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AY]之二

版主: BlackWolf

回覆文章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070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PLAY]之二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09年 10月 18日, 05:51

   ****************************
   *                          *
   *   Call of the Evil Eyes  *
   *                          *
   *     邪    眼    召    喚     *
   *                          *
   ****************************



       GM:         Blackwolf
       柯洛特:           Danath
       帕斯卡:             loio
       愛德溫:        Tropicalo
       瑪希米蓮:            Zeel
       諾里安:               辛律





  *    *    *    *    *    *    *  





  眼見諾里安似乎恢復了精神,這時樓下卻傳來敲門聲,莉莉安探頭看去,一
名紫袍的女子站在樓下,正是蓓。

  諾里安:「我去開門吧」說完便下樓開門。

  愛德溫嘆了口氣:「悠哉的時間總是過的特別快。」

  帕斯卡則是翻了翻白眼:「她怎麼知道我們在這的?」

  「因為愛德溫也在這邊吧?」諾里安回答。

  「打擾了。」蓓走了上來,環顧四周後看了看帕斯卡,笑了出來:「我一直
都看著你們。」她兩隻手指比了比自己的眼睛,又比了比眾人。

  「蓓小姐的事情處理完了嗎?」瑪希米蓮說著,給蓓拉了張椅子。

  「坦白說,事情比我想像中的還棘手。」蓓說著,點了點頭,接過莉莉安奉
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帕斯卡低聲碎念道:「哪一次不棘手?」

  蓓沒有回答,而是瞧了一眼瑪希米蓮:「我聽說你們在城門口發生的事了,
你們可還真神勇啊。嗯?」

  愛德溫一聽,不禁帶著笑容也喝了口茶。

  「人有失手,馬有亂蹄。」瑪希米蓮兩手一攤,尷尬的對蓓笑了一笑。

  諾里安插口說道:「那我想你應該也知道鼠人攻擊的事情了,對此你有什麼
想法嗎?」

  蓓點了點頭:「這次的活動中,這個城裡湧來不少人潮。對方肯定不會放過
這個機會,你們也看到市集中的景象了。他們想趁這機會造成嚴重的屠殺,我想
這只是個開頭而已。你們務必找到他們的大本營,對他們的老巢進行直擊。」

  「嚴重的屠殺……」諾里安和瑪希米蓮沉重地對看了一眼。

  愛德溫:「是指你的老敵人嗎?」

  蓓的眼珠轉了轉,緩緩地點點頭。

  莉莉安半為不解,半為驚訝地看著蓓:「為什麼?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嗎?」

  「有時候,某些行為,並不需要什麼意義。」蓓只是這樣說。

  諾里安點頭表示同意:「毫無意義的邪惡行為,往往是最可怕的……」

  「如果只是要把城裡的人變成臭烘烘的老鼠,那麼就沒有必要用那種血腥的
方法來暴露陰謀。」瑪希米蓮說,「這麼看來,鼠人只是對方的棋子而已吧?」

  「該不會我們要直接去下水道揪出他們的老巢吧?」帕斯卡問,「拜託不要
……野外也比下水道好一萬倍……」

  蓓:「這個城鎮這麼大,在這城裡的下水道慢慢找,要找到何時?」

  「所以你有什麼線索嗎?」諾里安道。

  「這陣子的山腳區發生了不少失蹤事件,我想他們應該也不會放過今天這個
機會的。」蓓看著諾里安回答,「當然,如果能得到情報管道得知他們的巢穴所
在,那是最好的。」

  帕斯卡點了點頭:「就是要等老鼠綁架完之後追蹤嗎?」

  瑪希米蓮皺起眉頭:「我不是很喜歡這個主意。」諾里安不置可否:「如果
你這麼不放心,那你要不要自己來當誘餌?不過像你這樣『強壯』的對象,我想
她們是不敢下手的。」說著,諾里安上下打量了瑪希米蓮好幾眼。

  帕斯卡拍掌說:「對對對,然後在自己身上掛個『請綁架』的牌子,老鼠就
會乖乖帶妳回去當女婿了。」

  「你們有什麼更好的主意嗎。」蓓交叉著手指看著瑪希米蓮。

  沉默了好一會的愛德溫說道:「讓他們綁架。」蓓聽了,對愛德溫笑了笑:
「這就是我喜歡你的原因,你總是那麼冰雪聰明啊。」愛德溫露出尷尬的笑容,
在椅子上不安分地挪動著位置。

  瑪希米蓮又說道:「山腳區這邊失蹤的人,有地緣上的共通性嗎?除了都是
山腳區的居民外,有沒有他們失蹤地點的情報?例如最後一次被看到的地點之類
的線索。」

  莉莉安懊惱地看著瑪希說:「你說的很對……可惜我當初調查這些案件的時
候沒有想到這些,不然這是一個很好的線索。」

  「說不定調查一下被害人的共通點,能得到一些什麼重要的情報。」莉莉安

  帕斯卡:「不如找警備隊問問吧,這種恐怖的事情他們一定被煩過好幾次。」

  諾里安也表示同意:「嗯,先去調查看看吧?真不行的話,也只能讓我來當
誘餌了。」帕斯卡看了看諾里安:「先把你身上的精油洗掉。」

  諾里安一愣,對帕斯卡的無情無意搖了搖頭:「我還以為你打算見義勇為代
替我呢……」

  愛德溫噗哧地笑了出來,他看了看瑪希,再看看諾里安,接著又看了莉莉安
一眼,最後再看向天花板:「也是可以。」

  瑪希米蓮也點了點頭:「也好。反正坐在這邊,線索也不會直接出現在我們
面前。多問幾個地方,總是會有能用的消息的。」

  蓓點頭說道:「你們最大的敵人,就是時間。請務必要快。」

  「我能幫你們些什麼嗎?」莉莉安抓著諾里安的手問。

  愛德溫:「莉莉安,你知道被抓的人的性別、年齡層多半是什麼嗎?」

  莉莉安想了想說:「失蹤的人口,有男性女性、成功的商人或是遊民,有人
夜間出外而失蹤,有人則一整個家庭在家裡失蹤,我還真看不出什麼共通點。」
說著,莉莉安皺起了眉頭。

  愛德溫站起來:「所以大家都可以當誘餌了。」

  諾里安也點了點頭:「聽起來我們還是得出門走一趟。」

  *瑪希米蓮:可以丟int檢定拼靈光一閃嗎 XD
  *GM:你丟丟看啊,說不定會靈光一閃也不一定
  *瑪希米蓮:11 + 0 = 11
  *諾里安:dm:你的保險絲燒壞了
  *GM:瑪希的腦中:「!@#$%^&*()」

  「老鼠大概有自己的鑑別法吧?就跟廚師會看哪塊肉比較好吃是一樣的。」
帕斯卡說著,又點了點頭,似乎對自己的比喻深感同意。

  「聽起來根本是隨機亂選的。」瑪希米蓮搖了搖頭,站起來,「總之,先來
去警備隊那邊問問有沒有其他的資料好了。」

  莉莉安:「你們可千萬小心點啊,這種自願被綁的戰術實在太亂來了。」

  「放心吧,我們比較擔心對方不願意綁我們。」諾里安回答。

  警備隊的駐紮地在最高處小丘上的男爵宅第,從山腳區過去,就得往上城丘
區前進。

  山腳區的居民較少,市集雖然並未延伸進這區域很多,但至少有一群馬戲團
藝人決定在山腳區設立他們表演的舞台,希望能在這裡找到一些會注意他們的觀
眾。馬車舞台上,三個劇團演員蹦蹦跳跳地表演著彆腳的鬧劇,只不過他們的笑
點很難讓人了解。過往的旅人放慢他們的腳步,觀看表演一會兒,然後紛紛搖頭
離開。

  忽然間,舞台的幕簾被撕開,出現一個魁偉的、黑頭髮、無眼睛的灰皮膚人
形生物。他怪叫著,朝劇團演員高舉斧頭,同時更多他的同類從舞台和附近的街
角竄出,驚恐的尖叫聲在群眾間響起。

  「這看來並不是表演的一環。」瑪希米蓮迅速地拔出劍來。

  *GM:
  *abcdefghijklmnopq
  1                 
  2      台幕幕A台      
  3      台台路台台      
  4 B    台路台路台      
  5                 
  6                 
  7   路        路    
  8          路路  路  
  9     路  路       E
  0***              
  11***              
  12             D   
  13      C          
  *大家放位置丟init


  *愛德溫:Init = 19+1=20
  *愛德溫:b0
  *帕斯卡:init15
  *帕斯卡:a11
  *瑪希米蓮:*C 11 ,先攻=14
  *諾里安:INIT=8
  *愛德溫:愛20帕15瑪14諾8

  *諾里安:
  *abcdefghijklmnopq
  1                 
  2      台幕幕A台      
  3      台台路台台      
  4 B    台路台路台      
  5                 
  6                 
  7   路        路    
  8          路路  路  
  9     路  路       E
  0諾愛*              
  11帕*瑪              
  12             D   
  13      C          

  愛德溫低頭吟唱了一會,跳了出來,揮舞著雙臂,大聲唱著卡法的聖歌,接
著居然開始講道:「你們不要再殺生了,這樣是不對的。殺戮只是一時的滿足你
們破壞的血性,但所有生命都是被創造出來的,生存的價值在於創造而不是破壞
啊。」

  卻見路人們和怪物們幾乎都停止動作,看著愛德溫仔細聆聽。

  *GM:怪物們對愛德溫的話似懂非懂,面面相覷(雖然他們看不到)
  *GM:該帕斯卡
  *帕斯卡:拿出十字弓來開始上膛over

  「你們瞧太陽的力量是多麼偉大,他給予了萬物生存的能量。」愛德溫高聲
說道,同時對伙伴們指指台上的沒被影響的怪物。

  *瑪希米蓮:穿過人群,倍速移動到舞台附近(能靠多近靠多近)
  *GM:瑪希你速度多少
  *瑪希米蓮:20ft,倍速也只有40ft
  *GM:你是要跑到舞台「旁邊」?
  *瑪希米蓮:可以跑到舞台上的話就跑上去
  *瑪希米蓮:離怪物A越近越好
  *GM:丟個jump或climb
  *瑪希米蓮:7 + 2 - 6 = 3
  *GM:瑪希真的是一鼓菜味耶
  *瑪希米蓮:我又不能攻擊其他幾隻,會破壞愛德溫的講道吧 orz

