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話後續

冒險傳奇的起點,旅者的溫暖歸宿

版主: tropicalo

Zeel
英雄
文章: 1287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09年 10月 11日, 02:04

黑塔擊毀了華倫堡,菲特堡面臨了比圍城更大的壓力

賽壬諸君,請動作吧
您沒有權限檢視這篇文章所附加的檔案。

辛律
劇院合夥人
文章: 531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22日, 16:13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辛律 » 2009年 10月 11日, 02:44

趕回督尉府瞭解目前賽費隆區狀況.
之後再前往惡黨總部

頭像
BlackWolf
劇院合夥人
文章: 1944
註冊時間: 2006年 6月 8日, 04:09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BlackWolf » 2009年 10月 11日, 20:26

[找個時間拷打居倫逼他把他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吐出來!!!

沒啦,主要就是要問居倫和安格拉在獵巫戰爭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做過了什麼事。
必要的時候請審判之神的牧師也到場。

Zeel
英雄
文章: 1287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09年 10月 11日, 20:51

俘虜事就給代團長大大處分,洛爾行動如下:

1. 因為琳恩他們有出現在亂軍中,所以洛爾要問雅薇兒有沒有受傷。有的話,在離開前請阿毛用法杖或神術幫忙治滿。

2. 請雅薇兒陪我去一趟安眠者教會,我要親自送那位不知名的被改造者最後一程。
在路上:
「前幾天跟妳談過之後,我想了很久…」搖頭嘆氣
「確實,我太過浸淫在戰爭的氣氛中了…」
「只顧著殺戮,卻忘了當初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拿起手上的武器。」
「或許是我醒悟的太晚了吧…我終究還是沒能用手中的武器救出那位被改造的犧牲者…」
看著自己的手:「要是我們到的更早一點…或許…或許還有機會的。」(握拳,眼眶泛紅)

3. 離開教會後,跟她講這次任務的狀況。最後再告訴她,安格拉被我們俘虜,莫拉斯汀帶回賽壬問話了。
如果雅薇兒想要跟師姐見面,在莫拉斯汀同意的狀況下,洛爾可以幫忙安排。

「…讓妳陪這趟,真是抱歉了。」
「只是…這些心情我實在不知道該跟誰講才好…」
「我到現在還不能相信葵絲裁判官就這樣消失在傳送門的對面…。」
「我們真是太無力了…救不到那位因為人體改造實驗而亡的犧牲者…甚至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葵絲裁判官把傳送門關上…」
「難道我只能以替那位犧牲者行喪禮來表達我的哀痛嗎…」(低頭咬牙)

沈默半响,洛爾終於抬起頭來說道:

「我想,這件事還是應該要告訴妳比較好…」
「事實上,我們在救出泰瑟他們的時候,遇到了妳師姐。」
「出於無奈,我們不得不跟妳師姐,還有她操控的改造魔像進行戰鬥…」
「而在戰鬥中,妳師姐被火球擊中,重傷昏迷。」
「莫拉斯汀她們將安格拉小姐和其他的裁判團成員一同帶了回來,如果沒有其他意外,應該會暫時拘禁在賽壬騎士團的駐紮地。」
「如果妳想要見她一面,我想,請莫拉斯汀代為安排一下應該是有可能的…」(深深看向雅薇兒)
最後由 Zeel 於 2009年 10月 12日, 00:23 編輯,總共編輯了 3 次。

頭像
BlackWolf
劇院合夥人
文章: 1944
註冊時間: 2006年 6月 8日, 04:09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BlackWolf » 2009年 10月 11日, 21:47

以下是吐槽用場外話,勿與場內混淆:

>> 俘虜事就給代團長大大處分,洛爾行動如下:

