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第四話幕間之一

回覆文章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P]第四話幕間之一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7年 3月 28日, 17:37

日沒之月20日

  二十天的出征,真令人難以忍受,全身又是髒血又是爪痕,雖然說拉烏斯悶聲不吭,但誰都看得出來
他最不好受,戰場跑來跑去就算了,擋在大夥面前,狼人的利爪可不是吃素的,雖說有俾斯米爾,但是作
為同袍看了連我都難受,不如去慰問他一下吧,帶上好酒一塊去【仙境】或者【老車夫】倒是不錯的選擇?
聽菲歐娜說說起海都,也是一樣,一人力戰眾狼人毫不遜色,看來這兩天又有新的傳奇歌謠可以聽了。


  昨天回來在小議事廳集合完畢,又被圖雷伊安排工作,明天還要跟「快手」特拉芬‧特拉芬還有埃爾一
塊處理一車的戰利品。看得出來圖雷伊經過幾天休息被伐木工抓傷的地方早已好多了,休養的時候還獵了
一些野雞,感覺這幾天過得比我們還要滋潤。


  但是總不能讓他們繼續這樣子下去吧,收割者的三個頭,看起來都一肚子壞水,那個訕笑的半身人,想
想就來氣,雖然上次前往幽靈堡的結論是大家一起做的,但是那個矮子不知道吞了我們多少公款,該是好好
處理了。

  「這種事情還是清清白白的好,不要落人口實,你們明天記得跟特拉芬一塊去辦事。」圖雷伊千交待萬
叮嚀的說

  圖雷伊前腳剛走,半身人特拉芬就露出嗤之以鼻的表情。
  「先去詢價,看全部能夠賣多少錢吧。」


  埃爾認真的清點羅倫斯列出的清單:
  「法杖跟捲軸還是不要區分的好,不然到時候都使用在我們身上這樣對他們不是很虧嗎?」


  「但是你想想,我們這些賣劍的,難道幫俾斯米爾、索羅克或是索拉擋一刀要收多少錢嗎?還是說諾加
斯展現正義女神的賜福替我們療傷我們還要付他錢?感覺很自私,而且太功利了,該領則領該用則用,現在
收割者越來越壯大了,可以的話真想找個記帳的來幫忙領物品。對了你有沒有興趣做點生意?收點利息的生
意?」埃爾表示一點興趣也沒有,看來他還是很在意上次的事情,對我總是沒好臉色看啊。

  特拉芬看著我們的爭論咧嘴笑了一下,不理我們啃著自己的零食。

************************************************

日沒之月21日

  早上,清點完戰利品之後裝了一車貨,特拉芬領著埃爾跟我一塊去了負責收購的胖商人家裡,這裡堆了
很多賣不掉的二手物品,像是一堆缺腳或木條鬆脫的椅子,破損的雕花銅製大門-不知道哪個人家裡拆下來
的,帶著臭酸味的睡袋-是地精睡過嗎?還有無名畫家的作品,隨意的就扔在一邊,門口倒是放了一座斷了
兩隻胳膊的奧莉薇亞女神雕像,有個少年正在擦著雕像甚是寶貝。

  胖商人一見到快手,整個臉笑的橫肉都擠起來了,你到底是收了快手多少好處?這頭腦滿腸肥的傢伙估
計跟堂哥【普萊瑪斯】一樣胖,再過十年我看他也會這樣子。

  「就。。。按照上次那樣子嗎?」胖商人不太確定的低聲說著。

  「按上次那樣,這,是我們的新夥伴,沒事都一夥的。」半身人的佳涅宛語太尖了有點刺耳,尤其是一
夥的這幾個字讓人有點不舒服,我看埃爾也是一樣的想法。

  「可是這些東西看起來有點舊啊,您瞧瞧,這幾件皮甲都沒洗過,估計剛剝下來的吧,上面,哎唷,都
是大地精的臭味,這些也不知道你們是從哪裡拿的,上面沾滿了大量的黏液。」胖商人話風一轉,拿了塊手
帕塞著鼻子說。

