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索拉

回覆文章
頭像
aeglos
英雄
文章: 234
註冊時間: 2015年 9月 19日, 18:21

[背景]索拉

未閱讀文章 aeglos » 2017年 5月 6日, 19:20

(1)幻影玫瑰(上)

芙露布蕾雅就像發狂的啄木鳥,不把巨木海都身上的蟲子掠捕殆盡絕不罷休。
就在海都感覺自己快被重複不斷的騎乘位搖到無聊死之際,她總算感到滿足,結束第一輪的勒索。
這兩架過熱的性愛機器暫停下來,進食補充能量。

「老娘帶人和燒火仔共同行動,討伐一個叫做考什麼塔族的蠻族。」
啄木鳥大口撕裂烤肉與克里蘭威士忌,告訴海都她這次任務經過。
「這些人不斷騷擾山邊的村民,向村民宣揚異端思想。花了兩個月才把這些蠻族剿滅,抓了好些蠻子回來。」
她把吃剩的骨頭扔到床下,隨手把油脂擦在海都凶悍的腹部。
「老娘把他們通通賣給奴隸販子了,給咱們鷹之隊大撈一票!哈哈!這麼好賺『隼鷹』卻不幹,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就那麼瞬間,啄木鳥看見了海都臉色微微一變,想起他是奴隸出身,以為他對此反感。
「回來途中我們碰上大雪,剛好附近有間修道院,我們就進去借宿。叫什麼息什麼陶什麼來著的修道院,他們釀的酒還不錯。」她轉移話題,看來沒事。
「不過他們好像是崇拜凜冽之父的。老娘本來要把他們通通抓起來,但他們拿出文件,證明修道院服從真神信仰,以實巴替也容忍他們消極地繼續維持。
我看那文件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但總之就放過他們,反正不甘老娘的事。殺光他們也沒賞金拿,總不能走到哪就把人抓來賣掉,你說是吧?」

海都忙著吃肉喝酒,不想回話。十二小時連續不停,太枯燥乏味了,表演吃東西反而顯得有趣。

「怎麼?你認識考什麼塔族的什麼人嗎?」。
「不認識。為什麼這麼問?」
「老娘忘記你沒見過『遠山』。」啄木鳥順手抓了一下,是被搖斷了嗎?(海都表示只是懶得理妳)

在「隼鷹」重組第三隊,要你當隊長以前,沒人想提到第三隊。
原先的第三隊在解散前,隊長是個克里蘭老頭,外號「遠山」,本名沒人記得。
他老歸老,勇猛度不輸你……床上老娘不知道,他年紀都可以當爺爺了。
這老頭很怪,休假都不見人影,也不逛酒店窯子。
聽說他都要退休了還被找來當隊長,可見「隼鷹」多信任他。

大概四年前的秋天,老娘帶隊抄了一個異教部落,把他們捉回總隊部準備賣給奴隸販子賺大錢。
幹他爸的錢還沒入袋,人就被劫走了,老娘還死了兩個留守的手下。第三隊的也死了三個。
從那晚起遠山就失蹤,大家都說是他串通異教徒,吃裡扒外的叛徒。第三隊直接解散。
齊達跟「快手」不相信是遠山幹的,吃馬大便啦!你們手下又沒死人!
老天有眼,隔年春天我們就在驛道遇到遠山這老賊,還帶了個大個兒。
幹你爸的!這死老頭揮起克里蘭大砍刀,幾乎沒人打得過他,
我七個手下被他打趴,第一隊的也倒了八個,老娘要衝上去宰了他時「隼鷹」還拉住我。

「我是團長,這帳我來算。」
隼鷹不愧是全團第一,三兩下就打趴了死老頭。
要給他最後一擊時,那大個兒掙脫跑了上來抱起老頭哭著叫爸爸,竟然是個半妖精女孩。
老頭受了致命傷是活不了了,說叛逃那晚只放走他老婆就躲回鄉下老家,沒有串通劫囚、背叛隊友。
「隼鷹」卻接受了老頭的說詞,還說會放過他妻女。大家怎麼會接受?
老頭死了也不夠賠我們弟兄的命,大家都說要把女孩賣給奴隸販子償債,不然就要跟「隼鷹」翻臉。