>> 1. 因為琳恩他們有出現在亂軍中,所以洛爾要問雅薇兒有沒有受傷。有的話,在離開前請阿毛用法杖或神術幫忙治滿。

我要收錢。

>> 2. 找雅薇兒一起去安眠者教會,為改造人遺體行葬禮。

哪有人約會選在葬體這種場合的?囧

>> 3. 離開教會後,跟她講這次任務的狀況。最後再告訴她,安格拉被我們俘虜,莫拉斯汀帶回賽壬問話了。
>> 如果雅薇兒想要跟師姐見面,在莫拉斯汀同意的狀況下,洛爾可以幫忙安排。

又不是喝下午茶哪有這麼輕鬆寫意?XD

雅薇兒:「安格拉師姊!聽說你被莫里斯打敗了呀!」
莫里斯:「沒有啦,這都是艾亞的功勞,要報仇可不要找我呀~」
安格拉:「啊哈哈哈哈這次是我太大意了啦哈哈哈哈~」

>> 4. 雅薇兒要回三姊妹酒店的話,洛爾先送她回去再回駐地。如果要直接去賽壬探監,那就一起回賽壬駐地。

你跟她說了安格拉的事想必她是會去找安格拉的吧。= =
難不成是以下這樣:

洛爾:「安格拉被我們打敗了現在被莫里斯抓起來拷打呢。」
雅薇兒:「喔。」(回三姊妹酒店)

loi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92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23:10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loio » 2009年 10月 12日, 01:12

BlackWolf 寫:[找個時間拷打居倫逼他把他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吐出來!!!

沒啦,主要就是要問居倫和安格拉在獵巫戰爭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做過了什麼事。
必要的時候請審判之神的牧師也到場。
大概把戰爭時期的事情交代一遍。

從回國後以裁判團隨軍軍官任職,中途轉任兄長
指揮麾下懷辛領部隊後再次被裁判團徵召擔任情
治部隊的情形大略說一遍。

以職務之便調查曙光時,無意間發現裁判團內部
的隱密組織後,便被抓住關入地牢。

「…至於是什麼組織,等你們信得過的人都在場,我再說明會比較妥當。」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81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09年 10月 12日, 06:30

時間是高日之月28日傍晚時分
Zeel 寫:1. 因為琳恩他們有出現在亂軍中,所以洛爾要問雅薇兒有沒有受傷。有的話,在離開前請阿毛用法杖或神術幫忙治滿。

2. 請雅薇兒陪我去一趟安眠者教會,我要親自送那位不知名的被改造者最後一程。
在路上:
「前幾天跟妳談過之後,我想了很久…」搖頭嘆氣
「確實,我太過浸淫在戰爭的氣氛中了…」
「只顧著殺戮,卻忘了當初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拿起手上的武器。」
「或許是我醒悟的太晚了吧…我終究還是沒能用手中的武器救出那位被改造的犧牲者…」
看著自己的手:「要是我們到的更早一點…或許…或許還有機會的。」(握拳,眼眶泛紅)
看洛爾擔心的樣子,雅薇兒連忙說道:「不,我們沒有動手,我沒事的。」

路上,洛爾說了許多,雅薇兒只是靜靜地聽著,沒有回答,直到洛爾說完。
雅薇兒按住洛爾握住的拳頭:「落葉仍未落下,只是因為時候未到。」
「無論是風的捉弄或是頑童無心的一撞,都會讓落葉飄落。」
「不是風的錯,也不能責備頑童,而是秋意漸濃,不是洛爾的錯。」

而在洛爾和雅薇兒身後,揮汗如雨緩慢地拖著沉重的改造人的兩名賽壬騎士團步兵,
聽洛爾與雅薇兒的對話,不禁嘴角抽動,臉上多了三條線。

好不容易洛爾與雅薇兒到了安眠者教會,卻只見教會前的廣場躺滿了不幸戰死的士卒。
安眠者的助祭們捲起袖子,忙進忙出,連淨身都沒有辦法施行,僅能五個十個簡略地念段禱詞。
就連永不開口的靜默修女,也無聲地在大堂上點起蠟燭,為不幸戰死的將士們照明去路。



同樣是傍晚,

莫拉斯汀帶領眾人回到蘭勒海姆莊園。
安格拉被帶下去由黛西治療,莫拉斯汀則在密室中與居倫對談。
loio 寫:
BlackWolf 寫:[找個時間拷打居倫逼他把他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吐出來!!!

