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第四話幕間之二

回覆文章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P]第四話幕間之二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7年 4月 4日, 10:45

   忙活一天,合夥人大半夜的叫醒我說是有要緊的事情。

   「怎麼回事?現在可是深夜呢。」

   「靠近年底的三天放假,底下的人都喝的大醉,臨時要找到熟練的人很困難。我有些要緊的事情要請你
幫忙,至於工資。。。」

   「工資就不必了,我們可是合夥人嘛,有什麼問題本來就應該要自己投入一點。」

   「你跟我之前的合作夥伴,不太一樣。卡德勞加斯家族的人有這麼傻嗎?」梅克利亞人瞇起眼睛打量我。

   「我現在叫,羅倫斯。我穿個衣服,我們去你辦公室詳談。」

   鄰近年底,佳涅宛的習俗有連續三天的假期,但是梅克利亞人的收帳時間卻是最緊繃的,因為過了假期,
借貸利息增加,不一定有人能夠完整償還資金,有的時候當然需要一點手段取回借出去的錢,也有時候寧可小虧
損一點,也要拿些可以抵債的劣質收藏品取回,畢竟我一出遠門快要一個月,估計他都覺得我出任務的時候負傷
或者出了點事情好被他把我整筆資金都吞掉也不好。

   「今天晚上是要分辨這些劣質珠寶,這是從一個假貨商人手上接下來的貨,但是有個笨蛋把要給我的寶石
混在這裡面了,今天晚上就要做好,價格評估完之後我還要借錢那個商人,所以真是個頭疼的活。」

   「大半夜的叫做我這件事情你也真是匆忙。」

   「還不是仰賴你可是卡德勞加斯的人,琥珀之鷹的好朋友,我也只能靠你了,這是提神草藥茶,我先去睡
覺了。」梅克莉亞人一邊打著哈欠走了出去,鑑定寶石跟估價雖然是我家族的專長,但是我整天習武哪有專心聽
課,家教老師矮人【歐那特。隧道工】在上課的時候我都在睡覺或者蹺課,這可怎麼著。好在憑藉著手感回憶起
歐那特的教導,到早上完成了工作。

   「我操,你真的做完了?。。。。。不對吧?這個是假的綠瑪瑙你怎麼放到真的裡面了!」我是不是太累
了?竟然犯下如此低級的錯誤,這顆綠瑪瑙還是我最早做完的一批,慘,梅克利亞人說還好他發現的早,這個時
候鄰近假期就不跟我計較了,到時候少借一點給商人就是了,隨後他叫我到另外一個小房間,說這兩天估計有得
忙了,要借錢的跟要收帳的一堆,這裡是他平常小憩的地方,我可以在這裡休息,收割者那裡暫時先別回去了,
有個小床,旁邊還有一些抽剩下的不知道是什麼菸草。整個房間瀰漫著破舊的氣味,還有散不掉的熊殺跟菸草味
,我把頭埋進不知道用了多久的睡袋裡面進入夢鄉。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小孩叫醒了我,他端了一碗茴香羊肉湯跟麵包進來,還有一袋藝術品。下一份工作
是吧?

   我到外面去拿了桶水洗臉。看起來是簡單多了,就憑藉著我對藝術品的了解,這些成套的銀製餐具簡直小
菜一碟,提前結束了工作,梅克利亞人說他從別人那裡拿來了競技場的票,我以前不太喜歡看這種角鬥場面,主
要是太悶了,羅德師父說很多都是套好招用來吸引觀眾的注意的,這不就是假的比賽嗎,也太過苦悶了,我寧可
去【山里人】好好洗刷一下沈重的肩膀。

   信步經過競技場,門口售票的人類矮子(他只有我的一半身高),大聲嚷嚷什麼「英勇的茹水會戰!派淪
漢大帝精銳長矛刺穿希德布蘭大帝的野性戰士,知名角鬥新秀海都的表演!」咦?海都跑去角鬥場打工嗎?反正
有票總可以去看看。梅克利亞人說我這兩天工作量比較重,讓我好好休息一下,既然如此就去看個比賽吧,也不
知道海都是怎麼表演的。

