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第一話 幕間

回覆文章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P]第一話 幕間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7年 3月 22日, 01:17

描述了從第一話結束到第二話結束後的事情。


================================================

  一桶帶著融雪的泉水往波里烏斯身上潑去,嘩啦一聲,那感覺想必不太好受。

  「嘿,雜碎們來了。」全身溼透波里烏斯抬起頭來,教會的輔祭拿起聖徽,低聲吟唱著羽蛇神的恩賜,吟
誦結束,波里烏斯的表情像是做了一場夢一樣的醒來,怒目濃眉垂了下來,有點疲倦的討著水喝。

  「他應該恢復正常了,願亞卓阿祝福你。」教會輔祭再次確認了沒有法術能量殘留後離開,俾斯米爾向他
做了個揖。

剩下的只是問話、回答、結束。

  隔壁的愛麗姬莉亞應該也差不多,但是看得出來拉烏斯心情很差,一臉怒容的摔門走出牢房踩的石制階梯
蹦蹦響,在大夥弄清來龍去脈後,俾斯米爾決定將兩人運上囚車送往白城監牢,並且帶上我們向辛利卡斯匯報
事實經過。


-內城-

  小議事廳中,有著陳舊掛毯的織品氣味,大家不耐煩的終於等到了辛利卡斯來。

  「說實話,愛麗姬莉亞叫了一大堆地精來,各種被毆打也就算了,你看羅倫斯為了我們還跟女大地精費蒂
單挑被狠狠的揍了一頓,好幾次差點在死亡關頭前徘徊,還遇到這些我們搞不定的稀奇古怪的事情,還有那個
奇怪的藤蔓鞭打了我好幾次,到現在痕跡都沒消退,這跟事實不符嘛,爵士,這次的合作我們這麼辛苦,看能
不能斟酌多給我們一點?」俾斯米爾在匯報完工作,在議事廳對辛利卡斯說。

  「這次的事情實在有困難,正值隆冬,多數時候也只是十個杯子七個蓋,蓋來蓋去不穿幫,我們事實上也
是捉襟見肘啊,但這是頭一次合作,我會如實向上級稟報各位的功勞的,放心好了。」辛利卡斯回道。

  雖然我覺得辛利卡斯也就是做做樣子向上面稟報,可事實上估計又會花到其他地方去了吧,不過頭子竟然
還幫我說話,真是感動萬分,終於體會到護商隊員領工資的時候的雀躍心情。我心裡揣著看看領到工資之後能
不能約大夥一起去【仙境】洗個澡,一想到兩週沒洗了,身上都是地精血的臭味,有點噁心,呸呸呸,我還割
下熊地精的頭呢,下次應該把戰利品帶回來做成標本。

  難民的到來對於白城的人口有很大的影響,糧食不足的話必然會發生一些事端,據說見過因為山崩封村,
等到救援到達的時候都已經發生人吃人的慘劇了,額外增加三個村子的收容人口,白城的冬天想必會更加難熬。

不知道伯爵會如何看待此事,隨著糧食越來越緊缺,治安也可能更加混亂也說不定。

  「對了,波里烏斯雖然受到法術所迷惑,但是他的親信們應該是無辜的吧,能不能將他們從幽靈堡移回安
葬?」雖然這件事情應該是由俾斯米爾提出,不過我還是主動的提了出來。

  「以實巴替官方會妥善安頓波里烏斯的親兵,放心好了,至於波里烏斯,他會被除去資格,作為奴隸騎士
重新貢獻自己的能力。」辛利卡斯對俾斯米爾說。


*             *             *             *


  稍事休息,大夥各自去忙各自的事情,從齊達那裡找來的助手跟我把處理好的賞金跟一些雜物變賣,當然
,有一部分是放在索拉蓬車上,大家回城前就商量好的事情。上繳部份,剩下的自己留著。也難怪以前護商領
隊天天吃香喝辣賭博喝酒玩女人,真不知道父親是怎麼管理這票子人的,雖說上繳特定比例的收益是一種依附
在【姬兒汀收割者】的我們的義務,而且還有契約關係,想搞點事情都比較麻煩,但我看齊達的表情,他對我
們上繳的費用似乎相當滿意,雖然他手腕不錯,在收割者裡面幹的都是交涉工作,可我總認為,這並不是長久
之計。

