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死了

個人創作分享區

版主: loio

回覆文章
頭像
BlackWolf
劇院合夥人
文章: 1896
註冊時間: 2006年 6月 8日, 04:09

我已經死了

未閱讀文章 BlackWolf » 2018年 5月 25日, 02:38

  我死了嗎?

  最後的記憶是,我們和黑希帝正面對決。丹絲羅冒著生命危險攻擊黑希帝時
,我把回歸之石投入卡貝列魔塔的核心。接下來發生的事印象有點模糊。只記得
我在危急時開了傳送門,時空劇烈振盪,然後……就想不起來了。

  我眨了眨眼睛,環顧四週,空無一物。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試著感受自己的
身體還存在。然而,感受是如此的虛幻。我突然意識到,身體是虛幻的,靈魂如
是,自我亦如是。煉金術士赫拉提勒斯說過:「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

  一切事物都在流動,都在變化,永遠凝固不動的事物並不存在。但變化的事
物,在變的過程中又具有相對的穩定性,具有一個由量變到質變的過程,是變中
有序的,並不是瞬息萬變,不可捉摸的。

  換句話說,事物在變化中,有相對的不變;在相對的不變中,又不停的變化
著。正如川流不息的河水,就是處於變的過程中,當我們第二次踏進這條河時,
接觸到的河水,已不是第一次踏進時的河水了,是另一波的水了。

  同樣的,第二次踏進這條河中的我,也已不是原來的我。世上唯一不變的定
律,就是萬物都保持著變化。

  在一次次的生死輪迴之中,靈魂並不是絕對不變的,只要靈魂一變化,「我
」也就會跟著變化。

  所以,我死了嗎……

  「你已經死了,卡伊拉。」

  一名女子出現在我的身旁。她穿著一身無肩式鎧甲,過膝長靴,背著盾牌,
身軀纖細又充滿力量,加上精緻完美的臉蛋,不禁讓我看得傻眼。

  「啊……」我張大了嘴,點點頭,「你是赫爾特的神使,你來接我去……那
個地方,對不對?」

  「你的臉看起來蠢極了。」

  我轉過頭去,丹絲羅雙手抱胸,一臉鄙夷地望著我。

  「丹絲羅!」我連忙上前抱住她,「你沒事吧?」

  「我們都死了好嗎,這什麼蠢問題?」

  「看到你們這麼有精神真好,哈哈哈。」神使姊姊爽朗地笑著,「是的,我
是黛安娜,智慧與美麗的化身。帕維特──又名赫爾特、眾靈之盾、博愛者、鑄
鎧者、持盾者──派遣我來引渡你。祂知道你喜歡美女,所以選了這樣的形象。
我來帶你去『那個地方』──上引號,榮耀之地,下引號。」

  黛安娜一邊說著,一邊雙手比了引號的手勢。

  「幹得好,卡伊拉。看來這位神使有著和你一樣獨特的幽默感。」

  「喔……所以我……」

  「你犧牲了自己,摧毀魔塔救了所有人,你值得這份榮耀。」

  「我的宗教知識一直不太好,不過我知道榮耀之地!我的一生這麼英勇,我
就知道我會去那個地方。喔,我是說,我們都很英勇,」我拍了拍身旁的丹絲羅
,「丹絲羅迎戰黑希帝也很值得寫成詩歌傳頌,我們能一起去榮耀之地真是我的
榮幸。」

  「呃,卡伊拉……」神使姊姊欲言又止。

  「卡伊拉,我不信神。」丹絲羅說,「我也不相信死後的世界什麼狗屁地方
。我是不會跟你去那裡的。」

  「什麼?那你要去哪?」

  「她要跟我走。」

  說話的是一名灰衣的修士。

  「你又是誰?」

  「我名為梅菲斯特,乃是一名惡魔,」灰衣修士朝向丹絲羅行禮,「我來帶
走你的靈魂。」

  這時,我想起上次死亡時(有誰會說上次死亡時?真是愚蠢),因沒有信仰
,靈魂迷失至灰色荒野的枉死城,任憑那兒的惡魔捕獵宰割,或是在無人發現的
角落退化成沒有意識的蛆蟲。幸好克里桑梭歷經重重考驗,在生與死之神卡法的
幫助下,將我們帶回人世。那次的經歷深深影響我,讓我以新的角度重新看待信
仰。

