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誌]天命的傳承:達松

冒險傳奇的起點,旅者的溫暖歸宿

版主: tropicalo

回覆文章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81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人物誌]天命的傳承:達松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10年 10月 31日, 19:49

達松這個人物當然是強大的背景骰作為加持之下出現的人物。

早在確認劍與法則外傳的主題之時,獵殺女巫這一塊主線就已經確立了。
聖劍裁判團獵殺女巫,隱姓埋名的女巫,帶出另一名隱姓埋名的天之驕子,
構造出一段精彩的劇情。
這是我最初的構想。

王子與公主的故事並沒有什麼稀奇,
但達松與雪曦,是一段「真正的王子與真正的公主」的故事。
雪曦是古沙蘭斯帝國的末裔,這部分的設定來自漏爺在狩獵季的人物的個人劇「秘劍回音」,
是真正的皇族血脈,是真正的公主。
達松,是傳奇人物寶劍太子的遺腹子,這邊的設定和謝奈德崔爾的河風大大的深水城第二團的故事有關,
也和諸多關於寶劍太子的傳奇有關,是真正的王子。
兩名真正的王子公主,卻不約而同地過著隱姓埋名的生活,過著最不像是王子與公主的生活。

換句話說,在阿綠跟我創人物前,我就已經有寶劍太子遺腹子這個人物的設計了,
只是還得看誰丟出最強大的骰子,才能決定由誰來扮演這個重要的人物。

寶劍太子法拉瑞在賽費隆人遠征軍的後裔中,被如天神般崇敬,
在奧克薩賽費隆人心中,是個走上了歪路的悲劇英雄,
在沙蘭斯人心中,是個失心瘋的屠夫。
一個錯綜複雜的人,想必也有著各式各樣的傳說。
我努力想要營造出一個擁有多種面向的法拉瑞,但我想這方面並不太成功....

同樣的,達松有著一名這樣的父親,必然也有著非常沉重的負擔。
達松不是法拉瑞,也永遠不是法拉瑞,他必須了解這點才能夠繼續走下去。
由於玩家個性的關係,達松欠缺了些行動力,顯得有些保守穩健,
於是作為鏡子的雪曦就必須積極進取,展現了達松有時應該要擁有的特性。
這也暗中符合了梅菲爾女巫與護法的天命。

當然,就某種程度而言,這種設計好的角色背景有時候並不那麼有趣,因為一切都已經是有預設的。
但說真的,一方面,阿綠的扮演自有其道理存在,一名處於危難當下的領導本來就不會和一帆風順的領導有著同樣特質;
另一方面,這些所謂的預設,豈不也象徵了生命中很多時候,是受所謂「天命」的影響。

作為法拉瑞的子嗣,或許這些事情,若不發生在達松身上,那才是令人無法理解!

達松在這條路上也有過許多選擇,
像是潛入賽費隆營知道了假太子的反應,達松的扮演十分有意思,
又有如知道了假太子實為自己妹妹之後,達松的心態轉換也非常有趣。
作為GM我給了阿綠充足的舞台,阿綠也算是不負使命地構造出非常棒的人物。
雖說是天命,但達松能夠走到今天這條路,實在也是經典之作。



◎菲特堡賽費隆區的人們
艾薇萱
Al-Veshan
  母親。
  住在菲特堡賽費隆區的賣花女。
  有著漂亮金髮與美麗藍眼睛的少婦。
  外柔內剛的賽費隆人。
  獨自扶養達西成年,堅強的母親。
  沒想到竟是寶劍太子法拉瑞的情人。
  死於三年前侵襲菲特堡賽費隆區的熱病。

馬羅‧莎士海夫‧霍夫森
Marlowe Shakesheave Huffson
  賽費隆都尉。
  賽費隆區的長官。
  出身寂靜仲裁者。
  昔日跟隨寶劍太子,是奧克薩遠征軍的一員。
  薩斯提海姆割讓拜恩與莉茲特海姆兩郡後,成了拜恩伯爵領的執政官。
  展現傑出的行政能力。
  戰後,妥善處理領內事務,將一切原封不動地移交給薩斯提海姆官方。
  由於乃是寶劍太子的崇拜者,不願回到奧克薩。
  故求得菲德莉卡二世同意,隱居於菲特堡境內。
  落葉赦令下達後,賽費隆區成立,被推選出來成為初代的賽費隆都尉。
  執法嚴苛,但獲得賽費隆人的普遍尊敬。

