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第二回 奔狼部

回覆文章
頭像
微阿光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192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20日, 03:57
聯繫:

[RP] 第二回 奔狼部

未閱讀文章 微阿光 » 2017年 3月 2日, 00:52

第二回 奔狼部

  從幽靈堡回來之後沒多久,索羅克又找了幾個空閒的人,沒了鷹之團的我自然也是其中之一。那天從大地精手中救出來的俘虜似乎是這位光頭歌者
的族人,帶來了一些他們部族的危急消息。

  按照慣例地他們在「大火爐」佔了張桌子,當我抵達的時候,已經人手一杯飲料。我對吧台後的老闆比了一個舉杯喝酒的手勢,然後拉開椅子坐下。

  桌子的一側坐著索羅克,他還是掛了一身我也說不清的斑斕飾品,一邊喝酒一邊抹著他光亮的頭頂,他身旁是被我們解救的兩個同胞,經過幾天休
養,沒了起初那般悽慘的模樣。

  他們對面坐著維克多,我對維克多的第一印象覺得就是個乾乾淨淨的小白臉,如今我只佩服他有辦法在荒郊野外還能維持髮型與服裝整潔的本領,
尤其是看過他變身成甲蟲戰士徒手撕裂敵人的模樣……

  斥侯拉烏斯坐在維克多左邊,他努力想擺出老練冒險者的模樣,卻更顯得稚氣未脫,他是那幾個村莊慘案的受害者之一,懷著一腔怒火加入了冒險
團隊,多少讓我擔憂他的未來,仰賴仇恨與怒火行事實在太過危險。

  右邊年輕人印象中叫做埃爾,他是鷹之團崩解前最後入團的一批新人,從南方來的小伙子,不到十月就開始把自己裹得老緊,常被笑說為何不捲著
棉被出任務算了,但當初嘲笑他的人也老早都死在維督澤米艾了。他之前沒跟我們一起去偵察幽靈堡,不知道忙些什麼去了。

  長桌末端孤伶伶地坐著一個正牌生面孔,在酒館裡還穿了半身亮晃晃的盔甲,聖火騎士團的徽記顯得有些扎眼。

  「燒火仔啊……」我低喃了一句,剛好女侍送來大杯麥酒,我接過杯子一口喝乾,然後吩咐他們再來一杯。

  索羅克清了清喉嚨,準備開口。顯然不會有更多人再來了,半妖精少女和總是醉醺醺的風神牧師都沒有出現。嗯,不是好兆頭。

  索羅克簡單開了場,然後就是讓兩個同胞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泣訴,在我喝完第五杯的時候,他們終於擦了擦鼻子閉嘴坐下。

  簡單的說,索羅克的同胞有了麻煩,之前屠殺了那幾個村莊的奔狼部找上索羅克的石輪部,原本就十分弱小的石輪部居然還惹毛了這群殺神,於是
遭到大舉進攻,他們的族人被迫放棄老家,逃到了森林中的一處廢棄堡壘,然後派出人向以實巴替求救。

  只不過出來求救的人,居然一個不漏地全被大地精給逮住,死得死傷得傷,只剩我們眼前這兩頭傻鳥。

  光頭的意思也很簡單,去救他們,至少去看看狀況給點援手。至於報酬,族長應該有辦法支付。

  拉烏斯興致勃勃,一聽到跟奔狼部有關,簡直是兩眼放光。維克多不置可否,但我絕對看到他偷舔嘴唇,搞不懂這個動作有什麼含意。那個叫做
諾加斯的燒火仔表示希望能向石輪部傳教,索羅克毫不猶豫就同意了他的條件。顯然石輪部的人身段十分柔軟。

  早晚這邊的人會跟奔狼部產生更大規模的衝突,先打探一下敵人的情況,對未來的戰爭沒有壞處。更何況我也不介意活動一下筋骨,看看這不聽
使喚的手腳會不會乖順一些。



  我們雇了俾斯米爾先前找過的雪橇車伕,送我們到森林邊境,再讓他們自行回返。這票同伴似乎太習慣跟著大隊伍一起活動,沒幾個人懂得怎麼在
野外行動,只得由我替他們探路偵察。

  森林雪地中依稀可見戰鬥痕跡,還有不少石輪部勇士的屍體,爪痕歷歷,不曉得這個奔狼部到底是善於驅使動物,還是習慣以鐵爪當武器。

  會提前發現牠們的蹤跡,除了細微的血腥味之外,主要還是因為森林前方飄來一股濃烈的「獸的氣息」,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不只是普通的動物,
某種更鮮烈、狂暴的氣味,甚至夾雜著魔法的味道。

