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奔狼族:埃爾視點

回覆文章
頭像
kingfoolish
追尋者
文章: 1094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P]奔狼族:埃爾視點

未閱讀文章 kingfoolish » 2017年 3月 29日, 23:49


     Ohrgeber:Judgement War Parallel
     Chapter Two:奔狼族

      GM:Tropicalo
      埃爾:Kingfoolish
      拉烏斯:Champi
      海都:微光
      諾加斯:暗仔
      維克多:Loio
      索羅克:新綠


  回歸後204年落葉之月六日,白城以實巴替就如同其名字一樣,
早已被厚重的白雪覆蓋,出生自南方的我,即使來到佳涅宛已經是第四
個年頭,卻依然難以適應這冰天雪地般的天氣。

  以實巴替位於帝國驛道上,是商業跟運輸的主要樞紐之一,北方掃
雷薩息山所出產的大量礦產,都會在挑選以及加工之後送來以實巴替,
再由工匠們選購回去製成自己販售的產品,我這次護衛的商隊就是要把
糧食以及消耗品從較為溫暖的南方運送過來,由於近年來跟異教徒的關
係日漸緊張,白城周遭湧入了相當大量的難民,隨之而來的就是物價上
揚跟糧食缺乏的問題。

  對,糧食問題已經愈來愈明顯了,在大火爐旅店用餐的時候茴香羊
肉湯竟然比我半年前來吃時候要貴上三枚銅幣,這是佳涅宛地區的家常
菜,幾乎可以在各個旅店驛站吃到,連這道菜都開始漲價,或許從南方
採購食材北上會是個賺錢的好機會?

  不過與此同時,入城的關稅也加重了,剛剛商隊的老闆才對於入城
的馬車每車要繳交二枚金幣而跟守衛差點吵起來,這樣一來一往恐怕還
是要虧本。

  如今欠里安農之風的款項已全部還清,卻不曉得下一步要幹些甚麼
,前途茫茫。我一邊喝著溫熱的葡萄酒,一邊用小刀把碗裡的羊腿肉放
入口中,充分的咀嚼其美味,這時候,一位披著綠色斗篷的年輕人在吧
檯處坐了下來,他身上穿著鑲有鐵片的皮甲,背上背著一柄大型的佳涅
宛砍刀,風塵僕僕的,似乎剛從外地回來。

  「老闆,給我一份燉羊肉跟麵包……還有跟他一樣的溫葡萄酒。」

  很快的,他的餐點上來了,就像是連著幾天沒好好吃過飯一樣,大
口咀嚼大口吞嚥,士兵跟護衛都是這樣的,只是我還不太習慣這樣粗魯
的用餐方式。

  「剛做完一筆?有賺頭嗎?」我試探性地跟他搭話,如果他隸屬於
某個傭兵團,說不定會有些工作機會。

  「馬馬虎虎啦,還有命來吃飯就算不錯了,跑幽靈堡這趟又是大地
精又是藤蔓,實在不太好過,啊,還沒問過你的名字,我叫圖雷伊,姬
兒汀收割者。」

  「埃爾,拉楠之子,來自路克森……自由傭兵。」

  「很高興認識你,不過……路克森?離這裡好遠啊,所以你是南方人
囉?當傭兵有需要跑到這裡來嗎?啊不對我說這甚麼蠢話,石牆村事件
後現在就是缺傭兵缺人手,甚麼地方過來的都不奇怪。」

  大概是幾杯暖酒下肚,圖雷伊變得多話起來,像是聖火騎士跟雪崩
騎士不久前才在這裡大打出手啊,有著小伊玟稱號的蘿瑟米芮的精采表
演啊,還有他的同伴跟女大地精徒手打架的事情,但是如果提及跟異教
徒或是石牆村有關的事情,立刻就會變得有點陰沉。

  石牆村事件聽說是前陣子有個村落被異教徒襲擊啥也不剩的慘案,
可以說是點燃了軍隊與異教徒之間紛爭的火種,他的反應這麼激動,或
許是相關事件的受害者家屬吧。

  「……埃爾,你武藝如何啊?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姬兒汀收割者?你
有意願加入的話,我是團長,我點頭就能作數。」

