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第六話(未完)

回覆文章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P]第六話(未完)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7年 5月 16日, 14:45

                
             這是我這輩子度過最長的五天。

    「扣扣扣。」羅倫斯躺在睡袋上,上面墊著皮草,地上有一攤一攤的嘔吐物沒人清理。

    「扣扣扣。」回歸之月四日,半夜,無人應答,只能勉強的挪動手指敲在木頭盒子上試圖製造一點
  聲音。只能勉強將一旁的水瓶翻倒,溼潤的毛毯驚醒了熟睡的部落男童。

    「怎麼了嗎?脫臼的,要上廁所?」男童不甘願的爬起身,揉揉眼,撿了一個夜壺,粗魯的拉下羅
  倫斯褲子,把夜壺塞進跨下。

    「噁~你真臭,連尿尿都是酒精味,難怪埃爾哥哥要拆掉你手腳關節不讓你再喝了~好了喔~尿完
  就快去睡覺吧~」男童替羅倫斯拉起褲子,把尿桶倒去外面雪地,找個角落裹著睡袋沒幾秒鐘進入夢鄉。

    但是在惡夢之中,羅倫斯又怎能安眠?
最後由 moonmask 於 2018年 7月 10日, 22:11 編輯,總共編輯了 5 次。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RP]第六話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7年 5月 17日, 16:57

    


    這件事情,要從知道了妹妹跟子爵定下結婚日子的事情回想起,雖然收到了密探的回報,接案的人
  跟我說,死了太多人了紛紛拒絕接受案件,但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不能夠讓伯父以實敏塔斯逐漸蠶食
  家中產業。

    捐了一筆錢給孤兒院,就當作安慰自己內心的罪惡感吧。可是即便如此,新認識的夥伴們並不是很
  認同向伯父復仇的計畫,其實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否要復仇,也許我的內心還始終停留在找回矮人秘
  寶,並且恢復名聲的角度上。如果一個主事者都舉棋不定,是否沒有資格向其他人宣揚我的理念?

    密探也有回報最近以實巴替要開始列管德魯伊的事情,可在海都砍下瑪塔斯的頭顱之前,我在想我
  是不已經死過好幾次了?長翅膀的豺狼人的帶毒箭矢跟全身荊棘的劍齒虎,還有巨大的梟熊,大家都沒
  有帶投石索或者十字弓,在森林之中簡直就是活靶子無處躲避,我身上挨了幾下毒箭,兇惡的劍齒虎利
  爪攻擊之下海都竟然倒了下去!

    拉烏斯為了救倒下去的海都想替他灌下藥水,不知怎麼地海都立刻起身。

    「情況緊急!別躺了你們!」賈斯提澤持劍大喊,從鬆軟泥土中拉起了第一次合作的賽格莉,雖然
  說我很好奇她到底是什麼人,可是情況並不允許。

    「不是偷懶的時候吧先生。」拉烏斯伸出手拉起海都。但這時一腳陷入泥土的我根本無力面對即將
  到來的劍齒虎的攻擊,被兩爪抓中,鮮血直流,眼前一黑。

    等到再度醒來的時候,身旁是諾加斯,他的手散發著柔和的白色光芒,旁邊是失去意識的拉烏斯也
  急忙起身,看來我們兩個人差點就要跟姬兒汀見面了。海都跳起身來渾身插滿劍齒虎身上的荊棘,滿身
  是血的用力一砍,劍齒虎軟趴趴的的倒下,可是問題還沒解決。

    「發對空箭陣!」拉烏斯下了指揮,賽格莉從背後掏出一把短弓,射了箭但無法擊中空中飛的豺狼
  人。

    「山王派的武藝傳人可是用鎚子的誰要用弓箭」我不客氣的回嘴,確實羅德師父只說了山王派一族
  擅始斧鎚,我基本上從未熟悉過,但是看到賽格莉幾次落空,我乾脆也丟下師父給的兵器,嘗試著射箭
  看看,未能如願命中。海都不知道做了什麼,一個白色的板子飛了起來,載著兩公尺高的海都,可還沒
  飛到豺狼人的地方就又掉了下來,諾加斯朝他們丟出網子,但網子又有什麼用?

    「看起來你們碰上困難了。」熟悉的聲音從密林中出現,跟第一次見面的半身人可可納一起走了過
  來,話說回來剛才那個半身人去哪了?