  於是我讓同伴留在原地,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一些,運氣不錯,我剛好在下風處,沒讓牠們察覺。前方的空地有一隻白狼加上三隻灰狼,但全都不
是普通的森林狼,一個個都比人還大,幾乎有小馬般大小,白色毛皮的似乎是冬狼,比起其他的兇暴狼更大上一整圈。

  「一隻冬狼加三隻兇暴狼。大概在吃東西,沒發覺我們。」我潛回去告訴其他人。

  「這個奔狼部……該不會全都是狼,根本不是人吧?」我低聲追問,但索羅克顧著拿出武器,並沒有理會我。

  我評估了一下,就算往前衝鋒也搆不到敵人,所以乾脆踏前兩步,深吸一口氣開始唱起記憶中的戰歌。其實我記憶零碎,好些段落也不記得歌詞到
底是什麼,只是當雄渾的樂音透過我的身體共鳴,我感覺熱血也開始沸騰,歌詞、意義又有什麼要緊的?

  『唯有戰鬥,只有戰鬥!被遺忘的神祇,照亮我的道路,直到地獄!』

  我在節奏的高潮怒聲大吼,年輕的拉烏斯一馬當先,直衝側邊的灰狼,殷紅的鮮血飛濺而出,兇暴狼又如何?體型巨大又如何?一樣淌著紅血,一
樣受傷會哀嚎慘叫。

  『鮮血!唯有鮮血能帶來榮耀!』

  埃爾跟上拉烏斯,揮動著武器,隨即鎖困住兇暴狼的後頸,讓對方動彈不得。

  維克多喃喃念咒,召喚出一隻巨大如野豬的螞蟻,擋在其中一頭兇暴狼面前,彼此廝殺。

  『衝鋒!揮動武器!粉碎敵人!吼~~~~~~~~~』

  我從身體深處狂吼著,我感覺得到四肢也在回應戰鬥的狂喜。奔跑、越過林中的枝幹、衝刺,然後大大躍起,掄著巨斧從上而下猛力揮落,在那一
瞬間彷彿我能斬斷一切。熱辣的狼血濺灑在我的身體和臉上。

  『唯有戰鬥!』

  索羅克也唱起某種鼓舞士氣的歌曲,意外地居然與我的狂暴之歌頗有應和之處。他還不時放出某種雷霆巨響,彷彿激昂的鼓聲,有效地干擾狼群的
動作。

  回應我的呼喚,以吾名吾血為誓!出來吧!

  『面對萬馬千軍,毫不退縮,我將奮戰,直抵地獄!』

  三道白光,割裂土地,撕扯過兇暴狼的身軀,直沒入遠方。

  『鮮血!唯有鮮血能帶來榮耀!』

  惡狼倒地,我也從地上爬起,渾身浴血,肌肉傳來撕裂的刺痛與再生的麻癢。

  另一邊的雪白冬狼張大了嘴,從口中轟然地噴出冰屑風暴,埃爾和燒火仔諾加斯正對衝擊,一瞬間幾乎半身都凍成了白霜。

  『唯有戰鬥,只有戰鬥!無名神祇,照亮我的道路,直到地獄!』

  不過那也只是冬狼的垂死反撲,四頭惡狼迅速地被我們撂倒。拉烏斯惡狠狠地踹了倒在地上的狼屍,想發洩他未散的怒火與仇恨。

  「別糟蹋東西,我們的報酬說不定還給靠牠們呢。」埃爾露出精打細算的表情。「冬狼皮可是值錢的好東西啊,兇暴狼皮也不錯。」

  接著他那眼神就落在了我身上。我嘆了一口氣,「你們去打點水來,剝皮可是個髒活兒。」

頭像
微阿光
劇院合夥人
文章: 2192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20日, 03:57
聯繫:

Re: [RP] 第二回 奔狼部

未閱讀文章 微阿光 » 2017年 3月 6日, 04:54

  我們一行人背著腥臭濕潤的皮革繼續前行,通往石輪部暫居處的路上,倒沒再遇到什麼阻礙。那是座荒廢已久的石頭堡壘,不知道
何年建成,何時又被捨棄。四面城牆的其中一片徹底坍毀,幾處哨塔也損壞得十分嚴重。

  石輪部一族窩居在小小的堡壘中,放眼望去城牆與塔樓之間佈滿了簡陋的棚帳,看來有數百人住在此處。索羅克率先迎上去,石輪
部的人起初還有些驚慌,等到認出了索羅克,不少人發出歡呼地衝上來迎接他。

