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話後續

冒險傳奇的起點,旅者的溫暖歸宿

版主: tropicalo

Zeel
英雄
文章: 1287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10年 1月 28日, 20:31

BlackWolf 寫: 跟同伴說:「我認為我們在這裡講什麼都是浪費時間。」
「所有該知道的事荼摩羯多那都告訴我們了,要嘛就把他們放了,要嘛就交給寂靜仲裁者。」
「我是覺得前者比較省事。」
「就放了他們吧。」洛爾聳聳肩,看向福吉斯三人。

「希望下次見到你們時,不是在類似上次的場合之中。」
「如果再出現一次類似的情形,那就沒得說了。」

「至於那個傢伙」洛爾比比尤澤夫:「確定他還活著嗎?」

「那天的情形有點詭異,爾曼托特受傷,這傢伙也同時受傷,感覺兩人間有種奇怪的聯繫存在。」
「我總覺得這傢伙人在這裡,但是靈魂根本已經不知道去到哪個地方了。」

頭像
kingfoolish
追尋者
文章: 1037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kingfoolish » 2010年 1月 28日, 21:47

「嗯,這樣就夠了。」
「剩下的部分就給克勞斯做個人情,轉交給薩提斯海姆官方處置吧。」

法杖的部分我沒意見,你們決定~

loi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92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23:10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loio » 2010年 1月 28日, 22:58

Zeel 寫: 「就放了他們吧。」洛爾聳聳肩,看向福吉斯三人。

「希望下次見到你們時,不是在類似上次的場合之中。」
「如果再出現一次類似的情形,那就沒得說了。」

「至於那個傢伙」洛爾比比尤澤夫:「確定他還活著嗎?」

「那天的情形有點詭異,爾曼托特受傷,這傢伙也同時受傷,感覺兩人間有種奇怪的聯繫存在。」
「我總覺得這傢伙人在這裡,但是靈魂根本已經不知道去到哪個地方了。」
「洛爾說得沒錯,血戒騎士似乎還有某些我們不知道的部份,莫里斯,你能
檢查看看這家伙嗎?說不定他身上有什麼魔法正在作用。」

說完順手推了推尤澤夫一把,看他是不是裝死。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81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10年 1月 28日, 22:59

>2.寫封信給蔻琳,告知我們平安無事。
>3.寫封信給維寇德,詢問以目前的人口狀況適不適合進行兵器製造,假若適合,
>就跟克蘿米長老洽談請他來當技術顧問的可能性。
維托德的回信表示,人力狀況當然可以,埃科奇斯最多的就是人。
不過要原料和技術才是問題。

格蘿:「倒也不是不行,可是你的領地離林底袋好遠。」
「你願意讓人帶到林底袋附近工作嗎?
「喔還有,斯特萊伏祖的問題你們解決了嗎?你們到底有沒有要去找他?艾亞那小姑娘呢?」

>24,750 gp
>11,250 gp
>21,000 gp
>把這三支法杖賣出去之後是 57,000 gp。
>如果可以原價賣出的話還有剩,拿這個一次付清帳單好了。
目前魔法物品價格奇高,但也沒有到達可以原價賣出的地步。
>Staff of Swarming Insects
=>17325 Gp
>Wand of Contagion
=>7312 Gp
>Wand of Ray of Enffeblement (4th Level)
=>14700 Gp

暫駐莉茲特堡的侍星者菲特會院願意以40000 Gp的價格收下

克勞斯與他老母交涉之後....

克勞斯:「也沒有要你們急著還的意思啦,畢竟達松老兄是法拉尼亞親王,」
「如果他也會賴帳,那我也不知道世界上還有誰可以借錢了。」
「不如這樣,你們幫忙解決最近四出掠劫的人頭賊,當作是利息,等到你們比較寬裕再來償還。」

莫拉斯汀
>跟同伴說:「我認為我們在這裡講什麼都是浪費時間。」
>「所有該知道的事荼摩羯多那都告訴我們了,要嘛就把他們放了,要嘛就交給寂靜仲裁者。」
>「我是覺得前者比較省事。」
洛爾
>「就放了他們吧。」洛爾聳聳肩,看向福吉斯三人。
>「希望下次見到你們時,不是在類似上次的場合之中。」
>「如果再出現一次類似的情形,那就沒得說了。」
菲斯特
>「嗯,這樣就夠了。」
>「剩下的部分就給克勞斯做個人情,轉交給薩提斯海姆官方處置吧。」
所以各位要如何處理曙光俘虜三人眾?