  「丹絲羅,我知道你是個好人,現在還來得及,跟我去榮耀之地吧!」

  「真拿你這個煉金術士沒辦法……」梅菲斯特說,「身為煉金術士的你,應
該知道人造生命何蒙庫魯茲吧。何蒙庫魯茲可以在消毒後的瓶子中製作,也可以
在雞蛋中製作;若是要製作成人大小的何蒙庫魯茲,則需要等身長的大水缸。言
歸正傳,有一群很有野心的煉金術士,向某人學到了某種特別的技法,他們設法
取得了紅龍卵,在裡面培育何蒙庫魯茲,甚至還試圖給予靈魂。當然,何蒙庫魯
茲是一回事,鑄造靈魂又是另一回事,可想而知要完成結合上述技藝的工藝品有
多困難。在某人的幫助下,煉金術士的傑作完成了,也就是你身邊這位美麗的女
孩。多年以來,那些煉金術士一直試圖找回他們的傑作,想不到,他們的傑作幾
乎毀了他們的組識,真是太有意思了。」

  「居然是人造人……」

  「多謝你跟大家說明我毫不出彩的平凡身世。」

  梅菲斯特笑了笑:「離題了。總之,這個某人要來收回他應有的東西了。」

  「她的靈魂是我的,才不給你!」

  集中瑪那的力量,我朝惡魔丟出火球。火球在灰衣修士身上炸裂,將他吞噬
在熊熊火舌中。火焰褪去,惡魔毫髮未傷。

  「好狂妄啊!」

  丹絲羅也朝梅菲斯特丟出了火球,這次惡魔將四散的火焰吸入自己體內。

  「沒用的,我是永遠否定的精靈。」

  「我知道,但這樣做還滿爽的。」丹絲羅說。

  「人造的靈魂本來就是扭曲的存在,你如何能夠擁有?」

  我抱住丹絲羅:「這樣就是我的了!」

  我朝她親下去,卻只親到一團火焰。我吃了一驚,卻看到那團人形的火焰被
梅菲斯特吸走。

  「這人造人的靈魂,也非你所能擁有!」

  赫爾特的神使衝向前,劍盾已在手上。她高舉劍,劍身化成一道閃光。

  「憑你也想挑戰憎恨之王?」

  灰衣修士身形爆漲,化身為頭上一對巨角,上半身四隻手,下半身只剩脊柱
和骨盆的惡魔樣貌。黛安娜凌空畫出一道切口,切開了身前的空間。被切開的時
空裂痕中發出光芒,從光芒中走出一個人影。

  「赫拉緹勒斯……」惡魔的聲音仿佛來自地獄深處,「你來這裡有何用?」

  「卡伊拉,我們又見面了。」

  「有點意外的快,黑塔不是才被破壞?」

  「這裡的時間流跟神眷之地的時間流不一樣。」

  「不對,現在丹斯羅比較重要!好不容易才把她帶回來,我才不准其他人來
搶走她!」

  「卡伊拉,無論你怎麼努力,它的靈魂使終是無法可救的。」梅菲斯特說:
「它是失敗的實驗品,不管再活幾次,它都會走向悲慘的命運。不如你就將它讓
給我,讓它成為我永遠的玩物。」