傑米
Jamey
  菲特堡賽費隆人。
  達西的兒時玩伴。
  鐵匠老闆的兒子。

塔寇恩
Tarkown
  菲特堡賽費隆區人。
  達西的兒時玩伴。
  酒保的兒子。

哈維‧布里斯托
Hervey Bristow
  母親花店隔壁的阿叔。
  皮革店老闆。
  因為娶了個薩斯提海姆人為妻而被鄰居指指點點,艾薇萱曾為此為哈維出頭過。
  因此哈維還頗照顧你們母子。

卡蘭西雅‧紀默斯‧布里斯托
Calanthia Zimmers Bristow
  哈維的女兒。
  達西的兒時玩伴。
  皮革店老闆的女兒。

謝奈德崔爾
Schneider-treue
  崔爾叔叔。
  母親的好友。
  冒險者。
  達西幼年時常來訪。
  達西劍術的啟蒙者。



◎新碑村的人們

蛇橋女巫
Hexe von Schlangebrücke
  據說是救了達西一命的人。

瑙別特
Norbert
  新碑村的獵人。
  教導達西如何在野外生存。
  可以說是達西的師父。
  一年前獵野豬時不幸身亡。

洛爾
Lore
  瑙別特的朋友,
  偶爾會來和你們一起吃飯。
  一個貌似二十出頭,但頗有經驗的獵人。

多莉絲
Doris
  瑙別特的獨女。
  父親死後,獨自住在河東的小屋裡。
  日夜磨練武藝,希望哪天能獵殺野豬為父報仇。
  和村人極少來往,在村裡和達西比較有互動。

茅利斯
Maurice
  四個月來到新碑村,新繼任的創法者新碑村駐區祭司。
  出乎眾人意料居然是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
  似乎是個保守的人。
  對於曼歐紐留下的諸般規矩,甚至是房間擺設都沒有任何更動。
  因為外貌出眾,獲得了村裡少女們的喜愛。

索利爾‧高道
Þórir Highcourse
  很有幹勁的矮人。
  年約一百六十幾歲,可以說是看著北方拓墾區成長的長老。
  個性急躁,無法接受沒有重點的談話。
  木工與石工技術高超,附近聚落的神殿、碉堡、莊園幾乎都出於他的設計。

卡塔琳娜
Câtâlina
  二十來歲。
  六年前,故鄉被游擊隊佔領,父親帶著卡塔琳娜一同逃離,
  逃難中父親不幸被豺狼人殺害,卡塔琳娜被石碑村的難民收容,
  在新建立的新碑村裡開了間交易所,做著以物易物的生意。
  然而生意並不太好,於是也兼賣自己手製的編織物。
  個性強悍。

卡爾斯
Karls
  二十來歲。
  兩個禮拜前來到新碑村的旅行商人。
  做茶的生意,
  因為茶價格不斐,屬於奢侈品,在墾荒區並非常見的商品。
  而卡爾斯的茶價格不貴,做生意又頗豪氣,
  因此這幾個月來在附近村莊也算小有名氣。

菲斯特‧馮‧獅子村
Fester von Löwendorf
  隸屬劍穹的戰神教士。三十七歲。
  劍術不差,熱心助人。
  出身烏姆地獅子山領。
  治療達西的牧師。

泰瑟‧魯茲
Taiser Luitz
  隸屬劍穹的會眾,作為菲斯特的輔佐,
  幫忙做些抄寫、準備禮拜器材、場地的雜務。
  看起來二十歲左右,貌似頗有教養,應當出身良好,家世清白。
  約半年前才從帝都分發至此。

阿道夫
Adolf
貝諾
Benno
克勞斯
Claus
  其他警備隊成員。

吉伯哈德
Gebhard
  刀法俐落的肉販。
  警備隊的阿道夫就是他兒子。
  大概是繼承了骨斬肉斬的刀法。

剛瑟
Günther
  剛瑟自稱是羅德山人,祖傳釀酒秘方。
  雖然沒有得到證實,但他釀的水果燒酒卻的確是一絕。

希爾伯
Hilbert
  家傳陶藝傳到他這一代,似乎已經到了絕境。
  急欲在村人中尋找能夠學習他的技術的傳人。

約翰‧一步
Johan Firststep
  據說是來自克里蘭的克麗西雅城,見多識廣的老半身人。
  他的幾個兒子年少時便出外冒險,讓約翰常常擔憂。
  也接受特別的委託,從城裡訂購並不販賣的物品。
  自稱曾在克麗西雅學習拳術多年,乃是一步拳法的宗主。