  光頭出乎我意料之外地頗受族人擁戴,他們看著索羅克的眼神中充滿了期待,彷彿他能輕易拯救他們,不少人甚至露出一種鬆了一
口氣的表情。那種神情很熟悉,人們總是希望有人能替他解決一切的煩惱,順利的時候,他們不吝於給你各種的歡呼與擁戴,但事情不
如預期時,這些平凡人翻臉的速度,比箭矢還快。

  族長摩艾耶爾是個童山濯濯的老頭,就算他年輕時如何的勇武過人,如今也看不出一絲端倪。他非常高興地歡迎索羅克和我們一行
人,在他們物資緊缺的情況下,竭盡所能地款待我們,又是鮮羊血又是羊奶酒,我是還算習慣,但埃爾這樣的南方人或是諾加斯明顯就
吃不消了;甚至夜裡還有好幾個肉體溫嫩的少女鑽進我的帳棚裡。只是這老禿子講起話來卻顯得避重就輕。

  關於石輪部如何得罪了奔狼部講得含含糊糊,只是一昧地推說奔狼部如何兇殘無情,欺壓弱小,而他們部族又如何迫切需要外援。
最好能有人替他們打垮奔狼部,奪回祖傳之地,或是護送他們整批族人穿過大森林,抵達以實巴替避難,或至不計也要幫助他們守住這
座堡壘。

  席中一個額上有刺青的女人不停要我們得去拯救智者,厲色尖聲,我問了一下才知道原來這瘋女人居然是索羅克的兄嫂(聽說他哥
死了),是那個所謂智者的弟子。而這位智者當初在決定撤出祖地時,帶著不願逃走的年輕勇士一同出征,進行了一個索羅克二嫂稱之
為誘敵,實為自殺或又是帶人逃亡另起爐灶的行為。

  說實話,石輪部繼續在這批人的領導之下,恐怕隨時都有覆滅的危險,只是不知道是被奔狼部屠殺併吞,又或是全族淪為種田仔的
奴隸?但這不是我該煩惱的問題,希望光頭歌手能應付這一大家子拖油瓶吧。

  不過,終究接受了他們的款待,我和埃爾特地檢查了他們的防禦措施,嗯,完全不及格。只好盡快召集人手補強在坍垮城牆那邊的
木柵與鹿砦,我本來就略懂些木工,埃爾似乎也頗擅石工,總算在入夜前勉強有點成果。

  夜裡少女們嬌喘著不要不要的時候,有種奇怪的感覺打斷了我的興致,正確來說,是某種氣味,濃烈而腥羶,強烈的「獸的氣息」
,跟白天接觸到的巨狼很類似。我趕緊從軟玉溫香堆中跳起來,只不過皮褲才穿上一半,外頭就傳來陣陣驚呼慘叫。

  少女們雖然一臉慌恐,但似乎也不是第一次遇上這種情境,既然語言不通,我用手勢讓他們乖乖待在帳棚裡,希望她們能理解我的
意思。然後把褲子穿好,一手抓著盔甲一手拿著巨斧,匆匆往外跑。

  夜裡火影幢幢,石輪部毫無秩序地慌亂奔逃,我一邊披甲一邊往城牆的方向走。而索羅克早已站在那邊開始指揮起族人,瞧他煩躁
的模樣,恐怕根本還沒上床睡覺。接著拉烏斯和埃爾也陸續跟著上來,燒火仔諾加斯的動作也比我預期的快上不少,反倒是輕裝簡便的
維克多,居然遲遲沒有現身。

  我們趕到堡壘時,那些惡狼已經突破了城牆,直逼堡壘的正門入口。戰況混亂,也來不及準備什麼戰歌了。敵人近在眼前,我們除
了衝上去想辦法把敵人擋在門口之外,別無選擇。維克多也總算在這時登場,只不過已然變身成令人畏懼的甲蟲騎士。是怕被燒火仔看
見嗎?