    「500枚金幣,我可以出手幫你們喔。」海賽兒狡邪的笑著,真是令人不快,雖然是生意人但必
  須講情義。而可可納二話不說直接給她一個滿滿的錢袋子「不要數了快點救我兄弟!」

    海都這個時候不知道使了什麼妖法,出來了一個圓盤,圓盤上還有一個女性的臉,她吹了一口氣,
  感覺大家傷口就好了大半,但是這跟諾加斯甚至是俾斯米爾的治療法術是完全的不同,身為傭兵的我們
  哪裡知道有什麼不同,只知道這能治傷,但賈斯提澤,諾加斯的表情有點異狀。

    這問題看來要等到回到白城才能做解決吧,但是海都一副豁出去的表情,圓盤吹完氣息之後面朝地
  板趴了下去,賈斯提澤急忙上前治療照看。

    「我的神恩....沒有效!?」要替海都治療的賈斯提澤驚訝的說,也許這就是海都的祕密?在海賽兒
  的箭技下射倒一隻豺狼人,另外一隻則是箭矢耗盡逃跑了,海都這時猛然張開眼睛,看來衝鋒隊長的祕
  密,除了不怕死,可能不會死。
最後由 moonmask 於 2017年 10月 14日, 08:44 編輯,總共編輯了 3 次。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RP]第六話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7年 5月 21日, 11:36

    海都坐在石頭上,咬咬牙拔身上的荊棘,不會死跟不會痛應該是兩個情況,我拿了烈酒給他,順便
  幫他拔掉身上的刺,海都二花不說灌光一整瓶礦坑牌烈酒了。這酒量真好。

  諾加斯:「這還真是....難搞啊。」諾加斯一邊抱怨一邊找找止血的草藥幫大家包紮。

  可可納:「小狐狸你知道我為了救你花了多少錢嗎?」這個矮半身人痛心疾首,但是小狐狸,是拉烏斯的
  幼年綽號吧?他們倆認識嗎?拉烏斯拍拍可可納,連諾加斯都跳出來幫腔說要幫忙攤提,區區500枚金
  幣應該沒什麼太大差別,一人100枚足夠了。

  海賽兒:「你們這群人的箭術爛到一個無以復加,真不知道你們怎麼活到現在的。」兔女嗤之以鼻,但山
  王派又不是獵人,我們可是戰士。
  
  海賽兒:「總之感謝各位老闆,希望各位未來也要繼續多多遇險。」海賽兒一邊搖動著兔子尾巴,耳朵晃
  啊況的揹著長弓晃悠悠地走了。

  「哼,讓你白賺了。真是」雖然被救了但是羅倫斯一點也沒有感到開心起來,趁人之危的兔子。
  「白賺?」可可納看向羅倫斯。「她在緊要關頭救了我們一把。」算了算了我知道這個情況,但是真看不
  過去「那個女的上次坑我們一把,每次都要緊要關頭跳出來搶劫。」也不管半身人有沒有聽到羅倫斯碎碎念。


  「話說,那個人是?」諾加斯問問身邊在包紮的賈斯提澤。
  「這個嘛....是我們上次在獸化症事件時碰到的強盜。」賈斯提澤咬牙切齒的回。
  「強盜嗎?算了,至少不是來搶我們的命。」諾加斯陷入沉思。而半身人可可納顯然對賈斯提澤的強盜評論
  小有微詞。

  「我們追查的那個德魯伊呢...」海都講著,此時死掉的劍齒虎變回人形,果不其然就是這家伙,拒絕被列管
  的瑪塔斯。海都一刀剁了頭裝個麻袋帶回白城覆命。「我絕對不是洩憤,只是避免他復活。」

