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話後續

冒險傳奇的起點,旅者的溫暖歸宿

版主: tropicalo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815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第1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09年 5月 28日, 17:51

Jinroro 寫:所以可以簽下一話了嗎?
一直都可以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Zeel
英雄
文章: 1287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第1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09年 5月 29日, 18:28

tropicalo 寫:11日,莫拉斯汀、達松、雪曦、諾爾離開華倫堡
14日,莫拉斯汀、黛西、史卡利、雪曦回到華倫堡
15日,早,諾爾與依芳‧雅娜‧茱莉赫回到華倫堡

雪曦帶來達松的信:

  大事臨頭異常急,若聞變異乃可逕至落崖處。

  達松

(可能還是寫個草書這樣,可以參考懷素苦筍帖XD)


雪曦把信給你們之後就又離開了。
私下跟莫拉斯汀,泰佳、山鐸三人討論:「這個意思看起來,像是說如果他出了什麼狀況,我們就回新碑他跳崖那邊找他?」
tropicalo 寫: 跟著諾爾來到華倫堡的依芳‧雅娜‧茱莉赫,是個真識之焰魔劍士,
似乎是調入Sireneorden的新成員,諾爾跟她也不甚相熟。
15日晚間的歡迎會,卡伊拉上去搭訕結果碰了滿頭釘。
「您好,我是菲特堡的洛爾,敢問您和萊耶特梁納家族的丹赫爵士是如何稱呼?」

(上去問安)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815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第1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09年 5月 29日, 21:12

Zeel 寫: 「您好,我是菲特堡的洛爾,敢問您和萊耶特梁納家族的丹赫爵士是如何稱呼?」
(上去問安)
「丹赫‧萊耶特梁納爵士?」對方傻了一下,「稱呼?您是指?」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Zeel
英雄
文章: 1287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第1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09年 5月 29日, 21:37

「在下以為您和丹赫‧萊耶特梁納爵士皆為可敬的真識之焰魔劍士,彼此之間或許有著同門之誼,故有此一問。」(微笑)

「話說回來,身為鄉野之人,在下實在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才是得體的方式。如有冒犯到依芳小姐之處,還請多多包涵。」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815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第1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09年 5月 29日, 22:09

Zeel 寫:「在下以為您和丹赫‧萊耶特梁納爵士皆為可敬的真識之焰魔劍士,彼此之間或許有著同門之誼,故有此一問。」(微笑)
「話說回來,身為鄉野之人,在下實在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才是得體的方式。如有冒犯到依芳小姐之處,還請多多包涵。」
依芳噗哧笑了出來:「每年自師傅手中得到出師認可之魔劍士數百人,吾等雖同為真識之焰劍士,」
「然則在下虛長丹赫‧萊耶特梁納爵士幾歲,與爵士待在帝都時間錯開,兼之也沒有爵士那般精妙的劍術,」
「加上爵士與在下修習之道有所不同,是故雖然見過幾面,但爵士恐怕並不認識在下。」
依芳向洛爾點了點頭:「在下不若丹赫‧萊耶特梁納爵士有爵銜加身,先生儘管喚我依芳便是。」

旁邊的卡伊拉白了洛爾一眼:「魔劍士只跟著自己師父學習,每位大師教授之弟子也不過三五人,哪那麼剛好和茱莉赫小姐是同門?」
「而且丹赫是劍士派,薩斯提海姆幾乎都是巫士派,根本已經不是同不同門的問題,可以說連中心思想都不同吶!」

依芳沒有再答話,只是笑了笑。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Zeel
英雄
文章: 1287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第1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09年 5月 29日, 22:27

tropicalo 寫: 依芳噗哧笑了出來:「每年自師傅手中得到出師認可之魔劍士數百人,吾等雖同為真識之焰劍士,」
「然則在下虛長丹赫‧萊耶特梁納爵士幾歲,與爵士待在帝都時間錯開,兼之也沒有爵士那般精妙的劍術,」
「加上爵士與在下修習之道有所不同,是故雖然見過幾面,但爵士恐怕並不認識在下。」
依芳向洛爾點了點頭:「在下不若丹赫‧萊耶特梁納爵士有爵銜加身,先生儘管喚我依芳便是。」

旁邊的卡伊拉白了洛爾一眼:「魔劍士只跟著自己師父學習,每位大師教授之弟子也不過三五人,哪那麼剛好和茱莉赫小姐是同門?」
「而且丹赫是劍士派,薩斯提海姆幾乎都是巫士派,根本已經不是同不同門的問題,可以說連中心思想都不同吶!」

