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AY]之一

版主: BlackWolf

回覆文章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070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PLAY]之一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09年 10月 16日, 20:40

   ****************************
   *                          *
   *   Call of the Evil Eyes  *
   *                          *
   *     邪    眼    召    喚     *
   *                          *
   ****************************



       GM:         Blackwolf
       柯洛特:           Danath
       帕斯卡:             loio
       愛德溫:        Tropicalo
       瑪希米蓮:            Zeel
       諾里安:               辛律





  *    *    *    *    *    *    *  





  這是個可以看見星星的夜晚。放眼望去,四周是緩緩起伏的低矮山脈、黑壓
壓的森林剪影。眾人的目標是尼布格靈汀城,趕了一整天的路,疲憊清楚地寫在
眾人臉上。

  當然如果選擇山道或許會比較輕鬆,但自稱為我們導師的蓓堅持我們得在里
安農祭典前──嚴格講起來應該叫做半身人市集,這活動和里安農壓根兒一點關
係也沒有──趕到尼布格靈汀。第二個原因,則得感謝諾里安.楊柳木.萊奇里
瑪,靠著他對森林祕奧知識的了解與熟習,事實上我們橫越雲霧峰山地的速度並
不下於山道,甚至還要更快。

  雲霧峰自古便以巨魔漫遊地著稱,儘管眾人早已不是甫出茅廬的新手,但想
起巨魔多少還是有些擔心。

  「我看,還是先紮營休息吧。」蓓看了看星辰後說道。

  事實上,眾人身著武裝、揹著背包與營帳等行李,等待這句話已久。但偏偏
蓓一人獨自兩手空空,輕快萬分,完全不了解眾人的辛勞。

  「好主意,我也累了。」愛德溫說:「諾里安,咱們找個好位置就休息吧。」

  諾里安點了點頭,便開始尋找適當的紮營處。

  「都是要趕路紮營那幹嘛不走普通道路還要在這種深山被蟲咬…」帕斯卡低
著頭,踢著地上的小石子抱怨道。

  「這叫親近大自然,帕斯卡。」諾里安回答。德魯伊諾里安與法師帕斯卡同
為尼布格靈汀出身,這次旅程可以說是返鄉之旅。兩人的師父為好友,因此諾里
安與帕斯卡可以說是相識多年。

  揹著兩面大盾牌的柯洛特仰望著天際:「你們累的先休息吧,我想看看這片
星空。」

  瑪希米蓮則輕輕的把隨身行李放下來,看了看四周的環境:「在這邊紮營安
全嗎?」

  「你們說呢?」蓓笑了笑:「愛德溫,我要吃肉。」

  「是是是。」

  「拉夫!回來!」諾里安朝著隊伍前方喊了一聲,沒多久,一條黑色的大狗
便興奮地跑了回來,繞了兩圈後卻找上了仍在翻覆背包的愛德溫,在他身邊嗅啊
嗅的。

  「你應該找諾里安吧?」愛德溫拿起燻肉聞了一聞,「應該還可以吃吧?」

  帕斯卡坐在地上搔起了小腿肚,同時不斷拍打在頭上盤旋的巨大蚊蟲:「什
麼大自然,我只知道我的腳癢得要命!」

  「沒有這麼難走吧?除了這些大蚊子外,我覺得這裡還算不錯了。」柯洛特
也坐了下來

  「不想被蚊子叮的話還不快點紮營生火。」蓓找了一塊乾木頭坐了上去。此
時諾里安已經將雜草除盡,清出了一塊空地作為營地,而蓓便坐在木頭上喃喃地
施了數個應該是防護咒文的法術。

  帕斯卡看著瑪希和諾里安忙東忙西,卻只是坐在地上摳著鼻孔:「不好意思
我跟火之元素的瑪納很不熟,生火就交給專家吧。」

  蓓啃著愛德溫拿出來的燻肉,四周則不斷發出啪啪的電火花聲響,巨大的蚊
子們悽慘地死於電擊咒文之下。

  *瑪希米蓮:捕蚊燈 XD
  *愛德溫:拿出銅鍋,把水壺的水倒進去,放在石頭上。「冰冷的鋼鐵在我
       手中化作熾熱的金屬吧。」
  *愛德溫:愛德溫蔬菜湯,用Heat Metal製作。
  *GM:喔喔XD
  *GM:愛德溫以精妙的手藝做了一套蔬菜湯XD

  瑪希靠向了火堆,試著藉煙燻開蚊子:「應該要在上一個城鎮買點防蟲用品
的。蓓小姐,我們也快到目的地了,現在可以跟我們解釋一下,為什麼要那麼急
著趕到尼布格靈汀城了嗎?」

  「嗯,很好。」蓓依然坐在木頭上,離火堆旁的眾人一段距離,「事情都要
從我的老敵人開始說起。我發現他在尼布格靈汀的陰影下在計劃著什麼陰謀,似
乎建立了不小的勢力……我們此行的目的旅是在他的勢力建立起來之前把他們一
舉殲滅。」

  「陰謀?」瑪希端著湯碗,揚了揚眉毛。

  愛德溫:「真是令人振奮。」

  蓓看了看瑪希,笑了笑:「不要知道太多比較好。總之對廣大的住民並不是
什麼好事的陰謀。」

  帕斯卡咕嚕地喝著湯說:「總之就是要我們打跑他就對了,嗯?」

  柯洛特:「話是這麼說,但我還是希望能多了解一下,不知道你能不能把你
得到的訊息都說出來?」

  蓓沒有回答,只是喝了一口蔬菜湯,皺皺眉頭,把嘴裡的蔬菜都吐了出來:
「我也不是很清楚吶……明天到了尼布格靈汀才知道詳情呀,吃飽了就快點睡吧。」
蓓躺在木頭上說。

  瑪希點了點頭:「無所謂,在卡法的名下,黑暗的幽影必然會遭到清除。知
道與否,不妨礙這項宗旨。」她是個生命之神卡法的跟隨者,所屬滅影者教團的
聖騎士,是將自身奉獻給永恆存在的使僕。

  「在卡法的名下,黑暗的幽影必然會遭到清除」帕斯卡翻了翻白眼,機械式
地復誦了一次。

  「嘿……」聽到帕斯卡的話,愛德溫不禁笑了出來。但他事實上是卡法的佈
道者,雖然隸屬不同的地方教會,但實為同道中人。「說得真好,瑪希。」愛德
溫給瑪希鼓勵了一句。

  瑪希米蓮:「你們先睡吧,前半夜我來守夜,後半夜換蒂爾斯小弟,可以吧?」

  柯洛特看了看天空回答:「好吧,我晚點再起來看星空。」

  *GM:今晚有人要準備些什麼嗎?
  *瑪希米蓮:沒有神術可以準備,哭哭
  *GM:good
  *瑪希米蓮:瑪西守前面六個小時,柯洛特守後面兩個小時,OK?
  *GM:瑪希都不用睡的嗎
  *瑪希米蓮:我有維生戒指
  *瑪希米蓮:睡兩小時就夠了XD
  *GM:很好很好
  *帕斯卡:gooooooooood
  *柯洛特:很好很強大
  *瑪希米蓮:我買維生戒指就是要用來熬夜用的
  *帕斯卡:爆肝引光者
  *愛德溫:「大家不要誤會,不是每個滅影者教會都是這樣要手下熬夜的。」
  *愛德溫:「我們菲特堡賽費隆區的滅影者聖堂人都很nice的,這其中一定
       有什麼誤會~」
  *諾里安:這聽起來好像奴隸銀行的廣告