>「至於那個傢伙」洛爾比比尤澤夫:「確定他還活著嗎?」
>「那天的情形有點詭異,爾曼托特受傷,這傢伙也同時受傷,感覺兩人間有種奇怪的聯繫存在。」
>「我總覺得這傢伙人在這裡,但是靈魂根本已經不知道去到哪個地方了。」
黛西:「是這傢伙受傷,另外那個聖騎士也受傷吧?」
「洛爾哥你想試試看嗎?」黛西笑道,「不過我可不想受傷....」
>「洛爾說得沒錯,血戒騎士似乎還有某些我們不知道的部份,莫里斯,你能
>檢查看看這家伙嗎?說不定他身上有什麼魔法正在作用。」
>說完順手推了推尤澤夫一把,看他是不是裝死。
尤澤夫晃了晃,依然沒有張開眼睛。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Zeel
英雄
文章: 1287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10年 1月 28日, 23:11

tropicalo 寫: 所以各位要如何處理曙光俘虜三人眾?
目前

洛爾+莫里斯:釋放
菲斯特:交由薩斯提海姆官方處置
達松:交由法拉尼亞官方處置(罪名:綁架)

其他人請儘速表態
tropicalo 寫: 黛西:「是這傢伙受傷,另外那個聖騎士也受傷吧?」
「洛爾哥你想試試看嗎?」黛西笑道,「不過我可不想受傷....」
「是這樣啊?看來是我記錯了。」苦笑一下:「我只記得這個混蛋先是砍了雅薇兒一刀,接著又往妳和你哥那邊殺過去。」

「一陣混亂之後,我根本也想不起來當時的確切狀況了。」(聳肩)

「至於妳說試試看是要怎麼試?總不會是拿這傢伙的身體來作實驗吧?」看看黛西:「這樣也太殘忍了點…」
tropicalo 寫: 尤澤夫晃了晃,依然沒有張開眼睛。
「還真的有點奇怪呢…」

---場外---
其實我們可以先去找獵頭賊,然後再去林底袋?這樣會不會比較順路 @@

loi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92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23:10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loio » 2010年 1月 29日, 22:14

tropicalo 寫: 所以各位要如何處理曙光俘虜三人眾?
目前

洛爾+莫里斯:釋放
菲斯特:交由薩斯提海姆官方處置
達松:交由法拉尼亞官方處置(罪名:綁架)
雷赫:交由薩斯提海姆官方處置
Zeel 寫:
tropicalo 寫: 黛西:「是這傢伙受傷,另外那個聖騎士也受傷吧?」
「洛爾哥你想試試看嗎?」黛西笑道,「不過我可不想受傷....」
「是這樣啊?看來是我記錯了。」苦笑一下:「我只記得這個混蛋先是砍了雅薇兒一刀,接著又往妳和你哥那邊殺過去。」

「一陣混亂之後,我根本也想不起來當時的確切狀況了。」(聳肩)

「至於妳說試試看是要怎麼試?總不會是拿這傢伙的身體來作實驗吧?」看看黛西:「這樣也太殘忍了點…」
「如果你們不願意試,我相信達松與他的好手下會很樂意代勞。當然我們還是可以
用比較文明的方法來檢查這家伙身上有什麼古怪,只是這就得看各位施法者了。」

頭像
BlackWolf
劇院合夥人
文章: 1944
註冊時間: 2006年 6月 8日, 04:09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BlackWolf » 2010年 1月 30日, 01:00

>克勞斯:「也沒有要你們急著還的意思啦,畢竟達松老兄是法拉尼亞親王,」
>「如果他也會賴帳,那我也不知道世界上還有誰可以借錢了。」
>「不如這樣,你們幫忙解決最近四出掠劫的人頭賊,當作是利息,等到你們比較寬裕再來償還。」

