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ay] 第二十七話 蛇杖塔

回覆文章
頭像
BlackWolf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110
註冊時間: 2006年 6月 8日, 04:09

[Replay] 第二十七話 蛇杖塔

未閱讀文章 BlackWolf » 2020年 6月 5日, 05:22

  眾人聚集在收割者本部中。

  今日在場的有俾斯米爾、索拉、索羅克、諾加斯、薇兒泰、露緹希、艾瓦索羅、史塔西斯。

  俾斯米爾找了索羅克以探知術試圖尋找大主教哥霞與蕾蕾塔的下落,索羅克以法術探知後認為這蛇杖之中蘊藏著神秘而強大的力量。但憑藉著兩人的力量,無法啟用蛇杖中的力量。於是找來許多施法者來幫忙。艾瓦索羅、阿佐拉斯甚至是法西弗、國教教會與聖火騎士都在邀請名單之列。只是,國教教會的祭司們絕大多數都是低階教士,沒什麼人幫得上忙。而法西弗又忙著和聖火騎士團控制日漸緊張的狂信者與奴隸之間的衝突。只有諾加斯特地為了助一臂之力而前來,把城衛的工作扔給茹亞莎白。在秘術商店被抓到的史塔西斯,在商店被燒掉之後一直待在收割者白吃白喝,於是也被找來幫忙。

  根據俾斯米爾和索拉的判斷,哥霞大主教至少用了兩個七環的聖法術來啟動蛇杖。商討過後,若是聚集足夠的法術能量,應該能達到相同效果。於是,眾人開始凝聚體內的能量,傳導到俾斯米爾身上。接著由俾斯米爾依照探知所發現的術法痕跡,試圖重現大主教當時施展的神術。

  在法術能量集中到最高的那一刻,索拉有如高超的樂團指揮一般,將各種來源不一的法術能量精準地校正到正確的頻率。

  俾斯米爾渾身爆出光芒,眾人突然身處在一個陌生的環境。四週是一片黑暗,但黑暗中有著許多的星星。一顆巨大的火球出現在遠處又倏然遠去,拖著長尾巴的巨大石頭從旁邊掃過。如河流般,半透明的人們在這黑暗中漂流著。然後,就像是破了洞的水袋一樣,眾人如水般被破洞吸去。破洞裂成一個八九呎的巨大裂隙,裂隙之後卻像是建築物內部的空間。愈加劇烈的振盪搖晃著眾人,伴隨著巨大的轟嗚,一切歸於寂靜。