  「自保還可以,其他就不敢說了,你說的這個收割者……甚麼來著的
,主要幫誰做事?」

  「辛利克斯爵士目前是我們的主要窗口,他幫白城的軍事總管做事,
時不時會發一些軍隊不方便隨意出動的工作下來,報酬還是不錯的。」

  團長太年輕閱歷不足,扣一分。
  先前沒聽過名號,不是新興傭兵團就是最近改組,扣一分。
  有固定的工作來源,加兩分。

  似乎不是完全無法考慮的對象,光是能夠有固定的工作就謝天謝地了
,傭兵這行飯在刀口上過活,薪水向來是不少,但是沒有工作的時間根本
只能坐吃山空。

  「嗯……倒也不是不能考慮啦,能有固定工作這點還蠻誘人的,只是
加入傭兵團這件事情需要讓我思考一下。」

  似乎是聽到我沒有直接拒絕,圖雷伊立刻興高采烈地想拉我去他們的
據點,我只得速速把桌上的食物吃完,結帳後便前往了他們的營帳,姑且
先加入看看是無妨,要是真有甚麼問題之後就趕快閃人吧。

    *     *     *     *     *
最後由 kingfoolish 於 2017年 4月 4日, 22:59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頭像
kingfoolish
追尋者
文章: 1094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RP]奔狼族:埃爾視點

未閱讀文章 kingfoolish » 2017年 3月 30日, 15:33

  「為你們介紹,這位是埃爾,來自路克森的自由傭兵,從今天起會加
入我們成為姬兒汀收割者的一員。」

  圖雷伊自顧自地就開始做成員介紹了,也不管其他人還一臉錯愕的樣
子,人群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海都,他比常人高出一個頭,留有漂亮的鬍
子,雄偉的肌肉上滿是刺青、吊兒郎當公子哥模樣身上還帶有酒臭味的是
羅倫斯、身材纖細要穿著厚皮衣才不會顯得太單薄的是拉烏斯。

  姬兒汀收割者目前還買不起以實巴替內的據點,所以成員大多都是住
在營帳中,最大的營帳就用來當作據點,雖然還有一些成員辦公中不在場
,不過大致上是個十人不到的小型傭兵團,除了標準成員之外還會有一些
非成員的幫手,當中有秘術使與神眷者,傭兵團也有自己的治療師跟秘術
使,組成感覺還算是健全。

  「至於報酬的部分……如你所見,我們現在還在拓展期,急需要資金
來營運,所以出團的收入會抽兩成作為團隊資金,用來購置補給品跟情報
蒐集。」

  「有甚麼樣的退團懲罰嗎?」

  「呃…………?」似乎是因為提了出乎意料的問題,圖雷伊一時之間不
知道該怎麼回答。

  「沒有明確的規定,但是如果理由不能讓我滿意你可能會被痛揍一頓
。」壯碩老成的海都代替圖雷伊回答了這個問題,他那身肌肉確實也帶來
很強烈的威攝力。

  為了舉行入團儀式,海都稍來了兩隻原本要做為今天晚餐的兔子,將
脖子折斷放血後,在場的所有人都喝了一杯腥臭的兔血作為入團儀式,然
後羅倫斯就嚷嚷著要帶我去喝酒慶祝,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名喚絲娃塔娜
的戰神牧師探頭進來告訴團長:「燒火仔派人來了。」

  燒火仔?應該是指聖火騎士吧,我有聽過當地人都管這些人叫燒火仔
,他們軍紀嚴明,但是對那些還保留著諸神回歸前所謂的偽神信仰的民眾
也相當嚴苛,時不時就會傳出他們又對誰誰誰施以火刑的傳聞,我沒親眼
見過,也不知是真是假。

  站在營帳外的是一位全身穿著厚重盔甲的男性,胸前刻有十字架與火
焰的徽記,火焰只有中間一小團核心的部分,這代表他是聖火騎士團最低
階的軍士,看起來年紀不大。

  「女神在上,聖火騎士諾加斯向您報到!」說完,諾加斯就行了一個
標準的軍禮,這個舉動讓其他人都看的目瞪口呆,不知該如何是好。

  經過一點時間的詢問,原來諾加斯是辛力克斯爵士派來的幫手,不過
照圖雷伊等人的表情看來,顯然有點微妙,不知道是不是先前惹過些甚麼
麻煩,還是說真的是派來幫忙的打手?