無論如何先讓菲特會院收下這三支法杖換取 40000 Gp。

「我就先代達松壂下一部份的金額了,剩下的再讓達松自己慢慢還我吧。」
「至於人頭賊的事可否詳細和我們說明?」

>「如果你們不願意試,我相信達松與他的好手下會很樂意代勞。當然我們還是可以
>用比較文明的方法來檢查這家伙身上有什麼古怪,只是這就得看各位施法者了。」

我用偵測魔法檢查一下尤澤夫。

辛律
劇院合夥人
文章: 531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22日, 16:13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辛律 » 2010年 1月 31日, 01:24

tropicalo 寫: >「你不在的這段時間,這裡發生了不少的事情」(告訴雪曦關於法拉尼亞公國成立,雪曦身份暴露,以及護法寇渥去世的事情)
雪曦打斷了達松:「等一下,什麼身分暴露?護法寇渥又是誰?」
「咦....?你....都不知道嗎?」(聽到雪曦的問題後,驚訝的看著她)
「這...難道是哪裡搞錯了?可是不可能大家都搞錯啊?」(小聲自言自語)

「我說的護法寇渥,就是之前幫助過我們很多次的那位神秘人。」
「之前曙光襲擊賽費隆區時,他為了保護你受了重傷。」
「後來...等他好不容易和我聯絡上的時候,已經太遲了.....」(提起神秘人的死,忍不住歎了口氣)
「他在過世前,斷斷續續的跟我提到了一些於你的事情。」
「寇渥生前是你母親,也就是巫后的護法。」
「他不但知道你的本名,還不只一次的提到了巫后末裔這個字眼」
「另外從居倫在裁判團裡找到的古抄本中,也提到了血戒騎士獵殺巫后血脈的事情。」
「而在曙光與裁判團的交易的過程中,他們對法羅希麗雅根本是一語帶過,雙方的注意力明顯的都集中在你身上。」
「從這些事情綜合判斷,我想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你就是血戒騎士團追殺的巫后末裔,菲德萊迪爾的血脈!」
Zeel 寫:
「至於那個傢伙」洛爾比比尤澤夫:「確定他還活著嗎?」

「那天的情形有點詭異,爾曼托特受傷,這傢伙也同時受傷,感覺兩人間有種奇怪的聯繫存在。」
「我總覺得這傢伙人在這裡,但是靈魂根本已經不知道去到哪個地方了。」
「你的意思是像當初在拜塔村被我們打傻的那個裁判團騎士嗎?」(聽到洛爾的話,回想了一下當時的狀況)
「感覺不太像耶...那傢伙在隆恩逃跑後幾乎是完全處於失神狀態。」
 「不過這個血戒騎士雖然看起來有點怪,但感覺精神狀態穩定多了。」
BlackWolf 寫:>
>「如果你們不願意試,我相信達松與他的好手下會很樂意代勞。當然我們還是可以
>用比較文明的方法來檢查這家伙身上有什麼古怪,只是這就得看各位施法者了。」
我用偵測魔法檢查一下尤澤夫。
(站在一旁等阿毛的測試結果,沒反應的話就直接過去賞他一個大腳)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81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10年 1月 31日, 18:47

>>克勞斯:「也沒有要你們急著還的意思啦,畢竟達松老兄是法拉尼亞親王,」
>>「如果他也會賴帳,那我也不知道世界上還有誰可以借錢了。」
>>「不如這樣,你們幫忙解決最近四出掠劫的人頭賊,當作是利息,等到你們比較寬裕再來償還。」
>無論如何先讓菲特會院收下這三支法杖換取 40000 Gp。
>「我就先代達松壂下一部份的金額了,剩下的再讓達松自己慢慢還我吧。」
>「至於人頭賊的事可否詳細和我們說明?」
「我只聽說最近拜恩領、莉茲特領、威菲爾領....我是指法拉尼亞領境內都有盜賊團出沒,」
「被他們掠劫過的鄉村或行旅通常什麼也不剩,只留下連腦袋都被砍掉的屍體。」
「你們神通廣大,一定有辦法把這些傢伙揪出來的吧。」

莫拉斯汀
>「如果你們不願意試,我相信達松與他的好手下會很樂意代勞。當然我們還是可以
>用比較文明的方法來檢查這家伙身上有什麼古怪,只是這就得看各位施法者了。」
我用偵測魔法檢查一下尤澤夫。
除了聖騎士身上通常都有的一些靈氣之外沒有什麼問題。
莫拉斯汀認為尤澤夫只是單純的懶得理你們而以。