  ※  ※  ※

  俾斯米爾睜開眼睛,周遭是一層一層的書架。頭頂上有個裂隙,從裂隙看出去,外頭看起來像是佈滿繁星的星夜。地上是魔法陣,夥伴們在魔法陣中或躺著坐。

  露緹希:「這到底是?」

  索羅克環顧四周,試著搞清楚自己身在何方。

  俾斯米爾起身檢見書架。書架之上,都是占星與星象相關的書籍,還有很多卷星圖和各種關於星象的羊皮卷。

  「這……是大主教的據點?」

  諾加斯仰頭看著星空,「現在是晚上了嗎?」

  「難道這裡是星界?」索拉也跟著看著星空,「看起來不像是人間的星辰。」

  「這什麼鬼地方……」史塔西斯說,「星界不知道為什麼,直接和這個空間連在一起了。」

  艾瓦索羅:「意思是說你們大主教放了法術把自己傳送到這裡嗎?」

  「與其在這發呆,不如出去調查看看吧。」諾加斯拔出劍盾,艾瓦索羅和薇兒泰見狀,也跟著備好鶴嘴戰鍬與弓箭。

  史塔西斯一攤手,「我沒什麼戰力,我躲最後面可以嗎?」

  俾斯米爾:「可以,以保護自己為優先。」

  艾瓦索羅:「那就上吧。」

  「等等。」俾斯米爾揮揮手。

  「風之主,請賜予盾牌防護之魔力。」

  俾斯米爾將魔化防具的神術施加在自己的臂盾上。

  「亞卓阿的羽毛,請保護您的僕人。」

  俾斯米爾將神術施加在一根羽毛,召來守衛之羽。羽毛憑空浮起,盤旋在俾斯米爾的身邊。

  「風之主,請讓我護衛我的朋友。」

  俾斯米爾將手上的白金戒指碰了碰索羅克手上的白金戒指。

  法術完成後,風神亞卓阿的祭師對夥伴點點頭,「走吧。」

  「我走前面吧。」諾加斯輕輕推開門,薇兒泰便前往斥候。不一會兒,薇兒泰回來告訴眾人:「只有一堆書,還有樓梯。」

  ※  ※  ※

  眾人尾隨薇兒泰進入走廊,兩邊各有兩扇門。但門似乎都已經被外力破壞了,走廊底部似乎是向下的樓梯。

  俾斯米爾推開左邊的門,裡面是間書房。書房中有張床和更多書架。一張書桌乾淨整潔,似乎已經很久沒有使用了。床上鋪了一張黑布以免沾上灰塵,書桌、椅子和書架也用蓆子罩住。

  「嗯……這個房間破破爛爛的。」諾加斯跟著進入房間,下了評語。

  桌邊有個空箱子。諾加斯正要檢視箱子,那鋪在床上的黑布忽然飛起來,像是巨大的魟魚般飄在空中,一把罩住了諾加斯。怪物朝諾加斯猛力一咬,幸而咬在諾加斯的全身甲上。俾斯米爾見狀,挺起蛇矛刺向怪物。

  「這裡!」

  蟄伏在其他書房的怪物也飛出來攻擊眾人。兩隻蟄伏偽怪飛向走廊最前方的薇兒泰,索拉施展了護盾術,衝向前去列陣。

  怪物發出了恐怖的呻吟,史塔西斯和露緹希登時全身麻痺,動彈不得。

  薇兒泰感到一陣驚駭,身體不聽使喚。剎那,腦海中卻出現了菲歐娜喪禮的場景。

  ──絕不!

  薇兒泰用力甩開了恐懼,但怪物卻從她頭上往下一罩,抓住了她。

  索拉朝抓住薇兒泰的怪物擲出了金紅玫瑰,怪物發出了驚叫聲。索拉聽到驚叫聲,突然一陣作嘔,跪在地上吐了起來。

  索羅克打起鼓,激昂澎湃的鼓聲,傳入眾人心中,激發心中的勇氣。史塔西斯回過神來,施展祕法術,魔法飛彈如雨點般擊向怪物。索羅克也以強大的雷嗚,朝向與薇兒泰和索拉交戰的兩隻怪物連續轟炸。

  諾加斯朝向眼前飛在空中的蟄伏偽怪揮動長劍,但用力過猛,長劍脫手而出。傘狀的怪物包向諾加斯,抓住了聖火騎士,朝他一陣猛咬。諾加斯受傷的瞬間,靈能長劍出現在空中攻向怪物。諾加斯又試圖以獅子盾反擊,未能見效,只得抓住機會掙脫怪物。怪物又再度包向諾加斯,聖火騎士一個打滾閃過攻擊,順勢將掉落的長劍撿回。

  怪物向著諾加斯張開大口。在這瞬間,俾斯米爾接連數槍刺出,精準地刺中怪物。怪物登時如破布一般,垂軟下來,以最後的力量懸掛在空中。

  薇兒泰趁著怪物被索羅克的雷嗚震懾時逃離怪物向後撤退,順手一箭射死了如破布般垂死的怪物。

  另一個房間裡的怪物發出駭人的嚎叫聲,甚至抵消了索羅克的戰鼓聲。

  諾加斯聽見嚎叫聲,便衝向另一個房間。艾瓦索羅正舉著戰鍬和盾牌與房間中的怪物交戰著。諾加斯加入戰局,艾瓦索羅便熟練地與諾加斯組成盾牆。艾瓦索羅與諾加斯聯合猛攻,斬殺了怪物。