  彼此稍微介紹了一下,圖雷伊便接到通知臨時有事,似乎是先前在幽
靈堡的案子需要報告跟整頓,他在離開前交代海都說是可以帶我跟諾加斯
去找索羅克處理接下來的事情,也當作入團測驗瞭解一下實力,不過口氣
聽起來與其說是吩咐,倒不如說是請求?難道說海都在收割者內部其實很
有地位?

  來到城外的另一座營地,除了海都、我、拉烏斯、諾加斯之外,在場
的還有另外四個人,其中兩位看起來相當狼狽,另外兩位分別是留著八字
鬍的維克多,以及光頭的索羅克。

  「海都,拉烏斯,你們來得正好,我想以私人名義對你們發出委託。」

  「委託?所以索羅克你從族人口中得到了些甚麼消息?」拉烏斯雖然
年紀不大,但是據圖雷伊所說他的身分是副團長,難不成收割者是個年紀
小的人才有資格當團長與副團長的組織?

  「嗯,我的族人們他們受到奔狼族的襲擊,不得不退守一座古堡,如
果再不過去支援他們,很可能整個史汀威爾族就會死到只剩下我們三人了。」

  「奔狼族嗎!好的,沒有問題,一切就交給我們吧!」拉烏斯的眼中
彷彿燃燒著熊熊烈火,顯然是跟這個叫做奔狼族的人有恩怨,媽的,問題
可大了,你不是副團長嗎?怎麼絲毫不予理會報酬以及風險這種傭兵應當
率先考量的事情?

  「有架可打是很好,但是報酬呢?我可不想做白工。」海都淡淡的說

  「我個人財力有限沒辦法給出多少訂金,不過相信族長大人一定會給
予諸位足夠豐厚的報酬。」索羅克信誓旦旦的說,不過恐怕這個史汀威爾
族並沒有太多財富,海都對此並不在乎,確認不會空手而歸就一口答應下
來。

  「女神在上,有人遭逢苦難,我們自然會挺力相助,若是之後能夠向
這些被異教信仰蠱惑的民眾宣揚女神的教義,就算沒有報酬也無所謂。」
聖火騎士諾加斯拍拍胸脯保證沒有問題。

  沒有問題?我說這問題可大了!一個不要報酬,一個只想報仇,難道
我的夥伴中只有海都一個人是正常人?

     *     *     *     *     *
最後由 kingfoolish 於 2017年 4月 5日, 22:40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頭像
kingfoolish
追尋者
文章: 1094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RP]奔狼族:埃爾視點

未閱讀文章 kingfoolish » 2017年 4月 4日, 23:20

  兩位看起來有點狼狽的便是索羅克的族人,分別是槌子頭的胡菲寇跟
黃頭髮的吉爾希爾,聽說他們原本四人是在族中智者的指示下要外出尋找
援軍,但是卻險些全部死在大地精手上,幸好碰到前往幽靈堡的收割者一
行人這才被救出來。

  稍事休息後,次日索羅克自告奮勇的掏錢雇請車夫用狗雪橇將我們送
至史汀威爾森林外圍,根據索羅克的說法,史汀威爾是石輪的意思,但是
究竟是他們很早就開始使用石頭作輪子?還是他們有不錯的石雕工藝?又
或是因為族內有以石輪砌成的聖地?他一時間也說不上來,只告訴我們村
裡人都是這樣叫的。

  大雪不停的下,即使搭狗雪橇也需要兩天才能抵達目的地,一路上維
克多的話不多,海都時不時就會拿他的兩撇小鬍子來開玩笑,但是他都面
露笑容的欣然承受或是輕描淡寫的化解尷尬,不知道是修養好還是怎樣?
拉烏斯沿途都顯得相當激動,打盹的時候口中會喃喃自語的重複念著幾個
名字,大概是逝去的家人吧?

  時間有多,我也藉機瞭解了一下大家在戰鬥的時候能夠做些甚麼,海
都毫無疑問的會揮舞著手邊那把等人高的斧頭衝殺,諾加斯坦承自己劍術
不佳,只能用盾牌跟厚重的盔甲掩護大家,拉烏斯擅長用細劍突襲別人的
要害,索羅克與維克多雖然手上拿著投石索跟十字弓,不過主要還是藉著
指揮精靈使用秘術,雖然缺乏治療者,不過若是進退得宜,應該還算是平
衡的組成。

