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話後續

版主: moonmask

頭像
xmaxheat
英雄
文章: 126
註冊時間: 2017年 6月 19日, 14:03

Re: 第五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xmaxheat » 2018年 6月 1日, 13:09

維姆格倫拿出身上的總財產554GP補上差額後只剩下4GP
再將祝福術念珠轉售給盧帕--用起來較為合適後身上剩下的金幣304GP~
喜孜孜的去把玩新拿到的道具了(披著披風,去找斷厓之類的地方)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938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第五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8年 6月 1日, 18:06

candeaqua 寫:「認識的新朋友,可以的話盡量算他們便宜一點吧,不過他們出手蠻闊豁的就是了。」V.V.向涅維歐眨眼說
跟自己家裡收分紅好像怪怪的,V.V.就不拿了,收下蠻勇之靴就好
看到佩雷歐的排場只能傻眼。
「可以是可以,但救你的是小盧帕不是我。」瞪了一幫小弟,「還有,不要干擾到我們家裡的生意。」
涅維歐眨眨眼,看來是聽懂了。

佩雷歐:「聽到沒,要你們不能干擾銀鎚生意,不過可以幫忙搬貨,
如果有接到城外送來的鐵匠鋪的原材料,記得優先送給銀鎚。」

小弟們:「是的大哥!」
銀鎚門口多了幾位打手固定常駐門口。

佩雷歐覺得應該是薇琴薩救了他並且堅信不疑,他請妳到一家「深海漁寮」
餐廳吃飯,這家店藏在綿羊奶街裡面,地方不大,吃喝的人在炎熱的夏天都
坐到門口來了,戶外用幾個木頭箱子搭了舞台晚間還有人表演,佩雷歐指定
了一個鋪著紅布的小桌子點餐,這家餐廳跟海中類人生物似乎有一些交易,
新鮮的海產一個木箱一個木箱運過來,還有托勒摩罕見的深海甜蝦跟干貝這
裡似乎特別多,幾個12-13歲的少女拿著盆子在兜售生蠔,誰要買的話就現
場開幾個給他,在漁寮中央有一個大的玻璃容器,放了今天的漁獲,要什麼
就跟侍者說他會負責撈上來。

「不知道市井小民風格的餐館能得到美女的欣賞嗎?」

佩雷歐在用餐中問了一下貝爾家族的業務。看VV想怎麼回答都可以。
他也對之前的口氣差抱歉,因為他覺得你們是來砸場子的,說話就不
怎麼客氣,這箱深海甜蝦跟干貝就當作賠禮請大家享用。

用餐後,佩雷歐中間還上台跟幾個墮落天使的小弟演了一段黃段子滑稽劇,
弄的大家眉開眼笑。

頭像
candeaqua
英雄
文章: 125
註冊時間: 2008年 2月 25日, 22:20

Re: 第五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candeaqua » 2018年 6月 4日, 14:31

moonmask 寫:佩雷歐覺得應該是薇琴薩救了他並且堅信不疑,他請妳到一家「深海漁寮」
餐廳吃飯,這家店藏在綿羊奶街裡面,地方不大,吃喝的人在炎熱的夏天都
坐到門口來了,戶外用幾個木頭箱子搭了舞台晚間還有人表演,佩雷歐指定
了一個鋪著紅布的小桌子點餐,這家餐廳跟海中類人生物似乎有一些交易,
新鮮的海產一個木箱一個木箱運過來,還有托勒摩罕見的深海甜蝦跟干貝這
裡似乎特別多,幾個12-13歲的少女拿著盆子在兜售生蠔,誰要買的話就現
場開幾個給他,在漁寮中央有一個大的玻璃容器,放了今天的漁獲,要什麼
就跟侍者說他會負責撈上來。

「不知道市井小民風格的餐館能得到美女的欣賞嗎?」

佩雷歐在用餐中問了一下貝爾家族的業務。看VV想怎麼回答都可以。
他也對之前的口氣差抱歉,因為他覺得你們是來砸場子的,說話就不
怎麼客氣,這箱深海甜蝦跟干貝就當作賠禮請大家享用。

