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第三話-行前會議

回覆文章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P]第三話-行前會議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7年 4月 1日, 00:21

  

   日沒之月1日,大火爐,貴賓大包廂,上月14號也是在這個包廂開的宴席,今天上位坐著辛利卡斯,
他不知喝了多久了,桌上一杯殘酒,還有一些資料,石輪部之戰的報告字太醜不知道是誰謄寫的,草草瞄過
幾眼就坐下。圖雷伊今天把我們全部叫上,桌上圍著的都是見過的人,燒火仔諾加斯帶了兩個部下來這裡,
金色頭髮的賈斯提澤,白衣服的燒火仔軍士菲歐娜-吃相很是豪氣,剛坐定已經看她再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了。
收割者五人圖雷伊拉烏斯海都埃爾我,自救會的索拉跟俾斯米爾頭子,最後就是石輪部未來當家的的索羅克
(大概吧據說他們在吵架),他現在是城外石輪部的外交窗口,想必十分忙碌。

   「你們拯救石輪部的事情我聽說了,幹得很好。」
   「不過忽然多了這幾百人,著實讓我們很傷腦筋。」
   「好在聖火騎士們捐出許多糧餉,讓這冬天得以好好過。」
   「敬聖法拉利。」

   眾人敬畢,「今天天冷,何不試試克里蘭的熊殺?」辛利卡斯替大家點了酒,老樣子,子爵買單。

   「哈哈,這樣就不用做做樣子了。」諾加斯笑著說,同愛杯中物,應該是個爽朗的傢伙。

   「那有什麼問題,敬子爵大人~」很少見到維克多今天也來了,而且他似乎也很喜歡免費的酒?

   「熊殺」是著名的克里蘭威士忌,據說連熊都會醉倒,但是這看起來就是很一般的琥珀色的烈酒,以
前沒喝過,先試一口吧。

   未入喉就是一股淡淡的辛辣香氣,應該是有點特色,一大口喝下,帶著甘澀口感的藥草跟麥芽混合的
味道,確實是好酒,跟以前喝的【重擊】是兌了水的貓尿吧,簡直天壤之別!

   羅倫斯驚訝於這美好佳釀,好半天說不出話來,直到埃爾踢了我一下椅子我才回神。索拉說諾加斯剛
才喊了敬我酒三次呢,真是失禮。

   銷魂時間Let's get it on

   「哎呀,這不是姬兒汀的團長和副團長嗎?」
   「兩位都是少年英雄,年紀輕輕就有一番成就,真是後生可畏,後生可畏。」辛利卡斯看到對面收割
者圍著桌子坐,官腔了起來,圖雷伊很少被恭維的樣子,立刻臉就紅了起來。

   「我們只是被眾人拱出來的而已,很多事情都不懂,像索拉小姐和俾斯米爾各位都給了我們很多幫助
。」聰明的圖雷伊,立刻話風一帶托給索拉跟俾斯米爾頭子,他似乎沒有我所想像的那麼遲鈍,有一種大智
若愚的感覺。

   「熊殺太烈。。。我是南方人還喝不太慣北方酒。」埃爾隔著索拉坐在我右手邊,上週的事還沒好好
問清楚,埃爾後來也不願意多說,收了兵刃逕自離去,有機會再找他長敘一番-前提是他肯的話。

   辛利卡斯清清嗓子:「總之,這次找你們過來,是為了札德西艾的事。」但還沒開始講又是一陣喧嘩
聲,外頭的雪崩騎士跟聖火騎士又戰了起來,可謂是大火爐酒店的日常戲碼。但今天辛利卡斯不知為何,眉
頭緊皺,似乎覺得有點煩心?連帶著諾加斯三人組都有點想去看看情況,菲歐娜則是在一旁開始活動活動肩
膀。

