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西蒙大師

版主: moonmask

回覆文章
頭像
candeaqua
英雄
文章: 119
註冊時間: 2008年 2月 25日, 22:20

[RP]西蒙大師

未閱讀文章 candeaqua » 2019年 5月 26日, 15:22

「巨魔堡的西蒙大師?」

牧師黛波菈點頭:「處理被詛咒的事物不是我們海琳教會擅長的,侍
星者才是這方面的高手。而且聽說巨魔堡的西蒙大師正好人在托勒摩
,如果能請他出山,肯定能解決你的困擾。」

她關心地拍了拍臉色蒼白的V.V.的肩膀,V.V.自從貝爾閣下受傷之後
,就每天會到海琳教會為貝爾閣下祈禱,早已和黛波菈熟識。

黛波菈繼續說:「巨魔堡的西蒙大師,他是精通聖秘雙修的大師,也
是侍星者的活招牌。如果連西蒙大師都解決不了,我想整個托勒摩大
概也沒有別人有辦法了。」

來到了老街的侍星者教會打聽西蒙大師,教會的牧師卻露出了奇妙的
神色:「找那傢伙啊....他應該去幫科拉多和賽薇莉娜證婚了吧。」

科拉多和賽薇莉娜兩人V.V.都認識,科拉多是街頭那小釀酒廠的繼承
人,賽薇莉娜則是和他們合作的獨立莊園的千金。釀酒廠的那些金屬
器具,幾十年前起就都是和銀槌訂製的,是銀槌的老顧客。今天路菲
諾還堅持要涅維歐把銀槌給關了,帶著他去參加兩人的婚禮,可見路
菲諾對這段關係的重視。

V.V.正要離開,侍星者的牧師卻把一本厚重的書籍交給她。

「那傢伙明明去證婚,卻忘了帶侍星者的聖經,是要叫人家依什麼起
誓?」牧師搖頭苦笑。

V.V.忍不住懷疑起黛波菈所說,他真能幫助自己嗎?

V.V.的右手一燙,那紅髮惡魔在手臂上留下了一長串無法判讀的文字
,然後吟唱起咒文:「甦醒吧!深眠黑刃中的無名靈體,揭示你的真
名,我命令你立即現身!」

V.V.軟倒在地,她手裡的黑刃卻開始震動,紫黑色的邪光從劍身發散
出來,黑氣把V.V.的夥伴,甚至是那紅髮惡魔全都撞倒在地上。

「異界雜種,爾無資格號令我。」黑刃射出的黑影凝聚成巨大的人影
,飄浮在空中,V.V.倒在地上,意識模糊,但卻對黑影的言詞記得清
清楚楚──甚至當那黑影發出的火焰吞噬了紅髮惡魔時,V.V.幾乎都
感覺到自己口中嚐到的那股腥臭味........

V.V.一陣反胃,那牧師連忙問:「你還好嗎?要不要休息一下?」

V.V.婉拒了侍星者牧師的好意,回到街上照著太陽呼吸新鮮的空氣讓
她比較舒服。

自己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不對,黑刃裡頭到底是什麼東西?V.V.這才
明瞭,最近一直困擾自己的頭痛和心痛,並不只是因為操勞過度。

*   *   *   *   *

V.V.趕到城外不遠的莊園時,婚禮正好進行到最高潮。賽薇莉娜由父
親牽著,走過漫長的步道接受眾人的祝福,然後到了科拉多的面前,
把新妻的纖手交到科拉多手裡。

兩人面前的台階上頭,一個穿著侍星者白袍,年紀約二三十歲,眉清
目秀的青年站在那裡,他微笑看向新人,炯炯有神的雙眼中流露出智
慧的光芒----才怪。

聽他們口口聲聲稱大師,V.V.還以為西蒙大師會是個留著長鬍子的老
人,眼前這個白袍青年頭髮澎亂,眼神渙散,明顯是宿醉沒清醒,她
一陣遲疑,懷疑起這個證婚人到底是不是西蒙大師。

就在此時,那證婚人開口說道:「此時此刻,新郎新娘找到了畢生所
愛,全能的創法者啊!我們即將要在您的面前,目睹這對在眾神的祝
福之下進入婚姻殿堂的男女,依照諸神的意旨,你們將合而為一,終
身相守相敬,相愛相信,在創法者的面前以身相許。」

雖然有點邋遢,但他的聲音卻是柔和而悅耳的,讓V.V.也一陣感動,
為科拉多和賽薇莉娜感到幸福。

證婚人畫了幾個手勢,一陣強大的魔法靈光以他為中心散出:「接著
,我在諸神眼下,在雙方親友眼前,要請你們對著創法者的恩典、對
著真實之域,立下神聖的誓約。」那證婚人把手裡的書本捧到兩人面
前,只見是一本不到正確的聖經一半厚度,顯然是臨時找來充當忘記
帶來的聖經的來路不明書本。