  瑪希米蓮點了點頭,穿過人群,奔跑到舞台邊緣,朝台上奮力一跳,卻因身
穿笨重的盔甲而撞到舞台邊,跌回原地。

  帕斯卡看向熱血衝鋒的聖騎士說道:「你講這麼多,到時候還不是要被殺。」

  愛德溫沒有理會帕斯卡,繼續激情地說道:「但太陽不是因為只能創造而創
造,高聳天空的烈日同時也有著強大的力量。昔日遙遠的瑟獨帝國,正是因為人
們忘卻了諸神的教誨,才遭致了天火的降臨。沃利亞的滅亡,也是由於矮人們專
注在汲汲營營,卻不去侍奉創造他們的真神。」

  *GM:台上的怪物砍仆了一個演員
  *GM:其他的怪物似乎在思索愛德溫的話
  *GM:該諾里安
  *GM:有的怪物作沉思狀,有的怪物轉頭問他的同伴問題

  「快逃!」諾里安對似乎也陷入法術的路人們大叫,拿出投石索,而拉夫也
衝了出去,跑向舞台的方向,奮力一跳,但也沒能夠跳上去。

  路人們聽了諾里安的叫喚,如大夢初醒般狂奔逃走。

  *帕斯卡:enthall貌似效力1hr?
  *GM:要一直講才有效果的樣子
  *GM:第二輪,該愛德溫,繼續講道
  *帕斯卡:真正的嘴砲戰

  「是故,只有虔誠地將自身投於諸神的懷抱,才是避免滅亡、尋求最終的寧
靜的唯一道路!」愛德溫朝怪物們伸出雙手,怪物們則是沉默著、思索愛德溫的
話。

  「來,不要害怕,到我的身邊來,我跟你們講解卡法的教誨。」愛德溫向怪
物們揮手,雖然怪物們也看不到,但顯然感受到愛德溫的友善。

  愛德溫繼續說道:「很多人以為滅影是為了要消滅世上所有的罪惡。是要打
擊魔鬼,剷除異己。不,錯了,卡法賦予萬物生命,有如太陽提供所有生命生存
的能量。」

  「毀滅絕對不是卡法的教誨,即便遭到毀滅的是邪惡。」愛德溫高呼。

  *帕斯卡:移動到C11射擊A 8+6=14 dmg=6
  *帕斯卡的矢擦過怪物身上堅硬的皮膚
  *GM:隨著帕斯卡射出的那箭
  *GM:怪物們全部從愛德溫的講道中醒來
  *GM:並發出憤怒的吼聲
  *瑪希米蓮:我就說唄

  愛德溫停了下來:「呵,悠哉的時間又結束了。」

  帕斯卡舉起失手的十字弓:「哎呀我不是故意的」愛德溫一聽,轉過頭抱怨
道:「我上次不是講過我如果施展注目術的話,請你們要打就通通一起打,不要
分段攻擊嗎?」

  帕斯卡:「我是為你的喉嚨著想。」

  「至少居民都撤離了。」諾里安說。

  「嘴巴怪物、妖術、殺掉他!」一個怪物指著愛德溫大吼。

  *GM:
  *abcdefghijklmnopq
  1                 
  2      台幕幕A台      
  3      台台仆台台      
  4 B   拉台台台台台      
  5                 
  6                 
  7                 
  8               瑪 
  9                仆
  0諾愛               
  11帕                
  12             D   
  13      C          

  此時瑪希米蓮找不到階梯,於是轉向,揮著長劍衝向廣場上一名灰皮怪物,
一劍砍倒對方,還一臉驚訝,似乎沒想到對方這麼弱小。

  愛德溫:「你可以等我把他們集合在一起,再一次殺光嘛。」

  帕斯卡:「這不是來了嗎?」

  *GM:
  *abcdefghijklmnopq
  1                 
  2      台幕幕 台      
  3      台台仆台台      
  4     拉台台台台台      
  5                 
  6                 
  7              A  
  8               瑪 
  9 B            D 仆
  0諾愛               
  11帕 C              
  12                 
  13                 
  *愛20 帕15 瑪14 怪11 諾8

  卻見怪物們分別以斧頭朝瑪希米蓮與愛德溫發出攻擊,前者被舞台上跳下來
的怪物一斧頭準確地砍中後背,後者則熟練地擋下攻擊。

  *GM:傷害11點
  *瑪希米蓮:我好像看到nature 20
  *GM:如果瑪希沒穿鎧甲的話,這斧可能就砍斷你的脊椎了

  這時拉夫衝到了怪物背後,兇狠地啃咬怪物,而諾里安則挺起矛夾擊眼前的
敵人,又放倒了一名怪物。

  *諾里安:陽春版的牙通牙
  *GM:愛、帕、瑪的回合
  *愛德溫:釘頭槌敲打C,ATK 11+5=16 DMG 8-1=7
  *GM:C被打得滿頭包
  *愛德溫:「什麼叫作嘴巴怪物!」(敲打)
  *愛德溫:「講道理聽不懂嗎?」
  *帕斯卡:射擊C 6+6=12 dmg=7之後往A9移動 over
  *GM:帕斯卡又一箭射倒C

  瑪希米蓮眼見怪物不強,勇氣倍增,舉劍以一戰二,分別砍向夾擊自己的兩
名怪物,並且順利地又減少一名敵人。「不用過來!」瑪希米蓮大喊道,「去檢
查傷患!」

  愛德溫點頭,跑去舞台側找到了樓梯,到了舞台上,並且發現被怪物砍倒的
演員深受卡法眷顧,還一氣尚存,於是便開始為傷者治療。

  *帕斯卡:上移一步到b8 射擊A 20+6=26 CRI CHECK18+6=24 dmg6... over
  *GM:你cri之後的傷害是6?
  *帕斯卡:yesyesQ.Q
  *GM:怪物A被一箭中眼
  *GM:A:「吼啊啊啊啊!!!」
  *GM:不對
  *GM:他沒有眼
  *GM:所以是中了差不多眼睛的位置
  *諾里安:難怪沒死
  *瑪希米蓮:射在照理講應該要有眼睛的位置

  帕斯卡一愣,說道:「啊,我忘記他沒眼睛!

  *GM:講得好像帕斯卡箭術了得常常射人家眼睛

  「你本來也沒有瞄準的他眼睛吧。」諾里安吐槽道。但帕斯卡搖了搖頭:「
瑪那力量無處不在,就算我沒瞄準瑪那也會幫我瞄準。」

  「向三眼禿鷹懺悔你們的惡行吧!」瑪希米蓮高叫著卡法侍僕的名號,朝最
後一隻灰皮怪物揮出兩劍,將其砍成兩段。

  *GM:其實第一劍就兩半了
  *愛德溫:迪崔赫:「那就是四半了。」
  *GM:XD

  「呃……妳這招我上次記得是砍兩半吧?」帕斯卡看著分成四段的屍塊說。

  「偶爾也是會失手多砍一劍。」瑪希米蓮回答,同時神色自若地甩了甩長劍
上的染血,還劍入鞘,模樣甚是老練。

  此時,城鎮守衛也終於趕到,看了看眾人又看了看現場,開始七手八腳地將
尚未死透的怪物給綁了起來。

  諾里安嘆了口氣:「多餘的暴力是不好的……」愛德溫則是搖搖頭,順手開
始為怪物治療。

  *GM:愛德溫治療是要用哪個法術治
  *愛德溫:CLW
  *GM:你把剛才罵你嘴巴怪物的那個灰皮人治醒了
  *瑪希米蓮:好浪費喔
  *愛德溫:我個人覺得你莫名其妙被打二三十點比較浪費
  *瑪希米蓮:我被石盲蠻族直接Nature 20,是天亡我也,不是我故意被打啊 XD
  *愛德溫:那你被野蠻人痛毆咧XD
  *瑪希米蓮:一開始就方寶當然會被痛毆

  李契騰尼亞發現了眾人的身影:「啊!又是你們!」眾人還發現先回旅店休
息的柯洛特也隨著城鎮守衛一起來到。

  「嗚喔,我似乎錯過一場好戲了,抱歉阿,我來晚了,諸位。」

  愛德溫蹲在怪物身邊問道:「好,你們是從哪來的?」但怪物卻「呸!」的
一聲,吐了口口水到愛德溫身上。

  帕斯卡看到這情景,對柯洛特說道:「不……你來得一點也不晚」柯洛特順
著帕斯卡的手指,看到了愛德溫和綁起來的怪物:「這是三小?」

  「副隊長,我們正打算過去跟您請教一些問題呢。」瑪希米蓮朝副隊長走了
過去。

  *GM:瑪希丟GI
  *瑪希米蓮:1 + 10 = 11
  *瑪希米蓮:媽啦,為什麼這種時候方寶 = =
  *GM:你又要被痛毆了嗎?
  *瑪希米蓮:方寶 = 被歐的前兆(誤)

  李契騰尼亞看到聖騎士走來,問道:「有什麼我能幫得上忙的?」

  「是這樣的,聽同伴的妹妹提起,這陣子在山腳區有蠻多起失蹤案件。」瑪
希米蓮指了指諾里安,「這些案件或許跟我們正在追查的某件事情有關,想請教
的是,不知道警備隊那邊有沒有關於這些案件的資料可以借我們參考?」