  「算了,能活下來就是好事,我就當作我沒有看到各種奇怪的妖術吧。」賈斯提澤整裝,諾加斯贊同賈斯提
  澤地點點頭,海都看了賈斯提澤一眼,三人密而不宣的默契。


  拉烏斯:「回去傭兵團第一件要檢討的事情就是為何沒有配發對空手段。」
  羅倫斯:「我們箭術這麼差,配了也沒多大用處。」
  拉烏斯:「然後呢?就這樣兩手攤開給他們射死嗎?」
  賽格莉:「還是配著好。」
  可可納:「對啊,應該每個人都要配飛行藥水。」
  拉烏斯:「還是你能夠飛天跟他們一決雌雄?我就沒意見」
  可可納:「叫圖雷伊別小氣。」
   海都:「還有誰傷得重嗎?」
  拉烏斯:「唉…好主意,回去問問索拉能不能調配吧。」諾加斯看看滿身是血的海都。
  羅倫斯:「副團長說了算吧,哎。」
  可可納:「傷最重的應該是你吧猛男?」
   海都:「別看我,老子好得很。」可可納上下打量海都
 賈斯提澤:「不過,我本來還以為半身人你逃走了。」賈斯提澤對可可納露出稱許的笑容。
  可可納:「我是逃走沒錯啊。」可可納皺眉
   海都:「你們要是撐不住早點說,不然我怕回程又有什麼事。」
  可可納:「待在地上給人家射?當我傻的嗎?」賈斯提澤無言

  拉烏斯:「所以說,」拉烏斯湊到海都旁小聲問
  拉烏斯:「到底是為什麼裝死。」
   海都:「荊棘很痛,老子不能躺一下嗎?」
  拉烏斯:「看起來痛得緊,也是啊。」
   海都:「我整天為了你們這些臭小子,流血流汗,在燒火仔身邊假裝一下正常人不行嗎?」
  可可納: 「所以你不是正常人?」(低聲問海都)
   海都:「我爸是巨魔,怕了吧」
  拉烏斯:「我知道有點為難你,可是一開始不就露餡了嗎。」(小聲)
  可可納想了想,然後抽出匕首,想在海都身邊比劃比劃。
   海都:「欠揍啊?小矮子。」可可納看起來很想弄點海都的血來研究研究

    賽格莉跟大家不是特別熟稔,賈斯提澤還特別問了她怎麼會使用聖療術的事情,介紹了一下諾加斯,話
  說這次要是沒有他們三人幫忙支援估計今天我已經去見收割者了,縱然黃泉路上有人陪伴,但是小命要緊。
  「若對女神的感召有興趣,可以考慮一下,正義火焰需要更多擁有堅定意志的靈魂。」賈斯提澤似乎正在邀
  請賽格莉一起加入,此刻休息的也差不多了,帶上德魯伊的頭顱跟雜七雜八的東西,拔營回城。
最後由 moonmask 於 2017年 10月 14日, 02:43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RP]第六話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7年 10月 14日, 02:42

  
    風塵僕僕地回到白城以實巴替,今晚就是回歸之夜,早從一旬之前,家家戶戶就已經開始為節慶張羅。
  街道四處都傳來音樂聲,雖然下著大雪,街頭藝人們依然賣力地演奏著歡樂的樂曲,小屋屋頂之間也張燈結
  綵,掛滿了花朵和色彩豐富的布條。

    可可納:「我還以為一兩天就可以結束,沒想到搞完都回歸之夜了。」
    羅倫斯:「時間過得真快,又來到了慶祝的日子。」
    可可納:「下次要過夜的任務還是別揪我一起去了。」
    可可納拍拍拉烏斯的腰,拉烏斯回拍背,兩人情誼可見一班。

    歡笑聲和音樂聲四處都是,但在城外的難民群居處就沒有那麼輕鬆自在。缺乏物資的問題已經浮現,這
  年恐怕並不好過,從城外回來的路上,你們經過了城外那些被以實巴替禁止入城的難民區,只看到疲憊與飢
  餓。

    羅倫斯: 「可可納下次我找你一起去過夜吧,老車夫的女人特別好噢。」一回到城內,只想趕快的去洗
  掉身上的血污,可可納看了我一眼,露出猥褻的笑容,一面閒聊著不著邊際的話題,一面想著上次陪我的溫
  軟玉香。

    才回到以實巴替收割者的基地,齊達就找了我們過去
    齊達:「又有新工作了。」
    齊達:「哇靠你們怎麼搞成這樣。」
    齊達:「算了,還是別跟我說過程。」「所以你們有抓到德魯伊吧?」
    齊達看到我們這樣,大概猜想也是一番波折,但是隨即海都丟出的腦袋,讓他傻了眼。
    齊達:「呃。。。我以為任務叫做逮捕不依法列管的德魯伊。」齊達搖頭嘆息。

