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諾加斯

回覆文章
頭像
Beholder
追尋者
文章: 575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20日, 20:48

【背景】諾加斯

未閱讀文章 Beholder » 2017年 4月 4日, 22:58

                        ▼
  冰霜之父讓我們畏懼冰冷與凍寂。
  火炎之母溫暖佳涅宛大地。
  湖中女皇賜與了豐碩的漁獲與美麗的琥珀。
  春之女巫推翻冬后,帶來了平等,富足與快樂。
  如今,一把火燒走了瘟疫。
  我們成為聖火的信徒。
  但我們不會忘卻祖靈的恩惠。

    *       *       *    

  「見最後一眼就讓他回歸塵土吧。」
  智者在病人的床邊噴了幾口烈酒、焚燒藥草留下焦味後便離開了。
  年邁的母親多看一眼病逝的父親,便帶著悲傷的臉走進了房裡,大嫂也隨後跟進去。
  看見悲傷欲絕的臉孔,這已經是第二次了。

  「諾加斯…。」
  二哥托馬斯喊了一聲,與老三諾加斯兩人熟練地用獸皮包住父親的遺體,與早先病逝的大哥埋葬在一起。
  新刻名字的墓碑不只有兩個。不到半年的時間,因為疫病而死去的村民已有十來人,而已經患病的,病情完全沒有好轉的跡象。
  今天新立墓碑的不只有諾加斯家的人,不遠處還有為了病歿的妻子而哭泣的人。
  諾加斯記得他是村裡的獵人,維克托拉斯。他們家,已經只剩下他一個人了啊。
  「這場疫病到底還會持續多久…,難道是祖靈想要整村的人都去死嗎?」諾加斯的眉頭有點扭曲:「還是有哪位神靈徵招我們去服侍祂…?」
  「不管是哪個…,」托馬斯無奈的回答:「都只能接受了吧。」
  諾加斯沒能回答。
  其他村人若是聽到一樣的問題,應該也是一樣的反應吧,對於注定的死亡只有接受。
  在神靈與祖靈的庇佑下,自然地活著,然後回歸塵土,這是佳涅宛自古流傳下來的文化。因疫病而死也在自然循環之中,所以沒有人會去質疑,只是…。
  只是…。
  「只是,心有不甘罷了。」
  諾加斯心裡這麼想著,大概,村內的年輕人們也都是,不願意在疾病中死去。

  托馬斯嘆了口氣:「回去吧,早點休息,明天還有農活要幹。」
  諾加斯點點頭。
  現在,也真的只能點頭。



  回歸後199年的春季,在土地可以播種、野獸出巢尋覓食物的時候,錫卡斯村的村人卻受疫病所苦。
  村裡身體浮弱的人一個接一個地死去,染病的也無力拿起漁網、獵弓與鋤頭。現在依靠著過冬殘留下來的食物苦撐,村子裡儲蓄下來的錢也為了治病而花費殆盡。
  錫卡斯村的智者已耗盡心力,找了鄰村的智者幫忙卻也束手無策,病情至今依舊無法改善。所以,還來不及留下子嗣,諾加斯的大哥便離世了。當時母親與大嫂傷心欲絕的臉龐,深深地刻劃在諾加斯的心底。半個月後,悲傷還未褪去,父親也病歿了。
  由於村民接二連三地因為疫病而死去,儘管智者為了村民盡心盡力,依舊遭受了批判與辱罵。其中聲音最大的,便是失去了妻子的那位獵人,維克托拉斯。
  自從妻子過世後,維克托拉斯便一直沉溺在酒精中,過去一直背著的獵弓已不在背上,手中的箭矢換成了酒瓶。每當在路上遇到了智者,就會吐些無禮的詞語。

  「無能、只會喝酒的廢物!」
  「整天只會翻翻破書抽抽菸,你還會幹嘛!」
  「緊要關頭辦不了事,村子白養你了!」
  每當遇到維克托拉斯的辱罵,智者幾乎都是直接無視不理會,繼續處理手上的工作,直到茱絲緹娜,智者的女徒弟,發現了維克托拉斯的聲音才出來阻止。
  「無能、只會喝酒的廢物是你才對!」
  「什…!?」
  「智者為了治病一直在調配藥方和藥酒,才不像你整天喝酒鬧事!」
  「智者是體諒你的心情才默默地讓你責罵,不然智者根本不喝酒!」
  「你要是有空閒晃,還不快點去獵隻山豬回來!」
  「可惡…!?你這胡說八道的臭丫頭…!」
  維克托拉斯因為憤怒想把手中的酒瓶砸向茱絲緹娜,不知道何時出現在背後的諾加斯牢牢地抓住了他的手臂。
  「諾加斯…!?」
  「住手吧,是你不該在這鬧事。」諾加斯搶下維克托拉斯手中的酒瓶:「村子裡病倒的人太多,還能動的人應該有很多工作要處理才是,而不是整天喝酒灌醉自己。」
  「難道你就不會感到憤怒嗎!?你家不也死了兩個人!?如果智者再有能力一點不就不會有人死掉了啊!」
  「但這不能成為你施暴的理由。」諾加斯看了看手中的酒瓶,一口氣把瓶中的酒吞掉。「今天的酒我幫你喝了,回去讓自己清醒一下。」
  你的弓應該很久沒保養了吧?諾加斯這麼問著。
  維克托拉斯嘖了一聲就離開了。

