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羅倫斯(勞里納斯‧卡德勞加斯)

回覆文章
moonmask
追尋者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7年 5月 19日, 01:50

[背景]羅倫斯(勞里納斯‧卡德勞加斯)

未閱讀文章 moonmask » 2017年 1月 12日, 01:55

  我眼前這個巨大的男人不發一語,任誰都感受的到來自他銳利眼光的壓迫。




  以實敏塔斯‧卡德勞加斯,我的伯父。【半人馬貨運】的老闆,卡德勞加斯兄弟商會目
前的實際掌權者,家族裡面最不希望看到他出現,因為通常他會出現在你面前,通常都不
是好事。

  特別是這件貨是【半人馬秘箭】承攬的,而且是在我的規劃下執行,這次運送的是琥
珀之鷹宗主特別委託,運送10件由不同礦石雕刻的藝術品從以實巴替到法茲的懷辛,一
個月的時間,說是要給伊芮卡女爵(IRENKA)的第九個女兒過10歲生日。但現在所有的
商品在法茲與赫瑟特海姆邊境的隘口被搶,藝術品全數消失,隨行保鏢150人全部陣亡
,至今發生已經一個月了,連半人馬秘箭委託的冒險者去調查都尚未有回音。

  現在以實敏塔斯站在我面前,我身邊是半人馬秘箭的老闆卡洛里斯,也是我的至親,
我敬愛的父親,但是這次的事件,是我的規劃,作為一個新任的規劃者,理當應承擔所有
的後果,幾年來父親站在協助的位子上已經教了我許多,甚至本次的規劃之初到找尋的護
商隊伍,都是經過他挑選的,正常來說不會出差錯。可是現在已經失誤了,在家族裡每天
都見到琥珀之鷹的幾個矮人進出,為的就是要求卡德勞加斯兄弟商會在這件事情上給個交
代,我前陣子甚至被父親要求不能踏出自宅一步,以免被那群矮人撞個正著,到時就吃不
完兜著走了。

良久,以實敏塔斯說了第一句話。

「卡洛里斯,作為承運方,你要給個交代。」

「。。。這件事情,是件設計好的陰謀,跟勞里納斯無關。」

  我從未見過父親如此的對伯父的說話態度,雖然一直以來,【半人馬秘箭】始終都是負
責承擔責任的角色,作為護商隊的一員就要對商品擔負起全部的責任,在運送途中任何情況
都由護商隊負責,這也是商會之所以能夠向委託方收取赫瑟特海姆最高額的運輸費用,有六
成的利潤都是歸半人馬秘箭所有,招人、購買物件、設施、運送計畫、安全、保密等,這件
事情泰辛比爺爺一直清楚,要維持一個傭兵團龐大的開支有多不容易,而自從他開始讓伯父
主導經營計畫時,除了家族生意開始遭受影響之外,傭兵團也逐漸遇到困難,雖然我無法理
解為何父親會說出這個結論,但事出必有因,只是現在我看不透。

  「夠了,別整天說那是陰謀!是設計好的那為何現在一點調查結果都沒有?每天有10
個怒氣沖沖的矮人找我討要說法,難不成你要跟他們去說嗎?」

  一陣沉默,山王的家族惹不起,以實巴替的金屬業商人都懂。特別是在琥珀之鷹的領導下
,礦藏的多樣性跟產量都有相當程度的增長,但是隨著商會與赫瑟特海姆侯爵的關係密切下,
近年來商會的利潤不增反降,鄰近的商會反而蒸蒸日上。

  「你要自己去跟琥珀之鷹宗主交待嗎?或者是你兒子勞里納斯去?」以實敏塔斯斬釘截鐵
的問卡洛里斯。

  「我去。」我說了一句,但是伯父似乎裝作沒聽見。

  「我們都知道這是會掉腦袋的事。」以實敏塔斯喝了口茶繼續說。

  「為了維護這次的商譽及形象,我來保你卡洛里斯的安全,當然這不是免費的,交換條件
是你要讓出一半的經營權給瓦德瑪拉斯‧卡德勞加斯,並且讓勞里納斯離開家族。」

  聽到這句話我心都涼了一半,伯父為了讓自己的兒子掌握權力,竟然設下如此殘酷的陷阱
,瓦德瑪拉斯是我堂兄,比我略長幾歲,這次的事件就是他轉介給我處理的,說這個委託簡單
又輕鬆,像我這種新手最適合了,我看到也覺得很輕鬆,甚至有不少文件都是他交給我仔細閱
讀的!仔細想想,在案件之初就有嚴重的問題了。我終於可以理解為何父親會說出這種話,但
是在追不回藝術品的情況下,現在我們只能任人宰割。

  「就這麼辦吧。」父親說,而我在毫無準備之下接受了這個事實。

  「明天完成手續,而你,也必須離開。」以實敏塔斯丟下這句話就離開了。

  當日夜裡,父親讓指導我武藝的師父羅德交給我一些東西,都是他以前作為冒險者的裝備
,並且告訴我一個以實巴替的地址。作為父親,他必然也無法割捨我,以及家族事業,我想我
短期之內應該很難再回到這處宅邸了。

  母親跟妹妹此時應該在赫茲堡的波帕茨克子爵家作客,想必短期不會回來,到時候她們會
如何看我呢?