沒啦,主要就是要問居倫和安格拉在獵巫戰爭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做過了什麼事。
必要的時候請審判之神的牧師也到場。
大概把戰爭時期的事情交代一遍。

從回國後以裁判團隨軍軍官任職,中途轉任兄長
指揮麾下懷辛領部隊後再次被裁判團徵召擔任情
治部隊的情形大略說一遍。

以職務之便調查曙光時,無意間發現裁判團內部
的隱密組織後,便被抓住關入地牢。

「…至於是什麼組織,等你們信得過的人都在場,我再說明會比較妥當。」


依然是傍晚,
辛律 寫:趕回督尉府瞭解目前賽費隆區狀況.
回到督尉府的達松,卻只見到一片混亂。

督尉府的大門崩毀,不知道是被什麼樣的力量給打中,仔細一瞧,隱約卻是個人形。

幾名狼狽的騎士見到了達松,行禮之後低頭不語。
達松認出這些是甫成立的近衛騎士們。

進入前院,卻發現院子裡躺了十來具蓋著白布的軀體,分明便是近衛軍的少年騎士們。
頹然坐在主建築廊前的威廉‧霍夫森看到達松,站了起來。

「主上....」威廉頭上包著白色繃帶,左臂也吊了起來
「我們賽費隆營協助菲特堡進行攻擊,但這裡卻被襲擊了....」
「來的不知道是什麼人,但有魔像、有法師,還有一些扭曲的異變生物。」
「近衛軍奮勇抵抗....吉米....吉米他戰死了....」
講到表兄戰死,威廉忍不住哭了起來。

「還有、還有雪曦小姐被抓去了。」威廉說

達松看向排在最前的一具冰冷屍體,正是早上還生龍活虎的吉米‧參孫。

建築內一樣的殘破,
一樓大廳的玻璃全被打破,一旁的窗簾則好似被利刃切過般成了兩截。
這似乎是雪曦的法術結果。
大廳與會客室的隔間被轟出了個大洞,周圍一片焦黑,地上滿是水灘,似乎是燃燒過又被撲滅。
書房一樣慘不忍睹,書櫃東倒西歪,地上滿是雪曦從滅影者聖堂借來的書籍,
木門歪斜、落地窗則是碎盡,一些應該是雪曦的小包包散落在地上。

達松看到雪曦的字跡,
那是一張泡了水的草紙,是個類似年表的紀錄,
雪曦從854年,寶劍太子法拉瑞在驛站將配劍留在牆中寫起,
第二條便是855年春季,法拉瑞使特雷西安納的名匠,以術士們呈獻的法智金鍛造,
創造出的更具君臨沙蘭斯大地的氣息的寶劍。
接下來的文字被水濡濕,已經無法閱讀。
地上一本展開的書,似乎是雪曦正在閱讀的書。
本書是菲特堡家臣暨歷史學家,亨德莉潔‧安寧‧拜斯尼索海葉特撰寫,研究法拉瑞‧羅爾哈曼的專題。
一支鵝毛筆夾住的頁面,正好講到亨德莉潔對征服者的看法:
「此劍為集天下之所富而冶,本有天下之氣。」
「後跟隨羅爾哈曼氏東征西討,豐其以武凌人之威勢,」
「而又為其氏叛國討伐奧克薩,自此,極盡天下威勢,鋒芒卻指往迷途之劍儼然成形。」
「如同我輩,徒具才幹,若不虛心向正,則才能也無法助人成器,終將步上毀滅。」
「是謂才需有德,無德之才,不若無才;劍雖利,但在痴人手裡,不過一柄廢鐵而已。」





