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索拉

版主: 微阿光

回覆文章
頭像
aeglos
英雄
文章: 234
註冊時間: 2015年 9月 19日, 18:21

[背景]索拉

未閱讀文章 aeglos »

(一)

從卡茲泰羅經墬星港到波典微亞將近四百浬的航行,讓索拉暈了全程的船,苦不堪言。
方舟協會的人說,配合海流與運補船期,這艘從特倫卡維爾出發的三桅帆船將繞行整個綠海,
沿途停靠各大港口,運輸協會的貨物並接收與索拉同樣的簽約探險者,
最後駛出綠海,前往西方廷馬那峨的遠泊,也就是此行的終點。

索拉並不是沒搭過船,只是從前的航行經驗要舒適太多。
再怎麼難受,每天也要想辦法上到艙外透氣,吃些食物喝點酒,就能支撐到適應海上生活或靠港。
這是她小時候第一次乘船時,船長傳授的秘訣。
當停靠波典微亞對岸的波格萊里時,索拉終於適應了海上的顛簸,
靠港下船放風時卻引發嚴重的暈陸,只能倉皇逃回船上。
所幸她終於適應了海上與陸上交替的生活。
從加薩羅納開始,索拉把握每一次靠港的機會,下船去添購哥哥的同伴們所建議的探險裝備。

終於抵達魁亞斯,南綠海最重要的港口之一,本次停靠的時間長達一旬。
放假的船員們呼朋引伴上岸尋樂,同行的簽約探險者也紛紛下船旅遊。
來自波典微亞的尼爾馬特鋼鐵祭司麥斯基.史塔菲爾德,知道索拉老家在魁亞斯附近的波桂拉朵,
算是半個當地人,便邀請索拉同遊魁亞斯,然而她以想要獨處的理由婉拒。
索拉認為自己最好不要在魁亞斯拋頭露面,以免節外生枝。

在魁亞斯停靠的十天,望著岸上曾經熟悉的景象,索拉不禁回想起過去的時光,酸甜苦澀。
第一次搭船、甜蜜的初戀、被害死的情人、討厭的爸爸、厭惡的未婚夫、親愛的哥哥、逃婚、流亡、簽約。
唉!在卡茲泰羅與哥哥分別後,不知什麼時候能再重逢?


卡茲泰羅 Caztello
墬星港 Fallenstar
波典微亞 Portivia
特倫卡維爾 Trencavel
波格萊里 Bogliari
加薩羅納 Gassalona
魁亞斯 Queas
波桂拉朵 Bosquelado

(編輯內容:修正地名)
最後由 aeglos 於 2017年 6月 3日, 00:28 編輯,總共編輯了 4 次。
AD VTRVMQVE PARATVS.
頭像
aeglos
英雄
文章: 234
註冊時間: 2015年 9月 19日, 18:21

Re: [背景]索拉

未閱讀文章 aeglos »

Sofia Original.jpg
(二)

我應該是在877年初與親愛的哥哥初次見面。
那時他被爸爸找來家裡調查吃裡扒外的傢伙。哥哥送了個魔法音樂盒給我當見面禮,讓我很開心。
後來知道他是爸爸的私生子真讓我驚訝,不過哥哥真心對我好,也誠摯祝福我與費加洛。
費加洛是波典微亞駐魁亞斯使館職員的兒子,見識廣博且敏銳機智,
跟他相處時,我的地理知識和波典納語進步神速到連家庭教師都感到驚訝。我好愛他。
但是爸爸嫌棄費加洛的身份,還公開禁止他來家裡,就有人設計意外事故把他害死了。
就算爸爸不是主謀,旁人為了奉承他而策劃謀殺,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爸爸是覺得我還不夠恨他嗎?費加洛屍骨未寒,就把我許配給一個我這輩子最討厭的男人!

