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話後續

冒險傳奇的起點,旅者的溫暖歸宿

版主: tropicalo

頭像
BlackWolf
劇院合夥人
文章: 1944
註冊時間: 2006年 6月 8日, 04:09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BlackWolf » 2010年 1月 27日, 05:01

>>跟福帝斯、瓊吉和薇拉格說:
>>「熾焰大師毀了他的塔逃跑,你們的老師荼摩羯多那也為了逃避大師的追殺跑了。」
>>「如果你們願意提供我們情報的話,我們可以提供你們保護,你們意下如何?」
>瓊吉與薇拉格看向福帝斯,福帝斯說道:「好是好....但我們是荼摩羯多那的手下,知道的難道還會比荼摩羯多那多?」
「沒關係,我只是說說而已。倒是你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其實呢我是侍星者菲特會院的參事,三不五時會舉辦研討會和佈道會什麼的,如果你們不嫌棄的話可以暫住在那邊。」

>>另外我想問雪曦跟密卡艾利斯是什麼關係?為什麼密卡艾利斯會聽雪曦的指示行動?
>雪曦看起來並不比你了解:「我和他哪有什麼關係?他幹嘛聽我的,我怎麼會知道?搞不好他心血來潮忽然就想聽了啊。」
>「你如果覺得我有隱瞞什麼的話,很抱歉真的是沒有。」雪曦說,「而且我也沒有給他什麼指示。你滿意了嗎?」
「雪曦,看到你精神這麼好真是令我鬆了一口氣。」
「你當時昏倒了,一醒來就看到達松有生命危險,沒注意到當時奇怪的狀況也是很合理的。」
「我覺得有必要再對這件事進行調查。多謝你的回答,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天。」

頭像
kingfoolish
追尋者
文章: 1037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kingfoolish » 2010年 1月 27日, 09:50

找來拉法耶拉、達松等人跟克勞斯商議:
「這次把大酒館給毀掉,實在是很抱歉。」
「眼下經濟拮据,我們也沒能立刻賠償給你。」
「不如這樣吧,我有一計可行,你們聽聽看如此可否:」
「這次達西太子在大酒館連破聖劍裁判團叛黨與地下結社十餘人,」
「除了我們之外也有不少目擊者,」手掌比向拉法耶拉,
「不如就將這件事傳出去;當然誇張一點地描述達西太子和他的夥伴的武勇也沒關係。」
「大酒館也不用馬上修復,維持原狀即可。」
「到時候來往商旅必定會對達西太子和他的同伴深入火元素界救回心上人的故事有興趣而聚集在此參觀,」
「──達松,不要否認,就是心上人。」
「只要在一旁擺設攤販,應該多少可補經濟上的損失。這樣你意下如何呢?」
「光這樣可能不太夠,至少還要加上領主克勞斯大人的表現......就算實際上沒參與,
但是這樣或許可以讓領民對克勞斯大人的信賴增加。」

Zeel
英雄
文章: 1287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10年 1月 27日, 12:20

tropicalo 寫: 聽了洛爾與居倫的描述:「應該是暗示/支配之類的法術吧。」
「這類法術效果極長,中了之後不下指示的話,根本就像是沒事一樣。」
「傻一點的人搞不好還以為自己抵抗了法術,正暗自得意。」
愛爾波莎:「對這類法術最擅長的,應該是尼布格靈汀的支配者大師了,」
「不過裁判團的咒語也很厲害,而且又難以察覺。」
「這種法術真是太危險了…既沒有徵兆,影響又那麼長。」洛爾皺起眉毛。
「幸好今天只是利用我和居倫打開傳送門,如果是指示我們內鬥的話不就完蛋了…」

等葬禮事宜處理完後,洛爾要找Fotis問話

「我知道你只是荼摩羯多那的副手,但還是有件事情要問一下。」
「根據荼摩羯多那的說法,一開始攻擊賽費隆區,俘虜雪曦小姐和法羅絲小姐的主使者並不是你們。」
「請告訴我,攻擊的主使者,是不是帶有黑色太陽聖徽的教團組織?」(拿出那條項鍊給Fotis看)
「或是我直接一點,末日使徒是不是曾經跟熾焰大師或是荼摩羯多那有過接觸?」

問完之後,瞪了尤澤夫一眼,然後轉身離開。


****場外****

那麼預備出清的道具大概就是這些了

Scrolls: Detect Thoughts
Scrolls: Displacement
+2 Bloodrefrainer Shortsword(拿去賣給格蘿作研究,或是賣給菲特堡情治單位去研究?)
+2胸甲
+1防護戒指(這個艾亞可以用吧?有總比沒有好? @@)
Scabbard of Keen Edges(子爵要不要拿去搭配短劍?不然洛爾就拿去配彎刀囉?)


