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號深水城劇院

8th Waterdeep Theatre
現在的時間是 2017年 10月 20日, 12:56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Eclipse Phase 001
未閱讀文章發表於 : 2016年 12月 23日, 23:12 
離線
劇院合夥人
頭像

註冊時間: 2006年 5月 30日, 21:58
文章: 2483
  


  羅南被六點半的鬧鐘吵醒,他躡手躡腳地起床,到狹小的陽台抽菸。

  愛神市的天幕已經開了一小條線,模擬出清晨的陽光。羅南就是為了這一抹
陽光才買下正對花園的第一排公寓小豪宅。

  或許對很多人眼中,羅南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他在星際數一數二的大公司
裡上班,有一對兒女和美麗的妻子,還有這間還在付貸款的房子。

  事實上,羅南覺得自己的生活無聊透了。他偶爾陪客戶去愛神銀座應酬時,
小姐聽說他是「直接行動」的員工,都會幻想他是身經百戰的戰士,但他不是。
羅南在直接行動裡擔任駐愛神市的業務,負責一些小額委託的散客。

  和大多數人對『直接行動』開著太空船,在小行星與槍林彈雨中討生活的刻
板印象不同,羅南的工作就是和各大公司做電訪,和對方的採購人員吃飯,交換
名片,或者坐在辦公司裡打訂單,還有安撫打來抱怨的現場人員,或者是在現場
人員引爆客戶的反物質磁制艙時帶上禮物去和客戶道歉。

  他有時候會想,自己的工作內容和大崩壞前的業務人員應該相去無幾。

  大崩壞改變了一切,卻沒有改變他的工作性質。

  老婆七點起床,七點半讓孩子們吃飽,八點半,羅南帶著孩子出門。先把大
兒子埃班和女兒西芙送去愛神英語學校。

  愛神市的居民絕大多數是華人,他們通常八點到九點之間上班,所以七點到
九點是愛神市交通最混亂的時間。羅南在學校對面的咖啡廳混到九點半,看他唯
一關注的體育新聞。

  羅南的先祖是美裔愛爾蘭人,和大多數大崩壞前的美國人一樣,他只看得懂
棒球、籃球,還有美式足球。

  愛神人隊今晚在主場迎戰津菰惠比壽隊。

  雖然他真正支持的是月神灰狼隊,但愛神人隊好歹是本地球團,他偶爾還是
會看一下。

  事實上,他沒有花太多的時間考慮,就買了今晚球賽的門票,還順手在愛神
人的首頁上留言抱怨他們啟用華人作為先發中鋒根本是個災難。

  十點,羅南才進入辦公室。

  『謬思』,也就是他的個人資訊助理,提醒下午三點要和長安街的自治會見
面,自治會雇用直接行動作為整條長安街店鋪的保全,在羅南手上的小客戶裡已
經算是大戶了。

  羅南打了七通電話之後就開始無法專注,去吸菸室抽了一根,順手回了幾個
群組訊息,回到位子上又多打了四通電話,接著就和隔壁的舜文去吃飯。

  舜文是個華人,好像姓張還是陳還是曾之類的。大概三十歲左右,以前是做
程式設計師的,後來因為每月要拿錢回家給父母的關係和父母鬧翻,之後轉行來
到直接行動。他喝醉時說過他其實本來是想去現場單位,但女朋友反對所以只好
到業務單位。

  一起吃飯的還有一個來自鐐銬市的印度人阿瀚,阿瀚跟舜文說話時,舜文常
常陷入困惑,但舜文只要請他重複,阿瀚就會暴怒,認為舜文這是種族歧視,並
且再三強調他的英文很好,如果聽不懂那是舜文自己的問題,不是他的問題。不
過共事已久,舜文也早已知道怎麼應付阿瀚,反正聽不懂就算了。

  吃飽午餐,他們回到辦公室,羅南又去吸菸室混了半個小時才心不甘情不願
地回到座位。

  謬思提醒,有五六封來自主管的急件。

  羅南撥通了視訊,業務部主管艾倫‧班福的影像出現在他面前。

  「羅南,上面要你去墨堤斯九號。」艾倫直接了當地說。

  「墨堤斯……九號?」羅南無意識地重複了一次。

  「穎神星,諾瓦約克,小行星帶。」說話向來簡潔有力的艾倫用幾個關鍵字
提醒西恩,像是搜尋引擎一樣。

  羅南搖了搖頭:「不是,艾倫,我知道墨堤斯九,但為什麼要我去?」

  艾倫翻了白眼:「誰知道,我還希望你跟我解釋一下。」然後他點了幾個按
鈕,把一封公文傳給羅南。

  羅南接收了那封公文,存進重要信件夾中,然後嘆了口氣:「好,那我明天
就不進公司,直接去航空站了,旅費什麼都可以報帳吧?」

  艾倫眨了眨眼:「他們要你現在過去。」

  「現在?」羅南看向視界右下角的時鐘,下午十四點十五分,「為什麼這麼
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西恩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你還沒看公文嗎?他們是以你是特殊情報人員的身分借調過去。」艾倫咧
嘴說,「你自己看,他們說你是『傑帝』的專業人士。西恩你到底做了什麼?」