  「您總有辦法洗乾淨賣掉的吧。這點小事情也不用麻煩我們。」見他嫌貨,我回道。

  「不知道是哪裡的富少爺,漂亮的商品人人愛這您不懂嗎?」胖商人一個回嘴。羅倫斯就不吭聲了。

  「嫌貨才是買貨人,看看這個。」特拉芬把背後用布包的行李卸了下來,找了一個平坦的石桌,把胖商
人叫了過來。一打開布包,大顆小顆的寶石跟錢幣亮晃晃的滿了一個桌面。

圖檔


  「哎唷,看起來你們這次收穫頗豐呢,待我拿點紙筆仔細清點一下。」胖商人這時才認真的去房間拿了
商用天平跟放大鏡,打雜的少年替我們搬了椅子跟倒點風乾果干泡的茶水,這時埃爾有點內急,趁著胖商人
在點貨,特拉芬小聲的拉我到一邊:

  「別怕別怕,圖雷伊讓你來跟我辦事,就是要讓你嘗嘗甜頭的。」
  「看你很懂,你跟那個梅克利亞人一起做的事情我有聽說,不如我們另外龍那龍個龍做龍一龍筆龍帳。」

  明眼人都聽的出來你的想法,還用這種三流暗語,怕埃爾還是胖商人偷聽嗎?這也太謹慎了。我不說話,
比了同意的手勢,敲了桌子三下,喝口茶。特拉芬在我答應之後,笑到眼睛都瞇了起來,重重拍了拍我的肩
膀幾下。

  接下來看我後面怎麼抓你的小辮子。等下叫上埃爾跟拉烏斯,把你的話給套出來,看看你還能怎麼玩?
至於圖雷伊有了帳目還能不清楚你有沒有私下做出幾筆帳呢?

  我猜埃爾也會收到矮子的「邀請」,看看他要怎麼應對?埃爾這時候回來了,輪到我去假裝個內急。
  回來一看什麼事情都沒發生,胖商人說有些寶石自己手邊查不到價格,要我們明天過來。

  忙活一下午後,我邀請特拉芬晚上到大火爐一敘,看看接下來他想幹麻。矮子說有事情,要晚一點,正
合我意,我也說剛好要去休息一下整理裝備,畢竟離開了20天,帳篷裡面都要生老鼠了。

  特拉芬咧嘴一笑,哼著小調就離開了。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飛快的找到當舖,把成年禮物家裡給的秘銀鍊衫暫時典當了借了500枚金幣,但
是根本不夠買秘術商店推薦的能把【死的說成活的,把活的飛的】的魔法靈藥,利用藥水的特性想辦法套出
特拉芬的真心話。飛奔至埃爾的帳篷,我一五一十的說出早上的事情。埃爾冷冷的瞄了我一眼一副「這跟我
有什麼關係的表情」。看來要借550枚金幣不可能了。那不是拉烏斯嗎?拉烏斯說,我想一想。索拉也在?
索拉你是沒發現羅倫斯臉上的表情滿頭大汗焦急不已嗎?怎麼又說要想想!

  維克多,不熟。索羅克,太遠了現在他在城外。海都不見人影,菲歐娜跟賈斯提澤想想就算了,等等,
那個人影很眼熟-


  「這不是羅倫斯嗎?怎麼這麼慌張?」諾加斯悠哉的跟我打招呼。

  「發現了特拉芬貪污的證據,收割者內的快手特拉芬團伙,他想做兩筆假賬,拉我入夥。我假意同意,
決定查出真相然後拉他們下來。」

  「有幾成把握?」
  「他帶了我跟埃爾去了做低價格的商人哪裡然後結束之後,又私下找了我說要另外做一筆帳。」

諾加斯思考了一下掏出一袋金幣。

  「既然你說的還算可信,那麼我就幫你這一次。當然借的錢可是要還,不然我就送你去下鄉開荒,還要
有利息,還有這次的事情之後,不管結果如何,我都會上報,這對收割者都會有不好的影響,你要有心裡準
備,我會負責公證這件事情。」


