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第十話幕間

回覆文章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P]第十話幕間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8年 6月 28日, 12:04

  結束了葬禮,羅倫斯漫無目的的閒逛,走到山里人門口,熟悉的叫喚聲讓他不知道怎著走了進去,男童剛把他
的鞋子脫掉時,他覺得哪裡不對勁,又走了出去,去了老車夫,賽內西亞裔的老鴇拉著他進了房間,給了帶上幾個
上等女奴,青澀純真的臉孔搭配妖嬈的姿態,都是難得的好貨色。

  羅倫斯沒說話,嘆了口氣,塞給老鴇幾枚金幣,擺了擺手又走出妓院門外。

  「這人怎麼了?」
  「是腦袋有問題嗎?」
  「怪怪的。」
  「人家不夠漂亮嗎?」
  「有點像是行屍走肉。」

  時至飯點後,散步在飛馬街,夜里白城街道上餐館喧鬧,詩人的歌聲,杯盤相碰的聲音,柔和的燭光從窗戶透
出,街頭行人漸少,羅倫斯經過一家家正在團聚吃飯的住宅,即使是石輪部的蠻子們這時也是圍繞著營火邊上對著
孩童唱著祖輩傳下來的歌謠,述說著北方英雄的故事。



  不知道是哪裡的人在唱著,大火爐的招牌曲:
  「朋友~想要溫暖的床舖~溫暖的棉被~熱情的矮人烤肉~就在大火爐酒店~我們應有盡有~真誠服務您的到
來~」

  咖碰!是羅倫斯這陣子很熟悉的橋段。

  幾個燒火仔帶著酒氣,把一個崩雪仔醉漢丟了出來,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
  
  「別讓我看見你們在這裡撒野!」帶著酒氣的燒火仔,甩上了大門,夜晚重回寂靜。羅倫斯找了個吧台位子,
台上的歌手用佳涅宛語五音不全的唱著【站在草原望白城】。

  瓦藍藍的天上飛雄鷹,我在高崗眺望白城。
  側耳傾聽大地的聲音,放眼欲穿崇山峻嶺。
  綠波波的草場駿馬行,我在草原歌遙望白城。
  誰的眼睛掠過了風景,迎風高唱以實巴替。
  我站在草原望白城,青青山崗心曠神怡。
  讓心放飛著喜悅的心情,七色彩雲獻給獻給你。


  一曲還沒唱完,被丟了水果蘿蔔爛蕃茄滿臉的詩人悻悻然的走下台。
  「點些什麼?羅倫斯大人?」正在看表演台的羅倫斯背後傳來一聲粗壯的矮人聲音。

  「不不不,我不是大人,燒岩老闆。」羅倫斯急忙擺了擺手。
  「你的矮人民俗學好像退步了。」
  「當一個矮人問你要點些什麼時候的時候,當然要回答來一大杯矮人烈酒!」

  燒岩老闆扯著嗓子拉開吧台底下的活板門大喊「拿三倍的杯子來!」

  這個三倍大的木造啤酒杯不是什麼厲害的寶物,是山王史肯以前來大火爐消費的時候的常用杯子,現在這個杯
子就跟普通的杯子一樣放在角落積灰塵。現在裡面斟滿了黑呼呼的矮人烈酒。

  「來!乾杯!」燒岩老闆自己跟自己滿上一杯,羅倫斯喝了一大口,然後嗆了兩下。

  「史肯真的用這個杯子喝嗎?」一大口酒下肚,羅倫斯總算有了點食慾,啃了幾口放在桌上的起士。

  「那是我爺爺的故事,看到聖佛瓦用過的桌子嗎?旁邊有一把椅子,底下為什麼要多作一根橫桿,而且這把椅
子看起來比其他人厚實,就是因為那是史肯用過得椅子,因為他有的時候會爬不上去。」

  「那是半身人才爬不上去吧,例如半身人可可亞燕麥粥。燒岩老闆,你為什麼要跟我提起史肯?還有你為什麼
認出我?」羅倫斯隨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燒岩:「你現在有名了啊小子。波帕茨克子爵的小舅子,杜拉蘇西家族的姻親,今天兩斧頭送走了自己堂兄跟
伯父的卡德勞加斯家族的你,有誰不認識?」

  「那是您記性好,我只是個被逐出家門的傢伙而已。」

  燒岩老闆看著羅倫斯身旁的兵器說:「聽我爺爺說,史肯以前也是一手矮人重斧一手戰鎚,幾次從戰場上拯救
聖佛瓦跟伊玟格蘭,你沒聽過這件事情嗎?」

  「那又如何?兵器相同只是恰好。」羅倫斯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說。

  「山王史肯,白城露天煤礦的開採者,但是在兩個蓋索之後,他做了什麼?」

  「不就是向自家老爸史當申請獨立嘛。」

  「來,再喝一杯,試一下矮人深水炸彈,今天讓燒岩老闆跟你好好回顧山王史肯的傳奇故事。」燒岩老闆替羅
倫斯倒滿了矮人烈酒,順便拿了一小杯龍殺扔了進去。被扔進去的龍殺咕嚕咕嚕在黑色液體表面冒出了泡泡。

  從燒岩老闆處得知,史肯當年,並不是先建立自己的事業,事實上在砍了幾個石巨人腦殼子作標本掛在家門口,
被他家老爺子抓去強迫相親了三十幾次,每次都故意擺出一副邋遢樣子,鬍子也不綁好的去參加相親,因此被幾家名
門閨秀拒之門外,後來最後一次的相親來了一個最粗壯的也就是史肯後來的老婆,
【豪絲特榮內琳。灰熔爐Houstrounelynn Grayforge】,當著史當的面拿了幾把不動權杖把史肯釘在外面才搞定難
纏的史肯。

  「灰熔爐是個小家族,原先山王史當並不是特別看好,但是既然能治史肯,就同意了親事,讓史肯取了開採特許
就讓他在佳涅宛開采煤礦,確實,以前史肯暴躁的脾氣在其妻子的調教下變成了正兒八經的生意人。」

  突然,我感到有點頭暈,太久沒喝酒,只記得燒岩老闆好像又倒了七八杯兌著龍殺的矮人烈酒要我乾了。

  「。。。後來,卡德勞加斯家族成為山王家族以及凱斯克拉斯家族的盟友,協助山王開採以實巴替一帶的泥炭。
直到斯維修斯。卡德勞加斯將開採到的石灰石一磚一瓦的將白城興建起來。」

  很多都忘記了,可能矮人烈酒搭配龍殺的後勁實在太強,我自薇兒拉婚禮以來一直在做著惡夢,無法安眠,現在
好像感覺到溫柔而無邊際的黑暗正在裹著我。

  愛是最終的休息 妖精詩人歌手蘿瑟米芮
  Love is the Only Rest Humans Have

  Love is the only rest humans have,
  Without it everything is exhausting.
  Love makes overflowing sorrow halve,
  Freedom it is to ice that is melting.

  Yet Love binds us like nothing,
  It is the heaviest burden lies within.
  Love's paradox carries humans' feeling
  Seek liberation from it, man must begin.


  燒岩:「就跟蘿瑟米芮的歌曲一樣,愛是最終的休息,你們人類很多時候根本不懂,何謂繁衍的真義,大火爐能夠
傳承三代矮人也是因為繁衍的真義,喂,羅倫斯大人?睡著啦,老樣子,把他給丟出去吧。」

  「Zzzz。。。繁衍的。。。。真義。」

  (完)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