幹你爸的,真神站在「隼鷹」這邊。
拉扯的時候,圍觀旅客有人大叫說半妖精掉了東西。「隼鷹」撿起來,齊達說那是冰之塔的特許通行證。
也就是說那女孩是冰之塔的人,「隼鷹」宰了冰之塔的指定護衛。
「隼鷹」對大家說,要恨他還是得罪冰之塔,選一個。
齊達跟「快手」拉住我,說他們不想得罪冰之塔,這群懦夫!幹你爸的冰之塔!
本來要把老頭拖回坦斯卡瓦曝屍示眾也免了,大家把老頭草草埋在路邊,絲娃塔娜禱告一番就了事。
「隼鷹」說自己要去冰之塔請罪,就把那女孩帶走了。
事後「隼鷹」接了許多巡鄉保安的任務,收了不少徒弟,對討伐異教的委託能閃就閃。
老娘要說,鷹之隊就是這樣被「隼鷹」帶向滅亡的。

「幹你爸的,要是你敢跟『遠山』一樣背叛弟兄,老娘就掐死你。」
啄木鳥故作恐嚇用力一掐,驚覺柔軟小草瞬間茁壯成茂盛巨樹,差點撐斷她的手指。
「喔,我的小啄木鳥,忘記那些不快,往事已成幻影,」海都翻身騎上芙露布蕾雅,老練地探觸到她的玫瑰花,
「接下來您將沉浸在我帶給您的快樂裡。」

第二輪,精湛猛烈的三小時快樂大反擊。直到第四天啄木鳥才恢復意識,渾身無力下床。
最後由 aeglos 於 2017年 5月 6日, 20:38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AD VTRVMQVE PARATVS.

頭像
aeglos
英雄
文章: 234
註冊時間: 2015年 9月 19日, 18:21

Re: [背景]索拉

未閱讀文章 aeglos » 2017年 5月 6日, 19:21

(2)幻影玫瑰(下)

這個不修邊幅,臉上帶疤的男人,上一刻是我的殺父仇人,下一刻卻成為我的護衛。
在返回冰之塔的路上,除了招呼飲食起居,我們無話可說。
如果可以,我要趁他熟睡時,把匕首刺進他的胸口。
但我沒有匕首,也沒見過他閉上眼睛。我懷疑他根本不睡。
傳聞這個男人聲名狼籍,走私強盜、殺人放火、誘姦販奴。
我打算他若侵犯我就咬舌自盡。但他什麼也沒作。
情緒與理智在我心中交戰,結果我什麼也沒作。

終於抵達冰之塔的哨口。
來接我的不是資深學徒,而是獨立秘術使獅子芽,這是我第三次跟她碰面說話。
「隼鷹」向她解釋來由,離去前,牽起我的右手。眾目睽睽下你要作什麼!
他似乎看透我,將一把匕首交到我手上,說你的手掌夠大,很適合。

我順手刺向他。鎧甲回絕了姬兒汀的召喚。
為什麼?我淚如雨下。
他說:「兩害相權取其輕。」
我從未看過如排山倒海的悲傷,顯現在一個惡人眼神裡。
他剎那恢復模樣,揮著手瀟灑離去。
我又孤身一人了,但從此我有匕首。
AD VTRVMQVE PARATVS.