  副隊長點點頭:「那些失蹤案件已經證實為殺人案件了,我們發現一些失蹤
的人口,但只發現他們的遺體……」

  *愛德溫:(抹掉口水)「頑劣之徒,就需要頑劣之人來教育。」(看看夥
        伴中誰比較頑劣)
  *柯洛特:「我很好奇,這傢伙真的聽的懂人話嗎?」拿盾牌搓怪物的頭
  *GM:*怪物憤怒地對柯洛特做出張口欲咬的姿勢
  *柯洛特:「呦~這麼兇?」
  *諾里安:「拉夫!咬牠!」
  *GM:拉夫狠咬灰皮人的腳
  *GM:怪物B:「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愛德溫:「那不是食物喔。」

  副隊長還想說話,但卻被狗和怪物的吵鬧聲吵得按住耳朵。瑪希米蓮見狀,
轉過頭去制止道:「萊斯奇瑪,不要這樣。」

  *諾里安:「好了!放開牠吧!」
  *帕斯卡:「我最不擅長威嚇了」(看看柯洛特
  *柯洛特:「會叫,看來是活得挺好的麻。」
  *GM:拉夫聽了愛德溫跟諾里安的話,似乎覺得很可惜:「凹凹……」
  *諾里安:「好啦,回去再讓莉莉安給你弄好吃的」

  瑪希米蓮嘆了口氣:「已經確定是殺人事件了嗎……如果方便的話,可讓我
們的同伴協助調查一下遺體嗎?」

  副隊長看向地上依然疼痛打滾的怪物說道:「原來兇手就是這些石盲蠻族,
看來他們的巢穴應該離這裡不遠。我們要把這些怪物帶回守衛中心監禁,在這之
前,你們有需要問話嗎?」

  愛德溫聞言,看向瑪希,似乎在等待她前來問話。

  帕斯卡:「事實上,我們現在就在問話。」

  諾里安:「講到這個,他們這次是從哪冒出來的?又是下水道嗎?」說著,
諾里安往舞台的內側前進,拉夫搖著尾巴跟上,但諾里安回頭制止了大黑狗:「
拉夫你在這邊等我。」

  瑪希米蓮:「我是有想要問的問題,但看來跟它們之間根本沒辦法溝通……
想問也無從問起。」說著,瑪希米蓮攤了攤手。

  *GM:副隊長痛毆瑪希的頭:「那你還問屁啊!」

  「我認為放狗咬人並不是一個問話的好方法。」副隊長橫了瑪希米蓮一眼。

  愛德溫一聽,不禁一愣:「這位小姐的說法我不同意喔。」

  瑪希米蓮:「愛德溫,我的意思是,他們在講什麼我根本聽不懂,問了也沒
用。」

  *瑪希米蓮:我又不是某個叫洛爾的熱血笨蛋,沒點通曉語言術

  愛德溫搖頭揮手表示並不贊同:「他們既然會因為我的佈道而遲疑,那就代
表他們聽得懂。」

  *GM:他們都會罵你嘴巴怪物了,顯然是能溝通的
  *愛德溫:對

  「我明明聽到他罵你嘴巴怪。」帕斯卡補充。

  柯洛特點了點頭:「聽的懂跟想不想溝通是兩回事嗎?」

  坐在地上的無眼怪物聽著眾人的對話,忍不住對瑪希米蓮的方向罵道:「笨
女人類。」

  *諾里安:XD

  愛德溫指著怪物:「是他講的。」

  「我從來沒有否認過我是個笨蛋啊。」瑪希米蓮說。

  *柯洛特:自爆了!?
  *諾里安:換瑪希咬人了?
  *柯洛特:好像我們幾個玩了這傢伙很久沒見瑪西開始問話XP

  瑪希米蓮走到了咒罵自己的怪物面前:「在神的面前,任何人都應該要承認
自己的無知,接受神的引導。」

  「笨女人才無知,我首領,剝笨女人類的皮。」怪物說道,顯然不把瑪希米
蓮放在眼裡。

  「我記得上次她這樣講之後,把一個半獸人打到牙齒都沒了。」帕斯卡瞇著
眼睛陷入回憶。

  柯洛特好似在和帕斯卡演戲一般配合著說:「你說上次那個半獸人嗎……真
夠慘的……」

  瑪希米蓮指著被自己剁成四塊的怪物:「你的首領不是已經死了嗎?」

  「他不是我們首領,我們首領,很強。」怪物搖頭說道。

  瑪希米蓮又問:「還是你想告訴我,那些臭烘烘的老鼠人才是你們的首領?
我以為像你們這樣勇敢的生物,是不會尊奉其他不明來歷的東西為主的。」

  「呸!」怪物一口口水吐到瑪希身上,「臭老鼠算什麼!冷石,我們首領的
名字,會殺了笨女人類跟嘴巴怪物。」

  瑪希米蓮抹去口水:「這個冷石是哪裡來的,願意講來聽聽嗎?」

  「笨女人以為我是笨蛋。」怪物賊笑,「才不告訴逆雷。」

  *柯洛特:「瑪希,你成功證明他比你聰明了。」

  瑪希米蓮:「你不願意講也無所謂的,我們遲早也會查出你主人的下落。你
現在告訴我們,跟晚一點告訴我們其實也不會有所差異的。」

  「無所謂,你們不找他,他會找你們,殺害!跟母豬一樣殺害!」怪物回嘴
道。

  帕斯卡:「幹嘛還好聲好氣跟他說話,妳上次打那半獸人可不是這樣的。沒
眼睛就比較值得同情嗎?」

  「是阿,上次那招還滿有效的說。」柯洛特連連點頭表示贊同。

  *瑪希米蓮:不要栽贓一些我沒做過的事情 = =
  *愛德溫:yes you did
  *愛德溫:可能喝了點酒所以忘記而已XD

  「你們這樣是不會有進展的。」副隊長搖搖頭,嘆了口氣,對瑪希米蓮與怪
物的交談感到厭倦。

  這時,諾里安在舞台後方找到了下水道的入口,並且向大家告知了怪物可能
是來自下水道的構造。

  「不知道有沒有辦法把下水道的入口封鎖住。」諾里安說道。

  愛德溫:「會淹水喔。」帕斯卡也點了點頭:「會淹臭水。」

  諾里安:「平常的話,我還可能讓拉夫去追蹤。不過在下水道,我怕味道已
經被水沖的差不多了。」

  無意關心瑪希米蓮的副隊長看了看諾里安,插嘴說道:「對啊……你不是李
奧老師的弟子嗎?你應該也很精於追跡之術吧。至少在我印象裡面,莉莉安的追
蹤能力是滿好的。」

  「喔!」愛德溫聞言看向諾里安。

  *瑪希米蓮:再嘗試一次GI = 17 + 10 = 27
        如果不能GI,那可以改成威嚇嗎? 17 + 4 = 21
  *GM:你要怎麼威嚇他
  *瑪希米蓮:用長劍劍鞘頂著他的胸口

  「這……」諾里安猶豫了半晌,看向瑪希米蓮的動作,「好吧,我去找莉莉
安過來。反正我也正好想迴避一下……記得留下舌頭啊!」

  「笨女人類!母豬!」怪物惡聲惡氣地對瑪希米蓮咒罵,聖騎士嘆了口氣,
正要放棄,卻聽怪物又開口說道,「笨女人類就這麼想死嗎?就告訴你們!冷石
在舊倉庫裡、地表的蟲子去找他,他殺掉你們!」

  副隊長李契騰尼亞嘆了口氣:「要不是你們救了居民們兩次,我真的會覺得
你們是菜鳥。」頓了一下,副隊長又補上一句,「還不是普通菜的那種。」

  帕斯卡連忙撇清:「請不要把我跟這些人混為一談謝謝。」愛德溫也無奈地
聳了聳肩。

  「副隊長,這傢伙就交給你了。」瑪希米蓮顧左右而言之地說,絲毫不理會
副隊長的調侃,「可能的話,請民眾暫時不要太靠近水溝邊。免得又從地下竄出
些什麼。」

  *瑪希米蓮:骰子出1 / 2
  *瑪希米蓮:根本是大宇宙意志

  副隊長押著怪物離開,那怪物還不時惡狠狠地回頭朝眾人的方向露出冷笑,
似乎很確信冷石會把所有人全部收拾掉。

  過了一會兒,諾里安與莉莉安相偕來到。

  瑪希米蓮看向其他人:「你們也聽到對方說自己的首領在舊倉庫裡了,有什
麼打算沒有?」

  「說來,這冷石是啥玩意來著?」柯洛特問道。

  諾里安看向瑪希米蓮:「結果你打斷她幾根骨頭?」

  「萊斯奇瑪,作為神的使僕,我不會對俘虜使用暴力的。」瑪希米蓮搖了搖
頭,又看了諾里安一眼:「我不記得我有打過半獸人啊,你們剛剛到底在講些什
麼?」

  柯洛特:「你真的不記得了嗎?也對,聽說酒精會影響記性。」說著,柯洛
特對帕斯卡的方向笑了笑。

  「對不起,我上次不該把我第一次試驗時釀的酒給你喝的。」諾里安由衷但
帶了點尷尬地對瑪希米蓮道歉。

  「舊倉庫在哪?」愛德溫對諾里安和帕斯卡問道。

  帕斯卡抱胸說道:「倉庫要多少有多少,不過我還是勉為其難的幫你想想……」

  「What can i do for you?」莉莉安看了看眾人,用賽費隆文說。

  「聽說怪物們的頭子在舊倉庫。」聽到了莉莉安的說話,賽費隆人出身的愛
德溫也以母語回答:「Maybe you can help us tracking down the monsters.」

  莉莉安想了想:「這樣嗎……我想應該是在那裡……跟我來。」莉莉安帶著
眾人開始行動,而瑪希米蓮卻依然針對喝醉的問題糾纏不休。

  *瑪希米蓮:「釀酒?你是說喝起來甜甜的,還蠻順口的那瓶?我不是跟你
         們喝完後就去睡了?這跟半獸人有什麼相關?」
  *諾里安:「其實你沒有去睡,總之我不會再拿那玩意給你喝了。」

