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ay] 序 - 爪痕餘火

回覆文章
頭像
Champi
英雄
文章: 321
註冊時間: 2015年 7月 8日, 15:13
聯繫:

[Replay] 序 - 爪痕餘火

未閱讀文章 Champi » 2017年 3月 6日, 22:00

    《    》

  送別了夏末。
  九月雪嚎,喚來赫瑟特海姆的秋初。

  連結以實巴替與奈列佩利的要道,失去月神珊妮看顧的夜,格外使人生懼。
  馬蹄奔騰,由遠至近,當先一馬踏起雪碎,在馭者手心的韁繩下狂奔。兩馬緊隨,繫於鞍側的油燈劇晃,幾乎搖去黑暗中僅存的昏光。
  跟緊領頭破風的人,平時一身酒氣,此刻也在峻風下盡散。風神祭袍在馬背上鼓風而起。
  一旁的半妖精同樣在馬背上顛簸,服飾紋花與白塵激揚。
  毛皮裹身,閃著頭面滑光的蠻族,與身著大衣褲靴的溫文青年,則落在塵尾。兩人胯座的馬匹,奔馳的踏蹄聲間,還保有不少理性。
  「拉烏斯,冷靜點——」祭袍下的足跟忙趨馬,好容易才貼近喊叫可及的距離,「單獨一個人趕去,太危險了!」
  凜風,掀開當先之人的覆首皮罩,現出底下的青年容顏。祭司口中的拉烏斯,兩眼直盯著跟前的雪道,並沒有搭理。

  俾斯米爾又喊了名字。
  拉烏斯總算回過頭來,凝視著祭司。俾斯米爾瞧他聽見自己聲勸,正要放慢速度,不料對方腕抖腳踢,反而加緊而去。
  索拉轉眼超越了俾斯米爾,祭司只得甩去錯愕,策馬趕上。

    ×××
  經過二旬後的歸鄉。無光夜裡駛來車軸驚慌,攜著風聲不安。
  在公平紳士的聖徽過眼而逝的當頭,馬車後帳裡的雪崩騎士,臨別嚷誡:
  「石牆村被屠了,阿拉斯背叛了大家!附近幾個村也完蛋了,你們快逃吧!」

  若沒有維克多的勸退之言,可能會認作短暫離別的憂心過剩。
    ——吉凡妮卡——
  希望是個謊言;高明得不出破綻的——謊言。
  急驅猛策,想直接越過奈列佩利,豈知圍牆深鎖?拉烏斯盲勒間,在馬的嘶鳴中摔落,跌入雪堆。
  「什麼人!是異教徒嗎?士兵!」
  牆外火把林立,仍無法照遍每個角落。黑暗中,只有馬匹嘶叫雜沓,木牆上配置的守衛受驚而動,紛紛蓄弦,只差拉烏斯起身,賞他們一個活靶子。
  危急頃刻,俾斯米爾腿夾座騎,上前揮舞雙臂,率先暴露在群矢準頭前。
  「且慢!我們從以實巴替歸來,」俾斯米爾抖開長袍,露出圖紋喊聲:「我叫俾斯米爾——風神的僕從——無意冒犯,請讓我們進城!」
  「我們正要返回維督澤米艾,聽說石牆村遭到了攻擊!」索拉慢了半蹄趕上,也朝頂頭喊話。
  維克多、索羅克,以及阿圖拉斯的小商隊,姍姍跟上三人,守衛相覷,見來人勢單,作不上威脅,又有國教祭司在內,才放人入城。

