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話後續

冒險傳奇的起點,旅者的溫暖歸宿

版主: tropicalo

辛律
劇院合夥人
文章: 542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22日, 16:13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辛律 » 2009年 10月 14日, 01:29

tropicalo 寫:28日
晚間

【霍夫森府別院】
諾菲特利‧霍夫森、蓋洛‧參孫、寇爾‧法登尼奧斯、道格‧奧佛頓等人都已經在大廳集合,
喪子的蓋洛‧參孫眼睛紅腫,一臉悲憤貌。

薩斯提海姆攝政蒂德莉佩特的撤離命令傳至賽費隆區,
諾菲特利‧霍夫森見達松進來,立刻說道:「主君,菲特堡要撤退了。」
蓋洛‧參孫:「你們逃吧,我要留下來和曙光拼了。」
法登尼奧斯‧道格搖了搖頭:「他們在天上,你拿什麼跟他們拼?先跟本隊撤離再作從長計議吧。」
「參孫大人,關於吉米的事,我感到非常遺憾。對於您報仇心切的想法我也能夠理解。」
「但就如同道格大人所言,除非我們能有效的對敵人發動攻擊,否則留在菲特堡只是讓
 我們處於挨打的局面。」
「在現在這種不利的狀況下,確保賽費隆區的人民不受曙光傷害是目前的第一要務」
「時間緊迫,我們需要您的力量來撤離軍民,參孫大人。」

「霍夫森大人,對於這次的撤退行動,就勞煩您了。」

(留下來參與討論,等討論結束後,再殺去惡人騎士團總部)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070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09年 10月 15日, 02:27

嗯,達松開完會議後一臉不悅地來到了蘭勒海姆莊,
蘭勒海姆莊的眾人聽居倫講古正講到一半,看到表情不對勁的達松都是一愣,
隨即大夥兒把事情跟達松講過了,讓他了解到居倫先前說了些什麼。



附帶一提,
菲德萊迪爾是古沙蘭斯帝國最後一名皇帝,
歷史上是個優柔寡斷而又猜忌心重的皇帝(類似崇禎),搞死自己最後幾個大將之後,
被河間地大公安納金帶兵殺入帝都,菲德萊迪爾自焚燒了皇宮而死。

傳說帝都的舊城區,晚上就會有古帝國的戰死者,在菲德來迪爾的亡靈之下集合,遊走舊城區的大道,
是恐怖的歐米亞那百鬼夜行。

露薱茵算是茹斯海因常出現的女子名字,巫后據說也是叫露薱茵,
而那名單上的茹珊斯的露薱茵是古沙蘭斯帝國最後一任帝菲德萊迪爾的王妃,歷史上是和皇帝一起死了。
不過這名單的意思似乎是指巫后露薱茵就是茹珊斯的露薱茵,這個說法倒是沒聽說過。
正式的說法,巫后露薱茵是和她的護法背誓者生了迪雅朵拉。

劉特巴德是劍穹與法澤海姆的守護聖徒,
他是安納金之弟,在攻滅古沙蘭斯帝國時立了大功,
歷史上稱因為劉特巴德功高震主,和安納金反目,流亡到法茲省成了希德布蘭大帝的親信,
並且消滅了安納金的勢力。

劉特巴德和希德布蘭大帝的妹妹結婚生子,後來成為法澤海姆的統治者,
他也資助赫瑟特海姆的佈道騎士團,並且終身投身於真神信仰的傳播,可以說是法澤海姆國父般的人物。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Zeel
英雄
文章: 1333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09年 10月 15日, 11:49

tropicalo 寫: 不過這名單的意思似乎是指巫后露薱茵就是茹珊斯的露薱茵,這個說法倒是沒聽說過。
正式的說法,巫后露薱茵是和她的護法背誓者生了迪雅朵拉。
//所以說歷史記載跟歷史事實往往有著天差地遠的差異…