    拉烏斯一臉面癱地看著德魯伊的頭,沒說話,不知道在想什麼,但如果沒有海都我們大概回不了白城,
  這是事實。

    海都:「他變成一隻長滿刺的劍齒虎,我們沒本是活捉他。」
    齊達:「不過你們搞成這樣,想必也是吃了不少苦頭。」
   諾加斯:「反擊太厲害,也顧不得活捉他了。」
    齊達:「我就跟以實巴替他們說,德魯伊搏命反抗,我們只得幹掉他。」
    海都:「還叫了一隻梟熊跟兩隻飛天豺狼人」
    齊達:「辛苦了,衝鋒隊長。」
    海都:「大人物有意見的話,叫他們自己去活捉人家。」
    齊達:「沒你在的話,這群小夥子搞得定嗎?」齊達看著大家問問海都。
    海都:「全部死翹翹。」,齊達豎起大拇指
   拉烏斯:「全部死翹翹。」
    我沉默不語,那爪子下來有幾條命都不夠看。
   可可納:「我覺得我不會死翹翹。」可可納叉腰。
    海都:「小矮子會落跑」
    齊達:「總之,以實巴替軍事總管,波帕茨克子爵在回歸之日要結婚了,也就是明天。」
   諾加斯:「在森林裡找人,德魯伊應該很擅長...。」(喃喃自語)
    齊達:「辛利卡斯‧霍斯特爵士雇用我們當婚禮的護衛。」
       「霍斯特爵士說,子爵雖然麾下有一些騎士和步卒,但在石牆村慘案之後他都讓他們回去領地了。」
       「子爵在以實巴替身邊沒什麼人,就連新婚迎娶,他也沒有把封建軍召進城。」
       「可能覺得他的領地比妻子重要吧?」齊達聳聳肩。
    齊達:「總之,這次的工作相當重要,子爵是我們的大主顧,大家可別搞砸了。」
       「而且你們要參加婚宴,會見到很多重要人物,你們可得加油。」
       「能結交幾個大人物,這些人脈都會是我們的,以後何時用得上,誰也不知道。」
       「千萬別得罪任何人!」
   羅倫斯:「結婚對象是誰啊?」
    齊達:「卡什麼什麼家的平民女孩吧。」
    海都:「我回去剪剪頭髮刮刮鬍子,說不定會有美好的邂逅~」

    聽完齊達的敘述之後,我若有所思,這陣子泡在酒精裡面,好像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一直沒想起來。
    齊達:「大家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明天一早記得來報到。」

    夜晚,羅倫斯邀請可可納、諾加斯、賈斯提澤去老車夫鬆鬆筋骨,泡個澡,畢竟明天就是回歸之日了
  ,既然有工作肯定要好好【休息】一晚才好,賈斯提澤跟諾加斯拒絕我的提議,可可納性奮的跟我說:「
  去去去!我要打十個!」,回想起來也是激情一夜,至於半身人半夜應該沒有偷襲我吧?拉烏斯跟海都一
  同離開,賽格莉則自顧自的去忙自己的事情。

    等到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有點晚了,急忙收拾好回到收割者營地梳洗。早晨起來聽老車夫的侍
  從提到今天早上實巴替伯爵埃里卡斯發表了新年演說,昨天還聽到北方厲害的傢伙一夜御七女的段子,隔
  天還能騎馬,我想應該只有衝鋒隊長海都能作到這件事情吧。聽拉烏斯跟圖雷伊說,伯爵偕同聖火騎士駐
  以實巴替的新任指揮官維爾陶塔斯一起轉達了赫瑟特海姆侯爵對異教徒開戰的宣戰宣言。

    「讓真神的審判降臨在這些異教徒身上!」家家戶戶傳唱著這句話。

    整個冬天,以實巴替都處於被動,等待奧斯拉波列的決定。如今侯爵下定決心與異教徒開戰,以實巴
  替也將不再沉默,將化被動為主動,和聖火騎士團一同,使熾熱的審判之槌降臨在異端者身上。我們雖然
  還沒有出到街上,但都已經可以感覺到以實巴替市民們充滿戰役的活潑氣氛,顯然悶了一整個冬天,以實
  巴替市民們和士兵們都已經累積了很多的怨氣,早就準備好要向那些異教徒討回公道!

