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第十二話

回覆文章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P]第十二話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8年 8月 10日, 20:42

    
  
    「我一個踏步,空翻上桌,瞬間杯盤四散,大家都還在側門觀望情況,我拿著斧頭靠近一個
  正在吃肉的小妖精,他看了看我,像是我沒存在一樣繼續吃他的肉,我心一橫掃開兩塊大烤肉,
  也不管當頭的小妖精正在喝的傳說中的血玫瑰釀,當頭就給他來一板斧,可能砍到旁邊的油,這
  斧子竟然沒要了他的命。」

    羅倫斯用手在脖子上劃了劃,喝了幾杯附近獵戶村的土酒下肚,跟幾個收割者菜鳥說著這段
  冒險經歷。磨坊旁邊的營地裡,營火溫暖的燒著,奧蒂特正在給大家作飯,好不容易從白城送來
  的補給,冬日餘暉下,奧蒂特的晚餐也讓奈列佩利戰士們的身心得到了慰藉。

    「美食當前你餓著肚子開戰嗎?也真有氣魄,是我肯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吃一頓在說,在奈
  列佩利這陣子糧草管制,上頭還說可能會在餐點裡面加上木屑呢,還好你們來了,這湯真香~」
  奈列佩利的傭兵調侃著我,一悶頭就是一大口肉湯。

    「加了木屑之後人很容易生病,過沒幾天就死了,我寧可啃樹皮也不要吃木屑。」另外一人
  回答。

    「那不是一樣意思嗎?」另外一人點著湯裡面寥寥可數的肉塊一邊回應。

    又乾了一杯「當時趕了半天路,正值傍晚,團長也有點猶豫,要不要吃桌上那盤一大塊香噴
  噴的烤肉,還用了各種山蔬野果裝飾,看起來真是一份豪華大餐,結果被我爬上桌子一腳踢到地
  上,後來團長就一起跳上桌子砍小妖精啦。」

    「結果你們猜怎麼著,原來那裡是血玫瑰妖精的王庭。」

=============================================

    這事要從上週說起,維蘭塔斯的約見函湊了我們一幫人在大火爐碰面,怎知辛利卡斯安排的
  補給隊往奈列佩利的路上全滅了,再不提供補給,不僅守城的軍隊糧草匱乏,也會進一步延緩奈
  列佩利的建築計畫,但是計畫總沒有變化來的快。

    三十輛輜重在路上就是箭靶,拉烏斯提前安排的計畫讓車輛盡量圍成幾個圓圈利用天險做出
  防禦,仍舊沒辦法應付猛烈的奔狼部攻勢,一夜激戰,敵人的鮮血染紅雪地,雖然大部分輜重完
  善,但也陣亡了一部分收割者傭兵。到奈列佩利在請諾加斯替他們舉行葬禮吧。

    帶著補給物資抵達後,大家受到了熱烈的歡迎,很大一部分是歡迎我們帶來的糧食補給,軍
  需官連忙安排人手把補給造冊分發,辛利卡斯說圖雷伊有事情要拜託我們,於是轉往奈列佩利收
  割者分部。

    奧蒂特—在圖雷伊身邊幫忙的女子,兩人關係似乎有點微妙,雖然我沒談過戀愛,但偶爾會
  沉迷在幾個老車夫的幾個女孩子中,鶯鶯燕燕,俗粉才是美好,出水芙蓉可不是我的菜色,當然
  ,他們拿了金幣出門自然就忘記我了。咳嗯,奧蒂特並不太漂亮,但是擅長廚藝,嗯,我現在手
  上這碗湯也就是她的大作。在物資緊缺的時候這個位置可是很重要的,起碼能夠化廢為寶,下次
  可能真的會喝到樹皮湯了。(雖說是大作,也不過就是肉少的可以的野菜糊)

    敘了會舊,圖雷伊希望我們能夠陪他一起出城,獵殺異教徒,他說近來有一批工程隊被幹掉
  了,他先前因為缺人來不及解決這事,整裝出發,找到了被襲擊的地方,但我下雪橇的時候的時
  候沒停好,整個人趴在了雪地上,吃了一口帶鹹味的雪。