  「有雪崩騎士,帶來石牆村遭到偽神信徒襲擊的報告,」魏赫曼爵士在士兵層層護衛中,才肯現身說明:「聽說除了一對姐弟外,無人倖存,實在可怕啊……」
  圓滾滾的魏赫曼拈著鬍子,卻惹火了拉烏斯;不久前才仗著軍容蹂躪老家的魏赫曼,此時表現得竟然如此膿包!
  「維督澤米艾!還有隔壁的坦斯卡瓦呢!」他跨前咄問,魏赫曼反射性地退步、踉蹌,持矛的軍士見狀,立馬橫槍一擋,隨即槍頭不客氣地朝向拉烏斯。
  維克多一把沉著,將拉烏斯拉回半步。
  「很抱歉失了點禮數,」維克多平靜解釋:「我們太過在乎兩個村莊的現況了,這點還請您大人大量。」
  「唉唷……扶我起來,」魏赫曼一手拉著身側士兵的臂膀,搖晃站穩,「所以說偏鄉人就是粗魯,我早知道。總之另外兩個村莊一點消息也沒有!為了安全……為了我們奈列佩利著想,我們根本沒有多餘的兵力去管你們這些鄉里之民!」
  雖能料想奈列佩利的新官只顧自保,臉色仍難掩不滿。拉烏斯甩頭便走,唯一些人還有表示文明人當有的謝意。
  一夥人與站在遠處迴避的索羅克碰頭,決定早點回到維督澤米艾。
  「居民一直在說昨晚的事情:山的另一邊照成了橘紅色,到處都是野獸嚎叫聲。」索羅克轉述。
  「……走吧。」維克多應。
  才走近奈列佩利的正門,一干士兵擁來,擋住去路。
  「魏赫曼爵士有令,為了維護真神信徒的安全,今晚只准入城,不得外出半步。」
  「你們該感激爵士為你們著想,以防你們受偽神信眾所害。」

  拉烏斯回首,狠瞪遠處爵士離去的背影。他對魏赫曼與官軍的厭惡,又添了一筆。

    ×××
  就算早早收拾好行囊,大夥被放出城也是白日爬過山脊之後的事情了。
  商人阿圖拉斯見情況不甚樂觀,暫於奈列佩利等待。被迫受困奈列佩利半天,歸心似箭的三人,臉又蒙上一層黑影。有別前日,這次拉烏斯老實隨著隊伍,一列座騎輕盈地步入山道。

  晴空。
  山道林蔭叢庇,維督澤米艾還在開外幾哩。
  已然無法忽視上空的黑煙裊裊,與繚繞盤旋的烏鴉群。
  心底還沒準備好,克流納斯牧場的慘烈,先為後頭的景緻起了頭;牲畜四散,或保身全,或作零塊。無數沒入的箭矢,與撕扯的咬痕……通向村子的土道,一男俯地,已被箭尾的羽飾弄成刺蝟。
  拉烏斯一寒,跳身下馬,雙手翻來——克流納斯——曾隻身出村向奈列佩利求援的牧者。
  「可能還有敵人藏匿在維督澤米艾,貿然進去很危險,」維克多建議:「不妨先從薇兒泰那邊了解狀況,她住在森林裡頭,應該沒事。」
  其他人沒了主意,只好循著安全路線:先繞過牧場,準備進入森林。

  剛跨過村莊與森林交界處,一行人立刻被叫住。
  ——是薇兒泰。她撥開茂葉與雪片,現身於樹蔭下。前陣子充滿氣燄的不悅臭臉,現下蕩然無存。
  「原來是你們……你們終於回來了,」見著有過幾面緣份的居民,薇兒泰的白臉上現出一簇欣喜。沒維持多久,又被恐懼所掩埋,「不……不能回來……會被殺掉!人都被殺了……那些傭兵……村民……」
  「真的一個人都沒有嗎?」拉烏斯難掩急躁,喝問:「沒有人逃走嗎!」
  「全部……全部……全都被殺了……」
  沒經過整理的頭髮,在神色下更顯得紊亂。
  索拉趕緊上前安撫,俾斯米爾在旁幫忙,直到薇兒泰情緒平撫為止,費了不少功夫。

  「……前一天,圓日剛過天頂的時候,我剛好在村莊附近。
   聽到了人的慘嚎,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趕了過去,看到部族的弓箭手已經在攻擊你們雇請的傭兵了。  
   以為只是單純的掠奪,沒過多久,半狼半人的怪物衝了出來,一下就拆光了傭兵的據點……
   那根本是……早知道會是這樣……火光跟村民……我、我腳動不了……又沒人來得及逃進森林裡……」
  索拉為開始有些哭腔的精靈撫背。
  眾人噤聲良久,無語打破沉默。