  「『傑達』?」羅南一愣,然後想到早上回的那幾封訊息。

  他加入了好幾個群組,像是偶爾會送門票的愛神人粉絲團、智手大學金融系
同窗會群組、家族的群組,還有直接行動的群組。

  羅南打開私人訊息,找到直接行動群組,然後搜尋自己的發言。重新細看了
一遍,果然,在早上十一點半左右,有人在群組裡問什麼是『傑帝』,有人很快
回答,說是舊地球阿拉伯的一個城市,然後下面兩三個人也表示贊同,但有人說
那個城市應該叫做傑達而不是傑帝。

  接著下一篇就是西恩的回覆:「『傑帝』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絕地』」。
然後下面接連十幾篇,顯然都是舊地球電影影迷的回覆:『願原力與你同在!』

  羅南笑了起來,即使大崩壞毀滅了舊地球的一切,但經典的事物顯然還是能
透過各種方式流傳下來,看來公司裡星際大戰的粉絲當真不少。

  「羅南,你有在聽嗎?」艾倫不耐地說。

  「呃,沒有,我在看公文。」羅南說,「總之我現在就回去,整理好之後就
去航空站,老闆,這些都可以報帳吧?」

  艾倫搖頭:「不用去太空站。」

  羅南一愣,問道:「什麼意思?」

  「他們要你現在過去。」艾倫又說了一次,「現在的意思就是現在。」

  羅南歪頭。

  艾倫‧班福嘆了口氣:「他們要你傳送過去。」





  *    *    *    *    *    *    *  





  羅南躺在公司底層的資訊室,他從來不知道公司內部就有這種備份、上傳、
傳播的設施。

  不過說真的,以直接行動的規模,擁有這種設施根本也不算什麼。

  他跟妻子簡單地留了一段訊息,說明自己得「傳送」去墨堤斯九的事情,要
她負責明天接送兒女上課。她一直沒有回覆,西恩每隔幾秒就檢查一次,但她連
讀取都沒有讀取。

  或許她工作正忙,或許開車經過沒有網路的地方……不對,要到哪裡才會沒
有網路?愛神市早就用微型機器人把熱點散布全市,事實上,市長前幾年還舉辦
過讓大家挑戰尋找市內哪裡沒有網路,找到就能換獎金的活動。

  羅南有點緊張,但他知道,這不是因為妻子沒回訊息,只是因為這是自己這
輩子第一次「傳送」而感到緊張。

  所謂的「傳送」,正式名稱叫做人格撥送,是把人格和廣播兩個字混在一起
的新詞彙。最早這個是保險公司的構想,讓人們把人格備份上傳到雲端,好在出
了什麼事情時可以重灌人格。之後這技術應用到太空旅行,當人們需要快速移動
到遙遠的地區時,除了傳統的太空航空載具之外,也能利用雲端,在目的地把旅
行者「下載」到義體之中,就能達到快速旅行。

  說起來,那邊準備的義體不知道長什麼樣子?

  操作員毫無起伏地說:「羅南‧西恩‧甘迺迪,現在即將進行傳送,倒數十
秒:十、九、八……」

  羅南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公司非得要自己馬上傳送去墨堤斯九。就因為說
了一句「絕地」?

  「七、六、五……」

  說到絕地,羅南就想起他自己在大學時玩的虛擬實境遊戲『新絕地學院』,
當時每天晚上都玩到天亮還不肯睡,結果畢業工作後就再也沒有碰過,聽說前陣
子還出過資料片,邀請舊玩家回鍋,而且還取消了月費變成免費制。

  「四、三、二……」

  羅南想到上班前訂的愛神人隊門票,連忙叫謬思去退掉預定,但已經來不及
了。

  「……一。開始傳送。」

  羅南張開眼睛,眼前是乾淨白亮但沒見過的天花板。他看了一眼右下角的時
鐘,過了大概十五分鐘。他點開定位系統,果然自己已經位在主小行星帶上的墨
堤斯九。

  羅南吐了口氣,坐起身來。

  「甘迺迪先生,感覺還好嗎?」身穿白衣的操作員面帶微笑地問。

  「與其說有什麼感覺,不如說根本沒有感覺。」羅南苦笑,「有鏡子嗎?」

  操作員還以親切的笑容:「我把影像傳給你。」

  羅南的視界上跳出了分享視訊的請求,同意之後,一張沒見過的臉出現在眼
前。是個留著鬍渣的白種中年男性,西恩試著露出笑容,果然帥氣而迷人,比羅
南自己原本的外表有魅力的多。