  平靜的半夜過去,輪到柯洛特的班次時,冬天的星座已然上升。荒郊野外沒
有了城市的光照,顯得特別美麗。

  很快地天就亮了,值夜的柯洛特卻看到蓓直挺挺地坐了起來。

  「把他們叫醒,上路了。」蓓對柯洛特說。

  「你醒拉?其他人應該也差不多要醒了吧?」柯洛特站起身,略為活動筋骨。

  「不用叫,我已經醒了。」瑪希坐了起來。

  「不只你一個人阿,小姐。」柯洛特扭著手臂將眾人叫醒。

  大夥兒吃過早餐後便繼續出發,但早晨的蚊蟲依然猛烈,不斷盤旋在所有人
的頭上。

  「到了尼布格靈汀,一定要買些能夠驅蟲的薰香。」瑪希搖頭晃腦,卻無法
趕走飛來飛去的蚊蟲。

  諾里安:「有的薰香參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物質,用了對身體未必有好處啊。」

  瑪希米蓮看向諾里安:「哦?那麼德魯依們有什麼獨門的驅蟲秘方嗎?」

  「你那些看起來很噁心的植物油就很健康嗎?」諾里安尚未回答,帕斯卡便
插口說道。

  柯洛特:「與其使用驅蟲香,我記得以前有聽說一種樹汁能驅蟲,但不知道
叫什麼。」

  諾里安:「我用的那些東西都很天然,只是不像店裡賣的有做過去雜質等動
作。」

  愛德溫想了想:「像上次那個拿嚼過的樹皮汁抹在身上嗎?」

  「或者是說那些你用來抹身,看起來黏黏滑滑的膏狀物嗎?」瑪希回想著,
皺起了眉頭。

  諾里安:「很好用啊,只是你們不肯用而已。」

  「用那種東西幹嘛?蚊子這種小蟲,只不過吸你兩滴血而已;真的要計較的
話,殺了他們就可以了。」蓓插口說道。

  四五個小時的趕路後,諾里安與帕斯卡發現風景逐漸熟悉,顯見離故鄉越來
越近,不禁難免有些近鄉情怯,話也不自覺地多了起來。

  最後,遠遠地看到了小河畔的山丘上的一座小城鎮,正是尼布格靈汀城

  尼布格靈汀城占據鳥嘴河畔的一座小山丘,鋸齒狀的石牆間或聳立高聳的瞭
望塔,圍繞著城中的建築物。而今天,這座城鎮的生命力湧出了城牆,五顏六色
的手推車、運貨馬車、旗幟、緞帶,各式各樣的人們在城門外排隊成了一百碼長
的人龍,許多穿著鮮亮顏色衣著的半身人在指揮大部份的行動。市集傳出忙碌、
生氣勃勃的鼎沸人聲,烤肉、辛香料、鮮花的香味充滿整個空氣中。

  「終於到了,」蓓指著尼布格靈汀說,「你們等下要買除蟲藥的話我想城裡
應該有在賣。好了,我得去會會我的老敵人。你們先進城閒逛一下,如果運氣好
的話就會有消息。」說著,蓓順了順長袍:「愛德溫,你小心一點啊,你們其他
人也是,掰啦。」

  愛德溫:「應該不用我作陪吧?」但蓓沒有回答,只是提著深紫色的破舊長
袍迅速離開。

  遙望過去,卻看到離城門不遠處,排隊的人群形成長長的人龍,進入城中的
路線緩慢得像在爬行。四個穿著鮮紅色短袖外衣的守衛正仔細地檢查每一位進入
城鎮的訪客──儘管如此他們看起來仍是輕鬆友善的。他們正嚴密地檢查著入城
者有無攜帶武器。

  瑪希米蓮:「這就是里安農市集嗎?看起來還蠻熱鬧的。」

  諾里安:「糟糕……不會不准動物進去吧?」

  柯洛特看向諾里安與帕斯卡:「這裏沒有不准攜帶武裝入城的規定吧?」遺
憾的是,本城有著嚴格的禁武令,所以可能造成城內治安問題的人事物都遭到嚴
密地管制。

  帕斯卡:「每年都這麼擠,這次我們從外面進城還要排隊更糟。」

  正如帕斯卡所說,愈靠近門口愈擠。

  柯洛特看了看自己的盾牌:「不過,我這身不知道會不會被當成武器……」
柯洛特的武器便是兩面帶刺的盾牌。

  帕斯卡瞥了科洛特的盾牌一眼:「你這玩意說是蚌殼就好了。」

  諾里安:「你乾脆說是鍋蓋,我們是來擺攤賣蔬菜湯的算了。」

  「這種東西會有誰相信是蚌殼啊。」瑪希米蓮翻了翻白眼,「我第一次出任
務所討伐的那群巨魔,都不會相信這是蚌殼吧。」

  帕斯卡眼睛骨碌碌地轉了轉:「這只是比喻而已,認真你就輸了。」

  柯洛特:「蚌殼嗎?老實說,我真的沒吃過這種東西,你們誰能大概解釋一
下那是哪種生物?」

  「對了,城裡有滅影者神殿嗎?或者是安眠者亦可。」愛德溫沒理會其他人
的玩笑,向本地人的帕斯卡問道。

  帕斯卡聳了聳肩:「進城看到那最大的教堂就是滅影者教會了。」

  正當眾人排隊之時,延伸出郊區的市集邊,卻見到一個老女人在地上弓著身
體,手裡抓著一個木碗,用懇求的眼神看著每一個經過的路人。

  諾里安看了看老婦,嘆了口氣:「看來有些東西還是沒變啊……」

  「不好意思,你們先幫我排隊好嗎?我去一下,馬上回來。」也不待眾人答
應,瑪希米蓮便朝著老女人的方向走了過去。

  柯洛特瞥了一眼老婦,還是擔心著自己的裝備:「不能帶武器的話,那我們
的東西又要放哪?」

  帕斯卡這下連回答都懶得回答,只是默默地指了指門邊的守衛,卻看到守衛
們以皮封條將進城者的武器給綁了起來,並用鉚釘鎖上,就連施法者的法術材料
包也被綁住。

  「不用擔心,你的盾牌就算被綁成麵包條也一樣可以敲人的。」諾里安拍了
拍柯洛特的肩膀。

  這時,瑪希米蓮一臉困惑地回到了隊伍之中。

  瑪希:「你們有人聽得懂這兩句話嗎:咳髮罩釀泥得盜鹿,塌哩伐啦熟縛泥
得嚼不~」她頓了一下,又開口說道,「洨辛載孟忠情町敵語得倫……塌悶先哉
征哉承緬,登逮魚折得執事……」

  *愛德溫:好厲害的絕對聽覺,這種話聽過還背得出來
  *帕斯卡:「殺小?」

  瑪希米蓮:「大概是這樣念吧,我舌頭都要打結了。」

  柯洛特:「你還念的出來,我可真要佩服你,說三次給我聽我搞不好還念不
正確。」

  瑪希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修練士時期背聖典都沒那麼困難…」

  *GM:話說
  *GM:懂本地方言的人
  *GM:赫賽拜羅斯語
  *GM:可以丟int check
  *愛德溫:我也會赫賽拜羅斯語
  *諾里安:21
  *愛德溫:18+2=20
  *帕斯卡:7+5=12
  *GM:傾聽低語……沉眠……指示……

