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霧之門

個人創作分享區

版主: loio

回覆文章
頭像
BlackWolf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169
註冊時間: 2006年 6月 8日, 04:09

迷霧之門

未閱讀文章 BlackWolf »

格烈德和蒂娜從聖戰的前線回到領地威爾金海文,全家人都前來迎接。

「蒂娜!」依芙愛迪絲抱向妹妹蒂娜。

「格烈德!哈哈哈!」恩卡抱住他的弟弟,用力拍了拍他的背。「你在前線還好嗎?」

「慘透了!」格烈德也用力回抱哥哥。「好吧,不是我慘透了。」

「聽說使徒軍團被打敗了,發生什麼事?」依芙愛迪絲問。

「飛龍河啊……」

格烈德沉默半晌。

「在蕾依娜軍團長的指揮中我們面對敵軍壓境,原本軍團對付那些構不成威脅的地精大隊依然仍遊刃有餘。但整個軍團在蕾依娜獨自面對敵陣的一名黑騎士,招致意外落敗後軍心動搖。加上前仆後繼的黑潮軍,最後潰散,人人只能撤退自保。」

「黑騎士……看樣子是狠角色。」

「我和神弓氏的迪歐里隨部隊撤回到巴德尼可,正在整備,現在追查黑騎士到底是什麼來頭。撤退後的現在人手短缺,很多事都忙不過來。」

格烈德有些心虛地小聲說:「這次還是蒂娜剛好到了附近我才有機會回來的。」

恩卡說:「下個月我就會以聖戰軍指揮官的身份帶兵前往菲特堡。你要不要回來加入我們的軍團?」

奧雪莉敲了恩卡的頭說:「格烈德就是想要靠自己才投身聖戰前線的。」

恩卡:「問一下又不會死。」

奧雪莉:「你年輕時也是想要靠自己才跑去蓋文堡啊,所以我們才會相遇。」

格烈德看著奧雪莉,想起一些往事。波里姆伯爵還在世時,原本要將長女依芙愛迪絲許配給哥哥繼承爵位,但情留他處的恩卡拒絕,並離開了威爾金領。波里姆懷念哥哥的恩義,於是將自己收作見習騎士,並將次女蒂娜嫁給自己作為繼承人培養。

蒂娜是格烈德的青梅竹馬,從她小時候就愛騎馬、好擊劍,是個活蹦亂跳的野丫頭。依芙愛迪絲則是年紀輕輕就成熟穩重、聰慧優雅,舉止大方優雅,彷彿天生的領主夫人。格烈德默默地暗戀著依芙愛迪絲好幾年,每當蒂娜以她帶著愛意的明澈雙眸望著自己時,總有鼓罪惡感油然而生。但依芙愛迪絲心繫著恩卡,恩卡離開後都沒有再嫁人的打算。

波里姆伯爵在覆雪原之戰捐軀後,依芙愛迪絲以守喪為由拒絕了許多求親。郡督雅瑞密亞斯此時也暫緩了格烈德和蒂娜的婚約。雅瑞密亞斯幾乎是楊恩在威爾金海文的代理人。格烈德知道這箇中因由當然是因為楊恩將覆雪原之戰的失敗牽怒於他,藉此剝奪他本應繼承的威爾金伯爵之位。

老實說,這讓格烈德鬆了口氣。那時的自己才二十歲,失去宛如父親的波里姆伯爵,尚未從悲傷中恢復,實在無暇思考婚事。雅瑞密亞斯那時對他說:「趁這個機會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吧。」然而,時代的巨輪繼續轉動。聖戰沒過多久就開打了。

就在這時,恩卡帶著妻子奧雪莉從奧克薩回到威爾金海文。恩卡在奧克薩參與了黑王戰役,締造了許多不可思議的戰功。楊恩和恩卡親自談過後,指定他為威爾金的繼承人。為了伯爵之位繼承人懸而未決而人心惶惶的威爾金諸侯為之精神一振,除了依芙愛迪絲。儘管依芙愛迪絲的表面絲紋不動,但格烈德可以感受到她心都碎了,而格烈德也為依芙愛迪絲的悲傷心碎。

