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rd]半身人的遺產-跑團實錄(下)

回覆文章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070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Record]半身人的遺產-跑團實錄(下)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2016年 10月 28日, 14:03

  




   *****************************
   *****************************
   **                         **
   **           The           **
   **                         **
   **  Invasion of Midwinter  **
   **                         **
   **         半身人的遺產          **
   **                         **
   *****************************
   *****************************

   GM                  Tropicalo
   風神村祭 俾斯米爾                  小黑
   小村自警隊 拉烏斯             Chisato
   蠻族詩人 索羅克                   新綠
   半妖精法師 索拉‧希爾法               雪點
   異端流浪者 維克多                Loio





  *     *     *     *     *     *  





  GM:好
     天色已晚,你們就在他們家外面紮營
     因為他們家很小,就一個破爛的小茅草屋而已
     沒辦法招待你們
     不過晚餐倒是有給你們準備啦
     請你們喝沒有肉的蔬菜湯
     你們有要安排守夜之類的嗎
     雖然住在人家家裡外面
  索拉:蕗緹希他們有多少人?
  GM:只有她一個

  索拉:我覺得排班值夜比較好
  維克多:那就東西款款直接睡啦
  俾斯米爾:「露營應該不用守夜吧。」打呵欠地說
  GM:索拉心裡這樣想,結果俾斯米爾和維克多東西款款就開始睡了
  索拉:心想這兩個睡真快啊...
  俾斯米爾:「好啦好啦。要不然我先守夜好了。」
       「反正我這個人平常就晚睡。」
  薇兒泰:(臭臉妖精看索拉似乎有點擔心,便解釋道)「附近有設警報,
      不用擔心。」
  拉烏斯:不管如何看完第一班後再睡。

  *維克多:說起來應該是半身人來守夜
  *GM:靠最近半身人真的很沒有人權
  *俾斯米爾:信任半身人跟本是不實際的事
  *拉烏斯:半身人來守夜可能就趁著夜色遁逃了
  *GM:[有被打成殘廢的,有被附身的,現在還要當保安
  *俾斯米爾:你們這麼一說我反倒不敢睡了

  GM:到了半夜
     你們聽到遠處有什麼野獸的咆哮聲
     聽起來很遠,但聲音卻很大
     整個森林似乎也都躁動了起來
  索拉:=__=

  GM:臭臉妖精從屋裡出來,看著聲音的方向,一臉憂心
  拉烏斯:聽起來像是山王?
  GM:大概吧
     吵了不知道多久
     你們才漸漸入睡
     然後就天亮了
     沒有睡的很好,但也沒有到失眠那麼嚴重
     翻譯:沒有負修正

  GM:早餐依然是臭臉妖精煮的沒有味道的蔬菜湯
     她就坐在旁邊看你們吃
  薇兒泰:「吃飽我們盡早出發吧。」
      (她看起來就是想快去快回的樣子

  *俾斯米爾:臭臉妖精倒底長得正嗎?
  *索拉:比我正
  *GM:比索拉正
  *索拉:正妹比較有本錢臭臉XD
  *GM:好像有點道理
      不對啊也是很多普妹愛擺臭臉
  *俾斯米爾:正妹臭臉講好聽點是冰霜美人
        如果不是正妹還臭臉通常我們會稱呼她為臭臉女
  *俾斯米爾:身材如何?
  *GM:薇兒泰應該比較瘦小,長相還算清秀,比村姑好些
  *俾斯米爾:那蠻子公主正嗎?
  *GM:蠻子女比臭臉妖精漂亮,雖然是素顏,不過是艷麗型,身材也比
      較豐腴
  *俾斯米爾:喔喔!

  俾斯米爾:突然間覺得這次的冒險意義重大了
  GM:俾斯米爾一直盯著臭臉妖精和蠻子女瞧
     臭臉妖精就低下頭避開他的視線
     蠻子女就回瞪回去
  俾斯米爾:對蠻子女笑著說,「別擔心,我們會找到那個……我們要找什
       麼來著……」
  蕗緹希:「風暴公主的項鍊。」
  俾斯米爾:「身負著族人的寄望,想必壓力很大吧,別擔心,我們會找回
       來的。」
       「對了,您是叫做蕗……什麼來著……」
  蕗緹希:「我是奇愛兒的女兒蕗緹希。」
      「不用太介意,我也不記得你們的名字。」
  俾斯米爾:「您真是直爽,我喜歡,請叫我小俾就可以了。」

  薇兒泰:「那個....大家都吃飽了嗎?」
  拉烏斯:「——好了。」放下吃完的沒有肉的蔬菜湯。
  索拉:「我好了。」
  圖雷伊:「等一下我還要再一碗。」
  GM:警備隊隊長把整鍋蔬菜湯吃得鍋底朝天

  薇兒泰:臭臉妖精起身:「那我們出發吧。」
  GM:你們跟著臭臉妖精
     在森林裡面前進
     感覺他也並不是走直線
     而是偶爾會繞一繞
     蠻子女不時就抱怨幾句她到底知不知道方向
  俾斯米爾:好言安撫蕗緹希
  GM:大概過了一個小時
     你們在一片榆樹林之中看到了一座單層的石造建築

  薇兒泰:「就是這裡了。」
  索拉:觀察建築外觀
     有明顯的入口嗎?

  GM:這石造建築牆上爬了一些藤蔓,看起來古樸而單調。
     這建築的屋頂是黑色的瓦,四周沒有窗戶,門是木門,其上有生鏽
     的鐵條鑲固。
  索拉:「好奇怪的修道院建築...」
  索洛克:「你們種田人蓋的房子不都這個怪樣?」
  索拉:「我家有窗戶啊。」

  GM:拉烏斯
     丟個ref save
  GM:拉烏斯走上前去
     然後忽然發現自己腳抬不起來
     腳上沾滿了奇妙的白色黏黏的玩意
  拉烏斯:「這裡就是可可亞真正的沉眠居處嗎!這怎麼回事,腳抬不起來?」
  索拉:過去蹲下來看拉烏斯腳上黏的東西,「我看看」
  索拉:蜘蛛絲...

  GM:接著從森林的旁邊就鑽出了一隻體型和人差不多大的巨型蜘蛛
     來丟init吧

  俾斯米爾:「哇!!」
  *俾斯米爾:rolling 1d20 + 1(20)+1= 21
  *GM:rolling 1d20 + 3(20)+3= 23
  *索拉:rolling 1d20+3(13)+3= 16
  *索洛克:rolling 1d20(13)= 13
  *GM:rolling 1d20 + 2(18)+2= 20
  *GM:rolling 1d20 + 4(10)+4= 14
  *俾斯米爾:蜘蛛 init 這麼高
  *GM:rolling 1d20 + 1(4)+1= 5

  *維克多:我變身完大概也打完了
  *GM:你不變身的話有什麼戰力?
  *維克多:只能叫小動物出來被吃

  GM:好不管了
     反正蜘蛛先動
  索拉:先喊「快拿出火把燒蜘蛛絲!」
  GM:rolling 1d20 + 2(6)+2= 8

  GM:拉烏斯你flat footed AC多少
  拉烏斯:13
  GM:蜘蛛爬向被困住的拉烏斯,張嘴一咬,但是沒有咬中

  GM:好換俾斯米爾
  俾斯米爾:我慌亂之下朝蜘蛛丟出了閃電
       rolling 1d20 + 1(17)+1= 18
       rolling 1d8(1)= 1
       range touch 18 dmg 1
  GM:閃電擦過蜘蛛,把蜘蛛身上的體毛給電焦了不少

  GM:好換索拉
  索拉:對蜘蛛放Flare
  GM:rolling 1d20 + 4(13)+4= 17
     DC沒有17這麼高吧
  索拉:沒有
  GM:蜘蛛頭上閃了一下
     但是好像沒有被影響

  GM:換拉烏斯
     rolling 1d20 + 3(15)+3= 18
     rolling 1d20 + 4(2)+4= 6
     警備隊長有勇無謀地衝進蜘蛛網中
     帥氣地避開了黏稠的蜘蛛網
  GM:然後長劍一揮
     差點把拉烏斯的腦袋給砍了

  拉烏斯:我想要掙脫蜘蛛網的話是力量檢定?
  GM:是逃脫
     escape artist
  拉烏斯:「圖雷伊你小心點!」
  *維克多:大概想順手砍死拉烏斯就得到蕾蕾塔了
  *拉烏斯:佯裝成一切都是意外,太可怕了。

  GM:rolling 1d20 + 4(12)+4= 16
     rolling 1d8(8)= 8
     你成功了

  GM:臭臉妖精移到旁邊,朝蜘蛛射出一箭
     準確地插在蜘蛛的側腹上
     噴出一攤體液
     拉烏斯你要移動嗎
     維克多也動吧

  拉烏斯:我再走進去還是要過脫逃?
  GM:對
  拉烏斯:那我直接攻擊。
  索洛克:有什麼狀況嗎?
  GM:拉烏斯在蜘蛛頭胸部一戳
     戳了個大洞
     也噴了自己一身體液
  維克多:蜘蛛還沒死喔
  GM:大概快了吧
     但是通常這種時候就會跑出第二隻
     故事都這樣演的
  維克多:那我對蜘蛛噴個酸吧
      rolling 1d20 + 1(11)+1= 12
      touch 12
  GM:沒中

  GM:好
     換巨蜘蛛
     rolling 1d20 + 3(4)+3= 7

  GM:從東側的森林裡又跑出一隻蜘蛛
  *索洛克:靠杯
  *索拉:第二隻XD
  *拉烏斯:故事都這樣演的(淚
  *俾斯米爾:嘖嘖
  *維克多:應該把半身人帶來當誘餌的
  *索洛克:跟炎龍騎士團一樣,敵增援都出現在很雞歪的地方

  GM:rolling 1d20 + 2(20)+2= 22
     然後原本這隻要咬拉烏斯
     rolling 1d20 + 2(3)+2= 5
     rolling 1d6(4)= 4
     傷害4
     然後你丟個fort save
  *拉烏斯:才5也中是什麼妖術
  *GM:那個5是 critical check
      我丟natural 20
  *拉烏斯:好窩

  GM:好換俾斯米爾
     還有索拉也動吧
  索拉:拔出匕首射向東方的蜘蛛 [Hand of the Apprentice]
     rolling 1d20+5(10)+5= 15
     rolling 1d4+2(1)+2= 3

  俾斯米爾:我再朝巨蜘蛛丟閃電
       rolling 1d8(3)= 3
  俾斯米爾:rolling 1d20 + 1(7)+1= 8
       range touch 8 dmg 3
  GM:俾斯米爾這次miss

  GM:圖雷伊勇猛地上前
     rolling 1d20 + 3(2)+3= 5
     然後就被纏住了
     「哇!我被纏住了!」

  *索洛克:.....
  *索拉:=__=|||

  GM:rolling 1d20 + 4(12)+4= 16
     rolling 1d8(4)= 4
     臭臉妖精看到又一蜘蛛,移動過去射了一箭
     在牠的頭胸部命中了一箭

  GM:換索洛克和拉烏斯
  索洛克:對第二隻蜘蛛用投石索
      rolling 1d20(2)= 2
      顯然沒中
  GM:好
     拉烏斯一劍戳去
     戳中蜘蛛的頭
     大蜘蛛翻肚了

  GM:剩下那隻蜘蛛衝向宰了牠的伴侶的拉烏斯
     rolling 1d20 + 2(17)+2= 19
  拉烏斯:唉!?」
  GM:rolling 1d6(5)= 5
     拉烏斯再吃5
     然後再丟fort save
  *拉烏斯:(閃燈

  GM:換維克多
     拉烏斯你被蜘蛛咬中
     連忙把手抽開
     但你看傷口,已經綠綠的了
     你忽然一陣乏力
     力量-2

  維克多:召喚煉獄狗打東方蜘蛛
      rolling 1d20 + 2(15)+2= 17
      rolling 1d4 + 2(4)+2= 6
      近戰 17 dmg 6
      下一回合輪到我的時候狗狗就要回家了
  GM:煉獄狗咬住蜘蛛的腿
     把蜘蛛給扯住

  GM:警備隊隊長在網中打滾
  GM:換俾斯米爾
     還有索拉
  俾斯米爾:我讓索拉先動
       delay init 15
  索拉:把手上的quarterstaff扔向蜘蛛 [Hand of the Apprentice]
     rolling 1d20+5(6)+5= 11
  GM:沒中

  *索拉:果然扔別的東西就不會中XD
  *GM:匕首世家哪有在丟長杖的
      這樣如何面對你們家老祖宗
      不對,你就是你們家老祖宗
  *俾斯米爾:XD
  *索拉:可是我是家族第一個扔匕首的耶 我怎麼面對我自己XD

  俾斯米爾:那我就丟閃電
       rolling 1d20 + 1(14)+1= 15
       rolling 1d8(8)= 8
  俾斯米爾:range touch 15 dmg 8
  GM:俾斯米爾閃電發出
     把第二隻大蜘蛛給電得捲了起來
     戰鬥結束
  *拉烏斯:(燈燈燈

  索洛克:「沒有第三隻了吧?」(貌似緊張的抓住妖精小姐的手臂)
  薇兒泰:「應該沒有了。」

  GM:戰鬥結束,半身人才從灌木叢裡鑽出來
  寇斯卡:「大家辛苦了!」
  維克多:「你好意思說嗎」看向寇斯卡
  寇斯卡點點頭說:「我不擅長打鬥,混在這邊只會連累你們。」


  維克多:地上蜘蛛網應該還在?
  GM:蜘蛛網還在
     警備隊隊長:「你們不救我嗎?」
  索拉:先幫忙把隊長拉出來
  拉烏斯:(協助圖雷伊脫困
  索拉:再問誰有帶火把 把蜘蛛網燒掉
  維克多:我只會噴酸...

