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第一話-幽靈堡

回覆文章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RP]第一話-幽靈堡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7年 1月 15日, 15:51

   睜眼,是白色的帆布帳篷天頂。
圖檔

   以實巴替的冬日半夜,弦月如眉,冷的猝不及防,雖然已經睡了幾週帳篷,但偶來的寒冷還是會凍醒我。

   重新把被冷風吹開帳篷拉好,點上蠟燭,披著外套寫起了日記,這是離家以來第一次作的紀錄,也是羅倫
斯第一次出城、走密道、偷襲敵人的紀錄。

   在傭兵團的生活勉強過的去,領導者圖雷伊跟齊達對我不錯,偶爾會給我多一點的補給品,什麼都缺的地
方,跟三個村子的村民住在一起只能互相幫助。

圖檔

   幾天前的事件讓我用了不同的角度看見了曾祖父造的白城,在百年前這是如此偉大的建築;我們一行人在
大火爐百年酒店跟委託人見面,領著我們的是俾斯米爾,羽蛇神伯希允的祭師;以人類角度來看諸神的親族關係
,伯希允就像是貿易女神的伯父一般照看著我們,他從我身旁走過去時,我聞到他身上濃濃的酒精味,真是有趣
的人,希望他也能像父神般照看我。

   大火爐酒店已經很久沒有來過了,上次也是跟師傅在這吃飯的,這次我們坐了半開放式包廂,從辛利卡斯
口中得知我們要前往幽靈堡,跟以前走商隊簡直是反過來,我們竟然要潛入堡內抓捕叛逃的波里烏斯,但是其他
人反而比較喜歡看騎士團打架跟小白楊唱歌,詩社就在飛馬街上,以前也經常有詩社的人請家族冠名讚助表演,
但是我從未聽過如此動人的歌聲,不得不說她真的很厲害。

圖檔


   一轉眼的功夫俾斯米爾又不見了,晾著我們跟委託人大眼瞪小眼,我只好敬酒(麥酒跟恰坎)過度一下:
刺青男海都是前鷹之隊人,光頭披毛皮的索羅克看起來是城外部落的住民,拉烏斯有見過但是不熟悉,從小動作
上看的出來他手挺巧的,姬兒汀收割者的副團長,還有個長耳朵的穿裙子半妖精跟一個眉間隱隱透著邪氣的陰沈
男子,不知道頭子怎麼召集我們這群人的。

   恰坎是草藥酒,還有點甜,我先來杯大麥啤酒漱口再慢慢的小口喝恰坎。

   「頭子頭子⋯」

   「都說了我不是頭子。」俾斯米爾一邊喝酒一邊說。他好像很排斥這個稱呼,但我有點改不過來,行商隊
的上下階級鬆散,基本上只要知道誰是管帳的誰是老大就行,看來這裏也是。

   ~美女、歌舞、酒與餐食都是假象,但是你必須沉迷其中而專心洽談。
                        《卡德勞家斯兄弟進階商會守則》


   進入正題,除了知道任務內容後,我又細細詢問交通工具跟資源,完全不夠使用,以前動輒三十人的商隊
我現在只要思考七人,運輸、糧草、資源跟計畫。順利獲得了雪橇狗的資源,還有一些看不懂的捲軸,金幣跟靈
藥,靈藥是跟我身上的靈藥顏色氣味相同,應出自城裏的秘術商鋪銷售的,安排落定後頭子決定出發。

   隔天下午到了石牆村,路上海都、索羅克熟練的操作雪橇,還有一個是雇來的車伕,頭子非常慷慨給了他
三倍工資,大概經營神殿的都不知道他們經費都是商會、手藝匠人、商店主捐獻的相當多的一部分的吧?

   石牆村的慘案報告雖然沒有仔細閱讀過,但是從商會的言談耳語中,可以知道很多人都認為前任鷹之隊的
阿拉斯是罪魁禍首,海都不信,我半信半疑,但我自從看過波里烏斯被迷惑的情況後,我也很難去相信到底哪個
才是真實。

       假如我今天也被迷惑了呢?