   「剛才說到札德西艾。。。」辛利卡斯喝了口熊殺決定繼續說。
   「剛才說到艾德什麼的?」維克多也努力想把大家的注意力拉回來,似乎熊殺很對他的胃口呢。

   「聽說札德西艾有狼人出沒。」
   「事情有點複雜....」
   「你們知道雪崩騎士團的軍團長是誰吧?」

   我好不容易才從銷魂的熊殺中回神,趕緊正色繼續聽辛利卡斯說話。

   「里昂‧埃茲威特,法茲人,出身埃茲威斯領。」
   「這人和聖火騎士團團長達奇亞斯齊名,年輕時互相競爭,後來成為朋友,兩個人和年輕的赫瑟特海
姆侯爵一起,平定了赫瑟特海姆邊境以及帝國驛道的紛亂是當代的英雄人物。」
   「在兩人的帶領下,聖火騎士團和雪崩騎士團的關係已經好非常多」
   「當然小打小鬧依然司空見慣,但動兵刃的衝突幾乎沒有聽過」
   「因為里昂太出名,大家常常忘了他上面還有一個大團長。」
   「大團長是帝德利克‧懷西茲,懷辛伯爵。」

   辛利卡斯頓了頓,喝了口熊殺。


   「帝德利克不太管事,雪崩騎士團絕大多數的事務都是里昂一手處理。」
   「但帝德利克麾下有個騎士長,克拉斯‧馮‧狼迴嶺。」
   「這個克拉斯和他的族人都是來自法茲的狼人族。」

   「懷辛伯爵⋯,法茲的懷辛⋯」我一聽到這裡不自覺的猛然站起。埃爾踹了我椅子一下。

   賈斯提澤: 「哼,法茲人!」
   埃爾: 「法茲?狼人?」
   諾加斯:「回歸真信仰的狼人嗎?」

   正當辛利卡斯打算繼續說下去的時候,一陣琴音與清脆嗓音從遠處傳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小白楊」蘿
瑟米芮又登場了,這對吵鬧的大火爐來說就像是具有魔力的咒歌一般,不自覺的讓人專注的聽,連杯中酒都忘
了喝。

   「我們繼續說。。。算了,服務員,來點吃的,按照上次那個。」辛利卡斯看我們都在認真聽歌乾脆點
了幾盤吃的讓大家注意力能回到桌上。

   圖檔
   圖檔

   賈斯提澤咳了幾聲,試圖幫霍斯特爵士把我們的注意力拉回來

   「自從那個奔狼族消滅了石牆村等三村之後,不斷有人說狼人開始對真神信徒展開攻擊。」
   「但根據你們的報告,奔狼族根本沒有狼人──他們全都是狼。」
   「當然,也不是說這些異教徒都沒有狼人,他們之中肯定也是有獸化症的人。」

   拉烏斯面色凝重地放下到嘴邊的食物,似乎只要聽到石牆村就會這樣,看來,那件事情他還是耿耿於
懷,作為副團長這樣子並不是太好,圖雷伊倒是面無表情,還是說,這是他生氣的時候的表現?我跟埃爾打
了手勢表示回頭私下聊聊,可他似乎看不懂,算了。

   辛利卡斯吃了口鹹派繼續說:
   「但波帕茨克子爵很擔心,崩雪仔會趁火打劫。」
   「埃茲威特軍團長當然不會,但不受埃茲威特大人控制的燃鐵部,克拉斯的族人卻未必。」

   「根據目前交手的經驗,我還沒看過奔狼部的任何一個人類。殺死他們,也不會變成人形。」海都是
跟著索羅克去參加救援石輪部戰役,很有資格說這個結論。

   「無論是異教徒的獸化人,還是燃鐵部在暗中擴張勢力,都不是什麼好事。」
   「沒錯,所以子爵才會擔心這些作亂的獸化人背後的問題並不單純。」

   「但那些大狼可是會施法,把老子嚇了一大跳」海都也有嚇到的時候?