    「呸呸呸,這什麼玩意。」我咳出一口帶紅色的雪。

    「那是命案現場,羅倫斯,你破壞了線索。」諾加斯走過來拉走我,結果自己腳拐了一下,
  也趴進雪地上了。

    「這下好了,督軍大人。」我笑了笑拉他起來,然後兩個人被索羅克跟維克多叫去旁邊半蹲
  罰站以免再度破壞現場。

    在拉烏斯索羅克跟維克多一邊白眼我們倆一邊尋找到底是誰襲擊了工程隊,好不容易找到了
  一組小箭矢,歪七扭八的很難被稱作箭矢,只有奇怪的人才會用吧,索羅克端詳著箭矢說。而圖
  雷伊似乎完全不慫的用箭矢在身上刺了刺,說沒感覺嘛,不像有毒。

    索羅克跟維克多還有諾俄米想起來,在車隊上聽聞佳涅宛的傳說,被稱作在寒冬中依舊綻放
  的血玫瑰的奇聞軼事,維克多還叫諾俄米把地點給記了下來,不知道要做什麼用,不過既然可能
  跟這個案件有關,我們也就疾駛進發。

    在一處山道上,突然一陣暴風雪阻礙了視線,暴風雪似乎夾雜著惡意,雪球像有生命一般朝
  我們席捲而來,每顆像是石頭打到一樣劇痛無比,咳了幾口血,敵人不在前方,那就是從上方了
  ,但是上方煙霧瀰漫,根本看不見人影,只好想辦法衝開暴風雪範圍再看看是哪一方的妖魔鬼怪。

    一匹四足獸影俯衝了下來。。。不!是在岩壁上奔馳!

    「什麼怪物!」拉烏斯率先吃了一刀,那可是痛徹心肺,這家伙從岩壁衝下來絲毫不減速直
  接往拉烏斯身上招呼,要是我可要吃痛得握不住斧頭,而且不斷拉開距離,即便想再暴風雪中躲
  避,全身藍色頂著雙角盔騎著一匹像鹿又像馬的生物靈活的移動,根本抓不住他。

    我繞路跟拉烏斯,圖雷伊跑上山路,但這廝又從山壁上跳了下來襲擊後陣的諾加斯跟索羅克
  跟維克多,而且不知道使了什麼妖法,諾俄米竟然就昏了過去。我心一橫,把變巨藥水一飲而盡
  ,幸好維克多使了妖法,身上被硬殼包覆,給了他一下,但不怎麼管用。

    我使勁一蹬,自山崖跳下,想要把他抓下座騎,結果硬是被砍刀刺穿肚子,好在身體變大不
  影響行動,滿身是血的掉落地面,但這家伙又要往岩壁上竄,又是要襲擊剛才已經受傷的拉烏斯
  ,圖雷伊跟拉烏斯兩人一夾,短劍巨劍一陣火花飛舞砍出流暢的連攜,看來這陣子他們沒少練。

    忽然幾條鎖鏈往怪騎士身上招呼—維克多舞動起大鉗子,索羅克敲起皮鼓,咚的一聲就是一
  道落雷,終於把這傢伙打下馬,再不下馬可能我們都要去見卡法了,但是怪騎士根本無懼我們的
  威脅,翻身作勢上馬,一道白光,只見一人自山崖跳落,巨大銳利的劍身將座騎的頭給斬落,血
  花灑滿他身後的雪地,流暢,俐落,然後那把巨型劍。。。似乎不是我們凡人應該掌握的大小跟
  重量。趁這機會拉烏斯圖雷伊跟我一哄而上把這傢伙給砍翻在地。但他卻未能留下屍體,像水一
  樣跟座騎融入了積雪中消失在我們的面前。

    那個人留著一頭顯眼的白色長髮,臉色看起來也毫無血色,但嘴巴倒是紅的出奇,身材瘦削
  ,看起來弱不禁風,卻又背著一把奇大無比的雙手劍,我目測身高應該超過七呎,比你們之中最
  高的索羅克還高出一個頭,他那把砍斷馬頭的雙手劍大概也有近六呎長,比我還高。

    「這人自稱是艾斯華,他巨大的劍特別危險,你們最好不要跟他為敵。他也建議我們如果要
  在奈列佩利附近活動,最好要多小心冰霜騎士的進犯,最好要有辦法。」我作勢拿了兩根木棍嚇
  唬了幾個菜鳥,又是兩杯黃湯下肚。