頭像
aeglos
英雄
文章: 234
註冊時間: 2015年 9月 19日, 18:21

Re: [背景]索拉

未閱讀文章 aeglos » 2017年 5月 15日, 18:43

(3)憂鬱玫瑰

當那個留著捲髮看起來像個妖精的少女向大家告辭,說要銷假返回冰之塔時,維克多才驚覺不妙。
我怎麼一直沒發現她是冰之塔的學徒?要是她回報我的行蹤怎麼辦?
可是一大早風神祭司與長髮飄逸的大光頭兩人就拉著他一起喝酒,根本無法離開村子去「處理」掉這個問題。
等到終於脫身時,索拉早已走遠,要追上就得冒著被基洛夫眼線盯上的風險。

提心吊膽過了一個月,並沒有可疑人士來村裡找維克多或瓦德米爾。
他稍微鬆了口氣,卻也納悶-我怎麼對這個身材高大的少女沒印象?她是誰?
鄉間旅居的慢活時光,足夠維克多回顧在冰之塔的一切,包括這個謎樣的少女。

他終於想起第一次看見還是新生的索拉。她看起來就是普通妖精,身形纖瘦,什麼法術都不會。
雖然精通六種語言,卻也沒什麼特別,商人、奴隸、語言學家也通常精通多種語言。
好像聽誰說過,索拉是教長從鄉間找來的,真不知教長在打什麼算盤。
大多數的學徒,無論是自願或被迫,都因具備秘法血脈或展現秘法天賦而被送進冰之塔。
如果秘法天賦讓人成為怪胎,處在怪胎中的正常人反而更像是怪胎。

好像聽誰說過,學徒索拉雖然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學會施展「光亮術」,且持續時間比其他人都長,
卻也很快遇上學習瓶頸,直到第三年才學會施展「法師幫手」。
有好長一段時間,年幼無知的學徒們常以「法師幫手」向這個逐漸長高變壯但學習遲緩的女孩扔東西來嘲笑她,
然後可可納就會來英雄救美。對,那個討人厭的半身人搗蛋鬼。他們兩個的交情好像很好。

通常在完成六年修業後,大師們會將合適的學徒收為門生。
基洛夫大師率先表示想收索拉為徒的意願,當時眾門生都覺得大師莫名其妙,維克多現在倒很懷疑基洛夫的動機。
搗蛋鬼可可納也努力運作想讓他師傅瓦希里大師收索拉為徒。
兩位大師一表達意向,其他大師紛紛跟進,索拉頓時炙手可熱。
教長的裁示卻跌破大家的藥瓶-讓傳說中的開山弟子「白魔女」收索拉為門生。

「白魔女」早在五十年前就去世了!
有人謠傳,白魔女遺言指定要收索拉為徒。也有人認為這是教長避免大師們衝突的權宜之計。
但無論如何,死人是無法帶徒弟的。所以實務上是由白魔女僅存的弟子法妮恩授業。
法妮恩是個七十幾歲的老半身人,半退休狀態,整天都在塔外的溫室裡鑽研園藝。
很多人說這位「法師幫手」的前途大概完了,就看她何時受不了自己離開冰之塔。
此後維克多再也沒聽過索拉的消息,更別說見過她。

五個月後,維督澤米艾的秋收時節已至。
維克多姍姍來遲,發現半妖精女孩也在田中與眾人唱著收穫歌。
索拉揮手向他招呼,好像沒認出瓦德米爾。那高大健壯的少女與他印象中的怪胎截然不同。
維克多聳聳肩,就走一步算一步吧。
AD VTRVMQVE PARATVS.

頭像
aeglos
英雄
文章: 234
註冊時間: 2015年 9月 19日, 18:21

Re: [背景]索拉

未閱讀文章 aeglos » 2017年 5月 16日, 02:10

(4)深黑玫瑰(上)

一行人在歡愉之月第七日抵達以實巴替,立刻就被這巨大的白色城市給震撼了。
她的城牆約有三十呎高,城外就綿延了好幾哩由帆布搭起的臨時市集,商販們熱情地招攬著生意,
還有許多小販叫賣著各種顯然是假貨的紀念品,像是聖佛瓦的披風碎屑、聖佛瓦的左手指骨之類。
一些花枝招展的阻街女郎,看到眾人就熱情地迎上前來,還有好幾個女郎顯然與法西弗熟識。
法西弗連忙向一臉不悅的索拉解釋,她們只是自己的粉絲而已,
只是她們的咯咯笑聲暗示了事情並不單純。