寶石和金幣就直接收入公款,手杖和權杖就請施法者們自己協調吧 XD
最後由 Zeel 於 2010年 1月 27日, 12:32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頭像
kingfoolish
追尋者
文章: 1037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kingfoolish » 2010年 1月 27日, 12:24

劍鞘喔...其他近戰都沒用那就給我吧= =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815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10年 1月 27日, 14:16

>找來拉法耶拉、達松等人跟克勞斯商議:
>「這次把大酒館給毀掉,實在是很抱歉。」
>「眼下經濟拮据,我們也沒能立刻賠償給你。」
>「不如這樣吧,我有一計可行,你們聽聽看如此可否:」
>「這次達西太子在大酒館連破聖劍裁判團叛黨與地下結社十餘人,」
>「除了我們之外也有不少目擊者,」手掌比向拉法耶拉,
>「不如就將這件事傳出去;當然誇張一點地描述達西太子和他的夥伴的武勇也沒關係。」
>「大酒館也不用馬上修復,維持原狀即可。」
>「到時候來往商旅必定會對達西太子和他的同伴深入火元素界救回心上人的故事有興趣而聚集在此參觀,」
>「──達松,不要否認,就是心上人。」
>「只要在一旁擺設攤販,應該多少可補經濟上的損失。這樣你意下如何呢?」
拉法耶拉已經離開巴塔村,去和她師父(?)報告了。

聽完莫拉斯汀的話,
克勞斯臉色一變,喃喃自語:「果然該要你們簽字認帳才是....」
「達松老兄,你真要賴我這筆帳我是說什麼也討不回來的,畢竟你是法拉尼亞親王,」
「不過你再怎樣,也該看在我們在新碑村一起共事的過去,不能這樣框我吧?」

>>>跟福帝斯、瓊吉和薇拉格說:
>>>「熾焰大師毀了他的塔逃跑,你們的老師荼摩羯多那也為了逃避大師的追殺跑了。」
>>>「如果你們願意提供我們情報的話,我們可以提供你們保護,你們意下如何?」
>>瓊吉與薇拉格看向福帝斯,福帝斯說道:「好是好....但我們是荼摩羯多那的手下,知道的難道還會比荼摩羯多那多?」
>「沒關係,我只是說說而已。倒是你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其實呢我是侍星者菲特會院的參事,三不五時會舉辦研討會和佈道會什麼的,如果你們不嫌棄的話可以暫住在那邊。」
瓊吉和薇拉格對看一眼,又和福帝斯搖了搖頭。
福帝斯點頭說道:「我們不願意的話你們就要殺掉我們嗎?」

>「我知道你只是荼摩羯多那的副手,但還是有件事情要問一下。」
>「根據荼摩羯多那的說法,一開始攻擊賽費隆區,俘虜雪曦小姐和法羅絲小姐的主使者並不是你們。」
>「請告訴我,攻擊的主使者,是不是帶有黑色太陽聖徽的教團組織?」(拿出那條項鍊給Fotis看)
>「或是我直接一點,末日使徒是不是曾經跟熾焰大師或是荼摩羯多那有過接觸?」
福帝斯眨了眨眼:「什麼是末日使徒?」

>>>另外我想問雪曦跟密卡艾利斯是什麼關係?為什麼密卡艾利斯會聽雪曦的指示行動?
>>雪曦看起來並不比你了解:「我和他哪有什麼關係?他幹嘛聽我的,我怎麼會知道?搞不好他心血來潮忽然就想聽了啊。」
>>「你如果覺得我有隱瞞什麼的話,很抱歉真的是沒有。」雪曦說,「而且我也沒有給他什麼指示。你滿意了嗎?」
>「雪曦,看到你精神這麼好真是令我鬆了一口氣。」
>「你當時昏倒了,一醒來就看到達松有生命危險,沒注意到當時奇怪的狀況也是很合理的。」
>「我覺得有必要再對這件事進行調查。多謝你的回答,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天。」
雪曦聽莫拉斯汀說的話,不禁氣結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Zeel
英雄
文章: 1287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10年 1月 27日, 14:29

tropicalo 寫: 福帝斯眨了眨眼:「什麼是末日使徒?」
洛爾眨眨眼睛,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笑了一笑,瞪了尤澤夫一眼,自行離開去找卡爾斯了。