   石牆村都是戰鬥後的痕跡,破敗的景象。看著燒毀的房子,我不禁有點感慨,這樣不就又違背了里安農的
教義了嗎?和平才能有商業繁榮,信仰立場只要不排斥那不就好了嗎?建村也非一夜就能建城,但是毀掉只要一
夜。

   跟隨大隊找到了一間毀壞的正義女神神殿,大家商議到晚一點再步行過去幽靈堡,大家在假寐間聽見俾斯
米爾叫醒喊敵襲,我急忙起身,只看到車伕把雪橇犬一放,地精們立刻被撲倒在地死絕了,真是可靠。

   俾斯米爾留個活口問話並從中得知有個綠色衣服女子跟一個人類男子以及傭兵團正在裡面進行開挖工程死
了很多人。頭子決定問話完後就出發,到了剛好午夜,可以趁夜色帶回波里烏斯。

   寫到這裡羅倫斯笑了笑,我竟然也當起了滲透者。

   「賣劍的人,自從接了活開始,就是出賣勞力跟忠誠的人,不要毀棄你作為傭兵的身份,那會讓你身敗名
裂。」回想起師父的教導,真不是隨口說說。

   「但是我要對誰效忠呢?鷹之隊的阿拉斯?我的老闆齊達,還是俾斯米爾?還是我自己?」

   進入深夜,我們在林中隱密行動,正門有手持火把的地精,我們繞到後面找到了辛利卡斯提醒過的逃生用
密道,從此進入更為安全。這時一臉邪氣的俊俏男子維克多搖身一變成了一個硬殼怪蟲人,嚇了我一跳,還以為
是敵人,看起來十分可靠的樣子(吧),我剛想點起火把立刻被拉烏斯用手指捻熄,他示意蟲人看的見,於是我
們跟著他進入密道。

   進入密道後拉烏斯用輕快的步伐跟熟練的手指開了幾個鎖並的找到進入城堡的入口。一番激戰開始,我們
突襲了守夜的地精們,跟半妖精索拉在廚房時我第一次用斧頭把睡著的熊地精的頭割了下來,地精的血可真臭啊
,回到白城的時候我還專門去洗了個澡,好不容易才把一身臭血味洗乾淨。

   隨後趕來的拉烏斯把可能要被吃掉的人類俘虜救下。海都掄起斧子放倒幾個醜地精,索羅克的歌聲讓我士
氣大振,感覺特別舒服,揮起斧頭來比之前鍛鍊的時候更得心應手。頭子的治療讓我覺得身心舒緩,被座狼咬的
傷痕一下子就痊癒了。

   在一陣騷亂後,索羅克跟俘虜似乎是認識的,得到這裏的兵力配置後,海都提議了以前在部落時有人會模
仿動物叫聲來讓敵人失去戒心,索羅克竟然能讓門上跟樓梯上發出女地精的呻吟!

      魔法女神啊!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師傅我真是長見識了。

   索拉這個時候不知道跑哪去了,隊上就她一個女性,估計害羞的難以接受。

   索羅克用這方法領我們殺上二樓,屍體我提議全部丟在廚房,地精的血跟內臟把廚房染綠,令人作嘔,二
樓發現了叛逃的波里烏斯,他力量簡直非同常人,以一敵七面不改色。藉由門口的優勢,他用劍指著我們:

   「今天你們都得死!」憑藉著過人的力量,我們並不輕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海都在戰鬥中用巨斧敲擊地板,一邊跺著節奏的步伐,突然我的內心
隱約的顫動起來。

   「咚!咚!咚!咚!」但是我腦中的響聲是什麼?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力量湧現。

   「我們是戰士!我們殺戮!我們征服!點燃心中的憤怒!狂喜!無名的神靈啊!給我們力量!」海都大喊著
我聽不懂的歌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拉烏斯跟我同時我大喊著,他也被這歌聲感染了嗎?