進入城門之後,就感受到城內人來人往,有種全世界的人都擠在這彈丸之地的感覺。
名聞遐邇的大火爐酒店就在城門邊,法西弗說「小白楊」蘿瑟米芮都在這裡表演,
說完他與俾斯米爾兩人立刻就進去打聽魂牽夢縈的妖精詩人何時會有演出。
阿圖拉斯說大火爐酒店要價太貴,他會去找比較平價的旅店給大家住宿,
約好晚餐時刻在大火爐集合,吃頓好料。
蕾蕾塔的管家感謝眾人同行,他們會在大火爐酒店下榻,還說晚餐請務必讓他們招待。

寇斯卡忙不迭地跑去各大商號,迫不及待要把爺爺的遺物變現。
索拉反正沒事,就跟著去半身人到處跑,順便看看奇珍異品,開開眼界。
花了三天,半身人總算找到了所有的合適買家。
閃亮的魔法鍊衫,750枚金幣售出,成交。
鑲有黃玉的魔法戒指,1500枚金幣售出,成交。
拳頭形狀的魔法護符,3600枚金幣售出,成交。
那把漂亮的妖精風格黑色匕首「深黑玫瑰」,30181枚金幣-寇斯卡猶豫了,他不想賣。

半身人轉頭看了半妖精一眼,懇求地說:「可以不要跟他們講嗎?」
索拉想了一下,如此回應:「你必須答應我幾件事。」

找回可可亞遺物的酬勞要算薇兒泰一份。
你要找到專家鑑定「深黑玫瑰」的來歷與蘊藏的力量。
你要請鑑定師製作一份「深黑玫瑰」的拓印複本與鑑定書給我。

「就這樣?」寇斯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索拉點頭。
「我可以轉頭就把它賣掉,獨吞金錢。」寇斯卡露出一臉奸巧。
「你是可以,」索拉盯著半身人,彷彿像匕首般刺進他的靈魂。「但留給可可納會更好。」
「我知道你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他闖禍時你也很照顧他,雖然我不知道妳哪根筋不對勁,」
寇斯卡有點不甘心兒子總是獲得好東西,遺傳自爺爺的天賦、爺爺留下的神兵利器、眼前的健壯少女,
自己什麼都沒得到,只得到錢。「我同意讓妳跟我兒子結婚,只要妳讓他離開冰之塔那個鬼地方。」

「我若要跟可可納結婚也不須你同意。」索拉意味深遠的一笑,轉身離開店鋪。
最後由 aeglos 於 2017年 9月 23日, 12:37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AD VTRVMQVE PARATVS.

頭像
aeglos
英雄
文章: 234
註冊時間: 2015年 9月 19日, 18:21

Re: [背景]索拉

未閱讀文章 aeglos » 2017年 5月 22日, 01:34

(5)深黑玫瑰(中)

「我長大要跟妳結婚--」九歲的可可納探出馬車向逐漸遠離的村子吶喊,希望他的索拉阿姊會等他回來。

可可納.便雅敏納斯.燕麥粥,維督澤米艾村的頑皮鬼,被萬變大師親自帶進冰之塔修業。
玩伴們無不為好朋友的離別感傷,大人們慶幸村裡將恢復安寧。
父親寇斯卡更開心。除了拿到爺爺老友給予的豐厚安家費,也不用再天天看到讓他頭痛又怨恨的獨子-
那個奪走妻子瑪莎生命的兒子。

瑪莎在生可可納時難產,雖一時保住性命,卻也元氣大傷,每況愈下,在可可納沒斷奶前就去世了。
寇斯卡只能獨自照顧幼子。他雖然很有錢,卻找不到續絃的對象,
即使村裡皮匠蘭庫斯的妻子剛生下拉烏斯,奶水也不夠分給可可納,
倒是村外牧羊的妖精琵悠切常讓六歲的女兒索拉提著羊乳上門,小可可納才沒活活餓死。
對年幼的可可納來說,突然失去母親溫暖安全的懷抱與豐滿充沛的乳房,
加上父親毫無保留的恨意,很可能帶給了他難以磨滅的心理創傷。