依芳沒有再答話,只是笑了笑。
「原來真識之焰還有不同的派別?看來在下剛剛的問題可真貽笑大方了。」洛爾哈哈一笑,將話題帶開。

「依芳小姐既然來自菲特堡,不知可有關於蒂德莉佩德二世大人的消息?在下和朋友們身在前線,實在很想知道是否已經有人查出殿下現在身在何處。」

「此外,近來頗有流言,聽說這次戰爭跟一個名叫曙光的神秘修會有所關連,不知依芳小姐有沒有這方面的消息,可以供作我們在擬定對敵戰術時的參考呢?」

GI=15(如果需要丟GI的話)

頭像
Jinroro
英雄
文章: 317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3:51
來自: 加奈陀

Re: 第1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Jinroro » 2009年 5月 30日, 02:17

泰嘉從旁邊戳了一下洛爾:
「是菲德麗卡二世殿下,蒂得莉佩特殿下現在是代行領主,平安無事。」

「真識之燄除了有劍士派與巫士派之別以外,有資格開班授徒的魔劍士也多不勝數。」

「其中有真材實料的,也有像家父那樣因為政治力介入而獲得地位的。」

「所以即使是同一位大師的再傳弟子,也大有從未見面只聞其名的情況。」

「阿丹因為是御前比賽的優勝者,加上又是在地人出身,所以名聲才會特別響亮。」
最後由 Jinroro 於 2009年 5月 30日, 09:49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WAAAGGGGGHH!」

Zeel
英雄
文章: 1287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第1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09年 5月 30日, 08:51

[ 洛爾的大失敗…吃了睡前藥還硬要回應的下場就是這樣 = =

「啊哈哈,我大概是最近太累的,居然講錯話而不自知,真是丟臉。」洛爾露出一臉苦笑。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815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第1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09年 6月 1日, 22:41

「曙光?」依芳看了看卡伊拉

卡伊拉聳了聳肩:「應該是年初開始吧,我們就遭遇到曙光,」
「早在那時他們就已經在薩斯提海姆境內為戰爭做準備了。」
「想要我方交出赫拉緹勒斯的是曙光,茲威夫海姆和法澤海姆不過是被曙光利用。」
「記得水神神廟事件前,有件裁判官在菲特堡內被殺害的事件嗎?」
「根據綠村的亞曼妲的說法....」卡伊拉撇了撇嘴,「那裁判官與班雅接觸時卻在無意間察覺到了曙光滲透了裁判團的秘密,」
「卻被鍊金術士襲擊,死前將秘密告訴了街上偶遇的亞曼妲,也才讓亞曼妲隨之遭到攻擊。」
「總之曙光很擅長驅使魔像,不過又和羅帝倫的魂之鍊金術士以魂魄鍊成魔像,還有克里蘭的薩弗里以石頭鍊成不同。」
「反正預防魔像就對!」

「關於女侯爵大人的話,」依芳嘆了口氣:「很遺憾,至今仍然沒有任何消息....」
「但裁判團已經片面宣布了女侯爵大人庇護鍊金術士即等同於女巫之友,」
「並且公布了對女侯爵大人施以火刑的可能性....」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頭像
kingfoolish
追尋者
文章: 1037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第1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kingfoolish » 2009年 6月 1日, 23:12

「原來魔劍士還分這麼多....那個...叫什麼來著,門派?」
「我以為每個魔劍士都是一群一手持劍殺人一手持劍丟火燄閃電之類的狠角色,」
「原來還有巫士跟劍士的差別......」
「只是小人我孤陋寡聞,想請問巫士跟劍士有什麼差別?」
「曙光?」依芳看了看卡伊拉