  車夫金塔拉斯送我們抵達之後便自行離開,海都一馬當先的帶領大家
前進,就彷彿這座森林是他家後花園似的,不過林內不時就會出現身上滿
是爪痕的史汀威爾族人屍體,有的在正面,有的在背面,遺體早已僵直,
死去許多時日,索羅克雖然默不作聲,但是大家都能看得出他相當的激動。

  「噓,前面有東西。」海都指揮著大家待在上風處,朝他所指的方向
望去,可以看見有幾匹與人差不多高大的狼隻正在前方休憩,根據胡菲寇
的說法,奔狼族派來攻擊的都是狼群,他們會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不斷騷擾
,當族內的勇士感到疲勞時才會衝上前咬斷他們的喉嚨,看樣子,前面那
些狼應該就是奔狼族的成員了。

  才剛要開始確認戰術與目標,拉烏斯卻已經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為
了避免他被咬死我也只得拎著彎鉤刀和圓盾隨之而上,趁著狼隻咬過來的
同時繞過血盆大口,從後面緊緊的勒住了牠的脖子,拉烏斯也趁機一劍刺
穿了狼的喉嚨。

  與此同時,海都一邊揮舞著斧頭,一邊唱著豪邁不羈的戰歌,手裡還
一邊噴出了令人驚異的白色光芒,在泥土被兇狠地劃過之後,又一頭狼應
聲倒地,其他的狼則是被維克多憑空召喚出的巨大螞蟻牽制著行動,眼下
最大的威脅就是拉烏斯身旁這隻毛皮待有雪白色光澤的巨狼……等等,雪
白色光澤?不妙!是冬狼!

  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冬狼已經張開牠的嘴巴朝我跟旁邊跟上來的聖
火騎士諾加斯噴出了大量的雪塊,伴隨而來的低溫幾乎把我們兩個都給凍
僵了,這時候索羅克忽然彈了聲響指,接著巨大的響雷聲就從冬狼旁邊炸
了開來,讓牠暫時無法行動,我們便趁著這個機會一擁而上,將冬狼解決
掉。

  都說是部族了,為什麼過來攻擊的都是狼而不是人?還是說那些狼其
實都是人變形而成的?我有聽過異教徒擅長變形成動物來蠱惑他人的傳言
,其他人又是怎麼認為的呢?就在這個時候,拉烏斯朝著倒在地上的狼屍
惡狠狠地踢了幾腳洩憤,我連忙阻止他這無謂的動作。

  「喂,你阻止我幹甚麼?」拉烏斯顯然對於自己的行為被阻止相當不
滿。

  「你知道嗎?冬狼皮可值錢了,與其這樣把毛皮給踢髒了,不如將牠
們的毛皮給割取下來,這樣可以保障我們這趟至少不會空手而歸。」

  「好是好,不過你會剝皮嗎?」

  「我是生意人,自然是不會囉,但是擅長打獵的海都前輩或許……。」
我邊說邊把主意打在海都身上。

  「你喔……跟燒火仔去打點水來,剝皮可是個髒活。」

     *     *     *     *     *

頭像
kingfoolish
追尋者
文章: 1094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RP]奔狼族:埃爾視點

未閱讀文章 kingfoolish » 2017年 4月 6日, 00:46

  一張冬狼皮,三張灰狼…不,這個大小應該是凶暴狼了吧?海都俐落
的放血剝皮,中間我們還一度討論起這些狼會不會是所謂的奔狼族人變身
而成的,不過索羅克一口否定,他表示人變化而成的動物在死後會變回人
形,而不是維持現在的狼形,但是這些狼群必定是他們所使用的一種攻擊
手段。

  海都忙著剝皮跟開腸剖肚的期間,我拿出隨身攜帶的旅者萬用工具,
拉烏斯看著我按下其中的機關,然後漆黑的鐵棒就變成了一柄鏟子,對此
表示相當有趣,讓她拿去把玩一陣子之後我們兩人就輪流掘坑,以便處理
狼屍的殘骸。

  「拉烏斯,你剛剛真的太衝動了。」

  「嗯……我知道。」其實不久前他才被海都訓了一頓,一臉像是犯錯
的小狗似的表情。

  「圖雷伊說你是副團長,既然是副團長,那麼在這種場合其實應該要
再冷靜一點,不然你怎麼去領導收割者的團員?」

  「領導……嗎?其實我們都只是掛名而已,實際上事情還是由鷹之團
的老人在經營,自從石牆村之後,一切都變了。」

  拉烏斯簡略的說明了一下現在的姬兒汀收割者,前身是叫做鷹之團的
傭兵團,團長是阿拉斯,石牆村事件中團長據說是背叛了大家,引來異教
徒的攻擊,石牆村只是起始,連帶著幾個周遭的村落都一起受害,而拉烏
斯他們居住的維督澤米艾也是其中之一。