  GM:路緹希點起了火把
     把蜘蛛網給燒了
  *索洛克:有順便把隊長一起燒了嗎?
  *GM:隊長被救出來了啦
  *索拉:可惜沒燒掉隊長這個對手這樣XD
  *維克多:應該要故意讓大蜘蛛去咬隊長
       好心機的Lv1團隊
  *拉烏斯:這種狀況等等我會放隊長一個人往前衝的放心(嗯?

  俾斯米爾:「你現在感覺如何?」走向前去看拉烏斯的傷口
  GM:拉烏斯再丟一次fort save
  拉烏斯:「——全身乏力。」
  GM:你在那邊使勁,感覺手上傷口又一陣酸麻
     rolling 1d4(1)= 1
     力量再-1
  俾斯米爾:「你先別動。」

  蕗緹希:「你該不是故意帶我們來這裡幫你除掉為害森林的蜘蛛的吧?」
      (對臭臉妖精說)
  薇兒泰:「當然不是。」(臭臉妖精連連揮手)

  俾斯米爾:我先試著辨識拉烏斯身上中的是什麼毒
       rolling 1d20 + 8(6)+8= 14
       Heal 14
  GM:就蜘蛛毒
     死不了
     不過還是得要cure法術才能治
     或是neutralize poison之類
     拉烏斯再丟一個fort save
  *索拉:手上有綠線比較麻煩 化骨綿掌

  維克多:「我不信任這小子,不過讓他進去遺跡不曉得會惹出什麼麻煩」
      比比寇斯卡
      「你們決定一下吧,先讓寇斯卡進去吸引怪物我也沒意見」

  GM:拉烏斯又是一陣惡寒
     但沒有再掉力量了
  拉烏斯:「突然天氣變得好冷啊,只有我這樣覺得嗎。」

  GM:臭臉妖精抓住拉烏斯的手,掏出匕首就在拉烏斯的傷口上劃了個十字
     rolling 1d4(1)= 1
     臭臉妖精在他的傷口上擠出了一點綠色的血
     然後擠出了一堆紅色的血
     拉烏斯hp再-1

  *俾斯米爾:囧
  *維克多:拉烏斯要昏了嗎

  拉烏斯:「要、要乾了。」

  GM:俾斯米爾你覺得
     這臭臉妖精做的雖然沒錯,但太晚了點
     毒性都已經進去了還在處理傷口

  俾斯米爾:「等等,這樣好像不太對吧……」

  GM:臭臉妖精嚼了嚼你們不認識的草
     敷在拉烏斯傷口上
     然後綁了起來
  薇兒泰:「哪裡不對了?」(看向俾斯米爾)
      「我爹都是這樣處理的。」
  俾斯米爾:拉烏斯竹力量扣了多少
  拉烏斯:-3
  索拉:「拉烏斯你還行嗎?」
  拉烏斯:「我需要正能量,可以的話,一咪咪就好。不然等一下連箭也放不
      了就不有趣了。」

  寇斯卡:「警備隊的都粗勇得很,沒事啦。」
  索拉:斜眼瞪半身人
     兩位美女貢獻正能量這樣XD

  俾斯米爾:rolling 1d20 + 8(14)+8= 22
       我試著處理一下毒
       heal check DC 超過毒性 DC 的話下次中毒者 fort save +4
  *俾斯米爾:規則怎麼改得這麼麻煩,查規則書半天才查到,爛

  維克多:「我建議先送拉烏斯回去,他現在這麼虛弱,待會在裡面又碰上怪
      物就很危險了」
  索拉:我附議維克多
  俾斯米爾:先送他回去吧

  GM:好
     俾斯米爾覺得處理好了
     但臭臉妖精似乎不是很滿意
     她顯然覺得你在挑戰她的專業
  俾斯米爾:假裝沒看到臭臉妖精

  *維克多[就拍到定耶

  GM:所以你們要先撤退
     等拉烏斯好了再回來?
  索拉:yes
  俾斯米爾:yes
  維克多:yes

  GM:好
     結果你們不到中午就回到了妖精小屋
     拉烏斯躺了一個下午
     就活龍了

  *維克多:再回去砍重生的蜘蛛練功
  *拉烏斯:新角色練功點

  GM:臭臉妖精看到拉烏斯活龍,也只得承認俾斯米爾的處置是對的
  蕗緹希:「呵呵呵~」(蠻子女在旁邊落井下石)
  薇兒泰:(向俾斯米爾低頭認錯)「好吧你做的才是對的,是我學藝不精。」
  俾斯米爾:「別放在心上。」對臭臉女說
  拉烏斯:幫薇兒泰挽回一些自信:「薇兒泰小姐的處理方式也沒錯,只是狀
      況混亂了點錯失良機罷了。」

  索拉:「天色也要晚了,明早再出發吧?」
  寇斯卡:「唉那今天有肉可以吃嗎?」
     「我想吃肉。」
  索拉:「半身人肉」

  GM:臭臉女可能是覺得對不起你們
     今天煮了沒有肉的蔬菜湯
  俾斯米爾:太棒了
       那我只好請大家喝酒了
  GM:加上三隻烤山雞
     和兩隻烤兔子
  維克多:喔喔喔
  索拉:耶~
  GM:感覺她是要留著孝敬她爹的
     結果都拿出來請你們吃了

  俾斯米爾:「為了慶祝我們今天殺死兩個大蜘蛛,又平安回來,乾杯!」
  圖雷伊:「喝酒!吃肉!」

  GM:你們開了一晚party
     但還好隔天早上沒有宿醉
     早上臭臉妖精又給你們喝了味道怪怪的湯
     忽然精神也好了起來
     你們駕輕就熟地到了古墓

  俾斯米爾:「早安,每天都是幸福的一天,加油喔。」
       長輩風格的早安方式
  GM:你們駕輕就熟地到了古墓
     遺憾的是蜘蛛沒有respawn

  *拉烏斯:不不不不不不(w

  GM:寇斯卡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到了門邊,又拉又推,好像打不開門
     半身人:「這門打不開啊~」
     他說著又往古墓的後面繞了過去
     你們覺得,如果給他看到有他鑽的過去的洞,他一定會鑽進去把你們
     放鳥
     好在這古墓根本沒有半個洞,他繞了一圈,垂頭喪氣地回到門口

  索拉:「這門要怎麼開啊?」
  蕗緹希:「那就破門吧。」蠻子女建議
  維克多:「隊長你力氣大,破門吧」
      然後閃遠一點

  GM:rolling 1d8(6)= 6
     rolling 1d8(8)= 8
     rolling 1d8(5)= 5
     rolling 1d8(4)= 4
     rolling 1d8(5)= 5
  GM:隊長高舉長劍
     對著沒有鐵條的地方猛砍
     砍了四五下
     終於把門給劈爛
     隊長出腿一踹
     把門給踹開
  圖雷伊:「小菜一碟。」(氣喘吁吁)

  拉烏斯:「真是駕輕就熟的盜墓者風範。」(沉吟
  索拉:走
     在木杖上放light
  維克多:先變身完在跟著你們後面走
      強力召喚+2STR變身
  *GM:你是可以維持很久喔?
  *維克多:叫出來就會一直在

  GM:你們進入了黑漆漆的墓穴
  俾斯米爾:我有黑暗視覺
       下面有什麼
  GM:你們到了一個房間
     兩旁的牆壁上畫了一些有點斑駁的壁畫
  GM:蠻子女也點了火把

  維克多:看看壁畫洗啥毀
  索拉:我也看看
  GM:那丟個宗教知識
  索拉:rolling 1d20+9(2)+9= 11
  維克多:沒有囧
  俾斯米爾:rolling 1d20 + 6(17)+6= 23

  GM:壁畫上畫了一個穿著白衣服的女人,拿著個權杖,後面跟了很多人,
     然後一堆像是大地精的生物被趕著跑
     應該是在講幾千年前冬后的故事
     反正就是讚揚冬后是人類的解放者,把人們從大地精還什麼的妖孽手
     中救出來的故事
  GM:以今日的角度來看,反正就是古老的異教徒信仰

  GM:隊長敬畏地朝壁畫拜了兩拜,喃喃念了幾句
     蠻子女一臉不悅地看著壁畫,沒有吭聲
     臭臉妖精則是面無表情地看著壁畫
     半身人則是開始盤算這壁畫值不值錢

  俾斯米爾:「喔,沒什麼好看的,古代人編的異端故事。」
  維克多:「嗯,嗯,喔喔,原來如此」意味深長的看著壁畫點頭
  索拉:上頭有任何文字嗎?
  GM:沒有

  拉烏斯:「嗯?圖雷伊你知道這是什麼信仰嗎?」
  圖雷伊:「傻了喔你,就冬后啊。」
      「你不尊敬冬后,到時候冬天來了凍死你。」
  拉烏斯:「嗯——」也朝壁畫行了至上的禮數
  俾斯米爾:「別擔心,可以信仰羽蛇神,慈悲的羽蛇神會在冬天保護大家。」

  薇兒泰:「所以我們要往下個房間去嗎?」
  維克多:那就繼續前進吧
  索拉:gogogo

  GM:下個房間
     地上站著好幾個陶俑
     身高都只有你們腰部那麼高
     這些陶俑做成人形
     看起來都在做家事

  *索洛克:[半身人冰馬桶?
  *GM:對

  GM:你們知道這是佳涅宛古老的習俗,這些是負責服飾死者的僕人
     有管家有煮飯婆有掃地婆有洗衣婆還有幾個警衛
  俾斯米爾:有喝酒的嗎
  GM:有釀酒的

  索洛克:「種田人死後也過太爽了吧?」
  蕗緹希:「不過就是對死後世界妄想罷了。」(蠻子女對光頭表示同意)
  維克多:「就是生前沒那麼爽才會想要死後爽嘛」
  拉烏斯:「冒險者可能也期望恬靜的生涯吧。」
  俾斯米爾:好奇地問大家:「你們覺得死後的世界是怎樣的?」

  薇兒泰:臭臉妖精不小心撞倒了其中一個警衛陶俑
      陶俑砸在地上碎了一地
  俾斯米爾:趕緊去查看打碎的陶俑
       是變碎片嗎還是……
  GM:變碎片
  俾斯米爾:如果只是普通的損壞還有得修
       變碎片就……XD

  GM:寇斯卡:「....」
  寇斯卡:「這好歹也是有上百年歷史的古物,一個算你五百枚金幣就好了。」
  薇兒泰:「我....我沒有錢....」
  寇斯卡:「那就用身體償還吧。」
  索洛克:「那我們把你埋在這哩,過了500年保證更值錢」
  維克多:「陶俑罷了,你想要的話我可以請人把你弄成活生生的雕像」
  寇斯卡:「好啦好啦當我沒說。」
  薇兒泰:臭臉妖精向光頭和昆蟲騎士連連點頭致謝