  「勞煩你幫忙,謝謝了。」
  「不會,這是我該做的事。」諾加斯撿起丟在地上的鋤頭。「你們都沒受傷吧?」
  茱絲緹娜回答都沒有受傷,並且對於諾加斯的幫忙表示感謝。
  在諾加斯準備告辭的時候,智者突然向他搭話。
  「諾加斯…,」智者的聲音有點沉。「你…會恨我嗎?」
  諾加斯沉默了一段時間。
  對於智者救不了受到疾病折磨的家人這件事,諾加斯也曾經思考過很長的時間。
  「我恨。」所以他回答:「但這不是你的錯。」
  「是嗎…。」
  諾加斯既扭曲又無奈的表情,智者都看在眼裏。
  在他扛著鋤頭告辭之後,智者向茱絲緹娜交代了一些事情後,女徒弟就走進屋子裡去。
  隔天,智者拜訪了諾加斯的母親,提出了讓諾加斯去智者身邊學習的請求。
  雖然無法理解智者看上了諾加斯的哪一點,最終諾加斯的母親答應了智者,在農忙之餘讓兒子過去學習。

  在那之後,村裡又有人死去。
  智者試著用手邊的藥草調配藥劑減緩病人的痛苦,再向祖靈祈禱病人能夠康復,但最後依舊回天乏術。更糟糕的是,錫卡斯村的村長也是死去的其中一人,頓時村子慌亂了手腳,儘管智者也試著安撫村人,但沒有成效,直到村長的兒子,利歐納斯,回到村裡接管了村長職位後才平和下來。
  利歐納斯年近三十,從小除了學習村中事務外也作為獵人在山中狩獵,也曾在奇尼斯托克領主身邊當過侍從。在疫病盛行的這段時間裡,利歐納斯代替村長四處尋求協助,致使在村長因為疫病去世時來不及見自己父親最後一面。
  終於回到錫卡斯村的利歐納斯,也帶外地的客人回來。
  他們是聖火騎士團的人,是接受利歐納斯的請求前來治療村裡的病患。最初村裡的人還不太信任他們,但他們的醫術確實而有效,沒有人再因為疫病死去,患病的也隨著時間過去而康復,因此,村人開始信任了這些外來者。
  也因此,智者逐漸開始被忽視,也漸漸不在人之前出現。

  在村人康復的差不多後,利歐納斯招集了全村的人,表示錫卡斯村將接受聖火騎士團的指引,成為拉薇的信徒,利歐納斯自己也成為火星之子的侍祭。雖然老一輩的人不太滿意,但還是接受了村長與大多數年輕人的決定。
  為了慶祝病人康復與感謝聖火騎士的幫助,錫卡斯村盡可能地拿出食物和酒讓全村的人開心一晚,有人把木桶當鼓打,有人當場拉開嗓子高歌一曲,老人家一手麥酒一邊閒話家常。
  沒有來嗎?諾加斯帶著微醺的眼神看了看四周,沒有看到智者和茱絲緹娜的人影。
  住在北邊村口的幾個年輕人好像也不在?
  諾加斯跟二哥打個招呼後,帶著烤魚和兩杯酒走去村外的智者家。
  晚上的風有點涼,麥酒帶來的溫熱感已經褪去。
  河裡除了流水聲之外還泛著皎潔月光。
  和茱絲緹娜一邊看著這樣的夜景應該會蠻愉快的,在諾加斯心裡這麼想的時候,前方傳來了吵架的聲音還微微的火光。
  智者家旁邊的乾草堆著了火,智者像是受了傷倒在地上,茱絲緹娜和一個男人互相拉扯,維克托拉斯和另外兩個人扭打在一起,身上傷痕累累。
  諾加斯丟下手中的食物,踢開其中一個男人,再把茱絲緹娜面前的傢伙拉開,用力一個巴掌把他打到快昏死過去!
  「混蛋!是誰!?」「糟糕…是那個蠻力怪物!?」「嗚…被發現了…快逃!」
  「呸!只敢欺負老人跟女人,有膽別跑!」
  「哈!贏啦贏啦!不對,滅火啦!滅火!諾加斯、派克塔斯快去提水啦!」
  三人往山裡倉皇逃去,諾加斯、派克塔斯和布洛加達斯則急忙拿起水桶把逐漸變大的火勢撲滅。
  把火撲滅之後,三人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啊好累,明天可以不要種田嗎。」
  「跟利歐納斯抱怨一下應該可以休息…大概不可能吧。」
  「能解釋一下那三個人…我記得是住村口的吧?為什麼來這裡?」
  「喝醉之後跑來鬧事啊,瘟疫那時候他們家裡也死不少人,肯定對智者有怨恨吧,就趁著醉意壯膽,在沒人注意的時候趁機幹掉他吧。呸,雖然讓他們逃進山裡了,大概在山裡也撐不了幾天吧。」派克塔斯揉了揉瘀青,看起來沒有太嚴重的傷。
  「差不多就是這樣。」布洛加達斯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諾加斯你去照顧智者他們家吧,村長那邊我們去說去,說不定那幾個憋三還會跑回來也說不定。」
  派克塔斯一邊抱怨著痛一邊拖著腳走,布洛加達斯說著好啦好啦忍耐點然後扶著他的好兄弟一起走向村子。等他們走遠之後諾加斯才想起來智者家這邊還有可以鎮痛的藥草可以用,不過既然忘了那就算了吧。
  數天後,就如派克塔斯所說,這三個人因為生活困難而冒險回錫卡斯村偷竊食物,最後被騎士團斬殺。

