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ay] 一話幕間 - 訪友

回覆文章
頭像
Champi
英雄
文章: 321
註冊時間: 2015年 7月 8日, 15:13
聯繫:

[Replay] 一話幕間 - 訪友

未閱讀文章 Champi » 2017年 8月 7日, 09:59

    《  》

  探查幽靈堡的首役,姬兒汀傭兵團以小捷告終。
  將雪崩騎士團目送上丘頂後,一夥押解波里烏斯與愛麗姬莉雅,踏過不曾消退的軟雪,回到了留守在石牆村遺址的車夫金塔拉斯的雪橇與他珍愛的犬隊。

  雪橇跟著成群足印滑去,拖出軌跡。拉烏斯弓掛虛箭,坐在車隊尾端守望。
  起初對於拉烏斯期待能從波里烏斯上頭問出阿拉斯的去向,結果完全撲空了。無論是報酬、情報都一無所獲。
  愛爾姬莉雅心底就算不服,旁有身材高大的海都,當然不敢隨便造次。波里烏斯則關心前者尤甚,大呼小叫,吵得拉烏斯心煩。他對波里烏斯的際遇不感同情,也用棍子讓對方額上的數塊瘀血證明了這點。事實上,他很樂意負責守著波里烏斯,這讓他就算挾帶微怨施暴也不會顯得有異。
  期間羅倫斯的事情在犬車之間傳語,引出了一些嘲笑與告誡。面對大地精費蒂的拳頭,當時在場的恐怕只有海都能與之相抗。這位著急表現的新兵,初次登台就留了個英勇事蹟供往後閒談拿來嗑牙,貢獻不小。  
  輕鬆的氣氛沒有維持太久,很快地被胡寇菲與吉爾希爾的焦急取代。
  「部族有危險啊!」
  「索羅克,拜託你回去幫幫大家。」
  索羅克撫著在他心中存在的飄逸長髮,每多聽一句部族的險況,臉上就多一層煩擾。
  拉烏斯感受座底的震動,看著長長的痕跡延伸,和丘頂越來越小的幽靈堡。他聆聽石輪部的兩人持續加累在索羅克身上的期望,一直到了以實巴替為止。

    ×××
  海都一手一人,將愛爾姬莉雅與波里烏斯這組情侶檔推入白城黑牢。
  迅速回到約定好的大火爐桌邊,時間吃緊,忙碌讓人連位子都忘了坐上。正好聽得俾斯米爾避重就輕地向圖雷伊敘述完三天期間的情況;拉烏斯心底同意,不需要為了一場對阿拉斯的誤會讓人多耗無謂地心神。
  索羅克被自己族人夾著,不時被吉爾希爾催促,快被煩死的模樣。他一見著海都馬上直身招呼,一方面是為了逃開來自左右的言語夾擊。
  海都從桌面匆忙送來的木盤裡撿食,直爽地答應要為索羅克助拳。
  拉烏斯雙臂抱胸,疲憊與幽靈堡的戰果讓他興趣缺缺。要幫索羅克一人,自然是得幫的;在維督澤米艾,索羅克雖身為外族的石輪部(史汀威爾),也是生活在同村的近鄰。只是現在一牽扯到整個石輪部,事情就變得麻煩了。