  我不知道這座堡壘的設計者是什麼人,但感謝上天他是有腦袋的傢伙,凹字型的入口讓我們能夠有效地阻擋敵人前進,又能從三面
圍攻只能從窄小大門入侵的敵人。

  為首的冬狼和一頭兇暴狼就這樣被我們堵在大門,冬狼又是口吐冰霜,又是爪擊嘴咬,但也撐不住我們五、六個人夾擊。地形狹窄
,敵人全被門口卡住,剛好適合我召喚土爪衝殺,於是幾回合交鋒下來,冬狼很快就不支倒地。沒想到狼群居然也就此撤退,看來這白
色冬狼居然還是首領,大將當先鋒,卻被人活活圍攻砍死,也真是夠蠢的了。

  好不容易打退對方,但石輪部又死傷了好些守夜的男性戰力,幾個隊友的傷勢也不算輕,我就覺得不該在牧師、法師都沒空的時候
出任務,實在風險太高。雖然不希望被聖火騎士哪種宗教狂熱份子留意,但眼下這個情況也顧不了這許多。

  我讓他們把傷者抬到堡壘前廳,召喚了導息,以她吹出的治療之息治療了十幾個人,加減多救了幾條人命。

  我看前景相當不樂觀,於是幫著索羅克和埃爾,說服那個老禿子帶著族人退出這座堡壘,穿過森林,前往以實巴替。其實在冬季這
樣長途跋涉,石輪部的那些老弱又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喪命途中,而奔狼部也不可能任由他們這樣離去,只不過待在這裡防衛脆弱的堡壘
,再加上族人的士氣已失,更不啻是慢性自殺。

  然後我總算知道,這奔狼部根本不是佳涅宛蠻族,而是一群會說話的巨狼。這種重要消息早說的話,我們就能早做安排,那些木柵
鹿砦都是以人類為假想敵所設置,根本沒考慮對手是狼啊……無奈……

  總之那個禿頭族長被同樣頭頂光溜的索羅克說服,下令全族打包收拾,出發前往以實巴替。我們則是幫忙他們準備,順便偵察一下
情況。

  我看奔狼部的智力果然不遜於人類,他們似乎察覺到石輪部的行動,當然這批蠻子絲毫也沒打算隱瞞或掩飾,在準備過程中他們沒
有再來襲擊,自然是等著要半路伏擊。畢竟比起躲在石頭房子裡的人類,走在森林中的人類肯定是更好的攻擊對象。

  但即便如此,情勢也由不得我們做出別種選擇。在準備撤退期間,一些據聞跟著智者離開的年輕人也逃來此地,帶回了智者的死訊,
智者與奔狼部的酋長迅爪決鬥,落敗墜崖身亡。

  索羅克這才說,他的兄嫂原本打算以一些魔法物品為代價,雇用我們去救智者,看來現在也省了一事。瞧那光頭的得意奸笑貌,儼
然是已經收下了報酬,打定主意要私吞啊。

  數百名的石輪部族人雖然家當不多,但行進速度真是慢如蝸牛,雪天的森林也不是什麼好走的路。我們只能想辦法讓隊伍不要拉得
太長,然後加緊趕路。幸好我最壞的預想沒有發生,可見如果不是奔狼部的傢伙沒我想得那麼聰明,就是他們對自己的實力信心過高。

  總之,一直到快出森林時,奔狼部的襲擊才終於到來。過程也沒什麼特別值得一提,頂多是我遇上了一頭能施法的灰狼,他的體型
比起冬狼要小,跟其他兇暴狼差不多。只不過,具有施法能力真讓我大開眼界,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會用法術的動物。當然,最後還是死
在我的斧頭之下,沒太大區別,毛皮也沒有比較值錢。

  奔狼部同時從三方襲擊,於是石輪部又死了好一批人,所幸終於離開了森林,來到佳涅宛人的地盤。至於以實巴替官方要怎麼處置
這批蠻族難民,就不是吾等閒散冒險者所能決定的了。

  石輪部族長沒錢支付報酬,但這老禿子名下就有一大票奴隸,他讓我們每個人各挑了兩人,我回到以實巴替後就讓埃爾替我賣掉,
但拉烏斯、諾加斯幾個人似乎非常不習豢養奴隸或經手這樣的買賣,我後來還聽說諾加斯居然把人放走,還倒貼他們盤纏,真的是搞不
懂這些南方人腦袋在想什麼。

  對有些人來說,能被豢養反而是種幸福。
  
  
  (完)

頭像
Champi
英雄
文章: 321
註冊時間: 2015年 7月 8日, 15:13
聯繫:

Re: [RP] 第二回 奔狼部

未閱讀文章 Champi » 2017年 3月 6日, 23:03

咕,海都大大果然性情中人
送上門的軟玉溫香真不知該怎麼拒絕
這邊跟第二話WIKI都這樣寫,拉烏斯該怎生是好

(撫額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109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 [RP] 第二回 奔狼部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17年 3月 6日, 23:08

Champi 寫:咕,海都大大果然性情中人
送上門的軟玉溫香真不知該怎麼拒絕
這邊跟第二話WIKI都這樣寫,拉烏斯該怎生是好

(撫額
順從你的渴望,相信你的直覺~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