晚間,
蒂德莉佩特宣布了撤離菲特堡的命令,
即刻開始,至明日傍晚,所有菲特堡居民皆須撤離菲特堡。

賽壬騎士團與賽費隆營也得到了同樣的訊息。
不過賽壬騎士團的「任務」是協助平民往東方撤去,
而賽費隆營則是被「建議」盡速離開可能遭到毀滅攻擊的菲特堡。

但聽說你們大團長卡伊拉、克里桑梭,還有昨日看到的依莉娜以及路人大師都將參與攻擊黑塔的作戰。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Zeel
英雄
文章: 1287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09年 10月 12日, 22:12

tropicalo 寫:時間是高日之月28日傍晚時分


好不容易洛爾與雅薇兒到了安眠者教會,卻只見教會前的廣場躺滿了不幸戰死的士卒。
安眠者的助祭們捲起袖子,忙進忙出,連淨身都沒有辦法施行,僅能五個十個簡略地念段禱詞。
就連永不開口的靜默修女,也無聲地在大堂上點起蠟燭,為不幸戰死的將士們照明去路。
洛爾看到這個狀況,搖搖頭,嘆了口氣。

「你們辛苦了,接下來我來處理就好。」伸手從幫忙扛屍的兩名步兵手上接過屍體,接著說道。
「如果還不想回蘭勒海姆莊報到的話,這邊有點錢,你們可以先去喝杯東西再回去。」
洛爾看了看天上的黑塔:「或許再過不久,要在菲特堡喝東西會變成只有夢裡才辦得到的事情了。」
掏了掏自己的小腰包,洛爾塞了兩枚金幣給幫忙扛屍的步兵。「見到代團長的話,幫我跟他講一聲,說我晚點就會回去了。」

遣走兩名步兵後,洛爾想辦法從安眠者教會那邊弄了些清水和一塊乾淨的毛巾,捲起袖子開始替遺體進行簡單的淨身。

等到淨身完成後,將遺體跟其他戰死者的遺體放在一起,等助祭唸過禱詞再跟雅薇兒一起離開教會。

//因為我還不知道雅薇兒有沒有跟師姐會面的打算,晚上回到賽壬團那邊的對話暫時沒法回。

辛律
劇院合夥人
文章: 531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22日, 16:13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辛律 » 2009年 10月 13日, 03:41

tropicalo 寫:時間是高日之月28日傍晚時分

回到督尉府的達松,卻只見到一片混亂。

督尉府的大門崩毀,不知道是被什麼樣的力量給打中,仔細一瞧,隱約卻是個人形。

幾名狼狽的騎士見到了達松,行禮之後低頭不語。
達松認出這些是甫成立的近衛騎士們。

進入前院,卻發現院子裡躺了十來具蓋著白布的軀體,分明便是近衛軍的少年騎士們。
頹然坐在主建築廊前的威廉‧霍夫森看到達松,站了起來。

「主上....」威廉頭上包著白色繃帶,左臂也吊了起來
「我們賽費隆營協助菲特堡進行攻擊,但這裡卻被襲擊了....」
「來的不知道是什麼人,但有魔像、有法師,還有一些扭曲的異變生物。」
「近衛軍奮勇抵抗....吉米....吉米他戰死了....」
講到表兄戰死,威廉忍不住哭了起來。

「還有、還有雪曦小姐被抓去了。」威廉說

達松看向排在最前的一具冰冷屍體,正是早上還生龍活虎的吉米‧參孫。

建築內一樣的殘破,
一樓大廳的玻璃全被打破,一旁的窗簾則好似被利刃切過般成了兩截。
這似乎是雪曦的法術結果。
大廳與會客室的隔間被轟出了個大洞,周圍一片焦黑,地上滿是水灘,似乎是燃燒過又被撲滅。
書房一樣慘不忍睹,書櫃東倒西歪,地上滿是雪曦從滅影者聖堂借來的書籍,
木門歪斜、落地窗則是碎盡,一些應該是雪曦的小包包散落在地上。