果然這傢伙就是西蒙大師。V.V.想把手裡厚重的聖經給扔了,但又怕
褻瀆了創法者。只聽新人答了聲願意,雙雙把手放到假聖經之上。

「科拉多,你願意接受尤拉莉雅做你的妻子,與她共度神聖的婚姻生
活嗎?」

科拉多深情地望向賽薇莉娜,點頭:「我願意。」接著一愣,新郎臉
上露出錯愕的表情。

「尤拉莉雅,你願意接受科拉多做你的丈夫,與他共度神聖的婚姻生
活嗎?」

科拉多咳了兩聲,賽薇莉娜卻臉色鐵青,列席的親友們一陣沉默。

只有西蒙大師好像沒有注意到氣氛的古怪,他甚至沒有發現賽薇莉娜
根本沒有回答,西蒙大師自顧自地繼續證婚:「科拉多、尤拉莉雅你
們願意一生彼此相愛,苦樂相共嗎?」

賽薇莉娜怒目看向科拉多:「尤拉莉雅是誰?」

科拉多想要唬嚨過去,但在西蒙大師神聖的真實之域面前,沒有人可
以撒謊:「尤拉莉雅是昨天單身派對上碰到的女孩....」

「你們.......你們做了什麼?」賽薇莉娜怒道。

「不..不只是我,西蒙大師也有做......」科拉多看向西蒙大師,西
蒙大師一臉茫然,在真實之域的力量之下,他誠懇地點了點頭:「好
幾次。」

不知道是誰先開始動手,總之婚禮陷入一片昏亂。雙方親友大打出手
,僕人、樂團慌忙避難,小花童們哭著找爸媽。

V.V.的偏頭痛更加嚴重了,她往後台走去,一路上踢倒了一個流鼻血
的醉漢和一對扯得禮服都快走光的老仕女,好不容易才到了佈道台。
她往佈道台下一看,剛才明明看到西蒙躲了進去,現在卻不見人影。
她施放了偵測魔法,果然發現了幻術靈光。

她看了看四周,然後聽到酒窖的方向有什麼東西掉了下來,是那本假
聖經。V.V.跟了過去,進入門虛掩著的酒窖。

「西蒙大師.....」V.V.低聲道,沒有反應。

「我拿了你的聖經過來,不是那本假的。」V.V.說著,翻開了假聖經
,裡頭是一堆數字,看來是莊園的帳本。

「呃........放地上就好。」

V.V.把聖經放在地上,但沒有離開。

「..你還有事嗎?」

「我叫薇琴薩‧維塔利,找大師實為有事相求。」V.V.說。

「你沒看到外面發生了什麼嗎?你向連證婚都會搞砸的人求救,是不
是有什麼誤會?」

V.V.還在思考,卻發現嘴巴自己動了起來:「我有看到,這真是一場
災難。他們說如果連西蒙大師都救不了我,那托勒摩就不會有人派得
上用場了,老實講我覺得他們可能有什麼誤會,我實在看不出西蒙大
師厲害在哪裡。」

西蒙大師苦笑。

「呃...」V.V.發現自己居然在真實之域的影響下把心裡的擔憂全都
講了出來,不禁臉上一紅,然後就生氣了起來,「西蒙大師你在哪裡
?」

「呃.....在你的左邊五步遠的酒桶後面........糟了!」

一個看不見的人影撞倒了V.V.左邊的酒桶,V.V.衝了過去,抓到了隱
形的西蒙大師。

「大師!請你務必幫助我!」抓在手裡的手臂又細又柔弱,根本不像
是有冒險過的人,但V.V.已經沒有其他辦法了。

西蒙大師嘆了口氣,解除了隱形術。

「好吧,我酒也醒了,是得出去收拾殘局。」西蒙大師往外頭走去,
撿起了地上的聖經,「等我搞定之後再談吧。」

西蒙大師不知道做了什麼,但居然能讓雙方親友笑個開懷,讓幾乎撕
破臉的新人破涕為笑,一樁好姻緣破鏡重圓。

好不容易等到證婚儀式再次完成,樂團又唱起了歡騰的歌謠,西蒙大
師才端著兩杯蘋果酒回到酒窖。V.V.一口把那蘋果酒喝掉,把事情一
五一十地全盤托出。

從折騰了V.V.好幾個禮拜的偏頭痛和胸口痛,到原本應該依照號令才
會發動的血甲蟲卻不聽控制自己啟動,再到V.V.被紅髮惡魔控制,然
後是從黑刃中現身的怪物。

「我好害怕.....那個惡魔到底看到了什麼?黑刃裡面是什麼東西?
我還有沒有救?我會不會傷害別人?」

不知不覺,V.V.已經淚流滿面,西蒙大師也沒有安慰她,只是默默地
從酒架上拿了新酒,擅自用熟練的手法開瓶,幫V.V.倒滿酒杯。等到
V.V.意識到的時候,早已經頭昏眼花,軟倒在一邊連話都說不清楚。

