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冒險傳奇的起點,旅者的溫暖歸宿

版主: tropicalo

回覆文章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81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尾聲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10年 10月 18日, 21:10

the Hold of Ívarr Pilvistsson漸漸消失於雲霧之中,
翼龍振翅高飛,巨人王的傳奇要塞很快比綠豆還小。
Deadgate雖然成功破壞,眾人粉碎了末日使徒的野心,
但這一切似乎還沒有完全結束。

「Unwissenheit ist Entzücken.」賽瑞迪斯的話語縈繞在耳畔,
離事實真相愈接近,的確負擔愈沉重。
逃出生天的眾人並非滿懷喜樂,而是各自懷抱心事。

李奧帕德依然健在,末日使徒是否會就此放棄對薩斯提海姆的侵襲?
洛爾的妹子茱塔,她又是心甘情願,或是被迫如此?
密卡艾力斯究竟還有什麼陰謀?
莫拉斯汀是否會遠赴賽瑞迪斯的邀約?黛西又會發生什麼事?
法拉尼亞往後會欣欣向榮嗎?
史帝爾菲斯特真能慣於安逸,結束冒險生活?

回歸後八七一年,
陰謀的終結只是糾葛起另一端的繩結,
黑暗退去並不代表烈日就要升起。

巫妖王的陰影即將籠罩久經戰亂的薩斯提海姆,
Can you survive the Darktide?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81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尾聲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10年 11月 1日, 00:50

  回歸後870年10月18日,末日使徒的陰謀以李奧帕德一手打造的死門
灰飛煙滅作為終結。曾經被稱為賽壬騎士團的眾人,也回歸平靜的生活。

  透過天鵝騎士團,薩斯提海姆高層知曉了眾人在伊瓦要塞的奮戰,為了避免
造成新領地紀堡人民的恐慌,薩斯提海姆女侯爵蒂德莉佩特一世選擇不公開這個
事實,眾人的努力僅被少數相關人員所知曉,以「末日使徒之亂」之名,記載於
新菲特堡的檔案室中,繼續流傳下去……





  *     *     *     *     *     *  





  蒂德莉佩特召見了眾人,給你們頒發了以精金打造,象徵永恆太陽的徽章。
菲水督瑞雅一世告訴你們,你們摧毀末日使徒的義行沒有能夠公諸於世,但薩斯
提海姆永遠記得你們的貢獻,這枚「聖女赤日徽章」就代表了任何陰影在你們面
前皆將無所遁形。

  蒂德莉佩特親自授予你們徽章的同時,也給你們獻上了榮譽國民的頭銜,以
賽壬騎士團在第二次獵巫戰爭中的貢獻為名,在新菲特堡中好好地款待了眾人。

  「戰後的薩斯提海姆仍是百廢待舉,」蒂德莉佩特語重心長地告訴各位,「
我衷心希望各位能夠留下來幫忙,但我也了解各位仍有許多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完
成。」她頓了一頓,「請了解,薩斯提海姆永遠是各位的家鄉,菲特堡永遠會給
你們最溫暖的招待和最親切的關懷。」