  俾斯米爾:打破的陶俑裡有什麼東西嗎
  GM:沒有
  俾斯米爾:好吧
  GM:應該是說是實心的啦
     也不是變碎片
     變成碎塊才對
  俾斯米爾:了解

  俾斯米爾:繼續往前走
  GM:你們走到了底
     看到正面擺著一個棺材
     是石棺
     兩側則各有一個石製的箱子
  索拉:(喃喃)「我有不好的預感...」

  *索洛克:兩邊房間有寶箱耶XD
  *GM:勇者翻箱倒櫃都沒有在怕的

  拉烏斯:看起來像被碑文的東西有寫些什麼嗎?
  GM:哪一個?
  拉烏斯:全部都看過。
  GM:中間的寫了可可亞‧燕麥粥的偉大事蹟
  *索拉:哦這就不用翻譯了XD

  GM:兩側的寫了這是可可亞‧燕麥粥忠實的夥伴
     可可亞的寶貝

  俾斯米爾:現在維克多是蟲人狀態嗎
  維克多:yesyes
  俾斯米爾:「雖然有點在意不過……這不蟲不人的外表是怎樣回事……」
       「只有我覺得怪怪的嗎?」
  薇兒泰:臭臉妖精似乎鬆了口氣
      「終於有人問了。」
      「我還以為你們都對這個感覺很普通,是我自己少見多怪。」臭臉
      妖精看向蟲人
  俾斯米爾:「我一直都覺得很奇怪,但你們一付很稀疏平常的樣子,害我都
       不敢問。」
  維克多:「喔這是法術的一種,外表則是按照每個人的天賦各有不同」
      「這也沒什麼嘛,聽說其他地方都有會走路的鎧甲能正常溝通了」
      「只是蟲子外表的確有點嚇人就是」
  俾斯米爾:「我怎麼沒聽過這種事!」
       「再說又有哪個神會賜予這種變成蟲人的法術啊……」
  索洛克:「我們部族裡有些長老可以化作狼型或熊型,我一直以為是城市裡
      面蟲子多,所以才會變成蟲型」
  俾斯米爾:仔細看倒底是什麼蟲
  維克多:獨角仙之類的吧
  索洛克:不是蚱蜢喔?
  蕗緹希:「你這該不會是冰之塔的妖術吧?」蠻子女忽然說
      「聽說有的冰之塔大師專門研究扭曲人把人變成怪物。」
  維克多:「他們那派好可怕的,變成怪物就變不回來了」
      「你看我平常還人模人樣的,怎麼會跟那群人有關係呢」
  蕗緹希:蠻子女不置可否地又看了蟲人幾眼
      「真的很么壽。」
  俾斯米爾:搖搖頭說:「這樣以後怎麼教小孩?難道以後人跟蟲也可以人蟲
       交嗎?」

  索洛克:「我爸爸的爸爸跟我說過,在面對被侵擾的祖靈時,只要獻上他的
       血脈就可以安撫他們了」
  索拉:「有這種事啊」索拉看向光頭
  維克多:「說得也是,對自己的子孫總不會有意見吧」
  俾斯米爾:聽了之後點點頭:「嗯,真是明智的做法。」
  維克多:昆蟲眼看向寇斯卡
  寇斯卡躲到了蠻子女的背後:「我有不好的預感....」
  寇斯卡:「喂光頭!老子跟你有仇嗎?」寇斯卡對索洛克比中指
  索洛克:「我只是跟這些種田人文化交流一下,沒別的意思」
  圖雷伊:「寇斯卡先生畢竟是我們村裡的人,我有義務保護寇斯卡先生。」
      隊長站了出來
  索拉:在一旁看著眾人偷笑

  索拉:「好了,別忘了我們為何來這。」
  拉烏斯:「那麼那麼,為了證明我們不是濫闖偉大的的可可亞的陵寢,就麻
      煩寇斯卡先生代勞了。」
  索拉:「寇斯卡『先生』,可否請『您』帶路?」
  寇斯卡嘆了口氣:「你們要看什麼?」
  索拉:「取回此行要取回的項鍊。」

  GM:你們現在是所有人都龜縮在走道上?
  索洛克:等著獻祭寇斯卡啊
  索拉:所以要讓他走第一個啊

  寇斯卡:「是我的話我就從這邊開始看。」指著寫了『可可亞的寶貝』的石
      箱
      寇斯卡推了推石箱的蓋子
      「打不開。」
  俾斯米爾:幫忙推
       rolling 1d20 + 1(16)+1= 17
       str 17
  GM:隊長和俾斯米爾合力把石蓋給推開
     寇斯卡搶先鑽過去看
     「哇啊啊啊啊!」
     寇斯卡嚇得摔倒在地
     裡頭是三具應該是狗的屍體
     寇斯卡跪在地上連連磕頭,把所有他知道的神都念了一遍

  索洛克:是瑪咪還是只剩骨架?
  GM:乾屍
  索拉:「這是你爺爺養的狗嗎?」
  GM:「對了我想起來了,爺爺最喜歡的就是他的獵犬,他老是說這些狗是
     他的寶貝。」寇斯卡口齒不清但飛快地說
  維克多:遠遠望向狗屍「拿來陪葬的?」
  拉烏斯:「這邊的也是類似的東西了?」(推
  圖雷伊:「那這邊應該也是吧,拉烏斯來幫我!」
  GM:果然裡頭也是狗屍
  俾斯米爾:「……」
  維克多:不太安心的把寶貝箱蓋子重新蓋上
  蕗緹希:「那就剩中間啦。」
      「根本沒有什麼,你們這些人大驚小怪。」
  維克多:「總是要小心一點,聽說之前有人跑去這種遺跡,結果雕像動起來
      把他們砍個希巴爛」

  索拉:回到正中央 施放detect magic
  GM:石棺之中似乎有些魔法靈氣
  索拉:伸手指向石棺

  GM:寇斯卡:「等一下!要開我爺爺的墳,你們不覺得應該要給我點補償
     嗎?」
     半身人擋在石棺前
  俾斯米爾:「你說的對,是該給你相應的補償。」
       「我會免費幫你爺爺祝禱一次。」
  維克多:「我覺得大家容忍你到現在還沒宰了你就是很大的補償了」
      昆蟲口器摩擦發出難聽的笑聲

  索拉:靈氣的強度呢?
  GM:那你就得丟spellcraft才知道了
  索拉:rolling 1d20+9(4)+9= 13
  GM:無法判斷

  圖雷伊:「不要嚇燕麥粥先生。」
  索洛克:「我們幫你找到爺爺的墓,光是外面的人偶就500GP一個,種田的
      還有什麼不滿的?」
  索拉:「石棺裡有魔法,但我不知道那是什麼。」
  維克多:我也來瞧瞧
  索洛克:「而且這是傳說中的英雄可可亞的墳墓,我不知道妳們這些種田的
      是怎麼想啦,但我們部族的人是很尊敬英雄的,如果可可亞是部族
      的人,那肯定會有很多人想來這邊瞻仰他的」

  GM:蟲人你也要detect magic?
  維克多:yesyes
  GM:你感覺到裡面有套盔甲有魔法靈氣,還有項鍊還有戒指,不過最強的
     是一把匕首,應該是有點厲害的魔法武器
     可能有+2以上
     不過可能要拿出來才能看個仔細
  維克多:「裡面有盔甲,項鍊跟戒指還有匕首,靈光最強的是匕首」
      「詳細要拿出來才能仔細鑑定」

  蕗緹希:「那項鍊就是我們部族的寶物!」
      「我只要項鍊,其他你們要怎樣不甘我的事。」
  俾斯米爾:點點頭說:「很合理。」
  寇斯卡:「其他通通都是我們家的東西!」
  *索洛克:都是我們家(偷來)的東西

  維克多:「那就把項鍊拿出來還給人家啊」
      棺木本身沒有靈光對吧
  GM:寇斯卡笑吟吟地說:「我不會虧待你們的,你們幫我找到了爺爺的寶
     藏,等我換了錢我會酌情給大家一起吃紅的。」
  索拉:「我沒意見,項鍊物歸原主,就回家吧。」
  俾斯米爾:「那就請英雄可可亞的血脈親手把家族繼承的物品還人家吧。」

  GM:寇斯卡上前
     只見這石棺的棺身是大理石
     蓋子卻是青銅做的
     蓋子上有一個半身人浮雕
     大概就是作成可可亞生前的樣子
     不過有點模糊
     不知道是銅匠的手藝不好
     還是本來就設計成這樣
  *索洛克:妖孽可可亞....
       以前跑團時真的被他偷過東西XD
  *維克多:他有誰的東西不偷嗎
  *GM:搞不好你的東西現在就在裡面

  GM:寇斯卡推了兩下:「打不開....」
  拉烏斯:過去幫寇斯卡的忙。
  索拉:等等拉烏斯
     對拉烏斯放Resistance
  GM:隊長也上去幫忙
     終於把銅棺蓋給推開
     裡面躺著一個半身人的乾屍
     穿著一套應該是秘銀衫吧
     手上還有好幾枚戒指
     頸上戴著項鍊
     雙手在胸前交握,手上拿著一柄匕首
     匕首的鞘上面寫了一串歪七扭八的文字
     應該是妖精文

  *索洛克:話說寇斯卡有繼承人嗎?
  *GM:有啊
  *索洛克:太可惜了

  索拉:我看看鞘上寫什麼
  GM:鞘上以妖精文寫著『深黑玫瑰』
     你們猜想又是從某個妖精手中偷來的
  *索拉:哇哇
  *索拉:遠山阿姆的13把匕首其中一把叫金紅玫瑰XD
  *維克多:果然是好物
  *俾斯米爾:你可以跟寇斯卡買下,開創遠山家的傳承

  俾斯米爾:「你們快點拿一拿吧。」
       「地下城的灰塵讓我過敏。」

  拉烏斯:「失禮了。」取下項鍊,讓蕗緹希看看是不是這玩意。
  蕗緹希:「不錯....就是這個....」蠻子女感動萬分
  GM:寇斯卡站到棺材上嚷嚷:「剩下都是我的東西!」

  俾斯米爾:「蕗緹希小姐,真是太好了。」一面說一面摸著蕗緹希的腰
  蕗緹希:「謝謝你們....」蠻子女像你們道謝,抹了抹眼淚
  *索拉:趁機吃豆腐XDXDXD
  *索洛克:嘖嘖XD

  GM:然後你們聽到了碰碰碰的巨響

  俾斯米爾:「見你這麼開心,我們都很替你高興……那是什麼聲音?」
  索洛克:「不是吧....」

  *維克多:Q.Q
  *GM:當然是
      寶貝箱的狗要出來見客了
  *維克多:原來不是前一個房間的不死冥河娃娃嗎
  *索洛克:那是下一場
  *GM:嗷嗷
  *索拉:「不妙啊」

  *GM:大家來丟init吧
  *俾斯米爾:rolling 1d20 + 1(2)+1= 3
  *索拉:rolling 1d20+3(4)+3= 7
  *索洛克:rolling 1d20(6)= 6
  *GM:rolling 1d20(20)= 20
      rolling 1d20 + 3(9)+3= 12
      rolling 1d20 + 2(5)+2= 7
      rolling 1d20 + 1(4)+1= 5

  GM:好
     那就戰鬥開始啦
  GM:殭屍犬衝了出來
     rolling 1d20 + 4(12)+4= 16
     rolling 1d20 + 4(18)+4= 22
     rolling 1d20 + 4(13)+4= 17
     rolling 1d6 + 4(1)+4= 5
     rolling 1d6 + 4(6)+4= 10
     rolling 1d6 + 4(6)+4= 10
     索拉、索洛克、維克多分別被殭屍犬攻擊
     傷害分別是5、10、10

  *GM:是不是有點痛
  *索拉:很痛
  *拉烏斯:好像不是「有點」

  索洛克:仆街 -2

  GM:換維克多
     然後拉烏斯也動吧
  GM:rolling 1d20 + 4(2)+4= 6
     rolling 1d6(5)= 5

  維克多:退一步施法護盾術
      AC19 over
  拉烏斯:移動,全防禦。
  GM:好
     臭臉妖精退了好幾步
     朝殭屍的方向射箭
     差點射到拉烏斯