達松看到雪曦的字跡,
那是一張泡了水的草紙,是個類似年表的紀錄,
雪曦從854年,寶劍太子法拉瑞在驛站將配劍留在牆中寫起,
第二條便是855年春季,法拉瑞使特雷西安納的名匠,以術士們呈獻的法智金鍛造,
創造出的更具君臨沙蘭斯大地的氣息的寶劍。
接下來的文字被水濡濕,已經無法閱讀。
地上一本展開的書,似乎是雪曦正在閱讀的書。
本書是菲特堡家臣暨歷史學家,亨德莉潔‧安寧‧拜斯尼索海葉特撰寫,研究法拉瑞‧羅爾哈曼的專題。
一支鵝毛筆夾住的頁面,正好講到亨德莉潔對征服者的看法:
「此劍為集天下之所富而冶,本有天下之氣。」
「後跟隨羅爾哈曼氏東征西討,豐其以武凌人之威勢,」
「而又為其氏叛國討伐奧克薩,自此,極盡天下威勢,鋒芒卻指往迷途之劍儼然成形。」
「如同我輩,徒具才幹,若不虛心向正,則才能也無法助人成器,終將步上毀滅。」
「是謂才需有德,無德之才,不若無才;劍雖利,但在痴人手裡,不過一柄廢鐵而已。」





晚間,
蒂德莉佩特宣布了撤離菲特堡的命令,
即刻開始,至明日傍晚,所有菲特堡居民皆須撤離菲特堡。

賽壬騎士團與賽費隆營也得到了同樣的訊息。
不過賽壬騎士團的「任務」是協助平民往東方撤去,
而賽費隆營則是被「建議」盡速離開可能遭到毀滅攻擊的菲特堡。

但聽說你們大團長卡伊拉、克里桑梭,還有昨日看到的依莉娜以及路人大師都將參與攻擊黑塔的作戰。

(環視屋內的一片狼藉,達松撿起了地上的小包包和書本,稍微發楞了一下)

「劍雖利,但在痴人手裡,不過一柄廢鐵而已。」(輕聲的念著書上的字句)
「這就是你要告訴我的答案嗎,雪曦?」
「你覺得征服在我手中,是會成為天下之助力.還是癡人的毀滅之源呢」(闔上了書本,疲憊的閉上眼睛)

「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每次你遇到危險,我都沒辦法留在你身邊保護你.....」
「如果我沒有叫你幫我查資料;如果我沒有和阿毛他們去外面鬼混......」(站在凌亂的房間內,越想越激動)

「啊啊啊啊啊啊!」(拔出腰間的血脈,用力的往倒落的書櫃砍去)


(發洩完後,待造屋子裡稍微讓自己冷靜了幾分鐘,接著走到外面去找還在哭的威廉)

「即使在對方強大的火力面前,他們仍然像個賽費隆人一樣奮戰到了最後一刻....」(看著眼前的白布說道)
「除了吉米之外,其他近衛軍的狀況如何?」
「有俘虜或是入侵者的屍體嗎?」
「敵人的動作越來越激烈,我必須先處理黑塔的問題。督尉府這邊的善後和近衛軍
 的人員就先交給你了。」(輕輕的拍了拍威廉的肩膀後離開現場)

達松要派人請四大千戶前往副都尉商討撤離之事宜,並另外派人先知會諾菲特利大人
另外派人前往塞壬騎士團通知雪曦被曙光俘虜的消息
然後在前往副都尉府前,達松要先前往泰森府和辛蒂會面

頭像
kingfoolish
追尋者
文章: 1037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kingfoolish » 2009年 10月 13日, 10:26

諾爾:
1.聽居倫大大講古
2.要蔻琳收拾細軟準備撤離
3.回流沙黨報告任務進度 - 包括泰瑟被救回以及裁判團內部有某個隱密組織的事情
4.確認接下來的任務
5.幫達松跑腿