  午飯前我找到了半妖精索拉,跟他說了這次的戰利品交給我處理的事情,並且把箱子鎖在我的帳篷內,索
拉在知道我的身份後,雖然有所顧忌,好不容易才點頭答應,不過她一直念念有詞說雪融化了就要換地方了之
類,也帶著她去看了我之前住的漏水房子,只是肉鋪子濃厚的血腥味實在沒辦法讓人久待,她捏著鼻子立刻扭
頭就走,估計我猜想她從維督澤米艾過來,想找個能久住的地方吧,我暗暗記下,卡德勞加斯家族除了做貨運
之外總有幾處房子,例如堂哥的情人們,一旦分手之後房子就棄置在那裡,總有機會可以向他們打聽一下。


  晚飯前約了副團長拉烏斯,趁著他有空的時候,約他出去走走,昨天看他在敵陣中衝刺揮劍、用利刃兇狠
劃開地精的喉嚨的模樣,估計他也受過不少訓練。聽收割者的人說,拉烏斯、索拉、俾斯米爾都是維督澤米艾
人,村子被燒、家人死亡,對他們肯定不是太好過,我試探著謹慎著向他介紹一下白城景點,雖然說我多半時
間也都在卡德勞加斯大宅內生活、跟羅德習武、欺負新來的民兵還有調戲一下姿色不錯的女侍,但幾個知名景
點還是知道的,例如【山裡人】跟【老車夫】,老車夫還是堂哥【普萊瑪斯】介紹的,據說歌姬跳舞時候特別
的妖嬈,有機會也去體驗一下好了,走著走著就到了克盧斯蘭區的餐館,肚子餓了,趁機去吃一頓吧。

  「祝你欺騙、偷竊、戰鬥、豪飲。」我舉杯。
  「欺騙,就騙過死神,偷竊,就偷女人的心,戰鬥,就要為同袍戰鬥,喝酒,就要跟夥伴一塊暢飲。」三
個【熊殺】乾了,我也吐的不像人樣,這酒實在夠烈,但拉烏斯一點事都沒有,真是好酒量。三杯烈酒下肚,
我也向副團長闡明我的身份,雖然屬於卡德勞加斯家族,但是我現在一點用都沒有,只能揮舞著手中的斧頭跟
戰鎚,等等,讓我再喝三個重擊。

  拉烏斯懷疑,這麼烈的酒我這樣子喝沒問題嗎?雖說最後是我結的帳,但是我吐的可真慘,估計胃液都吐
出來了,而且我也不太記得我到底有沒有向拉烏斯說我想去法茲的懷辛調查的事件,對,就是被堂哥瓦德瑪拉
斯搞砸的那次。

隔天醒來已經是中午了,拉烏斯跟海都已經離開,我頭痛著喝了杯水,然後四處晃晃。

  「小額借貸,隨借隨還,馬車抵押,財產典當。」我念著牌子上的文字,有點興趣的走了進去,是梅克利
亞人開設的小型當舖,當然,我在意的不是這個。

  「你們缺資金嗎?」我饒富興味的問著。
最後由 moonmask 於 2017年 3月 26日, 22:31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RP]幕間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7年 3月 22日, 01:58

  經過了一下午的茶敘,兩三句話就聽出來看來這個梅克利亞人才剛開業沒多久,但是很不想同意我的入股
,一直勸我多喝兩杯恰坎,但他臉上的表情可不是這麼說的,我好說歹說,一邊喝著恰坎一邊聊,動之以情誘
之以利,總算點頭讓我拿個一千枚金幣入股三成,我們一塊去蔑列並的神殿。

  根據風族習俗,獻上一隻野兔,兩個人同時割掉一條腿,一起握著刀子劃開了兔子的喉嚨,鮮血流滿了我
們兩人的手,接著生飲一口熱兔血,在公平紳士的見證之下,契約算是圓滿的完成吧,離家後第一次的生意竟
然不是運貨而是合夥放高利貸,里安農在上,借款給有需要的人讓他們做生意應該也是一種促進商業的手段?