  GM:換索拉和蠻子女
  索拉:後退 對狗狗施放Color Spray
     DC16
  GM:索拉施放了color spray
     但是好像殭屍犬們根本不怕
  GM:rolling 1d8 + 1(8)+1= 9
     蠻子女對光頭施放cure light wound
     +9
     換索洛克和俾斯米爾

  *索洛克:什麼!蠻子女是施法者!
  *俾斯米爾:什麼!蠻子女是施法者!
  *索拉:XDXDXD

  索洛克:rolling 1d20(2)= 2
      投石索沒中,結束

  俾斯米爾:「生命的能量充滿大氣!」
       rolling 1d6(5)= 5
  俾斯米爾:引導正能量
       大家治五點,殭屍……應該要扣五點吧
       結束
  *拉烏斯:正能量爆破好威
  *GM:好賤

  GM:隊長英勇地上前
     rolling 1d20 + 5(4)+5= 9
     豪邁地揮空
     回合結束

  GM:換回殭屍犬
     殭屍犬
     分別攻擊索拉
     蠻子女
     還有蟲人
     rolling 1d20 + 4(16)+4= 20
     rolling 1d20 + 4(9)+4= 13
     rolling 1d20 + 4(4)+4= 8
  GM:rolling 1d6 + 4(2)+4= 6
     只有索拉被咬
     受傷6點
  俾斯米爾:殭屍犬好兇

  GM:換維克多和拉烏斯還有索拉
  維克多:手扒狗肉
      幻靈猛撲以雙爪撕扯獵物
      rolling 1d20+5(19)+5= 24
      rolling 1d20+5(3)+5= 8
      rolling 1d6+5(4)+5= 9
      rolling 1d6+5(2)+5= 7
  維克多:應該只有一下 dmg9

  拉烏斯:攻擊維克多右下的殭屍犬
      防禦式攻擊-4夾擊+2=12 AC+2=19

  GM:維克多和拉烏斯放倒了一隻殭屍犬
  GM:rolling 1d20 + 4(4)+4= 8
     臭臉妖精射擊攻擊索拉的殭屍犬
     但還是沒中
  薇兒泰:「伏琳格勒梅你快退後!」臭臉妖精焦急地大喊

  GM:換索拉、蠻子女、索洛克
  索拉:後退拔出匕首射向最下方的狗[Hand of Apprentice]
     rolling 1d20+5(11)+5= 16
     rolling 1d4+2(3)+2= 5
     dmg 5

  索洛克:使用激發勇氣
      攻擊和傷害骰+1
  GM:喔喔
     good job

  GM:換隊長和俾斯麥
  俾斯米爾:rolling 1d20 + 1(4)+1= 5
       我拿出短矛投向殭屍犬,顯然沒有投中
       over
  GM:喔對了
     你們用slash的
     應該是說
     不是slash傷害的
     都感覺到效果不佳
  *俾斯米爾:有這種事
  *拉烏斯:有這種事
  *GM:翻譯:有DR5/slash
  *GM:穿刺的效果就不佳

  GM:rolling 1d4 + 3(3)+3= 6
     rolling 1d20 + 3(14)+3= 17
     rolling 1d8 + 2(3)+2= 5
  維克多:蠻子女有動嗎
  GM:好
     蠻子女放了個法術
     不知道是幹嘛的
     回合結束

  GM:rolling 1d20(9)= 9
     碰碰碰
     另外一側的石棺
     裡面的殭屍狗也闖了出來
     殭屍犬攻擊隊長和蠻子女
     rolling 1d20 + 4(1)+4= 5
     rolling 1d20 + 4(3)+4= 7
     都沒中
  俾斯米爾:果然是愈打愈多

  GM:換維克多和拉烏斯
     還有臭臉妖精
     rolling 1d20 + 4(13)+4= 17
     rolling 1d8(1)= 1
     臭臉妖精一箭射中下面的殭屍犬
     但射在殭屍身上好像根本沒有影響一樣

  維克多:我繞到隊長這邊手撕狗
      rolling 1d20+6(12)+6= 18
      rolling 1d6+6(2)+6= 8
      atk 18 dmg 8
  GM:你是slash傷害對吧
  維克多:claw應該是slash
  GM:好
     蟲人幹掉了一隻殭屍犬

  GM:換殭屍犬二軍團
     rolling 1d20 + 6(3)+6= 9
     帶頭的殭屍犬衝向蟲人
     但沒有咬中

  GM:換索拉、索洛克和俾斯麥
  索拉:對Victor旁的狗放Disrupt Undead
     rolling 1d20+3(16)+3= 19
     rolling 1d6(1)= 1
     ranged touch 19 dmg 1
  索拉:Disrupt Undead是正能量傷害

  索洛克:繼續唱歌
      rolling 1d20(12)= 12
      rolling 1d4(1)= 1
  索洛克:然後投石索打狗,命中12,傷害1
  GM:投石索雖然打中
     但似乎沒什麼效果
     喔對你們記得加上索洛克的+1喔

  GM:rolling 1d20 + 3(19)+3= 22
     rolling 1d6 + 1(1)+1= 2
  GM:蠻子女揮拳
     攻擊殭屍犬
     也沒什麼效果

  GM:好
     換俾斯麥和隊長
  俾斯米爾:rolling 1d8(3)= 3
       引導正能量 3 點
  GM:全中嗎?
  俾斯米爾:全中
       大家補 3 點 HP,殭屍犬扣 3 點 HP
  俾斯米爾:然後五尺移動,over

  GM:rolling 1d20 + 4(6)+4= 10
     隊長持續揮空

  *維克多:隊長~
  *索洛克:慘了
  維克多:「隊長你們可以先解決落單的那隻嗎」
  GM:回合結束

  GM:換維克多、拉烏斯、臭臉妖精
  GM:rolling 1d20 + 4(18)+4= 22
     rolling 1d8(7)= 7
     索洛克正感覺不妙
     臭臉妖精從後面一箭射來
     射倒了殭屍犬

  GM:殭屍犬要咬索洛克
     喔不對
     殭屍只有charge才能移動後攻擊
     殭屍犬是朝索洛克移動過去很想咬
     但又不能咬

  維克多:手扒面前的狗肉
      幻靈猛撲以雙爪撕扯獵物
      rolling 1d20+6(16)+6= 22
      rolling 1d20+6(11)+6= 17
      rolling 1d6+6(1)+6= 7
      rolling 1d6+6(4)+6= 10
  俾斯米爾:幻靈就是維克多嗎
  維克多:yesyes

  *GM:為什麼你可以打這麼痛
  *維克多:Lv1召喚師寵物很痛的啊
  *索洛克:我們給維克多大大打就好了

  GM:蟲人又幹掉了一隻殭屍狗
     殭屍犬往維克多移動

  GM:換索拉、索洛克
  索洛克:維持唱歌,結束
  索拉:以十字弓對狗射擊
     rolling 1d20+4(10)+4= 14
     rolling 1d8+2(6)+2= 8
     ranged 14 dmg 8 piercing
  GM:準確地射中
     箭矢射穿了殭屍犬
     帶出了腸子釘在牆上
     但殭屍犬好像不為所動

  GM:換隊長和俾斯麥
     蠻子女似乎打算袖手旁觀了
     rolling 1d20 + 3(7)+3= 10
     隊長持續揮空....
     圖雷伊:「我狀況好像不太好,你們上!」
  *索洛克:人家是迴空斬,隊長是揮空斬

  GM:換俾斯麥
  俾斯米爾:rolling 1d8(3)= 3
       導引正能量 3
  GM:俾斯麥持續磨血

  GM:好回合結束
     換殭屍犬一軍團
     死光了

  GM:換維克多和拉烏斯
  *維克多:熊熊忘記我有reach
  *GM:XD
  *維克多:算了他們都最短距離移動
  *GM:你可以一次退一格,他們就不能揍你了
  *維克多:那我就壞心的退後一格

  維克多:手撕腸子狗
  維克多:幻靈猛撲以雙爪撕扯獵物
      rolling 1d20+6(5)+6= 11
      rolling 1d20+6(16)+6= 22
      rolling 1d6+6(3)+6= 9
      rolling 1d6+6(1)+6= 7

  GM:好
     換拉烏斯和臭臉妖精
     沒事幹

  GM:拉烏斯把殭屍犬砍倒
     換殭屍犬二軍團
     殭屍犬又移動過來
     換索拉和索洛克

  索拉:繼續對狗射擊十字弓
  索拉:rolling 1d20+4(13)+4= 17
     rolling 1d8+2(1)+2= 3
     中了但沒傷害
  索洛克:繼續唱

  *維克多:拉烏斯武器好多
  *GM:武器王
  *維克多:弁慶嗎
  *GM:那就要讓他仁王立了
  *索拉:XD

  GM:蠻子女沒有要幹嘛
     換隊長和俾斯麥
     rolling 1d20 + 3(7)+3= 10
     隊長還是在揮空
     真的很遜耶這隊長

  *維克多:難怪蕾蕾塔不尬意
  *索拉:太空虛了

  GM:俾斯麥
  俾斯米爾:投閃電
  俾斯米爾:rolling 1d20 + 1(2)+1= 3
       rolling 1d8(3)= 3
       完全沒中

  GM:好回合結束

  GM:換維克多和拉烏斯
     還有臭臉妖精

  *拉烏斯:這通道只有一格寬?
  *GM:對一格
      當然是特技動作飛過去之類的

  維克多:從拉烏斯身後搔抓狗狗
      幻靈猛撲以雙爪撕扯獵物
      rolling 1d20+6(14)+6= 20
      rolling 1d20+6(17)+6= 23
      rolling 1d6+6(6)+6= 12
      rolling 1d6+6(6)+6= 12

  *GM:靠
      好不用你飛了
  *維克多:我不是故意的

  GM:拉烏斯你前面這格
     小小的空間裡
     塞滿了犬屍
     都被獨角仙撕得七零八落的
     一片狼藉
  GM:戰鬥結束


  *拉烏斯:被瞬殺了嗎實在太可怕惹。
  *俾斯米爾:如果換算成真實世界的時間,大概一分鐘內就完結了
  *拉烏斯:特攝champion hold全場沒什麼意外是正常現象。(咦
  *索洛克:Go~Go~Power Victor~~
  *俾斯米爾:殭屍犬衝上來大家就一陣暴打
  *維克多:光頭明明就被狗群暴打
  *俾斯米爾:互相暴打

  薇兒泰:「沒想到居然化作了殭屍....這違反大地的道理了。」
  維克多:「好危險,拿了寶物就會被他的寶貝狗攻擊的機關嗎」
  寇斯卡:「還好我本人在場,否則就不是打打殭屍狗這麼簡單。」
      「搞不好你們還要對付我爺爺呢。」
  拉烏斯:「我們會很樂意到時候請你跟你爺爺一對一敘敘舊。」

  GM:嘶的一聲

  *維克多:光頭又要被暴打了嗎

  GM:一團黑影在石棺前成形
     果然爺爺要登場了

  *索拉:不會吧XDXDXD
  *俾斯米爾:囧

  GM:rolling 1d20 + 2(6)+2= 8
     從索拉繼續
     索拉、索洛克還有俾斯麥

  寇斯卡:「媽呀!」
  維克多:「剛才講的那個本人去溝通一下如何」
  拉烏斯:「看阿寇斯卡是你爺爺?真是感動的祖孫會面!」
  俾斯米爾:「寇斯卡交給給你了!」
  索拉:對黑影大喊:「你是可可亞麥片粥嗎」
  索洛克:躲到蠻子女旁邊
  GM:rolling 1d20 + 5(10)+5= 15

  索洛克:靠,蠻女竟然跑了
  俾斯米爾:Bless
       所有人命中和抗恐懼再 +1
  *索拉:她東西到手當然溜了
  *維克多:我覺得我們也可以溜了

  GM:隊長衝了上去
     長劍砍中黑影
     然後穿了過去
  圖雷伊:「這什麼狀況?」

  俾斯米爾:「隊長快跑啊!」
  索洛克:那我躲到妖精女旁邊
  拉烏斯:(把寇斯卡往前擠
  GM:回合結束

  GM:換維克多和拉烏斯
     還有臭臉妖精
  維克多:「隊長你傻啦?我們東西拿到就跑啦」

  *維克多:剛才隊長沒打中?
       還是虛體的關係
  *GM:虛體生物他搞不定
  *維克多:沒人搞得定
  *GM:只能丟50%拼運氣
  *索拉:我有arcane strike 視為+1 magic weapon 但不想打