「哥,我不要嫁給那個討厭鬼!你乾脆跟爸爸說你要娶我好了!」
「索菲亞,」哥哥輕柔拍撫我的手背,有點哭笑不得地說:「我們是兄妹耶。」
「反正這不過是政治婚姻,我隨便嫁給誰還不是一樣嗎?」
「就是不一樣,否則費加洛就不會喪失性命了。」哥哥一臉正色。我不禁悲從中來。
「我是私生子,妳不是男人,只有妳的合法夫婿可以繼承。」
「如果哥哥你不能繼承,我又連挑選丈夫的權利也沒有,乾脆放給它倒算了。」我把埋藏在心裡的想法說了出來。
「索菲亞妳不能這樣想,其他人要怎麼辦?」
「我不管,我不要嫁,就算整個魁亞斯被綠海淹沒我也不在乎!」我埋進哥哥胸口痛哭。
「妳知道逃婚會引發嚴重的後果嗎?」
我點點頭。
哥哥憐憫地看著我,下了決心:「我來幫妳策劃。」
您沒有權限檢視這篇文章所附加的檔案。
AD VTRVMQVE PARATVS.
頭像
aeglos
英雄
文章: 234
註冊時間: 2015年 9月 19日, 18:21

Re: [背景]索拉

未閱讀文章 aeglos »

(三)

隔年的婚禮前夕,我就在親愛的哥哥安排下,搭上橫越綠海的快船,來到蒙斯克山脈下的某個小市鎮,展開新生活。

平靜的日子並不長久,戰爭爆發了。
我輾轉聽到爸爸去世的消息,留在魁亞斯的哥哥也參加了戰爭。
沒多久,護衛發現住宅附近開始有陌生人盯梢,代替我出門辦事的侍女在街上突然被人綁走。我們只能連夜逃跑。
這兩年就在逃亡、安頓、再逃亡的驚恐循環中度過,
從特倫廷王國、光之塔邦聯、銀穗城、阿波底一路流亡到隆賽瓦公國境內。
甚至有幕僚提議逃遠一點躲到蓋文堡好了,你乾脆提議去以實巴替不是更好!
火氣一發完我就後悔了,這些人跟著我毫無怨言,我卻無以回報。
如此流亡生活,除了學到途經各國市鎮的名字,偶爾接到哥哥報信平安之外,幾乎毫無喜悅可言。
但為了哥哥、為了費加洛與自己的復仇,我必須忍耐到哥哥勝利,或是我倒下的一天。

那一天來了。我的車隊在賽弗布里伯爵領內遇襲,他們殺死了所有的侍女、幕僚與護衛,還差點殺了我。
那個失手的人立刻被他們處決,帶頭者說我被身邊奸人蒙蔽,他會護送我到隆賽瓦,接受大公的保護。
我以為我可能再也見不到親愛的哥哥,甚至更糟-成為脅迫哥哥的籌碼。

哥哥與他的同伴趕到了,把我從解送的路上營救出來,擊斃了這些綁架犯。
哥哥似乎從帶頭者的身份認出了幕後主謀,又看到我身上的傷,他非常生氣,氣到身上竟冒出了黑氣,
說著要屠光他全城的恐怖話語,嚇壞我了。同伴們趕緊安撫一時失控的哥哥,才恢復了他的理智。
狼狽又疲倦的哥哥說他們才剛從另一邊的激烈戰鬥中抽身,我能信任的近侍都殉職了,眼看無法繼續流亡,
但把我帶回國內留在他身邊也不安全,他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有個同伴拿出一張方舟協會的招募廣告單,嘻皮笑臉說:不然去雨林如何?
哥哥立刻生氣地抓著他的衣領說,那種地方這麼危險,你這什麼爛主意?
其他人紛紛圍上前去勸哥哥息怒。

「哥,我要去雨林。」
哥哥不可置信地看著我。「我不讓妳去,太危險了。」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抱住哥哥哭著說:「我不想再連累哥哥你還有其他人了。」
最後,大家七嘴八舌地幫我說服了哥哥。距離最近的卡茲泰羅就有招募站。