    正在吃風乾肉條配高地羊奶時,辛利卡斯‧霍斯特爵士便急急忙忙的過來,只見他穿了一身花花綠綠的
  節慶正裝,看起來喜氣洋洋。「先別吃了,快點跟我過去吧!」爵士不由分說把我們拉走。大隊前往波帕
  茨克子爵的家。艾辛人和佳涅宛人文化很接近,大宅有許多僕役忙進忙出,中央有兩大排長形的火盆,人
  們在這裡取暖、烤肉,這是佳涅宛人的傳統生活方式。

    波帕茨克子爵息達巴納斯‧杜拉蘇西,一身節慶華服,他高高坐在大堂正面的椅子上,撐著頭不知道在
  想什麼,臉形瘦削,一頭銀白色頭髮,乍看之下以為是五六十歲的老人,但仔細一看應該是四十多歲,眉
  頭深鎖,似乎有些冷酷。

   諾加斯:「早上的開戰宣言雖然有點不安,不過眼前還是專心慶祝婚禮吧。」
 霍斯特爵士向子爵介紹了你們一行,波帕茨克子爵聽見是收割者傭兵們眼睛一亮,接著看到隊伍中的小
  半身人可可納;波帕茨克子爵: 「這半身人也是傭兵?」
   可可納:「我不是傭兵,我是冰之塔的天才法師。」
  波帕茨克子爵:「冰之塔的法師。」波帕茨克子爵笑了笑。
  可可納:「你漏了天才。」
  波帕茨克子爵笑著搖搖頭,看來,這當中可能有點故事。。。?
  拉烏斯:「這位是先前與息爾陶斯一案有功的冰之塔法師,可可納。」
波帕茨克子爵:「離出發時間還有一會,各位不用客氣,先坐下暖暖身子吧。」

    子爵似乎沒有想跟我們多說話的意思,自顧自地在一邊坐著,不知道在想什麼,霍斯特爵士緊張兮兮,
  子爵卻一臉淡定。可可納不客氣地坐了下來,腿甩了甩,脫了鞋,光腳靠在大火爐上取暖。還好他沒腳臭。
  在大廳候了半個小時,辛利卡斯‧霍斯特爵士提醒了子爵兩次,子爵這才點頭答應,你們一行人才著裝離開。

    子爵換上了正式服裝,騎上了一匹裝飾地花花綠綠的白馬。霍斯特爵士和你們在前頭步行,後方跟著
  一些僕役,還有吹著風笛的克里蘭人樂隊你們走上了飛馬街,路旁一堆行人圍觀,叫好鼓掌,你們好像在
  進行凱旋式一樣,而且還不時聽到有人在叫海都的名字,沒多久到了卡德勞加斯家族的大宅之前

    我突然想起來,自從商隊出事後,母上替薇兒拉安排了親事,今天就是婚禮的日子啊!

    卡德勞加斯家族在以實巴替相當有名,是當年建造白城城牆時出力很多的豪商他們主要經營商隊護衛
  和貨運,分別叫做「半人馬秘箭」和「半人馬貨運」,不過因為不識時務,這幾年狀況百出,業績日下,
  大概半年前還發生了他們押的商隊被不知名人士襲擊,傷亡慘重,甚至還死了兩個隨行的矮人貴族。半年
  前事情鬧得很大,矮人一天到晚去要他們把負責此案的負責人腦袋交出來,最後他們把專案負責人開革出
  門,這才暫時平息紛爭,他們花了不少錢在調查事情的真相,但似乎也沒什麼進展,卡德勞加斯家族看矮
  人比較少來追究,也就假裝沒事情一樣重新開啟業務。

    諾加斯:「原來今天的新娘是你妹?」
    羅倫斯:「我有聽說妹妹有婚約。」
    羅倫斯:「但是我離家很久,並不清楚近況。」
    諾加斯:「怎麼看起來好像跟你沒關係?」
    不說了,一陣沉默。

    進入大門,草棚內有個少女坐在中央,一群穿著白色長裙的婦女們圍繞著那少女唱著佳涅宛的傳統歌
  謠,跳著轉圈圈的舞蹈,每個人看起來都是有歡天喜地,卻只有應該是新娘的那位少女滿臉哀愁,顯然沒
  有太高興。海都露出溫和的笑容對少女們微笑揮手。拉烏斯小聲的哼起傳統佳涅宛歌謠。

    一對夫妻上前迎接子爵的迎娶隊伍,新娘的父母,「半人馬秘箭」的當家卡洛里斯‧卡德勞加斯和其妻
  芮雅。在一旁的,是卡德勞加斯家族當今的代理當家以實敏塔斯,也就是卡洛里斯的兄長,以實敏塔斯一
  臉無趣,對這場婚禮顯然沒有興趣,甚至有些不悅。隱約感覺到,卡德勞加斯家族之中,對這樁聯姻最感
  到興奮的,就是卡洛里斯和芮雅夫婦,其他不少人,甚至包括新娘,根本就對這事情興趣缺缺,至於那些
  雇員、家丁、學徒、傭兵什麼的,多半都是覺得與有榮焉,加上婚禮有東西吃,所以都很開心,但仍然隱
  約可以感覺到不少人對這婚姻相當不滿,除了擺張臭臉的以實敏塔斯之外,卡洛里斯的堂兄吉瓦特斯、堂
  姊維吉莉雅顯然也不太祝福這場婚姻。