  帕斯卡眼珠轉了轉:「前面是希望卡法跟塔理法拉保佑你吧。」他歪著頭想
了想,最後看向諾里安:「後面那句鄉音真的太重,可能要比較城外的人才聽得
懂…」

  「傾聽低語……沉眠……指示……」諾里安一臉苦惱地勉強湊出了幾個字。

  此時,守衛們猶豫地看向柯洛特的盾牌,最後還是揮了揮手決定放他一馬。
而眾人也紛紛接受了武器的禁制。

  *GM:施法者的施法材料和聖符也是
  *GM:要花一整輪才打得開

  但輪到帕斯卡時,守衛們卻要求把手指也綁上皮條。

  *諾里安:XD
  *柯洛特:人家帕斯卡還可以用嘴砲放法術阿XP

  帕斯卡不悅地看向守衛:「嘿…你們是要我變成殘障嗎?」

  「真的很不好意思,這是領主的指示,請配合。」守衛陪笑道。

  帕斯卡懊惱地搖搖頭:「太超過了,太超過了。」

  「是為了這次的市集而做的戒嚴嗎?以前好像沒有那麼嚴格?」愛德溫笑著
向守衛詢問。

  「有必要鎖到這種程度嘛。」看到帕斯卡手指上的皮條,瑪西也忍不住笑了
出來。

  「隨著人潮的增加,不得不如此約束,請見諒。」守衛鞠了一躬,「如果不
配合禁武令,恐怕我們無法讓這位先生進城……」

  諾里安愉悅地說:「等下你的午餐讓拉夫幫你處理好了。」

  愛德溫也點了點頭:「你可以藉此請餐廳的女侍餵你吃飯,聽來不錯吧。」

  瑪希米蓮瞪著愛德溫一眼,顯然對這玩笑十分不欣賞。

  *GM:好拍到丁的女性同伴XD
  *瑪希米蓮:哈哈哈哈

  「祭典期間也請配合禁武令。」守衛補充道,最後送上了一個專業的笑容,
「祝你們在祭典玩得愉快。」

  「感謝你的好意。」帕斯卡憤怒地拂袖離開城門。

  直到離開城門一段距離,帕斯卡才忿忿地說道:「我記住那個守衛的長相了,
祭典結束我就讓他脫光光在大街上跳舞。」

  諾里安聳聳肩:「坦白說,真要鬧事,這點東西又能防的了什麼。」

  大夥兒還沒回答,卻聽到城門處卻傳來一陣騷動,只見一個魁武的男子暴怒
地把他的劍從背上的劍鞘抽出來,用粗重的南方口音大喊:「你們有種把我老子
給我的劍綁起來看看──我叫你們這廝他媽的試一試啊!」

  排隊的人群驚叫著走避,守衛猶豫地緩緩散開,卻沒有人敢上前動手。

  那壯漢雙手持劍在太陽穴旁,劍尖指著守衛的頭部,是一個防守上段的架勢。

  「防君子用的。」愛德溫看了看壯漢,回答諾里安的話頭。

  壯漢的全身肌肉鼓漲起來,面孔也變得通紅。他緩緩地舉起劍,防守的架勢
變成攻擊的架勢

  瑪希沉吟著,似乎在猶豫該不該上前協助守衛。

  諾里安卻調侃地說:「帕斯卡,你出氣的機會來了。」

  瑪希米蓮橫了諾里安一眼:「我不認為守衛制服得了那位劍士,我要上去幫
忙。」說完便踏著沉穩的腳步提起盾牌走回城門。

  諾里安見狀,和柯洛特隊看了一眼,雙雙跟上。

  帕斯卡卻把手收在袖中,酸溜溜地說道:「對不起厚,我很遵守本城禁武令,
而且我手指都被鎖住了,也幫不上忙咧~」

  *GM:話說你們要怎麼做
  *愛德溫:袖手旁觀
  *帕斯卡:看戲
  *GM:瑪希要戰是吧
  *瑪希米蓮:對
  *瑪希米蓮:要去幫忙守衛

  只見壯漢暴喝一聲,掄起劍朝守衛開始攻擊。

  *GM:
   abcdefghijklmnopq
  1█████   U   █████
  2   ██A     D██   
  3                 
  4       B C       
  5                 
  6                 
  7        瑪        
  8                 
  *GM:ABCD是守衛,U是壯漢

  *瑪希米蓮:即時動作打開Detect Evil,對方是否邪惡
  *GM:目前你眼中沒有看到邪惡的事物

  開打才不過一個瞬間,壯漢便已砍倒了一名守衛,餘下兩個守衛去包夾壯漢,
一個守衛退開,掏出號角。
  壯漢的眼神陷入瘋狂,充滿著殺氣,瑪希卻絲毫沒有畏懼,以包著皮條的長
劍攻擊壯漢,卻只見到長劍失手飛了出去。

  愛德溫:「呃……」

  帕斯卡悠哉地說:「沒關係我們都沒看到,你現在還可以回來。」

  *諾里安:XD
  *瑪希米蓮:話說瑪西能夠忍耐帕斯卡這麼久
  *瑪希米蓮:一切都要歸功於卡法的教誨
  *諾里安:我相信你應該私下扁過他才對
  *瑪希米蓮:沒有沒有

  「我看我們是來不及阻止瑪希了……」諾里安說著,慌忙地跟上。

  瑪希米蓮嘖了一聲,舉起盾牌,卻沒有要退下的意思。壯漢揮動巨劍,其他
的守衛紛紛倒地,柯洛特眼見瑪希米蓮勢危,連忙擺出架式上前幫忙。

  瑪希側眼看到夥伴跟上,於是衝了上去,壯漢揮劍一砍,卻正好被瑪希的鎧
甲擋下。接著瑪希拉住壯漢的手腕,但壯漢一揮手,瑪希便被推開至一旁。

  「拉夫!咬他!」諾里安指使大黑狗上前咬住大漢的腿。然而卻只見到壯漢
絲毫不為所動,揮動巨劍攻擊瑪希,瑪希吃了一劍橫斬後終於用盾牌檔開了第二
下。

  遠處,愛德溫和帕斯卡卻兀自看著眾人惡鬥,還不忘出嘴聊天。

  愛德溫:「話說回來,看這傢伙的上段架式,看來下盤不太穩,可能可以試
著絆倒他,或者是用些束縛腳部的法術對付。」

  「我不懂武術,不過絆倒他可能是個好方法。」帕斯卡聳了聳肩說

  這時瑪希米蓮一個打滾撿起了掉落的長劍,但壯漢卻跟上一步再於瑪希的背
上多砍出一道傷痕。

  *GM:傷害14點
  *諾里安:很痛
  *瑪希米蓮:快要進入淌血了(誤)

  渾身是血的瑪希米蓮舉起長劍:「真是個暴徒,看來沒什麼好說的了。」

  「我受夠了!像你這種不懂的尊重生命的傢伙應該受到懲罰!」諾里安憤怒
地大叫,接著身體開始變化,濃密的深棕色硬毛從皮膚中探出來,其骨骼也不斷
伸長、變形,竟是便成了一隻棕熊。

  愛德溫瞪大眼睛說:「是要把事情鬧多大才滿意?」

  帕斯卡也傻了:「喔不,諾理安你幹嘛變身啊?」

  *瑪希米蓮:等下諾里安就會連身體也一起被綁起來
  *GM:XDDDD

  方才吹起號角的守衛大喊:「不要殺死他!擊昏或是擒拿住他!」

  但壯漢踢開拉夫,兇狠地朝瑪希瑪蓮衝去就是當頭一劍,瑪希勉強驚險地檔
開攻擊。

  *瑪希米蓮:企圖擒拿:近戰檢定 = 15 + 7 - 4 = 18
  *瑪希米蓮:擒拿檢定:16

  「放下你的武器!」瑪希米蓮叫著,卻仍然試圖擒抓壯漢,壯漢也不避不躲,
又是一劍往瑪希米蓮的胸前斬去。

  *GM:巨劍傷害18
  *瑪希米蓮:要死了要死了 = =
  *愛德溫:到底在幹嘛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是都楠之子灰河的都努鐸!!!!!!」壯漢
咆嘯著,揮舞著染血的巨劍。