蒙斯克山脈 Mountains of Monsk
特倫廷王國 Kingdom of Trentine
光之塔邦聯 States-Union of Lightower
銀穗城 Earsilvery
阿波底 Apodia
隆賽瓦公國 Dukedom of Ronseva
蓋文堡 Gavenburg
以實巴替 Isbalti
賽弗布里伯爵領 County of Sefbury
隆賽瓦 Ronseva
AD VTRVMQVE PARATVS.
頭像
aeglos
英雄
文章: 234
註冊時間: 2015年 9月 19日, 18:21

Re: [背景]索拉

未閱讀文章 aeglos »

Sofia short hair.jpg
(四)

帶著親愛的哥哥與他那群患難好友的祝福與捐贈裝備,變裝後的索菲亞踏進了招募站。

「好久不見,瑪莉娜小姐,您的小船回家了嗎?」接待的女辦事員竟熱絡向她道安,還知道她流亡時的假名。
索菲亞認出她是在銀穗城認識的圖書館員法薇安娜。兩人寒暄一陣,才知道法薇安娜也是方舟協會的成員,
目前轉調來卡茲泰羅任職,稍後要與簽約探險者一起搭船去遠泊洽公。
熱情的法薇安娜拿出報名表仔細解說,並建議碼頭小姐,最好用一個新名字,可以省下不少麻煩。

新的名字啊,索菲亞可傷腦筋了,這兩年的逃亡已經用掉不少名字了。
她從背包裡拿出贈與的手抄故事書,看看有沒有什麼好點子。
當索菲亞說想扮成法師去應徵時,哥哥原本想拿舊的法術書給她,
但她知道這是哥哥當年在蓋文堡與同伴冒險的紀念物,說什麼也不願意收下。
其中一位同伴就隨手拿了一本《綠海童話集》說可以充當法術書。

書一放上桌面,索菲亞就傻眼了,這哪是什麼《綠海童話集》?
法薇安娜倒是眼睛一亮,小心翼翼拿起書,仔細看看封面、封底與內頁,不住讚嘆。
「碼頭小姐沒想到您也是古董行家,這種書我以為只有銀穗城圖書館典藏區才看得到。」
法薇安娜說這是《凜冬蒼嵐遊記》,還是白楊詩會在204年販售的手抄本,
經過六七百年仍保存良好,是十分難得的珍本,要好好愛惜。
索菲亞覺得拿這種古董給她當法術書實在太浮誇了。

讚嘆之餘,取新名的問題還是得先解決。
索菲亞翻到封底,看到一排筆跡皆不同的名字,看來是歷來持有者的署名。
一路看下去,不是男性的名字就是怪異到難以辨識的署名,只有最後一個看起來最合適。
索拉.希爾法。筆跡看起來也最容易模仿。就是這個。

於是碼頭小姐找到了她的小船,索拉.希爾法成了來自波桂拉朵的冒牌法師。


瑪莉娜.波慈 Marina Boats
法薇安娜 Favianna
索拉.希爾法 Sora Hillsfar
您沒有權限檢視這篇文章所附加的檔案。
AD VTRVMQVE PARATVS.
頭像
aeglos
英雄
文章: 234
註冊時間: 2015年 9月 19日, 18:21

Re: [背景]索拉

未閱讀文章 aeglos »

Sofia Classic.jpg

(五)

回歸後880年,落葉之月。

這個月的一號營地特別熱鬧,在中旬與下旬第一日各來了一批新的簽約冒險者。
難得一次補了好多新人,讓旅店「獨角鯨之家」的老闆蓋伯拉許.三木既忙碌又快活。

嶄新的刺激是維持生命之火燃燒的薪柴。
即使當年平安下了格里納號,三木小蓋仍不甘於全然歸於平靜,
終究跑來賽熙達雨林,把獨角鯨號改建成旅店,算是貼近冒險者又能兼顧退休生活的最佳方案了。
可惜獨角鯨號的三根桅杆在改建前就已損壞,只能全數拆除,
否則他還能爬上桅頂緬懷一下當年與安斯塔克.希爾法及塞德尼斯.安特一同擔任瞭望手的歲月呢!

