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第十八話 未完

回覆文章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P]第十八話 未完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9年 8月 4日, 21:20

  日記
  
  1
    應班底們.瑪挪亞的委託,收割者四名代表,埃爾,羅倫斯,索拉,諾加斯來到大火爐。

    石輪部哈薇圖一看到我們,在這裡打工的石輪部的哈薇圖似乎就知道我們的來意:「班底們先生已經
  等你們很久了。」

  她帶著我們從從櫃檯旁邊的隱密通道經過螺旋樓梯上到二樓,這間包廂和二樓的其他部分完全隔開,
  連我們來這麼多次都沒聽過這個包廂,地上鋪著充滿異國風情的地毯,桌椅是用高級白樺木製成,連細節
  都有細小的雕飾,再鋪上不知道產自哪裡的藍綢椅墊,加上撲鼻而來的不知名香氣,有種來到了異世界的
  錯覺。這裡正對著一樓大廳的舞台,不僅視野最好,這裡的收音也是特別設計過,可以完美聽到舞台任何
  角落的表演,瑪挪亞‧班底們就在包廂的主席坐著,左手夾著一根手指粗的捲菸,右手搖著一只不知什麼材
  質做的透明杯子。

    哈薇圖:「班底們先生....」哈薇圖小聲的說,瑪挪亞背對著哈薇圖,伸出左手食指比在嘴唇上,示意
  先不要講話。哈薇圖有點困擾的看向我們,不知道該讓我們先坐下還是先等等。一旁的椅子上坐著我之前
  的合夥人卓哥密,他要我們自己找位子坐。坐在椅子上看向一樓舞台,上面唱歌的是自「小白楊」蘿瑟米
  芮離開之後,目前大火爐最紅的歌姬「黑絲」莉薇加。
  
    隨著樂器的伴奏,莉薇佳低沉的嗓音從舞台傳到了二樓,但可能是小白楊的印象太深,雖然聽過幾次
  表演,我們一直沒有對這位新的歌姬留下什麼印象,這次來見瑪挪亞‧班底們,才終於有機會多欣賞她的歌
  聲,她的歌聲相當渾厚,難以想像這麼瘦弱的身體能擁有如此有利的歌喉,尤其是能夠演唱低音的歌曲,
  這點更是與小白楊不同的地方,是我喜歡的歌曲風格。

    如果她來演唱『站在草原望白城』,應該會更加的嘹亮吧?

    埃爾:「願公平紳士為我們今日的會面賜予祝福。」
    諾加斯也向卓哥密點頭致意。

    根據以實巴替街頭巷尾的八卦,在小白楊離開之後,白楊詩會顏面盡失,以實巴替的傳聞中,這是有
  史以來第一次,受邀上頂樓表演的詩人最終沒有出場,除了白楊詩會之外,大火爐也失去了長久以來最能
  吸票的歌姬,「黑絲」莉薇加就是在這時候出現在大火爐門口,據說她不僅穩住了流失的客人,更讓大火
  爐的客人屢創新高,大火爐的生意甚至比先前小白楊的時代還要更好。尤其是白楊詩會屢次邀請莉薇加加
  入詩會,每次都遭到拒絕,更讓莉薇加的名氣大漲,有人說她出身佳涅宛鐵民名門,所以才會蒙面不願被
  人知道真實身分,有人說她蒙面是為了避免她的美貌讓她捲入無謂的爭端,也有人說她其實本身相貌普通
  ,蒙上面紗反而讓大家對她的容貌起了好奇,總之是個充滿神秘色彩的人。

    卓哥密給我們倒上酒,從瓶身看來,這是風神教會自釀的藥草酒,我也幫卓哥密給滿上一杯,他又打
  開了一個精緻的小盒子放在我們面前,裡頭擺了許多支捲菸,菸草不是瀚土的產物。

    在商隊的傳聞中,聽說是過黃金之翼騎士團從遙遠的南方取得了這種玩意,傳了進來,據說他們最早
  是在異民族的部落祭司薩滿在祭祀活動中發現了這種玩意,黃金之翼騎士團把菸草帶回瀚土之後,人們發
  現他有提振精神的效用所以很快在法師中普及,半身人、矮人也都很喜歡,不過甫成立沒多久的教廷似乎
  反對菸草的使用,任何吞雲吐霧就好像在效仿惡魔一般。但風族人很喜歡,特別受到伊勒里亞帝國的貴族
  們歡迎,於是菸草也就這樣跟著風族的商人們到處出現,不過其他族群之中好像不太常見,是具有典型風
  族色彩的奢侈品。

    我自己叼了一根,拿了火柴先給卓哥密點一根再自己點上,入口並不辛辣,這氣味像絲絨一般經過肺
  在吐出,稍微讓我有點放鬆。埃爾也熟練地點上一根,吞雲吐霧了起來,房間內頓時煙霧繚繞。諾加斯則
  是沒點捲菸,拿起酒杯慢條斯理的慢慢品味杯中物。

    索拉也難得的挑了一根點了起來,又喝了一點草藥酒,真是完全超出我的想像,原來索拉也有這麼瀟
  灑的一面嗎?