  而且現在更讓人在意的是圖雷伊身後的幾張生面孔,有力的身軀,撐起行裝上大大的聖火團徽,引來同桌目光無數。
  「團長,他們是?」
  正在苦思該如何將結果上報的圖雷伊抬頭,沿著視線到自己背後。
  「聖火騎士團的諾加斯。」不等圖雷伊說明,諾加斯挺身,象徵聖火的標記好像更刺眼了些。
  「情況我聽說了,讓我謹代表奧拉薇雅的恩澤,在這次異教徒的苦難中彰顯。」
  視線相覷,討論騎士團在傭兵團安排監視的用意。真神信仰在用人類計算的數個世代前進入了佳涅宛,在軟硬兼施下,逐漸取代了傳統信仰的版圖。這些過去被遵循的傳統神靈與其信徒,在奧拉薇雅底下的子民眼中,如今分別以「偽神」與「異教徒」的身分,存活在佳涅宛的偏土角落。
  可能是姬兒汀裏頭的異人太多,也或許這正是聖火騎士團的行事作法。屏除不能確定的原因,現在傭兵團確實需要更多的人手,才能負擔接踵不絕的行動。
  「這位是埃爾,」圖雷伊手朝一位青年,趕緊在被再次搶話前介紹:「來自路克森的自由傭兵,從今天起會加入我們成為姬兒汀收割者的一員。」
  點頭微禮,埃爾不多言的碧眼閃過一絲精明。拉烏斯見他只長自己一點,不懂讓埃爾主動加入傭兵的原因。而羅倫斯剛才還在的,現在卻不見蹤影。憶起大地精費蒂舞拳生風,想想可能是去老車夫療傷去了。
  在海都打聽埃爾看家活的當兒,索羅克來回奔走,勉強集結了還有餘力前往替石輪部族解圍的人。不算奧拉薇雅的諾加斯,人數恰好數得了一手。
  真是好消息。

  「唉呀……事情我想大家從石牆村開始聽胡寇菲講到現在,應該不用解釋得太複雜。」
  苦主索羅克讓大家圍了一圈,帶著旁人啃食的咀嚼聲說:「史汀威爾部族因為這樣那樣……不想站在對抗以實巴替的一邊,現在反被當成敵人圍剿了。」
  「不要把這種事情講得無關緊要!」
  槌子頭的胡寇菲嚷嚷,差點翻了女侍送來的簡食,「事情很緊急,我們已經被圍困在森林的一個秘環,每天都被攻擊,每天都有戰士犧牲,再慢下去整個部族就要被滅。我跟吉爾希爾受智者的指示摸了出來,躲過了敵人的搜索,卻差點還要死在大地精的傢伙底下!」
  光頭的索羅克又撫起脖子後頭不存在的秀髮。
  「就……現在也要進入冬季了。怎麼想,以實巴替也不會為了部族之間的紛爭動員人力。這樣的狀況,我們能做多少也是盡力就好。」
  胡寇菲與吉爾希爾對索羅克的這種講法,一臉不能接受。身負石輪部命運的索羅克此言一出,確實讓事情聽起來簡單好懂得多。不同於胡寇菲,也讓沉悶的食物變得有點滋味,鬆緩了原先圍桌談事的嚴肅氣氛。
  諾加斯念句女神在上,「盡我們所能,奧拉薇雅便不會拋下你我。」
  胡寇菲心急,在笑談中催促著眾人動身,不打算給人安全吃飯的機會。

  「做事可以,那麼石輪部族會出多少?」
  一直保持沉默的埃爾,開口就問到至關重要的痛處。
  胡寇菲信心滿滿,拍胸一喝:「我們會以石輪部族全體上下的感謝作為代價!」
  卻對僵在桌上盤飧間的氛圍絲毫未覺。
  沉吟挾著抱怨,幹勁就像酒水裡的泡沫化為無形。埃爾扶桌的手心一癱,傭兵紛紛朝索羅克投以疑惑的視線,不能接受部族間的計價方式。想讓人去蹚渾水又不支酬,再如何蠢的傭兵也不會去幹這種白活。
  海都大手拍上索羅克的肩膀,要他擠出一點說詞。
  索羅克隨即意會開了口。
  「我相信——」
  「我相信我們摩艾耶爾族長不會白讓人幫忙!」
  吉爾希爾搶過索羅克的話,「石輪部本來就不是奔狼部的對手,長輩下的決定讓我們的聖地被攻陷,聖物長槍被奪,白白受辱。如果他們不想擔責任,我們就逼他們負責!」
  黃髮的吉爾希爾說得忿忿,顯然對石輪部年長一輩的不滿累積到了現在。