  他點開系統,查看了一下植入物,發現這是一具『思者』型義體。

  「有甚麼不對的地方嗎?」操作員發現羅南的疑惑。

  羅南搖頭:「我以為你們會給我用合成義體,沒想到居然是思者。」

  操作員笑了笑:「如果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請立刻和我反應。如果沒其他
問題的話,請跟我來吧。」

  羅南穿上他們準備的便服,跟著操作員走出人格資訊管理室。

  窗外可以看到墨堤斯九的地底世界。用不明材質建造,遠看像是管狀的建築
物以違反重力的方式在巨大的坑洞內向各個方向延伸出去,建築閃著光芒,有的
像是看板般在表面顯示了各種廣告,有的則在進行燈光秀的表演。

  墨堤斯九,或叫做諾瓦約克(拉丁語的紐約),是個在小行星內部開鑿出來
的殖民地。這種殖民地一般被稱作蜂巢式殖民地,是與礦業發展並存的一種相對
低成本的殖民地。羅南只有在節目中看過這種殖民地的介紹,更精確地說,他除
了愛神市之外,也只有在教育訓練時去過直接行動總部的所在地六角而已,而六
角是個史丹佛環面類型的殖民地。

  羅南跟著操作員來到一個充滿咖啡香味的房間,一名男性見到兩人,主動靠
了過來。

  「甘迺迪先生。」對方伸出右手,「我是克雷門斯‧雷德菲爾,直接行動調
查部的資深調查員。」

  克雷門斯的資料自動跳出來,顯示在羅南面前。他和克雷門斯握手:「呃,
羅南‧甘迺迪,直接行動愛神市業務部小額委託課資深專員。」

  克雷門斯的手掌厚實而有些粗糙,他和操作員點點頭,後者便逕自離開。

  「傳送過來一切習慣嗎?」克雷門斯問。

  羅南伸出手,活動一下手指:「沒什麼問題。」

  克雷門斯笑道:「太好了,那我們立刻開始吧。」他說著,往另一扇門的方
向移動。

  羅南問道:「為什麼要我立刻從愛神市來這裡?你們的公文上什麼也沒寫,
到底是什麼狀況?」

  克雷門斯邊走邊說道:「因為你是『傑帝』的專家。」

  「你是說『絕地』嗎?」羅南問,「那只是科幻電影裡面的……」

  克雷門斯打斷了羅南:「我知道,我們已經調查過你了,你是『星際大戰』
的愛好者,大學時是線上遊戲『新絕地學院』的重度沉迷者,為了玩遊戲兩次被
當掉。」

  羅南感到臉頰發燙:「學生嘛……時間太多……不過我畢業後就沒玩了。」

  克雷門斯點頭,打開一扇門,只見門後擺滿了各式武器。就在羅南膛目結舌
時,克雷門斯做了些設定與登記,解除了兩把化學式動能手槍,並將其中一把交
給了羅南。

  「會用吧?」克雷門斯熟練地做起槍械檢查。

  「自從員工訓練之後就再也沒有用過。」羅南笨手笨腳地操作。

  克雷門斯努了努嘴:「沒關係,帶著嚇人也好。」

  「等等,我到底要做什麼?我們有需要用槍嗎?我不是現場人員,我只是個
業務專員。」羅南說。

  克雷門斯笑了出來:「別太緊張,應該不會需要用槍。」說著,他又領著羅
南離開槍械室,進入管制區域。

  「簡單來講,有一艘彗星快遞的運輸船,在小行星帶第二區受到不明敵人攻
擊。」克雷門斯終於開始解釋。

  羅南聳了聳肩:「木星軍政府?不然就是優遞速。」

  「我們也是這樣想。」克雷門斯點頭,「他們發出求救信號,剛好我們在柯
克武德空隙有一支武裝巡弋隊,因為敵人沒有識別訊號,所以我們當作私掠者處
理,上面發出命令,派那支巡弋隊過去支援。不過從柯克武德空隙趕去第二區好
歹也要半個小時,等我們趕到時,彗星快遞的船已經喪失了機動力,磁制艙也被
彈射出去,一艘沒看過的小型戰機已經和運輸船接上,看來是遭到登艦攻擊。」

  羅南皺起眉頭說道:「我不是很懂,但一艘小型戰機能載多少人?登艦攻擊
一艘可能有數十名乘員的運輸船?聽起來不是很合理。」

  克雷門斯看向羅南。

  「怎麼了嗎?」羅南又不好意思了起來。

  「沒有,只是我們也是這樣想的。」克雷門斯說,「但當我們趕到時,運輸
船已經被徹底壓制了,所有乘員都已經被制伏。我們派出兩個小隊共計十六個人
登艦,全都是老練的士兵……好吧,有七八個是菜鳥……結果成功是成功了,但
我們有九個人受了重傷,四個人輕傷,好不容易才制伏劫持星艦的嫌疑犯。」