=========================================

  六個月後,少了大宅、家族的保護,我這陣子過得可以說是相當混亂,在城裡我什么都不是
,只是一個叫做羅倫斯的代筆人,業餘礦石採購根本做不上,許多的商鋪一看到我都拒絕讓我擔
任他們的買手,不得已只好拿起師父給的兵器舞弄一番,身上的金幣早就見底了,雖然師父偶爾
會來探望我指點我武藝,但是表面上羅倫斯是不能與卡德勞加斯家族或者商會再有任何關係,工
作繁忙的他也不能久待,經常出外辦事。這次來他給了我一封信,是澤芙寫的?

  我印象裡的澤芙是個黑皮膚,打人很痛的女孩子,只穿男裝,永遠不穿裙子的女孩,我們曾
經在商用語課堂上打過幾次架,那次她把我按在地上揍啊,搞的之後我好一陣子不敢去上學。

============================================
勞里納斯:
閒話就不多說了,我也不講那些近況了,你現在拿著這封信去找里安農之風商會的亞柏,
你需要的他都會協助你,安頓好在聯絡吧!

澤芙
============================================

  下面是一張不知道是誰的素描,看得出來她皮膚更黑了,但是身邊多了一隻猴子,還拿著彎
刀,背景像是船艙一樣。十年不見,想不到還沒見面你就送了我這份大禮,下次肯定要好好謝謝
她。
圖檔

  我到了里安農之風商會去,順利找到了亞柏,是個微胖的中年禿子,滿手油污,口袋裡面好
像永遠有吃不完的食物一樣,跟我的風格迥然不同,要品嚐美食至少也要在好的餐廳裡面欣賞食
材啊!

  但是我生活如此困頓,以前的興趣可說是都沒了,身上只有僅剩下的礦坑牌烈酒,一金幣一
大瓶,又烈又難喝,但是我沒得選,以實巴替的一入冬,這就是我的禦寒工具了。

  亞柏寫了一張羊皮捲軸,要我拿去邊上的難民聚落去,我依照指示到了,想起幾個月前好像
是有大量村民入城尋求庇護,但我那時並無暇觀看,直到現在,數百個帳篷群落一起,毫無章法
的擺放在城內空地,難民們都一臉愁容,我到了旁邊掛著羽蛇神符號的帳篷內,負責接待我的是
一個民兵,他介紹了一下這裡是姬兒汀收割者的傭兵隊伍,現在正在缺人,所以有人介紹我過來
這裡。

  「既然是里安農之風介紹過來的,你應該不差吧?算了,我們這邊正缺人,以後你就跟著我
混吧,我是圖雷伊,自警隊隊長。」圖雷伊一邊看著大量的數據頭暈著。

  我看了看這裡的民兵總人數非常的少,甚至商會的最小規模隊伍都比不上,但是卻要協助
管理將近四百人的村民,想必是物資十分緊缺,但我現在連溫飽都有點困難,不如就上吧!

  透過上次代筆人的委託我找到了一個記帳的男性學徒JADVYGA(我的字還算漂亮,替他
寫了情書),請他幫我清點輜重跟物料,圖雷伊似乎也忙進忙出,但是看我把事情整理順了之後
也就不太管我了,對我來說雖然這裡賺得少,但是能夠讓我用上一點可用的天賦,雖然吃的一
樣很差,都是以實巴替伯爵的配給品,連酒都要自己買,更別提其他的輜重了,帳篷很多都是
損壞的,這在冬日到來之際根本沒法住,更不用提村民們的遭遇了,我盡可能的多幫忙他們。

  隔了一陣子師父約了我去大火爐吃飯,看到我安頓下來了,他很開心,並且約好了要繼
續習武的事情,在吃慣了黑麵包跟沒有味道的湯之後,我突然覺得眼前的雞肉如此的美味,但
是我還是點了黑麵包,好像沒有它不行。師父喝了口啤酒跟我說了妹妹已經跟赫茲堡的波帕茨
克子爵訂了婚約,預計在妹妹成年禮前後出嫁,不知道為何,我有點苦澀,一直以來我都不太
照顧她,現在她訂下婚約了,想必是母親的決定吧。

  從酒館離開,我心事重重的回到營內,漏水的宅邸一個人住總是苦悶,不如住帳篷吧,
除了冷了一點,至少你總能用工作、習武來忘記一些事。

回覆文章

回到「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