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錄]深水朝ドラ:Battlefront-Part005

版主: BlackWolf

回覆文章
頭像
Champi
英雄
文章: 257
註冊時間: 2015年 7月 8日, 15:13

[團錄]深水朝ドラ:Battlefront-Part005

未閱讀文章 Champi » 2018年 7月 31日, 19:44

   ****************************
   *                          *
   *     深   水   朝   ド   ラ    *
   *       巴   托   夫   朗      *
   *        Battlefront       *
   *         Part Five        *
   *                          *
   ****************************

Korbin Y.:好,那我們要開始了嗎?
MC:開始
   迪歐里和格烈德,你們還記得上次跑團結束後你們的傷是多少嗎

迪歐里:3
格烈德:3
鏗巴:3?
MC:靠
   你們都 3 傷喔
格烈德:迪歐里沒受傷吧?
迪歐里:其實我忘記了,我只記得有個3
MC:他有被刺一刀
格烈德:可能需要紀錄(ry
    格烈德從3樓摔下來是確定的
MC:迪歐里 2 傷啦,被刺一刀跟割手
迪歐里:2啦,對

MC:好,你們出任務前,苟恩帶牧師團的人找上你們
   苟恩是牧師首席,他是個長得像鐘樓怪人的怪人
   但聽說他聖潔而高尚,獲眾神的喜愛

迪歐里:[我怎麼聽說他欠錢不還
MC:「正如阿黛莉所說,團隊需要彼此支援。」然後他幫你們治療
格烈德:[那摸好
MC:治療之後你們就出外掃蕩了
迪歐里:出外掃蕩
格烈德:「感激不盡。」
MC:Yes yes
   你們這一兩週都在掃蕩地精
   你們兩個丟個強悍看看

格烈德:[所以是完全痊癒的狀態?
【強悍】rolling 2d6+3
(4+2)+3= 9

迪歐里:做強悍檢定
強悍檢定
擲 2d6 + 2 進行 強悍檢定
強悍檢定:11

MC:你們到處掃蕩地精和大地精,大地精騎兵比較難對付
   靠咧,迪歐里超強

格烈德:[可、可惡
鏗巴:[等等,我覺得那個介面比較強。那是怎麼弄得?
   [會後請教我
迪歐里:[好der

MC:他們都騎馬過來放一陣箭雨就拍馬而去,格烈德一直被射
   然而迪歐里的射程更遠更準,射死不少大地精騎兵

迪歐里:「我跟你們說,這些騎兵只是跑得比較快的靶。」
    「他們的騎兵弓又短又沒力,我們可以輕鬆在他們的射程之外就把他們射下來。」
格烈德:「以最少耗損為方針行動有效,成果不錯」

MC:這兩週以來,你們出城打怪回城補血
   格烈德治了一點,現在 2 傷,迪歐里治了兩點,現在全滿

MC:懲戒隊在迪歐里的帶領下,算是沒什麼傷
   整體而言行動算是成功
迪歐里:「我們好棒!」


MC:回到鏗巴這邊
   使徒軍團所在的城叫做巴德尼可,你的任務就是護送重要的物資到巴德尼可

鏗巴:[我隻身隻車嗎?還是有個聯勤小隊?
MC:你們有十台武裝運輸車
鏗巴:[OK
MC:你是其中一車的馭手,你們的車隊被大地精騎兵襲擊,隨行的護衛士氣崩潰
   十車長東巴下令全速前進,但還是不敵大地騎輕騎兵的機動性
   東巴下令停車,用車身組成防禦車陣

MC:把武器拿出來圍成防禦陣地,大砲、鐵魔像都擺了出來
   騎兵暫時沒有進犯,東巴把鏗巴叫來
   「我們這邊大概守不住。」
   「但有個重要的物資一定要送到巴德尼可。」
   「這東西無論如何不能被那些綠皮鬼子搶走。」

鏗巴:「好,那你要我怎麼做?」
   「突圍的時刻到了嗎!?」
MC:「我們改裝你的車,守住下波攻勢之後,你就直接突圍。」
   「運送物資往巴德尼可。」
   「這物資需要直接送給指揮官蕾依娜,切記切記。」

鏗巴:「了解。到那邊後我會快點調援兵會來,你們可得撐著。」
   [物資內容不明對吧?
MC:東巴把貨櫃打開,只見是一把做工精緻的十字槍
   「這是匠人精心打造後祝福的神兵,若被其他人先觸碰,它就會失去神力。」
   東巴把貨櫃鎖上,把鑰匙給你
   「跟我來。」
   你們走到你的運輸車,有叫做約汀的矮人在那邊

MC:約汀:「你想改裝成怎樣?」
鏗巴:「當然是又快又堅固又能夠越野!」
   「容量和荷重可以稍微犧牲些。要載的東西就這麼一樣。」
MC:約汀:「好。」
   約汀:「幫你改裝成六羊驅動。」
鏗巴:「太好了。運送的事就交給我吧。」