逐漸成長到可以在村裡走跳的可可納,幾乎每天都與同輩玩伴混在一起,
直到傍晚寇斯卡出來尋人,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跟著父親回家。
相較於具領導地位的圖雷伊、善於跟隨且膽大心細的拉烏斯、精通多種語言但有點天然呆的索拉、
溫柔乖巧的吉凡妮卡,可可納是腦筋動得快的鬼靈精。
當圖雷伊不同意他異想天開的點子,可可納就會展現固執的一面,說服領導者接受他的玩樂計畫。
有時眾人因此闖了禍,可可納會第一時間跳出來承擔責任而非推給其他人。
當玩伴們遇到困難時,可可納也會運用自己所能取得的資源贊助朋友。
例如有次他趁父親午睡時拿了錢包去請村裡的風神祭司幫索拉家的羊群治病,
雖然祭司察覺有異沒收下捐獻,只接受琵悠切自釀的一小桶羊奶酒,
東窗事發時仍讓可可納被憤怒的寇斯卡拖回家打了一天。
這些對朋友講義氣的風範讓可可納一再贏得了玩伴們的尊敬。

可可納好色的性格大約在他五歲時開始展現。
他發現村子裡成熟女性的胸部讓他聯想起襁褓時的母親,便開始向她們索討抱抱並藉機伸出小手來懷念母親的觸感。
村裡的年長女性對可可納的舉動並不覺有異而多採放任的態度。異性玩伴們也不是這個小色鬼的目標。
直到可可納八歲時,事態有些轉變。

十三歲的索拉發現自己的身體開始發生劇烈變化。玩伴們也注意到了,纖瘦的半妖精胸部明顯隆起且飽滿。
於是趁兩人獨處時,可可納理所當然地想藉由索拉的大胸脯來懷念母親-
受到驚嚇的索拉立馬賞了他一巴掌,並將此事告訴了吉凡妮卡。吉凡妮卡又轉告了哥哥拉烏斯。
拉烏斯私下找了個機會慎重警告可可納,若敢騷擾他妹妹就痛揍他一頓。小色鬼因此未敢騷擾妮可妹妹。
事後驚魂甫定的索拉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可可納誠摯道歉並據實以告,沒想到激發了索拉的母性。
從此兩人私下維持著詭異又溫馨的親密關係-
可可納懷念母親時就把頭埋進索拉阿姊柔軟的胸脯,不再去騷擾其他人-直到小色鬼被萬變大師帶進冰之塔,一切都變了。
AD VTRVMQVE PARATVS.

頭像
aeglos
英雄
文章: 234
註冊時間: 2015年 9月 19日, 18:21

Re: [背景]索拉

未閱讀文章 aeglos » 2017年 5月 27日, 15:12

(6)深黑玫瑰(下)

十九歲的索拉第一次離家。
在萬變大師來到家裡問她願不願意來冰之塔當學徒時,索拉欣然答應,雖然她對秘法毫無概念。
但可可納就在冰之塔。

冰之塔是截然不同的世界。
學院裡的空氣中充滿了秘法,人們舉手投足之間流動著秘法。
一切新奇又陌生,讓索拉覺得自己格格不入。
這種違和感在新生測驗升到極致。

光亮術、閃光術、幻音術、心靈遙控物品,誇張一點的連魔法飛彈與燃燒之手都出現了。
相較於其他新進輕鬆展現的天生秘術能力,索拉連個屁都放不出來。
圍觀的學長姊們竊竊私語,抽空來參加的兩位大師都皺起眉頭。
主持測驗的秘術使法妮恩.獅子芽面無表情問快哭出來的索拉,妳到底會什麼?
「照顧羊群、煮飯、幫村裡與商人翻譯-」
圍觀者發出嘲笑聲,旋即被法妮恩制止。她拿了張羊皮紙,隨手寫了幾句,然後展示給所有人看過後,遞給索拉。

Отче наш, сущий на небесах!
да святится имя Твое;
да приидет Царствие Твое;
да будет воля Твоя и на земле, как на небе.