  我嘗試著要跟家中父母打上招呼,只是可惜,他們並未能發現我。。。

    霍斯特爵士要你們和僕役分成兩列讓子爵通過,子爵翻身下馬,走到了草棚前,不過十六七歲,正值
  如花似玉的年紀,而子爵已經年屆中年,娶過妻子,一頭白髮蒼蒼。即便如此,新娘還是在這熱鬧萬分但
  又帶著些詭異的氣氛中,在一臉高興的父親卡洛里斯手中,被交給了面無表情的新郎波帕茨克子爵,就在
  此時-

  「我反對這場婚姻!」說話的人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是個頂多二十歲的年輕人,他穿著潔白的罩衫和刷得
  發亮的皮褲,有點印象,那是木材商人戴利迪家族的么子波汀拿斯,現在他要來幹麻?

    圍觀的群眾看看英俊挺拔的波汀拿斯,再看看美麗的薇兒拉,又看看子爵,一群好事者開始起鬨,為
  波汀拿斯叫好,父親和身邊的人講了幾句,你們看到一些隸屬半人馬秘箭的壯漢開始把圍觀的群眾往外推
  ,但沒有對波汀拿斯出手,似乎對波汀拿斯背後的家族有些顧忌。


    「薇兒拉年紀輕輕,為什麼要嫁給這種臭老頭?」
    「這根本就是一樁罔顧薇兒拉幸福的政治婚姻!這樣是不會幸福的!」波汀拿斯朗聲說道
    我低聲道「妹妹啊,做兄長的沒有什麼要求,只希望你嫁個好人家。」右手滑向身邊的斧子,在家裡
  開戰可不是太好的選擇。

    新娘的族人面面相覷,卻有一批人放肆地笑了起來,帶頭的正是伯父以實敏塔斯,新娘的父母卡洛里
  斯和芮雅則是一臉鐵青。令人痛恨的伯父,但是現在能對他動手嗎?

  波帕茨克子爵溫柔放下新娘的手,走到波汀拿斯面前,「的確這是樁政治婚姻,我們大家都知道,所以呢?」
  波汀拿斯一愣「薇兒拉愛的是我!」波汀拿斯叫道
  波帕茨克子爵聳聳肩「無所謂。」

  波汀拿斯:「你這噁心的臭老頭!」
  波帕茨克子爵嘆了口氣,看看天色,然後看向霍斯特爵士,
  霍斯特爵士對你們使了使眼色,要你們把波汀拿斯攆走。
  波帕茨克子爵不再理會波汀拿斯,逕自繼續婚禮

    海都:「要—不—要—滾?」海都走上前,身高兩米的巨漢頂著波汀拿斯,雖然波汀拿斯面對海都的威
  嚴,雖然嚇尿了,但仍警告收割者:「你們可別碰我!我是波汀拿斯‧戴利迪!」,但是並沒有用,海都單手
  把他拎了起來,波汀拿斯雙腿亂踢,卻根本踢不到人,被海都丟出門外,圍觀的群眾看到波汀拿斯被海都扔
  飛,摔了個狗吃屎,紛紛大笑起來,也有人還在繼續替波汀拿斯加油打氣。完事,海都做一個表演完的行禮。

    波汀拿斯拍了拍髒衣服,惡狠狠地看向你們「戴利迪家族不會忘記你們的!」波汀拿斯哭著逃走了。
  海都:「沒膽子,只好記恨我們的小人物啦。」大聲地笑著說。

    結束一樁鬧劇,迎娶的儀式總算告一段落,卡德勞加斯家族的僕役拉出一輛牛車,妹妹坐上牛車,和欣
  喜交加,哭成淚人的母親和興高采烈的父親話別,接著,在霍斯特爵士一聲號令之下,子爵的迎娶隊伍掉過
  頭,踏上返程。

  羅倫斯: 「嫁個好人家,生幾個孩子,以後別做商人了,我的妹妹。」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RP]第六話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7年 10月 14日, 11:07