  *     *     *     *     *     *  





  史帝爾菲斯特‧洛斯寇普作為薩斯提海姆的新銳要員,由薩斯提海姆情報局
「銳劍」的首領,立查男爵夫人霍布斯汀娜‧里各邀請,進入了銳劍成為三名副
官之首。

  史帝爾菲斯特的任務是觀察法拉尼亞的動向,以及收集巫王大軍在北方的戰
況。

  另外兩名副官,為葛達‧茱莉赫以及葵絲佳‧絲蒂克‧賴特茲。史帝爾菲斯
特無論在身手或是歷練上,都毫無疑問地是三人中的領袖,被視為下一代銳劍首
領的接班人。

  札賓努‧須果巴姆的兄長胡帕特‧渥夫‧須果巴姆當眾與史帝爾菲斯特表示
了善意,顯示了自卡爾曼‧洛斯寇普與拉夫‧須果巴姆深交以來的兩個家族,重
新回復了關係。

  維托德‧萊耶特梁納爵士被證實了在帝都接受真識之焰訓練時,只是掛名在
大師的名下,實際上沒多久就因沉迷於帝都的夜生活中而被逐出師門。但維托德
發誓自己這次是認真地會努力,為埃科奇斯貢獻心力。維托德始終不是個太出色
的劍士,政務上也沒有太高明的手腕,但他確實為了埃科奇斯的發展而勞心竭力
付出。他積極促使領內幾個舊豪族的領袖與史帝爾菲斯特配合,將招來的大批流
民用於新建立的莊園中。

  法拉西絲卡‧帕茲妥,華倫酒廠的繼承人,看中了埃科奇斯的好山好水,決
定將在埃科奇斯建立起新的酒廠。這為埃科奇斯的發展注入了動力,圍繞酒廠,
很快地市鎮便發展起來,雖然在貿易地位上,埃科奇斯或許遠遠不及由克勞斯所
統治的巴塔,但埃科奇斯人現在可以驕傲地說:「巴塔人說來說去還不是喝咱們
釀的酒!」

  半年過後,蔻琳宣布了懷孕的喜訊,為欣欣向榮的埃科奇斯,更是帶來了充
滿希望的未來。





  *     *     *     *     *     *  





  洛爾在一個滿是星辰的夜裡和雅薇兒吐露了心聲,幽暗的星光下,雅薇兒的
點頭是那麼地難以察覺,但洛爾仍是看到了雅薇兒任何一個細微的舉動。

  洛爾在新菲特堡舉行了婚禮,連除了一同奮戰的老戰友們之外,洛爾一家子
人、克里桑梭以及琳恩和安娜蓓、甚至是自由之槍的人們都蒞臨了這場喜宴。老
爹路茲對於自己兒子居然娶了個妖精總是一肚子不滿,但在愛爾波莎開放而先進
的觀念下,古板的路茲也不好多說什麼。眾人盡量避免提到仍不知身在何處的大
妹茱塔,使得原應圓滿的喜宴,終究還是欠缺了什麼。好在安娜蓓譜了首曲子,
和克里桑梭一起在婚禮上演奏了出來,安娜蓓的歌聲猶如黃鶯出谷,久久不散於
耳畔。克里桑梭說:「這可是雅薇兒填的詞!」說著,把他手抄的曲譜與歌本交
給洛爾,那正是雅薇兒離開時所寫的那段文字。

  婚後,洛爾與雅薇兒一同回到了新碑村。新碑村的長老們逐漸退下,由新一
代的阿道夫、貝諾、朵莉絲等人所接下。卡塔琳娜的交易所愈做愈大,成了北菲
特領小有名氣的商家。菲斯特‧馮‧羅溫多夫是北薩斯提海姆民兵團的參謀,也
是天上碑領幾個年輕騎士的導師,菲斯特強調以武止戈的道理,唯有先擁有自衛
的能力,才有可能守望鄉里的安危。菲斯特以戰神教義教導天上碑領民,往人人
有功練的願景努力前進著。阿道夫與貝諾如今為了朵莉絲爭風吃醋著,目前似乎
阿道夫略勝一籌……一步三兄弟回到了新碑村,三兄弟收拾當年放蕩的野性子,
終於願意安家立業。三兄弟平日幫忙雜貨店的經營,空閒時,則作為民兵團的教
頭,將一步拳法發揚光大。

  馬庫斯‧神弓爵士作為「神弓氏」的家主,躋身為薩斯提海姆的貴族。馬庫
斯有很長一段時間被盛傳和琴‧華斯特海姆交往甚密,馬庫斯在新菲特堡給家人
蓋了一處莊園,就稱為「神弓莊」,並且還開了道場傳授神弓流弓術。