MC:選項〔擇二〕:速度 +1 / 穩定 +1 / 重量 +1 / 護甲 +1。
   約汀把鎧甲鎔開,裝在車上,然後唸咒施加符文
鏗巴:[速度 +1 護甲 +1
   「約汀我看你一起來算了!」
MC:約汀:「我留守在這裡,我只會增加重量。」
鏗巴:(不做聲了)
   「我去牽其他羊過來綁。」
   [要衝了嗎?
MC:衝
   半夜大地精又發起一波攻勢,擊退之後你殺出重圍
   零星的大地精攻擊你,但追不上你的車
鏗巴:「夥伴們我走了!」

MC:車開一開,巴德尼可出現眼前
   飆車差不多兩三小時,或是四小時,此時大約是清晨
鏗巴:[這麼快,好
MC:格烈德正好要出隊,看到一輛車開來
   鏗巴描述一下你的車

鏗巴:(一輛看起來很醜的輪車,外頭用鎧甲隨意地包覆起來,
   (看似粗製濫造,但事實上卻可能挺堅固的。前頭有六隻強壯的公羊拉著,看起來都頗具疲態

迪歐里:[歸,約汀是我知道的那個約汀嗎
MC:是
   格烈德你一看,這不是鏗巴嗎
   鏗巴你一看,這不是格烈德嗎
   你們怎辦?

鏗巴:「冒失鬼快讓開!」
   「軍需已到!快來人!」
格烈德:「前方重地,依照命令不得隨意開城,停車!」

鏗巴:(把羊車停下來)
   (跳下車子)

MC:矮子約翰:「這矮人哪來的,你才冒失!」
鏗巴:「閉嘴,你才矮子!」
MC:矮子約翰是個半身人
   「矮!你有得矮嗎!」

格烈德 要約翰安靜點
MC 約翰憤憤不平

鏗巴:「這櫃子裡是要給指揮官的神兵利器,快點來人引路。」
   「我一幫兄弟還在那荒郊野外被圍困著,我得趕緊回去幫手!」
格烈德:「出了什麼事了嗎鏗巴,聽說這幾天會有一對十車抵達這,怎麼只有你一人」
鏗巴:「聽著格烈德,車子壞幾台都不打緊,這軍需可不能壞。這事情非同小可。算我怕你了,你快幫幫忙,讓一讓。」

MC:迪歐里應該也在場
   迪歐里你一看,這不是鏗巴嗎
   鏗巴你一看,這不是迪歐里嗎

迪歐里:「格烈德你也認識鏗巴?」
迪歐里 驚
格烈德:「——出於任務有過一點誤會」
格烈德 小聲解釋

鏗巴:[你們這些動作到底要怎麼用先教一下啦
   [幹看起來超有效果我都沒有
MC:[ /em 動作

迪歐里:「鏗巴你的兄弟在哪?我們也過去幫忙!」
鏗巴 擺弄一番
鏗巴:「往這直直出去,大概四小時車程。但我們要先把這櫃子送到指揮官手上。」
鏗巴 比手畫腳比手畫腳比手畫腳

迪歐里:隨便找個人來搬貨,找那個軍需官還是依芳之類的
MC:軍需官英格麗要打開貨櫃,發現打不開

MC:英格麗:「這裡面是什麼?」
鏗巴 東找西找
鏗巴:「裡面是要給指揮官蕾依娜的十字槍。」
   「是匠人精心打造後且獲得祝福的神兵利器。」
   「其他人千萬不能先觸摸到,否則神力會消失。」

MC:英格麗:「迪歐里,你確定這傢伙不是變形怪?」
   英格麗:「聽起來就很像什麼陰謀。」
鏗巴:「什麼變形怪!!」
鏗巴 氣惱

MC:英格麗:「而且我從外面檢視魔法靈光卻什麼也沒有。」
   英格麗看了看格烈德和迪歐里
鏗巴:「要不我開櫃子給你看?」
英格麗 :「好。」
格烈德:「讓英格麗看看吧,兩旬前的變形怪把大家搞得戰戰兢兢的,讓大家放心點。」
鏗巴 翻找行囊
鏗巴:「幹!鑰匙不見了!」
   「哦!原來在另一邊啊!」

MC 英格麗傻眼
鏗巴 拿出鑰匙,將貨櫃打開。
鏗巴:「喏!」
MC:英格麗檢視了十字槍之後,匆匆叫人找來指揮官
   沒多久,蕾依娜來了
   「艾菲斯特小姐。」英格麗行禮
   蕾依娜手握十字槍,十字槍隨即發出光芒。在場的人感受到聖力,在十字槍附近的人擲骰都 +1

