戒嚴令的施行,街上一個人也沒有。

  *愛德溫:當然要叫拉夫在前面當斥侯
  *愛德溫:然後伏擊!殺光所有擋路的守衛
  *瑪希米蓮:愛德溫也太嗜殺
  *帕斯卡:他的工作本來就是安排人跟神見面啊
  *愛德溫:yesyes
  *愛德溫:真是知我者莫若帕斯卡
  *瑪希米蓮:那是我的工作吧 XD

  明明就是中午,烏雲卻遮蔽了整個天空,使得整個尼布格靈汀城都顯得
十分昏暗,加上街上又一個人也沒有,顯得氣氛十分詭異。

  「喂!你們有沒有覺得怪怪的?」諾里安說道。

  「有。」法師看著天空說。戰士也警戒著四周回答:「嗯,一點人聲都
沒有……」

  忽地,在前方斥侯的拉夫夾著尾巴跑了回來,一股眾人熟悉的噁心感湧
上心頭。感覺到時空似乎又開始扭曲,異空間便在眾人眼前展開。

  「……是那家舊書店給人的感覺!」瑪希米蓮晃了晃,拔出長劍。柯洛
特一聽,也不禁握緊了盾牌:「難道……又來了嗎?」諾里安叫道:「大家
小心點……」帕斯卡也不悅地抱怨道:「這城到底是怎麼了?」

  就在白日之下,黑暗無預警地降臨大街。諾里安盯著街角,卻在遠處看
到了幾個浮動的光球,光球慢慢飄移、退出街角,而黑暗也逐漸退去,接著
世界又回復到正常的狀況。

  柯洛特愣了許久,指著街角說道:「有東西……你們剛剛有看到嗎?」

  愛德溫問道:「有甚麼東西嗎?」

  帕斯卡也說:「什麼東西?我怎麼都沒看到?」

  「我只感覺到一股很不舒服的扭曲感……」瑪希米蓮搖頭道。

  柯洛特遲疑著解釋道:「似乎是某種光球,但說不上來是什麼……」

  莉莉安忙說道:「……我也看到了,那不像是自然中的存在。」

  諾里安思索著,將所見告訴眾人:「感覺上剛剛街角那邊似乎出現了幾
個光球,不過一下子就進去那邊了。」

  愛德溫追問道:「什麼顏色?」

  莉莉安搖頭表示不清楚:「只記得是一些亮光。」帕斯卡歪頭想了想:
「光球?會是鬼火嗎?」但莉莉安再度搖頭:「不像是鬼火,大概是這麼大
的光球。」

  「要跟上去看看嗎?」瑪希米蓮提議說。

  柯洛特:「好奇心打死一隻貓……真的要去?」

  「……不太妙,我想了一下,照你們說的來看,搞不好是種複雜的招換
法術,其中又有被取消、解除的複雜過程」帕斯卡嘆了口氣說,「我們還有
傷患,還是算了吧。」

  「而且還是某種古代神祇的邪法。」愛德溫聳了聳肩說道,「如果光是
帕斯卡講的還不夠糟的話。」

  柯洛特也同意道:「我覺得最好先離開這裡,這裏不怎麼安全,城主在
他們的控制之下,我們這樣跟直闖虎穴一樣。」

  眾人決定不管所見的光球,繼續往城牆的方向前進。

  諾里安看著高聳的城牆,喃喃說道:「我待會會施展一道法術,在這個
牆上開一道門,不過一旦開啟我就沒辦法關上了,幫我留心一下四周吧。」

  諾里安走向城牆邊,雙手按上牆壁便開始施展塑石術,莉莉安見狀,連
忙提醒道:「你要記得用那法術的時候要做成拱門狀,不然城牆是有可能會
垮掉的。」

  「自然之靈,萬物之力,流金塑石,聽我號令!」隨著諾里安的咒文,
石牆上果然打開了一道拱門狀的缺口。

  帕斯卡拍了拍手:「幹得好,我們趁牆還沒垮快走吧!」

  眾人忙穿越缺口,來到城牆之外,但還沒呼吸幾口城外新鮮的空氣,卻
有三個身影聽到了聲響,飛奔而來,隱隱將缺口包圍住。

  瑪希米蓮張目一望,只見牠們長得很像地精,但卻有六呎高,皮膚是紫
色的,正是犬魔!