  看來收割者的內部狀況有點複雜,雖然能夠有穩定的工作,但是老人
把權,新人掛名,這樣下去又要扣分了,不過沿途中海都雖然同樣是老人
,卻不見那種高高在上的脾氣,對拉烏斯的說教也是惇惇教誨的告知個人
經驗,就姑且再觀察看看狀況吧。

  一切都收拾完畢也稍事休息後,我們就在胡菲寇等人的帶領下繼續前
往目的地,位於史汀威爾森林深處的一座廢棄古堡。這座古堡看起來確實
歷史悠久,許多牆面早已龜裂崩塌,有幾處甚至是斗大的缺口,完全不具
備防禦工事的效果看得我和海都眉頭都皺成一團了,幸好內城的部分還算
是完整,可以讓人們退進裡面。

  在外頭放哨的史汀威爾部族年輕人看到我們的時候先是露出驚恐的表
情,但是認出胡菲寇跟索羅克等人後,立刻興高采烈的待我們前去跟族長
見面,沿途可以從散落在周遭的營帳中看到的大多都是些老弱婦孺,人數
還不少,幾碼有個三百人吧?就憑我們六人到底是能做些甚麼?

  族長摩艾耶爾跟他的家人在碩大的營帳中盛情的款待我們,一邊說索
羅克不愧是部族中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一邊說我們是部族的救星,蒞臨
此處讓寒酸的城池都蓬蓽生輝之類的馬屁話,而且明明應該是在逃難這種
物資短缺的狀況,還是宰了一頭羊,先用火辣無比的羊奶酒跟剛放的鮮羊
血招待我們,接著還有烤羊肉,這羊奶酒又腥又辣,辣得我臉都揪成一團
卻又不得不喝,只有海都跟索羅克兩人像是沒事般的一飲而盡。

  索羅克簡略的介紹我們的來歷後,摩艾耶爾便談起這次的來龍去脈:
「最開始的時候,奔狼族派來了使者,要求我們加入同盟,一起對抗那些
自大的真神信徒……當然,我們立刻就拒絕了,畢竟我們都早就說好要一
起信奉那個奧菈薇雅了,正義女神萬歲!」

  大概是看到燒火仔諾加斯不悅的表情,族長立刻宣稱自己是虔誠的真
神信徒,極力保證不但是他,史汀威爾部族都會追隨女神,我很好奇如果
不是被奔狼族這樣追殺他是不是還會這麼說,不過燒火仔向來很有說服力
,只要他們那些全身穿著盔甲的鐵罐頭往面前一站,除了那些堅守傳統信
仰的人以外大部分的人都相當願意改宗。

  族長接著說下去:「原本拒絕之後倒也還相安無事,但是族中有些年
輕人和使者起了衝突,你也知道的,年輕人就是衝動嘛,雙方出言不遜然
後就動了手腳,雖然說打傷了使者但是我們的人也鼻青臉腫,結果想不到
使者就這樣憤而離去。」

  「後來在我們的智者布格斯貢建議下,派出使者前去奔狼族的聚落賠
不是,禮數可準備了不少,但是卻只有我們的人心臟被送回來,你說這口
氣要怎麼忍下去?結果就是接二連三的被你們也看過的狼群襲擊,眼看著
事情鬧到無法收拾,智者他才帶領我們撤出部族聖地,逃到這裡來,自己
則是留下斷後,行蹤不明。」

  這時候一位身上帶著些獸牙項鍊的中年女性突然開口,「索羅克,智
者大人對我們來說是最為重要的,你一定要把他給救回來!」

  族長接著說:「這個智者呢,當然是要救的,不過索羅克啊,你是我
們當中最為聰穎的人了,也得幫忙想想這整個史汀威爾部族接下來該如何
是好。」

  嗯?講著講著,怎麼突然就變成要索羅克為這些事情負責了?