格烈德:「鏗巴所言不虛」
    「那麼接下來就是救人了,迪歐里,我們整備好隊伍就讓鏗巴領著我們去吧?」
MC:蕾依娜疑惑地說:「你們要救誰?」
格烈德:「——鏗巴所屬的車隊被困住了。」
鏗巴:「擎羊組的隊上尚有九輛車坐困荒野,正等待救援呢!」
MC:蕾依娜:「吾人怎可見死不救!」
鏗巴:「原先應該十輛車要載今天抵達的。結果中了大地精的埋伏,由我一人先將十字槍送來,」
   「既然軍需已送達。可否加派人手前去與我一起營救其他弟兄?」

MC:蕾依娜點點頭:「我將親自率隊救援。懲戒隊和翼陣中隊隨我出征。」
格烈德 見蕾依娜頗有救援之意,向懲戒隊下達隨時準備出發的指示
鏗巴:「謝謝大人。」
MC:懲戒隊有辦法全員都搭鏗巴的車嗎?
鏗巴:(我想是有點困難。應該已經輕量化到某種程度,四、五人應該就飽了,回程只載了我和一個櫃子呢
格烈德:城內有其他馬車可調用嗎
MC:有馬車,戰車的話好像沒有,還是你們要騎馬
   瑞可:「我們應該多弄點戰車。」

鏗巴:「這輛羊車頂多再載四個。」
   「你們隊上餘下十八員。看是要搭成內現成的馬車,還是各自騎馬去都好?」
   「我可以載迪歐里一起。」

迪歐里:「好!這樣我箭射得更穩!」
迪歐里:我帶我這隊的弓箭手上車

格烈德:決定去問吉伯佛瑞德有沒有戰車馬車可用
MC:吉伯說沒有戰車,馬車不適合作戰,只能運輸

鏗巴:「至於格烈德,如果你把手放在我看得到的地方,那倒也可以。」
迪歐里:我的馬可以給格烈德騎
    「格烈德的手怎麼了嗎?」
    「不然你騎我的馬吧格烈德。」

鏗巴:「但其他十八員,可得在城裡張羅一番了」
   「那冒失鬼上次不知怎麼弄的,我們隊上的車給他一摸就壞了。根本戰車殺手。」
   「對了,也叫他去摸摸綠皮鬼子們的載具吧?也許戰爭一下就結束了也說不定。」
格烈德:「好吧!就照迪歐里辦。」
格烈德 要隊伍隊員搭上馬車,自己準備上迪歐里的馬

鏗巴:「吉伯這話什麼意思?是只管載人過去嗎?」
MC:看了一下翼陣中隊也才二十枚騎士……
   吉伯佛瑞德是個看起來公子哥兒的騎士,跟迪歐里互看不順眼,但吉伯是首席騎士十夫長

吉伯:「這可能要請示上頭的意思……」
鏗巴:「只是運輸一下而已耶。」
鏗巴 難以置信
鏗巴:「看我那輛破車,本也是運輸車來著。」
   「我爬著都給指揮官送軍需回來了。」

迪歐里:「上頭。」
    那就請示他的上頭啊
MC:吉伯搖頭:「這不是我能作主的。」

鏗巴 矮人白眼
格烈德:蕾依娜那邊準備做得如何
MC:蕾依娜下指示調用所有馬匹車輛給出征人員
迪歐里:「上頭的意思。」
迪歐里 賞吉伯人類白眼
MC:吉伯;「既然指揮官這麼說,我也同意,那就這麼辦吧。」

鏗巴:「真是感謝您的大恩大德。」
MC:蕾依娜:「各隊聽令!前進!」
   阿黛莉憂心忡忡目送你們出城

MC:你們這樣搞一輪,出發時大概八點
鏗巴:幹,好久,但也只能這樣。
迪歐里:這就不是我做事風格,我的話貨櫃一扔就先走了
MC:都吉伯在那邊
   喔喔,所以你們其實是先衝了嗎?

迪歐里:我不知道
鏗巴:[好啊?蕾依娜不是要帶自己的隊嗎?我們就先遣

格烈德:那就當作格烈德盡速確定能調度的馬車後,就大家出發
迪歐里:好,我是無法等到大家準備好
    貨櫃卸下來,鑰匙交給他們,我就上鏗巴的車衝了

MC:你們可以決定你們在哪個時間點出發
   1. 貨櫃一扔就走
   2. 自己小隊整備完就走
   3. 大隊準備好一起出發
鏗巴:[2.
格烈德:格烈德應該是2.
MC:那你們就是 2
   吉伯一定在背後靠北你的,不過你們很早就出發了