    但那個冰霜騎士著實難纏,可以在岩壁上自由行動,還能用高超的騎術避開攻擊,還可以召
  喚風雪,可是他並不是造成工程隊員全滅的禍首。我們一路往玫瑰園移動,在日落時分抵達,四
  周都是荊棘玫瑰園,上次在【白榆密環】時,這個景色有點像,拉烏斯作勢就要往裡面擠,這荊
  棘如此銳利,穿過去大概半條命都沒了。剛走出兩步拉烏斯就看到了兩個小妖精,拿著箭矢咻咻
  咻的射過來,我一個側身閃過箭矢,衝了過去又鎚又砍的把那個砍的滿身是血,然後那個燒火仔
  諾加斯一劍差點沒捅穿我屁股,從盔甲旁邊擦了過去。圖雷伊巨劍一斬,小妖精一分為二,索羅
  克咚的一下,又是一道雷鳴把另外一個小妖精給震的像是耳朵的地方流出鮮血,掛了,比對了一
  下箭矢,果然是這群小妖精搞的鬼。

    「我拿出熊殺,不過團長不領情啦,他說等砍完了再喝,天寒地凍,喝點熊殺活活血,來我
  們喝一個!用大杯子喝一口乾了!」

    維克多:「怪怪,他們幹嘛離開這裡去射死工程隊」
    索羅克:「這些生物的外型....是巧合嗎...?」索羅克拿著長矛戳著屍體思考。
    索羅克:「應該是我想太多了,要下去看看嗎?」
    索羅克比著中央深邃的階梯,不知道有什麼在等著我們。

    下去後,幸好沒有陷阱,但正面是一扇橡木的雙拉門,這扇門做工十分精細,側面則是一扇
  相當普通的門。四周的牆壁是天然沒經過任何加工的石頭牆,天花板只有七呎高,即使是索羅克
  也可以輕鬆進出,幸好海都沒來。看了看前面的房間,一群傢伙正在裡面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另
  外一邊的房間則是有著嗡嗡聲。諾俄米低聲說著:「不知道巨蜂的蜂蜜能不能吃。」果然大家因
  為沒吃飯,稍微有點餓了,連我也有點饞了,這是跟索羅克弄來的一點巨蜂蜂蜜,蘸著烤肉吃確
  實能增添風味呢。

    我不知道隔壁是什麼,但如果是巨蜂的話,可能會有毒,要小心點才是,
    諾俄米:「蜜蜂最怕煙霧!我們用煙霧驅散他們!」
    索羅克:「慢慢來。。。我有法術可能可以搞定蜜蜂,先讓我試試」
  
    索羅克敲著皮鼓,這次可不是雷鳴了,咚咚咚,帶著低沉的嗓音,咚咚咚,奇妙的音色傳進
  小房間內,本來在警戒狀態下的巨蜂們全部都安靜了下來,巨蜂被索羅克收服帶回奈列佩利,穿
  過去那個房間空空如也,但是通往剛才他們那群吃飯喝酒的房間依然吵鬧,我們推開大門,想衝
  進去大開殺戒,但這群小妖精似乎管也不管我們的就繼續喝酒吃肉,不得不說這場面是我見過最
  奇異的畫面了,房間內飄散著烤肉的香氣,連團長都有點動搖。

    最後我們當然收拾了他們,砍瓜切菜,只是這群傢伙真的都沒有防備,按理來說他們殺光工
  程隊的人總會有點想法吧。


==============================================

    「那這到底是什麼肉?」一旁正在擦劍的少年這麼問著。

    「老實講我不知道,」我攤了攤手,那個味道不知道加了什麼小妖精香料,看的讓人食指大
  動,不過看在還有任務的份上,先忍著點吧。

    「不過我有聽過想起某個人血養玫瑰吃人肉的鬼故事,恐怖噢~恐怖到了極點~」我作勢嚇
  嚇大家,不過並沒有什麼用。

    「這後面的景色,倒是跟大廳完全不一樣就是了。」

    我們還沒推開門就聽的見潺潺的流水聲,地上鋪滿了肥沃的黑土,栽種在黑土之上是十幾棵
  玫瑰樹叢,每一棵都異常茂盛,而水池裡面似乎有什麼亮亮的玩意,有許多的銀幣和其他的金屬
  東西被丟在池底,諾加斯發現這些玫瑰叢帶著邪惡光環,抄了火把把玫瑰樹給燒了。

    維克多: 「這水池就普通的水,裡面的小東西我就不知道了」
    眾人探查隔壁房間,這裡有一棵奇大無比的巨玫瑰叢,生長的玫瑰每一朵都好似圖畫般的完
  美無瑕,甚至綻放出閃亮的光芒。