  戴著獸牙項鍊的人是索羅克的二嫂,名叫怡兒麗莎,看打扮似乎也是
在族中頗有地位的,連族長都得讓她三分,或許是因為那個智者?史汀威
爾部族雖然決策是族長做的,但是看來大概甚麼事情都要問過智者的意見
,也難怪救出智者對他們來說這麼重要。

  眼見著索羅克面有難色,海都挺身而出做了判斷:「我們這點人手不
可能同時救助這麼多的部落民,又同時去救助智者,只能二選一,你們自
己決定吧。」

  海都說完之後我接著做了補充:「不過就算決定要我們幫忙救助智者
了,可是你們依然要決定自己是要留在這等死還是撤出森林,撤出森林的
期間也必定還會遭到奔狼族襲擊。」

  怡兒麗莎雖然堅持救助智者是第一要務,但是族長終究是要擔負起整
個部族存亡的人,最後決定委託我們協助撤離森林,智者的事情只能放到
後面再來處理了,餘下的便是繼續招待我們喝酒吃肉。

  不過話雖然是這麼說,我可對於外頭的防禦工事相當不放心,就算不
管他們也要考慮到自己能不能活過這個夜晚,於是我和海都以及諾加斯便
離開營帳,外出指揮這些部落民利用城堡的殘骸建立起粗糙的路障,無論
如何總比甚麼都沒有要好,特別是那幾個根本門戶大開的缺口。

     *     *     *     *     *

頭像
kingfoolish
追尋者
文章: 1094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RP]奔狼族:埃爾視點

未閱讀文章 kingfoolish » 2017年 4月 6日, 11:58


  丟下維克多跟索羅克等人在營帳內離開時,拉烏斯原本也想落跑,但是他
現在的身分是副團長,實在抽不開身,只得哀戚的看著我們颯爽離去,這就是
擔當領導人的宿命,認真面對吧,即使你只是掛名的副團長也一樣。

  「史汀威爾部族的事情你們怎麼看?」離開營帳一段距離後,諾加斯開口
問道。

  「關於引發爭執的部分雖然含糊其辭,不過糾紛就是這麼一回事,架都打
了人都死了還能怎樣呢?」海都聳肩,無可奈何的回答。

  「我倒是覺得那個叫怡兒麗莎的根本只是想讓我們去送死,完全不考慮其
他狀況,好像只要智者活著部族就能延續下去似的。」由於附近還是有其他村
民在活動,我只得壓低音量說出自己的感受。

  「顯然在他們的生活圈裡一切都仰賴智者,是那種智者沒點頭就甚麼事都
幹不了的部落,只是這點我們也沒甚麼資格講人。」

  想想雪崩騎士、聖火騎士、以及那些信奉真神的追隨者的傳聞,把信奉異
教偽神的人給綁起來處以火刑,這確實是跟奔狼族的作為沒甚麼兩樣。

  話說回來,外出弄這勞什子的防禦工事也沒有比較輕鬆,就只是用體力勞
動來取代煩人的應酬場合,部落民對於防禦工事這個名詞一點概念都沒有,幾
乎都要靠我們先做過示範他們才有辦法去處理,不過大部分的人手藝都還不錯
,總算是在入夜時分完成了,我們一行人隨即回到內城由族長安排的營帳休息。

  讓人意外的是營帳裡竟然還安排了史汀威爾的年輕女性侍寢,我原本還在
煩惱著到底要不要接受人家的好意,不過隔壁營帳卻已經傳來了女孩們的嬌喘
聲,轉念一想,乾脆接受下來,就充當作是這趟任務的報酬。

  夜半睡得正迷糊,外頭卻吹起了敵襲的號角,身旁那個名叫羅雅瑟的女孩
一臉驚恐的樣子,我火速著裝衝出營帳,海都也裸著上身穿著皮褲就衝了出來
,原來隔壁營帳那個把女孩搞得死去活來的就是他啊?拉烏斯一臉還不太好意
思的樣子,聖火騎士諾加斯也裝出一副正常的表情,可你的褲子都穿反啦。

  守夜的青年回報,我們傍晚架設好的路障轟的一聲就被一顆突然出現的火
球給炸成碎片,等等,火球?該不會這次是有其他奔狼族人混在裡面了吧?我
只聽過冬狼會吐寒氣,可沒聽過狼會吐火球。海都見狀立刻決定要利用內城的
凹型城門結構來應對來犯的狼群,緊急將村民們後撤至內城裏面,接著拉烏斯
跟我,諾加斯跟海都,四個人各自守住兩個門口。

  諾加斯連盔甲都沒來得及著裝完成,應對得相當吃力,幸好有海都的巨斧
跟手裡那莫名其妙的白光替他解圍,拉烏斯克制著自己復仇的慾望謹慎的應對
狼群,畢竟這波襲擊要是沒能夠擋住,就會有數以百計的村民遭殃,打到一半
還混入了一隻兩眼發紅全身甲殼的人型怪物來,雖然他明顯是我方的幫手,用
那雙手的利爪殺傷了好幾匹狼,不過這傢伙究竟是誰?