  落葉之月14日,聽聞城外鬧哄哄的,我也去湊個熱鬧,原來前兩天是索羅克帶隊出發,他們領著大批部
落眾人想入駐城內,門口擠滿了衛兵。但可惜,以實巴替官方並未能同意他的請求,只能讓他領著族人暫時駐
紮在城外,人越來越多了,這個冬天,會很辛苦吧?尤其是居民們,我還能替他們做些什麼?雖然說找了一個
人合夥做了生意,但我是不是還能盡我更多的力量。

  夜晚,索拉在大火爐弄了一個大包廂,點了恰坎、烤豬頭肉、山羊腿、不知道哪裡獵來的的野禽肉、加了
魚乾的馬鈴薯濃湯、各類果乾、堅果、硬梆梆的餅跟麵包。大夥在商量成立自救會據點的事情,觥籌交錯之際
,見了幾個生面孔,一個是埃爾,南方人,他也是里安農商會介紹過來的,另外一個是諾加斯,燒火仔,不知
道為什麼也跟著索羅克一起出任務,想必是為了宣揚正義女神的教義?。

  後來聽俾斯米爾說他最近正在籌備新設一間釀造坊來資助自救會,向大家募集資金,我剛才把上次任務所
得給了梅克利亞人,現在囊中羞澀,幫不上忙,拉烏斯則跟我說這幾天抓緊點,圖雷伊不在,要我好好幫忙收
割者的事情。

  隔天一早,練武跟雜務結束了之後,我拿著幾瓶烈酒找俾斯米爾了解自救會的行動內容,順便了解一下俾
斯米爾的喜好,釀酒養鳥這老子幹不來啊,喝點老酒倒是真好,在寒冷冬天,中午有著火爐跟烈酒還有什麼好
要求。俾斯米爾說過幾天新款的麥酒就要釀好了,到時候歡迎過來嘗嘗。趁著幾天的閒暇之餘上街走走,正好
走到貧民區的肉舖,就是我在那住了六個月的地方。

  「房東太太,好久不見了。」

  「哎呀又是你這窮小子,什麼事情?」她穿著睡衣叼了根短煙斗在隔壁的半身人門前催交房租的樣子真是
逗趣。

  「我想向您打聽外面那家肉舖的價格,說實在話的,我這邊有買主對這邊挺有興趣的...」

  「去去去,你這窮小子什麼時候學會了這種油腔滑調,外面的肉舖老闆老娘很熟的他不會賣的,老娘這兒
啥也不賣,前兩天來了一票野人,都想來租我的房子,你啊別整天到處讓我找不到人,別以為以實巴替的卡德
勞加斯家族就牛逼了啊,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如果有欠繳房租的還是要給我在到期前付清!」

  在房東太太粗啞的聲音中我趕快逃離了現場,看來這波部落民對白城商業影響不小,我該如何是好?難不
成收編一些人作為收割者成員嗎?雖然說巡守隊可以增加治安,在城外進行住宅區的擴張工事在大雪天根本沒
法動作,還是說跟大家一塊集資開個部落人角鬥場?這對走商隊的我來講有點困難啊,隔行如隔山,我還是認
真做好我自己的份內事穩當。

  落葉之月20日、21日,齊達把我叫了過去,說是跟著一些新來的人去推廣一下收割者的業務,什麼都
可以做,只要出的起價格。然而在這個大冬天裡面,能出的起價格的人寥寥可數,連我自己都沒個底,倒是指
點了一下幾個新兵破腦鎚法的起手式,有機會看看有沒有志同道合的人。

  落葉之月22日中午,前兩天沒看到海都,不知道他去哪裡忙去了,今天難得出現在營地裡面,他找人燒
了熱水在泡澡,我拿了一袋熱奶酒去跟他交流了一下上次探索地城的心得,但是他說,今天就不動刀槍吧,趁
著酒意活動一下筋骨,三兩下把我往地上壓制,果然師父說他的身高跟我的身高一旦對上比我高大的人,就必
須要靠巧勁取勝,不知道什麼時候拉烏斯也來了,我們兩個人脫了盔甲輪流被海都同時壓制,搞的渾身泥巴哈
哈。

  幾天後,自救會內,俾斯米爾憑著風族人的面子,跟索拉邀請白城內的顯貴來自救會參觀,我雖然也想盡
些微薄之力,但是那些喜歡看法術的小貴族們,對我似乎一點毛興趣都沒,我是不是現在偷溜出去就可以躲掉
這個尷尬場面了?這個活動持續了兩天,但我從頭到尾也只能端茶倒水,畢竟對自救會的背景太不了解了,俾
斯米爾侃侃而談講述自己如何到維督澤米艾,解釋自己的釀酒事業,還讓大家品嚐了限量新釀的啤酒,這啤酒
真不錯,不過我先溜了。
最後由 moonmask 於 2017年 3月 22日, 16:58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RP]第一話幕間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7年 3月 22日, 11:49