   

    一直表現地很堅強的妹妹不斷的望向家裡,留下了分離的淚水,雖說等一下晚宴上還會碰面,
  霍斯特爵士領著僕役和樂隊們走在最前面,子爵騎著馬在中間你們這些護衛在後面,分站左右護衛
  著牛車。

    諾加斯:「不過...這場婚姻跟奴隸販賣有什麼差別呢...。」(小聲喃喃自語)

    可可納一臉不滿
    羅倫斯:「諾加斯,你也看到以實敏塔斯的臉了。」「就是他用計把我搞出家門的.」
    諾加斯:「抱歉,我不太懂你家有什麼恩恩怨怨。」
    Vin BW.: [諾諾真是個 cool guy
    羅倫斯:「還取得了我老爹的一半股權,現在嫁了妹妹,起碼妹妹安全了,剩下的事情總歸能解決。」

    可可納看了看在前面一臉嚴肅的波帕茨克子爵,又看了看抽噎的薇兒拉
    可可納:「喂!你老婆在牛車上哭成這個樣子,然後你要裝作沒聽到嗎?」
    面對半身人的提問,就連薇兒拉似乎都停下哭泣
    諾加斯:[可可納是個 cool guy

    波帕茨克子爵停了下來,看向你們,向拉烏斯招了招手。
    拉烏斯硬著頭皮小跑步了過去,
    只見波帕茨克子爵從懷裡拿出一條手帕,交給拉烏斯,點了點頭。
    拉烏斯點頭回應。
    波帕茨克子爵: [應該要sense motive看看,子爵是要叫拉烏斯拿手帕把可可納勒死嗎
    波帕茨克子爵繼續向前騎
    羅倫斯:[子爵也是cool guy
    拉烏斯: [我也有點懷疑
    Vin BW.: [大家都裝酷是怎樣
    羅倫斯: [手帕太短 只能塞住嘴
    Tropicalo (GM): [塞嘴巴裡的意思?
    拉烏斯:是不是要他把可可納封嘴
    羅倫斯:[勒死要10呎白綾
    賽格莉:[可能就是塞嘴巴吧

    拉烏斯把手帕遞給薇兒拉,薇兒拉哭得更大聲了,邊哭邊拿那手帕來擦眼淚鼻涕,我走了過去,
    羅倫斯:「薇兒拉,怎麼了?今天是喜事。」看著哭泣不止的妹妹,作為哥哥的還是要去做該做的事情
  吧?薇兒拉似乎完全沒預料到我的出現,驚訝的停止哭泣。

    薇兒拉:「哥哥你怎麼在這?」(低聲)
    薇兒拉:「你來救我的嗎?」
    羅倫斯:「你跟子爵成婚,我很開心啊。」
    薇兒拉一臉失望,拉下臉又哭了起來。把手帕弄的濕答答的。
    羅倫斯:「嫁過去了就要好好的侍奉子爵,多生兩個孩子。」
    薇兒拉:「嗚嗚嗚嗚嗚。。。」
    羅倫斯:「我們家族雖然是興建白城起家,但是上次那的事情,我被逐出家門,如果再過幾個月就是輪
  到你了那可如何是好。」
    羅倫斯:「所以我覺得母親的決定是正確的,起碼要保住妳。」
    薇兒拉:「把我嫁給年紀可以當我爹的人是保護我?」(低聲)
    羅倫斯:「即使我跟父親在跟伯父的對抗中戰敗了,妳仍然可以延續我們家的血脈。」
    薇兒拉:「血脈能幹嘛....」
    羅倫斯:「我不希望你出事。你是我最疼愛的妹妹啊。」
    薇兒拉:(幽幽地說)「我怎麼感覺不出來。。。」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RP]第六話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7年 10月 14日, 11:42

    此刻突然一陣喧鬧,辛利卡斯爵士大喊「衛隊向前列陣!」貌似出了什麼事端,小跑步上前去
  ,一陣叫罵跟金屬叮叮噹噹的聲音,幾個衣衫襤褸,腳上或手上有鐐銬的人,有男有女,從小巷中
  竄了出來,向你們的方向逃過來。「不要逃!」「給我們抓到看我們不打死你們!」,幾個大漢手
  拿棍棒、鐵條,惡行惡狀的緊追在後,也朝你們這裡衝了過來。接著幾條惡犬追上來,兩個倒楣鬼
  被惡犬咬著,登時翻了跟斗跌在地上,後方的漢子很快趕上,劈頭就拿棒子往倒在地上的人沒頭沒
  腦地猛打,其他惡犬繼續追了過來,奴隸們發出驚呼,幾個奴隸差點撞到你們,在你們面前轉彎,
  逃進巷子裡。