  俾斯米爾搶到跪在地上的索拉身前,迴轉蛇矛,一槍刺死索拉身前的怪物。薇兒泰和索羅克也以箭矢和雷嗚解決了最後的怪物。

  「有人受傷嗎?」聖火騎士看向眾人。

  「小傷,」艾瓦索羅說,「你們先替其他人治療吧。」

  「索拉,難道你……」俾斯米爾看著吐完正在擦嘴的索拉,意識到索拉已經懷孕了,「你這樣可以戰鬥嗎?」

  索拉對俾斯米爾傻笑:「我可以的,吐完舒服多了。」

  俾斯米爾似乎想說什麼,欲言又止。半晌,嘆了口氣:「你務必要小心點,不然我們很難跟法西弗交待。」

  薇兒泰看著俾斯米爾,「我會保護她。」

  俾斯米爾對薇兒泰點點頭,而索拉也對薇兒泰報以感激的微笑。

  ※  ※  ※

  諾加斯導引正能量治療了眾人後,索羅克看了看地上的屍體,說:「是這裡的守衛嗎?還是闖進來的怪物?」

  史塔西斯:「會不會是跟我們一樣?被吸進來的。」

  艾瓦索羅看向史塔西斯,自言自語地說:「話說回來,大主教真的在這裡嗎?」

  「誰知道,既然來到這裡了就只能先做調查吧。」諾加斯聳聳肩。

  俾斯米爾堅定地說:「我相信大主教一定在這裡。」

  「繼續往下走?」薇兒泰面無表情地說完,也不待眾人回答,便從走廊盡頭的樓梯下樓。

  眾人來到了下一層的大廳。

  「沒有活物。」薇兒泰待眾人來到後,說道:「但這門……」

  諾加斯望向地上不知名的怪物:「這是什麼屍體?」

  地上散佈著許多怪物的屍體。一種是類人生物的屍身,身高不高,似乎不只一對手臂。另一種看起來是大隻的雙足蜥蜴。諾加斯觀察屍體的傷痕,看起來像是被銳利的牙齒切割的痕跡。

  薇兒泰指了指門。眾人才注意到有一道門被推倒的書架擋住了。大廳另一道門也同樣被幾個書架擋住。

  諾加斯:「這看起來像是要抵禦什麼東西?」

  索羅克搖搖頭:「我有個不好的預感……」

  俾斯米爾:「要打開看看嗎?」

  「這些怪物不想讓裡頭的東西出來。」艾瓦索羅說,「結果你們要自己進去看?」

  露緹希:「有可能是大主教被關在裡頭。」

  索羅克半開玩笑地說:「先敲敲門?」

  沒想到薇兒泰竟然真的敲了敲門。門後似乎有什麼動靜。

  諾加斯拿出平時整理儀容用的小鏡子,想從門縫看向門後的狀況,看了一會兒,抬頭對薇兒泰說:「嗯……薇兒泰,妳要不要試試看能不能看到什麼?」

  薇兒泰朝小鏡子裡看了一眼,不禁退後兩步遠離大門。

  「不然我們兵分兩路?」艾瓦索羅說,「一半從後面的門, 一半從這……」

  突然間,大門和書架一起被猛力打破,門後一條巨型的蟲類生物出現在眾人眼前。牠的長度足足有三十呎,在或許是頭部的地方長出了三條觸手包圍著銳利的牙齒,而裡頭則是彷彿深淵般的黑洞。

  索拉二話不說就施展法術,朝巨大的蠕蟲投出火球術。火球在巨蟲的身上炸烈,火焰散去後,巨蟲再度伸出觸手,打開牙齒,看來沒擊中要害。薇兒泰拔箭射射擊,索羅克呼喚雷鳴轟炸,都沒有顯著的效果。

  薇兒泰:「我射不穿!」

  「風之主,請賜與我的朋友如風般的自由行動。」俾斯米爾向諾加斯施展了自由行動術。

  諾加斯拔出劍,唸出禱文,長劍上冒出魔法火焰。

  毀滅蠕蟲張口咬向俾斯米爾和諾加斯。諾加斯被毀滅蠕蟲咬中,俾斯米爾連忙逃開。毀滅蠕蟲伸出觸手抓向諾加斯,卻怎麼也抓不住有神術加持的諾加斯。俾斯米爾捏了一把冷汗,慶興自己選了正確的法術。

  ──要是被抓住可就要被吞了。

  艾瓦索羅以戰鍬擊向巨蟲,也擊不穿蠕蟲的表皮。

  「這不太對勁,手感不對!」艾瓦索羅一邊舉著盾,一邊大喊,「有人有特殊材質的武器嗎?不然打不穿!」

  「需要什麼材質?」俾斯米爾一邊對艾瓦索羅施放虔誠護盾一邊問。

  「寒鐵?精金?」

  「我手上只有鍊銀!」索拉說。

  索拉不禁開始覺得自己需要打造更多種材質的飛刀。

  巨蟲咬向俾斯米爾,俾斯米爾向旁邊一躍,以臂盾擋開觸手:「這蟲子!」

  索羅克唸出咒文,以咒文加持俾斯米爾的蛇矛。

  諾加斯持續唸著導文,舉起長劍,若隱若現的力能籠罩著長劍。長劍向毀滅蠕蟲斬去,火焰、力能與聖力在巨蟲身上斬出巨大的傷口。巨蟲吃痛,重重朝地上一甩,所有人都被震倒,只剩索羅克和被自由行動加持的諾加斯站著。巨蟲咬向諾加斯和索羅克,索羅克不及逃離,被觸手抓住,咬進長著數排牙齒的口器中。同時,俾斯米爾的身上也爆出鮮血,為索羅克承受了一半傷害。