  在大家的陪同下,薇兒泰踏入她前日抗拒的維督澤米艾。
  「蔑列並……的鬍子啊。」
  隨俾斯米爾驚呼,索拉倒抽了一口氣。拉烏斯戒備的牙關一鬆,刺刃垂至地面。
  撿到法西弗的道旁,麥田一燒而盡,充其量只能當作明年的堆肥。村內最華美的燕麥粥大宅,成了最宏偉的墟燼。從簡的風神教會被完全剷作白地,沒有房舍倖免於祝融之禍。
  相隔二旬後的返鄉,前來迎接的熟識,四散道中,失去了生息。傭兵、自警隊、村民……或大或小的撕裂傷,翻肉見骨。箭羽像是在宣揚勝利,遍立村內。
  拉烏斯還記得離村時,那些人稱羨的目光,如今已自雙眼抽離,成了橫豎就地的空殼。
  他與索拉的視線交會。

  兩人散開,各自離去,索拉奔向了自家稍遠的小牧場,薇兒泰緊跟在索拉身旁。索羅克正要大呼警戒,登時明白,止住了嘴。
  沒有所謂的危險;就算有,早就先一步離去了。

  維克多與索羅克兩人,雖與這片土地沒有深刻連結。到今年夏末,才有了別於常人的回憶。兩人各自的簡舍,決計稱不上起眼,還是難逃燒毀的結局。
  俾斯米爾站在曾經身兼教會的陋屋原址,想起無論農產或是牲畜都被毀得一乾二淨,私藏的好酒應該也入不了敵手的眼吧。
  他放棄了被摧毀的故居,摸著頭,開始尋找任何可能還活著的人。

  可能是昨天風大,拉烏斯之父——蘭庫斯的皮作坊只燒掉了一半。他一腳踢開作不得門扉的木板,衝了進去,尋找家人的身影。
  屋內整潔,沒有入侵過的痕跡,除了屋頂燒去大半,大部分都還保有原樣。拉烏斯一家沒什麼值錢貨,蘭庫斯的工作桌上,擺滿了油臭的皮匠工具。
  明明只過了兩旬,現在分外懷念,重要的是——妮可不在這。
  拉烏斯獨喃,悄悄復燃的,是希望的餘火。
  「拉佩索德加斯。」
  拉烏斯怔地回首,維克多站在門口。
  「我想你應該來看看。」
  風,挾雪又起。
  流浪之人抬頭望天。拉烏斯順著視線,天色黯淡。往後的家,同樣得以穹作頂了。

  過了好一陣子,大女孩索拉才牽著哭臉妖精回到廣場。拉烏斯見索拉哽咽,眼睛也紅得發亮;琵悠切——索拉的母親——沒有比這再清楚不過的噩耗了。俾斯米爾則堆掛一臉無力,成果易見。
  昔日繁鬧,也是唯一的酒館;獨眼鵝如赤龍過境,吞噬房頂,咬去了四壁。經過整整一日,火牙依舊四散。葬於雪白的,多是自警隊的成員。沒見過的衣裝屬於異人,卻不過兩三。
  「只剩這裡。」
  維克多指向獨眼鵝深處,勉強算得維持原樣的倉庫。周遭爪痕肆虐,死守激戰尤甚,維督澤米艾未來有望的青少,盡數犧牲。
  半掩的木門,通向何處?顫抖的指,讓事實現蹤——
  店主安納塔斯、獨眼鵝的招牌娘印嘉、父親……蘭庫斯。

  蘭庫斯手裡緊握隨身的工具,尖端沾染血色。被利爪劃出的大口、掙扎拚戰的痕跡,是他們最後的成就。拉烏斯和索拉抹著眼角,一起闔上三人的眼皮。
  「妮可……還有圖雷伊都不在這。」索拉環顧。
  拉烏斯跟著掃視,倉庫內沒有別人了。
  薇兒泰只有一人在場,有人僥倖逃出生天,就算沒看到也不無道理。
  「我們明日就回奈列佩利,」維克多提議:「……這邊應該還有充足的時間能打理一下。」
  「就這麼辦吧。」
  俾斯米爾念完禱詞後,大家準備找個適當的紮營地點。
  「妮可跟圖雷伊……我們會找到他們的。」
  索拉和拉烏斯彼此打氣,先後朝外走去。