  *GM:
  * abcdefghijklmnopq
  *1                 
  *2                 
  *3        A        
  *4                 
  *5             B   
  *6                 
  *7◣                
  *8◥◣               
  *9 ◥◣ 瑪柯       C   
  *0  ◥ 愛帕           
  *11  莉 ◣            
  *12   諾◥◣           
  *13     ◥◣          
  *諾20 希20 帕20 柯15 溫10

  犬魔望著眾人,喉中發出威脅的低吼聲。眾人連忙各自移動到適合作戰
的位置,法師更是拿出十字弓開始上膛。犬魔見眾人沒有攻擊的打算,於是
便施展了支配的法術,但眾人早有準備,沒有人受到法術的影響。犬魔見法
術失靈,紛紛退開。

  帕斯卡見狀,不禁罵道:「他們到底想不想打?」

  愛德溫聳肩:「不想打也很好啊。」

  眾人正摩拳擦掌,準備等犬魔一攻擊便展開反擊,卻見犬魔們紛紛念起
咒文,然後憑空消失。

  愛德溫和帕斯卡微微思索,對看一眼,看出牠們施放的是閃現術以及隱
形法陣。

  眼見敵人顯然是要趁隙襲擊,愛德溫提議道:「我們退回牆內如何?」

  瑪希米蓮不悅地反駁道:「都已經出來了,沒有退回去的道理吧?我們
小心一點,繞個圈子往神林會的集合地點前進如何?」

  愛德溫見聖騎士反對,也不多說,只是攤了攤手:「隨便。」

  「放心吧,他們只能跟著使用法陣的那隻移動,只要保持距離等他們自
己忍不住就好了。」帕斯卡解釋道。

  *GM:
  * abcdefghijklmnopq
  *0                 
  *1                 
  *2 B               
  *3  C愛             
  *4  帕   柯          
  *5 A  瑪            
  *6    拉諾           
  *7◣    莉           
  *8◥◣               
  *9 ◥◣              
  *10  ◥              
  *11    ◣            
  *12    ◥◣           
  *13     ◥◣          

  眾人正屏息以待,犬魔卻忽地出現在帕斯卡與愛德溫身後,法師與牧師
措手不及,被犬魔從背後抓個正著。

  瑪希米蓮聽到帕斯卡的叫聲,立即衝上前來,卻踩在一團泥巴之上,跌
了個四腳朝天。

  愛德溫與帕斯卡慌亂中又對看一眼,看著倒地的瑪希米蓮,想起犬魔能
藉以吃食自己親手所殺的屍體以成長的恐怖傳說。

  柯洛特衝上前線攻擊,而愛德溫則趁隙以大盾做了次嚇阻的攻擊,然後
退去。接著犬魔圍上柯洛特,柯洛特雖以盾牌擋格,但仍是被其中一隻犬魔
抓住腦袋大口咬下,柯洛特渾身是血,當場倒地。

  *瑪希米蓮:我想一下
  *瑪希米蓮:科小弟仆街讓我有點意外
  *諾里安:我也要想想.....@@
  *愛德溫:要不要再考慮我退入牆內的提議一次
  *柯洛特:我意外的是原來他們打人這麼痛@@
  *GM:不能一直保留實力啊……