格烈德 請人給指揮官稍個信息懲戒隊先上路
鏗巴 在羊車上,掏出矮人乾糧撕著吃。韁繩攬在手腕上。
鏗巴 在疾駛的羊車上進食。

MC:隨行的有另一台馬車,其他人騎馬
鏗巴:「啐!那個什麼吉不吉伯的,一身嬌貴的臭味。」
鏗巴 咕噥咕噥

迪歐里:「呵呵。」
迪歐里 啃食人類乾糧

鏗巴:「你爹娘近來可好?」
   「要吃點火燒豬圈的味道嗎?(遞口糧)」
迪歐里:「呃.........好得很啊~」
迪歐里 啃食矮人乾糧


珍妮特在車頂上大喊:「敵軍接近!」
鏗巴:「咖呸!差點噎到!」
MC:珍妮特朝大地精騎兵射箭

鏗巴:可以觀察一下四週看看現在什麼狀況嗎?
迪歐里 看一下戰況

MC:大地精騎兵快速接近你們
   對了,還沒指定 high light 屬性,我幫你們指定強悍
   迪歐里幫鏗巴指定,鏗巴幫格烈德指定,格烈德幫迪歐里指定
迪歐里:冷靜
格烈德:迪歐里→冷靜
鏗巴:格烈德 → 冷靜
   幹大家都,強悍 + 冷靜

MC:讚,然後鏗巴跟迪歐里丟機敏
迪歐里:做機敏檢定

機敏檢定
擲 2d6 + 3 進行 機敏檢定
機敏檢定:6
鏗巴:rolling 2d6 + 1
(5+2)+1= 8

MC:>我最佳的逃脫路線是什麼?
   >對我來說哪個敵人最無防備?
   >哪個敵人是最大的威脅?
   >我要小心什麼事?
   >敵人的真正位置?
   >誰控制這裡?
MC:鏗巴選一個

鏗巴:對我來說哪個敵人最無防備?
MC:他們離你們有段距離,從側面接近
   如果你掉頭衝向他們的話,他們應該想不到

MC:迪歐里,你覺得你們整車,誰是對大地精騎兵最大的威脅
迪歐里:當然是我
    我一箭兩個大地精,最大威脅捨我其誰
MC:大概十五個大地精騎兵追趕著你們朝你們一陣箭雨
   全員丟涉險,冷靜
鏗巴:rolling 2d6 + 3
   (5+1)+3= 9

格烈德:菁英騎士:交戰時強悍替代冷靜
rolling 2d6+3
(6+3)+3= 12

迪歐里:做冷靜檢定
擲 2d6 + -1 進行 冷靜檢定
冷靜檢定:6

格烈德 長劍舞成一道光幕抵擋箭雨
MC:格烈德這兩週吃不少箭雨
   大概也習慣閃躲箭雨了

MC:迪歐里被箭雨射,傷害 3,扣掉你的護甲
鏗巴:「當心點啊!」
迪歐里:傷害2

MC:看來他們是針對迪歐里來的
鏗巴:好,那我調頭,這樣迪歐里
MC:鏗巴為了閃箭雨,你現在掉頭不能

迪歐里:那我來反射一波
MC:迪歐里丟強悍

迪歐里 使用《神弓氏弓術》動作
迪歐里 擲 2d6 + 2 + 1 進行 強悍檢定
迪歐里:rolling 2d6 + 2 + 1
    (4+1)+2+1= 8 慘

鏗巴:8 不是過了嗎?
迪歐里:這樣下去我又要升級了
鏗巴:哈哈哈哈

格烈德 看迪歐里不妙,轉而擋在迪歐里前面
MC:>你傷害 +1
   >你讓對方曝露弱點
   >你得到優勢地位
   迪歐里有部份成功啦,迪歐里選一個

迪歐里:優勢地位,他們急著想射殺我
    被我們的盟軍包抄了

MC:描述一下
   靠,竟是引怪
迪歐里:一定是因為我故意穿很顯眼

MC:你是穿多帥XD紅衣喔
迪歐里:跟上次突襲破舊教堂那次一樣,大紅袍之類

MC:大地精就是針對你來的,他們看到你一直大喊,狂射你
   他們集火傷害 3 耶,你真的要這麼做?
格烈德:人怕出名(ry

鏗巴:這個系統能協防嗎
MC:可以,你有扮演就可以行動

迪歐里:不然給我丟個團隊戰術
    這其實是我們早就講好的戰術
鏗巴:我要預估大地精射箭的落點,抓準前置量,駕車加以閃避

迪歐里 使用《團隊戰術》動作
擲 2d6 + 3 進行 機敏檢定
機敏檢定:10
MC:迪歐里你得兩點

迪歐里:計畫就是我去當箭靶,大家來包抄
    2和3;3.我其實有奧絲拉給我的治療藥水!
格烈德:厲害
MC:XD那 2 呢

迪歐里:2. 逃生路線
    其實這戰車上有茅草盾可以躲在後面,之類的
格烈德:原來是草車借箭
迪歐里:其實應該是1.上面的大紅袍是稻草人XD
格烈德:竟然是王車易位

MC:可,你可以用戰車的護甲
   然後鏗巴,你丟第六感
鏗巴:rolling 2d6 + 3
   (6+1)+3= 10
MC:你的第六感告訴你:他們要集火射迪歐里,你可以趁機衝撞
   所以他們集火射在車上的稻草人上,你們聽到稻草人被狂射