達松
>(站在一旁等阿毛的測試結果,沒反應的話就直接過去賞他一個大腳)
尤澤夫被一腳踹飛,他翻了個身坐起來,一聲也沒有吭



>「咦....?你....都不知道嗎?」(聽到雪曦的問題後,驚訝的看著她)
>「這...難道是哪裡搞錯了?可是不可能大家都搞錯啊?」(小聲自言自語)
「搞錯什麼東西?」

>「我說的護法寇渥,就是之前幫助過我們很多次的那位神秘人。」
>「之前曙光襲擊賽費隆區時,他為了保護你受了重傷。」
>「後來...等他好不容易和我聯絡上的時候,已經太遲了.....」(提起神秘人的死,忍不住歎了口氣)
>「他在過世前,斷斷續續的跟我提到了一些於你的事情。」
>「寇渥生前是你母親,也就是巫后的護法。」
「巫后已經封神八百年了....」雪曦忍不住笑了出來,「而且我只是個孤兒。」

>「他不但知道你的本名,還不只一次的提到了巫后末裔這個字眼」
>「另外從居倫在裁判團裡找到的古抄本中,也提到了血戒騎士獵殺巫后血脈的事情。」
>「而在曙光與裁判團的交易的過程中,他們對法羅希麗雅根本是一語帶過,雙方的注意力明顯的都集中在你身上。」
>「從這些事情綜合判斷,我想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你就是血戒騎士團追殺的巫后末裔,菲德萊迪爾的血脈!」
雪曦:「達松、達松,如果這是個玩笑話的話,是時候停止了。」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頭像
BlackWolf
劇院合夥人
文章: 1944
註冊時間: 2006年 6月 8日, 04:09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BlackWolf » 2010年 1月 31日, 22:26

用陰沉的表情跟同伴說:
「這傢伙的身上下了劉特巴得的詛咒『死也不理你們術』;」
「這法術超出我的能力範圍外,憑我是解除不了的,」
「唯一的破解方法就是連續踢他一百零一腳才能讓他開口……」

「啊沒有啦,其實沒什麼特別的。」

Zeel
英雄
文章: 1287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10年 1月 31日, 22:36

BlackWolf 寫:用陰沉的表情跟同伴說:
「這傢伙的身上下了劉特巴得的詛咒『死也不理你們術』;」
「這法術超出我的能力範圍外,憑我是解除不了的,」
「唯一的破解方法就是連續踢他一百零一腳才能讓他開口……」

「啊沒有啦,其實沒什麼特別的。」
「所以就只是不願意開口是吧?」看看尤澤夫。

「那麼就算了吧。」(聳聳肩膀)

「達西殿下要不要直接帶回去論罪就好?將這傢伙送回回音谷的路途稍嫌長了一點,中間出什麼意外就不好了。」

辛律
劇院合夥人
文章: 531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22日, 16:13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辛律 » 2010年 2月 3日, 18:19

tropicalo 寫: 「我只聽說最近拜恩領、莉茲特領、威菲爾領....我是指法拉尼亞領境內都有盜賊團出沒,」
「被他們掠劫過的鄉村或行旅通常什麼也不剩,只留下連腦袋都被砍掉的屍體。」
「你們神通廣大,一定有辦法把這些傢伙揪出來的吧。」
「連法拉尼亞境內都有他門的蹤影嗎....嗯」(聽完克勞斯的話以後,略為思考了一下)
「戰爭剛結束,會出現這樣乘火打劫的人渣老實說不意外」
「不過手段這麼兇殘的盜賊倒是少見」
「這幾個地方靠近茲威夫海姆,也有可能是戰敗的殘兵落草為寇」
「最糟的推測...就是這些人頭賊是茲威夫海姆干預法拉尼亞接收的騷擾部隊......」
「不過以他們這麼廣的活動範圍來看,可能性不大就是了」

「克勞斯你放心,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們處理吧。」
Zeel 寫:
「所以就只是不願意開口是吧?」看看尤澤夫。

「那麼就算了吧。」(聳聳肩膀)