  很快地,眾人走到了一間大倉庫門前,只見這倉庫有著厚重的大門,從正面
看沒有窗子,大門似乎是深鎖的。

  帕斯卡問道:「為什麼妳認為會是這裡?」

  莉莉安點了點頭:「之前我就追蹤過綁架案的痕跡,但我一直以為他們的基
地會在下水道,所以在下水道找了很久。現在想起來,這座倉庫也滿可疑的。」

  「你一個人跑去下水道找他們?」諾里安愛妹心切,聽說此言立刻大驚。

  「原來如此,不愧是李奧大師的弟子。」帕斯卡橫了諾里安一眼,挑釁意味
濃厚。

  「當然不是啦。」莉莉安說,「我跟神林會的同伴去的。」神林會,便是諾
里安與莉莉安的師傅李奧在世的時候創建的德魯伊和遊俠組織。

  「噢……嚇死我了……」諾里安鬆了口氣說。

  *愛德溫:竟是莉莉安的手下
  *愛德溫:諾里安你妹妹已經是統領眾人的ㄉㄉ了
  *愛德溫:你怎麼還在這邊養狗和一群菜鳥胡混
  *諾里安:對不起我只會釀酒
  *GM:XD

  「猜猜他們的首領是什麼玩意。」愛德溫忽地說。

  放心的諾里安回答:「從你們問出的名字聽起來,應該是跟牠同一類的怪物
吧。」

  「既然叫做冷石,會不會是什麼山丘巨人啊?」瑪希米蓮做了個不知有何根
據的推理,但柯洛特還當真皺了皺眉,認真思考起巨人的危險性。

  諾里安又說:「不過我懷疑對方可能也只是負責他們這一群怪物而已。」

  帕斯卡抓了抓下巴:「可是那無眼怪似乎跟老鼠是敵對關係呢?」

  「不一定是敵對吧,也許只是單純的優越感?」柯洛特說。

  瑪希米蓮哼了一聲:「邪惡勢力的手下,就算彼此爭鬥也不足為奇。」

  愛德溫對瑪希米蓮說道:「說的好。」

  「問題是,這些勢力的統合者又是何方神聖。」諾里安擔憂地說。

  「不管如何,見了面就知道是啥了,對吧?」柯洛特豪爽地笑了一聲。

  瑪希米蓮點了點頭:「我們先把這座倉庫的外圍環境檢查一遍吧。你們該不
會打算直接破門打進去吧?」

  帕斯卡:「不是直接用鍊金術師之火炸了這倉庫嗎?」柯洛特也點頭說道:
「我有想過這個方法。」

  *GM:要找的人丟search
  *瑪希米蓮:search = 8 QQ
  *GM:瑪希四處亂轉了一番,連個窗子都沒瞧見
  *GM:倉庫後面也堆了很多裝貨物的木箱
  *瑪希米蓮:這邊大概會很慘,我們沒有諾爾ㄉㄉ 囧
  *帕斯卡:7+5=12 QQ
  *諾里安:12.....
  *GM:諾里安也什麼都沒找到
  *瑪希米蓮:可以取20嗎?
  *GM:莉莉安也找不到什麼洨
  *GM:可

  「如何,有什麼收穫嗎?瑪希,我覺得帕斯卡剛才說的提議不外乎是個好方
法,簡單明瞭。」見眾人毫無所獲,柯洛特說道。

  一臉不耐的帕斯卡點頭:「我記得每次作這種事的結果就是破門。」

  *愛德溫:search 16+1=17
  *GM:喔!!
  *GM:愛德溫
  *GM:從倉庫後面
  *GM:爬上了木箱
  *GM:發現有個木箱上面的灰塵剝落了
  *GM:似乎是常有人經過
  *GM:這個木箱應該有人搬動過

  眾人正束手無策時,忽見站在木箱上的愛德溫向眾人招了招手,說道:「似
乎通道在這裡呢。」

  「卡法的光芒時時刻刻都會照亮我們的道路。何必用那種粗魯的方法呢。」
瑪希米蓮大有後見之明地橫了帕斯卡一眼。後者卻好似根本沒聽到瑪希米蓮的嘲
諷,只是對愛德溫說:「其實我剛才也發現了,只是看你連箱子都爬了,就讓給
你吧。」

  「通道?要把這些玩意搬開嗎?」柯洛特問道。

  愛德溫看了柯洛特一眼:「請小聲點搬。」

  柯洛特抓了抓頭,一面捲起袖子一面走向木箱。

  *GM:柯洛特要搬的話丟str
  *瑪希米蓮:取10,aid 蚌殼小弟
  *柯洛特:Roll(1d20)+5:
  *柯洛特:9,+5
  *柯洛特:Total:14
  *GM:柯洛特一個人搬不動
  *GM:幸好有瑪希相助
  *GM:大力金剛女
  *GM:才把木箱搬開
  *帕斯卡:其實根本都是瑪希搬吧
  *諾里安:是科洛特坐在上面讓瑪希搬
  *柯洛特:原來如此
  *瑪希米蓮:應該是蚌殼小弟比較有力
  *瑪希米蓮:我只有+2

  搬開箱子,卻見一道窗戶緊閉著,窗上封以黑色的膠紙,看不到內部。

  瑪希米蓮低聲說:「看來就是這裡沒錯。」

  柯洛特看向眾人:「要把這窗戶拆下來嗎?」

  「你覺得這跟破門有什麼差別嗎?」帕斯卡對似乎躍躍欲試的蚌殼說。

  莉莉安湊過去,輕輕地搬動了一下窗子,於是窗子便打開了。

  「可以打開耶……」莉莉安回頭看著眾人,往裡頭看了一眼,「好黑喔。」

  「我們進去吧?」諾里安開心說,好像立功的是自己一樣。

  「我剛才也想到了,只是看在妳是李奧大師的弟子,讓給妳而已。」說話之
人正是帕斯卡。

  莉莉安笑著回答:「謝謝你喔,埃文帝爾大師的弟子。」

  「你們感情真好~」愛德溫頭也不回地說,接著鑽了進去。

  *GM:往打開的窗口朝裡看,下面是一個約七呎高、十五呎見方的平台座
      落在這間空倉庫的一角。陰暗的倉庫裡 面滿是灰塵和碎木屑。
  *GM:只有從窗戶透進的少許光線
  *GM:等眼睛適應黑暗後
  *GM:裡面是這樣的
  *abcdefghijklmnopq
  1┌窗──────────────┐
  2|台台台            |
  3|台台台  箱箱  箱箱  箱箱|
  4|台台台  箱箱  箱箱  箱箱|
  5|               |
  6| 箱箱  箱箱  箱箱  箱箱|
  7| 箱箱  箱箱  箱箱  箱箱|
  8|               |
  9| 箱箱  箱箱  箱箱  箱箱|
  0| 箱箱  箱箱  箱箱  箱箱|
  11|               |
  12|               |
  13└───────門門──────┘

  *愛德溫:Spot 12+8=20
  *愛德溫:看看有沒有什麼動靜
  *GM:幹
  *GM:不愧是
  *GM:邪眼的使僕
  *愛德溫:那還用說
  *瑪希米蓮:3eyes
  *瑪希米蓮:傳說中長生不死的三隻眼
  *諾里安:偷窺聖徒
  *愛德溫:我可是菜鳥中的菜鳥
  *GM:愛德溫看到倉庫裡面一道黑影一閃而過
  *愛德溫:「....」
  *愛德溫:(轉頭)「什麼都沒有,快下來吧~」

  「看到什麼沒有?」帕斯卡輕聲問道。

  愛德溫瞥見一閃而逝的人影,低聲答道:「好像有人。」接著開始尋找適合
躲藏的所在。

  *瑪希米蓮:穿全身鎧的瑪西根本沒得躲啊 囧
  *GM:要下來的有誰?

  「你先過去吧,柯洛特,我怕愛德溫被偷襲。」諾里安說道,同時要拉夫待
在外面守護把風的莉莉安。

  「嗯,希望我進得去。」柯洛特也鑽了進去。瑪希米蓮則看看自己的盔甲:
「萊斯奇瑪,你先下去吧,我在外面掩護你們好了……」

  「有個人身上充滿光輝,其他人就不會注意到了」帕斯卡友善地拍拍瑪希的
肩,滿臉微笑。

  瑪希米蓮沒有回答,而是將照明棒交給諾里安:「這個帶著。」

  *GM:現在有誰在窗邊?
  *諾里安:爬ing
  *GM:好,沒事
  *瑪希米蓮:諾里安正在爬窗,瑪希站在下面沒有探頭
  *帕斯卡:我應該也在外面等
  *愛德溫:是要等什麼
  *愛德溫:等開打了再進來?
  *瑪希米蓮:避免被人家關廁所
  *愛德溫:真是聰明
  *瑪希米蓮:有蚌殼男在,你們很安全的

  *GM:離開台子之後裡面就是一片黑
  *GM:看不清楚
  *GM:大家丟init
  *愛德溫:Init 3+1=4
  *柯洛特:Roll(1d20)+3:
  *柯洛特:6,+3
  *柯洛特:Total:9
  *愛德溫:法師在上面還可以丟法術吧
  *諾里安:14
  *愛德溫:請給他丟一下嘛
  *GM:帕斯卡
  *GM:你要在窗邊丟法術嗎
  *GM:要的話就
  *GM:丟一下init
  *帕斯卡:yesyes
  *帕斯卡:init16
  GM:帕16 諾14 柯9 愛4