    「看我的———哎呀,」我動手摘下一朵血玫瑰,但是沒有如願,被荊棘給刺了一把,一股麻
  癢感從手上延伸過來,實在令人不好受,連斧頭都握不太住。

    諾俄米一邊看著這巨大的散發著閃亮光芒的玫瑰樹,喃喃自語著
    「這就是血玫瑰妖精的王廷嘛....」
    「聽說他們是血玫瑰的子嗣,擁有春之女巫米哈拉之女葛拉莎的血脈。」
    「在後繼的春后密克露莎和其他幾個後繼者的朝代,他們也都非常尊崇血玫瑰王廷。」
    「據說就連帝國的力量進入以實巴替後,他們的統治者也會來向玫瑰之王請益治理這塊大地
  的秘訣。」


    不知道為什麼,當諾俄米走向玫瑰叢,伸出手,那些玫瑰荊棘好像主動給諾俄米開道一樣沒有
  絲毫的困難,她就拿到了玫瑰

    維克多: 「你怎麼懂這得這些?」
    諾俄米: 「書上寫的。」
    圖雷伊: 「羅倫斯你再去拿一次。」我雙手一攤,不幹不幹。
    羅倫斯: 「這樹有古怪,我看來不是被認可的人。」
    諾俄米: 「傳說中永遠不會凋謝的血玫瑰....」
    諾俄米 捧著手裡的巨大玫瑰,若有所思。

    索羅克: [要被附身了嗎?
    拉烏斯: [糟了,要變boss了
    羅倫斯: [起乩

    拉烏斯也想像諾俄米上前摘花,但也是不能如願。維克多這時伸手把玫瑰花從諾俄米手中拿走,
  一點問題也沒有,諾俄米看起來也沒什麼異狀,只是一臉茫然。

    諾加斯: 「諾厄米該不會是葛拉莎的後代吧?」
    圖雷伊盯著看了看諾俄米,「他們的後代不是剛剛那些妖精嗎?」
    諾加斯: 「不然看這兩個傢伙一副被拒絕的樣子。」

    「索羅克跟維克多說那天晚上一些學者這麼講的,傳說中只要摘了花,交給心愛的人,戀情就永不
  凋零。」

    諾俄米:「我多摘幾朵給你們啊。」看大家都摘不到花,諾俄米索性當起摘花少女,一人一朵人人
  有份,最後,樹上留下了一朵。

    「總之只能確定諾俄米跟血玫瑰有關係。」
    索羅克: 「該不會只有維克多的那朵不會凋謝吧?」
    拉烏斯: 「諾加斯,照你所說,外邊的小叢應該處理掉吧?」
    維克多: 「你們可以實驗看看」
    諾加斯: 「如果調查得差不多了,就燒掉外面那些邪惡的東西吧。」

    維克多這時把特大朵玫瑰塞回給諾俄米,諾俄米兩手一接,像是看到白城的結婚儀式上的少女捧起
  神聖捧花的樣子捧著,諾俄米似乎察覺了什麼,頓時臉一紅。

    羅倫斯: 「維克多送花給諾俄米就會....在一起了嗎」作為一個只懂男歡女愛的青年,對感情,其實
  我很茫然。
    維克多: 「我是要她拿回去種,可能只有血脈相通的人種才有用」

    返回大廳時,似乎餐桌北面的那堵荊棘牆有點古怪,眾人仔細聆聽,似乎有人在說笑的聲音。但我
  們怎麼也過不去,諾俄米靠近荊棘牆,荊棘也不會自動讓開。

    「我想辦法擠了進去,我跟你們說啊,以後絕對不要擠荊棘,擠了可能會死。我在那裡面掉了半條
  命呢。」
    「砍開就好啦!」
    「就是說嘛,一把火就可以燒掉的事情。」
    「而且還有團長的大劍,有什麼不能砍開的。」
    「那。。。裡面到底是什麼?」
    「那是一個坐在王座上的小妖精,另外旁邊還有兩個小妖精,嘰嘰喳喳的,看起來沒有耳朵的那種
  ,我很難形容,可能在他們眼睛裡面有耳朵的人比較奇怪吧。」

