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第十七話 未完

回覆文章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P]第十七話 未完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9年 7月 15日, 14:33

   1
    清晨,天色微亮,又是慘淡的白晝。
  天氣是陰天,雲很重,沒有陽光,灰白色的冬日告訴人們冬日尚未結束,城門上灑滿乾掉的紅色血跡,城牆下
  則是死去的敵軍、怪物、野蠻人跟友軍屍體,箭矢跟石塊散落在奈列佩利城門邊。

    我叫醒城牆上值夜的戰士,清理屍體,丟到旁邊的坑內,打掃戰場,劇烈的戰鬥在雪地跟青苔的城牆上展
  開,城牆上的血跡已經沒有人去整理了,雪上被染紅到發黑的血跡隨著新雪的降落,又是雪白一片。

    迎春者的走狗們,部落的獸化人,戰吼跟號角聲從遠處傳來,我讓憤怒吞食自己,把自己埋入戰鬥的熱潮
  當中。忘記自己吧,你已經被戰爭潮流所捲入,上戰場唯一要做的只有讓對面的傢伙去見卡法。

    汗水跟敵人的鮮血早就浸透了鍊衫。頭盔上缺了一角,等一下換個頭盔吧。
    經過索拉巧手打造的戰斧在砍了這麼多人之後還能夠保持鋒利,真是感謝她,要是沒有這把斧頭我可能難
  以活下來。

    奈列佩利的領袖們接連陣亡,群龍無首,接替的人沒有能力,只能死守,不會餓死不代表不會戰死。  

    死去的收割者們屍體排成五列,平放放在穀倉之中,低溫之下屍體很難腐爛,奧蒂特跟絲娃塔娜的屍首放
  在一起,那天,圖雷伊的淚水,也凍結了。

    X                    X                     X
这段待定
    奧蒂特被衝入的蠻子騎兵的長矛刺穿胸膛染紅雪地,奮力衝過去的圖雷伊網子給絆住,絲娃塔娜為了救出
  圖雷伊在被砍斷雙腳下用盡力氣治療殞命。

    掙扎的圖雷伊帶著血淚連斬十幾人又有何用?只是暫時退卻了敵軍,他抱著奧蒂特破碎的身軀衝回本陣。

    少了醫療長,收割者的陣腳大亂,海都全身是血的掀開帳篷,把受傷的幾個收割者跟奧蒂特聚集起來,吹
  起導息治療,勉強救了幾個人回來。

    那幾天圖雷伊沒睡好過,白天應對艱困的戰鬥,晚上守著受傷的奧蒂特跟其他人,受傷的人不斷的發燒
  與囈語,似乎海都也沒辦法。

    某天夜裡。
    「圖…圖雷伊———」好不容易醒來的奧蒂特滿身大汗,雙眼紅腫著,奧蒂特臉上的到底是汗水還是淚水
  ,已經分不清了。

    「你醒了,我去拿點藥草水來給妳,別急著說話。」圖雷伊正要起身,奧蒂特叫住了他。

    「…能躺…在你的懷裡…就好…」奧蒂特細若微絲的口氣說著。
    圖雷伊讓奧蒂特就這麼躺在自己懷裡,但是他還是想辦法叫醒正在打盹的收割者的其他人叫他們去找戰
  地醫師過來。

    奧蒂特閉上眼睛,用著斷斷續續的聲音說著:「圖雷伊,我…我常常在想…」

    「不…奧蒂特,你別急著說這麼多話…」圖雷伊很是慌張,心急著戰地醫師怎麼還不來,奧蒂特把纖細
  的手指放在他的唇上。

    「我常常在想…戰爭要是結束了…」

    「我應該可以給你生幾個大胖兒子吧…」

    「兩個人一起,在以實巴替好好的生活…不要管這些事情…」

    「可是…現在…好像…沒辦法了…」
    圖雷伊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但奧蒂特醒來後的話,也是最後的話。

    圖雷伊的淚水,滴在奧蒂特的臉上,他用手緩緩的蓋住她的雙眼。

    今天是月圓之夜,外面正是一輪明月高掛,突然的—奧蒂特在圖雷伊懷中雙眼發紅,長出皮毛,暴漲
  的肌肉撐破了衣服,臉型從人類變成了狼臉,長出尾巴,雙腿用力一踹,踢飛了圖雷伊。

    圖雷伊拿起手邊的大刀,但自己的同袍變成了狼人,他也想奮力戰鬥,但面對的是奧蒂特跟其他的同
  袍,遠處的幾個狼人咬死了看護,同時遠處已經傳來了號角聲跟慌亂聲,不只收割者的駐地,其他地方也
  是一樣。