西蒙若有所思瞥了V.V.一眼,把自己的酒一口喝掉,然後又伸手拿過
V.V.的杯子,把她沒喝完的酒也是一口喝掉,接著閉眼陷入沉思。

「嗯......在理論上能讓靈體寄宿在兵器上的方式有非常多,我不太
確定發生在你身上的是哪一種,又是什麼樣的靈體........這個問題
我還需要蒐集更多的資訊。」西蒙睜開眼睛,露出了身為大師應該要
有的智慧眼神。

西蒙想了想,伸手摸向V.V.的腰間。

「你.....你.....要幹嘛....」V.V.舌頭打結地說。

西蒙大師從劍鞘裡抽出那把黑刃,依著火光仔細觀察,放了幾個魔法
,用泛著白光的手掌照射劍身,那閃著紫黑妖光的劍影似乎黯淡了許
多。西蒙大師點了點頭:「不過我可以肯定的是,黑刃修好了。」

V.V.瞬間清醒了過來:「黑刃可以修好?」

西蒙大師搖頭:「不是可以,是已經修好了。」他想把細劍插回V.V.
腰間的劍鞘裡,但卻笨手笨腳地怎樣也插不回去,最後還在手上劃出
一道傷口才收回細劍。

西蒙看著一臉呆滯的V.V.,說道:「我已經上了封印,不管裡面是什
麼,應該很難再跑出來。」

V.V.沒有聽懂西蒙大師的意思,西蒙繼續說:「不過這只是治標不治
本,沒有徹底解決問題。亨利克斯家族下的曼德斯秘學會現在的領袖
薩弗里大師專精將靈魂封入武器跟魔像中的秘術,我要去找他探討一
下。」

西蒙大師起身,拍了拍白色長袍:「你在這段時間最好不要亂來,以
免破壞了封印,也不要亂用那個血甲蟲,那本傷害之書也一樣。」

V.V.倒在酒架旁邊,只能胡謅幾句囈語般的回答,但西蒙大師像是能
夠聽懂似的,他回答道:「不要亂來的意思就是,在可接受的範圍下
盡量少用吧,理想的狀態是等到我回來再看過之前都不要用。」

西蒙大師等了一會,始終沒有見到V.V.有辦法爬起來的樣子。他嘆了
口氣,彎下腰試圖把V.V.抱起,卻發現自己根本沒那個力氣,他給自
己施放了牛力術,然後把V.V.攔腰抱起,像是扛著麵粉般扛在肩膀上


V.V.一陣天旋地轉,等到眼睛能夠張開時,眼前卻是自己的房間,她
轉過頭,看到了窗口的兩個海螺,在晨光的照射下,發出了美麗的光
芒。

「V.V.!恩佐他們來找你!」涅維歐的聲音在門外傳來。

V.V.原本還想問自己昨天到底怎麼回家的,也只得趕快梳妝整理一番
,然後下到客廳,見到來訪的帕莉芭拉、恩佐和維姆格倫。

「身體還好嗎?」帕莉芭拉關心地問,但從她的眼神看來,她想問卻
沒能問出的是『黑刃還有什麼狀況嗎?』

恩佐靦腆地說:「感覺如何?之前受的傷跟墜飾的反噬恢復的怎麼樣
了?」

「有好一點吧?」維姆格倫接著說。

V.V.點頭:「嗯..我去了請求侍星者協助,侍星者的西蒙大師幫我封
印了黑刃。」她說著,半信半疑地抽出了黑刃,帕莉芭拉他們不由自
主地稍稍往後移動了下椅子,但黑刃上頭果然不再有那不祥的紫黑色
光芒。

「應該沒事了吧.....」V.V.收起劍,抬頭露出久違了的笑容。

「貓貓很擔心你,想說有沒有辦法不要讓你每次戰鬥都打得這麼辛苦
。」恩佐抓著頭苦惱著,像是在思考如何措辭,「......其實我們都
很擔心啦。」

「不好意思讓大家擔心了。」V.V.歉疚地向朋友們說。

「我很擔心VV,那樣子不要命的打法,像極了一種特殊的人........
在沙蘭斯,有一種人穿著狂氣盔甲,手持巨劍,即使肌肉斷裂、骨折
,盔甲都會用異術暫時讓他們恢復機能,一邊噴血一邊戰鬥,直到全
身血流盡的狂戰士....身為女孩子,我不希望妳用外道邪術交換破壞
力。」