  「你說圍困你們的部族,叫什麼。」
  「就是那支奇襲石牆三村的奔狼部啊。」
  吉爾希爾朝問話者看去,對上了拉烏斯的視線。
  「我聽說過。以如迅雷般的速度同時攻擊了西納梅之外的坦斯卡瓦和……」諾加斯一時講不出第三個村莊。
  「騎士團進駐幽靈堡前經過了西納梅,那種景象——規模不夠大的外族,辦不到這種事情。」
  「現在外族裡有這種程度的勢力?」埃爾對諾加斯直瞪,然後用一手攤向在桌的其他人,「然後我們要用這點……人手?去對抗他們?」
  木杯猛然一扣,桌上潑了點酒。
  拉烏斯臉色朝谷底直沉,找塊布擦去了酒水。
  維克多不動聲色,眼瞄向圖雷伊。白膚的指節握緊了鷹刀柄,發得通紅。
  「索羅克,我回營帳一趟,要出發時叫上我。」
  拉烏斯低頭起身,繞過無意引來的視線,想離開大火爐。
  突然被胸甲上的燒火徽記攔路。
  「等等,」諾加斯早一步站在包廂外,寬大的胸甲塞住窄小的門口,「怎麼突然想急著離開,怎麼回事?」
  拉烏斯抬眼,和諾加斯四目相對。
  「……如果要出征,那動作就該快點了。不能再讓放任異族到處傷人。真正的邪惡必須被根除:我想奧拉薇雅女神也會應允的。」
  拉烏斯口說臨謅的理由,心埋未變的事實。諾加斯面對這出自與激進派騎士有八七成像的答案,只好讓道。
  年輕的傭兵言謝鑽身,離開房間。
  海都渾笑說:「呵,小毛頭,沉不住氣。」
  維克多抓住時機,擺出淺彎的笑容。
  「到現在還留在這的,全都是願意幫忙的人。假如沒有其他事情要提,先解散再集合吧。」
  「也是啊,搞定就到老地方集合。再拖下去,恐怕石輪部就會只剩三個男人了。」
  海都留下玩笑話,翻起土色布簾離開。維克多領著諾加斯與埃爾,告訴他們傭兵團集合的老地方。急躁的胡寇菲也要索羅克立刻趕緊出發。
  索羅克摸上他隨身的鼓樂器。只能祈禱會有其他犬車隊準備好了。索羅克離開石輪部,移居仲冬村才避開長輩的囉唆,以及——麻煩事。
  可是老一輩總丟給年輕人更多事情要解決;就算身離石輪部,麻煩還是不請自來了。

    ×××
  本日,冬雲也帶著光芒,巡走山川河谷之間。
  走過藏匿於郊野游擊的外族;露緹希與納格米奈,站在考傑斯塔族昨日進攻後餘下的烏煙倒舍間,祈求著神靈的賜福。
  經過駐守幽靈堡的聖火中隊,抵達寂靜的西納梅。祂心憐,早已用靜柔埋好了景緻,以雪保存了石牆村的落幕。
  觀望今年守軍特別森嚴的以實巴替城門,正面走入擁擠的街道。到處都能聽見即將全面戰爭的流言。跟著失去家鄉的難民,逛到了白城的廣場,流離失所的營帳群一角,掛著姬兒汀的傭兵團織。
  祂手一撥,搖擺旗幟上的圖案。

  圖雷伊走出唯一屬於傭兵團的據點小屋,看著乘冬風起伏的布旗,走到拉烏斯的帳外。
  從裡頭傳來了刮擦聲,圖雷伊翻開布簾,拉烏斯正持柄扶刃,小心翼翼將短劍放上了砥石。推磨的節奏單調而重複,卻是不紊。每推一次,思緒越發清澈。