「請妳翻譯翻譯。」

索拉搖頭,誠實答說她不會。圍觀者鴉雀無聲,他們大多數也看不懂。
瓦希里與弗拉基米爾兩位大師交換一下眼神,前者開口提示:「你是佳涅宛人,猜猜看。」
索拉點點頭,轉身投入神秘文句的分析工作。
不一會兒,她開口照著文句大聲朗誦,雖然有幾處發音錯誤,但不妨礙對文義的解讀。
然後她分別以佳涅宛語、商用語、沙蘭斯語、克里蘭語、妖精語朗誦譯文:

在天我等父,
我等願爾名顯聖,
爾國臨格,
爾旨承行於地如於天。
(註:考題是以羅帝薩語寫成的路赫印主禱文前段)

兩位大師對法妮恩與索拉點頭致意,旋即離席,這場新生測驗總算順利完成。

但索拉的苦難才剛開始。
一些流言緋語在學徒間傳播,說索拉這種凡夫俗子根本不配進冰之塔,大師們是賣教長面子才讓她留下來。
即使謠言很快被資深的崔米爾與雅丹娜等人遏止,索拉仍得在眾人的異樣眼光下艱苦求生。
就在她感覺快要溺斃時,終於公差結束回到冰之塔的可可納,成為她賴以苟活的浮木。
五年不見,天資聰穎的可可納已經完成了五年的學徒訓練,並破格提前成為瓦希里大師的門生。
老友重逢分外感動,可可納照舊把頭埋進索拉的胸口撒嬌,直說能跟阿姊重逢,就算中了半身人彩券頭獎也不怕。
往後,每當索拉被欺負,可可納就加倍奉還回去。

其中一次衝突更讓可可納大大出名。
起因是索拉雖然術科成績不甚理想,但學科成績幾乎都拿滿分,獲得許多授課教師與大師們-大多是男性-的稱讚。
這讓其中一個女性學徒小幫派相當不滿,找了個機會就把索拉圍了起來,極盡羞辱之能事。
當時索拉的身高只比一般人類女性高一些些,但上圍異常豐滿,舊尺寸的法袍根本藏不住,因此被敵眾拿來大作文章。
毫無懸念地,可可納出現來解圍,只是他這次作法有些過份--
小色鬼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狠狠蹂躪在場所有敵眾的雙乳,然後在此起彼落的尖叫聲中帶索拉脫離包圍。
從此沒人敢當面叫索拉「大奶罐」,而可可納多了個「女性公敵」的渾號。

後來索拉長到比一般人類男性還高大,以及為了降低施法失誤率開始束胸,術科的表現逐漸進步,
尤其她開始隨手把玩匕首之後,其他學徒也就不太找她麻煩。
除了忙於課業與獨立研究的時間外,索拉就是跟可可納膩在一起。
也只有兩人獨處時,索拉才會解開束胸,毫不保留地與可可納一同「探索生命的奧秘之術」。
那是索拉在冰之塔最快樂的時刻。

當索拉拜入「白魔女」門下隨師姐法妮恩學習,她覺得自己的人生大概就這麼定下了。
趁著某夜獨立秘術使可可納出差回來,兩人溫存之際,索拉求婚了。
「索拉阿姊,瓦希里大師交付我一些重要任務,目前時機我還不適合結婚……」
索拉知道,可可納會趁著外派公差順道「偵測」以實巴替的妓院,她也不是那麼介意他在外逢場作戲,
但他的答覆讓她好失望啊……
AD VTRVMQVE PARATVS.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