  相反地,沒有授階的洛爾,繼續在自由之槍中發展,已經成為紅狐之下,除
斗篷菸斗、克里桑梭、愛爾波莎之外的重要幹部,甚至還超越了提羅。自由之槍
秉持著維護自由與正義的信念,繼續在薩斯提海姆努力,是蒂德莉佩特得以安定
領地的重要助力。





  *     *     *     *     *     *  





  居倫‧懷西茲與葵絲‧瑞哈德隱姓埋名,充作埃科奇斯子爵身邊的侍從,繼
續追查密卡艾力斯的行蹤。對於密卡艾力斯,葵絲的感情非常複雜,既是養父,
又是導師,卻也是一手摧毀了居倫一生信念的魔頭。居倫找回了志同道合的眾夥
伴們,一些裁判團的殘黨也慢慢地聚集在兩人的身邊,很快地,血戒騎士便找上
門來了。

  被侵入的屋子裡,血戒騎士留下的紙條上,要求兩人宣誓與密卡艾力斯誓不
兩立,並且願意成為血戒騎士的一員,血戒騎士甚至承諾將任命居倫與葵絲為聖
劍裁判團新任的團長與副團長,繼續榮耀法澤海姆的使命!

  隔天,居倫便與葵絲離開了埃科奇斯,從此不知蹤影。

  有人說他們成為裁判團的團長與副團長,組織了嶄新的聖劍裁判團,真正地
讓力量能夠為正義所使用。也有人說他們不願意成為血戒騎士的魁儡,又不願意
使無辜的人受到傷害,於是四處流浪去了。有人說,他們在逃亡的過程最終仍是
被血戒騎士給獵殺了。也有人說,他們兩人找到了血戒騎士的根據地,並且挑了
這古老組織的最後殘黨。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81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尾聲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10年 11月 2日, 00:18

  莫拉斯汀辭退了德莉海姆家宮廷術士的頭銜,更卸下了侍星者菲特會院參事
的職務,一個人回到了帝都。

  他回到帝都的侍星者的本部會院時,瑪希爾妲的行李業已打包完成,正要出
發前往菲特堡,接下莫拉斯汀所留下了菲特會院參事一職。

  「到底是為了什麼要離開侍星者?」瑪希爾妲問。

  但莫拉斯汀只是聳了聳肩:「不同的道引往不同的理,我要追尋更深奧的道
理。」

  瑪希爾妲沒有聽懂,但也聽出了莫拉斯汀此去恐怕很難再見。縱使還有話想
說,但一時間也只能點頭道別。莫拉斯汀揮了揮手,回到他真正的故鄉卡蘭塔尼
亞。

  莫拉斯汀成為賽瑞迪斯的學徒,致力於生死之間的平衡,並且懷抱著改變末
日使徒的目標。同為末日使徒的李奧帕德不只一次揚言將親手宰掉莫拉斯汀,但
賽瑞迪斯警告李奧帕德不要做傻事,是故兩人一直維持著恐怖平衡。

  黛西不願意成為末日使徒的成員,卻也不願意回到沒有莫拉斯汀的侍星者。
了解了莫拉斯汀始終只把自己看作是妹妹,黛西大哭了一場又大病了一場,後來
回到聖母孤兒院,以照顧年幼失親的孩子作為生活方向。

  瑪希爾妲在新菲特堡成為侍星者的院參事,個性開朗積極的她很快便獲得了
社交圈的廣泛喜愛。許多年輕貴族為她爭風吃醋,但瑪希爾妲卻一個也看不上。
她偶爾仍是會和莫拉斯汀以秘術通訊,當年在帝都,寒風中躲在小酒館裡共飲一
杯燒酒的回憶仍然是兩人共同持有的珍藏,但終究也只能追憶。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81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尾聲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11年 6月 4日, 20:16

