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第十七話幕間:跟菲歐娜告白

回覆文章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P]第十七話幕間:跟菲歐娜告白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9年 7月 24日, 17:17

    跟著班底門商會的車隊回到以實巴替,取了賞金,羅倫斯約了菲歐娜到大火爐吃飯,
  租用了那個平常圈起來的聖佛瓦與聖法拉利坐過的桌子,二話不說點了一頭烤乳豬。

    等待上菜的時間兩人有點尷尬跟沉默,好不容易等到烤乳豬上桌。
    羅倫斯便開門見山地說了:「讓我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吧。」

    菲歐娜牛飲一口把大杯啤酒喝光,用手背抹了抹嘴巴,看向羅倫斯,「為什麼?」
  接著開始手撕烤乳豬,還不忘向服務生點了第二杯啤酒。
  
    「因為我喜歡你,喜歡有個性,女漢子。」羅倫斯一邊切著烤乳豬的脆皮一邊說。
    「...你覺得,哪個女孩被說是女漢子會感覺高興的?」菲歐娜故意不看羅倫斯悶著頭
  一邊吃著豬蹄。

    「妳不覺得妳的直爽個性是一種優勢嗎?比起那些大家閨秀,嬌柔作做的女人來說,
  我從上次伐木村你跟索拉吵架那次就喜歡你的態度了。」本來羅倫斯還想說『老車夫』
  的紅牌個性就這麼嬌柔作做的事情,想想觀感不好還是算了。

    菲歐娜這時抬起頭來「但我們好像不太熟,而且我不太懂你們有錢人的玩笑,什麼叫
  做已結婚為前提交往?意思是說一旦交往了就一定要和你結婚?」

    「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就是認真的不是玩玩的交往了。我不富裕,只是個傭兵,但是我
  能站在你面前保護你。」

    「那要是我不想認真怎麼辦?」

    「慢慢體會就好啦。」羅倫斯切著豬背肉,吃了一口。

    「我每次不想學矮人語的時候,家庭教師就這麼跟我說的。」

    「要不要試試看矮人深水炸彈?」
    
    菲歐娜皺起眉頭:「我還是不懂。我和你不熟,你也不了解我,卻跑來說要跟我認真
  交往⋯⋯我連你哪裡值得我欣賞都不知道,你不覺得要熟一點才有可能講這些嗎?」

    「所以當然要現在開始了解啦。老闆再來兩杯!」

    「我是羅倫斯,商人之子,卡德勞加斯家族,不過現在在姬兒丁收割者幹傭兵,之前⋯
  之前⋯在家裡弄點物流的事情。」

    「呃....」菲歐娜抓了抓頭,
    「我是菲歐娜,喜歡吃肉。」接過第三杯酒,又是一口喝掉,「還有喝酒。」

    羅倫斯跟著又喝了一杯,向燒岩老闆再點了兩杯。
    「上次麻煩了你一起去調查被自殺的約哈拿斯,實在很可惜沒查到什麼,後來修道院
  是諾加斯他們去,不知道有沒有什麼發現,後來去奈列佩利的這三個月,好像過了三年一
  樣的漫長。能從前線回來,我已經很知足了,看到那些未完成自己夢想的傭兵們,我覺得
  有些事情,回來一定要做。例如認真的對自己看重的人表達心意。」

    羅倫斯一邊說著一邊又喝了一杯。「不想就這麼不明不白的在戰場上結束自己的人生。」

    「如果妳想去走走的話。我們也可以騎馬一起去波帕茲克子爵的莊園走走,旅行一下,
  我的家人現在都住在那裡。」

    「我不想像其他傭兵一樣,對著心愛的人說這場戰爭打完之後我們就回家結婚這種話,
  因爲戰場無情,說完的人當天都去見卡法了。」

    「奇怪的人,有點煩,不過還不算太討人厭。」菲歐娜又喝了一杯,「不過蠻不會看人
  眼色的,這點挺棘手。」

    「現在我算對你有點認識了。」菲歐娜叫來服務生,扔了一把硬幣給他,還說不用找了,
  然後才看向羅倫斯,
    
    「如果你還是這麼看不懂眼色,那我遲早會受不了的。」說完,咚的一聲趴在桌上睡著
  了。

    「咦,喝醉了?」羅倫斯看了看菲歐娜,
    「燒岩老板麻煩開間房扛她進房睡,費用算我的。這是醒酒藥跟水放在她桌上。」

    「羅倫斯啊,看來你小子終於懂了繁衍的真義了嗎。」燒岩老闆調侃著。

    服務生:「。。。老闆,這錢別說不找了,根本就不夠啊,怎麼辦?作為男性你總要替
  心儀的女性買單吧,我都聽見了。」服務生看向燒岩老闆跟羅倫斯。

    羅倫斯正要掏錢的時候,菲歐娜微紅著臉爬了起來,把缺的額補給服務生。

    「唉....本來想裝睡混過去,看來奧拉薇雅也不認同我這樣做。你都這麼認真地提了,我
  也應該認真地回應你才符合正義之道。羅倫斯‧卡....呃....卡什麼的先生,」菲歐娜因為唸不出
  羅倫斯的姓氏而又臉紅了。