    瑪挪亞手腕風行電擊,作風硬朗,前陣子以外來者的身分直接挑戰里安農之風的貿易戰到現在還是為
  人津津樂道。這也讓里安農之風吃了大虧,放棄了藥材的特許。從無差別的奉獻,已經知道他的財富已經
  積累到另外一個層級,但是投資必然要有回報,沒有人會持續而永久的奉獻一切,除非這背後有更大的利
  益得以驅使,但不管怎麼說,在推動自由貿易競爭上,是一件好事情。

    我跟班底們商會有共同的敵人,我也知道瑪挪亞視里安農之風如仇寇,但至於是什麼原因,我並不清
  楚。但從旁人眼中看來,瑪挪亞班底們有點風族人至上的概念,但同時也能兼容大度的敬重擁有能力的非
  風族裔,作為一名叱吒商場的商人,他也大量雇用了非風族裔的人士,只是他總希望他的部屬們能夠跟著
  信奉帝國國教會的正道。
 
    里安農之風算是以佳涅宛本地人為主的商會,長久以來壟斷了以實巴丟的貿易,雖然里安農之風宣稱
  自己的高壓手段是為了保護以實巴丟免於外部激烈的競爭,但造成以實巴丟的一般商家無法與外界貿易,
  全都得透過里安農之風也是事實,最後里安農之風幾乎壟斷了以實巴替的對外貿易。

    相較之下,瑪挪亞崇尚自由競爭的貿易,可能也是因此看不慣里安農之風的保護主義——我起碼比較喜
  歡這樣。

    從稍微懂事的時候開始,卡德勞加斯家族中,卡洛里斯跟被我砍頭的伯父以實敏塔斯,在如何維持與里
  安農之風之間的關係上有很大的爭議,爺爺泰辛比的事業由於需要往來白城與奧斯拉波列,常能夠不透過里
  安農之風帶回商品販賣,因此和里安農之風關係屬於略為對立的關係,但伯父不肯聽爺爺的勸告,一直認為
  應該要向里安農之風靠攏,但你父親則是一直遵循爺爺的指示,積極向奧斯拉波列那方站隊。

    現在的結果很明顯,伯父掛了,卡德勞加斯商會被里安農之風吸收,至於吉瓦特斯和維吉莉雅應該就成
  為替他們打工的走狗。

    在上旬的商會戰爭中,根據埃爾的說法他有班底們出謀策劃對付里安農之風,而我則是和討人厭的維蘭
  塔斯應酬,讓維蘭塔斯願意保持中立,派出城衛維持治安,也避免里安農之風用雇用地痞砸店這種下做的手
  段來迫使班底們商會的店家低頭。

    演奏來到結尾,剩下撥絃的繾綣,莉薇加的表演結束,瑪挪亞用力的鼓掌,哈薇圖這時才說:「班底們
  先生,您的客人到了。」

    瑪挪亞嘆了口氣:「哎,不知道要花多少錢,莉薇加才願意跟我一親芳澤?」
    哈薇圖:「唉呦,班底們先生你上次不是送了拳頭那麼大的黑寶石給她?」
  「還是沒能打動她的心嗎?」果然白城的八卦大火爐是傳遞的最快的,連底層的服務生都知道這件事情,

    瑪挪亞哈哈大笑「她說拳頭那麼大的寶石也不能戴,大而無當,退還給我了。」
    哈薇圖:「嘖嘖,是我的話,半顆拳頭大我就什麼都好了。」

    瑪挪亞大笑三聲,作勢要拍哈薇圖的屁股吃起豆腐來,哈薇圖則是一扭裙擺,巧妙地替諾加斯倒酒的份上
  ,藉故閃到埃爾的背後。

    如果說瑪挪亞有什麼弱點,可能就是好色,從奈列佩利回來之後,就聽過不少傳聞,例如他和奧斯拉波列
  的畫家、風族副總督的女兒、烏涅日的豪商、甚至是「小白楊」蘿瑟米芮據說也有被他追求過,最有趣的傳說
  則是「小白楊」狠削了瑪挪亞十萬枚金幣。但這件事情瑪挪亞鄭重否認,還提出懸賞一萬枚金幣要捉拿這散布
  謠言的惡劣份子。