   隔天,大量的人潮湧入競技場,刺激的音樂,亂拋的果殼、吵鬧的群眾、都在放假的市民給競技場帶來大
量的收入,雙方魚貫入場,海都不管去哪裡都特別引人注目,可擔任的又不是主角,這樣子不太好吧?尤其是最
後砍頭的那個橋段,還特別用披風包裹住海都的臉,簡直是蓄意打壓新人嘛,不管了,這是海都的事情,下回調
侃他兩下。隔天的最後一場比賽竟然讓海都打扮成血眼軍團的團長,聖佛瓦跟聖法拉利的扮演者拿著重鎚不斷的
往海都身上招呼,而且這種打法很不留情面,真慘,被大地精巨鎚打到胸口可能都沒有他們打的痛,吐的血應
該不是假的。

   場內喊了不下百次的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

看來競技場表演生活也不怎麼好過,特拉芬從競技場中獲得自由的故事,應該比這個辛苦多了。下次有
機會問問他。回到帳篷內有個口信讓我明天又要去梅克利亞人那裡,依約前往,已經駕輕就熟了之後,我順利
的完成當天的工作,然後梅克利亞人希望借用我的身材去幾條街開外的草藥商人那裡討債,連續站了兩天,後
來真的受不了了,就是他的藥草貨物因為雪天損壞了,以至於他無法順利銷售掉的事情,向梅克利亞人的錢也
無法順利回來,他兩手一攤,說真的沒錢,就算把他揍個半死也沒有錢,我說那好,既然這樣,我一個人過來
收帳就要有點交待。

   按照梅克利亞人安排好的橋段,我一伸手就按住了他的右手,掏出亮晃晃的匕首,問問他要切那一根手
指。

   「我真的沒錢!」

   「你借了兩個月說沒錢,哪有這麼簡單的事情!」

   「我真的沒有錢!你要切就切吧!」我用匕首拿了墨水在他的小指上面畫了6條橫線。

   「這是要做什麼?要切就快點切!」

   「要切可以,老闆說了要分6天切,一次切一點點。等下別亂動啊,不然切多了還要縫回去,估計更痛~」
我作勢要切,但是刀一架在他手指上的時候他就怕了,從後面的密室(這家伙很狡猾嘛),拿了一箱錢過來,
我點了點數,連本帶息的都在,這家伙估計就只是想賴帳,等春天再跑去遠方做生意,我拎著錢箱回去了辦公
室,梅克利亞人覺得我幹的不錯,既然說我不用工資的話,就給了我一點倉庫抵押品,是一些廢舊木材,很佔
空間,還有一張寫著可以向城裡的奴隸販子免費借調少量人力的證明,既然如此我也需要一個地方可以穩妥的
處理事情,既然如此我也需要一個地方可以穩妥的處理事情,不如乾脆在這隔壁上興建一個小辦公室吧,安排
好事情之後決定去洗澡。

================================================

石制的小隔間內,有許多燒的通紅的石頭,男性奴隸裸著上身,下半身圍著一條破布走了進來,拿了盆
水澆在滾燙的石頭上。猛烈的蒸氣竄出,模糊了視線。羅倫斯裸著身子,傭兵隊的生活雖然沒辦法讓他長高,
但是這陣子的鍛鍊讓他全身肌肉更為結實。進入小隔間,給了他一枚銀幣,要他暫時不讓人進來打擾。

這段時間太過荒廢武藝了,既然有空,不如約師父一起吃個飯吧,或者可以鍛鍊鍛鍊。

   給了傳話的信差一點錢讓他傳信給羅德師父。

   羅德師匠:

時近寒冬,不知師匠近來身體可好?小徒上次跟譚古師伯打了照面,收割者傭兵生活尚可,唯
獨武藝深感不足,希多加磨練,可否今夜大火爐一敘?