鏗巴:好,那該甩尾了,調頭去用羊角對著牠們撞,撞死幾個是幾個。
   這樣可?
MC:可
   你們趁空檔把稻草人換上去
迪歐里:輪軸上還有裝尖刀嗎?
鏗巴:應該沒有,本來沒想過要投入戰鬥的。只是裝成小鋼砲然後送貨而已。
MC:鏗巴你丟車戰,下次可以加裝
鏗巴:rolling 2d6 + 3
   (5+3)+3= 11

MC:我看看
   這可怕了,你的車重量 3
   因為你丟掉大成功所以你造成傷害 4,基本上是個輾過

鏗巴:「咿咿咿哈!!」
   攤給群體嗎?還是只打死一個之類的?
MC:鏗巴你再丟 +4
鏗巴:rolling 2d6 + 4
(3+6)+4= 13

MC:嘖嘖嘖
迪歐里:好威好威
鏗巴:現在是憤怒道嗎?
MC:鏗巴甩尾
   始料未及的大地精,被羊角頂
迪歐里:憤怒羊
迪歐里 被甩尾

MC:基本上都被踏死
   沒死的也被你們的騎兵射死,一個都沒逃出
迪歐里:「哇靠!」
    「太厲害了太厲害了!」
迪歐里 大力猛拍鏗巴
鏗巴:「哈哈哈哈哈。」
   「我後來沒跟你爹繼續弄珠寶,就是為了玩這個。」

迪歐里 從被射成蜂窩的稻草人身上拿回破爛大紅袍穿上
迪歐里:「這個比珠寶好玩多了!」
    「格烈德呢?」
迪歐里 尋找格烈德

MC:眾人歡呼
   格烈德剛才揮劍斬飛矢,不知何時練成這種祕劍

格烈德 架馬而歸
MC:迪歐里:「你的兄弟還離這裡多遠?」

鏗巴:多遠?我們出來也有一段了嗎?
MC:差不多快到了
   所以才會遇到大地精騎兵
鏗巴:「我看應該不遠了。」
   「這一批綠皮鬼子和昨夜襲擊我們的,搞不好就是同一批。」

迪歐里 喝藥水
迪歐里:藥水是直接治傷嗎?

MC:迪歐里你喝一發還是兩發
迪歐里:一發,我受傷2
MC:迪歐里丟 2d6 +1
迪歐里:rolling 2d6 + 1
    (1+2)+1= 4

MC:靠,你沒治成功
   而且你現在很嗨
迪歐里:「怪了這味道.....」
    還有這種事,奧絲拉給我的是水貨嗎?
MC:之後冷靜擲骰 -1
迪歐里:太讚了
鏗巴:「喂,小老弟有沒有在聽啊?」
   「喂,你喝那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啊?」
迪歐里:「我們趁勝追擊!」
    「再來衝殺一陣!」
迪歐里 打嗝
鏗巴:「哦哦?好啊!衝啊!」

格烈德 遞給迪歐里一罐藥水
MC:你要再喝一發嗎XD
格烈德:「先喝再上。」

迪歐里:rolling 2d6 + 1
    (1+4)+1= 6

格烈德:馬咧
MC:更嗨了
   笑死
迪歐里:XD
MC:冷靜 -2
鏗巴:藥水丟失敗也有經驗值嗎?
格烈德:奧絲拉你這個渾蛋
迪歐里:果然奧絲拉給的是水貨
    衝啊我要來涉險了
鏗巴:幹根本是來騙經驗值的,今天 4~5 點了吧?
   [攻略][聖戰前線] 我論大前期如何用藥水來刷經驗

MC:提普是個妖精:「太密集接受魔法治療……」
          「……會有一些負面效果。」

迪歐里 在箭矢上裝哨子
迪歐里:「待會大家就跟著哨音射啊!」
鏗巴:等等我要阻止他,太危險了
   羈絆骰嗎?
MC:有 bound 就視為 +1

鏗巴:rolling 2d6 + 1
   (3+1)+1= 5
   幹我也有經驗了嗎?
迪歐里:「你也來喝一點嗎鏗巴?」
MC:你是怎樣XD你是要阻止他什麼
鏗巴:「小老弟,慢......」
   大概就是天意吧,天意不要我們清醒

迪歐里 給鏗巴喝奧絲拉聖水
格烈德:「別衝動啊!」
格烈德 把迪歐里拉下來

鏗巴:阻止他裝哨箭
   已經失敗了
MC:正當你不知要阻止他什麼的時候,不小心把治療藥水掉到車外
   太鏘了你們,正當你們在鏘的時候,已接近車陣
   地精和大地精正在發動攻勢,鐵魔像護著車陣
迪歐里:我們的存在已經被發現了嗎?
    不對,剛才斥猴被鏗巴殲滅了
MC:畢竟你們把斥候都殺光了
   哈哈哈哈
鏗巴:「諸君且慢。」
迪歐里:「有什麼好計畫嗎?」
迪歐里 興奮
鏗巴 把車停下,望遠觀察一番