    就我們上次恰巧碰見法西弗的事情也不過就幾個月前,蘿瑟米芮在失蹤之前一直待在以實巴替,而瑪挪亞
  這傢伙則是最近才來到以實巴替,想來這是某些好事者故意傳出來的八卦。

    但坊間也有一些傳言,克盧斯蘭區的人說,好色這個特質其實是瑪挪亞刻意營造出來的,因為他每天都要
  抽出時間去和女兒見面,他的女兒蕾蕾塔是十年前去世的正妻所生,瑪挪亞這麼疼愛自己女兒,感覺瑪挪亞的
  好色有點像是為了避免自己重視的人被捲入風波而刻意營造出來的,想要轉移大家的注意力之類。

    哈薇圖躲在埃爾背後,似乎很在意瑪挪亞又要吃她豆腐的問「班底們先生要點餐了嗎?」

    瑪挪亞:「老樣子,伊勒里亞傳統。不吃豬肉、不吃貝殼、一定要煮熟不能見血。」
    瑪挪亞比了個砍頭的手勢,又雙手合十:「動物必須一刀斃命後吟唱經文令其安息。其他我來者不拒。」

    瑪挪亞看向我們「卓哥密和埃爾你們跟我都吃一樣的吧?你們其他人就自己點吧。」卓哥密跟埃爾點了點
  頭。

    哈薇圖:「好的那就兩份伊勒里亞串燒羊肉和牛肉蔬菜湯搭配黑麥麵包和起司。」
    哈薇圖又頓了頓:「不過。。。班底們先生,先跟您報告,這禮拜物價又上漲了一點,現在這樣要十五枚
  金幣。」

    雖然我對物價並不太敏感,在戰場上,也很久沒有在意過吃的到底是什麼,但現在居然會在意起物價了
  —理由在於漲的太快,難民太多。

    瑪挪亞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感謝羽蛇神的恩賜,還有辦法享受美食,都是諸神的恩寵。」

    羅倫斯:「班底們閣下看來是比較不喜歡『老車夫』的庸脂俗粉,看來要有真正具備美貌與智慧的女性才
  能夠列作收藏。」在聽說過好色的瑪挪亞的傳言後,我想試試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此的好色,不過瑪挪亞並
  沒有回答,只是敬了我一杯。

    算了,凡人終歸一死,有點壞習慣又算得了什麼,養的起女奴,能跟美女共枕,都是在這無盡冬日之中的
  一點慰藉。
  
    哈薇圖給我們點完餐蹦蹦跳跳地離開,看來這個石輪族之女實在很能適應大火爐的工作,瑪挪亞則是盯著
  哈薇圖遠去的屁股,嘟嚷了幾句「活潑的蠻族女好像也可以試試。。。」

    風族人極度重男輕女,對於這點已經見怪不怪了,卓哥密走過去把門關上,再確認了一次,瑪挪亞的神情
  又轉換成談正事時的嚴肅表情。

    瑪挪亞:「你們應該也聽說了一些,這次我有點私事想請人處理。因為是私事,所以不便讓商會裡頭的人去
  做。」「希望各位口風夠緊,我不想看到我的事情被洩漏出去。」我們點頭表示同意。

    瑪挪亞嘆了口氣:「怎麼說呢,那是我崛起之前的事情了吧。」他開始說起以前的事情。
    瑪挪亞:「在奧斯拉波列,藥材的商社中,原本最強大的是佐林尼卡斯商社。」
  「那時候我剛入行,收購鄉間的藥草,賣給佐林尼卡斯精煉」
  「老佐林尼卡斯是佳涅宛人,他沒有改宗帝國國教會,卻學風族一妻多妾有兩個妻子。」
  「大兒子是妾生的,小兒子卻是正妻生的。」
  「老佐林尼卡斯身體不好,兩個兒子開始爭權奪利,」
  「大兒子管的是銷售,小兒子管的是採購。」