  瑪希米蓮爬起來,犬魔忙前進揮爪,但瑪希米蓮有著卡法神眷,那犬魔
竟採到了聖騎士先前踩中的泥巴,滑倒在地。瑪希米蓮更不遲疑,趁機揮劍
砍中犬魔。

  諾里安看了看戰場,便在犬魔背後召喚出一隻熊,熊大掌揮出,打中了
犬魔,但犬魔身上的毛皮甚厚,熊的爪子似乎沒能造成太大的傷害。而莉莉
安也施展了治療法術,將柯洛特給救醒。

  *愛德溫:那為什麼不去B3
  *諾里安:我想幫你弄個護衛
  *愛德溫:真是太貼心了QQ

  *GM:
  * abcdefghijklmnopq
  *0                 
  *1                 
  *2   熊             
  *3  BC愛            
  *4  A柯莉            
  *5  瑪 帕            
  *6    拉諾           
  *7◣                
  *8◥◣               
  *9 ◥◣              
  *10  ◥              
  *11    ◣            
  *12    ◥◣           
  *13     ◥◣          
  *犬20 諾20 瑪20 帕20 柯15 愛10

  「創法者在上,逐退!」帕斯卡吟唱著法術,解除了犬魔的閃現術,接
著退往後方。而醒來的柯洛特一個打滾,犬魔卻瞧中破綻,揮爪抓在翻滾中
的柯洛特背上,柯洛特一聲慘呼,又昏厥了過去。

  「永恆者在上,請看照柯洛特別被吃掉!」愛德溫見到犬魔們準備撲上
柯洛特的飢渴神情,連忙施展了治療重傷的神術,再次將柯洛特給救醒。犬
魔見機不可失,柯洛特才剛張開眼睛,犬魔們即刻紛紛圍攻而上。只見黑色
身影一竄,竟是拉夫撲了上來守護戰士!

  *愛德溫:忠犬小八
  *愛德溫:(拭淚)
  *帕斯卡:真是感人Q.Q
  *GM:犬魔打的傷害一共是[17(3, 3, 3, 8)]+5*4=37
  *GM:拉夫昏迷了
  *諾里安:痛呆了
  *帕斯卡:放心,狗魔只吃人的!
  *GM:好機歪XD

  *愛德溫:我可以問一下你們要幹嘛嗎
  *瑪希米蓮:完了
  *瑪希米蓮:做人要誠實…
  *瑪希米蓮:我要砍A,但是又出1了 orz
  *瑪希米蓮:FA A,結果第一劍下去又踩到泥巴滑倒了…orz
  *GM:嗯,那裡一定有一團爛尼
  *愛德溫:諾里斯可以讓熊擒抱嗎
  *GM:我剛才故意沒提醒你打中了就可以直接grapple
  *GM:熊:你這麼小看我的話叫再多出來也沒用啦(菸)
  *諾里安:其實我有丟,只是丟1
  *帕斯卡:好心機的團啊
  *愛德溫:「誰快把地上這拖油瓶弄走~」
  *愛德溫:「莉莉安~」

  諾里安接著又叫出了一頭狼,和熊一起在犬魔後方干擾敵人,但實在無
法做出太大的傷害。帕斯卡則再次施展了解除法術,又將犬魔的閃現術給打
消。

  柯洛特想要翻身跳起、移出犬魔們的威脅範圍,但一個打滑,又是摔倒
在地,愛德溫見狀,連忙召喚了卡法的聖力,將日光術轉換為灼熱光輝,打
向攻擊柯洛特的犬魔。而莉莉安則趁隙施展了治療法術,削減了犬魔對柯洛
特所造成的絕大多數傷害。