這樣的自己,便將煩惱都拋諸腦後,獨自上了聖戰前線。

而現在,又回到了家。

「我想先待在巴德尼可吧,」格烈德回神,回答恩卡,「要是我人就這樣一走了之,就和其他人食言了。這可不行。話說回來,老哥你已經收到我的信了?」

恩卡點點頭,讚許地說:「騎士的誠信和榮譽就是他的生命。我也依約募集了一千名志願軍給你了,由厄文率領。他們半個月後整備好就會前往巴德尼可。」

格烈德槌槌胸甲,「敬誠信和榮譽。」

依芙愛迪絲笑著說:「有什麼話慢慢說吧,我吩咐僕人煮一頓好的,為你們接風洗塵。」

  *  *  *  *  *

晚餐過後,蒂娜大概解釋了一下黑潮軍整補的情況。黑潮軍中路的總帥是墮落法皇波格丹.葉爾馬珂夫。雖然已經宣戰了,但黑潮大軍跟聖戰軍只有在最前線的新天鵝堡跟沉默丘發生經微的衝突,沉眠湖堡也在極光海上跟黑潮的海軍有零星交戰。黑潮正在進行某種大型實驗,但調查此事的蒂娜還沒查到具體的內容和地點,就被大地精捕獲,直到被格烈德救出。

「格烈德所說的黑甲騎士,對他的身份有任何線索嗎?」雅瑞密亞斯:「菲特堡是薩斯提海姆的交通樞紐,北方有通往沉默丘和沉眠湖堡的官道、東方有帝國御道通往莉茲特堡以及帝都歐米亞那、西方南方則有通往華倫堡御道。若是陷落,黑潮軍攻打帝都歐米亞那便僅有一步之遙。無論如何,必需守住菲特堡。」

「當然,後勤運補也很重要。敵軍的不死生物不需運補和休息。我們在第三次獅鷲戰爭已有很多經驗和研究。但我們並未真正跟巫妖王治下的羅帝倫開戰過,敵方實力如何,依然令人在意。」

「若黑潮軍以不眠不休的不死生物進犯,直接越過山脊,包圍伐爾布魯肯,甚至是巴德尼可,也不無可能。因此,楊恩才下令在這些據點做好防禦工事。若是南方的據點陷落,黑潮軍便可以繞過新天鵝堡、沉默丘,從南方直接進犯菲特堡。」

「恩卡親自來坐鎮菲特堡,對穩定前線的軍心也有助益。」格烈德轉向蒂娜:「話說蒂娜你……又要隻身一人去調查黑潮軍的動向?」

太亂來了吧?格烈德不禁在心中嘀咕。話說回來,自己跟蒂娜不也是半斤八兩?

「我希望找一兩個厲害的冒險者一起去調查。格烈德你要加入嗎?」蒂娜笑著說。

「——呃姆,我認為親自跟一趟比較好。」

「太好了!」蒂娜高興地抱住未婚夫的手臂。

「下次沒有被大地精霸凌過的地精信差的可能性挺大的。」

蒂娜被大地精俘虜後,竟然成功說服看守她的地精幫她送求救信給格烈德。也因此,格烈德才有機會營救出蒂娜。

「有格烈德跟著你也比較令人安心。」依芙愛迪絲說:「但不要太過使喚人家。」

蒂娜:「我哪有?」

「該說行動力太強還是膽子大呢……不過兩項都是優點就是了。」

「當然,這是當然。」

  *  *  *  *  *

在動身前,格烈德寫信到巴德尼可說明以下三件事:

一、厄文大約半個月後會帶一千人到巴德尼可。

二、恩卡下個月領軍到菲特堡防守。

三、自己會隨蒂娜深入羅帝倫刺探情報。

此次偵察行動,隨行的還有利奧夫溫和塔莉雅。兩人都是愛朗家家臣的後人。據說在歐米亞那進行真識之焰魔劍士的修習,這一年才因為聖戰的關係回到領地。格烈德和這兩人並不熟,要不是事先聽說過這兩人是魔劍士,從外表上還真的看不出來。一般人心中真識之焰魔劍士的形象,通常是身著紅色長袍,手持冒火的長劍,一面施法一面戰鬥的菁英貴族。這兩人不像貴族,甚至也不像冒險者,看起來只是普通的旅人。塔莉雅很年輕,大約二十出頭,一臉青澀,跟蒂娜打鬧在一起的樣子,令人憂心她是否了解此次行動的嚴肅性。利奧夫溫較為年長,雖然佩帶著劍,但看身形不像是武藝精湛的類型。依芙愛迪絲說利奧夫溫是幻術師,還說他是目前威爾金海文可以給他們的「最好的人手」。

──只能相信依芙愛迪絲了。

沿著往威爾金海文的來途返回,又再次行經沉眠湖堡。沉眠湖堡是農業中心,領主是桑道夫一族的吸血鬼。桑道夫一族曾是吸血鬼獵人。但受了天遣者女王的詛咒,變成吸血鬼。此次跟來途風光明媚的氛圍不同。雖是大白天,卻霧氣濃重。