說到遠山阿姆,他老兄與美麗的法兒結婚後,竟然跑到魁亞斯南方的邊境火口城杜佛隱居了。
五年前小蓋特地去拜訪他們夫妻倆,遠山家的三歲小女兒,紅髮的露菲娜一直黏著他,
開口閉口就是「小蓋叔叔陪我玩」。還好露露長得不像小蓋,讓他與拜把兄弟阿姆都鬆了一口氣。
辭別那天,小露露哭成淚人兒巴著他不放,遠山夫婦倒很平靜,就像當年下船時一樣。
魁亞斯王位繼承戰爭開打後,遠在雨林的三木特別留意有關遠山家與杜佛的消息。
雖然沒聽說阿姆有何動靜,倒是杜佛城的統治者伊利岡公爵瑟凡.納瓦蘭以守邊的大義宣告武裝中立,
憑著易守難攻的山區要塞,嚇阻安葉沙的侵略野心,也避開了魁亞斯內戰的鋒頭。
小蓋直覺遠山夫婦為了維護退休生活與女兒的成長,肯定在這件事上暗中使了不少力。

小蓋在格里納號上曾聽法兒的親兄弟,也就是前任遠山家督伯丹提過,
遠山飛刀流的開山元祖是一個名叫索拉的女法師,為了尊崇避諱,遠山家後代不再使用索拉這個名字。
六百多年來,遠山流在江湖上不知結了多少仇家,樹大招風的結果就是到了老伯丹這一代家道中落,
只能帶著殘存的家人登上格里納號,求取一條險惡的生路,
現任家督阿姆是克里蘭難民出身,生性更是低調再低調,一當上家督就帶著全家退隱江湖。
所以說,新來的冒險者當中出了一個打著索拉.希爾法名號的人物,真讓三木老闆感到不可思議。

這個索拉.希爾法一定是冒牌貨啦!

於是,三木老闆選在下旬結束之前的某個夜晚,特意約了完成初次任務的索拉到旅店廚房談話。
面對老闆的試探,索拉倒很乾脆承認自己不知道遠山家的來歷,並如實交代了選此假名的原因。
索拉說自己的本名是馬里亞娜,波桂拉朵人,父母在戰前因病先後過世,
有一個大十五歲的哥哥狄爾與大四歲的姊姊崔蘭妮卡,在家鄉捲入戰火後失散,
她逃出魁亞斯後在綠海諸國流浪,最後搭上方舟協會的船隻來到雨林。

三木老闆覺得她家裡的情況應該是實話,但對於離開家鄉的原因有所隱瞞。
來到雨林的冒險者,或多或少都有不可告人的難言之隱,他可以體諒。
之前聽聞營地裡其他老闆對索拉.希爾法的初步印象不賴,談吐謙恭有禮,感覺教養很好。
總結來說,她似乎不是個性惡劣的人。
兩人閒聊一陣,三木老闆就把索拉打發回去睡覺了。

話說回來,這個月的新人似乎很優秀啊,其中有二位奧隆佐與維托還是矮人老朋友亞佛列.克朗諾的徒弟,
不知道他們修船的技術有沒有勝過自己的老師?
小蓋總覺得,遼闊深遠的賽熙達雨林還真有像當年的綠海,一不小心就會被危險淹沒滅頂,
你們這些初游樹海的小朋友們可要活下來啊!


(全文完)


蓋伯拉許.三木 Guybrush Threewood
格里納號 Grignard
獨角鯨號 Narvalo
安斯塔克.希爾法 Armstark Hillsfar
塞德尼斯.安特 Sedness Anter
法兒.希爾法 Feraer Hillsfar
杜佛 Duvel
露菲娜.希爾法 Rufina Hillsfar
伊利岡公爵瑟凡.納瓦蘭 Cervan Navaran, Duque de Iligon
伯丹.希爾法 Bodin Hillsfar
克里蘭 Krixland
馬里亞娜 Mariana
狄爾 Dyrr
崔蘭妮卡 Trylanica
亞佛列.克朗諾 Alfred Krano
您沒有權限檢視這篇文章所附加的檔案。
AD VTRVMQVE PARATVS.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 [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