跟卡爾斯講:「我以為當初綁了雪曦和法羅絲小姐的應該是末日使徒無誤,但是福帝斯在回答這個問題時似乎有所迴避。」

「你看人的能力比我好,幫我拿同樣的問題去問問他,看他是不是隱瞞了些什麼好嗎?」

頭像
kingfoolish
追尋者
文章: 1037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kingfoolish » 2010年 1月 27日, 15:06

「沒必要,反正最後一律交給情報單位的人負責吧,他們才是專業的。」(看了兩個曙光的人一眼)

「是不是末日使徒搞的鬼反而不太重要...反正,事實已經攤在眼前了,他們承不承認根本就無所謂。」

「唯一的差異就是能不能少吃點苦頭吧...」(意味深長的看著他們)

頭像
BlackWolf
劇院合夥人
文章: 1944
註冊時間: 2006年 6月 8日, 04:09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BlackWolf » 2010年 1月 27日, 21:52

>聽完莫拉斯汀的話,
>克勞斯臉色一變,喃喃自語:「果然該要你們簽字認帳才是....」
>「達松老兄,你真要賴我這筆帳我是說什麼也討不回來的,畢竟你是法拉尼亞親王,」
>「不過你再怎樣,也該看在我們在新碑村一起共事的過去,不能這樣框我吧?」
「沒有沒有,不是這個意思,該還的還是要還。」
「我提出的計策是希望能在賠償之外另外幫忙村中的經濟發展。」
「再怎麼說達松都是達西太子,洛斯寇普子爵是有頭有臉的人,」
「小弟不才也是侍星者會院參事兼德麗海姆家宮廷術士,」
「加上往日共事的情誼,我們沒理由占你便宜。」
「當然如果要簽字你才放心的話,那我們簽了便是。」

>瓊吉和薇拉格對看一眼,又和福帝斯搖了搖頭。
>福帝斯點頭說道:「我們不願意的話你們就要殺掉我們嗎?」
搖搖手:「殺掉你們對我們有什麼好處?如果沒事的話,我倒是覺得放走你們也無所謂。」
「只不過子爵有任務在身,可能無法那麼容易放走你們。」

>雪曦聽莫拉斯汀說的話,不禁氣結
莫里斯真的沒有惡意啊,本來想解釋什麼,不過看到雪曦臉色不好,還是趕快落荒而逃好了XQ

loi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92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23:10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loio » 2010年 1月 27日, 22:05

BlackWolf 寫: 找居倫說:
「這次發生這樣的事,依你的立場實在是很……唉……」
「要不是我在看守俘虜,真該喝一杯酒澆澆憂愁。」
「他們說裁判團只是血戒騎士的偽裝,不難想像你在追查這事的時候內心有多少煎熬。」
「但我想,你依舊對你的理想有所堅持,不然不會支持到現在。」
「只是,你認識了密卡艾利斯這麼久,似乎不知道他不是人類這件事?」
「而且他還會魔劍技,他究竟是什麼人?」
「不需要擔心我,而且我之所以支持到現在,也不是什麼高貴的理想在支撐。」
「至於密卡艾利斯,我能告訴你的也只有他是裁判團長,雷流斯伯爵,家族世
代都擔任裁判團要職,我從來沒有想過他竟然會與曙光合作,毀了自己的組織。」
「況且要說認識,我也只認識他作為裁判團長官與法澤海姆愛國者的一面,我實
在不清楚他除了這些之外還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
>「看來血戒騎士獵殺女巫的理由已經浮現了。」
>「你們血戒騎士一直追殺菲德萊迪爾的後裔是為了解除劉德巴特的詛咒吧?」
>「劉德巴特的詛咒是什麼?雪曦對你們來說又是什麼?露薱茵和法羅薩斯的血脈?嗯?」
尤澤夫好像一句話也沒聽到,只是閉目養神,根本不打算回答任何問題。
「你不想回答這些問題,那不如說說密卡艾利斯這個人吧?」
「我想我們對於這個勾結曙光,又阻撓你們抓拿女巫的人應該很有話題聊才是?」