鏗巴:「我先看看我那幫弟兄如何,看看有沒有突破口。」
迪歐里 驚
迪歐里:「那管子是什麼來著?」
    跟在旁邊觀察敵情
MC:你是指火砲嗎XD
迪歐里:喔我以為鏗巴拿出望遠鏡

鏗巴:觀察丟機敏嗎?
機敏檢定
擲 2d6 + 3 進行 機敏檢定
機敏檢定:8

MC:鏗巴跟迪歐里丟機敏,車手有望遠鏡也是很合理的
鏗巴:我協助迪歐里觀察好了
   「這給你用。」
MC:你可以把你的望遠鏡給他

鏗巴 傳遞望遠鏡
鏗巴:rolling 2d6 + 1
   (4+4)+1= 9
MC:你們可以各問一個,列表以外的也可以
   你是協助喔,那我更正
   迪歐里被幫助,得 +1,但鏗巴是部份成功,會帶來風險

迪歐里:>哪個敵人是最大的威脅?
    >我要小心什麼事?
迪歐里:行車要避開的意思?
MC:迪歐里你看到地上有一些彈坑之類的

MC:可能是落石術……
迪歐里:.......
MC:然後剛才鏗巴拿望遠鏡給迪歐里時不慎反光
   不過幸好還沒引起多大注意
   如果看到疑或施法者的可能要小心吧

鏗巴:「好,看起來沒什麼問題。」
   「地上那坑洞,運輸車應該能輕易開過去。」
MC:因為你有越野屬性,約汀幫你裝的避震系統
鏗巴:對了剛剛有看到原先擎羊運輸隊的夥伴們嗎?東巴好嗎?
MC:他們在車陣中,看不清
迪歐里:我很想說我來滲透者潛入跟你的同伴裡應外合一下
    但我現在涉險應該會死掉
鏗巴:總之看起來像是還有人活著就對了。
   好,我可以訴諸直覺嗎?

迪歐里 使用《團隊戰術》動作
擲 2d6 + 3 進行 機敏檢定
機敏檢定:10

迪歐里:鏗巴車上其實還有一管火炮
MC:鏗巴你丟冷靜看看
   靠XD
迪歐里:突圍時藏在路邊的
鏗巴:「我阿罵說,不知道要怎麼解決問題的時候,就先把問題擺一下。我先好好感受一下。」
   rolling 2d6 + 3
   (2+3)+3= 8
MC:鏗巴你覺得有不太好的預感,感覺有個強大的威脅在接近
鏗巴:「...我覺得腋下濕濕的。好像有強敵在等著我們。」
   「每次我有這種感覺都是對的。」

格烈德:「已經隔了好一段時間,盡快與鏗巴的車隊會合如何?」
    想從周圍的環境觀察會有什麼威脅
迪歐里:「我們兵分兩路,鏗巴在這邊用火砲轟他媽的,他們殺過來時,格烈德從旁邊攔截他們!」

MC:好,你們接下來怎麼辦?
鏗巴:「大家先躲起來!好像有東西接近了!」
鏗巴 環顧四週,看看有否威脅接近

迪歐里:「大家分散躲!」
    「敵人有會放魔法的!
MC:格烈德你看到大地精騎兵撤走了

MC:然後有個披獸皮頭戴骨頭的大地精騎出來
   施法
迪歐里 躲
格烈德:「大地精後退了,隊伍即刻散開!」
格烈德 散
鏗巴 取火砲
迪歐里:炸他媽的

MC:然後天空有嘯嘯聲傳來,落石 (隕石) 朝車陣打去
   不是打你們,是打車陣
   鐵魔像被打爛
鏗巴:「看來就是那傢伙了?」
鏗巴 低聲低聲
迪歐里:所以我們有火炮嗎
MC:有

格烈德:「不能再讓施法者攻擊了。」
格烈德:格烈德等一波魔法攻擊後,要從樹林中接近施法者
MC:格烈德
   你打算怎麼做?
鏗巴:「我們照迪歐里剛剛說的行動吧?」
MC:你們誰會用火砲?
迪歐里:選3還是選2
鏗巴:我不知道我會不會但我可以用用看
   哈哈哈哈哈
迪歐里:哈哈哈哈哈
MC:讚XD