  莉莉安見到柯洛特的窘狀,雖也知他不是故意,但終究還是忍不住脫口
罵道:「我的治療重傷只剩一個了。你在賴在地上幹嘛!」

  柯洛特解釋道:「這些傢伙纏上我了,我走不掉啊!」

  諾里安指揮著凶暴狼與熊各自展開攻擊,但依舊只是干擾性的攻擊。看
得帕斯卡又氣又急。

  莉莉安緊張地說道:「快用傷害性神術!我記的全是治療神術!」

  「已經在用了!」愛德溫也憤怒地回嘴道。法師卻聳了聳肩:「不好意
思我對不是人的沒轍。」

  *帕斯卡:你們可以至少先集火幹掉一個嗎……

  瑪希站了起來,閃開犬魔的爪子,接著長劍發出聖光,擊中一隻犬魔。
諾里安則趁機將柯洛特往後拉開。但顯然犬魔仍然只對柯洛特有興趣,狠狠
地盯著渾身是傷的戰士。

  犬魔們移向柯洛特,眾人則紛紛朝犬魔身上招呼,諾里安讓凶暴狼與熊
雙雙攻擊,自己也施展了熾焰法球,瞬間便放倒了兩隻犬魔。剩下一隻眼見
孤掌難鳴,後退幾步,接著拔腿就跑。

  柯洛特狼狽地抱怨道:「這些傢伙可真愛找我麻煩,我又沒吃過狗肉,
幹嘛盯著我看啊?」

  愛德溫:「你們有俘虜的打算嗎?」

  「……搞什麼鬼,這幾天又沒下雨,為什麼到處都是爛泥。站都站不穩
是要怎麼打……」瑪希米蓮滿身是泥,看著骯髒的自己正覺得無比委屈,聽
到愛德溫這樣講,火氣登時上腦,一面抹著臉上的泥巴一面怒道,「俘虜個
大頭啦!真是氣死我了……」

  柯洛特瞪著聖騎士,猶豫了一會後終於開口說道:「瑪希,如果不是跟
你相處過好一陣子,我會以為你真的是個菜鳥……啊……雖然我自己也好不
到哪去……痛死了……」

  瑪希米蓮的耐性顯然已經完全耗盡,她瞪著戰士怒道:「那邊那個躺在
地上還要人家掩護的傢伙閉嘴。」

  「我剛剛明明就有提議退回牆後再反包圍。」愛德溫看著天空,悠悠地
說道。

  「你明明沒講後面那半段。」諾里安說。他話一出口,愛德溫立刻瞪了
督伊德一眼:「不然你認為退回牆內幹嘛?」

  「我以為你不打算離開城裡了……我是這麼以為的。」柯洛特說。

  愛德溫一聽,不禁傻眼:「哇嗚!真是聰明!」

  帕斯卡嘆了口氣說:「我們趁著這時候趕快到神林會吧,要治療要抱怨
的等到了那邊再說。」莉莉安忙附議說:「不錯,說不準那隻犬魔還會找牠
的同伴回來呢。還是快離開這裡。」

  莉莉安也不管眾人依然鬥嘴,在前領路帶著眾人往神林會的方向前去。
諾里安看了看眾人雜亂的足跡,微一猶豫,最後還是放了行動無蹤的法術掩
蓋住所有的痕跡。

  莉莉安看見了諾里安的法術結果,不禁讚道:「看來你的修行進行得不
錯。」諾里安嘆了口氣:「跟這些動不動就去踩惡魔尾巴的人在一起,不進
步也難啊。」

  莉莉安一笑,對眾人說道:「歡迎來到神林會。」

  只見林中走出約十名督伊德打扮的人物,領頭的大漢感動地說:「莉莉
安,你沒事真是太好了。」只見這人渾身刺青,相貌倒頗為威武。那群督伊
德將莉莉安圍住,似乎和莉莉安十分熟識似的。