  「是不是再不出手不行了?」愛德溫看著混身是血的瑪希米蓮說

  「我覺得不出手會有人去見卡法。」帕斯卡點了點頭,接著轉向瑪希大喊,
「瑪西!你在幹什麼!就算不想傷人也不該把自己搞成這樣吧!」

  此時柯洛特用盾牌接連敲出三下,打在壯漢身上,但壯漢似乎依然沒有罷手
的意圖。

  *諾里安:上前擒拿大漢,命中27,擒拿檢定26
  *諾里安:然後我有進階擒拿
  *GM:囧
  *柯洛特:諾里安:「這才就擒拿」
  *GM:擒拿檢定27 a_a
  *諾里安:囧
  *柯洛特:冏

  大棕熊撲向壯漢,但壯漢一腳踢開棕熊。「嚇啊啊啊啊啊啊啊!」壯漢吼叫
著,顯然戰意只有更加高漲。

  *愛德溫:帕斯卡打算丟啥
  *帕斯卡:我先用su扣他的命中
  *愛德溫:那我先

  愛德溫揮舞手勢,吟唱起咒文:「遠古的誓約,遍在的能量,束縛我的敵人
吧。」

  只見壯漢渾身泛起一陣紫色光線,接著全身僵住,青筋爆漲,卻是無法再做
動作。

  *帕斯卡:這樣我就沒得放了Q.Q
  *瑪希米蓮:我被砍得全身是血
  *瑪希米蓮:你幹嘛不早點放hold person 囧
  *愛德溫:你們為何偏要打
  *帕斯卡:我也不知道你們為什麼堅持要被打…
  *瑪希米蓮:因為無辜的守衛被打了,所以上去幫忙啊
  *諾里安:有熱血趴拉丁在,隊友也很無奈啊

  「快點解除武裝、綁起來!」愛德溫說著,殘存的守衛們連忙上前解除了壯
漢的武裝,過了不一會兒,其他的守衛也趕到了現場。

  守衛們除了照料受傷的同僚,也將壯漢五花大綁了起來,還不忘驅趕著圍觀
的路人。路人們卻忘情地給眾人拍手,「帥呀!」「幹得好!」之聲不絕於耳。

  諾里安變回人形,開始為瑪希米蓮查看傷勢。一旁的帕斯卡卻不忘嘮叨:「
早跟妳說別淌這渾水。」

  「這個人有夠凶悍的…」瑪希苦笑一下,但隨即正色反駁,「對方的行為明
明是不對的,不對的行為就應該要糾正才是。」

  「我記得糾正的行為好像是什麼守衛隊來著?」帕斯卡用手指掏著耳朵,看
向遲來的守衛們。

  「而且那你也先衡量一下狀況吧,沒有劍也衝那麼快。」諾里安一面包紮著
傷處一面抱怨。

  愛德溫望向被束縛住的壯漢:「灰河來的,是狂戰士吧。」卻看到方才吹起
號角的守衛走向自己。

  「原來是狂戰士,難怪這麼厲害……」守衛脫下了頭盔,露出其下的一縷長
髮,竟是個女子,「呃……真的很不好意思,謝謝你們。」

  「那個……」守衛開口說道,「我哥哥戴維斯在城門區裡開了一間旅店叫做
『城堡與十字軍』,從這個東城門進去一直沿著城門大道走就可以找到。告訴他
說妮可送你們過去的,他會在祭典期間免費招待你們所有的食宿。」

  愛德溫:「哦,那真是太好了!不過看來治安的維持很不容易,你們主持正
義時最好小心一點。」

  「多謝你們。」守衛又向眾人鞠了躬,接著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呵……
我們只是奉命行事……沒想到……啊,先不聊了,祝你們愉快。」妮可說著,便
回到工作岡位上

  愛德溫走向夥伴,看著依舊一臉委靡的瑪希米蓮:「多虧了各位的挺身而出,
這下連吃飯錢都省了。」

  「我又不是為了住宿費用才上去救人的。」瑪希米蓮斜眼看向愛德溫。

  愛德溫看了狼狽的瑪希米蓮,「哈~」的一聲沒有回答。

  帕斯卡拍了拍手:「真的是血汗錢,我都快哭了。」

  眾人離開城門邊,進入東城門區,城門大道筆直地通往城中心。尼布格靈汀
城的街道充滿著各種活動,整個市集吞沒了穿越整個城市的主街道。這條主街道
就尼布格靈汀的最大道路而言其實並不算太寬,現在更是因為排放在路旁的推車
和帳蓬攤位而變得更窄。幸好運貨馬車都被擋下不能進入,不過這條街也已經夠
擠的了。藝術家、藝人、商人在市集中擺攤,呼喚潛在的客人並且叫賣他們的商
品。

  眾人走在路上,吟遊詩人、小丑、詩人、演員、說書人的聲音充耳可聞,愉
悅的娛興節目讓城門區的噪音程度大大提高許多,藝術家、商人、和其他仕事人
在這裡販賣他們的貨物和服務,還有包括了肉派、鬆餅、蜜酒、麥芽酒……等的
各種飲食。

  「這一條通還是老樣子。」帕斯卡在人群中艱苦地擠著。

  「這祭典辦的可真大」柯洛特表示同意,還不忘東張西望,「希望沒什麼半
身人出沒的好。」

  沒多久,看到了前方一座巨大的鐘樓哨兵般矗立在城鎮中央。

  「謝斯,那是什麼?」瑪希米蓮指著鐘樓,眼角餘光卻看到愛德溫一手肉派
一手啤酒竟是吃將起來了,瑪希米蓮不禁搖了搖頭。

  「我還得充當導遊是嗎?」帕斯卡看向鐘樓,「那個啊,算是我們城裡的地
標,傳說這鐘樓上有著有名的鳥頭石像鬼,有人說鐘塔上的石像鬼會在黃昏的時
候飛來飛去。」

  *愛德溫:順便聽聽吟遊詩人最近正當紅的是什麼故事
  *愛德溫:「有沒有最近惡名昭彰的賽什麼騎士團的八卦?」
  *說書人:「聽說賽壬騎士團,是一個邪惡的組織,騎士團的團長是個河妖。」
       「就算是黑盾騎士團聽到賽壬騎士團也要懼怕三分。」

  「有石像鬼飛來飛去的鐘樓,居然蓋在都市的中心…」瑪希米蓮聽了石像鬼
的傳聞,又是眉頭一皺,「這樣不危險嗎?」

  原本在與愛德溫交談的吟遊詩人插口說道:「這位小姐說得不對唷~為什麼
我們尼布格靈汀叫做尼布格靈汀呢?這故事就要從有名的法師『鳥嘴』說起。『
鳥嘴』是一百多年前的法師,他來到此皮治療了當時盛行一時的瘟疫,鳥嘴河就
是以他命名的。不過呢,領主格靈汀福德一家卻是跟鳥嘴沒有關係,哈哈。」

  說著,吟遊詩人也向鐘樓看了一眼:「「那些石像鬼呀,就是鳥嘴法師的僕
從呢。」

  繼續走著,離鐘樓不遠處,看到了「十字軍與城堡」的招牌。

  只見店裡的擺設果真有十字軍風格,掛滿了掛著盾飾和劍,牆面以白色石磚
砌成,生意極好,門庭若市,想必已經客滿。

  卻見老闆戴維斯是名英挺的青年,一聽妮可的名字,便親自帶領眾人進房。

  「啊……你們的事情我聽守衛隊的人說過了,真的是非常感激你們。」一路
上戴維斯還不忘繼續說著,「這幾天的生意很好,住宿都滿了,但我還有一間空
房是不開放住宿的,在祭典期間,請你們任意住宿無妨。」