尼可勞斯
Niklaus
  在雜貨店幫忙約翰打理生意的少年。
  與約翰情同父子。
  精明能幹。

歐多
Odo
  磨坊主人兼麵包師傅。
  其子克勞斯也是警備隊成員。
  對警備隊工作非常支持,
  甚至提供免費麵包給執勤巡邏的警備隊。

菲利普
Philipp
  村裡唯一的鐵匠。
  最拿手的乃是修補鍋子。

阿明‧薛佛毛
Armin Schiefermaul
  薛佛毛在沙蘭斯文裡面指的是石板+下顎。
  這男人又高又壯,渾身肌肉。

拉都夫
Radulf
  強壯的工人。
  前陣子因石塊意外崩落而受傷。
  因為弄傷了左手,目前僅能單手持槌。

漢托‧黑羊毛
Hentoe Blackwool
  老愛待在宿場的老半身人。
  總是在說些陳年往事。
  工人們總是取笑他胡說八道。
  不過,他還是繼續說,工人也還是繼續聽,然後繼續取笑。

佛萊芒
Freimont
  神秘客。
  他很少和外人打交道,
  幾乎都是宅在家裡閱讀。
  平時偶爾會到村裡買些必需品,
  但更多是與一步雜貨店的尼可勞斯直接接洽,請他送貨到府。
  似乎也常常出遠門,貌似常不在家。
  大概是四個月前搬來此處。
  達西與阿道夫曾經去拜訪過他,做過身家調查。
  有著帝都的口音,或許是烏姆地人。



-----



01.你的種族?國籍?出生地?

A:賽費隆人,國籍薩斯提海姆,出生地菲特堡。

02.你登場時的年紀?

A:18歲。

03.你的外貌如何?髮色?瞳色?膚色?體型?服著習慣?

A:金髮碧眼,白色皮膚,體格略顯修長,五官輪廓頗深,留著一頭俐落的短髮.ㄧ身灰褐色的利落裝束,外搭一件破舊的連帽斗篷。背上背著一把長弓和箭袋,腰邊兩側各掛著一把用獸皮纏繞的利刃

04.你的工作/謀生方式是?

A:新碑村守衛隊隊員兼獵人。

05.你的家庭狀況如何?和家裡誰最親?如今和家裡還有聯繫否?

A:父母雙亡,孤身一人。

06.你的童年如何過的?有沒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事?

A:我的童年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幫忙母親的生意以及讀書上面。但只要有空,我一定會去外面和其他小孩子打架玩樂。
  童年時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就是我一次單挑一群笑我沒爸爸的死小孩,狠狠的教訓了他們一頓。

07.對你而言最重要的朋友?

A:不論在家鄉或是新碑村,我都認識不少朋友。但其中似乎沒有稱的上特別重要的人。

08.有沒有伴侶?子女?或情人?

A:沒有。

09.你的知識水準如何?

A:小時候念過一點書,雖然沒有繼續深造,但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10.你擅長運動類技能嗎?

A:賽費隆人的小孩從小就是要靠自己的拳頭長大的。在體能方面,我還滿有自信的。

11.在不存在無神論者的神眷之地,你最崇拜的神祉為?

A:大地母神

12.你有沒有特殊專長?

A:我接受過完整的武器訓練,也了解身為一個獵人該有的知識。

13.你有沒有任何特殊癖好?

A:平常閒暇之餘就是打打獵,練練劍,偶爾會去找一些軍事相關的書籍來讀

14.你的個性是怎麼樣的?

A:表面上很愛開玩笑,但實際上對其他人的防衛心很強。不過一但被我視為朋友,那就是情義相挺,是那種相處容易深交難的人。

15.有沒有任何禁忌?

A:我的武器是我最珍惜的事物,任何人都不准動!
  另外身為賽費隆人,我不喜歡聽到其他人批評寶劍太子。

16.有什麼信念嗎?人生有沒有什麼目標或夢想?