  「創法者在上,賜予我光明」倉庫內一片黑暗,帕斯卡便在一根箭矢上施展
了亮光術,接著以衣物遮住。接著諾里安揚起了照明棒,他身側二十呎距離登時
亮了起來。

  「有人看的到東西嗎?這麼黑連敵人在哪的看不到啦!」柯洛特一面小聲抱
怨著一面舉著盾牌前進。

  *瑪希米蓮:抱怨那麼多,就在你的盾上放light,讓你當靶 XD

  *GM:
  *abcdefghijklmnopq
  1┌帕──────────────┐
  2|諾台台            |
  3|台柯台  箱箱  箱箱  箱箱|
  4|台台台  箱箱  箱箱  箱箱|
  5|               |
  6|愛箱箱  箱箱  箱箱  箱箱|
  7| 箱箱  箱箱  箱箱  箱箱|
  8|               |
  9| 箱箱  箱箱  箱箱  箱箱|
  0| 箱箱  箱箱  箱箱  箱箱|
  11|               |
  12|               |
  13└───────門門──────┘

  眾人緩慢地移動著,深怕自己成為黑暗中敵人的獵物。持著照明棒的諾里安
繼續前進,而帕斯卡則將準備好的光亮矢射至中央的箱子上。

  *柯洛特:(結果發現箱子內是易燃物?
  *愛德溫:是在怕什麼,幹嘛不走出去XD
  *諾里安:對不起我是俗辣
  *帕斯卡:我也是俗辣Q.Q
  *諾里安:不然你以為為什麼我老妹才是扛耙子XD

  柯洛特縱身一躍,跳到箱子上,但依然找不到敵人。

  *諾里安:靶子來了!!!
  *帕斯卡:有種古墓奇兵的fu
  *瑪希米蓮:可惜不是蘿拉
  *諾里安:黑白說,古墓奇兵在這種時候都是要踩到機關的

  *愛德溫:走到B8 spot
  *愛德溫:Spot 8+8=16
  *GM:什麼都沒看到
  *愛德溫:over

  *瑪希米蓮:「他們裡面不知道順不順利……」瑪希喃喃自語,又看看窗戶,
        又看看兩旁。
  *GM:第三回合

  *愛德溫:我們把莉莉安叫進來好了
  *愛德溫:反正瑪希要在外面
  *愛德溫:扛霸子搞不好比較厲害

  良久沒有任何進展,帕斯卡也爬了進來;而柯洛特則掏出另一支照明棒,往
後方扔去。卻見到一個人影站在眼前的箱子上,但隨著照明棒飛落地,人影也一
閃即逝。

  *瑪希米蓮:萊奇里瑪小姐,我還是有點擔心他們…」
  *瑪希米蓮:「如果暫時放妳一個人在外面,可以嗎?」
  *帕斯卡:我覺得我們跟星海人類工兵出去探路一樣超小心
  *愛德溫:就不知道在怕什麼
  *愛德溫:才過18秒瑪希就開始不放心了XD
  *諾里安:XD
  *帕斯卡:聖武士大媽
  *瑪希米蓮:老媽媽個性發作
  *諾里安:瑪希:人家怕黑嘛(啾咪)
  *瑪希米蓮:我就是因為怕黑才立志去當引光者(誤)

  柯洛特:「哼哼,看到了,大家小心,箱子上也有敵人。」

  *GM:
  *abcdefghijklmnopq
  1┌窗──────────────┐
  2|台帕台            |
  3|台台台  箱箱  箱箱  箱箱|
  4|台台台  箱箱  箱箱  箱箱|
  5|               |
  6| 柯箱  矢箱  箱箱  箱箱|
  7| 箱箱  箱箱  箱箱  箱箱|
  8|愛  諾           |
  9| 箱箱  箱箱  箱箱  箱箱|
  10| 箱冷  箱箱  箱箱  箱箱|
  11|               |
  12|   亮           |
  13└───────門門──────┘

  愛德溫抬頭一看,卻看到一個灰色的女子人形,拿著弓箭指著自己,看來已
經瞄了一陣子。

  *愛德溫:那
  *愛德溫:我就移到B9
  *GM:over嗎
  *愛德溫:有射我嗎
  *愛德溫:我還看的到他否
  *GM:你要看到他嗎?
  *GM:你蹲下一點就看不到他
  *GM:他也看不到你
  *愛德溫:好,那就蹲下,然後再移動到B10

  諾里安卻看到應該便是冷石的人影一閃,跳到了對面的箱子上,很快又消失
在黑暗之中。接著黑暗中傳來陣陣咒語聲,柯洛特丟的照明棒被黑暗術給壓制了
過去。又是一片黑暗。

  *帕斯卡:機車Q.Q
  *GM:該諾里安
  *諾里安:靠背,讓我想一下
  *瑪希米蓮:「拉夫,顧好萊奇里瑪小姐,有人來就大叫通知我們,聽得懂
         嗎?」
  *柯洛特:聽說也才過快半分鐘
  *瑪希米蓮:我關心你們
  *瑪希米蓮:不好嗎
  *柯洛特:好阿,很好阿XP

  柯洛特不耐煩地說道:「帕斯卡,能不能來點火,把這裏燒了算了…這傢伙
躲來躲去的討厭死了。」

  「永恆光芒之下邪惡無所遁形!」愛德溫吟唱了晝明術,接著快步移動往冷
石逃竄的方向,接著將晝明術的力量釋放。

  *愛德溫:看到人沒?
  *GM:沒看到,你猜想可能是趴在箱子上之類的

  一陣沉默,卻見到人影又往光亮所不及的所在跑去。

  這時,一直擔心著夥伴的瑪希米蓮也從窗戶進來,並施放了偵測邪惡。

  *瑪希米蓮:原地偵測
  *GM:瑪希感到裡面有個邪惡的存在
  *GM:你們看到灰色的人影人閃而過
  *GM:一箭射向瑪希
  *GM:瑪希fAC多少?
  *GM:瑪希米蓮:25
  *GM:一箭射中瑪希的心臟
  *GM:……的位置
  *GM:幸好被鎧甲擋下

  *愛德溫:真是身手矯健
  *帕斯卡:這體能也太好
  *GM:瑪希你看到一個灰色的修長女子人形,一頭黑髮
  *GM:手持弓箭
  *GM:臉上沒有眼睛,卻朝你笑著

  *瑪希米蓮:花費一個標準動作將驅散不死轉為突破陰影能力,發出半徑三
        十呎的球型聖光,持續二十分鐘
  *瑪希米蓮:在聖光範圍內絕對不會產生陰影

  「卡法在上,請照亮吾等的道路!」突然間倉庫裡光明大作,原來是瑪希米
蓮釋放了滅影者的能力。

  眾人看清了冷石的位置,紛紛搶上前去。冷石雖然沒有眼睛,但聽覺卻是極
度靈敏,也不回頭,掄起斧頭便往身後的柯洛特砍去,柯洛特以盾牌砸開。冷石
哼了一聲,一步踏上木箱的側壁,竟與地表平行飄起!

  *諾里安:請他吃蚌殼啦!
  *瑪希米蓮:Good
  *瑪希米蓮:追擊冷石。

  「邪惡者,還不束手就擒!」瑪希米蓮上前揮出一劍,只見冷石竟是一個下
腰閃過了這避無可避的攻擊,顯然柔軟度極佳。

  *帕斯卡:強悍的馬步
  *愛德溫:我記得Spiderwalk
  *愛德溫:是要用爬的
  *愛德溫:就是手上不能拿東西
  *柯洛特:可是如果是蛛行靴的話...
  *帕斯卡:沒有說得很清楚,只說可以走上牆壁天花板
  *愛德溫:那就只好用dispel打她了
  *愛德溫:hold person!

  接著諾里安也上前刺出一矛,但也被冷石以些微之差閃開。

  帕斯卡踏上一步:「以創法者之名,縛!」

  *帕斯卡:對阿石施放HOLD PERSON DC19
  *GM:這DC是怎麼回事= =
  *帕斯卡:恐怖的堆疊DC
  *GM:阿石
  *GM:真的變阿石了
  *GM:不會動
  *GM:卡在牆上

  愛德溫:「幹得好!」

  「哼哼哼哼,再跑,再跑嘛。」帕斯卡得意地撫掌笑道,而柯洛特則上前舉
起盾牌,三連擊將冷石給打落在地。

  掉在地上動彈不得的冷石很快被眾人綁了起來,

  *GM:誰丟個繩技
  *諾里安:「我身上沒有繩子」
  *愛德溫:哪有牧師帶繩子的道理。
  *柯洛特:如果沒人拿繩子出來就用科洛特自己的繩子
  *GM:這傢伙真小氣= =
  *柯洛特:
  *柯洛特:Roll(1d20)+8:
  *柯洛特:13,+8
  *柯洛特:Total:21
  *愛德溫:那就只好先砍斷腿了

  「沒有繩子那我就只好用愛的虛弱之手摸到她動不了了」帕斯卡看著冷石,
發出了難聽的笑聲。

  「有繩子怎麼不早點拿出來?」諾里安橫了柯洛特一眼,把大門打開讓莉莉
安進來。卻聽柯洛特反駁道:「誰知道你們都不拿繩子出來,你不知道這雙手扛
著大盾牌很難拿東西嗎……」

  莉莉安:「哇!真的抓到了!」

  諾里安點了點頭:「這女的真的很會跑……」

  「因為有埃文帝爾大師的弟子嘛。」愛德溫似乎只是隨口回答莉莉安,但帕
斯卡卻是老實不客氣地得意了起來:「其實我本來想讓給瑪希的,不過看她今天
被打得太慘,一時不忍才出手幫她。」說著,法師甚至鼻孔噴了噴氣,當真是得
意非凡。莉莉安聽了愛德溫的話,又看了帕斯卡的德行,不禁苦笑。

  *瑪希米蓮:把她的皮甲也拆了
  *瑪希米蓮:徹底解除武裝
  *GM:瑪希你要拆她的皮甲?
  *柯洛特:馬西要不要連內衣都卸除?難保不會藏武器(?
  *瑪希米蓮:她總不會沒有內衣吧?
  *GM:沒有
  *瑪希米蓮:如果真的沒穿,那就不拆