   辛利卡斯下了結論:
   「總之,我要請你們去札德西艾調查狼人出沒事件。」
   「一隊人馬作為先行隊,前往札德西艾。」
   「另外一隊則作為後援,伺機接應。」

   「所以以實巴替官方要測試姬兒汀站在哪一邊嗎?」維克多一邊喝酒吃肉微笑著說,這個笑容一點都
不單純。

   「你們當然是站在真神信徒的這一邊了,這需要懷疑嗎?」辛利卡斯咧嘴燦笑,維克多也堆滿笑容敬
他一杯酒。
   「看來我是有點醉了」他一邊吃肉一邊喝熊殺。但是看著菲歐娜的笑容跟賈斯提澤的笑容,喂喂喂,
這樣子我們幾個人很有壓力的好嗎?

   拉烏斯在辛利卡斯講到一個段落時,伺機舉手打斷「獸化症…可以請教一下嗎」

   「上次石輪部報告內所提是巨狼出沒,沒想到這次竟變成了狼人,總覺的有什麼不對」我自言自語,
然後菲歐娜一個冷箭看過來「所以才要調查啊。」我可沒針對你什麼,只是自言自語好嗎。趕緊點盤鹹鹹烤
培根跟起士跟馬鈴薯配熊殺,順便躲避一下菲歐娜的目光。

   「具體而言是一種病症?想請問關於這部分…傳染途徑之類的」
   「得病的人會如何嗎?」拉烏斯繼續發問,他真的沒喝醉,我倒是有點頭暈,剛才喝的太急了。

   「能請冰之塔的專家來解釋嗎?」辛利卡斯彈彈手指,看向索拉。

   「就我所知,獸化症是一種魔法疾病,」
   「感染者會變形成半人半獸的怪物,情緒不受控制」
   「只有少部分的感染者可能控制變形的時間與理智」
   「至於感染途徑,通常是被感染者噬咬。」
   「就我所知,最常見是變成狼人,也有變成鼠人或虎人的案例。」

   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著到底被咬到會不會變成怪物,染上疾病的人會怎麼樣,我只知道商隊報告
偶爾會出現這種奇怪的傢伙,很難被殺死,至於被咬到的人嘛,一般來說會留個全屍,至於會不會變成
狼人就不得而知了。

   「對了,我有問題。萬一查一查發現村子感染的人太多,我們該怎麼辦?」維克多倒是一針見血。

   「嗯,總之先控制住狀況,向以實巴替回報,我們會再做出決策,先遣隊的任務是調查出問題的
根源。」
   「第二隊會跟在你們後面協助控制狀況。」
   「遭到攻擊的話,反擊也無妨。」
   「若能不造成殺傷最好,但我並不做過高的期盼。」辛利卡斯下達指令。

   「控制住狀況,嗯」維克多默默的記住了話,悶了一口熊殺。大家其實都心知肚明,真的控制不住
的時候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只是不敢坦蕩的說出。

   「獸化症發作時,一般武器傷不了他們,除了銀製品。」索拉猛然想起補充說明。問題是大家手上
平時並未準備銀制品,看來只好先去採購一番了。

   「搞不好感染者會覺得死了還比較好喔」維克多看向索拉。

   「報酬該怎麼算呢?」埃爾見時機差不多提起發問。

   「我和波帕茨克子爵說過你們的事,以後交給姬兒汀收割者的任務,掠奪財富的部分,原本是給你們
前金跟後謝的,不過子爵府的記帳人說。。。你們自己拿戰利品變賣的話就不跟你們抽取稅金了,否則的話
你們就跟上次一樣的委託酬勞。」辛利卡斯摸了摸下巴,是在測試我們?

   -後續在討論的時候-
   DM:[沒有人希望維持舊制喔,那以後就依照新制度囉XD
   DM:[我覺得大家都還是很有骨氣的,新制少拿好多錢XD硬生生差了1000Gp
   DM:[數學真是神秘的學問,1800給人家扣兩成也不到400
   海都:[那維持原制吧,我沒骨氣,我不需要,骨氣又不能吃,傭兵團超棒的。


   圖雷伊看向拉烏斯和海都,不太敢下決定,拉烏斯抱以信任的搥胸一拳,海都也給予肯定,於是這事
情就愉快的決定了,不知道這13000枚金幣對白城難民也許會有更多的幫助吧,希望這個冬天盡快結束。

   「有風說過…雪崩騎士裏頭也有狼人編成的部隊…您認為此事屬實嗎?」拉烏斯仍繼續專注在剛才發
問的問題上,特別的婉轉,有風說過這種事情是為了要刻意隱瞞消息來源嗎?