//以上是歷史研究生的場外感慨 XD

頭像
kingfoolish
追尋者
文章: 1094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kingfoolish » 2009年 10月 15日, 14:18

loio 寫: 「就在我被抓之前,我偶然獲得一份文件以及古抄本,上頭詳述著為何要獵殺女巫的
真正原因。」

「由於時間緊迫,我還沒仔細查看就被敵人抓住,只能回憶起部份的內容,」

看了看室內的眾人後繼續往下說道:

「諸位都知道菲德萊迪爾吧?當他縱火自焚時,古沙蘭斯帝國也隨之滅亡,」

「但是這個組織,為了消除他的詛咒,仍不斷地獵殺菲德萊迪爾的血脈。」

「帝國滅亡後,那份古抄本詳細紀錄了他們如何四處搜尋皇帝的妃子,並將其
處死,甚至連腹內嬰孩都不放過的詳情。」

「接著是那份文件,上頭有著似乎是某個家族的系譜以及獵殺女巫的清單,」

「系譜上的第一個人名是茹珊斯的露薱茵,第二個人名是回音谷的迪爾朵拉,
此後的人名經過多此塗改,又打上許多問號,顯然是不確定為何人,但是寧可
錯殺,不可放過」

「最後,我想諸位對這份古抄本的作者會有興趣,我記得署名應該是…」

「劉特巴德‧歐米亞那斯泰因。」


[稍微修改一下
「詛咒是怎麼回事?消除詛咒?」

「然後照這個說法聽起來,裁判團的獵巫其實是在追殺菲德萊迪爾的後裔?」

「......莫拉斯汀你的看法呢?」

頭像
BlackWolf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079
註冊時間: 2006年 6月 8日, 04:09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BlackWolf » 2009年 10月 15日, 18:11

「在他們的眼裡,菲德萊迪爾的後裔對真神信徒建立起的政權當然是個威脅,」
「他們理所當然會視回音谷的女巫具有顛覆政權的動機存在;不,應該說不能排除吧。」

「至於詛咒的事,聽說過的傳聞很多,但是實際上真實的成份有多少,又不得而知了。」



「對了,在撤離前,我有些事想問問安格拉,你們有興趣的就一起來吧。」
去問安格拉他們的陰謀真相。

Zeel
英雄
文章: 1333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09年 10月 15日, 20:43

BlackWolf 寫:「在他們的眼裡,菲德萊迪爾的後裔對真神信徒建立起的政權當然是個威脅,」
「他們理所當然會視回音谷的女巫具有顛覆政權的動機存在;不,應該說不能排除吧。」

「至於詛咒的事,聽說過的傳聞很多,但是實際上真實的成份有多少,又不得而知了。」
「女巫的詛咒是業務機密。」(攤手一笑)

「這是我家阿娘說的。」(聳肩)

BlackWolf 寫: 「對了,在撤離前,我有些事想問問安格拉,你們有興趣的就一起來吧。」
去問安格拉他們的陰謀真相。

loi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938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23:10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loio » 2009年 10月 15日, 22:42

BlackWolf 寫:「在他們的眼裡,菲德萊迪爾的後裔對真神信徒建立起的政權當然是個威脅,」
「他們理所當然會視回音谷的女巫具有顛覆政權的動機存在;不,應該說不能排除吧。」

「至於詛咒的事,聽說過的傳聞很多,但是實際上真實的成份有多少,又不得而知了。」



「對了,在撤離前,我有些事想問問安格拉,你們有興趣的就一起來吧。」
去問安格拉他們的陰謀真相。
「…我當然十分的有『興趣』。」動了動手指說著。
「如果你們不介意我的身份的話。」

Zeel
英雄
文章: 1333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09年 10月 15日, 22:52

loio 寫: 「…我當然十分的有『興趣』。」動了動手指說著。
「如果你們不介意我的身份的話。」
「我不認為有什麼好介意的。」停下腳步,搖搖頭。
「我確實曾經想過要在再次見到你的同時,用手中的長弓射穿你的胸膛。」
「但在歷經了這麼多事情之後,我已經不想這麼做了。」