  索拉擲出飛刀,薇兒泰射出箭矢,只是徒勞。

  薇兒泰一咬牙,對索拉說:「我要換刀上去了。」

  露緹希施放德魯伊神術治療索羅克後,看到俾斯米爾看著眼前的戰況似乎下定了決心,喊道:「不要冒險!」

  「嘖!」

  俾斯米爾只遲疑了瞬間,縱身一躍,在空中劃出完美的弧線,躍過毀滅蠕蟲。藉由索羅克幻化武器咒文的力量,瞄準巨蟲背後的弱點,在落下時劃出一道巨大的垂直傷口。

  毀滅蠕蟲發出哀號。

  諾加斯與艾瓦索羅在俾斯米爾的包夾之下合力攻擊巨蟲。艾瓦索羅將針對異怪發揮巨大效力的神能灌注在武器中,接連兩記戰鍬貫穿了巨蟲表皮的防禦。諾加斯揮出威力萬鈞的一劍,破壞力甚至超越艾瓦索羅的兩記攻擊。巨蟲搖搖欲墜,卻還未死。眼看索羅克就要被毀滅蠕蟲吞噬。

  「拚了啦!」

  索羅克召喚雷嗚,轟炸毀滅蠕蟲。巨蟲倒在地上後,開始劇烈地蠕動,然後觸手暴長,痛苦地向四周快速猛烈地揮打。不知過了多久,觸手的動作慢了下來,終於停止。

  「俾斯米爾!」露緹希大喊:「你還好吧?」

  「我沒事。」俾斯米爾笑著說,「你還好嗎?」

  巨蟲屍體的另一端,俾斯米爾的身邊浮著幾塊石盾,為他擋下了所有攻擊。石盾慢慢降下,和地板再度融為一體。

  艾瓦索羅喘著氣爬起身,拉起倒在殘骸中的索羅克。

  「我有事!痛痛痛!」索羅克呻吟著。

  「有人陣亡了嗎?」諾加斯看向眾人,「看起來應該沒有。」

  露緹希:「這到底什麼怪物……」

  薇兒泰罕見地表露出情緒,沮喪地說,「對不起,我幾乎幫不上忙……」

  「沒關係啦,」史塔西斯拍拍薇兒泰的肩膀,「我也是。」

  (待續)

頭像
BlackWolf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110
註冊時間: 2006年 6月 8日, 04:09