  「你說嫌疑犯,不是嫌疑犯們。」羅南說。

  克雷門斯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因為嫌疑犯只有一個人……如果不算航天機
器人的話。」說著,他又打開了一扇門,裡頭坐著兩個人,一名女性裝扮與克雷
門斯類似,腰間配了把槍,羅南猜測她也是調查員;另一名是個穿著白袍,裡面
則是格子襯衫,要嘛就是研究員,要嘛就是醫生之類的感覺。

  房間被一扇巨大的玻璃隔成兩半,兩人坐在比較寬敞的這一頭,另一頭比較
狹窄,裡面有個人,手腳被拘束起來,架在一個類似手術台的膠囊艙上。

  「這位是從愛神市趕來協助我們的羅南‧甘迺迪專員。」克雷門斯貼心地略
過了羅南所屬的事業群單位,然後向那女性比了比。

  「這位是愛德琳‧威斯卡,我的搭檔。」克雷門斯接著介紹那白袍男子,「
這位是喬凡尼‧范倫鐵諾,呃……醫生。」

  「醫生。」羅南重複了一次,和兩人簡單打了招呼,然後看向隔間裡頭被拘
束的男子。

  那人臉型瘦削,有著一頭褐色或深棕色的短髮,正在閉目養神,顯然聽不到
也看不到隔間這邊的動靜。

  「這該不會是警匪片裡那種偵訊室吧?」羅南有點興奮地問。

  克雷門斯聳肩,請羅南坐了下來:「我們做過一些訊問了,但他的回覆太過
荒唐,而且很多地方難以理解,所以我們才請了你這位專家過來協助。」

  愛德琳說道:「我把先前的訊問內容傳送給你。」

  羅南接收了報告,被訊問者名叫埃布里‧魯,他自稱父親是埃里亥克‧魯,
母親是席雅‧布倫條克,出生於布倫塔爾四的歐拉汀市。

  羅南猶豫了一下,然後搜尋了布倫塔爾四,果然是他所知道的布倫塔爾四,
星際大戰系列中的一個虛構行星。他接著搜尋了埃布里的父母,沒有任何關於席
雅‧布倫條克的資料,但埃里亥克‧魯卻有少量的資料。

  「『紅色七號』埃里亥克‧魯。」羅南失聲道,「紅色中隊的一員。」

  克雷門斯說道:「我們也是查到這些資料,但我們無法理解這背後到底有什
麼涵義。」

  羅南興奮了起來:「『紅色中隊』是『俠盜中隊』的前身啊!他們在雅汶戰
役幾乎全滅,但成功地摧毀了死星,只有路克和魏奇兩人活了下來,之後以他們
為核心,才組成了『俠盜中隊』……」

  他發現三個人瞪著自己。

  「不好意思……」羅南擦了擦嘴角,「總之,照這個設定的話,他的父親就
是星戰中的戰爭英雄。」

  克雷門斯點頭:「就我們查到的資料,和你說的大致相同。」

  羅南一愣:「對啊,這些資料你們自己上網也都找的到,那找我幹嘛?」

  愛德琳解釋:「不你不懂,他每講一句話,我們就得中斷訊問來查資料,查
到資料又得閱讀、理解,然後才能問下個問題。有時候他一句話裡面有兩三個聽
不懂的關鍵字,每個都要查、都要看……甘迺迪先生,你要知道,審問的同時一
直上網找資料這實在很蠢,我們非常需要一個專家在旁邊即時協助。」

  「先跟各位講清楚,」羅南說,「我可沒有做過這種事情,請不要對我抱有
太多的期待,我頂多就是給各位做一些名詞解釋而已。」

  一直沒說話的喬凡尼‧范倫鐵諾說道:「沒關係,這樣就好。」

  羅南看向克雷門斯,後者點了點頭:「沒錯,你就在旁邊聽我們問,我們不
懂的就會問你,或者是有什麼你認為我們該知道的就跟我們講。如果你有什麼問
題,也可以讓我們問他,這樣就好。」