  

  「早啊,練劍嗎?」一早我看到了埃爾在練劍。他估計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在這了。

  「喔?羅倫斯?來耍耍吧。」埃爾的氣勢十足,我還沒熱身呢,也只好硬著頭皮拔出練習用斧鎚,不知道
那把奇形怪狀的短劍能幹麻。

  幾十個回合後,我就懂了。埃爾那把短劍是用來卸開兵刃的巧技,藉著靈活的步法跟特殊武器的優勢,輕
鬆的讓我脫手,一陣連消帶打,完全不是對手。

  「這麼有意思,我也來。」諾加斯是剛好來巡察嗎?聖火騎士團有自己的訓練場地,不過看他還穿了盔甲
,估計是公務,但是他的長劍立刻被埃爾近身,鉤刀的凹槽卡著他的劍,看來騎士團的人也不好對付這種武器
,見我們正在比試,拉烏斯手癢的緊跟著下場,但結局差不多,三兩下細劍脫手。練習中間,諾加斯跟拉烏斯
對練時,我稍微向埃爾詢問了怎麼來到白城的事,畢竟是南方人在這裡相當少見。

  他坦言因為自己生意出了點事情:

  「來,祝我們欺騙死神,偷走美女的心。」我倒了身上一瓶礦坑牌烈酒跟埃爾喝起來,豪氣的悶了一口。

  「欺騙死神?偷走女人的心?抱歉了前輩,我不是很懂北方人的用語跟玩笑話,也沒有跟人一起洗澡玩女
人的習慣。」對於羅倫斯套近乎的談吐方式,埃爾並不是很領情。

  「羅倫斯,你是以實巴替人吧?有聽過半人馬秘箭嗎?這個是怎麼樣的組織?」

  「半人馬秘箭的事情我只是聽說過這個傭兵團最近出了大麻煩,好奇打聽看看而已,沒甚麼特別的。」

  「半人馬秘箭?這不是很簡單嗎,你想了解什麼?喝過酒打過架以後就是夥伴啦,卡德勞加斯家族的勞里
納斯為你服務。」羅倫斯一邊喝酒一邊用憋腳的貴族敬禮方式,特別好笑。

  「據說他們攤上了一些大事。」埃爾沉下臉來坐在箱子上喝悶酒。

  「什麼樣的大事?」感覺接下來的事情不能開玩笑了。

  「我是卡德勞家斯家族的勞里納斯,【半人馬秘箭】是我家族的事業,但是當然,我現在會變成傭兵,也
不是沒有原因的。剛才太過誇張了,向你道歉。只是我離家半年,最近只聽說妹妹要嫁人的事情,到底是什麼
樣的麻煩?」

  「接了一批矮人秘寶的運送結果被襲擊,傷亡慘重的麻煩。」

  我嘆了口氣,把斧頭跟戰鎚放在一邊,找個箱子坐下來喝了口水。沈默許久:

  「是啊,都是我的錯,堂哥說這批藝術品很簡單的,行走路線、護衛配置、補給站點、甚至是包裝的方式
都寫好跟我說沒問題了,可怎知這是一場設套,昂貴的藝術品在法茲的懷辛全數被搶,新培養的商隊護衛全滅
,那可是幾十人,不,幾十個家庭啊!」

  我沒辦法忘記峽谷鎮的GABIJA父子、愛笑的臨湖村的BIRUTĖ、教我丟骰子的GIEDRIUS,想成為傭兵頭
子的UGNĖ,裝貨的LAIMA,幾十個人,幾十個家庭,幾十條性命,都是因為我的,關係。

  「我後來才知道這是伯父以實敏塔斯的詭計已經太晚了。老爹他為了保全我的腦袋,交出了一半的股份給堂
哥。也才是你看到的現在這個樣子,雖然有家族的姓氏但是我根本不敢用,用了根本沒人要用你,只能在這邊混
口飯吃。」