    旁邊的小妖精:「你什麼人!竟敢擅闖王座室!」

    「路過的羅倫斯。」

    「難怪這麼臭,原來是羅倫斯。」王座上的妖精說
    「你認識我?」我有點不明白。

    旁邊的小妖精嘰嘰呱呱地嘻嘻哈哈在笑著。

    王座上的妖精說:「你是什麼東西?我為什麼要認識你?」
    羅倫斯: 「你們襲擊了工程隊對嗎?」

    王座上的妖精說:「外面是不是還有很多羅倫斯?臭死人了。什麼工程不工程的?」

    「你的商用語看來不怎麼好啊,很難溝通。不如就都砍了吧。」雖然我不知道這家伙實力怎麼
  樣,但他們殺了工程隊,總要回去交差,不然後來肯定還是有更多工程隊被襲擊的。

  王座上的妖精嘆口氣:本王跟你們說商用語已經很委屈了。把這個羅倫斯給我砍了。出去吃個
  飽吧!」妖精手一指,我頓時有股迷茫感要往荊棘叢外走去,但隨即把這個感覺給壓了下來。
    「哼,哪來的妖孽。」我不客氣的回嘴,咬了咬牙,握緊斧頭,惡狠狠的看著他們,腿上不知道
  什麼時候已經吃了一根銳矢,痛得不行。

  這時,外面突然傳來索羅克的皮鼓聲,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只聽到拉烏斯扯了嗓子大喊:「血玫瑰王廷葛拉莎血脈之後——諾俄米在此!一幫還不迎接!」
    
    索羅克接著也扯著嗓子喊:「春之女巫的後人在此,裡面的人還不快住手!」

    圖雷伊:「羅倫斯撐住啊!!」
    聽見圖雷伊大喊,我不禁立刻回道「我好癢啊!」確實那箭矢就像是血玫瑰一樣帶著奇異的毒性,
  弄的我腿抓這裡也癢抓那裡也癢。

    這時聽見諾俄米高喊:「通通給我住手!誰準你們這些小妖踐踏血玫瑰王庭了!」
    小妖精通通拿起弓箭準備射擊羅倫斯,這時全部停了下來。

    「誰在那裡嚷嚷!?」血妖精王問
    我不客氣的說:「打開荊棘牆,不然你看不到說話的春女巫之後。」
    「春女巫早就死光了。」小妖精王說
    「嗯?你們原來有我母親的祝福。」血妖精王聞了聞說。
    「好吧就姑且讓你們進來。」

    索羅克:「羅倫斯!給他看玫瑰!」
    圖雷伊:「.......」
    羅倫斯秀玫瑰
    索羅克:「恩...看來是不用了」

    血妖精王把手放在扶手上撐著小臉「你們這麼多個羅倫斯到底來我的王廷做什麼?很臭耶。」
    「什麼叫做這麼多個羅倫斯,就我一個。」我嚴肅的發表這個意見。
    拉烏斯也不客氣道:「你才羅倫斯!」
    羅倫斯:「你全家都羅倫斯。」

    「一二三四五六七,明明就七個。」血妖精王用手指了指我們,看來血妖精對名字這種事情似
  乎沒什麼感覺。

    維克多恭敬的領諾俄米到王座前,這時血妖精王本來一臉無聊的樣子突然坐了起來,聞了聞諾
  俄米,一臉驚訝。
    「唔....嗯嗯...咦?」
    「你不是羅倫斯!」
    「你是葛拉莎的女兒?」

    維克多:「注意你的口氣,小妖。再敢無禮休怪我無情。」

    血妖精王意思意思的用鼻子靠近諾俄米,皺眉思索,說出了結論。
    「也不是。」
    「是密克露莎的女兒?」
    「不是。」
    「看來是斯楚莎的女兒。」
    「斯楚莎背叛了米哈拉,她的女兒來找我做什麼?」
    「我就姑且聽聽。」
 
    維克多行了個禮,跟諾俄米打了個眼色,上前詢問:「吾后想知道你們最近有沒有襲擊附近的人類?」
    「不過是人類而已,殺幾個有什麼關係。」血妖精王說「你們說有的話,那就有囉。」

    諾加斯:「那些邪惡的玫瑰樹是怎麼回事?」
    維克多:「你們佔據了血玫瑰王庭在這培育了什麼」

    一提到邪惡的玫瑰樹,血妖精王就生氣的跳腳起來,倒是有點喜感。
    「你才邪惡!你全家都邪惡!」
    「我可是血玫瑰之王!」
    「我在這裡做什麼你們這些可管不著!」
    諾加斯:「你母親可不會散發不詳的靈光!」
    血妖精王齜牙裂嘴的:「你才散發不詳的靈光!」