「更何況,會不會介意也不是取決於我們…」(停頓)「也不是取決於他人的立場之上。」
「如果你仍舊堅持自己的密探身份,那麼引起別人的介意,似乎也是無可避免的。」
「但如果你是用老朋友的身份回到我們的身邊,就我而言,沒有什麼可以介意的地方。」

嘆了口氣:「你是要我叫你泰瑟,還是要叫你居倫呢?」

辛律
劇院合夥人
文章: 542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22日, 16:13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辛律 » 2009年 10月 16日, 00:27

「所以這個神秘組織存在的目的是為了要獵殺菲德萊迪爾的後裔......」

(聽完大家的講解後,達松花了一些時間思考了一下)

「你們知道嗎....?雪曦就是從回音谷逃出來的.......」
「原本我一直認定綁架雪曦和我妹妹的人就是曙光。」
「或許是我多慮,但聽你們這麼說,我開始有些不確定了.....」(焦慮的搖搖頭)

「算了,我先跟你們去審訊吧」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070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09年 10月 16日, 00:28

你們離開會議室,看到了雅薇兒坐在外面。

選項一,讓她一起進去看你們拷問
選項二,讓她在外面繼續等
選項三,讓她先進去
選項四,其他方案

另外,要問什麼我不是很清楚....可以講的明白點嗎?
目前安格拉‧海幽的態度十分不友善。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loi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938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23:10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loio » 2009年 10月 16日, 01:01

Zeel 寫:
「我不認為有什麼好介意的。」停下腳步,搖搖頭。
「我確實曾經想過要在再次見到你的同時,用手中的長弓射穿你的胸膛。」
「但在歷經了這麼多事情之後,我已經不想這麼做了。」

「更何況,會不會介意也不是取決於我們…」(停頓)「也不是取決於他人的立場之上。」
「如果你仍舊堅持自己的密探身份,那麼引起別人的介意,似乎也是無可避免的。」
「但如果你是用老朋友的身份回到我們的身邊,就我而言,沒有什麼可以介意的地方。」

嘆了口氣:「你是要我叫你泰瑟,還是要叫你居倫呢?」
「你要怎麼叫我都無所謂,我可以是敵人也可以是朋友,差別只在我們的
目標是不是同一個罷了。如果你們不介意,那代表這目標暫時還是相同的」

頭像
BlackWolf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079
註冊時間: 2006年 6月 8日, 04:09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BlackWolf » 2009年 10月 16日, 05:24

tropicalo 寫:你們離開會議室,看到了雅薇兒坐在外面。

選項一,讓她一起進去看你們拷問
選項二,讓她在外面繼續等
選項三,讓她先進去
選項四,其他方案

另外,要問什麼我不是很清楚....可以講的明白點嗎?
目前安格拉‧海幽的態度十分不友善。
莫里斯先一個人進去,進去之前把安格拉之前壞掉的面具用修復術修復完好(如果不是魔法物品的話)。
然後使用神聖洞察,再進去跟她交涉。
進去之後,先把面具還給她。

「先前很抱歉讓妳的物品損壞了,我想這是妳的東西。」

「復原的情況還好嗎?」
「吃的東西還習慣嗎?」
「住的方面還適應嗎?」

問了三個不相干的問題後,抓抓頭說:

「老實說,我們沒有想處死你的意思,畢竟你是雅薇兒的朋友。」
「我家鄉有句話說:les amis de nos amis sont nos amis,」
「也就是說:『朋友的朋友也是我們的朋友』。」

「放你在這裡讓你的同伴搭救我們也是造成我們的麻煩,」
「可是放你回去說不定你又會帶人來報仇,這也不是我們想遇見的狀況。」

「要不然我們來商討一下有沒有什麼兩全其美的解決方法好了。」
「這陣子跟你們交過手之後,我發現曙光擁有的知識和技術十分強大,我非常感興趣,」
「上次我們能打敗你的那個……我可以叫他 grolem 嗎?實在是運氣好。」
「身為一個祕術神使呢,我會對曙光的知識很好奇也是很合理滴。」
「只是我不了解你們為什麼要對聖劍裁判團的成員做那麼多恐怖的事。」
「可不可以告訴我熾焰大師的計劃是什麼?」
「花了這麼大的心血佈下了這樣大的謀略,殺害這麼多不相干的人,」
「所以也因此引來了我們這些好事的冒險者,如此節外生枝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啊。」
「如果我是一個陰謀家,我肯定會換個更好的方法。」