  羅南點頭。

  克雷門斯拍了拍手:「那麼我們就繼續開始對現行犯的訊問。」

  隔間的玻璃閃了一下,被拘束的那人抬起頭來,似乎能夠看到這邊的四人。
他瞟了羅南一眼,努了努嘴:「這次多了一人,嗯?」

  「埃布里‧魯。」克雷門斯介紹道,「這位是羅南‧甘迺迪,星戰專家。」

  埃布里哼了一聲:「隨便你們,反正我和優詹馮沒什麼好說的。」

  克雷門斯和愛德琳對看了一眼,然後喬凡尼噗哧了一聲:「這麼快又出現了
新名詞。」

  「『遇戰瘋』是一種類人型的外星人,從外銀河系入侵已知世界的人種。」
羅南發現三人瞪視著自己,扁了扁嘴,「總之,就是侵略人類的壞外星人。」

  克雷門斯對他最後簡單扼要的解釋甚是滿意,點了點頭:「我們是人類,不
是遇戰瘋。」

  埃布里冷笑道:「你們是投靠了遇戰瘋的人類。」

  愛德琳搖頭:「你為什麼要攻擊衛星快遞的船艦?你是木星政府的人嗎?」

  埃布里:「不要假裝了,我知道那是遇戰瘋的運輸艦。」

  「你登艦過,你看過船上的人,他們全都是人類,不是什麼遇戰瘋。」克雷
門斯說。

  埃布里又哼了一聲:「他們都是投靠遇戰瘋的人類。」

  愛德琳哈了一聲:「這情報是誰跟你說的?」

  埃布里轉開頭,不願意回答。

  愛德琳咧嘴一笑:「你不願意講,我就再電你一次。你要知道,我們直接行
動不是官方組織,沒有人會來調查我們的不人道行為。」她笑的溫柔,但羅南在
一旁看得是冷汗直流。

  埃布里顯然也很害怕再被電,憤恨地說道:「是大師說的。」

  「大師是誰?」克雷門斯問。

  「坎‧索魯薩。」埃布里說。

  羅南迅速地查到了坎‧索魯薩的資料:「呃,坎‧索魯薩是新絕地議會的創
始者之一,是天行者路克的朋友也是他的學徒。老實講,這是有點冷僻的資料,
看起來是個只有在小說中登場的人物,一般的影迷是不會知道這些的。」

  三人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羅南興奮地說:「總之,意思就是他是歷史上最偉大的絕地武士天行者路克
的再傳弟子。」

  埃布里揚了揚眉毛:「不錯,總算有人能溝通了。」

  克雷門斯嘆了口氣:「絕地武士到底是什麼玩意?」

  羅南舔了舔嘴唇:「怎麼說呢,絕地武士是星際大戰系列的靈魂啊!他們能
使用原力,能用光劍作戰,是秩序與和平的守護者……」羅南發現三人又露出不
耐煩的表情,「你們可以這樣理解,所有玩『新絕地學院』線上遊戲的玩家,一
半的人都想玩絕地武士,剩下一半的人則是想玩西斯。」

  愛德琳開口:「什麼是西……」但她還沒講完,克雷門斯就制止了她:「不
要問下去比較好。」

  「你們的根據地在哪裡?」克雷門斯問。

  埃布里眼神忽地陰狠了起來,他冷笑地說:「我不會說的。」

  克雷門斯看向愛德琳,愛德琳便說道:「想再嚐嚐電擊的滋味嗎?」

  埃布里哼了一聲:「來吧。」

  愛德琳看了克雷門斯一眼,聳了聳肩:「你自找的。」她按了個按鈕,藍紫
色的電流竄入埃布里身體,他發出尖叫,維持了十幾秒之後就昏厥過去。

  羅南知道這不可能,但他總覺得真的聞到了埃布里身上的焦臭味。

  克雷門斯拍了拍臉色慘白的羅南,站了起來:「要喝咖啡嗎?」

  他們喝著咖啡,克雷門斯和愛德琳神色輕鬆地閒聊著,過了大概十來分鐘,
喬凡尼按了個鈕,一支機械手臂伸出,給埃布里注射某種不明藥劑,接著埃布里
哀號一聲,醒轉過來。

  愛德琳微笑道:「好啦,現在我們繼續下去吧。」

  埃布里恨恨地看向愛德琳:「邪惡的西斯……我絕對不會屈服在黑暗面之下
的……」

  然而,無論克雷門斯和愛德琳怎麼誘導,埃布里就是不肯說出他們的根據地
在哪。在過程中埃布里被電暈三次,又三次被弄醒,最後克雷門斯和愛德琳只得
放棄。

  「埃布里,說真的,其實我們可以直接去調出你的記憶,從你的數據資料裡
面去找出根據地的位置。」克雷門斯說,「我只是覺得從你的嘴巴問出來比較有
意思,總之今天就先這樣了,咱們明天見。」

  「去死!」埃布里大叫,然後克雷門斯關閉了隔間後面的收音和影像。

  克雷門斯嘆了口氣。

  愛德琳看向克雷門斯:「要從記憶裡調出資料不知道要花多久,這可是大工
程啊。」

  克雷門斯聳肩:「誰叫他不肯講,查出根據地,或許可以把情報賣給警察單
位,總之先調一些工程師來幹吧。」他看愛德琳點了點頭,便轉向羅南,「辛苦
了,我們去喝一杯吧。」