迪歐里:我丟10所以是選三個?
MC:對
迪歐里:一個是火炮嘛
    1.讓某人有預警或無預警地出現在某處
    格列佛,不是,格烈德剛才在散開要躲的時候就偷偷摸過去了
MC:好
迪歐里:我們的戰術就是,鏗巴在後面轟他媽的,格烈德突襲施法者
    我負責看報紙,沒啦我和弓箭隊掩護
MC:好XD
迪歐里:我們弓箭隊先射一波,格烈德再上
    還是我們弓箭隊壓制大地精騎兵,讓格烈德有時間對付施法者好了
鏗巴:然後我也轟他媽的大地精們
迪歐里:大砲先發
MC:鐵魔像倒下後,大地精騎兵又上前攻擊車陣
鏗巴:好
MC:此時鏗巴砲擊大地精騎兵,看你打得多準
   鏗巴丟精神
鏗巴:哦哦!
   rolling 2d6 + -1
   (3+3)+-1= 5

MC:你們誰來幫鏗巴一下XD
迪歐里:跟放火球一樣嘛XD,我來協助
    rolling 2d6 + 1
    (4+5)+1= 10
MC:神協助
鏗巴:有幫助嗎?
MC:+2
鏗巴:幹剛好!
MC:至少不會膛炸
鏗巴:「阿娘偎!」
鏗巴 手麻歪掉
迪歐里:「你那順序是有沒有對啊!?」
迪歐里 手忙腳亂

MC:迪歐里提醒得及時,不然就要炸了XD
鏗巴:「我看人家弄一百次了。安啦!」
   根本亂弄
MC:「轟!」
   沒有射準,但,大地精騎兵受到驚嚇,亂了陣
迪歐里:「喔喔!」
MC:趁此時
   格烈德出現在巫醫身旁,你怎麼做?

迪歐里 使用《神弓氏弓術》動作
迪歐里 擲 2d6 + 2 + 1 進行 強悍檢定
迪歐里:rolling 2d6 + 2 + 1
    (5+4)+2+1= 12

格烈德:一刀斃了他
MC:格烈德你也丟強悍
格烈德:強悍rolling 2d6+3
    (4+4)+3= 11
MC:嘖嘖嘖
鏗巴:緊要關頭大家都沒在漏氣的
迪歐里:經驗值前面賺飽了
    「大家跟著我的響箭射他媽的啊!」

迪歐里 興奮
格烈德 驅馬拔劍就朝大地精後頸幹下去
MC:格烈德的傷害是多少
格烈德:魔法長劍3?
    >你讓對方暴露弱點
MC:你讓對方有什麼弱點?落馬?不能施法?還是?
格烈德:> 當你交戰或防衛成功時可多一個選項。
MC:靠,強欸,那你再選一個
格烈德:這是可以多選一個?
    哦嗚
    >優勢地位:讓大地精不能再施法
MC:好,那弱點是什麼
格烈德:可以讓他無法逃離?可以就那樣
MC:好
   你一劍把他打落馬,拿劍指著他
   他反擊你卻被你制服
格烈德:「已壓制施法者!兄弟上啊!」

MC:換迪歐里這邊
迪歐里:格烈德有受傷否?
MC:沒有
   格烈德你現在幾傷
格烈德:好像接受苟恩治療後2傷
    然後就沒受傷
MC:好,格烈德你自己小心點

MC:你的弓箭隊跟大地精騎兵
MC:你只能幫一個人
迪歐里:那就格烈德
MC:格烈德沒在混戰中
迪歐里:不過我們有在混戰嗎
MC:互射
迪歐里:好
    所以就保護格烈德、自己無傷、雙方傷害-1
MC:好
迪歐里:那鏗巴火炮有什麼效果嗎?
鏗巴:就只有嚇到他們而已
MC:弓箭隊人比較少,從側面射擊
   迪歐里你們的攻勢比較保守

鏗巴:我要跳上馬車,準備在他們互相射擊完後衝進敵陣踐踏。
迪歐里:車陣裡面的盟友有適時反擊一下嗎
MC:沒有造成重大的傷害
但你可以丟個 2d6
迪歐里:rolling 2d6
    (4+6)= 10

MC:我們看看你們的射擊有什麼效果
迪歐里:讓他們行動不能
MC:好,大地精騎兵陷入混亂,車陣中的矮人們火槍還擊
   大地精部隊受到傷害 2
   然後鏗巴,你打算怎麼做,輾過嗎?

格烈德:繼續輾
鏗巴:像稍早一樣,讓羊去撞,讓車輪去碾
MC:好,丟車戰

迪歐里:「給我狠狠朝他們射!鐵殼車就像是砧板!我們是菜刀!把他們往死裡射啊啊啊!」
MC:迪歐里好嗨XD
格烈德:開始覺得迪歐里怪怪der了
鏗巴:藥不能亂ㄏ。
   我丟車戰?