   就在我斧頭揮出之時,俾斯米爾唸了幾個字,動了點手勢,波里烏斯立刻動彈不得。後來我才知道這是羽蛇
神的敵意,不然我覺得我們可能要死在這裡了。

   與其殺人,我也比較傾向活捉,但大地精們就算了,邪惡的傢伙都不應該沾染城鎮,可師傅也曾說我眼界太
小,不是每個邪惡的團體都有必要敵對,可他們武裝起來襲擊公平紳士與貿易女神庇佑的城市之後?令我不敢往下
想像了。。。

   拷問得不到結果,半妖精索拉思考了一下,說這是因為他被大量的法術魅惑了,我們將他交給索羅克的族人
看管,在掃蕩其他房間時遇到了投降的地精隊長,綁了他讓他替我們帶路去找老大費蒂,在地牢內,跟他們對上了
,但是費蒂並不想開戰,海都說提出以金錢作為交換,而我認為不應該給他一分一毫。

   「一毛不給!你們離開!」我抽出斧頭大喊,手心有點冒汗,在剛才的激戰中,我認為我還能再喚起心中的
怒火。

   「小矮子!打贏我們就離開!」費蒂無懼,向我下了戰書,雙拳互擊,雖然以前也會跟商會的人練習徒手戰
鬥的技巧,但我的確不熟練。到底是哪來的勇氣我也不知道,把斧頭跟槌請俾斯米爾保管,帶著索羅克語海都的祝
福。對方並不是省油的燈,拳頭比澤芙打人還痛,雙拳同時往我身上招呼,我硬吃下並受痛反擊,可沒有太大用處
,她反手一個上勾拳,我只感覺下巴一陣劇痛,眼前一黑。

==================================================

   「⋯」

   「嘿,起來啦。」說話的是頭子。

   「我輸了吧?那他們走了?」我很想撐起身體但是頭好暈。

   「剛走,我用神術治療你了。索拉送她們出去了。」

   「斧頭好使,但是拳頭不熟練。下次再練過。」我站起來把斧頭跟鎚子配好。

   稍事休息,拉烏斯說找到向下的通道,藏在屍體堆之中,人類屍體跟地精屍體隨意堆著,這些人應該都是波
里烏斯的親兵,如果他恢復正常了應該會想替他們安排後事吧。

   走過被血沾濕的樓梯,被藤蔓纏滿的地城就在眼前,我嘗試走到旁邊的火盆點火,立刻被叫住,只見海都拿
了兩個地精屍體下來,慢慢的往前滾。這不是他第一次走這種地方了,一切小心不然會出人命的。我是個地下城新
手,看來他們真的很有經驗。

   隨後我們在房內遭遇了一隻巨大的藤蔓怪,我雖然沒有見過這種嚇人的怪物,但是他纏住了海都,我儘可能
的往藤蔓的脆弱處招呼,藤蔓怪物特別聰明的把海都當作盾牌,讓大家多費了功夫。繼續往前走後,最後在其他房
間內找到地精口中的綠衣女士、波里烏斯著迷的愛麗姬莉雅。她已經十分虛弱,也無法說太多話的情況下,頭子決
定將她帶回,維克多憑空招喚了沒見過的生物阻止其他藤蔓的攻擊,趁亂大家逃出幽靈堡。

   回到石牆村,遇到了要前往剿滅惡徒的雪崩騎士譚古跟聖火騎士,譚古與海都是舊識,但這個名字我有點耳
熟一時間想不起來,一番協商之後他們沒有討回叛變的波里烏斯及愛麗姬莉雅讓我們得以交差,一行人回到以實巴
替。

   可至今,我始終覺得好像卷進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難怪師傅羅德喝醉了最常說:
   「我也當過冒險者啊,但是痛苦太多,收穫太少。」然後一邊唱著矮人歌謠一邊暈呼呼的睡覺。

   寫到這裡已經半夜,有點懷念在大宅院的生活,每週幾次的洗浴,各地的佳餚,僕人跟隨從,但這些已經遠
離了我,我現在是一個普通再普通不行的傭兵、代筆人以及業餘金屬採購買手兼修帳篷跟運貨的,認清自己的位置
我想也是很重要的吧,這六個月以來混亂的生活至少找到個目標。

   蠟燭燒完了,我喝了口礦坑牌烈酒跟恰坎,裹上睡袋,進入夢鄉,明天上司齊達可能又要給我安排任務了,
還是早點睡的好。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