Re: [Replay] 第二十七話 蛇杖的秘密

未閱讀文章 BlackWolf » 2020年 6月 12日, 10:59

  戰鬥結束之後,眾人才意識到這裡是一個圖書館,有著大量的書和卷軸。若是仔細尋找,可能可以找到所需的法術卷軸。

  俾斯米爾以治療輕傷法杖治療了激戰過後受到重傷的眾人,雖然治好了絕大部份的傷勢,但法杖內的魔力也所剩無幾。

  艾瓦索羅看向蠕蟲的屍體,「大主教應該不會被吃掉吧?」

  俾斯米爾與露緹希聽了,面面相覷。

  「你剛才在嘴巴裡面有看到……主教的衣服之類的嗎?」艾瓦索羅問索羅克。

  「我那時有點忙,沒時間注意。」

  「要……把怪物的肚子切開嗎?」諾加斯說。

  「欸……我……我不敢看……」俾斯米爾深怕看見大主教已被蠕蟲吞食的情景,轉過身去,握著羽蛇神聖徽喃喃祈禱。

  露緹希抽刀,剖開蟲腹。

  「手法真厲害。」諾加斯說。

  索拉和薇兒泰看著露緹希給獵物開膛剖腹的模樣,依稀想起,當年露緹希承諾幫薇兒泰狩獵山王,事成之後,也看過類似的光景。

  「沒有。」露緹希擦拭被酸液灼傷的雙手,向眾人宣告好消息,令眾人鬆了一口氣。

  「公平紳士在上!」艾瓦索羅說。

  「幸好幸好。」俾斯米爾如釋重負,趕忙為露緹希治療雙手。

  索羅克拿了根棒子在剖開的蟲腹裡撥弄著,裡面還有些武器盔甲之類的物事,而盔甲的主人則已被消化了一半。

  「還是被消化光了?」索羅克邊尋思著,不小心說了出口,一回神,發自己遭眾人白眼,連忙打圓場:「說說而已,大家別在意,我們繼續。」

  薇兒泰瞪了索羅克一眼,便一馬當先地衝下樓梯。

  「薇兒泰!等等!」

  ※  ※  ※

  眾人追上急於表現的薇兒泰,一到下個樓層,立刻聽到一些巨大的翅膀拍擊聲。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巨型的蟲蛾,仔細看,牠們閃亮的鱗翅上的花紋卻是類似骷髏頭的形狀。但牠們的頭部卻不像是蛾,而更像是蜈蚣,並有著四條扭動著的觸手,觸手包圍著其中長著細針般尖齒的口器。

  蟲蛾身邊則有身材矮小,膚色火紅的類人生物。起初因為牠們腦袋的爬蟲特徵,很容易以為牠們是狗頭人,但看到牠們長著四隻手,就理解牠們絕非狗頭人這麼單純的生物。

  「呃……」

  俾斯米爾手上握著剛才從圖書館找來的放逐術卷軸,又看了看眼前的異界怪物,突然意識到自己身在星界,而這裡可能就是他們的原生位面,只得暗罵自己糊塗。

  「食腐蛾!?」艾瓦索羅驚呼:「還有錫爾!?」

  「什麼?」

  「快點全力衝殺!不要給他們機會!」艾瓦索羅說,「錫爾是邪惡的怪物,漫遊於各異界,為了繁衍,會做出任何事。」

  俾斯米爾從側翼衝向錫爾,索拉同時朝向錫爾擲出對抗異界生物用的紫星玫瑰。錫爾身形一晃,閃過索拉的匕首。但這只是虛恍一招,隨即俾斯米爾從側面一槍刺中閃避不及的錫爾。錫爾一面發出怪叫,一面朝俾斯米爾又抓又咬。食腐蛾口器上的觸手如鞭般揮掃向俾斯米爾。只見俾斯米爾蛇杖在地上一敲:「石盾!」地上的岩石浮起,在祭師身邊構成石盾,擋下所有攻擊,隨即迴轉蛇矛反擊錫爾和食腐蛾。

  「錫爾在呼喚同伴!快點讓他閉嘴!」艾瓦索羅朝食腐蛾揮動戰鍬,遞出猛烈的攻擊。

  索羅克聽了,馬上呼喚雷嗚轟向錫爾和蟲蛾。諾加斯揮劍衝向錫爾,但劍又再度脫手而出。露緹希也施展熊貌術加持艾瓦索羅,索拉也施展了迅捷術。登時,眾人的行動速度大增,敵人的動作在眾人的眼中慢了下來。俾斯米爾打倒擋在薇兒泰眼前的食腐蛾後,薇兒泰拉開蒼嵐,一箭射中錫爾。

  「呀!」俾斯米爾吃了一箭,看向箭矢來處,原來錫爾大軍已聽到同伴的呼叫,迅速出現在眾人眼前,朝眾人展開攻擊。

  索羅克持續呼喚雷鳴,鼓聲猶如永不停止的暴風雨轟向錫爾大軍,將他們炸得動彈不得。

  錫爾的援軍仿佛源源不絕般出現,殺向前線的俾斯米爾和諾加斯。一名錫爾朝向俾斯米爾揮出短劍,俾斯米爾身邊的羽毛高速迴轉,以真空之力削弱了大部份的攻擊力道。諾加斯撿回武器,施展牛之蠻力,力氣大增。舉盾擋下了食腐蛾如鞭般的觸手攻擊,然後揮劍反擊,斬殺了巨蛾。