「達西殿下要不要直接帶回去論罪就好?將這傢伙送回回音谷的路途稍嫌長了一點,中間出什麼意外就不好了。」
「嗯...畢竟血戒騎士針對的是我四周的人,和菲特堡比較無關」
「這傢伙看來是有受過抵抗拷問的訓練,光憑我們恐怕是問不出什麼。」
「而且......有黛西和雅薇兒在這邊,大家也比較有顧忌。」
「女巫那邊沒意見的話,就讓我把他帶回去吧。」

tropicalo 寫: >「咦....?你....都不知道嗎?」(聽到雪曦的問題後,驚訝的看著她)
>「這...難道是哪裡搞錯了?可是不可能大家都搞錯啊?」(小聲自言自語)
「搞錯什麼東西?」

>「我說的護法寇渥,就是之前幫助過我們很多次的那位神秘人。」
>「之前曙光襲擊賽費隆區時,他為了保護你受了重傷。」
>「後來...等他好不容易和我聯絡上的時候,已經太遲了.....」(提起神秘人的死,忍不住歎了口氣)
>「他在過世前,斷斷續續的跟我提到了一些於你的事情。」
>「寇渥生前是你母親,也就是巫后的護法。」
「巫后已經封神八百年了....」雪曦忍不住笑了出來,「而且我只是個孤兒。」

>「他不但知道你的本名,還不只一次的提到了巫后末裔這個字眼」
>「另外從居倫在裁判團裡找到的古抄本中,也提到了血戒騎士獵殺巫后血脈的事情。」
>「而在曙光與裁判團的交易的過程中,他們對法羅希麗雅根本是一語帶過,雙方的注意力明顯的都集中在你身上。」
>「從這些事情綜合判斷,我想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你就是血戒騎士團追殺的巫后末裔,菲德萊迪爾的血脈!」
雪曦:「達松、達松,如果這是個玩笑話的話,是時候停止了。」
「你覺得我會拿救我那麼多次的故人開玩笑嗎?」
「雖然我對回音谷的歷史不是那麼瞭解,在這整件事情上可能有些細節上的判斷錯誤」
「可是如果你不是巫后末裔的血脈,為什麼那位你連名字都沒聽過的護法要這樣拼死保護你?」
「專門獵殺菲德萊迪爾血脈的血戒騎士又為什麼要你的命?」
「還是說...你有什麼其他的想法嗎?」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81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10年 2月 4日, 22:35

>「連法拉尼亞境內都有他門的蹤影嗎....嗯」(聽完克勞斯的話以後,略為思考了一下)
>「戰爭剛結束,會出現這樣乘火打劫的人渣老實說不意外」
>「不過手段這麼兇殘的盜賊倒是少見」
>「這幾個地方靠近茲威夫海姆,也有可能是戰敗的殘兵落草為寇」
>「最糟的推測...就是這些人頭賊是茲威夫海姆干預法拉尼亞接收的騷擾部隊......」
>「不過以他們這麼廣的活動範圍來看,可能性不大就是了」
>「克勞斯你放心,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們處理吧。」

「不過拜恩、莉茲特海姆、紀堡等地....也的確都和法拉尼亞接壤沒錯就是....」
克勞斯:「總之就麻煩你們了。」

>「嗯...畢竟血戒騎士針對的是我四周的人,和菲特堡比較無關」
>「這傢伙看來是有受過抵抗拷問的訓練,光憑我們恐怕是問不出什麼。」
>「而且......有黛西和雅薇兒在這邊,大家也比較有顧忌。」
>「女巫那邊沒意見的話,就讓我把他帶回去吧。」
愛爾波莎行事低調萬分,根本沒來干涉你們的作為。
事實上,他們辦完喪禮也沒打招呼就忽然翹頭了。


>雪曦:「達松、達松,如果這是個玩笑話的話,是時候停止了。」

>「你覺得我會拿救我那麼多次的故人開玩笑嗎?」
>「雖然我對回音谷的歷史不是那麼瞭解,在這整件事情上可能有些細節上的判斷錯誤」
>「可是如果你不是巫后末裔的血脈,為什麼那位你連名字都沒聽過的護法要這樣拼死保護你?」
>「專門獵殺菲德萊迪爾血脈的血戒騎士又為什麼要你的命?」
>「還是說...你有什麼其他的想法嗎?」
「血戒騎士到底是什麼東西我根本就不知道!」雪曦怒道,
「我只知道我就是因為討厭有人瞞著我做這個做那個所以才離開回音谷,」
「達松!如果你要做這些推論的話就把事情跟我講清楚!」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辛律
劇院合夥人
文章: 531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22日, 16:13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辛律 » 2010年 2月 8日, 20:25