Zeel
英雄
文章: 1287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10年 1月 27日, 22:16

kingfoolish 寫:「沒必要,反正最後一律交給情報單位的人負責吧,他們才是專業的。」(看了兩個曙光的人一眼)

「是不是末日使徒搞的鬼反而不太重要...反正,事實已經攤在眼前了,他們承不承認根本就無所謂。」

「唯一的差異就是能不能少吃點苦頭吧...」(意味深長的看著他們)
「說真的,放了他們應該也沒差吧?」看看卡爾斯,又看看福吉斯他們。

「因為雅薇兒的關係,我真的很不想為難你們。就把你們知道的事情好好跟我們講一下,我還可以替你們
跟子爵爭取一下比較好的待遇,甚至是有條件的釋放都不是不能商量的事情。」

聳聳肩:「不過你們如果什麼都不願意講,那我也沒有什麼立場替你們向子爵求情了。」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815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10年 1月 28日, 00:16

莫拉斯汀
>>聽完莫拉斯汀的話,
>>克勞斯臉色一變,喃喃自語:「果然該要你們簽字認帳才是....」
>>「達松老兄,你真要賴我這筆帳我是說什麼也討不回來的,畢竟你是法拉尼亞親王,」
>>「不過你再怎樣,也該看在我們在新碑村一起共事的過去,不能這樣框我吧?」
>「沒有沒有,不是這個意思,該還的還是要還。」
>「我提出的計策是希望能在賠償之外另外幫忙村中的經濟發展。」
>「再怎麼說達松都是達西太子,洛斯寇普子爵是有頭有臉的人,」
>「小弟不才也是侍星者會院參事兼德麗海姆家宮廷術士,」
>「加上往日共事的情誼,我們沒理由占你便宜。」
>「當然如果要簽字你才放心的話,那我們簽了便是。」
克勞斯嘆了口氣:「我是什麼材料你們也知道,但我這義母可不得了。」
「我是怕你們不交代清楚,搞不好會出問題....」克勞斯遠目了

莫拉斯汀
>>瓊吉和薇拉格對看一眼,又和福帝斯搖了搖頭。
>>福帝斯點頭說道:「我們不願意的話你們就要殺掉我們嗎?」
>搖搖手:「殺掉你們對我們有什麼好處?如果沒事的話,我倒是覺得放走你們也無所謂。」
>「只不過子爵有任務在身,可能無法那麼容易放走你們。」
洛爾
>「說真的,放了他們應該也沒差吧?」看看卡爾斯,又看看福吉斯他們。
>「因為雅薇兒的關係,我真的很不想為難你們。就把你們知道的事情好好跟我們講一下,我還可以替你們
>跟子爵爭取一下比較好的待遇,甚至是有條件的釋放都不是不能商量的事情。」
>聳聳肩:「不過你們如果什麼都不願意講,那我也沒有什麼立場替你們向子爵求情了。」
福帝斯看著你們,不禁深深嘆了口氣:「算了,你們不相信我也沒辦法....」
「襲擊賽費隆副都尉府的是荼摩羯多那,末日使者什麼的,我們真的不知道。」

雷赫
>「你不想回答這些問題,那不如說說密卡艾利斯這個人吧?」
>「我想我們對於這個勾結曙光,又阻撓你們抓拿女巫的人應該很有話題聊才是?」
尤澤夫依然在養精蓄銳

>>雪曦聽莫拉斯汀說的話,不禁氣結
>莫里斯真的沒有惡意啊,本來想解釋什麼,不過看到雪曦臉色不好,還是趕快落荒而逃好了XQ
「祝你也有個愉快的一天!」莫拉斯汀落荒而逃時聽到雪曦在背後高聲說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頭像
kingfoolish
追尋者
文章: 1037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kingfoolish » 2010年 1月 28日, 00:36

>克勞斯嘆了口氣:「我是什麼材料你們也知道,但我這義母可不得了。」
>「我是怕你們不交代清楚,搞不好會出問題....」克勞斯遠目了

「不用擔心,達西一定會付錢的。」
「對吧?」(看向達松大大)

>福帝斯看著你們,不禁深深嘆了口氣:「算了,你們不相信我也沒辦法....」
>「襲擊賽費隆副都尉府的是荼摩羯多那,末日使者什麼的,我們真的不知道。」
動機察覺 5+14=19

