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奧兒特勒拉絲

回覆文章
頭像
tropicalo
劇院合夥人
文章: 3261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背景] 奧兒特勒拉絲

未閱讀文章 tropicalo »

燭火搖曳昏黃,但對妖精而言,卻是最適合長時間閱讀的光線。雅菲迪爾坐在不遠處,享用著熱湯,濃郁的香氣和滑順的口感滿足他的胃腑。明明是年過三百的妖精,看起來還是很年輕,既沒有中年大叔該有的面容亦沒有學院派的體態;略帶悠閒地瞄了一眼淹沒在書海中、只咬了幾口的麵包──奧兒特的午餐,以及振筆疾書的奧兒特,思索自己還有沒有幫她呈晚餐的必要。
雖稱不上是美食家,但是雅菲迪爾對於食物可說是相當熱切,對烹調也有一番心得,只要在他家出現的食物,都具有一定程度的水準;拿今天午餐的麵包舉例,可是在發得恰到好處的麵糰(湯種雨中種的完美比例)裡揉進培根、玉米和堅果類,外表酥脆內部濕軟,可如今放了一下午,少了麵包皮的保護,原本迷人的口感蕩然無存。
作為一個導師而言,學生如此忘我的鑽研學術,難能可貴,但對自己得意的麵包被忽視對待,他還是有些心疼,算了,還是去幫她呈晚餐吧。


奧兒特勒拉絲單手在書桌上之著下巴,另一隻手把玩著筆,偌大的書桌上以她為中心,攤放了一本又一本夾著許多記號的厚重書籍,在她面前的那一本更是寫滿了密密麻麻的註記,身旁的一卷羊皮紙,裡面是整理過後的摘要,字跡略嫌潦草。
雙眼細讀著摘要,一隻手在桌上抓起了殘存的食物往嘴裡送。自有奧兒特有意識以來一直覺得自己和雷丁哥納瑟拉斯裡的妖精們格格不入,雖然她覺得這沒甚麼大不了的,只要自己不犯蠢暴露,生活中就不有遭受任何不便,但自己沒有深入交心的朋友也是事實,算了,因為她是個怪胎嘛。
嚼了半刻,覺得胃還是莫名的空虛──她餓了。稍微活動了一下筋骨,翻看剛才還放著麵包的碗中是否有其他可以吃的東西,只看到麵包屑。
「啊,老師。」娃娃臉中年男妖精端著一碗熱湯出現在她的視線裡,奧兒特禮貌性的點個頭,然後伸展了維持十二個小時相同姿勢的身體。
「拿去吃吧。」遞出湯碗的手有些猶豫「吃完了再繼續。」
「是。」她應答,然後識相地喝了起來。
奧兒特當然了解老師對於食物的熱誠,但她實在無法從進食上體會樂趣,不只是飲食,她對  除了魔法,還有華麗細緻的東西之外的事物大多提不起興趣。
好比信仰來說,妖精之所以崇拜妖精之神,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在高傲的妖精骨子裡,只有妖精是尊貴的;而她之所以信奉精靈之神,一來是因為對其魔法強大的憧憬,再者是因為若世間不維持著相當的秩序,將會相當麻煩,因此才同意其良善面的教義。
胸前的華麗銀色新月的柯瑞隆聖徵,不知為何正閃爍刺眼的光芒,讓她的眼睛不得不注意它,如此功利主義的模式選擇信仰,果然是因為她是個怪胎吧?
「老師你在學院時代有朋友嗎?」同樣是在妖精界格格不入的老師,大概也是,畢竟怪人不就是這樣嗎?低社交行為、孤僻。
「有。」他一邊翻動著奧兒特的筆記,一邊回答。
「欸?!」娃娃臉中年孤僻男妖精居然有朋友?
「真是失禮。」妖精抬起一邊的眉毛,用著冷淡的語調說道:「窮學生的求學時代嘛,跟著一群人去冒險賺錢、出生入死,趴了好幾次,任務成功歸來,大家圍在火堆旁邊享用“我做的濃湯”……年輕真好。
「但那也是兩百年前的事了,朋友們大多垂垂老矣,或不在人世,朋友的弟子、後代,多少還有些認得我吧,畢竟長相也沒甚麼改變。」
她果然是一臉不相信,話說回來奧兒特對周遭的確是相當不在意,甚至可說是渾渾噩噩,就算她已經一百歲。
「奧兒特,跟我說說,妳怎麼看待妖精的?」
「自視甚高到遲早會因此滅亡的種族。」
雅菲迪爾讚許的點點頭,這就是他們為什麼這麼合得來的原因,同樣是稀有思維的同類,在這大環境下,他們自然是惺惺相惜。
「待在此處學習最為有利,還是探索世界學習較為有利?」
「甚麼時候出發?」要學習自然是待在學習資源最豐富的地方,然而自己學習的法術派別既然不單純,那麼便有外出學習的必要。

不單單是因為奧兒特勒拉絲的才能,更因為同是妖精中的異類,雅菲迪爾才會特別的關注她並且與之親近,但她漫長的人生按她的本性繼續下去,只會貧乏得可憐;雖然是強加的好意,但他其實希望在這趟旅程裡,會有別的事物能讓少女重視。
I am mean and mean is me.
回覆文章

回到「闇閭影深:Re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