「啊,對了,順便跟你說兩件事。第一個就是你們曙光的一座倒吊的黑塔飛到了菲特堡上空,」
「似乎打算摧毀菲特堡的樣子。」
「第二件事是那個好事的洛爾把雅薇兒帶來了,她正在門外打算要見你。」

交涉檢定:15+14+10=39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070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09年 10月 16日, 15:11

>里斯先一個人進去,進去之前把安格拉之前壞掉的面具用修復術修復完好(如果不是魔法物品的話)。
>然後使用神聖洞察,再進去跟她交涉。
>進去之後,先把面具還給她。
>「先前很抱歉讓妳的物品損壞了,我想這是妳的東西。」
安格拉‧海幽默默地把面具戴上。

>「復原的情況還好嗎?」
>「吃的東西還習慣嗎?」
>「住的方面還適應嗎?」
安格啦‧海幽沒有回答。

>問了三個不相干的問題後,抓抓頭說:
>
>「老實說,我們沒有想處死你的意思,畢竟你是雅薇兒的朋友。」
>「我家鄉有句話說:les amis de nos amis sont nos amis,」
>「也就是說:『朋友的朋友也是我們的朋友』。」
>
>「放你在這裡讓你的同伴搭救我們也是造成我們的麻煩,」
>「可是放你回去說不定你又會帶人來報仇,這也不是我們想遇見的狀況。」
>
>「要不然我們來商討一下有沒有什麼兩全其美的解決方法好了。」
>「這陣子跟你們交過手之後,我發現曙光擁有的知識和技術十分強大,我非常感興趣,」
>「上次我們能打敗你的那個……我可以叫他 grolem 嗎?實在是運氣好。」
「是 Drolem。」安格拉‧海幽插嘴道

>「身為一個祕術神使呢,我會對曙光的知識很好奇也是很合理滴。」
>「只是我不了解你們為什麼要對聖劍裁判團的成員做那麼多恐怖的事。」
>「可不可以告訴我熾焰大師的計劃是什麼?」
>「花了這麼大的心血佈下了這樣大的謀略,殺害這麼多不相干的人,」
>「所以也因此引來了我們這些好事的冒險者,如此節外生枝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啊。」
>「如果我是一個陰謀家,我肯定會換個更好的方法。」
安格啦‧海幽:「一切都是為了鍊金之道的發揚。」

>「啊,對了,順便跟你說兩件事。第一個就是你們曙光的一座倒吊的黑塔飛到了菲特堡上空,」
>「似乎打算摧毀菲特堡的樣子。」
「降伏於遠西的漫長黑夜之前,或許你們這座自視甚高的城市還有被保留下來的餘地。」
「妄想與師尊為敵,只是螳臂擋車,終將自食惡果。」
>「第二件事是那個好事的洛爾把雅薇兒帶來了,她正在門外打算要見你。」
「....勸你不要讓她進來,她是來放我走的。」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頭像
BlackWolf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079
註冊時間: 2006年 6月 8日, 04:09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BlackWolf » 2009年 10月 16日, 16:37

把門外等待的眾人放進來,告訴眾人說:
「安格拉小姐說他們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鍊金之道的發揚。」
轉向安格拉:「剛才你說或許菲特堡還有被保留下來的餘地?」
「你是指要我們把菲德莉卡二世交出來嗎?」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070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24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09年 10月 16日, 16:42

「不錯,只要照著師尊的指示行事,或許你們還算有救。」安格拉說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回覆文章

回到「18 劍與法則Ⅱ:Unwissenheit ist Entzück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