頭像
BlackWolf
劇院合夥人
文章: 1944
註冊時間: 2006年 6月 8日, 04:09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BlackWolf » 2009年 10月 13日, 12:16

既然居倫大大都開口了,就把有空的同伴找來,聽聽他怎麼說。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81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09年 10月 13日, 17:30

28日

同樣是傍晚
辛律 寫:(環視屋內的一片狼藉,達松撿起了地上的小包包和書本,稍微發楞了一下)

「劍雖利,但在痴人手裡,不過一柄廢鐵而已。」(輕聲的念著書上的字句)
「這就是你要告訴我的答案嗎,雪曦?」
「你覺得征服在我手中,是會成為天下之助力.還是癡人的毀滅之源呢」(闔上了書本,疲憊的閉上眼睛)

「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每次你遇到危險,我都沒辦法留在你身邊保護你.....」
「如果我沒有叫你幫我查資料;如果我沒有和阿毛他們去外面鬼混......」(站在凌亂的房間內,越想越激動)

「啊啊啊啊啊啊!」(拔出腰間的血脈,用力的往倒落的書櫃砍去)


(發洩完後,待造屋子裡稍微讓自己冷靜了幾分鐘,接著走到外面去找還在哭的威廉)

「即使在對方強大的火力面前,他們仍然像個賽費隆人一樣奮戰到了最後一刻....」(看著眼前的白布說道)
「除了吉米之外,其他近衛軍的狀況如何?」
「有俘虜或是入侵者的屍體嗎?」
「敵人的動作越來越激烈,我必須先處理黑塔的問題。督尉府這邊的善後和近衛軍
 的人員就先交給你了。」(輕輕的拍了拍威廉的肩膀後離開現場)

達松要派人請四大千戶前往副都尉商討撤離之事宜,並另外派人先知會諾菲特利大人
另外派人前往塞壬騎士團通知雪曦被曙光俘虜的消息
然後在前往副都尉府前,達松要先前往泰森府和辛蒂會面
威廉:「才選出來的四十名近衛騎士,死傷過半,現在尚有十七名騎士,但大家都是身上有傷。」
「慚愧....我們沒有打倒,也沒有俘虜任何一名敵人。」

[新任副督衛諾菲特利‧霍夫森原本就住在達松霸占的督衛府,
[現在也只是在別院而已,所以所謂副督衛府,跟督衛府是一樣的意思。





晚間

【霍夫森府別院】
諾菲特利‧霍夫森、蓋洛‧參孫、寇爾‧法登尼奧斯、道格‧奧佛頓等人都已經在大廳集合,
喪子的蓋洛‧參孫眼睛紅腫,一臉悲憤貌。

薩斯提海姆攝政蒂德莉佩特的撤離命令傳至賽費隆區,
諾菲特利‧霍夫森見達松進來,立刻說道:「主君,菲特堡要撤退了。」
蓋洛‧參孫:「你們逃吧,我要留下來和曙光拼了。」
法登尼奧斯‧道格搖了搖頭:「他們在天上,你拿什麼跟他們拼?先跟本隊撤離再作從長計議吧。」





【安眠者教會前廣場】
Zeel 寫:洛爾看到這個狀況,搖搖頭,嘆了口氣。

「你們辛苦了,接下來我來處理就好。」伸手從幫忙扛屍的兩名步兵手上接過屍體,接著說道。
「如果還不想回蘭勒海姆莊報到的話,這邊有點錢,你們可以先去喝杯東西再回去。」
洛爾看了看天上的黑塔:「或許再過不久,要在菲特堡喝東西會變成只有夢裡才辦得到的事情了。」
掏了掏自己的小腰包,洛爾塞了兩枚金幣給幫忙扛屍的步兵。「見到代團長的話,幫我跟他講一聲,說我晚點就會回去了。」