   「你的問題是雪崩裡有狼人這件事情是否屬實?」
   「當然屬實。」
   「直轄他們大團長的燃鐵部,就是出名的狼人氏族。」
   「理論上他們站在我們這一方,信奉真神。」理論上?我估量著,為了利益攻擊也是很正常的對吧?
   「所以才會是正義女神的侍僕。」辛利卡斯一邊喝著熊殺一邊回。

   「裏頭也有——被感染者?」拉烏斯問。

   「這我就不清楚了,我和他們不熟。」
   「如果你這次調查碰上他們,可以順便問問看。」
   「希望他們和整件事情無關。」辛利卡斯摳摳臉頰,乾笑著說,但是我想:如果遇到那些雪崩騎士麾
下的燃鐵部的狼人們當然是一刀砍下他們的頭才是正道。

   「並不是很好笑呢,爵士。」菲歐娜難得的回嘴。

   「崩雪仔為了自己利益著想搞點事情也不是毫無可能」我補充說,埃爾又踹我椅子了,我不能生氣不
能生氣不能生氣,我向埃爾敬杯酒,你到底是對我有多大的不滿?

   「如果有關的話我們這種小卒子也只能笑啊」維克多反諷道,笑必又大口喝掉一杯熊殺,壯膽嗎?

   拉烏斯: 「……總之希望不是」

   菲歐娜大口的把眼前的熊殺喝掉,用手抹了抹嘴。

   「如果背後真是崩雪仔搞鬼,那一定要向崩雪仔討回公道!」賈斯提澤緊握著拳頭咬牙切齒的說著,
喂喂我還沒有說一定是的,你的怒氣用在別的地方比較好。稍事商定後,圖雷伊安排好隊伍,先遣隊員包含圖
雷伊、海都、諾加斯、埃爾(該開心嗎?)、菲歐娜、維克多。後援隊:俾斯米爾領軍、拉烏斯、賈斯提澤、
羅倫斯、索羅克、索拉。

   有風神牧師在還有索羅克在,應該戰鬥不會太吃力吧?上次幽靈堡一戰他們兩個人很可靠的樣子,比較
擔心拉烏斯跟賈斯提澤突然的激動起來就不是太好。

   「北方人真是神奇,火一樣的酒都能這樣一口乾完,每次看到都讓我覺得嘆為觀止。」埃爾桌前的酒杯
禮貌性的嘗過一口後就幾乎沒有再動過,看到此我乾脆點了一些葡萄酒給大家分著喝,不過也只有我跟埃爾在
喝,以前作為受邀者總會嘗過南方的葡萄酒,甜甜的,但是總沒有熊殺來的刺激,母親跟妹妹比較喜歡喝這種
溫柔又熱情的飲料。

   「你長得人高馬大,卻連烈酒都喝不慣?」菲歐娜斜眼看著埃爾,滿臉疑惑,還是嫌棄?
   「南方人比較習慣溫厚的葡萄酒,這太辣啦」埃爾回。

   「...我們這次還是得坐雪橇去嗎?」維克多擔心的點總是很奇怪。雖然他的問題很一針見血。冬天了坐
雪橇不好嗎?

   「再怎麼說牠們最多是動物,動物怕火,還有如果被大隊狼人追擊,可以用狗身上塗野獸氣味的香水誘
導他們」我給維克多提了建議。

   「等你跟牛一樣大的狼打架,他還施法放火球時,你在問他怕不怕火好了」海都反駁。

   「我操,假如買一兩頭做角鬥場的招牌也不錯」我回道,確實我沒見過會放火球的狼,這算是珍禽異獸
了吧?

   「我會派史巴納與你們先遣同行,有要事可請他捎信息回來。」索拉留下老鷹,然後喊我們去找聽歌的
俾斯米爾。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