    一個女性奴隸扭到腳,在你們前方不遠處跌倒,再也爬不起來了。幾個手拿木棍的傢伙追了上
  來「沒事兒!沒事兒!只是奴隸逃亡!」一個看起來是領頭的戴單邊眼罩的奴隸販子的武裝份子叫
  喊著。

    海都怒斥 「誰敢造次!」幾個大漢往巷子裡面衝了進去,那幾個大漢給海都一嚇半晌才回過神
  ,又落後了逃亡的奴隸好幾步,講話的奴隸販子抓住地上那女孩的頭髮,把她扯了起來。這個女孩
  子似乎是拉烏斯的舊識,但是,為什麼會在奴隸販子手上?箇中原因我是不猜了,但是副團長也有
  養女奴的癖好我怎麼看不出來?

   拉烏斯高喊:「夠了!住手!」「通通住手!」

諾加斯上前抓住奴隸販子的手
  「幹什。。。麼?」奴隸販子發怒了起來但是看著聖火騎士發亮的盔甲徽記,後面要說的話硬是吞
  了下去。
  諾加斯: 「奴隸也是人命,抓到了就應該夠了。」

  羅倫斯:「拉烏斯認識她?」問諾加斯
   海都:「你們先把這些傢伙趕到一邊。打擾子爵大人的婚禮,你不想活了嗎?」
   海都:「拉烏斯,諾加斯,你看住他們。」海都回去指揮讓隊伍繼續前進
  獨眼龍:「啊!是波帕茨克子爵大人!?」
      「打擾各位大人,真是不好意思!」說著獨眼龍踹了女孩一腳
      「都這些賤人的錯,竟敢逃跑,害我們在大人面前失態了。」
      獨眼龍認出了子爵,連忙向我們隊伍再三行禮。
  海都:「賽格莉,你也陪拉烏斯他們留下。」
 賽格莉:「好。」
  
    獨眼龍扇了娜姬雅一巴掌,扯著她頭髮把她拖到街道邊邊,年輕女孩的頭髮給扯得很痛,哭了
  起來。奴隸販子們把被抓到的奴隸帶到路邊。海都走過拉烏斯身邊的時候不知道說了什麼,只見拉
  烏斯一把推開奴隸販子。拉扯中諾加斯走到奴隸販子旁邊:「等等,她多少錢?」

  獨眼龍上下打量諾加斯。聖火騎士的徽記在正午的陽光下閃閃發光。
  「五百枚金幣。」獨眼龍這價格真是搶劫。
  海都:「敢跟燒火仔敲竹槓,真心不想活了」
 諾加斯:「留著,明天找你要人。」
 Vin BW.:[在以實巴替展現誠意的方式就是先拿五百塊出來
     [諾諾好帥
 拉烏斯:「你們在這種慶祝之時刻給子爵看到如此醜態」
辛利卡斯:「子爵說了。」「這女孩他要了。」辛利卡斯爵士打斷了奴隸販子跟燒火仔的對談。
     「你們之後再來子爵的大宅收錢吧。」
     「你們可以離開了。」

    價錢一談好,奴隸販子就歡天喜地地帶著其他奴隸走了,這到底是不是一個故意敲詐的鬧劇?
  感覺一切像是安排好的。  
辛利卡斯:「她是你們認識的人?」
拉烏斯陷入沉默。拉烏斯:「……至關重要的人」
辛利卡斯:「子爵說,你們要就把她帶走,不然他就留著給新娘當俾女。」
 拉烏斯:「是這樣嗎?先生?」
  海都:「好像是維澤督米艾的倖存者」

  諾加斯看看拉烏斯,年輕的傭兵團副團長會怎麼想?
辛利卡斯:「不要耽誤了迎娶的良辰吉時。」「子爵是這樣說的。」
 拉烏斯:「——是。」
辛利卡斯看了看子爵的方向,
辛利卡斯:「別看子爵這個死板樣子,他人很好的。」(低聲)
辛利卡斯:「我甚麼都沒跟你們講。」

  一行人總算是回到了大宅,臉被打得很難看的是娜姬雅,我並不認識,還是先繼續工作吧。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