                            勞里納斯。卡德勞加斯

   過沒多久,年輕的信差屁顛屁顛的跑回來找羅倫斯。


        勞里納斯:
            午夜舊山洞。
                  羅德

================================================
  
   要怎麼去?貿然前往嗎?按照以往羅德師父的個性,通常是沒那麼簡單。

   幾天前委託「八字鬍」埃德加拉斯替我將家傳秘銀衫附魔的事情還沒處理好,就乾脆直接去吧,反正再
不濟也還能逃跑吧?

   午夜,以實巴替郊外一處山洞,這以前是師父教我武藝的場所,洞窟內幾個裝置我都還記得,小的時候
覺得走到這裡很遠,現在長大了,反而覺得路途短了,有人說,這是你的心變大了的緣故,我想只是因為我身
高變高了吧。

   舊山洞內冷風吹出,感覺不對。
   「師父你是要直接試試我有多少斤兩嗎?」

   我一手拔出斧頭一手拿著火把步入洞窟,迎接我的是十幾把飛鏢,火把落地,微弱火光下看到一個長相
兇惡的傢伙朝我揮舞著悶棍,我將他打暈,可隨即很多的腳步聲從四方圍上來,即便我看得到,但是四手難敵
眾拳,不消一下子就被打昏。

   「起來!」過沒多久,一個熟悉又粗啞的聲音,然後是一桶雪水。

   「。。。」

   「。。。蘿德拉?師父呢?」

   「你在說什?你自己寫信到我家,看你這麼想被訓練,我兄弟們剛好最近壓力大,需要找人練練手。」

   「等等,我不是這個意。。。」又是幾桶雪水,冷的我直發抖。

   第一課,先被一群人毆打昏迷毆打又醒來幾次,持續了多久根本不知道。

   第二課,在我頭上吊一顆石頭要我背這張捲軸的內容,還不能睡覺?都是密密麻麻的地城設計圖?還
有一堆齒輪設計?一點都看不懂。「沒事你看不懂就背下來,如果睡著的話,石頭會掉下來噢。」蘿德拉指
揮了一個年輕小伙子看守我。在被石頭砸的我滿頭包之後總算找到訣竅終於完成測試。

   第三課,連續餓了幾天,一餐只有一顆蘋果跟半瓶水,洞穴裡面涼颼颼的還沒有火,我裹著身上僅有
的衣服靠在角落,幸好有一些乾草,聊勝於無。

   中午時分,來了一個矮人,給了我一盤切好的豬腿肉,我餓壞了也不管肉有沒有熟把盤中菜餚惡狠狠
的吃個精光。剛一吃完,矮人在我吃完之後拿出了我熟悉的武器,是一把斧頭跟一把戰鎚,但是他在斧頭跟
戰鎚上加了兩塊硬鐵片,手抓起來更是沉重,但這是要幹什麼?

   「當然是狠狠的教訓你!老娘不打不還手的鵪鶉!」
   「Don't think. Feeeeeeel.」蘿德拉從門口進來,拿的還是剛磨利的斧頭,要命,蘿德拉你到底要
幹麻?

   「笑話,你的遲鈍斧技要是能打贏我就隨便你想怎麼樣都行。」蘿德拉甩出一斧,差點我的脖子要沒
了。但是真不愧是得到師父真傳,擺開架式一點也不遜色,我的斧頭上加了重塊根本無力攻擊,但是在架開
攻擊上倒是輕鬆很多,過沒多久蘿德拉把我的兵器拿掉重塊,輕巧的多。但是正當我拿捏好輕重的時候,又
是一陣暴打,等到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回到了難民帳篷裡面,鵝肝湯說在門口撿到髒兮兮又鼻青臉腫的我,迷
濛中好像聽到說怎麼最近圖雷伊拉烏斯都鼻青臉腫你也鼻青臉腫。把我丟回帳篷裡面,身上金幣短少了非常
多,想來蘿德拉還順便把我身上的錢都給拿光了是吧。

   鼻青臉腫的回到以實巴替,但是聽到的消息並不是太好,僱用的密探竟然死了幾個人,令人非常難受
,我替他們安排了身後事,而且不少人都不願意繼續去工作,協商之下抬高了僱用費用,我依約把他們安葬
了,並把剩下的錢捐到孤兒院去,希望公平紳士與里安農能接納已死之人。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