用餐後,佩雷歐中間還上台跟幾個墮落天使的小弟演了一段黃段子滑稽劇,
弄的大家眉開眼笑。
「我也是市井小民。」
「如果想要和我們家族有業務合作的話可以去問羅德里哥。」
他要送的甜蝦和干貝可以拿去給阿爾貝托。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938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第五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8年 6月 5日, 08:54

candeaqua 寫:
moonmask 寫:佩雷歐覺得應該是薇琴薩救了他並且堅信不疑,他請妳到一家「深海漁寮」
餐廳吃飯,這家店藏在綿羊奶街裡面,地方不大,吃喝的人在炎熱的夏天都
坐到門口來了,戶外用幾個木頭箱子搭了舞台晚間還有人表演,佩雷歐指定
了一個鋪著紅布的小桌子點餐,這家餐廳跟海中類人生物似乎有一些交易,
新鮮的海產一個木箱一個木箱運過來,還有托勒摩罕見的深海甜蝦跟干貝這
裡似乎特別多,幾個12-13歲的少女拿著盆子在兜售生蠔,誰要買的話就現
場開幾個給他,在漁寮中央有一個大的玻璃容器,放了今天的漁獲,要什麼
就跟侍者說他會負責撈上來。

「不知道市井小民風格的餐館能得到美女的欣賞嗎?」

佩雷歐在用餐中問了一下貝爾家族的業務。看VV想怎麼回答都可以。
他也對之前的口氣差抱歉,因為他覺得你們是來砸場子的,說話就不
怎麼客氣,這箱深海甜蝦跟干貝就當作賠禮請大家享用。

用餐後,佩雷歐中間還上台跟幾個墮落天使的小弟演了一段黃段子滑稽劇,
弄的大家眉開眼笑。
「我也是市井小民。」
「如果想要和我們家族有業務合作的話可以去問羅德里哥。」
他要送的甜蝦和干貝可以拿去給阿爾貝托。

佩雷歐說有空會向羅德里哥進行拜訪會面。

晚餐後,佩雷歐送VV回銀鎚,給了看門小弟一點海鮮慰勞品,結束了這次的約會。

「深海漁寮」的食材都不多,但相當具有特色,阿爾貝托把這些料理好分送給幹部跟你們。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938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第五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8年 6月 7日, 16:24

後續4、有一天,維姆格倫帶了不認識的小朋友回來,是被稱作布魯諾的年輕小男生,
看起來柔聲柔氣的沒個男子氣概的樣子,維姆格倫說這是他弟弟,請喬托好好照顧他。



後續7
打手卡米洛,打手維拉諾Verano,打手厄拉多Erardo私底下請了恩佐吃飯,說是很
景仰恩佐的武藝,請恩佐喝大酒,不知道在哪裡打聽到恩佐喜歡看書,還送了幾本粗
淺的地城雜談書籍給恩佐,席間觥籌交錯,恩佐就說了你們說了這麼多,到底找我
有什麼事情,三個人才支支吾吾的說之前總有一些小犯錯不是什麼大案子,希望恩佐
幫個忙,看能不能去托勒摩警備隊把這些事情擺平,他們身上一窮二白,希望恩佐大
力幫幫忙。

卡米洛:教導商人女兒練劍結果跟拐了人家姑娘談戀愛,被他爸爸叫警備隊盯著他只
要有犯罪行為就把他抓起來吊死。

維拉諾:見義勇為抓小偷結果反而被污陷是小偷,現在真正的小偷已經被吊死,尚未
消除罪名。

厄拉多:在半身人酒館【廚子詩人無賴】將蟲子加在餐點裡面意圖吃霸王餐被抓起來
,希望消除罪名。
您沒有權限檢視這篇文章所附加的檔案。

shadow5402
英雄
文章: 104
註冊時間: 2017年 3月 26日, 22:43

Re: 第五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shadow5402 » 2018年 6月 8日, 09:45

moonmask 寫:後續4、有一天,維姆格倫帶了不認識的小朋友回來,是被稱作布魯諾的年輕小男生,
看起來柔聲柔氣的沒個男子氣概的樣子,維姆格倫說這是他弟弟,請喬托好好照顧他。