  只見戴維斯準備的房間竟佈置得跟城堡裡一樣,簡直就是貴族的居所。

  「喔喔!」愛德溫見到房間如此奢華,不禁重新打量了戴維斯一眼。

  「這是我個人私用的客房。」戴維斯解釋道。

  諾里安:「你這下沒話說了吧,帕斯卡?」

  帕斯卡用力地點了點頭:「不錯不錯,你的誠意我們感受到了!」

  *諾里安:我也開始想打帕斯卡了
  *瑪希米蓮:再次重申,瑪西絕對沒有動過帕斯卡一根汗毛,只有在他水晶
        球丟在旅店桌上沒拿時,沒有提醒而已

  戴維斯簡單說明後便迅速離開,只見愛德溫跟了出去,開始問起了本店的招
牌菜,而帕斯卡則立即撲到床上享受柔軟的床鋪。

  *愛德溫:「有沒有都是好吃的、以肉為主的菜色....」
  *GM:「我們的招牌菜就是十字軍烤異教雞。」
  *GM:「佐以奶油、羅勒,可謂上上之選啊。」
  *瑪希米蓮:十字軍烤異教雞 xD
  *GM:「如果不喜歡雞肉,我們還有十字軍烤異教牛、十字軍烤異教豬
       ……等等之類。」
  *瑪希米蓮:為什麼都是異教 XD
  *帕斯卡:「聽起來不錯」
  *愛德溫:「那晚餐就吃十字軍烤異教狗。」
  *GM:XDDDD

  「創法者在上,這才是人過的生活~」帕斯卡在床上磨蹭著說,一旁的瑪希
米蓮也不管自己一身狼狽,只是將行李整齊地擺放定位,還不忘要求帕斯卡說道:
「謝斯,行李先放好吧。這畢竟是人家的床,稍微客氣一點。」

  諾里安:「他要是懂得客氣,世界就太平了」

  「是是是……」帕斯卡將行李拿下床,胡亂堆在角落。但這顯然無法令瑪希
米蓮滿意,最終她還是自己過去替帕斯卡將行李擺放整齊。

  瑪希米蓮準備妥當,便離開客房,找到了愛德溫打算一起前往滅影者聖堂。

  *GM:其他人要做什麼?
  *柯洛特:泡溫泉、熱牛奶、打桌球
  *諾里安:看家
  *帕斯卡:醉生夢死
  *GM:好……

  然而愛德溫與瑪希米蓮才剛踏出旅店,卻立刻聽到了驚叫聲以及隨之而來的
慌忙逃竄的人群。在忙碌的市集中心,一聲驚叫像擴散的漣漪般散播開來成為大
片的哭喊聲,伴隨著聽起來像貨車和帳蓬攤位翻覆的巨大碰撞聲。這陣聲音很快
地就變成驚惶逃跑的人潮,逃離在他們身後造成恐慌的某種可怕事物。

  「不會又出事了吧?」瑪希米蓮說道,看了愛德溫一眼。

  愛德溫:「如果等一下又有事情的話,不要亂衝。」

  瑪希米蓮在前頭開路,奮力擠開人群。

  *愛德溫:應該叫拿盾牌那個擠
  *愛德溫:擠到地方的時候上面會串起很多人XD
  *GM:XDDDD

  在人群中逆向前進,好不容易終於到了事發現場,只見到一副混亂的景像:
推車被翻倒,帳蓬攤位被打成碎片,貨物散落在鵝卵石道路上。血腥氣息撲面而
來,幾個屍體橫在地上,身上的衣物已經看不出本來顏色,身下一灘灘的血跡,
流的滿地都是;幾隻人般大小的巨鼠輪流以利刃刺向一個倒地的受害者,猶死未
死的受害者每被刺一刀就抽搐一下。


  *GM:
   abcdefghijklmnopq
  1 車車車             
  2 車車車     屍q 車車車  
  3       雜    車車車  
  4     o           
  5                 
  6   雜   A  B      
  7諾柯      屍屍   s   
  8 愛屍p    屍屍    屍  
  9帕瑪   雜 C  D    t 
  0                 
  11  車車車   雜        
  12  車車車      r屍    
  13                 
  *GM:ABCD是鼠人,opqrst是巨鼠
  *GM:現在鼠人們轉過來面對著你們,紅色的眼睛流露出兇光
  *GM:ab兩排皆可放,放位置、丟順位吧

  愛德溫:「瑪西等我幫你先做治療……」說話當下,卻見到帕斯卡、諾里安
等人也紛紛趕到,看來他們在旅店中也感受到了這股騷動。

  「媽的我可不記得這裡有這麼大的老鼠!」帕斯卡連忙解開手指的束縛,嘴
上也依然不忘碎念。

  *柯洛特:5呎到C7 打巨鼠
       9+12=21 DMG 2+6=8
       17+12=29 DMG 1+6=7
       17+7=24 DMG 5+6=11
  *GM:...
  *GM:柯小弟用盾牌把巨鼠砸爛了

  「誰來告訴我這些老鼠是怎麼回事?食物太美味了嗎?」柯洛特甩了甩盾牌
上沾滿的老鼠血說道。

  *GM:愛德溫和諾里安的回合
  *愛德溫:給瑪西Cure Critical Wounds
  *愛德溫:orz
  *愛德溫:+17
  *瑪希米蓮:4d8 = 1 2 3 3 , orz
  *諾里安:(打開袋子,拿出冬青)
  *諾里安:結束

  瑪希米蓮總算是解開了長劍的鉚釘,舉起長劍上前喝道:「放下你們的武器,
說明你們的來意!」

  *瑪希米蓮:交涉:17 + 11 = 28,AC=25,同時用即時動作啟動Detect Evil
  *GM:瑪希感覺眼前有許多邪惡

  愛德溫抱怨道:「剛剛對付狂戰士可沒看你還試圖交涉。現在眼前一堆殺人
如麻的鼠人……」

  帕斯卡解完了手指,卻發現法術材料包也封了起來:「怎麼守衛還沒來?果
然每個城的守衛都是出事後最慢來的!」

  *帕斯卡:鼠人:「我們什麼都沒做,是這些人自己跌到刀上被刺死的」
  *瑪希米蓮: 瑪西:「騙肖耶」

  此時鼠人們紛紛圍了上來,柯洛特給四名鼠人圍剿,身上也多了許多傷痕。

  *GM:傷害34
  *帕斯卡:囧如此之痛
  *柯洛特:好痛XP

  諾里安拉扯著法術包,卻愈急愈是解不開,「可惡……法術包……算了……」
諾里安說道,最後還是選擇化身作為棕熊。

  *愛德溫:再放CSW
  *愛德溫:+28
  
  「來,上吧!」愛德溫拍了拍瑪希的肩膀說道。

  *GM:
   abcdefghijklmnopq
  1 車車車             
  2 車車車     屍  車車車  
  3       雜    車車車  
  4     o           
  5      q  s       
  6熊A B             
  7熊 柯D    屍屍       
  8  屍C    屍屍t   屍  
  9帕愛   雜           
  0  瑪     r        
  11  車車車   雜        
  12  車車車       屍    
  13                 
  瑪22 帕13 柯12 鼠11 愛5 諾5

  「以卡法之名!」瑪希高呼著卡法的聖名,同時開始朝附近的鼠人揮出了兩
劍,俐落地將鼠人砍倒在地。

  「創法者,以風輔助吾等之步伐。」帕斯卡吟唱起咒文,眾人忽地感覺充滿
了精力,世界的律動似乎都變慢了,竟是加速術。

  *GM:該柯柯柯博……
  *GM:我是說柯洛特
  *愛德溫:I AM OPTIMUS PRIME!!!