  索拉唸著咒語,俾斯米爾聽到索拉的念咒聲,認出那是火球術的咒文,連忙向後退開。俾斯米爾一向後退,火球就炸向他眼前十多個錫爾。

  火焰散去後,只見錫爾將近半數的錫爾陣亡。其中一個錫爾喝下藥水,消失不見。索羅克隨即施展識破隱形,喊道:「艾瓦索羅!小心你的左邊!」然後連續的雷嗚將錫爾炸暈。還能行動的錫爾見到索羅克的威脅如此巨大,紛紛朝他射出箭矢。索羅克吃了好幾箭,承受一半傷害的俾斯米爾身上也流出血。

  俾斯米爾聽了索羅克的話,朝艾瓦索羅左邊試探性地刺出一槍,什麼也沒刺中。不信邪的俾斯米爾,朝向同樣位置連續刺出三槍。一陣紮實的手感傳來。

  「好像戳中什麼東西……」

  蛇矛的另一端,隱形的錫爾現出原形,矛尖沒入它的胸口,倒地而死。

  索拉朝向正在與艾瓦索羅交戰的食腐蛾投出紫星玫瑰,紫星玫瑰準確地貫穿了巨蛾的頭部和身軀,射殺了巨蛾。相比體型小的錫爾,飛蛾是更大也更容易的目標,便有如以往在獨眼鴉酒館裡射飛鏢般輕鬆寫意地命中目標。紫星玫瑰回到手上後,索拉繼續以紫星玫瑰攻擊另一隻食腐蟲。

  諾加斯舉起獅盾和長劍以一敵三,兩名錫爾和食腐蟲圍攻諾加斯,悉數被獅盾擋下。諾加斯看準時機轉守為攻,三劍砍去,又一名敵人倒下。正要乘勢攻擊,長劍又脫手而出,諾加斯不禁暗罵。敵人見機不可失,朝諾加斯一陣亂抓亂咬和觸手鞭打,卻跟本突破不了諾加斯的防線。

  俾斯米爾繞著索拉和艾瓦索羅交戰的巨蛾,一邊移動,一邊擋下攻擊。飛蛾面對艾瓦索羅和索拉的攻擊,無暇顧及俾斯米爾時,俾斯米爾從死角刺出三槍,打倒了食腐蛾。擋住火線的食腐餓倒下後,索拉和薇兒泰便射擊錫爾。