A:我只希望能不辜負我父親和母親的血統,能闖出一番自己的名號。

17.對神術使用者的看法?

A:神的力量很強大,使用他們的力量應該小心謹慎。

18.對秘術使用者的看法?

A:雖然我不了解這種力量,但我歡迎一切的幫助。

19.你殺過人嗎?你對殺人有什麼看法?對死亡的看法又是如何?

A:我殺過人。
  我不喜歡殺人,但有時殺生是必要的,而我絕對不會逃避。
  我知道死亡是必然的結果,但可能的話我希望盡量能晚一點面對死亡,並在那之前活得夠漂亮。

20.你的名字是?

A:達松

21.對你來說,你是怎麼看待「羅德山之亂」這件事情的?

A:改變代表著機會,既然我們沒辦法停止改變,那就只能把握機會,想辦法讓自己站在天堂。

楊恩此人,五年前曾經引發「搶親案」,幾乎引發烏姆地與貝彥之間的戰爭;
加上他因族兄在對抗法澤海姆的戰爭中傷重成為半殘,故而對於法澤海姆的恨意又絲毫不加以掩飾;
更在其祖父的喪禮上逼迫其族裡大老與其共進退,違抗者皆被軟禁在鐵牆堡。
22.你怎麼看待楊恩這個人?

A:楊恩是那種相信力量,同時渴望力量的人。最要命的是他也同樣擁有很強的力量。或許是因為知道我父親是寶劍太子,某種程度上我能認同他的手法和思維。但同樣身為強者  ,父親最後敗在了親情。我很好奇同樣感情強烈的楊恩,在遇到親情的難題時,會做出甚麼樣的選擇。

回歸後第八世紀末葉,法澤海姆的愛德華三世聲威震世,
既被皇帝封為攝政王,又擔任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帝國樞機卿。
其領導西天騎士團縱橫天下,令向來諸侯之首的烏姆地大公艾爾多五世膽戰心驚。
後來爆發的第一次獵巫戰爭、第一次獅鷲戰爭,嚴格講來都是肇因於此。
23.你是怎麼看待這段歷史?你相信愛德華三世乃是被敵國陰謀派遣的女巫害死的嗎?

A:領頭的害怕背後面的人超過的心理,我是能夠理解的,而且諸侯間的聲勢還牽扯到下面百姓的生活,因此找理由對付對方,也不是甚麼太意外的事。
  至於女巫嘛....我倒是認為很多人都太誇大這些女巫的能力了。要是他們真有那麼厲害,隨便就能殺掉一個強大的貴族,那沙蘭斯豈不是早給它們佔下來了。

成立於諸神回歸的年代的聖劍裁判團,在最早原本是專職對抗異端,征討偽神信仰的先鋒者。
其作為戰神教團劍穹底下的組織,厲行創立以來的精英制度,遵循古老的盟誓。
然而近百年來,由於其所在地法澤海姆與鄰國的爭端,
裁判團的信念也參入了民族主義與愛國主義,甚至發展成為法澤海姆的國教,其勢力甚至壓過了劍穹。
24.你是怎麼看待聖劍裁判團這個組織?

A:我不喜歡他們,一群自以為是的誇耀份子。他們的眼光太狹隘扭曲了,動不動就是甚麼異端跟審判的,總有一天他們會燒掉自己的房子的。

承上,自愛德華三世病死,嗣子澤利赫‧愛德阿戰死之後,
近百年來,法澤海姆飽受欺凌。
不僅被視為第一次獵巫戰爭的元兇,更遭受國家分裂為赫斯堡與文海兩家族的噩運。
更因為戰後,不死生物橫行國內,烏姆地的真識之焰與薩斯提海姆的滅影者卻未及時援助,
因此其國內的國家意識高漲,而異國人也由於上述原因,對法澤海姆抱持著憐憫與寬恕的想法。
25.你又是怎麼看待這段過去?

A:發動戰爭,終歸是要付出代價的。不過像他們這樣那麼慘的,或許也太過了些。在我看來,他們的罪應該已經贖完了。

澤利赫‧愛德阿戰死,愛因別克家族絕嗣,
烏姆地支持赫斯堡家族繼承法澤海姆大公爵位,
奧克薩的賽費隆人卻刻意支持文海家族繼承,
造成第一次獅鷲戰爭中各邦國的死傷慘重。
26.你對賽費隆人的看法如何?