  「這件事情到現在多久了?你沒打算去追討回這些損失嗎?」
  「卡德勞家斯家族的勞里納斯只是在以實巴替自怨自哀的膽小鬼?」埃爾生氣的對我說。

  「六個月,整整六個月,我連生活都無法好好的過,提什麼追查線索呢?」
  
  「當你發現你在白城說出你的姓氏跟名字的時候被人說拒絕你來工作是什麼情況?對,我是膽小鬼,連地城
都沒去過,前幾天第一次出城,你滿意了吧?但是我從未放棄要追查這件事情下落的決心,起碼我要帶回他們的
屍體好好的交給他們家人,並且要搞定那可惡的伯父跟堂哥。恢復我的名譽。」

  「但是你看看現在的我,連你都打不過,哪來的力量啊。我只能認真的鍛鍊自己,直到自己足夠強大,足以
號召一些人來協助我調查這件事情。」

  不知道什麼時候諾加斯跟拉烏斯也在旁邊聽,我有點羞愧,在外人面前眼眶泛紅,羅德師父說我雖然有點善
良真誠,但是太天真了。

  
  結束一天的練習,隔天想起,既然是里安農商會介紹我來工作的話,雖然卡德勞加斯家族我不能去打聽消息
,至少可以去商會地下室碰碰運氣吧。但是亞柏說我又不是商會的人,只是藉由澤芙的轉介紹來工作的,但還沒
到地下室入口就被請了出去,吃了個閉門羹。

  臨近月底,梅克利亞人約了我吃飯,在大火爐開了個包廂,盤點了這個月的收益,真令人驚訝,我都不知道
原來他這麼會做生意,要是能夠繼續保持這個勢頭,初春融雪後應該有機會帶著一票人去出事的地點找出事故的
原因。為了感謝他我點了最高級的酒跟餐食,兩個人一路鬧騰到深夜,梅克利亞人還興頭未盡,我們又轉往【老
車夫】尋歡作樂。伊拉蒂夫人接待了我們,雖然拿著扇子遮住了口鼻,還有不喜歡醉鬼的表情,我拿了一袋金幣
要付帳,結果梅克利亞人也拿了一袋金幣說「別的都可以請,這個可不能讓你請。」


  侍女帶我們分別去了不同的房間,煙霧繚繞的臥室中,舒服的羊毛地毯赤腳踩著柔軟非常,一個裝滿熱水的
大池子,適合兩個人一起共浴,門口有個唱著黃段子樂曲的詩人,我也不想讓他離開,給了他幾枚金幣,讓他繼
續唱著歌。

  「我是【矢车菊】。&#$%&*&*&@#」泡在溫熱的池子裡面,麥酒、恰坎、熊殺喝的的實在有點太
多了,眼神迷濛之下,我也顧不得她講了什麼,直接拉她進了池子,可我實在很難聽明白她那幾乎無法溝通的佳
涅宛語,到底是我喝的太醉,還是她是外邦人?唯一我只記得的就是美麗的藍眼睛。

  激情一夜,一晚要價50枚金幣,昏暗的火把下,我記得我好像講了一些堂哥的事情,然後好像給了她
100枚金幣的小費?然後呢?該給的陪伴她應該都有做完,就是早上起來沒看到人了。仔細回想,她似乎沒有
跟我說什麼堂哥的事情,這錢花的挺冤的,不過看在她各項手法都不錯的情況下,留待下次清醒一點在說。


「羅倫斯!團長在叫你!」回到營地,立刻又被叫去集合,這次又是什麼事件?
最後由 moonmask 於 2017年 4月 26日, 17:30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頭像
Champi
英雄
文章: 321
註冊時間: 2015年 7月 8日, 15:13
聯繫:

Re: [RP]第一話幕間

未閱讀文章 Champi » 2017年 3月 26日, 12:39

這種介於記敘與日記的寫法其實滿得我喜好的;
以單單一個人為主軸視角,去體驗周遭與世界,簡單易懂且明白

即便摻入大量第一人稱的想法也不會顯得突兀,
也很合適羅倫斯這個角色的調調(?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e: [RP]第一話幕間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7年 3月 26日, 22:37

Champi 寫:這種介於記敘與日記的寫法其實滿得我喜好的;
以單單一個人為主軸視角,去體驗周遭與世界,簡單易懂且明白

即便摻入大量第一人稱的想法也不會顯得突兀,
也很合適羅倫斯這個角色的調調(?

拉烏斯也可以寫點日記讓大家瞧瞧XD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