  諾加斯一面防禦一面撿回長劍,揮向錫爾,又一名錫爾倒下。

  戰場上只剩一名持弓不斷攻擊索羅克的錫爾。索羅克也以投石索還擊。錫爾連忙逃跑。

  「逃了一隻……這下後面可能麻煩了。」諾加斯說。

  「是啊。麻煩了。」

  「幹的好!」艾瓦索羅說,「這些錫爾可是很危險的敵人。他們可是會在無助的人身上……」

  艾瓦索羅偷偷看了索拉一眼。

  「……產卵。」

  薇兒泰聞言大驚。

  「別只看我,它們可是男女通吃的。」索拉聳聳肩。

  「的確如此。」艾瓦索羅點點頭。

  「原來如此。」諾加斯說,「那就殺光他們吧。」

  「你已經殺光他們了,燒火仔。」艾瓦索羅拍了拍諾加斯。

  ※  ※  ※

  「這到底有幾層啊?」索羅克喃喃自語。

  眾人尾隨薇兒泰的腳步繼續往樓梯下前進,下層又是一個圖書館。

  「更多的書……」

  「如果有時間的話我還真有點想留在這裡好好研究研究。」史塔西斯說。

  「你不怕唸書唸到一半被吃掉嗎?」索羅克看向史塔西斯,露緹希也點點頭:「可以把你留在這裡研究。」

  「我可不想當錫爾的孵化器。」

  眾人走下樓梯,卻在下層的房間裡,撞見兩隻如雙足蜥蜴般的暗音盲怪。地上幾具錫爾的屍體,看來是剛才逃走的殘兵,在這裡被暗音盲怪消滅。

  艾瓦索羅揮動戰鍬衝向怪物,索拉朝怪物擲出紫星玫瑰,薇兒泰拉開蒼嵐射擊,露緹希對俾斯米爾施放自由行動術後,俾斯米爾也繞向怪物的背後攻擊。

  暗音盲怪向眾人發出嚎叫,雷轟般的震懾轟向眾人。薇爾泰和索羅克登時無法行動。史塔西斯唸出隱形術咒文,讓攻擊主力的索羅克隱形。

  諾加斯呼喚制裁邪惡的力量,衝向與俾斯米爾交戰的盲怪,一劍斬去,重傷怪物。

  「怎麼又是我一個人和怪物單挑……」

  艾瓦索羅一邊抱怨,一邊揮出戰鍬攻擊。

  門外又跑進一隻暗音盲怪,以音波攻擊眾人全員。俾斯米爾連忙導引最後的正能量為眾人治療。

  「大家散開!這樣會一直被集中攻擊!」

  索拉擲出紫星玫瑰,正中怪物頭部。怪物吃痛,退了一步,朝眾人嚎叫,史塔西斯和索羅克被震懾得動彈不得。

  諾加斯引導力刃,一劍將眼前怪物斬成兩半,然後轉身揮劍對付另一隻怪物。

  艾瓦索羅施放祈禱術,怪物趁機朝艾瓦索羅揮出利爪,艾瓦索羅擋下了利爪,卻被怪物利齒咬中,便在武器上施以破敵之力,瞄準怪物的弱點猛烈還擊。

  「風之主亞卓阿,請以賜予您的追隨者強大的祝福!」

  俾斯米爾施放了熱忱祝福,強大的戰鬥祝福灌注在眾人體內。

  露緹希唸出了鎮靜之言,索拉便從暈眩的狀態中恢復。但怪物持續嚎叫,音波打在眾人身上。史塔西斯、薇兒泰、露緹希眼看就要支持不下去。

  「大家散開,繞去怪物的背後!」

  索羅克呼喚雷吟,轟向暗音盲怪,卻見音波攻擊對暗音盲怪不起效果,只好撤退上樓。

  「交給你們了!」

  索拉、露緹希、史塔西斯在似乎永不間斷的音波攻擊之下不支倒下。諾加斯只能想辦法在最短的時間內消滅敵人。心一急,長劍再度脫手而出。持雄獅盾咬向怪物,只是雄獅盾從來就是威嚇的意義大於實質攻勢。

  門外又跑進一隻暗音盲怪,攻向眾人。俾斯米爾趁其不意從後方以蛇矛發動連續攻擊。盲怪吃痛,便把注意力從別的同伴轉移到俾斯米爾身上,攻向俾斯米爾。俾斯米爾迅速左右閃避,躲開攻擊。

  艾瓦索羅終於放倒眼前的怪物。另一隻怪物隨及撲向艾瓦索羅,艾瓦索羅持盾擋下。

  「快醒醒!」薇兒泰趁著攻擊的空檔衝向索拉,朝索拉口中灌進治療藥水。

  艾瓦索羅一面擋著怪物的攻擊,一面喊道:「聖火仔快過來幫我!不然就把傷者帶走!」

  為自己急救完畢的索羅克回到戰場,召喚雷霆之力。這次並非音爆攻擊,而是落雷閃電,轟向怪物。

  「我來治療!」諾加斯導引正能量,治療戰場上的友軍,然後持劍盾逼近攻擊艾瓦索羅的怪物。索拉被正能量治療後,終於悠然醒來。

  「可惡!」艾瓦索羅轉守為攻,擊向眼前的怪物。怪物逐漸不支,但還未倒下。用最後的力量朝向眾人發出嚎叫。

  諾加斯搶到倒下的史塔西斯身前,以身作盾護住史塔西斯。俾斯米爾一槍刺死眼前的怪物,然後迅速朝露緹希一指,守衛羽毛飛出,飛到露緹希身前以真空之力抵消音波,耗光了魔力而碎成羽屑。薇兒泰把剛轉醒的索拉推出音波攻擊的範圍,自己卻身中音波攻擊而倒下。索拉見狀,朝怪物擲出紫星玫瑰,準確地從怪物張開的嘴巴射中喉嚨。怪物停止嚎叫,咳出一大口鮮血。

  「牠快不行了!」

  諾加斯聞言,一劍斬下怪物首及,結束了這場惡戰。

  ※  ※  ※

  「可惡……真痛。」諾加斯還劍入鞘,「我的法術都用完了,真糟糕啊。」

  俾斯米爾治醒了露緹希之後,和露緹希一起消耗了許多法術為眾人治療。索羅克也用完了治療中度傷法杖的魔力。

  「我們應該沒辦法繼續了吧?」艾瓦索羅嘆一口氣。

  「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史塔西斯醒來之後說,「我們能休息一陣子再前進嗎?」

  「但大主教能等這麼久嗎?」露緹希臉色蒼白地說。

  艾瓦索羅抓抓頭。

  「大主教真的在這裡嗎?」諾加斯說,「帶著蕾蕾塔.班底門,感覺兩個人很難在這裡存活。」

  薇兒泰「那我先去下面探探。」

  索拉:「拜託你了,萬事小心。」

  「等一下,大家不要貿然進入戰場……」俾斯米爾正說話時,薇兒泰已經消失在樓梯間。等她再度出現時,她說:「下一層是安全的。地上有一些錫爾的屍體。而樓梯間……似乎有點問題。」