「荼摩羯多那身為火巨靈,他以奴僕的姿態面對我們,供詞尚有可信度。」
「至於你嘛......哼哼。」

「不要以為菲特堡的情報機關會像聖女騎士團那麼仁慈。」
Bluff 15+15=30,先嚇嚇他。

辛律
劇院合夥人
文章: 531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22日, 16:13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辛律 » 2010年 1月 28日, 02:12

BlackWolf 寫: 私下對達松說:
「你知道,我一直不贊成你把征服者帶在身邊。」
「愛爾波莎卻說要你駕馭它的力量──我沒有惡意,但這些鄉野女巫的方法我卻不能苟同──」
「萬一你不能駕馭它,你會被它的力量反噬,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同伴被控制。」
「也許是我之前對你太沒信心了,看來你掌控它掌控得很好。」
「也許你會克制它的力量不讓自己成為一個暴君,也許你會比你的父親更加傑出──」
「我衷心地這麼希望著。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們都會與你同在。」
(聽了阿毛的話,輕輕的拍了拍征服的劍柄)
「究竟是寶劍太子被這把魔劍影響?還是這把劍被我父親詛咒?」
「關於我父親和這把劍,有太多太多不同的故事了」
「在我更年輕的時候,我曾經為了尋找真相不斷地蒐集各式各樣的傳聞」
「其中有些版本甚至是只有我才知道的家族傳說」
「不過很早以前我就已經放棄了這種無意義的行為」
「畢竟所謂的真相,也不過是我們自己最喜歡,或最想相信的那個故事罷了」
「對我而言,征服上面並不存在什麼詛咒,有的只是父親對於兒子的一個考驗」
「連一把劍都無法駕馭,要如何駕馭整個國家?」
「這把劍給我的試煉已經結束,而我也成功的通過了考驗.」
「我之所以能走到今天這一步,都要感謝你們這些朋友的幫助」
「所以你放心,為了回報那些幫助過我的人,我絕對不會讓自己走上失控的道路的」
tropicalo 寫:莫拉斯汀
>>聽完莫拉斯汀的話,
>>克勞斯臉色一變,喃喃自語:「果然該要你們簽字認帳才是....」
>>「達松老兄,你真要賴我這筆帳我是說什麼也討不回來的,畢竟你是法拉尼亞親王,」
>>「不過你再怎樣,也該看在我們在新碑村一起共事的過去,不能這樣框我吧?」
>「沒有沒有,不是這個意思,該還的還是要還。」
>「我提出的計策是希望能在賠償之外另外幫忙村中的經濟發展。」
>「再怎麼說達松都是達西太子,洛斯寇普子爵是有頭有臉的人,」
>「小弟不才也是侍星者會院參事兼德麗海姆家宮廷術士,」
>「加上往日共事的情誼,我們沒理由占你便宜。」
>「當然如果要簽字你才放心的話,那我們簽了便是。」
克勞斯嘆了口氣:「我是什麼材料你們也知道,但我這義母可不得了。」
「我是怕你們不交代清楚,搞不好會出問題....」克勞斯遠目了
「你放心吧,答應你的事情就不會變卦。」
「這次能救出雪曦和我妹妹你也幫了不少忙,這點恩情我不會忘的。」
「賠償的部份,我想就先拿那幾個元兇身上的東西抵債吧。」
「剩下的部份,等法拉尼亞的狀況穩定後,會儘快還給你的。」
「要不是那些茲威夫海姆的傢伙跑來攪局,搞不好我現在就能派人送過來了....」
「如果你義母真的那麼心急,我現在也只能派些匠人和物資過來應應急。」
「不過你那座大酒館到底是花了多少功夫啊?史帝爾一年的領地收入也沒這個數啊」(一邊講一邊又把帳單拿出來看)
tropicalo 寫: 莫拉斯汀
>>瓊吉和薇拉格對看一眼,又和福帝斯搖了搖頭。
>>福帝斯點頭說道:「我們不願意的話你們就要殺掉我們嗎?」
>搖搖手:「殺掉你們對我們有什麼好處?如果沒事的話,我倒是覺得放走你們也無所謂。」
>「只不過子爵有任務在身,可能無法那麼容易放走你們。」
洛爾
>「說真的,放了他們應該也沒差吧?」看看卡爾斯,又看看福吉斯他們。
>「因為雅薇兒的關係,我真的很不想為難你們。就把你們知道的事情好好跟我們講一下,我還可以替你們
>跟子爵爭取一下比較好的待遇,甚至是有條件的釋放都不是不能商量的事情。」
>聳聳肩:「不過你們如果什麼都不願意講,那我也沒有什麼立場替你們向子爵求情了。」
福帝斯看著你們,不禁深深嘆了口氣:「算了,你們不相信我也沒辦法....」
「襲擊賽費隆副都尉府的是荼摩羯多那,末日使者什麼的,我們真的不知道。」