卡伊拉聳了聳肩:「應該是年初開始吧,我們就遭遇到曙光,」
「早在那時他們就已經在薩斯提海姆境內為戰爭做準備了。」
「想要我方交出赫拉緹勒斯的是曙光,茲威夫海姆和法澤海姆不過是被曙光利用。」
「記得水神神廟事件前,有件裁判官在菲特堡內被殺害的事件嗎?」
「根據綠村的亞曼妲的說法....」卡伊拉撇了撇嘴,「那裁判官與班雅接觸時卻在無意間察覺到了曙光滲透了裁判團的秘密,」
「卻被鍊金術士襲擊,死前將秘密告訴了街上偶遇的亞曼妲,也才讓亞曼妲隨之遭到攻擊。」
「總之曙光很擅長驅使魔像,不過又和羅帝倫的魂之鍊金術士以魂魄鍊成魔像,還有克里蘭的薩弗里以石頭鍊成不同。」
「反正預防魔像就對!」
諾爾聽完之後臉色突然沉了下來
「卡伊拉大人,曙光究竟是什麼鬼組織?」
「聽起來彷彿一切的一切都是她們造成的...難不成裁判團獵巫的行為也是他們在背後策劃的?!」
「預防魔像?那究竟要怎麼預防?我聽祖父說魔像都是些刀槍不入的怪物...」

[洛爾快去幫大家買破魔聖甲蟲!XD
「關於女侯爵大人的話,」依芳嘆了口氣:「很遺憾,至今仍然沒有任何消息....」
「但裁判團已經片面宣布了女侯爵大人庇護鍊金術士即等同於女巫之友,」
「並且公布了對女侯爵大人施以火刑的可能性....」
「絕對不能讓菲德麗卡大人也遭到火刑的待遇!」
「菲德麗卡大人對我們賽費隆人的恩德咱們沒齒難忘!」
「若能找到大人她的下落,我恨不得立刻殺進去救她出來!」


諾爾試圖表現出他不太聰明以及把菲德麗卡大人奉為神明的個人形象
bluff 12+15=27,對認識卡爾斯的人29

Zeel
英雄
文章: 1287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第1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09年 6月 1日, 23:57

tropicalo 寫:「曙光?」依芳看了看卡伊拉

卡伊拉聳了聳肩:「應該是年初開始吧,我們就遭遇到曙光,」
「早在那時他們就已經在薩斯提海姆境內為戰爭做準備了。」
「想要我方交出赫拉緹勒斯的是曙光,茲威夫海姆和法澤海姆不過是被曙光利用。」
「記得水神神廟事件前,有件裁判官在菲特堡內被殺害的事件嗎?」
「根據綠村的亞曼妲的說法....」卡伊拉撇了撇嘴,「那裁判官與班雅接觸時卻在無意間察覺到了曙光滲透了裁判團的秘密,」
「卻被鍊金術士襲擊,死前將秘密告訴了街上偶遇的亞曼妲,也才讓亞曼妲隨之遭到攻擊。」
「總之曙光很擅長驅使魔像,不過又和羅帝倫的魂之鍊金術士以魂魄鍊成魔像,還有克里蘭的薩弗里以石頭鍊成不同。」
「反正預防魔像就對!」
「卡伊拉代理團長,我們這些人(比比在場的Sirenorden成員)都不是鍊金術方面的專家,要應付魔像,到底要用什麼方法才好?」

「關於魔像的特性,以及可能有用的攻略方法,還請代理團長大人不吝指教。」

「順帶一提,不知道這個徽記跟曙光有沒有關係?」(再次掏出那個黑色漩渦聖徽詢問卡伊拉)
tropicalo 寫: 「關於女侯爵大人的話,」依芳嘆了口氣:「很遺憾,至今仍然沒有任何消息....」
「但裁判團已經片面宣布了女侯爵大人庇護鍊金術士即等同於女巫之友,」
「並且公布了對女侯爵大人施以火刑的可能性....」
洛爾聽了依芳的話,臉色立刻黯淡下來,並且嘆了口氣。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815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第1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09年 6月 2日, 00:26