    接下圖雷伊看到海都撞破窗戶跳了進來,銀巨斧手起斧落,把眼前的幾個狼人的腦袋給分家。

    奧蒂特的腦袋滾到了圖雷伊的腳邊。
    圖雷伊跪了下來。

    X                    X                     X


    當天晚上,受傷的戰友們在月圓之夜化身狼人咬死了熟睡的夥伴。爾後,塑石術跟蛛行術,還有可以
  在牆壁上攀爬的藤蔓怪物,軍醫的手染滿了別人的鮮血,每天都傳來的是戰士被卡法或者奧拉薇雅帶走的
  消息,起碼這不會讓其他人繼續被咬,剛開始還會舉行葬禮,但到後來已經沒有意義了,需要更強大的意
  志力撐下去,不少人選擇了大麻,酒,或者是女人的懷抱,我也沉溺在其中。

    收割者僅存20人,帶隊的是海都。
    吹起的氣息是致命的呼吸,還是暫時麻醉自己的藥,已經分不清了。

    當你砍到手上握不住斧頭,就用繩子,腰帶,布條,鍊子綁起來,腳上的靴子沾滿了凝固的血液滑溜
  ,那就拔掉死去戰友的鞋子,或者敵人的草鞋,邁開步伐,能砍一個是一個,能砍一雙是一雙。

    號角再度的響起,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迎擊。
最後由 moonmask 於 2020年 3月 23日, 15:35 編輯,總共編輯了 7 次。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RP]第十七話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9年 7月 25日, 09:00

   2   
    巨大的蘑菇人形蜂擁而至,順著城牆往上爬,拉烏斯突然的出現在迎擊的隊伍中,攻勢猛烈,
  我無暇分心,喝下魔法藥水,體型暴漲,跟著海都一起跳下去狠狠的猛劈這群蘑菇人。

    酸液炸裂開來,蘑菇人口中噴出劇烈的酸蝕液體,瞬間腐蝕了半個身體,看來今天就是殞命之
  時。我掙扎著用最後一分力氣站住腳步擺開架式。

    這時海都又叫出了奇怪的東西,一恍神我又回到了城牆之上。

    你自己思考,能依賴海都還能活下來多少次?

    說時遲那時快,爬上城牆的蘑菇人已經逐步逼近趕來的齊達,拉烏斯彎弓射菇,菇人身上中了
  數箭,其中一隻菇人突然從嘴裡噴出一條觸手,咬著齊達不放,瞬間齊達只剩下個人乾。

    緊接著那條觸手像有生命似的跳下城牆奔向城外一棵大樹下的黑袍人。
    黑袍人收起觸手,向城牆上的我們鞠躬,我生氣的罵了一句。

    圖雷伊的刀飛了出去,海都揮舞巨斧的同時,雪地下不知名的力量在底下竄動,每當通過菇人
  時就留下幾道巨大的爪痕,菇人命喪海都的巨斧之下,戰鬥很快的結束,給了海都一瓶熊殺,海都
  一飲而盡。

    「戰鬥後的酒精,可以洗去仇敵的血。」我這麼說,自己也喝了一杯熊殺。

    許久未見的重逢,眼前的齊達就這麼被吸成人乾,拉烏斯即使餵了治療藥水,也無力回天,拉
  烏斯交待了索拉跟諾加斯,索羅克都撤往幽靈堡一事,感謝諸神庇佑。

    拉烏斯看著那人,則是說出這好像是史洛古提的長槍的故事,先前他們在修道院遇到保巴斯,
  接著是史洛古提,下一個就是面對收割者了嗎?

    圖雷伊:「現在想想,我們的團名似乎取錯了呢....」
    羅倫斯:「看來我們才是要被收割的人嗎?」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RP]第十七話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9年 7月 25日, 19:21

   3
    收拾完戰場後,拉烏斯問著娜姬雅跟絲娃塔娜,還有其他收割者同袍的消息。
  我冷冷的說:「絲娃塔娜救圖雷伊死了。」事實上我也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來表達
  ,舉行喪禮已經快要失去意義了。

    圖雷伊拉住拉烏斯,往收割者駐地後面的一個頹圮的倉庫走去
    「你看得到就是大家,失散的這幾天我們損失的很多。」
    「大家就是大家。你剛才看到的,就是收割者剩下的所有人了。」
    我點起牆壁火把,無言的拉烏斯輕撫著娜姬雅因為凍寒尚未腐爛的身軀,