  帕斯卡忍不住又邊挖著鼻孔抱怨道:「所以我們這些人是附帶的嗎?」

  「呵呵……」柯洛特苦笑了兩聲,這才讓督伊德們注意到眾人的存在。

  「你是……諾里安?」為首的半妖精靠向諾里安,「我是克里蓋爾,還
記得我嗎?好久沒見到你了,你成長得真多。」

  一直帶著微笑看著督伊德們與莉莉安的諾里安,見到克里蓋爾來與自己
打起招呼,忙笑道:「怎麼會忘呢!好久不見了!林子這邊一切安好吧?」

  愛德溫看了看四周,只見這四周是個小樹林,有簡單的石頭祭壇,生機
昂然,還有些可供休息的地方。愛德溫看向帕斯卡一眼,帕斯卡便即按住傷
口,呻吟了起來。

  督伊德們被帕斯卡的哀號打斷,看了法師一眼,忍不住呵呵笑了起來:
「瞧你們的樣子!還是先坐下來說吧!琳妲!泡個茶給他們!」

  *帕斯卡:「我可以聽你們每人先來一段solo嗎」
  *諾里安:XD
  *柯洛特:其實神林會的德魯伊都有吟遊詩人等級(錯)

  那名叫做琳妲的金髮女子應聲答道:「你們那裡發生了什麼事?看來你
們來的路上也愈到不少的麻煩。」

  愛德溫坐下,接過督伊德們遞來的茶水,嗅了一口,顯然與諾里安的草
藥茶比起來,少了那股怪味。他喝了一口,說道:「你們這附近常出現犬魔
嗎?」

  「我們毆打守衛以後想破牆逃走結果遇上犬魔。」帕斯卡點了點頭說。
諾里安也補充道:「簡單的說,惡魔已經控制了整座城市。」

  瑪希米蓮聽了帕斯卡與諾里安的解釋,不禁苦笑:「這種解釋也太簡潔
俐落了吧,謝斯。」

  琳妲聽了,卻皺起眉頭說道:「不,這裡從來沒出現過犬魔。真奇怪?
這些犬魔哪裡來的?」

  「惡魔控制了城市嗎……」克里蓋爾凝重地說,「什麼時候的事?」

  瑪希米蓮喝了口茶,也不禁看了諾里安一眼:「至少有一個月了。」

  「今天才確定城主被控制了。」柯洛特說。

  半妖精眉頭深鎖:「看來我們做為德魯伊,對城市裡發生的事太不警醒
了。那麼滅影者聖堂呢?他們沒有做出應對的舉措嗎?」

  柯洛特:「滅影者聖堂啊……他們被城主查封了……」帕斯卡看了瑪希
米蓮一眼:「我也不知道滅影者在幹嘛,竟然放任惡魔去控制城主。」聖騎
士聞言不禁低下頭,幽幽地道:「說來慚愧,滅影者在能夠反應前就被領主
逮捕了……」

  諾里安也嘆了口氣:「城主一開始就針對他們羅織罪名出手了。」半妖
精看了看瑪希米蓮與愛德溫兩人:「這位先生和這位小姐也是滅影者的成員
吧?」

  愛德溫點頭:「作為打擊邪惡力量的先鋒,滅影者也同樣太不警醒。」
半妖精聽了這話,忍不住笑了起來。

  瑪希米蓮:「大概是平靜的日子過久了,有點欠缺警醒吧。」帕斯卡看
了看瑪希,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諾里安:「講到這個,昨天襲擊莉莉安的食人魔法師,應該也是跟他們
一夥的。」