「聽!」

遠方,有呼救聲傳來。

蒂娜看向格烈德。

「——去看看!」

一行人策馬前進,見到一大群殭屍包圍著一個男子。男子奮力地揮動著長杖,十幾個殭屍仍是輪流不斷撲向他。

「來這!警戒周遭!」

格烈德吩咐另外兩位冒險者注意四週,然後拔劍衝向殭屍群。戰馬踐踏殭屍,在殭屍的團團包圍間衝出突破口。那男子急忙逃出,卻換格烈德被包圍。

「唔哦!」

殭屍群將格烈德從馬背上拉下。

「格烈德!讓開!」

利奧夫溫朝殭屍群噴出燃燒之手,剛爬起身的格烈德急忙後躍。大片烈焰掃過,傾刻間,半數殭屍被燒為灰燼。剩下的殭屍,毫無感情,毫不懼怕,有如黑潮般不止息地湧向格烈德。格烈德前後受敵,受到一陣撕咬抓打。

「嗄!」

蒂娜拿劍衝進殺陣,砍倒了一兩個殭屍。

「格烈德!認真打!」

「你怎麼會以為我在放水!」

無法脫身的兩人,又被包圍。

「數量太多了。」蒂娜慘白著臉說。

早知道就找牧師隨行了,格烈德想起奧絲拉的導引正能量驅散不死生物的情景。幻術師幫不上忙,塔莉雅也不見人影,格烈德一面想著一面懊悔著。

腳下大地震動,巨石從地面往上衝出,形成兩人高的巨大土元素生物。土元素展開樹幹般的雙臂,睜開雙眼,揮拳擊打殭屍。殭屍紛紛被打飛,有如壞掉的玩具。

「趁現在快逃!」被他們救出的男子高舉長杖,長杖頂端發出法術的光芒。

「攻他們下盤,砍腿!」格烈德喊道。

塔莉雅突然出現,從後方攻擊,割向殭屍的腳筋。格烈德和蒂娜也在土元素的掩護下逃出生天。

  *  *  *  *  *

「謝謝你們救了我,我是雷登。」格列德所救的男子拿下兜帽,露出蒼白的臉孔,「雷登.桑道夫。」

「威爾金海文的騎士也蒙雷登所助。」格烈德說。

「我是威爾金海文的蒂娜。」

「等等,雷登.桑道夫……」格烈德大吃一驚,意識到對方不是人類,「原來是桑道夫家!威爾金海文的格烈德致意。」

「失敬失敬,原來是愛朗家的人……」雷登望向眼前一行人,「倘若如此,我等相遇定是諸神的安排。如您所見,我乃是個半吸血鬼,乃是桑道夫家的末裔。你們應該也注意到了這霧氣。這霧氣乃是來自於迷霧之地。」

「是啊,先前經過的時候不是這樣的。」

「這霧氣出現時,表示通往恐懼國度的大門打開了。我等桑道夫家族,乃是隱居於迷霧之地中的沉眠湖堡。」

利奧夫溫問道:「迷霧之地,可是位於恐懼國度的半位面?」

「是的。通常只有月圓之夜,大門才會打開。平時,迷霧之地和主物質界是分隔的。聖戰開打後,吾輩家主便回到迷霧之地中的沉眠湖堡封印大門,以避免巫妖王的軍隊侵略。此事也並非首例。然而,大門卻在此時開啟,沉眠湖堡那邊必定出了什麼意外。不死生物從迷霧之地湧出,上次發生這樣的意外,已是獅鷲戰爭之時發生的事。」

雷登望向眾人,「我懇請你們,幫助我調查此事,並且重新封印大門。」

格烈德:「走一趟嗎?蒂娜?」

「那當然。」

格列德:「不過桑道夫家若這時閉門在迷霧之地,不就徹底和外界斷絕了聯繫?」

雷登點點頭。

領地的事務,由凡人總管託管。一旦大門封印,就會失去連繫。獵巫戰爭時,桑道夫血族居住在凡界的沉眠湖堡。除此之外,桑道夫家的吸血鬼多半隱居在迷霧之地的沉眠湖堡。

格列德:「現在聖戰正如火如荼……為何這次的作法與獵巫戰爭有別?」

雷登遲疑了一下,說:「獵巫戰爭時,我族為了取得瑪那威力強大的術士之石,曾假意和曙光煉金術士合作。我族意欲藉由術士之石的威力控制大門。我族對於凡界的思念,而建造了大門,打破了迷霧之地的藩籬,回到凡間。但我族終究不屬於凡間,反而讓黑暗的勢力有可趁之機,經由沉眠湖來到凡界。」

「——我明白了。桑道夫家原來是在另一邊的沉眠湖堡防守,之前不甚理解,還請雷登先生莫怪。事不宜遲,如有我格烈德能夠幫得上忙的地方。」

「好,請隨我來。」

  *  *  *  *  *

(待續)
回覆文章

回到「文藝迴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