  眾人來到下一層,薇兒泰所說的樓梯間。薇兒泰隨手拿本書扔下樓梯,書在樓梯間的空中被燒掉。

  「這什麼妖術?來解除魔法看看?」史塔西斯看向索拉,索拉卻只能搖搖頭:「我不會。」

  卻見索羅克以偵測魔法觀察了一陣子後,說:「我會。但只有一次機會。」

  眾人望向索羅克,不由得緊張了起來。薇兒泰連忙加油打氣:「你行的!」

  索羅克集中注意力,施展解除魔法。過了一會兒,索羅克鬆了口氣。

  「呼……」

  眾人紛紛為索羅克歡呼,諾加斯甚至還答應回去之後要請索羅克吃飯。

  俾斯米爾心中有預感蕾蕾塔就在下一層,思及此處,不禁想到應該要找拉烏斯一起來的。只是事出匆忙,未能周詳計劃。正當此時,傳來在下方探路的薇兒泰的呼聲。

  「你們快來!」

  眾人聞言快速趕到,在沙發上看到了睡著的蕾蕾塔。

  「蕾蕾塔!」

  「你們是……」蕾蕾塔醒來,「啊!索拉老師!俾斯米爾祭司!還有維督澤米艾的皮鼓手索羅克!」

  俾斯米爾:「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蕾蕾塔非常高興,臉上卻都是淚痕。

  「對了!」蕾蕾塔抓住索拉的長袍,「快點救救大主教!他在下面!」

  索羅克:「除了大主教以外還有誰跟你在一起嗎?」

  蕾蕾塔搖頭,說道:「我只記得那天,大主教忽然跑來我房間,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又有其他人跑過來好像要傷害大主教。大主教放了個法術,我們就跑到這裡來了。大主教說什麼被干涉,有裂隙。接著就跑了好多怪物進來。大主教試著把他們都擋在外面,但後來來了隻大蟲。」

  索拉安撫著蕾蕾塔。

  「我們只好逃到最底層來。」

  諾加斯:「所以大主教現在在下面抵禦怪物嗎?」

  「怪物都在上面啊。」蕾蕾塔說:「大主教說他要維持裂隙不能讓裂隙繼續擴張。」

  「什麼!」俾斯米爾跳了起來。

  蕾蕾塔:「快點去幫忙大主教!」

  「蕾蕾塔拜託你們了!」俾斯米爾衝下樓。

  只見哥霞大主教在底層張開手,不斷有能量從他的身體經過手,然後傳到這塔的塔身裡頭。白鬍子的哥霞大主教仿若沒看到眾人,臉色蒼白,形容枯槁,老了好幾歲。

  「大主教!」俾斯米爾驚呼。

  哥霞大主教來到以實巴替之後,總是以老人的樣貌示人。但現在眼前的哥霞,是貨真假實地老了十幾歲。

  「這……應該要幫忙穩定法術嗎?」諾加斯有點手足無措。

  索拉和俾斯米爾觀察法術。原來這個避難所就是哥霞的蛇杖。但在班底們大宅被攻擊時,蛇杖被砍傷,所以哥霞帶著蕾蕾塔逃跑時,裂隙就和星界連結了起來,怪物就從裂隙闖了進來。哥霞光是想要闔上裂隙就耗光力量,沒辦法帶蕾蕾塔回去。

  諾加斯、俾斯米爾和露緹希點點頭,一起幫忙灌注法力。三個人的能量灌注到哥霞身上,一陣光芒大作,遠處似乎傳來了某些扭曲、重物移動的聲音,終於關上了裂隙。

  哥霞一陣踉蹌,俾斯米爾趕忙扶住他。

  「俾、俾……俾斯米爾……」大主教氣若遊絲:「我就知道你會過來。」

  「大主教,沒事了。我們先離開這裡吧。」

  眾人帶著大主教與蕾蕾塔,回到頂層的法陣,離開了蛇杖。

  (完)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