  瑪希米蓮大搖其頭,對冷石的穿衣哲學大表不滿。過了一會,冷石恢復了行
動能力,卻發出了冷笑聲。

  「呵呵呵……」冷石說道,「真可惜,遊戲這麼快就結束了。」比起她的手
下,冷石的沙蘭斯語可是流利許多。

  *愛德溫:那就拿她的靴子來試試看走牆壁~
  *GM:愛德溫你要拔她的靴子喔?XD
  *愛德溫:不是都被拔到衣不蔽體了
  *愛德溫:是瑪希幹的,不是我喔~
  *瑪希米蓮:哪有
  *瑪希米蓮:沒穿內衣就不拔皮甲了
  *瑪希米蓮:我有說
  *瑪希米蓮:脫鞋子我倒不反對
  *瑪希米蓮:交涉:16+11 = 27

  「乾脆把我脫光算了。」冷石冷笑著。瑪希米蓮一聽,刷了一聲抽出長劍,
抵住恢復動作的冷石胸口:「我們可以來硬的,也可以來軟的。解釋一下你們的
目的。」

  愛德溫拿起冷石被繳獲的靴子,看了對方一眼:「我對奇珍異獸沒有興趣。」

  莉莉安則是說道:「只看身材的不看臉的話算是滿美的。」帕斯卡點頭:「
我可以介紹妳一位好的變形術大師,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吧。」

  卻見冷石把頭轉向奇怪的方向說道:「剛才唸咒文的是你吧,呿……好運的
傢伙。」說話的對象卻是帕斯卡。她說話時是將頭轉向側面,以耳朵對著人,感
覺甚是奇妙。

  「誰叫妳平常不跟貝羅優祈禱。」帕斯卡聳了聳肩。

  「好啊。你要我解釋什麼?」冷石對瑪希米蓮問道,不去理會其他人的嘲諷。

  「鼠人和你們是什麼關係。」

  冷石回答:「鼠人?那些臭老鼠跟我們沒有關係。」

  *愛德溫:所以到底走不走得上去
  *GM:走得上去
  *瑪希米蓮:是蛛行靴呢,好東西
  *GM:XD

  愛德溫絲毫不在意瑪希米蓮的訊問,自顧自地穿上靴子便走在倉庫牆上,果
然是雙蛛行靴,只見愛德溫呈九十度與地表平行,並且笑了起來。「愛德溫,你
挖到寶了」諾里安說道。

  「不過我沒有用。」愛德溫走下牆壁,將靴子遞給柯洛特,「你們這種需要
東奔西跑的人比較需要這種東西。」

  「嗚喔?這玩意倒是不錯,我先收下了。」柯洛特說道,而帕斯卡則是瞇起
了眼睛,似乎在腦中勾劃著蚌殼穿著蛛行靴的樣子。

  瑪希米蓮沒有理會眾人的嬉鬧:「是誰命令你們在祭典期間濫殺無辜的。」

  「你急什麼?」冷石把耳朵轉向瑪希,「這很重要嗎?」

  瑪希米蓮加重了劍的重量:「重不重要是我來判斷,不是你。」

  「我告訴你們的話,你們就願意放我走嗎?」冷石問道。

  瑪希米蓮猶豫了一會,看向愛德溫:「愛德溫,你決定吧。」

  愛德溫:「那要看我們滿不滿意。」說著愛德溫看向其他人,諾里安聳了聳
肩:「只要能找到元兇,我沒意見。」

  「妳這傢伙……」卻見莉莉安走了過去,賞了冷石一巴掌,接著反手過來,
又是一掌。

  瑪希米蓮:「莉莉安小姐,請妳停手。」諾莉安則是大吃一驚,連忙上前抓
住莉莉安。

  愛德溫點了點頭:「有人對你的回答不太滿意。」

  「憑什麼認為我們會放妳走?妳殺了那麼多無辜的百姓,你以為可以這樣安
然脫身嗎!?」莉莉安掙脫了兩下沒有掙開,雙眼燃燒著怒火,語氣卻是十分冷
靜。

  愛德溫嘆了口氣:「快點說吧,否則待會又要有人不滿意。」

  冷石舔了舔嘴角的血:「嘿嘿……今天黃昏的時候你們去城丘去看看吧,我
主人的手下準備了有趣的驚喜要獻給大家呢。」

  柯洛特:「聽起來還真有自信呢?你的主人有這樣的魅力值得你信任?」

  「我們種族的想法你們地表蟲子是不會懂的。」冷石回答。

  柯洛特:「嗚喔,連地表蟲子都出來拉,你們這些地底挖糞蟲?呵呵。」

  瑪希米蓮:「誰是你的主人。」

  「誰是我的主人?問得好,但是我也不了解他,我要怎麼回答你們?主人曾
救過我一命,就這麼簡單。」冷石說。

  帕斯卡:「聽起來是個好人?」

  瑪希米蓮:「邪惡之徒也會救人。不同的是,邪惡者救人是因為救人有利於
己。行善者則是因為救人有利於他者。同樣是救人,天差地遠。純然的善行是不
求任何回報的。」她看著翻起白眼的帕斯卡,認真地說教道。

  帕斯卡嘆了口氣:「難道我講每句話都要在旁邊舉個『諷刺』的牌子嗎?」
說到諷刺時,帕斯卡甚至雙手在空中揮了揮。

  愛德溫卻回過頭來看了看瑪希米蓮:「那麼救人是因有利於己的救助行為,
難道就不算是善行嗎?給你一個公案:為了世界更加美好,這算是有想要得到回
報嗎?」

  瑪希米蓮毫不思索地回答:「為了讓世界更加美好,而不是為了讓自己過得
更好,我不認為這是為了一己之利而所求回報。」愛德溫也不評論,只是看向冷
石。

  諾里安:「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做?製造恐慌?血祭?到底是為了甚麼?」

  冷石:「我哪知道?主人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愛德溫:「是什麼驚喜?」

  冷石一笑:「殺地表蟲子的遊戲囉,呵呵。」莉莉安聽到,上前又朝她踢出
一腳。

  「那之前山腳區的失蹤事件呢?也是你們做的嗎?你把那些人抓去哪了?」
諾里安說道。

  冷石被踢一腳後甩了甩頭髮:「有些殺掉了,有些吃掉了,有些賣給臭老鼠
了,呵呵。」

  諾里安:「那剩下的人呢?你們把他們關在哪?」

  「沒有剩下的人了。去下水道找找,可以找到他們的骨頭吧。」冷石答道。

  瑪希米蓮出來結論道:「簡單的講,被他們綁架的居民,不是死了,就是被
吃了,再不然就是變成鼠人了。」

  愛德溫:「臭老鼠們又是躲在哪?」

  「啊……」冷石卻忽然嘆了一口氣,「如果可以告訴你們就好了。可惜我不
知道……」

  *愛德溫:我要SM她
  *愛德溫:啊我是說sense motive
  *GM:羞>"<
  *愛德溫:7+6=13
  *柯洛特:噴飯
  *GM:愛溫德你覺得他是真心的
  *瑪希米蓮:22
  *瑪希米蓮:瑪希看著對方的表情,覺得不可相信,所以也要SM
  *GM:瑪希覺得這婊子一定在唬爛

  「莉莉安小姐,我允許妳多打她兩下嘴巴。」瑪希米蓮對莉莉安說道,「一
下是懲罰她們濫殺無辜,另一下則是懲罰她到了這種時候還想要掩護鼠人的藏身
之處。」

  莉莉安踢冷石一腳:「這是為了那些被害人!」

  「唔?她騙我?」愛德溫阻止莉莉安再度出腿,「等一下。這下我來。」接
著愛德溫朝冷石脛骨一踢:「這是為了你騙我!」

  「呃啊!」冷石咬牙著說,「嘿嘿嘿……這一點也不痛。」

  *瑪希米蓮:我們這種動作一點都不像聖職人員 XD

  帕斯卡微笑著說:「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善良。」一旁的諾里安吐嘈道:「你
只是懶得踢吧?」說著,他轉向冷石,「我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你主人手下還
有哪些怪物?」

  「呵呵,我們才不是怪物。」冷石說道,「我們是黑暗的地底住民。」

  *柯洛特:「你們只是上帝無心的錯誤。」

  諾里安聳了聳肩:「好吧……那你們主人手下還有哪些『其他住民』。」

  瑪希米蓮揮手,強硬地說道:「如果妳還珍惜自己發臭的舌頭,現在就把鼠
人的藏身地點講出來。」

  *瑪希米蓮:交涉:5+10 = 15
  *GM:瑪希丟威脅
  *諾里安:最好有人這樣交涉啦XD
  *瑪希米蓮:20 + 4 = 24
  *瑪希米蓮:強硬的交涉啊
  *瑪希米蓮:就像吵架只是比較激烈的溝通一樣
  *柯洛特:竟然爆骰了
  *帕斯卡:用一萬雞皮換你的命也是交涉啊
  *諾里安:這讓我想到某個"武裝"使節團

  冷石:「把我的鞋子還我,我就告訴你們。」說著,她甚至將腳伸向瑪希米
蓮,「幫我穿鞋。」

  瑪希米蓮:「把我們想要的消息講出來,就考慮還妳鞋子。」而柯洛特則把
玩著鞋子:「原來這靴子比你的命還值錢啊?真有趣。」

  諾里安:「地表蟲穿過的東西你也要?」他妹妹則是倒抽了一口涼氣:「這
傢伙真是冥頑不靈……」諾里安見狀,連忙又擋在莉莉安身前。

  帕斯卡:「先給她一隻,等她全講完再給剩下的一隻就好了嘛。」

  「你是認真的?」莉莉安皺著眉頭對帕斯卡問道。但瑪希米蓮卻沒有遲疑,
她將長劍交給柯洛特,然後從後者手中接過了蛛行靴。

  「蒂爾斯,拿著我的長劍。」聖騎士握著靴子說道,「她有任何輕舉妄動,
就地正法。」

  瑪希米蓮轉向冷石:「我現在還妳一隻鞋子。另外一隻鞋子,等到我們對於
妳的回答完全滿意了,再說。」

  「那答案我也只給你一半。」冷石伸了身腳,「請吧,小姐。」

  愛德溫傻了半晌,看了看瑪希米蓮認真的模樣,又看看趾高氣昂的冷石:「
你是傻了嗎?他叫你穿鞋你就穿鞋?」

  帕斯卡歡樂地說道:「她這樣也不是第一次嘛~」

  「算了吧,反正我們並沒有非得問出鼠人的巢穴不可。」愛德溫嘆息道,「
何苦在她身上浪費時間。就打她一頓把她送去警備隊就算了。」

  「打他一頓真是便宜他了。」莉莉安忿忿地說。

  瑪希米蓮神色猶豫,考慮了大概有個十來秒,最後說道:「算了,我還是決
定不還妳了,妳的下場就給警備隊決定,如果妳所行之事都沒有違背正道,那麼
自然會得到你該得到的判決。」