    「我沒有辦法和認識不深的人交往,更不用說是結婚了,你並不討人厭,只是你並不是我
  喜歡的類型。如果我是個女漢子,我就不會需要你保護我;如果我想要你保護我,那我就不會
  是個女漢子。不知道你聽不聽得懂?」菲歐娜認真地看向羅倫斯,眼神中帶著堅定,然後把自
  己剩下的酒喝掉。

    「酒肉錢我們就各付各的吧,話說回來,比起『大火爐』,我更喜歡又吵鬧又髒亂,有著
  廉價麥酒和便宜串燒的小店,像是『冒火冬狼』之類的。真要約的話,去那裡我會更自在。」

    說完,菲歐娜站起來轉身走出店外:「走了吧。」

    此刻,大火爐現役最紅的歌姬「黑絲」莉薇加正好唱起了悲傷的情歌《埃佛曼尼恩與海兒
  佳蘇芮》,她低吟淺唱的歌聲如哀嘆如霜隕,彷彿是為羅倫斯伴奏一般,一旁伴奏的詩人則是
  輕撥和弦應和著。

    羅倫斯站了起來:「對於妳拐彎抹角的拒絕我提出嚴正的抗議。這就跟蔑列並的銀舌教典
  寫的一樣,你只是在躲避,而不是真正要做點什麼。正義女士教典記載,接受內心的自己才會
  變得強大,女漢子的本質是表面上能打能戰,但那是因為沒人能倚靠跟保護內心最軟的一塊。
  這塊將由我—以實巴替的羅倫斯來保護!跟我結婚吧!菲歐娜!」

    菲歐娜白了一眼,「⋯⋯老實講我是愈來愈覺得你很白癡所以才想裝死,但不得不說最後
  這句我有點被你感動,只是我還是得說,你再說一次女漢子什麼的我就揍你。」菲歐娜嚴肅地
  說。「要結婚的話你不是應該先從傭兵、冒險者的身分退休嗎?」
  
    「你只是最近看到太多殘酷的事,一時衝動罷了。你根本不認識我,認識我的話,你就不
  會跟我講這些了。」菲歐娜搖了搖頭,拍了拍羅倫斯的肩膀,把羅倫斯留在原地,自己走了。

    「退休沒問題,但是要先答應結婚啊,連交往都沒交往妳肯定不答應的。」羅倫斯甚至還
  沒來得及說出這句話,菲歐娜就自故自的離開了大火爐。

==============================================

     羅倫斯突然想起來,上次在血妖精王庭取得的血玫瑰也許可以拿來送人,諾加斯兼了醫
  療長,不知道他肯不肯幫這個忙。

    「督軍督軍,上次的血玫瑰還在嗎?能不能幫個忙整理整理送給菲歐娜啊?她不怎麼喜歡
  我。」

    看到羅倫斯沒頭沒腦的一問,正在收割者門口給龍膽花跟血玫瑰澆花的諾加斯一愣。

    「羅倫斯你認真的嗎?…呃,男女感情的事雖然我不太懂,但想要送給心儀女性禮物當面
  送才能傳達心意吧,尤其是花朵這類的東西。…呃,你是要送給心儀女性沒錯吧?」

    諾加斯一邊剪著龍膽花多餘的枝葉,血玫瑰的倒刺,還有盆栽中亂長的藤蔓,慢慢的對羅
  倫斯說「菲歐娜是與我同期的訓練生也是重要的同僚,她能幸福我也會為她開心。但是我無法
  接受一個無法當面向她訴說情意的人在感情上隨意接觸她。」

    「所以,我—拒—絕。」諾加斯拍著羅倫斯的肩膀說,修剪的剪刀正好放在羅倫斯的耳邊。

    看到諾加斯懷疑的眼神,羅倫斯冷靜了一下才覺得剛才自己沒頭沒腦的說了一通,羅倫斯
  整理了一下然後跟諾加斯交待了來龍去脈。

    「…我是覺得嘛,男女感情急不來,你應該要更花耐心,更花些時間來往,過於強硬的送
  禮物只是在搞砸對方的印象。就跟種花一樣,他們都有生命,你愛惜著他們,他們就會用自己
  的方式回應你,至於血玫瑰嘛,剛移過來,枝幹不穩,不小心就會枯死,你看來也不會養,還
  是讓我來慢慢澆花,你呢,好好的繼續去忙吧。」

    「這花,還是留在更關鍵的時候吧。」諾加斯拍了拍羅倫斯的肩膀,繼續有條不紊的整理
  著荒廢已久的小花園。

  —完—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