A:我們是一支優秀的民族,要不是我們運氣不好,現在的沙蘭斯南部已經是我們的了。但就跟那句老話一樣,運氣有時也是實力的一部分。既然我們失敗了,就得接受這個事實  ,安分的過我們的生活。在我成長的過程中,絕多數的賽費隆人也都是這樣安分過日的,也因此我實在很不能理解其他人對我們的恐懼和憤怒,難不成他們以為我明天拿出我爸的劍登高一呼就能碾平幾座城嗎?

第一次獅鷲戰爭中,奧克薩的寶劍太子征服了沙蘭斯南部絕大多數的邦國,
幾乎滅絕了聖沙蘭斯帝國的道統。
但他的霸業也僅止於此。
大文海將軍諾蘭塔斯敗死之後,寶劍太子隨即對奧克薩本國宣戰,引發了第二次獅鷲戰爭。
他最後敗於小文海將軍,也就是現今人稱天騎士的雷蒙‧文海,
而後向靈界魔君求援,獲得了不死生物大軍,捲土重來準備與小文海將軍一決死戰。
最後,寶劍太子在決戰前夕自裁,原因至今不明,但至少終止了一場血戰。
27.你是怎麼看待這段歷史?

A:父親之所以會死,是因為我的關係,而許多無辜之人之所以能夠逃過死靈軍團的屠殺,也是因為我的存在。真的很難想像像我這樣平凡的小毛頭,竟然能在出生前就能對這個  世界造成如此大的影響。但不論如何,我都相信父親是個偉大的英雄。

承上,有人認為寶劍太子並非自裁,而是與愛德華三世相同,受到女巫的謀殺。
這裡的女巫,指的自然是回音谷的梅菲爾女巫。
她們向來就是克里蘭的盟友,而克里蘭一直又與奧克薩王國同個鼻子呼氣。
28.你相信這件事情嗎?

A:我不相信,理由和前面的答案一樣,因為我知道真正的答案。而且我也不認為那些女巫有能力殺死我父親。

承上,戰後,沙蘭斯各邦國普遍對賽費隆人充滿仇恨,
然而薩斯提海姆的菲德莉卡二世卻宣稱由於其母、前任女侯爵菲德莉卡一世的遺命,
故而赦免了境內的賽費隆人,甚至於首府菲特堡辟了賽費隆人區供流亡的賽費隆人居住。
姑且不論各國輿論,但這確實解決了昔日寶劍太子敗兵流離失所造成社會動亂的問題。
29.你對這件事情的評價如何?

A:很聰明的決定,不然一但逼急了我們,沙蘭斯將會受到嚴重的傷害。

薩斯提海姆由於地處要衝,
第一次獵巫戰爭成為法澤海姆所領導的西方軍團與烏姆地領導的東方軍團交鋒的戰場,
而獅鷲戰爭時又被寶劍太子征服,割讓了南部兩塊領地。
連年戰爭使得國力衰弱,人口稀少,連帶著經濟蕭條,
同時還得防禦充滿敵意的鄰國茲威夫海姆與法澤海姆,
為此,女侯爵菲德莉卡二世遵循自初代女侯爵留下的向烏姆地靠攏政策。
不僅向烏姆地稱臣以獲得庇護,同時也與貝彥公國結親,
(惟薩斯提海姆公主莎莎莉雅被楊恩劫去,使薩斯提海姆被迫與羅德山成為親家)
如此低姿態的手段,皆是為了在外交上爭取盟友,以在列強環視之中求生存。
30.薩斯提海姆這些作為,被法澤海姆視為敢作不敢當,甚至是做賊心虛,
 乃至於兩國嫌隙越發增加,武裝衝突爆發之日只怕不遠。
 相較於法澤海姆的咄咄逼人,你怎麼看待薩斯提海姆的外交政策。

A:對薩提斯海姆而言,這樣的示弱或許是不得不然的作法。畢竟目前是沒有硬碰硬的本錢的。但是這種做法也是有極限的,一旦超過那個極限,恐怕還是得走上開戰一途。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回覆文章

回到「18 劍與法則Ⅱ:Unwissenheit ist Entzück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