  安置好智者和茱絲緹娜,在那之後幾天諾加斯都會過去智者家。除了因為有個年輕男人在會讓人比較安心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智者病倒了。
  智者發病的症狀跟感染瘟疫的病人一致。諾加斯曾勸過智者讓聖火騎士團的人治療,但不知道是因為自尊心,還是希望尊崇祖先的教誨,亦或是想自力尋求治療法而被智者拒絕了。
  最終,智者病歿,留下茱絲緹娜一人繼承他的所有遺產。

    *       *       *    

  夏末。
  利歐納斯、諾加斯與茱絲緹娜在簡易的送別儀式後,火化了智者的遺體。
  托馬斯本來也想送別,但因為才與露朵新婚沒多少日子所以被拒絕了。
  煙灰緩緩地飄向天空,智者的靈魂應該也回歸到祖靈的懷抱。利歐納斯還有村長的工作要處理而中途離席,留下的兩人直到火星散去為止都沒有離開。
  「聽說你要加入聖火騎士團?」
  「是的。」
  「為什麼?」
  「利歐納斯向騎士團約定好,在瘟疫過後讓他們在村子招募至少五個年輕人加入騎士團…不過看來人數還有多呢。雖然這算是契機吧,我是覺得如果能學會治病什麼的,應該也能為村子裡幫上點忙吧。」
  「我很生氣,」茱絲緹娜的額頭靠在諾加斯的胸前,「擅自做決定…為什麼不告訴我。」
  「抱歉,畢竟妳還需要費心照顧智者,不想讓妳太過擔心。」
  「…什麼時候要走?」
  「秋天,農收結束之後。」
  「……你走了之後我會寂寞的。」
  「…對不起。」諾加斯抱緊了茱絲緹娜的後背。
  「才不原諒你。」
  「…。」
  「因為我不想要感到寂寞…,」茱絲緹娜緊緊抓住諾加斯的臉,「所以,給我個孩子。」
  然後,他們長吻。

  從那一天起,諾加斯與茱絲緹娜兩人每晚相會。直到秋天,農收完成後,諾加斯,羅伯塔斯,還有其他幾個年輕人離開了錫卡斯村,前往聖火騎士團領受訓。
  那一年是回歸後199年,是與家人訴說別離的一年。
最後由 Beholder 於 2020年 4月 5日, 18:34 編輯,總共編輯了 4 次。

頭像
Beholder
追尋者
文章: 575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20日, 20:48

Re: [背景]諾加斯

未閱讀文章 Beholder » 2019年 8月 12日, 01:17

Fin.
最後由 Beholder 於 2019年 8月 12日, 09:48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頭像
Beholder
追尋者
文章: 575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20日, 20:48

Re: [背景]諾加斯

未閱讀文章 Beholder » 2019年 8月 12日, 09:47

附註:

白魚村、錫卡斯村 Sykas
傳說當年祖先定居這裡的時候河裡生活了很多純白色的魚,所以取名為白魚村,不過這些魚應該都被吃光了所以現在完全找不到。聽說歷代村裡的智者似乎會變身成白魚在河裡問道自然。

維克托拉斯 Viktoras
利歐納斯 Leonas

茱絲緹娜與諾加斯的幽會大概家裡人都知道。
諾加斯離開錫卡斯後,茱絲緹娜才感覺到自己懷孕了。
諾加斯原本打算生活安定後向茱絲緹娜求婚,但發現外界情勢凶險,日子也跟原本想像差異太大,後來作罷。
錫卡斯同鄉會每一季都會集資送包裹回家。
茱絲緹娜從來沒有寄信給諾加斯。
同鄉AB可能也受過訓,但是在聖火騎士團的生活實在太苦悶,後來退訓,但是又不好意思回老家,最後在奇尼斯托克找工作混口飯吃。
諾加斯成為騎士階級後家人都很開心,甚至全村為此開了宴會。
茱絲緹娜和利歐納斯和托馬斯討論過,茱絲緹娜和諾加斯的關係可能會帶來麻煩。
利歐納斯其實只比諾加斯大五歲,現年廿七。


錫卡斯村同鄉之兇神A,派克塔斯(Pyktas)
錫卡斯村同鄉之惡煞B,布洛加達斯(Blogadas)
派克塔斯和布洛加達斯可能對智者沒有太多想法,覺得開開心心過日子比較重要。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