  「大家幫忙分散敵人戰力!」柯洛特叫著,又朝面前的鼠人連擊三盾,登時
又放倒一名鼠人。

  鼠人們眼見大勢不妙,轉身就跑,愛德溫對其中一名鼠人施放了定身術,只
見鼠人頓了一頓,又繼續跑,很快消失在眾人眼前。

  瑪希米蓮墮了剁腳:「可惡,被跑掉了。萊奇里馬,陪我檢查一下看看還有
沒人活著。」

  然而現場早已無人生還,而死亡的鼠人卻慢慢變回人類的形體。

  *諾里安:(變回圓形)
  *GM:圓形
  *諾里安:原形....
  *愛德溫:酷耶
  *愛德溫:「你....是哈囉嗎?」
  *瑪希米蓮:下次可以變成方形嗎?

  又過了數分鐘,城裡的守備隊才慌張地趕到。

  「天啊……這是……」守衛們吃驚地說,甚至還有人開始嘔吐。

  帕斯卡見到這種情景忍不住抱怨道:「太慢了……這麼久,這些鼠人都可以
把這裏清空了……」

  然而守衛們不知是沒聽到還是震懾於眼前的景象,竟爾沒人答話。帕斯卡不
禁搖了搖頭,看向夥伴:「怎麼回事?我感覺他們不是很想打。」

  諾里安點了點頭:「連死三個同伴,怕了吧?」

  「我覺得挑釁意味十足。」柯洛特說道。

  愛德溫向其中一名守備隊隊員問道:「你們城裡常常有鼠人出沒嗎?」守衛
們表示沒有,而且這些屍體也沒有人認識,雖然裝束並不像是外地人,但也沒有
人認識他們。

  「看起來不像外地人的外地人?」帕斯卡說著,搖了搖頭。

  「變裝的方法有很多,很難這樣判別是否是外地人吧?」柯洛特說。

  「那邊那位…不管了,就你吧。」瑪希米蓮指著一名警衛說,「你們隊長是
誰,最好能請他過來一下。可能的話,再找一位滅影者的成員過來。」

  「這個……」守衛遲疑著,但瑪希米蓮沒有給他太多選擇:「快去,不要楞
在這裡。」

  「我們的隊長在祭典開始前就失蹤了。」守衛無奈地說出遲疑的理由。

  瑪希米蓮聽了守衛的話,用手扶著額頭:「副隊長呢?」

  「走開。」此時,一名男子推開守衛走了過來,看了眾人一眼後說道,「我
是副隊長李契騰尼亞。「你們能解釋一下現在的狀況嗎?我聽我的手下說有人通
報這是鼠人的攻擊。」

  瑪希米蓮端正地回答:「我是旅經此地的滅影者,瑪希米蓮‧法倫海特,你
好。在那邊檢查屍體的,是我的旅行同伴,德魯伊諾里安‧楊柳木‧萊奇里瑪、
同樣是滅影者的愛德溫,以及法師帕斯卡‧謝斯;那邊那位雙手都有著盾牌的則
是柯洛特‧蒂爾斯,一樣是我的同伴。我們一行五人剛剛進入『城堡與十字軍』
沒多久,就聽到外頭發生騷動。等到我們趕到現場時,已然一片狼籍,我們只來
得及消滅兩隻鼠人和一隻巨鼠,其他的殘黨被他們逃走了。」

  「唔……諾里安?」卻見李契騰尼亞看向諾里安,「你是李奧先生的弟子?」

  諾里安回過頭來,原來這名副隊長竟是諾里安的師父李奧那德‧薄荷葉‧萊
葛里斯的朋友。

  「你可能對我沒什麼印象了,但我和你的師傅還算熟識。」李契騰尼亞說道,
「我本來懷疑是不是有人趁機作亂,再把事情推委到鼠人的原故,不過李奧先生
的弟子不可能會做這種事。」

  帕斯卡一聽,不禁鼻子噴了噴氣:「我們看起來像這種人嗎?」

  「你就是謝斯家的年輕法師吧?」副隊長看著帕斯卡笑著說,「久仰久仰。」

  瑪希米蓮此時卻瞪著副隊長,插口說道:「李契騰伯格先生,你這是在質疑
身為滅影者成員的在下,是個說謊抵賴之徒嘛!」

  「我不是李契騰伯格,我是李契騰尼亞。」副隊長回答。

  瑪希米蓮一愣,立刻鞠了一躬:「對不起,一時口誤了。」

  李契騰尼亞只是瞥了瑪希米蓮一眼,淡淡地說道:「另外,任何人都能宣稱
自己是滅影者的一員,我不過是公事公辦罷了。」

  只見瑪希米蓮氣得滿臉通紅,用力地解開聖徽上的封鎖,準備要把聖徽拿出
來證明自己的身份,同樣隸屬滅影者的愛德溫卻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聖符一
個也值不了幾個錢,誰都可以買來帶在身上,不需要那麼氣。「你身為滅影者是
因為你遵循卡法的腳步,不是因為別人相信你是滅影者。」

  「我想不出來還有什麼羞辱比這個更嚴重了……」瑪希米蓮依然滿臉通紅,
但總算是放棄爭辯。

  諾里安打著圓場插口說:「謝謝你這麼信任我,我家老師最近還好吧?」

  誰知李契騰尼亞卻結巴了起來「這……李奧先生幾年前過世了……」

  「什麼?李奧大叔過世了?」帕斯卡驚道,而諾里安登時傻住,連話也說不
出來。

  「是,很遺憾……」李契騰尼亞嘆了口氣,似乎不知該說些什麼。

  「呃……那真是……相當遺憾……」帕斯卡抓了抓下巴的鬍子,用手肘撞了
撞一旁張著嘴巴如木頭般僵立的諾里安。

  「我才離開沒多久啊……」諾里安喃喃說道。

  「對了,那麼,您的老師的行蹤,已有下落了嗎?」副隊長眼見狀況不對,
連忙轉換話題問起帕斯卡。

  帕斯卡聳了聳肩:「這個嘛,說來話長,總之我們循著線索找著找著就又輾
轉回到這了。說到這個,可以給我們個方便嗎?祭典期間如果又……你懂我的意
思。」說著,帕斯卡拿出解開的皮帶晃了晃。

  李契騰尼亞:「我簽份文件給你們吧。讓你們能在祭典期間攜帶武器。」說
著便差人拿了張紙,寫了些自簽了個名,於是便得到了禁武令的通融。副隊長又
說道:「你們小心一點,莫迪克.佛倫隊長失蹤了,現在又發生這種意外,我總
覺得事情並不單純。」

  「我正想問呢,隊長失蹤是怎麼回事?」帕斯卡說道。

  李契騰尼亞:「大家昨天還有見到隊長。他交待我們半身人市集的治安配置
之後就沒有人再見過他了。佛倫隊長是一個很負責的人,我想會不會是出什麼意
外了……我們城裡的守衛大概沒辦法應付這些老鼠,這下可真是愈到危機了。」