遣走兩名步兵後,洛爾想辦法從安眠者教會那邊弄了些清水和一塊乾淨的毛巾,捲起袖子開始替遺體進行簡單的淨身。

等到淨身完成後,將遺體跟其他戰死者的遺體放在一起,等助祭唸過禱詞再跟雅薇兒一起離開教會。

//因為我還不知道雅薇兒有沒有跟師姐會面的打算,晚上回到賽壬團那邊的對話暫時沒法回。
攝政蒂德莉佩特的撤離命令也傳到了安眠者教會。

盲眼的安眠者主祭走了出來,和在神殿廣場上工作的教團中人、義務協助的信徒宣布此事,要大夥兒趕緊回家收拾細軟。

「死者已矣,生者仍須努力,禮儀在吾輩有能力時需盡力之,不足以自保時,卻也只能便宜行事。」主祭說。

離開了安眠者教會
Zeel 寫: 「…讓妳陪這趟,真是抱歉了。」
「只是…這些心情我實在不知道該跟誰講才好…」
「我到現在還不能相信葵絲裁判官就這樣消失在傳送門的對面…。」
「我們真是太無力了…救不到那位因為人體改造實驗而亡的犧牲者…甚至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葵絲裁判官把傳送門關上…」
「難道我只能以替那位犧牲者行喪禮來表達我的哀痛嗎…」(低頭咬牙)
雅薇兒低著頭:「對不起....如果我能早點醒悟,或許就不會接著發生那麼多的慘事。」
「我們最早也不是想這樣的....我以為我們這些知識是要用來救人、是要給殘缺的人新希望....」
「誰知道....」
Zeel 寫:沈默半响,洛爾終於抬起頭來說道:

「我想,這件事還是應該要告訴妳比較好…」
「事實上,我們在救出泰瑟他們的時候,遇到了妳師姐。」
「出於無奈,我們不得不跟妳師姐,還有她操控的改造魔像進行戰鬥…」
「而在戰鬥中,妳師姐被火球擊中,重傷昏迷。」
「莫拉斯汀她們將安格拉小姐和其他的裁判團成員一同帶了回來,如果沒有其他意外,應該會暫時拘禁在賽壬騎士團的駐紮地。」
「如果妳想要見她一面,我想,請莫拉斯汀代為安排一下應該是有可能的…」(深深看向雅薇兒)
「那就麻煩你了。」雅薇兒看著天空說



【蘭勒海姆莊】

同樣是晚間,在莫拉斯汀的召集下,沒事的人都來到了蘭勒海姆莊。

但菲特堡的指令又來了,
新的命令是要賽壬騎士團護衛聖女騎士團的茱莉赫一族,將海倫‧隆姆斯特恩送至雷帝海堡。
待天明便立即出發。
kingfoolish 寫:諾爾:
1.聽居倫大大講古
2.要蔻琳收拾細軟準備撤離
3.回流沙黨報告任務進度 - 包括泰瑟被救回以及裁判團內部有某個隱密組織的事情
4.確認接下來的任務
5.幫達松跑腿
1. 晚上你已經來到蘭勒海姆莊,所以後面的事情都沒有辦法進行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Zeel
英雄
文章: 1287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09年 10月 13日, 20:41

tropicalo 寫: 雅薇兒低著頭:「對不起....如果我能早點醒悟,或許就不會接著發生那麼多的慘事。」
「我們最早也不是想這樣的....我以為我們這些知識是要用來救人、是要給殘缺的人新希望....」
「誰知道....」
「這也不是雅薇兒的錯啊。」(握住她的手)
「我現在才真的能夠理解,為什麼莫拉斯汀一直避免使用殺傷力太強的法術…」
「越強大的知識,越容易因為使用不當而造成傷害…」
「力量也是…」
「莫拉斯汀以前想跟我講的,大概就是這個道理吧……」
tropicalo 寫: 「那就麻煩你了。」雅薇兒看著天空說
「沒有所謂麻煩不麻煩的。」(擺手說道)
tropicalo 寫: 【蘭勒海姆莊】