後續7
打手卡米洛,打手維拉諾Verano,打手厄拉多Erardo私底下請了恩佐吃飯,說是很
景仰恩佐的武藝,請恩佐喝大酒,不知道在哪裡打聽到恩佐喜歡看書,還送了幾本粗
淺的地城雜談書籍給恩佐,席間觥籌交錯,恩佐就說了你們說了這麼多,到底找我
有什麼事情,三個人才支支吾吾的說之前總有一些小犯錯不是什麼大案子,希望恩佐
幫個忙,看能不能去托勒摩警備隊把這些事情擺平,他們身上一窮二白,希望恩佐大
力幫幫忙。

卡米洛:教導商人女兒練劍結果跟拐了人家姑娘談戀愛,被他爸爸叫警備隊盯著他只
要有犯罪行為就把他抓起來吊死。

維拉諾:見義勇為抓小偷結果反而被污陷是小偷,現在真正的小偷已經被吊死,尚未
消除罪名。

厄拉多:在半身人酒館【廚子詩人無賴】將蟲子加在餐點裡面意圖吃霸王餐被抓起來
,希望消除罪名。
『麻...這個時間點其實有點難辦阿...。看在同為家族成員的份上,我是願意幫你們忙的。』恩佐聽完三人的情況,點頭點頭又搖了搖頭說道
『平常倒是可以解決,但老實跟你們說吧,現在警備隊內部正在進行權利鬥爭。而我師兄馬札拉目前正被這件事煩的不可開交。』

『我並不認為讓我,也就是警備隊長馬札拉的師弟涉入對你、對我、對我師兄都是件好事。我師兄的競爭對手可能會拿這些事做為攻擊點,你們也可能因此被牽涉到更麻煩的情況。』
恩佐拿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口,繼續說道
『不過我倒是可以提供個人以及金錢上的支援給你們。儘管如果我師兄的對手想找麻煩的話,麻煩還是會找上門就是。但如果真的要拿這種事情找麻煩───我們貝爾家族也不是那種逆來順受的懦弱者。』

之後恩佐根據三人的情況,分別提供了下列幫助:

卡米洛: 賠他先去向家長道歉,根據其想法,做出承諾。如果想娶人家的話,就做為保證人,如果卡米洛做出對不起人家的事,恩佐會出面處理卡米洛。如果打算從此不跟人家見面,劃清關係。就提供卡米洛一筆借款,作為賠禮請對方撤銷對警備隊的要求。

維拉諾: 對於他的見義勇為給予讚賞,一樣提供一筆借款讓他找人去搞定警備隊的問題。

厄拉多: 告訴他身為男人要敢做敢當。但估計維姆格倫應該跟店老闆算認識,建議他去找維姆格倫幫忙,看能不能請老闆撤銷。當然,如果需要幫忙,恩佐很樂意提供幫助。

在最後與三人道別前,恩佐著重提醒三人
『如果對方真的想找麻煩,你們三個自己送上去的由頭應該早就準備好一連串的套給你們,你們要先有心理準備,不要衝動。這種硬找上門的麻煩,就是家族、家人們需要一起面對的事了。』

在返家的路上,恩佐思考著馬札拉不知道最近怎麼樣,如果對方真的拿三人的事情說事
恩佐估計貝爾不會退縮,甚至可能覺得這是將警備隊長正式綁在一起好的機會吧。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938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第五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8年 6月 8日, 10:16

shadow5402 寫:
moonmask 寫: 後續7
打手卡米洛,打手維拉諾Verano,打手厄拉多Erardo私底下請了恩佐吃飯,說是很
景仰恩佐的武藝,請恩佐喝大酒,不知道在哪裡打聽到恩佐喜歡看書,還送了幾本粗
淺的地城雜談書籍給恩佐,席間觥籌交錯,恩佐就說了你們說了這麼多,到底找我
有什麼事情,三個人才支支吾吾的說之前總有一些小犯錯不是什麼大案子,希望恩佐
幫個忙,看能不能去托勒摩警備隊把這些事情擺平,他們身上一窮二白,希望恩佐大
力幫幫忙。