kingfoolish 寫:「原來魔劍士還分這麼多....那個...叫什麼來著,門派?」
「我以為每個魔劍士都是一群一手持劍殺人一手持劍丟火燄閃電之類的狠角色,」
「原來還有巫士跟劍士的差別......」
「只是小人我孤陋寡聞,想請問巫士跟劍士有什麼差別?」
依芳:「巫士以魔力作為主要攻擊手段,而劍士則是劍。」
「不過這也僅是粗略的劃分而已,各位大師的道不同,自然休息之方式亦不同。」
kingfoolish 寫:諾爾聽完之後臉色突然沉了下來
「卡伊拉大人,曙光究竟是什麼鬼組織?」
「聽起來彷彿一切的一切都是她們造成的...難不成裁判團獵巫的行為也是他們在背後策劃的?!」
「預防魔像?那究竟要怎麼預防?我聽祖父說魔像都是些刀槍不入的怪物...」
[洛爾快去幫大家買破魔聖甲蟲!XD
Zeel 寫:「卡伊拉代理團長,我們這些人(比比在場的Sirenorden成員)都不是鍊金術方面的專家,要應付魔像,到底要用什麼方法才好?」
「關於魔像的特性,以及可能有用的攻略方法,還請代理團長大人不吝指教。」
「順帶一提,不知道這個徽記跟曙光有沒有關係?」(再次掏出那個黑色漩渦聖徽詢問卡伊拉)
卡伊拉憂傷地看著遠方:「魔像嘛....去問克里桑梭吧....」
「如果有需要採買魔法物品的話,可以去菲特堡的停擺天秤!」卡伊拉掏出一張名片給你們
卡伊拉接著看了看洛爾拿出的徽章:「這啥?」
kingfoolish 寫:「絕對不能讓菲德麗卡大人也遭到火刑的待遇!」
「菲德麗卡大人對我們賽費隆人的恩德咱們沒齒難忘!」
「若能找到大人她的下落,我恨不得立刻殺進去救她出來!」
Zeel 寫:洛爾聽了依芳的話,臉色立刻黯淡下來,並且嘆了口氣。
卡伊拉斜了諾爾一眼
依芳點了點頭:「裁判團應該是想藉著火刑的消息打擊我方士氣,所以必定會公開舉行。」
「我們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的。」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Zeel
英雄
文章: 1287
註冊時間: 2008年 1月 21日, 20:47

Re: 第1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Zeel » 2009年 6月 2日, 00:33

tropicalo 寫: 卡伊拉憂傷地看著遠方:「魔像嘛....去問克里桑梭吧....」
「如果有需要採買魔法物品的話,可以去菲特堡的停擺天秤!」卡伊拉掏出一張名片給你們
卡伊拉接著看了看洛爾拿出的徽章:「這啥?」
「這是年初在天上碑領北境出沒的神秘教派的徽記,根據丹赫爵士的說法,該教派和服朗多夫的船運官亦有所勾結。」

「丹赫爵士又說,他一路追查這個線索,竟是追回到菲特堡。在下猜想,這個徽記會不會是就是曙光的徽記?」

「至於魔像攻略的話,不知可否請代理團長代為安排在下與克里桑梭大人一敘,情報越詳細,對於Srienorden的行動就越有利。」

(收下名片)「至於魔法物品採買,不知離下次作戰還有多久?可能的話,不知能否在與克里桑梭大人會面之後,告假返回菲特堡進行緊急採購呢?」

頭像
Jinroro
英雄
文章: 317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3:51
來自: 加奈陀

Re: 第1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Jinroro » 2009年 6月 2日, 01:02

「魔像啊...那法術幾乎都沒有作用了的說。」
泰嘉掩嘴沈吟了一會後開口說:
「雖然某些低層次的構裝物可以用瑪那的力量加以破壞,但既然代行團長說是魔像,
那就不能在這方面有過高的期望,對我跟阿毛來講可以說是最壞的場合嚕。」

「如果還有時間的話我們可以來查一下,我印象中魔像似乎對一部份的法術或金屬
素材有弱點存在,不過同樣的,這些東西似乎都非常的貴...。」
「WAAAGGGGGHH!」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815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第18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09年 6月 2日, 01:59

Zeel 寫:「這是年初在天上碑領北境出沒的神秘教派的徽記,根據丹赫爵士的說法,該教派和服朗多夫的船運官亦有所勾結。」
「丹赫爵士又說,他一路追查這個線索,竟是追回到菲特堡。在下猜想,這個徽記會不會是就是曙光的徽記?」
「至於魔像攻略的話,不知可否請代理團長代為安排在下與克里桑梭大人一敘,情報越詳細,對於Srienorden的行動就越有利。」
(收下名片)「至於魔法物品採買,不知離下次作戰還有多久?可能的話,不知能否在與克里桑梭大人會面之後,告假返回菲特堡進行緊急採購呢?」
「肯定不是的。」卡伊拉說,「曙光是五色五芒星吧?」
「安排是沒問題....只是....」卡伊拉忍不住大笑,「只是克里桑梭只有被魔像打趴的經驗啦!哈哈哈!」
卡伊拉擦了擦眼淚:「還有我也是。」

下次作戰應該還有十天時間。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回覆文章

回到「18 劍與法則Ⅱ:Unwissenheit ist Entzück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