  臨走一步,鞋頭踢到了什麼,小物在地上滾動,碰牆反彈。蹲身一拾——一尊粗糙的人偶雕刻。
  拉烏斯陷入了停滯。
  直覺拉著視線,停在一角的矮櫃上,櫃扇閉實的窄隙,露出彩布一截。
  櫥門寂靜地敞開,妮可藏身於內;屈身狹小,雙手交疊於胸,靠牆闔目。紅髮下的臉龐堆滿了不安與疲累,好不容易睡著的模樣。
  拉烏斯愴極,探身抱出無力的妮可,撫著紅髮,在耳畔安撫:都沒事了。忍著稍有決堤的淚,朝外叫過眾名,準備傳達這項佳訊。

  昏花一去,微光下的妮可,何時領邊開出了大朵深紅瓣花?
  ——吉凡……妮卡?
  「怎麼了?好慢啊,拉烏斯?」索拉帶著振作的微笑,從門後探頭,她認出拉烏斯懷中的女孩,「——妮可?妮可!」
  薇兒泰在一旁無法動彈,沒預期到災難還沒結束。
  裙襬被撕裂大塊,同花樣的破布,綁縛在妮可的脖子上,血色染過了半邊。索拉放輕手腳,解開查看,粉頸上,印著野獸穿咬的深創。
  「怎麼回事?」俾斯米爾聞聲,騰騰跑回,見兩人圍著妮可,喚喊不斷,霎時驚呆了。
  「村祭,拜託你救救她!」拉烏斯跪走,哭求:「……你一定有什麼辦法!」
  俯身檢視,事實是多餘之舉。俾斯米爾明白,屬於她的靈魂,早已遠去。見斗大的亮珠,順青年顏愁,牽著雪絮,雙雙落到妮可失去血色的頰。
  身為村祭至今,曾有如此難開口過?
  「……我很遺憾,拉烏斯。」
  「不!」否認死抓著祭袍不放,「伊玟格蘭詩歌……我聽過的!那些奇蹟!」
  「我知道……我知道,」蹲身,無奈的雙掌,撫著抖顫的肩頭,想為眼前即將迷失的靈魂,分擔苦楚,「……是我無能,有愧你的請求。」
  懸於一弦的可能,應聲而斷,拉烏斯束手無策,只知泣喚親妹的名。
  他盼望吉凡妮卡只是睡得太沉,沉得忘了醒來。
  承諾。
  禱告。
  索拉始終傾聽著,拉烏斯那沒有盡頭的自責與歉意。

  聲嘶力竭傳遍了維督澤米艾,妮可始終不願睜眼,再給拉烏斯改過的機會。

    ×××
  入夜久時。
  索拉帶著索羅克弄好的熱食,爬上蘭庫斯家所在的矮丘,問候,遞向火堆旁的友人。拉烏斯言謝接過,搭水進食。身旁,多躺了把鐵鏟。
  遍地立滿了以刀刻名的木片,像是深怕維督澤米艾從此被人遺忘。
  「不認識鷹之團的成員,實在束手無策。」
  「很充分了。」索拉視線飄向遠處,屬於外族的土堆孤伶伶的。
  多數人手腳都多蒙上一層土;挖了無數的坑,再把洞填回去,絕不是輕鬆的活兒。在分工下,總算完成了維督澤米艾的整理。拉烏斯的情緒,大半發洩到了鐵鏟尖處。

  「你待這好嗎?」拉烏斯放低餐具,「可以不用到這種地步。」
  索拉搖手,「以後要留妮可一個人在這,她會很寂寞的。」
  作古皮作坊旁的營火近處,劃出了屬於妮可的新床位,裡頭鋪著保暖用具,遠遠超越了常人所需。妮可換了乾淨衣著,長巾圍脖;真就像睡著了一樣。