  一陣撕咬鬥毆,狼群的首領似乎眼見在這種地形下佔不了便宜,在一陣獨
特的狼嚎響起之後很快就撤離了,只餘下一頭被殺死的冬狼跟凶暴狼,甲蟲人
也在戰鬥結束後變回維克多的樣子,他到底怎麼變成這樣的?我還以為他是秘
術使,看起來他同樣能夠化身為其他生物來戰鬥,不曉得他和異教徒有些甚麼
樣的關係?

  「維克多你剛剛那是怎麼回事?變身?你跟異教徒有甚麼關係。」啊操……
我還只是心裡想想就罷了,這燒火仔竟然直接問出來了。

  「我沒義務跟你解釋,現在也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維克多只是淡淡地
回答,完全沒有想為自己辯護的意思。

  「……好,那就之後再聽你解釋,不解釋也沒關係,我會將這件事情如實
秉報。」

  迅速的清點傷患跟收拾殘局後,族長強烈的要求我們盡快展開護送行動,
徹底的阻止怡兒麗莎搗亂般的叫嚷著要去拯救智者的事情,果然緊要關頭,還
是自己的性命重要,呵呵。

  但是最大的問題依然不變,我們究竟要怎麼護送這數百人離開森林?

  趁著村民收拾打包的時候,我們進行了一場簡短的戰鬥會議,以狼群的習
性來看不可能只攻擊一次就了事,奔狼族也不可能就此善罷甘休,所以撤退期
間被襲擊根本就是必定會發生的事情,而我們也不可能分散為一個一個的進行
戰鬥,這樣只會把戰鬥能力分散,導致無法迅速解決的人。

  既然如此就只好做些甚麼來阻止村民太快被咬死,起碼要能夠支撐到我們
前來,最後所採用方式是讓他們攜帶一些木板弄成簡易的盾牌,像我跟諾加斯
這樣用手中的盾牌防止自己被咬,或是在手上纏滿一層層的厚棉布,起碼讓雙
手可以暫時抵禦一下狼隻的爪牙,遭到襲擊時負責發出警告的則立刻吹號角,
讓殘餘的族中勇士或是我們趕來支援。

  等到他們終於脫離可以森林時,不知道還會剩下多少人?

     *     *     *     *     *

頭像
kingfoolish
追尋者
文章: 1094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RP]奔狼族:埃爾視點

未閱讀文章 kingfoolish » 2017年 4月 6日, 13:28


  毫不意外的,奔狼族以前後左右不間段的騷擾讓我們疲於奔命,運氣好的時候
受到襲擊的地方能夠盡快支援,運氣不好的時候才剛趕到那邊村人就已經接二連三
的死去,人力、物力、精神都不斷的被消耗著。

  「這些操俗辣就只會用這種惡劣的手段嗎!」拉烏斯一口灌完治療藥劑,隨即
氣憤地將空瓶砸在地上摔成碎片。

  「大吼大叫也無濟於事,還不如靜下心來等待下一波攻擊。」海都氣定神閒的
靠在一旁的樹幹上,讓自己的呼吸逐漸恢復為平常的狀態,剛喝完的治療藥劑正緩
緩地讓傷口止血淤合。

  其實在這一連串的戰鬥中,損耗最大的就是海都,每次都是他一馬當先的不顧
自身傷勢突破敵陣,一邊揮舞著手中的巨斧一邊用那道白光擊退狼群,接著我會趕
上來用摔跤技將襲擊村民的狼隻牢牢固定,拉烏斯會跟上來盡可能找空隙一劍戳穿
牠們的喉嚨,然後因為穿著盔甲而跑得比較慢一點的諾加斯會從後面趕上來阻止牠
們集結以避免我們被包圍。