  「我聽說這件事了,李奧那德生前留下的屋子……唉……」半妖精唉聲
嘆氣,「不過,你們沒事就好。」

  諾里安說道:「有支配者在,城主恐怕是一點機會都沒有吧?」

  「支配者?」一名督伊德問道,「你們找到了埃文帝爾大師了?啊!你
就是謝斯家的法師了!」大家紛紛認出了帕斯卡。

  *愛德溫:「現在支配者指的是我們家謝斯了!」
  *GM:XD
  *諾里安:XD
  *諾里安:原來支配者跟飛天御劍流一樣

  帕斯卡眨了眨眼,又喝了口茶:「我以為你們都知道了才沒說。」

  「埃文帝爾大師他還好嗎?」刺青大漢的雙胞胎兄弟問。

  帕斯卡冷淡地說:「埃文帝爾已經沉溺在其他的力量之中了。他捨棄作
為法師的自尊,臣服在邪惡之前囉。」

  諾里安嘆息道:「李奧老師也是被他……」

  帕斯卡差點沒把茶給噴了出來:「結果你還是說出來了嘛……」

  那群督伊德,包括莉莉安在內果然一聽便臉色大變。莉莉安忙問道:「
什麼意思?我怎麼沒聽過你提這件事?」

  諾里安:「對不起……昨天發生了太多事情,一直沒機會跟你說。」

  「倒底是什麼事?快告訴我……」莉莉安急切地問。

  諾里安尷尬地地看帕斯卡:「反正都已經說溜嘴了,再裝下去也沒人會
信了,所以現在是你來說還是我來說?」

  「那你就說完吧,反正不是我說溜嘴的。」帕斯卡面無表情地給自己倒
茶,愛德溫也拿出針線縫補法袍被犬魔抓破的缺口。

  幾杯茶下肚,諾里安終於將事情解釋完畢。

  了解了狀況後,克里蓋爾把手放在莉莉安和和諾里安肩上:「沒想到事
情的真相是這樣的……雖然難過,但總算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我們應該把
悲傷化做振作的力量,就像墜落的天空、昇起的海面、凹陷的大地,迎擊我
們的敵人。」

  克里蓋爾說完,望向眾人:「你們打算怎麼做?」

  帕斯卡聳肩道:「我們也是一頭霧水,本來以為你們應該知道一些事情
的。」克里蓋爾聞言,慚愧地說:「看來我們對城裡的事太漠不關心了。」

  瑪希米蓮接口說道:「我想,首先必須要先釐清的是,那隻骨魔到底是
誰召喚出來的。如果是埃文帝爾大師,那麼就表示對方應該沒有其他擅長召
喚和控制的法師在他們陣營裡面,在應對上會相對輕鬆一點。」

  「幕後主使者依然隱身於帷幕後沒有出現。」克里蓋爾說道。

  諾里安說道:「你忘了我們離開前感應到的那個招喚法術了嗎?如果沒
有意外的話,恐怕現在城的四周都已經在那些犬魔的監控下了。」帕斯卡也
表示同意:「對方甚至敢在光天化日下讓惡魔去指揮守衛咧。」

  「對。」聖騎士看向萊奇里瑪,「這表示控制惡魔和城主的另有其人,
而且對方的能力不會在大師之下。」

  克里蓋爾又沉吟了一會,轉頭問道:「拉菲,你覺得如何?」那刺青、
上身赤裸的大漢也不說話,拿起一枝樹枝,在地上畫了個圈。

  「這是鼠人,」大漢說著,在圈內畫了一隻老鼠,「你們知道他們是聽
從誰的指示行動的嗎?」接著他又畫了一個沒有眼睛的人形,「這是石盲蠻
族,石盲蠻族又是聽誰的指示行動?你們提過你們有審問過叫做冷石的石盲
蠻族,有問出些什麼嗎?」