  咫尺外處,又有光火一叢。
  索羅克處理著野味,離開部族已有一段時日,對這次的大規模行動,起了深憂。
  「沒聽見狼嚎聲,」薇兒泰走過丘底,夜巡告一段落,朝索拉在的火堆攀來,「今晚……應該不會有事。」
  「薇兒泰獨自在森林也不安全,」索拉仰頭,提說:「就先到奈列佩利,等事情結束後再回來吧?」
  要放棄老家讓薇兒泰有點躊躇,可威脅來自暗處,不容她拒絕。
  俾斯米爾以酒代水,剛喝乾解癮用的小瓶。微帶酒氣的視線飄向維克多。維克多擺手,沒有隻身面對大群利牙的興趣。
  等到天明,大夥就要離開了。
  其他人紛紛準備就寢,索拉開始止不住呵欠,鋪起隨身床席。
  見大家眼裡滿是倦意,拉烏斯起身,自發說:「我先守夜吧。」
  「還可以嗎?」
  「我沒問題,」
  拉烏斯抖完毛毯,生怕妮可受風,好好蓋上。坐回緊靠其側、單薄至極的地鋪,一手感受紅髮下的冰冷——第無數次。
  或許是先前眼腫未消,此刻沒入了血氣。
  「……我很清楚。」

    《爪痕餘火》End
最後由 Champi 於 2017年 4月 12日, 04:41 編輯,總共編輯了 5 次。

頭像
Champi
英雄
文章: 321
註冊時間: 2015年 7月 8日, 15:13
聯繫:

Re: [Replay] 序 - 爪痕餘火

未閱讀文章 Champi » 2017年 3月 13日, 02:59

一點想請大家協助的部份:
如果有玩家認為自己角色形象崩壞、差異過大的情形
歡迎兼請求各種提出

頭像
微阿光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192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20日, 03:57
聯繫:

Re: [Replay] 序 - 爪痕餘火

未閱讀文章 微阿光 » 2017年 3月 18日, 10:10

雖然沒有海都的戲份,但還是來鼓勵一下認真寫作!

頭像
BlackWolf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110
註冊時間: 2006年 6月 8日, 04:09

Re: [Replay] 序 - 爪痕餘火

未閱讀文章 BlackWolf » 2017年 3月 18日, 22:30

用這種方式詮釋自己對跑團前的背景故事的理解很不錯,
就像讀到災難報告上的死傷數字與口述經歷的記錄,
在觀感上會給人很大差別。

讀完這篇之後對於角色扮演的方向可以做一些修正,
算是不錯的幫助。

也許應該也來寫一下 replay。

頭像
Champi
英雄
文章: 321
註冊時間: 2015年 7月 8日, 15:13
聯繫:

Re: [Replay] 序 - 爪痕餘火

未閱讀文章 Champi » 2017年 4月 12日, 21:57

微阿光 寫:雖然沒有海都的戲份,但還是來鼓勵一下認真寫作!
感謝——
不過這樣寫其實有個速度很慢的缺點(…
BlackWolf 寫:用這種方式詮釋自己對跑團前的背景故事的理解很不錯,
就像讀到災難報告上的死傷數字與口述經歷的記錄,
在觀感上會給人很大差別。

讀完這篇之後對於角色扮演的方向可以做一些修正,
算是不錯的幫助。

也許應該也來寫一下 replay。
嚴格說來也不是背景,畢竟是共同的橋段
俾斯米爾的背景故事,也讓人非常好奇吶

頭像
BlackWolf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110
註冊時間: 2006年 6月 8日, 04:09

Re: [Replay] 序 - 爪痕餘火

未閱讀文章 BlackWolf » 2017年 4月 13日, 21:11

Champi 寫: 俾斯米爾的背景故事,也讓人非常好奇吶
沒有這種東西。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109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Replay] 序 - 爪痕餘火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17年 4月 13日, 21:19

Champi 寫: 俾斯米爾的背景故事,也讓人非常好奇吶
沒有這種東西。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頭像
Champi
英雄
文章: 321
註冊時間: 2015年 7月 8日, 15:13
聯繫:

Re: [Replay] 序 - 爪痕餘火

未閱讀文章 Champi » 2017年 4月 13日, 21:39

——(滲血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