  GM:寇斯卡往棺材裡一把抓
     然後往門口逃了
  索洛克:有人可以攔他嗎??
  維克多:那我攔下寇斯卡試試
  GM:你不去打怪在這邊攔半身人幹嘛XD
  維克多:我也沒理由打爺爺XD
  GM:那丟CMB
  維克多:我算一下
      rolling 1d20 + 6(15)+6= 21
  GM:半身人仆街
     東西灑了一地
  俾斯米爾:你們幹嘛一直欺負他

  GM:爺爺要飛過去
     你們幾乎全都有AOP
     有人要打嗎?
  索拉:不打
  維克多:不打
  索洛克:不打
  GM:隊長當然照打不誤
  俾斯米爾:爺爺看到金孫跌倒於心不忍
       不打
  GM:rolling 1d20 + 3(11)+3= 14
  GM:rolling 1d20 + 5(12)+5= 17

  GM:爺爺一把掐住蠻子女
     rolling 1d6(4)= 4
     力量掉4

  GM:換臭臉妖精和索拉
  薇兒泰:「現在怎麼辦?」臭臉妖精緊張萬分
  索拉:「當然是談判了。」
  GM:蠻子女抓著項鍊往門口跑去
  俾斯米爾:「蕗緹希!」
       蕗緹希跑真快
  GM:當然
  索洛克:閃人囉
  GM:換俾斯麥和隊長
     隊長跑下來猛砍黑影
     rolling 1d20 + 5(8)+5= 13
     完全沒有要打中的感覺
     回合結束
  *索洛克:其實隊長只是背景特效對吧?

  GM:換維克多和拉烏斯
  拉烏斯:「圖雷伊,我們動不了他可可亞燕麥粥的,走了!」
  維克多:「隊長你別管他爺爺了,我們帶上寇斯卡走吧」
  索拉:「可是隊長這樣打我們好像也沒立場談。」
  GM:寇斯卡撿了匕首,跑了
     地上還有兩枚戒指和一件秘銀衫
  俾斯米爾:我放正能量rolling 1d8 + 1(3)+1= 4
       四點
       然後移動
  GM:換爺爺
  俾斯米爾:幹
       爺爺超快
  GM:rolling 1d20 + 4(2)+4= 6
     黑影抓向蠻子女
     但蠻子女一個打滾
     閃掉了
     蠻子女一個打滾之後完全沒有停頓,直接就跑出了古墓

  GM:換索拉和索洛克
  索拉:往外跑了
  索洛克:「他偷了你的匕首!!!」(指著寇斯卡對可可亞大喊)
      喊完我也要溜了
  *俾斯米爾:好賤XD
  *GM:真是英雄好漢
  *維克多:不愧是沒在種田的
  *索洛克:我本來想唱迷魂曲的

  GM:換隊長和俾斯麥
  圖雷伊:「秘銀衫,不撿嗎?」
  索拉:「不要撿別人的東西啦!」

  GM:俾斯麥
  俾斯米爾:地上還有什麼東西
  GM:兩枚戒指和秘銀衫
  俾斯米爾:我先施一個聖域術好了
       然後再慢慢撿
  *GM:更賤
  *維克多:好賤
  *索拉:XDXDXD
  *索洛克:我們是要消除邪物上的詛咒,絕對不是貪財

  GM:回合結束

  GM:好啦
     基本上,可可亞不會追出古墓
     寇斯卡和蠻子女逃出去之後,爺爺就只會繞著俾斯麥飛來飛去,發出
     尖叫,但俾斯麥慢條斯理底把他的寶貝loot光
     然後大搖大擺地離開了古墓

  *俾斯米爾:kerker
  *索洛克:賤透了
  *維克多:可可亞生前的報應終於姍姍來遲了
  *GM:碰到賤中之賤
  *索洛克:我覺得我應該打不贏可可亞,不然還滿想趁機報仇的XD
  *GM:你可以去練功再回來報仇

  GM:戰鬥結束

  GM:你們逃出古墓
     蠻子女足足逃出了半哩才停下來

  俾斯米爾:蕗緹希有沒有受傷啊
  GM:她就被黑影打中,掉了力量

  GM:寇斯卡手中緊緊抓著匕首
     喜不自勝
  寇斯卡:「祭司謝謝你幫我拿東西。」

  俾斯米爾:「等一下現在這是我的了。」
       「我剛剛看到你把這些東西丟在地上不要了,於是我就拿走了。」
  寇斯卡:「這是我爺爺的遺物!」
  俾斯米爾:「好喔。」
       「那我就拿回古墓還你爺爺。」
  寇斯卡說:「是那個誰把我絆倒的。」
  俾斯米爾:「是誰,我沒看到啊。」
  索拉:「你不是自己摔倒的嗎?」
     「走路真不小心。」
  維克多:「大家都有看到你自己摔倒」
  索洛克:「拿不動就不要硬拿嘛,種田的要知足啊」

  圖雷伊:「不過祭司還是不要侵占別人的東西比較好。」
  俾斯米爾:「你怎麼這樣說話。我只是拿走沒人要的東西而已。」

  維克多:「好啦,反正我們目的達到了,這事情可以結束了」

  *索洛克:我們可以拿隊長跟爺爺交換寶物嗎?

  寇斯卡:「你們是真的要搶我的東西?」
  俾斯米爾:「真的,你不知我是邪神祭司嗎?」
       把東西丟還給寇斯卡
       「開玩笑的。」
       「瞧你急的,哈哈哈哈哈哈!」
  GM:寇斯卡笑容滿懷:「我就說各位英雄好漢怎麼可能欺負我一個半身人
     呢~」
  寇斯卡:「等我換了錢,會好好報答各位的。」

  薇兒泰:「你們拿到了你們要的東西,對付山之王的事情不要忘了。」
  薇兒泰:「我要回去陪我爹爹了,後會有期。」
  俾斯米爾:「好,晚點見,回去路上小心。」
  索拉:向薇兒泰道別
  GM:臭臉妖精走了

  索洛克:「好啦,先回村子把事情了結吧」
  俾斯米爾:「蕗緹希,接下來你要怎辦?」
  蕗緹希:「謝謝各位的協助,讓我能夠拿回族裡的寶物。」
      「對你們村子的失禮,有機會我們一定會報答。」
      「我們先回去,把村裡的人給放了。」
  俾斯米爾:「好說好說,有空多來我們村子坐坐。」
       「我請你們喝我自己釀的酒。」
  蕗緹希:「有機會一定會去。」蠻子女感激地看向風神祭司

  圖雷伊:「你們趕快先把蕾蕾塔....還有大家給放了。」
  索拉:「咱們快回去吧。」
  俾斯米爾:「讓你們部落招待我們村人,實在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

  GM:於是你們回到村裡
     蠻子女通知之下
     妮可和拉烏斯的老爸、蕾蕾塔、倒楣的路倒詩人法西弗、酒店老闆都
     被放回來了
     你們也依約把被抓的蠻族給放了
     應該會放人吧?

  維克多:詩人可以送給他們沒有關係
  俾斯米爾:當然會,如果不急著走可以請他們在村中作客幾天
  拉烏斯:「承蒙關照了。」(合十

  GM:蠻子們給你們送了一些野味
     當晚就設宴祝賀雙方的紛爭平安落幕
     你們才知道他們這族叫作考傑斯塔族
     是斯尼人
     也就是傳說中是雪妖精和人類混血的族裔
  俾斯米爾:原來如此
       他們平日是如何生活?
  索拉:算是半精靈嗎
  GM:妖精血脈已經很薄了
     基本上就是人類
     過著遊牧生活
  維克多:那就順便記錄下他們的鄉野故事跟文化
  索拉:我媽是哪一族的妖精?
  GM:是別族的
     和他們不一樣
  索拉:ok

  GM:法西弗一出來,就拉著索拉的手
     傾訴衷情
     「這麼多天沒見到小姐,真是讓我焦心啊~」

  *索拉:不是該去蕾蕾塔嗎XD
  *俾斯米爾:太久沒見到你,想你了
  *GM:蕾蕾塔也被抓,他每天都看的到
  *維克多:枕邊不如路邊

  法西弗:「我對蕾蕾塔只是為了表演,是在炒熱氣氛,我對小姐你才是真心
      真意的啊~」
  索拉:「唉呀真是委屈你了誠懇的法西弗先生,你的心焦了怎麼辦呀?」
  法西弗:「只要能夠待在你的身邊,枯萎的花朵也能復生啊~」詩人對索拉
      小姐說
  索拉:「真的嗎,枯萎的法西弗先生?呵呵。」
     召來老鷹站在我手上
     「可是我的老鷹最喜歡啄如花朵般的法西弗先生,你還可以,你還可
     以待在我身邊嗎?」
     讓老鷹作勢要攻擊法西弗
     先嚇嚇他
  索洛克:用拳頭證明自己的價值吧
  法西弗:法西弗唱起了歌
      竟是對老鷹使用迷魂咒

  蕾蕾塔:「對不起讓你操心了,不過大家都沒事真是太好了。」對拉烏斯說
  拉烏斯:「這幾天他們應該沒幹些什麼奇怪的事情吧蕾蕾塔。」接連幾天都
      無法確認安危,的確是讓拉烏斯擔心得很。
  蕾蕾塔:蕾蕾塔臉一紅,說:「沒有,他們對我們還挺客氣的。」
  維克多:「說沒事的確是沒事,只是拉烏斯先生在之前的戰鬥中毒,身體不
      知好點了沒」
      「可能需要個幾天調理調理」對蕾蕾塔說
  蕾蕾塔:「那怎麼辦?可以治得好嗎?」蕾蕾塔心急地說
  拉烏斯:「休息幾天應該就沒問題了吧?」對毒物沒什麼概念,拉烏斯只能
      如此期待。
  維克多:「不知道呢,也許經過其他人細心的照顧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後遺症
      了」對蕾蕾塔眨眼
  蕾蕾塔:「其它人?誰是其他人?」蕾蕾塔對維克多問,然後看向蠻子女和
      索拉
  維克多:攤手苦笑,指了指蕾蕾塔後繼續喝酒

  俾斯米爾:話說那天抓蕾蕾塔的帥哥是哪位
  GM:黑頭髮跑進房子裡那個?
  俾斯米爾:對啊
  GM:他叫作納格米奈
     是速度型的劍客
  俾斯米爾:納格米奈有在晚宴上嗎
  GM:有啊
  俾斯米爾:過去跟他攀談好了,問他在哪學的劍技
       其實是想跟他打聽蕗緹希的八卦,想問蕗緹希還是單身嗎
  GM:蠻子女是單身,不過追求者眾
  俾斯米爾:原來如此
       不知道蠻子女喜歡什麼動物
  GM:納格米奈喝了祭司很多酒
     打聽到蠻子女居然喜歡豹子
  俾斯米爾:豹在這裡應該算奇珍異獸了
  GM:可能有雪豹之類的

  GM:你們經過了晚宴,才發現其實這些蠻子倒也算好相處
     雖然起初村人們都有點排斥
     但喝了點酒之後就都沒問題了

  GM:蠻子們隔天就離開了

  俾斯米爾:他們要去哪
  GM:回去族裡
  俾斯米爾:嗚嗚嗚,蕗緹希要走了
       我會想她的
  維克多:沒有要留下來幫我們打山王嗎
  GM:有啊
     但是得先回去報備嘛
     他們說他們半個月再回來對付山王
  俾斯米爾:畢竟是取回了項鍊,這麼重要的事還是好好處理比較好





  *     *     *     *     *     *  





  GM:你們這半個月有要幹嘛嗎?
  俾斯米爾:去看看臭臉女好了
       好歹也是個妹
  索拉:藉故擺脫法西弗 帶媽媽去薇兒泰家
  GM:臭臉女他爹翹毛了
     你們正好來幫忙挖洞
  索拉:去幫忙辦後事
  俾斯米爾:然後
  拉烏斯:跟薇兒泰好好討論該怎麼解決山之王的事情?