  在達西‧羅爾哈曼的旗幟下,賽費隆人於茲威夫海姆的華倫尼亞領建國,稱
為法拉尼亞。法拉尼亞最大的問題便是地狹人稠,雖說辛蒂建議侵占鄰國茲威夫
海姆是唯一的出路,但達西似乎遲遲無法做出決定。

  達西迎娶了雪曦,在法拉尼亞的首府普林斯頓舉辦了盛大的婚禮,除了蒂德
莉佩特與菲德莉卡二世之外,連帝國樞機楊恩夫婦都親臨會場給予兩人祝福。

  一個月後,法拉尼亞爆發了居民與賽費隆統治者的衝突,還牽扯出茲威夫海
姆貴族在後方試圖操作法拉尼亞動亂的陰謀,在眾將的堅持之下,達西終於向茲
威夫海姆宣戰,表示只有茲威夫海姆放棄對法拉尼亞的意圖,戰爭才有結束的一
天。

  當天夜裡,密卡艾力斯忽地出現:「很高興你能善用我送上的禮物。」原來
茲威夫海姆對法拉尼亞的密謀,只不過是密卡艾力斯的計畫的一環,是為了給予
法拉尼亞出兵的藉口。

  「百密尚且有疏。泰森家的小姑娘不過是稍微懂些謀略,你手下這些娃兒以
為要壯大法拉尼亞,就得先拿下茲威夫海姆,卻沒想到如果你們真拿下茲威夫海
姆,羅德山就會把你們轉封封走的。楊恩這人始終有著將分裂的河間地統一起來
的想法,他不可能讓賽費隆人在他身邊做大,他只是在利用法拉尼亞去對付茲威
夫海姆,沒有必要替楊恩去拿下茲威夫海姆。」

  「你得有更宏觀的視野,你的娃兒們想要藉著對茲威夫海姆開戰,而順理成
章地迴避聖戰,我卻要建議你積極參與聖戰。阿卡札默的目的地根本不是帝都,
經赫瑟特海姆、法澤海姆、文海、奧克薩進入維隆卡才是他的目標。薩斯提海姆
還沒從戰爭中恢復過來,蒂德莉佩特的行動會非常保守,而羅德山的楊恩更是希
望法澤海姆人死傷愈慘重愈好,頂多出兵協助薩斯提海姆守住防線就不錯了。在
這樣的狀況下,積極參戰的法拉尼亞會在這條戰線中非常突出,聖戰中,避開巫
妖王的主力,讓法澤海姆人和文海人這些有著非戰不可的傢伙去承受,法拉尼亞
則專門對付剩下的倒楣鬼。」

  「一來這樣可以吸引沙蘭斯的鷹派人士,相信是有人看楊恩在聖戰中的保守
作風不順眼的。更重要的是,不要忘記你父親法拉瑞的全名叫做法拉瑞‧文海‧
羅爾哈曼。若是法澤海姆與文海在聖戰中元氣大傷,最好是兩家的人都死光,那
麼你身上的文海血統就是你介入法澤海姆事宜的理由。你將會是統一分裂百年的
法澤海姆最適合的人選!一旦拿下了法澤海姆和文海,接下來,就是要反攻奧克
薩這是你父親沒能達成的夢想,在你手上卻有了實現的機會。」

  「要怎麼樣在積極參與聖戰的表面下,讓法澤海姆與文海去和巫妖王的主力
交鋒,或是要怎麼樣才能讓這兩家族的人死傷慘重,這些事情不需要你來煩惱。
要知道,欲成就大事,本來就是會有很多骯髒事得做的。這部分你不用擔心,自
然有人會替你處理,你只要以法拉尼亞大公、賽費隆人的領袖行事即可。」

  達西與密卡艾力斯深談了整夜,拜了這名沙蘭斯千年來最大的陰謀家為師,
賽費隆人的命運,又會有什麼樣的改變?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回覆文章

回到「18 劍與法則Ⅱ:Unwissenheit ist Entzück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