  帕斯卡:「大概九成九跟這老鼠有關」

  瑪希米蓮:「沒辦法應付還算是小事,要是有人被這些老鼠咬傷了,也變成
他們的一員,那才真的傷腦筋。」

  副隊長搖搖頭,又嘆了口氣:「想必你們也知道城裡的守備不足這件事。這
下還要請你們多多幫忙。」

  瑪希米蓮:「我們會盡力而為。」

  「那這邊就給你們收拾了。」帕斯卡打了哈欠,接著眾人離開現場,決定先
往諾里安之妹的住處前進,而愛德溫與瑪希米蓮則要前往滅影者聖堂。

  教堂的方向明確,路也易於辨認,兩人沒多花精力便找到了舊灘頭街上的卡
法聖堂。

  進入聖堂之內,只見這裡乃是一處巨大的圓形空間,幾個侍祭在打掃或是佈
置著,很顯眼的一點,是在教堂的正中間有一團巨大的火焰,而卡法的神像、三
眼獅子和禿鷹伴隨兩旁

  「我們是旅行的教友,是來這邊參觀的。我是愛德溫,這位是麥西米蓮。」
愛德溫與侍祭搭上話,表明了來義,還受邀與教會人士們一同敬禱光明。

  *愛德溫:就去準備新法術吧A_A
  *GM:XD
  *GM:你們跟著一群白袍人敬拜火焰
  *GM:歌頌光明
  *諾里安:然後就拿出了一罐維他命
  *帕斯卡:是個光明見證會
  *愛德溫:看有沒有蓋御朱印的地方
  *GM:在門口應該有吧
  *愛德溫:總之就在永恆之書上留下證明我來過這裡參拜的記錄
  *帕斯卡:集滿全大陸神殿的旅遊卡可以換什麼禮物嗎
  *愛德溫:湊到了就跟你講
  *GM:永恆之書旁邊還有捐獻箱

  參拜完後,瑪希米蓮拉著侍祭說道:「奧西魯斯弟兄,我想跟您詢問一件事
情,不知是否方便?」

  「在下一定竭誠幫忙。」奧西魯斯爽朗地回答。

  *愛德溫:捐獻五十枚金幣
  *GM:O_o!?
  *GM:這下奧西魯斯變得更爽朗了
  *帕斯卡:A_A
  *愛德溫:A_A

  「實不相瞞,我們在前來神殿的途中,意外捲入了一場紛爭之中。幾名染上
獸化症的鼠人突然在鐘塔那邊大開殺戒。雖然我們」瑪希米蓮說著,比了比愛德
溫,「和其他的同伴合力擊退了那些人,但總覺得事有蹊蹺。」

  奧西魯斯喔了一聲:「你們能擊退他們真是太好了,這些醜惡的生物真該消
失在世上。」

  「不知道這幾個星期以來,城裡有什麼發生什麼值得注意的事情?」瑪希米
蓮點了點頭,「凡是有可能助於我們進一步追蹤這些鼠人的消息,都請不吝見告。」

  *GM:瑪希丟GI
  *瑪希米蓮:22

  奧西魯斯雙手抱胸,沉吟了一會:「前陣子聽說在山腳區那邊有傳出一些人
口失蹤案件……說不定跟這個有關。」

  瑪希米蓮聽罷,看向愛德溫:「山腳區?那不就是萊奇里馬家的位置?」

  奧西魯斯拍了拍掌:「啊,對了,最新的消息聽說祭典結束後,領主要發表
聲明,不知道跟這些治安事件有沒有關係呢。」

  愛德溫:「這祭典會延續幾天呢?」

  「今天過後就結束了。」奧西魯斯回答,「明天聽到號角聲後,就是領主發
表聲明的時間。」

  愛德溫:「原來如此。」

  瑪希米蓮:「還有一件事情,請問你認識守備隊的副隊長李契騰尼亞嗎?」
愛德溫一聽,忍不住多看了瑪希米蓮一眼。

  「李契騰尼亞也是我們的教友呢,你們見過他了嗎?」侍祭說道。

  「我們跟他在鐘塔那邊有一面之緣,還從他那邊得到隊長失蹤的消息。他看
起來像是個認真負責的好人。」瑪希米蓮說。

  「這下可真不妙呢。但是我想卡法應該會守護我們讓事件圓滿落幕的。」奧
西魯斯信心十足地說。

  「是的,卡法的光芒必然能夠驅除城中隱藏的黑暗,並賜福於此地的。」瑪
希米蓮回答。

  *GM:你們接下來還有要在卡法教堂做什麼事嗎?
  *愛德溫:不是要拿東西出來
  *瑪希米蓮:把搜到的物品拿出來,看看滅影者們有沒辦法檢查一下
        這些東西
  *瑪希米蓮:精確一點來說,是不是帶有邪惡之類的
  *帕斯卡:「非常感謝您的捐獻」(收
  *諾里安:又是個滿載而歸的一天

  瑪希米蓮拿出了先前從鼠人處繳械的物品,奧西魯斯沉吟了一會,說道:「
我們會幫你們研究一下,請你們明天再來一趟吧。」

  愛德溫聞言點了點頭:「願聖火照亮你我的腳步。」

  「能夠認識你們真是太好了呢,祝你們光亮充滿。」

  兩人步出聖堂,往山腳區的方向走去,卻在鐘塔那裡碰到了正坐在地上的拉
夫。

  *諾里安:拉夫:不是說好要帶莎朗牛排給我?
  *愛德溫:「好乖好乖,賞你吃燻肉條。」

  另一方面,和愛德溫與瑪希米蓮分手的諾里安與帕斯卡,走到了諾里安的故
居,只見家裡一點兒也沒變,兩層的木屋座落在山腳區的舊房子間,雖然說山腳
區是比較窮人住的地方,但各個舊房子的排列也錯落有致。

  諾里安吸了口氣走上前敲門:「莉莉安!莉莉安!是我!諾里安!」

  過了一會卻聽頭上傳來聲響,爬滿了長春藤的二樓陽台有個金髮姑娘探頭出
來:「諾里安!你回來了呀呀呀呀呀!!」那姑娘大叫,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剛
才的金髮姑娘跑了下來,撲向諾里安。

  莉莉安一邊搥打諾里安一邊說:「你終於回來啦!很久耶!」接著轉過頭,
看向一旁的帕斯卡,「這是誰?你的朋友嗎?」

  卻見諾里安與莉莉安,一個棕髮一個金髮,應該不是親生兄妹。

  「嗯,這位是帕斯卡」諾里安說道。

  「帕斯卡?」莉莉安歪頭想了一想,「埃文帝爾老師的學生嗎?」

  帕斯卡攤開手說:「我們兩個的師父是朋友,所以我們也不得不變成朋友。」

  「哈哈哈~」莉莉安聽了帕斯卡的話,笑了起來,把兩人迎進房中。

  萊奇里瑪家的一樓種滿了許多植物,窗外的陽光透進一樓,走到二樓,二樓
有書櫃和陽台,一隻白貓臥在旁邊打瞌睡。

  「我在回來的路上聽到老師的事了……」等大家坐定,諾里安才終於開口。

  「唔……你聽說了啊……」莉莉安背對著兩人,一邊泡茶一邊說,「我才正
考慮要怎麼告訴你這件事。」

  諾里安低著頭,只是撫摸著白貓:「老師他……是怎麼走的?」

  莉莉安給帕斯卡與諾里安端上茶杯,沒有回答這問題,而是另外問道:「你
們找到埃文帝爾老師了嗎?」

  兩人搖了搖頭,卻又陷入沉默。

  帕斯卡看了看四周,只見書架上放著《動物解放》、《植物的祕密生活》、
《身邊雜草的愉快生存法》之類的書籍。

  「德魯伊的知識很少付諸文字,但那些被非德魯伊的人記錄下來的二手知識
不在此限。」莉莉安向帕斯卡解釋,接著又沉默了一會。

  「師父他……是被殺死的。」莉莉安終於開口,聲音略為哽咽,「有天他離
開家裡,說要去處理一些事情。等他回來,就已經重傷了。我照顧他一個禮拜……
但是傷口還是不停惡化……」