  次日的訊問,克雷門斯與愛德琳完全不提根據地一事,把注意力轉移到其他
問題,像是埃布里駕駛的單人航空器。

  「你的航空器,沒有可以辨識的識別訊號,型號也是從來沒看過的。」克雷
門斯說手一揮,把埃布里的航空器投射到眾人視界上。

  「啊!這是X戰機。」羅南插口說。依照慣例,三人又盯著他看,他聳肩,
「總之就是最普遍的一種戰鬥機。」

  克雷門斯問道:「你們在哪裡製作這種戰機的?」

  埃布里搖頭:「我又不是維修員,哪知道飛機哪裡做的。」

  克雷門斯沒有深究下去,繼續問道:「如果你沒有被我們打敗,你搶了運輸
艦後,會對運輸艦做什麼?」

  埃布里冷笑:「你這是想拐彎騙我說出我們的根據地。」

  愛德琳笑道:「原來你倒不笨。」她轉向克雷門斯,「反正還不就是強盜?
他們搶了東西帶回去基地,就是幹些強盜、掠奪這種武裝犯罪。」

  克雷門斯點頭:「看來是這樣沒錯,而且似乎還有加上竄改記憶。」他還要
再說,卻失神了一下。

  「什麼?」克雷門斯關閉了隔間的通訊,看了眾人一眼。

  「工程師說他的人格沒有辦法解碼。」克雷門斯說,「他們說編碼格式被加
密過,沒辦法改寫,也沒辦法解讀。他們認為給他的人格加密的人格駭客非常厲
害,若要破解加密,要投入更多工程師,但還是不能保證能夠解密,而且時間也
是問題。他們說是可以拿最前面一小段的固定的編碼去跟資料庫比對看看,不過
不知道要花多久。」

  愛德琳一愣:「聽起來成本很高。」

  「的確。」克雷門斯聳了聳肩,「我想我們就把實際狀況報上去,然後就上
面的人去決定要不要查下去。」

  愛德琳撇嘴說:「照我說的話,就這樣把這案子結掉算了。反正也沒什麼損
失,總之就是有角色扮演癖的強盜集團,他們出沒一次,就打爆他們一次!」

  於是,愛德琳用她的謬思開始製作報告,報告送出去後重啟訊問,但沒問幾
個問題,埃布里就拒絕回答組織裡有多少人。

  愛德琳以電擊懲罰埃布里的不合作,然後大家趁著空檔喝了咖啡。

  正要弄醒埃布里時,克雷門斯忽然說道:「他們從重傷的現場人員那邊弄到
了錄像,要看嗎?」

  羅南連忙說道:「當然!」

  克雷門斯做了幾個操作,接著眾人的眼前出現了影像。錄像者躲在櫃子與椅
子堆成的掩蔽物後,四周充滿著喊叫聲和系統異常的嗶嗶聲。

  錄像者探出頭去,一個穿著奇怪的衣服的傢伙──埃布里──緩緩走來。旁
邊一個人拿出一把槍朝他開火,但全都打在牆上。接著埃布里伸出左手,往某個
方向一抓、一甩,右邊就發出了巨大的聲響,錄像者轉過頭去,看到一個鐵櫃子
朝自己砸了過來,然後錄像就結束了,前後不過三十秒。

  「搞什麼鬼?」愛德琳問。

  克雷門斯歪了歪頭:「還有一段。」

  眾人眼前出現了另一個影像。錄像者也躲在遮蔽物後,他探出去,手裡握著
一把手槍,朝著埃布里射擊,從影像上看起來射線倒是挺筆直的,但彈著處卻都
落在側邊的牆上。不過,這個影像倒可以清楚地看到,埃布里對著錄像者張開了
手掌。

  克雷門斯把影像速度調慢,一格一格撥放。

  於是大家就看到錄像者的子彈,起初筆直地朝埃布里射去,但在埃布里的手
掌前方偏折開來,然後命中牆壁。

  「這是某種能量護盾嗎?」克雷門斯問道。

  「才不是。」羅南興奮地說,「這是原力。」

  「原力?」愛德琳問。

  「他們可以不用接觸物體,就能把東西移過來移過去。」羅南解釋,「不過
能夠讓子彈射偏,這應該是非常高段的技術,看來這埃布里不是泛泛之輩!」羅
南口沫橫飛地說,然後注意到三人又沉默了下來,「總之,你們當作是超能力就
好。」