  GM:你們在森林裡舉辦了樸素而簡單哦喪禮
  俾斯米爾:我可幫忙舉辦喪禮
       a.k.a. 幫忙挖洞
  索拉:問薇兒泰要不要搬來我家住
  GM:薇兒泰好像把獵殺山王當做了父親的遺命
     薇兒泰說他自己一個人比較自在
  薇兒泰:「還要再等半個月有點久....不過也只好這樣。」
      「我會多準備一些弓箭,你們最近最好也小心一點,沒事不要進入
      森林。」
  索拉:理解她的想法,就不勉強她了,等山王的事解決再說

  維克多:醉生夢死
      沒有啦,去寇斯卡那鑑定看看寶物都是些什麼
      順便做落跑的準備
  俾斯米爾:寇斯卡一直說要換錢,要不要乾脆跟他買
  GM:寇斯卡發現在村子裡是根本沒辦法換到錢的
     他去問了雜貨店老闆
     老闆阿圖拉斯說要等他去烏涅日辦貨
     你們村裡才剛收成
     大概下個月可以去一趟城裡
     才有辦法賣錢
     蠻子們離開後三四天
  拉烏斯:魔法物品的價碼太高無法脫手(GG

  俾斯米爾:去城裡的路途有多遠啊
  GM:其實才一兩天的行程
     但半身人就是懶
     不想自己出門
  索洛克:是怕被搶吧

  GM:這天,村裡人說住在東北的牧人克流納斯已經好幾天沒看到了
     村人說好像從蠻子打過來那天就沒看到他人
     不知道去哪了
     警備隊當然組織了起來在附近找人
     不過都沒找到
     隊長要大家避開森林
     可是不進森林好像也沒什麼好找的
  拉烏斯:「感覺跟山之王脫不了什麼干係。」

  GM:又過了兩天
     大概在中午的時候
     大隊人馬來到了村子
     是全附武裝的士兵
  俾斯米爾:嘖嘖嘖,看來等不到半個月了
  拉烏斯:城裡來的士兵?

  GM:「本人是魏赫曼‧馮‧烏祖利艾爵士,本隊的副隊長。」
     說話的是個胖子
     他說著,比了比他身邊一個趾高氣昂的騎士
     「這位是歐特曼‧馮‧沙爾欽托斯爵士,本隊的隊長!」
     「我們聽說這裡有異教徒入侵,中央憐憫各位,並沒有因為你們住在
     鄉下就放棄你們,特地派遣本隊前來救援、穩定局面。」
     「這裡是哪個傢伙管事?」魏赫曼問
  圖雷伊:「我是警備隊隊長圖雷伊....」
  GM:「警備隊隊長能幹嘛?你們村裡的長老是誰?」魏赫曼說
     於是村裡比較有地位的幾個人
     半身人寇斯卡、皮匠、酒店老闆還有雜貨店老闆都被請了過去
     他們占領了寇斯卡的大宅
     當作駐地
     你們看這一行人大概有三四十名士兵
  索洛克:「希望那個矮子別惹出什麼亂子...」(躲在人群裡)

  GM:那個胖子魏赫曼叫你們在村子的廣場立四根柱子
     然後士兵們就拖出好幾個被打得皮青眼腫、衣衫襤褸的傢伙
     你們一看
     居然是之前才喝酒聊天的那些蠻子
     四個人被綁在柱子上,氣若游絲
     然後又有七到八個人被拖了出來
     被扔在河邊
     居然已經被他們打死了
  拉烏斯:「嘖!」
      蠻女頭頭呢?

  俾斯米爾:靠夭
       「這其中必定有什麼誤會啊,大人。」
  GM:「嗯?你是羽蛇神祭司?」魏赫曼看到俾斯麥
     臉色稍緩
  俾斯米爾:「正是在下。大人,為何把他們打成這樣。」
  GM:「唉祭司大人啊,一切都是為了虔誠令啊,這些不服從真神大道的異
     教徒,當然要讓他們體會諸神的榮光才行。」
  GM:你們一看
     奈格米奈也被綁在柱子上
  俾斯米爾:「請問具體來說他們犯了什麼罪?」
  GM:「不信神,這罪還不夠重?」魏赫曼說
     「當然重!讓他們這麼乾脆就死了還是便宜他們了。」說話的人是一
     個金色短髮的年輕騎士
     這騎士身上的盔甲有火焰的紋章
     可能就是傳說中的聖火騎士團的人
  俾斯米爾:「請問你們信神嗎?」
  魏赫曼笑道:「當然啦,在虔誠令下,誰敢不信神呢~」
  俾斯米爾:「但神沒有叫我們要殺光不信仰他們的人啊。」
  GM:「祭司你可能誤會了。」一直沒有開口的軍隊隊長奧特曼說
  俾斯米爾:「在下洗耳恭聽。」
  GM:「貴村裡有個叫做克流納斯的牧人對吧。」奧特曼說
     「克流納斯四五天前來到烏涅日,向官方求援,說有異教徒蠻族攻擊
     村子。」
     「官方十分重視地方的安危,立即命本人組織軍隊前來救援。」
     「在路上我們見到鬼鬼祟祟的蠻族,上前盤問,卻遭到他們攻擊。」
     「幸好我軍訓練精良,這些蠻子不是我們對手,在失去幾名英勇的戰
     士後總算驅散他們。」

  俾斯米爾:按頭太陽穴一付頭很痛的樣子
  GM:奧特曼摸了摸鬍子:「祭司,看起來村子好像已經沒事了。」
     「不知道為什麼被攻擊的村子忽然又沒事了,應該不會是有人和異教
     徒勾結,背叛真神信仰吧。」奧特曼說
  俾斯米爾:「此事實屬荒謬。」
       「在下保證村中絕無任何異端信仰的情事。」
  GM:「那就好,我們即將在村裡進行調查,同時也鞏固守備。」奧特曼說
     「祭司在這裡久駐,想必對村裡的狀況也非常了解,是否可以邀請您
     一同作為調查隊的一員?」奧特曼說
  俾斯米爾:「自然是可以。在那之前想要請教,大人接下來打算如何?」
  GM:當然是拷問啦

  *索拉:問題:官方對冰之塔的態度如何?
      如果官方不敵視冰之塔的人,我會先留在村裡觀察
  *維克多:這時候應該是列管了吧
  *GM:冰之塔當然沒有被敵視啊
      冰之塔就像是婦聯會之於國民黨一樣
      是官方的外圍組織
  *索拉:竟是這樣XD 那我還蠻尷尬的

  GM:於是俾斯麥被抓去當陪審團了
     你們其他人有什麼打算?
  索拉:找到索洛克把他拉到一邊小聲說「得想辦法通知蕗緹希」
  索洛克:「先得想辦法把這些士兵誘離村子,不然璐緹希那票人如果殺回來,
      村子大概會被燒掉吧」
      「不過話說回來,我也差不多該閃人了,之前得罪那個小矮子,誰
      知道他會不會趁機報仇」(小聲告訴索拉)
  索拉:「山王?」看向索洛克
  索洛克:「山王?似乎是個好主意。不過你可能要先叫妖精小姐避避風頭,
      這麼多種田的男人在森林裡遇到一個妖精女孩,誰知道會出什麼亂子」
  索拉:「你先去薇兒泰那裡避避風頭,再設法通知蕗緹希。」
  維克多:「我們分批去通知薇兒泰,讓她去找路緹希下落比較快」跟索拉他
      們咬耳朵
  索拉:「有任何消息我去森林找你們。」
  索洛克:「那我就順便一起通知了,大家保重啦」
      (趁大家講官話時溜走)
  維克多:我也來包袱款款
  索拉:「維克多也麻煩你了。」
  維克多:包袱款款組團先去臭臉那
  索洛克:風緊扯呼

  GM:你們想溜
     但發現警衛森嚴
     逃不太出去
     除非幹掉幾個士兵
     要下手嗎?
     詩人法西弗似乎也對軍隊躲躲藏藏有點害怕
  俾斯米爾:你們有辦法救出其他蠻子嗎
  索拉:官方會理睬冰之塔的學徒嗎?
  GM:當然不會管你一個學徒
  索洛克:我要去找法西佛,問他要不要一起閃人
      法西佛同意的話我們就一起用魅惑類的法術混出去
  維克多:人柱們應該是眾目睽睽之下沒得救了
      我是不介意幹掉士兵閃人
  索拉:想說我要去森林裡採集,帶幾個人當保鏢出去
  GM:怎麼可能放你出去採藥

  GM:審判團針對幾個長老先開始問
     俾斯麥也在場
  GM:酒店老闆一直在顧左右而言他,說村裡都是好人,他會盡全力服侍各
     位ㄉㄉ
  GM:皮匠,也就是拉烏斯和妮可的老爸,硬氣得很,什麼都不講
     魏赫曼和奧特曼覺得這皮匠一定有問題
  GM:雜貨店老闆一直說自己也是里安農之風的商會會員,絕對忠於真神信
     仰,但又講不出所以然
  GM:然後寇斯卡就一五一十地說了
     把異教徒攻擊村子然後村人決定幫忙異教徒找東西的事情都講了

  *索拉:靠
      第一次想掐死半身人

  GM:於是隔天帶頭的,就是警備隊隊長圖雷伊就被抓了起來
     他們要他招出所有協助異教徒的人
     圖雷伊死不肯講
     那個輕頭髮的年輕騎士就在廣場上拿鞭子抽打圖雷伊
  俾斯米爾:我來制止那個年輕騎士
  GM:風神祭司擋住那騎士
     「祭司我這是為了諸神行事啊!」
  俾斯米爾:「你們倒底想要幹嘛?你們做事的方式亂七八糟。」
       「除了找人出來鞭打之外你沒別的事好做嗎?」

  GM:這時候,村子東邊卻有一人快馬闖了進來
     士兵們沒有辦法擋下他
     這個騎者到了廣場,跳下馬來
  GM:「住手!我是鷹之隊的阿拉斯。」來人大叫

  *維克多:居然是他XD
  *索拉:一聽精神都來了
  *俾斯米爾:三小……

  GM:「這裡,維澤督米艾,還有附近的坦斯卡瓦、西納梅,都是由我們鷹
     之隊負責維持治安的,所以我也算是當事人。」這個叫做阿拉斯的人
     說
     鷹之隊是附近幾個村子籌錢僱來的傭兵團
     事實上你們村子的警備隊可以說是他們訓練出來的
     圖雷伊和拉烏斯基本上可以算是他的徒弟
     村裡的人應該有看過這個人
  GM:「『隼鷹』阿拉斯嘛,我聽說過你。」奧特曼說
     「放高利貸、調戲良家婦女、強盜殺人,吃官方的米卻幹盡壞事。你
     在這裡又要幹什麼?」魏赫曼說
  阿拉斯:「樹大招風,人帥招忌,你愛怎麼講我沒有意見,但這村子是我們
      鷹之隊保護的,我要參與你們對這村子的調查,在罪證確鑿之前,
      不能對村人動手。」
  魏赫曼吐了口口水:「不過是雪崩騎士團的叛徒,一條喪家犬,也敢在這裡
           吠?」
  阿拉斯:聽到魏赫曼講到雪崩騎士團,忽然就按劍走了上去:「你嘲笑我可
      以,嘲笑雪崩騎士團就不行。」
  GM:魏赫曼似乎被阿拉斯的威勢所懾,縮了
     最後圖雷伊的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

  *索洛克:沒有要釘孤隻嗎?
  *GM:胖子不敢打
  *索洛克:應該拿手套甩他臉才對

  GM:你們把圖雷伊帶回村裡的小旅館
     拜俾斯麥出手,圖雷伊只被打了兩下
     阿拉斯跟那兩個傢伙去談判了
  維克多:阿拉斯一個人來談判也太有尬資
  索拉:雖然很不爽他 但也很佩服他

  俾斯米爾:其他的蠻子呢
  GM:蠻子還是被綁在柱子上
     圖雷伊對俾斯麥不住道謝
     拉烏斯在離開時,阿拉斯有塞了張紙條給你
     裡面寫,晚上十點酒店碰面
     你們晚上十點要出現嗎
  拉烏斯:YES
  維克多:好啊
      反正也出不去
  索拉:考慮很久 還是去了
  索洛克:去吧
  俾斯米爾:好
       不用考慮了
       鼓勵大家去