  索羅克在族中勇士的掩護下一次又一次的以響雷進行支援,維克多時而召喚螞
蟻,時而用閃光干擾狼隻的行動,時而自己變成甲蟲人上去與來犯的狼隻廝殺,雖
然看似順利,但是每次只要支援的速度慢了一點,就總會有一兩名史汀威爾勇士遭
到殺害,我們的支援陣容跟行進速度也像是被看穿了,愈來愈難及時趕上。

  即便如此,村民們依然是咬著牙拼命前進,總算是快要離開史汀威爾森林了,
我們心裡很清楚,接著肯定是硬仗,只要脫離了森林,雪崩騎士們接手之後牠們就
沒辦法像現在這樣,既然這些狼群不是毫無思考能力的蠢材,接下來一定會抓準最
後的機會全力出擊。

  狼嚎聲起,又是那道昨天晚上傳來的獨特嚎叫,今天已經無數次的聽到這個聲
音了,海都起身握緊斧頭,不甘示弱的發出吼聲,彷彿在大吼著有種就過來試試的
樣子,受到海都的激勵,拉烏斯與諾加斯也跟著大吼,維克多也再度化身為甲蟲人
,眾人眼中都散發著如同狂戰士般的光芒。

  碩大的狼身從林裡緩緩現形,後面還跟著好幾隻凶暴狼,接著巨狼嘴巴一張,
濃縮成一團的火焰球隨即飛了過來,幹,原來狼真的可以吐火?我們被火焰球逼的
分散開來,狼群也在這個時候一擁而上,看來這次牠們的目標已經不再是史汀威爾
族了,而是要先將我們給擊潰。

  我們現在只得一人面對一頭狼,連支援組的索羅克也不例外,現在無法像先前
那要靠著合作迅速的削減狼群的數量,海都一面吼著瓦爾哈啦一面衝向巨狼,以肩
膀將牠給整個撞開來,不讓巨狼過來干擾我們,這恐怕是目前我們所能得到的最大
支援了。

  現狀不適合用摔跤技,這次只得抽出彎鉤刀與凶暴狼糾纏,離我最接近的是拉
烏斯,於是我謹慎的調整腳步方向,讓自己能夠進入可以與拉烏斯協力的動作線上
,拉烏斯也看出了這點,知道自己無法快速的解決掉眼前的狼隻,不如想辦法跟我
攜手合作。

  將狼隻的視線跟注意力轉移到適當的位置時,我冷不防的衝了上去,以手中的
盾牌阻止狼隻的行動,然後趁機與拉烏斯聯手夾擊解決掉了,這時維克多也總算將
自己面前的狼隻開腸剖腹,海都甚至在我們要上去支援的時候就已經把斧頭給狠狠
的插在巨狼腦袋上,只有諾加斯為了掩護索羅克,一時之間還被兩頭狼纏住無法脫
身。

  巨狼已除,餘下的狼隻自然也不是問題,史汀威爾部族這下總算是能夠平安了
吧?眼前的威脅已經消滅,眾人幾乎是掏空力氣般的坐倒在地上,渾身是傷,我還
真不敢想像要是族長決定要救出智者的話,究竟會是甚麼樣的慘況。

  離開森林之後就沒有再受到襲擊,又過了四天,我們總算是順利回到白城,不
過以實巴替官方沒辦法就這樣讓總數約五百名的難民直接進城,所以在雪崩騎士的
維安護送下,史汀威爾族來到城牆邊搭起營帳,無論如何,至少都比之前的處境要
安全許多。

  至於報酬……族長自然是沒有那個金錢可以支付酬勞,不過倒是大方的要我們
一人選兩個奴隸走,以物易物也是種交易,我們便欣然接受,好在有這些奴隸,加
上冬狼與凶暴狼的狼皮販售,透過諾加斯的斡旋,騎士團以四千枚金幣收購了我們
手中的所有毛皮,包括那頭巨狼……不過巨狼死後身型大小就變得跟一般凶暴狼沒
兩樣,啐。

  值得在意的是,拉烏斯挑選奴隸的時候似乎是出了些甚麼事,好像是有奴隸看
起來跟自己的妹妹很像的樣子,諾加斯則是自己花錢讓奴隸重獲自由,難道他不曉
得這些奴隸就算得到自由了還是會被奴隸販子抓回去再賣一次嗎?罷了,這是他的
自由,我管不著。

  第一次的任務就如此艱難,看來之後在以實巴替的日子恐怕不會太好過,歹年
冬,後宵郎,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啦。


                             奔狼族本篇 完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