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of the Eye

版主: BlackWolf

回覆文章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070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Form of the Eye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09年 5月 22日, 15:36

  在那個瀕死的片刻,她問道:「你求生的意志這麼強烈?」

  我想回答她,但從那深可見骨的可怕傷口中流出的力氣讓我僅能虛弱地動了
動嘴唇。

  感謝卡法,她似乎能夠明白我的意思:「如果寧願痛苦地活著勝過安詳地死
去,那就活下去吧。」她喃喃唱著,冰冷的手指拂上了我的前額……





  *    *    *    *    *    *    *  





  父親威廉是寶劍太子的騎士,乃是狐津微風堡厄普‧歐文家族的嫡長子。二
十四歲便跟著太子離開家鄉來到沙蘭斯。

  我與里德克都是出生在莉茲特堡,莉茲特海姆與拜恩領被薩斯提海姆割讓給
奧克薩後,兩個領地與茲威夫海姆的北部合併,稱為特雷西安納公國,為的是紀
念太子之母,特蕾西雅‧文海王妃殿下。莉茲特堡,則是太子治下薩斯提海姆的
中心。

  寶劍太子將特雷西安納封給霍夫森伯爵,希望奧克薩的將士們能視此地如故
鄉,並鼓勵部屬與薩斯提海姆人結親。極度崇拜太子的威廉,便迎娶了舒伯特家
兩個女兒中的妹妹,也就是薩吉絲卡,我的母親。

  那時候,威廉一年倒有十個月在外征戰,里德克與我則在白湖領無拘無束地
成長。沒有父親的管束,咱兄弟和琳梅特成天在外嬉鬧,拉莎阿姨總怪我倆把琳
梅特帶得像個男孩似的,沒有半點淑女氣質。

  八五零年,大文海將軍戰死。太子率領部眾回國,卻被誣以謀反之罪,奧克
薩王國視遠征軍團如讎寇,逼得太子不得不反。八五二年,太子自刎,王國卻又
改變了主意願意接納遠征軍團以及軍團的家眷。

  但威廉說,他和遠征軍的騎士們在文海隘口聽那些皇家禁衛軍宣告王室的恩
惠,卻只覺得可笑。騎士們在隘口前吐了口水,頭也不回地離開。遠征軍的將士
們,大多一輩子再也沒有回到奧克薩的家鄉過。

  霍夫森公王取消了特雷西安納公國的稱號,將拜恩領與莉茲特海姆歸還給薩
斯提海姆,隨後率領遠征軍團的殘部東去海地。

  離開莉茲特海姆時我才十二歲,里德克和表妹琳梅特離情依依,還做出什麼
絕對會回來娶她之類的蠢約定。然而沙蘭斯終究不是賽費隆人的故鄉,許多的賽
費隆人落草為寇,也有些成了傭兵。敗在太子軍門之下的沙蘭斯貴族視我們如虎
豹又恨又怕,伯爵帶著這些難民騎士四處漂泊,過著沒有一日安穩的生活,直到
最後安南地的杜德利侯爵接納大夥兒。

  八五九年,我和里德克接過父親的劍與盔甲,雙雙繼承了騎士之職,為窮途
末日的杜德利侯爵奮戰。一直到戰後,我們才知道侯爵收容我們這批難民騎士僅
是為了自身的霸業著想。既是寶劍太子的部屬,又是安南地侯爵的走狗,這下子
全沙蘭斯沒有人願意收容我們這些孤兒了──除了菲德莉卡二世之外。

  瞧不太起薩斯提海姆人,而又向來狗嘴裡吐不出象牙的威廉,聽到薩斯提海
姆的落葉敕令時,終究還是眼中含淚久久無法言語。當年的二十萬精兵,有那個
命得以在菲特堡安身的,不過五千餘人。威廉在菲特堡賽費隆區的中心起了間大
屋,開了間酒店,名喚異鄉人。

  芬斯克漢家的阿爾萬斯願意改籍,成為隆姆斯特恩家族的騎士,連姓氏都打
算改成芬斯克海姆。威廉把前來勸說的阿爾萬斯罵得狗血淋頭,當下斷絕來往。
我們看了,自然也不會考慮改隸菲特堡的事情。少年時便作為軍眷,沒有念過什
麼書,也只能靠一身氣力過活。霍夫森要蓋滅影者聖堂,將隨軍多年的祭壇安置
下來,里德克與我也去幫忙,最後更成了聖堂的武士與牧師。

  或許是出於補償心態,聖堂將打擊蘭勒海姆家遺留下的死靈生物視為己任,
里德克與我多次出生入死,為了蘭勒海姆家族的罪惡。冒險夥伴來來去去,我們
看得也多了,只能把握相聚的時光。雇用個會使劍的人很簡單,但要找個能信任
的夥伴卻不容易。聽說威廉酒店門口建了棟競技場,也叫作異鄉人,還聽說琳梅
特現在可成了了不起的人物,里德克念念不忘說等哪天出人頭地才肯回去找她。

  某次旅經封閉並且迷信的小村,卻發現村人有著綁架旅人作為奉獻的偽神信
仰。深入調查,才知道失蹤人口都遭到作為鍊金實驗體的厄運。同時,偽神信仰
更只是一個不知名的神祕宗派的偽裝。

  好不容易殺出重圍,卻在回菲特堡報告的路上遭追兵趕上。一名鍊金術士帶
著渾身冒火的魔像打敗了里德克與我,待我甦醒過來時,已被關在不見天日的地
牢中。他們挑上了更為強壯的里德克作為實驗的素材,人說雙胞胎心靈相通,他
受的苦楚,我不僅在肉體上感覺到,心靈上還更加深刻。五天不見里德克,我知
道他還活著,但多半也生不如死。鍊金術士告訴我,他們人工肢體的實驗非常成
功,現在將要進行人工心臟以及體液的一連串實驗。可能是運氣沒那麼好吧,對
他們或是對我而言都是一樣,實驗沒有成功,胸口破了個大洞,體內的不知名液
體燒灼著我的血管與靈魂,術士把破爛如抹布的我扔在下水道等死……但感謝卡
法,塔米斯拉似乎還沒準備好引領我的靈魂……

  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我居然有辦法熬過那漫長而痛苦的儀式。重生的我,爬
上下水道,打敗了鍊金術士,以及他身邊那曾經是里德克的半魔像,術士逃跑,
還不忘尖叫著曙光終究會找上我云云的話語。

  蹣跚走出破塔,卻發現她早已在外邊等我。

  「這眼睛只賜給最忠誠的侍奉者。」她伸出繪有眼睛圖騰的右手撥開我的頭
髮,露出額間的第三隻眼──像永恆者般的真識之眼。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回覆文章

回到「20 邪眼召喚:Call of the Evil Ey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