  GM:阿拉斯是個四五十歲的中年
     看起來保養的不錯
     他看到你們,就連聲嘆息
     「怎麼會搞成這樣呢?」阿拉斯說
     「你們被蠻族攻擊應該先通知我的,不應該自己就下去幹了。」
  阿拉斯:「這樣把事情搞得愈來愈複雜。」
      「我今天只是先嚇嚇他們,我的人還在西納梅,至少兩天才會到。」
      「這兩天控制不住場面,我們就慘了。」
  圖雷伊:「他們到底想幹嘛?」
  索洛克:「等通知到你我看種田的都要被蠻族殺光光了」
  拉烏斯:「原本想說對方只是來找東西,一下解決了事了。」
      「真正莫名其妙的不是這些騎士團的人嗎?」
  俾斯米爾:「他們在做的事似乎跟傳教無關啊。」
  阿拉斯:「當然無關,我看他們講到最後,反正就是對你們村子認定有嫌疑,
      要你們拿出點錢奉獻給他們,他們就當作沒事就走了。」
  俾斯米爾:「換句話說,就是強盜。」點頭點頭
  阿拉斯:「虔誠令這條法律,就是讓官方的人能夠用莫須有的罪名給老百姓
      定罪,然後強取豪奪。」
  拉烏斯:「說到底就是光天化日下的搶劫嘛。」(
  阿拉斯:「合法的強盜。」阿拉斯忿忿地說然後看到俾斯麥,「呃,我並不
      是質疑帝國的統治,我只是說實話而已。」
  俾斯米爾:「沒關係,帝國什麼的我才不關心。」
  維克多:「沒什麼好奇怪的啊,不是到處都在這麼做嗎?」
  阿拉斯:「帝國對佳涅宛這種鄉下地方是半放任的狀態,但實際上也等於是
      縱容這些法茲貴族在我們的土地上橫行霸道。」
  索拉:從頭到尾不講話 臉色有點難看
  GM:你們會不會把事情老實地跟阿拉斯講?
  俾斯米爾:我就老實說了吧
       沒什麼好隱瞞的
  維克多:我不會,但是隊長很有可能XD
  拉烏斯:老師是自己人沒什麼特別好隱瞞的(思

  阿拉斯:阿拉斯沉吟了一會:「我認為必須先想辦法把蠻子們給放走。」
      「在中央軍的眼中,異教徒就是罪惡,他們殺起異教徒根本不會手
      軟。」
      「就算要動手也得把蠻子放走,至少讓他們回去傳話,說明村子的
      立場。」
      「否則等中央軍走了,蠻子也是會來血洗你們村子。」
      「雖然鷹之隊自然不怕這些蠻子,但沒有意義的衝突能夠避免最好。」
  俾斯米爾:「好喔。所以我們要怎麼辦比較好?」
  法西弗:「等一下你們不是認真的吧?」詩人忽然插嘴
      「要對中央軍動手?本來只是誤會的就會變成不只是誤會喔!」
  俾斯米爾:「你可以現在退出啊。」
       「他們做這些事簡直就違背了真神的信仰,真正的真神信仰者不
       能坐視不管。」
  維克多:「這本來就不關你的事吧?」
  索拉:「我不會攔你。」
  索洛克:「不然就把事情都推到我身上吧」
  維克多:「光頭你傻了嗎...」
  索洛克:「反正對種田的來說,蠻子本來都是一掛的不是嗎?」
      「事情弄完我當然是跟著他們一起閃人,我喜歡吃烤豬肉,但不喜
      歡被當豬烤」
      「況且這些城市來的笨蛋再不走,我遲早要被拿來開刀,你看那個
      矮子出賣自己人有多順手」
  法西弗:「唉,索拉小姐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可以說幾句話嗎?」
  法西弗:「除去鷹之隊在這附近的威名之外,村裡有個風神祭司應該也讓那
      些兵痞有點意外,所以沒有做的太絕。」
      「這些人畢竟只是封建軍隊,不是我們聖火騎士團或是雪崩騎士團
      的人那麼有紀律。」
      「我覺得只要拿出帝國臣民的身分,應該是可以和他們好好談的。」
  拉烏斯:「——意思是說拖個兩天,等鷹之隊的人到了這裡就沒什麼好怕的
      了?」
  法西弗:詩人看向俾斯麥:「我指的是你,代表帝國中央的祭司,還有風族
      後裔的蕾蕾塔小姐。」
  俾斯米爾:「我還真是討厭這身份吶。」
  法西弗:「蕾蕾塔小姐,如果我猜得沒錯,應該也是帝國派駐在佳涅宛的官
      員的家人,端出身分來他們多少會怕吧。」
      「法茲流氓再膽大包天,也不敢和風族直接對抗,所以我認為應該
      用談判的方式解決問題。」
  俾斯米爾:「好,那就有請蕾蕾塔小姐和我們一同前往談判。」
  維克多:「好像也沒更好的方法了?」看看眾人
  阿拉斯:「我不覺得有什麼好談的,而且風族的身分,為何就可以讓他們放
      走蠻族?」
      「我認為直接偷襲他們的警衛,把人放了,再說是蠻族殺進來救人,
      完全可以避免我們村子自己被懷疑。」
      「我們去談了,就顯示出村子的確和蠻子有些關係,我們現在應該
      至少要在中央軍的面前盡量和蠻族切割才是。」
  俾斯米爾:「我們先談談看,談不成再採用阿拉斯的方案。」
  索洛克:「你們先談吧,我去四周繞繞,規畫一下路線」

  GM:方案一:談判;方案二:偷襲放人
     都幾
  GM:還是有人有其他方案?

  俾斯米爾:我打算跟他們講說,我依照風族帝國的指示實施教化蠻子的計劃,
       有自己的進度表,希望他們不要惡化我們的關係,托累帝國和教
       廷的計劃
       然後請他們去古墓破壞異教的浮雕
       順便收掉可可亞的鬼魂
       為表示村人對騎士團與真神感激,將會獻上十分之一的作物
  GM:轉移目標的招術
  索洛克:「要讓他們順便處理一下山王嗎?」
  拉烏斯:「不然趁著聊聊的期間另一邊偷襲放人,按照俾斯米爾的說法也很
      難把焦點放在我們身上?」
  索拉:「我贊成拉烏斯,兩邊一起進行。」
  俾斯米爾:當然是先請他們主動放人
  維克多:所以是要兩邊同時

  GM:好
     所以誰要去談判
     誰要去放人
  俾斯米爾:誰的 dip 高一點的跟我一起去談判吧
       如果他們不願去放人你們再動手
  法西弗:「如果你們信任我的話,我願意幫忙去談判。」
  索洛克:我有8,可是我是蠻子XD
      我怕我去了就出不來了
      蠻子應該會有種族副修正
  阿拉斯:「雖然我覺得沒用,但我還是跟你們一道吧。」

  索拉:我去放人
  維克多:那我變蟲人去宰殺吧
  俾斯米爾:你們動手的時間點應該在他們前往古墓時才對
       了解嗎?
  維克多:好
  俾斯米爾:好

  GM:所以你們放生了俾斯麥
     讓他一個人和蕾蕾塔還有法西弗和阿拉斯去談判
     蕾蕾塔嚇得要命
     說什麼都不敢去談
  拉烏斯:那我跟在談判側好了。
  俾斯米爾:我跟三位 NPC 去談,看能否成功
  蕾蕾塔:「但我不知道要講什麼啊....」
  俾斯米爾:誰能唱首歌鼓勵一下蕾蕾塔
  法西弗:「你就跟在旁邊,擺擺風族貴族的威勢即可。」
      「你是吧?」法西弗看向蕾蕾塔

  索洛克:(拿出馬頭琴演奏一曲)
      「今日過後,不知何時才能再見面」
      (演奏激發勇氣)
      「沒想到我竟然會懷念你們這些種田的....」
  蕾蕾塔:「但是我真的不會....」
  索拉:「蕾蕾塔,我教妳。」
     「妳只要下巴抬高,眼睛往上看,偶爾說些他們聽不懂的話就好了。」
  俾斯米爾:「你不用講話,坐在一邊即可,任何人跟你講話都不需搭理。」
  拉烏斯:「開口的會是俾斯麥跟法西弗,蕾蕾塔,你把他們當作你的下人指
      使,表達要他們代你說話的感覺就好了。」
  GM:好吧蕾蕾塔半推半就地被你們帶去談判
     誰要主導談判?
     俾斯麥嗎
  俾斯米爾:那就是我了

  GM:你講解了你的蠻族補完計畫
     「計畫是很好,不過這些蠻子攻擊國軍,這是叛國罪啊,即使你有計
     畫在身,這些罪人還是必須受到法律的審判。」魏赫曼說
  奧特曼:「蠻子不能放。」
  俾斯米爾:「你們了解羽蛇神教導的教義嗎?」
  GM:魏赫曼皺眉:「你想說什麼?」
  俾斯米爾:「羽蛇父神伯希允為人類的罪受死,他的兒子亞卓阿回來為了我
       帶來福音,洗淨了人們的罪。」
       「我要說任何願意改信仰真神的人都能得到第二次機會。神的教
       導將會大過於人的律法。」
  GM:魏赫曼:「好,那就請祭司寫信請示,這些犯人是否可以得到赦免。」
     「在那之前我們同意先將罪犯以最人道的方式囚禁起來,不再綁於柱
     上。」
     奧特曼皺起眉頭:「慢著,那也要他們願意改信啊。」
  俾斯米爾:「亞卓阿是很慈愛的,感恩風神,讚歎風神。」
       「對你的神要有信心,大人。」
  蕾蕾塔:也跟著念了幾句風族語的禱詞
  拉烏斯:「感恩風神,讚嘆風神。」復頌。
  GM:魏赫曼:「我們當然信仰真神,但我們是國家的軍隊,在宗教之前,
     我們是侍奉國家的人。」

  GM:丟個sense motive
  俾斯米爾:rolling 1d20 + 4(7)+4= 11
  GM:你認為,這些中央軍的人其實並不真的畏懼風族和帝國
     就像苗栗王不會怕中央的人一樣
     他們就是苗栗王的人
     這些法茲流氓只是在表面上給予風族的人尊重
  俾斯米爾:「我了解我了解。」
       「對你們來說這也實在是難為你們了。」

  GM:「我就說了講這麼多根本沒用!」阿拉斯拍桌道
     魏赫曼嚇得差點跌下椅子
  *維克多:震怒的阿拉斯
  *拉烏斯:阿拉斯表示震怒

  俾斯米爾:制止阿拉斯
       「我們這位朋友脾氣不太好。」
       「此外還有個不情之請。」
       把搗毀浮雕和收拾亡靈的事講了,用村中十一收成來交換
       就當作是個名正言順的便宜買賣,用來賄賂他
  GM:魏赫曼和奧特曼商量了一會,說道:「此間事情一了,我們會酌情處
     裡。」
     魏赫曼連連點頭:「地方的民眾都如此通情達理的話,咱們辦起事來
     也會分外賣力的。」
     奧特曼:「我會向中央秉告你們的忠誠與愛國。」
  俾斯米爾:「若是大人能夠答應,本村上下都會蒙貴騎士團的榮光。」
  GM:魏赫曼揮手:「我們不是騎士團的,我們是烏涅日伯爵麾下的軍隊。」
  俾斯米爾:「偏僻小村能得到烏涅日伯爵的庇蔭,是本村莫大的福氣。」
  法西弗:「騎士團若有你們這樣的人那也難過。」詩人低聲喃喃說道
  GM:魏赫曼:「哪裡,造福百姓本來就是我們該做的事情。」
     奧特曼:「沒事的話你們就退下吧,我們會處理遺跡的事情。」

  俾斯米爾:退下了
  拉烏斯:一同退下。
  阿拉斯:「我不就說沒用了!」才剛離開,阿拉斯就對法西弗暴怒
  法西弗:「總是要試試吧?」
  俾斯米爾:「至少他們要把那四個蠻子從柱上解下了。」
  法西弗:「對啊,不算是完全沒有意義的談判,幹得好啊祭司。」
  GM:不過他們還算夠意思,他們的確把蠻子從柱子上解下來,打算關在其
     中一間無料徵來的屋子裡
     所以看起來蠻子沒有即時的危險
     這樣你們還要劫獄嗎?
  俾斯米爾:先不用
       兩天後應該就有籌碼了
  索拉:先等吧
  索洛克:先觀望吧,不過還是準備隨時閃人