  「隨便你們。」冷石聳了聳肩,「今天你們會了解什麼叫惡夢的。」

  諾里安一言不發,走到了冷石背後,拿起矛柄敲下,登時將冷石敲暈。

  「你以為你知道什麼叫作惡夢嗎。」愛德溫看著冷石昏倒,冷冷地說道。而
莉莉安則是哼了一聲,沒有多說。

  「蒂爾斯,這雙靴子你就暫時拿去用吧。」瑪希米蓮將蛛行靴交給柯洛特,
「應該是你最適合。」

  *帕斯卡:現在差不多什麼時候
  *GM:下午四五點
  *愛德溫:「瑪希過來幫我穿鞋子。」
  *瑪希米蓮:怎麼大家都想叫瑪希幫忙穿鞋子
  *諾里安:因為想送你書
  *愛德溫:因為也只有瑪希真的會幫人穿?

  「她說黃昏在城丘有驚喜,我們把她綁過去順便通知警備隊吧。」帕斯卡說
著的同時,卻見一隻鷹飛了過來,停在莉莉安手上。

  「唷,警備隊應該快到了。」莉莉安逗弄著老鷹。

  「怎麼警備隊永遠這麼晚來呢?」柯洛特抱怨。

  「要不是我送十六去通知他們,他們還不會來呢。」莉莉安說。諾里安靠向
莉莉安,和老鷹打招呼,卻被老鷹給啄了一啄。

  「哈……你還是不喜歡我靠近莉莉安啊」諾里安轉頭對眾人說道,「我們也
該準備過去了吧?聽她的描述等下應該會有一場硬戰。」

  瑪希米蓮看向遠方,看到幾名警備隊員上氣不接下氣地跑了過來,領頭一人
正是先前在城門處碰過的妮可。

  妮可:「呼……呼……今天的事情真多。」

  瑪希米蓮也不囉嗦,向妮可介紹了冷石:「這個女的就是綁架殺人集團的領
導者,我們現在把她轉交給你們處理。」妮可看到冷石,縮了一縮:「這……這
是人還是怪物呀!」

  「跟那些老鼠比起來,應該是人吧?」柯洛特回答。

  「她稱我們是地表的蟲子,你怎麼稱呼她?」愛德溫也走向妮可:「今天城
丘有要辦什麼活動嗎?」

  「城丘?城丘有祭典啊,你們不去嗎?」妮可好奇地說。

  「祭典!」諾里安看向眾人。

  瑪希米蓮說道:「請立刻疏散城丘附近的所有居民,這傢伙的同夥還打算在
那邊製造事端。」

  妮可說:「這是不可能的,這幾天湧入那麼多人,發布這樣的消息一定會製
造混亂的。」

  愛德溫:「不行也得行,再有更多傷亡難道你要承擔責任嗎?」

  「就算不能疏散,也要阻止人潮繼續湧入。」瑪希米蓮正色說,「不管你們
要用什麼方法,總之不要再讓人潮湧入城丘了。」

  諾里安點了點頭:「等他們來了,就不只是混亂了。」帕斯卡則是建議道:
「把人力集合一下總能辦法控制外圍吧。」

  妮可猶豫了一會兒,最後說道:「好,我把這個……山腳謀殺案主腦帶回指
揮中心,再請示副隊長該如何應對。我會把你們說的話轉告副隊長的。」妮可敬
了個禮。

  「我跟你一起去吧,免得路上出什麼意外。」莉莉安對妮可說道。妮可點了
點頭,又看向眾人:「接下來你們要去哪裡?你們打算怎麼做?」

  「我可以用我的號角引來霧氣,讓祭典中斷。」諾里安提議,但愛德溫反問
道:「你要在霧氣之中作戰嗎?」帕斯卡也提出反對意見:「引來霧氣會更混亂
吧?」

  眾人終究還是沒有個結論,於是愛德溫走向莉莉安,對她眨了眨眼:「莉莉
安!我不介意你多踢她幾腳。」

  「嘿。」莉莉安露出了會意的笑容,但諾里安則插上來:「不要教我妹妹一
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愛德溫連忙揮手:「那幾腿也不是我教的。」

  帕斯卡:「我很想回去躺在床上,不過你們會說不行吧。」

  「當然不行!」柯洛特與瑪希米蓮異口同聲地說,諾里安甚至還補充道:「
等你回歸自然後,你可以躺很久很久。」

  見眾人纏雜不休,妮可急躁地說:「不管怎麼說,事不宜遲,我們先帶犯人
走了。隊員們,回總部了!」接著便與守備隊們慌張地離開了。

  瑪希米蓮:「我們趕快往城丘去吧,去遲就什麼都來不及了。」

  大夥兒往城丘區的方向趕去,瑪希米蓮甚至還握著卡法聖徽祈禱。到了城丘
區,此處的市集更為別緻且高價位。音樂家演奏精緻莊嚴的音樂。優雅的舞著在
乾淨的舞台上緩慢地移動。藝術家販賣以極佳材質打造、純裝飾用的精品。靠近
堡壘附近食品商販相對少見,他們販賣美酒、可帶回家烹煮,精心調製的野味以
及甜的酥皮點心……等。商品推車都被細心保養而且雅緻。帕斯卡也正是住在這
附近。

  卻見太陽依然掛在西側,於這個季節,恐怕還要一陣子還會下山。

  眾人趕到城丘區的中心廣場,中央有個噴水池,池中有個雕像是鳥頭人身,
相貌十分詭異,旁邊還有四隻石像鬼的雕刻。

  「按照慣例,襲擊應該會來自下方。」瑪希米蓮說著,看向帕斯卡,「廣場
附近的下水道入口在哪裡?」

  *愛德溫:一定是噴水池!
  *帕斯卡:我會知道在哪嗎Q.Q
  *GM:周遭人來人往
  *GM:不知道
  *GM:不過找一下應該可以發現下水道入口
  *愛德溫:那就search
  *愛德溫:search 1+1~
  *瑪希米蓮:XD
  *愛德溫:「唉呀這個看起來很好吃....」
  *愛德溫:忍不住買了酥皮點心
  「如果真的沒辦法,就讓我變熊把大家嚇跑吧……」諾里安說道,不安地看
向喧鬧的四周。

  柯洛特:「聽起來這主意不錯,你說呢。」但瑪希米蓮則搖了搖頭:「不要
在這邊消耗你的自然之力,等等可能還用得上。」

  「照冷石所說,恐怕在這邊我們只能節省法術或節省生命了。」諾里安堅定
地說。

  *帕斯卡:11+5=16
  *GM:帕斯卡找到了不少吃的……呃不
  *GM:我是說
  *GM:下水道

  就在這時,帕斯卡憑藉腦中超模糊的記憶,居然當真找到了數個下水道的出
入口。

  諾里安:「這次我們要反守為攻嗎?」

  瑪希米蓮:「在這附近守著好了?」

  *GM:就在這個moment
  *GM:你們突然感到一陣不舒服的感覺
  *愛德溫:停止進食
  *瑪希米蓮:開啟偵測邪惡
  *GM:附近有個空間開始收縮

  「……你們有感覺到什麼超不妙的東西嗎?」帕斯卡說道,諾里安也抬頭四
處張望,點了點頭:「不對勁……我感覺到一股力量擾動了自然……」

  瑪希米蓮:「……是秘法傳送?」

  「不會吧……」諾里安遲疑地說,柯洛特卻大喊了起來:「想辦法趕快疏散
民眾吧!」

  *愛德溫:快丟spellcraft啊
  *愛德溫:19+14=33
  *GM:愛德溫
  *GM:你確認了這是一種召喚咒文
  *GM:不過和通常的咒喚咒文不一樣
  *GM:這是從很遙遠的地方發出的召喚
  *帕斯卡:看向空間收縮點SPELLCRAFT 16+21=37
  *GM:帕斯卡,你好像從水晶球裡知道這種咒文的知識,可是……

  只見一道藍光大作,幾個觸手漸漸成形,一隻巨蟲,便從噴水池的池底冒了
出來,蠕動著超過十呎的巨大身軀,朝四周的路人揮舞觸手,幾個逃避不及的市
民被觸手抓住,瞬間就被吞噬。

  *柯洛特:「是觸手!」
  *瑪希米蓮:結果是噴水池,不是地下道 QQ

  *GM:
  *abcdefghijklmnopq
  1                 
  2                 
  3                 
  4                 
  5       池池        
  6      池蟲蟲池       
  7      池蟲蟲池       
  8       池池        
  9                 
  10             瑪   
  11             柯   
  12             諾道  
  13             愛謝  
  *GM:池水變成詭異的螢光藍色
  *GM:巨大蠕蟲的身體一漲一縮,口器有如章魚般蠕動著
  *瑪希米蓮:總覺得上去會被抓起來啃