  我滿心歡喜的收下了金幣,像是聞到獵物的氣味一般,趕過來找我的拉烏斯於是決定拉上諾加斯一起去
大火爐瞧瞧特拉芬到底要玩什麼把戲。我讓女服務員選了鄰近的包廂,他們在隔壁包廂等待,當然,包廂出
口也是錯開的,這樣子去上廁所的特拉芬就不會正好看見諾加斯跟拉烏斯。


***********************************************

大火爐

  熱鬧的大火爐,台上馬頭琴弦音清脆,小包廂內六人大桌,很是空曠,一邊坐著一個半身人,一邊坐著
一個人類矮子,桌上放滿烤天鵝、狗肉、豬皮、煮牛肉、昂貴的陳年葡萄酒跟發霉的陳年起士,美食當前,
剛烤好的肉塊香氣四溢,但是場面有那麼一點尷尬。

「替我們的友誼乾杯!」特拉芬首先舉杯。
   。。。
「哪裡哪裡,來來來,多喝點,這個烤天鵝肉味道不錯。」
   。。。
「我第一次吃到大火爐這麼美味的煮牛肉呢,以前跟咬皮革一樣,是不是換了廚子?」
   。。。
「感情深,一口悶,感情淺,舔一舔,感情不深也不淺,就喝那麼一點點!」

觥籌交錯,刀叉齊鳴,但兩人似乎都無心於此。

  整場晚餐的氣氛詭譎,羅倫斯輕描淡寫但舌粲如花,似乎想從快手口中套出什麼,快手也非省油的燈
,嘴邊總是掛著淺淺的微笑,時不時逗逗羅倫斯,彷彿在等待羅倫斯說錯一個字。

第十杯恰坎下肚,
  「你把我當兄弟,卻不跟我講你們怎麼做,這樣我怎麼一起做?」
  「我的背景你也調查過了,想必是相信我可以一起搞點小錢花花,」
  「但是我們這頓酒你卻覺得我在跟你說謊,這生意怎麼繼續呢?」

快手眼珠轉動:「生意?什麼生意?」

羅倫斯故意露出了破綻
  「你不是告訴我說要另外做一筆帳嗎?」
  「我很好奇要怎麼跟著做,教教我嘛!」
  「外頭耳目這麼多。」
  「我好不容易跑開。」

特拉芬這時挑挑眉,咬了一口烤蘋果。
  「我怎麼知道你是真心要幹?是不是該拿出點誠意?」

又是一杯熊殺
  「怎麼樣的誠意?要簽約還是立誓?」
  「埃爾剛才跟我在一起,我都把他支開了。」

  「你覺得呢?」半身人又拐了一個彎。

羅倫斯有點按耐不住,又喝了一杯熊殺,吃掉兩大口起士。
  「生意人不說暗話,你繞圈子我很難理解。不如直說你要什麼。」
  「下午你就拍拍我肩膀,我很難去理解這一層。」
  「要出來走跳大家都是同一條船上的人了。你卻還不肯跟我說這帳怎麼做,難不成你作帳還要靠
別人嗎?」

快手不語。

。。。

快手倒了一杯熊殺,一口飲盡。

。。。

又倒了一杯熊殺給羅倫斯。



  他一把酒杯跟餐點從旁邊推開,酒杯都倒了也不管,在盤子上放了一顆從懷裡掏出的普通石頭,
上面雕刻著一個看不懂的文字。「你握著這石頭,說你願意跟著我一起做假帳洗錢,侵占姬兒汀傭兵
團的戰利品。」

  羅倫斯站起來,喝了一口熊殺,想也不想的就高聲唸出:「我,卡德勞加斯家族的勞里納斯,今
天在這石頭的見證下,」

  「願意發誓,讓拉烏斯跟諾加斯來一起見證你的隕落!」說完兩手掀翻了桌子,美食跟恰坎灑落,
地上一片狼藉,兩人身上沾滿了食物湯汁。

接著,圖雷伊和海都、拉烏斯和諾加斯兩批人,分別從左右兩側的包廂闖了出來!