    「…謝謝你們…我…我想獨處一下」拉烏斯跪在地板上顫抖著。

    我拍拍拉烏斯的肩膀「這是熊殺,你會需要的。」
    拉烏斯說要靜靜,關上了穀倉的門,在那裡待上了一整天。
    

          海都人卻消失了。


    圖雷伊東張西望尋找剛剛那神秘人的蹤跡,在剛那神秘人在的城外找到
  了海都。
    羅倫斯:「海都,那個人留下什麼足跡嗎?」
    海都:「留下了一些訊息,講了一些什麼凜冬將至,偽神將被推翻的大話。
  不過傳話的東西已經跑了。」
    圖雷伊:「這些蠢話還需要特地跟我們講嗎?」圖雷伊乾笑著。
    羅倫斯:「所以他剛才該不會是在對你鞠躬吧?」我一副不可置信的看著海
  都。
    圖雷伊:「為什麼要對海都鞠躬?」
    海都:「天知道?「為什麼要對我鞠躬?」 
    羅倫斯:「我只是猜的,那真的很奇怪,異教徒什麼時候有文化了。」
    圖雷伊回頭看向門樓「我們先回去吧?」
    海都:「看在我一個人幹掉整群的香菇,還救了一落地就差點被打死的同伴嗎?哈哈哈哈」
    圖雷伊一臉奇怪的表情看向我。
    羅倫斯:「哈哈,我不是這個意思。」但我心裡總有個直覺那個人就是在對海都鞠躬。
    圖雷伊:「你可不要死掉。」圖雷伊這麼說著。
    海都:「這樣講起來,我覺得我應該蠻值得鞠躬。」
    我乾笑著,雖然在戰場上懷疑夥伴不是正當的路子,但。。。算了,先不要死就好了。我
  也不敢對海都刀刃相向。
    圖雷伊:「我們會活下去的。」
    羅倫斯:「說起來海都剛才把我丟上去是真的救了我一命。等一下再請你喝酒吧。烤香菇
  就別吃了。」我想辦法打打圓場藉故岔開話題。
    海都回去的路上叨念,「羅倫斯小子,我就算了。別人救你一命,你最好誠懇感謝人家。
  省得沒有下回。圖雷伊小鬼,你自己也很讓人操心。」

    圖雷伊拉著我和海都回城「不過我很擔心拉烏斯。他那個長得很像妹妹的女奴死掉了。只
  是我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他。」
    圖雷伊一臉木然「這幾天,我認識的人大概死掉了一半吧。。。」圖雷伊乾笑。
    我也乾笑著,在戰場上,唯一能剩下的就是苦中作樂吧。

    海都:「沒有誰能偉大到把整個團體扛在肩膀上。那不是你的責任」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RP]第十七話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9年 7月 25日, 19:34

   4
    在擊退來犯的熊群後,遠方的悠長的號角聲帶來了什麼?

    「是奧拉薇亞聖十字!」
    「是援軍!女神來拯救我們了啊!」
    殘存收割者們紛紛發出歡呼。
    整個奈列佩利都發出歡呼。奈列佩利在代理城主肯納斯‧蓋索的授意下大開城門,肯納
  斯帶著他的親信、兩騎士團殘存的指揮者跑出城門。

    這批軍隊的主力並非任何武裝修道會或是封建軍,而是由平民自發性地組成的,真正
  意義上的志願軍,你們也見過不少這種志願軍,雇傭兵裡頭也有很多這種人但他們一般裝
  備都很簡陋,士氣也不會高昂,眼前這些志願軍的裝備卻拿著像是制式的裝備。

    那些志願軍攙扶著一名白鬍子的老伯走了出來,這老者拄著拐杖,赤著雙腳,穿著樸
  素的灰白色長袍,上面以黑色畫了一個奧拉薇雅聖十字,肯納斯身邊的雪崩騎士附耳跟他
  說了什麼,代理城主肯納斯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是蓋里耶斯大人!」

    『狂熱者』蓋里耶斯,石牆村慘案的主角之一,凱、譚古、瑪麗瓊娜、艾瓦索羅等人
  來到石牆村調查雪崩騎士諾布里歐失蹤以及貨物失竊的案子,蓋里耶斯當時就是石牆村的
  駐村牧師,和諾布里歐是摯友,結果諾布里歐被異教徒所害不幸殉道,之後封聖。而蓋里
  耶斯也身受重傷,被凱等人救回烏涅日。

    據說,瘸了一腿的蓋里耶斯揹著經典,赤著腳,拄著拐杖在大街小巷訴說著真神的恩
  寵與罪人的不義,成功地引起了民眾的狂熱,以烏涅日為中心不斷有人聚集到蓋里耶斯底
  下,原本屬於火星之子的蓋里耶斯,在半年之間已經發展成火星之子無法控制的巨大組織
  ,蓋里耶斯四處演講,抨擊赫瑟特海姆侯爵的懦弱,在官方的眼中是很麻煩的人物,205
  年年初由火星之子宣布開始的審判戰爭很大的程度受到了蓋里耶斯帶動的輿論與民氣影響,
  顯然,這支軍隊的領袖正是蓋里耶斯。