雷赫
>「你不想回答這些問題,那不如說說密卡艾利斯這個人吧?」
>「我想我們對於這個勾結曙光,又阻撓你們抓拿女巫的人應該很有話題聊才是?」
尤澤夫依然在養精蓄銳
「如何?有問出什麼嗎?」(一邊詢問一邊走進地牢)
「如果已經問的差不多了,那我就請威廉把他們押回普林斯頓了。」
「綁架並意圖殺害皇室成員與官員。再加上賽費隆軍民的數條人命。」
「我相信參孫大人和其他人應該很樂見他們受到應有的懲罰」

「至於這個傢伙嘛.....」(走到尤澤夫面前)
「如果他真的什麼都不肯說,不如我們就把他交給回音谷吧?」
「雖然大家都很想瞭解血戒騎士的情報,不過我想女巫們應該比我們更有興趣。」
「累積了那麼多年的怒火,相信以女巫們的手段跟創意,很快就能從他腦子裡挖出不少東西。」
「撇開這點不說,光是能看到真神的審判者接受女巫的審判,就值得我們把他交出去了」(輕蔑的看著尤澤夫)
tropicalo 寫:>

>6私下找雪曦聊聊,瞭解她在這次事件之後的打算?
「....」雪曦看了看天空看了看達松,「你之後又有什麼打算?」
「你不在的這段時間,這裡發生了不少的事情」(告訴雪曦關於法拉尼亞公國成立,雪曦身份暴露,以及護法寇渥去世的事情)
「總之....你現在的處境比以前更危險了。經過這次的失敗,那些血戒騎士團的混蛋之後只怕會更加積極。」
「不過我也不是以前那個被人追著到處逃的假護法了,現在整個法拉尼亞都是我的後盾。」
「等到我擺平茲威夫海姆那幫人後,接下來就會輪到血戒騎士團」

(講到這邊,達松稍微停頓了一下,看了看雪曦)

「現在你的身份已經曝光,剛好這邊又有幾位梅菲爾女巫.....」
「我在想....你可能會想和他們一起回去回音谷避....呃...修養一段時間」
「我當然是希望你能待在我的身邊,不過如果你想回去,我也尊重...」
「所以....你有什麼打算嗎?」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815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10年 1月 28日, 19:41

菲斯特
>>克勞斯嘆了口氣:「我是什麼材料你們也知道,但我這義母可不得了。」
>>「我是怕你們不交代清楚,搞不好會出問題....」克勞斯遠目了
>「不用擔心,達西一定會付錢的。」
>「對吧?」(看向達松大大)
達松
>「你放心吧,答應你的事情就不會變卦。」
>「這次能救出雪曦和我妹妹你也幫了不少忙,這點恩情我不會忘的。」
>「賠償的部份,我想就先拿那幾個元兇身上的東西抵債吧。」
>「剩下的部份,等法拉尼亞的狀況穩定後,會儘快還給你的。」
>「要不是那些茲威夫海姆的傢伙跑來攪局,搞不好我現在就能派人送過來了....」
>「如果你義母真的那麼心急,我現在也只能派些匠人和物資過來應應急。」
>「不過你那座大酒館到底是花了多少功夫啊?史帝爾一年的領地收入也沒這個數啊」(一邊講一邊又把帳單拿出來看)
克勞斯:「我義母要我把女侯爵的賞賜,加上多納特時代收刮的民脂民膏都投資在那上面了。」
「是個給村裡人創造數百個工作機會的大計畫,也是巴塔村能夠發展起來的關鍵啊....」
「當然一開始村裡人也是怨聲載道,說我這新領主也沒比多納特好到哪去,」
「可是當經濟好轉時,我就成了只要躺著睡覺也能讓人稱讚我的好領主了。」
克勞斯嘆了口氣:「我義母說這就是所謂御民之道,不能因為想做好人所以什麼都不敢做。」