    講到這裡,瑪挪亞抽了口菸草,又嘆了口氣。我剛住在漏水小房子的時候也有過這麼抽著捲菸的心情,那
  個時候滿嘴的苦澀,不是很愉快的回憶。

    瑪挪亞:「當年我也是太急著想要出頭。」
  「小兒子算是我的客戶,年紀又相近,本來就相熟。」
  「我跑去跟他說,我們可以扣住貨源,讓大兒子什麼東西都沒得賣。」
  「三四個月內就能讓他倒閉。」
  「小兒子信了我,和他哥哥決裂。」
  「接著我又跑去找他哥哥,跟他說我能夠代替他弟弟賣藥材給他。」
  「風族諺語說,抓不到上升氣流只有死路一條。」
  「他哥哥就急如失去飛羽的燕子,把所有的訂單都轉到我這。」
  「我就誘使他預付款,用他的那筆錢去收購了所有的藥材,讓他有東西好賣。」
  「結果三個月過去,先倒的是他弟弟,我也順勢把他弟弟的採購渠道全部吃了下來。」
  「接著我再斷了他哥哥的貨源,用兩個月讓他也倒閉。」
  「只不過五個月的時間,我就成了奧斯拉波列最大的藥材商社。」

    瑪挪亞深深的,用力的吸了一口,接著吐出一口大煙,又喝了一大口藥草酒,像是幾十年來的祕密終於彰
  顯的舒暢,但也因為喝了太大口的藥草酒,臉色立刻紅了起來。

    瑪挪亞:「那都是陳年往事啦。」
  「結果,老佐林尼卡斯聽到商會被我併購,一口氣喘不過來死在病床上。」
  「破產之後,生性揮霍的大佐林尼卡斯無法支應他的奢侈生活。」
  「他本來就不是個厚道的業主,所謂樹倒鳥遠遁,首先是老婆跑了,家僕們也都捨棄他而去。」  
  「他自己沒有多久,就搞到連支應基本生活都沒有辦法的地步,後來聽說上吊了。」

  瑪挪亞在胸前連劃了幾個五芒星「願語風者引導他們的去路。」

  
    回憶說完了,瑪挪亞看向我們:「也不是說愧疚什麼的,畢竟商場就是戰場,一不留神,死的也可能是我。」
  「何況如果不是他們自己為富不仁,沒有人願意在他們需要協助時伸出援手,他們也不會崩潰的那麼迅速那
  麼決絕。」
  「哎,只是這麼多年來,難免會想到當年或許有其他的做法,不用做的那麼絕。」
  「總之,我的請託,是希望你們找到那個弟弟的後裔。」

    而這時正好哈薇圖敲門把大餐給端了上來,休息了一陣的「黑絲」莉薇加也回到台上開始演唱,瑪挪亞
  順勢停下了話題,讓大家一邊用餐一邊聽表演。

    羅倫斯:「原來這就是家族內部傳聞的消息,我一直認為,商場並沒有如此的硝煙。但其實這才是真正的
  戰場。」

    卓哥密:「老闆說了,這次的費用是一萬枚金幣。」
  卓哥密拍拍埃爾的肩膀「老闆很看好你,我這次也向收割者說一定要派埃爾來幹這單。你要不要考慮退出收
  割者來商會來做事啊?」
  
     卓哥密看向我「羅倫斯也是。」
  「哈哈哈哈哈這樣光明正大挖角可以嗎?」
  卓哥密瞥了班底們一眼,瑪挪亞笑而不答,卓哥密又笑了笑。

    埃爾:「短時間內我還不會離開收割者,傭兵雖然見錢眼開,不過也是需要職業倫理的,正是因為倫理,
  才讓我們與野獸不同。」

    羅倫斯:「上次班底們閣下提供的建議我有認真考慮,海都現在是團長的身份,現在是穩定多了,這趟尋
  人結束之後我就會加入,雖說還沒跟拉烏斯他們商量,不過我希望狠狠給里安農商會他們來一下,我爺爺以前
  也不需要透過里安農商會就可以自由販賣商品,我已經跟我們家的親戚對立,在我有限的人生裡,剩下的就是
  把他全部給拿回來。」

    諾加斯:「感謝哈薇圖小姐的服務總是如此周到。」
    埃爾:「那就希望公平紳士能夠引導我們順利找到這個小兒子的後裔了,目前有線索嗎?還是要讓我們大
  海撈針的找人呢?」

    瑪挪亞好像從來沒有聽到卓哥密提起的話題一樣,「在奧斯拉波列時,我就委託過那裏的冒險者調查」
  「大佐林尼卡斯無後,小佐林尼卡斯,也就是弟弟──泰塔斯後來困窘潦倒,好像病死了。之後他的妻子帶著
  他兒子回去老家。」
  「他的老家,應該在以實巴替附近,一個叫做錫卡斯村的鄉下地方。」
  「來到以實巴替除了支持審判戰爭之外,也是想要找到泰塔斯的兒子莫蒂尤斯。」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