***
一陣尷尬
***
一陣尷尬
***
一陣尷尬
***

  圖雷伊搖頭嘆息:「這到底怎麼一回事?特拉芬要我找人來逮想做假帳的羅倫斯。」
  「然後羅倫斯....你又找了拉烏斯和諾加斯來逮想做假帳的特拉芬?」

  「我聽說收割者內有作假帳的人,就幫羅倫斯一把。」拉烏斯說。

  「在我親切的詢問之下,沒有人可以說謊。」海都頂著諾加斯,站在快手邊上折著手指活動筋骨。

  「我有正義女神撐腰,有罪的絕對不放過。」諾加斯拆掉手上的盔甲,露出精壯的肌肉線條向海都展示
自己的多年鍛鍊的成果。

  問題來了,到底是誰想偷拿收割者傭兵團的錢?

**************************************************

  一番釐清之後,眾人發現羅倫斯與半身人都是為了傭兵團想揪出內賊,才出此計畫,兩個人都以為對方
就是偷錢的小賊,特拉芬想設套誘羅倫斯,羅倫斯以為他就是貪污的小賊。


  一夜難眠。

  
  隔天,快手帶著埃爾和羅倫斯去處理戰利品,靠著半身人和兩個奸商的伶牙俐齒,賣的價格比一開始估
計的價還高,比埃爾和羅倫斯估算的高出了不少。特別在寶石的部份,看來老闆特別喜歡這批寶石。快手把
金幣交給埃爾和羅倫斯,要我們自己去分了。

  羅倫斯雖然拿到了錢,但是卻悶悶不樂。正要去當舖取回秘銀衫的時候特拉芬來了。

  「今天晚上小酒館見。」我摸不著頭腦,但到了夜裡直接赴會。

*************************************************
  
  酒館內,火堆旁,特拉芬大口喝著肉湯,我一入座,他就把一件秘銀衫丟在桌上。

  「這不是我的秘銀衫嗎?」

  「羅倫斯!看你是個人物,昨天的表現-很好!所以我就幫你贖回來了,來,放開心胸喝!放心,
沒下藥,老闆!先來一整瓶熊殺!」

  趁這個空檔我先吃了一大碗肉湯。
  幾個小時後,我現在喝個大醉,帳篷裡的火堆燃燒著劈啪作響,外頭已是午夜,帳篷裡面燃燒著淡
雅的木質香氣,一個臉上有刺青的佳涅宛男子將一把精緻的素雅長矛交給了我跟特拉芬,還有一桶酒跟
一張熊皮。

  特拉芬用長矛在手上畫開一道口子,半身人的血也是紅色的,他把手浸入酒桶里,悶聲不吭。我也
用長矛割開手,咬咬牙,把手也浸入桶內。酒被血液染紅,,我們兩個人一起把熊皮浸入酒中,沾濕的
熊皮特別難切割,我們用長矛好不容易切成了兩半,然後倒了兩杯血酒。

  「以佳涅宛諸神之名,今日我,卡德勞加斯家族的勞里納斯」
  「以佳涅宛諸神之名,今日我,特拉芬。鵝肝湯。」
  
  「納投名狀,結兄弟義,生死相托,吉凶相救。福禍相依,患難相扶。外人亂我兄弟者,必殺之。
兄弟亂我兄弟者,必殺之。天地為證,山海為盟,有違此誓,天地誅之。」


  完成結拜儀式後,這也是我第一次與人結拜,還是一位令我敬佩的半身人。他說他以前在當過奴隸
,還有角鬥場名人,後來獲得自由之後加入了鷹之隊。他比我年長,他就是大哥了,而我就是後輩,我
先向特拉芬行兄弟之禮,在刺青男子的見證下,兩人一口喝乾杯中血酒。

未來以後特拉芬跟我的道路,還有收割者跟我的道路,就這麼展開了嗎?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