  喬凡尼哼了一聲,眼睛發亮。

  克雷門斯讓愛德琳喚醒埃布里,但埃布里絕口不提自己的『原力』,倒是對
這兩段錄像感到相當吃驚,像是從來沒有看過實境錄像一般。

  第三天,克雷門斯和愛德琳興味索然地隨便問著無關緊要的問題,顯然還在
等待上面的指示。

  中午吃飯時,愛德琳忽然陷入失神,然後說道:「比對出來了!現在知道他
的真實身分了。」

  「喔!」雖然對這案子興趣不高,但能查出眼前這傢伙的真實身分倒挺有趣
的,克雷門斯連忙要愛德琳把資訊分享出來。

  羅南看著眼前的資料,無法理解這是什麼狀況。

  重啟訊問。

  「埃布里‧魯,你的真實身分已經調查出來了,你的真實姓名是梅大陸,出
身愛神市,現年十六歲,愛神二中的高二學生,一年前在玩『新絕地學院』時,
人格遭到竊取,犯人似乎是高科技犯罪集團,連皮下備份都一併破壞掉了。」克
雷門斯說道,「如何?有印象嗎?」

  「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埃布里‧魯,或者是梅大陸翻著白眼說。

  克雷門斯看向喬凡尼。

  監控埃布里生理狀況的喬凡尼搖頭:「沒有說謊。」

  「果然記憶也被改寫了。」克雷門斯皺眉,他吐了口氣,「算了,反正身分
已經調查清楚了。」

  愛德琳嘆氣道:「他是人格竊取的受害者,記憶還有可能遭到改寫,這樣的
話就根本不可能起訴他,彗星快遞這下損失慘重。」她起身,伸了個懶腰。

  克雷門斯點頭:「再發個報告給上面吧,我看大概就移交給愛神市的警方,
讓他們去進行後續吧。」他轉向羅南,「這幾天很高興和你共事,相信你口風很
緊,不會在外面亂講什麼。」

  羅南和克雷門斯與愛德琳握了握手:「我可以留下來和他聊聊嗎?」他前兩
天也有提出這個要求,但被克雷門斯婉轉地拒絕了,如今這案子已經不再重要,
羅南便抱著希望再次提出。

  克雷門斯看向喬凡尼,喬凡尼聳肩,克雷門斯便說道:「隨便你吧,我們要
去寫報告了,在把他移交給愛神那邊的人之前,你們要幹嘛都隨便,有興趣的話
可以試試看電擊,密碼是九四八七,別把他弄死就好。」

  羅南和喬凡尼對看一眼。

  雖然原因不明,羅南可以感覺到喬凡尼對埃布里,或者是梅大陸的興致同樣
很高。羅南只是很想了解一個人被竊取人格,洗腦成活在星戰世界中的人物,到
底是什麼樣的感覺,但喬凡尼的興趣似乎不太一樣。

  「埃布里。」羅南打開了通訊,「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講,但又不知道從何說
起。」

  埃布里瞪著羅南:「那你就閉嘴吧。」

  羅南搖頭:「我先給你看一些東西吧。」他讓謬思找到了大崩壞前的電影檔
案,放給埃布里看。

  「這什麼東西?」埃布里東張西望。

  「這是電影,可能對你來講有點複雜,但你所認知的一切,都是從這些電影
開始的。」羅南花了整個下午,外加大半個晚上,陪埃布里馬拉松式地看完了最
經典的六部電影,期間還打了幾次提神劑以避免埃布里或自己睡著。

  兩人一面看著電影,一面羅南還不斷跟埃布里做講解。起初,埃布里一度以
為這是紀錄片,但很快就能接受這是電影,畢竟經典三部曲的特效水準比較差,
要看出這是假的並不困難。

  羅南看著一臉茫然的埃布里,說道:「你能理解嗎?你自以為你所生存的世
界,根本就是創作出來的,真正的世界,是個叫做地球的世界,我們沒有那麼多
外星人,人類也沒有辦法旅行到那麼遠的地方。」他說著,找了一些世界歷史的
簡略影片放給埃布里看。

  埃布里開始瘋狂地搖著頭,喃喃說道:「你騙我……你騙我……你騙我……
你騙我!你騙我!」

  「血壓和脈搏都升高到警戒區。」喬凡尼提醒道。

  羅南努力想要安撫埃布里,但顯然沒有辦法,最後喬凡尼只得給他注射鎮定
劑,結束了本日的訊問。

  次日羅南一早就回到訊問室,埃布里已經醒了過來,正在看喬凡尼放給他看
的歷史影像,羅南同步了影像,看起來像是國中還高中的歷史課程。

  「你們把海豚和猩猩變成和人類一樣聰明?」埃布里露出了噁心的表情。

  喬凡尼聳肩:「他們是最聰明的動物了,在構造上也是最有機會獲得智慧的
生物。」

  「除了這個之外,你們的科技看起來非常落後。」埃布里說,過了不久,進
入義體科學的發展歷史。

  「你們把腦袋變成電腦?」埃布里吃驚地說。

  喬凡尼搖頭:「正確說來,是讓腦部構造和電子整合,把所有運算、思考、
邏輯判斷還有人格通通都數位化,這也完全解決了老年癡呆的問題。」

  羅南補充道:「簡單來講,就是我們的大腦變成了一台電腦,我們可以直接
靠著大腦的網路插件連上網路,可以把人格、記憶通通製作備份,事實上,可以
說靠著腦部電子化的動作,人類獲得了永恆的生命。」