帕莉芭拉看著V.V.說:「這樣子貝爾閣下醒來,看到你這樣子肯定也
不會開心的。」

聽到貝爾閣下,V.V.不禁羞愧地低下頭去。

「我有一個提議⋯」帕莉芭拉和恩佐和維姆格倫點了點頭,「佩雷歐他
們擅長團隊作戰,我會請她教你們[包抄],讓你們更好的發揮團隊
作戰能力,前提是V.V.要同意才行。」

像是怕V.V.搖頭一樣,帕莉芭拉繼續說了下去:「我知道羅德里哥送
了[吸血鬼之吻捲軸]給你。但這種吸取敵人生命力的邪術,我不建
議妳學,這只會讓妳走上另外一條路。不知道⋯妳的意見呢?」

V.V.抬起頭,看到了恩佐、維姆格倫擔憂的眼神,還有帕莉芭拉期待
的眼神,於是點了點頭,把羅德里哥來探病時送她的卷軸放到桌上,
說:「其實不只是這個卷軸,我連血甲蟲和傷害之書都不打算用了。


「看樣子V.V.接受了呢~對吧恩佐」維姆格倫拍拍恩佐的肩膀。

「嗯,看起來我們可以放心一點了」恩佐也鬆了口氣,端起面前的茶
杯開口就喝,然後被燙到舌頭,讓大家都笑了起來。

恩佐紅著臉傻笑,等大家安靜了下來,轉頭向帕莉芭拉詢問:「那麼
,帕莉芭拉,請說說 包抄 的事吧,總不能老是讓V.V.撐起我們的輸
出。」

維姆格倫也用力地點頭:「我也希望可以多分擔一些V.V.的責任」

「太好了,這樣子我終於放心了!」帕莉芭拉起身,用力地抱了抱三
人。

V.V.在沒有人注意到的時候,也偷偷抹去了眼角感動的淚光。

之後的幾天,他們三人在墮落天使的家族訓練場裡頭,接受佩雷歐嚴
酷的訓練。好不容易結訓的晚上,佩雷歐在自家酒吧開席給大家慶祝
,回到銀槌時,卻從涅維歐那裡拿到了一封信,那是侍星者送來的。

隨著信,裡頭還有一枚戒指。

V.V.把那枚戒指拿起來仔細檢查,雖然上頭明顯有著魔法靈光,但卻
無法判斷是屬於哪個學派的靈光。她看向戒指的內側,看到了一排細
小的字樣:『給我最最優秀的學徒』V.V.把戒指轉向另外一側,然後
看到另外一半的字樣:『阿瑪迪雅‧維塔利。』

V.V.連忙展信閱讀,原來這信是西蒙大師所寫,就如他自己所說,他
去了曼德斯秘學會找薩弗里大師,原本是要討論被封印在黑刃中的邪
惡存在,卻無意間在過往的研究論文中,發現了助手一欄中赫然有著
阿瑪迪雅‧維塔利的名字。

一問之下,原來阿瑪迪雅曾經是亨利克斯古籍研究會的大師的學生,
也是最為傑出的一名。只是阿瑪迪雅因情傷不告而別回去家鄉,喪失
了畢業的資格。

之後研究會被曼德斯密學會合併,大師原本給阿瑪迪雅製作的畢業禮
物也輾轉落到了秘學會的領袖薩弗里大師手中。

西蒙大師找到這枚戒指,說要拿去物歸原主,交給阿瑪迪雅的女兒,
但生性吝嗇的薩弗里大師卻說什麼也不肯。西蒙大師信中說,他最後
是請薩弗里的妻子香缇大師出面,怕老婆的薩弗里大師很快就答應了
。西蒙大師要V.V.好好保管這枚戒指,歷經這麼多年居然能夠落到畢
業生的女兒手中,也算是一場緣分。

V.V.戴上戒指,卻發現自己的無名指戴不下,只得戴在小指頭上。

原本也沒有特別在意,但去鑑定這枚戒指之後,赫然發現這是一枚一
階的法術戒指。V.V.大吃一驚,沒想到卻收了這麼大一份禮物,她一
連去了好幾趟的侍星者,卻只得到西蒙大師還沒有回來的回覆。

說來也奇怪,明明離開的時候是用傳送術離開,怎麼回來卻沒有傳回
來?不過侍星者的牧師倒是老神在在:「去年咱們島上大旱對吧?大
旱過後肯定有頂級紅酒產出,那傢伙就是來這裡做酒莊巡禮的。我看
他多半已經回來了,只是不知道在哪個城裡又喝了個爛醉吧?」

V.V.無言,只得把先把準備還給西蒙大師的畢生積蓄妥善收了起來,
哪天又碰上西蒙大師時,再把這筆錢交還給西蒙大師。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