  「胡說八道!活著就有希望,誰會願意當你的玩具!」

  語畢,我又炸了一顆火球。

  「卡伊拉,第一,你們都已經死了。」梅菲斯特毫髮無傷的說:「第二,你
再怎麼丟火球都是沒用的。」

  「丹斯羅是我重要的人,怎樣都不可能讓給你!」

  「它就算不跟我走,也不會跟你走的。你真的覺得赫拉緹勒斯會把它讓給你
?」

  赫拉緹勒斯看了我一眼。我也看向他。

  「頂多換個目標丟火球罷了,你說是吧?」

  赫拉緹勒斯苦笑一下,然後正色道:「卡伊拉,為了救丹絲羅,你真的能不
停的努力,直到永恆嗎?就算沒有盡頭也不願停止?」

  「在這裡放棄的話我就不是我了。」

  「如果你放手的話,你的靈魂就可以得到安息了。但若你要將她的靈魂從永
遠的劫難救出來,你就必需無盡地努力。你明白嗎?」

  「當然明白。」

  黛安娜也看著我:「卡伊拉……」

  「我可是從灰色荒原回來的卡伊拉,所以不會有問題的!」

  梅菲斯特富饒興味地說:「原來你去過灰色荒野。」

  「梅菲斯特,要不然這樣吧,我們打個賭。」赫拉緹勒斯拍拍我的肩:「就
用這位少年的靈魂來賭吧。再讓他們重來人生,如果卡伊拉停止拯救丹絲羅的靈
魂,他們倆的靈魂都歸你,如何?」

  「我要這小鬼的靈魂幹嘛?」

  說著惡魔不禁笑了出來。

  「有意思吧?」

  梅菲斯特看著我說:「你當真?」

  「就這麼做吧!」我說。

  「好!有趣!我賭!」

  惡魔手一指,空中浮現煉獄文閃光組成的文字。當我開始閱讀時,煉獄文便
變化為我看得懂的文字。仔細一讀,原來是契約。

  赫拉緹勒斯:「若是卡伊拉能讓丹絲羅向善,你就輸了。」

  「一言為定。請在這裡簽名。」

  以劍割開指尖,以我的血在空中簽下我的名字。

  「沒什麼比簽約更令人開心的。赫拉緹勒斯,你要不是太不懂人性,要不就
是卑鄙又殘忍。我對他們的命運拭目以待,哈哈哈哈哈!」

  名字簽好後,梅菲斯特大笑著在煙霧中消失了。丹絲羅再一次出現在散去的
煙霧中。

  「你們保重了,我只能幫你們到這裡。」

  「謝啦,麻煩你特地跑一趟。」我轉向丹絲羅,「所以看起來,我們似乎要
玩很長一段時間的捉迷藏呢吶。」

  「你做了什麼?」丹絲羅說。

  「我救了你啊。」

  「什麼?你不是要去什麼那個地方?」

  「呃,暫時沒有了。」

  「所以我們兩個被困在這裡,到永遠?」

  黛安娜:「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冷靜一下。」

  「你給我聽好了,我的靈魂是我自己的,我才不會跟任何人走,也不會把我
的靈魂給任何人。現在有人拿我的靈魂簽約,你還叫我冷靜?」

  「那你要去哪?」

  丹絲羅遲疑了半秒,黛安娜便一腳把她踢進時空裂隙中。

  「黛安娜!你在幹嘛!」

  「不客氣,不用謝我了。」

  「不,我是說……」

  「沒時間說了,那是唯一的出口,你最好快跑。」

  「什麼?」

  這個什麼都沒有的空間,正在以時空裂隙為中心點,快速地收縮。強大的引
力將我往外拽,這裡的時空似乎快要崩塌了。我往前一步,卻離這個近在咫尺的
時空裂隙愈來愈遠,我意識到,空間雖然在收縮,距離卻在擴張,我馬上就要被
丟向這個宇宙的邊緣。我拔腿狂奔,時空裂隙卻離我遠去。真希望可以像上次從
灰色荒野回到神眷之地一樣,只是念頭一轉,就穿越了死生之間的道路、冥海以
及地獄犬守護的關卡。難道我該開一道傳送門嗎?

  「最好不要。」

  黛安娜抓住我的手,一擲便將我扔過星辰間的距離,把我丟進時空裂隙的萬
丈光芒中。

  「後會有期。」

  我看著黛安娜和赫拉緹勒斯朝我揮手道別,然後強大的震動和轟嗚將我擊昏
過去。

  我想,我已經死了。

  一切回歸寂靜。

回覆文章

回到「文藝迴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