鏗巴:正好趁他們現在行動不能。
MC:冷靜
鏗巴:rolling 2d6 + 3
   (5+3)+3= 11
MC:靠
   你們打戰沒在手軟的,傷害 4 是怎樣
   基本上又是個輾過,天啊,太殘爆了

鏗巴:「讓讓!讓讓!撞到沒賠的!」
格烈德:長劍一刀了不起一個
    開車一下就是打在算的
MC:你的車只受到傷害 1,但大地精騎兵被你輾死大半
   剩下的被東巴用火槍射死
鏗巴:「東巴!還活著真是太好啦!」
   「我們來支援了!」
MC:小貓兩三隻逃跑,約汀放魔法飛彈追擊,全滅
   回到格烈德這邊,大地精巫醫施法,格烈德怎辦

格烈德 反手一劍要打斷他手肘
MC:你丟個涉險
   大地精施用的是定身術

格烈德:#### 戰場直覺
    > 在戰鬥中觀察時,擲強硬代替機敏。
    是這個嗎?
MC:涉險是丟冷靜
迪歐里:這時候就是冷靜敗北的時候啦
格烈德:好
    賺經驗(×
冷靜rolling 2d6+1
(1+5)+1= 7

MC:你沒成功中斷他施法,但也沒被定身
   巫醫變身為鷹,飛走
迪歐里:啥咪,射他
MC:按……迪歐里丟強悍
鏗巴:我也要飛斧他

格烈德 拿標槍擲出
迪歐里 使用《神弓氏弓術》動作
MC:都丟
迪歐里:
擲 2d6 + 2 進行 強悍檢定
強悍檢定:11
格烈德:強悍rolling 2d6+3
    (1+5)+3= 9

MC:好不用丟了,迪歐里擊墜,被神弓氏射落
   好兇殘的一群人……
   被射落後變回大地精
   他不知你們有迪歐里在,不然就不會變老鷹了

鏗巴:「晚上ㄘ膠阿巴!」
MC:東巴:「鏗巴!!」
      「你從哪找來這群人的!?」
鏗巴:「東巴!!」
   「這些是巴德尼可的援軍。」
   「射箭神準的那個是我的舊識,的有出息的兒子。」
   「還有他的弓箭手弟兄們。」

MC:東巴:「哈哈哈!」

迪歐里 向東巴點頭
迪歐里:「叫我迪歐里就好。」
MC:「萊丁的鬍子啊!」
   「我是東巴!」東巴用力地握握迪歐里的手

鏗巴:「遠處那個劍士這次也幫上不少忙,」
   「這回我們也都欠他一份人情,但別讓他摸到馬車就是了。」
迪歐里:「到底是對人家的馬車做了什麼.....」

格烈德:上次我不過是不小心一劍把你的車劈成兩半(不
鏗巴:「但騎乘駝獸看起來是沒問題的。」
   [這一點就是要留伏筆比較有趣了

格烈德 確定周遭沒有敵人後同樣會合
迪歐里 數數東巴的鬍子綁幾束

MC:東巴應該不是出身高貴,跟鏗巴一樣都是庶人
鏗巴:「小老弟甭數了,會落到擎羊運輸班的,沒有高貴的人。」
MC:約汀:「……」
鏗巴:約汀是很高貴是嗎?
MC:約汀出身黑火藥家,滿高貴的,不過他是邊緣人
   自閉自閉的,而且沒有鬍子

迪歐里:「那就好,我就怕那種出身高貴的傢伙。」
    「啊,你不算。」
迪歐里 拍拍格烈德
格烈德:「大家都是同袍。」
鏗巴:「你說那個吉百?不是,吉伯?」

MC:其他矮人快速地整備
   把車組好準備上路,還回收了壞掉的鐵魔像

鏗巴:「各位,別說我沒提醒,指揮官蕾依娜也一同揮軍前來了。」
   「也許等等就到了。」
   「東巴,那把十字槍,確實交到她手上了。」
   「大可放心了。」

迪歐里:他們一定不認識路,那來放個信號彈
鏗巴:幹結果超展開,指揮官被殲滅。
   三國無雙不是常常這樣。你在前面大殺四方,結果老闆突然被抄家,任務失敗。
MC:沒啦
   他們沿路上也清了不少大地精,不然你們回程應該一直被追擊
MC:今天差不多就到這

迪歐里:好
鏗巴:好
   謝謝大家的愛護
格烈德:謝謝大家(ry

MC:輕騎兵的屬性是:傷 2 甲 1,中型團伙
   機動 / 快速
   結果被 pin 住就被滅團

迪歐里:弓箭隊有受什麼傷嗎
MC:弓箭隊受傷害 1
   其實你們護送時本來有護衛兵,但護衛兵也被滅了
   感覺這話可以加不少經驗值

MC:擎羊運輸班應該是從綠鋼鎮來的
   那裡也是蕾依娜的故鄉,有很多矮人

Korbin:這樣一話下來是也可以補上不少設定
格烈德:格烈德好像保持掛蛋
迪歐里:什麼掛蛋?
MC:exp

Korbin:經驗值掛蛋就是天生神力啊
    意思就是「這些都太簡單了我很難昇上去」。
MC:有戰鬥至少就有 1
   有機會的話解除 bound 也會有經驗值
格烈德:xd
    好,之後再算

回覆文章

回到「41 聖戰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