卡米洛:教導商人女兒練劍結果跟拐了人家姑娘談戀愛,被他爸爸叫警備隊盯著他只
要有犯罪行為就把他抓起來吊死。

維拉諾:見義勇為抓小偷結果反而被污陷是小偷,現在真正的小偷已經被吊死,尚未
消除罪名。

厄拉多:在半身人酒館【廚子詩人無賴】將蟲子加在餐點裡面意圖吃霸王餐被抓起來
,希望消除罪名。
『麻...這個時間點其實有點難辦阿...。看在同為家族成員的份上,我是願意幫你們忙的。』恩佐聽完三人的情況,點頭點頭又搖了搖頭說道
『平常倒是可以解決,但老實跟你們說吧,現在警備隊內部正在進行權利鬥爭。而我師兄馬札拉目前正被這件事煩的不可開交。』

『我並不認為讓我,也就是警備隊長馬札拉的師弟涉入對你、對我、對我師兄都是件好事。我師兄的競爭對手可能會拿這些事做為攻擊點,你們也可能因此被牽涉到更麻煩的情況。』
恩佐拿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口,繼續說道
『不過我倒是可以提供個人以及金錢上的支援給你們。儘管如果我師兄的對手想找麻煩的話,麻煩還是會找上門就是。但如果真的要拿這種事情找麻煩───我們貝爾家族也不是那種逆來順受的懦弱者。』

之後恩佐根據三人的情況,分別提供了下列幫助:

卡米洛: 賠他先去向家長道歉,根據其想法,做出承諾。如果想娶人家的話,就做為保證人,如果卡米洛做出對不起人家的事,恩佐會出面處理卡米洛。如果打算從此不跟人家見面,劃清關係。就提供卡米洛一筆借款,作為賠禮請對方撤銷對警備隊的要求。

維拉諾: 對於他的見義勇為給予讚賞,一樣提供一筆借款讓他找人去搞定警備隊的問題。

厄拉多: 告訴他身為男人要敢做敢當。但估計維姆格倫應該跟店老闆算認識,建議他去找維姆格倫幫忙,看能不能請老闆撤銷。當然,如果需要幫忙,恩佐很樂意提供幫助。

在最後與三人道別前,恩佐著重提醒三人
『如果對方真的想找麻煩,你們三個自己送上去的由頭應該早就準備好一連串的套給你們,你們要先有心理準備,不要衝動。這種硬找上門的麻煩,就是家族、家人們需要一起面對的事了。』

在返家的路上,恩佐思考著馬札拉不知道最近怎麼樣,如果對方真的拿三人的事情說事
恩佐估計貝爾不會退縮,甚至可能覺得這是將警備隊長正式綁在一起好的機會吧。
恩佐的花費
1d20+25=30+37+30=97GP

恩佐本次的交涉對警備隊員+4
卡米洛 18 +4 = 22pass
維拉諾 10 +4 = 14pass
厄拉多 7 +4 = 11pass

恩佐拿了一些錢出來替他們擺平事情,
馬札拉沒有出面,讓替他跑腿的西康德來作。
恩佐有聽說,第三話是他用飛毛腿去通報馬札拉你們被霸凌的事情。
現在馬札拉為了避嫌,也要恩佐少跟他接觸。

卡米洛/維拉諾/厄拉多三個人對恩佐很感激,如果有什麼任務交給他們的話,他們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938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第五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8年 6月 8日, 14:28

第五話後的改變:
大家獲得幫派成員跟庇護單位的支持。
1。武器禁止在市場銷售(這是第二部的梗)
2。商品打折(物品CRB95折)
3。在市場、家族管理的區域商店或者地方的技能檢定上獲得+2額外加值。

xm740206kimo
英雄
文章: 131
註冊時間: 2017年 5月 2日, 23:45

Re: 第五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xm740206kimo » 2018年 6月 13日, 22:09

布蘭多拿到自己分配到的1800GP後
馬上把750GP還給了恩佐

「謝啦恩佐!」
布蘭多俏皮的彈了一下自己的魅力頭飾
然後給了恩佐一個大拇指後離開了

xm740206kimo
英雄
文章: 131
註冊時間: 2017年 5月 2日, 23:45

Re: 第五話後續

未閱讀文章 xm740206kimo » 2018年 6月 30日, 20:04

布蘭多在閒暇之餘出門購物

防護箭矢魔杖(CL4次數4次)              600GP

回覆文章

回到「38 Diventa un gang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