>>福帝斯看著你們,不禁深深嘆了口氣:「算了,你們不相信我也沒辦法....」
>>「襲擊賽費隆副都尉府的是荼摩羯多那,末日使者什麼的,我們真的不知道。」
>動機察覺 5+14=19
>「荼摩羯多那身為火巨靈,他以奴僕的姿態面對我們,供詞尚有可信度。」
>「至於你嘛......哼哼。」
>「不要以為菲特堡的情報機關會像聖女騎士團那麼仁慈。」
>Bluff 15+15=30,先嚇嚇他。
福帝斯又嘆了口氣:「你非得要我說什麼嗎?」
「好,襲擊賽費隆副督尉府的其實是那些末日使者,和我們無關。」
「而且末日使者和熾焰大師勾結已久,熾焰大師早就吃裡扒外,身在曙光卻和末日使者暗中策劃....」
「嗯,暗中策劃要顛覆薩斯提海姆。」

瓊吉不禁尖聲問道:「你到底在說什麼?」
福帝斯:「我說我們不知道,他們卻不肯相信,也只好說些他們想聽的。」
福帝斯:「他們口口聲聲一直在講這個什麼末日使者,大概是想把罪刑都誣陷給他們,我們又何樂而不為?」
瓊吉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福帝斯:「這又有什麼好怕的?大師也給過我們機會選擇,你還不是為了或許哪天能夠以鍊金領主的身分君臨天下而努力嗎?」
福帝斯看了菲斯特等人一眼:「如果他們落在我們手中,我們曙光做的大概更厲害吧。」
「既然已經無法挽回,那為何要畏畏縮縮,徒然給人嘲笑?」
福帝斯說:「他們現在死不肯相信我們不知道什麼是末日使者,我們索性就講他們想聽的,」
「他們高興,我們心裡也在嘲笑他們的愚蠢,又何樂而不為?」

>「至於這個傢伙嘛.....」(走到尤澤夫面前)
>「如果他真的什麼都不肯說,不如我們就把他交給回音谷吧?」
>「雖然大家都很想瞭解血戒騎士的情報,不過我想女巫們應該比我們更有興趣。」
>「累積了那麼多年的怒火,相信以女巫們的手段跟創意,很快就能從他腦子裡挖出不少東西。」
>「撇開這點不說,光是能看到真神的審判者接受女巫的審判,就值得我們把他交出去了」(輕蔑的看著尤澤夫)
尤澤夫充耳不聞,達松覺得根本是在看一尊石像。

>「你不在的這段時間,這裡發生了不少的事情」(告訴雪曦關於法拉尼亞公國成立,雪曦身份暴露,以及護法寇渥去世的事情)
雪曦打斷了達松:「等一下,什麼身分暴露?護法寇渥又是誰?」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頭像
BlackWolf
劇院合夥人
文章: 1944
註冊時間: 2006年 6月 8日, 04:09

Re: 第2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BlackWolf » 2010年 1月 28日, 20:24

>「可是當經濟好轉時,我就成了只要躺著睡覺也能讓人稱讚我的好領主了。」
>克勞斯嘆了口氣:「我義母說這就是所謂御民之道,不能因為想做好人所以什麼都不敢做。」

「你放心,克勞斯,我們不會讓你難做人的。」

Staff of Swarming Insects
Wand of Contagion
Wand of Ray of Enffeblement (4th Level)

24,750 gp
11,250 gp
21,000 gp

把這三支法杖賣出去之後是 57,000 gp。
如果可以原價賣出的話還有剩,拿這個一次付清帳單好了。

剩下的錢還可以拿來雇用吟遊詩人來宣揚達西太子與克勞斯大人的英勇故事。

>福帝斯說:「他們現在死不肯相信我們不知道什麼是末日使者,我們索性就講他們想聽的,」
>「他們高興,我們心裡也在嘲笑他們的愚蠢,又何樂而不為?」

跟同伴說:「我認為我們在這裡講什麼都是浪費時間。」
「所有該知道的事荼摩羯多那都告訴我們了,要嘛就把他們放了,要嘛就交給寂靜仲裁者。」
「我是覺得前者比較省事。」

回覆文章

回到「18 劍與法則Ⅱ:Unwissenheit ist Entzück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