  「她說過她的主人是為了讓世界更好……」帕斯卡思考一會後說道。

  諾里安補充:「他只有告訴我們上面還有一個領導,其他的事情他幾乎
什麼都沒說。可惜當初抓住時沒有將她就地正法,現在她搞不好都當上警備
隊長了……」

  克里蓋爾從拉菲手中接過樹枝,再畫了一個穿袍子的人形:「這是你們
遇到的那些黑袍人,他們叫什麼來著?他們的領導者又是誰?」

  帕斯卡:「傾聽者,他們是這麼說的。」聖騎士又補充道:「精確一點
來說,他們自稱是傾聽者的使僕。」

  「傾聽者的領導者就是支配者?」克里蓋爾問。

  帕斯卡搖頭:「不,支配者也只是那群低階施法者的領導。他們說的遙
遠古神恐怕才是真正的幕後主使。」

  瑪希米蓮:「他們稱呼支配者是『首席使僕救世主大人』,可見支配者
不是傾聽者。」

  「你們的意思是他們的幕者主使者也還沒浮上台面了。」克里蓋爾嘆息
著說。

  瑪希米蓮:「應該是還沒。」

  克里蓋爾一臉憂愁:「城裡的惡魔也不知是誰召喚而來的……這些事件
不可能那麼巧合……」說著,他又畫了一個惡魔的圈圈

  瑪希米蓮忽地想起什麼,便即說道:「說到這裡,我們幾個同伴,昨天
晚上都作了一個相同的惡夢。」聖騎士把惡夢的情節稍微描述了一下,接著
說:「我懷疑這個惡夢也是整起陰謀的一環。小心在夢中傾聽低語的人……
正在沈眠……等待……指示……」

  莉莉安臉色一變:「你們就在夢中聽到了低語。」

  「對,好像是在喊著什麼:『巨鐘敲響!大門開啟!』」瑪希米蓮臉色
一變,驚叫道。

  克里蓋爾沉吟道:「看來傾聽者的勢力還沒消失,那個古神的力量應該
還在幕後運作著……」

  諾里安拍手說道:「你們還記得城主頒給我們的獎章嗎?」法師皺了皺
眉頭:「獎章怎麼了嗎?」諾里安點頭說:「可能是我多疑了,不過既然是
那個問題城主的妹妹給的……」

  愛德溫喔了一聲,從懷裡將獎章掏出來,交給瑪希米蓮:「來偵測看看
吧,瑪希。」

  瑪希米蓮緊張地點了點頭,輕輕念了句箴言,但卻沒有發現獎章有什麼
不對。

  諾里安遺憾地說:「唔……我還以為找到了怪夢的源頭呢。」

  帕斯卡倒是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我想應該支配者對我們說服不成,
就直接去控制城主了,她應該跟這件事無關。」

  「你每次看到美女都直接排除嫌疑……」諾里安嘆了口氣說。

  瑪希米蓮:「如果是藉由獎章讓我們作惡夢,總會有些隱藏目的吧?花
了那麼多精神和貴重的材料,只是要讓領獎章的人作一次惡夢?」她說著,
又搖了搖頭:「事情真是越來越複雜了。」

  愛德溫瞪著聖騎士一眼:「有些邪法是會潛伏在你的腦子裡的,直到你
真的做出某些恐怖的事情之前,誰也發現不了邪法的存在……」

  「那要不要來檢查看看啊?」瑪希米蓮不甘示弱地看向愛德溫。牧師卻
只是聳聳肩:「怎麼檢查?敲破腦袋來看嗎?」

  瑪希米蓮也聳肩道:「你是專業驅魔師,你不知道怎麼檢查的話,我怎
麼會知道。」愛德溫不禁笑了出來:「嗯,如果現在在我面前的是批著瑪希
皮的巴洛魔,那我是有辦法檢查的。」

  帕斯卡嘆息道:「反正『巨鐘敲響!大門開啟!』這句話到底是指什麼
得查出來。我們跑出來之前真應該去看看滅影者在搞什麼才是,如果是支配
者做的,可能是某種暗示吧。」

  「當時太急著逃出城了。」莉莉安同意道。

  帕斯卡:「那麼現在呢?這樣沒有線索根本無從查起。」

  法師話才剛講完,一名督伊德卻咻地站了起來。

  「有人來了。」他說。

  「麻煩來了?」瑪希米蓮握住劍柄,站起來往入口的方向警戒。愛德溫
卻已經看到來人,是蓓。「對。」愛德溫說道,同時也注意到她沒有穿著平
時那件舊長袍,而是一件其上滿佈眼睛圖示的法袍,還帶著兜帽。