tropicalo 寫:>
愛爾波莎行事低調萬分,根本沒來干涉你們的作為。
事實上,他們辦完喪禮也沒打招呼就忽然翹頭了。
如果其他人沒有意見的話達西就帶人回去囉?
tropicalo 寫:>
「血戒騎士到底是什麼東西我根本就不知道!」雪曦怒道,
「我只知道我就是因為討厭有人瞞著我做這個做那個所以才離開回音谷,」
「達松!如果你要做這些推論的話就把事情跟我講清楚!」
「好吧好吧....先讓我想想該從哪邊開始講......」
「我就先從血戒騎士的事情講起吧。」
「你還記得那個跟我們一起冒險過一陣子的裁判團密探泰瑟吧?」
「自從水神殿事件之後,他就回到了裁判團,想要揪出裁判團內部的曙光間諜」
「根據他在偵查中無意間找到的一本古抄本記載,裁判團內部存在著一個名為血戒騎士的秘密組織」
「而這個組織的成立目的,是為了要斷絕古沙蘭斯帝國最後一任皇帝菲德萊迪爾的血脈」
「在那份文件上,作者詳細的紀錄了他們如何四處搜尋皇帝的妃子,並將其
 處死,甚至連腹內嬰孩都不放過的詳情。」
「此外,文件上頭還有著某個家族的系譜以及獵殺女巫的清單,」
「系譜上的第一個人名是茹珊斯的露薱茵,第二個人名是回音谷的迪爾朵拉,至於後面的名字,就越來越亂了」
「我對梅菲爾女巫的歷史不熟,但至少巫后的名字我還認得」
「然後根據我們查閱資料的結果,菲德萊迪爾的一位王妃正好也叫露薱茵。」
「所以說...如果那本書的記載無誤,那麼血戒騎士團獵殺女巫的目的,就是為了要斷絕巫后為古沙蘭斯帝國留下的最後血脈」

「自從你和法羅西麗雅被俘虜後,我們就一直試著營救你們」
「依照當時進攻都尉府的魔像以及變異生物判斷,我們原本以為是整個行動是曙光為了打擊賽費隆陣營所策劃的行動」
「可是在瞭解泰瑟帶回來有關血戒騎士的情報後,我開始有了一絲的懷疑。覺得裁判團可能和這件事情有關」
「不過當時我也只是懷疑他們想利用你進行什麼特別的計畫,沒有想到他們的最終目標就是你」
「一直到後來我在莉茲特堡遇到了重傷垂危的護法寇渥,我才真正瞭解到事態嚴重」
「護法寇渥在過世前向我提到你的身份已經在上次潛入副都尉府時曝了光」
「他不但知道你的本名,還用巫后末裔這個詞來稱呼你」
「寇渥過世後,我向愛爾波莎那邊做了求證,確認了他就是你母親的護法」
「愛爾波莎在知道你被抓走得消息後,氣得差點把洛爾活活打死,接著就趕回回音谷尋找援助了」

「之後我們在菲特堡以及辛蒂的情報幫助下,確認了是曙光虜走了你要和裁判團進行交易」
「在交易當天,我們也竊聽到曙光的人馬提及你是巫后後裔的事情,並以此要求血戒騎士拿賢者之石來交換」
「當然啦...我們並沒有讓這場交易繼續下去,就這樣一路追打到大師的異界之塔」
「剩下的事情...我想你應該都知道了....」

「總之...我就是從上面的這些事情,才會做出那樣的猜測。」
「加上你自己也說了,回音谷的那些人總是背著你作一些事情」
「所以.....嗯......」
「你覺得呢?」
最後由 辛律 於 2010年 2月 8日, 20:39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Zeel
英雄
文章: 1287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10年 2月 8日, 20:39

辛律 寫:
tropicalo 寫:>
愛爾波莎行事低調萬分,根本沒來干涉你們的作為。
事實上,他們辦完喪禮也沒打招呼就忽然翹頭了。
如果其他人沒有意見的話達西就帶人回去囉?
請自便~

回覆文章

回到「18 劍與法則Ⅱ:Unwissenheit ist Entzück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