  GM:嗯
     過了兩天
     鷹之隊的傭兵趕到了
     他們只有大概二三十個人
     不過每個看起來都是狠腳色
     很顯然中央軍的士兵看到這些傭兵都很害怕
  *索洛克:翻譯:等級比我們高

  阿拉斯:「我今天要把他們放了,你們幫不幫?」
  俾斯米爾:「那當然好。」
  索拉:「幫。」
  維克多:那好吧
  俾斯米爾:「有蠻子的衣著可以讓我變裝嗎?」
  阿拉斯:有,阿拉斯有準備蠻子裝
  俾斯米爾:最好是要有豹頭面具什麼的
       蕗緹希最喜歡豹了
       有種打摔角的 fu
  阿拉斯:哈哈哈
      有

  GM:趁夜裡,阿拉斯的人扮成蠻子,悄悄地打昏守衛,然後把人給放了
     於是清晨的時候,中央軍發現人不見
     詢問之下,才知道是蠻族闖進村裡救人
     奧特曼大怒
     立刻宣布要組織搜索隊進森林抓人
     而且奧特曼顯然懷疑阿拉斯有問題
  俾斯米爾:「他們一定是古墓邪靈指使的!」
       在村中煽風點火散佈謠言
       rolling 1d20 + 6(1)+6= 7
       幹
  GM:奧特曼要阿拉斯跟著他們一起行動
     阿拉斯要你們村人也組織一個搜索隊,至少假意出去幫忙找一找
  俾斯米爾:我沒有假意
  俾斯米爾:我真心覺得要趕快收掉古墓惡靈
  GM:魏赫曼指定那個金髮的年輕聖火騎士跟著你們一起行動
     大概是監視你們看你們有沒有和蠻子聯絡
     於是組織了兩三隊的搜索隊出去
  俾斯米爾:帶那個金髮地去逛古墓好了
  GM:你們打算去哪裡找?真的要去古墓?
  俾斯米爾:真的啊
       win win
       不過去古墓不會自己動手打吧,大概就是推個坑請金髮弟打
       還是你們其他人有什麼計劃

  索洛克:可惜裝備已經還給寇斯卡了
  GM:應該還給爺爺的
  索洛克:應該塞個戒指在金髮騎士的口袋裡,讓騎士還給爺爺
  俾斯米爾:索羅克好主意
       但寇斯卡應該不願意把戒指交出來
  GM:當然不願意
  俾斯米爾:算了
       直接帶金髮弟去觀光
  GM:你們感覺這個聖火騎士也只是砲灰
     中央軍的人也只是把他當小弟
  維克多:好像不是什麼重要的人
      說起來金髮騎士有報自己是哪來的嗎
  GM:這個金髮騎士叫作賈斯提澤
     是個不知道為何極度痛恨異端的傢伙
     獵殺異教徒的狂熱分子
  俾斯米爾:一面聳踴他打敗可可亞
  索拉:狂熱份子就很讓人頭痛了

  GM:你們回到墓中
     沒有碰到可可亞
     畢竟你們身上都沒有遺物
  俾斯米爾:幹
       「也許是懼怕您身上的威光,惡靈不敢現形。」
  GM:金髮仔驚道:「這地方好重的妖氣!」
     「你們所說果然有道理,這褻瀆之地必須被淨化!」
  俾斯米爾:「早就跟你們說了。」
  *索洛克:菜鳥公務員
  GM:「等我回去一定秉報隊長,否則這妖孽要是危害你們村子那怎麼辦。」
  俾斯米爾:「此外異教的圖騰必需被搗毀。」
  GM:「不錯!不錯!」金髮仔拿了槌子把壁畫給砸了
     順手也把陶俑都砸了
     「異教偶像!」(猛砸)
  俾斯米爾:「有您相伴真是令人倍感安心啊。」一面期待可可亞趕快出現

  GM:可可亞始終沒有出現Q.Q
     你們在森林裡繞了兩三天
     無功而返
     奧特曼那隊卻還沒有回來
     到了晚上,才忽然一陣吵鬧,聽說奧特曼那隊搜查隊遇襲,被殺了個
     大敗

  俾斯米爾:「被誰所殺?」
  GM:你們跑去寇斯卡的大宅,只見到神色驚慌的胖子魏赫曼
     還有坐在一邊神色陰沉的阿拉斯
     地上蓋著白布的,似乎是奧特曼
     魏赫曼聽了你的問題:「狼狼狼狼狼....好大的狼啊....」似乎是被
     嚇傻了
  俾斯米爾:囧
  拉烏斯:「奧特曼嗎……真讓人難過。」(棒讀
  阿拉斯:「大概是變形者吧,我們碰到了異教徒。」
      「我們在森林裡找了兩天,今天下午的時候發現斥侯都沒回報。」
      「不斷派出去好幾組人,沒有一組回來,最後才發現已經被異教徒
      包圍了。」
  俾斯米爾:按頭太陽穴很頭痛的樣子
  GM:丟個sense motive
  俾斯米爾:rolling 1d20 + 4(19)+4= 23
  GM:你覺得阿拉斯倒是很冷靜的樣子
     仔細一看,派出去的人,中央軍的死傷慘重,鷹之隊的卻是全都平安
     歸來
     不知道是傭兵隊真的比較善戰
     還是....
  索洛克:「嗯哼....」
  維克多:「那真是不幸,畢竟蠻子們熟悉山林野地,被突襲導致損失慘重也
      沒辦法」
      「最好還是回去休養生息,此地交給阿拉斯大人留下防守」

  GM:「嚇嚇嚇死我了....那隻大狼咬死了隊長,撲向我差點就要把我給咬
     死了....」魏赫曼口齒不清地說
     「要不是....要不是....要不是你把我撞倒,然後一劍砍傷了那大狼,
     我恐怕也要給他一口咬死了。」衛赫曼向阿拉斯說說
     你們聞到有點臭臭的
     魏赫曼這胖子不知道是不是嚇到漏了什麼出來
  俾斯米爾:嘖嘖嘖
  *索洛克:這實在太兇惡了
  *俾斯米爾:太兇殘了

  索洛克:rolling 1d20 + 2(12)+2= 14
      int檢定,我要回想鷹之團裡是否有變形者
  GM:沒聽說過

  阿拉斯:「不用客氣,這也是副將您洪福齊天,我只是幫了你一把而已。」
      阿拉斯說
      「我是傭兵,在外面混的不需要這些虛名,大人您才是英勇,看到
      領軍隊長不幸被異教徒殺害,居然還能獨力打倒惡狼,穩住軍心,
      組織殘兵反擊,您才是真正立了大功啊。」
      「我和鷹之隊的所有人,都感謝副將您的英勇。」阿拉斯說

  GM:魏赫曼原本聽不太懂,想了好久終於才搞清楚狀況,聽懂阿拉斯是要
     把所有的功勞都讓給自己,不由得一掃原本驚慌失措的心情,開心了
     起來
  阿拉斯:「建議您還是盡速回烏涅日和上面通報,這邊讓我們為您守備。」
  GM:胖子連連點頭
     「唉那個村子的十分之一收成....」胖子看向俾斯麥
  俾斯米爾:「啊,當初是說好消滅惡靈之後……但既然奧特曼不幸殉職,眼
       下這些事還是稍後再處理吧。」故作哀傷神情

  金髮仔:「副將但我還有異教古墓的事情要跟您秉報....」
  魏赫曼:「有鷹之隊的在此,交給他們就是了。」
      胖子決定隔天就出發回去烏涅日

  GM:次日,村民們歡欣鼓舞地敲鑼打鼓把這批中央軍的送走
     金髮仔用力地握了握俾斯麥的手,要你多多保護村人,他一定會向上
     面秉報,請人來了結異教古墓之事
  俾斯米爾:故作期待英雄歸來的表情
  拉烏斯:嘖嘖。

  GM:等到他們走光
     鄉民們才真正又大開筵席慶祝瘟神離開
  俾斯米爾:朝他們離開的方向比出污辱的手勢

  GM:不過不知道誰提到了蠻族的事情,大家又覺得沒有什麼好慶祝的了
     你們有打算要去制裁半身人嗎
  俾斯米爾:免了,他就是那樣
       我比較好奇的是他們是怎麼一路找過來的
  索拉:以後少跟他打交道
  GM:就村裡有人在被蠻族攻擊時就去城裡通報了
  俾斯米爾:原來如此
  GM:住在東北的牧人
     他失蹤就是因為他跑去城裡
  俾斯米爾:幹
       原來如此啊!
  GM:結果中央軍來的時候剛好碰到從族裡過來,要對付山王的蠻族
     中央軍當然是說是蠻族先攻擊
     蠻族就是說中央軍先攻擊
  索拉:就是如此湊巧
  GM:過兩天之後蠻族的人也來村裡了,他們對你們也沒有什麼怨言
     只能說都是命
  俾斯米爾:蕗緹希沒受傷吧
  GM:他們把被扔在村裡的蠻子屍體收了
     燒一燒就給風吹了
     她跑得那麼快
     當然沒事
  俾斯米爾:也是喔
  GM:他們說是奔狼族的出手幫忙報仇的
     奔狼族是附近的一個艾格人部落
     有變形者還是狼人之類的
     比他們強大很多
     如果只有光靠他們自己就只能忍氣吞聲

  俾斯米爾:感覺之後中央軍又會找人回來報仇
  索拉:會沒完沒了
  維克多:是非之地
      趁早閃人
  蕗緹希:「我看你們這裡要久住會有困難。」
      「可能的話,趁這機會離開了吧。」
      「否則遲早會被我們連累。」
      蠻子女想到這次來找部落的寶藏結果可能害得你們全村都得
      逃亡,不禁低下了頭
  俾斯米爾:抱住蕗緹希說:「這不是你們的錯,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我很遺憾。」
  蕗緹希:「我也很遺憾,不過未來的事你們還是不要太鐵齒。」
      蠻子女拍了拍祭司的背:「如果你們願意的話可以跟我們一起走。」
      「奔狼族的對....對真神信徒也並沒有好感。」
      「你們得趁早計畫未來的事。」
  阿拉斯:「不會的。」
      「有老子在,中央那些狗官得踏過我的屍體才能對付村人。」
  *阿拉斯:over my dead body
  俾斯米爾:「豈能如此任由他們來這裡作威作福。」
       「村人也沒道理要任伯爵的軍隊魚肉。」
       「他們的行事作風絕非我所認識的真神。」
       「我也很想和您這樣英勇直率又美麗的女子遠走天涯,但實在
       無法棄村人於不顧。」
       「希望日後還能再相見了……」
  蕗緹希:「那就有緣再相會了。」蠻子女送了你一串豹子牙齒做的項鍊
  俾斯米爾:那我送他我的銜尾羽蛇首飾
  GM:蠻族要離開了

  *索拉:我還有多久必須回冰之塔?
  *GM:沒有通知

  GM:好
     基本上
     劇情也就到這邊結束了
  維克多:感謝GM~
  索拉:謝謝^^
  俾斯米爾:現在看起來中央軍跟本就是星際大戰的帝國之類的
       聖騎士就是 sith lord
  維克多:所以胖子回去之後會被人鎖喉
  GM:只要是法茲的兵痞,就大概是這樣子
     就是殖民者嘴臉
  俾斯米爾:胖子回去應該是被幹掉,再派一個更兇狠的接替他的領導職
       我好奇的是本村以前也會三不五時任其角肉嗎
       然後那個牧人真是蠢,怎麼會想到要找伯爵的軍隊來,難
       道以為有賞可領
  GM:不會啊
     之前又沒出事
     一般人出事了也都是要找警察的嘛
  俾斯米爾:也是啦
       只能說民智未開
  索拉:沒想到找來的更兇殘
  維克多:走了謀財的,下次來的就是害命的
  GM:奴隸百百款
     有人就是順民
  俾斯米爾:奴奴der
  GM:這個短期團基本上是可以這樣完結了
  俾斯米爾:感恩GM,讚歎GM
  GM:諸君辛苦啦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回覆文章

回到「34 半身人的遺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