  「這法袍……」帕斯卡看著來人脫下兜帽,說道「這次連妳也感到棘手
嗎?」

  「看來你們遇到瓶頸了……」蓓面無表情,雖與平時沒有太大不同,但
看起來特別疲憊,「很不巧我也是。」

  「我不知道你也會碰到瓶頸。」愛德溫說。

  諾里安:「你和傾聽者交上手了?」

  蓓簡單地回答道:「可以這麼說吧。」

  瑪希米蓮:「我們需要線頭,現在的情報太多了,但全都混雜在一起。
如果蓓小姐願意把混雜的線頭提供給我們,事情應該就會有所進展吧。」

  蓓沒有回答瑪希米蓮,而是說道:「但我會如此不請自來的主因還是想
提醒你們,那個逃跑的犬魔已經通報了你們的事情,很快的,他們就會在城
外搜索你們的蹤跡,當然這個小樹林也是他們搜查的重點之一……如果我方
按兵不動的話,很快就會遭到圍困。」

  愛德溫:「你有什麼計畫嗎?」

  「夢中語者已經動員了他所有的棋子……我唯一的反制方法就是也動員
我所有能用的棋子正面迎擊。」

  「你的棋子應該不只有五顆吧?」諾里安期待地看向蓓。

  蓓轉頭看向諾里安:「我所有能用的力量,包括你們、神林會、殘存的
滅影等一起對抗夢中語者的勢力。我還期待你能幫我換到一些棋子呢。」

  愛德溫吸了口氣:「真是令人振奮。」

  「殘存?滅影者聖堂被殲滅了!?」瑪希米蓮按住額頭道。

  蓓抓抓頭髮,卻仍是面無表情地說道:「很遺憾……」

  「我就想說滅影者怎麼可能沒動作。」帕斯卡看向諾里安,後者嘆了口
氣說:「看來當初沒有過去是正確的……」

  蓓說道:「我可以告訴你們滅影者聖堂,是被黑薔薇的勢力滲透的。許
多生與死之主的信者都被獻祭給了罪之主,以此做為抵押品召來了那麼多的
惡魔。」

  諾里安驚呼道:「連那個犯罪組織也有份?」瑪希米蓮點了點頭:「從
內部開始腐化,所以失去了無時無刻都應該要存在的警醒?」

  瑪希米蓮看向愛德溫:「愛德溫,你捐獻的鉅款看來有一部份變成黑薔
薇的資金了……」帕斯卡嘆了口氣,在地上隨手畫了一朵花,忽地又說道:
「妳可以解釋一下那個異常複雜的召喚法術是啥嗎?」

  蓓想了想:「我只能說幸好那個法術沒有完成。記住,接下來不要單獨
在城裡行動。」

  諾里安問道:「那個法術是你阻止的嗎?」蓓不置可否,沒有回答。但
帕斯卡扔了樹枝,驚叫起來:「城裡?妳的意思是要我們再回去那個快變成
惡魔城的地方?」

  「帕斯卡,你在講的地方剛好就是你家。」愛德溫說。

  蓓笑了起來說:「你覺得那個惡魔城可怕嗎?那還不夠可怕。你們知道
嗎?腐化的聖堂是最適合用來舉行邪教召喚儀式的。」

  愛德溫點頭說:「不錯,墮落的反差造成的負能量是最強大的。就如同
墮落的聖騎士通常都會成為強大的死亡騎士一樣。」

  蓓笑著說:「如果可以驅除聖堂裡的不潔存在,就可以終止巴特魔族橫
行的景象。屆時,就直接殺到城主那裡。這有什麼難的?多簡單。」

  愛德溫說:「好主意。」

  「你說的第一點對現在的我們來說就夠難了。」帕斯卡嘆息說。

  莉莉安說:「首先我們要準備離開這裡,不然大概又會被那食人魔巫師
找上……」看來她仍對那食人魔法師心有餘悸。

  於是眾人議定,先趕去城邊的半身人聚落通知,尋求支援,再試圖闖入
城內,一舉消滅邪惡力量。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回覆文章

回到「20 邪眼召喚:Call of the Evil Ey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