  「喲。」
  拉烏斯招聲,手底不停。
  「啊啊,剛才是怎樣?什麼『真正的邪惡必須被根除:我想奧拉薇雅女神也會應允』,好濃的燒火臭。」
  「那要算賈斯提澤的功勞。」拉烏斯瞥了一眼帳外,沒人經過,笑說:「聽他講幾次話就會了,聖火話意外好學。」
  「你這樣要是被他們聽到,下回大火爐的群架小心有人抓你進去揍你一頓。」
  集劇院旅店餐館於一身的大火爐,同時身兼了雪崩與聖火兩大騎士團拳腳相向的格鬥場。傳說一天一小架,三天一大架,每每要有詩人表演轉移注意力才會收手。不免會有人懷疑:其實這根本是大火爐表演內容的一環,藉由打翻料理與酒水讓食客不得不再掏錢,以此增加營收。
  當然傳聞就只是傳聞。
  「雪崩仔比較欠揍吧,」拉烏斯提柄,端詳,「聖火還有賈斯提澤跟諾加斯會來『關心』,卻從沒聽說雪崩幹些什麼,佔個城堡算嗎?」
  圖雷伊看著拉烏斯與他手裡武器的銀光。過去隨難民撤退到以實巴替不久,之後官方軍與各部騎士團都收到不少情報,自然也傳到了姬兒汀傭兵團內:包含發動攻擊,攻陷屠戮石牆三村的奔狼部。還有異教眾,包含了半人半狼的怪物等事實。
  對此,直接促成了以實巴替掀起了短暫的鍍銀風潮,讓白城裡的工匠忙得支不開身。要對付獸化人,使用恰當的武器是基本,圖雷伊的背上闊刃和拉烏斯的輕巧短劍自然跟進。但從來沒聽說過有部隊遇上了獸人。
  更精確點說:沒聽過有部隊遇上了獸人還能活著回來。

  「索羅克已經被他族人拉到車隊那等了。」
  圖雷伊拇指一彎,向著背後。
  拉烏斯停下推劍的手。
  「哦,出發?那走吧。」
  圖雷伊吱嗚。
  「不,其實……這次我去不了。」
  「不去?」拉烏斯提眉,疑問:「一直嚷嚷報仇的圖雷伊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拉烏斯抬起短劍銀光,快手一刺,高速的劍尖已經抵上了圖雷伊的鎖子甲。
  「你不是圖雷伊!我要代替珊妮處理你這冒牌貨!」
  圖雷伊感到一陣寒冷,他不確定是即將入冬或是眼前短劍冷光的關係。
  「齊達叫我今天過去,說是要向上面彙報幽靈堡的事情。」圖雷伊一臉怨色,「當團長要被叫來叫去,入冬了還得龜縮在以實巴替,想出去砍那些異教徒渾蛋也要等有空才行?啐,什麼道理?早知道就不接什麼團長,這樣」
  小帳裡傳開了乾笑。拉烏斯把劍鋒抽回,收進腰上的短鞘。
  團長那些稱謂不過是突然上門的虛名,真正實權依舊掌握在鷹之隊殘部的手中。拉烏斯當時也沒打算接任副團長,可是圖雷伊讓氣血沖昏腦袋,被旁邊的鼓吹拱一拱就跳了上去。一對兩肩,擔事不嫌,拉烏斯才跟親友去充當門面。
  「對啊。要是你別急著上去,現在就能一起把那些動物給大卸八塊咧。」
  晃了晃圖雷伊掛著禦寒毛皮的肩膀,拉烏斯抓起鋪毛上的乾癟布袋,將簡單的食料與道具全丟進去。混在工具堆裡的粗糙雕刻,此時站到了拉烏斯跟前,他握了握那濕冷的木塊,塞進腰間的布包一角。
  「哼,反正替我多殺幾隻,那些異教徒太囂張了!」
  圖雷伊飽拳一伸,跟乍到以實巴替的日子相比,關節上多了層薄繭。
  「我會的。」
  拉烏斯出手,雙拳擊約。
  兩人翻開布蓬,淋著雪到了廣場。
  索羅克的童山入目。然後是不幸地站在高大的海都旁邊而顯得嬌小的埃爾。身負隱情的維克多,斜盯一邊的騎士諾加斯。拉烏斯手背拍上死黨的寬肩,集合而去。

    ×××
  車隊隨石顛簸,拖出的軌跡直達二日之遙。戰士們背負的武器,在雪地的光芒中若現若隱。
  才抵達森林邊境,索羅克的族人們熱烈歡迎著援隊的到來,沉默的屍首已守候多時。數不盡的撕咬爪傷,相似的情狀,形成猛烈的,勃發的衝動,堵住了拉烏斯的胸口,只有危險足以打通悶塞的不適感。
  送走無法自保的馭狗人,整備萬全的傭兵散開成列,一步步踩入草與雪,謹慎走入狼眼環伺的史汀威爾森林中。
  這次,該看看敵人能不能夠開出美麗的血瓣了。

    《訪友》End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