  埃布里搖著頭說:「你們到底在講什麼,這也未免太科幻了。」

  羅南大笑:「我才不想被自以為是絕地武士的傢伙這樣講。」

  「你的意思是說我的大腦其實也一樣是電子腦?」埃布里問。

  「當然。」喬凡尼說,「否則我們怎麼讓這些影片直接出現在你眼前?事實
上你的延髓後面也有連接器可以直接做物理連結,只是你現在被拘束住所以看不
到。你的網路功能暫時也被關閉了,只留下單向的傳輸功能。」

  埃布里又看了一下影片,問道:「義體的意思就是你們現在的身體都是人工
做出來的?」

  喬凡尼想了想說:「不完全正確,因為人類的肉體有太多遺傳上的缺陷,早
在大崩壞之前,我們就透過遺傳工程學移除了這些缺陷,然後依照我們的需求,
培養──有些是透過自然生產,有些是透過人工培育──出來,絕大部分仍就是
有機物,只是裡頭或多或少有一些電子設備插件。」

  「你們說我是從科幻電影跑出來的人,可是你們講的這些現實世界根本就比
我的世界還要科幻。」埃布里笑了起來,「我覺得我要瘋了。」

  羅南和喬凡尼對看一眼,羅南說道:「也正因為人類的人格……或者是說靈
魂?已經被數位化,所以也有相關的問題產生,譬如說發生在你身上的,很可能
就是犯人──非常高竿的駭客──透過某種手法竊取了你的人格資料,然後改寫
了你的記憶。」

  「人的記憶都可以被竄改,你們不覺得這樣太過分了一點嗎?難道沒有什麼
防範手段嗎?」埃布里問。

  喬凡尼說:「所有的義體都具備一定程度的防衛程式,但在高手面前,這些
手段事實上也起不了什麼作用。」

  「就像在絕地武士面前,有沒有穿盔甲其實沒有差很多是類似的意思。」羅
南補充。

  埃布里哈哈大笑:「如果你們說的都是真的,也就是說,我作為埃布里‧魯
這……呃……二三十歲的人生,這些記憶通通都是假的?」

  喬凡尼點頭:「你的人格被綁架不過是一年前的事情。」

  「什麼白癡會花這麼多的時間來幫我設定一堆假的記憶?」埃布里搖頭。

  羅南聳肩:「可能就像克雷門斯和愛德琳他們說的,是有角色扮演癖的犯罪
者。」

  「告訴我,我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埃布里問。

  喬凡尼說道:「已經知道你的真實身分是愛神市的高中生梅大陸,絕對行動
接著會通知愛神市的警方,他們應該會要求我們直接把你『上傳』,然後他們在
愛神市幫你『重灌』。」

  「但我對這愛神市、愛神二中根本什麼都不知道,我根本就不是這個叫什麼
梅大陸的人!」埃布里抗議。

  「這是很弔詭的問題。」喬凡尼同意,「不過你的人格序號就是梅大陸的序
號,在法律上,這就代表你是梅大陸,雖然你的記憶已經被竄改過了。不過你也
不用太過擔心,我們工程部門也有提出,可能有辦法可以破解你的人格加密,如
果成功的話,或許有機會找回你的記憶。」

  埃布里叫道:「找回我的記憶?你是說找回梅大陸的記憶吧?那我呢?」

  喬凡尼讚賞地點點頭:「這就是弔詭的地方了,你,埃布里‧魯,在法律上
並不存在。」

  「所以你們花了三天的時間跟一個不存在的人講了這麼多廢話?」埃布里憤
怒地說。

  「不要激動。」喬凡尼看了看生理監控面板,「你的血壓又太高了。」

  「廢話!換作是你你能不腦充血嗎?」埃布里脹紅了臉。

  羅南插口道:「不過就克雷門斯他們的口氣聽起來,你的人格加密不是普通
的加密,連直接行動的工程部都搞不定,我想要找到能解密的人應該並不容易。
還得看愛神市的警方,或者是你的父母有沒有意願……不對,意願肯定是有的,
應該說有沒有這個財力,找到能夠解密的人處理。」

  埃布里鬆了口氣,但想了想又說道:「如果他們一時片刻解決不了,那我要
怎麼辦?他們以為我是高中生梅大陸,但我根本就不是!是要我去扮演梅大陸的
意思嗎?」

  羅南和喬凡尼對看了一眼,都露出古怪而又無可奈何的笑容。

  「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的。」喬凡尼說。

  「願原力與你同在。」羅南說。

  「出你老母。」埃布里‧魯說,「還有你老母。」

_________________
scribe ergo quae vidisti et quae sunt et quae oportet fieri post haec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上傳附加檔案

前往 :  
cron
POWERED_BY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