同樣是晚間,在莫拉斯汀的召集下,沒事的人都來到了蘭勒海姆莊。

但菲特堡的指令又來了,
新的命令是要賽壬騎士團護衛聖女騎士團的茱莉赫一族,將海倫‧隆姆斯特恩送至雷帝海堡。
待天明便立即出發。
行動如下:

1. 找個地方讓雅薇兒坐著稍候
2. 跟莫拉斯汀提出會面申請,表示自己可以在一旁擔任監護,不會讓安格拉有機會逃亡。
3. 會面(或是被拒絕會面)後送雅薇兒入城,然後折回蘭勒海姆莊進行任務準備。(包括聽泰瑟講故事)
最後由 Zeel 於 2009年 10月 14日, 01:07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loi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92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23:10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loio » 2009年 10月 13日, 23:54

tropicalo 寫: 【蘭勒海姆莊】

同樣是晚間,在莫拉斯汀的召集下,沒事的人都來到了蘭勒海姆莊。

但菲特堡的指令又來了,
新的命令是要賽壬騎士團護衛聖女騎士團的茱莉赫一族,將海倫‧隆姆斯特恩送至雷帝海堡。
待天明便立即出發。
「如果大家都到了,那我就開始吧。」
「裁判團內部,有個隱密組織,其本身的歷史,比起裁判團更加古老,而且不論是在
我國,」

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

「不論是在法澤海姆、文海都有著影響力。」

「就在我被抓之前,我偶然獲得一份文件以及古抄本,上頭詳述著為何要獵殺女巫的
真正原因。」

「由於時間緊迫,我還沒仔細查看就被敵人抓住,只能回憶起部份的內容,」

看了看室內的眾人後繼續往下說道:

「諸位都知道菲德萊迪爾吧?當他縱火自焚時,古沙蘭斯帝國也隨之滅亡,」

「但是這個組織,為了消除他的詛咒,仍不斷地獵殺菲德萊迪爾的血脈。」

「帝國滅亡後,那份古抄本詳細紀錄了他們如何四處搜尋皇帝的妃子,並將其
處死,甚至連腹內嬰孩都不放過的詳情。」

「接著是那份文件,上頭有著似乎是某個家族的系譜以及獵殺女巫的清單,」

「系譜上的第一個人名是茹珊斯的露薱茵,第二個人名是回音谷的迪爾朵拉,
此後的人名經過多此塗改,又打上許多問號,顯然是不確定為何人,但是寧可
錯殺,不可放過」

「最後,我想諸位對這份古抄本的作者會有興趣,我記得署名應該是…」

「劉特巴德‧歐米亞那斯泰因。」


[稍微修改一下
最後由 loio 於 2009年 10月 15日, 02:17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Zeel
英雄
文章: 1287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09年 10月 14日, 01:17

loio 寫: 【蘭勒海姆莊】

(恕刪)

「系譜上的第一個人名是茹珊斯的露薱茵,第二個人名是回音谷的迪爾朵拉,
至此便是一片空白,而那份名單顯然是為了寧可錯殺,不可放過製作的。」

「最後,我想諸位對這份古抄本的作者會有興趣,我記得署名應該是…」

「劉特巴德‧歐米亞那斯泰因。」
「露薱茵…這是巫后的名諱吧?」
「所以這個組織是以獵巫為中心的組織囉?」

「至於菲德萊迪爾……」洛爾想了想:「是古沙蘭斯的最後一任帝王對吧?死了以後還會在半夜嘆息的那個…?」
「至於劉特巴德‧歐米亞那斯泰因……」洛爾搖了搖頭:「我沒聽過。」
「山鐸、莫拉斯汀,你們知道是誰嗎?」

回覆文章

回到「18 劍與法則Ⅱ:Unwissenheit ist Entzück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