    帶領這批志願軍的是貝爾斯泰因家族的下任家主亞洛伊斯‧貝爾斯泰因。那傢伙一臉嫌
  棄的樣子,顯然對自己的工作有著萬分不滿,這時,肯納斯哇的一聲跪了下來,倒伏在雪
  地中,對蓋里耶斯表示感謝,在身心俱疲的情況下被帶來救贖的蓋里耶斯給感動,不少城
  內的守軍也都紛紛跪了下來,朝著那尊巨大的奧拉薇雅聖十字跪拜。

    我想,人在絕望之時,什麼都能抓,我應該也是一樣,經過了這場戰鬥,我也變了,
  為了活下去,就算要我跟惡魔簽下契約我想我也願意吧。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RP]第十七話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9年 7月 25日, 20:04

   5
    原本肯納斯‧蓋索要設宴款待,但被蓋里耶斯給拒絕了,以亞洛伊斯為首的雪崩騎士團們替換了缺少
  領袖的聖火騎士,組織隊伍剿滅奈列佩利周圍的異教徒,長毛的巨大的兇暴牛作為駝獸,帶來了大量的
  物資,幕後協助志願軍的是『Ben Dimen商會』。蓋里耶斯說不要設私人宴會,他要重重犒賞堅守奈列
  佩利的守軍,瑪挪亞‧班底們也大力支持,從他那些車隊中源源不絕地提供了各種物資,讓守軍以及趕來
  馳援的志願軍都能大吃一頓,放眼望去,其他的守軍們看起來都毫無節制地大吃大喝,看起來是把吃喝
  當作成一種發洩壓力的方式。

    班底門商會雖跟卡德勞加斯家族關聯並不大,
  
    但瑪挪亞‧班底們,班底們商會的家主,他自稱出生在奧斯拉波列的風神神殿,父親是落魄的風族行
  商人,生意失敗後透過關係在奧斯拉波列的警備隊擔任隊長,在祀奉風神亞卓阿之母火眼的埃莎茵的側
  殿中住了九年,自認得到埃莎茵的庇佑。年輕的時候靠著母親典當嫁妝首飾得到的錢資助,一半的錢用
  來結婚,一半的資金成立了班底們商會。
    瑪挪亞從藥材起家,是佳涅宛的藥材大王,之後成功轉型,研發生產各種精緻的藥劑靠著有著獨特
  療效的藥劑逐步拓大,近乎壟斷了赫瑟特海姆的藥材,是赫瑟特海姆最大的商會。
    瑪挪亞的元配是在發達之後娶進門的風族名門之女,大概十年前因病去世,據說是某種不治之症,
  之後他投資了很多錢在尋找這種絕症的解決之道。說是要讓佳涅宛人以後不再受到怪病的侵擾。據說底
  下的小道消息說他和原配的獨女也身染這種病,所以他才要尋找藥方。
 
    十年來瑪挪亞和許多女性傳出過誹聞,包括奧斯拉波列的畫家、以實巴替的女詩人還有風族的貴族
  等等,傳說他曾經熱烈追求前陣子一度很紅的「小白楊」,有人宣稱瑪挪亞被「小白楊」狠削十萬枚金
  幣,但瑪挪亞鄭重否認,並宣稱懸賞一萬枚金幣抓拿散佈這謠言的惡劣份子的豪商。

    據說班底們商會的待遇奇高無比,但也要求雇員們把商會視為自己的家,用生命捍衛商會的利益,
  偶爾就會聽說商會的僱員受不了壓力而被退休的消息。

    但是我從父輩,包含已經掛了的以實敏塔斯、吉瓦特斯還有維吉莉雅姨媽聽過得卻不是這類傳聞。
  班底們在商業圈雖然有著盛名,但也有著作風不夠仁義的傳聞,像是我聽說過他賴以發達的艾恩石,起
  初他們只是生產藥材的小工坊,透過數家專營魔法道具的商會幫他們販售,但有次冰之塔的採購來到奧
  斯拉波列,商會設宴宴請採購一行,結果瑪挪亞就偷偷私下和採購會面,跳過了長年幫助他們的商會,
  直接和冰之塔取得了聯繫,取得了大單,還反過來購併了原本的魔法道具商會,諸如此類的傳聞在業界
  非常風行。

    看著巨大的牛車,男奴女奴們按照本份做事,整齊劃一,大家都很清楚自己的身份跟該做的事情,
  我不由得懷念起來,卡德勞加斯大宅的生活。
 
    「班底們家族,雖然不能認同這個家族的行事風格,但他們的確是很有工作效率的行會,現在是戰
  爭時節,更夠援助這裡想必對清勦異教徒更有效率了吧。」我短暫的下了個結論,至於班底們商會為什
  麼要資助志願軍,我不得而知,但起碼在對異教徒的戰爭上我們能夠更好的掌握資源跟先機。

    未完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