  「誰來告訴我這是啥玩意!」柯洛特大叫道,「我可不想跟不知道會不會亂
噴酸的玩意隨便戰鬥。」

  「被噴了再說吧。」愛德溫安慰道。

  「創法者在上,賜予他力量!」帕斯卡也不多話,移到柯洛特背後,給他施
展了蠻力術,同時還不忘抱怨:「你管他那麼多,打就對了。」

  這時,瑪希米蓮英勇地衝到池邊,高舉長劍向巨蟲展開突擊!但她的劍斬在
巨蟲身上,才發現蟲的身體柔軟卻很有靭性,竟是砍不進去。

  *GM:該愛德溫
  *愛德溫:嗯
  *愛德溫:拿Restoration轉換Dismissal打蟲
  *GM:Dismissal的效果是……?
  *愛德溫:DC 20 will negates
  *愛德溫:驅逐召喚生物
  *瑪希米蓮:迫使異界生物回歸原界域
  *帕斯卡:沒過就被沖回馬桶了
  *GM:嘖嘖嘖
  *GM:好威
  *柯洛特:好馬桶,不沖嗎
  *GM:20+...
  *GM:巨蟲不為所動
  *愛德溫:嘖嘖
  *瑪希米蓮:XD
  *帕斯卡:Q.Q
  *帕斯卡:看來只好我用爛爛的Dispel了
  *瑪希米蓮:如果檢定失敗,有20%的機率會被驅逐到非原生界域
  *愛德溫:飛到火元素界
  *愛德溫:葵  蟲蟲  火火
  *愛德溫:   蟲蟲  火火
  *愛德溫:       
  *愛德溫:     火火
  *愛德溫:     火火
  *愛德溫:蟲:嘰嘰
  *諾里安:圖好機歪
  *帕斯卡:火:「BUGS~!」
  *愛德溫:於是葵絲被蟲蟲給救了
  *愛德溫:真是可喜可賀(拭淚)

  「沒用嘛!」愛德溫見法術無效,緊張地看向帕斯卡,而帕斯卡似乎也開始
準備其他法術。

  *GM:蟲:「嘰嘰!」
  *GM:傷害16點
  *GM:然後grapple check

  此時,巨蟲搖動八隻觸手,向瑪希米蓮打去,雖然在瑪希的格擋之下只中了
兩記,但瑪希米蓮接著卻被觸手給抓住手腳,吊向了半空中。

  *瑪希米蓮:我就知道……
  *帕斯卡:我好像應該給瑪希放牛力的
  *帕斯卡:可是連BUFF都不等就衝的還是放生好了
  *瑪希米蓮:我要被蟲給吃了,哭哭
  *柯洛特:聽說魔法少女的剋星是觸手,那菜鳥女騎士呢?
  *GM:瑪希被巨蟲咬了一口
  *GM:傷害15
  *瑪希米蓮:要死了要死了

  巨蟲把瑪希米蓮送進口器邊,不顧瑪希米蓮奮力掙脫,還是狠狠地咬了聖騎
士一口。

  「創法者在上,逐退!」帕斯卡吟唱起解除魔法的咒文,只見巨蟲的身軀閃
了一下,但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這不可能!」帕斯卡見向來十拿九穩的法術失手,不禁大叫道,「好吧,
看來你們得認真砍了。」

  愛德溫卻回道:「再讓我試一次!」

  諾里安點頭,施展了熾燄法球,讓滾著火焰的巨球朝巨蟲的方向滾去。火焰
邊,蠕蟲用一種不自然的方式扭動著,呈現出一種不可名狀的恐怖。

  柯洛特也衝向巨蟲,跳起來以盾牌敲擊巨蟲。

  *柯洛特:Roll(1d20)+15:
  *柯洛特:16,+15
  *柯洛特:Total:31
  *柯洛特:柯洛特衝鋒跳躍用盾雙擊觸手PA轉2
  *柯洛特:第一下8+12=20 傷害5+10=15
  *柯洛特:第二下5+12=17 傷害3+4+16=23

  *瑪希米蓮:我的手有辦法摸到自己身體嗎?
  *瑪希米蓮:可以的話Lay on Hand 20點全放在自己身上
  *愛德溫:好棒啊瑪希
  *瑪希米蓮:擒拿檢定 20 / 10,想必不會過(絕望)
  *GM:聖騎士就是要犧牲自己照亮別人(Y)
  *諾里安:瑪希一定是要為我們吸引火力
  *帕斯卡:科科,我沒記衰弱畢姆,瑪希再見了

  柯洛特敲中了一下,但蟲子依然不為所動。而被吊在空中的瑪希米蓮則趁巨
蟲注意力在柯洛特身上時,給自己施展了聖療。

  *GM:該愛德溫
  *愛德溫:我再拿CSW轉dismissal
  *愛德溫:sorry 是CCW
  愛德溫:Will DC 20 negates
  *瑪希米蓮:逐退吧~~
  *GM:巨蟲
  *GM:消失了
  *瑪希米蓮:卡法保佑瑪希~~~
  *諾里安:惡靈退散!!
  *帕斯卡:喔喔喔
  *瑪希米蓮:然後瑪希會重重摔在水池裡吧

  卻見愛德溫渾身燃起光亮,他則在光亮之中唱起了賽費隆文的咒語。

  「I cast you out Evilborne!」愛德溫吟唱道,
  「Fail in front of the might of He the Eternity.」

  *GM:聖光亮起
  *GM:巨大蠕蟲被逐回遙遠的異界
  *諾里安:然後把瑪希也帶走了
  *瑪希米蓮:劍法外傳也應該要買dismissal捲軸,感覺真好

  柯洛特見瑪希米蓮摔倒在池中,伸手拉起瑪希米蓮:「嗚喔,瑪希,你一定
被卡法愛護的很好,對吧。」

  瑪希拖著渾身是傷的身軀站了起來,卻看到不遠處的房屋頂上站著一名深藍
袍的人形。

  *GM:他似乎正在施法

  瑪希米蓮大叫:「屋頂有人在施法!」

  *GM:隨著他的施法
  *愛德溫:蟲蟲又從遙遠的異界回來了
  *瑪希米蓮:又來一隻大蟲那就大鑊了
  *GM:你們怎麼辦
  *GM:一人一個動作
  *GM:快

  *瑪希米蓮:舉盾全防禦,AC=29

  *諾里安:我要把法球移過去
  *GM:可以跳上20ft嗎
  *諾里安:可上30
  *GM:法球能移多遠?
  *諾里安:30
  *諾里安:還是她更遠?
  *GM:法球的距離不夠

  *帕斯卡:也只能HOLD他啊
  *愛德溫:那我就spellcraft+dispel
  *瑪希米蓮:Hold他 Hold他
  *帕斯卡:180FT可HOLD乎?
  *GM:可
  *GM:帕斯卡DC多少
  *帕斯卡:20
  *GM:帕斯卡放了法術之後,那人還是繼續施法

  「該死,靠你啦愛德溫!」帕斯卡見對方沒有受到影響,看向便站在一旁的
愛德溫。愛德溫沒有回答,而是陷入了施法恍神的狀態。

  *愛德溫:12+14=26
  *愛德溫:Spellcraft
  *GM:愛德溫你確認了又是一樣的召喚術
  *柯洛特:場外小蚌殼:法師的領域了,我們吃爆米花吧,瑪希。
  *GM:施法者等級大比拚吧

  *GM:我丟19
  *愛德溫:20+8=28
  *愛德溫:輸了

  卻見那藍袍人驚呼了一聲,空間的扭曲也隨之停止下來!

  *愛德溫:哈哈哈他比我遜
  *帕斯卡:哈哈哈我比他遜
  *瑪希米蓮:喔喔
  *瑪希米蓮:阿溫好棒啊
  *柯洛特:突然決德愛德溫是個很實用很面面俱到的萬能三眼神童

  藍袍人跳下屋頂,竟是想要逃離。

  「他就是頭頭嗎!」柯洛特拔腿就跑,往藍袍人逃竄的方向追去,瑪希米
蓮也拖著疼痛的身體勉強跟上。

  但見眾人氣喘吁吁,逐漸被拉開距離,尤其是重武裝的愛德溫與渾身是傷
的瑪希米蓮。但好在有拉夫,大黑狗快速地跟上,還不時發出吠聲引導眾人。

  眾人便在黃昏的霧氣中追逐著敵人,過了沒多久,眾人在聖劍之主的聖像
前方看到了拉夫。

  奇怪的是,剩向後方,卻傳來女人的哭聲。

  諾里安遲疑地看了看聖像,又看向拉夫:「咦……那個人呢?」

  *愛德溫:四處看看
  *愛德溫:Spot 16+8=24
  *GM:愛德溫往聖像後走去,發現……
  *GM:=下回待續=

  *GM:XD
  *愛德溫:XD
  *帕斯卡:XD
  *柯洛特:XP 剛好
  *瑪希米蓮:XD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頭像
BlackWolf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079
註冊時間: 2006年 6月 8日, 04:09

Re: [REPLAY]之二

未閱讀文章 BlackWolf » 2009年 10月 18日, 06:24

很忠實呈現當時跑團的場景XD

瑪希米蓮第二話一整話都叫錯諾里安的姓,而諾里安卻沒糾正他。
我覺得瑪希米蓮叫錯別人名字一定是常態,副隊長的名字才講過就叫錯也是,
諾里安大概懶得糾正她……

Danath
英雄
文章: 425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14日, 08:34

Re: [REPLAY]之二

未閱讀文章 Danath » 2009年 10月 18日, 09:48

老實說 跑團的時候還好,結果看了這個RP
瞬間覺得這瑪希根本是搞笑役是怎麼回事WWWW
雖然說團本來DM宣告是輕驚悚,卻因為瑪希的關係一整個歡樂到結尾XP

**雖然看起來瑪希很蠢,但以小說來說的話,搞不好大家都會以為瑪希是個笨蛋主人翁呢

Zeel
英雄
文章: 1333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REPLAY]之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09年 10月 18日, 09:53

其實背後靈根本沒注意到叫錯名字 XD

好像是潛意識中覺得錯的名字比較順? ww

回覆文章

回到「20 邪眼召喚:Call of the Evil Ey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