  「這怎麼可能?師父他平常帶人和善,怎麼可能會和人衝突?」諾里安驚訝
地說。

  正在喝茶帕斯卡聽了此事差點給茶嗆到:「咳咳……李奧大叔沒說兇手是誰
嗎?」

  莉莉安搖了搖頭:「我不知道,師父在臨終前還是不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也許我們是人類,但我們畢竟還是動物。每個人都有一天要走的,我只能努力忘
記這悲傷。」

  *GM:瑪希和愛德溫在此時也差不多到了
  *愛德溫:那我也要愛的抱抱
  *帕斯卡:熊抱嗎

 諾里安嘆了口氣:「我原本一直以為老師是在平靜中回歸自然的,怎麼……」

  此時一樓傳來拉夫的叫聲,莉莉安抹去淚水,從陽台往樓下看去,卻是愛德
溫和瑪希也已到了。

  只見瑪希米蓮向莉莉安揮了揮手:「不好意思,請問這裡是萊奇里馬家嗎?」

  諾里安:「看來是我其他的朋友到了,帕斯卡你幫我去開個門吧。」

  帕斯卡反駁說道:「這你家耶,應該是主人去開門吧……」然而抱怨歸抱怨,
帕斯卡還是下樓去給兩人開門。

  帕斯卡橫了拉夫與愛德溫一眼:「這狗一定吃了東西才乖乖帶你們來。」

  諾里安回答:「拉夫小時後在街頭餓到怕了,有些壞毛病恐怕是一輩子也改
不過來的」

  兩人打了招呼,卻見莉莉安雙眼泛淚,氣氛似乎有些凝重。

  「嗯,我們來得不是時候嗎?」愛德溫看了眾人一眼。

  「不,沒有這種事,很歡迎你們來。」莉莉安一邊說,一邊幫你們泡茶。

  「其實……你們或許來的正是時候。」諾里安說著,講述了其師的死因。

  諾里安低著頭說:「我的老師是一個與世無爭的人,卻被人用這樣兇殘的手
段殺死。莉莉安跟老師在醫術上都有一定的造詣,但就算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
最後仍然救不回老師的性命……」

  莉莉安看著哥哥,點了點頭,憂心地說道:「我們的老師走了,埃文帝爾老
師也失蹤了,唉……」

  諾里安頓了一頓說:「再加上帕斯卡他師父跟最近的失蹤事件。」

  「說到失蹤,對了,這裡是山腳區對吧?」愛德溫向莉莉安問道,「神殿的
主事提到前陣子這附近有人接連失蹤,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

  「我有聽說。甚至我也試著追查那些失蹤人口的下落,但都沒有斬獲。」莉
莉安點了點頭,「不過我大概能斷定,失蹤的人口是被托進下手道。」

  眾人互相看了幾眼,想起了先前碰上的鼠人。瑪希米蓮甚至還發出高八度的
聲音站了起來,嚇得白貓躲到書櫃後,發出嘶嘶的叫聲。

  「可想而知,不是嗎?沒必要那麼誇張吧?」愛德溫皺眉說。

  帕斯卡:「……妳可以坐下嗎?」

  「……抱歉。」瑪希米蓮臉紅了一紅,隨即坐下,諾里安則為莉莉安解釋先
前碰到的狀況。

  「可能是抓去擴充人手吧,這是很普遍的鼠人集團擴張手法。」愛德溫說。

  莉莉安皺眉說道:「難道他們想趁半身人市集人潮而擴張自己的勢力嗎?」

  諾里安提出了反問:「可是他們為什麼選在此時出手?這樣反而會讓大家注
意到牠們不是嗎?」

  「相對的也有容易生事的好處吧?」愛德溫回答,又喝了口茶,「而且搞不
好他們就是要人家注意到他們。」

  瑪希米蓮哼了一聲:「敢於暴露自己的行蹤,那就是已經到了不用隱瞞的時
機了吧?」

  諾里安:「多年的預謀已經到收成的時候了嗎?」

  帕斯卡:「沒抓到那看起來像頭頭的真是可惜。」

  愛德溫忽地想起滅影者聖堂聽來的訊息:「對了還有,你們有聽說明日城主
有一份聲明要發布的消息嗎?」然而眾人只是一愣,就連本地人的莉莉安都搖了
搖頭。

  莉莉安說道:「聲明?發佈什聲明?」

  愛德溫:「我們在神殿聽說的,侍祭說今日祭典結束,明天城主有一份聲明
將要發佈。」

  帕斯卡點頭:「大概是對最近治安的聲明吧,發生那種事總得有人出來交待
一下。」

  「原來如此,艾瑞克大人應該是要正式討伐鼠人吧。」莉莉安看著眾人說。

  瑪希米蓮反駁說:「聲明這種東西,應該沒辦法那麼快擬好吧?如果是針對
鼠人,那麼今天之前也沒有鼠人的傳言流竄,是要從何準備起?」

  莉莉安解釋:「半身人市集對尼布格靈汀城來說意義重大,是重要的觀光收
入來源,不快點做出因應措施是不行的。」

  諾里安卻露出不安的表情:「如果說這個聲明是要讓大家聚集在某地呢?」

  愛德溫半開玩笑地說:「哈哈,總不會是宣佈其實他也是鼠人,希望大家都
加入鼠人集團吧~」莉莉安聽了愛德溫的話,只是張嘴苦笑。但瑪希米蓮卻正色
地說道:「這也不是不可能的。」

  諾里安也同意道:「的確有這個可能,不過到時這個加入恐怕是強制性的。」

  這回換愛德溫苦笑:「……你們是認真的?」

  帕斯卡則是撇了撇嘴:「……你們當滅影者跟城市守衛是空氣嗎?而且要搞
那種事,一開始就不會讓鼠人在那之前去大街上亂晃了」

  瑪希米蓮回答:「滅影者或許不是,不過守衛的話……」

  諾里安忽地用力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我現在思緒很亂……」莉莉安見
狀,伸過手握了握諾里安的手。

  「你們打算捲入鼠人的事件嗎?」莉莉安問。

  「沒有那個打算。不過這裡畢竟是你們的故鄉,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事情也不
能置身事外。」愛德溫說著,聳了聳肩,「何況不打算介入也不見得不會被捲入。」

  諾里安卻只是垂頭喪氣地說道:「抱歉……雖然我被訓練要平靜的面對生與
死,但我真的很亂……」

  見諾里安低頭不語,帕斯卡於是說道:「我也沒那個打算,」說著他又看了
一眼愛德溫,「不過我很怕那個愛吃肉的會要我們這麼做。」

  愛德溫攤開手:「誰知道呢。」

  帕斯卡見莉莉安與諾里安情緒低落,也不再說話。沉默了一會,好不容易諾
里安又抬起頭。

  「事情都過去了,也不能怎樣,重點是這個兇手到底是誰或什麼生物。」諾
里安說著,眼神裡閃爍著堅定,似乎已經不再沉溺於悲傷。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Zeel
英雄
文章: 1333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REPLAY]之一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09年 10月 16日, 21:06

少了一段我覺得很重要的部分啊…

守衛問帕斯卡的慣用手,然後帕斯卡講左手,守衛卻綁右手那段也很經典啊 XD

回覆文章

回到「20 邪眼召喚:Call of the Evil Ey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