    圖雷伊:「要不。。。還是砍了他們回去交差?」
    維克多:「只剩下兩個人的血玫瑰之王?」維克多這時不屑的哼了一聲。
    諾加斯:「反正不管你們想幹什麼,那些樹都燒掉了。」
    羅倫斯:「既然有殺人,影響到我們的築城,可以要求你們離開這裡吧。」

    血妖精王:「我的子民是不會死絕的!」
    「你們太囉嗦了!」
    「來人啊!」
    「把這些羅倫斯給我殺光吧!」

    拉烏斯:「那些玫瑰很漂亮,血玫瑰王閣下如此培植,有什麼偉大的用意嗎?哦——好吧。」
    拉烏斯本來有興致的想問點問題,但是看到血妖精王翻臉,手已經移到劍柄上隨時準備發難。

    血妖精王跳下王座,拿了一把小細劍猛戳諾加斯,但,並沒有什麼用,狹窄地形裡面我們人數佔優,
  立刻將他斬於王座之下,連帶旁邊的兩個小妖精也是,鮮血像是玫瑰花瓣一樣灑滿王座周圍。

    「美麗的女人,美麗的玫瑰,都是有刺的。」看著死去的血妖精王跟小妖精們,不知道隔壁是否有詐
  ,我踢開隔壁的門,還好只是普通的小房間。


    戰鬥方歇,維克多轉身對諾俄米行禮。維克多:「妳現在可以重回王座了,感覺如何?」
    諾俄米:「回....回什麼王座啊?」 諾俄米一臉茫然的說
    羅倫斯:「算是奪回老家?」
    諾加斯:「別太欺負諾俄米啊。」
    圖雷伊盯著諾俄米
    諾俄米吞了吞口水:「我沒有家....」
    諾加斯:「她只是剛好有這個血統罷了。」
    拉烏斯:「只是玩笑話吧。」拉烏斯笑了笑。

    其實我也覺得是玩笑話。

    維克多:「我本來覺得她會高興一下。」
    諾俄米:「札德西艾的人把我趕出來....我只能待在大家這裡了....」
    維克多:「不過妳的反應是正常的,幾千年前的血脈根本無關緊要」
    圖雷伊嘆了口氣:「身上擁有茂盛女巫血統的人,佳涅宛可能有很多吧?」

    拉烏斯:「把這些血玫瑰妖給剷除之後,工程隊能安全地建造哨塔了吧。」
    羅倫斯:「所以要把這裡全部消滅掉嗎?如果有其他人佔據這裡,阻礙了奈列佩利的築城計畫怎麼解決。」
    圖雷伊:「放把火把這裡燒了?」
    諾俄米:「那....那株血玫瑰怎麼辦....」
    羅倫斯:「或者我們把入口封死?」
    諾加斯:「留著吧,等情勢安定後再來整理這邊吧。」
    圖雷伊:「他剛才說,那是他的母親。」
    維克多:「不然我們先把樓梯封了」
    圖雷伊:「搞不好沒過幾年又長出新的血玫瑰王。」
    索羅克:「玫瑰少了妖精照料,還活得下去嗎?」
    羅倫斯:「我是不怎麼相信的。」
    圖雷伊:「我們把門封起來就走吧。」
    拉烏斯:「好!」

    後來我們就挖了土石,把地下王廷的入口給封了,離開血玫瑰王廷返程奈列佩利,途中,諾俄米跟維克多
  落在隊伍後面,頻頻不斷回頭,看向逐漸變小的王廷,不知道在想什麼。

    「喔對了,索羅克把巨蜂給帶了回來,雖然獵人燉肉很好吃,不過這甜甜的蜂蜜烤肉也是有滋有味。」

    「記得啊,要用有酒有肉的日子來款待沒心沒肺的自己。來,我們走一個,祝我們欺騙死神,偷走美女的心。」
  我吆喝著,跟著火光,餘燼,美酒跟蜂蜜烤肉,靠在鋪好的草墊跟睡袋上面進入夢鄉。

    —完—



煙燻紅腸
獵人燉肉(Bios):霍梅斯克、赫瑟特海姆的著名菜餚,以酸菜燉肉,佐以胡椒、月桂葉、蜜餞、李子調味。是佳涅宛人在冰天雪地下出外打獵時的主食,有豐富的營養並能防寒。燉肉的細節各處不同,但一般煮越多次會越好吃。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